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钱的博客  
我不思,则我不在  
        http://blog.creaders.net/u/686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老钱:纪念叶晓芸 2018-07-29 07:14:35

纪念叶晓芸

老钱

(7/20/18)

我们的朋友叶晓芸,因癌症医治无效去世了。
 
我和她的先生曾经是同事。她们的女儿跟我们的邻居Tom Ludwig学提琴。所以,他们送了女儿来上钢琴课后,有时就会和我太太一起在小区里走路散步。
 
晓芸给我的印象就是贤妻良母,柔弱多病。
 
7月21日,在华人北堂参加了她的追思会和随后的葬礼。听了众多的追思/eulogy,让我非常感动,彻底扫除了我对晓芸的柔弱的成见。我这才认识到这是一位天分极高的才女。她是一位极其优秀的化学家,而且极富感召力,有领导才能的全才。她还是一位,极其虔诚无私,坚强善良,爱心笃厚的女士。
 
追思会上,在她一生经历的路程上,同学,同事,朋友,教友,异口同声地赞美她,敬重她。这才让我知道,什么叫天忌英才。上帝过早地招去了这样一位杰出的女子,大家失去了一个诚挚的充满爱心的朋友,家庭失去了一个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化学界失去了一位才女。
 
她在自己与癌症拼搏的艰难中,仍然关心他人。她的牧师说去安慰她时,不想反听到她认真地学习圣经,体会深刻,豁达开阔,反倒感到极其感动,有收获。
 
晓芸毕业于厦门大学化学系,是87级分析化学硕士。是班上的学霸。成绩优异。在美国的,和大陆的同学,纷纷写来悼念文章和回忆。
 
然后又在美国阿拉巴马州大学/UAT的分析化学和气相色谱分析/Chromatography专业,获得了第二个硕士学位。96年进入工业界。七年后,2003年加入CDC。
 
定居美国后,晓芸依返了上帝,成了非常彻底虔诚的基督徒。。。
 
CDC, 大家都已经很熟悉了,是美国的,也是世界的疾病控制中心。旗下一个分支叫做美国环境卫生中心(National Center of Environmental Health)。这个中心包括了科学实验部门(DLS/Divisionof Laboratory Science)。这个中心的一部分叫做有机毒理分析(OATB/Organic Analytical Toxicology Branch)。
 
叶晓芸就是在CDC的NCEH下的DLS的OATB里,作为化学研究科学家,领导着两个实验室。
这两个实验室,一个叫做日常生活/Personal Care实验室,另一个叫做燃烧实验室。一听这些实验室的名字,就足以让我吃惊了。想想看,这两个名字,就可以知道CDC的这两个实验室管辖着多么宽泛的领域。在这两个宽泛的题目下,几乎包括了我们日常生活的一切于健康相关的事物。
 
CDC的工作,晓芸创立的,在生物样品,血样和尿样等,测量微量毒物的分析方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用她建立的方法,测定了五十多种可疑的化学物质,搞清楚了它们有毒的证据。其中最出色的成果是与BPA(Bisphenol A)相关的测定。BPA是一种硬度强化添加剂,广泛应用于化工原料制造中。常见于各种各样的塑料制品中。也广泛地参与在我们的生活中。比如水瓶,水杯,奶瓶,。。。因此对于人类的健康有极大的关系。但是,通过容器使用而释放,再进入并残存在人体内的量是非常之微弱的,极其难以测量。由于晓芸创立的测试方法,成功地发现了BPA的微量检测数据,为哈佛大学的医学病毒病理的研究,提供了坚实的支持。进而为工业标准的建立,立下极其宝贵的贡献。现在大家在买这些产品时,就可以看到“BPA free” 的标志。
 
BPA还只是一个有害化工物质之一。因此,她成为了生物微量检测/Biomonitoring的,世界范围的权威专家/Authority。不显山不露水,非常卑谦低调。
 
她的研究视野广阔,从日常污染,对孩子,对孕妇,到职业保护。在CDC有关环境中化学物质对人类影响的国家报告中,她的研究报告,构成了一个重要部分。这些测定,鉴定报告,对美国环保部/EPA(Environment Protection Admin)和食品药物管理部/FDA(Food & Drag Admit)的决策再起到了指导作用。
 
CDC15年的工作时间里,晓芸领导与参与了,写出来一百二十多论文。一年8篇多,持续不断15年,惊人的数量啊!
 
2012年的一篇论文,在长达5年的时间里,被美国的权威刊物,环保卫生展望/EHP(EnvironmentalHealth Perspectives)统计列为最高引用/Citation,在过去11年里,被全世界的专家学者们奉为圭臬。由于这些杰出贡献,晓芸得到了各种各样的崇高荣誉。
 
可是对于这些成就,除了小范围的同事们知道,很多同行的朋友同事,甚至是很熟悉的人,都不知道。晓芸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低调得出奇。她总是说,一切荣耀归功于主耶稣。她对工作的巨大的无私地投入,对同事们真诚关心帮助,永远的微笑,永远地铭刻在大家的心中。当她在与癌症顽强搏斗的一年里,多次向主管领导提出:“我的病对工作有影响。。。”。但是,人们都劝慰她,专心于自己的健康,说CDC没有这样的先例,她有保险。。。期间有别的同事家出事,她立刻捐出$500。。。同事们纷纷献出自己的假期给她,让她安心于治疗。感人至深!
 
追思会结束,就是葬礼。殡仪馆要求我们去参加葬礼的车,都打开紧急灯,一辆接一辆,跟紧灵车,鱼贯而行。
 
三辆警察摩托,有一辆已经领先出发,在沿途要经过的下一个交叉路口等待。当灵车接近时,警察立刻启动警笛,拦截住所有的交通,包括与我们车队反向的车流,保障我们的车队无阻断地缓缓通过。我们的车队大约有五十多辆车。当守卫在最后一个交叉路口的警察,待到送葬行列的最一辆车通过了之后,他立刻开启警笛,在反向车道上,呼啸,疾驶向前。反向的车流都已经停靠在左边,等待最后这辆警察通过,发出信息后,才能恢复行驶。这辆摩托车迅速超越我们车队,直到下一个交叉路口,等待。。。
就这样,警察摩托循环往前,接力护送,保障了我们的送葬车队,一路无阻,不管红灯还是绿灯。
 
过去,我还只看过,牺牲的警察的送葬车队,会有这样受到全程的护卫的礼遇。今天这样的阵势,也让我深深地震撼。晓芸配得上这样的尊重和最后的致敬。
 
愿晓芸一路走好,在天国安详,安息。
 
老钱涂鸦集

 
(到此结束)


附录:

Itis with profound sadness that we announce the death of CDC employee Xiaoyun(Sherry) Ye. 

