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花蜜蜂剧场  
既已化云聚天穹,何又成雨洒西东?落地入土润苍生,飞天志在搭彩虹!  
网络日志正文
77级高考,我和我妹我妈的故事 2017-12-22 07:57:12

77年,阳春三月,一位初中时候就去当兵,转业归来的老同学来找我,说是想去读大学。他父亲当时就是乐山地委书记,推荐自然没问题,问题是:今年可能要考试,他想找我帮助复习。他自己认为,语文政治都还可以,但是数理化却全部得从头再来,过去学的那一点点,都忘记了。现在,他竟然不会做有理数加减法!哈!

那时候,乐山在行政上是地级县,我当时在乐山县政府机关当通讯员。从此,他几乎每天下班后来我宿舍,开始老老实实一步步补习。

五月艳阳天,他透露说,他父亲已经接受任务,配合四川省教委,共同组织在眉山县试点招生高考。大学肯定是必须要通过考试招生,所以,我们要加快补习进度。

当然,这个“在眉山高考试点”的消息马上就传开了,只不过,谁都不知道具体的要求和条件,要怎么考,考些什么科目。不过,我还是转告了几位好朋友和我妹,我们最好还是抓紧时间,开始复习。我妈是在乐山城区周围,乡镇学校教书已经三十年的老教师了,她也觉得,大家是应该做好准备。她让我们先复习数理化部分,政治历史语文部分她会准备好,在最后阶段,给我们一起辅导。

在那个时代,我们家成分属于“麻五类”。在抗战时期,老爸曾经参加国军和国民党,算是有“政治历史问题”。我虽然已经十多年自学画画,参加过县、省以及全国美展,也出版过年画和连环画,美术杂志也刊发过作品。但是,要靠通过推荐上美术学院,自己知道可能性极小,根本也“无爹可拼”。我和我妹,在学校学习,一直以来都是名列前茅。如果能有参加高考的机会,我们当然要去尽力争取。

77年金秋,10月21日,国务院正式宣布立即恢复高考,人民日报也发出消息。按报考要求,除身体健康、年龄不超过35岁(实际上也有放宽到37岁)条件之外,没有其他限制。四川美术学院也发出了招生通知,告诉了报名时间、考试地点、如何准备交验作品,获得准考证。然后,先行到考点,参加专业考试,再回到居住地,参加文化高考科目。这样的招生方式,相对而言,要比普通高校考试麻烦得多。

我把自己想要报考美术学院的意愿告诉了机关,并按照程序提出申请报告。机关领导还真是开会研究之后,才签署了“同意”。我因为需要时间复习准备,还要赴成都考点参加专业考试。机关还同意我作为事假,允许安排时间。我到成都参加考试,还可以按出差处理,报销差旅费还有生活补助。我那时候只有22元/月,确实需要补助啊!呵呵!

77年的四川美术学院招生,提前在11月底举行专业考试。招生的范围包括云贵川三省。一共设立了六个考点,离我最近的专业考试是成都考点,设在四川音乐学院。文革时期,文化教育虽然受到重创,但是音、体、美却得到较大发展。所以,这次考生真是人才济济!云贵川三省,十多年积压的人才,成千上万蜂拥而来。考点不得不连续二次加印准考证,仅仅成都考点,就有超过12000人申请报考!场面拥挤不堪。六个考点,据说总共有3万人参加申请,虽然说当场就刷掉了大部分,不过,仍然有近5000人获得准考证,参加考试,共同围猎油画、版画、雕塑、装潢四个专业,50个招生名额。你想想看那阵仗,哈哈!报考第二天,我还是排队半天,才拿到准考证。

考试前那天晚上,我在离音乐学院不远的地方,找了一个旅馆住下,免得临时慌张。

第二天一早,就步行到了考场。有些考生阵容强大,前呼后拥,还有的是名师带领,跟监考老师一个个打着招呼,看起来挺吓人的。我发现了几个熟人朋友,也来参加考试。第一天是考素描,二十名考生一组,二组挤一个教室,围成二个圈,我们是要画摆在台上的小男孩石膏像,时间是四个小时。我从来没有画过石膏像,但是,画过许多真人头像。现在,只能照我自己的习惯,把石膏像当成真人头像画出来。我认真画成了,环顾一下四周,好像还只有我,画得比较像样呢!嘿嘿!

