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香椿树的博客  
n/a  
网络日志正文
杨文医生遇害的偶然性与必然性 2019-12-31 09:43:51

老黄牛:杨文医生遇害的偶然性与必然性                             在医疗市场化中,患者与医疗事业的矛盾关系、患者和医院的矛盾关系,进一步集中和累积到了患者与具体医生身上。这种矛盾具有集中性、尖锐性、易爆发性的特征。因为它已经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矛盾关系了。只要一点点火花,便可引爆这颗医患矛盾核弹!至于发生在谁的身上,具有一定的偶然性,但只要医疗市场化的关系问题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这种矛盾总会时不时地以各种形式发生。杨文的遇害正是如此。

【本文为作者老黄牛 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这几天,满屏都是医生杨文遇害的相关帖子和信息。有的谴责暴徒的凶残,有的抱怨患者家属的医闹,有的抱怨医生没有医德,有的是抱怨医疗制度的不合理……每一种抱怨看起来都有充分的理由,每一种理由都值得我们抱怨!

杨文不是医疗市场化的第一个受害者,也可能不是最后一个受害者——这绝不是对医务工作者的诅咒,而是医疗市场化下医患关系矛盾运动规律的必然趋势。如果一定要说是诅咒,那就是医疗市场化种下的诅咒。

下一个将是谁?这是令人不寒而栗的!

杨文之遇害,正是医疗市场化下偶然性与必然性的辩证统一!

1. 对医闹们的惩处缺乏必要的应有的力度,必然导致各种伤害医生事故频频发生

医院或医疗机构和其他单位、部门或公司一样,是一个严肃的正式的办公场所。包括医院在内的任何单位、机构、公司和部门等等,它们正常的业务开展是应当受法律保护的。也就是说,每一个单位的职工在各自岗位上正常开展业务都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决不允许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非法的干扰。否则,干扰者必须受到相应的法律制裁或惩处。不仅如此,医院或医疗机构还是一个更具有特殊性的场所和部门。——当然,单从本行业来说,其他每一个机构、单位、公司或部门都具有特殊性。——这就是,医院的特殊性在于它是医治病人的场所,是把生命视为最高价值的地方。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很少看到,有人胆敢在党政部门、银行、各个企业等单位或部门公开干扰相关工作人员的正常工作,更不用说因业务关系而在相关单位公开殴打甚至伤害工作人员的了。但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医院!

医院似乎是法外之地!患者、患者家属稍有不满意,轻则可以辱骂医生或医务工作者,重则可以殴打医生,再重则可以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斩杀医生。可是,事后呢?这些医闹们往往很少受到惩处,相反,他们通过医闹而获得了特殊的超过一般患者的更好的医疗服务和医疗资源。真是应了“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真理。此外,诸如有的患者不幸死在了医院,患者家属买几个花圈往医院一放,再纠集和雇佣一些社会闲杂人员参与医闹,巨额的赔偿金便可轻松到手了。对唯利是图、心术不正之徒而言,真是无本而万利,又何乐而不为呢?

而对于处于医患矛盾关系另一端的医生,却难以得到或很少得到有关部门有效而积极的保护,而更多的是指责,甚至可能因所谓的医患关系而造成的“医疗事故”而下岗、失业。即使真的存在医疗事故,难道所有的过错都是医生造成的吗?难道所有责任都要由医生来承担吗?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最大的事莫过于生死。在治疗过程中、在手术台上,死人也许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在现有的医学水平、医疗条件、医疗技术下,医疗风险是不可避免的。既然同意接受相关治疗,患者及患者家属自然应当承担相应的风险,而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于医生的医德、医疗水平等。至于医院,按照法律规定,自然应当承担法人主体责任,而不是把责任完全推到职员身上,或者完全由职工个体承担责任或单独去面对医闹们。就像在海上货物运输中,船只随时有可能会遇到各种风险而导致货物沉入海底或受潮。如果这种损失不幸发生,难道就要船长一个承担全部损失吗?如果真是这样,以后谁还愿意承担运输活动?同样地,在各种客运中,各种运载工具在正常行驶途中也可能会因风险而导致乘客遇难,难道也要由驾驶员独自承担吗?医疗也是如此。

