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芹泥  
乘兴独行于文字之间, 或可与友人共娱, 或可会心自乐吧.  
网络日志正文
听芹溪流水声 2016-04-06 09:31:14

三月,流水的季节。泉溪的冰面下冬的消融悄然发生,从第一滴水珠的坠落,到一条娟娟细流在薄冰下欢跳,直至,流水声潺潺而来。

斜倚曲栏边,闭目静听流水声,春的苏醒,绿的萌动,晓梦的惠顾,与心的笑意悦然和鸣。

喜欢流水声,尤其是初春时节,冰雪下清流的汩汩奏鸣。起初,她听起来仿佛是冬与春的窃窃私语,其后,便是春姑娘自由自在的吟唱了。流水中有无可名状的灵动之感,无论是新奇青涩的滴滴答答,还是聪明伶俐的叮叮咚咚,都荡漾着一种神气,是欣喜, 是欢愉, 是奔放的青春热情。 每一年的开春,我都要到芹溪边去听流水声,像一个印证,像一个仪式,我怀揣着虔诚,对春的萌发和万象的复苏发出礼赞。

今年的密洲,春来得格外早,昨天傍晚间散步,不期然来了一场电闪雷鸣的春雨,这应该是今年的第一场春雨吧,电光很远,雷声也很远,也许是南边的春神冒失得误入北地吧。“哦,我这北地忍不住的春天”呵(注1)。 雨滴很大,落在地上啪啪作响,慌忙中,躲进一个廊亭,息听雨激情洋溢的脆鸣,恍然间,我的心里有了一种期许,那条属于我的芹溪,在雨的沛降下该长得丰满了吧,明日定是听溪的好日子。

СϪ2.jpg说起这条芹溪,它非曹公名号,只因为我喜悦它,常与它亲近,便给它取名芹溪。芹溪是我们小区的一条溪流,它来自一片密林,消失在另一片密林,中间一段,在芳草间穿流,雨后的芹溪,溪草沁润,湿翠相融,形成一片绿沼,凹处一片片小水泓,反射着天的蓝色。我常远远的倚在栏杆上听它欢唱。 平日里,芹溪是条清晰可辨的小溪,柔和的青白色静静地对应于草的葱绿,它细细地缓缓地流,我便坐在溪边的一条断木上聆听它,让美感在内心里一点一点地跳动。

目饱清樾,耳饱清音,清樾乃山黛之色,清音当属流水之声了。今天是个晴和的好天,冰雪虽已敛迹,四周却还残留着绪风的一丝丝寒意。流水声清绮平易,带来新鲜薄荷的香气,飘渺的光明,一扫着闷郁暗昧的冬影,澈明后的心境豁然开朗。也许是因为一整个冬天,我们被关在一个冰冻的天井里,身体僵硬,思维锁固,心灵更是困顿,叮叮咚咚的流水声,仿佛叩击闭锁的心门,柔软的力量,融解了冰雪的桎梏,流水初葩香气的迷人,如女孩飞扬的衣裙,传递新绿的意脉。人们爱说,映雪读书,听溪思想,泉石激蕴出自然的韵律,也沉绎出哲学的心情,我仿佛感受到鸿镑开辟以来的清气,如流光徘徊于野旷,如霖雾飘逸在林间,流水的无情,是它带来了时间,也带走了时间,流水的有情,是她带来了美,却留下了美。自然的节奏和谐韵,入耳清圆,让心绪怡远疏阔,让灵魂自在逍遥,更让人的意念里对上苍的馈赠充满感恩。

对春水的祀典是汉族非常古老的民俗,在冬影散去春光仙来的三月,人们至水滨,沐浴盥洁,采兰熏香,酌酒赋诗,谓之祓邪修禊,简称祓禊。史上最著名的一次修禊便是东晋士族的兰亭雅集。永和九年,谢安、孙绰、王羲之等名士在“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三月,来到有“茂林修竹”的会稽兰亭,引湍急的清流为流觞的曲水,列坐泉边,“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 “一觞一咏,畅叙幽情”。无丝竹管弦,仅山水清音,却极尽“视听之娱”的雅趣。兰亭修禊里名士们放浪形骸,畅吟山水,兴感自然奥秘,寄怀人生哲理,诗作收录成集,王羲之为此诗集作序,成就了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 

其实,无论是木落翩翩,还是百泉潺潺,都是大自然的罄铎之声,无论是瑞雪舞梨花,还是荷芰落蔷薇,都是四季轮回的芳馨之影。我们小园虽尺树寸泓之地,更无贤人高士的雅聚,无法演传曲水流觞的逸趣,但游目四野,侧听水声,外象的真感,深思的慧观,终可在绿渚兰惠的清味中体验,不是吗?

