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钱的博客  
我不思,则我不在  
        http://blog.creaders.net/u/686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老钱: 沉默的大多数又一次赢了! 2017-06-27 04:53:39

勤劳正派沉默的大多数又一次赢了!

老钱

6/20/17





6/20,因为白天忙,对于这次佐治亚州第六选区的Runoff/再次投票,我一直没有时间去关注正式投票的进展。直到8pm,才在赶往共和党在HyattRegency旅馆举行的庆祝聚会的路上,在红绿灯下,用手机上查看投票的进展。是49.5%对50.5%,Karen暂居落后1%。之前据说是一直左右晃动着。
我不太担心,也不做猜测,也不相信民调/Poll。我信奉,尽人事成天命,或者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The man proposes,the God disposes。
等我达到旅馆时,比分差距已经缩小了0.5%。
这倒是一个好传统,共和党,民主党都各自找一个大旅馆,在其巨大的会议厅里,积聚着,观看数票的进展。无论胜负,都会有这么一个聚会。赢了,当然是欢呼雀跃。输了,不免要抱头痛哭流涕。但是,这样一个聚会,也是对支持者的艰辛努力致谢的必要机会。这是一个凝聚整合总结的机会。如果能积极吸取教训的话。
进了会场不久,比分进一步缩小,很快就开始反转了。半个小时之后,Karen的比分开始加速了,最高时,达到了52.9%/47.1%,领先5.8%。
大厅里开始欢呼雷动起来。我正好才网购了一个声响测量仪,随时带着。我测了几次,大厅内声响强度达到了113.3db/分贝。113.3分贝是什么意思?就是指,大厅内声响强度超过了人类听觉阈值(最低的)/The Threshold of hearing的200,000,000,000倍,或者说2x10^11倍/two hundred billion times。
比分停在了5.2%上,当已经收到统计的票数达到了,十二万四千多对十一万二千多。这时DeKalb郡还剩下了一个大蓝色圆点。整个选区还剩下一万八千票等待收官了。CNN预测这18,000票中,Ossoff可以顶多领先13.6%,也就是两千四百票。撑破天也翻不了盘了。连CNN都宣布,Karen赢了Runoff!
于是,佐治亚州务卿,Ms. Karen Handel走上台,正式宣布,“我们赢了!佐治亚州共和党第一个国会山女议员产生了!”然后,Karen,感谢这个,感谢那个。。。对Ossoff,民主党,Karen表现了传统的大度,友好的言辞,表达了要共同合作,团结携手,把美国,把佐治亚州建强!
在Karen讲话时,我发现电视的画面有很大的滞后,我测了一下,竟有快20秒了。早年,据说大陆的“实况转播”,起码要延迟7秒,是靠硬件实现的。现在,数字化了,就非常容易处理了。
这时,聚会真正变成了庆功会。



(选区选票分布及变化趋势}


.

第二天,所有的选票都清点完毕了。最终的Karen的胜利是51.9%:48.1%,赢了3.8%,票数是134,595:124,893。比较在4/18日,两个月前的投票数据,总数是192,569,Ossoff得了92,896票,也是48.1%;其余99,896基本是共和党的票数,被分摊给14个人了。Runoff后,投票总数,和两个人/两党的得票数,与4/18的相比,增长都是+25%,比分相同,不同的是共和党的选票全都整合起来投给了Karen,增长略多0.8%。还是很险的。 
从相对的趋势变化来看,Dekalb也在转红。
民主党的提前投票/early voters占总票数的61%。说明民主党发动的全国总动员确实很成功,有外地涌入的成千上万的“走路工”和超过三千多万美金的投入,空降一个竞争者。创造了美国竞选历史上的奇迹!
而共和党的投票过半数是在6/20正式投票日,也即最后一天完成的。这也很可以说明,共和党阵营的人是勤劳的中产阶级居多,不到最后一天,实在是很难抽出时间来投票。
第一轮的竞选时,Karen的资金不过就是Ossoff的资金的零头。
但是。勤劳正派沉默的绝大多数还是赢了!

1,为什么说是绝大多数呢?
大家想想看,对于美国来说,可以依赖的积极健康的力量是什么?当然是那些忠诚于美国,诚实而勤劳的人们。对于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
那些躺着吃在社会救济的懒汉们,当然不是一个国家的积极力量。一个社会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弱势群体,需要保护眷顾,这是正常的。我们应该照顾弱势,必须照顾弱势。他们是我们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我们心甘情愿,满怀爱心地照顾这部分弱势群体。他们不是我批评的懒人。但是,一个健康社会不应该奨懒罚勤。我们要照顾的,不是那些能够工作,应该工作,而不愿意工作的懒人。当美国领取食品卷的人达到了四千七百万时,这个社会还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吗?
那些不顾一切偷渡过来的非法移民(Obama公然在电视上鼓动他们去投票,他说,不应该查你们身份的)和那些主张给所有非法移民都有公民权的人,他们要践踏美国的法律,藐视美国的国境线,破坏美国的法制,他们当然也不是美国的积极部分。
还有在美国的穆斯林极端主义恐怖分子和支持他们的人,当然更不是美国的积极人群。
不止于此,还有其他危害美国的人们。。。
我不是政客,只是一介草民,我不在乎左派的“政治正确”,我只遵循,事实正确,历史正确,良心正确。
把这些直接危害美国的人,从民主党一边的选民中拿出来,剩下的极左派以及追随极左派的左派幼稚病患者们,大概就只能占到美国选民的一半的一半了。
这就是我说,我们,支持共和党的选民,才是美国的绝大多数的理由。

2.我说是“沉默的”绝大多数,这个“沉默”又是另一个苦涩的事实

在过去几年里,回过头看看过去竞选中发生的事吧,所有的暴力事件,大规模的聚众闹事,堵塞交通,打砸抢烧,冲砸捣乱,相关的枪杀,阴谋诡计,作弊,透露辩论题目,几乎都是民主党的支持者做的,都是发生在民主党方面。MichelleObama还说什么“You go low,we go high”呢,恬不知耻!
最近发生的事件,更进一步证实我的说法。要暗杀民选的新总统的流言,正在甚嚣尘上时,国会山的共和党党鞭Scalise,就被Bernie Sanders的追随者枪击打伤了,民主党的付主席居然欣喜若狂,说,怎么没有打死。又有民主党左派歌手,公然歌唱暗杀总统!我没有看到民主党表现出应有的义愤。
而共和党支持者,都是不张扬的。很多人都是理念极其坚定的,可是不愿意在自己门口插牌支持,因为有顾虑。我做义工,问我要不要贴Bumper sticker。我想想后,算了。把我车砸了怎么办。共和党的选民都心怀着恐惧:不要被民主党的支持者盯上了,打砸抢烧,枪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来美,已经经历了5个总统的7次大选,这是第一次,失败的一方如此不守规矩,坚决抵制新当选的民选总统,前所未有的暴力,各种各样卑劣手段。。。
所以,共和党的选民们,绝大多数的尽可能地低调。
所以,民调/Poll永远是民主党领先。
所以,我说是“沉默的绝大多数”。