Sherrywas a lead research chemist in the Division of Laboratory Sciences (DLS) at theNational Center 
forEnvironmental Health. Since 2013, she served as chief of the Personal Care andCombustion 
ProductsChemicals laboratory in DLS’ Organic Analytical Toxicology Branch (OATB). 

Sherrywas born in China. Before leaving her homeland, she received Bachelor andMaster of Science 
degreesin analytical chemistry from Xiamen University. She continued her studies inthe United States, 
andobtained a second Master of Science degree in analyticalchemistry/chromatography from the 
Universityof Alabama. In 2003, after seven years of post-graduate chemistry work in theprivate sector, 
shejoined OATB. 

Duringher CDC tenure, Sherry established herself as a worldwide authority in thefield of 
biomonitoring—themeasurement of potentially toxic chemicals in human biospecimens, such as blood
andurine, to assess chemical exposures. She contributed greatly to OATB’s effortsby developing 
cutting-edgeanalytical methods to provide unique exposure data to more than 50 potentiallytoxic 
chemicals,most notably bisphenol A (BPA). These methods are critical to fulfill thebranch’s mission of 
improvingthe detection, diagnosis,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harmful exposures inpopulations. 

Thescope of the studies Sherry coordinated ranged from characterizing chemicalexposures in the 
generalpopulation, including children and pregnant women, to occupational settings.Her research is an 
integralpart of CDC’s National Reports on Human Exposure to Environmental Chemicals,the most 
comprehensiveongoing assessments of Americans’ exposure to potentially toxic chemicals. The 
biomonitoringprograms she directed informed EPA and FDA’s ongoing discussions andevaluations of 
plasticizerssuch as BPA and phthalates, drinking water contaminants such as perfluoroalkyland 
polyfluoroalkylsubstances (PFAS), antiseptics such as triclosan, and tobacco carcinogens suchas 
polycyclicaromatic hydrocarbons (PAHs).

Sherrywas an accomplished chemist and prolific author, publishing over 120manuscripts. In 2012, 
EnvironmentalHealth Perspectives (EHP), a leading journal in the environmental health field,selected 
oneof Sherry’s manuscripts as the EHP Classic Paper of the Year because itreceived the most article 
citationsin a 60-month period.  

In2016 and 2017, Sherry was selected as a Highly Cited Researcher inEnvironment/Ecology
.This annual list recognizes influential researcher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hoduring the past 11 years co-
authoredmanuscripts that ranked in the top one percent by citations for field andpublication year.

Becauseof her outstanding contributions to biomonitoring through service andleadership, Sherry 
receivedother honors and awards, including: the NCEH/ATSDR Excellence in AppliedResearch 
Awardin 2006, NCEH/ATSDR Excellence in Public Health Protection Award in 2012, andthe 
NCEH/ATSDRExcellence in Leadership Award in 2016. 

Sherrywas passionate about her work. Her co-workers remember her selfless dedication,competence, 
warmth,compassion, and smile. Sherry also took immense pleasure in every aspect of herfamily life.

Amemorial service will be held at 10:00 a.m. on Saturday, July 21, 2018 at theAtlanta Chinese 
ChristianChurch North (ACCCN), 5055 E. Morton Road, Alpharetta, GA 30022, followed by aburial 
serviceat Roswell Funeral Home Cemetery, 950 Mansell Road, Roswell, GA 30076. 






































































































浏览(1253) (10) 评论(1)
发表评论
老钱: 什么叫民粹主义? 2018-07-21 16:46:41

什么叫民粹主义?

老钱,回眸,EZ

7/13/



现在,民粹主义,白人至上主义,等等的一系列吓人的帽子,被扣到了Trump总统,以及他的团队,特别是他曾经的军师班农的头上。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些帽子合适吗?

本文首先来讨论民粹主义。什么是民粹主义?民粹的含义,或者说定义是什么?

我最早见到民粹主义,是从对俄国的十二月党人的描述中。这是一个贬义的词语。其含义有两层。一层是盲从于错误的民意。另一层是打民意的招牌,也就是说是虚假的。这样子说,因为谁都不敢公然藐视民意。公然蔑视民意,不顾民意;与民意对抗,不就是反动派吗?所以换一个说法,或者这个民意是错误的,或者是被曲解的,或者是被别有用心的人了,并不是真正的民意,和,并不是真正地为民意。

所以极左派们也不敢公然蔑视民意,而是摔一顶帽子出来,叫着民粹主义。特别是在中文里,民粹是很负面的词,有点类似于纳粹,谁都会躲得远远的。其实,它的英文是populism则远没有这么严重。Google一下,populism一种理念,不同于重视推崇精英的倾向,而是重视推崇普通民众的倾向,包括哗众取宠的政策手段。民粹主义侧重于表达,“我们才是真正代表民众,为民众的”。实际上,政治永远是是极少数的精英在操作和操纵。这只是精英们在争权夺利时的一种压服对方的旗号。但是,这是一个恶劣的伎俩:首先给对方贴上一个坏标签,还没有讨论,就先至对方于不利的结论。对于自己同伙来说,立刻就得到喝彩。对于缺乏思辨能力的人,立刻就造成先入为主的误导。

对于思辨能力强,头脑清晰的人,则是一个强烈的反感:怎么不讲道理,先下结论?

在极左派精英看来,所谓的“民粹主义”,就是指责Trump总统的主张和政策,代表了那些“生锈”地区,和传统农业地区的落后民众的落后意识。(生锈地区,就是指那些由于美国生产力转型,和由于全球化而相对衰败的地区)。那么,我们就来看看,到底谁是美国的广大民众?当前美国的民意是什么?他们的真实状况是什么?

