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011的博客  
?...!...!!  
        http://blog.creaders.net/u/63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转载] 2016-03-04 11:34:46

adsds

浏览(168) (7) 评论(0)
暂不接受评论
孫露歌曲 -《情歌好聽卻難唱》, 《下輩子不做女人》 2015-02-01 22:38:32
孫露歌曲 -《情歌好聽卻難唱》


孫露歌曲 -《下輩子不做女人》


更多 孫露 歌曲,請點:

http://vancouverestate.info/c/extranet/home?e_l_id=yellowpage&cmd=category&yellowpage_c_id=1017





浏览(230) (0) 评论(4)
发表评论
醫生得了絕症,為什麼會放棄治療? 2015-01-19 09:12:49

當醫者面對自身死亡——醫者執筆,深度剖析臨終醫療利弊。 作者:Ken Murray 醫學博士南加州大學家庭醫學科副教授

多年前,一位德高望重的骨科医师,同时也是我的导师——查理,被发现胃部有个肿块。经手术探查证实是胰腺癌。该手术的主刀医生是国内同行中的佼佼者,并且,他正巧发明了一种针对此类胰腺癌的手术流程,可以将患者生存率提高整整三倍——从5%提高至15%(儘管生活质量依然较低下)。查理却丝毫不为所动。他第二天就出院回家,停了自己的诊所,并自此再也没迈进医院一步。他将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家庭生活上,非常快乐。几个月后,他在家中去世。他没有接受过任何的化疗、放疗或是手术。他的保险商也为此省了一大笔钱。

人们通常很少会想到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医生也是人,也会迎来死亡。但医生的“死法”,似乎和普通人不同。不同之处在于:和尽可能接受各种治疗相反,医生们几乎不爱选择被治疗。在整个医务工作生涯中,医生们面对了太多生离死别。他们和死神的殊死搏斗太过频繁,以至于当死亡即将来临时,他们反而出奇地平静和从容。因为他们知道病情将会如何演变、有哪些治疗方案可供选择,以及,他们通常拥有接受任何治疗的机会及能力。但他们选择——不。

“不”的意思,并不是说医生们放弃生命。他们想活。但对现代医学的深刻了解,使得他们很清楚医学的局限性。同样,职业使然,他们也很明白人们最怕的,就是在痛苦和孤独中死去。他们会和家人探讨这个问题,以确定当那一天真正来到时,他们不会被施予抢救措施——也就是说,他们希望人生在终结时,不要伴随着心肺復苏术(CPR)和随之而来的肋骨断裂的结果(注:正确的心肺復苏术可能会致肋骨断裂)。

几乎所有的医务人员在工作中都目睹过“无效治疗”。所谓的无效治疗,指的是在奄奄一息的病人身上採用一切最先进的技术,来延续其生命。病人将被切开,插上导管,连接到机器上,并被持续灌药。这些情景每天都在ICU(重症监护病房)上演,治疗费可达到10,000美元/天。这种折磨,是我们连在惩罚恐怖分子时都不会採取的手段。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医生同事跟我说过:“答应我,如果有天我也变成这样,请你杀了我。”

每个人的话都如出一辙,每个人在说的时候都是认真的。甚至有些同道专门在脖子上掛着“不要抢救”的铜牌,来避免这样的结局。我甚至还见过有人把这句话纹在了身上。

将明知会带来痛苦的医疗措施用在病人身上,这本身就是一种折磨。

作为医生,我们被训练得“从不在医疗实践中表露私人情感”,但私下里,医生们会各自交流发洩:“他们怎麼能对自己的亲人做出那种事?”我猜,这大概是医生和别的职业相比,有更高的酗酒率及抑鬱倾向的原因之一。这个原因使我提前10年结束了自己的医务生涯。

为什麼会变成这样?为什麼医生们在病人身上倾注瞭如此多的心血和治疗,却不愿意将其施予自身?答案很复杂,或者也可以说很简单,用三个词足以概括,那就是:病人、医生、体制。