无论何时何地,人们,社会总是会有意见分歧的。怎么解决分歧,就需要用投票,用选举的方式来决定一个国家应该干什么。这全人类经过了多少血腥,摸索总结出来的最好的道路。这是在,都是为美国好的共同愿望下,不同的意见的协调妥协的方式。可是,这些消极的,破坏的力量,能为美国好吗?! 911发生了,他们幸灾乐祸,像过节一样的开心,手舞足蹈地庆贺。一边是MAGA/让美国重振起来,一边是要让美国的法制垮掉,就是让美国垮掉!在这样严重的社会分裂下,在这样,目标截然相反的,社会分裂里,所谓“民主选举”,已经是背离了民主选举的本义了。这个民主社会已经病患深重了!而且,这不光是美国,这已经是整个民主世界的危机了!人类真是有点到达了“成也民主,败也民主”的境地!
区域性的选举,应该是这个区域当地民众的事务。如果以后,都像民主党这次这样,动员全国力量,这就相当于“在一党内的举国体制”,空降一个与此地区毫无关系的,毫无资质,毫无经验的政治素人。这样子,纯粹靠金钱的力量,用谎言,假大空,梳妆打扮包装。一点点政绩经验都不需要,完全脱离实际,就靠金钱造势。其实就是造假,就是欺骗。
这样子,纯粹靠雄厚的金钱的力量,铺天盖地舆论攻势,我家就收到,无数的手写的明信片,4k大的版面,就是整张报纸大小的,优质铜版纸的,彩色宣传品,我已收到好几次了,就这样子烧钱!美国选举历史上前所未有了!有必要吗?有效果吗?这样的铺张浪费,虚张声势,就让很多原本中立的人们,一看就反感了!舍得其反。
民主党他们说,这是合法的。
只要合法,就可以撒谎?就可以不择手段?我又要引用Michelle Obama的谎话了,“You go low,we go high”,恬不知耻的伪君子!
这样的选举,与国家利益,与民众利益,毫无关系,只是纯粹的党争,
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这么做,我都反对。这样下去,选举的民主制度就彻底地变质了!
“举国体制”是过去近一个世纪里,由独裁专制,在各种各样的国际竞赛中创造发展起来的一个不良竞争手段。其实质就是破坏公平规则,就是作弊。民主世界不是也毫无办法吗?如果这样的手段,也变成了民主选举中的一个常态,是民主政治的蜕化!这样发展下去,美国的民主政治,就要完全堕落了。

本来民主社会里,照顾弱势的理念是正确的,是人类文明的巨大进展。但是,极左派把正确的理念推向极端化,凡是走向极端,就是走向反面了。
民主党极左派,借口保护弱势,一则可以占据道德制高点,二则可以扩大自己的政治基础,扩大自己的票仓,
不惜把手少数人的利益凌驾于绝大多数人之上。其实这样的“少数”已经不是“少数”了,这样的弱势已经不再是弱势了。欺负“绝大多数”的“弱势”,还是“弱势”吗?哪一个国家,接近一半的“人民”对国家税收没有贡献(Romney所说的47%),其中相当的一部分人是靠福利过日子,这个国家就危险了,起码是一个不健康的社会了!这不是正常的社会福利,而是奖懒罚勤的劣化社会了!
她们还千方百计地企图把少数人扩大,以期压过多数人,所以,要把非法移民合法化。那么还要合法移民干嘛,还要移民法干嘛,还要移民局干嘛?只要大力发展蛇头就好了。连蛇头都不需要,直接由民主党政府撤除边界,废弃移民法就行了。还要边境干嘛?Hillary不是说来吗,她的理想就是没有国界。所以,她们坚决要没有甄别地放进一切难民。所以,她们要大力欢迎可疑的伊斯兰移民,不许歧视极端分子,恐怖分子。为了就是扩大她们的票仓,不顾美国的安危和民众的利益。
Hillary上台起码要放进一百万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伊斯兰难民!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热爱美国和忠于美国的,诚实勤劳的绝大多数美国民众抛弃民主党,拒绝Hillary的原因。
Romney所说的47%,是千真万确的。去IRS的网站去查查吧,见《
老钱:谁的错?(三)》。在过去三四十年,在美国税收总量中,平均来说,安按照收入的从高到低的顺序,最高25%部分的人贡献了70%以上;下一个25%贡献了25%以上;再其次的25%人口只贡献了3%左右;再剩下的人,就是没有贡献。
讲真话的Romney,就败给了讲假话的Obama!这就是所谓的“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就是不顾事实,不顾现实,提倡说假话,就是压制大多数,有理智有良知的人的言论自由。连民众的恐惧,都要管起来(见《
老钱:惊闻加拿大通过反伊斯兰恐惧症》),这就是思想专制了! 思想都要专制起来,离开独裁专制就不远了。
这些就从根本上,动摇了美国国本。
无论从提倡所谓“政治正确”,怂容暴力来看,还是从钻法律空子的竞选中的弄虚作假的“举国体制“来看,极左派,极左思潮,才是真正的走向独裁的现实危险!
所以,热爱和忠于美国的,诚实勤劳的美国绝大多数人,在过去几年里,选择了共和党。在近个把月里,连续5个州的特殊选举中,民主党倾“举国之力”,猛烧钱,拼一个,输一个。输得真惨啊!犯左派幼稚病的人们还不好好反省一下。民主党不改弦易辙,这个颓势会越来越严重,更多地失去民心。而且越来越多的民众,特别是越来越多的亚裔,越来越多的华人,会看清楚,做出正确的选择。这不是靠金钱和“举国体制“的伎俩可以扳得回来的。
(全文到此为止)



老钱涂鸦











































































浏览(1336) (26) 评论(11)
发表评论
探望张连德 2017-06-23 07:41:10

探望张连德

.

老钱

5/28/17


.
528日,国殇日/Memory Day,我和太太开车到Savannah,去州监狱探望了身陷囹圄的张连德先生。

这就是张连德所在的Savannah海岸线佐治亚州监狱



关于张连德先生之案的更多资料,请看下列链接。
我们为什么支持张连德先生性侵案的上诉

澄清关于张案的几个谣传
老钱:三月十六日张连德先生案第一次听证会
相关的奇案,冤案,请看下列链接。
老钱ZT: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我在美国当陪审员


陈柏平案件追踪 (全部指控撤销)/http://www.bachinese.com/forum/read.php?tid=9947&page=1。。。 。。。


这个监狱在佐治亚州东海岸的Savannah市的西北角上。名字是Coastal State Prison/海岸线州监狱。在Google Mapsgoogle  search上都能看到相关的资料和图片,不保密。

凡是要探监,必须要事先申请,取得监狱管理当局的许可。这个申请只有在每年的11月才能接受。而且必须由张先生首先向当局提供出,希望去探视他的人的名单。申请人必须要在这个名单里。我们申请了,第一次没有被批准,再补充再申请,凡三次才成功。

我们俩在门口登记填表



进入这所监狱探视,不能穿白衬衫,必须穿长裤,不能戴墨镜,不能带手机,不能。。。不能。。。不能的事项有近二十项;开门见山地贴在登记室的窗口边。我向他们索要一张“不能/do or not do”的全部详细规定。他们说,去上网上看。我找到了下面的网页:http://www.prisonpro.com/content/visiting-inmate-georgia

随身不能带任何东西,口袋都要翻出来。只能带驾驶证,还要必须放在透明的塑料袋里。

监狱里,周末只有早饭和晚饭。所以中饭就只能忍着饿了。探视的亲友不能给他们带食物,但是能在探视的场所的零售机里买。可是,不能带钱包,只能带硬币,顶多20美金的硬币,也可带一个信用卡。硬币或信用卡均需放在透明的塑料袋里。

这些塑料袋,必须一目了然地拎在手上。

就这样,我们经过了严格的要求,检查,然后进入了金属藩篱/Fence隔离区,就像下图所示。这个隔离区有一个大金属笼一样的通道。通道的两头都是电子门。我们穿过了这个通道,又走过了一段路,经过一片空旷,进入了监狱的建筑群,最后到达了探视的地方。

(此照片是从网上找来的,不是实地拍摄的)



这是一个大厅,高大,宽旷明亮。墙上写着Recreation Area/娱乐区,或者说体育馆。再简单说,就是一个室内篮球场,但是只有一个篮球场。但是四周都很宽大,可以相当于一个高中的体育馆。我们从篮球场一端的,篮球架的后面的双重安全门进入。

