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花蜜蜂剧场  
既已化云聚天穹,何又成雨洒西东?落地入土润苍生,飞天志在搭彩虹!  
网络日志正文
生死之间你如何选择? 2018-09-10 08:36:01

原文标题:妈妈对我最后的请求:帮她自杀

纽约时报中文网:作者:SARAH LYALL

2018年9月5日

merlin_143016993_16c0b01f-c0f8-4478-825f-71aed98145eb-master1050.jpg

我即将杀死我母亲。

我想方设法尽可能地拖延这件事,因此,我开始看电视剧《美国谍梦》(The Americans)终结季的某一集。今天,饰演前苏联特工的凯丽·拉塞尔(Keri Russell)通过假扮一名国务院官员患有末期绝症妻子的护士,对其进行监视。

这名特工是一位冷血杀手,但她却无比同情这名官员。他用吗啡帮妻子自杀,却让妻子处在了一种大口喘气却没有死亡的状态。于是凯丽·拉塞尔将一支画笔塞进了这名女子的喉咙,用塑料袋罩住她的头,完成了这项任务。

现在可不是看这个特别场面的好时候。

眼下,我母亲就躺在走廊对面的床上,她身患肺癌,现已发展到四期晚期了。她83岁,已经受够了,而且也做好了死亡的准备。说得再清楚一点,她已经做好了让我帮她死亡的准备。

我懂她的意思。

我母亲是一个不会多愁善感、颇为实际的人。多年来,她一直在为这一刻做准备,即当死亡比生命更具诱惑力的时候。自大约三个月前收到了诊断书后,我们就一直在不停地谈论这件事,她像葛洛利亚·斯旺森(Gloria Swanson)般作出重大宣告,要放弃化疗。

“我宁愿去死,也不要掉头发,”她满不在乎地对震惊的肿瘤科医生说道,然后又大声说“我可能三个月就死了,你真的觉得如果我现在下床来回走五分钟,就能有什么不一样吗”,让医院的理疗师惊恐不已。

于是她回家等死了。当时她还是平日里那个风趣幽默、正颜厉色的自己。

“用枕头捂住我的头就行了,”每天晚上我见到她时,她会半开玩笑地这么说。“我死了吗?”她早上这么说,因为末期癌症没有遵守她想像中的时间表而感到气愤。

渐渐地,她病情加重了,不可避免的结局变得愈发明显,玩笑话也没了。母亲会做关于死亡的梦,这些梦如此生动可怕,以至于她都无法形容出梦的内容。她变得极其虚弱,无法下床,她的独立性像日渐憋下去的气球。她的世界关闭了。

肺癌是一种可怖的疾病。在最后阶段,它会让你觉得自己像是溺水,或者说窒息的感觉。一堆强大的药物能帮助抑制这些症状,但没有药物能消除每天醒来时又一次想起自己即将死去的痛苦。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因为她告诉过我很多次。在我们这个小家庭里,有些故事像福音一样传下来,其中一个讲的是,我已故的医生父亲如何在我从未谋面的祖母塞西莉亚临终之际帮助她。癌症的痛苦令她难以忍受。“所以他给了她大剂量的吗啡来止疼,”妈妈一直告诉我和兄弟,好像是在讲童话故事的结尾。“这有令她心脏停跳的副作用。”

碰巧的是,我家里就有大剂量的吗啡。我也有大量的可待因、唑吡坦、氟哌啶醇和劳拉西泮,都是我在临终关怀服务期间狡猾地储存起来的,就像冬天的松鼠囤积食物一样。在我的顶层抽屉里,就在妈妈的护照旁边,有超过100微克的芬太尼贴片——足以杀死她和好几个人。

但我不是训练有素的杀手。我不是医生。我不太勇敢。我只想做母亲托付给我的一件最重要的事。另外,我是纽约州的居民,在这个州。协助自杀是非法的。

妈妈开始断断续续说着那些关键的句子。“一定要记得……”她宣布。“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但在条理清楚的时候,她用清澈的眼光看着我,令我心碎。我坚强的母亲。“哦,莎拉,”她说。“我真的很痛苦。”

所以是时候了。我开始计算药物的数量。但后来我在《美国谍梦》(The Americans)里看到那场搞砸了的协助自杀,看到出错是很容易的,我感到害怕。患者经常会对吗啡产生耐受性,凯丽·拉塞尔伪装成临终关怀护士,解释了为什么更高的剂量并没有杀死那个垂死的妻子。

