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香椿树的博客  
n/a  
网络日志正文
农村探索:为啥会“黑白通吃”者当书记 2019-10-28 05:26:29

前两天讨论大跃进有没有饿死人的问题, 60年代饥荒普遍归罪于大跃进,掩盖了三自一包导致抗灾能力下降,粮食减产的真相。 因为犬儒们裱糊历史,给人形成了一种印象,三个和尚没水吃,农村只要分田单干就万事大吉了。  其实农村60年代分田单干导致饿死人, 80年代甚至现在分田单干也是会饿死人的。 当然现在国家有中天补贴和社保。 如今的三农问题到底是哪里来的?

刚刚看到一篇报道说几年中国苹果丰收,但是价格降低10倍, 资本炒作导致丰收年果农反而收入下降破产,城里百姓依然高价吃苹果。

农业是天生需要合作的行业。 世界文明的发源地都是沿河的农业区, 就是因为分工合作的需要促进了社会管理。

下边这个故事讲的就是曾经辉煌的存在分田单干之后变成了老大难,摔碎的鸡蛋是很难再缝补起来的, 债台高筑破产的村子, 不得已找一个有黑社会背景的包工头回村当书记。 黑社会当村长是农村很普遍的现象,多数黑社会村长会不会鱼肉乡里大家可以展开想象的翅膀, 当然,也别把黑社会想的太坏, 蹲过监狱的包工头被弄回去当书记,第一项后果就是导致两项上千万的工程违约,包工头自掏腰包赔偿的违约金就数百万。

————————————————————————————

冯川:债台高筑的村庄,找来一“混混”当书记

下面我们以X村村书记为例,具体分析在基层推行改革的过程中,X村的“先行先试”何以在村书记的带领下成为可能。

一、债台高筑的村庄

X村也曾有过辉煌,特别是第一任书记领导的时候。时值20世纪60年代,X大队的粮、棉、油产量占E城的1/16。当E城工人只拿几分钱工资的时候,X大队农民的收入已达1.8元甚至2元多,翻了E城工人的10番。X村那时的村级企业算是最多的,砖厂、化肥厂、农机厂、服装厂都有。

然而,X村的经济从1982年分田到户之后就开始滑坡了。“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村级组织丢失了党员、丢失了群众,人心都散了”,徐书记说。

90年代开始欠的债,截至2008年,共形成债务400万,到现在每年都在偿还。村集体债务的形成来自两个方面:

其一,村级企业垮了,“全都倒干净了”,债务由村集体里背负着。厂房有的推倒做了农民的房子

其二,村集体举债垫缴农民所欠税费、支付政策配套费。

据徐书记介绍,之前要收税费,农民一年种到头本来就没有什么收入,农村的福利待遇什么都没有,农民还要从口袋里拿钱出来交。农民哪有钱交?不交,政府就派人到家里去拆农民的房子、封农民的门、拿农民的粮食,农民都没办法生存了。那时的村干部怎么办?不得不执行国家政策,不得不去抢,不得不去拆,不得不去封,造成干群关系非常紧张,上下级关系也非常紧张。村里要做什么事,农民说“我不跟你干”,根本就不理村干部。

再加上村里在落实国家政策的时候,国家的相关配套没有跟上来。市里从省里套来的项目资金,用到X村的顶多只有十分之一。从上面套了一个亿回来,顶多给X村1000万,其他的钱做其他的建设去了,这个资金就变成了“打捆资金”(与“专款专用”相悖)。

上面落实一个项目需要配套100万的话,市里配套30万,区里配套20万,镇里要配套10万,总共加起来得160万。市里没钱配套,区里就不可能配套,镇里更不可能配套。100万,市里先拿20万吧,自己用了再说,80万让村书记去做,等把事做好——算区里的政绩。区里说,市政府拿了,区也拿10万,剩70万村书记去做,还要求村书记做好——镇里怎么办,镇里不敢多拿,拿5万,65万给村里,让村书记去做。用65万来做160万的事,还要做好,这做得了吗?到农村来怎么办?村里又不能不做,而且还得做好,只有举债,到处借钱。