所有的门都是双重的电子门,先后依次开闭。

沿着篮球场的纵向,排了五排会面桌,每排八个,基本上布满整个球场。

一张两尺许直径,约莫两尺高的小圆桌。每个都编了号。每个圆桌对放了两把椅子。

我俩一进去,就有一个穿白制服的人,迎上来了。身材高大匀称,满头银发的老人,带着金丝眼镜,十分儒雅,像一个教授。他胸前的一个身份牌,我没有看清。把我们带到第25桌,也就是第四排的第一桌,正好在篮球架下。他告诉我们,在篮球场的另一端是Vendor Machine/食物零售机,还有微波炉。我们可以去为inmate/犯人买食物。inmate一会儿会被带进来后,他们只能自始至终地坐在椅子上,不能起身,直至结束。我们,探视者可以走动。

太太就拎着装足硬币/Quarters的透明塑料袋,向食物零售机走去。我就面朝inmate进入的角落的方向坐下,等待张连德。顺便扫视着这个建筑物的内部布置。

在我们进入的那面墙,紧靠进出的门,是一个很大的玻璃窗,里面是值班室,既管控着进出的通道和门,也监视着整个大厅。值班室过去,然后是一个通道,通到连向监狱主体的门,延伸连接进监狱。inmate就从这里带出来。从这面墙转过来,与球场长边平行的那一面墙,有很多门,标明着理发室,医疗室,供应室和办公室,。。。等等。

很快,张连德被带进来了。我立刻立起来,迎上去给他一个熊抱。这时,我才发现,张连德比我高,比我壮,有东北汉子的范。我还未和他这么近距离地交往说过话。张先生潸然泪下。我太太也端了食物赶到了。大家都难以表达内心的复杂感情。

我们安慰他,鼓励他要有信心。

他请的辩护律师是佐治亚州的最好的上诉律师组合,Donald SamuelBrain SteelDonald也是一个教授。316日那天的听证会上,因为是听证会,没有陪审团。可是陪审团的席位上仍然是坐满了。后来才知道,那都是司法界的晚生后辈以及同仁,他们特地来观摩,聆听,大律师的风采和雄辩的。可见大律师地位名望之崇高。由Mr. Steel首先陈述。他们提出了26条司法错误,都是直指这个案子的司法过程中的违法之处。每陈述完一条,都是以同样的,坚定明确的下述语句结束。

The conviction and sentence to Mr. Zhang Liande must be reversal/对张先生的判决和量刑,都必须推翻!

听证会前,检察官已经承认了,“penetration/进入”的指控是没有根据的。这是最重要的判决基点。这都是胡说的,余下还有什么可以坚持!?(这里的“进入”,就是指性侵犯)。

张先生的健康状况看起来还好。比三月十六日出庭听证会时,瘦了一点。他说,监狱里可以锻炼身体,他也尽量地要求多做事。

我看到inmates都是穿着白色的制服,不是我们从电视上看到的橘红色的。白制服上,只有领口是一圈蓝色,还有每一个纽扣处都是一小方蓝块。张先生说,是的,白色的就是inmates日常的,也是唯一的服装。

张先生告诉我们,那位儒雅的“教授”也是inmate。监狱里勤杂事务,都是尽可能地让inmates来承担的。他是也可以做这个“引位”的工作。不过,他英文不够用。而且,他尽可能地多做整周的工作。他有几份工作,最主要的的工作,是送冰。他每天要给inmates送冰。这个监狱有十栋楼,也有一层楼的,但是两层楼居多。每栋楼住有二百人左右。大的房间,可以有六七十人。他的职责就是管八栋楼的送冰。

他做得很认真,很尽职。他是一个勤劳的人,闲不住,还嫌不够,还希望多做。当然得到好评。可是,这不是做给人看的,这是他的秉性。

在监狱里做事,没有钱拿,但是都会得到善待回报的。最起码,吃的好些,多些。

无论是狱警,管理人员,还是犯人,都对张先生很友好。他无论在那里,都得到尊重。本来,我们很担心,其他犯人会欺负他,像电视上那样。人高马大的毫无教养的蛮横成性的罪犯们,欺负一个唯一的东方小个子,那还不是家常便饭。而且,我们一直听说,在监狱里,性罪犯是最招人歧视欺负的。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特别是,张先生人品正派,诚实善良,乐于助人。罪犯也还是人。且盗亦有道。他已经转过三次监狱了。无论在那里,大家都对他很友善。

由此可见张先生的人品。也让家人和无数的善良的人们得到些许宽慰。总算是不幸中之万幸。

他现在已经从六七十人的大房间,调入两人一间的小房间了。

我一直环视着,数着。今天的探视一共用了25桌,11个黑人,11个白人,两个拟是Latino/拉丁,张先生是唯一的华人。张先生说,这里十个楼,大约一千五百人,绝大多数还是白人。只有他一个华人。绝大多数的,是从来没有人探视的。很可怜。

我倒是希望,将来有一个慈善组织,专门组织社会义工,探视这些,没有家人探望的人。一点善意,一点人间温馨,会是无价的。。。可以和监狱当局合作,给那些有悔过之心,又被家人和社会冷落之人,更多的温暖,鼓励和寄希。

我们一再鼓励他,希望他振作,把逆境当作学校,学习英文,学习写作,搞好健康,把时间利用好,为了将来做准备。我说,“凡是发生的,都会过去的”,“眼下的终将都会成为历史的”,我们应该把历史变成积极的资源。将来回过头来看时,所有的经历都是练历,所以的磨难都会有价值可取。

我也注意到,有少数的inmates的白制服上,领口一圈是红色的。张先生说,那些人不是真正被判刑的,只是强制收监一段时间,顶多九十天,就要自由的。

张先生说,在监狱里,犯人手上是不能有钱币的。交换物品,互通有无时,或请人帮忙时,都是用方便面做交换,来结算的。我想不到,方便面竟是监狱里的“硬通货”。家人可以为inmates建立一个帐号,定期有限地把钱打入这个帐号。在不提供午饭的时候,inmates就可以用这个帐号里钱去售货机买东西吃。绝大多数的inmates是没有人顾眷的,周末就躺在床上,饿着。

我问,可以积累多少方便面。他说,也就是二十来包。监狱管理会经常来突击搜查的,积累太多,就要没收的。

我问,方便面怎么吃呢。他告诉我,犯人会有办法的。犯人也会要抽烟。没有烟的人,可以用方便面换。有烟的人,烟是哪里来的?这就又有故事了。这就今天不说了。继续说,inmate的办法。现在的剃胡刀都是多片的,每片都很细小。他们把剃胡刀拆开,取出刀片。。。总有能干人会有机会接触到电线,就会悄悄地把电线截下一段保留下来。用铜丝缠住刀片,插入电源插座,铜丝的另一端再缠在铅笔芯上,就可以放电,点火。。。


那里都有人精。你看,那澳大利亚不就曾经是流放犯人的地方嘛。
匪夷所思!这里的故事,逻辑,原委。。。可能有疑惑不清之处,恕我无法一一交代了。


时间很快地过去,我们从11点一直谈到下午两点。

各种各样的狱中趣闻,怪事,也有令人扼腕的事情,。。。

张先生告诉我们,州政府给每个inmate的预算拨款是,每天一百美金。佐治亚有43座监狱,这个还是算中等规模的。大家可以估算一下,一年的开支吧。

张先生是一个非常自爱,非常为别人考虑的人。他催了我们三次说,时间不短了,好不容易才来一次,去Savannah城市里看看吧。Savannah也是南方的一个港口,历史名城,游览胜地。可是,我们百里迢迢来就是为了陪陪他的,当然愿意尽可能多的陪陪他,说说话。

我注意到,前面的24桌,基本上都和我们一样都在“坚持”着,有白发苍苍的父母双亲,有一大家子的全部亲友,也有年轻的姑娘。。。一个年轻母亲带着初生的婴儿来看望;我看着她把孩子递过去,交给那充满渴望,伸过桌面的双手。。。年轻的爸爸抱着宝宝,亲着吻着,柔情无限,缠绵无限,自始至终。。。

有的人,看起来,很有文化;有的人,很帅。。。各有各的故事。。。

直到我们要离开时,又来了一家人,这是第26桌。

张连德多次禁不住的潸然泪下。最后一次是和我们含泪告别了。

我们望着张连德的背影,直至他消失在通道里。。。可是,我们还暂时还不能离开。直至inmate被带回去,这边接到了狱室(验明正身,我猜)的报告后,我们才能离开。

我们离开了海岸线监狱,无限的感概。。。

一个无良的检察官,一组无知的陪审团,就可以把一个善良的人和原本美满的家庭,草率地,无辜地置于灭顶之灾中。。。

这也是一种“政治正确”。祸国殃民的“政治正确”!


