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罗网中的独白  
生活在罗网之外的人想象不出罗网里能发出声音。现在就请你听“举步即罗网”的国度里万马齐喑中的独白。  
        http://blog.creaders.net/u/630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共产党的巨婴症 2019-09-04 13:15:44


   

共产党的巨婴症

拿破仑有名的外交大臣塔列朗评价复辟后的查理十世和波旁王朝说:他们什么都没学会,他们什么都没忘记,用现在的时髦话说就是:这逼活了这么大岁数,本来已经人艰不拆,可尼玛还像个巨婴!

有着同样巨婴病的还有共产党。共产党活到今天整整98岁了,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一饭三遗矢的耄耋老朽,可举止行事依旧像一个长不大、不成器、没正型的顽童。别人治国如烹小鲜,他们治国如耍小性。其巨婴的最新表现,是最近在对待香港的问题上。

本来今年就是一个大难之年,江湖上早有传言:逢九必有大祸。今年是五四100周年、六四30周年、共产党建政70周年,扯远了还有法国大革命230周年;更重要的是,去年开始Hurakan川普肆虐北美之余,居然横扫了Typhon的地盘,造成一片哀鸿,至今未见终结;更更重要的是,今年是新君登宝后的第一个大典。30年前阴影伤疤犹在的共产党心有余悸,动用举国之力,严防死守、防微杜渐、不吝格杀;各级循吏以身家性命为注,冒着心脏病和忧郁症发作的危险,夜以继日、各出心裁,确保万无一失,务要万马齐喑。今年大学生从五一放假一直到五月五号,我所在一个小产权社区居民反对强拆进行维权的微信群被严密监控、群里成员被警察一一上门警告甚至全程跟踪,就是两个例子。

眼看着五四过去了,六四过去了,鬼门关即将渡尽,抛头露脸、披红挂彩、喜事冲丧的登台大戏堪堪就在眼前。在四个自信里天天偷铃铛、扮鸵鸟的共产党,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坑灰未冷山东乱,偏偏是所有预案都没有涉及的化外之区、夷狄之壤、花柳温柔的东方之珠香港平地惊雷、地动山摇,打破了他们一年零事故的迷梦。想想真的是报应不爽,三十年河东河西:之前是墙内开花墙外香,此次是墙外开花香墙内;送中后一个月送终的故总理李鹏如果黄泉有知,不知所感几何?

自己过节办大寿,别人来缠访闹债,共产党的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巨婴病急性发作可想而知。巨婴病的普遍症候,一是遇事绝不反躬自省、引咎罪己,而是闻过则愤、迁怒于人;二是放纵任性、胡作非为、毫不节制;三是难以控制、自虐地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一句话和一个行为;四是言语颠倒、举止荒诞、逻辑混乱。于是在官媒每天定时泼妇骂街、鼓动和输送黑帮流氓行凶、组织八无学生和三俗大妈举世丢人祸乱各国之余,还强迫症式地堵在香港的大门口一次次开座谈会

 87日,港澳办和中联办在深圳举办第一次香港局势座谈会,这已经是很巨婴的行为。在传媒如此发达的今天,一个成人政府,总统或者总理或者国务部长可以在首都发表讲话,明确无误地表明立场。共产党非要千里迢迢跑到深圳宣誓、喊话、告示,如同文革时代红卫兵站在外国使馆跟前朗读毛主席语录,好像物理上的距离可以决定心理上的威慑力。

这也罢了,孰料824日,第二次重温邓小平重要讲话又在同样地方召开了。标题和第一段内容一出,让所有人跌破眼镜、笑掉大牙,不知道唱的哪出儿,差点以为又是一起罗生门的谣言。

   中联办:有人想看我们自家人大打出手 让他们做梦去

                                     2019-08-24 21:36 环球网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全国港澳研究会824日下午14时在深圳五洲宾馆召开重温邓小平重要讲话专题座谈会。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徐泽,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王振民,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以及多名专家学者出席座谈会。

会上数十名来自内地和香港的专家学者围绕香港当前的事态,结合邓小平关于一国两制和香港问题的重要论述进行座谈。徐泽表示:近期在香港发生了损害香港根本利益、危害国家根本利益的暴力活动,且长时间持续,如果任其蔓延发展,香港就有沉沦的危险!”

