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钱的博客  
我不思,则我不在  
        http://blog.creaders.net/u/686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老钱: 怎么离开这个世界? 2018-12-05 22:35:35

怎么离开这个世界?

老钱

(11/29/18)


今天在华夏文摘上读到一篇短篇小说《怡光:买枪记(小说)》。我也将之附录在后。

这篇小说搅动了我的记忆,引起了我的思绪。

小说中的主角,路明,应该是和我同年,也是66届的高中毕业生。从小说情节来推理,也应该和我一样,是77级的大学生。小说以主角的挚友,小于主角五岁的中学一年级校友的身份叙述展开故事的。故事是围绕着最宏大的主题“生与死”展开的。最后也提到了托尔斯泰的名言:“人间一切都是虚幻,只有死是真实的”。

主人公路明得了胰腺癌。路明的女儿,路涛,是学医的,已经是住院医生了。当路涛在最后的时刻赶到医院时,路明已经没有知觉地躺在ICU/急救室里了。路明的夫人要求是“尽量抢救”。而路涛找来病历和各种检验指标细细研读,并和自己医院的老师详谈分析后,说服了家人,更改了治疗要求,“除了使用镇痛措施外,不必抢救”。所以,路明昏迷了两天后,安静地离去。

我的父亲也是胰腺癌去世的。因为胰腺是深藏在腹腔的后部,和脊椎之间,很难探查(见附件一)。等到发觉时,胰腺癌就已经是晚期了。特别是容易转移扩散到肝脏。父亲一直有胃病,偶有疼痛,也就不是很在意。因为胃部疼痛突然严重并加剧,就去找了老朋友,肠胃专家,鼓楼医院的大内科吴锡生主任。一经确诊,立刻住院。之后,很快,就变得非常疼痛,父亲一直是靠打杜冷丁镇痛。前后一共是三个月。看着他,就像一支蜡烛,一点一点地耗干了。肝功能完全破坏了,完全是靠滴注维持生命。到了最后,知觉也没有了,完全是靠丙种球蛋白才能维持着生命。当时的丙种球蛋白全靠德国进口,非常稀缺。当然也是非常昂贵的,父亲的教授工资,也就只够付一支丙种球蛋白的。是当时社会平均工资的三四倍。或者说,父亲完全是靠特权维持生命。母亲明白,这已经是不可逆的了,继续靠丙种球蛋白维持下去,完全是在浪费社会资源。母亲和我商量,我们一致同意,告诉医生,不要再用丙种球蛋白了;除了止痛,不做抢救。。。

妈妈对自己的后事,也是这样开明,明确的。这也当然是我的对自己的态度和既定方针。

路明在得知自己得了胰腺癌之后,就开始从网上的研究了各种自杀方法,以及每种方法的三项定量指标(自杀成功率,死亡时间,痛苦指数)。为了减少自己和家人的痛苦,他决定用手枪自杀。自己已经病得没有行动能力了。于是就叫来东海岸的挚友,故事的叙述人,帮助自己去买一把手枪。最后,选择了,捷克设计美国制造的CZ-75D的半自动手枪。这把枪就藏在他的床垫里。所有的考虑,都是非常科学,理智,逻辑的。

可是,当他决定用枪自杀的时候,已经虚弱到连枪栓都拉不动了。手枪跌落在床边。。。

我完全能理解路明的思路和决定。作为一个现代的,有知识,有德行的人,都应该看清楚,有一个明智的理念和决定:不应该浪费珍贵的社会资源;不应该给别人,给亲人增加痛苦和麻烦;不应该坚持没有健康,没有价值的,没有意义的苟延残喘。

现代科技和医学的迅猛发展,把人类的平均寿命/Expectation,大大的提高。远远超过了人类百万年来进化形成的上限。曾经的“人生七十古来稀”,五十多年前,还是真理。半个世纪多一点,已经完全不符合现代了。现在七十不稀了,八十也不稀了,甚至九十都不稀了。现在已经是到了“人生百岁才为稀”了。医学的发达,很容易地克服了一个一个具体的导致死亡的原因。什么都可以找到“病因”,都可以治疗。

但是,严重的问题是,虽然生命延长了,并没有能延续健康和生命的质量。没有健康,只是苟延残喘。而且极大地消耗着有限的社会资源。自己也没有生活质量,没有意义。既没有贡献,也没有享受。而且,只有痛苦。人生的最后阶段的医疗保险消耗,占到了70%!这不仅仅是个人问题,家庭问题,而且,也是严重的社会问题。这样的状况,将是没有哪一个社会,哪一个国家承担的起的。

而且这样的离世的过程,往往是非常痛苦的折磨。对于病人,是极其痛苦的,几乎就是生活在炼狱之中。对于亲爱的人们,也是非常痛苦的折磨。。。都是完全没有意义,没有价值的。。。

我完全能理解,赞同路明。。。我绝不愿意毫无价值地苟延残喘,还要折磨亲人,浪费社会资源。。。我坚持有尊严,有价值地生活,也有尊严地离去。


每一个有责任心,有道德的,有知识的人,都应该对这个问题,有所考虑。

我希望,到我临终的时候,痛痛快快,干净利索地结束,不给家人增加痛苦和麻烦。不给社会造成负担。

我也希望,社会整体能有一个明知的认知和做法:安乐死。可是,不容易,很难。

但是,每个人可以“从我做起”。


文中关于枪,提到了CZ-75D的半自动手枪,枪栓太硬了。S&W-442左轮手枪,非常轻便,容易操作。是最好的选择。

小说中的一个细节有点问题。路明夫妇各买了50万的人寿保险。按照小说的描写,他们的房子价值,在加州,应该超过百万。人寿保险的设计,都是为了未亡人的财务安全。起码是能够保证房子的债务能够立刻付清。如果可能,还要保证孩子的教育费用。所以,人寿保险应该是一百万,除非他们已经付了五十万的首付/downpayment。一百万,对于在南加州的高科技人士,这应该不算什么了。房子都起码是一百万了。