考试进入二天,考专业创作,所有的考生,都集中在学院的大礼堂,满满实实的。考油画、版画专业的,是命题创作,用色彩画出草图,命题的题目记不得了。我的第一志愿是考版画,于是,画了一幅:两个姑娘在辫子上扎红绸,要去参加庆祝游行;考装潢专业的,是设计一张手帕,有些女生就拿出了自己的手帕,忽忽!这当然是犯规的;考雕塑专业的,是用泥做一个男人头像雕塑。

大家屏住呼吸,庄严肃穆,等着到时间开始。谁知刚刚宣布“开始”,有一个考生装水的杯子就“哐当”一声打翻了!引发大家一阵哄笑!哈哈!幸灾乐祸嘛!

考试顺利结束,许多人还在操场上流连忘返,互相认识。我跟几位熟人打了招呼,便拉起家乡来的一位老朋友,去人民南路吃牛肉面。我们互相恭维了一番,算是庆祝在先!哈哈哈!

我参加完专业考试回家后,也按规定报名参加文化考试。一个周末,我,我妹还有几位邻居同学一起,接受我妈的辅导。我妈已经草拟了一篇语文考试题:默写毛主席诗词《长征》、成语造句、语法判断、分析字、句子成分等,分析是短文,鲁迅《药》的一段。最后是记叙文《自己做的一件好事》。四个小时,然后,我妈给我们一个个讲评。一天下来,真是醍醐灌顶!“听妈一天课,胜读十年书!”我们都得到了很大收获。后来在考场实际看到的语文考试考卷,竟然是基本上一模一样设计!我妈那一次的辅导,简直神了!

12月10日,四川省77届高考统一举行。乐山城区的考场,是设在乐山一中。其他区乡另外有考场。第一天上午是考语文,下午是考数学,第二天上午是考政治,下午是考理化。记得那天一大早,雾很大,天麻麻亮我就到了。那里,人群已经聚集,黑压压一大片啊!我妹和她几个同学也在其中。先是大家在操场排队,然后按准考证号码的先后,鱼贯进入教室——考场。每间教室有40个人吧,没注意,只是注意到周围就有几个认识的同学,天地就这么大。监考的是乐师附小的老师,曾经在一起打过篮球,他们当然也看见,来的考生很多就是自己的学生。彼此心照不宣而已,一个个都严肃认真的样子。监考老师给大家详细交待了考试规则之后,一起等待着。时间到,我们开始考试。

按艺术学院考生要求,我不用参加数理化考试,所以,当天下午我就没去。第二天早晨再去,监考老师说,以为你已经弃考了,呵呵!我给他解释了原因,再坐下来参加考试。政治考试实际上包含了历史和地理,哲学、政论等,记不得了。回家后,说是让我们等待通知,上分数线的考生,会组织参加体检。

考试结束了,大家仍然议论纷纷,特别是数理化,一个个都在争论答案,后悔错误,嘿嘿!我没有参加数理化考试,也彻底松懈下来了,还是回家睡觉去。

回家才发现:我妈不见了!周末都没有回来,问老爸,老爸说他也不清楚,可能是到哪里开会去了。


我仍然回单位上班,78年元旦,几个同学回来了,也经常在一起探问消息,没有消息神不守宅。我妈仍然下落不明,奇怪了!