如果有善良的人们愿意捐款,支持追求司法公正,请查看下述网页:


上诉捐款通告:http://www.atlanta168.com/p/201604/20160409/1_35711.html
捐款 5/6/2016 公报:http://www.atlanta168.com/p/201605/20160506/1_35875.html
工作组4/24/2016 情况汇报:http://www.atlanta168.com/p/201604/20160424/1_35788.html

老钱涂鸦集

































































































































浏览(2260) (8) 评论(0)
发表评论
纪念我的母亲 - 陆明盛 2017-05-29 03:50:37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此文基本写成于三年前,由于这几年忙于参加在美华人的参政活动,而错过了两个周年纪念日。如果母亲还在,今年就是一百岁了!现在母亲的诞辰100周年和去世三周年之际,发于此时,以此纪念我的亲爱的母亲,并告知她散布在各处的学生,同事和朋友。 所以文中的时间表述,除了明指的,仍然是以三年前为参照

.

.

纪念我的母亲 - 陆明盛

老钱

5/17/14 --- 5/25/17


我的母亲,陆明盛,在2014年5月30日凌晨,3点二十分,与世长辞了。享年97岁(注:如果还没有走的话,今年就是一百岁了)。

.

母亲十六岁时为姊妹婚礼上做伴娘

.

我于28日夜里赶到Boston。在最后的30小时里,我都一直陪在母亲身边。困了就在妈妈的床头歪下。虽然妈妈已经萎缩得很厉害了,地方仍然不够。我说,妈妈,给我一点地方好吗,她就会把脚收起来一些。这次妈妈没有说过一个字,只是“嗯嗯嗯嗯。。。”。偶尔会发出一声长吟。护士说妈妈是因为太瘦了而引起的疼痛,但是她习惯了坚强自制。第二天早上,护士来给妈妈清洗过后,我过来叫妈妈,妈妈立刻显出激动,举起手来要搂我。我赶紧俯下身去,妈妈搂着我,我们头靠在一起,脸贴在一起。直到她,我估计,她的膀子举不动了,才放下。后来,这样有过几次。

母亲的衰竭过程始于去世前的两年之前。当时,妈妈的饭量,活动量都在剧减。经常说累了,就回床上去睡觉。一天里,很多时间在睡眠中。而且,睡觉的时间越来越多。于是,医学判断是进入了生命最后6个月的临终期/Hospice。过了6个月,母亲的状况保持基本不变。所以这个临终期的判断和措施就都被撤销了。直到2014年三月,母亲的饭量,活动量进一步剧减。体重下降到75磅,血压84/50,脉搏60。于是就又被宣布进入了临终期。我于四月底到波士顿,陪伴了母亲两个星期。期间,母亲仍然能清楚说话,还能起床,虽然自己立起已经困难了,走路也是摇摇晃晃的。还能自己上厕所,也能搀扶着走去餐厅饭桌。睡得更多了。母亲最钟爱的食物是虾。过去她什么都不想吃时,但是对虾还是来者不拒的;现在也开始拒绝了。一顿,顶多就是喝几个盎司的流质,包括果汁,牛奶,米糊。妈妈还会说梦话:“他们看到我的条子,就知道了。。。”,问她是什么,她很自信地说“嗯”。。。我知道,她又在梦幻在实验室里指导学生和晚辈做实验了。妈妈也经常做恶梦,惊叫“姆妈,姆妈,姆妈。。。”;那是叫她的母亲,我的外婆了。

母亲是从南京药学院(现在叫南京药科大学)退休的。虽然退休了,还是继续在工作,编译,改论文,带研究生。我们家,与药科大学的校园就是一墙之隔。我们家,经常有教师和学生来访的,谈工作,谈学习,谈药学。我们家就是教研室的延伸。直到1986年,我母亲离开大陆,带着女婿和外孙女赴美与我的妹妹团聚。那时,母亲已是69岁了。

母亲是上海医学院药学系毕业。毕业后,就在上海的医院(现在的上海华东医院)里工作,从药剂师,做到药房主任。直至,赴美留学,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继续学药。回国后,就在南京药学院做了一辈子的教授。1957年,又受“党和人民的信任,委托”去莫斯科大学“深造”了两年,进修“社会主义”,“修正主义”的药学。她的一辈子,都是“浸”在“药”里了。一直在药学的园地里,辛勤地“耕耘”着。

.


母亲在去莫斯科之前

.

我在美国,无论到了哪个城市,总会遇到她的学生和晚辈,也因此结识了他们的子女。

美国的各个学科领域都有一个最高权威的学术杂志。当时,每年都会在杂志的封底页出(考)题。全世界的学生学人,都可以把自己的答卷,寄给出题的杂志。这些杂志,及相关的学科,或相关的学校,就会从这些来自全世界的答卷中,选出优秀的学生,发给奖学金,直接资助他们到美国学习。具体的机制,我也不清楚。反正,现在是没有这样的事了。但是,我知道,我的父亲母亲,都是这样出国留学的,无钱无势,没有关系没有背景。他们始终都非常以此自豪,“我们不是‘公派生’”。。。(那个年代,能出国留学的,不是富豪官宦子弟,就是国民党政府的公派,到了“解放后”整知识分子的时代,国民党的“公派”就成了一项原罪)。他们就是这样,一无所有,就凭自己的学识,靠这样的途径来美国读书的。

我的母亲和父亲,从苏高中起就认识了。然后就相伴了一辈子。上个世纪初,苏高中是江南极富盛名的学校;蒋介石的儿子,不够格,照样拒之门外。1951年,母亲跟着我父亲,满怀热忱地回到大陆,建设“新中国”。

我母亲是嘉定人,地主家庭出身。年幼时,外公就去世了,于是家道中落。外婆带着两个女儿,如履薄冰一般地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过日子。但是,外婆还是很开明,知书达理,能接受新思想,新道理。阿庆嫂的原型就是出自她们的家族,还出有一个共产党人被国民党活埋了。一“解放”,外婆就把剩下的田地和家产交公了。她还有一个“义子”是志愿军。所以在那一场翻天覆地中,倒没有吃到什么苦头。可是,文化革命的翻天覆地就来得更彻底了,思想怎么也跟不上了,也没能过得去。

外婆的小心谨慎,对母亲影响极深,也养成了母亲极其谨慎的性格。母亲经常告诫我的,就是外婆经常告诫她的。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的格言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和“祸从口出”。

此外,妈妈也留给了我很多极其接地气的嘉定“土语”,什么“螺丝壳里摆道场”,“皇帝勿急急煞太监”。。。充满乡土气息的语言是非常之生动形象幽默,既夸张,又贴切,也是非常优美的。以后到我自己插队了,又从苏北老乡哪里学到了很多歇后语,简短的几个词,就是充满了哲理,丰富的场景,传递了大量的信息,让我终生受益。有些是极其粗俗,可是极其形象,道理极其贴切,什么时候都让我想起来就忍俊不禁。

