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寡言的博客  
我思故我在  
        http://blog.creaders.net/u/6479/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杂感: 二十世纪初的俄中日 2014-03-27 09:33:48

精神稍好,随便写点,没有下功夫研究,只算胡想。

我一直不太明白中国对外国的爱恨感情。中国人恨日本,可能因为中日战争。中国恨美国,也许文化冲突起很大作用。中国对俄国的爱,我就不太懂了。

现在局势,俄国西面被欧盟卡住,东边被中国卡住,扩张余地十分有限。俄国疆界大体回到十九世纪。中国呢,西线和俄国交壤,东部被海洋所限。扩张空间也有限。俄中之间,中亚也许是互相争夺的地区。

现在让我们回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那时中国相当脆弱,俄国处于扩张期,重点是远东,波斯,和巴尔干克里米亚。当时英俄关系相当微妙,经常表现为竞争关系,至少远东和波斯战线。

俄国扩张三条战线,似乎远东是重点。自俄国进入中国东北,化了巨资修建旅顺口海军基地。 如果没有日俄战争,也许三十年内,东北将成为俄国的领土,蒙古和新疆也危在旦夕。

日本崛起,其实有英国的支持,日俄战争,有日本人危机感在内,国家命运在此一战,也有英国要限制俄国扩张的因素。

当然,大家都知道,日俄战争,日本惨胜,从此开始日本侵略中国那一段。日俄战争对俄国讲影响极为巨大,俄国被迫回到西线,利用赛尔维亚紧逼垂死的奥斯曼帝国和奥匈帝国,后来引发世界大战。

那么喜欢历史的可以问一个问题,如果日俄战争俄国胜利,历史又如何演变呢?

一种可能,东北朝鲜最后都成为俄国的一部分,大批俄罗斯人移入东北和朝鲜。从对征服地区的俄罗斯化而言,俄国应该强于日本。日本和中国纠缠几十年,日化痕迹最强的是台湾。中国东北哈尔滨大连城市,依旧有很强俄国文化的影响。

从中国人角度,这种前景似乎比现实中中日战争更可怕一些吧!

当然对世界而言,也许能避免一次世界大战,至少能推迟若干年,这是好事,但中国就惨了。

再说一句,这只是我病中胡思乱想。

顺便说一句,如果第一次世界大战英国支持法国态度不那么坚决,也许战争规模会小一个量级。历史有必然吗? 我不知道。

最近"梦游者:1914欧洲如何陷入战争“里面有很多细节。直到战争爆发的前一刻,还有很多变局。

浏览(11815) (3) 评论(52)
发表评论
随笔:大历史眼里的俄中美 2014-03-26 08:29:28

我发烧二十天,所以如果写得不好,还请原谅。

我们看历史,有不同的高度,高度约高,细节就越模糊,大轮廓也许都越清楚。

我个人看,俄国和中国都是精英统治的国家,但又各有个的历史道路。

从过去几百年,俄国一直靠军事力量在扩张,直到苏联崩溃。俄罗斯大国沙文主义也罢,俄罗斯爱国主义也罢,俄罗斯人的凝聚力也罢,是这几百年奠定的。

在拔都西征之前,斯拉夫人其实是很多部落组成的一个集合。基辅公国是维京人领导的斯拉夫人的国家。基辅公国之外,还有很多小国,而多属于维京流里克王朝支系。蒙古人入侵改变了一切,基辅公国和许多小国被灭,斯拉夫人遭受巨大灾难。俄罗斯历史上最有名在楚得湖击败德国骑士的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公爵实际是拔都的家臣,和拔都喝过马奶子酒的。随后几百年,俄国一直试图从鞑靼人统治下挣扎出来,终于获得成功。

鞑靼人对俄国的统治有个特色,鞑靼人从来没有真正直接统治过斯拉夫人,而是通过俄国王公实行间接统治。因此,在俄国争取独立的过程中,王公扮演了巨大角色。

另一个特点,留里克王朝16世纪绝嗣,波兰入侵,但俄国大贵族能推选出罗曼诺夫为新沙皇。俄国贵族的凝聚力远远超过中国,俄罗斯可以看出专制国家,也可以看成寡头国家。一个人靠一伙人统治折俄国。