医生被无原则地套上各种紧箍咒,有些部门面对医闹不是依法进行公正严明的制止和处理,而是花钱解决,不敢管、不愿管,息事宁人,遂使医闹时有发生。每一次对医闹的妥协,也许能使某个医院某个医生暂时躲过某一次具体的纠纷、矛盾和冲突,但是,就整个行业而言,却是在不知不觉中助长这些歪风邪气,把医生一步步地往医闹的火坑里推。我们的某一个医院或某一个医生有可能躲过了某次偶然医患事故、某次偶然劫难,却在必然性中孕育着新的更严重的偶然性。至于新的偶然事故发生在哪个倒霉的医生身上,那就只有听天由命了。杨文就是死在这种必然性中的偶然性规律上的医生。其他医生暗自庆幸吧!

2. 医疗市场化加重了患者及患者家属的负担,必然引发患者与医院的矛盾关系

医闹关系本身就是医疗市场化的必然结果。各个部门对医闹不敢打击,也是市场化的必然结果。对医闹者来说,当医闹成为一种有利可图的“寻租”活动时,医闹便必然发生。至于是谁,具有偶然性。在本案中,医闹者是患者孙某氏的家属,受害者是医生杨文。在其他条件下,则可能是另外的其他人。但只有具备相关条件,必然性规律就会发生作用,令人防不胜防。就像在资本主义经济条件下,经济危机的发生令资本家们防不胜防甚至无法躲避一样。

在医疗市场化条件下,公共财政减少对医疗事业的经费投入,医院作为实体单位只能被迫按市场化规则运作。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医院要面对外部的市场化环境,一切要按市场经济规则运作。但当公共财政经费投入不足时,医院运转的其余经费从哪里来呢?只能从医院的经营收益中来弥补,也就是从患者的缴费治疗的收入中来弥补。由此衍生出一些医院对医生的考核可能不是救死扶伤,而是创收。当职工的绩效考核与其创收相挂钩时,医疗活动的异化便在所难免。这种情形不仅在医疗行业中会出现,其他行业不也是出现过吗?比如,前些年个别地方个别行业出现的“钓鱼执法”现象,不正是这种市场化考核的必然结果吗?因此,当市场化大行其道时,人们却要求某一个职业的从业者要淡泊名利、发扬风格,这种说教不是欺骗就是耍流氓。

医疗市场化的成本最终都要由患者来承担,就象其他行业的市场化的成本最终要由各自的消费者承担一样。例如,住房商品化、市场化的成本必然由购房者承担。不同在于,对于购房者而言,虽然房价很高,他们也愿意承受。这是因为房子已衍化为资本品,购买者幻想着在更高的价位上卖出而获利,而且在当前的经济形势往往都能实现。即使自己住着,看着房价在一节节地往上涨,也能获得一点虚空的心理安慰。就象阿Q一样自鸣得意地说:“看,俺小区的房价又涨了!”但是,患者及其家属花在医疗和治病上的钱却不是这样。我们每一人花在治病上的钱有可能一子儿都收不回来,弄不好甚至把命都搭上。有时甚至是明知救不了也要救。家庭因病而致贫的不在少数。前几天有报道说,一个家庭经济困难的患者为了减轻家庭负担而选择悄然自杀,听了多少有点苍凉。

其他行业的市场化,人们都乐于接受,甚至趋之若鹜,因为风险与机遇并存。例如,在证券市场上,投资客投资炒股亏了,很少有人敢去伤害证券公司的员工。实在承受不了亏损的,就只好选择自己去跳楼。但是,医疗市场化下的医疗费支出,对患者及其家属而言,无法用成本——收益法进行比较分析。对患者及其家属而言,在医疗市场化下,他们的医疗支出,在某程度上正是医院的营业收入。于是,本来是患者与公共医疗的关系,异化为患者与医院的关系,或者说在医疗市场化下,表现为患者与医院的直接关系。人们有时候也更在乎这种直接的现象关系,而不愿意甚至也不敢去想隐藏在现象背后的真实关系。正是市场化下这种表层的现象关系和直接的现实关系,必然加剧患者及其家属与医院的矛盾关系。至于医患矛盾在哪家医院爆发,如何爆发,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偶然性中蕴含着必然性。它由矛盾发展演化的具体情形决定。