我只有很偶尔机会,听到她谈论苏联。有一次,怎么谈到苏联,她就露了一句,“他们的货架子上什么都没有。。。”,但是随即就立刻敛口了。又一次,她漏了一句,“在公共汽车上,扒手划开别人的屁股口袋,偷走钱包,看到的人,都不敢作声。。。”这就是母亲给我留下的对苏联,在主流宣传之外的描述。我的母亲对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是心如明镜样的清楚,是世上太有发言权的人了。加之其他无言的信息传递,我知道,与美国比,苏联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后来当我到了美国,看到美国的发达,也没有什么吃惊了。我并不羡慕美国的物质生活,只是无法忍受无时不刻要说假话的“雾霾”。但是,看到任何一个超市里,都是琳琅满目的丰富物质,立刻会想起妈妈的这个说法。对在什么都匮乏中长大,而又灌满过共产主义幻想的人,还是很震撼的。

但是,妈妈从苏联带给我的东西中,对我印象最深,也是影响最深的是两样。一样是一大盒组合玩具,可以组搭成汽车,起重机,飞机,军舰。。。这就是我喜欢动手,并一辈子追求科学技术的起点。另一样就是邮票,特别是那套像宫殿般雕梁画栋,辉煌灿烂的莫斯科地铁,这就是我一生喜欢邮票的开端。

母亲今年,5月19日,就是是十一天前,我们刚为她过了生日。她今年,97岁,可谓高龄了。(注:如果还没有走的话,今年就是一百岁了)

五年前,2009年,由于健忘而成问题。我们带她去看了Boston地区的著名精神科医生。因此,诊断她是Alzheimer/阿尔兹海默症(以下简称ALZ)早期。ALZ,也称老年失智症。当时按照专家的估计,将在五年内,这个症状会发展与严重起来。

ALZ早期的特征是,失去了短期记忆。

失去了短期记忆,就是健忘,严重健忘。健忘,可能什么人都能扯上一点。有点忘性,容易忘事的人,不用担心。能称为病态的,就应该是,对当前的事情,完全没有记忆,表现为极其频繁地重复一个问题。几年前,我见到她的时候,她问,“你才下飞机,吃过饭了吗?他们(指媳妇,孙子)都好吧”。我回答了。不转眼,不到两分钟,她又问一遍:“你才下飞机,吃过饭了吗?他们都好吧”。接下来,就看着她,一问,再问,三问,四问,五问。。。一直循环重复到,注意力为其他事情转移,而转了话题。

在这个早期特征上,我妈妈的症状是符合了。

我们就兄妹二人。在美国,妈妈主要和妹妹生活在一起。早年是妈妈帮助妹妹,近几年,就是妹妹提前退休,全力以赴地照顾妈妈了。

虽然失去了短期记忆,但是长期的,或者说远期的记忆,却还很清楚。两年前,母亲还会和我回忆父亲的一些往事。也会回忆她的老家,嘉定的事情。她会和我,历数她的老家的产业:在老城中心地带,曾经有多少房地产,在城南,有多少房地产,那些店铺租给了谁,谁谁谁是开布店的,谁谁谁做糕点。。。我问到她,我的外婆那一辈的人物,她仍然能跟我细数,她有几个舅舅,几个姨妈,一个个的名字,及其子嗣,及至子孙。。。包括那个被国民党活埋了的共产党人。

往下的继续发展,她的精力越来越弱了,话语就越来越少,越来越短了。可是,我不认为,我的母亲“失智”了。只要说话,她的理智,逻辑,仍然在。只是能力,精力不够了。

我看过,很多ALZ中期,后期的病人/老人的症状。我看到的他们都是,不仅不能自理,不仅是机能的衰退,更重要的是,大脑,思维能力,控制能力的提前衰退。或者说,脑力神智的衰退快于或先于其他功能的衰退,或者一起衰退。到后来,是完全失智。真是失智,连植物人都不如,不忍相视,因为,完全没有体面和尊严。最让人不忍睹目的,是没有尊严了。那都是耷拉着头,目光呆迟,弥散,瞌睡,嘴咧开着,口水哈喇子挂着。。。根本,就没有语言了,更不能表达任何有意义的话语。。。看不出,大脑还有思维活动。。。

我的母亲,虽然思维能力已经非常弱了,但是,只要睁开眼,总是能保持自己的尊严,总是有基本的自持和礼貌。只要醒来,嘴总是抿着的。眼睛,只要睁开,目光还是凝聚的。目光的凝聚,是鉴别一个人有没有知识,有没有心智的重要标志。什么时候都不忘记说“谢谢”,只要精力够,还是要说“谢谢”的。我想,这既是一辈子为人师表的延续,也是没有失智的标志。

我的母亲,1972年,在乳腺癌手术中,因为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右手腋下的淋巴系统,所以把淋巴结都摘除了。所以,整个右手,大臂,小臂及手掌,失去了淋巴循环。此后,一直严重水肿,致使整个右膀不仅失去功能,而且,完全是一个累赘。因为,这个膀子的循环不畅,很容易感染发炎,引发丹毒。一发丹毒,就可能影响心脏。。。这对于她,一直是一个严重威胁。

但是,母亲非常坚强,顽强,从来不愿依赖别人,一直是顽强独立自主地工作,生活。在右手膀功能完好时,在家里,我总是看到她坐在书桌前,如果不是在写作或翻译,就是阅读资料。她工作的效率很高,她做的翻译笔记,是一摞一摞的。都成了晚生后辈的宝贵财富。当时我最自豪的就是我们家书架上的各国语言字典,总有十几本。晚年了,又自学了日语。妈妈总是Multi-Tasking/多功能,多任务地工作着。一边阅读,一边嗑瓜子,还要一边打毛线。。。右手残疾以后,毛线就打不起来了。。。但是,还是有同时阅读和嗑瓜子两件事可以继续做。翻书时,一只手不够用,就用嘴帮助,用脸帮助压着;然后再腾出手来,用夹子把书页夹住,而且一切都要学会用左手做了。。。我就帮她制作了读书架子。我们每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就先用硬纸板给她做一个临时的读书架。对我来说,始终保持着一辈子的母亲形象,就是“读书”。退休以后,开始还带着她的博士研究生。再后来,完全赋闲了,就是读武侠小说了。金庸,梁羽生等等的全集,被她一遍,又一遍地通读。到了最后几年里,她一有空,还是坐在我给她做的读书架子前读书,嗑瓜子。瓜子壳已经管不住了,到处散落,也只能跟着扫。问她这本《笑傲江湖》是在看第几遍了,她也记不得了。问她,这章讲的什么,她就敷衍了,“反正就是那些事”。读书,就是她一辈子的生活习惯。

.

母亲在看金庸小说

.

母亲一辈子的特点,就是轻易不开口要求别人。老了,病了,残疾了,也不愿意开口求人。更没有“颐指气使”过。丝毫没有所谓的地主小姐或教授的架子。坚持自己做一切事。能不求人,就不求人。自己做不了,就忍着,或者就放弃。有时,实在是困难,弄出来动静来,我们听到后,奔去援助。。。

一直到92岁,还是坚持一个人上医院。老年人,每年光是年检,就是七,八科,心脏,血液,视力,听力。。。多年积累下来的医疗资源散布在大波士顿的各个角落。最复杂的是去波士顿市中心的Tuffts医院。从远郊小城市到波士顿市中心,要转几次交通工具。先坐火车出发;到了波士顿最繁忙的南站/South Station,再下地铁;地铁还要转线。进了医院大楼,电梯,上上下下,高层建筑之间的越







浏览(990) (7) 评论(8)
发表评论
伊斯兰和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分子的关系 2017-04-04 20:19:06


闻加拿大通过“反伊斯兰恐惧症”有感

兼谈伊斯兰和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分子的关系

老钱

3/25/2016



前两天,在微信上看到了加拿大传来的新闻。 这条消息的标题是:Canadian Parliament passes“anti-Islamophobia motion”。即,加拿大议会通过了一个提案,禁止穆斯林恐惧症。Google一下,其实是去年10月份就通过的。这次是第二次了(M-103 passed second reading March 23 by a 201-91 vote)。这一提案是由一个名叫Iqra Khalid的穆斯林女议员提出的。

真是奇葩!为什么不是“禁止对任何宗教的恐惧症”?而专挑伊斯兰教呢? 这真是政治正确的大奇葩!

