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钱的博客  
我不思,则我不在  
        http://blog.creaders.net/u/686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老钱:华人的困境和认知误区 2020-05-28 14:10:29

5/28/2014:30 
老钱涂鸦集1  
老钱:华人朋友到底要什么?  (5/27, 4/3968)

老钱:华人的困境和认知误区

4/4/20


现在中共病毒在全世界肆虐,特别是造成美国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过去的两次世界大战。(到今天,5/27,已超过十万了)。其实这就是厉害锅/镰刀党一尊挑战全人类发动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也由此,使得在美国,甚至世界各地的华人的处境有些困难和难堪。之所以形成这样的困境,是因为美国的种族歧视吗?我们华裔自己是需要认真反思的。

本来,在民主社会里,特别是美国的民众,宽容平和善良,乃至毫无戒心,傻到极好哄骗。我们知道,美国人并不是很政治化的。多数人都充满爱心,好善乐施,热心公益。虽然美国人公民意识很强,发自内心地热爱祖国。他们会有自己的价值标准,政治倾向和党派选择。但是,在日常的生活中,大家都不把政治当作第一话题;并不把政治当作生活的主要的内容。在不相识的人们之间,在公共场合,在公司里,都会小心翼翼地避开政治话题。这是民主社会里长大的公民人的民主修养。

首先基于人们的人权意识和法制理念,对个体人的尊重,有教养的人都不会去评判别人。基于这样的根本的理念:“The manis created equal”,在上帝之下,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不去评判别人,就是尊重别人的意愿和选择。不要把自己的看法主张强加于人。在主流社会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见过人们会吵得面红耳赤,一定要争吵到底,不征服,不压倒对方,不罢休的情况。不一致的时候,就避开。避不开的时候,必须要说的时候,就会很委婉善意地表达:“If I wereyou,。。。/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怎么怎么。。。”。即使是非常直率的性格的人,即使不得不说,我能听到的也是:“我不同意你的看法。。。”。直截了当,但不是“你错了!”。这样子不是去评判别人,而是平等的表述自己。这就是美国人从小的教育而形成的民主修养。不会像在我们华人社会里,经常会在朋友讨论问题时听到的是:“你错了!”,“完全错了!”,“你不懂!”,“众所周知”,“自古以来”。。。雄赳赳,气昂昂地互相辩驳和教训。。。甚至是很好朋友之间也是这样,一开口就是,“不对!”,成了口头禅。这种否定别人,批判别人的常态,就是由于几十年的党文化教育形成的习惯。

在美国文明里要争斗就是遵循法规,民主斗争就是议会道路,就是文明地文斗。不能达到一致,就用投票表决的方式来解决。输了也平心静气,再等下一次投票。尊重人,尊重规则,不会是你死我活,势不两立的暴力。由于基督教“人人都有原罪”教义,作为整体非常善于自己深刻反省。解放黑奴,最早就是一个英国贵族提出来的。我一到美国,就知道了“白色的原罪/White Guilty”的说法。

所以,在美国这样国民素质很高的社会里,即使政治观点上完全对立的人之间,仍然可以是好朋友,好同事,好邻居。仍然可以一起看球赛,喝啤酒,打牌,听音乐。。。生活中各种各样的共同兴趣爱好多的很。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坚定的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从民间到上层,离开了政治斗争,私人之间仍然可以是好朋友(美国这几年病了,这是另外的话题了)。

所以在民主社会里日常生活中,非常淡化政治。民众根本不会像厉害锅里的人们那样冲动得如现代义和团那样行事,动不动就摩拳擦掌,撸起袖子上街闹事。厉害锅里教育长大的人,个个都是政治家,特别是很多北京出租车司机,侃起大山来,都像政治局委员似的。“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说到这里,我们或多或少都会有这些毛病,与大家共勉之。

人们也不会说,“我是美国人,要注意影响”。或者什么“我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x国”。个人就是个人。压根没有这样一种意识和思维方式。同样,也不会因为看到一个华人说什么了,做了什么,立刻就联系到华人整体,联想到中国。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出了卢刚杀人的事件。简言之,就是大陆来的CUSPEA高才/留学生,卢刚,出于狭隘嫉妒的心理失衡和精神崩溃,一怒之下枪杀了他的导师等教授们和他的同门师兄共5人,然后饮弹自杀。几乎把Iowa大学的天文物理系,也是当时天文物理学里的一个重镇给毁灭了。我这里就不多说了。只要Google一下,就可以得到足够的相关资讯。

这个事件当时让我们才到美国的华人学生学者都捏了一把汗,感到人人自危。美国人会不会把卢刚当作是华人的代表,因此对我们华人学子都斜眼相看。我们害怕因此要受到歧视,学业前程到处会遭受白眼了。。。但是,还没有等我们从惊魄中清醒过来,居然看到的是完全相反的发展!那个被鲁刚枪杀的教授之一,学院副院长的兄弟姊妹联名给卢刚的父母写了一封信。信里表达了,在他们失去了自己姊妹的同时,也想到了在大洋彼岸的卢刚的父母,想必他们一定也沉浸在失去儿子的沉痛之中。。。他们虽然自己还在巨大的悲痛中,但是一点点都没有被仇恨激怒,更没有一点对华人的怨愤,恰恰相反的是他们的仁爱之心让他们立刻去宽慰卢刚的亲人。这是何等的宽厚博爱的胸怀啊!

这件事让我们这些在厉害国里,浸泡在镰刀党的“阶级斗争”的教育在,“阶级仇恨”,“美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总而言之一句话,给了我们在“仇恨教育”中长大的华人,一个不谛为晴天霹雳似的震惊!让我们从小到大耳熟能详,“以牙还牙”,“血债要用血来还”的文化逻辑的人,还没有从第一波震惊里醒来,又落进了第二波震惊,“怎么会是这样的?”而且,那种自以为“我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祖国”的思维惯性,被撼动了。。。

后来,随着我们对基督教文化的耳濡目染,深入了解,潜移默化。。。我们被征服了。我们唾弃了镰刀党的党文化的思维习惯。美国人,或者说基督教文化,根本不是这样思维的。后来,还出现过很多类似的事情。影响极大的是一个韩裔大学生在West Virginia大学用枪滥杀无辜同学31人。美国主流社会一点也没有迁怒于韩裔。几乎是只悲痛,没有愤怒。相反的,在校园里点燃了31支蜡烛纪念无辜丧生的同学的同时,还点燃了第32支蜡烛,为了那个已经饮弹身亡的韩裔大学生。最后这校园里立了32个石碑来铭记这个事件。 

这些事件让我们一次一次地震动,包括后来的清华北大的博士杀人案,逐渐逐渐从党文化的梓栲下解放出来。善于学习,追求真理的华人学子们就接受了先进的文化,价值理念和行为方式。融入了美国文化主流。

