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西海夏雨的博客  
我随心写,你随意读。潇洒看过去,快乐迎未来。  
我的网络日志
可亲可敬的人 2014-02-20 11:12:47
                                                              


       一提到可亲可敬的人,人们自然会想起那些为人民利益而捐躯的英雄和那些保家卫国的解放军战士,我今天要写的是那生活中最普通的人,他们是我的中学同学们,他们是我心中可亲可敬的人。

       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19681222号,《人民日报》上登出了毛泽东的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就此拉开序幕。我的同学们也在之后的日子里,卷入了那场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中。当时我母亲以特殊的理由把我挡在了这场运动之外,1971年初,我参军去了部队。

        在我入伍不久我的同学们也陆续返城,  不同的个人经历并没有疏远我们之间的感情。我虽然没和同学们一起下乡,但那种纯真的友谊把我们连在一起,每次我从部队休假回家,  大家都会欢聚一起,  我时常听到他们对那段难忘的生活回忆。

        班里的大部分同学下乡在河南平舆县,小部分同学下乡在上蔡县。
 
        同学们分小组住在不同的大队,间隔不远,大家时常可以会面。男女五六个同学同住在一个三间瓦房里,女的住一侧,男同学住另外一侧,中间的房子用来做饭。

        在家还是被父母呵护十几岁的孩子如今却要独立生活,开始面朝黄地背朝天的日子,现实是如此地残酷   然而,艰苦的生活经历是人生的财富,   它让人学会了生存让你得到锻炼。同学们学会了做饭,学会了干农活。  在粮油“短缺的情况下他们会到队里的供销社,在巧妙地掩护下,”一点回家,以解缺油无米之急物竟择天 适者生 ,这是大自然基本法则。那时的大家互帮互助,生活虽苦些,仍然很开心。

      当年的知青,手里是没有足够的生活费的,但仍挡不住那思乡之情 。他们想办法寻找回家探亲的路。公路上挡车,铁道上扒火车,为了能回家看看那时的他们不惧天险…..

      后来他们陆续回城了,有的当了工人,有的做了医生,有的做了企业家,还有的当了国家干部。但是,他们的纯真友谊却没变。

      我在部队工作期间,每次回家探亲,都很高兴和他们见面。他们热情,真诚,在那卧铺票难求的年代,她们总能想办法为我解难。我所在的部队驻扎在青海高原,有时不能及时和家里取得联系,只要通知我的同学,她们就会立即解我之忧。

       我回国探亲,满以为自己可以借同学聚会的机会表表心意,可他们却以尽地主之谊盛情招待了我们几个外地回家的同学。

      谁家有难,他们会义无返顾的伸出双手,更令我敬佩的是,这些曾经在一起下乡的同学,多少年以后对已故同学的家庭,仍然献出他们的爱心.   看望老人,尽一份孝心.,帮助他们的子女排忧解难。
 
   他们是可亲可敬的人,他们传承着中国古老的文明,他们为人朴素、真诚。他们是普普通通的中国老百姓,但从他们身上,   却散发着金子一样的光…..











浏览(46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追忆的青春(十六) 2012-09-04 10:08:44

                                永远的怀念

部队到高原不久,师医院增添了一批新鲜血液。他们来自北京医学院,是在周总理逝世后不久立志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做贡献的一批刚毕业的学员,被分到医院的各个科室。

我们所分来了两位女医生,孙玲和 医生,孙玲分到普外,医生分到五官科。我们住在四人一间的宿舍,我和妇产科的医生,另加她们两位。

C  医生比我们年长,又像一位老大姐对我们经常进行教育,她已经结婚了,我们尊称她为 大嫂。那时,不管上班多么辛苦,回到宿舍,就回到了我们的开心时刻。茶余饭后,我们宿舍的笑声不断。孙玲,医生,和我的年龄相仿,天南海北,家里家外,都是我们的聊天内容。

孙玲来自湖北,明眸皓齿,性格开朗活泼,她说起话来绘声绘色,一双大眼睛清澈明亮。她讲述着那天部队首长第一次接见他们的情景,当首长刚一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些“半路出家”的军人一时不知所措,慌慌张张地行起了左手礼,并且“造型可笑”,首长们欲笑而止。听着她的描述,看着她那认真的表演,我们都笑喷了。

孙玲学习认真,对技术精益求精,她虚心的请教那些比自己年长的医生,有下部队的任务,她总是积极争取,理由是“我年轻,应该我去!”

医生更有意思,刚进科室,紧跟她的带教医生,为的是尽快的学到实际的临床经验,这位男带教医师是个少言寡语的人,W 医生紧跟,以至于走到病房的出口,才发现这位带教医师是冲着病房外的厕所走去,她才恍然大悟,“哦!这可不是该去的地方!”