第一, 这些所谓的生锈区的,没有精英们有知识有学问的人们,他们是谁?

他们就是美国的劳动民众,就是左派原本理应恭恭敬敬侍奉的劳动民众。就是左派思潮出世以来,信誓旦旦要为之奋斗,特别夸耀,特别专享的,奉为资本,尊为圭臬的劳动民众。他们才是美国的主体,他们才是美国的国本。
可是,现代的极左派精英们已经“基因突变”了,不再乐意代表本国的工农大众了。转而以代表非法移民和外来以拆庙为重任的新移民了!这样才是他们的大爱,和无尚的光荣了!

左派们本来是以代表弱势群体,代表工人农民基层大众为己任。现在,他们却无限地鄙视,嘲弄,斥责,呵斥他们。甚至指责基层大众为“白人至上”,“无知愚蠢”和“失败”(Hillary用语)。几百年来的左派,走火入魔到忘本了!这就是本末倒置了,这就是颠覆常识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对此怪状,我曾写过《献给白左》。

第二, 极左派所谓“生锈区”的民众是不是落后了,也生锈了?

这就是极左派精英的狂妄自大。在互联网时代的当今,真是叫“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根本不是他们想象藐视的那么一回事!谁能蒙谁?谁没有资讯?谁闭塞?谁没有发言权?而且,美国的教育制度,服务设施,政府机构,执法力度,甚至饮食习惯,没有什么边远地区,与大城市的区分。走进Wal-Mart,McDonald,。。。到处都是几乎一模一样的。。。这就是极左派自己的狂妄无知,脱离民众,是他们自己生锈了!

恰恰是民主党的追随者们,充斥了没有头脑的,愚昧无知蛮悍,不知羞耻的人士。你看她们为了丑化Trump,不惜糟蹋自己。做成象征Pussy的帽子,戴在头上,形成粉红的海洋。更有甚者,甚至把Vagina做成大牌子套在身上,代表女权。到底是谁在侮辱女性?[backcolor= transparent]她们才是真正生锈了!
因为反对Trump总统到访英国,这些天,这些小丑们又把这样的丑剧搬到了伦敦的大街上,广场上,不知羞耻地上演了。看看那些照片,真恶心啊!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可以看到,都是民主党的支持者在大街上打砸抢烧,BLM,Antifa。。。真像法西斯一样!

有共和党的支持者发狂吗?没有!而且共和党的民众,由于害怕民主党徒的暴力,已经变成了沉默的大多数/Silent Majority。

第三, 广大的美国中产阶级,劳动民众是不是生活困难了?他们的利益是不是受到伤害了?当然是的!还用疑问。而且,我们还知道,很大的诚实勤劳的民众,尽管困难,仍然坚持高尚的道德精神,自强不息成为习惯,羞于伸手要求福利救济。反倒是纳税人的赋税被不该享有的非法移民无耻地占用。

第四, 为什么会发生?因为全球化。全球化是个什么神圣,广大民众就应该屈从于全球化,就应该为全球化忍受灾难?全球化并不是什么神圣!我已有文详细论述过,请见《老钱:关于全球化的一点思考》。全球化只不过是资本运作的一个形式,全球化具有资本的一切原罪!

第五, 由于全球化的资本本质,全球化结果是拥有大资本的人和运作资本的精英们获得巨利,极少拥有资本的广大民众相对吃亏。没有工作,就吃亏吃大了。

第六, 在美国民众这样困难的情况下,极左派还要釜底抽薪。我收到一个专门对非法移民做全国调查的民间组织/Judicial Watch数据。有些州每年要为非法移民付出61亿美金的教育费用。全美国,这项开支达到了520亿美金。据估计,全美国每年在非法移民上的付出达1100亿美金。估计非法移民超过1千5百万。有3百5十万的非法移民在美国劳动民众辛勤积累的Medicare/穷人福利里享受医疗健康保险。

这就让美国民众的处境雪上加霜了。

第七, 根据一个大学/Old Dominion Univ的政治科学系的研究,在2010年,就有25%的非法移民注册投票。在2014年就有两千万的原本没有投票资格的人注册了投票资格!这就是Hillary,Obama之流的秘密票仓!
现在,美国有3百多个城市是非法移民保护/Sanctuary城市。

再加上,美国作为世界老大,逐年背负了过度的世界责任,世界大多数国家习惯了占美国的便宜,一些国家依赖成性,反而颠倒是非,混了头脑,失去了常识。

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确确凿凿的事实。

在全世界各国,都以自己的利益为重,而且都想楷美国的油时,Trump总统坚持“美国第一”,有什么错?


在这样的事实上,民粹主义就是好事!如果这就叫做民粹主义,我们都是民粹主义。

正确的应该叫着民生主义。一个国家,一个领导,就是应该关心自己民众的生活,就是应该以自己的民众利益为重。只要不侵犯别国,不偷不抢不骗不欺不诈,理所当然地以本国利益为首务。

美国人,和美国总统,理所当然的要“美国第一”。我们坚决支持Trump总统的“美国第一”。



我们必须牢记在心,林肯的名言:“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forthe people”/“ 民有、民治、民享”。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理所当然。“修身、齐家、治天下”,天经地义。

自己没有能够安身立命,怎么兼济天下?这是显易而见的道理。恰恰是极左派精英们,违反常识,自私自利,虚伪腐败。为了权力,饮鸠止渴,目光短浅,本末倒置了。她们是在出卖美国。

老钱涂鸦集






































































浏览(1594) (11) 评论(12)
发表评论
老钱:关于移民政策的思考 2018-06-13 13:15:43

关于移民政策的思考

 

老钱

1/25/18 --- 6/11/18

 

 

美国应该有什么样的移民方针政策?一直是我思考的问题。

 

我们经常会听到这样说,美国是一个由移民建立的,有着移民传统的国家。这样定义,是特别相对于西欧和日本等,那些民族组成比较简单,而且严格限制外来移民的国家而言。进而的理论就是,美国,如果不张开双臂热烈欢迎新移民的话,就违反了美国的立国之本,就有一点“大逆不道”了。于是,“反移民”也就是一个政治不正确的大罪名了。于是又叫做“白人至上主义”,就更加“大逆不道”了。

 

好像很对啊。美国不就是欧洲来的移民建立的吗?不同的就是,先来的和新来的。因此,大家彼此彼此,没有什么不同。这块土地,谁都可以来。谁都不可以,不准谁来。

 

可是,这样说到底对不对呢?大家都习以为常的事情,不一定就是真理,凡事都应该又自己的独立思考。美国是不是一个移民的国家?从而是不是应该永远敞开大门地,毫无节制的欢迎新移民?