层出不穷的伊斯兰的极端分子,向现代文明社会一次一次地猖狂攻击,滥杀无辜成千上万;而且是在西方社会里,在美国本土上出生的恐怖分子,前赴后继地坚持他们血腥的圣战(见《老钱:惊闻加拿大通过反伊斯兰恐惧症有感》,《老钱: Kathy Zhu, 真正的勇士!》,《老钱:穆斯林极端主义的新战略?》)。即使是这样,我们有看到过主流社会弥撒着反伊斯兰情绪吗?没有!美国建国以来,让美国遭受了最多人命伤亡和各种损失的“韩战”和“越战”,都是中共造成的。我们感到过反华情绪吗?没有!在美国,法律规定禁止仇恨教育。我们这些在美国长期生活的华人,我们和我们的孩子,从幼儿园起,小学,中学,大学一起学习成长。几十年走过来,我们没有看到过,听到过“谁谁谁亡我之心不死”,“谁谁谁是我们的死敌”,“仇恨入心要发芽”的灌输和教育。没有!恰恰相反的是,我们的下一代,一个个都是充满爱心,身体力行,高度警惕任何歧视,我们这些为人父母的第一代华人说话语气言辞,稍不留神,就会被孩子们“提醒,教训”。

即使总有少数不良分子和暴力行为,恰恰都是少数民族。恰恰是主流社会对这些种族偏见的言行持有高度警惕,严加防范。甚至每次都会有自发的组织起来为穆斯林社区,为华人集居的地区巡逻。防止,阻止极端事件的发生。而不是像厉害锅里那样,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有由镰刀党组织鼓动的大规模的,现代义和团式仇外行动。

但是,也有很多华人,他们不善于学习思考,一直隅于华人的小圈子里,固守着镰刀党愚民教育的思想淖泥潭里。语言用词,行为方式,顽固不化地,自觉地固守着党文化的那一套。还自翔为“爱国华侨”,“爱国侨领”(见《老钱:华人朋友到底要什么?》)。

可是,随着厉害锅的经济,因为不遵守加入WTO的承诺,在不平等的贸易中,和利用投机取巧的“全球化”,窃技术,偷专利。。。所谓的“弯道超车”,经济实力迅速膨胀起来之后,千方百计地在全世界搞参透。到了网络时代了,一方面,对自己的老百姓建立了防火墙,把舆论控制,造谣欺骗,思想箝制,愚民教育,做到了极致;封YouTube,Google,Twitter。。。另一方面,不择手段地对美国进行渗透宣传。利用美国的言论自由,操纵在美的所有的华语媒体,华人的社团组织,进行各式各样的舆论战。甚至租占了纽约最繁华的时代广场的巨型电子广告,进攻势态越来越猖獗。

充分利用社会制度的不对称,一方面自己对人民的残酷剥削,残酷镇压,另一方面在美国利用所谓的“爱国华侨”,鼓动一次又一次的反美浪潮。


我们来数数看。从2008年的支持北京奥运会起,梁警官事件,吉米莫节目,华裔科学家事件,中美贸易战,386问题,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抢口罩的狂潮。。。
                   
在这些年来,一次又一次全美范围的的华人运动,让美国的主流看到了,在这里这么多的华人,都是在为了厉害锅的利益和旨意在行动。甚至是那些才靠受“一胎化”迫害,等等,用各种各样的的理由,钻美国移民政策空子,得到了政治庇护的华人,转身就加入了为厉害锅摇旗呐喊的反美行列。。。美国其它族裔都看呆了!虽然有些诉求是合理的,但是,这种全美范围的高度协调,整齐划一的巨浪狂潮,只要是那边一忽悠,这边就风起云涌的积极响应。。。

恰恰是在美华人自己,一次一次地教育了美国社会,华人不可靠,很大部分华人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究竟有多少呢?是多大的比例呢?反正是“红旗飘扬,人山人海/peoplemountain people sea”,“相当的壮观”啊!

而且,中共的“千人计划”,军方的黑客部队,强迫美国企业交出技术专利,盗窃,豪取强夺,商业核心机密。。。全方位的,精心策划的国家行为。。。

在当前的这场中共病毒的世界灾难里,中共一方面隐瞒疫情,让全世界毫无防范,还让五百万的疫区人口散向全国,流向全世界。另一方面,又在全世界收罗口罩等防护用品,光是口罩,一月份,就收刮了两亿多只,几乎把世界各国的防护用品都收刮一空。一月份啊,还在“没有人传人”,还在“可控可防”,还在谭书记以WHO名义公开号召“不必恐慌”的时候。。。到了三月份,世界各国自己需要时候,才发现都被中国人抢光了,一个佛罗里达的华裔坏女人的视频,恶意地扫货,疯狂地抢购,还要得意洋洋,满脸的恶意溢于言表。。。这几乎就是一个巨大的全球策划啊。配合的如此好!真是一盘棋啊?让这个世界怎么理解华人啊?

当卢刚作为个案发生的时候,FBI会介入调查。可是,他们不会由这样一个个案,得出结论:“中国人都是这样的。。。” 可是,当全美国的主要大城市都出现了“红海洋”的时候,当全世界各国的华人都在抢购口罩的时候,FBI,美国的政治家们,当然会看到了其中的联系。当这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的时候,不需要多少智商的人,都会看到了其中的规律和联系。全世界各地那么多的华人,不管在所在国居住了多久,也不管入籍与否,宣过誓与否,仍然是这样的“心向祖国”。

怎么会在美国各大城市形成如此气势壮观的“红海洋”呢?这种“红海洋”,让我们这些自己亲身经历了厉害锅几十年如一日的,水深火热,无比残酷的“运动”,特别是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华人自己,都看得心惊肉跳。镰刀党真厉害啊。这才是真正的厉害了,“我的锅”!

我的华人朋友们,将心比心,设身处地,想想看,把红色恐怖都搬到美国来了!细思极恐啊!反过来,如果我们还在厉害锅里,如果是美国人,在我们的厉害锅里,搞支持美国的国家利益,和支持美国的国家政策,我们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们是不是会说,既然你们这样热爱美国,干嘛要争先恐后地,大量地如潮水一般往我们厉害锅移民?既然你们这样热爱美国,对我们厉害锅什么都看不顺眼,就回美国去好了。为什么要赖在我们厉害锅这里,去热爱你的祖国/美国?爱美国的最好方法是在美国坚持,同甘共苦,患难与共;赖在我们厉害锅里,却热爱另外一个国,是不是有病啊?当极端份子对无辜的华人说:“滚回你的国家去”,完全是错误的。但是,对于这些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爱国贼,连我们都想大吼一声:“为什么要赖在美国?为什么不滚回你的厉害锅去!?”


