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钱的博客  
我不思,则我不在  
        http://blog.creaders.net/u/686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l老钱:赞李林笛---虽退犹荣 2016-04-07 22:29:11

赞李林笛---虽退犹荣

老钱

04/4/2016



昨天看到李林笛退出竞选的声明,我当然为之遗憾,但是也并没有多大的震动。

我们经历了林怡正先生/Jay Lin的JC(Johns Creek City,GA,以下同此)市议员的竞选,我们知道了在美国从政的的人需要付出的艰巨代价,我们更知道了华裔在美国从政的格外艰辛。

每一次认真的参与,每一次全力以赴的冲击,都是值得的!都应该得到高声的赞美!

李林笛以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勇气,敢为天下先,以天下为己任。这种担当,这种道德,这种勇敢,对美国华裔,对华裔的青少年,起到了极其高大丽亮的榜样作用,创造几项“第一”。就这些已经载入史册了。这就已经是一个意义深远的成功!

李林笛决定从政,决定参选时才24岁。谁都可以事后诸葛亮地夸夸其谈地指手画脚,批评的头头是道。我们应该对李林笛有更多的宽容,赞扬。几百万的华裔,起码也培养了成千上万的,爬藤成功的优秀第二代了。可是,李林笛,仅此一个。什么叫成功?没有特殊作为,没有特殊贡献,只会读书爬藤,不能算得上是可以称道的成功。

李林笛有一个阵容非常强大,非常庞大的竞选团队,核心团队数十人,志愿者数千人。在核心团队里有那么多各个族裔的,经验丰富,名声显赫的人物;李林笛才是一个才毕业一年,从政不久的新人。我可以想象,她天天都在全力以赴,高度投入,高度紧张的状态中。天天都在学习提高,她太年轻了。有疏忽,有失误,不奇怪,太正常了。经验教训是极其沉重的,够沉重了!也是必须认真总结吸取的。但是,她已经毫不推诿地承担责任了,对于李林笛,我们应该有更多的是,宽容,宽慰和期待。

到目前为止,看到的李林笛退出的原因,让我立刻想起一句现代俚语“不怕狼一样的对手 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她是被她的“猪队友们”,热情空前,积极支持她的华人社区中的部分人士,被她的同胞长辈们中一些做事不太守规矩的“好心办坏事”的人们坑了。

因为,民主党党内提名的门槛是一千个人的联名推举。收到了2470份签名公证书,合格的不到一千个;60%之多的不合格!其中仅仅经某一个公证员之手,就炮制了250份之多的,无委托人签字的公证书!

什么是公证人?公证员的职责是什么?公证员什么都不需做,就是看到委托人当面签下名字后,然后盖章签名和日期。公证员没有责任对公证书所叙述的内容做任何查实,也没有对委托人进行严格验明正身的手续。这些都不是公证人的职责。公证人的唯一职责,就只是在委托人当面签了字后,盖个章表明,“我看到这个签名人是在我面前签字的”。就只是证明之一点点,仅此而已,就这么简单。每一个超市,每一个会计,每一个律师。。。都可以做公证,几乎没有门槛,任何人都可以申请做公证员。如果没有眼见委托人当面亲笔签字,公证人就可以盖章,这是什么公证员啊?这是什么猪脑子啊!还有连做250份,这是职业犯罪疯子,这是伪证机器!

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不合格的。。。

不难想象,华裔社区看到期限快到,联名人还不够,着急了。。。就满腔热忱,干劲十足地“大干快上”了,但是不懂规则,也是没有训练,按照习惯的思维行为方式,怎么快,就怎么来了。。。

这个失败,应该说是华人社区的整体素质的体现。恰恰是我们这些热心支持她的一些叔叔伯伯大妈阿姨们,李林笛的长辈们,不按规矩办事,肆意的违规行为造成的,不管是无知,还是有意打差边球。我们,华人社区,长一辈的华人,更应该承担责任,我们更应该为自己的无知无畏痛心疾首,痛恨,反省我们文化行为和道德标准中的问题。

这是昂贵的一个教训!是李林笛的,更是华人群体的!

华人参政,选举,只有在加州,纽约这样的华人高度密集的地区,华裔人口甚至达到了30%,还要以上,才能有胜算。其他地方,都只是高级的“美国梦”。全美的华人人口只有1.24%啊!