再细细琢磨一下,这个新词“anti-Islamophobia”/“反恐惧伊斯兰症”是什么意思?Phobia 就是恐惧。恐惧是什么?恐惧是一种心理状态,是因为巨大的危险而产生的反映。是人心里的念头,感受。恐惧,即使表现出来,也是被动的。就像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牛顿第三定律似的,没有危险,哪来恐惧?不立法消除危险,却先立法消除恐惧?疯了?再说人头脑里的思想活动,怎么禁止? 怎么反法?怎么消除?强架到手术台上动手术?像大陆计划生育那样地,做脑神经结扎?连在内心的思想活动,都要控制起来!这不就是洗脑吗?没有专制手段,没有法西斯独裁体制,在一个民主社会,怎么洗脑?所以说,“政治正确”就是思想专制;极左派,最终将会滑向法西斯!法西斯就是极左派!

这个法案太恐怖了,比“伊斯兰恐惧症”,还更要让人恐惧!要在民主社会里,公然立法洗脑啊!这个穆斯林女议员真是一个魔女啊!

我们真不得不要感谢Trump赢了美国的大选。他起码,暂时减缓了“政治正确”在美国的泛滥。否则,我们就也要经受,也陷于“反伊斯兰恐惧症”的恐惧之中了。要知道,Obama已经在白宫摆设了所有的伊斯兰崇拜器具,可兰经,匍匐下跪用的毯子。。。还规定了每日五次25分钟的肃静(这些都在Trump进了白宫后清除了)。在几乎三天两头发生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恐怖屠杀,现实的活生生的威胁面前,他顽固坚持不肯说“伊斯兰极端主义”。面对着成千上万的无辜生命,血淋淋的事实,仍然舍不得说“伊斯兰恐怖分子”。为什么?他就是有伊斯兰的心魔,其实就是和Iqra一样!他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做“反伊斯兰恐惧症”立法。壮志未酬啊。Hillary也是一样的!如果上台也是肯定会做的。怎么能把极左派的头把交椅,让给了加拿大的极左派哪!

所有的宗教都是可以批评。否则无神论就是非法的了。为什么只有伊斯兰不能批评?所有的宗教都是在历史上产生的,不是天设地造,石头里蹦出来的。凡事历史上发生的,都会经历发展,受难,被围剿,壮大的反复过程,直至最终完成历史使命,而寿终正寝的一天。一个宗教,不受到挑战和责疑,甚至丑化,攻击,是不可能的。宗教是不需要保护就能生存发展的。 特别是,由基督教文化为主的现代民主社会,完成了政教分离。产生发展了民主自由的理念;民主社会提倡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和信仰自由,为各种宗教提供了充分健全的法律保障;只要不违反世俗法律和道德。没有那个宗教需要特别保护。

这些思想理念不是伊斯兰教提出来的,但是伊斯兰教却恰恰是其最大的受惠者。正因为此,伊斯兰教才得以在民主世界迅猛发展,以致发展成了民主社会的“政治正确”!为什么有了“政治正确”,伊斯兰教还需要受到更多的特别保护呢?伊斯兰教为什么有这样的处境呢?

就是因为,到了科技发达,文明发达,交通发达,通讯发达,地球变成地球村了的现代,产生于伊斯兰教的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充分利用这些非伊斯兰世界创造的先进文明带来的便利和技术,更方便地,无孔不入地,无所不用其极地,到处发动“圣战”,大势猖獗,大势泛滥了起来。搞得世界各国不得安宁,搞得全世界防不胜防,烦不胜烦,人心惶惶。

现在,伊斯兰/穆斯林教的极端恐怖分子,成为了全世界平民老百姓最恐惧的最频繁的威胁了。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一年两年而是几十年如一日。这也不是一起两起,而是接二连三地,恐怖袭击已经成为了日常新闻了。如果说非伊斯兰世界对伊斯兰教有恐惧的话,这恰恰都是无止无休的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恐怖行为造成的。

当今世界,对人类社会的危险,到底是这种源自伊斯兰教教义的极端分子的屠杀更严重,还是“伊斯兰恐惧症”更严重?

其实,只要问一问,这个叫 Iqra Khalid的魔女,两个问题就行了。第一个问题,承认不承认有伊斯兰极端主义,有没有伊斯兰恐怖主义?第二,怎么对待?绕过这两个问题,岂不是空穴来风,怎么谈对伊斯兰的恐怖/Islamophobia?对此,这个Iqra一定会像Obama一样便秘了。支支吾吾,哼哼哈哈,就是回避。承认吧,立刻就气馁了;不承认吧,满世界层出不穷的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恐怖事件,怎么也赖不掉。

911伊斯兰极端分子恐怖袭击以来,已经发生了一万两千起与伊斯兰教相关的恐怖事件。一万两千起啊,成千上万的无辜生命啊!这些恐怖分子都是读着可兰经,都是从伊斯兰的经典中,在清真寺里,从伊斯兰社会文化中得到“圣战”的教育的。他们在执行恐怖行动时,都是高叫着“真主万岁”,“阿拉伟大”;都是以真主名义来进行屠杀无辜的。现在还出现了一个伊斯兰国/ISIS,大规模地斩首,性奴役,无恶不作!成了现在最大最黑暗的人道灾难和恐惧!

要说让“和平善良”的伊斯兰蒙耻的,就是伊斯兰恐怖分子。如果要撇清恐怖主义与伊斯兰教的关系,首先是要在伊斯兰社会中根绝极端主义和恐怖分子。在伊斯兰教义和经典中,彻底抛弃和批判圣战这个落后的毒根。在伊斯兰教的社会文化,在伊斯兰教的清真寺,在阿訇们的讲道里,严厉批判极端主义,恐怖行径。首先要形成一个对极端主义,恐怖行径的潇飒的文化舆论环境。

而提出这个提案的加拿大女议员,自己在反对恐怖主义,反对极端主义的事业上,做了什么贡献呢?同样地,我们对于那些“白左”中的极左派,包括ObamaHillary,我们都要问问他们,当今世界,对人类社会的危险,到底是这种源自伊斯兰教教义的屠杀更严重,还是“伊斯兰恐惧症”更严重?一万两千起,成千上万的无辜生命还不够多?!

与其设立的“反恐惧伊斯兰症”的法律,就更应该立“反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法律。

当前首先的是,消灭恐怖主义,打垮恐怖主义,才是正道。特别是伊斯兰社会,伊斯兰教众,应该是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们一起来,消灭恐怖主义,杜绝恐怖主义,才是正道。不去正本清源,而来枝末清流,这不是本末倒置吗?禁止人们恐惧,怎么能解决问题呢?

如果伊斯兰社区,特别是在民主社会里伊斯兰教社区,和非伊斯兰教世界一样,对伊斯兰教的极端主义的恐怖罪行,表现出一样的极其气愤,一样的坚决反对,具备一样的道德标准和良知,并有实际的反恐贡献,非伊斯兰教世界会对伊斯兰教有恐惧感吗?如果这样,那么,非伊斯兰教世界就自然而然地把恐怖主义和伊斯兰教分开,并分得清清楚楚。这样,就没有恐惧产生的源头了。

可惜,现实并不是这样的

几年前发生在法国的,因为一个漫画杂志对伊斯兰不恭,就去屠杀了整个出版社。同样的理由,同样的屠杀,更早已在丹麦发生过了。我们听到了伊斯兰社会的强烈抗议吗?我们看到了伊斯兰教的主体,在这些事件上,做出了鲜明和坚决的反对吗?没有!

在这当口,伊斯兰的主流社会,头面人物不出来鲜明地,强烈地,全面地表明态度,表明是非标准,并且有明确切实的措施和行为,让非伊斯兰世界怎样想呢?难道伊斯兰的人们都认为,只要对伊斯兰教有言辞不恭,就应该受到血腥屠杀的惩罚吗?到了二十一世纪,还是这种中世纪的野蛮残酷,这样能让世界不恐惧吗?!