3. 医疗市场化,医生个体与患者个体的关系严重扭曲

如果患者及其家属能够认识到患者与医院的关系与矛盾,也许就不会出现伤害医生的各类事故,也许杨文等医生就不会被杀害。但是,我们知道,医院作为一个实体机构,它的医疗服务最终要由具体的不同专业和岗位的具体医生或医务工作者来提供。于是,患者与医院的关系,进一步具体化为患者与医生的关系。

关系就是矛盾。有关系就必然有矛盾。至于矛盾的尖锐程度如何,则取决于矛盾双方的地位和关系如何。

医生与患者的关系,原本是救治与被救治的关系。但是,在医疗市场化下,这种关系直接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却是市场是如此吗?前不久暴露出来的西南地区某民营医院对患者实行集体医疗欺诈,从中牟利,也引起了化和货币化的关系。“缴费——治疗”、“治疗——缴费”。这种关系已经完全是市场化的消费关系和买卖关系了。就象普通商品市场上买卖关系一样,没有区别,“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医生与 患者的关系在市场化下完全被扭曲,医疗活动的本质也发生了异化。这种情形不仅在公立医院中存在,在私立医院或民营医院中甚至可能更严重。几年前暴露出来的所谓某田系的民营医院的问题不正相关管理部门、执法部门的高度重视,并依法严肃作出了处理,维护了患者的利益。

但是,这些医疗市场化的关系,这些所谓的“医疗买卖关系”和“消费关系”,并不是由医生个体决定,也不是由他们造成的。他们也只是一个职工而已。如果撇开具体的专业分工上的区别,他们与其他行业的职工一样,都是市场化下的产物。然而,对于患者及其家属而言,他们是不需要去考虑这些问题的,大家只看表面现象和现实的关系。每个人都认为:老子缴费了!

因此,在医疗市场化中,患者与医疗事业的矛盾关系、患者和医院的矛盾关系,进一步集中和累积到了患者与具体医生身上。这种矛盾具有集中性、尖锐性、易爆发性的特征。因为它已经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矛盾关系了。只要一点点火花,便可引爆这颗医患矛盾核弹!至于发生在谁的身上,具有一定的偶然性,但只要医疗市场化的关系问题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这种矛盾总会时不时地以各种形式发生。杨文的遇害正是如此。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全面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出了新的战略部署,医疗关系、医患关系如何治理,如何提升医疗卫生事业的治理能力,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2019年12月29日

————————————————————————

画蛇添足:

中国是以美国的制度作为蓝本进行各项改革的。 前几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吹牛改革放权的成果汇报得意洋洋的吹嘘取消了十几项危险品储藏运输的审批程序,封存销毁了数十枚审批用的公章。 话音未落,天津大爆炸震撼了整个东半球。

医疗是私有资本权力代替公有行政权力的重灾区。 按某些网友逻辑, 改革出了问题就是因为改革不彻底, 拿美国医疗系统做比较, 号称警察协助医院收取病人的钱财就能避免医生被杀害。 也许可以吧, 能解决医生被杀的问题,解决不了百姓整体医疗健康水平下降的问题。 

资本主义就是癌症肿瘤, 任何一个器官癌变疯长都可以导致肌体死亡。 国家经济体系也是如此。 放任资本在医疗体系里疯长, 其结果就是百姓辛辛苦苦地工作,一生积蓄都交给医生, 把整个国家都变成医院的奴隶。 当然医生是辛勤的劳动者,不是杀人犯,真正的凶手是控制了医疗体系的资本。 从这个意义上说, 医生与患者都是资本的受害者。

房子是用来炒的还是用来住的?  医院是用来救人的还是用来赚钱的? 这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

现在中国政府医疗保险数额成指属性增长, 可是面对莆田医院的资本操作, 再多医保投资也会被莆田医院的资本家骗走, 把没病的退休老头老太太接到医院里款待一番然后共同瓜分骗来的国家医保资金,这样的医院不但绝对盈利, 根本不需要高超的医学知识和设备, 并且医疗事故很少,死亡率极低,口碑极佳。