党员不敢说话,村干部不敢做事,还发生过农民动手打组长的事情。组长一年工资500元,年底村集体没钱发工资,只有打欠条。村部设在一间地下室,没有一张四个脚的办公桌,只有用几张桌子拼起来办公,因为任何一张桌子独立使用都是站不住的。

到2007年年底,徐书记的上一届没办法支撑了。因为债务,他们从每一年腊月二十三开始消失了,不敢回村里来了,也不敢回家里去,躲到远一点的亲戚家去,躲到大年三十晚上十二点过了之后再回去。这个时候还有人在家等着他。

二、徐书记上台

徐书记对这个村庄很熟悉,他从小在这里长大。X村给了他一份很深的感情。和他同龄的,他基本都认识。在外面闯荡一番后,4000人中他最多认得800人,其他人他一个都不认识,很多人也不认识他。

到现在,村集体还欠着徐书记十几万块钱。因为徐书记是做公路工程的,比较有钱,所以借了不少钱给村集体。他说他妻子极力反对他回来。他回来是因为“政府干了一个荒唐的事”。

2008年他在H省的省会城市,他比较好的一个朋友在家乡的乡镇政府当副书记,打电话给他,叫他回来一下说有事,他说“啥事?”,这个朋友说“关于你的事”,他说“关于我什么事”,这个朋友说“回来我就告诉你”。

上一任书记跟他关系非常好,十个人几百块钱也是要他给,他从省会城市赶回来拿钱去赎这个书记的事他都干过——这个书记差别人钱,别人把这个书记逮到了,腊月二十几差不多要过年了不要这个书记回家,要这个书记给钱。晚上乡镇副书记打电话,是叫他去取这个书记。徐书记说,这不能斗狠,欠债还钱是应该的。

这次又遇到类似情况,他还以为是要还钱给他,还兴高采烈地开车回来去办公室。地下室围着坐了一圈人,政府工作组组长还有一些政府官员在那里。他去了之后,政府先把一个任命他为村书记的文件宣读了,再来做他的思想工作。村里的老书记也做他的工作,说“X村这么大一个村,搞成这么个样子,让人寒心”。

先前什么话都不说,仅仅与乡镇干部在几个月之前吃了一次饭谈兄弟感情。这次,他稀里糊涂地回来。宣布的时候,他还有三个工程在手,都在省会城市下辖的区里,三个项目加起来2000多万,他怎么走得了。他当场对政府的人说:“你简直是开玩笑,瞎搞!”徐书记说,他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为什么选他回来当书记。

他2008年回村就任前在手的三个工程,其中一个刚好做完,一个工程做了一半,最后由于徐书记的就任,被甲方终止了合同,当年年底结账时扣了423000元的违约金。政府还派人去帮他说情,但省会的甲方根本不卖账。还有一个工程做了一大半,只有转给别人做了。对于工程损失,政府根本不补钱。他说,有天晚上下很大的雨,他开车去政府开会,一撞撞了两个人,在医院里赔了27万元。其中一个女的,住到特护病房里,住了一个月零三天,一天就是4000多元,钱也都是他自己出的。

徐书记在对自己就任过程的叙述中,透露出一种勉为其难、强顶上去的意味。他本人表示自己的上台是“稀里糊涂”的,甚至有些抱怨政府不为自己在工程上的损失负责。但乡镇农办主任说,其实徐自己是有这个意向的。

徐书记上台之后,可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做了不少的事。

(1)借债还债

2008年徐书记回村就任,把债务截断,一律不算利息。债权人中私人占大头,银行还不足1万元,其他300多万都是向农民借的。徐书记向笔者生动地描述了向农民借钱的过程:

“我当书记,你有单位你有钱吧,行行,上面逼我逼得没办法,借我点钱借1万,最后农民也借5千、借1万,这是一种办法;第二种办法:你把你的钱给我,我2分、3分甚至5分的利息给你。”

徐书记认为,上级政府逼他交钱也是“双规”:规定时间、规定任务,要交清楚,不交不行。至于以后的债务,没人考虑,也没人能考虑。

(2)兑现工资,并提供安全庇护,维护党员干部的权威

徐书记认为,人都有个私心,只有在有一定的经济保障、安全庇护的前提下,干部才会踏实做事。从2008年他任书记起,他承诺兑现村干部的工资。并且他在全村党员会、党小组长、组长会上对村干部说:

“你们这些人在全村范围内乃至在村外,为了工作,为了集体利益,我给你们一句承诺,你们身上全都贴了金子了,没人敢惹你们,谁要是敢动手打你们的话,那就等于是打了我,你让他试一试。这句话你可以带下去。”

有了徐书记这句话,党员不敢说话、村干部不敢做事的局面,有了很大改观。

此外,徐书记对党员干部说:

“能够为老百姓做的事一定要做到,在原则范围内承诺老百姓的事一定要算数。以年度为单位,不能跨年度,年内承诺的事,就算砸锅卖铁,也要年内兑现。你向村民承诺的事,兑现不了我给你兑现,因为我不能让你三十晚上不能回去过年啊。”

徐书记认为党员要管好,谁都可以丢,党员不能丢。党员带头作用一定要体现,支部一定要维护他们在群众中的权威。

(3)招商引资,兴建社区

X村现在引进的项目有某某牧业、某某生态园、某某绿生园、某某养殖、某大学水稻种子实验基地等。另外,拟落户的还有E市林业局私人创办的花卉苗木种植基地、生物研究基地、红虫养殖基地等。徐书记负责项目申报,操管全盘,内外兼顾。在内部财务方面,有一个报账员负责财务收支。财政所管村集体的账,即“村账镇管”,因此不需要会计这一职位。村里主要的事务,只要不是特别重大,都由村委会主任来管。总之,村内事务用不着徐书记面面俱到地管。

在选择项目落户方面,徐书记有一条原则:“搞集体也好,搞企业也好,搞公司也好,不要跟村里捆绑,村里不承担风险”。他认为,在某某牧业的兴办中,村集体承担的是零风险。某某牧业每个项目落户X村的时候,徐书记都要考虑:土地的规模有多大,土地的规模是否足以抵挡十年、二十年的风险。若能抵挡,这个风险他愿意承担,因为公司投入的资产远远超过他投入十年、二十年的费用,他用一年来换这二十年;当对方不履行合同的时候,他将迅速与对方中止合同。

徐书记还有坚持另外一条原则:“你指望谁也不要指望政府,打铁还需自己硬”。以前的书记会求助乡政府,乡政府就一句话:“你去搞,你去搞,搞出了纰漏我来”。对此,徐书记非常不满:“你XX敢搞出纰漏吗?”

为新社区建设,国家投入了1000万,村集体投入700多万,村民散户投入了差不多2000万。一期指标交易加上村集体的资金,可以解决二期投资的一大半资金,剩下的农民自筹。农民不可能一分钱不出,有一个差价补贴。新社区二期建设是招标过来的,徐书记还要投入7800万。据徐书记估计,村集体现在可以投入1000多万,包括村集体的经营所得、土地指标交易。

对于X村拆迁腾地整理出来的指标,徐书记说:

“市里承诺谁都不买也要买我的,我的卖不出去,市里给钱,按照16万的价格,他只要拿我第一期的指标200多亩去交易就可以了。要全部指标卖出去,那要几个亿,市也买不了,我不做那么大指望。”

市委书记和市长都承诺,可以承担这个风险,并且“有一个会议纪要,他不敢说话不算数。”此外,“上访”也成为可以利用来约制上级失信的手段:

“如果说话不算数,行,‘农民工,市政府去市政府去’,挺简单个事,把会议纪要一个人复印一份拿到市政府去,不行就拿到省政府去。”


浏览(1052) (1) 评论(5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11-04 04:44:27

物以类聚,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11-03 22:20:21

胡乱邦做的最扯淡的一件事就是为一些不该平反的人【平了反】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11-03 22:19:05

因为当初挑【锐意改革】的人的时候要的就是【胆大】、【无法无天】、【敢闯黄灯】、【打擦边球】。。。的禹作敏式的人物。

回复 | 0
作者:Robert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1-02 16:39:47

农业部专门组织人力物力到韩国考察学习,认为可行!

