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花蜜蜂剧场  
既已化云聚天穹,何又成雨洒西东?落地入土润苍生,飞天志在搭彩虹!  
网络日志正文
从画幅画到“擦去争执的橡皮” 2018-01-15 06:23:09

因应华时网三家店网友的一个作画的请求,蜜蜂为了躲避作画而找出了许多理由。为了解释理由的正当性,海哲网友建议蜜蜂说清楚点。蜜蜂也觉得还是说清楚点为妙。

说起“学美术”,人们立即想到的就是“学画画”嘛。其实,学生进美术学院,并不只是学画画当画家,如同进医学院的学生,不只是学医当医生一样。美术学院有几个系,每个系又分为很多专业,只有绘画系的油画、国画、版画几个专业,才是学画的专业,其他系如工艺系、雕塑系、特艺系。具体到各个系的各个专业,学的内容是不一样的。蜜蜂当年第一志愿报的是版画,最终是昏昏地被录取成工艺系的学生。工艺系,还有装潢包装设计、染织服装设计、陶瓷艺术设计、磨漆特艺设计等专业。如果是学习文艺理论和文艺历史的专业的学生,进美院之前,根本不用加考画画。

学习工艺美术的学生,在学习基础课时候,也要画写实的素描和人像,但是更多的是,画图案和抽象意义的平面设计图。蜜蜂进学院之前,基础画画的能力是比较强的,进学院之后,就逐渐放弃了这方面的努力。毕业后,考的是工艺美术研究生,出国后也是做的首饰设计工作,这是介于微型工艺雕刻的领域,搞纯绘画创作已经比较生疏。

上面是躲避的理由之一,现在说之二:

“命题画”最早出现在北朝宋徽宗赵佶时期。这老人家不是一个有能力的皇帝,他把江山败了不说,自己还成为敌人的俘虏,受尽屈辱惨死在异乡。但是他老人家却是中国文化历史上,极富盛名的画家、书法家、美术教育家。他首创了工笔花鸟画、书法瘦金体、创办了全世界首个美术学院——“翰林书画院”。培养和提携了一大批书画艺术家,留下一大批空前绝后的艺术作品。


他还是收藏家和陶瓷艺术家,他的时代经他的推崇,发展创造的“宋瓷”器皿,现在收藏价值轻松就卖上亿元。有人说,他那时候的那怕是一块破瓷片,现在都可以卖大钱!


宋徽宗赵佶作为“翰林书画院”的领导,曾经出过二个画画的命题:一个是“深山藏古寺”;一个是“踏花归来马蹄香”,让众画家自由创作。

“深山藏古寺”有许多人画了高山流水,大树深林,高楼古寺,但是,赵领导不满意。最后有一位画家,画了一个小和尚在深山里溪流旁挑水。这一次赵领导满意了,那位画家取得考试第一名。


“踏花归来马蹄香”,这个花、马、马蹄都很容易找到具体直观的形象来描绘,可是,这个“香”就麻烦了,它没有直观形象可以使用啊。许多人绞尽脑汁,画花画马画马蹄踏花,就是画不出那个“香”来。

最后终于有一位画家画出来了:他的画面上没有马没有马蹄没有花!只有泥土上留下的几个马蹄印,几只蝴蝶在飞舞,一只蝴蝶停留在蹄印上!当然,这就绝了!后人传颂这两个命题画的故事,其实就是说艺术创作要讲究“构思”,中国画讲究“传神达意”诗情画意,不就是这个意思嘛!