即使这样,美国的主流社会,政治家,仍然坚持把厉害锅的专制独裁政府和中国人民分开。当然美国也有很多人渣,他们不能代表美国主流。在美国主流,也不会把整个华人社区看作是铁


























































浏览(371) (45) 评论(4)
发表评论
老钱:关于“样本池”的普测方法 2020-05-27 09:03:18

老钱:关于“样本池”的普测方法

5/25/20


今天网上流转两篇文章,武汉千万人核酸检测,真实感染率曝光全民检测50万人已感染 武汉女斥政府脑残(视频)
 
武汉市的感染情况到底如何。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武汉人关心,政府关心,也是全世界都很关心的问题。5月14日,武汉市掀起了“十日大会战任务”,要在10天之内,对全武汉的一千一百万人做一次核酸检测,彻底摸清武汉市的详细情况。


这么大的测试量,怎么能在十天完成。据说这是因为采取了混合样本池的方法。这个方法是英国科学家在《柳叶刀/Lancet》上发表的,为了提高大规模普查的效率和降低成本。
 
我思考了一下,想来做一个进一步理解和解释。
 
设想把一群人(比如说64人中的一半,32人)的每个人的采样样本混合在一起,成为一个样本池。因为32人的样品都搅合在一起了,只要其中有一个人是阳性,这个样本池整体就是阳性。如果检测结果是阴性,那么这个样本池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必定是阴性。那么就不用对这32人一个一个地检测(但是仍然需要做了32个采样),而是仅一次测试就把这32个人都排除了。减少了31个测试。
 
对于剩下的另一半的32人呢?如法炮制。
 
再取一次16人的混合样本池,如果最好的结果是阴性。这16个人就一下子排除了。
第三次对剩下一半16人,做8人的混合样本池,最好的结果是阴性。这八个人就一次排除了。
第四次是对剩下8人,进行4人的混合样本池,最好的结果是阴性。这四个人就一次排除了。
第五次是对剩下4人,2人的混合样本池,如果是阴性。这两个人就排除了。
第六次,仅剩下最后两个人了。就要对每一个人都做测试。结果可能是3种。
两人都是阴性,那么这全部的64人就没有一人被感染!
如果一阴一阳,就是只有感染一人了;感染率就是1/64,即1.56%。
如果都是阳性,就是只有两人感染:感染率就是1/32,即3.12%。
 
这样的样本池法,最好的结果就是,对全部64人,采了64次样,但是仅仅做了7个测试,就完成了对全部64人的测试。每个人都必须被采样,这是必须的。但是,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做测试。最好的情况,就是只做了7次测试,就查清了64人。7/64,即是挨个检测的11%的检测量。
 
对于昂贵的耗料耗时耗人工的核酸检测来说,样本池法是非常有效,非常经济合算的。极大地降低了测试成本!
 
这样的样本池法,也叫做“二分法”。
 
上面是最幸运的情况。如果不幸呢?我们来看看“最不幸”的情况。
 
如果这个32人的“样本池”的测试结果是阳性,就必须对这个“样本池”里的人重新来一次采样和测试。可以一个人一个人的测试,找到具体谁是阳性,谁是阴性。不仅仅必须要对这32个人重新测试,还要对另一半的32人从头开始。
 
也可以,对这个阳性的“样本池”再来一次16人的混合样本池,最坏的结果是阳性。不仅仅必须对这16个人重新测试,还要对另一半的16人从头开始。
第三次是8人的混合样本池,最坏的结果是阳性。不仅仅必须对这8个人重新测试,还要对另一半的8人从头开始。
第四次是4人的混合样本池,最坏的结果是阳性。不仅仅必须对这4个人重新测试,还要对另一半的4人从头开始。
第五次是2人的混合样本池,如果结果是阳性。那么这最后四个人的每一个人都要采样测试。
 
这样的样本池法,最坏的结果就是,对全部64人,每一个人都被重复了4次采样和4次检测。一共采了256次样,做了256个测试。最终结果,最坏是64人都被感染了,百分之百的感染。最坏之下的最好的结果是,每个4人里只有一个人是阳性,另外3人都是阴性。就是四分之一,即25%的感染率。但是,仍然是要采256次样,做256个测试。
 
这样,样本池法反而增加了工作量,还不如64人,每一个人都测试一次了。
 
所以,样本池法的运用是有条件的,需要随机应变,灵活运用的。
 
而且,样本池太大了,可能降低了检测的灵敏度。我前面用的32人的样本池就太大了。这样“夸张”的样本池法,只是为了使得“减少测试量到11%”可以显易而见。如果32人中只有一个阳性的话,阳性的浓度立刻就降低到了1/32,很可能就检测不出来了。10人的样本池就会把一个阳性的浓度降低到1/10。多大的样本池是合适的呢?这就不是纸上谈兵,而应该从试验中总结出来。从微信上武汉大嫂的抱怨来看,在武汉的“大会战”中,是采用了10人的样本池。那个大嫂抱怨:“把我们十个人的样品不注名地放在一个容器里”。大嫂说,“那查个鬼啊!”。这是因为她不知道到样本池”的理论。
 
那么,我们就用10人“样本池”来分析。如果这个“样本池”是阴性,那么这10人就全部是阴性,就节约了9/10的测试量。如果是阳性呢,就要把这10人叫回来重新测试。
改为5人“样本池”,如果结果是阴性,这5个人都是阴性,不用再测试了。
对于其余5个人,一一测试,总测试量就是7次,7/10,也减少了3次。
如果再采取3人“样本池”,如果是阴性,这3人都是阴性,只要再分别测试剩下的两个人就完成了。这样的总测试量就是5次,减少了50%的工作量。
如果3人“样本池”是阳性,那么这5个人都要逐个测试。总工作量就是8次。8/10.
如果第一个5人“样本池”是阳性,就重复上面的分析,总测试量大约为50%到80%。因为他们有把握,剩下的5人应该全是阴性。因为,在决定采用“样本池”方法之前,他们已经做了前期试验,得到了平均感染率是5%。但是,为了避免漏侧,还是要对剩下的5人,做一个“样本池”测试。这样来,总测试量大约人人检测的为60%到90%。
 
到这里,我们要回过头来说,“武汉大嫂”的抱怨是完全正确的,即使采用样本池”方法,不可能把受测试的老百姓,反复的叫回来重新采样,更要被老百姓骂死了!一次采样的量必须够用测试3次。
 
所以,那个大嫂抱怨:“把我们十个人的样品不注名地放在一个容器里,那查个鬼啊!”。她是完全正确的。不管她懂不懂样本池”。
 
由此看来,样本池”的方法也只能用于第一步,顶多到第二步,到了4人“样本池”,就没有什么优越性了。
 
对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研发出来的抗体快速检测来说,测试与采样基本上就是一件事儿。除了昂贵复杂的核酸检测,这样的混合样本池法,也就没有多少优越性了。
 
