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沁霈的博客  
一个蒙恩的罪人  
        http://blog.creaders.net/u/65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耶路撒冷到底属于谁?(二) 2018-03-11 15:58:02

前面简要介绍了耶和华神如何与亚伯拉罕立约,应许将迦南地赐给他的后裔--以色列人(犹太人),从中找出了耶路撒冷历史主权合法性的源头。有许多网友跟帖讨论,直抒己见,不论支持或反对,本人都表示感谢!

在反方观点中,有代表性的主要是对《圣经》依据不以为然,并指有政教合一之嫌。这点也在我的意料之中,都是“政治正确”惹的祸。现今的民主政治,已经越来越接近中国上世纪的文革,很多话都让人极度敏感。殊不知,《圣经》是美国和加拿大等许多政治文明国家的宪法基石,而且总统就职,必须要手按《圣经》向上帝发誓,难道这些都是“政教合一”?实际上,“政教分离”是相对于“政教合一”,而且是针对世俗权力而言。另外,除了宗教意义,《圣经》作为一本历史书,在近代大量考古发现支持下,其翔实可信也是不容置疑和无以取代的。所以,《圣经》不是“老虎”,完全不必闻其“色变”。

总之,信徒作为社会一份子,有其个人发表时事评论的独立视角和权力,在力求客观公正的前提下,不自觉带出自己的信仰立场也是难免的,无论对错都是闲聊,权当与各位交流学习。一点题外话,下面言归正传。

讨论耶路撒冷的权属问题,绕不开以色列的复国。或许有人会认为,世界上任何国家的灭亡和重建,都遵循着一个必然的历史规律,所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是,如果认真理顺以色列民族的整个历史链,就会发现其独特的变迁逻辑,显然不同于其它国家。有历史学家曾经说过,一个国家如果亡国超过500年,基本没有复国的可能。而以色列的历史上,几度毁灭,又几度重建。特别是最近的一次亡国,犹太人被分散到世界各地长达1800之久没有被同化,居然还能始终保持独特的民族信仰和文化,甚至复国,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为了窥视这个奇迹,我花了不少功夫去学习和了解以色列的历史。为了不枉费一番心血,我将这个过程按顺序记录下来。因篇幅所限,本文已作了大量删减,但仍感长篇累赘,读来定然枯燥无味,望读者见谅!

以色列地处欧、亚、非三大洲之要冲,而耶路撒冷恰好在三大洲交汇的中心,可见其地理位置的特殊性,所以是古今列强洲际行军的必经之处。

有资料记载,亚伯拉罕的出生地-吾珥,在当时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游牧民族中,已经是一个比较繁荣的地方,但亚伯拉罕顺从神的旨意,义无反顾地带领本族成员,甘愿颠沛流离来到完全陌生的异乡-迦南。而所谓“流奶与蜜”之地,其实大部分都是沙漠,不仅资源匮乏,而且常年干旱缺水。在亚伯拉罕的孙子雅各(后改名以色列)时期,迦南发生干旱,导致大饥荒,以色列人逃到埃及定居避难,一去就住了430年,而且还不幸沦为奴隶。因不堪忍受埃及人的凌辱,在摩西带领下出埃及。

以色列人被称作“神的选民”,是上帝的一个恩典,而不是因为他们特殊优秀。以色列出埃及,一路上虽经历了“过红海”、“吃吗哪”和“过约旦河”等一系列神迹,却因为一路上反复抱怨和悖逆神,也遭到很多的惩罚,本来四十天就可以走到的路程,他们却在旷野漂流了40余年之久。这其中,神借着摩西颁布“十诫”,并以“十诫”为中心,制定了各种律法典章,犹太教正式产生。

摩西临死前向以色列人宣布了祝福和咒诅。若听从神的话,遵行一切诫命,就会得到祝福,反之则会受到咒诅。这个预言一直伴随着以色列人的历史。

摩西去世后,大约公元前1417年,约书亚继续率领以色列人进了迦南,并给各支派划分土地。当时的迦南地面积并不大,中部是险峻的山脉,将全地隔成东西两半,东部为陡峭的约旦河谷,西部为沙仑平原,延伸至地中海。因地理环境影响,以色列人都散居在未被消灭的当地民族之中。

