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再见驴十八的博客  
再见驴十八  
        http://blog.creaders.net/u/6419/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才女不懂的《卖米》 2018-06-01 14:16:10


《卖米》是篇好作文,因为现在能打动年轻人的作品,难得了。我说的年轻人是大约三十到五十之间,六十岁以上的农村出来的人,不会太被触动。而零零后,读了估计会是一脸懵逼。其实这篇文章的泪点,在代沟。是作者那一代人和上一辈之间生活方式特别是思维方式上的巨大反差。当然,作者认为她理解母亲,是因为贫穷限制了母亲的选择,也限制了母亲智商的运用。我认为,她其实不懂,这一代人,大都不太懂。

这件事大概发生在全国八九亿农民,每人一两亩地的时代。其实这一方面是延续中国千年来的常态,恰又面临巨变正在发生之际。全国遍地小农,这种整片大陆落后生产方式和资源紧缺的结合,总是撑成死局。每次都是靠战乱和饥荒大量减少人口来暂时缓解的。全世界没有一个规模接近的地区是这种局面。没有良性的改变机会。长期在这种局面下生活的中国人,形成了特有的文化。而作者的母亲,就是这种文化中千千万万的一个普通人。

没有机会,就是这个文化的总特征。她母亲不是智商问题,不是脾气问题, 也不是她家特别穷的问题。在过来人看来,她母亲做的决策是对的。为什么中国文化看似愚笨,特别讲究吃苦耐劳,反对技术进步?因为特定的格局,承担不起变化的风险。母亲知道家底,如果每斤米少卖了三分钱,那就是少了这些钱,今年少了,一辈子都少了,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补回来。家里就那么几亩地,留着力气有什么用?省了时间有什么用?机会限死了,你再分析什么沉没成本机会成本都是扯淡。

农民不是脑子不够用,而是他们在特定的生存环境下积累了一套特定的生存智慧。你看上去很“蠢”的其实可能是农民找到的最大受益选择或者最小风险选择。世世代代的农人,以及我们早年在农村生活过的人,都能充分理解作者母亲的决定。但作者生来经历了一场革命,中国从五十年代始到上世纪末的工业化的完成,彻底改变了经济结构,也造成了一个文化思想上最大的断层。代沟每一代人或多或少有一些,但这次不一样。小农社会和工业社会,商品经济和自然经济,在思维和推理方式上是根本不同的。即使那些共同的考量要素,在权重分配上差异过大。引发了决策的决定因素和风险底线的颠覆。作者和母亲生活在同一屋顶下,但思想已经到了沟这边,看似理解,其实不很真切。不仅是作者,整个这一代人,都或多或少的无法理解上一代人的经济思维和生活习惯。所以,正是作者在文中隐约透露出的不理解,引发了沟这一边的年轻人的共鸣。

小农经济的贫穷和恶化,是无可避免的,历史上天天上演。过去的思维,从《卖炭翁》到《多收了三五斗》,都是责怪奸商。历史上也曾将商人打成贱民。找到个替罪羊出气筒,并不解决问题。从现今读者反应中看到时代和思维不同的地方,就是对《卖米》,不再是一片声地去骂奸商。毕竟现在市场经济自由贸易深入人心了。大都来怪社会、制度、国家。国家、社会和个体的职责,如果是依据道德或情理的话,是很难分清的。而且,不能拿同一套情理去套用。

中国的贫穷,主要是资源和人口配置造成的。古人是通过幻想过去曾有过黄金时代来解压。其实,一边说“人活七十古来稀”,另一边说黄金时代“七十可以衣帛食肉矣”。。。放在一起就是在说“这是不可能”。作者家庭的贫穷,与全国其它农民基本一致,生老病死是家家户户早晚遇到的。有人想作者家为什么不做点小生意或种点经济作物,也许能发家致富。这对中国农民来说太难了。有限的几亩地,除了口粮所剩不多,根本没有本钱也承担不起风险。种了经济植物卖不好可能口粮都没了,不能拿一家人的性命去赌。

如果在文革时候也可能会怪不让农民搞副业造成贫困。这是站在个体和国家不同视角的差异。没有一个工业化的消费社会和市场,八亿农民都搞副业,别说发家致富,先饿死一半都有可能。国家的责任,就是尽快实现工业化转型。但是中国的人口和土地限制,造成资本短缺。中国从五十年代初的工业化,是靠剥削农民完成原始积累的。到了八十年代初工业化初步完成,对农民的剥削减弱,曾让农民暂时松了一口气。但农村相对贫困化无法阻挡,毕竟这有限的土地有限的产出支撑不了日益升高的现代生活基本水准。