 

那么,我引用一段亨廷顿的话吧。亨廷顿是哈佛大学的著名教授,是世界级的大师。他的《文明的冲突》准确地预见到了,并刻画了现在的世界冲突。他的学说,影响了,引导了美国和世界的外交政策。下面这段论述摘录自亨廷顿的《谁是美国人?美国国民特性面临的挑战》。

 

定居者移民有根本区别。

 

定居者是离开一个现有的社会,通常是成群出走,以便建立一个新的群体,建立“山巅之城”,其位置是在一个新的、通常是遥远的疆域。他们充满了一种集体目的感。他们或明或暗地恪守一个协约或章程,它构成他们所建立的群体的基础并界定他们与自己祖国的关系。

 

相比之下,移民并不是建立一个新社会,而是从一个社会转移到一个不同的社会。

 

这种人口流动通常是个人采取的行动,涉及的是个人及其家属,以个人的方式界定他们与原居国和新居国的关系。在17世纪和18世纪,定居者来到北美,因为当时这里是一块空白的写字板。除了可以杀掉或向西驱赶的印第安部落以外,这里还没有社会,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建立能体现和强化他们从原居国带来的文化及其价值观的社会。

 

在这以后,移民来到这里,是为了加入定居者已建立的社会。与定居者不同,当移民及其子女试图吸收一种与他们原有文化大不相同的文化时,他们感受到了“文化休克”。是定居者先创建了美国,然后移民才来到美国。

 

这一段话极其严谨,清晰。亨廷顿阐明了,正确地说,美国并不是一个从头就是移民的国家,而是一个由 “定居者”的族群,根据自己的既有文化,建设发展起来的国家。这个文化,就是欧洲,特别是,英国人的基督教文化。我相信,并且接受亨廷顿的见解。所以说,“美国是一个由移民建立的国家,有着光荣的移民传统”,这样一个定义,或者说,这是一个伪命题,并不是理所当然的“政治正确”。这样滴定义,并不符合美国的历史。

 

这里的“定居者”就建国者,是创立者不是移民。他们面临的是什么?是一个充满未知数,有待探索,有待开拓的,充满希望大的土地。而移民,是后来者,是已经听说美国是一块乐土,是一个人间天堂,所以都跑来享受创立者已经建设好的文化环境和社会制度。

 

退一步说,叫定居者,还是叫移民,只是字面的表达方式,只是一个符号而已。我们可以把怎么表达,用什么词的问题先放下。重要的是,把实质问题搞清楚。实质是什么呢?亨廷顿在这里强调的是一个文化问题。一个国家能够建立,必须要有一个共同的基础,就是共同的文化。如果有多个文化,必然会是以一个为主;拥有不同的文化传统,而又能保持一个国家之中的,其他的就被称为少数民族。如果有多个文化平起平坐,人们就很难相处,经常会处于爭纷之中。哪怕就是一个饮食习惯的不同,一边必须吃猪肉,另一边禁止吃猪肉,或者是吃狗肉。。。而且,双方势均力敌,一定会永无宁日,最后一定是战争解决问题。

 

我这里强调的是,一开始建国的时候!一开始就有这样不可调和的社会文化分歧,怎么混合得起来呢?干脆就是各自建立一个国。或者早已如此,早已斗过,斗得头破血流,你死我活。或者,一个吃了一个,或者,必然是虎视眈眈地对立着,分立的两个国家。历史不是这样,一遍又一遍地演绎重复着吗。

 

而且,这里有一个先来后到的历史事实和既成现状。所以,先到的“建国者”和后来的“新移民”是不一样。也是无法一样的。

 

所以,我们必须要尊重,维护保持一个国家的文化传统和制度的尊严,稳定,连续。

 

有人一定会说,文化也是在发展变化的。非常正确!文化传统,是可以发展,变化的。而且,“变”是必然的,是永恒的。不变,就是僵死的,一定会被历史淘汰的!可是,这种变化,这种发展,是从内部发生的,自觉自愿的,细雨润物无声的,是正常的社会进化,改良,是一个社会内部的自适应的过程。我们也经常看到,剧烈的社会变革,但是,是内部发生的。不是外人强加的。即使有,也叫内战。外人强加,就是侵略!必然引起本国本民族,广大民众的奋起反抗,就是民族,国家的战争!

 

不尊重“先来后到”,就是只有战争。几千年来,人类从血腥的历史中总结出来的,不得不尊重“先来后到”,这就变成了一个不言而喻的公理!

 

所以,我们可以不在乎,对于那些建国者/先民,是不是应该称呼移民。但是,我们可以来,讨论此后的移民政策问题。到此,我们考虑移民政策,就必须承认一个大前提!这就是,一个国家的移民方针政策,必须要考虑,维持这样一个称之为文化基础,或者叫做国本的文化的稳定,统治地位。否则,国无宁日,国将不国。

 

国无宁日了,也就是世界不太平了,世无宁日了!

 

这是一个不言而喻的公理!先来的,能开创,能建国,能立住脚的,总是有其先进性。要挑战之,总是会吃亏,吃苦头的。几千年来,人类从血腥的历史中总结出来的,不得不尊重“先来后到”,这是一个不言而喻的公理!