他强调: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场守护一国两制还是毁掉一国两制的决战。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香港特区政府中央政策组前首席顾问刘兆佳在会上表示,今年香港发生的乱局,是一场中国与美国为首的国内外反华势力的一场决战。反对派和年轻的激进分子提出的一系列所谓诉求事实上的目的是夺权,从中央的手上和特区政府的手上夺取香港的实际控制权。反华势力,乱港分子明白在香港夺权的行动不可能仅仅靠和平的方式来达到目的,因此他们会升级到暴力的程度,制造动乱,迫使中央让步。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表示,香港发生动乱,中央当然可以干预,干预就是要拨乱反正,让一国两制回归正规。

谭惠珠强调,驻军(解放军驻港部队)不是摆在军营里的稻草人,是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王振民表示,暴力是法治的天敌,也是一国两制的大敌,更是文明社会的公敌。香港当前形势极为严峻,一国两制的底线,道德和法治的底线不断地被冲击突破,一些暴行震惊全国和全世界,繁荣稳定的根基正在被一点点的动摇蚕食和削弱。香港病了,得了大病重病,全国人民国际友人都在问,香港的病还能医吗?还有希望治好吗?”

王振民强调:如果一国两制不复存在,国家的损失极为惨重,但可以承受,无非直接接管香港,实行一国一制;但对香港而言则是毁灭性的,百分之百的损失,是不可承受之重。只要街头暴力不停,这是完全可以预见得到,难道这就是一些人所追求的吗?

王振民表示,香港示威者不应一而再,再而三地上街表达同样的诉求,激情过后日子还是要过的,游行示威本身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无休无止的骚乱,暴力无益解决任何问题,只能把香港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香港过去一直是我们国家,也是世界的优等生,是文明法制的表率标杆,也是内地很多改革,尤其是法治司法改革学习的榜样!如果香港变得这么暴力,如果这样破坏法制,那我们还怎么去学习香港的经验,香港将失去在国人在世人面前的道德高地。

王振民补充道:很多香港市民担心国家会否因此就抛弃了香港,牺牲掉香港!请大家放心,祖国不会感情用事,不会牺牲香港,会与香港同胞永远站在一起,不离不弃的共渡难关,我们对香港有信心,对香港青年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他们回心转意的那一天!当然,对这场浩劫背后的黑手,对毒害我青年的毒手,祖国绝不会饶过他们,一定会让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让他们得不偿失!”

有人想看我们的笑话,自相残杀,自家人大打出手。让他们做梦去,我们绝不会上他们的当。五千年文明的中华民族历经沧桑,经历过各种各样类似的战略性风险挑战,每一次都能够逢凶化吉,浴火重生!同样,这次我们也一定有智慧,有能力有办法与香港同胞与香港广大的青年一起努力,克服任何艰难险阻,平息目前的危机,还给祖国和世界一个祥和稳定繁荣的东方明珠。

报导出笼之前,官媒上恰有几篇向香港人示好的短文。此刻看了以上发言,连评论家们都摸不着头脑了,一个劲喊看不懂。其实这算什么,下面还有王振民的讲话全文呢!

     王振民在深圳重温邓小平重要讲话全文(略有删节)

参加今天的会议心情十分沉重,大家熟悉的那个充满正能量的香港渐渐离我们而去,一个十分陌生、谁也不愿意面对的香港正向我们走来。

……

近日我常常听到香港朋友提出类似问题,希望了解中央、内地怎么看香港目前的乱象。能够提出这样的问题说明了三点:

第一,香港绝大多数人内心深处赞同、满意现在的一国两制,珍惜香港的法治。香港青年人其实并不希望因为一些人今天的不理性行为,迫使所有人将来大学毕业后、在他们的成年、中年乃至老年的时候香港成为一国一制,失去今天正在享有的独特的高度自治、人权、自由和法治。

第二,现在香港出了大事,极端分子不断突破底线和红线,会不会得太过,如果持续动乱下去,会否真的动摇一国两制的根基,从而毁掉一国两制的前程。

第三,希望中央不管香港出任何问题,都能够允许香港继续实行一国两制

……

当前香港形势极为严峻,礼崩乐坏,暴力蔓延,一些暴行震惊全国和全世界!繁荣稳定的根基正在被一点点动摇、蚕食和削弱!来之不易的宪制秩序和法治每时每刻都在流血,一国两制的根基和底线正在被疯狂破坏,道德和法治的底线不断被突破,香港国内国际形象遭受重创,香港法治和一国两制命悬一线,危在旦夕,前途堪忧!香港病了,得了大病、重病,全国人民、国际友人都在问,香港的病还能医吗?还有希望吗?