1459962021408140.jpg

 



注1: 自台湾诗人郑愁予的诗《天窗》。


写于三月末的第一场春雨,为纪念去年二月冬末万维的一次雅集《探春园》。

 

相关文章

穿过废墟,我们漂流去

【探春园】


 

浏览(1056) (7) 评论(3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4-13 10:54:31
<p>美冬儿回来啦? 开心,我知道MM永远在行走中,这次是不是会给我们带来很多优美游记呢?</p><p> </p><p>谢谢MM鼓励。</p>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6-04-12 20:56:09
<p>晶莹剔透的文字,爱煞人也!</p><p>问候!</p>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4-08 10:02:00
<p>谢谢谭岳君补充,这种古谱很难懂吧,我看就如天书一般,基本上不认识任何一个符号。 既是明朝的乐谱,我想还不算太古。</p><p> </p><p>是呀,管平湖先生不仅是古琴专家,也是画家。民国时期的人实在是多才多艺。 他演奏的这首《流水》被载入美国旅行者号探测器的铜制磁盘唱片,管先生的音乐是唯一一首传播入宇宙空间的中国音乐,可见水平之高了。</p>
回复 | 0
作者:谭岳 留言时间:2016-04-08 09:03:52
<p>芹泥,</p><p><br/></p><p>你这里贴的管平湖弹奏的古琴曲〈流水〉就是属于我前面提到正宗一类的古曲【高山流水】,主要来源和传承与传说中的春秋时期俞伯牙的琴曲有关,最早被文字谱记载于明代的【神奇秘谱】,网上找了个图来感觉一下这个文字古谱:</p><p><br/></p><p><img src="http://blog.creaders.net/upfile/image/20160408/14601297613089.jpg" _src="http://blog.creaders.net/upfile/image/20160408/14601297613089.jpg"/></p><p><br/></p><p>人们说起高山流水这个古曲和传说中俞伯牙琴曲的联系时,主要指这种古琴类的,而不是古筝类的。</p><p><br/></p><p>你贴的这个演奏很优秀,随便打个比喻,管平湖在古琴界相当于马友友在大提琴界。</p><p><br/></p><p>周末愉快!</p><p><br/></p>
回复 | 0
作者:芹泥 回复 万沐 留言时间:2016-04-08 08:48:16
谢谢万沐兄来访鼓励,哪里要学习,我倒要和先生学些写诗呐。
回复 | 0
作者:万沐 留言时间:2016-04-07 18:53:01
<p>语言美!意象美!气韵美!境界美!</p><p><br/></p><p>好好学习一下。<br/></p>
回复 | 0
作者:芹泥 回复 谭岳 留言时间:2016-04-07 18:30:41
谢谢谭岳先生解惑,也可以理解,从伯牙钟子期时代,到现在,一定会有很多变化,不过,意思应该是差不多的。我刚刚查了一下,似乎最先有的是古琴曲《高山流水》,后来分为《高山》和《流水》。我那个录像应该是来自《流水》,有多古,就不知道了。 至于古筝曲,就更不知道了。再谢交流。
回复 | 0
作者:谭岳 留言时间:2016-04-07 14:15:14
<p><span style="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font-size:16px">回芹泥,</span></p><p><span style="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font-size:16px"><br/></span></p><p><span style="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我对中国古代音乐只有肤浅认识,虽然也学过中国古代音乐史,但无深入研究。据我所知,高山和流水的确是古曲,是古琴曲,应该是根据古谱打谱出来弹奏的。这个古谱可在明代的《神奇秘谱》中查到。后来古筝也有《高山流水》一曲,虽然都是一个故事,但我印像中和古琴曲的《高山》,《流水》和《高山流水》不是一个传承,不清楚是不是获许因变异较大。另外,古谱的不确定性,后人打谱(译成同时代能明白的音符,或口传心授或字符说明)也不尽相同。所以,人们可能会听到不同的《高山》,《流水》和《高山流水》,其中古琴和古箏的差别较大。古琴的应该是正宗的古曲,古箏的这首"故曲"是不是也来自古琴的那个同源,就不好说了,只有专门研究者才说得清了。 </span></p>
回复 | 0
作者:芹泥 回复 谭岳 留言时间:2016-04-07 11:43:31
哈哈,咱们的音乐家也拿我取乐,你听紫儿MM调侃俺呐。不过先生说的“心绪与溪水交流,溪声和文字互通”,的确是我很想表达的意境。谢谢音乐家赞誉。另外,我在纳闷现在弹的古曲《高山》和《流水》真的是古曲吗? 是根据古谱弹奏的吗?
回复 | 0
作者:芹泥 回复 艺萌 留言时间:2016-04-07 11:35:01
谢谢艺萌MM捧场,可惜我没有MM的本事,否则,也可以画一幅画,与朋友共赏另,你徒弟一身功夫,你这师傅是不是很骄傲呀?
回复 | 0
作者:芹泥 回复 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6-04-07 11:32:10
谢谢冰雪聪明的紫儿MM给小文起名,好荣幸呀。只是这个贴切的“古迹”,是说咱们的探春园吗? 虽然探春园和兰亭集无法相提并论,但它在我的心目里还是非常有分量的。
回复 | 0
作者:谭岳 留言时间:2016-04-07 10:36:14
<p>听芹溪流水声,读芹文雅书韵。心绪与溪水交流,溪声和文字互通。赞同紫鸟所说,芹文芹文,芹泥式散文。</p>
