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Jack之家  
本博客文章除了注明转载或转贴之外,版权皆为作者所有。若要转贴或转载,请联系作者。  
        http://blog.creaders.net/u/688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硅谷传奇:Intel管家——安迪·格鲁夫 (Andy Grove) II 2016-03-26 13:08:10

【缘起】Grove于三月二十一日去世了。这是一个象征着一个时代的杰出人物,今天的TI界人士可能很少提起他了,但是在二三十年前,Grove在硅谷是一位如日中天的人物。可以这么说没有Grove就不会有今天的Intel,就不会有PC时代。今天,以此旧文来纪念Grove这位信息时代的伟人。

【正文】这是一笔昂贵的学费,但不妨碍英特尔处理器的成功。有人说“只要名字取对了,再糟的广告也是好宣传。”在英特尔和奔腾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度领先业界后,英特尔和奔腾再次成为微处理器的明星产品。幸运的是英特尔的竞争对手们对它并没有落井下石,公司损失的只是时间,不是市场。

1994年秋,格鲁夫的体检结果显示出他的PSA(Psoriatic Arthritis) 值超出了正常范围。这是一项前列腺癌的指标。和一般患者一样,格鲁夫对此毫无准备。1995年初,格鲁夫来到一个山区度假,同时,开始研究PSA的事情。这个把英特尔打造为业界领袖的人和常人一样,无法接受这一事实。但是,格鲁夫不愿意在治疗过程中成为一个被动的患者角色。在患癌症这件事上,他从一开始就决意成为一个以科学态度对待病症,并且在治疗上具有主动权的主导者。格鲁夫研读了大量有关前列腺癌的资料,一篇斯坦福大学泌尿科系主任撰写的回顾文章,给了他大量有关前列腺癌的知识。

除了了解病理和诊断外,他还和擅长不同疗法的名医们商讨、比较各种不同的治疗方案,同时让妻子从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 借来有关医学书籍,格鲁夫要充分了解前列腺癌。格鲁夫很快就发现了一些基本事实:1994年诊断出患有前列腺癌的男性有20万人,其中3万8千人可能会死于该疾病。最坏的消息是,大多数流行的治疗方案都收效甚微。按照当时的医疗技术,最流行的治疗方案是切除整个前列腺,但术后恢复时间很长,副作用大。

白天,格鲁夫打电话和这些医生商讨各种治疗方案。晚上,格鲁夫阅读医学论文,比较治疗方案、数据和结果。在阅读过程中,格鲁夫感觉到了研究者们在文字背后的分歧。这让他下定决心自己做研究。为了确定肿瘤的形状和程度,格鲁夫做了B超。发现肿瘤已扩散到前列腺之外。格鲁夫还发现,出现囊外扩散的肿瘤术后10年内复发可能性为15%。如果已经扩散,则10年内的复发可能性为60%。这些冷酷无情的数据让格鲁夫恢复了镇定,他开始慎重考量各种治疗方法。

 grovecore

1970年代和2000年代的格鲁夫

格鲁夫首先排除了副作用较大的切除手术。很快又排除了冷冻手术——用液态氮对前列腺肿瘤进行冷冻摘除。最后,放射性治疗成为了格鲁夫关注的重点。医生称高剂量放疗为“轰炸疗法”。该技术能最大限度减少对其他器官的伤害。格鲁夫和经历过各种治疗的人进行了交流,其中有两位接受过“轰炸疗法”的患者。最后,格鲁夫决定后接受“轰炸疗法”。为此,格鲁夫进行了一次核磁共振检查,图像显示肿瘤在囊外,和方糖一样大。

治疗那天早上,局部麻醉后,16根空心针从格鲁夫的胯部扎进了他的前列腺。清醒后的格鲁夫有一个可怕的幻觉:自己像一只豪猪,任凭冰冷的医疗仪器插入到皮下和细胞深处。接下来的40多个小时中,格鲁夫四次进出放疗室。一切结束后,空心针被取出。第二天格鲁夫就飞回家中,第三天便开始工作了。

为了这个手术,格鲁夫只给自己放了三天假.术后,还要进行外部放射治疗。28天里,每天要进行放射治疗,每次历时几分钟。28天后,格鲁夫经过一段时间调养,恢复了原有体能。几周后,格鲁夫便出现在瑞士日内瓦的“电信95”的大会上,对与会者发言。会后,格鲁夫游历了欧洲,一切都回到了从前。经历过这次癌症,格鲁夫给癌症患者留下的忠告是:“自己研究、自己决策、速战速决,在癌症面前要好斗一点。”这简直和他的经营理念如出一辙。