这批来自北医的学员带着一腔热血来到高原,他们和大多数年轻的铁道兵战友一样,工作在这海拔三千米的高原上,兢兢业业地为铁道兵战友的健康默默的贡献着他们的青春。多少年过去了,随着部队的转战南北,他们也奔向了不同的工作岗位。我那几位曾经和我在一起朝朝暮暮相处的战友始终在我的心里,尽管我浪迹天涯,我怀念她们,我一直在寻找她们。

两年前我回国探亲,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战友告诉了医生的下落,几经周折,我终于找到了她,让我感到震惊和痛心的是,我再也看不到孙玲了,她从高原回到内地不久,得了不治之症 ,二十几年前仙逝。写到这里,我眼睛里含着欲止却又难以控制住的泪水,心里隐隐作痛,20年前她太年轻,走得又那么早…..。记得战友网上的一位团里的战友在网上发布寻找那个曾经为他治过病的师医院的孙玲医生。时至今日,我不忍心让他得到这不幸的消息,我希望孙玲年轻时的音容笑貌永远定格在我们心里。

我找到了三十年前我和她在杭州的留影,回忆着我们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我不相信她已离开了人间…..

我看见孙玲穿越岁月的尘埃向隧道走去,她身穿军装,头戴钢灰安全帽,巡诊在铁道兵施工场地,旁边几个年轻的战士走过来问她,“孙医生,你那么年轻漂亮,干吗来到这荒凉的高原?””你是北医高才生,完全可以留在北京,发挥你的才能。孙玲含蓄微笑着说:“你们是年轻战士,都能任劳任怨的在这整日见不到阳光的隧道里工作,你们为了什么呢?”大家都知道答案,这答案就在心里,那就是他们内心的信仰,包括为理想而献身的愿望。它像一股无穷的动力,鼓励着年轻的一代,去默默无闻地贡献自己的青春。

 

如今,孙玲的校友都成了社会的精英,医学方面的专家教授。孙玲聪明好学,为人谦厚,又很有人气。如果她有今天,我相信她一定是一个出色的医务工作者,一个医学专家,一个受人尊敬的大夫。她和那些因疾病而长眠于九泉的战友马炳南,藏道友,沙兴军,还有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战友一样,他们是高山下的花环,他们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祖国的建设事业,献给了铁道兵,他们像那些牺牲在施工中的战友一样,永远散发着芳香,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臧道友是我们一所炊事班的老班长,1969年入伍,他平时话语不多,但总是面带微笑的对待我们这些前来用餐的战友,想尽办法在没有丰盛物质的情况下,力所能及的为我们调剂生活。他对待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就这样一个看起来非常健康的小伙子,在离开青海高原不久诊断为白血病,不久离开了人世。

马炳南,1971年入伍,这个经常跟随后勤宣传队来为部队演出的大胡子战友,我想当年在部队的人一定还记得他。他的歌声响亮浑厚,却时常在演出期间忘记了歌词而“重头再来”。台下的战友们开心地笑着,好像那一切都是故意安排的一幕,丝毫不影响他的歌声给大家带来的欢乐。后来,他分配到手术室和我们一道工作,他是一位勤奋好学,友好和善的战友,离开高原不久,被诊断为肝癌。

沙兴军是师医院门诊部的一位医生,他随部队一起到高原,也是在他年轻的时候,永远离开了我们。

今天,我愿在这里代表我们那些曾经和他们一起战斗生活过的战友,向他们深深地鞠躬,以寄托我们对他们的永久的怀念。

 

1981年冬天,我踏上了与家人团聚的回乡之路,我离开了铁道兵,离开了那让我锻炼成长的部队,那里的一切一切,却永远留在了我心里。那里曾记载着我的酸甜苦辣,那里有我同甘共苦的战友,那里有过我们的青春年华,如今,铁道兵已经在地球上消失了,(1982年,中央军委宣布铁道兵转入地方,改称铁道部工程局)但她的军魂像那在艰苦岁月中锤炼得友谊一样永存。

感谢岁月,她蹉跎容颜,但也赐予智慧。安静下来,你可以听见它的声音。也是内心的声音。我衷心的祝愿那些曾经和我同甘共苦过的战友,在有生之年,活的健康,活得开心,活得潇洒。

 

后记

我的纪实文学写到这里就算结束了,多日来,我沉醉于深深的回忆之中,我希望把那火热的青春呈现在读者面前,我极力回想着当时的一幕一幕…..写到兴奋之处,我的心有过小小的震动,写到痛失战友的时候,我泪流满面,心情沉重,

我希望我的真实记录,能把我的战友带回我们那青春的岁月,对于那分享我们经历的读者,如果我的作品中哪怕有一个字一句话,能让你的心弦最轻微的颤动一下,我一知足。

再次感谢那些倾听我们的故事的朋友们!

