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香椿树的博客  
n/a  
网络日志正文
如何应对下一次病毒爆发? 2020-02-17 09:47:04

武汉从病毒入侵最初期的混乱到现在基本的到空中, 抗毒作战走过了凶险的防御阶段,艰难的相持阶段,现在进入了全面反攻阶段, 抗毒作战曙光初现了。 在围剿武汉病毒的同时, 除了要警惕蝙蝠二次投毒之外, 应该开始思考如何应对必然会再来的下一次病毒入侵。 就如这一次病毒入侵一样, 在关键的时间,关键的地点,关键的时机病毒入侵, 这是墨菲定律的又一次体现。中国不能再有侥幸心理。 上次SARS入侵的时候中国已经手忙脚乱,这一次整体防疫水平是增强了, 但是没有意识到病毒也增强了。  最新研究证明新病毒ACE2受体的活性比SARS高20倍, 十分恐惧的传染性。 高福院士以SARS的经验判断传播速度,SARS致死率做参照得出安全可控,并得到整个专家组的认可,其中包括香港的管秩大教授(1月15日接受采访,重申安全可控,并给出了科学证据,致死者是一位多病老人,管教授是在钟南山宣布人传人并决定封城之后才改口并逃跑的; 高福没有医生的直觉,但是我觉得高福是愚蠢犯错,而不是故意撒谎,甚者为了论文而压制消息, 王专家被感染可以作为证明)。 下一次病毒入侵如果病毒再进化10年,其威力恐怕比这一次还要大。 中国不能不从根本上有所准备。


我认为现在不适合讨论集权与民主问题, 因为设计到太多人的利益冲突,阻力太大,并且容易被政治干扰。 在不争论,不折腾的前提下,有些具体的事情可以在现有框架下着手做。


比如建立专门的传染病医院。  建立免费的传染病医院, 把上呼吸道疾病一律纳入免费治疗范畴。

为啥要建立传染病医院,而不是用现有的医院免费治疗传染病?  因为现有医院已经被市场化污染, 民办医院联合退休老人骗医保的事情屡见报端。 即便现有公立医院,也被科室承包, 如果出现免费疾病,或者免费人群,都可能变成医院盗窃国库的漏洞。

只有建立单独的,管理方式完全不同的医院, 才能堵住这个漏洞。


建立专门传染病医院的关键是改变医生,医院与患者百姓之间的关系。 让百姓的利益与医院和医生的利益从对立的金钱关系, 变成合作的利益共同体。


传染病医院可以靠防病为主,治病为辅, 以负责区域传染病发病率与治疗费用作为考核依据。  医生以工资为主,不搞市场化。 因为传染病风险大,工资可以高一些。 


如果资本市场阻力还是太大, 可以考虑军队办医院, 把传染病医院军事化管理, 军队编制, 这样就可以避开官商学黑,特别是犬儒奸商的围攻。  并且医院还可以培养医生作为重要任务之一。


无论如何,美国的医疗制度绝不是中国医疗改革的方向。 《美国医学会杂志》,2013年,美国医疗支出2.1万亿-  将在2020年飙升至3.2万亿美元,占美国GDP的20%。 这样的医疗体制下,几乎整个国家经济都会被医疗产业绑架, 根本没有余力应付意外的病毒入侵。 这也能理解美国2009年面对H1N1猪流感入侵时,为啥放弃抵抗,从而导致50万人丧命。 



image.png

————————————————————————

李克勤:为什么赤脚医生不用假药?

来源:                        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作者:             李克勤 

通过这个例子,我们看到,赤脚医生的信誉来自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行为。他们是农民选出来的,同时他们还是保存着农民的本色。如果和现在的医生比较,当然还有一个当年还不太明显的特征:赤脚医生只是看病,而没有赚钱的必要。从这一点上说,赤脚医生是真正的医生,是纯粹的医生,不带任何商业气息。然而,这对于病人想找的医生来说,那实在是太重要了!对于病人来说,如果面对一个医生同时又是个商人,那是十分恐怖的。

【作者题记】我们现在几乎每个人都会面临假药的困惑:非正规的医院的药不敢用,正规医院开的药也要怀疑其疗效,质疑其价格。很多同胞会感到活得很累。可是,为什么当年的赤脚医生却得到毛主席和中国农民那么热忱的欢迎,谁还会怀疑他们会用假药呢?除非神经有问题。

李克勤:为什么赤脚医生不用假药?

那么赤脚医生的信誉从何而来呢?

