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河边人的博客  
大肚能容 容天下不平之事  
        http://blog.creaders.net/u/644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我成为了“职业绝食者” 2012-12-26 23:47:10

    加措到到印度后不久,就到当地一所寺庙里“吉巴扎仓”的“加给康参”(“扎仓”和“康参”均为藏传佛教寺庙中的学经单位)当僧人。

    有一天,他看见有人在发传单,传单上说准备在2000年元月在印度德里搞一次“西藏独立”的绝食运动,如有意参加,就写一份“决心书”。当时,寺院里有好多僧人都想去德里看看,免费到大城市长长世面,于是他们都跟风都写了决心书,加措也不例外。

    其实,“绝食”对加措来说都是一个新名词。后来听经师说才知道,绝食就是为了表达自己坚决的态度,用不吃饭的方法来抗议。在印度待得时间更长的经师当时不同意加措参加绝食,却欲言又止,没有说明原因。年轻的加措正在反叛的时期,为此还和经师吵了起来,并最终启程前往德里。

    到达之后,有个叫拉姆加的人接待了加措。这个人他原来在国内,后来在家乡因为出了什么事,就跑到印度来了。(后经查实相关资料,拉姆加,男,藏族,1963年生,青海黄南州同仁县扎毛乡人,曾在青海司法学校当过教师。1993年因涉嫌刑事案件被警方审查后出逃印度,投奔达赖集团,从事民族分裂活动。)

    绝食活动办公室设在一个学校里。操场旁边有个二层小楼,大概有六间房。加措本以为来报名的人会很多,没想到那天只有他一个人。

    填表后,加措领取了帐篷、毛毯什么的,这些东西是组织者为参加绝食活动的人提供的,然后加措就被安排参加了七十二小时的绝食活动。

    加措回忆道,他前后共参加过三次绝食活动,只有这第一次是自愿参加的。所谓“自愿”就是没有报酬。而第二次、第三次他是顶替别人去参加的,是有报酬的。

参加有组织绝食的“藏独”分子

    参加完第一次绝食后不久,有一天,拉姆加急急忙忙来找到加措,说参加第二次绝食的人不够,让他去救急顶替,活动结束后给500尼币。第三次也是这样。加措这才知道,参加绝食的大部分人都是拿钱的。

   第二次绝食时,加措饿得很厉害。有一个参加绝食的人悄悄问他要不要吃点东西。加措十分惊讶地问,那怎么可以?!这个同来“绝食”的人却习以为常地说,组织者都说可以偷偷吃一点,这样坚持的时间更长。于是,加措就偷吃了一块肉。

  第三次绝食是在甘地墓前,说是那里围观的人比较多。有了丰富“绝食”经验的加措只能偷偷地吃了根香蕉。他这时已经很明白了,绝食原来是演戏给外人看的,可以吃东西,还可以领钱。虽然内心嘀咕“这不是骗人嘛”,但加措还是坚持了,这差事并不累,还有钱拿,也不错,他琢磨着。

    加措后来才知道,这三次绝食,报纸上都说参加者有六七百人。只有他这个当事人最清楚,其实每次也就不到十个人。每次来看的人倒是挺多,有很多人捐钱,捐的钱都被组织者的人拿走了。

    据了解,“绝食”是所谓的“西藏流亡政府”唆使自焚、游行等众多获取国际关注,炒作“西藏问题”的众多手段之一。据媒体报道,2008年3月10日起,来自印度达兰萨拉的“藏青会”等“藏独”组织骨干潜入尼泊尔,鼓动“流亡藏人”甚至逼迫藏族青少年上百次冲击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被煽动冲在前面和尼泊尔警方对峙、冲突的多是青少年,而那些“藏独”骨干则在现场附近拿着手机指挥、清点人头。

2009年,在尼泊尔闹事的“藏独”分子被当地警方带走

    在欧洲,每年一到“310”等敏感日子,“流亡政府”往往要组织人到中国驻欧各国使领馆前示威。不这些示威往往并不是在同一天。原来,由于拉不到足够的人数,他们往往把散居在几国的人集中起来,轮流到各地使馆示威。据荷兰当地人说,在中国驻荷兰使馆前示威的藏人,就是前一天在中国驻比利时使馆前示威的那一拨。

    “藏独”组织有许多机构专门负责组织人“职业绝食”或“职业示威”,利用不明真相的世界民众的同情心博取舆论资本。加措的经历,正是众多类似“棋子”的缩影。

    正是参加的这三次绝食,使加措进入了“西藏流亡政府”的视野内,成为了他们久久物色无果后的“猎物”。年轻而莽撞的小僧加措被列上了“潜在自焚者名单”,他的背后,已经有人虎视眈眈,一个巨大的阴谋披着阴影袭来,加措会何去何从呢?他是怎么样被鼓动走上自焚之路,前几次自焚为什么没有成功呢?