在士师时期,以色列人没有统一的王国,士师负责宗教事务之外,也兼管调和各支派间的矛盾。十二个支派基本是各自为政,处于一个松散的联盟状态,只有在节期或讨论宗教事务,以及共商民族大计时,才有机会聚在一起。300多年里,因不断受到当地人的侵扰,以色列人的地土被占去大半,连约柜也一度被敌人掳走。

在危难时刻,以色列人向撒母耳呼求一个王来统管,神答应了民众的要求。公元前1042年,扫罗被立为王,建立了以色列历史上第一个君主制王国,这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由民主建立的政权。扫罗当王后,没有建都,一直在家乡基比亚处理国务。

扫罗虽然英勇善战,但因不敬畏神,公元前1010年被废,年轻的大卫接替为王。大卫因为是“合神心意的人”,成为以色列历史上非常著名的一位明君。大约公元前1000年,大卫率领以色列人攻破耶布斯城,并建都于此,改名“耶路撒冷”,意为“和平之城”,将约柜迎入城内,历史上的希伯来联合王国正式成立。耶路撒冷从此成为以色列人的政治、宗教和文化活动中心。大卫王的统治,也是以色列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

公元前970年,大卫的儿子所罗门继位后,开始在耶路撒冷建圣殿,历经4年完工,史称“第一圣殿”。之后,又耗时13年建造了盛极一时的王宫。

所罗门文韬武略,非常智慧,他在大卫王统治的基础上,又通过一系列的政经改革和发展,使以色列国进入了一个空前繁荣的鼎盛时期,成为当时中东地区最强大的国家。可是,由于他的奢靡无度,使得百姓的苛捐杂税日益加重。特别是容许兴建异教和崇拜偶像,更使一些虔信的以色列民强烈不满。所以,繁荣表象的背后,隐藏的却是民众的怨声载道。到了晚年时,社会矛盾已日益突出,暴乱一触即发。他死后不到3年(公元前933年),国家便一分为二,分裂成南国犹大和北国以色列。一个几经千辛万苦,数百年才建立起来的统一国家,只经历了三个朝代便瓦解了,应验了摩西的咒诅。

分裂出去的以色列10个支派,组成了北国,先后十九位王执政,几乎个个都违背神。公元前722年,北国被亚述所灭,人民分散到各地并逐步被同化,史称“失掉的十个部落”。

留在耶路撒冷的犹大和便雅悯两个支派,组成南国犹大,虽然二十位王中出了几个敬畏神的善王,但多数也是行耶和华眼里看为恶的事。公元前597年,巴比伦攻陷耶路撒冷。10年后犹大国亡,圣殿被拆,耶路撒冷城被毁,包括国王和贵族在内的大批精英和平民被掳,应验了先知耶利米的预言(见耶25:11;29:10)。

公元前539年,波斯帝国兴起后打败巴比伦,占领了耶路撒冷。波斯古列王颁布谕旨,允许被掳的犹太人回归重建家园,但耶路撒冷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而是作为波斯帝国的一个省。公元前536年,所罗巴伯率领第一批犹太人回国重建圣殿。公元前516年,圣殿终于建成,史称“第二圣殿”,恢复了犹太教的敬拜。公元前458年,以斯拉率领第二批人回国;公元前444年,尼希米率领第三批人回国,并修建了被毁坏的城墙。

波斯帝国的政策相对宽容,允许宗教自由,并给予各省一定的自治权,所罗巴伯是犹太省的首位省长。后来,犹太人的祭司长,逐渐成为耶路撒冷的统治者,直接听命于波斯王朝。但是,祭司参政的制度,也成为后来犹太人之间为了争权夺利而相互残杀的祸根。

公元前339年,波斯帝国被亚历山大大帝征服,耶路撒冷又成为希腊帝国的一个省。公元前323年,年仅33岁的亚历山大王英年早逝,希腊帝国随后也一分为四,被他的四位将领瓜分。有关这个变节,先知但以理也作了准确预言(见但11:4)。

