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花蜜蜂剧场  
既已化云聚天穹,何又成雨洒西东?落地入土润苍生,飞天志在搭彩虹!  
网络日志正文
李敖隔空对骂刘晓波 2017-08-06 10:13:18

2005年9月19日,李敖展开「 神州文化之旅 」,行程包括香港 、 北京和上海 。 过程中,分别于北京大学 、 清华大学和复旦大学进行了演讲,他主张演讲的目的不在于政治,而是文化与思想的活动。但是,中国并没有转播这几场演讲。海内外民主运动对李敖批评态度,认为他讨好共产党,不敢骂共产党。李敖在香港公开对骂刘晓波,讥讽刘晓波是“笨蛋”,“连登台骂共产党的资格都没有!”


李敖香港旋风文化顽童VS共产党


江迅


李敖第一次在香港举行演讲,刮起「李敖旋风」。他面对「不敢骂共产党」的批评,说共产党知道他在骂它。他指出,我们不想推翻共产党,就要跟它和好,劝它、推它、捏它、掐它、咯吱它,希望它改善。


他表示,香港原本可以成为中国民主的据点,但可惜香港现在的民主「离伦敦越来越远,离台北越来越近」,是「恶搞的民主」,这要怪英国人当初只给香港自由和法治,但没有训练香港民主。


台湾猛龙过江,七月盛暑香港掀起一股「李敖旋风」。


台湾作家李敖自称「不是猛龙不过江」的「亚洲最猛男人」,二十二日下午步出香港机场闸口,红色夹克、红色领带、大墨镜的经典造型,衬衣口袋依然插着五枝笔,一枝红的,一枝绿的,一枝金色的,还有两枝是蓝色的,市民和游客边惊呼边拥前,有用相机和智能手机拍摄,有索取李敖签名,有游客要与李敖合影。


李敖夫人王志慧和女儿李湛随他一起来香港。不过,她俩没有与李敖同机,这是李敖刻意安排的,李敖怕坐飞机,总觉得飞机不安全,一旦出事,不是全家没了?李敖由台湾摄影家赖岳忠陪同,长荣航空为李敖开启贵宾通道,李敖不愿扔下朋友而独自走贵宾通道,而是与几位朋友一起排了一个小时的

长队过海关。


这股「李敖旋风」的漩涡中心是二十三日下午四点,七十六岁的李敖在书展名作家讲座上开讲。一小时前,读者听众蜂拥而至,有二千一百七十五人入场,而场外尚有近二百人无法进入会场,一度鼓噪。


李敖的讲题《中国知识分子的走向》,由坦承「为了李敖而选择台湾」的香港文化人马家辉主持。


李敖先拿出一本书,书里有一篇他在二十八年前写的文章,那是一九八三年。文章标题是《香港的机会,中国的机会》。文章最初发表在一本香港杂志上。当年,他就大胆预言,说再过十多年,九七大限,九七后呢,香港就和英国脱离关系。香港要到哪里去,香港不仅要成为有特色的经济据点,更要成为一个民主据点。由香港推动英国式民主发展,给中国人作模范,李敖说:「现在我这个希望有点落空,香港并没成功,香港今天的民主是有问题的民主。为什么?因为它离伦敦越来越远,离台北越来越近。」对此,李敖阐述说:「英国式的民主很细腻,在英国议会里,你不可以直接叫任何一个议员的名字。可现在,我们的民主变得非常粗野,什么原因?跟台湾学的。


跟台湾学的这种粗糙的民主,是假民主。我在台湾做所谓立法委员时,为什么用瓦斯喷他们,为什么有两百二十五个立法委员,被我告到法院的有两百二十四个,我不能告我自己。有人问,如何证明是假民主?我们都以为两党政治是民主政治,错了。美国是不是两党政治?是。美国打伊拉克的时候,是非法的,是侵略的,是违反联合国宪章的。可是美国的众议院参议院,除了众议院的一位女议员外,全体通过。两个党,民主国家的政党,用非法的、违反联合国宪章的方法去侵略伊拉克,就是他们干的。」