 

这就是,由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丘吉尔,在雅尔塔会议上,奠定下来的,已经被这个世界接受了的世界新秩序,自由竞争,和平贸易。这个新秩序,就是在承认世界已经在“先来后到”历史过程中,已经形成了定局。人类共同认识到,杀伐征战,争夺领土的野蛮蒙昧时代应该结束了。从此应该是和平竞争的时代了。雅尔塔精神,正是从希特勒,日本帝国,发动的二战的血腥中总结出来的。虽然此后,总有狼子野心,总想挑衅,总想试试。但是,总是鸡蛋碰石头,碰得自己头破血流。

 

新移民/,或者说后来者,就应该对开创者抱有一种感恩的认知。如果没有任何优越性,为什么要越洋过海,跋山涉水,历尽千难万险,不惜冒着生命的危险,放弃现成的一切,拔起自己的根,到一个新地方来,从头开始呢?没有优势,哪怕是一点点优势,没有甜头,为什么要折腾自己,活受罪?

 

对别人创造的好东西,可以给自己分享,难道没有一点感恩,感谢的心态吗?如果没有,这种人是正常的人吗?不是!这种人是很可怕的!如果有,那么表现就会不一样了。

 

所以,应该尊重开创者的文化,应该尊重开创者建立的社会制度,学习,融入。基督教特别强调感恩/Grateful,领情/Appreciation。其实,正常的文化和民族,都是懂得感恩和领情的。这也是不言而喻的公理!这是人类的通识。而不应该抱定一个蛮横的主意,我就是要来享受一切现成的好处,至于为什么会形成这些我爱享受的好处,我不管!你们的文化和制度嘛,我根本不在乎。更厉害的是,我不仅仅要享有一切好处,我们根本不喜欢你们的文化和制度。再有甚者,不仅仅不喜欢,而且,抱定主意,我们就是讨厌你们的文化和制度,我们就是要来推翻你们的文化和制度,换之以我们的文化和制度!这不是通情达理的移民,而就是野蛮的入侵者!

 

特别是那些主旨抱定的,一旦立住了脚,立刻就用生殖器,用女人肚皮,开展人口生殖颠覆战的族群;一旦人多势众了,就要开始用高音喇叭向邻居们宣教;人口再多一些,就要到大都市的热闹街道上去,堵塞交通,以一片屁股朝天的阵势,向所有不同于他们的人挑战?!这种人,就是侵略者!谁欢迎?只有极左派的傻瓜,或者伪君子。

 

毁坏一个先进的社会,对定居者和移民,多是一个灭顶之灾。这样的移民群体,就是一个损人不利己的祸害。难道现在要回到奥斯曼帝国的时代吗?

 

这些人,听起来不像是移民,而倒是像亨廷顿定义的“定居者”,他们要成群结伙地来,建立自己的文化统治地位。可惜,美国已经有自己的社会文化了,并不是荒芜不毛之地。这不过是痴心妄想,不识时务的“圣战”。可惜,这个世界还是承认“先来后到”的原则的。尊重先来后到,也是一个无需证明的公理。而且,只要原来的“定居者”不傻,这些“圣战者”只能是自己碰得头破血流。

 

我们,所有的原住民/原国民,和后来的,新来的,遵守当地规矩的,知恩图报的新移民/新国民,能忍受吗?不,我们不允许,我们来这里,就是因为这里的文化和制度先进优越。我们来,就是追求,接受,融入这种先进优越的文化和制度的。我们不允许这种落后者来破坏捣蛋!我们都要大声对这种入侵者说“”!如果硬要说,这就叫什么“白人至上”,那么我们就都是白人至上

 

不!应该正确地说,“先进文化至上”!我们就是应该追求先进文化,信奉“先进文化至上主义”!

 

正像一个良知健全,理智健全的穆斯林女士高声疾呼的:“为什么你们要到美国来,再建那些迫害你们,逼迫你们离井背乡的坏的文化制度?”

 

一个健康国家的移民政策,就是应该,考虑文化制度的稳定性,延续性,

 

因此,正常的移民政策,就应该对愿望移民来的人,进行必要的教育和改造。就必须要考虑,怎么样吸收文化背景不同的新移民。就必须考虑,怎么防止不同文化的冲突。怎么样保持自己民族的现有文化的稳定,怎么样保持自己的民众现有生活的稳定。

 

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新移民做入籍宣誓时,必须要明确地发誓:“我将放弃对原来政权/Regime的忠诚/Loyalty,。。。我准备为美国而战。。。”

 

可惜,很多新移民没拿这个宣誓当回事的。只是当成了一个喜庆的仪式,过嘴就忘了。更遗憾的是,美国政府,也没有把这个宣誓当回事!并没有认真监督,新移民们是否恪守宣誓的誓言了。也把这个宣誓,当作嘻嘻哈哈了。既然发过誓了,就应该忠于自己的誓言,就应该照办。对于违背自己誓言的新移民,就应该认定,作为是一种欺诈行为。

 

一个没有头脑发昏的民族,一个健康国家的移民政策,就要考虑,怎么同化新移民,使之适应,融入自己的文明和制度的过程。

 

关于多文化的问题,是另外的问题。接受多元文化,是为了丰富自己的文化,是为了取长补短,没有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会头脑发昏到,提倡多样化来颠覆自己的文化和社会的稳定。

 

再说一遍,重要的的话,要反复说:一个健康民族,一个健康国家的移民政策,就要考虑,怎么同化新移民,使之适应,融入自己的文明和制度的过程。不可以,不管不顾地,让外来者搅乱,颠覆自己国本,败坏自己民众的生活安定!

 

这才是对本国人民负责,也是对世界人民负责任的移民政策。

 

美国到了必须要严格执行已有的移民法,修改,增补,以使之适应新的世界形势,保卫自己的国家,公民的利益的时候了。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Trump总统,在这一点上,就是正常人,做了正常事而已。根本不是什么“白人至上”,而是“自己的老百姓至上”。完全正确!