我们县城的高考体检,在县教育局院子里结合,一看,只有100人不到了。我妹,几个邻居也在其中。体检是在市中心文化馆举行,我常常在那里出没。医生护士都是县红会医院组织来的,很多是认识的叔叔阿姨。哈哈哈!那年的艺术学院考试,搞得沸沸扬扬,他们居然把我围起来,要我讲美术学院考试的经过。

我妈终于回家了,笑眯眯地说,是到成都学习,又到青城山旅游去了。呵呵,她还是回来了!我们都谈了自己考试的情况,特别赞扬了她的辅导。她说她知道,一家人也就不再对她牵肠挂肚了。

新年二星期之后,听说乐山军分区家属中,有一个同学拿到清华的录取通知了!然后陆陆续续,不断传闻有人拿到通知书。一个最要好的同学,也拿到了重庆建筑工程学院的通知书。不过,一直到二月中旬,我把他送走了,我和我妹还是没消息。

等到二月底,我的录取通知书才到了。但是,通知书是挂号邮寄到机关办公室的,邮递员没交给我!跑去问办公室,老秘书说这还需要领导研究呢。我根本没想到过会是这样,岂不是还要经历一场麻烦?机关领导还真的又一次研究了,然后,正式在办公室通知我“经研究决定,同意你离职,去上学”。汗!

我开始准备行装,我妹踩着缝纫机,一口气为我打了六条裤子,呵呵呵!用得着吗!

三月初,我妹也接到录取通知书了。几个跟我们一起被我妈辅导过的邻居同学也都陆续收到录取通知书。

机关办公室安排了我的行程,还专门安排了一辆车,送我到峨眉火车站,行前举行了一场晚宴,几个老机关,把我灌醉了!现在想起来,真是一个好单位好领导好同事啊!

77年高考,整个乐山县城包括区乡,共有1000多人报考,最终,被录取的大学生只有20多名。还有一批中专学生,就不清楚有多少人了。印象比较深的是:考上大学的考生,有一个清华、一个川音、一个川美、一个北影。二对兄妹,我和我妹算一对。嘿嘿!

顺便说一下,我那位转业解放军老同学,77级高考落败了。他后来反复补习,几次参加高考,终于在80年如愿以偿进入大学。他的父亲,乐山地委书记,名字叫安静。一直是当地主管高考的领导,但是,他的儿子,确实一直在参加几次高考之后,才真正凭自己的能力考进大学。

在他作为领导高考主管的时候,非常注重政策,没有听说发生过什么政审刷人的事件,当时,有些省市还在沿用文革思维,阻止“黑五类”报名,乐山却没有发生。这样的老一辈革命家,人格行为真是让人敬佩!他后来半身不遂,一直在自己家里休养。我假期回家,几次都去见过他。在乐山担任一把手期间,他的名声是很好的。

我妹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乐山市医院工作。她是负责经常到他家这样的家庭病房随访的医生。上世纪末,我妹告诉我,安静书记死在她的手上。

我和我妹的高考故事尽人皆知,结束了。我妈的故事还没完:

我妈在77年我们兄妹高考之前突然消失,不是去学习去旅游青城山,而是参加77届高考阅卷去了。

当时,四川省教委通知了一大批资历深,经验丰富的教师,秘密集中到四川师范学院,进行高考阅卷评分。据我妈讲,她们一到就宣布了保密纪律:不允许再跟任何人联系。她们的社会联系都隔离开了。所有教师分成各个科目组,开始研究考卷,一起讨论出标准答案,并印刷出来,发到每一位阅卷老师手中。语文组和政治组比较难一点,还要从文字内容上评估,看是否达到命题要求。每个科目组,又分成几个小组,我妈还是语文科目组的小组长。她分工负责小组的工作,跟老师们一起讨论解决具体考卷上的问题。然后将考卷交接,送到统计办公室。

我们的考试结束后,她们的阅卷评分才开始了。我妈说,大家都明白这个任务的光荣,也明白自己的责任,既要认真细致地阅读每一张考卷,还必须尽可能给考生准确的评分。她们是如何加班加点,全力以赴地工作,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了有史以来最繁重的阅卷评分。可想而知。