其实简单工业化未必一定能解决相对贫困问题。想要进一步过得好,就要比其它国家更工业化。中国就走上了这条路,却同时减消了其它一些国家的机会。这也是目前美国为什么千方百计阻挠中国制造的关键点。中国能走到这一步,一是要靠早年艰苦奋斗打下的全面基础,另一方面要感谢两代农民付出的牺牲。至于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工业化成果,要解放农民就要消灭农民。让绝大多数人离开土地生活。好让少量剩余农民有多得多的土地生产资源。

在工业化之前的阶层上升机会很少,却是中国农民世世代代的梦想。作者的家庭也是这样,让子女脱离农门,是他们能看到的唯一出路。这个才女也是被家里向这个方向培养的。所以除了时代造成的代沟,她的教育和经历增加了她与母亲之间的思维差异。其实我觉得,她实现改变生活的方式最有效应该去学理工科,不要去学文科。历史上中国知识分子对生产力进步几乎无帮助。他们最后荒唐到宣称“天下财物自有定数”,彻底放弃了对机会的探索。后工业社会里都是富家子女才去学这百无一用的文史。可能是她父母能给她的只有传统学问,影响了她的偏好。

中国传统文化对这些道理,是扭曲和隐晦的。读《红楼梦》读不到卖米。书里唯一的贫穷农民刘姥姥,逛了一趟大观园,又吃又喝还带走了几十两银物,遍地是机会,遍地是黄金。。。

《卖米》,是在一个在千年大代沟里震荡的一缕回声。。。

 




浏览(2040) (0) 评论(1)
发表评论
鸿鹄是鸟惜不够大 2018-05-09 14:18:16


中国人有没有不读错别音的?自从仓颉造字来,恐怕没有过。你说你没有干过,我信,只是因为你没有做到足够的场次的大报告。。。

汉字本来字形和发音没关系,所以只能靠死记硬背。照理只有完全不知道发音的,不该有读错的。可惜,汉字有六书,其中之一曰形声。这种字其实是提示了读音的。俗话所谓汉字读半边错不上天。但是,咱们有些祖宗无厘头,专坑读书的孙子。

浩,皓,鹄。。。在古时候是一个读音,声符都是“告”。只是,从古到今,我们的发音不断地改变,转了九曲十八道湾。常用字都能一起跟着转了。但有些字不常用,或者口头上不用,只在书本里有的,就不那么紧跟潮流了。规范点,似乎都该统一读“浩”。但是,我们古代的读书人比有学问,就看谁能认识古字多。是故教学生的时候一定要发“古音”。老百姓笑他们皓首穷经,他们挡不住,只好反复教学生念:一定要有洪湖之至。。。

北大校长念了别字,遭到浩浩荡荡的嘲笑,恰是我爱看的热闹。他应该庆幸死人不会发声,否则,世世代代的冢中枯骨们,会发出更大的笑浪。其实今天只要我们一开口,古人就发笑。但是我不会笑林校长,他是个搞化学的么。学古文多了研究化学时间肯定少了,简单的Trade-off。我不笑他,还是因为我也会读很多错别字。从他的检讨文看,我读过的书是林校长的一百倍(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可是让我去作报告,读错字的现象也不会少,如果让全国人民来挑的话。。。

我刚开始读书的时候认字不多。之所以能读那么多书,全靠不求甚解。如果我一碰到不认识不会念的字,就去请教人或查字典的话,那恐怕阅读量要少百分之九十五。。。大量的字毛估估,反正又不要读给别人听。至于意思么,多在不同的地方碰到几回就知道个八九不离十了。特别是,如果你开始时读音靠猜的猜错了,其后又不停地碰到不断自我加强,时间久了就改不过来了。有些字我后来查字典或者被别人纠正数遍,仍然忍不住要读错。全看出口那一刻能不能想起别人的批评指正。。。

所以我觉得林校长是认识这两个字的,说不定还隐约知道正确的读音。只是作报告的时候。。。不该笑话他。但是看到他写的检讨文,我忍不住要笑了。。。哈哈哈哈,老实人也!从小到大的模范学生当然不会写检讨书。看看上面我找的理由。。。文革期间我天天读书,只是缺人教我,是自学的时候猜错了留下的后遗症。那时读了封资修的书,不敢和别人讲也不敢讨论,所以读错了也没人纠正我。这一来不就得了么。这锅反正得文革来背。

有人说北大校长读错就该口诛笔伐。我们也读错么。凭什么鸿鹄不能读错,燕雀学鸠就能?北大校长又咋地,他又不教我孙子语文,鹄cares?我孙子要是学化学有他做导师还是福气。不过,话说回来,你赞林校长是鸿鹄,他自己恐怕不服。因为他居然一口气把文革这口巨锅都背来了。鸿鹄虽大,一只两只千万只, 一锅都烩了。林校长不一样,文革这口锅就是专为他一个人做的;还做小了,生生独独耽误了他一位校长!