先来看看病人所扮演的角色。假设甲失去意识后被送进了急诊室:通常情况下,在面对这类突发事件时,甲的家属们会面对一大堆突如其来的选择,变得无所适从。当医生询问“是否同意採取一切可行的抢救措施”时,家属们往往会下意识说:“是。”

于是噩梦开始了。有时家属所谓的“一切措施”的意思只是採取“一切合理的措施”,但问题在于,他们有时可能并不了解什麼是“合理”;或者当沉浸在巨大的迷茫和悲痛中时,家属们往往想不到去仔细询问,甚至连医生的话也只能心不在焉地听着。在这种时候,医生们会尽力做“所有能做的事”,无论它“合理”与否。

上文提到的场景随处可见。医生们不可能要求每位病人家属都能冷静下来,专心致志配合临床工作。很多人可能会以为CPR是种可靠的生命支持方法,但事实上,它可谓成效甚微。我曾收治过几百名先被施行了CPR术而后送到急诊室来的病人。他们当中只有一位健康的、没有任何心臟疾病的男性是最后走着出院的(他患的是压力性气胸)。如果一位病人曾患有严重的疾病、或是年事已高、或有不治之症的话,那他即使接受CPR以后復原的机率也很小,但所要忍受的痛苦将是巨大的。知识的不足、错误的期待是导致糟糕决定产生的主要原因。

很显然,病人只是原因之一。医生们也是。问题在于,即使医生本人并不想进行“无效治疗”,他也必须得找到一种能无愧于病人和家属的方法。假设一下:急诊室里站满了面露悲痛,甚或歇斯底里的家属们——他们并不懂医学。在这种时候,想要建立相互的信任和信心是非常微妙且难以把握的。如果医生建议不採取积极的治疗,那家属们很有可能会认为他是出于省事、省时间、省钱等原因才提出的这个建议。

有些医生能说会道,有些医生坚定不屈,但无论如何,他们面对的压力都一样大。当需要处理涉及“临终治疗选择”一类的事宜时,我会儘早把自己认为合理的方案一一列出(任何情况下均是如此)。一旦病人或家属提出不合理要求,我会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将该要求可能会带来的不良后果一一解释清楚。假如听明白以后他们仍坚持这麼做,那我会选择将病人转去别的医生或医院继续治疗。

是不是该更强势一些呢?有时候,即使病人已转去别处,我依旧不能停止责备自己。我曾收治过一位律师病人,出生于显赫的政治世家。她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并且循环功能很差,更糟的是,她的脚逐渐变得疼痛难忍。作为业内人士,我权衡了利弊后,尽一切可能阻止她去做手术。但是,她最后还是找了位我不认识的外院专家,后者并不很了解她的全部状况,因此,他们决定在她血块日益积聚的双腿上做支架手术。这次手术没能恢復她的循环功能,同时由于糖尿病,她的创口无法癒合。很快,她的双腿开始坏疽,最终截肢了。两週后,在那个为她进行了手术及之后所有治疗的着名医学中心里,她去世了。

从这类故事里想挑出医生或病患的错并不是件难事。但在很多时候,医患双方都只不过是这个推广“过度医疗”的庞大系统中的受害者而已。在一些不幸的例子中,一些医生用“有治疗,就有进账”的思路去做一切他们能做的事,为了钱而不择手段。而在更多的例子中,医生们只是单纯出于害怕被诉讼,而不得不进行各项治疗,以避免官司缠身的下场。

然而,即使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这个系统仍然能够使人身陷囹圄。

我有个病人名叫杰克,78岁,疾病缠身,曾做过大大小小共15次手术。他曾和我说过,以后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接受仰赖机器的生命支持治疗。然而,在某个週六,杰克突发严重中风并很快失去了意识。他被火速送往急诊室,妻子当时不在身边。那里的医生用尽全力将他抢救过来,并将他插了管,转入ICU监护室。这简直是杰克的噩梦。当我匆匆赶到医院并接手了杰克的治疗后,我拿出杰克的病历本和他的私人意愿,经过和他的妻子以及医院相关部门的谈话后,拔掉了他的生命支持,随即坐在他的身边。两小时后,他安然地走了。