我妈自从参加77级高考阅卷评分之后,就名声在外了,既当选了乐山市人民代表,还从区乡学校调进市教育局工作。以后,每年都不得不参加市里举办的大型补习班,为本地考生作考前辅导。那时候,这样的辅导都是公开并且是免费的。她还在接下来的四年里,连续参加了高考阅卷评分。一直到77届的考生在82年毕业后,参加到高考阅卷中来了,她才急流勇退。

84年我老爸去世后,我妈退休,在家里带过三个孙儿。

今年初,她在连续跌倒几次后,不得不坐上轮椅。夏天,我妈平静去世,88岁。

她16岁(1945年)毕业于乐山师范校,随即受聘在五通桥青龙镇当教师,55年,在政府鼓励下,与30多位教师和干部到成都参加高考,她是唯一被录取的。她一直生活工作在乐山城乡,整整40年教师生涯。有许多一家二代都是她的学生。她教过的学生后来走向四面八方,我和我妹现在都在美国,我妈真正是“桃李满天下”了。

呵呵!

538ecd82xba8c5aa9f09c&690.jpg



(乐山老城墙,战国时公元前309年,秦武王派兵南下,灭掉开明氏原管辖地区统治,秦国在今乐山市市中区建立南安县,从陕西泾水地区迁来大量人口到青衣江流域定居。)



浏览(4076) (38) 评论(5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2-26 17:44:28

可能是我自己的浏览器故障,已经排除了。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2-26 10:29:15

连续几天都不能进入万维博客。可能是博客也喝醉放倒了?!

嘿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coolboy 留言时间:2017-12-26 10:27:34

在四川,两个大学集中的城市,都扩大招收了少部分走读生,就是说,不增加学院的住宿麻烦,自己走读,但是,我们学院有的是宿舍,他们仍然住进学院。

第二年在77级同学中招的是研究生,不是走读生,不是一回事。是因为他们早已经有很高水平了,在大学本科学习有点浪费时间。

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coolboy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2-23 20:06:43

你说的情况是个例。我们那三十多“后补生”则组成了一个新的班级。大家在同一班一起学习、生活了近一个学期。直到78级入学之后(即在第二学期)大家才被分插到其它各班中去。在网上曾读到77级的河南考生有完全类似的经历。我说的“免修生”并非是考上研究生。只是免掉了一门数学课,并同研究生同修一门数学课。我的研究生的考试还是在大学快毕业时同其他同学一起进行的。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coolboy 留言时间:2017-12-23 12:17:14

我们学院第二年也是在77级招收了硕士研究生,何多苓考上油画研究生,还有雕塑专业也招了二名。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coolboy 留言时间:2017-12-23 12:14:21

是不是跟蜜蜂那同学一样遭遇?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2-23 10:44:10

学院担心可能信没有寄到,就通过邮局查询。

同时,学院再次发出通知书到他生产队。

这次,老队长才明白,这小子没接那封通知书!赶紧专门进县城一趟,亲手在再交给他。这老兄一看:尼玛,已经二个月了!

不过,学院说,还来得及!

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coolboy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2-23 10:38:55

我在江苏上学。学校也远离住家本地。不记得本校当时77、78级中有“走读生”。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2-23 10:32:26

蜜蜂到校后,发现寝室里少一个同学,名字是一个熟人,很高兴。

他一直没来。都开课了,他还没来。二个月以后,才姗姗来迟。

原因很可笑:他是从成都下乡在彭山县的知青,参加考试时候,填写的通讯地址是乡下的地址。但是,他常常在县文化馆打工。

我们的录取通知稍微晚一点,他觉得可能已经无望了,就回成都了。

录取通知书到了彭山县,又到了他乡下,生产队收到了。因为是挂号信,他又不在,就妥善地保管起来了。

过了二周,他还没出现,就有人把挂号信送到县文化馆,他已经回成都了,于是,文化馆又妥善地保管起来了。

又过了二周,学院没看见他来报道,就发信催他。信到了乡下,生产队觉得自己已经交给文化馆了,他不会收不到嘛,就没当一回事。

又过了二周,这老兄回到生产队拿口粮,有人说,你有一封挂号,可惜保管挂号的老书记不在家!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可能是录取通知书。以为可能是那一笔汇款单。