关于自杀后的保险付款,我记得,在保险购买超过两年之后,自杀也要照付的。

(文到此结束)Back



附件一    美国少年发明的神奇快速的“测癌试纸”

杰克·安德拉卡(Jack Andraka),1997年出生,是美国马里兰州克朗斯维尔市的一名中学生。他的名字早在其 15 岁时便已扬名整个医学界,在2012年,他是英特尔科学奖获得者,而现在他的身份,则是美国发明家、科学家和癌症研究者。据报道,杰克所独创的检测胰腺癌的新方法,是一种测试人体血液内“间皮素(Mesothelin)”含量的方法——“间皮素”是早期胰腺癌患者的血液和尿液中常有的一种生物指标。杰克用“间皮素”抗体和具有导电能力的碳纳米管制成一种特殊材料,然后覆盖在普通滤纸上,做成一种“测癌试纸”。血液中如含有间皮素,则这些间皮素会与该抗体特异性结合,致使碳纳米管的导电能力发生变化,继而根据电信号的变化,测试人员可以计算出血液中间皮素的含量。当测试者将一滴血液滴到这种“测癌试纸”上后,如果血液中拥有“间皮素”,那么将会和抗体结合,从而使抗体膨胀增大;如果血液中拥有的“间皮素”更多,将会使更多的抗体膨胀,从而能够改变碳纳米管的电子性能,使碳纳米管的导电性和电子信号变得更弱,而这种改变将可以通过“测癌试纸”上的生物感应信号显示出来。所以测试者只需提供一滴血测试,通过试纸上的一些色调变化,就能精确测出自己血液中的“间皮素”含量程度。

杰克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的实验证明,他的神奇测癌方法不但完全可行,并且和现有医学界流行的检测方法相比,速度要快上168倍、价格便宜26667倍,敏感度和有效度更是高达400倍。


附件二  【华夏文摘】怡光:买枪记(小说)

发表于 2018  11  12   舟巷










浏览(2146) (5) 评论(10)
发表评论
老钱: 穆斯林极端主义的新战略? 2018-11-22 08:06:15

穆斯林极端主义的新战略?

老钱

11/10


这次美国的中期选举的选出了两个穆斯林的女国会议员。这是一件令人深思,也让人震撼的事情。

美国的先贤们,立下的美国立国之本,就是人权宣言和美国的宪法,明确地立下了政教分离的原则。明确地规定了宗教自由。所以,伊斯兰教在美国是有充分自由的。信奉伊斯兰教的人,她们当然有权力来竞选公职,竞选有立法权的国会议员。佛教徒,任何宗教信仰的教徒们,都可以来竞选美国的公职。

可是,问题是,她们进来想要干什么?是为了美国好,还是为了搞垮美国?一个国家应该让,一心一意要搞垮自己国家的人,掌握国家的立法权吗?

我立刻想要问这两个穆斯林议员两个问题。

1.  你们放弃圣战了吗?

2.  你们放弃在美国实现伊斯兰教的法律了吗?

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问题呢?我们为什么没有对佛教,对印度教,等等其他的宗教,持有同样的戒心和疑虑呢?很简单嘛,他们,其他任何宗教,对美国,对当今世界,对民主世界,对人类的命运,都没有威胁;更没有像伊斯兰/穆斯林教的极端分子,造成这样的严重威胁。

伊斯兰教的极端分子,过去,现在,在全世界的行为,一直在威胁我们,她们要搞的是“圣战”,要在世界各地实行“Sharia”/伊斯兰法。这是极其落后野蛮的中世纪的法,不允许妇女受教育,用石头砸死不服从教规的女性。。。其他各个宗教,不可避免地,都包含着过时的教条,但是,他们都能,不再有现实追求和坚持那些过时的教条了。其实是放弃了,与时俱进了。只有她们不仅仅要实行Sharia,而且还在坚持。而且拒绝她们所栖身的,收留她们的基督教文化世界的世俗法规。

伊斯兰教的极端分子,在美国,在全世界的行为,造成的人道灾难,造成的恐怖,谁都看得见。伊斯兰的极端恐怖分子,成为了全世界平民老百姓最恐惧的最频繁的威胁了。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一年两年, 而是几十年如一日。这也不是一起两起,而是接二连三地的威胁。甚至还出现了一个伊斯兰国/ISIS,大规模地斩首,性奴役,无恶不作!成了现在最大最黑暗的人道灾难和恐惧!这样的大量的严酷的现实,就不用来多说了。

那么,为伊斯兰教辩护的人们就说了,她们是和平的伊斯兰教徒,不是伊斯兰教的极端分子。她们是不是伊斯兰教的极端分子呢?这只是极左派和左派幼稚病们,在为她们辩护。她们自己都懒得为自己辩护。

她们对伊斯兰教的极端分子对人类犯下的罪行,有过有明确,强烈的谴责吗?

她们公开谴责过圣战吗?她们公开申明,她们反对圣战了吗?

她们公开谴责过那些伊斯兰教的极端分子吗?他们在德国,在英国,世界各地,公开打出大横幅,标语,公开高呼口号,“要用Sharia/伊斯兰教的法律,取代所栖身的国家的世俗法律”。

如果她们有过这样的正确的言行,极左派和左派幼稚病们,那还能不兴高采烈地,大肆宣扬,到处传播,她们说过什么什么。。。这不是为她们最好的,最有力的辩护吗?