现在谈之三:

蜜蜂学画的过程中,经历过三次“命题画”创作失败:一次是“穷苦人爱红军”;二次是“英雄的张志新”;三次是“军民鱼水情”。

1,76年夏,在四川省美协举办的全国美展创作班,当时的美协主席李少言,给我们出了一个命题,他讲了一个井冈山时代的故事:

一位太婆全家都被白匪军杀害了,她躲进山沟里逃脱。后半夜里下起大雨,她摸黑回到家里,感觉有许多人睡在那里。她满怀仇恨,抓起柴刀,摸着一个戴帽子的头,就要砍下去!突然,“哗啦”一道闪电,照亮了那人帽子上的红五星!她手中的柴刀“哐当”一声掉在地上,那红军战士也惊醒了,太婆抱住红军战士大哭“亲人啊”!


李少言说,他自己和美协的画家们。几十年来都没有画出一幅画来,表现这个感人的故事。现在要我们试试看。他还说,你们画出来,我招你们进美协作专业画家!

我们无论如何设想,还是找不到“一个瞬间画面”,来表现这个故事。一个瞬间的画面,要用直观的形象,要让人一目了然。明白画面的意思。一看很明白,再看有故事,再想很深刻。这是现实主义主题绘画的目标。我们都没办法画出这幅画。既然画不出,我们谁也没有被招进美协。嘿嘿!

2,79年3月,辽宁省高官任仲夷抛出了张志新的故事。光明日报记者陈禹山,在6月份刊出煽情的《一份血写的报告》之后,面对全国读者的质疑,又刊出了明确说明:“几个警察大汉,把张志新按倒在地,在颈背垫上一块砖头,不麻醉不消毒,就用普通刀子割断喉管”的细节。看看他们描绘的画面:“行刑前,刽子手怕张志新喊口号,竟惨无人道地将其喉管割断,而张志新仍圆睁双眼,挺立在囚车上,直至走向刑场。她只是微微地颤动着双唇,似乎对“四人帮”有万丈怒火,要把自己心中的冤屈向党倾诉。最后,她不得不倒在罪恶的枪口下。”这就是当年著名的“张志新被割喉”故事。


当时,全国各地正在组织美术创作,要举办79年全国美展,中宣部号召要全国拿出作品,塑造张志新这个英雄。我们学院组织全院师生参加创作。大家只是画出一些草图,就停止不前了。因为,草图无论如何画,都不能让人一目了然地认识到:这是在表现“新时代的英雄”形象,最多不过像是刘胡兰就义!杀害刘胡兰的是国民党匪兵。如果按照陈禹山所讲:割喉张志新的却是共产党警察。画面要怎么来表现这些割喉的人是共产党警察呢?如果是共产党警察杀人,如何解释被杀的是个好人呢?如果不是共产党警察,那不过是一幅司空见惯的还乡团杀共产党人的图片。嘿嘿!

所以,这个“重大题材”不得不以流产告终。直到今天,仍然没有一幅画像样的作品流传下来。网络上反而流传说“陈禹山制造假英雄”是“党文宣丑闻”;海外网络上有许多网络作者,长期多次反复引用这个“张志新被割喉”的故事,用来声讨“共产党的邪恶”,其实,是在照搬他们长久诟病的“一贯造谣”的“共产党文宣”!他们自己打自己脸嘛!

3,文革中,新编芭蕾舞剧和电影《沂蒙颂》都曾经引发过观众的赞扬,中国军事博物馆也组织过美术家们搞绘画创作。

蜜蜂进美院之后,也参加过军博的“沂蒙颂”命题的创作。沂蒙颂的故事,发生在1947年秋,在国民党发起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时候,陈毅、粟裕领导的华东野战军奋起反击,沂蒙人民推着小车,冒险支援解放军。一位怀抱婴儿的大嫂,在山沟里救下了一位解放军伤员,伤员在昏迷中要喝水,山上根本没有水。大嫂急中生智,用自己的乳汁喂解放军伤员,救醒了伤员后,把他背下山。大嫂用自己的乳汁喂解放军伤员。这表现了真正的“军民鱼水情”呀!“喂奶”是自然的高尚的行为,又是这个故事里最感动人的地方。却又是最难表现的“瞬间”!人们可以用文学语言来讲述这个故事,但是使用独立的画面“直观形象”来表达,却陷入了“成年女人给成年男人喂奶”的禁区。哈哈!