回复 | 1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6-04-07 09:18:59
<p>徒弟爪四哥应是四爪投地。赞芹泥美文!耳边几乎传来溪水潺潺之声。</p>
回复 | 0
作者: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6-04-07 09:01:25
<p>顶这种清新的“芹”散文,还夹杂着贴切的“古迹”。<br/></p>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4-07 08:35:37
<p>谢谢芨芨草先生三大顶!</p>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4-07 08:34:48
<p>大谢沐岚MM休博期间还来捧场,</p><p> </p><p> ”每一个美词恰到好处的为心声服务,毫无突兀炫耀和堆砌之感“</p><p> </p><p>喜欢MM真诚的称赞,其实这篇小文写得都是实景,小园的确有一条小溪,我的确常常去听流水声,那天的确有一次突如其来的雷雨,我不过是在素描而已。 能让MM垂赏,开心。</p><p> </p><p> </p><p> </p>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4-07 08:25:52
<p>谢牧兄顶帖加吆喝,小编还是不错的,把俺的文章放在首页,我已经知足了哈,毕竟俺的文章不是很有人气的。</p><p>”说起《探春园》,以后每年春初紫鸟、海天、芹泥三贤搞一次<span style="WHITE-SPACE: normal">《探春园》吧?!“</span></p><p><span style="WHITE-SPACE: normal"></span> </p><p><span style="WHITE-SPACE: normal">--刚刚还在和海天MM说,这种雅集似乎是可遇不可求,如果把它做成routing,是不是就不那么”令人惊艳“了。 看看是不是可以搞一次”桐风阁“吧,秋天的时候。</span></p><p> </p><p> </p>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4-07 08:20:22
<p>谢谢溪谷先生回访,</p><p> </p><p>”博主这神聊的本事也不小,微信风云录,简直就是“废话篓子”专家。把酱油帮盖了。“</p><p> </p><p>--调侃得不错,谢谢。喜欢”废话娄子专家“这个词,只是先生有所不知,俺也是酱油帮滴。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个帮,但听起来蛮酷,俺就自行加入进去了哈。</p>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4-07 08:16:09
<p>木MM美言实不敢当,谢谢。</p><p> </p><p>我一直等着木MM给我们写一写老上海的风姿,MM何时动笔呀? 不瞒MM说,MM的文字就透着一股老上海滩的韵味。我以前一个邻居阿姨曾是上海滩的大小姐,举止言谈的那种优雅,很难用语言表达,可以称为‘老上海’味儿。</p>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4-07 08:07:53
<p>谢海天MM精彩评论。</p><p> </p><p>“听风、听松、听水、听空谷传声,听虫语鸟鸣,是与自然的交流,又何尝不可以是一种自我聆听?” 是呀,人心本自然体的一份子,岂可独立于自然之外呢?</p><p> </p><p>“。“探春园”的美好,且作为一段可遇而难求的记忆吧,但愿风动梧桐的时候不会太久。"</p><p> </p><p>--正因为可遇不可求,才格外让人怀念。那天,去探春园回访,看到那些精彩的文字绘画音乐,竟然感觉有些不真实。 希望如MM所说,”风动梧桐“之时,另有别样的雅集。古时,修禊也可以在秋季的。</p><p> </p>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4-07 07:47:34
<p>谢谢四哥先生从幕后赞到幕前,这厢有礼了。“兰芷清芬留欲去,小楼一夜听春雨", 好词。</p><p>四哥插诨打科嬉笑人生,我都差点忘了,先生也是精通诗词歌赋的。</p>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6-04-06 18:48:36
<p><img 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35.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35.gif"/><img 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05.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05.gif"/><img 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35.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35.gif"/><img 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05.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05.gif"/><img 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35.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35.gif"/><img 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05.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jx2/j_0005.gif"/></p>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6-04-06 18:40:18