李敖说,两党政治并不证明就是民主,一党政治也不是绝对有问题。新加坡的一党专政虽然现在有动摇,可是没有人说新加坡的一党专政造成官员贪污。李敖说:「在一般人眼里,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党专政,造成官员贪污,可是在历史学家看起来,或者我们这种思想家看起来,一点关系都没有。有人会问,你怎么包庇贪污啊?没有。中国历史上,在清朝,有养廉费,就是怕你贪污,政府得给你多些钱,以保持你的清廉。许世英被西太后外放当县官,不再在北京做官,许世英不肯去,西太后当众笑他,说他傻瓜。为什么说傻瓜呢,因为到外面做县官,有钱可以贪污,在京城做官没有钱,所以那时贪污是公开的。


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贪污现象,你们觉得忧心吗?我一点都不忧心。为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每年的财产是两千兆,贪污只是五千万,相比是千分之三。千分之三算不了什么。我们要看大的方向,这个国家在繁荣发展,在壮大。有千分之三的贪污不重要,可是对我们的人心有影响。」


共产党做的好事要承认


李敖接着说:「从现实层面看,这样的比例不重要。你李敖为什么这样讲呢?我们知道事情真相后,我们的看法就会变得很均衡。骂共产党谁不会?我也会。可是共产党有没有做好事啊?它的好事我们却不敢承认,我们要反省。我们对共产党失望,可是我们要想到,它做了很多好事,不要抹杀它。如果抹杀它,我们对自己不公道。因为我们变成一种懦弱的人,别人的坏话你敢讲,别人的好话你不敢讲,我认为这是一种胆怯。他们做的坏事我们敢骂,他们做的好事我们不敢承认,我觉得我们需要反省。


我举个例子,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三十五岁,到了七十年代,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六十五岁。共产党统治下中国人饿死了一千万、两千万、三千万、四千万、五千万,可是他使六亿人口平均多活了三十年,到今年又增加了十岁,达七十五岁。共产党是做了好事的,他养活了十三亿人口,并且使他们的平均寿命增加了四十年,我举这个例子是要告诉大家,我们在讲它坏话的时候,要想到它做的好事。」


李敖说:「今天你们说我李敖不骂共产党,很奇怪,共产党却知道我在骂它。六年前,我去北京,出了飞机场,是六车道,其他五车道全部封了起来,我的车一路单独走,对面的车全部停下,司机都下车抽着烟,看着我的车走过,表示等我很久,拿我当国宾对待。可是他们防我,防什么?拿我当贼来防。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在北京大学讲演,现场全程播出;俄国总理普京讲演现场全程播出;台湾一个笨蛋叫连战的讲演,也是现场全程播出;你李敖讲演,对不起,什么也没有。为什么?防我。为什么防我?它知道我对中国很友善,我并不对中国共产党友善。」


李敖著作等身,最近七个月,他又写了三本书:《阳痿美国》、《大江大海骗了你》、《第七十三烈士》。谈到共产党对他并不友善,他常常会以他的书在大陆的遭遇作证。早年,《李敖大全集》(四十册)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推出,却对敏感段落作了删节,他等了十年,最近北京磨铁公司推出新版大全集,删节的几乎全恢复了。台湾版《阳痿美国》,在大陆出版时遭遇官方审查诸多波折,年初,胡锦涛出访美国,外交部长杨洁篪看了这书稿,认为这书影响胡锦涛出访美国的氛围,不准开印出版,直到五个月后才将书名改为《审判美国》,在大陆出版,而新书《大江大海骗了你》和《第七十三烈士》的大陆版权,至今没能签约。


人们都说「李敖不是宽容社会的产物,而是不宽容社会的见证」。李敖说:「六年前我去北京,有个笨人写文章骂我,说李敖这个人有两个大缺点,他拼命地捧自己。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因为别人不捧我或者捧得不够,所以我天天在捧自己。第二个缺点是李敖不肯骂共产党,刘晓波真的不公道。我讲过了,共产党知道我在骂它,你怎么不知道,因为你笨。我无法接受刘晓波这种看法,赞成台独,赞成西藏独立,赞成美国打伊拉克。我不觉得刘晓波是个头脑清醒的人。搞了个零八宪章,我把它拿来跟中国宪法一对,他还赶不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么笨的笨蛋还得奖,没法讲。


他坐牢了我们就不要过分责备他。虽然他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我认为这是外国人的不公道。诺贝尔和平奖很容易得,它不是瑞典审查,而是挪威审查,只要三个人通过,就得到了。不过我还得承认诺贝尔和平奖有进步,他们这一次和平奖给的是刘晓波,上一次给的是达赖喇嘛,我觉得有进步。」