浏览(306) (0) 评论(3)
发表评论
追忆的青春(十五) 2012-08-31 10:42:19

                         一个弃婴的新生

  一次偶然的机会,经好友介绍我认识了一位当地的农妇。她年近三十岁,朴实的掉渣,老实的要命。基于本人的秉性,我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偶尔,她到医院看病,我就帮她介绍到门诊部,找一下相关的医生。      

她是回族人,很早就结婚了,其丈夫是大队的党支部书记,他们结婚多年膝下无子。古语道:“不孝有三,无子为大”.她被这种无形的桎梏紧锁着自己的心灵,默默地忍受着丈夫夜不归宿的不忠。

她为人淳朴热情,认识不久,就邀请我到她家去。一天,我和一位好友一同前往。如同大多数农民家庭一样,她家有自己的小院,几间平房和与住所隔开的一间不大的厨房。

对于到我们的到来,她满脸笑容,招呼我们进客房之后,拿出了青海人特有的大厚饼和砖茶,还做青海拉面来招待我们,她识不了几个字,但为人朴实真诚。她勤劳,把简陋的家收拾得整洁、干净。

适逢穆斯林的开斋节,她会带上炸油香和炸馓子到我们医院看我,和她认识以后,她教我学做青海拉面,在她身上,我看到的是一个即能容忍、又贤惠的劳动妇女形象,同时对她的不幸有着深深的同情。

也许是上天的安排,一个偶然的事件让她的命运有了转变。

1981年夏天,天刚蒙蒙亮,我出完早操准备洗漱,一位实习护士气喘吁吁的闯进我的宿舍,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我“快看看吧!我们厕所下面有一婴儿,好像还有呼吸”。我顾不上问事情的来龙去脉,顺手从床上取出一条毛巾被,和她一起跑了出去。

青海厕所的茅坑上面是用木板连起来的,距离储存粪便的下面有一米多的空间,并与外界相通。当地的农民及时用土覆盖大小便,不像内地的厕所,粪便混合,呛味熏天。

我从医院的土院墙翻越过去,走到了茅坑的下面,眼前出现了一个用几张草纸包起来的婴儿,婴儿已经全身发紫,奄奄一息,我即刻抱起,伏身观察,仍可以听见她那微弱的呼吸。我迅速地用毛巾被把她包起,匆匆抱回了自己的宿舍。打开毛巾被一看,发现是个女婴。

这是个弃婴。病房护士告诉我,因为她是私生子,婴儿的生母正在接受工作单位的审查处理,孩子生下来之后,女方家里就把女婴扔进了茅厕。这孩子命大,据说已经在茅坑下呆了四个多小时了。(青海的夏天,早上的气温很低,人们依然离不了棉衣)

 

我怀抱着婴儿,婴儿在温暖舒适的环境里渐渐苏醒过来。看着婴儿那嗷嗷待哺的神情,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处境,我是个未婚年轻干部,没有条件收留这个婴儿,怎么办?情急之下,我想起了那位农民朋友。

我一路小跑地赶到她家门口,急切的猛叩她家的院门。睡意未消的她开门迎我,我气喘吁吁的告诉她,我捡到一位女婴,问她愿不愿领养。

她即刻与丈夫商量,听说是女孩,他们拒绝了。

我无比沮丧,垂头丧气又不知所措的走在回医院的路上,任凭眼泪哗哗的流着…..

当我刚跨进宿舍,突然感到有人紧随我来,回头一望,是她,她来了,他们改变了主意,决定收养这女婴。我欣喜若狂,这孩子有救了,我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孩子满月的那一天,她跑来告诉我,全村的人都来参加庆典,还把亲朋好友送给孩子的礼物拿给我看,看着那花样齐全的衣帽,鞋袜,我从内心为这孩子感到高兴。

“这丫头——掉到福窝里去啰!”我学着似像非像的青海话,由衷地为她高兴。

 

村里的乡亲们都羡慕她的运气好,有人托她捎口信给我:“下次再捡到娃娃,一定想着她们”

我们开心地笑着,那喜悦的样子如同赢了大彩,不,比中了大彩还令人振奋,彩票有价,生命无价呀!

1985年,我在兰州军区护校西宁解放军四院分校学习,他们一家专程从乌兰到西宁看我。当他们一家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一个四五岁模样的小姑娘缓缓地走近我,腼腆地叫了一声:“解放军妈妈”,顿时,我感到一股暖流传入全身。我欣喜地看着眼前这秀丽可爱的小姑娘,她身高大约一米左右-,穿着一身漂亮绣有卡通图样的衣服,手中抱着一个小布娃娃。当年她那弱小的几乎濒临死亡的身影又浮现在我眼前。感谢上帝,赐给了她一对慈善的双亲,让她和更多的孩子一样,幸福健康的成长。

随着祖国的改革开放,这位农民朋友的家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丈夫早已下海经商,他们家的楼房早已变成了全县有名的住宅。看到他们一家的那一刻,我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温馨,和谐和幸福的气氛。

 

浏览(540) (0) 评论(5)
发表评论
总共有1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