我们JC的华裔人口浓度是5.7%,扩大到亚裔来算,是21%。而槟州第六选区有人口76万,华人比例是1.8%,亚裔比例是2.1%。可以肯定的是,李林笛的竞选与我们的,JC一个小小的8万人口的小城市的选举工作相比,要更困难,更艰巨,更复杂得多。按人口算,是9倍,按募捐的数量,是10倍以上。可以想见,李林笛的竞选工作是多么的艰巨。

我们JC的竞选,在这样相对的“有利”和“优势”下,我们的团队以现代大型推土机般的阵势,轰轰烈烈地展开竞选;林怡正先生本人也表现卓越。不仅仅让华裔社区沸腾了,还让佐治亚州的政治主流大佬们都惊诧了!即便是如此,我们仍然是如履薄冰,得胜也还有很大的幸运因素在其中。

我们的初选结果并不是压倒的优势。我们最担心的是,如果第三位的得票在复选/Runoff时都投给了第二位的话。。。回想复选那天傍晚,我们四出收集投票结果,29个投票点,报回来的数据都是非常之悲观,林怡正的得票率就是5%以下。如果不是绝大多数的华人以及亚裔,已经在提前投票了,再加上气温的突然降低,极大地降低了那个傍晚的投票总数,我们还是很难有胜出的。第一次投票总数达三千多人,复选才有两千多一点。我们是得到了“天助”的。但是,我们拼搏了。不拼搏,压根没有希望。就是拼搏了,也还是险胜!

有险胜的机会,我们也要抓住。我们的JC的胜利,还得益于一个非常偶然的事件。这就是2015年2月份的州议员竞选。事情是这样的,当时JC市的两个市议员,Mr. Brad 和Ms. Kelly,辞去了市议员的职位去竞选州议员。

当时B和K的竞选也落入了胶着的状态,他们的州议员选区/GA District 6,就落在JC市的地界内。第一轮的选票总数也就是两千四百票左右。他们的票数都没有过50%者。更“要命的”是他/她俩的差距就只是1%!华人活动家玉山峰打电话找到我,他跟我一说,我立刻就激动了,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要知道,1%,就是24票,就凭我一个人的面子,也能鼓动的出来!这是我们华人“秀肌肉”的极好机会,不管他/她是谁,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谁求我们,我们就要出来决定“谁能上”!让政界主流吓一跳!

玉山峰联络了我们“一小撮”人,包括林怡正在内,在两个星期之内临时抱佛脚,“狂轰滥炸”,极尽全力,帮助Mr.Brad以122票的多数胜出。

如果当时Ms.Kelly能警觉到了我们华人的“出手”,如果知道了,而且没有掉以轻心,没有低估我们这个“哑裔“的能力和能量,。。。她得到州长和市长的支持,在当地的政界,还有更强更深的人脉和渊源。。。如果她也紧急全力以赴地动员,这122票就是小菜一碟了,起不了翻盘定乾坤的作用了,历史就改写了。。。

当时还没有形成一个团队组织,那就是我们“一小撮”人,再加信任我们这“一小撮”的更多人的努力。这个成功,极大地激励了亚特兰大地区的华人参政的热情,也是一次热身动员;也惊动了佐治亚州和亚特兰大地区的政界,让主流政治人物们刮目相看,为我们的林怡正竞选打开了政界主流的大门。林怡正本人也正是在这个天赐良机中,被激荡起来,跃上了“高能阶”,进入了激发态;否则就没有后话了。广大的华人同胞们也因此看到了我们还是有点“肌肉”的,可以成点气候的,于是信心热情也高涨起来了。

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机会,如果有,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个机会,如果我们知道了,但是放过了这一次机会,如果没有这一场“初试牛刀”的运气机会,如果不是仅仅只差1%,。。。我们就没有这一次成功。如果没有这一次成功的“热身运动”,完全可以说,就不会有第二场林怡正先生竞选的胜利。如果复选/Runoff的那个傍晚没有气温突降,我们也可能就不成功了。

再加一个如果,如果没有我们这“一小撮”人的多年努力,鼓动而形成的人气人脉。。。

如果说,“机会只是给有准备的人提供的/Opportunity is only for those who is ready”,那么这就是我们这“一小撮”准备已久的仁人志士,能够抓住“天赐良机”,帮助林怡正竞选成功,为这个真理添加了一个漂亮的例证。

这么多的“如果”,难道还不是一种侥幸险胜吗!

所以,我有机会就会宣扬玉山峰,起码可以说,他是“掀起风暴的开始的那只蝴蝶”,当然啰,在这样一条从蝴蝶到风暴的因果链上,还有其他的环节都是缺一不可的:Brad恰巧认识竞选过Duluth市议员的华人,曾超汉;他找到曾超汉求援,是曾超汉把Brad介绍给玉山峰;恰恰玉山峰属于位于JC市界内的华人基督教北堂,并且是教堂的核心人士,也是亚特兰大地区积极活动家,虽然他自己住在远隔几个城市之外的Chamblee市;在过去十几年内的各种社区事务活动中,玉山峰和我们亚特兰大东北部的华人社区有广泛的人脉交情。

所以,我们华人必须要客观冷静清醒地认识自己,估计形势,估计我们的胜算,不要被幸运险胜的小胜冲昏了头脑,就过高估计自己。不要以为我们就有资格去批评李林笛。

所以,我们对李林笛的失败,不要过于沮丧,不要过于埋怨。

李林笛虽败犹荣,李林笛,就凭她敢为天下先,给华人树立了一个榜样,鼓励华人下一代的参政热情,她仍然是成功者!