 Andy_Grove (1)

格鲁夫:令人反感的管理者

自1979年格鲁夫晋升为英特尔总裁后,日本在半导体工业上渐渐地占了上风,格鲁夫艰难地领导着英特尔进行反击。他对属下要求越来越高,他甚至提出了“125%方案”:要求英特尔的员工们每天应额外工作两个小时。他加强了他的管理策略——建设性对峙。很多人开始受不了他的暴力管理方式。因此辞职的管理人员说“现在我们都是成人了。不应该在那样的环境里工作。”1984年,格鲁夫获得了一项令人反感的荣誉:他被《财富》(Fortune) 评选为全美最坚强、粗暴的上司。格鲁夫是一位难得的技术和管理皆优的人才,他每天早上让手下在他设计的图表上标出生产进展状况,聆听手下的汇报。遇到生产上出现的紧急情况,他会和具体生产人员一起开会,找出原因,综合各部门的生产状况,定出解决方案。有人这样评论格鲁夫:“如果他母亲在英特尔碍着他了,他也会把她辞退。”格鲁夫和诺伊斯的管理风格完全不同,英特尔成立初期,负责研发和生产的格鲁夫和负责市场的经理发生了矛盾,格鲁夫毫不犹豫地来到诺伊斯面前,要求辞退市场经理。诺伊斯没办法,只好按格鲁夫的做,但是诺伊斯非常痛苦。按格鲁夫的说法,当时的诺伊斯比摘掉他的肝脏还难受。和诺伊斯相反,格鲁夫是一个极为强势的管理者。

1996年,格鲁夫以其兼职的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名义出版了一部新书——《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其中很大的篇幅是关于英特尔从生产半导体内存到生产微处理器的战略转移。格鲁夫在书中写道:“我笃信‘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句格言。我不记得它出自何时何地,但事实是:一旦涉及到企业管理,我相信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繁荣的企业孕育着毁灭的种子,公司越是成功,对你垂涎的人就越多,他们一点点地侵食你的市场,直至你一无所有。一名管理人的最重要职责就是要时常提防他人的袭击,并把这种防范意识传给手下。”“我整天忧虑很多事情,偏执也是事出有因。我常担心产品会出问题,担心时机未成熟时就把产品引入市场。我怕工厂运转出问题,我怕工厂太多,无法管理。我怕用人不当、员工士气低落。我担心竞争对手抢走我们的客户。”

 512px-Comparison_semiconductor_process_nodes.svg

半导体芯片的演进

英特尔在格鲁夫的领导下,不断改进它的芯片设计和制造工艺。1996年,英特尔在研发中投入了50亿美元。每9个月就有一座英特尔的芯片厂拔地而起,每座工厂的造价为20亿美元。格鲁夫这样做是因为对技术至上的未来异常执着。1996年11月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电脑展示交易会上,格鲁夫充满信心地向在场的七千多名与会者描述了2011年英特尔的芯片。“今天,英特尔最好的芯片上有550万个晶体管;2011年,英特尔的芯片上,将会有10亿个晶体管。主频将由200MHz跃增到1GHz。今天,英特尔售出了六千万多个CPU。2011年,英特尔每年的CPU销售量会超过一亿。”有人说:英特尔最大的长期威胁是市场需求增长太慢。

 628x471 (1)

格鲁夫和乔布斯在计算机展上

很快,格鲁夫的英特尔和比尔·盖茨的微软联手占领了CPU市场。接下来,英特尔又在格鲁夫的领导下在技术上和全世界所有的CPU生产厂家进行了一场竞争。

今天的CPU可以根据指令集合分成复杂指令(Complex Instruction Set Computer CISC)和简单指令(Reduced Instruction Set Computer  RISC)两种。一个计算机的程序最终要变成一系列指令才能在CPU上运行。每个CPU的指令集不同。在设计时,有些CPU尽可能地实现功能齐全的指令,早期IBM和DEC的计算机和今天的英特尔/AMD的CPU等就是这样的。采用CISC-CPU的好处是它可以实现复杂指令。但是,它有三个问题:第一,设计复杂;第二,每个指令的执行时间不一样,在CPU内很难流水作业,有时会出现不必要的等待;最后是高功耗。针对这些问题,1980年代的计算机科学家们提出了基于精简指令集的CPU设计思想,代表人物是斯坦福大学校长翰尼斯(John  Hennessy)教授和加大伯克利分校著名的计算机教授彼特森(David Patterson)。RISC系统保留很少的常用指令,将复杂的指令用几条简单指令代替。基于RISC 的设计思想是计算机史上的一次革命,它使CPU的设计大为简化,由于RISC-CPU可以保证每条指令的执行时间相同,CPU内部可以很好地流水作业,速度因此加快。