我不是生化医学领域里的人,只是一个工程师,只是有兴趣从简单算术来理解样本池”的理论。本文不谈如何政治问题,只是数学和逻辑。可能贻笑大方。欢迎专家批评指正。
 
 (全文到此结束)




































































浏览(45) (0) 评论(3)
发表评论
老钱:我看方方日记(2) 2020-05-14 18:09:46

5/14/205:30
老钱涂鸦集1  
老钱:我们回到家了/自我隔离中        4/2412/2646
老钱:还有7位呢? 还有陈秋实,方斌呢?   4/2418/3518
老钱:钟南山是那家子英雄?          4/2423/3647
老钱:钟南山火线入帮? 闹剧,丑剧!     4/243/702
老钱:华人朋友到底要什么?         4/244/3804
老钱:病毒的佛系对策图解          4/241/669
老钱:她为苍生说过话         5/14/638
老钱:我赞成公投公决封还是开封

老钱:“递刀子”的贼逻辑

我看方方日记(2)

5/6/20

(图,方方日记的英文版和德文版)


我在《老钱:她为苍生说过话》里说过,因为我在开始的时候,感觉《方方日记》很平淡,轻描淡写,避重就轻,就看不下去了。到了后来,厉害锅里的现代义和团在一尊领导下全国喧嚣,对方方进行野蛮疯狂的人身攻击的时候,我又再去翻看了《方方日记》,才发现《方方日记》越到后来越凌厉了。关键就是方方一再坚持要追责。我想,方方在“封城”中,天天听着老百姓的悲痛的呼声,看着民众的惨烈的伤亡,情绪也随之而高昂起来了。特别是李文亮医生的去世,让任何良知尚存的人都不能不气愤;更不要说良知健全,富有正义感的人们不禁要拍案而起了。以方方写《软埋》的真性情,方方一定会要为民鼓与呼。

想想看,看着成千上万的无辜老百姓伤失了生命,没有反省道歉,反而要歌功颂德,真是死不要脸地死要面子啊!哪一个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能按耐得住啊!看到李文亮被追认为烈士,可是究竟“是不是传谣”却仍然避而不谈。而从上到下一系列的,迫害李文亮的领导人,比如那个叫蔡莉的书记等仍然端坐在官位上。他们仍然继续在控制操控舆论,继续让还活着的艾芬医生们禁声。。。闯下了这样的弥天大祸,不仅仅没有一点点负罪感,反而还要自吹自擂“大国战疫”, “亲自这个,亲自那个”,还要世界“抄作业”,居然还要自夸“收放自如”。。。是的,不打自招,在操纵病毒上,真是“收放自如”了。

让我们来看看镰刀党最后是如何给李文亮医生盖棺定论的吧。

国家监察委和武汉公安局的最后的通报是这样说的:李文亮并不是吹哨人,而且发布未经核实的信息是违规的。李文亮的救治工作也很及时,李文亮离世之后的善后工作也做的很好。基层派出所执法程序不规范”。既然是这样,那么凭什么李文亮能成为烈士呢?但如果有谁较真再追问下去,则一定会被派出所带走,再扣上一顶寻衅滋事“危害国家安全”的帽子。

这就是一尊的逻辑。世界上没有比这更不要脸,更流氓的政府和政党!难怪任志强要说:“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是可忍孰不可忍!怎么可能让世人禁声,不大声疾呼呢?怎么可能不要求追责!

于是我完全改变了刚开始时候对方方的认识,现在我高度地赞美方方。方方不仅仅做到了李文亮医生说的“我为苍生说过话”的境界。这是极其崇高的历史高度啊。而且坚持要追责,这就让一尊二尊们感到如芒在背了。这就让那些负有历史罪责,且罪责难逃的“人民领袖”害怕了,恐慌了。

方方的罪名就叫做“递刀子”!什么叫“递刀子”呢?就是给全世界的人和政府要追责中共提供证据了。这就叫“递刀子”。方方日记没有涉及到任何“国家机密”,怎么“递刀子”了?递了什么“刀子”了?但是厉害锅的“国家机密”,就是所有与他们不利的事实。“讲真话”,“纪实”就是“泄露国家机密”。这就是镰刀党一直以来蛮横荒唐的执政行为模式。

现在,以美国政治家们为首的全世界,都把CCP和中国分开,和中国人民分割的清清楚楚。追责的锋芒所向就是CCP,特别是党魁,狂妄无知的一尊!而且,在围绕方方日记辨与褒之争中,善良正义的老百姓也和CCP,和现代义和团们分割的清清楚楚了。由此,我才知道了徐晓冬赫海东,还有叶利颖的诸多名字。徐晓冬是打败狂吹狂擂的“太极大师”的散打高人,赫海东是中国足球队中锋,他的妻子叶利颖羽是世界羽毛球冠军。这样的不仅仅四肢发达,技艺超群的,更可贵的是头脑发达,心智发达,良知健全的体育明星们,奋不顾身地逆流而上!这样年轻的优秀人物!我一直说,有文化有知识有见识,并不一定需要有多高的文凭;而有文凭,有学位的,并不一定有知识,有良知。我也一直相信,只要有言论自由,舆论自由,中国的老百姓就会很快的民智大开,幡然醒悟的。

“递刀子”是什么思路,什么逻辑呢?隐瞒疫情,贻误防疫,祸害世界,是不是事实?“递刀子”逻辑就是,不顾事实,不管是非对错,只要能瞒住就行。最重要的就是,要隐瞒住“隐瞒疫情”的罪责。谁讲了老实话,让外界看到了真相,就是递刀子,就是汉奸卖国贼。

这就是“贼的逻辑”:抓不到就不是贼;当贼不耻辱,只要没有被现场抓到,就死不承认。即使被抓到了,还是死不不认罪。反过来,抓贼的,暴露贼的倒是有罪的。不仅仅不认罪,反而要倒打一耙。对内,谁说了真话,谁就是“汉奸”,“卖国贼”;对外,就像华春莹,赵立坚那样战狼外交,甩锅栽赃,嫁祸与人。现在德国的情报机构已经揭露了,一尊“亲自”给谭书记打电话,要求WHO帮助隐瞒疫情,散布“人不传人”。。。

这是什么逻辑?这就是“贼逻辑”!