伊斯兰极端主义,除了滥杀无辜,还有各种各样的行为表现 

当那些在英国的小镇,以及世界各地的,伊斯兰教极端分子,在大街上狂喊,
“不信穆斯林的,都要下地狱”;
当被问到伊斯兰教徒要不要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时,他们公然宣称,
“如果这不是穆斯林的法,我们不遵守” ,“我们只遵守穆斯林的法/Saria”。

和平善良的伊斯兰们支持还是反对这些极端主义的狂徒?伊斯兰教 的主流,出来表明了反对吗?他们应该告诫伊斯兰的极端主义者们,不对,不是人家进入了伊斯兰社会,而是我们进入了基督教立国的世俗社会,是我们应该遵守世俗法规。如果不能适应,可以离开,回到伊斯兰国家去。

一个发生在United Airline上的故事,一位女士被要求离开她原定的座位,原因是要尊重邻座的伊斯兰男子的宗教信仰,不与女子邻座。要知道,这是在美国,如果这两位伊斯兰男子不能接受美国文化环境,那么应该是他们不坐美国飞机,或者不进入非伊斯兰世界。没有人强迫你们进入你们不喜欢的文化环境啊!

和平善良的伊斯兰们是怎么看待的?伊斯兰教的阿訇们,出来表明了规劝的姿态吗?他们应该告诫伊斯兰教众们,不对,不是人家进入了伊斯兰社会,而是我们进入了基督教立国的世俗社会。我们可以在我们的社区和家庭里实行我们的习俗。如果不能适应,可以离开,回到伊斯兰国家去。

伊斯兰教的人们,之所以进入基督教文化的民主社会,是来追求更好的生活的,不是来追求伊斯兰教义的。为了最纯净最本真的伊斯兰环境,就不要离开伊斯兰的土地。出来不是缘木求鱼吗?出来了,也可以保持自己的信仰。但是,如果他们就是肩负着颠覆,征服非伊斯兰世界的使命来的话,谁还会欢迎他们呢?立刻就进入了敌对状态,要么打,要么跑。

又有哪一个伊斯兰教徒,敢明目张胆地宣称,我们就是来扩张,征服的?没有。不仅仅不敢嚣张,而且开始时,还要摆出可怜相,是来避难,在本土没有活了,是来求保护,求生存的。一旦站稳了,人势众多了,就有出头分子出来闹事了。

当伊斯兰信徒要求学校里不能供应猪肉时,你们有没有人站出来,大声疾呼,不对!不能这么要求,是我们来到了这个国家,这个基督文化的国度,我们可以在我们的家里,我们的清真寺里,在我们的社区,这么做,实行伊斯兰的教义。是基督教文化提倡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保护了我们信伊斯兰教的权益。我们享受了这个自由和权利,我们也应该尊重人家。是我们应该学会和平相处。我们不能要求原住民改变他们的文化。没有人强迫我们来,我们也不要强加与别人。

否则怎么向非伊斯兰的社会说明你们是“和平善良”的呢?

。。。  。。。
层出不穷,举不胜举


我们没有看到伊斯兰社会,起码民主社会的部分,有这些应该发生的合情合理的有分量的广泛的表态,宣示吗?除了极少数的,还真没有看到这样有理智,有良知的表态和心态。这些极少数的伊斯兰人,还要受到迫害,追杀,她们才是真正的先知先觉。

如果在这些事件上,伊斯兰的主流都有清晰无误,普通教众都是非分明,有合情合理的表态,像其他一切宗教那样,自敛自觉自爱,非伊斯兰的人们,还会把伊斯兰和伊斯兰恐怖主义,混淆不清吗?非伊斯兰的人们,就会把伊斯兰教主流和恐怖分子分开。现在,这位伊斯兰女议员,该做的事情不做,却要来洗所有非伊斯兰教人的脑,清除世界人们心中的恐惧;居然还有这么多的白左支持!这个世界真是荒唐了。


伊斯兰们可以辩解说,我们不是恐怖分子,为什么我们要说明?为什么我们必须表白呢?我们到哪里去说?伊斯兰教众们也可以说,伊斯兰教并没有一个像凡提冈那样的世界最高组织,谁能代表伊斯兰教说话,表态呢?


可是,一遇事,一旦有机会,就可以看到他们在电视上激动的辨白和指责批评别人不了解,和歪曲丑化他们。

911后,没有看到他们强烈地表达对恐怖罪行的愤怒,对无辜生命的惋惜;倒是看到了他们偏偏要在Zero广场附近建清真寺,还要在CNN上哭天喊地地争诉。明摆着地就是挑衅,美国民众的善良和承受力,往美国社会的伤口上撒盐。那时,你看他们在电视上的气愤,抗议,斗志昂扬,慷慨激昂。这时候,她们绝对地张扬,绝对不缅典。明显的,对于911的惨烈,倒是没有相应的激动。那些在CNN上表演的穆斯林们,他们心里的标准,爱憎,不是昭然若揭吗?!这些人可以充分利用美国自由平等来伤害美国,来破坏这个民主主义的社会。这些人不就是在上演现代农夫与蛇的故事嘛!对这些人“政治正确”,不就是引狼入室嘛!

伊斯兰们,不用向世界抱怨叫嚷,要证明你们的和平性,最重要的是,在全世界的反恐斗争中做出贡献,而且是积极的,显著的贡献。那样子,人们自然就会对伊斯兰没有恐惧了。否则,怎么撇清自己。

相反,在伊斯兰社区里,真实思想情绪倾向是怎么样的呢?极左派们攻击Trump不尊重残疾人。其实是因为那个残疾人记者在911事件当天,写了报道并发表出来了。描述一群阿拉伯美国人在新泽西的一个楼顶上庆祝恐怖攻击成功,幸灾乐祸地观看着对岸曼哈顿上世贸大双塔坍塌倒下,兴高采烈欢呼雀跃。。。后来,无耻的左倾主流媒体为了政治正确,又予以
















































































浏览(1664) (26) 评论(10)
发表评论
《我们这一辈》 2017-02-21 01:17:08

《我们这一辈》

2/15/17

老钱



半夜醒来,听到微信在响。就看到南师附中在大陆的老同学们正在议论《我们这一辈》。我也发出了一段议论。然后,话犹未尽,睡不着了,索性坐起来,写下如下感慨。



我们这一辈》(<=请点击这里,这是一个链接到王佑贵的演唱,手机上可能看不出来),是由创作了《春天的故事》的王佑贵创作的。如一位精通韵律歌曲的老同学所说,无论是曲还是词,都不能算最上乘。歌词如下:

我们这一辈
和共和国同年岁
有父母老小
有兄弟姐妹
我们这一辈
和共和国同年岁
上山练过腿
下乡练过背
我们这一辈
学会了忍耐
理解了后悔
酸甜苦辣酿的酒
不知喝了多少杯嘿哟
我们这一辈
和共和国同年岁
熬尽了苦心
交足了学费
我们这一辈
真正的尝到了
做人的滋味
真正的尝到了
做人的滋味
人生无悔


我也听过了好多遍,听了并不满意,可是,又愿意再听,说不清的滋味。一听再听,反复回味,特别是,被王佑贵自己唱得,如泣如诉,呜咽欲断,泣不成声的。

这首歌要表达的意思,含混不清,呜呜咽咽,明明可以直白表达的,却不说出来。。。虽然说,什么都没有讲清楚吧,可是,又强烈地表达了一种情绪。

什么情绪呢?就是,呜咽展转,强烈的打落门牙往肚里咽的情绪。。。

这种呜呜咽咽的委屈,倒是整体中华民族,这大半世纪的,内在的和外在的特征特质。 

当我们被外国鬼子欺负的时候,我们还可以热血沸腾,慷慨激昂,去演说,去抗争,拿起枪去抵抗。但是,当我们被中国鬼子欺负的时候,什么都做不了了!不仅仅不能反抗,反倒还要歌颂。被强奸了,还要配合,还要配合叫爽,为了让实施强奸的中国鬼子,感到更爽!