他只好又回到文化馆,继续工作准备78级再考试。

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coolboy 留言时间:2017-12-23 10:10:24

蜜蜂是3月8号到重庆报到的,我妹妹应该也是那几天,我们正常开课是在3月中旬前后。

我那位先到重庆建工学院的朋友。是全国招生的重点院校,差不多早了二星期,我们学院是西南不包括西藏,所以慢一点。

确实有一批补充的同学晚一步,叫“走读生”重庆同学,是教育部鼓励尽可能多招的,一些只是差几分的考生扩招进来。

你可能属于本地走读生?

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17-12-23 10:00:37

普遍还是很正派的,反而是后来的那些,做许多坏事,哈哈哈!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17-12-23 09:58:14

其实早就在做考试的准备,争论到最后的,还是招生的方式,如果按照老办法:

一招考范围:会要求2年下乡或者工作的经验;二录取方式:政治审查红五类。

这两个问题一直纠缠在教育部制定招考政策,一直拖过了正常考试时间。

最终,确实是邓小平拍板:招考范围初年龄外,不再有任何限制;录取方式初身体无疾病(心脏病、传染病、聋哑人)之外,没有现行犯罪或者监狱囚徒,只要考上分数线,应该都可以录取。

这个政策决定了公平和正常的招生方式。邓小平还是做得对的。

呵呵!

回复 | 0
作者:coolboy 留言时间:2017-12-23 08:16:29

好奇,问一下:你妹是三月初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她是与其他同学一起入学的吗?

我也是三月份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我同另30位左右的同学报到入学时,学校其实已经开学上课有一个月了。我们那三十多人被称作为“后补生”。在好几个省,家庭背景或即考生的政审报告(我因特殊原因看到了自己的政审报告)对77级考生的入取与否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至少一开始的正式入取是如此。那些“后补生”多半是对一开始入取标准的一个补救措施。

经过一开始几个月的上课,学校老师发现其实77级中有些同学的数理基础早已超过一般大学生的平均水平。78级也开始正式招收研究生。于是,在78级开学之后,学校对一些同学举行了一场数学课的“免修考试”。有四位同学通过了这一“免修考试”。之后,这四位同学就不用去上那几百人的数学大课,而是一直同新入学的四位78级研究生(都是文革前毕业的大学生)上研究生的数学小课。包括coolboy在内的这四位免修生中,有三位来自那三十多人的“后补生”。

回复 | 0
作者:老张 留言时间:2017-12-23 06:40:28

蜜蜂文佐证,当时的地委书记到八年年还是很正派的。

回复 | 0
作者:老张 留言时间:2017-12-23 06:32:20

老邓77年7月才复出,看来恢复高考老华功不可没。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log_in 留言时间:2017-12-23 06:28:58

好啊!又有一位妈妈阅卷的考生。蜜蜂还担心有人质疑是不是有走后门之嫌。呵呵!

回复 | 0
作者:log_in 留言时间:2017-12-22 21:42:13

蜜蜂老兄回忆高考的文章接地气,读来很亲切,因为大家都是那样很相似的走过来的。

不像一些人,一回忆起当年就一肚子怨气,几十年过去了还耿耿于怀。都是一把年纪了,这样一天到晚没事找事的负性情绪体验,不怕得癌症么?哈哈。

顺便说,我母亲当年也去阅卷,但没玩“失踪”,说是集中阅卷,3,4个星期不能打电话,不能回家。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7-12-22 18:45:04

好像一直都要体检,我朋友的妹妹,第一年就检查出先天性心脏病,没有录取,第二年治疗过后再考再体检,还是没通过。

然后,她每年都去参加高考,拿到分数就不再去体检,以证明自己的能力。

其实她一直在学校当老师教课还恋爱结婚生孩子。二十多年正常生活。就那个体检把人家挡在大学门外。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水晶 留言时间:2017-12-22 18:39:03