今天一些人正在做的事情,与他们所期待并追求的目标越来越远。长时间街头抗议和暴力冲突就能够换来国家允许香港继续实行一国两制吗?这简直就是南辕北辙!

可以设想,如果街头暴力不断升级,持久化,深入全港各个地方,今天围攻政总,明天攻占立法会,攻击警察,袭击无辜平民和游客,瘫痪机场、瘫痪金融,破坏香港安定;攻击中央驻港机构、侮辱国旗国徽,伤害全国人民的感情;最可怕的是,没有人再把违法犯罪当回事,法不责众,私行泛滥,法律面前不再人人平等,一直引以为傲的法治荡然无存,就像过去两个多月全世界看到在香港发生的一切,如果这样,全世界的投资会逐渐离开香港,公司企业就要大量关门,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的人越来越多,香港势必日渐衰落,目前大家享有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一个繁荣稳定的香港正在从地球上消失,代之的是一个法治荡然、动荡不安、经济萧条、民不聊生之地!安全繁荣之都成为暴力之都,世人而远之!

需知,如果一国两制不复存在,如果香港被毁了,国家自然损失惨重,但终究可以承受,无非中央直接接管香港,在香港实行内地法律和社会主义制度!但对香港所有市民、对所有持份者,这是灭顶之灾,是百分之百、毁灭性的损失,是不可承受之重。只要街头暴力不立即停止,这个结局是完全可以预见得到的。难道这就是那些人所追求的吗?这样就能争取到中央允许香港继续实行一国两制吗?

本来我们一国两制的小日子过得好好的,有滋有味,为什么要突然遭此劫难?我们为谁而战、为何而战?为什么为了达到外人的目的,而牺牲我们自己,牺牲我们自己的家园、牺牲青年人的未来、牺牲一国两制、牺牲香港的法治?我们又得到了什么?自己家里的事情,有什么天大的纠纷解决不了,犯得着把家烧掉,搞得全家老少鸡犬不宁?我们不能不清不楚,不明不白,不知所以自残自伤、自毁长城?

既然你很享受一国两制带来的人权、自由、法治和父辈(而不是你)创造的繁荣稳定,既然你内心觉得一国两制好,so far so good,既然你希望一国两制可以继续,既然继续实行一国两制符合所有持份者的根本利益,一国两制是所有人最大的公约数,那么,从现在开始,谁都不要做有违一国两制、破坏一国两制宪制秩序和香港法治的事情。请珍惜当下的一切,珍惜一国两制,立即停止一切暴力,与一切暴力行为做坚决的斗争。

…….

香港已经流血两个多月了,全世界都说够了enough is enough!请给大家喘一口气,给社会休养生息,给政府机会安静下来,让政府以行动表达对你们诉求的回应,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上街表达同样的诉求。激情过后,日子还是要过的。

游行示威本身是手段,不是目的,无休无止的骚乱、暴力无益解决任何问题,只会把香港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香港过去一直是国家的也是世界的优等生,是文明法治的表率,也是内地很多改革尤其是法治、司法改革学习的标杆。如果香港变得这么暴力,这样破坏法治,让我们还如何学习香港?香港将失去在全体国人、全世界面前的道德高地。很多香港市民担心国家是否会就此抛弃香港、牺牲香港?请放心,祖国不会感情用事,绝不会牺牲香港、放弃香港,祖国与香港同胞永远站在一起,不离不弃,共渡难关。香港广大市民包括犯了错的青年人不是我们的敌人,大家都是受害者,是我们要保护的对象。我们对香港有信心,对香港青年有足够耐心,等待他们回心转意的那一天!我们一起守护香港,保卫香港!

当然,对这场浩劫背后的黑手、对毒害我青年的毒手,祖国绝不会饶过他们,一定会让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让他们得不偿失。有人想看我们笑话,想看我们自相残杀,家人大打出手。让他们做梦去吧,我们绝对不会上他们的当!拥有5000年文明的中华民族历经沧桑,经历过各种各样类似的风险挑战,每次都能够逢凶化吉,浴火重生。同样,这次我们也一定有智慧、有能力、有办法与香港同胞、与香港青年一起努力,克服任何艰难险阻,解决目前的危机,还给祖国和世界一个祥和、稳定、繁荣的东方明珠!