这篇文章说杨文医生被谋杀具有一定的必然性, 毛泽东时代中国人均寿命超过韩国不是偶然的, 改开之后中国人均寿命又被韩国超越也是必然的。讨论杨文医生有多敬业杀人恶魔有多凶残有必要, 但是分析悲剧的体制原因, 找回体制的自信至少同等重要。

杨医生被谋杀与人均寿命的毛泽东阶跃


浏览(574) (5) 评论(2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20-01-01 07:19:24

老百姓杀医生杀同学属于自相残杀。 儿童,同学都是同病相怜, 其实医生也是“以资为本”的受害者。

因为救死扶伤的医生本来是白衣天使的。 参与资本敛财赚钱之后就变成白大褂恶魔了。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20-01-01 05:54:21

虽然财富被少数权贵拿去了,老百姓也只能弱弱血拼发泄,杀医生,杀儿童,杀同学,自杀。。。

回复 | 1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1-01 05:44:47

美国就是资本主义社会, 美国的问题就是资本集中导致的经济危机, 美国政府失去调节权力就是因为资本垄断癌症细胞膨胀。 而美国国债积累就是凯恩斯大坑。 真的没有必要重新定义什么新自由主义。

用新自由主义代替资本主义乃是犬儒的阴谋, 目的是躲避马克思理论的科学语言和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深刻批判。 属于犬儒文人使用墨菲定律的一部分:无法说服你, 就把你绕糊涂。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20-01-01 05:40:37

L百姓的推波助澜像往自己脖子上套绳。】

的确如此, 并且伴随着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浪潮到来, 组织生产的资本门槛越来越高,生产环节需要的工人越来越少,接下来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会越来越激烈。

湖南操场埋尸的黑社会分子曾经是人缘好的不得了的劳动模范。 下岗之后找不到生路而弄成黑社会。 没活路而杀人也承认被杀的人是好人。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20-01-01 03:08:56

资本势力要霸占医疗这个垄断行业用来牟利, 百姓不懂还推波助澜。

………………………………

百姓的推波助澜像往自己脖子上套绳。

前几天看到农村土地改革,农民弃地进城,国家收回土地租给富人大地主。网上大多数人吵吵土地私有化。

当年工人也是积极要求搞承包,结果一大半下岗了。

也许土地私有,医疗私有,工厂私有,教育私有能带来快钱,那些剩余劳动力喝西北风。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1-01 01:04:27

市场化医疗卫生的结果就是:医院门朝南开,有病没钱别进来。一方面是医疗资源的浪费,一方面是真正有病的人得不到治疗。。。也就是毛泽东批评的【城市老爷卫生部】。。。

【告诉卫生部,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工作,而这百分之十五中主要还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生,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1-01 00:59:55

从根上说,这种畸形的医患关系是新自由主义(香椿不喜欢这个词,那就用教皇的“暴政资本主义”来取代,反正都是一个意思)在中国打着【改革】的旗号,无天敌自由泛滥的结果。之所以在医患关系上表现突出是因为医院这个环境突出和浓缩了新自由主义给中国社会造成的紧张、对立、贫富差距和道德退化。其实,在其他方面也是同样,如:升学、就业、晋升等等。

医院为了盈利想尽可能的多从病人身上捞取利益,病人经受病痛折磨的同时还要在经济上再挨一刀,而所有这一切都要经过医生和护士来实现。所以医护人员处于石头和硬物之间,两头受气,当然不排除一些“聪明人”搞“发财才是硬道理”。。。

新自由主义在美国这样资源丰富,人口比中国少5倍的国家都造成恶果,何况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

所以,最重要的问题是反思【改革】这个被滥用最严重的词,拒绝新自由主义在中国泛滥,才是釜底抽薪的办法。其他都是扬汤止沸、隔靴搔痒。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12-31 19:19:55

苏联的确是发面教材, 因为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缺乏制度自信,轻信西方犬儒忽悠而导致苏联战乱垮台,民不聊生。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12-31 19:18:22