虽然不得不被迫叫爽,毕竟是不得不啊!欲哭无泪,想骂不敢骂,更不要说反抗了。所以,更加委屈!这种情绪啊,强烈而憋屈!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首歌,确实是从来未有地,登峰造极了。这首歌,充分表达了这样一种,强烈的打落门牙往肚里咽的屈辱,无法声张的耻辱。这首歌,充分表达了中华民族,整体在精神上被强奸,被压迫,被侮辱的,而又不能反抗的,只能逆来顺受的委屈和冤屈!

这是一首哭歌。中华民族现在不可能像以色列人那样砌一堵哭墙,我们也不能建文革博物馆。但是,我们可以流转一首哭歌。这首哭歌,很可能将会和孟姜女哭长城,和宝玉哭黛玉,一样齐名,流传百世。

作为知青之歌,显然,他是为上过山,下过乡的一辈子人写的。绕来绕去,悲悲切切,几乎呜咽断声;可是,讲的最清楚的词,就是“上山练过腿,下乡练过背”。我下乡插队五年,左右肩膀上各鼓起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疙瘩,那是扁担给我留下的纪念。回城多少年后才消退了;可是对我余生的影响却是永远不会褪色。所以,这明摆着就是知情之歌。难道不是吗?


可是能不能作为知青之歌呢?可以!但是,如前所说,又有缺憾。而且,知青的组成太复杂了,知青的命运和现状,就更无法一言以蔽之了。

我们南师附中(当时的南京师范学院附属中学,现在称南京师范大学,以及鲁迅中学),作为南京市,江苏省,最优秀,最受宠爱的中学,我们南师附中的学生,作为当时的学生中的佼佼者,有着特殊的精神状态和社会环境。同学中的红二代,在平民老百姓的孩子不得不上山下乡时,他们或早或迟地,靠着权力的庇护,都去参军了;父母一时被打倒还没有“解放”的,经历了短暂磨难后,也或早或迟地靠着权力“脱离苦海”了。由于我们这种半精英半贵族的学校特质,其余学生的大部分,多具有着强烈的革命的浪漫主义的情怀。真心诚意地要当革命接班人。为此,以吃苦为荣,以改天换地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为己任。当毛老头子一忽悠,就兴高采烈,争先恐后,豪情万丈地主动奔赴农村,上山下乡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战天斗地去了。

我们去上山下乡,是满怀着保尔柯察金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精神的,加之以“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传统文化的士大夫情怀,我们是情绪高昂的,意气风发的。

可是,我们同学大多数人的家境都是相对优越的,我们的多数人,都没有沦落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境地。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境地,在遇罗克的妹妹,遇罗锦写的《一个冬天的童》里有很好的体现。我们多多少少还有后援,似懵似醒地有着希望。三年五年,我们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还没有消耗殆尽。

特别是当高考恢复之时,凭借着我们的能力,相对扎实的知识训练,再加上家庭带来的社会人脉资源,我们大多数人都能及时地抓住机会,赶上了既是头班车,也是末班车。我们又从社会的基层,翻爬上来,成为了社会的幸运儿,佼佼者。

对于我们来说,上山下乡,就成为了宝贵的练历,“经风雨见世面”,增长知识,增长才干。“坏事变好事”。

其实,能够在音乐上一展天赋的王佑贵,和我们一样,也是这样的少数的佼佼者,幸运儿,

可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因素,全国绝大部分的知青没有我们这么幸运。他们的说法是,“该长身体时吃不饱饭,该长知识时学校关门(上山下乡去了),该结婚时不敢结婚(正在上山下乡),该生孩时只能生一个,年富力强能工作时又下岗了”。

这,就是绝大多数知青的“我们这一辈”。有人说什么“青春无悔”,狗屁!

老三届同学们,晚年无不感叹:“什么青春无悔!?”提到这四个字,我就本能地恶心。被强奸的感觉,更加强烈。就是“青春被毁”,“青春无法悔”。有老三届同学还总结出这么一个规律:“女生比男生惨;初中生比高中生惨;回乡比上山下乡更惨”。

特别是“女生比男生惨”。多少豆蔻年华的女知青,被侮辱,被蹂躏。。。或曲意奉承,忍气吞声,有泪如倾,又只能在心底流。其中的悲惨,没有经过那个荒唐时代的人,是无法想象,无法理解的。中国鬼子为了打天下,找来找去,只创造了一个黄世仁的革命文艺形象。可是,我们经过上山下乡,看到了无数的黄世仁,在各个权力的层次上,遍布九州。其中的屈辱,羞耻,愤恨,真是只能是打落门牙往肚里咽!

就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而言,从1966年到1977年,造成了12年的文化断层,精神道德的摧残!

也有说:“合格公民少了,流氓和奴才多了“。其实,“合格公民”的断层,是近七十年了!

现在来看,那场所谓的上山下乡运动,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惨烈的践踏人权的人道灾难。随意地,肆意地,剥夺几千万青年人的居住权,受教育权;再加之紧跟而来的城市居民上山下乡,那就是,政治大清洗,大扫除,又一波肆意地剥夺老百姓的居住权和生存权。

可是,践踏人权的恶剧惨剧,一场接一场,中国人都麻木了,我们这一杯都经历了。不知道,那一场更惨,那一场更烈!就像《心中的太阳》(电视剧《雪城》主题曲)中所唱的:

。。。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哪个更大 哪个更高,
。。。

这是在歌颂吗?这是在抒情吗?不是,是在哭诉!一连串的疑问,在问天?凄凉,揪心扯肺,欲哭无泪,打落了门牙往肚里咽,只能往肚里咽下去!

那是一部反映北大荒知青生活电影的主题歌词。这是一首命运交响中的孤鸿哀鸣,是主人翁对于命运的抗争与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心灵深处的呼唤。表现出了生活在底层社会却又不甘于命运现状的一个群体的心声。

我们曾经狂妄地相信“依靠人民,依靠d”,“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我们也相信过“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到头来,都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农村的实践,所见所闻,把我们对独裁者的迷信和崇拜,全部被摧垮了。把所谓“优越性”的皇帝新衣,彻底看穿了。我们亲眼所见的,农村的生产力被破坏,摧毁到1949年之前,都不如;农具残破不全,耕牛瘦弱无力,农民饥不果腹。。。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的阶级斗争,忆苦思甜,老农民(农民们这么自称),一不留神,就大诉特诉起“解放后”的种种挨打吊骂挨饿饿死人的艰辛凄苦。。。干部们对于这种惹火烧身的反诉苦,只好苦笑着,“老农民,没文化,觉悟低。。。”我们反而由此,对所谓“解放”前后的中国社会真实状况,有了生动的可靠的了解。对于谁让中国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为什么,就有了深刻的了解。


唯一的好事是,那一套虚伪透顶的理论教条,在我们这些”上山练过腿,下乡练过背”的知青这里,全部被现实冲垮了。我们不再容易上当了。为毛暴君的垮台,铺下了社会基础,思想基础。

就我个人而言,如果没有农村的经历,我永远不会了解中国农村,永远不会了解中国农民:“农民这么苦,农村这么穷,农业这么危险!”。老农民,农民们这么自称,跟我们说,“我们老农民,怎么说呢?唉,我们的日子也就是,癞蛤蟆垫床脚---死撑活揶”。这句话,让我终生铭记着,永不宽恕!

我极其反感,极左派的所谓精英们,称美国的劳动人民为“红脖子”。我经历了上山下乡,我就是红脖子!藐视“红脖子”精英,都是伪君子。

我们这一辈,上山下乡只是一段。我们这一辈,经历了,见证了人类历史上,最荒诞,最扭曲,最悲惨,最黑暗,最反动的一个时代!









































































浏览(1137) (10) 评论(13)
发表评论
总共有11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