这种“贼逻辑”是贯彻始终的。在“中兴”做贼被美国制裁的时候,厉害锅里的舆论,不是检讨“中兴”为什么犯规了?犯了什么规了?不是反省自责,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不是得到教训,今后要老老实实守规矩。而是嘲笑,而是责备中兴怎么做得这么蠢,怎么会露出破绽的。进而“中兴”连累华为,拖出来孟晚舟。华为也是靠做贼,偷cisco的产品专利起家的。。。连朱镕基都是这个“贼逻辑”的思路。他在争取加入WTO的时候,劝说接受所有必须的条款时候说,“先签了再说”,“做不做,做多少,怎么做,那就是我们的事儿了”。所以,加入了WTO十五年了,所有白纸黑字签了字的,应该兑现的条款规则都没有兑现。占足了便宜,实现了“弯道超车”。还要理直气壮地倒过来质问,为什么都是你们制定规则啊?于是出现了要争“话语权”的说法和做法。其实还是贼逻辑。所以,这种“贼逻辑”是始终如一的既定方针。不以为耻,反而沾沾自喜以为骄傲光荣的。

“贼逻辑“,就是不守规矩,藐视规则,有空子则钻,没有空子也要想办法,制造空子,创造空子。所以就花钱贿赂,买通“一带一路”,推动腐败,制造空子。

想想看,孩子做错了,我们可以这样教育孩子吗?“哎呀,你不能做的聪明一点嘛,为什么要让人看到啊”。这样教育出来的孩子,能有出息吗?大概没有那一家会这样教育孩子的。这不是坑孩子吗?厉害锅政府这样的“递刀子”的贼逻辑,就是在培养现代义和团,就是这样把社会的民族的道德标准毁掉,把中华民族引向深渊。这样用贼逻辑武装起来的民族,国家,世界上谁能够与之共处,谁敢与之打交道?最后的结果就是孤立自己。不是世界要与厉害锅脱钩,而是厉害锅自己向世界脱钩。

最近耿爽说了,SARS,MERS,H1Nn,难道都要追责吗?

是的,人类在发展的道路上,总是有很多很多还没有认清楚的事情。无论是个人,还是群体,还是国家领导人,在所难免要犯错误。但是,没有经验而犯错误,与明明知道后果严重,却要隐瞒欺骗,完全不是一回事。关系到千千万万的人命,这两种情况的责任完全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庚爽讲的也就是贼逻辑。

但是,“贼逻辑”就是有这个“自信”,“瞒的过去的”,只要把所有的媒体控制好,把互联网严密地看守住,把城市封起来,把陈秋实,方斌,李泽华通通抓起来。大大小小,一层一层的蔡丽们,把所有的李文亮们,艾芬们,不管你是“发哨子”,还是“吹哨子”的,通通管住了,不服从,就抓起来。一定要把“贼逻辑”贯彻到底。在厉害锅内,可以像毛老头子曾经自供的,“我就是,小秃子打伞,无法无天”。可是在国际上,你可以收买几个谭德塞,也可以收买几个“Joe Biden”/现在的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可是,你收买不了天下人。

所以,按照“贼逻辑”,方方日记就犯了大罪,叫做“递刀子”。

这就是“贼逻辑”。“贼逻辑”对中华民族的祸害是极其深远的,是无处不在的。已经败坏了中华民族的整体的道德素质,最终损害了中国老百姓的利益。

其实,真正的“递刀子”的是钟南山。他发表在国外的一篇论文,见附录1。其关键论点是“如果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医生吹响哨子时实施管控措施,疫情规模预估将减小至约二百四十分之一!” 追责赔偿的第一点就是责任事实;第二点是赔偿数目。最大难题是损失的数量化。而钟南山不仅仅在他的论文里明确显示了厉害锅一尊政府的责任事实,而且提供了数量化的模型。

这才是真正的对厉害锅一尊致命一击的“递刀子”。现在厚颜无耻,自吹自擂的“人民领袖”,已经变成了举世臭名,千夫,万夫,亿夫所指的“世界公敌”了。

相比起来,方方日记算什么“递刀子”?

方方是为了全世界千千万万的生命,“为苍生发声”的世界级英雄!


附录1. 真正的“递刀子”的是钟南山

5/13,一篇《钟南山获英国颁奖 早知打死也不干这事》报道了,钟南山获得他的母校,英国爱丁堡大学,颁发给他的2020年杰出校友奖。就因为他发表在世界著名的《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胸腔疾病杂志》第12卷第3期2020年3月)上的,题为《Modified SEIR and AI prediction of the epidemics trend of COVID-19 in China under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的文章。

在这篇文章里,钟南山提供了疫情数量化的模型。
·       如管控措施推迟5天实施,疫情规模预估将扩大至3倍;如管控措施提前5天实施,中国大陆的疫情规模预估将减小至三分之一
·       如果2020年1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之时实施管控措施,疫情规模预估将减小至约三十分之一
·       如果2020年1月3日中方向美方通报疫情时实施管控措施,疫情规模预估将减小至约八十分之一
·       如果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医生吹响哨子时实施管控措施,疫情规模预估将减小至约二百四十分之一
追责赔偿的最大难题是损失的数量化,钟南山提供了数量化的模型。
当时发表此研究时,还不曾想到各国的追责赔偿。现在,这种论文正好成为全世界追责赔偿的依据。如果钟南山能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全世界都要追责求赔偿的的话,打死他也不发此论文了。

(全文到此结束)








































































浏览(1878) (26) 评论(8)
发表评论
老钱:我赞成公投公决封还是不封 2020-05-05 07:45:23

老钱涂鸦集1  
关于中共病毒 
Atlanta168:
老钱:我们回到家了/自我隔离中        4/2412/2646
老钱:还有7位呢还有陈秋实,方斌呢?   4/2418/3518
老钱:钟南山是那家子英雄?          4/2423/3647
老钱:钟南山火线入帮闹剧,丑剧!     4/243/702
老钱:华人朋友到底要什么?         4/244/3804
老钱:病毒的佛系对策图解          4/241/669
老钱:她为苍生说过话         5/14/638
5/2/205/3

老钱:我赞成公投公决封还是不封

5/1/20



一周前,佐治亚/Georgia州长,Brain Kemp,做出了决定,从五月起,佐治亚“开封”了。Trump总统立刻批评了,强烈反对。可是,正因为是联邦制,除了联邦法律可以强制管辖州法律的部分,每个州可以各行其是。所以,Trump总统也只能是“反对”而已,而不是强行压制命令。
 
那么州长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这两天,有一个佐治亚的护士的视频,几乎是在痛斥州长,说他不应该。其实,不管州长做出的是什么样的决定,永远会有人反对,当然也有人会支持。在一个民主社会里,这是经常地,也是正常的。特别是反对派的意见,往往是甚嚣尘上,特别是如今美国的民主政治已经在极左派的操弄下,两党制已经在蜕化,违背了开国先贤设计的功能:互相监督,制衡权力,防止权力腐败。今天的两党制几乎变成了,专门就是掣肘,专门捣蛋。甚至不惜把美国搞垮,也要捣蛋!就像我们看到的国会众院议长Nancy Pelosi那样,不惜搞垮美国,也要捣蛋!即使是国难当头,当前中共病毒严重肆虐的艰难时刻,她也还要不分青红皂白地捣蛋!鸡蛋里挑骨头地捣蛋!还要莫名其妙的弹劾!
 