犹大地先是被亚历山大的一个部将安提冈统管,不久被另一位统治埃及的将领托勃密领兵占领。托勃密以埃及为中心建立了托勃密自治王国,自称托勃密一世。从托勃密一世到托勃密二世,犹太人都有相对独立的自治权,享受了一段自由和舒适的太平时期。这期间,犹太人不仅维修了耶路撒冷城和圣殿,还将旧约圣经翻译成了希腊文,后世称为《七十士译本》。

公元前199年,来自叙利亚的塞琉古三世打败托勃密王国,并夺得耶路撒冷。塞琉古王朝用强硬手段推行希腊化政策,耶路撒冷受到希腊文明的强烈影响,但犹太人不接受希腊人的多神崇拜。公元前175年,塞琉古王朝安条克四世时,希腊化政策更被强制性推行,不仅禁止犹太教活动,而且宣称自己是神,甚至在圣殿里竖起宙斯的祭坛和自己的雕像。公元前167年,祭司出身的马加比家族起兵反叛,并很快征服了整个犹太省。公元前165年12月14日,犹太人夺回并清洁了圣殿。据说犹太人的光明节就来源于此。公元前143年,马加比家族推翻了塞琉古王朝在犹太省的统治,并建立了一个独立的犹太人国家--马加比王朝(也称哈希芒王朝)。

由于内战频仍,希腊诸国的国力日渐衰退,而此时的罗马帝国不断强大,逐渐成为地中海的霸主。公元前64年,罗马元帅庞贝率兵占领耶路撒冷,犹太人丧失了原先的独立自主权,断断续续维持近百年的马加比王朝灭亡。从此,巴勒斯坦地被罗马帝国统治了600多年。公元前37年,罗马皇帝封了一个唯命是从的大希律为犹太地王。在希律王的任期里,圣城和圣殿都得到了大规模的扩建和修缮。

希律王临死前(约公元前4~5年间),大卫王的后裔,拿撒勒人耶稣降生。公元6年,犹太地直接划为罗马的一个行省,由总督管治。公元30年,耶稣自称是上帝的儿子,并开始在犹太地传道。犹太人不但不相信耶稣是弥赛亚,反而向罗马人诬陷控告。公元33年,耶稣被钉十字架,但三天后复活,在升天前40天里多次显现,并教导门徒们。门徒们从此信心倍增,确认耶稣不仅是犹太人的王,更是整个人类的救主。在五旬节的聚会上圣灵降临,初代教会产生。基督教会的产生,对后来的罗马帝国乃至整个世界带来了深远影响。

随着耶稣门徒们的传道和信徒的增多,引起了犹太祭司和领袖们的嫉恨,尤其是对有关耶稣复活升天的见证更是痛恨,他们对基督教会和门徒不断加以逼迫。由于基督徒拒绝拜偶像和假神,更不崇拜罗马皇帝,而且还公开预言罗马帝国的灭亡,因而遭到罗马政府大范围的迫害。在双重迫害下,许多基督徒逃往外邦,基督教的中心逐渐从耶路撒冷转移到罗马,但后来也在罗马受到惨烈迫害,很多信徒殉道,保罗、彼得等几个使徒都是在罗马遇害。这是题外话。

在尼禄皇帝执政时期(公元54~58年),犹太总督弗洛鲁斯对犹太人实行迫害政策,强逼缴纳更重的税,引起犹太人的强烈反抗。后来弗洛鲁斯带兵攻入耶路撒冷,残酷屠杀包括罗马人在内的当地人,导致犹太人的全面大暴乱。公元66年,犹太人起义,消灭了罗马驻军,占领了耶路撒冷。

公元69年,罗马军队围攻耶路撒冷。正当被围困的居民因绝望准备屈服投降的时候,罗马军队却宣布撤退。犹太人则认为这是一次反击时机,他们从后面突袭正在撤退的罗马军队,并获得胜利,因此士气大振,助长了反抗罗马统治的斗志。而这时,城内的基督徒们,大多数却都乘机离开了。

谁知不久(公元70年),提多将军就率领罗马大军再次围攻耶路撒冷,而且长达4个月25天之久,不仅毁了全城,连城墙都被拆除,圣殿也再次被毁。当时正值犹太人的逾越节,城里聚集了数百万犹太人。在围困期间,城内的食物很快就消耗殆尽,据说还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这次围攻,导致110万人丧生,大批犹太人被掳卖到埃及等地为奴隶。奇怪的是,许多基督徒却因为事先离开而躲过了这场大劫,至今还有史学家为此段历史感到蹊跷。