在和鞑靼人波兰人乃至瑞典人等的战争中,俄罗斯精神逐渐定型。俄罗斯精神包括宗教的层面,包括禁欲主义,苦行主义,村社组织等等,颇有自己的风格。

俄国何时从自卫转型扩张呢? 这是一个历史问题。自卫和扩张的界限很难区分,其正义程度也大有讨论余地。在对抗鞑靼的战争中,乌克兰的哥萨克扮演了重要角色。彼得大帝的改革,让俄国上层提高了一个新的高度,18世纪后俄国基本是个扩张的帝国,一个上层相当西化,下层相当东方化的国家。俄国在和奥斯曼帝国,奥国,普鲁士,甚至和法国的战争中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总之,军事扩张主义对俄国精神影响至深。

中国也是精英统治的国家。但从扩张的角度,中国早就丧失了一致和动力。如果没有清朝,中国北方边界二千年前基本定型,随后中原王朝基本南扩,消灭不少落后的少数民族部落。在这两千年,中国对朝鲜,对安南,对南诏,对吐蕃等战争基本以失败告终。在汉族上层,失败的记忆如此之深,乃至汉代后,防御成了最大的共识。

即使如此,中原王朝仍旧周期性的崩溃,给百姓带来极大灾难。因此中华精神中核心的一点就是稳定统一,就是新王朝初立那种希望。

从精神上而言,中国丧失了先秦大部分思考能力,中国人没有宗教感,没有禁欲主义苦行主义环境保护意识。中国的上层缺少真正的凝聚力,秦后二千年,经过无数失败实践,终于发现先秦传下来残缺不全的儒家是中华文化的瑰宝,是在被法家人性恶毁灭世界中唯一能让上层还有点凝聚力的东西。

在中国人的记忆中,过去的辉煌,对灾难的恐惧,反复被欺辱凌辱的感觉大概扮演了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

美国是和俄中大不一样的国家。一个由清教徒思想影响的平民国家。和俄中不同,美国虽然有新边疆(像西部移民),但以国家方式采取军事扩张从来不是美国上层精神的核心。二十世纪美西战争后,美国征服了菲律宾,但随即给予菲律宾独立。美国可以建立一支强大陆军,北攻加拿大,南讨墨西哥,甚至可以冲入中美进入南美。但这不是历史。三十年代,美国陆军在世界派名相当落后,主要资源放在海军。

从这点而言,如果把欧亚大陆看出一个整体,美国就相当一个岛国,它对外面世界的兴趣只限于欧亚大陆不要被一种力量统一,危害到美国的安全。

我多次提到美国的陆军,我的看法,美国陆军从本质而言,基本是一支防御性的陆军。

有人也许会提到美国军费长期以来世界第一。这是事实。但从军事而言,强大的美国军事力量威慑的意义远过主动出击。50年代美国军力其实落后于苏联,所以才有急剧扩军,当自认为核力量达到某种平衡后,又主动开始和前苏联开始一系列谈判。 前苏联解体后,美国并没有大力扩展自己的核军力(虽然有一段有专家声称美国有第一次核打击的能力),而是大力发展太空侦查技术。从美国人的心态,也许主要要提防的是又一次“珍珠港”事件。

诸所周知,二十世纪几乎所有重大的工业革命都来自美国。爱迪生,福特生产线,青霉素,集成电路,数字技术,程序技术。在某种意义,资本主义没有限于停滞,美国资本主义功劳极大。也许,美国精神中有这样的自信,只要美国不被外来的“闪电”突击打败,美国就处于不败的境地,而不败就是胜。

而俄罗斯的困境在于,尽管军事技术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但所有技术的本源都来自西方,俄罗斯始终无法解决民生工业。虽然有大量资源,但是否完全解决开采技术一直是个问题。从某种意义,俄罗斯不胜就是败。

中国呢? 中国最擅长的就是“山寨”。中国精神喜欢走极端,自古如此。中国古代农业技术水平相当出色,所以就没有了牧业,就没有了林业。如果中国古代能有一批主张保护牧业保护环境的有影响的思想家,也许中国演化会全然不同吧。