虽然RISC和CISC各有千秋,但学术界一边倒地认为CISC 已经过时,RISC先进。美国大学计算机原理和计算机系统结构两门课都用翰尼斯和彼特森合写的教科书。很长时间里,书中以翰尼斯设计的MIPS(Microprocessor without Interlocked Pipeline Stages) 精简指令芯片为主。同时,IEEE和ACM(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 Machinery )系统结构的论文也以精简指令为主。英特尔设计8086时还没有RISC指令集,否则英特尔很可能会采用这一技术。英特尔一旦用了CISC,为了和8086完全兼容,在以后的80286和80386中就必须继续使用CISC。1980年代中后期,不少的RISC-CPU做出来了,它们的速度比当时的CISC-CPU快得多。

1980年代末,英特尔面临一个选择,是设计和x86兼容的芯片还是转到RISC-CPU 上去。如果转到RISC-CPU上,英特尔的市场优势就会荡然无存;如果坚持CISC-CPU, 它就会和全世界CPU的发展潮流相悖。在这个问题上,格鲁夫和英特尔很理智。首先,英特尔在维护它的x86系列芯片市场优势的同时,推出了基于RISC指令集的80860。这个产品并不成功,市场的倾向说明用户对兼容性的要求比性能看得更重。因此,英特尔在RISC 指令集上推出80960 后,就停止了这方面的工作,而专心做CISC 指令集系列。1990年代,业界只有英特尔一家坚持开发CISC-CPU ,对抗着整个CPU产业。

格鲁夫领导下的英特尔在奔腾及以后的处理器设计上吸取了 RISC的长处,使CPU内部流水线的效率提高了很多。英特尔每一款CPU的销量都超过了当时所有的工作站CPU销量的总和,格鲁夫在CPU的开发上的投入比任何一种RISC-CPU多的多的经费和人力。高强度的投入,保证了它的CPU性能提高得比RISC-CPU更快。RISC-CPU 阵营里,1990年代的五家大工作站厂家SUN、SGI、IBM、DEC和HP各自为战,生产自己的 RISC-CPU,加上摩托罗拉为苹果生产的PowerPC,六家瓜分一个市场,最后谁都没做大。到了2000年,大家都做不下去了,它们全部或部分地采用英特尔的CPU。最早的精简指令MIPS-CPU现在没人用了。翰尼斯和彼特森也将英特尔CPU加入到自己编的教科书中。

经过十年努力,英特尔赢得了CISC-CPU市场。英特尔靠的不是技术,是市场。首先,英特尔坚持自己系列产品的兼容性,即保证以往的软件能在新的CPU上运行。时间一长,用户就积累了很多在英特尔CPU上运行的软件。每次CPU升级,用户原来的软件都能使用,很方便。用户就不愿意更换其它厂家的CPU了,即使那些CPU更快。其它CPU厂家常常每过几年就另起炉灶,用户要重写以前的软件。第二,英特尔利用量产优势,高强度投入研发,使CISC-CPU代代更新。到了1990年代初,英特尔的 x86 系列和RISC-CPU相比在实数运算上要略逊一筹。但经过英特尔的不懈地努力,后来居上,而其它厂商落在了后面。第三,格鲁夫和英特尔并未拒绝新技术,它研制出两个不错的RISC-CPU,只是因为它们前途不好,才停产。第四,在RISC-CPU阵营中,群龙无首,几家做RISC-CPU的公司因为彼此在工作站方面是竞争对手,自各自为战,互相拆台打价格战,最后SUN和IBM把其他几家工作站公司全收拾了,但它们也无力和英特尔竞争了,现在它们都用上了英特尔的CISC-CPU。只有摩托罗拉才是最有可能成为RISC-CPU的老大,并和英特尔分庭抗礼的公司,但是摩托罗拉因为种种原因,迟迟未能进入RISC-CPU的市场,最后成全了英特尔在CPU市场上的地位。