儘管杰克的意愿有正式文件为据,他也没能完全按自己的愿望死去。这个系统还是进行了乾预。事后我发现,当时的一名在场护士曾将我拔管的行为以“涉嫌谋杀”上报给监管机构。当然,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因为过程的每一步都有理可循。杰克生前留下的大量文件清晰地证实了这一点。然而,面对法律机构的质疑是每一位医生都不想面对的事。我本完全可以忽视杰克的私人意愿,将他留在ICU里苟延残喘,以挺过那最后的几週时间。我甚至可以通过这麼做来多赚点诊疗费,让保险公司多付近50万美元的账单。难怪那麼多的医生都在进行过度治疗。

不过,医生们仍旧不对自己过度治疗。因为这种治疗的结局他们见得太多。几乎所有人都能呆在家里宁静地离去,伴随的疼痛也可以被更好地缓解。临终关怀和过度医疗相比,更注重为病人提供舒适和尊严感,让他们能安然度过最后的日子。值得一提的是,研究发现,生活在临终护理所的终末期病人比患有同样疾病但积极寻求治疗的病人活得更久。当我前阵子在广播里听到着名记者Tom·Wicker “在亲人的陪伴中,安详地去世了” 的消息时,不禁愣了一下。

---- 值得庆幸的是,现在这样的消息已经越来越多了。

很多年前,我的表哥大炬(因出生在家里,由火炬照明而得名)发了一场病,事后查出是肺癌,并已扩散至脑。我带着他去见了各种专家门诊,最后明白了:像他这种情况,如果採用积极治疗的话,需要每週3-5次去医院化疗,而即使这样他也最多只能活4个月。最终,大炬决定拒绝任何治疗,仅仅服用防止脑水肿的药物,回家休养。他搬进了我家。我们在之后的8个月里共度了一段快乐时光,做了许多小时候爱做的事。我们去了迪士尼公园,这是他的第一次。我们有时也宅在家。大炬热爱体育,他最中意的事就是边看体育赛事,边吃我做的饭。在那段时光里,他甚至长胖了几斤,每天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完全不用忍受医院那糟糕的饮食。他没有经受剧烈的疼痛,情绪一直很饱满快活。直到有天没再醒来。他昏睡了三天,最后安静地走了。这八个月来他在医疗上所有的花销,仅仅为20元的药费。

大炬不是医生,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生活的质量,而非生命的长度。

我们中的绝大部分人,不也正是这样想的吗?假如死亡也有一种艺术形式,那它应该是:有尊严地死去。至于我,已经清楚地向我的医生说明了我的意愿。放弃抢救,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对于绝大多数医生来说都不。当死亡最终来临的时候,我可以不被奋力抢救,而将安详地睡去,就像我的导师查理,我的哥哥大炬一样;就像我的那些做了同样选择的同事们一样。













































浏览(630) (3) 评论(0)
发表评论
近藤诚:不要再上癌症的当 2015-01-19 09:04:59
  【编辑推荐:癌症,让医生都束手无策,手术与化疗也无法彻底医治它。当我们或身边的亲人不幸 遭遇癌症,恐惧迫使我们将生命交给各种治疗方法,殊不知,我们已经上了癌症的当!日本最权威癌症专家近藤诚在《不要再上癌症的当》一书中揭露了癌症的真实 面目,为读者归纳了各种对抗癌症的心得与方法。】 

治疗癌症反而会缩短寿命 

我在日本庆应大学医院的门诊工作了23年,一直负责诊疗那些“不治疗”癌症的患者。在这个过程中,我收集了150多名患者的资料。第一次来门诊时,他们中的大多数是走着来的。耐人寻味的是,别说3个月,他们中没有一个在1年之内去世。 