 

 

 

注:

 

有些朋友,提出了驱赶屠杀印第安人的历史。我同意这些朋友的看法。这是一段让美国很难堪的一段历史。 

美国的政府和学者对带历史是非常坦诚和反省的态度。只要在DC参观过国家历史博物馆,就可以清楚的。在美国的中小学历史教育中也是非常清楚。绝没有文过饰非,闪烁其词,掩饰欺暪。 

二战,雅儿塔会议才是美国改变历史,对人类历史贡献的最高峰,也是全世界全人类的转折点。在过去近百年的历史上,美国无疑是这个世界的领导者,保护者。世界在进步,发展。而且这些进步和发展,恰恰是靠美国主导的。

揪住几百年前的历史,能有何用?这正是那个独裁专制惯常使用的逻辑和思维方式:“你家祖上怎么怎么。。。我今天就不能再干了。。。” 

难道,因为这段几百年前的历史,就不承认,不接受当今的世界秩序吗?

 




浏览(342) (13) 评论(4)
发表评论
老钱:我才遇到的一个网络诈骗 2018-05-25 13:33:11

关于网络诈骗

老钱

5/16/2017

$@l=FV_;  
@6Lp $w  
2018年的5月15日,我经历了一次被诈骗未遂的过程。 j#u{(W'r  
g W_E  
早上,11点钟左右,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说是,中国驻纽约领事馆的陈先生。他告诉我,给我寄出了一个重要函件。可是,未能送达,地址不明,被退回了。他核对了我的中文姓名和电话号码。中文名确实是我的。电话号码也是对的,否则我也收不到这个电话了。 ohs`[U=%~  
^nK7&]rK  
我问他,这封信是寄往什么地址的?他说不知道(1,第一个疑点)。 R"l6|9tmP  
|Qcj +HH.  
我感到非常奇怪。我说,我已经是美国公民二十多年了。我持美国护照。怎么中国领馆还会关照我?(2) +43~4_Oj  
s}-j.jzB{  
陈先生说,领事馆受广州国际刑警中心的委托,这封信里的文件编号是009186。我被涉及进了一件网络金融诈骗案。陈先生说,中国国际刑警方说,在4月15日,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截获了一个王丽女士,35岁,生于1983年。在她身上发现了二十多张银行卡。其中有一张卡,是我的名字。因此,我涉嫌,把银行卡卖给犯罪集团用于金融诈骗活动。 C/QrkTi=  
SurreD<x  
我告诉他,这个名字是我的。但是,我没有这个卡。我根本没有这种中国银行账号!我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n^b CrvD  
!X||ds  
他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重罪,可以判十几年的牢狱。建议我最好直接和广州国际刑警中心联系,及早澄清事实,以免日后的麻烦。 ]')y(_{  
59p'U/|  
我说,我在亚特兰大,如果有事,也应该是Houston领馆联系我。他没有回答。(3) m#R"~ >  
uF1&m5^W   
虽然疑问重重,我还是接受他的建议,让帮我直接接通广州国际刑警中心。虽然我根本没有这种中国银行账号,可是那里可能发生各种各样的荒唐事情!天知道!我问陈先生的电话号码,是纽约的。我的座机上的显示也是212-244-9392。他告诉我,他的工作代号是#1733。 VFMn"bYOB  
R NQq"c  
很快,“广州的”电话接通了。那头一个小伙子开始和我通话。他告诉我,他是值班警官,叫王豪。他会将我转给办案警官。一会儿又说,就是我来接理你的案子了。他说,接受我的报案,即将问我一系列的问题,所有的对话都将做电话录音,如果电话中断,不要离开,他会立刻再打回来。他再次核实了我的电话号码。 n).*=YLN  
~]].i~EV(  
后来,电话连接中断了一次,他又立即打了过来。 jE=m4_Ntn  
3ZI:EZ5  
他再重复了案情。强调了案情严重,要我配合,接受调查。 R]o0V*n  
$|7=$~y  
他报出了一系列涉案嫌犯的名字,让我指出我的名字。他念了:“陈立芳,张永顺,陈金凯,。。。”,下一个名字出来时,我说,这是我的名字。 zbr^ulr  
x^ `IZ{!  
听到了对我的这个要求,那个要求的,我就说,你是警方官员,你应该知道,任何司法结构都有一个管辖权限的限定。他没有接上我的话题(4) Ux{0)"fj  
`.dwG3R  
他为了让我相信,要了我的email,立刻给我Email来了两张JPG图片。一张是他的警官证,如下。 gs7_Q  

图片:王豪_20180516_005819.jpg[删除]

他说,一个东北吉林的叫郑少东的,搞网络金融诈骗,已经在广州被收押。他用了两百四十多张银行卡,进行资金的操作转账。其中有有一张,就是在我的名下。又说是我卖给他的。全国有十六个受害者。其中,有受害者就是直接指控了我。主要赃款已经查清,尚有98万款额尚去向不明。就是经过我的账号操作的。  zY7M]Az  
?m+];SJk  
我问,就只是你们的受害人的线索,怎么就能证实我涉案了呢?(5 4P=1)t?tX  
GmE`YW  
他说,中央指定了一位特别检察官,叫白少康。(6 ~wF3 $H.@;  
PIXqd,  
我再问,你们怎么能超越国界办案呢?要求一个外国公民做什么呢?(7) zg@i7T  
*DXX*9 0  
他仍然坚持说,我一定要积极配合特别检察官。不能到场,也可以通过电话录音来回答问题。下面,他就开始录音。 VbMud]40F  
r> Xk1~<!  
他的态度倒是始终如一,不温不火,非常耐心。但是,始终重复着这些,他无法强制我做到的要求。他不明白,他的司法管辖权只能在中国大陆上。 {0n p  
U$y wO4.  
他发给我的第二张图片,就是一个如下的,关于这个“特大网络欺诈案”的文件。文件的横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州国际刑警中心”。 xIW]e1pu=(  

图片:777771_20180516_005817.jpg[删除]