在这场英特尔在技术上和全世界所有的CPU生产厂家进行的竞争中,格鲁夫起到了关键作用。他不但为英特尔把住了方向,还以他的偏执狂的执着使英特尔在竞争中完胜对手。

  tocright (2)

硅谷大亨:后排: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 Oracle);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 Netscape); 安迪·格鲁夫(Andy Grove, Intel); 艾尔·苏戈特(Al Shugart, Seagate Technology);戈登·摩尔(Gordon Moore, Intel);约翰·钱珀斯(John Chambers, Cisco Systems)。前排:史提夫·乔布斯(Steve Jobs, Apple Computer, Pixar);斯各特·麦克尼利(Scott McNealy, Sun Microsystems);约翰·道尔(John Doerr, 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拉里·嵩斯尼(Larry Sonsini, 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鲁·普拉特(Lew Platt, Hewlett-Packard);吉姆·克拉克(Jim Clark, Netscape)。

除了工作之外,格鲁夫的业余生活也是丰富多彩的。他与妻子伊娃一起滑雪、骑自行车、听歌剧,他还会和妻子一起跳上一阵热情的舞蹈。与伊娃的家庭生活,是格鲁夫生活的重心。对女儿,他充满父爱,还经常带孩子进行商务旅行。

公司创始时,格鲁夫没多少股份,但后来他的财富有3亿多美元。不过,格鲁夫很节俭。他没有把钱花在私人飞机、豪华住宅和跑车上。他将一部分财产捐给了慈善机构,给母校纽约城市大学捐赠了10项化学奖学金。

1987年-1997年,格鲁夫的英特尔每年给投资者的回报率高于44%。从1968年加入英特尔,1976年成为首席运营官(COO),1987年任CEO,1997年成为英特尔董事长。格鲁夫终于从第一线退了下来,在他任CEO的最后一年1996年,英特尔实现销售售额208亿美元,纯润利达到52亿美元。2004年,格鲁夫从英特尔董事长的职位上退了下来,成为英特尔公司的顾问。格鲁夫的职业生涯就此结束。

格鲁夫的一生除了为自己挣得了大量的财富,也取得了无数的荣誉。纽约城市大学、哈佛大学授予他荣誉学位。他还是六本书的作者。

当格鲁夫和英特尔在用硅创造奇迹的同时,也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文化——计算机文化。这一文化与以往的工业革命所创造出来的新文化完全不同。传统工业都是以终端产品来主导市场、技术、及就业市场,就像汽车工业,一直是通用和福特汽车公司在主导市场、技术、和就业。但是,由英特尔、微软、苹果创造出的计算机工业则完全不同,主导计算机市场和技术的是计算机的硬件生产商英特尔和软件生产商微软。以往的工业都是纵向综合,最后由一家或几家终端产品公司主导,就像能源工业的洛克菲勒公司,汽车工业的三大公司一样。而计算机工业则不同,计算机工业是横向综合,计算机的终端产品公司只需设计一块主板,再插上各种组件,接上显示器,装上操作系统就成。这样做的好处是,零部件制造商和软件制造商可以集中精力把自己的那部分做到极致,终端产品公司只要能设计主板就行了。于是,计算机工业不会像传统工业那样最后被少数几家公司垄断,到了网络时代,信息交流已没有任何障碍。新技术、新工艺、新产品只要一上市,一般只要三个月到半年,就有人能用不同的方法制造出来。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但是最终的受惠者是终端消费者。从某中意义上来说,高科技的工业结构本身,使得垄断变得要比传统工业难的多。从计算机到手机,从网络技术产品到软件,任何一种高科技产品要在市场上生存,不但要具有和同类产品的竞争能力,还要自我超越。也就是为了产品自身在市场上的生存,必须要不断推陈出新才能生存。这是传统工业所不具备的特征。在高科技这个行业中,人们是以季度作为时间尺度来度量技术进步的。这就使得垄断这种市场经济中的独裁现象很难出现,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之一就是本文的主角——格鲁夫。


浏览(393) (0)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Jack之家 回复 友仁 留言时间:2016-03-31 15:11:47
谢谢你喜欢我的诗。这文章写的是格鲁夫哈,你要是有半导体背景的话就不会觉得枯燥了。- Jack
回复 | 0
作者:友仁 留言时间:2016-03-26 18:43:20
很喜欢你的诗;文章嘛,真的不咋的,枯燥。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