请极左派和左派幼稚病们举例,我非常愿意看到这些证据。如果她们有这样的明确表态,我可以相信她们。

                                                        

她们不与伊斯兰教的极端分子做出明确的切割,她们不与可兰经,以及其他伊斯兰经典中,那些落后野蛮的东西做出切割,我们能相信她们吗?就因为她们的表现,让我们不放心。


在世界面临着伊斯兰教的极端分子的威胁时,全世界头脑正常的人们,都会期待着“和平的”伊斯兰教徒们,伊斯兰社区,应该是和我们同样强烈的气愤,愤怒,和我们有同样的道德标准。我们期待着,他们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们一起来,消灭恐怖主义,杜绝恐怖主义。但是,我们没有看到。这些恐怖分子都不是“试管婴儿”,绝大部分都是在栖身于西方世界里的穆斯林社区里长大的。是在西方世界里的清真寺里,得到“圣战”的教育的。那个几年前在Florida冲击同性恋俱乐部,枪杀了几十个无辜生命的极端分子,他的父亲就事先向当局揭露,警告过。由于当时奥巴马的极左的,对穆斯林极端主义,极端袒护的政策,这个正直善良的父亲的警告,被有意忽略了!我们很希望,像这样真正善良和平的穆斯林,更多一些。对于和这个父亲一样的穆斯林,我们会完全信任。他们和我们同心同德,尽管宗教信仰不同,没有关系。如果这样的父亲,占伊斯兰教徒的绝大多数的话,西方社会还会产生那么多极端分子,还会有那么多恐怖屠杀吗?可以肯定的,就会完全不同了。西方世界里的穆斯林们应该最有能力揭露他们,阻止他们。可惜,这样的父亲太少了。西方世界里的穆斯林们,没有做出应该有贡献。如果绝大多数伊斯兰教徒都是态度明确地,和我们非穆斯林人们一起反对穆斯林极端分子的话,我们就不会对穆斯林产生恐惧了。

相反的,态度暧昧,就会让我们非穆斯林的人们搞不清,西方世界里的穆斯林们,他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才是更加恐怖的关键!有极端分子,有恐怖事件,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其他穆斯林人们是怎么样的?有没有和极少数的极端分子划清界限?


可是,“现实很骨感”。根据英国一项全国性调查,26%的穆斯林表示,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忠于英国;还有的穆斯林40%支持用伊斯兰宗教法代替英国的法律;甚至还有13%支持盖达恐怖活动。


相反的,我们看到了,911发生的当天,当时,在哈德逊河对岸的新西兰州,很多的穆斯林站在屋顶上,隔岸相望;举着啤酒,兴高采烈地大肆庆祝。。。这只是普遍事实中的一个例子而已。

相反的很快地,我们看到了,穆斯林们要在911的废墟上建立清真寺。还要在CNN上哭天喊地地争诉。明摆着地就是挑衅美国民众的善良和承受力;就是直接往美国社会的伤口上撒盐。那时,你看她们在电视上的气愤,抗议,斗志昂扬,慷慨激昂。那时候,她们对于911的惨烈,倒是没有相应的激动。那些在CNN上表演的穆斯林们,他们心里的标准,爱憎,追求是什么,不是昭然若揭了吗?!这些人可以充分利用美国自由平等来伤害美国,来破坏这个民主主义的社会。

相反的,911之后,我们不断地看到,西方世界里的穆斯林们的一系列的挑衅行为。。。层出不穷地在加拿大,英国,德国,美国,到处上演。。。

我们没有看到,西方世界里“和平的”穆斯林们应该做出的正确反应,这才是让人更恐怖,对穆斯林不放心的原因。这才是这个世界对伊斯兰教具有恐惧感的深刻原因。

更有甚者,有一个叫 Iqra Khalid的魔女,竞选上了加拿大的议员。她居然提出了一个法案,要禁止对伊斯兰的恐怖/Islamophobia?见《老钱:惊闻加拿大通过反伊斯兰恐惧症/老钱:惊闻加拿大通过反伊斯兰恐惧症有感》。荒唐至极!恐惧是一种心理状态,是因为巨大的危险而产生的反映。就像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牛顿第三定律似的,没有危险,哪来恐惧?不立法消除危险,却先立法消除由此产生的恐惧?这个魔女,没有在反恐怖主义的事业上有所作为,却在“禁止恐怖感”上,大有作为,她心中的恶魔是什么,不一清二楚了吗!

不久,在Florida一个大学校园里,又发生了怪事。在这之前,还发生了一起穆斯林女孩栽赃陷害亚裔的事件。见《老钱: Kathy Zhu,真正的勇士!/老钱: Kathy Zhu, 真正的勇士!》。

我们不仅仅没有看到,西方世界里的穆斯林们,作为整体,应该有的,正确且明确的反应。却看到了这一系列的怪事。我们看到了,这些穆斯林,对于全世界发生的穆斯林极端主义,恐怖的血腥屠杀,她们都懒得去撇清与恐怖分子的关系。不仅仅没有正义的反应,反而是这样的猖狂的进攻;好像是屠杀还不够,还要在精神上,心理上,进一步地连续打击。

这才是让人更恐怖,这才是世界对穆斯林,对伊斯兰教具有恐惧感的原因。

我想想,过去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听到新的震惊世界的重大恐怖袭击了。好像穆斯林极端分子突然嘎然截止,停止搞极端的恐怖活动了。可是她们改为竞选了,到处在通过各种立法活动,搞合法斗争了。。。好像,穆斯林极端分子们接到通知,改变策略了。恐怖行动都暂停了。显然是有一个机制,在统一号令,统一部署。。。这种转变很明显,不是巧合。。。

加拿大有穆斯林议员了,伦敦有穆斯林市长了,现在美国也有两个穆斯林议员了,GA北部山区也出现了。。。更说明了,其背后是有一种统一的策略和行为的部署。。。更让人毛骨悚然。。。他们在调整策略。正像卡扎菲所说的,穆斯林征服世界,不需要匕首,不需要枪支炸弹。。。穆斯林占领欧洲的秘密武器:女人子宫》。有一个华人的博士生在他的科研中,得到一个副产品,即“穆斯林族在一个地区超过10%的人口总数后,穆斯林化的趋势就是不可逆转的了”。


他们知道恐怖屠杀的效果,适得其反,不仅征服不了世界,而且使得全世界提高警惕,会团结起来,抵制反击。。。与他们的圣战征服世界的野心,反而不利。。。所以改变策略了!转而利用民主制度,利用极左派为他们创造的条件,积极地搞合法征服和扩张。。。

所以,我完全有理由,更加强烈地,要问这两个穆斯林议员:1. 你们放弃圣战了吗?2. 你们放弃在美国实现Sharia了吗?你们决定接受美国的法律吗?