林校长之志,远胜鸿鹄,简直超鲲鹏!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文革黑锅炖不下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自己飞上了烧烤架。是鸟也。。。

 

 




浏览(2474) (5) 评论(11)
发表评论
只争朝夕-只过朝夕-只看朝夕 2018-04-25 11:11:21


治大国如烹小鲜。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前一句是没治过国的吊丝语,后一句是治过国的巨人言。信什么由你。我只知道一条,有能力治国的人,一定和百姓的想法不一样。百姓总想着不折腾过过安定的日子,烹个小鲜来瓶啤酒。若治大国如烹小鲜,大国一定会被治成小鲜,成别人盘中一道菜。故治大国者一定要能够折腾,不会折腾养你一群肉食者干吗用?你不折腾生活,生活就会折腾你。唯一能免于折腾的,大概只有圈里养的待宰的猪。人性和猪性其实差不多,不折腾,你对不起一国猪。所以当权者一定要Change,要MAGA,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知道如何折腾则是个治国水平问题了。治国之大,有几件急事要办好:巩固政权;国家安全;社会公平;发展经济;养肥权贵;讨好百姓。可这些目标,每个都不容易,任何一个出了大问题,不管是独裁还是民选的,都可能要被下台。更要命的是这些目标之间互相冲突,按下葫芦浮起瓢。根本不可能全都做好。所以高手都知道有个轻重缓急。

孰先孰后,要看你对国家的定位,现状以及将来的长远目标。然后你就知道该做哪些事,从哪里做起。但是无论是民选还是独裁,上台伊始的定位都是“现在真的一团糟,就等我来治”。所以不同的是远期定位,就是说国家向何处去,要达到什么目标。民选领导人,有个天然缺陷,一切以任期定目标,一届否定前一届。所以,真正能执行长期战略的,多是独裁统治者。短期看美国,长期看中国。

中国领导人中,毛泽东是有最清晰国家定位的,那就是中国要做世界第一。建国伊始,1956年1月21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召开的知识分子问题会议上首次公开提出“中国第一”。他说:“我国地方大,人口多,位置不错,海岸线很长,应该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文化、科学、技术、工业发达的国家。我们有社会主义制度,再加努力,是能够办到的。几十年以后,如还不是世界上第一个大国,是不应该的。现在美国只有十几颗氢弹,一万万吨钢,我看没有什么了不起,中国应该搞它几万万吨钢。”

毛泽东既然订了这个目标,一切政策就是为这个目标服务。要多少年才能实现,心里也没个准数,乐观的时候十几年,悲观的时候一百年。但不管多少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全面铺开,从零做起。当了裤子做原子弹,核潜艇一万年都要搞出来。。。别人有的,我们都要有,还要一直做到最好。从ABC直到Z补课,一道练习题都没逃避。到他死的时候,居然建立起了门类最全面的工业体系。至于尖端技术,什么计算机半导体,航天生化芯片,也没落下忘了。

这是一个不打折扣的争第一的态度和途径,没有一点投机取巧。不追求眼前的经济效益,不计一时成本,一切为了将来的远大目标。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能只考虑国家安全和发展经济实力,不用考虑养肥权贵来获得支持,相反通过不断打倒不许权贵阶层的形成。讨好百姓也被他用不断的运动否定了,老百姓没时间也没胆量要求涨工资多玩乐。勒紧裤带实现了工业化国力增长。虽然没有什么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积蓄了巨量潜能。国民经济完全自主,战略上不依赖于任何别人。

然后邓小平上台了,他有没有长远国家发展目标呢?摸石头过河算不算一个?但是,我怀疑他心中对中国做到世界第一是没有信心的。他觉得能做个老三老四就得谢天谢地了。既然心里这么想的,轻重缓急顺序就变了。第一要养肥权贵,让他们先富起来。然后讨好百姓,印票子进口商品,让你们买买买。一切以经济效益为先,什么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平,什么独立自主和基础赶超,都靠边。能买到的不要自己造,让子弟们走私倒卖去。权贵养肥了,政权就稳了。把国民经济的命脉交到别人手上,国家自然就安全了。。。