以胃硬癌为例。胃硬癌是一种恶性度非常高,恶化速度非常快的癌症。许多得了这种病的患者,都会被告知“你只能活3个月了”。我有几位患者得的就是这种癌 症,但他们选择了“不治疗”这条路。奇怪的是,他们都没有在确诊后的几个月内死亡。他们决定与癌症共存,照常工作,照常享受生活。有好几位患者活了3年到 9年。 

只要“不治疗”癌症,患者就会保持头脑清晰的状态,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只要处理方法得当,身体也能活动自如。有许多癌症是不会痛的。真的痛了,疼痛也是可以控制的。 

为什么一些原本很精神的人,得了癌症之后却撑不了多久呢?这都是因为他们接受了“癌症的治疗”。 

请大家仔细回忆:著名主播逸见政孝先生做完胃硬癌大手术之后,只撑了3个月;娱乐记者梨元胜先生确诊肺癌之后,接受了两个月的化疗,之后便撒手人寰;歌舞伎演员中村勘三郎先生在做完食管癌手术的4个月后去世…… 

原本活跃在第一线的人在体检时查出了癌症,于是他们便决定“专心治疗”,可他们刚说完就离开人世了。名人如此,普通老百姓亦然,这样的例子还少吗? 

医生总会建议患者尽早“治疗”,谁知“治疗”才是让患者只能活3个月的罪魁祸首。

可怕的不是癌症本身,而是“癌症的治疗”。 

90%的癌症,无论治不治,生存时间都一样 

癌症恶化之后,患者与家属最关心的问题莫过于“我还能活多久?”“能不能让他多活一会儿?” 

称职的医生告知忧心忡忡的患者还能活多久时,一定会拿出生存曲线图等数据,仔细解释道:“你出现了这样那样的症状,所以是×期,你的中位生存时间是这里。很遗憾,有些患者活不了这么久,但也有很多人活过了这个时间。” 

某些医生明明没有什么根据,却对初诊患者,或是距离初诊没多久的患者斩钉截铁道:“你还能活×个月。”这样的医生都是庸医,请大家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在讨论治疗方案的时候,好医生也会拿出有关治疗成果与生存时间的数据与患者一起探讨。除了标准的三件套“手术+化疗+放疗”,还有“不治疗”这个选项。 

好医生会充分说明治疗的弊端。如果做手术,就可能出现并发症或后遗症,甚至有死在手术台上的可能性。如果用抗癌药物做化疗,就会有副作用,毒性太强的药甚至会带来生命危险。在解释清楚这些弊端之后,再让患者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法,这才是最妥善的做法。 

医生一旦把数据拿给患者看了,就等于告诉患者这样一个事实:日本人所患的癌症90%是胃癌、肺癌、肝癌、大肠癌、子宫癌等会产生硬块的癌,这种癌症无论治不治,生存时间都一样,不治疗的话,存活时间反而会更长。 

别问医生“我还能活多久” 

“死刑判决”大多不准确。 

同样得了胃硬癌,逸见政孝先生在术后3个月去世,而我的那位“不治疗”的患者活了10年之久。剩下的寿命区间非常宽,是无法预测的。 

所以啊,别在乎“我还能活多久”才是正道。 

问题是,人并没有那么坚强。“只能活3个月”——这个具体的数字会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已经两个半月了,我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啊……”“气都喘不过来了,食欲也不太好,我已经不行了吧……”患者会过得忧心忡忡,夜不能寐。 

如果医生对你下达了“死刑判决”,那就千万别把烦心事闷在心里。你可以向亲朋好友倾诉,也可以去和癌症专科医院有合作关系的咨询支援中心做个心理治疗。“倾诉”能有效缓和你的心情。 

如果医生没有明说,那就不要去问,因为谁都不知道你到底能活多久。 

“谁都不知道1秒后会发生什么事。人的死期,只有神才知道”——像这样破罐子破摔就好了。请将精力放在“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和“现在能做到的事情”上。趁生命之火还没有熄灭,活出自己,活出精彩,能走一步是一步。 

逝去的时间无法挽回,未来的时间也无法预知。无论你处于怎样的状态,都应该“尽全力过好当下”。 

就算癌细胞转移了,也不要去计算自己还能活多久。应该坦然接受“这病怕是治不好了”,仔细思考今后该怎么做,要如何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路。 

要不要接受化疗?要不要做治疗缓解痛苦?医药费从哪儿来?我走了之后,家里人怎么办?最后是去临终关怀医院,还是在自己家里死去?要是昏迷了,或是无法自主呼吸、自主进食了该怎么办? 