我手拿着一瓶吗啡,想着正确的剂量应该是多少。如果妈妈窒息、呕吐,陷入半死不活的状态、醒过来,冲我大喊大叫,那我应该怎么办?你该怎么应付这些?我并不介意为了垂死的深爱之人犯下谋杀罪,但我不能向别人寻求帮助——健康助理、我的兄弟——因为我不想把他们牵连到我的罪行里。

我在恐慌中上网查询,并且给临终关怀组织打电话。人们报以无限的同情,但没有人会告诉我,或者能告诉我,应该施用多大剂量,或者如何施用。我试图和其中一位临终关怀工作者交谈,但她威胁要报警。“我们不可以进行这样的对话,”她说。

噢,我偏要说。她尝试另一种策略。“如果你这样做了,你永远不会原谅自己,”她说。实际上,我告诉她,如果我不这样做,我才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但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这样做。我承诺过,但我不能。

家庭是很复杂的,母女关系可能是其中最最复杂的。真的,我一生都觉得无法处理好我和母亲之间的关系。

“妈妈,”最后我终于说。我不想提起这件事。现在已经太晚了,而且她很虚弱,她一直断断续续地陷入昏迷,为什么我们之前没有考虑过这种特殊的可能性——我会失去勇气的可能性。但是,我告诉她,你可以做一件事,就是停止进食和饮水。我们会让你感到舒服。我们会给你很多药物,你甚至都意识不到。这就像睡觉一样。

大约20分钟后,她从药物影响中清醒过来。“我准备好了,”她说,“可以长眠不醒了。”

第二天她又醒了过来。我就是这么没用。“你发过誓,这种事不会发生,莎拉,”她说,她的声音充满了愤怒。“我很抱歉,妈妈,”我哭着用注射器将更多的麻醉剂滴入她的嘴里。

接下来的几天,她躺在那里,处于弥留状态。但她的眼睛有时会惊慌失措地睁开,四下张望、充满恐惧。感觉一切都变得非常原始,需要一种我所不具备的随机应变的本能。

于是我做了一件从我识字起一直让我感到安慰的事。我拿起了《夏洛的网》(Charlotte’s Web),读了最后两章——这一次是大声朗读——在这两章里,夏洛度过了精彩、高雅的一生后与世长辞,她的三个健谈的蜘蛛宝宝在谷仓角落里织起了小小的蛛网,这样就可以留在小猪韦伯身边。

几年前,女儿们还小的时候,每当给她们读到这一段,我总会哭,当我给母亲读到这一段时,我再次哭了起来。

你并不孤单,我一再说着。你的生命将会延续,通过你的孙辈,还有他们的孩子,就像夏洛那样。没关系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当我把书拿走时,我看到她的眼睛终于闭上了,她的呼吸平静了,虽然很浅,但很平静。