这三十年中国的“GDP"主义其实也有古代精神的影响,做事从来不想副作用,总是急功近利,总是把事情推到无法转圆的地步,哀哉。

病中一点胡侃。

浏览(13681) (1) 评论(21)
发表评论
随笔: 亨廷顿,托克维尔和马尔萨斯 2014-03-13 16:09:08

亨廷顿以文明冲突论闻名于世,托克维尔对法国大革命的分析仍旧热销,马尔萨斯人口论也依旧没有消失。

从现代科学的角度,过去几万年,人类大概是世界上繁殖最快的物种,不仅从数量而言,而且从扩展的地域而言,无以伦比。 人类的扩张,消灭了许许多多物种。

我想,人口增加是人类社会演变的最重大的推动力。新的生产方式往往引发生产力的突变,引起人口增长的飞跃,创造新的文明和文化。 反过来讲,在一定环境下人均生产率总有上限,当生产力趋于当时的极限而人口依旧按惯性前进,则引发新的内在的张力。对外而言,部落与部落,国家与国家发生战争。社会内部而言,不同阶层之间冲突也会加剧。因此,在其次抽象的层面,战争,意识形态的冲突,文明的冲突,实际都是“广义资源”之战。

马尔萨斯人口论忽略的是人口增加在古代文明史的积极作用,强调的资源和人口的冲突,强调的是战争饥荒等灾难性的后果。

当我们谈到生产力发展水平,我们经常混淆了两个东西,一个是总产出量,一个是人均生产量。人人都希望过的更好的前提是人均生产力不断提高。历史上留下辉煌的历史的国家常是社会总产出量达到某种规模,而衡量历史发展最重要的标志应该是人均生产量水平。

现在历史学家越来越多使用“过密化”这个术语。 “过密化”的社会,随着人口增加,投入劳动量的增加,社会生产品的总量依旧增加,但人均生产量可能停滞,随后衰减。

古代历史上的”灿烂文明“都是社会总产量飞跃的产物,但社会是有惯性的,人口增加是有惯性的。人口增加创造出古代文明,人口增加也常常导致古代文明的毁灭。

从这个意义,古典马尔萨斯人口论道出古代社会生与死的大部分真理。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社会能跳出古典马尔萨斯陷阱,一般而言,当资源相当充裕,人口总该呈现正增长,社会步向“过密化”。但像黑死病后的英国社会,几百年人口没有增加,增加的是人均生产率。英国创造出前美国时代欧亚最高的农业生产力,也许因此我们才有了现代资本主义。

如果没有英国的奇迹,即使有辉煌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我觉得欧洲中世纪历史后的历史演变依旧会走到死胡同里去,因为不管文艺复兴后科学技术如何进步,人总要吃饭,不可能在落后的农业社会建立起一个新欧洲,欧洲落后的农业也许不足支持科学技术发展到农业的下一个突破点。而现在欧洲的现代农业技术,又太依赖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后才产生的新技术了。

十八世纪英国个体农庄可以经营五十英亩(300亩)土地,年产几万斤粮食和大量牲畜产品。中国古代鼎盛时期的江南农业在单产上还有优势,但人均劳动生产率是远为逊色。

因此中国社会生产早就进入”过密化“阶段。而本来也会演变”到过密化”社会的欧洲因为英国“工业化”后“科技”革命而又了自救的曙光。英国的“工业化”又很大程度有赖之前的“农业革命”。

也许,更幸运的是英国移民开发了当时资源几近无限的北美。而这批人又创造了全新的社会和国家组织三权分立的联邦。

现在,南北美社会经济发展差别极大。当年,南美一些地区资源绝不亚于北美十三州。二百年下来,差异如此之大,这又不能不归结于民心和制度。民心,制度,定义一直在扩展的”资源“之间的关系,另文讨论。

现在回到资源不足的世界,可以说在不同的层次上,社会就可能陷入“过密化”。这里“过密化”可以看出人员过剩,社会基本丧失提高人均生产率可能。 从最低的层次,是基本没有工业化的社会,从最高层次,是想用社会主义政策来平衡财富分配的福利社会。如果一个社会由于某种缘故,能突破本层次的“过密化”,已经可能陷入下一阶段的“过密化”,这也许是世界大大小小国家面临最根本的挑战,就连美国等也不可避免。

最近,时代周刊有文提到德州是美国的未来,老百姓正用自己的双脚做出选择。真的吗? 不知道。

历史上文明的冲突,战争,其实都可以看成马尔萨斯压力下资源争夺战。马尔萨斯写人口论的时候,欧洲已经经历过人口循环,但工业化似乎让欧洲躲开了马尔萨斯预言的人口的下一循环。 但从更长远的角度,这个问题其实没有真正解决。二战后西欧复兴,繁荣不过半个世纪,似乎就与陷入停滞的状态,不能不说,在精神层面之外,生产“过密”化已经是个事实。

那么究竟什么能引起某些国家摆脱目前的“过密化”而进入下一个阶段呢? 这也许是将来要讨论的主题。

 



浏览(1474) (1)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58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9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