有关耶路撒冷城和圣殿的被毁,在《圣经》里有多处记载,不同时期的先知们都有预言,最后是主耶稣的预言最为明显。耶稣受难前夕,曾经在橄榄山顶,看着耶路撒冷的美丽景象,“就为它哀哭,说:‘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在是隐藏的,叫你的眼看不出来。因为你的仇敌必筑起土垒,周围环绕着你,四面困住你,并要扫灭你,和你里头的儿女,连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路19:41-44)。当时祂的门徒们听了都很吃惊,谁知不到40年,句句都应验了。

哈得良皇帝执政时期(公元117~138年),加剧了对犹太人的迫害。公元132年,忍无可忍的犹太人再次揭竿而起,起义人数多达20余万,可惜最后还是被罗马军队镇压了。

为防患于未然,公元135年,罗马军队再次攻入耶路撒冷,将当年提多将军没有完全摧毁的全城,彻底夷为平地。今天的“哭墙”,只是后来从圣殿遗址西墙地基下挖出的一段断壁残垣。犹太人全部被赶出耶路撒冷,从此开始长达1800多年的民族流亡史。

耶路撒冷城和圣殿的被毁,也是今天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争论的分水岭。基督教认为耶稣因预言准确应验,从而证明耶稣是弥赛亚。伊斯兰教则认为圣城和圣殿被毁,表明神与犹太人的约已经结束,从此只属于阿拉伯人的圣地。而犹太教认为耶稣没能挽救圣城和圣殿的被毁,证明不是弥赛亚,从而更加拒绝承认耶稣是主。

(未完待续)

浏览(7758) (12) 评论(2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3-13 10:17:13

犹太教排外是基于他们自己的罪性和信仰偏差。这不是出于神和圣经的教导,而是他们自己的罪。

真正归正于圣经的基督教会也”排教“:排斥一切的异端邪教。(并非诉诸暴力和非法、非人道手段)。

真正归正于圣经的基督教会也”排外“:驳斥一切敌神、不信神的意识形态。同样,是以理服人,以法捍卫。

回复 | 2
作者:西岸 回复 沁霈 留言时间:2018-03-13 09:11:57

搞清楚,排教与排外不是一个性质的概念。排外的表现是只有我是真神,其他都是假的,而排教不过就是无神论的概念,并不认为自己就代表正确,就是大家都应该在同一起点的意思,这与排外是有本质不同的。

去以色列的话,可以很容易感受到特拉维夫的犹太人与耶路撒冷犹太人的区别,因为前者主要是世俗犹太人,而后者往往是原教旨主义者,否则也不会愿意在耶路撒冷这种明显有种族隔离和宗教冲突的地方生活,也就是这些人更有宗教使命感,那么这些人对类似天主教朝圣团这种团体的敌意就是明显的。我们的这些白人朋友都是在加州长期生活的,宗教情节不是那么大,更是相对宽容,参加这种团不过就是扎堆儿旅游的概念。但回来后都变成了反犹分子(这样说可能过分),因为在那里能明显感受到这些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对异教徒的敌视,尤其那种对穆斯林区一天只供应五小时水的做法,明显是想用这种方式把人赶走,作为一个经济和政治现代化的国家是不可思议的。

回复 | 3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回复 沁霈 留言时间:2018-03-12 21:39:27

准确地说,圣经主张在人类社会的一定时期内政教分立,但不分离(隔离)。分立是指分工协作的意思;分离则是互不相干的意思。

教会经历中世纪的那种错谬的”政教合一“后,矫枉过正地走向”政教分离“。

其实,既然所有权柄都是神赐的,这各样的权柄都必然有神定的使用标准和存在价值---都应该是为了服务于荣神益人的目的!