我不同意这段视频里的护士的观点。现在从这场灾难给所有国家造成的经济和生命严重损失来讲,真是不亚于一次世界大战。实质上,可以说是厉害锅/镰刀党发动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但是,这又是不同于过去的任何战争。正如Trump总统所说的,“看不见的敌人/unvisitable”。人类应该怎样应对,确实是一个应该思考,认真总结的挑战。
 
不出去工作饿死,出去工作病死”。
 
这话,是有点黑色幽默。但是,前一半是真理。不工作,不仅仅要饿死人,最终还会饿死国家。后一半关于病死,却不是真理。
 
正确的防范和措施是必要的。全世界的科学家们都在努力研制药物和疫苗。但是,完全的“封”是不明智的。现在已经可以充分看到,这样的“封城”会造成全局的经济损失。而且由经济危机而引发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已经远远超出了经济的范畴。从纽约的情况看,仅仅是由于“呆在家里”而引发的“家暴”就剧烈暴增,就造成了极大的社会问题。
 
我是赞成佛系对策理论的(见《老钱:病毒的佛系对策图解》)。简单说就是,绝大多数人是会最终得到免疫能力的,或者叫做群体免疫。这是被历史证明了的。
 
人类只有和自然界,包括与病毒正常共存的。其实,自人类存在以来就是这样的。病毒和细菌都是始终伴随着人类进化的。只是人类很迟,直到显微镜发明了之后,才认识到了细菌。病毒,又迟了一些。不管怎么样,人类是会生存/survive下去的。
 
没有哪一个人,包括总统,也没有哪一个专家,无论是世界顶级的病毒专家,还是美国CDC的最/高权威,还是总统顾问,疫情领导小组的DrAnthony Fauci,可以承担这个艰难的决策。都不可能做出一个不挨骂的决定。就因为人类面临的病毒的新发展。它的特性和发展仍然是扑朔迷离。
 
总统,或者他的内阁成员们,都不是医学专家,就没有资格来做这样的决定。即使是他们做出的决定,也必然是建立在权威专家的分析讨论和建议选项上的。如果真有专家权威有把握,能预见下面的发展,有把握提出有效的措施,就好了。但是,不是这样。既然,没有任何人有把握。。。但是,又可以肯定的是,人类不会由此灭亡了。根据历史经验,大部分人会产生足够的免疫能力,靠自身的抵抗能力,会走出这场病毒灾难。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采用全民公投来做关于“封,还是不封”这类决定呢?
 
现在的资讯如此发达,在美国这样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毫发无伤的社会里,科研的每一个进展,疫情的每一步发展,全世界各国的发展,一览无遗地呈现在每一个有知识,有责任感的公民面前。他们都在日夜关注着,思考着。这些人也就是会积极投票表达自己的看法和主张的人。所以,完全可以把决策的大权交给民众,让民众来决定。
 
这一次的疫情,一开始时,瑞典和英国都打算采取佛系对策。可是随着疫情的扩大,死亡人数的剧烈增长,没有哪一个当政者不发慌的。舆论的压力会日益增加。但是,在灾难面前,在死亡人数剧增的时候,总是少数人会占领道德高地。他们颐指气使地碾压绝大多数。绝大多数的人都只能保持沉默,形成“沉默的大多数”。谁敢说真相,谁能承担这样的道德责任呢?英国顶不住了。不,是英国国家的领导层,决策层的人们顶不住了。特别是在民主制度下,在野党一直在虎视眈眈地寻找机会翻盘。
 
其实,这就是少数人“用道德”绑架多数人的局面。
 
大概,只有瑞典坚持住了。而且两位瑞典科学家挑明了,在瑞典的病毒引起的死亡,实际上都有基础病的老年人。其实致死的不是病毒,而是原有的基础病。而且统计上,这场病毒死亡人数还没有超过正常年份的同期正常死亡人数,因为大家都更加小心谨慎了,总的死亡人数反而下降了。


很多地方,因为惊慌失措,处置不当,造成了医疗系统的崩溃,而带来了数倍的感染和额外的死亡。
 
其实,美国一开始也是打算实施佛系对策的。一则,谁能准确预料呢?二则整个的社会文化,很松懈,还有大洋隔离着。所以一开始也不以为然。谁也没有想到,中共病毒会绕道到达意大利,然后传遍欧洲,再传到美洲。谁的错?这绝不是一个人,几个人的误判。绝不能简单地找一个替罪羊。更不能为了党派争权而陷害栽赃国家统帅。何况这个总统第一时间就果断地中断了与中共的航班。其后,一直在调整,一直在第一线,艰苦指挥,日以继夜地奋战。


换谁能做得更好?
 
参照人类历史上几次大瘟疫,Google一下吧,立刻就清楚了,人类不会就此灭亡。绝大多数的人是会靠自己的免疫能力挺过疫情灾难的。
 
而且现在人类的科学技术,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历史上任何时代。
 
而且还有必要的措施。文明世界,民主社会,当前大力推行的“社交距离/Social distance”就是一个进步。虽然听起来,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语,但是,这就是一个重要的对策。而且绝不是“钉板封门”可以相提并论的。就像“分餐制”是相对于“合餐筷子搅”那样,是一个文明的进步。张文宏先生已经在大力提倡了。其实,我也早已在两年前就提倡了(见《老钱命运攸关的幽门螺旋杆菌》)。同时,“拱手”将会流行起来,取代“握手”。这一个倒是见到华夏文明的因素了。一个多月前,我必要的聚会中,就是以“拱手”相见了。
 
任何选择,任何决定,都将会是有利有弊。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就可以进行一个全民公决,让老百姓自己来做一个决定。
 
在现代的民主国家,投票系统已经是如此发达,公民素质如此之高,投票操作都是非常熟悉,习惯的。大家还能记得吧?在911恐怖分子掌控的第四架飞机,准备去撞国会山的时候,飞机上的英雄们准备不惜同归于尽,与恐怖分子进行搏斗。就是这样的紧要关头,他们还要求大家举手投票表决。伟哉!美国公民啊!所以,组织这样一次全民公决,不是很困难的。有何不可?就让老百姓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好了。
 
这样可以杜绝了因为党派之争带来的很多麻烦。无论总统做什么决定,反对党总是要反对的。如果总统的决定错了,他们立刻就兴高采烈地弹劾总统。如果总统的决定是正确的,反对党总是可以鸡蛋里挑骨头,找到顾不周到的地方,大加鞭笞,攻其一点而不及其余。反对党是最轻松愉快,日子总是好过的。反正他们不需要负责任。什么责任,什么后果,都是由执政党,由总统去承担。
 