香港,且行且珍惜!祖国永远与你在一起!

 

除了颠三倒四、谎言欺世、思维错乱(比如一会说美国挟持乱港者逼我让步,一会说西方鼓动港独们逼我杀人)、人说前门楼子他说机枪头子,从这一篇由表面上半民间人士嘴里说的话,却能发现许多共产党有意无意透露出的别有忧愁暗恨生

一、各路人马自说自话、鸡同鸭谈;

二、香港之所以会享有高度自治、人权、自由和法治,是因为它在一国两制中的资本主义制度下,这些权利是大陆人民没有的;

三、香港是中国和全世界文明、法治的表率和楷模,是大陆法治、司法等各方面改革、学习的标杆。香港在全体国人、全世界面前始终占据着道德高地。在香港面前我们从内心深处其实非常自卑;什么让深圳取代香港了、什么香港的作用消失了等等,都是假话、大话和装逼话。

四、如果实行了社会主义,对香港社会和人民都是一个毁灭性的灾难。现在香港有着彻底沉沦的危险:如果再闹下去,我们只好让你们享受人类最伟大的社会主义制度了!
五、这是一场守住还是毁掉一国两制的决战”——我们支持香港警察制止动乱,就是为了守住一国两制;我们要是不得不动手,就要一国一制了!目前一国两制命悬一线,原因在于我们随时可能取消它!

六、那些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坏心眼儿们,想逼我们杀人,然后制裁我们、毁掉我们,我们偏不上当,不杀不杀就不杀,急死你们!
七、你们正在做的事情,与你们期待、追求的目标越来越远。你们以为长时间街头抗议就能换来国家允许香港继续实行一国两制吗?你们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成人吗?你们太年轻了,还没有养过孩子,不知道婴儿的操行就是你说东,我偏向西

八、在香港搞社会主义就是抛弃了香港,请放心,祖国不会感情用事,绝不会牺牲香港、放弃香港。我们搞了那么多单程证,你以为我们干嘛呢?我们哪舍得丢掉这不要绿卡的移民呀!我们既不能让你们独立,也不能让你们享受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你既别做梦离婚,也别幻想自戗,我们就一辈子死缠烂打、地老天荒、一同慢慢死去吧……祖国与香港同胞永远站在一起,不离不弃,共渡难关……

九、你们该歇歇重新过自己的日子了。你们天天上一样的街、喊一样的口号、提一样的要求,不累吗?有劲吗?我们只对极少数背后黑手秋后算账;只要你们现在停下来,也不算暴徒了,也不算港独了,也不是敌人了;算你们激情过度,大家都是受害者,是我们要保护的对象。

 

行文最后,我看到《人民日报》最新的一篇社评:“止暴制乱,容不得犹豫、徘徊和摇摆”。这个社评往好了说,是对林郑月娥企图遵循民主政治规则来解决危机而不得的沮丧的不满和警告;往坏了说,是中共没有回头路的最后喊话。当此“命悬一线”的危急关头,我最后对儿童期的共产党进一个成长的不二秘笈:

让香港回归邓小平时代,作为中国对外的窗口、中国进步文明民主法治廉洁的面子和中国共产党宽容开明的标志;为中国留下一片洁净的土地、留下一个参照的坐标、留下一个学习的榜样、留下一个追赶的目标、留下一个丰富的题库、留下一个能和全世界讨价还价的筹码。鱼和熊掌不可得兼,不能又想一国一制,又想保住特殊功能,又不想让举世喧嚣。今天和三十年前完全不一样,香港和北京彻底不同;重演三十年前的故事,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之境。当然你们个人和家族在香港有自己的巨大利益,但要适可而止,不能竭泽而渔;要可持续发展,这才能让你们利益最大化;而保持可持续发展的唯一道路就是一国两制。如果你们实在控制不了自己的巨婴病,强迫症似的非要对香港加强管制,那就务必要记住以下几点:

1、香港是中国宪法上明确规定的资本主义社会,有自己的宪法,有自己的行政权,有自己的立法权,有自己的司法权和终审权。换句话说,香港早就是以西方普世价值立政的民主社会、自由制度,根本不存在西方颠覆、颜色革命——要说演变、要说茉莉花,也是当年冲着爱新觉罗家去的,共产党连资格都没有呢!