<p>喜欢喜欢。芹泥的每一个美词恰到好处的为心声服务,毫无突兀炫耀和堆砌之感,读来满纸生香,流畅如歌,沁人心脾。</p>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04-06 18:22:00
<p>读芹泥的散文,或凄美或清美、添清净去浊气,实在是大大的享受。</p><p>不仅享受,还跟着长见识。</p><p>就是小编们有眼不识泰山呀。</p><p>说起《探春园》,以后每年春初紫鸟、海天、芹泥三贤搞一次<span style="white-space: normal;">《探春园》吧?!</span></p>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6-04-06 18:13:36
<p>博主这神聊的本事也不小,微信风云录,简直就是“废话篓子”专家。把酱油帮盖了。</p>
回复 | 0
作者:木桩 留言时间:2016-04-06 17:56:05
<p>听了泉水叮咚,就能写出篇富于自然界哲理和人生哲理的美文,这就文豪和我这凡夫俗子的区别了。顶芹姑娘好文!</p><p><img src="http://img.baidu.com/hi/bobo/B_0007.gif" _src="http://img.baidu.com/hi/bobo/B_0007.gif"/></p>
回复 | 0
作者:海天 留言时间:2016-04-06 17:17:02
<p>赞芹泥美文! 听风、听松、听水、听空谷传声,听虫语鸟鸣,是与自然的交流,又何尝不可以是一种自我聆听?</p><p><span style="FONT-SIZE: 18px; FONT-FAMILY: 楷体; COLOR: rgb(0,102,0); LINE-HEIGHT: 115%">我们小园虽尺树寸泓之地,更无贤人高士的雅聚,无法演传曲水流觞的逸趣,但游目四野,侧听水声,外象的真感,深思的慧观,终可在绿渚兰惠的清味中体验,不是吗?</span></p>明白你的心意。“探春园”的美好,且作为一段可遇而难求的记忆吧,但愿风动梧桐的时候不会太久。<br/>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6-04-06 16:42:22
<p>兰芷清芬留欲去,</p><p>小楼一夜听春雨.</p><p><br/></p><p>佩服佩服,五体投地,无体投地👍👍👍👍</p>
回复 | 0
作者:芹泥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6-04-06 11:33:59
谢谢溪谷先生来访。先生的名字含有溪字,是不是意味着先生也爱溪流潺潺的声音? 是呀,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适时的宾客山水是非常有必要的哈。
回复 | 0
作者:芹泥 回复 枫苑梦客 留言时间:2016-04-06 11:33:30
谢谢梦客兄来访美言,看到先生耐不住多伦多的漫漫冬天,到南方去寻觅樱花的芳迹,北地的冬天的确是太漫长了。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6-04-06 10:39:25
<div style="color: rgb(69, 69, 69); font-family: UICTFontTextStyleBody; font-size: 17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decoration: -webkit-letterpress;"><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a(255, 255, 255, 0);">流水知音,浮云望意。所谓,</span><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a(255, 255, 255, 0);">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span></div><p><br/></p>
回复 | 0
作者:枫苑梦客 留言时间:2016-04-06 10:30:26
<p><span style="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芹溪流水声,美文美意象。</span></p>
回复 | 0
作者:芹泥 回复 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6-04-06 10:23:46
谢谢绛珠MM美言,很久没见了, MM最近好吗?是呀,我也觉得流水声是大自然的天籁之音,我有时希望自己安静下来,就听流水声,非常有效呐。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6-04-06 09:45:58
<p>看芹泥散文,犹如身入其境,听芹溪叮咚。大自然赋予我们最美好的天籁之音。</p>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