但是,即使是很困难,再困难,我们也应该开始尝试,应该冲击。最起码,我们要让政界主流认识到,我们华人可能是一个,可以决定竞选结果的票仓!

如果要总结经验,首先要沉痛反思的,更应该深刻检讨的,应该是我们这些华人社区的长辈们,我们要痛定思痛,改掉我们华人文化中的糟粕,思维和行为中的坏习惯,接受主流的文化和规则。

下面无论谁参政竞选,更要警惕防范,是来自我们自身的弱点和缺点。

所以,我要大声赞美李林笛!


老钱涂鸦集


华裔在美国

老钱:赞李林笛---虽退犹荣

老钱:不可容忍的野蛮 倒退!

老钱:目前关于NYPD梁警官事件的再思考

         老钱:华裔为什么要参政?

老钱:为美国忧/种族问题

老钱:关于NYPD梁警官事件的反思       

老钱:  23日我的票投给Brad            

老钱:抗议按族裔比例入學的立法

老钱:平凡而鲜亮的人性-纪念亚城王丹

   老钱:亚城王丹被害之思考

老钱:请关注Johns Creek选举

       老钱:  身在主流与心在主流

老钱:华裔不相信眼泪!

欢迎转发,但请注明出处。









浏览(32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l老钱:不可容忍的野蛮 倒退! 2016-03-13 20:25:19

不可容忍的野蛮,倒退

老钱

03/12/2016

 

 

 
 
今天Donald TrumpArkansas的竞选活动被Sanders的支持者的示威抗议搅局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昨天在Chicago的竞选活动,也因为Sanders的支持者的示威抗议搅局而终止了。电视报道,还播放了Donald Trump刚下飞机,就被示威者围困,人身安全都受到了威胁,特勤保卫局的保镖们不得不冲上去把Donald Trump围起来,把示威者赶开。 
 
冲讲台,抢话筒。。。这个情景很像是我们经历过的文化大革命了。 
 
这事情发展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了。 
 
在美国,竞选活动,不管是分歧有多么对立,都是,你讲你的,我讲我的。各自进行各自的竞选活动,群众大会,过去那么多年,我们还没有见到过,派人到对方的竞选活动场所去捣蛋,搅局,砸场子的事情。 
 
只要派人到对方竞选场所去示威抗议,就不可避免地会引发对抗,不可避免地引发肢体冲突。有了肢体冲突,必然会引起混乱,不立刻坚决地制止隔离,事态就必然会扩大,就必然会导致流血冲突。一旦流血了,双方的眼睛就会冒火了,情绪就会失控了。。。再发展下去,就会动用武器了;下一步很快就会扔燃烧瓶,扔炸弹,刺杀。。。 
 
 
所以,谁组织,调度几百几千情绪激动不能自控的支持者去到别人的场所搅场,谁就是肇事者。这个责任太清楚了。 
 
我们可能都不喜欢Donald Trump的口无遮拦的言辞政见。但是,这是言论自由,这是民主政治,不是愚昧落后的国家里的暴民政治。 
 
所以Foxnews的评论家说,这是美国,不是共产主义国家!尽管Foxnews也不喜欢Donald Trump 
 
此风一开,就会很危险了。 
 
这样的局面,Sanders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应该号召他的支持者,保持冷静,避免冲突,不要到别人的竞选活动中去示威,砸场。因为这不是现代民主政治的行为,他应该号召他的支持者,坚持文明的正确的竞选行为。可是,他不仅仅不制止,反而在高叫,“不要责怪我的支持者”,他认为是要怪Donald Trump言辞激怒了他的支持者。。。Sanders真是很有点共产党,社会主义革命家的风范了,真正的共产党,没有掌权之前的共产党革命家了。 
 
 现在的基本事实是,大量的
Sanders支持者去Donald Trump的竞选场所搅场,而不是反过来。他们不是去仅仅发声的,而是去冲讲台,抢话筒,是有组织就会的。这样去搅场,就是准备了扩大事态,就是准备好了迎接武斗,就是准备好了暴力竞选;就是准备好了流血肇事的。这个责任显易而见地在Sanders根据他的表现,现在可以说,就是他在鼓励暴力竞选,他正在从社会主义滑向法西斯主义! 
 
套用鲁迅的话说,Sanders在利用支持者的“鲜血来染红他的‘红顶子'”! 
  