正是在这个时期,一方面,毛泽东打下的工业基础全面爆发,中国一直冲到了世界制造大国地位。另一方面,国家定位模糊。许多战略性的决策失误,导致了大批国家支持的基础性研究开发项目下马,放弃了这些战略要地。经济发展只重数量忽视了质量。经济的对外依赖性越来越严重。正是缺乏长期战略眼光的治国思想留下的祸根。今朝有酒今朝醉,邓小平是“一万年太久,只求朝夕过得好!”

直到今天的中兴芯片危机。这事情中兴也许在商业技术管理法律等方面犯了很多错。但最错的一条,就是做到这么大,没有掌握核心技术,芯片供货严重依赖某一方。在没有自己的“芯”之前,就积极支持争取5G的话语权。在国家根本利益甚至命运面前,什么道德法律协议条约意识形态,都只会是一个屁。现实就是美国要阻止中国威胁老大的地位。中兴已经在制定游戏规则上有分权的行动,这就威胁了老大的权益。所以,即使中兴没有犯这些错,也会被找另外的理由打死的。这是个名正言顺你死我活的斗争。

全怪中兴也不公平。作为企业,它能通过购买组装快速壮大是自身无法拒绝的。作为全球竞争者,它只能去买最先进的原料组件。芯片这种东西是大批量生产的,一家厂就有能力够供应全球的,非常容易形成垄断。即使中兴自己开发,也会因为竞争劣势亏本,企业是无法接受的。这种基础性战略性的短板,只能靠国家力量来弥补支撑。如果中国有能一定的替代的潜力,哪怕质量性能上要差一些,这种封杀发生的可能性就会小很多。

让企业自己去弥补,也许企业很快就会耗尽资本垮了。只有国家为了战略需求,全面资助这种开发。也许坚持三十年也没能达到赶超,也许在赶超之际这种技术已经过时被替代了。这样的结果对企业可算是失败,但对国家完全不一样,不能只算经济账。国家的投入是肉烂在锅里。积累的技术,培养的人才,安全的保障,都会在将来的竞争中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避免新的断代脱节劣势。美国最担心的就是中国国家发展战略的有效执行,可惜的是中国这次没有战略预备,所以美国可以从容下手。

中兴事件看似大,其实还只是个局部和单行业的个案。但是,一个国家缺乏全面战略准备则会处处有漏洞。这种事情在毛泽东时代是不可能发生的。毛泽东时代的很多投入和发展是预防和储备性的,在当时看不到任何经济效益,但有助于将来的经济发展上取得战略主动地位。关键是要有预见,有决心,早布局,长期执行不动摇。邓小平走了捷径,把全面竞争简化为单个指标:钱。可他自己意识到少做了些什么功课,所以韬光养晦,夹着尾巴做人。

当你只是个人畜无害的小伙伴,当你已是间接威胁者时,还是你已是直接逼宫颠覆者时,所处的竞争环境和所遇到的阻击强度是完全不同的。今天的中国政府在处理面临的危机时,似乎既没有毛时代的战略眼光和策略,又没有邓小平的自知自明。对国家的定位,国与国之间地位转换阶段所产生的新危险新挑战,无力无策无准备。像是在坐等世界第一落到头上。一万年太久,只能看到朝夕之间。。。

毛泽东想要争的世界第一,是全方位的。邓小平的仅是GDP。今天的,则是坐等。即使只是想达到GDP总量世界第一,也不是天经地义的,需要一个行业一个行业,一块阵地一块阵地地反复争夺。企业未必要做世界第一,只要多赚钱就行。可中国这样的十亿人口大国,走到了这个地步,争不争世界第一已经不再是自己想不想的问题。而是只怕退一步就会被打到万劫不复。在位的治国者,有没有能力和勇气担当起历史的责任。能不能正确预见政治经济科技的长远趋势;为了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利益,能不能抵抗诸多眼前利益的诱惑;敢不敢斩断权贵阶层的靠买办卖国发财的手;甚至愿不愿为此而得罪全国人民,逼着他们艰苦奋斗继续创业,自己来承担千古骂名的殉道牺牲。

有一点可以肯定,想干大事不能惜身。世界第一仅靠欢呼是喊不来的。哪怕没有任期限制可以多等几年。。。

 




浏览(1320)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7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