回复 | 0
作者:老张 留言时间:2019-10-31 04:38:55

这个比寓非常同意,我这好有一比:十个人肩扛手拉干一年挣一头牛,这头牛顶十个人犁地。二十个人力再干一年拴挂马车,马车干十年挣台大解放。大解放换铁路,铁路换飞机高铁。这个生产力递增的速度,不是十个人挣头牛可比的。老毛是在刚换大解放离开的。花40年坐上高铁了,把前人的功绩全抹杀了,邓右轮儿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0-30 11:07:53

难说的很, 资本私有和土地私有性质相同,都是掐断一个经济活动的节点之后收“买路钱”。 土地比资本的“截道”效果更好。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Robert 留言时间:2019-10-30 06:12:00

韩国土地是私有的?

仅这一点在中国就不可能实现,中国土地不可能私有制。

回复 | 0
作者:Robert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0-30 05:19:07

我们讨论的是韩国农业新村,是私有制,和人民公社没有任何关系.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Robert 留言时间:2019-10-30 04:57:50

就是实现国家投资,农民出力,实现农村现代化, 其他都不变。

————————————————————

你说的不就是人民公社吗,不是说失败了?

人民公社的基本特点为一是大,二是公。大是指公社规模大,便于进行大规模综合生产建设,公是指“人民公社比农业生产合作社更加社会主义化,更加集体化。- 维基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Robert 留言时间:2019-10-29 16:26:01

[改革开放后, 江浙的乡镇企业代表中国的发展方向] 躲过拆迁的华西,南街腾飞了, 也有拆迁的块头很大,有落地生根的, 但是多数都被毁掉在幼苗期。

回复 | 0
作者:Robert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0-29 16:07:58

就是实现国家投资,农民出力,实现农村现代化, 其他都不变。

中共土改后虽然是单干,但是村长还是要求强壮农民,为孤寡老人,军烈属代耕土地。

回复 | 0
作者:Robert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0-29 12:58:30

大量农民流动打工不是长久之计,乡镇企业是正确道路, 正如本文所说, 70年代末的时候乡镇企业都初具规模, 躲过拆迁的社队都已经超越小康经济起飞。 现在因为害怕说小平错了,所以正确的路也不敢名正言顺地走。

你似乎不了解这一段历史, 二三十年代, 以费孝通为代表的留学生研究中国现代化的道路, 结果就是土改, 由农村手工业开始, 实现中国现代化. 改革开放后, 江浙的乡镇企业代表中国的发展方向.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0-29 10:42:58

《在以色列遭遇“人民公社”》http://www.guancha.cn/XieXiaoQing/2013_01_17_121388.shtml

没去过以色列, 觉得宗教色彩过浓。 看过这篇文章。 附加一个小故事。

中国的人民公社并非强制加入, 比如说莫言的老爹,因为自己是种田能手, 觉得加入公社吃亏, 所以始终拒绝加入人民公社。 莫言小时侯自己放牛,很羡慕公社里的集体劳动,但是公社不要他, 莫言就走后门参加了一次公社的劳动, 但是劳动质量不过关而遭到公社社员们的嘲弄, 莫言老爹很觉得面子很挂不住, 就跑去公社劳动的地方做一次特技表演,换取一片掌声,给小莫言找回一点尊严。

莫言小时侯受教育程度很差大概和老爹单干不加入公社有关, 后来走后门参军,在军队里。。。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10-29 09:24:09

【最大的问题就是安文提到的,政府失控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不要让公知母猪“砖家”“叫兽”“鹦鹉大忽悠“们阻塞了言论通道。 中国需要自己的社会科学家。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Robert 留言时间:2019-10-29 09:22:18

【韩国新村方式实现农业现代化, 可能优越于美国大农场, 关键是如何安置过剩的农民, 保证他们的生活质量】

韩国还算不上独立的国家,自成体系反正也做不到,选项只有依附谁的问题,所以巨大的粮食缺口并没有人担心, 此乃第一。 规模也就中国一个省, 并且气候比中国好, 部分省份可以借鉴一点,肯定不是解决中国农村问题万能药。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Robert 留言时间:2019-10-29 09:20:31

不太了解韩国新农村概念,土地私有还是集体所有?合作生产还是单干?

其实,以色列农业技术是最先进的,值得借鉴。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Robert 留言时间:2019-10-29 09:18:24

[政府的投入应该是农业现代化, 这样一个人口大国, 粮食生产必须自己解决, 而非要农民打工, 或者办乡镇企业.]