这些权柄的使用标准就在于神的律法(不仅是十戒,而且包括整本圣经内涵的神的命令和典章)。

然而,人的罪常常滥用神赐的权柄,违背神的律法。这就是我们常见的官场黑暗政治。

教会内部也是如此:人因罪曲解圣经,以人的教导取代神的标准。这就是教会问题的根本成因。

归正须从教会开始:向圣经和基督切实归正,并因此引领整个社会国家向基督悔改(未必是每一个人)。

回复 | 2
作者:沁霈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8-03-12 21:18:34

华人信教等于接受撒旦,你从何得出这样的结论?对不起,差点漏了你的评论。

回复 | 3
作者:沁霈 回复 吴言 留言时间:2018-03-12 21:05:09

很高兴看到吴言兄,近来好吗?

每个人知识背景不同,见解不一样太正常不过了。我没有辩论的本意,只是自己的学习笔记,写出来跟大家分享而已

回复 | 0
作者:沁霈 回复 芹泥 留言时间:2018-03-12 21:01:04

芹泥MM,近来好吗?非常高兴看到你的分享和鼓励!

回复 | 0
作者:沁霈 回复 旁观者未必清 留言时间:2018-03-12 20:57:54

完全同意你对美国现状的分析,政教分离不等于政教对立,更不是抛弃信仰。

回复 | 0
作者:沁霈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8-03-12 20:52:50

冬儿好!哈哈,确实花了一些功夫,但仍感不尽人意,毕竟能力有限啊。谢谢分享和鼓励!

回复 | 0
作者:沁霈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3-12 20:47:46

西岸好!

你的这些观点一点不让我意外,而且还是代表了大多数。比如这次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在联合国就有100多个国家反对。但这并不说明问题,因为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不管川普有多么不靠谱,但他的很多举动真的是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以色列复国有其宗教因素,当然也有其政治目的,我在后面将要说到。

不否认你对犹太教和对基督教历史及现状的一些见解,但有些道听途说则不敢苟同。你只是听朋友的片面之词,怎么就能以点概面论断整个犹太人呢?我所了解的以色列人怎么都那么友好善良,一点也不排外呢?

从社会角度看,宗教都是人的组织,有人的地方一定有问题,所以人类才需要救赎。目前西方社会的问题,都是因为基督信仰日益缺失形成的。特别是美国社会,由于被一大批所谓“进步主义”代表的知识精英派,撕裂着正统的保守社会,这才是非常令人担心的事实呢!

提到以色列民主社会的悖论,其实今天世界所有民主国家何不如此?全球化、现代化、自由化、民主化等化里化外,都导致了一系列的悖论,亨廷顿在这方面有很详尽的论述。

从你对《圣经》的轻慢态度,可以看出你的“排教”,也不亚于基督教和犹太教的“排外”啊。呵呵。不过,一直很欣赏你就事论事的理性讨论态度。请继续关注,谢谢!

回复 | 5
作者:吴言 留言时间:2018-03-12 17:41:58

好久没有上万维,看到钦佩沁霈MM的名字才看看。作者辛苦了,梳理那么多的圣经资料,不容易。

但如果一位宗教徒与教外人士辩论,很难出结果--就像罗素与英国某主教的辩论。我尊重基督教徒,我接触的绝大部分基督徒都是善良诚实果敢奉献的。但在此问题上,我同意西岸的意见,同理,也不觉得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自古以来』有道理。

很高兴看到这么多熟悉的名字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8-03-12 17:10:44

拜读好文。谢谢姊妹花费时间分享。

回复 | 0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3-12 14:56:05

你对教会问题的观察确实有很多是现实存在的。

然而,你的问题在于你自己也不是真懂圣经的真理标准。

因而,即使你看到了问题,也只能以自己思想中已有的标准来评断。

这样的评断,难免偏颇,更无法全面又深刻。

最要害的是:你提供不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回复 | 3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3-12 14:31:43

再说点以色列宗教立国的极端事情,如果说对耶路撒冷的争议还有点基础的话,对希伯伦的占领就是到了看似荒谬的地步了。

这个城市有十几万巴勒斯坦人,但以色列移民进去五六百人(多是信奉原教旨犹太教的,那种男人必须留胡子,女人必须带头巾的那种)占领了老城,然后派进去两千军队保护这几百人,这个成本显然是很高的。