如果是,也只有是老百姓投票决定的,他们就没有办法甩锅,兴风作浪,弹劾了。
 
而且,我们还可以设立很多选项。因为是全民公投,所以自然而然也就包含了各层次的局部区域的投票结果。我们可以让各个小区域的老百姓有他们自己选择。在全国范围的决定做出后,每个小区域仍然可以保持他们自己的选择。每一个州可以根据自己的民意,做出在自己本州范围内的决定,是继续封,还是开封;封到什么程度,开到什么程度。比如说,全国的高速公路是开封的,但是,每个州可以决定自己加入不加入。以此推论,每个郡,每个城市,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旅馆,饭店,游乐场所,还有各种各样的场所和活动,什么时候可以开封,开封到什么程度。而且,在“开封”城里的少数派,还可以选择搬到“太封”城里去嘛。
 
这样做,是不是会把事情搞得很复杂,失去了可操作性呢?会不会互相冲突?不会的。各个州本来都是独立的。不能强迫,只能规劝。民众手里还有枪。如果妄想强迫民众做什么,还是不做什么,试试看!所有这些可能的情况,本来就是存在的。没关系,而且每个州都有足够资源,承受短时间内困难。美国民众的素质是极高的
 
总而言之,我赞成通过全民公投来做这类决定。把风险,把压力,从总统一个人,州长一个人的肩膀上卸下来,排除党派之争,绕过党派较劲,绕过政治家。让一方面推脱责任,一方面嫁祸于人的鬼把戏,见鬼去吧。让民主制度,民主决策回归民众吧。
 

(全文到此结束)




















































































浏览(267) (7) 评论(5)
发表评论
老钱:她为苍生说过话 2020-04-28 22:36:06

4/28/2023:21
老钱涂鸦集1  ,老钱涂鸦集(bkq),老钱的涂鸦集
关于中共病毒
老钱:我们回到家了/自我隔离中                            4/2412/2646
老钱:还有7位呢还有陈秋实,方斌呢?             4/2418/3518
老钱:钟南山是那家子英雄?                                 4/2423/3647
老钱:钟南山火线入帮闹剧,丑剧!                    4/243/702
老钱:华人朋友到底要什么?                                 4/244/3804
老钱:病毒的佛系对策图解                                     4/241/669

老钱:她为苍生说过话

我看方方日记

4/23/20

(图,方方日记的英文版和德文版)


很早就看到方方日记了。那时,我还在南京,没有离开呢。还在开头两篇的时候,我就放下了,不再看了。我的感觉是很平淡,轻描淡写,避重就轻,婆婆妈妈,只敢骂地,不敢骂天,只讲现象,不及原因,就看不下去了。
 
要知道,陈秋实当时,已经去武汉了。他在武汉的第一次网上实况视频就是极其悲壮的。充满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概。而且他极其直白地说,“xx在哪里,我管不了。。。但是,我陈秋实来了,和武汉人民共存亡。。。” 确实是满腔热血,视死如归,大义凛然,气薄云天。
 
当时,我就评论:如果方方敢说真话,很快就要被封掉;如果方方日记能够继续下去,一定是体制能够容忍的。。。我也知道,方方是体制内的作家,还听说是武汉作家协会的会长之类。也就无可多加指责了。方方是不可能,也不敢如实地写日记的。甚至,方方还写道过:“网上有些视频,我已不敢再看。。。”。
 
后来,回到美国后,我是不再看方方日记了。
 
二月六日,李文亮去世了,临死前他平静地发出了,却是振聋发聩的呼声:一個社會需要有不同的聲音”。他在最后留给妻子的手稿《我走了》中,说:“天快亮了,我要走了,帶著一張保證書,那是我此生唯一的行囊” (即所谓的‘训诫书’。可见对于李文亮之沉重)。他最后说,“我的墓誌銘只需一句:他為蒼生說過話”。
一个人的墓志铭上能够放上这样的话,真就是惊鬼神,泣天地了。
真可谓:“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很快,就有方斌步上了陈秋实的后尘,我看到的,他的第一个报道就是在武汉中心医院,仅仅五分钟就拍到了五具尸体。。。
 
每天看着微信上铺天盖地地视频和消息,尽管厉害锅的法西斯网警们不停地在删,在封;五毛,水军们不停地搅,用谣言,谎话转移注意力;但是,还是赶不上更多的人们顽强不屈不挠地上传和复制,通过微信还是及时地把武汉的真实而悲惨的实况传向全世界了。
 
当时,北美的iTalkBB的小电视盒子上,《毕业歌》正在热播。(这部电视连续剧,我会另文叙述)。一打开这个TV盒子,正在强力推荐的首要位置上的《毕业歌》立刻自动强势响起,深沉,坚定,震撼:
 
“同学们,大家起来!
。。。
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呼声!
看吧,一片片国土的沦丧!
。。。”
 
现实呢:
 
听吧,是陈秋实,方斌在室内做最后的直播陈述,同时在外面是法西斯砸门的声音。。。
看吧,已经封城的武汉正在用木板钉门封户。。。协警保安在追打街上的民众。。。即使是妇女也是按倒在地上拳打脚踢。。。
 
听吧,“妈妈,妈妈。。。”,追随着送尸车的悲惨的哭喊声。。。
看吧,把不听劝告的出门的人,像文革,像朝鲜一样,用绳捆起来,穿起来游街。。。。。。8个火葬场24小时加班加点。。。
 
听吧,“假的,假的,都是假的。。。”的呼喊声从中央大员们正在视察的居民区的高层,此起彼伏地散落下来。。。
看吧, 再来,便衣警察就驻守在了沿街居民家的阳台上。。。
 
听吧,医生艾芬,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的主任说话了:“我是发哨子的人,早知道,老子就到处说。。。”。。。
看吧,艾芬就消失了;勇敢地继往开来的公民记者李泽华,又失踪了。。。
 
。。。 。。。
 
这时候,《毕业歌》的歌词真正是恰如其分地,充分地体现了武汉的危机,中华民族的危机,这么的贴切,这么悲恸,这么绝望,这么的牵动人心。。。
 
这时候,我们几代人耳熟能详,随时能让我热血沸腾,老泪纵横的《毕业歌》,正是这当今时代的最强音!
 