又有新进展:她们立刻得寸进尺了,见首位穆斯林女议员提案:允许在美国国会戴头巾(图)》。



老钱涂鸦集1(从8/17以后的涂鸦)(11/21, 5093)

  老钱涂鸦集     (8/17以前的涂鸦)












浏览(2802) (22) 评论(27)
发表评论
老钱:随想录2(所谓平衡,现代大篷车,冰的故事) 2018-10-31 05:28:48

网络漫游随想录2

老钱

8/4/2018

 

所谓平衡 (10/24/18)

现代大篷车 (10/24/18)

冰的故事 (10/13/18)  

 

所谓平衡 (10/24/18)

在民主党不为本国民众的利益为重,为了极左派的“no boundary”的疯子“理想”,不惜出卖美国利益的倒行逆施中,越来越失去了美国基础民众的支持。。。经常会听到这样一种论调:“这样下去,共和党会变得一党独大,一党专政了。。。”,甚者有说,“因此,我要投民主党,为了保持两党体制的平衡。。。”云云。

这是糊涂。极其愚蠢的糊涂思想!貌似公允,实为狼狈为奸,牺牲的是老百姓的利益!

平衡不是靠不同的党派之间,相互谦让达到的。那样其实是互相勾结,分享权利,瓜分地盘,其实就是腐败,更加腐败。

这样达到的所谓“平衡”,其实就是,坐地分赃!根本不能制衡权力,不是民主制度的本意,不是美国先贤们为了制衡权力,防止腐败的设计!

 

民主政治,就是在为本国民众谋利益的竞争中达到平衡的。你做的好,我要做的更好。

如果某一方面腐败下去了,为什么要去挽救腐败?!

谁不为本国民众服务,谁不以自己的国民利益为重,就应该抛弃他。

谁腐败,谁下台!

 

只要是民主制度,永远会有竞争。

民主党垮了,自然会有新生力量出来替代它。

共和党内的不同意见派别,也会分裂,就会公开竞争。

两党制的竞争和妥协,是在怎么为民众服务的路径上的分歧和妥协,而不是向错误妥协。更不是为了瓜分权力,垄断权力的平衡。

 

现代大篷车 (10/24/18)

这些天的一条新闻是,由多米尼加等国的非法移民,超过七千人,堂而皇之地,组成“大篷车”车队,开进墨西哥,大摇大摆地,途径墨西哥,向美国进发。

国际非法移民,得到了Solos等极左派大亨的财力支持!极其猖狂啊!

十万分危机!他们既不是难民,也不是移民。他们中有恐怖分子,甚至仇恨美国。

对于民主党来说,他们是未来的票仓。这就是美国的悲哀,近一半人的糊涂,实质上搞垮自己的国家。最终也是毁灭自己,和自己的子孙后代。这就是美国的悲哀,一半人和另一半人针尖对麦芒,根本谈不到一起。

 

现在已经不是吉普赛人可以全世界自由游荡的时代了。也不是“成吉思汗”可以征服世界的时代了。

经过了两次世界大战,在美国和英国的主导下,全世界都已经接受了这样一种新秩序:自由贸易,和平竞争。人类已经放弃了,为了生存空间而血腥征战的野蛮愚昧的行为。

这种世界“大篷车”,其实质,就是为了争夺生存空间,改变世界的现状的战争!其实质,就是共产主义乌托邦,均贫富的新方式。其实,就是世界范围的,奖懒罚勤,劫富济贫。这样子,就是鼓励各国统治者,特别是各种名义的独裁者,可以不负责任,任意地糟蹋自己的国家,环境,资源,肆意地盘剥蹂躏自己的民众。让这些国家,民族,不负责任地去把自己的错误,甚者罪恶,放祸全世界。这个世界到了认真对待这种新生代,新形式的侵略行为的危机关头了!

这就是入侵!这实质上是一场战争。最终只有鸣枪警告??

 

对于那些持Hillary的“no boundary/无国界”的疯子们,这不是“大爱无疆”,这是对本国民众,也是对全世界不负责任的犯罪行为。

我看,对于这样的国家和国民,如果他们希望得到美国式的生活水准,富裕,首先应该是接受美国的社会制度和价值理念。可行的方法是举行公投,要求加入美国。在美国接受之后,接受美国的社会改造。在真正的融入美国的社会制度和社会文化后,才能成为美国的一个州。而不是,这种不负责任的,自流凡仁的“游牧”行为。

否则,美国将不国!世界将不得安宁。

这实质是落后征服先进,愚昧征服文明。。。最后是世界性的“墒增高”。大家一起完蛋。

 

 

怎么加冰的故事 (10/13/18)

在Alaska航班上,空姐来送饮料。我要了tomato juice。空姐没有给我冰。我已经适应了美国习惯,凡是冷饮,就要加冰。所以过了一会儿,我再请空姐给我加点冰。