但这个城市是犹太教第二圣城,亚伯拉罕等什么的早期圣经人物是在这里活动甚至死亡的,如果不是以色列领土就不能证明旧约的内容的权威性和复国的概念。

因此如果从宗教的角度来解释就是可以理解的,而从现代国家的角度看就是非常愚蠢的行为,成本太高了,更何况也是联合国和国际社会普遍不认可的。

因而以色列这个国家具有很大的矛盾性,一方面试图表现是个现代国家,有民主体制和现代化的经济,另一方面必须死守犹太教理念和实践,而且是立国之本,比如宪法规定以色列是犹太国家,尽管国民里很大成分不是犹太人。那么就客观上把那些占了国民很大比例(而且在不远的将来会是最大比例)的穆斯林和基督徒置入二等公民的地位,这不是一个现代民主国家应该有的。

也就注定了以色列作为国家不会是有和平的,因为这种悖论本身就是在制造社会矛盾。

回复 | 4
作者:西岸 回复 旁观者未必清 留言时间:2018-03-12 14:12:00

在关于如何解释圣经问题上是从路德教到新教出现的现象之一,也算是原因之一,但不是没有先决条件。

中世纪后期路德挑战天主教就是关于如何解释圣经的问题,尽管其根本因素是因为教廷敛钱而德国大公们付不起,因而支持路德。

因此而出现的新教认为圣经不需要由信使(教廷)解释,而是信徒自己体会,所谓宗教是组织的,但信仰是个人的意思的的体现。

但不是没有前提,第一就是当时教廷统治欧洲,具有皇帝的权力和头衔,甚至高于王室,因此成为敛钱的工具。第二就是新教教徒提倡自己学习圣经,而不是被人宣讲,被称作原教旨,即圣经是唯一的信仰来源,没有中间人。

如今这两个前提都不存在了,尤其是第二个条件不存在了,原教旨教会都是教堂的形式,有牧师,或者长老(elderly)一类的人物解释圣经,因而导致的局面是一个庙一个神的客观效果,取决于牧师或者长老自己对圣经的理解,甚至有目的的曲解。

因此美国目前基督教会从形式上是邪教的模式,教会根据首脑人物的意愿解释圣经,但未必就都是邪教。我认识的人里有陷进去的,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那个教堂每个周末宣讲的是世界末日要来了,只有我们教堂最终统治世界什么的,竟然就有人信。

宗教是某些文明和文化的基础,尤其是道德基础,但其特点是用激起社会和个人的fear,用恐惧感来控制个人思维方式,从而控制社会,这种东西在现代世界是难以持续的。

英国圣公教与天主教形式上和理念上是一回事,就是不同的门庭的概念罢了,但共同的特点是有一个中央指挥部,不允许基层教堂各行其是。这种做法显然是有利有弊,与教皇(英国是女王)的个人素质有关。但因为涉及的权力太大,因此不至于走极端。

但美国的上万原教旨教会,这就不好说了。美国历史上几个知名的邪教,导致大量教徒死亡的事件里,都是原教旨基督教会。

至于华人在美国的教会,尤其是用中文宣讲的,见识过几个,往好说也是水平很低的概念,牧师对圣经根本就不理解其精神。

回复 | 3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留言时间:2018-03-12 10:09:57

“事件“应为”实践“。

回复 | 0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留言时间:2018-03-12 10:08:36

天主教与圣公会曲解圣经,带来违背圣经真理的恶行,正提醒我们要正确理解和遵行圣经真理。

美国宪法因为建国者自身的经历,注重了保护信仰自由;却也因为自身经历的缺陷性矫枉过正,导致了忽视了以圣经的标准来限定人的信仰自由。现在,美国社会正在品尝这种偏差的苦果。

美国教会必须从对圣经真理的认知到事件遵行,真正归正!

回复 | 2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8-03-12 05:14:37

华人信教几乎就是接受撒旦的指引, 走火入魔一点不错!