这里再谈之四:

三家店转贴了一则视频,有一位北京小年轻赵雷,创作了一首歌,歌名儿叫《画》,视频中这首歌的歌词,被刘欢认为是“从来没见过最好的歌词”,其中一句“我没有擦去争执的橡皮”也被海哲认为是“为中国诗歌增添了一个崭新的意象”!三家店老兄请求蜜蜂来真正作出一幅画。


蜜蜂评论说:

歌确实是写得相当好!不过曲子还差一点火候,诸位在坐的前辈们好好帮助提拔一下,会成为很好的流行歌。不过老实说,谁也没法画成一幅画。哈哈哈!
画面和语言这两种艺术形式有时候互不相容。简单说:画面形象的一块“橡皮”,没法表达“擦去”“争执”的意思。

蜜蜂想起在文革中,有很多时间却没书看。好不容易从朋友那里借到一本北京电影学院的教材,其中有讲电影文学剧本创作的内容。留下很深的印象。书中讲到“文学(诗歌)语言艺术形象和电影画面形象”的问题,举例说明:普希金的诗中有这样的描写:“洪水像贼婆子一样爬进窗户”。普希金这样写,的确非常生动而形象,但是,请问在电影画面中如何表达呢?电影没办法表达他这种描写,因为洪水跟贼婆子这两样物象拉扯不到一起。所以,文学诗歌跟电影文学剧本虽然都是语言艺术。但是,它们有互不相容的形象描写方法。是不一样的创作,电影文学剧本中一定要避免“用橡皮擦争执”这样的语言。

文学和诗歌这种语言艺术形式,是所有艺术形式中最自由最具有表现力的艺术形式。你看:十面埋伏,四面楚歌,霸王别姬,语言文字就仅仅使用十几个字,画画可能要一本连环画,电影则需要几个小时来才能表现。

而画的特点是“具像化”,画家首先要寻找的是具体的形象——“物像”,(抽象派作品中的点线也是一种物象)“橡皮”的物象很容易找到,但是“擦”的动作和“争执”的物象,就比较难找。就是想方设法找到了物象,也很难说明具体的这个故事。画家总不能站在画作的旁边,不停地跟别人解释:这个是什么意思、那个是代表什么,这色彩的象征,那朵花传达什么信息.......。画上的物象,要让人一目了然,让人家一看就明白,一想就懂了,再想更深刻,反复看,还会看出更多的内涵。

“具像化”是无法回避的画面的直接表达,而文学诗歌是间接的表达。这有点像是音频和视频的差别。视频生动真实具体,所以感染力强大。而且黑白黄红棕、男女老幼、汉藏回蒙苗人人都看得懂。“抽象化”的语言文字作品,有人懂,有人则完全一点儿都不懂,艺术的影响力受很大限制。“具像化”的艺术形式有长处,也有表达的短处。“用橡皮擦争执”,恰恰是“具像化”艺术形式表达的短处

在我们能看到的许多文学作品中,有露骨的性描写,莫言和阎连科的文学作品中,也有许多恶劣露骨的性描写,如果用“具像化”的艺术形式来表达,就成为“色情艺术”“淫秽不堪”,那样的直接的“具像化”的图像作品在任何社会里,在公共领域都是通不过的。但是,他们在文学作品里却可以大行其道,还可以得到诺贝尔奖。呵呵!

那些喜欢诗歌的人,几乎可以保证,不适合做“具像化”的艺术创作。不是说他们不行或者说没有能力,而是说诗歌需要的想象力、比喻引伸能力、浪漫思维能力、抽象化语言能力、要超过普通人。诗歌是文学中提炼出来的精华,像一碗熬得很浓的骨头汤。如果啰嗦地“喋喋不休”,那就不是诗歌了。
哈哈哈!


浏览(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