她们拒绝。说不可以。我纳闷了。。。但是,她说完了“不可以”后,却再拿了一个干净杯子,装了冰给我。

过后,我问她们为什么这么说,怎么做。她们解释说,因为你的杯子已经用过了。如果我们再向你的杯子里装冰的话,你的杯子的边缘,会污染我们的冰勺,带来细菌什的。。。

 

至此,我完全明白了。这是为了公共卫生。。。但是,不必要这样的谨小慎微。。。

我说,你们不是怕污染,而是怕责任/liability。你们是怕惹官司。我太理解美国社会习惯和思维方式了。她们说,是,也不是。

我说,如果只从卫生角度考虑的话,你们只需要训练严格要求,严格操作就可以了。因为,你们遇到过官司,吃过大亏。所以害怕了。增加这样的严格规定,即是为了保证公共卫生,也是为了杜绝吃官司的危险。如果一旦有官司,你们就可以保护自己说,绝对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是怎么怎么严格要求,认真操作的。

她们都笑了,一起承认,赞许我的推理和判断。

 

停了一下,我思考了一下。我接着说,哎,这是美国社会道德恶化,风气堕落的结果。她们跟不上了。

我解释说,现在的美国,动不动就打官司,动不动就是巨额索赔。。。因为这个社会环境恶化了。这个社会缺失常识,缺失和谐,很多人,动不动就想打官司,趁机讹一把。。。所以,各种各样的生意,各种各样的场合,不得不小心谨慎地防范,保护自己。法规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法规越复杂,就越需要律师。。。越需要律师,律师钻空子的机会也越来越多,情况就变得越来越复杂。。。

所以,法律越来越复杂,律师越来越多,并不是一个好事。并不一定标志着,社会越来越发达。。。相反,法规越来越繁复,恰恰是因为社会越来越堕落。

美国社会,比起我三十年前刚来的时候,糟糕了,混乱了。。。原来人们都是互相信任,既没有这么多的小人,恶人,也没有这么多的戒心。大家都凭良心,按常识,说话,行事,为人。美国的法律,美国的判案,都是援用前面的案例。所以,根本没有这些繁琐复杂的法律规定。

她们都点头赞同。。。

我接着说,为什么会有这些乱象呢?都是极左派思潮和政策,破坏了传统的家庭,破坏了传统的道德观念的结果,日积月累的结果,就是破坏了社会道德环境。见《》。所以,我要支持Trump总统,把美国把????????拉回传统道德,传统的轨道,减少法规,MAGA。。。

她们不说话了。摇摇头说,我们不谈政治。

我说,这是政治吗?这不是政治,这是常识。但是,这也是政治。影响了全社会的事情,这怎么不是政治呢?怎么分得清什么是政治,什么不是政治呢?



浏览(328) (3) 评论(2)
发表评论
老钱:细读哈佛新任校长就职演讲 2018-10-17 15:08:28

细读哈佛新任校长就职演讲

老钱

10/07/18

 

一早起来,看到了《哈佛的新校长致辞》。因为这正在SFFA准备状告哈佛的时刻,我立刻就仔细通读了。我的关注必然是和哈佛在招生中的照顾族裔肤色,分配名额的丑恶行为相关的。见《老钱:我为什么支持状告哈佛?》。

 

新校长是,Dr.Lawrence S. Bacow,他在10月5日所作的这篇讲话,毫无疑问的,是充满着高瞻远瞩,引经据典,文采飞扬,幽默生动的。哈佛大学的校长嘛。

 

比如说,下面这些话都极富哲理:

 

“To paraphrase the great theologian Reinhold Niebuhr, it is always wise to look for the truth in our opponents’ error, and the error in our own truth”。

中文翻译是:“用神学家Reinhold Niebuhr的话来说,在对手的错误中寻找真理,在我们的真理中寻找错误”。

 

这是多么精彩的警句啊!这是多么崇高的,严于律己,严谨周密的探索精神和方法啊。

 

“There are both reassuring truths and unsettling truths, and great universities must embrace them both.”

中文翻译是:有的真理令人如释重负,有的真理却让人如坐针毡。伟大的大学必须同时接受两者。

 

这也是同意精彩的警句啊!这句话本身就包含着虚怀若谷,实事求是的真理和对待真理诚惶诚恐,心悦诚服的高尚态度。

 

We need to teach them to be quick to understand, and slow to judge”.

中文翻译是:我们需要教他们迅速地理解,但不急于做出判断

 

“迅速地理解,但不急于做出判断”。 这一句包含的能力要求和态度准则,是多么的言简义核,而又正确到位和精确无误啊。

 

可惜,太长了。不过,他的讲话,再长些,也是极其精彩,字字玑珠,引人入胜的。

 

 

但是,我仔细地寻找其中有没有和“按族裔肤色录取”方针相关的内容。这个家伙,确实是很有水平的,讲的滴水不漏,总是中庸正确。他上任立刻就面临着十月15日的SFFA状告哈佛,而且是得到了Trump总统的支持。

 

作为校长,他能不清楚吗?肯定清楚,可是他就一词不提。通篇回避。

 

他提到了移民与哈佛的关系。他说对了他的父母怎么来到这个国家的。

 

My parents came to this country with virtually nothing. My father arrived here as a child, a refugee escaping the pogroms of Eastern Europe. My mother survived Auschwitz as a teenager, lived without bitterness, and always was grateful that America was so good to her.

我的父母几乎白手起家来到这个国度。我父亲是小时候逃离东欧大屠杀的难民,我的母亲十几岁时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中幸存下来。他们没有被生活的苦涩压垮,反而总是很感激美国为她提供的福祉。

 

是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不用说,这样的救命之恩了。美国,美国民众对全世界的受迫害的人们,真是慷慨大方;美国为这个地球上的悲哀和痛苦,真是仗义执言,主持公道,直至流血牺牲出手救援,打抱不平,地球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可是,下面的话却是有问题了。

 

This is a common story —this is America’s story. With the exception of Native Americans and the descendants of those enslaved or brought here against their will, most of us can trace our origins back to people who, like my parents, came to these shores seeking freedom and opportunity, and a better life for their children. And many continue to make this journey today, despite enormous risks.