演讲时,李敖不时摸一摸耳边的助听器。据他说,这助听器效果不好,带了以后,杂音很重。这西门子品牌的助听器不便宜,十五万新台币(约五千美元)买的,是为了来香港演讲新买的。


李敖在演讲时自问,为什么自己对中国很友善?他说,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芦沟桥事件,日本人占领北京,那时他在北京,才三岁。两个月后,日本兵骑着马在北京城内走动,「我在北京长大,亲眼看到了这个我痛恨的画面,我觉得有一天,我的国家,如果有一个政权、一个党能做到外国人、外国兵不再骑着马到我眼前走过,我就很高兴,我就拥护他。如果国民党做到这一点,我就拥护蒋介石。可惜国民党做不到,并且把中国的比台湾大四十四倍的外蒙古丢掉了。毛泽东到苏联跟斯大林谈判,想要回来,却要不回来了。我为什么要骂国民党?我在台湾恨国民党。原因就是你欺负我,你捉弄我,你连最起码的自尊都不留给我。」


英国人没在港培养民主


李敖说:「中国共产党却给了我人的尊严,它也会欺负人,它也会捉弄人,但是却给了人尊严。怎么证明?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到北京跟邓小平谈判。香港百分之九十八是中国人,也知道九七是大限,经历了一百五十五年,要把香港、九龙要回来,可是却希望能延长,不希望让给中国共产党统治。撒切尔夫人问邓小平可不可以,邓小平说不可能。撒切尔夫人说,你如果不可以的话,那我告诉你们中国共产党,中国接手香港后,香港会变成一座空城。邓小平说,空城就空城,即使空城我们也要。就这样很多香港人跑掉了,除了李嘉诚。」


李敖说,香港的今天,香港人满不满意?当然不满意。最严重的情况,香港人议会现在看来闹得这么凶。可是闹的方法不是英国式的,不是老牌民主国家那种斯文的闹法。为什么今天会变成这样?英国人自私,没有给香港人留下好的基底。帝国主义有很多种,最坏的是比利时式的。它统治非洲刚果七十年,没有留下一个律师、没有一个医生,只留下了三个大学毕业生。比利时是不负责任的帝国主义者,而英国是负责任的。可是对香港,英国却没有负责任。英国一百五十五年来给香港人充分自由,建立法治的基础,可是香港没有民主。由于香港没有民主,所以香港突然出现了民主形式的议会之后,变得很粗暴,跟台湾一样。


李敖说:「在九七以后,英国的外交大臣后悔说,没有给香港人民主。一百五十五年来,英国人没有在香港培养出好的民主传统。英国把钱花尽盖了个新机场,最后把民主的构想留给了香港人,香港人糊里胡涂地就立刻开始向共产党要民主。共产党不肯给,小气巴拉,香港人却要民主,搞得现在关系这么紧张。这些是我在二十八年以前写的书里有描述的,我希望香港回归以后有一个英国式的民主保留下来,但这是我的失望。香港朋友做不到,原因不是香港朋友不努力,而是上了英国人的当。英国人不给香港人训练,香港人第一次搞民主就碰上了共产党。」


李敖说,为什么现在香港开始没落?因为上海站起来了。他说:「所以香港真正的努力目标,是要从经济上抢回龙头地位,而不是什么民主。我给香港朋友一个建议,不妨想想看,议会民主是有了,内部小的吵吵闹闹是有了。香港人多么年轻、活泼、有活力,也很现实,过去的中国历史、亚洲历史里,从来没有香港人在政治上奋斗的历史。可是现在香港人却关心政治了,我劝香港人,不要那么笨。香港人真正的努力方向是搞经济。经济搞起来,你的国家就怕你,你就是老大,就这么简单。香港人可能听我这么说会不高兴,因为一搞起政治人就会上瘾,很爽。台湾就是政治挂帅,很爽。所以大家看到,我跟台湾搞着玩,今年还可能出来选总统。」


李敖说:「坦白说,香港人玩政治还太嫩,香港人搞政治玩不过共产党、玩不过国民党,我不赞同香港人过多从事政治活动。从长远看,香港人要用自己的繁荣称雄世界,压倒上海,否则香港会慢慢堕落。」