我希望,Donald Trump和他的支持者们,保持冷静,保持文明,不要以牙还牙,以拳对拳。美国国内这个“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文明不能破坏!马丁路塞.金博士就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最典范的身体力行者! 
 
 
民主精髓就是容许别人讲话。伟大的伏尔泰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拼死捍卫你的说话权利! 
 
如果能被别人的言论激怒起来,投入暴力行为的人和人群,就是层次低下的,连自我控制能力都没有的暴民,更不要说民主的意识和理念了。 
 
 
我们不由得想起一个德国牧师说的话:他们迫害共产党人时,与我无关,我保持沉默;他们迫害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他们迫害。。。我没有说话。。。现在轮到了我了,没有人能为我说话了。。。 
 
我认为,美国的总统应该说话了,美国的媒体应该说话了,美国的政治家们,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不管是支持Donald Trump的,还是反对的,不管喜欢他的,还是不喜欢他的,都应该出来说话了,都应该站出来,大声地谴责这种违背民主政治行为准则的错误竞选行为。 
 
可是,他们很多人在幸灾乐祸,从中捞取好处民主的规则是一视同仁。这让我们看到了,这些政治家的自私,短见和卑鄙! 
 
我认为,我们华人也应该说话了,动摇了民主法治,首先倒霉的,就会是我们少数民族,我们的下一代。我们这一代人,拔起了自己的根,移植到这块新大陆来,白手起家,辛辛苦苦从头干起,就是追求的民主自由平等法制。如果法制破坏了,恶化了,我们辛辛苦苦在这里拼打积累的一切,都会付诸东流,我们的下一代的生存环境就会变得无比险恶。。。我们不能坐视这样的发展,这比其他一切不公都严重;于此相比,其他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 
 
这不是只针对Donald Trump的问题,这是威胁动摇这个民主体制的根本的问题!美国社会的高度文明,是在过去两百多年里,逐渐形成,成熟起来的。没有普遍的民众基础,高度的文明是建立不起来了的。没有法制的强制,也是不行的。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相互促进而形成的。一旦法制松懈,暴力行为逐步扩大,这个高度文明的社会也会退化。因为守规矩不行了,吃不开了,要吃亏了。过去在奥巴马的近八年的总统期限内,美国的暴力事件越来越多,族裔冲突,暴力冲突越来越严重。现在,再要把暴力引进政治生活了!如果要责怪Donald Trump大嘴巴的话,那么奥巴马就更应该为这个社会,特别是为某些群体越来越趋于暴力化负责任了。 
 
 
现在竞选中出现的暴力倾向,正是这些年暴力趋势的一个延伸发展。 
 
 
我们应该说话,我们应该大声谴责。现在不仅仅为了维护Donald trump的权利,而是为了维护我们自己的权利! 
 
我最恨那种藐视“红脖子”,自以为高等人的偏见:动不动就把最广大的中部地区的白人民众称之为“红脖子”。美国不就是这些从欧洲来的农民,建立起来的吗?没有他们“红脖子”,哪来我们现在的高科技的现代美国?这恰恰说明了一些自以为是所谓“高科技精英”的狭隘偏见。我虽然没有在美国当过农民,但是,我在中国当过!我非常自豪,我就是“红脖子”! 
 
 
这个国家,过去不管有多少分歧,一旦竞选,选举的结果出来,大家立刻停止下来,尊重多数人的选择;不服气,可以四年后再来。 
 
美国应该制定法律,严格地规范竞选者的行为。每个参选者必须严肃起誓,严格准守文明竞选的现代规则,不得直接地或间接地鼓动暴力竞选。一旦自己的支持者行为出格了,就要立刻表态谴责。凡是制止不力,就应该当作鼓动暴力追查责任。凡是一旦有暴力竞选的开头,就应该立刻取消其参选资格!Sanders不回到正确文明的竞选轨道上来,就应该取消他的竞选资格! 
 
去砸场,冲讲台,抢话筒,不就是不许别人讲话吗?不就是侵犯言论自由吗?直接剥夺别人的发言权,不就是直接的暴力吗? 
 
 
现在的美国社会,美国政治,已经被左派的“政治正确”绑架了。实际上,美国的言论自由已经几乎被“政治正确”扼杀了。大家为了政治正确,而不敢讲真话。我看,言论自由比“政治正确”更重要。没有言论自由,将没有真正的正确。只有保证言论自由,才有美国的长远的,真正的公正自由平等,真正的繁荣,强大。 
 
 
说不过了,就动手,听不入耳了,就动手,还有什么道德?不是正说明了自己更暴力,更仇恨,而且还要加上虚伪!行为的暴力和仇恨,是远比言辞更严重,更不能接受的。 
 
 
现在比Donald trump大嘴巴更严重的,是直接侵犯,直接剥夺美国的立国之本,剥夺言论自由的权利。 
 
 
“君子动口不动手”。这是一个严格界限!不容混淆,不能越过! 
 