 

浏览(818) (0) 评论(1)
发表评论
达赖在日本召开记者会 称钓鱼岛为“尖阁列岛” 2012-12-26 23:46:18

  

  115日,十四世达赖喇嘛在日本横滨举行记者会,公然将中国钓鱼岛(专题)称作“尖阁列岛”,诬称“中国大陆反日情势高涨”,原因在于“大陆实施反日的极端教育”,“中国大陆社会封闭,加上缺乏资讯,中国许多人仍然将日本人同军国主义连在一起。这也导致在日本将尖阁列岛部分岛屿国有化后,中国的反日情绪爆发”。

  众所周知,钓鱼岛(专题)是中国固有领土,当前中日围绕钓鱼岛产生的争议,完全是日本右翼势力蓄意挑起的,日本政府对这种的行径不仅不加以制止,反而迎合右翼势力,上演“购岛”闹剧,做出一系列恶化两国关系、加剧事态的举动,严重侵犯中国领土主权。

  在日本政府做出“购岛”举动后,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均推出强力反制措施,大陆、台湾、香港民间人士联手“保钓”,世界各国华侨挺身而出,举行游行、集会,发表声明,刊登“钓鱼岛属于中国”的主权广告,以各种方式向全世界发出捍卫中国领土主权完整的强烈声音。事实充分说明,维护中国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主权,不仅是中国大陆的事,也是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同心声。达赖故意把事情歪曲为只有中国大陆“因为社会封闭而出现反日情绪”,是对包括台湾、香港、澳门及海外华侨在内的中华民族爱国热情的诬蔑。此番言论只能让日本右翼势力听着开心,再一次让达赖站在13亿中国人民的对立面。

  中国从来没有“反日教育”,即使二战中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犯下严重罪行,但中国人民仍把日本战犯与日本人民做了切割,希望与日本好好相处。就在前几天,几名日本游客在河北遭遇雪灾,当地群众给予全力抢救。我们反对的只是日本极少数右翼势力,只是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达赖说,“中国许多人仍然将日本人同军国主义连在一起”,带有明显挑拨口气。无独有偶,就在此前112日,达赖在接受《印度斯坦时报》专访时声称,“早先,我常说印度政府在西藏问题上对中国过于谨慎。但是现在,我改变了看法,我看到印度在处理这一问题上采取了更强硬的立场”,并妄言在西藏局势“完全正常化之前,中印之间不可能发展互信”。可见中国的国家利益在达赖心中毫无分量。

出卖祖国以换取外国人的支持,是达赖经常做的事情。他出卖西藏,称“印度比中国更有理由拥有西藏主权”;他出卖祖宗,称“我认为达旺是印度不可分割一部分的立场从未改变”(“达旺”地区有五世达赖喇嘛修建的庙宇、是六世达赖喇嘛的出生地);他甚至想出卖中国的东北、台湾、内蒙古、新疆,达赖在其自传中把这些地方统统从中国划出去,还到处宣扬自己是“印度之子”:“如果打开我的大脑,你会发现我是百分之百的印度人。”可惜的是,达赖除了出卖自己的灵魂,中国没有哪一寸土地是他能够卖得了的!

浏览(12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成为时刻被怀疑的“边缘人” 2012-12-26 23:45:41

一个平凡的藏族青年,一个一心向佛的年轻喇嘛,一念之差险些身陷烈焰,随后被教唆者断然抛弃,“西藏流亡政府”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一团团火焰背后,是怎样的谎言与真相?

  加措到达兰萨拉后不久,就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总有人在盯着自己。

  有一次,加措一行几个人想在“接待办”的花园旁边合影。刚一站好,立刻就被里面的人大声制止,跑过来指着他们别在这里照相,眼神里是一种怀疑。

  这里的人跟家乡不一样,一些藏族青年既不干活也不学经,整天穿着时髦的衣服在藏人聚居区里到处游荡,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逛茶馆。

  他们不太喜欢说藏语,大概英语也说不太好,总是在藏语中夹杂一些英语,让人听着很别扭。一些人还染上了毒瘾。

  这都与家乡石藏寺无忧无虑、清静简单的学经生活相去甚远。

他们这些“后来人”如同到了一个完全异化的所在,茫然无助,彻底成了“边缘人”。

这些“边缘人”中很多曾是加措这样的宗教寻梦者,怀抱着对佛学的崇敬与取得更高造诣的憧憬来到了印度边陲的这个小镇。

而在虚幻的宗教梦境被现实击碎地分崩离析之后,“加措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据美国议会访印调查披露,1986年以来,境外藏胞有很多已陆续回到中国,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对达赖集团的宣传很反感,另一方面是因为在国外无法维持基本生活。

而另一部分,像加措一样,在尚且稚嫩的情商未能明辨是非,佛祖赐予他的智慧尚不足以分明黑白的时候,走上了一条非于常人,泯于人性的道路。

而事实上,达兰萨拉,这个喜马拉雅山较小的小镇并不是加措梦中的“天堂”,而是印度境内一个随时可能病变的“毒瘤”。

浏览(12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