2、示威、抗议、游行、罢工、违法达义、公民抗命、与警察互博,用和平甚至激烈的手段企图推翻、颠覆现执政党的政权,是民主国家的公民权利和政治常态。近的台湾的施明德太阳花,远的泰国的红衫军黄衫军,更远的卢泰愚时代的韩国民主运动,哪一个不比香港人更剧烈、更冲动、更暴力?卢泰愚该镇压镇压,泰王该出谕旨谕旨,台湾该放纵放纵从没见哪个地方举国一致声讨、全民齐声谴责、舆论气壮山河、世界蜂起爱国。既然香港是民主政治,既然民主政治是这样的常态,那就等闲视之、云淡风轻,不要惊恐失色,不要肆意夸大,不要上纲上线,不要天塌地陷,不要危言耸听,不要大祸临头,不要国将不国,不要汉奸、暴徒、恐怖分子,不要瘫痪、搞乱、葬送、毁灭,更不要动辄军队、坦克、制乱、平暴、紧急状态。香港的事情让香港人依法、依规则解决,犯了公安条例的警察逮捕,不足构罪的法官释放,特首有本事化解危机全身而退、没能耐就谢罪辞职卷铺盖滚蛋。你们没事庸人自扰,自以为当仁不让、力挽狂澜,其实是祸水北嫁、引火烧身。

3、在全世界如香港一样的民主社会,要求独立的言论与和平行动,不违反法律,更不是一种罪行,比如苏格兰的独立运动,比如每次大选之后美国各州的独立请愿。中国的《反国家分裂法》只适用于台湾,而香港至今并没有依据《基本法》23条的规定制定出相关禁止独立要求的法律,法无禁则可行。在无法通过法律的情况下,中央政府也好、香港政府也好,除了周公吐脯,还可以采用无数种复杂的技术和设计,让独立的诉求无法实践,而根本不需要把这种声音和势力定位为罪大恶极。

4、除了傲慢和面子,你们其实最担心、最恐惧的,就是香港的不稳定会传导到国内,从而动摇你们的根本。这完全属于做贼心虚、毫无自信。你们有二百万军队,有庞大的政法队伍,有比军费还高额的维稳经费。五、六十年代你们是个瘪三的时候香港都没有能力影响国内,今天你们已经是土豪了,更不会有任何问题。只要在国内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只要国内没有风吹草动、不出问题,香港闹成什么样都没关系,都没必要终止一国两制——毕竟,你们的身家性命取决于国内;毕竟,一国两制的最终目的是让香港为你们自己和自己家族的利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呀!

总而统之,香港是民主制度、法治社会、宪政体制,不是国内的极权后极权。它的价值观和传统,都不允许你们像在国内一样,党控制决定一切、有法不依、一纸空文。因此你们必须像当年毛泽东号召的那样转变工作方式,“从大规模的疾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转变到城市工作”。你们一定要明白:四项基本原则不适用于香港,共产党不但不是香港的领导力量、甚至连参政资格都没有。共产党必须适应、学习和养成在香港这样的民主制度、法治社会、宪政体制下的活动方式、规律和准则。这对共产党是一个新的课题和挑战。而这,也算对共产党未来角色的一个预先培训吧。毕竟,几千万人将来还是要有出路的。

补充一个结论:中英联合声明不但没有过时,而且是《基本法》立法及其任何修改的原则、基础和依据:

《基本法》序言写到:“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一八四零年鸦片战争以后被英国占领。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中英两国政府签署了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确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于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从而实现了长期以来中国人民收回香港的共同愿望。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保持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并考虑到香港的历史和现实情况,国家决定,在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设立香港特别行政区,并按照“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方针,不在香港实行社会主义的制度和政策。国家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已由中国政府在中英联合声明中予以阐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特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的制度,以保障国家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的实施。

《基本法》第八章“本法的解释和修改第一百五十九条“本法的修改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本法的修改提案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国务院和香港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修改议案,须经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三分之二多数、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同意后,交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出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团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本法的修改议案在列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议程前,先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研究并提出意见。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针政策相抵触(由中英联合声明确定——作者注)。


    


浏览(1367) (159)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19-09-05 04:16:47

哈哈,博主对中共巨婴症诊断得准,本着以毒攻毒的药方,流氓还的流氓治的原则,似乎只有非传统政客川普治得了。

这次香港乱局令俺最震惊的只有一点:警察下手比黑社会还狠毒。

回复 | 7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