 
所以,谁组织,调度支持者去到别人的场所搅场,谁就是刑事罪犯! 
 
我们来到美国这么多年了,除了少数低层次的人群有打砸抢烧的暴力倾向之外,看到的是一个高度文明法制的社会,这个社会基本上是公平的,是可以讲理的。有分歧对立不可调解,就是诉诸司法,对簿公堂。退一步说,即使不尽人意,但是,仍然是当今世界上最让我们值得追求的地方;所以,美国是一块最能得到全世界人民用脚投票的土地。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开头,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发展,这样下去,美国的民主政治体系就要被摧毁,这个国家的根本就要被动摇,太危险了! 
 
我不得不说,吃惊地发现,美国向法西斯主义演变也不是不可 
 
老钱涂鸦集






















































































浏览(1612) (7) 评论(20)
发表评论
Ben Carson是我的希望 2016-03-01 06:46:56

Ben Carson是我的希望

 

老钱

3/1/16

 

 

 
因为要赶去体育馆的一个课程,所以一早就去投票了(Findley Oak Elementary School,Johns Creek,Georgia)。  
 
我没想想到,华人的微信天地里,我还抢到第一,起码是第一张照片。  
 
今天的投票就是一个预测。你必须首先选择你会投哪一个党,民主党,共和党还是独立候选人。然后你拿到的就是相应地选举卡,你的卡一插进投票机,屏幕就显示出你选择的候选人名单。  
 
我选择了Ben Carson。  
 
为什么我选择他?  
 
1. 他负责任,他有智慧,他心思慎密,他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人成功地完成了脑颅连体婴儿的分离手术。  
 
2. 他出生贫寒低微,主要是靠他的聪明才智脱影而出,登峰造极的。他能了解人间从底层到高层的辛酸苦辣,他能代表美国。他的艰苦奋斗而成功的经历和精神代表着全人类,包括中国人的价值理念…  
 
3. 他善于学习。每个总统上台,开始都是green hand/新手。善于学习的人会很快地进入角色。总统不是全能的神,他的能力在于会用人。  
 
4. 他说老实话,不哗众取宠。他的思想观点始终如一,不随大流,不媚俗,  
 
5. 我喜欢他的主张,税率政策,健康保险,……  
 
6. 他是一个黑人,只有他才能收拾奥巴马激化的美国种族矛盾的破烂局面,重新整合美国,整合各个族裔,各个党派,美国的事,只有联合起来,才能做好,才能有前途。  
 
他一度直逼Trump,他现在的排名看起来没有希望。  
 
但是他是我的希望!!!  
 
他很诚实,但是有智慧。他说,应该是人民选总统,而不是媒体。 
 
可惜,老百姓被媒体天天轰炸…  
 
投票去!  
 
让我们都来用选票表达我们的心声。 
 
 









































浏览(622) (2) 评论(7)
发表评论
目前关于NYPD梁警官事件的想法 2016-02-17 23:52:59

目前关于NYPD梁警官事件的想法

老钱

2/15/16

 
    
早上,老郭电话我,希望我写点什么。 
 
由于我没有足够和相关的法律知识,也没有对案情的充分了解,所以我不能作出判断,希望多听专业的分析。我,也有其他人转过多个律师的分析和法普,这些司法专业性的介绍是非常有益。我希望更多的律师出来做分析和法普,我们更多地倾听专业的意见,而不是跟着感觉走。 
 
但是,我能看到有三个事实。 
 
1,此案与过去大多数警察致死疑犯不同,那些案子中,警察都是在正面遭遇疑犯的对抗。这就是警方,包括警察工会,能为当事警察作无罪辩护的基础。 
 
2,死者当时是完全无辜的。 
 
3. 梁警官既没有杀人的动机,也没有开枪的理由,只是太菜鸟了。梁警官在关键的抢救生命的头四分钟内表现就更菜鸟了(如果报道属实)。 
 
基于这三点,我想, 
 
1,我不赞成华人这次事件中过分强调,喧嚷种族因素。应该注重的是司法公正(包括公正对待梁警官)和改善警察的执法效果。 
 
2,这个司法过程,应该让律师和法庭去弈搏,我愿意和大家一起为梁警官捐款请好律师。不希望美国的司法系统越来越受政治压力摆弄,那就更糟糕了。 
 
3,显然,NYPD 用人不当,培训不当,是有责任的。不能光把责任都推卸给一个初出道的警员;更不合理的是,检方用豁免同为当事在场的另一个警察,来获取能坐实全部罪责到前一个警察身上的做法! 
 