一天后,一切结束了。事实证明,要帮助他人死亡,有很多种不同的方法。

~~~~~~~~~~~~~~~

Sarah Lyall是《纽约时报》资深记者,著有《盎格鲁档案:英国实地指南》(The Anglo Files: A Field Guide to the British)一书。

翻译:安妮、晋其角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浏览(1509) (1) 评论(4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9-12 05:59:29

不过,从文章评论来看,网友们更喜欢关注的是明星名人下半身的问题、八竿子打不着的政治问题、吃喝玩乐的生活问题。却极少有人关注自己本身面临的“生死存亡”问题。

人类的生,都是一样的模式,时间地点人物是自己没法估计自己无法管控的,而死,除了上战场、死刑犯、被谋杀,自己无法管控之外,其他都是可以管控的。只不过人们有时候无能为力,多数时候很少运用这个管控。

“安乐死”只不过是告诉你,你可以自己管控自己的死亡。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9-12 05:48:20

马甲哥在蜜蜂博客的评论一贯是很有见解的!安乐死迫切需要建立法律,也是因为民间可能等不及了。人们会按照自己的方式参与解决法律还不完善的问题。

蜜蜂也发表了关于实施安乐死需要管控,需要医生集体讨论,需要病人和家属最终决定权,病人神智清醒的时候,应该留下签署文件。

西岸提出病人生前应该建立遗嘱和生命信托,这样,即使现在法律空缺,仍然可以照顾并且解决病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问题。

嘿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2 05:39:21

我不相信是万维有人故意这样操作,没意义和收益嘛!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2 05:37:55

应该让病人在神智清醒的状态下手书遗嘱,公证签名。这应该是必要的手续。否则,就会被追究。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2 05:36:00

马甲哥主张政治正确。嘿嘿!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9-12 05:34:29

避免利用安乐死搞谋杀,首先当然应该建立法律,应该有医生集体讨论,病人自己和家属应该有决定权。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8-09-12 05:32:07

你说得对,当生活的质量荡然无存,苟延残喘,生不如死,还不如安乐死。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2 05:30:06

你说的这个问题是因为纽约州没有安乐死的法律。她除了这样做,甚至没有跟她弟弟商量,只是不愿意让更多人涉及这件“违法安乐死事件”。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9-12 05:26:58

你说的这个相当于再规范的遗嘱,是不是?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9-12 05:19:55

不知道俄勒冈州安乐死合法。怪不得许多人喜欢居住在奥克兰,哈哈!

回复 | 0
作者: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1 19:38:39

这些年来与五毛打交道得到的一个经验就是,他们讲不过道理,就开始运用技术性操作,包括什么骇客到人家的电脑上去等等。

辨证唯物主义是极为功利的哲学,这点在五毛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回复 | 0
作者:马甲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1 19:35:33

前面那个跟帖明明是回复西岸的,但是却被技术性地弄成针对马甲自己的。看来万维的网站很容易进行技术性操作呀。有IT高手在给万维网站操作!

回复 | 0
作者:马甲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1 18:52:10

所以,在安乐死这个问题上的立法应该要求任何帮助他人死亡的人,都能事先提供对方自愿死亡的证据,然后在法院允许的前提下,实施帮助安乐死!而不是鼓励个人或医生在没有任何公开可查证的前提下,实施所谓帮助安乐死,然后说如果有人怀疑他的动机,那就是诛心论。

历史上曾有过很多起养老院的护士谋杀养老院的老人的案例,按照你那诛心论或西岸式的成本论,你根本就应该去大张旗鼓地表彰那杀人的护士才对,因为一来她们可以说是老人活腻了因此要求她们帮助死,如果有人怀疑,那就是诛心论,二来那些老人死了完全符合你西岸式的成本论,因为降低了社会成本!

你不觉得你的逻辑很荒唐吗???

回复 | 0
作者:马甲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9-11 18:45:11

正常人的思维不是说无法证明一个被害者没有要求加害者杀死他就不能证明加害者犯罪否则就是“诛心论”。

正常人的思维是,如果一个声称帮助另一个人自愿死亡的话,他要能证明那个人确实要求他帮助他去死了。这才是正常逻辑。

人类的伦理是无法按照你西岸的一贯的成本论来计算的。如果杀一个人可以按成本来算,那是刺客组织的生意。

回复 | 0
作者:马甲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9-11 18:08:42

???诛心论???

任何一个人谋杀了另一个人都可以说那是他自愿让他帮他死的。按照你的逻辑现在要证明死者没有要求对方杀手他,否则就是诛心论???

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这些年来你在万维的胡言乱语的最基本的特点就是没有任何道德底线,一切都按所谓的成本计算,这听起来怎么那么象一个暗杀或刺客组织的首脑的话语呢?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9-11 18:02:18