再看看方方日记,避重就轻的,平淡的记叙,这让我看不下去。陈秋实已经失踪多日了,方斌又不见了。。。这些事更让我们揪心,更让我们期待着,期待看到他们自由。方方日记是不敢碰这些敏感而又危险的话题的。方方是体制内的作家,也就无法苛求了。但是,我可以不看。
 
可是,就是这样温和的日记,现在却在厉害锅里遭到了疯狂的咒骂,恶毒攻击。不仅仅是观点意见的反对,而且是人身攻击。不仅仅是人身攻击,而且是直接的号召要追杀。还有一个所谓的太极拳什么叫雷雷的狗屁“大师,直接号召他在武汉的附庸者们去对方方,一个老太太,施加拳打脚踢,以标榜他们的爱国。
 
只能说是疯狂了。他们原本没有这么疯狂,完全是镰刀党的二尊控制的宣传部鼓动制造出来的。这就越发显得这个制度的野蛮落后,整个社会的愚昧黑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由于日本袭击了珍珠港,造成了美国本土从所未有的伤亡和损失。于是整个国会很快通过决议向日本宣战。可是,只有一个女议员投下了反对票。当时,没有人去咒骂,没有人去群殴。更没有人抨击她是什么“美奸”。她只不过是履行了她的合法权利。一个正常的国家要容得下反对的声音。
 
伏尔泰说,“我虽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拼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
 
李文亮医生去世之前说了,“一个国家总应该有不同的声音”。这一句话,把李文亮医生提升到了那个国里的最高的觉悟和道德的水平。
 
就是这一句话的差别,就体现了两种社会形态和制度,和民众的素养的高低优劣的云泥之别。
 
方方日记还没有说出什么要害的“不同的声音”呢,就遭到了这样的现代义和团似的生死讨伐。极具讽刺的是,李文亮医生已经被封为烈士。但是,他是否“造谣”了,却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否定。相反的,公安局仍然坚持他们是按政策执行的。下一次再出现李文亮等,应该怎么办,可以怎么办?毫无疑问,还是要被公安局,派出所叫去“训诫”,结具“保证”。显然不是方方在消费武汉的灾难,而是厉害锅/镰刀党,加上现代义和团们在消费李文亮
 
至今,陈秋实的下落不明,还有方斌李泽华据说于4/22放出来了)在哪里?。。。下一次还是会和这一次一样!
 
原本,厉害锅里都在赞美方方日记。也扩展到了全世界,锅内外都在赞美方方日记。突然间,风向转了;开始群殴方方了。就像当初群殴高福一样(见《老钱:钟南山是那家子英雄?》)。就像头一天还在雄赳赳气昂昂地播放《上甘岭》,第二天就风向转了,播放《黄河之恋》了的狗血剧一样。在一尊亲自领导下的厉害锅,就是这样的神经病!无耻!无厘头!

开始转风向的原因是因为外国人和方方签约要出版《方方日记》了。

其实,方方本是要在锅内出版的。就是因为在厉害锅里,没有言论自由,更没有出版自由。方方联系了厉害锅里的出版社,可是他们不敢接。外国出版社来了。厉害锅的宪法上不是还写着有这些自由的吗?当然,厉害锅的宪法本来就是手纸都不如。从来不会有用的。搽屁股都嫌脏。正如几年前的外交部叫高瑜的发言人公开对全世界记者说的:“你们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法律不是挡箭牌是什么?法律就是老百姓的挡箭牌。法律就是抵挡苛政,抵挡权势,保护老百姓的权益的挡箭牌。那个发言人说漏嘴了,把厉害锅/镰刀党无法无天,不打自招,把残酷剥削残酷镇压老百姓的本质说白了。

现在,已经比哪个发言人的时代,又进了一大步。不幸的是,不是前进,而是后进,又倒退了一大步!是向法西斯专制更严重地推进了一大步。不仅仅方方不可以有出版自由,而且,违背了法西斯条例就是卖国,就是汉奸。就要人人可诛之!

而且,方方的罪名更严重了:因为方方的日记为全世界正在发起的对中共病毒追查和追责,并要求赔款的行动提供了证据。叫做“递刀子”。这完全是胡说八道!且不说,方方日记平淡如水,既不涉及中共病毒的来源,也不涉及镰刀党/厉害锅是如何隐瞒疫情,贻误防疫的。所以,加给方方日记的这个罪名,只能是叫做,做贼心虚!!!

几十万的点击,无数的支持,这些愚蠢的现代义和团民们,他们能看到外部世界的新闻吗?他们能看到YouTube吗?他们能看到FaceBook吗?他们能看到Tweeter吗?根本不能!对这个外部世界完全是两眼一抹黑。这一来倒是件好事。让屁民们知道了,全世界都在追责,要求中共赔偿。

那是现代义和团猖獗,甚嚣尘上,得到一尊支持,二尊的引导,应而肆无忌惮;在什么恶都能做得出来的极其法西斯的环境里,直接用“爱国主义”的名义威胁方方,一个无辜而有良知的老太太的生命安全啊。

南京竟然还有一个叫钱诗贵著名书法家”出来倡议,“雕塑家”要在南京牛首山的岳墓前,秦桧夫妇的旁边,塑起一个方方的跪像,上身要不要穿衣服。。。这个卑鄙无耻的倡议,竟然得到了滔天恶浪般的叫好和支持。

在这个民族危机,国难当头的整个过程中,有一个百多名高校校长”组成的一个群,竟然几个月来一直鸦雀无声。耻辱啊!这些高校校长们,有什么担当,有什么良心?没有脊梁骨!

终于,南大的文学院副院长吕效平教授出来说话了,“雕塑家计划在秦桧跪像旁添’方方跪像’将是南京的耻辱。。。”!
然后有几十个当红的南京艺术家们出来说话了,不齿于与这个钱诗贵为伍!
一位叫徐晓冬武林高手出来说话了,他就是曾经在比武擂台上,把那个所谓大师的雷雷,一拳打趴下的高手。他真后悔当初没有把这个骗子打得永远站不起来。

所以,永远不要以为,厉害锅/镰刀党就真的能把全中国老百姓都愚弄了。沉默的是大多数。大多数不说话,但是,心里明白的。跳在他们控制的媒体上,气势汹汹铺天盖地的舆论黑浪,只是他们虚张声势的法西斯舆论工具制造的法西斯声势而已。他们和一尊二尊才是真正的一小撮。

我对现在的厉害锅极其失望。但是,我相信,只要舆论公开,老百姓有接触外部世界,知晓真相的权力,很快就会有自己的正确判断。所以镰刀党只能靠封封封,只能靠谎言来维持政权的暂时的巩固。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看方方日记,才觉得方方的难能可贵。虽然平实,她写下的那些文字需要的巨大的勇气。她所记录下来的事情是多么有价值,不!是无价的!否者,就像才过去不久的“文化革命”,“六四大屠杀”,很快就会被人忘记了。再过一代人,问起“武汉肺炎”,人们将会满脸茫然。。。“啊?你说什么?没有听说过。。。”

在那个漆黑痲污的国度里,方方是名符其实的:她是一个方方的人,正正的人。她是一个方方正正的人。一个有良知,敢担当的作家。


方方可以像李文亮一样问心无愧地说:“我为苍生说过话”!

她写过很多小说。其中很有名的一篇叫《软埋》。描写镰刀党如何在农村搞所谓的“土地改革”的。

就为此,我去Amazon订购了《方方日记》,而且是精装的/Hardcover。
 
(全文到此结束)
















































































































浏览(988) (50) 评论(1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8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