4,但是华裔因梁警官案拍案而起,形成全美华裔的团结,是一个大好事。华裔受欺负也是一个深刻的久远的大问题。 
 
在这个社会的,族裔的重力场中,引力波也是互动引起的结果,华裔的扰动能力太菜鸟了,练练也好。 
 
如果亚特兰大华人组织游行,宗旨适当,我会参加。 
 
一年前我写了下面《老钱:关于NYPD梁警官事件的思考》。现在看来,我的看法基本如此。 
 
三年前,为了亚特兰大的王丹的被杀,我写了两篇《亚城王丹被害之思考》和《平凡而鲜亮的人性-纪念亚城王丹》。在那里我发出过如下的呼吁。 
 
现在,我再次呼吁,我们亚特兰大的华人组织应该建立起一个联席会议的机制,在我们需要行动的时候,可以有一个慎密的思考和决策,直至行动。 
 
 
我们需要一个有公信力,有执行能力,敢担当,能负责任的联席会议机制。 
 








































浏览(1280) (9) 评论(8)
发表评论
为美国忧/种族问题 2015-12-21 18:49:13

为美国忧

种族问题

老钱

10/27/2012 -


今年,6月23日,奥巴马在电视上接受採访时称:“我们还没消除种族主义。这不只是在公开场合说‘Niger’是不礼貌的,这不是衡量种族歧视是否还存在的标准。社会不能在一夜间抹去二、三百年前发生的事。”他又说,美国的种族歧视有明显改善,但仍在“美国人的DNA”。- (见:奥巴马居然、竟然说出了这个词

美国现在是不是一个种族主义的国家?怎么来看待这个问题,怎么来评价美国的民权和种族问题的现状?

最权威的,还是应该让我们来听听美国的民权运动的领袖,近代的圣人,马丁.路德.金博士是怎么说的吧。

当年,1964年,金博士在华盛顿的纪念碑前,发表了他的伟大的演说,《我有个梦想》。他以其特有的,刺破青天锷未残般的,震撼人心的声调说:

I have a dream mm~~~that my four little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不是以皮肤的颜色,而是以道德能力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的国家里”。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呢?

当一个社会能够不是以皮肤的颜色,而是以道德能力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 的时候,无疑,这时候在这个社会里,不仅仅过去的罪恶的奴隶制度已经被彻底摧毁了,也不仅仅是错误的隔离歧视制度已被完全地取消了,而且以肤色为标志的偏 见和歧视在社会主流生活中,都已经不再有市场了。这是一个迁徙自由,市场自由,言论自由的,以私营经济为主的社会。只有在全美国到处,各行各业的各个层次上的千千万万的管理者,经营者,领导者的眼里,思想里,在各种工作场所,各种工作团队里,都能够做到不是以皮肤的颜色,而是以道德能力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了,金博士的梦想才能成真。最起码,再退一步说,剩余的顽固势力的种族偏见也已经不再能成为公开的意识形态了;即使在那一个角落里还有,但是只是极少数了,不是主流了。

摧毁奴隶制度,取消种族隔离只是实现自由平等的一个初级阶段的基本的要求。不是以皮肤的颜色,而是以道德能力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然后在社会生活和社会地位中的由此而来的自由迁徙,这才是一个社会达到自由平等高级阶段的高级状态。这也应该是一个高度发达的民主社会的常态。

所以,金博士的这个判断标准,不仅仅是一个社会有没有种族主义,有没有种族歧视的最高,最严的鉴别标准。也是一个社会是不是真正实现自由平等的终极标准。用此标准作出的判断,就是最严格的评价。

对于民主平等自由,可以还有各种各样的表达方式。但是,金博士这个表达,就足够了,这就是一个充要条件。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那么就让我们用金博士的这个标准来看看今天的美国吧。

26 年前,1989年我刚到美国,首先进入大学UAB(University of Alabama at Birmingham)。阿拉巴马州在美国是比较保守,比较落后的一个州。当时校园大学生的报刊叫Kaleidoscope/万花筒。有一天我在这份刊物 上读到一篇文章。一个非裔学生谈到她的妈妈,比较自己和现在,真是两重天地,感慨万分。30年前她的妈妈进入大学时,是在联邦派警察保护下上大学的。这是 现在的青年人无法想象的事了。在校园里,我周围的学生,员工,警察,医生,教授,甚至系主任,校长/Dean中,非裔是无处不在。起码,我看到的,大家都 是一样地尊严,体面。在学习,实验中,在论文,学位评定中,没有区别,没有歧视。谁要是有歧视,那就麻烦大了。只要有歧视,立刻会受到严厉处置,职工教授 要开革,校长要辞职,毫不客气。只要有人敢说出这个奥巴马才敢说出的N词,立刻就会掀起悍然大波。

应该说,从金博士的这个演说之后,仅仅25年的时间,美国的主流社会,主流意识,在种族问题上,在纠正自己的错误上,进步得“飞快”!想想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吧。还有国家60年了,人权仍然是禁忌的词汇呢。