1976年,当时我国最具影响力的一份画刊《人民画报》第八期的封面上选用了电影《春苗》的一张海报。电影中的女主角赤脚医生春苗的原型就是王桂珍。

我们来看看赤脚医生第一人王桂珍的经历。

王桂珍,1944年出生在上海市川沙县(今属浦东新区)江镇大沟村。王桂珍一家,是生活在大沟村最底层的贫农,父亲租种着几亩薄田,平时也做些零工,母亲则是普通贫苦人家妇女,一家人辛勤劳动,过着贫苦的生活。

王桂珍小学毕业后,大沟村已经走上了集体化道路,她就直接参加了集体劳动。她不怕苦,不怕累,生产劳动总是走在前头。在她带动下,大沟村一大批妇女走上了生产劳动第一线。王桂珍不光在生产中积极带头,还有组织能力。1960年代初期,正值学雷锋高潮。同当时的进步青年一样,王桂珍以雷锋为榜样,在当地留下了好名声。在她还不到20岁时,就成为村党支部的培养对象,被吸收为预备党员。

1965年6月26日,毛主席在中南海听卫生部部长钱信忠汇报工作。钱信忠在汇报中讲到中国农村缺医少药的情况时,主席发怒了。他在严厉批评了卫生部的工作后,讲了这样的意见:

应该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培养一大批‘农村也养得起’的医生,由他们来为农民看病服务。

毛主席的指示成为此后几十年中国农村卫生工作的指导思想。广大医务工作者热烈响应,在组织巡回医疗队下乡巡诊的同时,半农半医卫生员的培训工作也在各地相继展开。

1960年代初,医专毕业的大学生黄钰祥和他的妻子张蔼平相继被分配到了上海川沙县江镇公社卫生院。

江镇公社的培训班开课比较早,公社从21个生产大队挑选了28个人参加培训。1965年12月,21岁的王桂珍走进了培训班的大门。

黄钰祥后来回忆说:“他们还是肯学的,就是文化差一点,我们讲课都要讲得比较通俗,原来的医药书不能用,因为从医学基础学起来,时间也不允许,他们只能培训几个月,就要去给病人看病。所以我们自己编一些讲义,油印一下,给他们用。”

4个月的学习,使王桂珍基本掌握了医学知识和一般的治病方法。当速成班结束后,按照江镇公社的统一安排,王桂珍和其他学员都回到农村,当乡村医生,给农民治病。

王桂珍结业后回到大沟大队当了一名乡村医生,直接给大沟的农民看病。平时,她背起药箱,走村串户甚至到田间地头为农民们治病;农忙时,她也参加农业劳动。开始,农民们并不相信王桂珍能治病,说:做一个医生要学好几年,这个黄毛丫头只学4个月就能当医生?能看病吗?但王桂珍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

王桂珍为了减轻农民的医药费负担,在村边一块地上种了100多种中草药。村里支持她,专门建了土药房,供她和姐妹们制作中草药。平时,她总是利用自己所学的医学知识,想出各种土洋结合的办法,让身边的老百姓少花钱也能治病。

王桂珍所在的大沟大队,是以种水田为主的。当地农民种水田,无论插秧,还是除草、施肥,都要赤脚下田劳作。王桂珍是不脱产的乡村医生,有了病人,她背上药箱就去看病,看完病回来,就下水田与社员们一起劳动。她下水田劳动,自然是打赤脚。经常出现的情况是:她在水田里劳动时,就被叫去给病人治病,来不及洗去脚上的泥,赤着脚就去给病人看病。当地农民有一个通常观念:“赤脚”和“劳动”是一个意思,他们见王桂珍是既参加劳动又要为农民看病的医生,就自发而又自然地送给王桂珍一个称呼:“赤脚医生”。实际上,赤脚医生就是既要劳动也要行医的意思。“赤脚医生”是在农民中自行叫起来的,是老百姓送给王桂珍的“口碑”,是对她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精神的赞赏。

王桂珍的事迹,被江镇公社领导认定为学习雷锋精神的好典型,在江镇范围内大力宣传。

或许是王桂珍的事迹传播日久影响较大,或许是她的事迹经过近三年时间的沉淀经验更加成熟,上海市党政部门于1968年派出记者前往川沙县江镇调查、采访她了。当地农民热情接待了来采访的记者,并且一件一件向记者们介绍了王桂珍的事迹。记者们被感动了。他们意识到,王桂珍的做法,与毛主席几年前作出的指示,以及他所提倡的方式是暗合的。考虑到这一点,记者们没有把采访结果写成一篇一般性的报道,而是写成了一篇调查报告。在写作过程中,记者们对王桂珍的事迹作了认真调查了解。