这是一个平凡的故事- 这是美国的故事。除了美洲原住民和那些被奴役着被带到这里的人之外,我们大多数人都可以追溯到那些像我的父母一样来到东西海岸寻求自由和机会,为自己和下一代更美好生活不懈奋斗的人们。尽管存在巨大的风险,但许多人今天仍然在继续着这一旅程。

 

注意这句话,“除了美洲原住民和那些被奴役着被带到这里的人之外”,“美洲原住民”是有明确的含义的。这里的原住民是指的是印第安人。如果只有印第安人和黑奴的话,北美大陆还是愚昧荒蛮落后的史前状况,你们,我们还会冒着“巨大的风险”,前赴后继地漂洋过海地来吗?你们,我们,为什么不去非洲,不去爪哇岛,不去南极?不去当时的西伯利亚,不去当时的蒙古大草原,。。。

 

他可以这样狡辩;“我说的‘像我的父母’那样的人,也包括了早来的欧洲人啊。”不能这样狡辩的。两百年前来到的,乘坐“五月花号”来到新大陆的欧洲,主要是英国清教徒们,和两百年后蜂拥而来了的新移民,是截然不同的!两百年前的英国清教徒们,是开创者,前途充满着不知的艰险。他们是毅然决然地离开故土,开天辟地,按照着自己的信仰和信念,创造新世界,创造新生活的勇敢的开拓者。而我们两百年后的新移民,则是明确地,奔着光明,奔着幸福,奔着先进优越富裕而来的。

 

这是狡辩!但是,大教授和他弟子们,仍然可以振振有词,“我们新移民同样具有冒险精神和开拓能力”。我还是要说,不对!不一样!两百年前的清教徒,都是理念正确,思想明确的勇敢的的开拓者;两百年后的新移民中,真正的追求理想,有崇高的精神理念的人,就是少数了;多数人只是追求现成的好日子而已。更有甚者,就是来吃福利的。再更有甚者,干脆就是来拆庙的。

所以,时代不同了,移民政策应该有相应的改变。这里不多说了。见《老钱:关于移民政策的思考》。否则,就是落后淹没先进,落后征服先进,落后摧毁先进,最后,全世界的希望都毁灭了。

 

大教授,还会振振有词,。。。好了,好了,我们大家都是心中有数,不就是为了批“白人之上”,给Trump总统带上“反移民”的“种族主义”的帽子做准备嘛,不就是为了声讨白人的“原罪”,不就是为了Hillary的“no boundary”等等的极左思潮做铺垫嘛。不就是准备把“像我的父母一样来到东西海岸寻求自由和机会”的说辞,不分合法还是非法,推延到极左思潮的极端上去,为庇护非法移民做铺垫嘛。

 

而且,谁把“那些被奴役着被带到这里”来的?当然是那些“两百年前的清教徒”。这是他们的“原罪”。可是,排外,排他,以强凌弱,这是人类的通病。不仅仅是他们,白人的原罪。而且,恰恰是以基督教文化为主体的白人,在提倡自由民主平等,纠正人类历史错误上,做得最好,罪彻底。

 

我们,学理工的,学技术,学自然科学的人,叫做“自洽”,学人文的要说“自圆其说”,“逻辑完整”。大教授,大校长,自己的逻辑不能自洽了。只说“B被带来了”,不是是A,把B带来的。

 

 

他也还提到了言论自由的问题。

 

“where we are blessed with abundant resources and no one goes to sleep in fear for his or her life — if we can’t do that here, there is no hope for the rest of the world.

在哈佛,我们必须努力描绘和想象我们的愿景。在这个校园里,我们拥有无与伦比的丰富资源,每个人都聪明又努力,把言论自由当作人生的准则。在这里,没有人因为恐惧和绝望闭目塞听,如果我们在这都不能谈论分裂着我们的问题,那么在世界其他地方就更加没有希望了”。

 

对于这段话,最好的解释,就应该是:“不能用‘政治正确’的顾虑和梓栲,而束缚我们的自由”。

 

可是,现在的言论自由已经在极左派的政治正确的压力下,已经很危险了。这次,大法官卡瓦纳的提名,受到民主党极左派的构陷阻挠,完全被证明了是毫无底线的党派恶作剧。可是,耶鲁大学,居然聚众抗议卡瓦纳。哈佛,也取消了卡瓦纳的讲席教授的资格。哈佛早先就有极左派教授们联名要求开除,坚持讲真话的教授。。。还是世界上法学界的最高学府呢。连“无罪假定”的基本法理,都不要了。什么玩意儿。

 

 

他还说了很多。总而言之,该明确说的不说,其余都是含含糊糊,笼笼统统,他基本上是会进一步推动哈佛的极左化。

 

这篇文章,拖了两天,现在在机场,没有时间了。所以,先写到这里。离开了这片目前还自由的土地,就无法发了。

 

(全文到此结束)



浏览(1461) (11) 评论(6)
发表评论
老钱:我为什么支持状告哈佛? 2018-10-01 06:57:42

我为什么支持状告哈佛?


老钱

5/3/2018



此文谨献给,川妹子,Jessica,虾米 。。。等一干CAA的女将以及其他。。。
巾帼不让须眉,巾帼胜似须眉。
她们,能相夫教子,善经营管理,更可拍按而起,揭竿高呼。。。
她们不顾个人安危,生意受损,家身性命。。。
老父癌症病危,女儿含泪为天下谋。。。
公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仅仅睡了两三小时,又起身投入保卫美国的战斗。。。

图片:抗议哈佛.JPG[删除]




我为什么支持状告哈佛?