患者也可以提前写一份“生前预嘱”。最理想的状态,是趁自己还健康的时候把这些事情决定妥当,写成白纸黑字的文件,每年更新一下。 

比患癌更可怕的是“错误地治癌”! 

得了癌,什么才是最佳的治疗方案?请看看以下的事实和建议: 

1.癌细胞也是身体的一部分。不要去敌视它,而是要思考与它共存的方法。 

2.癌细胞的生长速度比我们想象的要慢。无论是早期癌症还是进行性癌症,都是花了5年、10年,甚至30年才长成现在这样的。所以“能不能治好”在确诊之前已经有了定论。 

3.患者的命运不可能在确诊后的1~2个月内改变。所以患者不用操之过急,应该仔细思考接受治疗的利弊。如果决定接受治疗,也要谨慎选择最妥当的方案。 

4.因癌症而死是符合自然常理的,因治疗而死却不是。而且治疗都会有副作用与后遗症,所以请一定要考虑到治疗的弊端。 

5.要是治疗的过程很痛苦,但治疗结束后身体的状态一定会好转,那就咬咬牙,忍耐一下吧。 

6.反之,如果这种治疗会让你之后的日常生活变得非常痛苦,或是需要你一直治疗下去,那它就称不上真正的“治疗”。做切除胃、食管等脏器的手术大多会造 成永久性的痛苦与不便,只有极少数例外。因此大多数切除手术都称不上是合格的“治疗”。副作用很强的化疗也是要一直做下去的,所以也不算是“治疗”。 

7.如果你得的是真性癌,那就应该以延长寿命为目标,不要奢求治好它。因为我们并不知道自己本来的寿命,所以无法得知医生对你的治疗到底有没有延长你的寿命,在这种情况下,把一切赌在所谓的“能延长寿命”的治疗方法上,你的人生就会变得一塌糊涂。 

8.我们应该换个思路,选择能保证生活能力,让日常生活变得更轻松的治疗方案。这样的治疗方案,才能真正延长患者的寿命。 

9.如果你可以选择“手术”或“能保留脏器的放疗”,那就选择放疗吧。 

病灶切除手术大多不起作用,很多患者甚至没有必要做手术,用其他治疗方法就够了。子宫癌、食管癌、进行性膀胱癌、前列腺癌都可以先做放疗,然后再根据放 疗的结果判断做手术的必要性。就算真的要做手术,也不用把脏器完全切除,有时候只要切掉一小部分就够了。比如乳腺癌患者就可以选择乳房保留疗法。 

日本医院常会把病灶周围的淋巴结全部切除,美其名曰“防止癌症转移或复发”,但其他国家的医生并不认可此举的作用。就算要切除,也不用切那么多。很多患者并没有必要把淋巴结也切掉。请大家做手术时务必小心。 

10.如果医生告诉你,“做手术的治愈率有1%”,那就意味着你100%无法得救。就算有人破例活了下来,那也不是因为他做了手术,而是因为就算他不做手术,也能活得好好的。如果医生告诉你的成功率是1%,那这种手术就不可能取得好结果。 

11.请大家去大型图书馆查阅书籍、杂志、报纸,或是上网搜索各种信息源,调查治疗成果与生存率的数据,作为决定治疗方案时的参考资料。 























































































浏览(549)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孫露歌曲 -《信賴》、《春暖花開》 2015-01-18 12:29:34
孫露歌曲 -《信賴》


孫露歌曲 -《春暖花開》


更多 孫露 歌曲,請點:

http://vancouverestate.info/c/extranet/home?e_l_id=yellowpage&cmd=category&yellowpage_c_id=1017





浏览(28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