老人摔跤的确很危险,我妈实际上并没有器质性的病变,也没有高血压糖尿病内脏疾病之类。她是自己坐着看电视,发现一只蟑螂爬出来,她想要去踩,结果起身太快,自己摔倒。

换了髋关节,手术很成功,她就是不愿意坐轮椅,结果又摔,再摔。身上的骨头都散架。就只能躺床上了。因为一辈子要强好胜,现在只能依靠保姆,脾气就越来越糟,吃不好睡不好,然后就不再搭理人了。

很多都有这样一个过程。哎!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留言时间:2017-12-22 18:24:23

都是好人,现在人家动不动要钱,时不时还要防着人家搞鬼。

嘿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7-12-22 18:20:08

全国武斗就是毛泽东不能控制不能驾驭文革野马的表现。他想要结束运动,想收摊已经收不拢了。

“抓革命、促生产”“、要准备打仗”什么花样都出来,不解决问题,只好派军队出来,“三支两军,”解放军参加“三结合。”控制地方停息武斗。

嘿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2-22 18:12:59

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去了才知道不准联系,成都是有亲戚的,人家也见不到她啊。呵呵!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7-12-22 18:09:13

真实, 阳光, 感人。 体检的规矩延续到哪一年?

回复 | 0
作者:水晶 留言时间:2017-12-22 17:25:56

蜜蜂半老乡,

你的妈妈平静地走了,让我敬佩!而我的妈妈更老一些,曾经也想当小学老师,在成都上了几年学之后,不再愿意在老家教书了。后来做过中学老师,最后是图书馆工作。今年摔了几次,目前只能轮椅了,还是爱说话,自言自语,经常喊叫。

回复 | 0
作者: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留言时间:2017-12-22 16:44:27

真实的叙述,让我心潮起伏,很激动。对蜜博兄妹和家庭充满敬意,还有那个地委书记,以及单位上下级,及考务人员。。。。

回复 | 0
作者:双不 回复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7-12-22 16:32:26

《《有人说,1977年10月21号人民日报上的通知是一声惊雷,突然改变了中国千千万万年轻人的命运,这种说法是对文革历史不熟悉的外行话。>》》

很同意,即使我中学毕业的72年也有所谓资产阶级回潮一说,因为那一年还真学了些东西。下乡时也想着在农村考大学。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2-22 16:31:02

蜜蜂兄果然是美术学院的高材生。

蜜蜂兄的母亲特别令人钦佩。

不过老太太“玩儿失踪”那一段让牧人疑惑不已,幸亏蜜蜂兄把谜底揭开了。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2-22 14:24:33

哦!蜜蜂到成都考试也是这样,花半天时间找地方。所以晚上住在旅馆去了。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2-22 14:21:57

【你是从乡下考上来的】

不是。我的考场在市里另外一个角落,我以前从来没有去过,为了熟悉道路,考前还专门和几个朋友去探了一次路。。。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牛仔 留言时间:2017-12-22 14:21:25

习近平派我来统战你这种人,他才真正是猪脑子。

你以为你是谁呀!你以为你们是谁呀?!

要统战至少要跟达赖一样身嘛,你们算那根葱呀!

哈哈哈哈!

回复 | 3
作者:花蜜蜂 回复 牛仔 留言时间:2017-12-22 14:16:08

说你反共把祖宗八代一起反,就是说你这种猪一样的脑子,结果你倒好,马上说自己不是猪,

哈哈哈哈!

回复 | 2
作者:花蜜蜂 回复 牛仔 留言时间:2017-12-22 14:11:12

你蛮喜欢改革派,才该回去啊!你觉得吃猪肉就是为了长一身猪肉吗?呵呵!

回复 | 2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2-22 14:08:48

啊,还有杜鲁门说的那些在抗战中贪污美援的【贼】。。。呵呵呵呵

宋子文孔祥熙这两家亲戚。活活把蒋介石搞垮!哈哈哈!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牛仔 留言时间:2017-12-22 14:07:17

【既然博主和“新天狱博”都那么拥毛和土共,干嘛赖在米国?】

既然被杜鲁门称之为贼的人,都把美国当自己家,为什么我们不能来?