1.  因为哈佛在录取学生时,违反了公平正义的原则

54年前,1964年,马丁.路德.金博士,在华盛顿的纪念碑前,发表了他的伟大的演说,《我有个梦想》。金博士以其特有的,那种高亢尖利的,重金属乐器般的,刺破青天锷未残的声调,特别说了下面这段话:

I have a dreammm~~~ that myfour little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不是以皮肤的颜色,而是以道德能力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的国家里”。

54年来,金博士的梦,梦已成真。


在美国的政治舞台上,有过这么多的黑人身居要职了,老布什时代的最高大法官,至今仍然在任的Clarence Thomas(其实,早在1982年,里根总统就任命了Thomas为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EEOC的主席),布什总统的国务卿CondoleezzaRice(她参政之前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兼教务长,之后,又回到斯坦福继续重操旧业),三军联席会议的主席Collin Powell将军(实际上的美国最高军事长官)。。。在总统候选人中,也一再出现黑人的总统竟选人,直至选出了第一个黑人总统(还是一个祸国殃民的货,上海话说,蹩脚货,南京话,大萝卜;希腊典故,Trojan Horse)。。。

无论在演艺界,体育界,教育界,学术界,传媒界,政界,军界,商界,黑人都得到了充分的机会,成功的黑人,处处皆是。天天,时时,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黑人主持,OprahWhoopi。。。已经远远超过了她们的人口比例。特别是是体育界,就基本上是黑人的天下了...

这些都是充分体现了金博士的梦想:美国已经“不是以皮肤的颜色,而是以道德能力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了。应该说,美国的主流社会,主流意识,说白了吧,就是白人/caucasian,在种族问题上,在纠正自己的错误上,进步得“飞快”!

AA曾经有过历史作用,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了,已经有害了。

可是,他们,极左派们,还嫌不够,还要更多的优惠,照顾。现在是走向极端了,翻过来了。倒是会因为“皮肤的颜色”,成为了特别的通行证。比如,哈佛等顶级藤校,在录取新生时,一个黑人学生,可以靠低四百多分的成绩胜过一个亚裔的学生。即,按族裔分配名额,按肤色录取。最近的例子,一个印裔孩子,想进藤校,想学医无望。灵机一动,利用自己的皮肤黑,就谎称自己是黑人,却成功地达到目的了。德州不是也有过一个白人姑娘起诉学校录取时的歧视吗?歧视翻转了。这就恰恰是违反了,金博士生命为代价,追求的平等公正的理念。如果他在天有灵的话,如果他还是坚持这样的理念的话,他就会要开始为反对这种反转的歧视而奋斗了。

这些,就是这次,10/15/2018在波士顿起诉哈佛的原因。这个起诉主体是SFFA(Student for FairAdmissions)团队。起诉原因就是因为哈佛大学在招生中的种族歧视。诉讼团的律师是Edward Blum。

而且,金博士又说:“局部的不公正,就是威胁全局的不公正/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everywhere”。绝对正确!任何对部分不公平,最终都是对全体的不公平,不公正。

哈佛等藤校,在录取学生,对亚裔严重的歧视和不公平。这不仅仅是对亚裔,华裔学生的不公平,也对全体的不公平。

所以,我坚决支持状告哈佛!

所以,Trump总统要废除在大学录取中的种族标准。绝对正确。


1. 身份政治,将要毁掉美国的高科技和实力

高等教育,与初级教育,中级教育不同。高等教育是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培养未来的领导人才,管理人才,科技人才,医疗人才,金融人才。。。这里不能照顾,不是福利分享!须是自由竞争,必须是择优录取。不能择其次而录取。

我对于SCA5AB1726,等等,都是深恶痛绝,坚决反对的。这些都是违反客观规律,违反人权,违反正义,违反公正平等的真正的民主法则的。我都写过文章,一一批评鞭笞过。

把各行各业人才培养,把国家未来领导力量的培养,不是择优而取,而是按种族分配,按肤色分配。。。取二流人才,甚至,弃优而择劣,当作福利来分配;这是极其短视不负责任,就是腐败!其结果必然是培养庸才,肯定是造就庸才。民主党,极左派,左派幼稚病们,就是看不清,一脑子混水,算不过这笔账来,就是混账啊!而且,哈佛的录取,完全没有客观标准,只靠虚无缥缈,水分极大,可以人为操作的政策,肯定终将沦为腐败。终将是社会道德的失守和退化。

选择庸才,培养庸才,这样的庸才,必定没有竞争能力。靠庸才自己,是混不好的。这样,还要想方设法,把庸才到处安插。极其出卖美国的欧巴马在任时,已经开始压迫美国的高科技公司,在招聘员工时,要照顾肤色。国会的极左派议员们,组团去硅谷,压迫高科技公司,执行多元化/Diversity。有些高科技公司在招工中,不得不“参沙子”。

硬行安插了庸才,不仅要保证庸才有饭碗,还要保证庸才们能捧上金饭碗。还要体现在管理层次上,领导岗位上。否则,这些极左派还是会发现,庸才会在竞争中被自然淘汰。那就又不能体现“多元化”,按种族分配的理想了。所以,培养庸才,保护庸才,扶植庸才,必然会是一条“产业链”,一路扶植到顶。

这些极左政策的恶果,我们就会在工业制造中,各行各业里,都会看到。当二三流人才当道,忌贤避能,庸才领导人才。排挤打击真正的人才,最后造成人才流失。人才正在流失。。。就会看到,bugs的到处存在,成本的增高,各种人为事故的增加。总而言之,效率下降,创新能力下降,总起来,国际竞争能力的下降,就是国家实力的下降。