同时,对毛主席1950年代到1960年代初期关于改善农村医疗条件的指示进行了反复体会,觉得江镇公社王桂珍的做法,是切合毛主席指示精神的。因此,这篇调查报告把本来就有着内在联系的毛主席指示和王桂珍的事迹,进行了深入发掘,由此形成报告的主题。调查报告中,对上海川沙县江镇公社培养“赤脚医生”的情况作了生动记述,怀着深厚感情对王桂珍全心全意为农民服务的事迹作了报道。

写作中,记者们对文字也精益求精,尽可能使文字生动活泼一些,并且首次在文稿中使用了当地农民对王桂珍的称呼——“赤脚医生”。记者们直接将当时全国人民都生疏的“赤脚医生”一词用到标题上,并且将这篇调查报告与大的改革方向联系起来。它的题目最后定为《从“赤脚医生”的成长看医学教育革命的方向》


文章中第一次把“赤脚医生”定义为:“不拿工资,帮助种地,亦工亦农,赤脚行医。”

调查报告送上去后,又经过一些修改加工,便顺利通过了。1968年夏,上海《文汇报》在重要位置发表了这篇调查报告。该文发表后,立即引起中央宣传部门的重视。当年9月出版的《红旗》杂志第3期和9月14日出版的《人民日报》全文转载了这篇调查报告,引起了广泛关注。特别是这篇文章中第一次把农村半医半农的卫生员正式称为“赤脚医生”,很是抢眼。阅读《红旗》杂志和《人民日报》上刊载这篇文章的人首先要探究什么是“赤脚医生”,原来,就是指半医半农的农村卫生员。

这篇文章也引起了毛主席的关注。毛主席仔细阅读了9月14日《人民日报》上转载的这篇文章,并且在他看过的《人民日报》上批示:

【“赤脚医生就是好”。】

通过这个例子,我们看到,赤脚医生的信誉来自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行为。

他们是农民选出来的,同时他们还是保存着农民的本色。

如果和现在的医生比较,当然还有一个当年还不太明显的特征:

赤脚医生只是看病,而没有赚钱的必要。

从这一点上说,赤脚医生是真正的医生,是纯粹的医生,不带任何商业气息。

然而,这对于病人想找的医生来说,那实在是太重要了!

对于病人来说,如果面对一个医生同时又是个商人,那是十分恐怖的。

被誉为是“东方的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大医精诚》一文,出自中国唐朝孙思邈所著之《备急千金要方》第一卷,乃是中医学典籍中,论述医德的一篇极重要文献,为习医者所必读。

孙思邈说: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1】,怨亲善友【2】,华夷愚智【3】,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

想想那些赤脚医生,令人感慨。


李克勤后记:最近身体有些不适,吃了很多中药。在调理期间,我想了很多。这是2014年初写的一篇博文,今天补充一点,当年的赤脚医生出现当然与毛泽东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但是毛主席的这句话要深入品味——“培养一大批‘农村也养得起’的医生,由他们来为农民看病服务”,赤脚医生的文化氛围里,合作医疗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新事物。毛主席的道器变通,始终都是讲究系统性,讲究成体系可操作性的。

——“赤脚医生”定义为:“不拿工资,帮助种地,亦工亦农,赤脚行医。”




浏览(245) (2) 评论(3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2-20 05:48:46

消灭蝙蝠带来的冠状病毒之后,就应该围剿蝙蝠带来的精神病毒。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2-20 05:47:45

我的建议是专业传染病医院收治常见的所有呼吸道疾病, 平时做防疫, 以发病率减少作为评价考核指标, 而不是以治病多少考核。

这些传染病防疫网一但被蝙蝠出动, 很快就能围剿。

这一次武汉被蝙蝠偷袭得手的原因就是没有这样一张常备的防疫网。 有些医院恨不得疫情扩大,才能有收入来源。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2-20 02:05:56

由于传染病的随机性和不确定性,国家应该建立一支防疫战略预备队,平时可以分散在各地,定期演戏,除工资外这些人有预备役收入,一旦发生疫情,随时抽调。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2-20 02:00:25

加强对私立医院的税收,取消各种优惠政策,如此以来,私立医院必然破产,正好回收改造。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2-20 01:59:04

恢复公立医院的建设,让一批不合格的私立医院破产,由公立医院收回重组。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2-20 01:56:07

首先要收回《关于印发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意见的通知》。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20-02-18 21:45:10

膝关节的实际制造成本不到一百元。 包括钛合金关节。 炒作价格是500倍。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20-02-18 05:44:20