自我毕业后,离开学校进入美国的社会生活了。任何公司里,最醒目的地方,立刻可以看到公然昭示的联邦法律,在雇佣时,严禁下列歧视:性别,种族,肤色,宗教信仰,残疾...我的白人同事很快在相关的语境和话题里,坦率地告诉我,白人的祖上奴役过黑人,所以白人有一种“原罪”,叫“White Guilty/白罪”。周围的黑人经理,工程师,不仅没有低人一等,而且还特别自豪,昂然。我感到总体来说,白人对自己过去的犯下的历史罪过和错误的认识和清算得是很彻底的。

再先来看媒体吧。天天在电视屏幕上,所有的美国主流媒体,ABC,CBS,CNN,FOX...到处可以看到黑人主持人,政论家,请来的嘉宾专家,比比皆是黑人,大大地超过了黑人的人口比例。比如已经退休的著名节目主持人,奥普拉/Opral,比如现在加盟ABC节目View的,由《Ghost/人鬼情未了》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的乌比/Wooby,再比如现在取代Regis Philbin,Kelly Ripa 一起主持节目的,退役的橄榄球明星Michael Strahan,...天天可以看到他们嬉笑怒骂,高谈阔论,尽情地展现他们的才华风采...无数的,各行各业的,无所不在的黑人明星人物...

除了奥巴马,在总统候选人中,也一再出现黑人的总统竟选人。第一次是Herman Cain。今年又出现了Dr. Ben Carson。后者是世界著名的小儿脑外科专家。是他在世界上第一次成功地分离了一对脑颅连体婴儿。而且!而且这几个出来竞选总统的黑人候选人,都是共和党。今天的民调显明,仅仅在一个月内,Dr. Ben Carson的人气从6%快速上升到23%!直逼Donald Trump的27%(八月中为24%)。

美国最高法院的9个大法官中,Clarence Thomas是一个黑人。那还是老布什当总统时任命的。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还为此大闹绯闻。那时我才到美国不久,1991年。出来指控他性骚扰的是一个法学教授,Anita Hill,他曾经的同事,也是黑人。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我们一大帮中国学生正在阿拉巴马州Mobile市的Perdido沙滩上度周末,一架小飞机拖着一个大标语飞过来。等它飞近了,才看清楚,上面写着“Clarence,marry me. Anita”。原来是调侃这一个无法弄清楚的绯闻的。老布什照样任命他为大法官。其实,早在1982年,里根就任命了Thomas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EEOC的主席。

在小布什时代,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是Condoleezza Rice,是黑人,她参政之前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兼教务长,之后,又回到斯坦福继续重操旧业。小布什时代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是黑人,Collen Powell将军,实际上的美国最高军事长官。他还是牙买加/Jamaica来的新移民呢。

倒是到了奥巴马时代,没有这么多的黑人身居要职了。不过他的司法部长/General Anthony, Eric Holder也是黑人...

体育界,就更不用说了...

无论在演艺界,体育界,教育界,学术界,传媒界,政界,军界,商界,黑人都得到了充分的机会,成功的黑人,处处皆是。

这些都是充分体现了金博士的梦想:不是以皮肤的颜色,而是以道德能力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

奥巴马都当了美国总统了。当时全世界都为之兴奋。奥巴马当总统之时,应该是美国的种族问题解决得最好的,族裔和解最好的时刻,正是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体现的最高峰!马丁路德金的梦想成真了,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对黑人不再有歧视,黑人上升的机会和条件,不仅仅是平等的,而且,特别优待的。而且是越来越优待。不仅仅实现了马丁路德金所说的不是以皮肤的颜色,而是以道德能力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的”社会,反过来,倒是会因为黑人的“皮肤的颜色“,成为了特别的通行证。比如,哈佛等美国顶级藤校在录取新生时,一个黑人学生,可以靠低四百多分的成绩胜过亚裔的学生。最近的例子,一个印裔孩子进藤校无望,就谎称自己是黑人,却成功地达到目的。歧视翻转了。由种族歧视翻转为种族优待了。最近还有黑人议员要组团去加州硅谷,压迫高科技公司多雇佣黑人?!

要哭喊遭受歧视的话,倒是亚裔,特别是华裔,最有资格说自己受到歧视了。

如果马丁.路德.金在天有灵的话,他会要开始为这种反转的歧视而奋斗了。因为这不仅仅皮肤的颜色”没有带来不利,而恰恰是因为“皮肤的颜色”,而得到优惠了。或者说,其他肤色现在变成了是不利的了。德州不是有一个白人姑娘正在起诉学校录取时的歧视吗?这不也是,正是违反了他梦想和理念中应该执行的标准了吗?