这件事本质上反映的是人伦问题,而在人伦问题上尽管有道德和法律的约束,但在具体事情上完全是个人的事情,理论上是不应该强迫的,比如不允许assistant sucide。

典型的例子就是在刑事案件上不能强迫配偶作证(关键词是强迫)。

因为不论配偶说实话还是假话,都是违反人伦或者导致违法的。比如丈夫违法,妻子知情说真话,是强迫妻子背叛丈夫。如果说假话,是犯法,使得法庭作证成为一种犯罪trap。

(妻子愿意作证是另一回事,比如正在闹离婚的,但可靠性就是另一回事了)。

怀疑有人利用这种形式来谋杀是合理的,但不能用诛心论。

回复 | 0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8-09-11 15:55:47

病人患了绝症,本人有死的愿望并能证明他的愿望,医生可以帮助他去死。有尊严不痛苦的活着才叫活着。

回复 | 0
作者: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1 11:55:28

如果有人特地跑到允许安乐死的地方,公开声称想安乐死,那是死意已决,可以允许她死。但是,在没有任何证人的情况下,一个女儿把妈妈整死了,然后说是她老人家要求她整死她的,那就过分了。

回复 | 1
作者:西岸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1 08:46:11

这种事情在美国用living trust就是了,内容之一就是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拔管子”,属于你自己控制生命的方式之一。

我们和周围认识的朋友都有这东西。living trust在现在美国的法律下与遗嘱比有很多好处,尤其是可以合法避税和大大降低继承费用和简化手续,你孩子继承时没有法院probation和相应的费用(一般是财产的6%)。这东西本来就是个单纯为富人逃税而设计的,但人人都应该做。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9-11 08:34:43

在呼吸机上的病人,使用维持生命系统24小时,每个月的费用上百万美元,除了亿万富翁,谁也付不起。医院如果都是这样的病人,早就破产了。哈哈!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1 08:30:21

现在的医院和医生集体,保险公司和家属代表,经过病情讨论就决定了,然后采取消极的办法:停止抢救,放弃继续治疗,病人很快就会发生感染死亡,根本不要注射什么药物。

现在安乐死根本不可能进法庭,因为还没有建立安乐死的相关法律,法官没有法律依据,什么都不能做。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9-11 08:26:25

在美国这事情一般都是去oregon,那里安乐死合法。但这里的病人大概是不能坐飞机旅行。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1 08:24:44

又能说话又怎么样呢?还能坚持生活多久呢?仍然是家庭和社会的负担。而且,成千上万的这种病人,即使耗尽医疗资源,也没有办法恢复健康。凤毛麟角能够醒来,仍然需要24小时照顾。不是人人都能获得24小时照顾的经济能力。

照你的思路继续下去,整个人类世界就被抢救危重病人毁灭了。

哈哈!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1 08:18:27

你说的这种情况,完全是可以用法律和管理阻止的。

研究治疗疑难杂症跟病入膏肓生不如死的而且救助也不能改变的状态下,实施安乐死完全彻底100%是两回事。如果连这都分不清,当然就只有现在这样:只做不说。

是不是?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1 08:14:47

女儿是文章作者,老兄是死亡医生,不清楚吗?哈哈!

回复 | 0
作者:马甲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1 07:27:17

立法院(议会)应该立法

回复 | 0
作者:马甲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9-11 06:46:00

【总不能在已经无望恢复健康的病人身上,比如脑瘫病人耗尽社会资源,或者为自己的后代留下无法偿还的账单,而苟延残喘多活着几天或者几个月毫无质量的生活吧?!】

这样的问题应该由法院介入,而不是由单个医院决定,更不是由个人判定。法院应该立法,由医院和第三方意见及家属共同判定。

前不久刚有一个二十年的植物人又能说话的例子。

回复 | 0
作者:马甲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9-11 06:30:24

你怎么一会儿女儿,一会儿老兄?现在说你怎么知道那位女儿不是如人类一般常有的状况那样,先干了坏事,然后编故事来安慰自己欺骗他人?

至于你那所谓的老兄,如果允许那么做,这个世界上医生还要专研疑难杂症干什么?只要现在治不好就治死,那不简单了事吗?

现在的liberal的一大问题就是夸大人类的完美,而忽略人性的软弱,假设男性如果进入女厕所一定不会因为心怀恶念,而是认为自己就是女性。

同样,如果一个女儿认为她妈妈痛苦得希望她整死她,那么一定不会是她自己被病妈拖累而产生臆测,而确是她妈妈找死。

如果这个世界鼓励整死病人,那么引导医生医治疑难杂症的动力就会大大减小。而又能赚钱还又容易的整死病人的风气就会被大大助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1 06:10:41

总不能在已经无望恢复健康的病人身上,比如脑瘫病人耗尽社会资源,或者为自己的后代留下无法偿还的账单,而苟延残喘多活着几天或者几个月毫无质量的生活吧?!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9-11 06:05:02

这老兄在法律还没有完善的情况下,只不过是先吃螃蟹而已。

医生治病,抢救病人,当然是应该的,但是,谁付钱是最大问题。医生和医院不能为了某个人的生命抢救而倾家荡产。而人的生命,总是有限制的。

如果按照平均年龄来估算,再按照疾病的治愈概率来估算,最重要的是个人和社会的经济支付能力等这些因素来估算决定,应该就能够提出安乐死的选择,除非你一样“热爱生命”“永不放弃”自己有足够的支付能力,就可以选择永远抢救下去。

嘿嘿!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