政绩提升比嘴巴提升好多了。 有缺陷, 但是改成投票肯定更差。 政协因为没有夺权可能而都替好建议, 一但有夺权的可能就开始拆台。 民意在没有夺权可能的时候是正常表达, 一但可以用来夺权抢钱就会被操纵。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20-02-18 05:41:26

上个月听家里人说起, 因为帮助换过膝关节

回复 | 0
作者:老张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0-02-17 20:30:35

现在的领导4-5年一届,第一届任内猛劲儿表现,干好继续升,干不好连任一届,捞够是必须的。下台前年龄小可以平级调动,反正是不能下。

领导向下负责,下面人贴不了大字报,上网抱怨给过滤,领导不需要向下负责。

回复 | 0
作者:老张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20-02-17 20:16:06

“国内膝关节置换,股骨头置换等都已经免费了。”—这我还真是孤陋寡闻了。真的假的?前年大概我听人讲过其中一个手术要几万块,钛合金的股骨头好像比较贵。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20-02-17 17:02:58

您转的制度建设和机制建设大的题目都对。 但是, 对特定人群和疾病豁免, 这事其实已经做了。 国内膝关节置换,股骨头置换等都已经免费了。

但是我说的是没有对应的事业型医院来做这件事,豁免会在国库上挖开一个洞, 成为医院和黑心医生盗窃的后门。 我的小学同学就是靠作假成为百万富翁, 并且还能形成另外一种权力, 很可怕的。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20-02-17 16:48:36

【这次的新冠病毒,是世界上,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这叫人如何防止发生?】

我是不同意这个观点的。 美国事件201演习假设的场景几乎和这次冠状病毒一摸一样, 仅仅是把四条腿的猪换成了蝙蝠(当然没抓到蝙蝠,所以滋生想象空间)。 包括发热, 咳嗽,肺炎,潜伏期长,传播速度等,都丝毫不差。 高福院士还参加了这次推演。 中国国内的一个电视剧也描写了突发病毒问题。 但电视剧里的医生还没有张继先医生反应速度快。 恐慌倒是弄出来不少。

美国201演习也谈到了谣言和对政府的攻击问题, 设想几乎与武汉病毒入侵之后,网络黄皮狗的行为一摸一样。

中国的确需要建立这样的机制, 并且顺便解决医疗系统走向市场深渊的问题。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20-02-17 16:43:26

【你又拿不出任何证据,这不是自打耳光?】 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任何人都可以讨论网络设备的后门和监听问题。 事实上网络监听和后门是存在的。 最近曝光的瑞士加密公司为美国和英国留后门监听不就是证明吗。

我们讨论生化武器攻击的可能性并非指责谁进行了生化武器攻击。谁也没有必要听到生化武器攻击就变红脖子, 除非听众真的进行了生化武器攻击而心虚胆怯。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20-02-17 16:39:29

外交部当然不能说美国发动了生化武器袭击。 其实我也没说美国发动了生化武器袭击。 但是生化恐怖袭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不是你不敢谈,这种可能性就没有了。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20-02-17 16:37:11

【就是那种非政治化的,专心关注社区庶民福祉的区议员工作。】没钱的小媳妇,或者像叶挺那样要饭的媳妇解决不了太大的问题。 医疗体系市场化之后将会变成国民经济的黑洞。

美国人均医疗费用1万元,中国不到400元, 美国并没有比中国多办多少事, 资本一但进军医疗健康领域, 简直就如同艾滋病一样,无法抵抗,无法分离,无法根除。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20-02-17 16:33:59

【可以加强区人大和政协的工作。】你们的侧重点都是集中在行政管理层面,而我关心的主要是经济体制。 我说的传染病医院就不是人大政协能够解决的问题。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20-02-17 16:32:15

【现在中国哪一座中型以上的城市没有传染病专科医院?