苏联六十年代就实行精英主义, 卫星上天红旗落地,百姓短命(90年代垮台以后)是毛泽东早就预测出来的事情。

即便如此, 俄罗斯改开后经济真正崩溃民不聊生, 医疗系统受的破坏并不大, 就从医疗角度比美国强的多, 尤其是在美国和欧洲不断围堵只下。

但是,普京确实争取历史地位, 但是普京不是用妻离子散来拼命挽救了俄罗斯吗。 如果不是普京, 俄罗斯就不是仅仅贫穷和倒退, 而且要加上战乱。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31 19:14:24

资本势力要霸占医疗这个垄断行业用来牟利, 百姓不懂还推波助澜。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12-31 19:13:15

我不这样认为。 加拿大人口密度太低不是优势而是劣势。 美国资本主义程度最高, 而欧洲最接近社会主义(受东欧和苏联的比较压力), 加拿大介于两者之间。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31 15:13:18

他那个历史定位如同前苏联,搞扩张,让人民勒紧裤带过日子。把钱用错地方了。好在哪里?这是他心里想的历史地位。最后,一定成历史反面教员。如果再发动战争,他就是二十一世纪的希特勒非他莫属。

回复 | 2
作者:水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31 15:02:35

中国医疗体系一个不同于美国其中之一,就是一中国公立医院站有医疗资源远大于私立医院。包括医生知名度、护士护理水准,医疗器械先进、高精,包括管理,医疗事故处理等。

这就是为啥,不仅咱们回国,就是国内百姓,有病也会去公立医院看病(中国公立医院条件好)。而咱们在国外,有病会去私立医院(国外私立医院条件好)。

美国人不同。穷人一般只能去条件相对不好的公立医院。

回复 | 0
作者: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31 14:51:39

中国未来战略是继续深入改革开放,扩大市场化范围,增加资本份额。。。个别事件改变不了什么。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31 14:46:53

【加拿大比美国要做的好】

加拿大做得好,还是俺说过的,人均资源占有量大。

如果美国三千万人口,绝不会比加拿大差。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12-31 14:43:51

任何制度都需要管理,不是私有就一定能管好。 中国车保是私人的, 但遇到出车祸之后与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合作欺骗保险公司的市情。

管理学比较复杂, 特别是微观管理,中国还不够重视。 任正非从IBM引进一个管理团队培训微观管理经验, 思路是对的。

中国宏观制度比美国先进, 而微观管理能力差距很大。

最坏的情况是没有改进微观管理经验而拆掉了先进的宏观制度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12-31 14:39:18

预约制度作为保健手段更好一些, 保险公司管理医保然后让律师警察控制医闹, 对于降低对公平的期待,没钱就甘心情愿把被切掉的手指头扔垃圾桶里, 值不值得借鉴要看站在谁的角度说话了。

加拿大比美国要做的好, 但欧洲似乎比北美管理的更好一些。 美国的医疗费实在太高, 可以作为反面教材。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12-31 14:01:04

【 市场经济并非资本主义的专利, 】如果没记错。好像顾准也说过类似的话。】

我不太清楚, 但是原理并不复杂, 因为社会主义解决底问题是资本霸占生产资料,强迫劳动者为资本增值利润而生产, 这个阻碍生产力发展的问题。 市场规律属于价值规律的一部分, 马克思理论都是在承认价值规律的假设前提下推导出来的。 违背市场规律和价值规律不是“主义”问题, 而是“反科学”问题。

官商学黑权贵层要私有制, 所以故意混淆概念而造成思想上的混乱。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19-12-31 13:59:45

我主张,不排斥,或者学习、借鉴一些先进的制度和管理经验。

看了一篇文章,很受启发。其中有的观点也很新颖。

他说:美国的医生预约制度,可以极大的缓解住院难问题。我昨天也指出,美国的保险制度,也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比如想小病大养,或使用好药,贵药,保险公司第一个不答应。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12-31 13:56:10

【大量的金钱被用于领导人关心的死后的历史定位】 这事我也支持, 一个领导人不关心死后的历史定位, 那肯定是会贪污敛财,或者荒淫吃喝。

仔细想象,如何能够提高自己的历史定位,那当然是为国家为民族争得也生存空间和发展的前程了。 假设说丰衣足食不是增加历史定位的筹码。

这有什么不好?