李敖说:「最近共产党庆祝建党九十周年,胡锦涛讲了一句话,我们国家再过四十年就是建国一百年,我们希望那个时候是一个富强民主的国家。这话表明从现在开始还要再等三十九年,中国才能民主。你们听了就听了,我听了就不一样,为什么呢,我学问大。不是有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吗,宪法不是有序言吗,后面还有四章吗?序言里有一句话,就是我们国家要建设一个富强民主文明的国家。共产党在六十年以前,在宪法里面就答应给我们民主了。现在还要我们再等四十年?什么意思嘛,我当然不信嘛。我拿你宪法来要求你,你怎么讲得通呢?所以他们骗不了我,我太精明了。我读书读得很细,你们会好好读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吗?你们不会。胡锦涛这么说,我就不信。等了六十年,宪法给我们的还不兑现,你现在口头承诺再等四十年,我们表示怀疑。我们不愿意再等一百年。」


要好好的活过敌人


他说,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要有好的头脑,可以使你不被骗,自己也不会这么痛苦。为什么屈原要跳河呢,他痛苦。李敖说:「我的一个老师叫殷海光,四十九岁时死的,得的是胃癌,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精神不高兴、心理不愉快。他是学哲学的,哲学家得了胃癌,表示你学哲学没有学通,等于神父得了梅毒。」


李敖说,殷海光是气死的,吃饭吃一半,突然想到蒋介石,他筷子一丢,站起来,讲打倒蒋介石。他生气了,饭也吃不下去了,得了胃癌死掉了。结果蒋介石活到了八十九岁。你的敌人比你多活四十年,你输了嘛。以前北大校长马寅初说中国人口太多了,要有人口政策,毛主席反对说,人多好办事,于是大家都骂马寅初,贴大字报贴到马寅初的床头上骂他。马寅初始终不屈服。最后什么结果?毛泽东死了,马寅初还没死。马寅初生的时候毛泽东还没生,毛泽东死的时候马寅初还没死,活了一百岁,最后马寅初还获得平反,他成功了。所以,快快乐乐地活过你的敌人,是多么的重要。


李敖指了指台下,说:「在座有一个五十年的老朋友,他从美国来,是有名的化学家,他常常跟我开玩笑,我们看谁先死,我们谁有本领在对方的坟上小便。他跟我同岁,我们互相比赛谁比谁长寿。」李敖指的这位老友是潘毓刚,世界量子化学界泰斗。


说到中国知识分子的走向,李敖说:像那种屈原跳河的,或者像老舍那样跳河的,或者像王国维那样跳河的,都是错误的。要快快乐乐地活过你的敌人。他说,胡锦涛和温家宝是好官,规规矩矩做技术官僚。他们也争权逐利,但没有刀光剑影,不像以前那么惨。他们这么好的官,始终小心翼翼。中国一百年前的辛亥革命,叫背着包袱过河,虽然过了河,可是包袱还在,丢不掉它,革命没有成功。一九二一年中共成立,再革命。邓小平说我们现在摸着石头过河,已经不再背着包袱了,摸着石头过河。现在胡锦涛在干什么,是捧着卵子过河。过河的时候胆子很小,怕睾丸掉到水里,就捧着睾丸走路。别以为是挖苦他们,中国方言大辞典里面有这句话,捧着卵子过河,是苏州土话。


李敖说:「在大方向上没有必要与北京作对,否则太笨了。要不要推翻共产党?不要吧,你打不过他。那么怎么办呢,希望它改好。所以我用我的方法,我们跟它和好,劝它、推它、捏它、掐它、咯吱它,希望它改善,最后拥抱它。共产党会不会拥抱你呢,不会,它忙得很,两个手捧着两个睾丸嘛。


其实,我对共产党也没有太多办法。我现在试探性地把我儿子派去北京。我儿子现在知名度很高,我要倚靠他。我的爸爸不是『李刚』,可我的儿子是李戡。」


他说,中国知识分子的走向,不要学屈原、不要学殷海光,不要学刘晓波。「我们要跟共产党周旋,周旋时需要一个杠杆,一个支点,这是阿基米得讲的。这个支点就是香港,香港最有资格做这个支点。台湾很可惜,台湾被人糟蹋掉了,所以香港是最后希望。」