/OB){-  
当我看到这个“特大网络欺诈案”的金额达198万人民币时,我想,在如今的中国,198万就能够得上“特大网络欺诈案”了吗?现在中国的金融案件,动辄几千亿元。不上亿,能算“特大案”吗?(8) :-lq Yd5^  
MxUbx+_N  
到此,我已经没有耐心再和他纠缠下去了。“录音机卡住了”,“噪声太大了”,“换一个房间”了。。。等等,等等,前前后后,各种各样的插曲,,也已经纠缠了个把小时了。不管我怎么提醒他,他始终都领悟不到“管辖权”的问题。他完全没有这个概念,一个广州国际刑警中心的警官,怎么可能这样拎不清呢? l_$>$d  
UjLq[,_!  
我说,到此为止了。你如果要问我问题,请通过国际刑警组织,按国际间的操作程序,让美国警方来向我查询。 m+:JNgX6  
ev D=]iVD  
他还要继续说,我就把电话挂了。 C[hNngb7R  
E2t& @t%W  
太太回来了,告诉她。她说,这样的事,她的朋友/同事已经遇到过好几次了。第一次,就在办公室里,虽然隔着,但是她们仍然能听得见。没完没了的问题,她们就劝她挂了。 -q[x"Ha%  
nd,<}uP9  
我后来给太太的这个朋友打了个电话,交流一下这个经历。她告诉我,这样的来自中国的国际刑警组织的调查电话,她已经接到过好几次了。而且,她还认识一些中国在美国的一些留学生。这些留学生对这种所谓来自“中国的国际刑警中心”的电话,就更加熟悉了。他们就直截了当地打断这些“警官”的话头,说“不要骗了”。有一次,一个“警官”,竟然“虚心”地“不耻下问”:“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在哪里说漏了,被你看出破绽了?” x:U`T  
=hd0Ui>x  
哈哈哈,骗子,诈骗犯,也在虚心学习,改进“技术”!既然,骗子们都“思长进”,善良的人们更要学习交流了!所以,我也索性写出来,和大家交流,一起提高反欺诈,防止上当受骗的“技术”能力。 9Iq<*V 4  
e==/+  
在前面文中标注(n)地方,就是识别骗术的关键之处。 kf n,m  
Cg%Owe/E?0  
0UW_ Pbh6  
有人问,这个诈骗的目的是什么呢?显然就是要最终套出你的银行账号。所以,我写出来,就是为了大家互相提醒,交流信息,交流经验。让还未经历的朋友们,可以提高警惕,吸取经验,学会处理和应对。 kOdpW  
I$x<B7U  
老钱涂鸦集 `QRXQ c  
9o6[4Q}  






































































浏览(453) (3) 评论(9)
发表评论
老钱:命运攸关的幽门螺旋杆菌 2018-05-17 02:20:21


















































































命运攸关的幽门螺旋杆菌

老钱

4/30/2017




我一直想写一篇关于幽门螺旋杆菌的介绍。一直忙于其他事而未动手。直到最近,又和一个朋友谈起与口臭相关的事,她听了说“长知识”了,竭力建议我写出来。

而且,更巧的事是,这两天,接连在朋友圈里,看到熟知的朋友在转发同一篇文章,介绍幽门螺旋杆菌。这篇文章的重点在于,一,介绍两个澳大利亚医生,他们因发现了幽门螺旋杆菌,而获得了2005年的诺贝尔医学奖;二是,这个发现有效地减少胃癌的发病率,挽救千万人的生命,特别是在中国人。这篇文章的题目叫做《两个澳洲人拯救了中国8亿人生命!》。太夸张了,太标题党了。不过,大家都可以去Google一下,很容易就找到这篇文章了。

图片:NobelDoctor.jpg[删除]



我的着眼点,与这篇文章不同。事情要从口臭讲起。

幽门螺旋杆菌,其英文名是Helicobacter Pylori。很直观,Helicobacter就是螺旋菌,“杆”在哪里,我不知道,不懂。Pylori就是幽门。人的胃有两个口。进口叫贲门/ Cardia,出口就叫幽门/ Pylorus。它是连接胃和十二指肠/Duodenum的过度部分。有一种细菌专门生长在幽门,就叫幽门螺旋杆菌

口臭是在华人中很普遍的问题。是一个很让人难堪,又很难启齿的事情。

有一次,我为一个朋友介绍工作。他去了这家公司Interview/面试招聘。美国公司的Intervention,一般由HR开始,然后介绍给用人经理,然后是将来的Team-workers/同事,然后是高一级主管,最后可能是CEO。现代社会都非常重视Team/团队精神。哪里通不过,就在那里停住了,告诉你,你很好,等待进一步通知。我这个朋友去了面试之后,我急切地向这个公司里我的朋友打听面试结果。我的那个朋友也急切地来告诉我了。参加面试的人,大家多对我这个求职的朋友很满意。说他的技能很合适他们的软件产品。但是,就是有一个问题让他们为难。

什么问题呢?就是他的口腔发出的气味太重了!让人难受了。参加面试的人,都受不了了!有的人实在坚持不住了,就跑出去,透口气。最后,不得不把面试的会议室的门开直。。。

这只是一个例子,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在华人中有多么严重,也说明对华人的生活工作有多大的影响。

对我本人来说,这个问题虽然还没有这么严重,但也是一直的苦恼。多少年了,都解决不了。想尽了一切办法。询问了多少医生,从中国到美国,都没有能说得出一个所以然来。有一次,公司里的一个印度朋友,非常友好地提醒我注意改善这个问题,还给我带来了印度的神药草。结果也是没有效果。所有的牙齿口腔清洁工具,都用遍了,都没有改善。Boston还有一个专家,专门治口臭,她的网站,我也看过了,不得要领。没有一样解决问题。

我的妹夫是美国人,非常重视口腔清洁,常用工具,牙刷早已是超声波的了。此外,牙线/Flossy当然是主力武器。再加上高压冲洗/WaterJet。再加上商业的漱口水/Listening。我妹妹跟着他,学得也是高度重视,早早晚晚,吃饭之后,每天多少次,所有的装备都要用上。严肃认真,一丝不苟。这既说明了,美国人是高度重视口腔清洁的。这和美国的牙科高度发达相关,形成了高度的口腔文明习惯。但是,也说明了,他们也有同样的问题。这个问题也忧扰他们。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要这么劳神费事地操心呢?