或者我问你, 领导人关心死后的历史定位不好, 那什么是好?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31 13:52:30

【 市场经济并非资本主义的专利, 】

如果没记错。好像顾准也说过类似的话。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12-31 13:49:06

【资本主义不仅是市场经济,更是产权和所有制问题】 市场经济并非资本主义的专利, 毛泽东在1956年论十大关系中就反复强调尊重经济规律, 1959年反对浮夸共产风的郑州会议上更坚持按价值规律办事。

生产资料私有制才是资本主义独门特有的东西。

医院即便公费医疗,也要有竞争,有成本核算,有效率评估。 只是竞赛与竞争不同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12-31 13:45:36

既然以钱为本, 医院和医生的做法符合市场经济规律。 即便医保没用完, 莆田医院花钱接没病的退休老人骗医保比辛辛苦苦看病来钱还保险。 个案必须放在大背景里分析才能得出政策性问题的根本。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12-31 13:42:58

【中国的政府医疗财政拨款在整个国家预算中的比重太低。】 这个说法比较流行, 不明真相的人中比较有市场。 美国医疗支出占GDP的18%, 外加美国GDP的超大技术,医疗开之大的不得了。 可是这些钱都落入商学黑的腰包,导致美国人均寿命不如古巴。 

根据毛泽东时代的经验, 中国需要理清医生,医院和患者之间的关系,这事首要任务, 盲目砸钱结果是喂肥了害虫,是帮倒忙。

中国体育界足球砸钱最多。。。。对吧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12-31 13:35:34

【将大比重的财政拨款用在国防上,比如每年将大量金钱用于建造大型军舰,包括航空母舰】

这事我支持, 鸦片战争的本质就是用军事手段解决经济问题, 美国今天与当年英国贸易亏空类似。 美国没开炸的原因就是毛泽东时代积攒的国防家底。 邓时代稍微松弛一点就开始挨炸。 这个教训太深刻了。 慈禧与蒋介石一共给列强赔款20亿两白银,相当于30年的国家开之。 所以建造驱逐舰和航母绝对划算。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12-31 13:31:53

资本主义很适合亚当斯密描写的小作坊时代,确实能够合理调节资源。 到二战之前的30年代,资本主义走入必然垄断阶段,也就变成癌症了。 美国靠凯恩斯借贷强行借了一段国家经济调节能力, 希特勒干脆废除了资本权力, 得以从经济危机中恢复。 所以,说垄断资本主义是癌症是没有错的。

世界已经进入生产能力和资源过剩阶段, 任何产品或者服务都不是短缺造成的问题,而是垄断造成的问题。 包括医疗。

从医疗角度,恢复公费医疗不是关键,关键是摆正医疗的目的,是赚钱还是保护百姓健康。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留言时间:2019-12-31 12:35:53

整篇都是混淆视听的废话!

根本原因流岛博的文章已经分析的很清楚了。就是在于到年底医院的“医保额度”用完了,不给病人入院,留在急诊逼迫有医保的病人去自费看病造成的!

http://blog.creaders.net/u/15315/201912/362616.html

而中共之所以要给每个医院设定“医保额度”是因为整个劳保退休和医保系统都没钱了,都在亏空,所以中共政府已经无法给医院支付“医保额度”之外的报销费用。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12-31 12:10:35

【资本主义就是市场经济】

资本主义不仅是市场经济,更是产权和所有制问题。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12-31 11:50:57

说资本主义是癌症肿瘤是个错误的言论。资本主义就是市场经济,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伟大成就。不能将各种问题归咎于资本主义。说到底,中国的医疗问题就是应该全民医保,由国家财政支持。现在,中国的政府医疗财政拨款在整个国家预算中的比重太低。中共领导人置人民的生命危险于不顾,而去将大比重的财政拨款用在国防上,比如每年将大量金钱用于建造大型军舰,包括航空母舰,对外搞扩张,满足领导人的野心。大量的金钱被用于领导人关心的死后的历史定位。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