早在70年代就有了。】

我们不是讨论发明权和专利权的问题。 中国早就有传染病医院,但是数量相对很少, 并且负责的面太窄, 比如结核,麻风,梅毒之类, 因为业务少而无足轻重。

我建议的传染病医院负责整个上呼吸道,包括流感肺炎等病毒和病菌感染疾病。 占我们常见病的很大一部分。

并且我也不知道目前感染病医院的运作方式。 我感觉角色无足轻重,并且也不一定能躲过市场化的侵蚀。

你要是了解最新情况不妨谈一谈。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0-02-17 16:27:51

我反复强调国家的三极互相牵制体制, 您还是把这个模式想象成单链直线。 单链直线的管理体制根本无法长期生存。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20-02-17 16:26:18

建立一套独立的传染病医院, 先解决所有的上呼吸道疾病问题, 因为这种病是常见病, 包括流感, 所以就不会因为业务少而松弛懈怠。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ocelot 留言时间:2020-02-17 15:24:53

【救火的反应主要是防止火灾蔓延和破坏继续扩大。】

这个比喻不恰当。

消防的主要功能,当然是防止火灾发生。

要不然,大楼里的烟雾探头警报器都不必安装了。

之所以比喻不当是因为,着火是一件大家都可以预料的事。

然而,新生的病毒却是防不胜防。

这次的新冠病毒,是世界上,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这叫人如何防止发生?

无中生有的事情,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20-02-17 15:22:00

【美国关于生化恐怖袭击的讨论随处可以看到。 中国竟然成为讨论的禁忌。这是一种科学上的可能性, 何必伪装鸵鸟。】

美国在全世界宣传华为有后门,但又拿不出任何证据。中国头疼吗?

要是中国也哇啦哇啦美国用生物武器攻击中国,你又拿不出任何证据,这不是自打耳光?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20-02-17 15:20:35

【美国关于生化恐怖袭击的讨论随处可以看到。 中国竟然成为讨论的禁忌。这是一种科学上的可能性, 何必伪装鸵鸟。】

事关外交大事,不可轻言。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20-02-17 15:19:42

【多采纳些民间得意见和建议,】

我认为,在去年乱港风波之前的香港区议员的工作模式有参考作用。

就是那种非政治化的,专心关注社区庶民福祉的区议员工作。

今后,对于人大代表,也可以考虑半工作制。

现在的人大代表平时都有自己的工作,只有开会的时候才集中一下,提一些议案。

这样,他们平时就极少有时间去基层民间了解情况。

相反,倒是居委会,村委会了解的情况比人大代表的多。

然而,居委会和村委会又不是立法机构的基层组织,只是行政管理。这个方面就有所脱节,没有针对性。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20-02-17 15:15:22

【多采纳些民间得意见和建议,】

可以加强区人大和政协的工作。

对区人大和政协代表也要量化问责制。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0-02-17 15:12:07

【地方领导,不要首先向上负责,而要首先向下负责。】

这个说法,我是同意的。

这也就是中央一直三令五申的党的干部作风建设的重点。

然而,相比其他的任务,这种基于个人观念上的偏差,长期得不到改善。

其实,这一点正是共产党保证其颜色不变最为至关重要的一点。

习近平不断重申的不忘初心,不正是针对这一点专门提出的吗?

我提议,今后上级干部的问责制中,需要加入专门针对这一点的内容。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20-02-17 15:07:58

【比如建立专门的传染病医院。】

你从来没在中国生活过吗?

要不,你是从大山里出来,直接奔美国的?

现在中国哪一座中型以上的城市没有传染病专科医院?

早在70年代就有了。

或许,建国以后就有了,只是我没有看见。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20-02-17 14:50:48

现在的领导,害怕人民、防着人民。

前些日俺跟小鱼争论时还说:地方领导,不要首先向上负责,而要首先向下负责。

回复 | 0
作者:老张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0-02-17 13:03:26

“我认为应该建立一个由各地政府主导,由专业人士参与的各省市防疫互联网站。政府负责告诫市民获取信息的渠道。”水老得建议不错,什么谣言不谣言,常规发布疫情信息,让大家习以为常,自觉意识形成后人们不会轻易出现恐慌。这些东西最终会立法,但是这个法也不一定要从卫健委来做,这次大疫区来了卫健委不是一样束手无策。

多采纳些民间得意见和建议,当年毛泽东搞精兵简政的建议就是来自党外人士。中国今天的公务员太多,没事儿找事正事不干,天天制造出无关痛痒的改革方案让下面人疲于奔命。天天裁军不减公务员,应该再来次精兵简政。

回复 | 0
作者:老张 留言时间:2020-02-17 12:52:16

相信习总最近讨论的问题,会从根本上解决你提出的问题。事儿来了,谁该做什么事自己都清楚,把疫情掐死在萌芽中。

解放军办一样,传染病院就一个302给裁了。如果北京像武汉那样,10个302也不够,这是个问题。你的问题想得到彻底解决,的确需要智慧。改良一下赤脚医生,比如个单位都设个防疫人员。但是农民工流动性太大,恐怕也是很难管理。疫情如果10年不来,人的警觉就大大降低。这事儿看来还得专业人来搞。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