基本同意这个观点, 中国如果粮食真的出现缺口, 国际资本必然囤积抬价。 资本的特点是掐住一个缓解就可以把所有的人变成奴隶, 粮食是绝对刚需。 美国加拿大补贴农业其实也不赚钱。

中国自70年代开始就储备一年的余粮,当时城市居民当时吃不到新鲜粮食, 现在可以在国际上购买, 但是绝对不敢依赖。

大量农民流动打工不是长久之计,乡镇企业是正确道路, 正如本文所说, 70年代末的时候乡镇企业都初具规模, 躲过拆迁的社队都已经超越小康经济起飞。 现在因为害怕说小平错了,所以正确的路也不敢名正言顺地走。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10-29 09:17:33

中国是人口大国,农业如果出问题,可不得了,数量很致命,质量还在其次。

回复 | 0
作者:Robert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0-29 08:57:51

就人口密度而言, 韩国新村方式实现农业现代化, 可能优越于美国大农场, 关键是如何安置过剩的农民, 保证他们的生活质量.

回复 | 0
作者:Robert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10-29 08:54:36

靠科技提高产量, 如果粮食大量进口, 一旦国家关系紧张, 对方抬高粮食价格, 或者粮食禁运, 后果严重.

但是有人和你观点一致, 此问题争论激烈.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0-29 08:50:34

【有点担心农业市场化,政府控制缺失,带来的一系列弊端】。

农业市场化,或农村耕地市场化,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安文提到的,政府失控问题。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Robert 留言时间:2019-10-29 08:49:43

你说的政府型农业现代化通过什么组织形式实现?

中国可能要学习西方,通过出租土地经营权,由财团组织生产和加工。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Robert 留言时间:2019-10-29 08:39:04

【人口大国, 粮食生产必须自己解决】

这话没有道理。中国人均耕地少,如果没记错,甚至低于世界人均耕地。

回复 | 0
作者:Robert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0-29 08:34:11

政府的投入应该是农业现代化, 这样一个人口大国, 粮食生产必须自己解决, 而非要农民打工, 或者办乡镇企业.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Robert 留言时间:2019-10-29 08:22:13

中国未来国家投入可能是科研投入。其他方面要靠租地,土地上市。

有点担心农业市场化,政府控制缺失,带来的一系列弊端。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Robert 留言时间:2019-10-29 08:12:42

记忆中韩国也属于粮食进口国。

回复 | 0
作者:Robert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0-29 07:52:03

只剩下跑马圈地,驱赶农民进城了。

我的直觉是学习美国大农场, 但是我认为是个错误, 中国人口密度太大, 应该学习韩国农业新村.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0-29 07:26:58

产权不明, 政策就无法确定,

============

这两年国家正在搞土地三权分置,明确土地的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

土地所有权肯定是国有或集体所有。

保留承包权。

流转土地经营权,也是未来方向。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0-29 06:55:30

套用“砖家”“叫兽”的语言,叫产权不明, 政策就无法确定, 流转也只能是掠夺性开发, 增产不如炒作。 因为邓和赵搭建的那个肮脏丑陋无耻的小岗村不敢碰, 土共没啥可以落实的解决方案。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Robert 留言时间:2019-10-29 06:52:36

70年代以前国家对农业投入少,主要靠组织起来农民的力量把农村搞的初具规模。 而80年代以后农业基本上就没有内在的进步, 全都靠外部输入性补贴, 投入比韩国美国当然不足, 但是比毛时代要多多了。 因为工业基础奠定之后, 农机化肥农药不在短缺, 两种除了袁隆平的水稻和北方玉米外,直接转基因进口, 粮食减产也可以靠进口补齐, 国内外条件比70年代之前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可结果如何? 只剩下跑马圈地,驱赶农民进城了。

土地流转不是那么容易搞的。 土地经营需要长远规划, 掠夺行开发无法持续, 而土地所有权就成了一个左右为难,上下都错的难题。 城市周边圈地盖房没问题, 高粮食畜牧规模经营却没有那么容易。 土共不是不知道, 但是不敢批判邓小平赵紫阳的前提下根本拿不出解决的办法。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