回复 | 6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3-12 02:06:51

因为以色列是宗教立国,因此就需要能证明旧约的内容,那么在巴勒斯坦建国和占有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的亚伯拉罕出生地就是必须的,否则无法证明旧约内容的权威性,这是刚来美国对时候一个犹太朋友解释的。

而对于这个概念,基督徒从另一个角度解释。即如果接受耶稣是旧约里提到的摩萨亚,那么摩萨亚重现就要满足一些圣经里提到的前提,这个概念被美国一个牧师解释为八个征兆,如今被美国基督教会普遍接受。

这些征兆中最重要的是以色列立国,并且立耶路撒冷为首都。因为耶稣是耶路撒冷的王,也就是以色列的王,这是历代上耶稣神话的内容,所有五个版本的圣经新约都有过这样的描述,那么为耶稣准备好他的王国就是他再次降临的前提之一。所以美国基督徒(不是世界基督徒)支持以色列。

到摩萨亚耶稣再次降临后,会完成当年没有完成的事情,把犹太人转化为基督徒,拒绝的杀死,实现基督王国。即以色列不再是犹太国家,这显然与以色列是犹太教立国根本冲突的。

所以美国原教旨基督教与美国以色列院外集团(美国最大的外国院外集团)有一个奇怪的联合,都是要求美国政府支持以色列,支持在耶路撒冷立都,但目的完全不同。

关键在于如何理解圣经。而对于根本不把圣经当回事的世界上占多数的人来讲,不论哪种解释都是荒谬的。

回复 | 7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3-12 01:44:32

美国强调政教分离不是没有原因是,因为美国的先驱是为了逃出政教合一的国家,英国,而来到美洲的,当时不论血腥玛丽的天主教,还是玛丽前后的圣公教、都是对新教徒残酷杀戮(一般是烧死),而这两种教派当时都是政教合一的形式。

因此,如果美国立国理念没有政教分离的内容,就没有权利和道德基础反对英国王室(圣公教的教皇,至今也是)统治,美国就不该存在。这也是第一修正案含有宗教自由的内容的原因(尽管当时更多是指基督教的不同教派,而不是不同的宗教)。

回复 | 3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留言时间:2018-03-12 00:26:18

美国宪法的问题在于:把政教分立搞成了政教分离。

这是与建国之父们受天主教和英国皇权的逼迫所致:过于注重强调信仰自由;忘了人的罪性会滥用自由。

另外一个本质问题是教会的神学长期偏差:特别是对神的律法的误解。没有重视律法的永恒性!忽视了律法与恩典、福音、爱、公义、圣洁等内在一致的和谐关系。

特别是律法的三大功用:知罪、治罪、及归正导引。律法不仅是教会内劝诫辅导、惩戒犯罪、导引归正的基石标准;也是社会道德和政府法制的根本依据。可惜,后者不仅没有在美国宪法中充分体现,甚至许多教会神学还竭力反对。

政教势将合一,因为无论天上、地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属我主基督。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8-03-11 20:58:12

沁霈这个系列不容易,旧约那么多内容,把它梳理出来花了不少功夫吧。讲得很清晰,读者很受益,谢谢你的分享。

回复 | 4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3-11 16:30:22

其实就是一部旧约的原因,而旧约的延续又与新约的存在直接有关,否则无法自洽。以色列是宗教立国,而不其他国家的过程,因此对宗教的维持就是必须的。这就是为什么二战后国际社会要给以色列一块地方建国(加拿大主动分出一块地方),以色列不同意的缘故。因为如果不是在巴勒斯坦,就不会被世界上的犹太人承认。

最后日内瓦协议给予以色列的国土也不包括耶路撒冷。我们有朋友参加天主教朝圣团去耶路撒冷之后对以色列政府和耶路撒冷的犹太人非常反感,说排除任何其他宗教的趋势很明显。当然、这些白人可能本来就对犹太人不感冒。

基督教是西方文明的基本成分之一、但导致西方文明最大的软肋,排外。这个文化劣势在今天全球化环境下明显表现出来,使得西方国家在经济上开始付出代价。而在殖民主义时期,排外思维是殖民主义发生和壮大的基础。

至于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拥有权问题,至少国际社会从来没有承认过、毕竟认可圣经的人有限,不能作为国际上都接受的文化基础。至于内容就更不会被当作有实际意义了。

包括美国总统手按圣经宣誓,仅仅是习惯因素,并非有宗教意义,这个时期早就被澄清了。

回复 | 6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