图片:waterJet.JPG[删除]




每次相聚,我妹妹都要极其严重地提醒我,这个问题严重!都要教育我,如何措施,认真对待。

其实,我也积极地一直在寻找解决方案。所有这些先进工具,都是一出世,就被我抓住了。当年,第一款电动牙刷,叫RodoDents,都是25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还是在Alabama牙医诊所里,第一次在看到电动牙刷。那是一把旋转的小刷子。我立刻就买了,开始了刷牙自动化的时代。我是相信新技术的。


图片:Ultrasound.JPG[删除]




后来,PhilipUltra Sound的超声波牙刷,刚刚问世了,我立刻更新换代,升级为超声波牙刷。我是学物理的,太见过超声波的威力了!其实在医学实验室里工作过,见过超声波清洗器的人,都知道。我太相信超声波清洗器了。而且声波不伤牙齿的珐琅面。以后就一直跟着Philip产品换代升级。自从用了超声波牙刷,每次洁牙师都要夸奖,“good job”。我能清晰地感到,她刮牙垢的力度比过去小多了。

后来,一次生日,妹妹送了我一台Water Jet。我的刷牙“武库”,又增添了新式武器。不管已经用过了多少“武器”,Water Jet总是能冲出东西来。这些武器都是各有专长,也各有利弊,互相补充,缺一不可。所以,我每次去看牙医之前,都是“十八般武器”,一一用过。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解决问题。

有一次,我的一个牙冠脱落了,牙冠捏在手里,牙冠背面都是黑的!一股强烈的冲人的气味,让我确信牙齿缝隙里的“残渣余孽”,确实是口腔气味的重要来源。所以,flossy/用牙线是非常必要的!我最喜欢的flossy工具是一把弓(和弦,见下图),方便有效。但是,人和人不一样。有人的牙缝大,很容易藏污纳垢。有人的牙齿细密,致密,不易于藏污纳垢。但是,用floss都是会有帮助的。


图片:BowFlossy.JPG[删除]




可是,认真刷牙,使用现代的最高刷牙技术,认真Flossy,仍然没有解决问题。我自己能感到。我也能感到,别人也感到了。有时是很尴尬的。人贵有自知之明嘛。

我总是在琢磨,口腔有多大的容量嘛。纵使牙齿能藏污纳垢,一天到晚开着口说话的人,这点物质,总是有限的嘛。我相信,真正的源是胃!只有胃,才有这么大量,才能这样持之以恒。而且,胃里出来的味,和口腔里的味,是不一样的。这也是自己能感觉,可以区别的。

请教了很多医生专家,之乎者也,仍然不得要领。这个问题烦恼了我一辈子!所以,我就一出门,就嚼口香糖。口袋里总是备有口香糖。也尽量避免和人正面太近距离。不得不近了,尽量用手遮掩着。我也注意到,很多人,都是这样做的。美国人爱嚼口香糖,也是有道理,有非常实际的功效的。

这么多年了,这个问题一直是我的烦恼。

直到去年,一次Ballroom dancing/交际舞中,一个舞伴告诉我,“你最好去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幽门螺旋杆菌。。。。”她说,引起口腔气味的主要原因是幽门螺旋杆菌。。。

她的解释,立刻让我感到醍醐灌顶!真是,这么一辈子没有弄清楚的问题,立刻让我感到醍醐灌顶!我非常感谢她。

我立刻去看了我的保健医生/Family Physician。他说这是一个常规检查。给我约了最快的时间来检查。因为做这个检查也是要午夜起空腹的。做这个检查,就是含住一个软瓶子,吹足一瓶子的气。送去化验。两天后就得到了结果,证实我胃里确实有幽门螺旋杆菌。再见医生,就是给我开了两个星期的药。其中有很常见的抗菌素,Amoxicillin/阿莫西林,再加上另外两种药,LansoprazoleClarithromycin。两个星期的服药应该足以消灭了幽门螺旋杆菌的。但是,中国人的饮食习惯,很容易引起幽门螺旋杆菌的复发。所以,要再等两个星期后,再去复查。所以,只有两个星期后再复查,结果是没有了,才能放心说幽门螺旋杆菌确实是消灭了。

图片:helicoTest.jpg[删除]


其实,药一用完,我就问我太太了,气味改善了没有。她说确实没有了。我就奇怪了,说,以前问你,不是也说没有嘛?我很清楚,太太是一个非常善解人意的人,总是为别人着想。过去,我经常问她有没有气味?气味大不大?她总是说,“还好”。我知道那是“善良的假话”。现在说没有了,我知道这才是真话。其实,我自己也是能够判断的。

总之,对于我来说,确实就是幽门螺旋杆菌在做害。消灭了幽门螺旋杆菌,让我烦恼了一辈子的口臭问题消除了,解决了。确实是解决了。

现在把这个丑事写出来,就是为了让还不知道,幽门螺旋杆菌是口臭的罪魁祸首的,朋友们知道这件事。也许对他们都有帮助。

幽门螺旋杆菌不仅仅是口臭的罪魁祸首,而且,更严重的问题是,是胃癌的重要引发原因。而在中国,由于饭桌上是没有公筷,不像西方人的分餐制,有点细菌就非常容易互相传染。所以,幽门螺旋杆菌在中国非常普遍。而且很不容易治好,原因就是这个饮食习惯而反复感染。所以就有了一开头提到的标题党文章。这两个澳洲医生的发现,及研究成果指出,幽门螺旋杆菌是胃癌的重要罪魁祸首,因此对防止和治疗胃癌的功劳巨大。[backcolor= transparent]所以获得了若贝尔医学奖。

现在大陆体检中,幽门螺旋杆菌的检查已经成立常规检查项目了。而且,中国人应该彻底改变这个饭桌上的落后习惯,坚决实行公筷制。

后记:写到这里,我又Google了一下“幽门螺旋杆菌与口臭”。竟然看到有一篇文章题目是《幽门螺杆菌与口臭无关》。我也看了。不同观点吧。还有更奇葩的,说幽门螺旋杆菌是对消化系统里细菌生态平衡的有益的。但是,我的亲身经历让我相信,消灭了幽门螺旋杆菌,对于我治疗口臭是有益的,确实是相关的。

老钱涂鸦集








浏览(2573) (10) 评论(15)
发表评论
总共有13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