【我的祖宗里绝对没有一个土共】

你是党同伐异的典型,这可不是民主的内容呀。正如罗斯福夫人埃莉诺罗斯福批评宋美龄的那样:“她可以把民主讲的天花烂坠,但她不知道如何生活在民主之中”。既然你宋国母都不知道【如何生活在民主之中】,你就更别提了。

回复 | 3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2-22 14:06:29

你是从乡下考上来的,蜜嫂也是,在大巴山步行15公里到镇上,晚上几个人挤在旅馆,第二天没吃早饭就赶考。那时候心里热,还像不觉得冷。

呵呵呵!

回复 | 2
作者:牛仔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2-22 13:30:13

也许博主的祖宗八代都是土共,但是我的祖宗里绝对没有一个土共。博主不会是习博士派在北美为土共做统战的吧。呵呵!

回复 | 3
作者:牛仔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2-22 13:17:13

不只是高考,邓和其所代表的改革派使中国人慢慢忘了挨饿的滋味。既然博主和“新天狱博”都那么拥毛和土共,干嘛赖在米国?现在习大胖正在慢慢恢复毛贼那一套,快回去贡献你们的余热吧!

回复 | 3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2-22 13:10:11

啊,还有杜鲁门说的那些在抗战中贪污美援的【贼】。。。呵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牛仔 留言时间:2017-12-22 13:03:10

【看来博主和”新天狱博”都是77或78级的。很难理解你们对土共和毛贼念念不忘】

因为我不会因为邓小平在高考问题上做了一件好事,就认为他的家族贪腐和党政军经商做生意是对的。也不会因为毛在文革中的失误,就认为是什么【毛贼】。真正的贼是赵紫阳、朱溶鸡、温家饱、李瑞环这些打着改革旗号的贪官。

回复 | 4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7-12-22 12:47:37

张铁生乱来,你跟着就放弃,“读书无用论”“读书做官论”一样,害了许多人。

哈哈!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2-22 12:46:46

是呀,我就是听广播才知道的。从10月21日到12月13日,一共不到50天的时间。考场在15公里以外,早上骑自行车在北方的严冬里穿过大街小巷,参加了那唯一的冬季高考。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牛仔 留言时间:2017-12-22 12:41:28

很多人像你一样,恨共产党把自己祖宗八代都恨了!哈哈哈!

回复 | 2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7-12-22 12:40:31

“读书无用论”确实毁了很多人,学习是日积月累的过程,临时抱佛脚来不及了。呵呵!

回复 | 0
作者:牛仔 留言时间:2017-12-22 12:06:18

看来博主和”新天狱博”都是77或78级的。很难理解你们对土共和毛贼念念不忘。

回复 | 3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7-12-22 11:52:52

有人说,1977年10月21号人民日报上的通知是一声惊雷,突然改变了中国千千万万年轻人的命运,这种说法是对文革历史不熟悉的外行话。其实在文化大革命后期已经尝试过了一次恢复高考,1973年国务院批转了《关于高等学校1973年招生工作的意见》在选拔工农兵上大学的过程中增加了文化考试项目。看到这个消息之后,不少知识青年和我一样早就在1973年就已经开始悄悄的复习数理化了。但是后来出现了张铁生白卷事件,又把招生工作的大方向扭转了过去。

回复 | 3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7-12-22 11:52:34

大家还应该看到“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儒家文化几千年来在民间是根深蒂固的。在1973年,合肥工业大学的老师们,在文革"右倾回潮"期间,办了一个函授大学。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也交钱报名参加了。当时使用的是油印高等数学教材,每两个星期通过邮局寄一次作业给老师批改。这样零零碎碎搞了一年多时间,我不敢吹牛说我真正学会了高等数学,但是通过学习高等数学,我至少把中学数学有关的部分彻底搞懂了。