现在在美国,不仅仅不能在公开场合说nigger”,而且成为了一条高压线,谁不慎提及,不管是什么场合,不管是什么上下文,都会引起全社会震惊,以致全国讨伐。就像这次奥巴马在这样的前言后语的语境下,提及到了这个词,都会引起了所有媒体的轰动:“奥巴马竟然用了N词!

现在,在社会主流文化中,任何歧视蛛丝马迹的歧视,都会受到百倍抨击,围剿。美国社会的各个领域在这样的主流舆论,主流意识下,还能说有种族歧视吗?这已经不仅仅是“礼 貌”的体现,这就是主流意识,主流价值的体现。近四亿人口这么庞大多族裔的国家,什么人没有啊?!不管在一些人的下意识里还残留着各种各样的偏见,白人中 有,黑人中有,华人中也有,但是,这些错误思想只是支流末节,不是主流。不看主流,却去专找支流末节,这种思维习惯,这种做法,本身才是歧视,本身就是种 族偏见。

有人会说“白人嘴上不说...。我说,只要知道该怎么做,就好。这既是一种道德底线,也是一种道德高度。

1964年,金博士的时代相比,金博士的梦想已经成真了。奥巴马成为第一个美国黑人总统,就是最好的明证,最高的标志。奥巴马是昏了头了!奥巴马就是一个带着深度的种族偏见的墨镜看美国的人。

在《我有一个梦》的演讲中金博士还强调:有 一些话我必须要说...我们不能容许我们富有创造性的抗议沦为暴力行动。我们应该不断升华到用灵魂力量对付肉体力量的崇高境界/We must not allow our creative protest to degenerate into physical violence.Again and again, we must rise to the majestic heights of meeting physical force with soul force”。

可是,与1964 年金博士的时代相比,金博士提倡的非暴力运动不见了,在现在这些所谓民权运动的领袖们领导下,在奥巴马总统的治理下,暴力却越来盛了,动不动就上街打砸抢 烧。那些议员,律师,教士们不提金博士的这个告诫,却在街上打砸抢烧越来越严重时,大势渲嚷“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不就是公然以鼓动不良分子打砸抢烧 制造社会动乱来要挟,不达目的不罢休吗?奥巴马的司法部长Eric,那个黑人议员等等不是都是站在布满“No Justice,No Peace”标语口号的大布景前,发表煽动性的演讲吗?打砸抢烧,就是他们鼓动起来的!他们有赖不掉的煽动仇恨罪!

那么,现在美国黑人的处境如何呢?一方面,金博士的梦想成真了。另一方面,确实还是很成问题。大家都看得到,黑人的一部分,还是生活在贫困之中。在黑人密集的区域,吸毒贩毒,凶杀,未婚先孕,青少年的单亲母亲... 警察在执法过程中,也很有问题... 这里有历史留下的困难。但是,不是都能归罪于种族歧视的原因,从而得出美国现在仍然对黑人的种族歧视的结论的。为什么华人,西裔,其他族裔,在更困难的境 遇下,赤手空拳来到美国,也经受了,而且还在经受着,巨大的,严重的,各种各样的歧视和不利,但是,都能靠自己,自强不息,艰苦奋斗,改变了生活条件,改 变了社会地位呢?

六 十年了,黑人里,正派的积极的部分,通过他们自己的努力,大量地进入了中产阶级;很多的黑人,不仅仅摆脱了贫苦,而且飞黄腾达了,如前面所列的优秀成功人 士,包括奥巴马和他老婆。其余还在不同程度的困难中的黑人,特别是最困难的那部分,是因为有种族歧视在压制他们吗?显然不能归咎到美国还是一个种族主义盛 行的国家。

这个社会巨大的福利制度,巨大的福利费用,就是为了帮助还有困难的这部分人。为什么这部分黑人,就不能改变呢?这些黑人的处境难道就能靠上街闹事,打砸抢烧,就能改变吗?特别是那部分一有机会就打砸抢烧上街闹事的少数不良分子他们不仅不能靠打砸抢烧来改变现状,反而因为创下前科,将来会更加困难。而他们这些的行为,陷黑人群体与打砸抢烧的行为形象相连,抹黑了非裔的整体形象。好像是经过了六十年的历程,非裔反而越来越暴力了。形成了这样一个恶性循环,一有事,就上街闹事,打砸抢烧,一遍又一遍。至于那些煽动他们闹事的所谓的“领袖”们,无疑是最得益的。因为不闹事,他们就要“失业”了。(见我的 《老钱:枪械问题还是种族问题/美国的问题(一)》)

奥巴马如果真是为了他的同族同胞着想,应该是努力地提高这部分人的素质,转化这些不良分子,消除打砸抢烧,努力地改变整体形象;不要让打砸抢烧成为惯例,常



浏览(1902) (20)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9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