李敖说,由人民选出人来治理人民,民主决不是人民治理自己。暴民政治决不是民主。民主就是精英政治,问题是你能不能选出精英。英国选出精英治理香港,这是精英统治。给十三亿人民主,中国一定会垮掉。所以,民主这种东西目前不是第一选项,民主带来的是混乱。香港的法制好,台湾没有法制,所以立法院通过的核四,又停建又复建,一折腾,四千亿台币不见了。这是胡闹,是不尊重法制。


所以希望香港人明白,台湾的民主是假的。如今,香港人开始跟共产党要民主,其实,民主对香港人不那么重要。香港人一百五十年的经验,发现在自由和法制底下,虽然没有民主,香港人一样能在世界上站住。可是现在的香港人上了当,把民主变成第一需要,并且学台湾人这种恶搞的民主。


说到下一届香港特首,李敖说:「我最欣赏陈方安生,她是那么优秀的女士,以她的干练,是我最欣赏的。很可惜她太英国式了,她的一个错误就是太英国人了。她对中国的这种认同显然出了问题。我认为这是她的错误。九七年后,她不应用英国人的眼光看中国。陈方安生的祖父是当年安徽省长,是有名的将军,被蒋介石杀害了。所以她祖父那个时代的人救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陈方安生这一代,要知道爱国家,爱香港人,应该用更聪明的方法。她无法清楚定位跟英国的关系,一开始就跟冥顽不化的共产党干上了,我认为是不智的。陈方安生不能角逐香港特首,是很可惜的一件事,令人遗憾。」


与林青霞在书展相见欢


刚出版第一本书《窗里窗外——林青霞的戏梦人生》的明星林青霞,当天也在会场举行演讲,李敖说:「今天林青霞的新书是好书,至少林青霞送来祝李敖大师演讲成功的贺卡和一个花篮,所以林青霞的书要买。」他向读者炫耀林青霞送给他的深红色玫瑰花篮。一张贺卡、一个花篮,就令一向咄咄逼人的李敖折服,英雄难过美人关依旧是至理名言。这一天是七天书展的高潮日,李敖的演讲场地与林青霞的新书对话会的场地面对面。李敖演讲会结束后才是林青霞新书对话会。这是书展期间最火爆的两场演讲,李敖那场,读者多达二千一百多人,林青霞那场也有一千五百读者入场。李敖演讲结束,在贵宾休息室突然向工作人员提议,去对面会场后台见林青霞。


林青霞魅力依旧,对话会尚未开始,会场前人山人海,主办方立即用红带辟出专门通道,让李敖通行。李敖带着妻女,登上后台,见到林青霞。两个看似毫不搭界的人,在书展氛围中显得饶有趣味。林青霞说:「你和十几年前见到你时的模样依然那样。」李敖笑着说:「彼此彼此。」这是李敖第三次到香港,前两次只是路过,作短暂逗留,这次公开演讲尚是首次。


除了在书展的那场演讲,翌日受亚太台商联合总会邀请,作客光华新闻文化中心,他笑说这是「国民党的地盘」,他作了一场《李敖的惊世绝艺》的「总统竞选演讲」。李敖这次竞选总统和立委两手抓,就算是「一定选,一定落选」,他也要让世人记住,在「中华民国『亡国』六十二年以后,台湾岛上出了个英雄叫李敖」。


李敖说,他的参选就是要告诉大家,他这样的说真话的老人还活着,对于民主的实现,民进党是假的、国民党是假的,怎么办,只能靠自己。「我一定会出来选,但一定会落选,我只是想有人记下这么一件事」,他说:「用我们台湾人的话说,就是『搅局』,就是你们太不象话了,我们忍不了,所以出来给你们捣乱。捣乱会成功吗?捣乱本身就是它的报酬。所以说孔夫子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是中国圣人的做法。」


(实习生陈文裕、郭沛、王菡参与采访录音整理)

·

文化顽童与权力共舞


李敖不进入革命者的零和游戏,而是融入体制内和当权者博弈,巧妙扭转局面,改变游戏规则。文化顽童李敖不敢骂共产党?这是李敖访问香港时所面对的挑战,也是很多中国大陆读者的疑团。他对此耿耿于怀,指出这「损害他的清誉」。他在演讲中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期许,千言万语,到了最后,其实就是进入了「体制内改革」的世界。