回复 | 2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7-12-22 11:52:19

另外,基辛格博士来北京访问以后,全国掀起了一股学习英语的热潮。各大广播电台每天都有英语教学节目,广播里的那些英语教师的口语水平都是第一流的。当时教的完全是政治口号式的英语,知识青年只要愿意跟着广播学习,少吃一盆猪头肉,省下一角几分钱买本广播教材,学习英语的机会还是有的。我自己就断断续续地跟广播学了两年多英语,因此我1978年高考的英语成绩居然超过了六十分。当年大家不重视外语,极少有人高考外语能考及格的。

回复 | 2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7-12-22 11:51:59

当时还有很多有名望的老知识分子,费尽了心机,想尽了办法主动出来为工农兵服务,当然这也是为了改变他们自己的社会地位。复旦大学苏步青教授就到造船厂去解决了一些生产中的实际数学问题,为此报纸上有专门的报道。华罗庚教授结合工农业生产,反复宣传统筹法和优选法,后来搞得好象重大政治运动一样了,工厂停工听华教授作的优选法录音报告。外行的人只知道用优选法可以做大饼油条,但是我是下了大功夫去真正弄清楚在当时那种政治环境下,为什么要广大工农兵群众去学习优选法?为了弄懂优选法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中学里的那些基本数学知识是必不可少的。当时有的是学习的机会,可惜在“读书无用”的思潮影响下,绝大部分下乡知识青年对这些问题是毫无兴趣的。77年突然恢复高考,你来不及准备怪谁呀?给灶王老爷烧香,也不能只挑热门的烧啊?苏卅有一句俗语,不能拣佛烧香,平时要烧烧"冷灶"就是这个意思,你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有用吗?

回复 | 2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2-22 11:33:25

有一位老朋友,当时已经画得相当好了。我劝他一起去考,他说,即使邓小平亲自来政审,我也过不了关。

他老兄父辈被镇压杀掉几个人,自然对形势没信心。

其实,当年确实比较看重本人而不是家庭成分。许多黑五类子女有进了大学。

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2-22 11:26:39

多数人是在10月之后,才开始找书籍资料复习,只有40天时间,哪里来得及!呵呵!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2-22 11:20:38

是我那位同学透露的。他老爹是乐山地委书记,而且又主管在眉山的省高考试点,说不定还参加了教育部组织的研讨会。

当时,并没有觉得自己有机会,我工作还不满二年。而且肯定政审过不了关。有邻居知道我家的情况,在考试后还在打赌,说我有可能,妹妹一起录取,就要手板心煎鱼!

到了五月,国家关于阶级斗争和成分问题,有一些讨论,这一点我妈确实预计比较正确。她始终认为我们有机会。所以,我们复习比别人早半年时间,比较执着吧。

哈哈!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2-22 11:07:54

老冬儿好!

我妈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在乡镇学校工作,并没有多远,但是她不会骑自行车。好多年就是调不进城里来。所以,长年累月都是周末才回家,有时候就不回家,我们到她那儿去。

她消失我们都没注意。估计当时老爸知道,我们都在参加考试,我还跑成都。怕影响,就不告诉我们。

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2-22 11:00:46

主要还是找不到复习材料,也不知道如何努力,毕竟十年没有考过。呵呵!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2-22 10:52:03

蜜蜂的故事又一次证明女人受教育有多重要。一个女人受教育,全家受益! 那时的社会风气淳朴,你妈妈失踪那么久你们居然不着急。

兄妹同时考上,你家那时在乐山扬名了。“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呵呵!

还有啊,你那朋友消息咋那么灵通,三月份就知道要高考。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7-12-22 10:34:18

那时能找个老师辅导不容易,找个好老师更难。俺只好抱着书本自己硬啃。。。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呀。到了考场看见别的考生带着老师来的,场外辅导,好生羡慕。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2-22 09:53:05

那是当然,不只是蜜蜂,还有成百上千她的学生们。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2-22 09:34:49

蜜蜂有老妈辅导一举成功太幸运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