由于大量地培养这些第二流,第三流的庸才,迟早会造成恶果。

可是,当我们需要上手术台时,我们愿意看到,“二刀手”为我们执柳叶刀吗?
当我们的国家花巨资,把宇宙飞船发射上天时,我们愿意看到,里面坐着的是“二道毛子”,手忙脚乱,遇事惊慌失措吗?
IBM,INTEL,NVID,BOEIN这些科技巨头公司。。。当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里面,充满了“二手货”,美国第一,就没有指望了!
当华尔街上,都是“B Students”,“C Students”的时候,美国的金融优势就会丧失。
当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不过是庸才的时候,就不能坚持原则,不能保护美国利益,就斗不过流氓国家。。。
当白宫里坐着的,都是欧巴马,这种冒牌货的时候,美国只能前恭后撅,处处被动挨打,班加西的事件,频频发生,节节败退。。。
当好莱坞,迪士尼。。。都是“二流货色”的时候,美国大片的全球市场和影响力,就会风光不再。
。。。 。。。

具体拿医疗行业来讲。由于充斥着二三流人才,庸医昏医遍地,医疗就会事故频繁。。。忌贤避能,是必然发生的。不忌贤避能,庸医昏医,怎么能霸住位置,怎么能混饭吃呢?

真正的良医巨匠,高手就培养不出来。都被庸医压制住了。像Ben Carson(是他在世界上第一次成功地分离了一对脑颅连体婴儿),这样的世界上顶尖的,婴儿,小儿脑颅外科的神医,就没有机会出头了。

由于这些二流,三流人才,庸才滥竽充数,最后,会逐渐形成新的Profiling/成见:有色人士,都是庸才。人们,包括这些受保护的人自己在内,包括极左派,左派幼稚病们自己在内,一看到有色的医生,就会躲避。谁愿意把自己的命交给庸才呢?见到他们就躲。斗不过,还能躲不过吗?

政府能强迫吗?给这些庸医昏医补贴?强行划分病人,不准选择医生和医院?强制保险公司强行政策倾斜?按照极左派的AA理念,完全是能做得出来的。各种各样的荒唐无稽的事情都会发生。极左派,最终就是法西斯。德国法西斯都没有怎么愚蠢!

奥巴马以及他的老婆米歇尔,显然就是靠了这样AA政策,才能进哥伦比亚大学和哈佛大学的。他一直拒绝拿出成绩单,就是毛里有病。米歇尔想在中小学生肥胖问题上,弄点响动,搞点成就。可是,她搞得正在发育长身体的青少年,直喊饥饿,叫苦连天。。。很快,把好事做砸了!蠢货!她根本不会做事,不知道怎么做事。蠢货!一对庸才。

人类社会的事情,就像自然界生态平衡一样的,破坏了自然规律,破坏了经济法则,破坏了正常的社会秩序,迟早是要受到惩罚的。迟早是要遭到天则的惩罚的。迟早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择优录取,培养庸才,太愚蠢了!

所以,我坚决支持状告哈佛!
所以,Trump总统要废除在大学录取中的种族标准。绝对正确。


2. 摧毁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

美国之所以是全世界人的梦,就是因为美国有公平公正的价值理念和社会制度,给人们以平等竞争的社会环境。见《老钱:关于平等的一些思考/美国的问题(二)》。人人都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和艰苦奋斗,以求一逞。没有了公平公正和自由竞争,美国就失去了活力,失去了吸引力,还有什么优势?就剩下了腐败了。

培养庸才,就是鼓励大家混日子。庸才当道,必然是社会腐败。就些,都是常识。就是正常的人类社会里,正常人的正常思维,正常标准。


3.    最后还是害了非裔和西裔

违反了择优录取,择优培养的原则,培养庸才。最终,是会把这些受到AA庇护有色人种坑了。即如前所述,人们会逐渐形成新的Profiling/成见:有色人士,都是靠AA才能上来的庸才。

就像奥巴马这8年的政策一样。这个混账总统,不停给巴尔的摩输钱,八年输了18billion?巴尔的摩的市政,交通,教育,治安,没有一点好转,只有每况愈下!见《老钱:美国大选,选谁? ()不要搞社会主义》。每遇事,他立刻匆忙表态,见《老钱:美国大选,选谁? ()不能再选一只跛鸭》。哪怕是BLM公开地伏击猎杀了五名白人警察,他还要牵强附会地往种族歧视上拉!见《老钱:奥巴马要对这次种族屠杀负责》。这样能提高有色族裔的地位吗?不靠竞争,靠政策照顾,只能永远处于劣势。奥巴马8年的政策,就是把黑人兄弟置于永远需要特殊优惠的陷阱里。一遇事,就是上街闹事,只能打砸烧抢;循环往复,没有一点长进。见《老钱:为美国忧/种族问题》。

所以,我坚决支持状告哈佛!

所以,Trump总统要废除在大学录取中的种族标准。绝对正确。大学录取,只能是择优录取。



老钱涂鸦集1



附录通知

AA 的SFFA 团队起诉哈佛大学在招生中歧视亚裔的诉讼案将在10/15/2018 周一在波士顿开庭。诉讼团律师Edward Blum 计划在10/14/18 周日举行游行和新闻发布会,他希望我们大家能去支持造势。

请大家广而告之, 人越多越好。希望全国各地的华裔,尽量来参与,可以带孩子来。
作为波士顿本地华裔, 我们义不容辞,将竭尽全力来帮助和支持 Edward Blum 搞好本次活动。

大家需要做以下几件事:

1. 参加10/14/2018 的游行和新闻发布会。
2. 出席10/15/2018 的hearing.
3. 成为SFFA的注册会员 ($10 一个),链接在https://studentsforfairadmissions.org/apply-to-join/
( 注意:夫妻双方请分别加入以显示更多人关注)
(全文到此结束)。  

























































































































浏览(989) (3) 评论(23)
发表评论
总共有14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