李敖首先问观众一个劲爆的问题:中国人要不要推翻共产党?他说如果做不了,就应该劝它、推它、捏它、掐它、咯吱它......他面对中国没有民主、权力缺乏制衡的问题,提到中国共产党有约七八千万名党员,而党内的竞逐机制,也展现了民意的代表性。体制内改革,才能面对体制外改革的挑战,其实也是台湾在七八十年代所激烈争辩的题目。当时党外势力就认为,在国民党的党国体制内,看不到希望,而只有砸烂这个摊子,才可以救民于倒悬。这恰恰是在体制内与体制外的互动中,推动了台湾的政治改革,废除了万年国会,改变领袖的产生方法,从「举手、拍手」的政治机器,走向了全民普选的机制。


这也是政治哲学大师卡尔.波柏(Karl Popper)所说的「点滴社会工程」(piecemeal socialengineering)的水滴石穿的工夫。不要期望一夕间的巨变,不要被那些「伟大的设计」(Grand Design)所误导,而是要不断的博弈、磨合,终可实现梦想。


李敖对共产党的立场,其实也代表了很多知识分子的立场,怎样在体制内发挥改变的力量。在一党独大的专制体系中,垄断的权力似乎就是整个世界,就好像罗大佑、吴念真作词的一首流行曲所唱的:「谁能告诉我,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李敖其实也是从一个追梦的过程,落实为一个现实主义者。他自己就身体力行,在台湾参与这个被他批判的民主政治。尽管他说中华民国已经亡国六十二年了,但却参与了这个已经「亡了国」的政治体系运作;他不断参加竞逐中华民国的立法委员和总统,笑说自己是「关键单数」,期望影响大局,可以影响两岸的关系。但大局从现实的细节出发。这位极为重视细节的知识分子,秉承了自由主义的传统,在权力的版图上,不进入革命者要鱼死网破的「零和游戏」,而是融入体制内和当权者不断博弈,巧妙地扭转局面,改变游戏规则。


李敖不会忘记,胡适在他的盟友、《自由中国》半月刊的主办者雷震被警总逮捕后,并没有和蒋介石翻脸,他反而说出了「容忍比自由更重要」的话,让李敖的老师殷海光气得要死。但近半个世纪后,李敖晓得胡适的用心良苦,他要确保自由主义的火种,在白色恐怖的宝岛上不会熄灭,而最终使今天的台湾告别了白色恐怖。如果昨天的台湾可以,明天的中国大陆也可以。也许就是当年胡适和权力博弈的过程,带来今天李敖与权力共舞的启示:共产党改变了中国人,但中国人也能改变共产党。


·

李敖小档案

字敖之,吉林人,原籍山东潍县,一九三五年生于哈尔滨,十四岁随父母到台湾。一九五三年考入台湾大学法律系,一年后重考至历史系。曾任《文星》杂志主编,因帮助异议人士彭明敏偷渡,被指为台独分子」而下狱多年。二零零零年,代表新党竞选总统。零四年以无党籍身份当选立法委员。


作品超过一百本,其中九十六本曾被国民党政府查禁。出版作品字数超过一千五百万,包括《胡适评传》、《蒋介石研究》、《蒋介石评传》、《孙中山研究》、《国民党研究》及《中国性研究》等。最新作品包括《阳痿美国》(中国大陆书名为《审判美国》)、《大江大海骗了你》及《第七十三烈士》。


二零零五年九月,阔别五十六年后首度重返大陆,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上海复旦大学演讲。今年四月,到广州暨南大学、汕头大学和厦门大学演讲。七月首次在香港演讲。


浏览(138) (1)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花蜜蜂 回复 秋念11 留言时间:2017-08-06 14:57:52

李敖骂胡锦涛确实非常准确!他确实是“捧着卵子过河”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信释 留言时间:2017-08-06 14:55:19

开玩笑关你十年,呵呵!

回复 | 0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17-08-06 12:45:23

支持

回复 | 0
作者:信释 留言时间:2017-08-06 11:49:13

李敖的经历说明国民党的文字狱是个玩笑,只对那些真正有威胁的,比如雷震等来真格的。

李敖当然知道,所以他在两岸的表演截然不同。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