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俞先生的博客  
在中国工作21年无住房。到加拿大后,5年内买房。社会制度不同是原因。  
        http://blog.creaders.net/u/6944/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谈谈我对民主制的理解 2019-02-02 18:04:51

谈谈我对民主制的理解

        自从近代法国思想家卢梭提出主权在民理论以后,整个人类渴望民主的浪潮一发而不可收。随即,现代民主制超越古典民主制的规模而登上世界历史舞台,并展开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与此同时,有关民主制的解读也可谓铺天盖地。如果说一般普通老百姓可能对民主制是什么知之甚少,不管你走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只要是知识分子或者受过一定现代教育的人,都能对民主制的基本特点说出一点所以然来。但是,如果详细解读,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人们对什么是民主、民主制和民主理念等也存在不同的看法,特别是民主制。人们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来衡量民主制。有的人说,美国的政治制度可以称为民主制,但是,中国有些人不承认。反之亦然,有的人说中国实行的是真正的民主制,很多美国人否认。即使在华人中间,有关民主制的看法也不同。如果人们的看法呈现多样性,或许都有其合理内核,但是,如果我们相信人类社会不仅有相对真理,并且有绝对真理的话,可以说,解读民主制的正确结论只能有一个,而错误的结论会有很多种。俄罗斯文学家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同理,有关民主制的正确认识会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人们会有同一个看法,错误的认识会各种各样,并且不被所有人认可。显然,在什么是民主制这个问题上人类并没有从认识论的迷茫中完全走出来。正确解读民主制还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当务之急。想到这里,我打算写一篇文章来谈谈我对民主制的理解。

        虽然自古以来就有哲学家和社会科学家(如亚里士多德)阐述他们的民主理论,他们对民主制的解释并不完整、系统、彻底和准确。有关民主制的理论并不整全。很多人都从某个角度解释民主,而忽略民主制的各个不同的维度,结果是失之聚焦,无法抓住要害。所谓民主制,指一个国家内人民自我管理的一种制度并加惯例。其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决定国家事务的最终决定权掌握在构成这个国家的多数人的手中。在形式上说,国家事务的最终决定权在所有国民手中,但是,实际操作的过程是多数人决定制,就是少数服从多数。西方学术界长期以来试图解决民主理论里的一个问题:多数人是否代表人民?根据卢梭的主权在民的思想,国家的权力属于全体国民。那么多数人不能代表所有人。多数人也是一部分人。但是,在实际操作的时候,为了分辨人民的意见倾向,就必须决出多数和少数。如果不分多数和少数,人们很难了解人民实际上在想什么。有的人说,当年共产党武装夺取政权是民心所向。那我们就要问:你是怎么知道的?有的人会说,当时我们村庄里的人都在言行上倾向共产党。那还用问吗?妇女们整天忙着缝制军衣和军鞋送给解放军。男人们杀猪宰羊慰劳解放军。那不是明摆着的吗?从理论上说,人们支持某个党派或政治集团,一定需要有一个语言表达过程。特别是有一个可以量化的结论。然后,人们依靠数学代表的逻辑力量来证实人民的意见。如果不是这样,人们仍然会针对民心做出不同的解读。共产党说我代表人民,国民党也会说我代表人民。结果就只能战场上靠武力来决定国家政权的归属。即使一方打赢内战,那也不一定证明赢的一方就代表多数人的民意。没有人民通过语言的明确表达,任何一方按照有利于自己的方式作出片面解读都没有合法性。

        所以,选举是民主制不可缺少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一个国家内人民举行自由选举,我们一般认为那一定存在一个民主制度。这个看法错吗?不错,但不全面和不完整。我的看法是,如果一个国家实行民主制,有三样内容不能缺少:选举、法治(司法独立)和言论自由。这三个内容都是语言解决方案,都是第三者仲裁制度。举行选举时,由人民(选民)充当第三者对竞选各方进行裁决;进行司法裁判时,由独立的法官对有争议的各方进行裁决;实行言论自由的时候,各种不同的意见接受理性法庭的裁决,就是有理的一方获胜,无理的一方败诉。这个理性法庭实际上就是公众舆论。公众舆论一般而言是正义的,除非公众受到操控或胁迫。这三个内容互相关联,不可或缺。少掉一个,其他两个就不健全。通常,在一个典型的民主国家内,人们看见,只要有自由选举制,也一定有言论自由,当然,也有司法独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的解释是,如果允许自由选举,各种各样的候选人都会出现,人们的意见肯定不一样,人们会争论。如果没有言论自由,人们就无法争论。如果人们没有不同意见,人们就不会产生纠纷。产生纠纷,可能就要走司法程序。如果司法程序能解决问题,那它一定公正。不公正,它就不能解决问题。

         虽然事实上是如此,人们在解读民主制度的时候采用了另外一个方法。就是在理论思维中割裂这个几个概念。例如,在人们论述民主制度的时候,有人会说你的那个选举制度是假选举。例如,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制度是大资产阶级操纵民主选举。虽然所有选民有投票权,但是,选举的结果被扭曲,反映大资产阶级的利益。我的看法是,由于选举制度是一种制度安排的集体行动,由于采用非人格化的选票当媒介代表选民发表意见,选举的过程实际上具有超验性质。所以,对于马克思的解释,人们拿不出实际可行的验证方法提出一个反驳的意见。马克思说,你们国家的选举被拥有大量经济资源的上层资产阶级所操控,你能拿出可行的证据显示马克思说的不对?其实,仅仅就马克思的这个断言而言,并非没有道理。例如,上个世纪60年代犹太人垄断财团掌控美国的新闻媒介。人们仍然可以怀疑某些大资产阶级集团影响了选举过程。马克思的话有错吗?不一定错。从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到今天中国的社会主义支持者都是这样看的。西方的学者也很难反驳。但是,他们不接受这个说法。他们不接受的原因是,凭感觉,民主制度是自由的保证,这个制度没有本质问题。所以,他们不接受,但是,也无法反驳。在网络上,写博客的人也各执一词。但是,我要指出,马克思忽略了一个问题。当人们能够举行自由选举的时候,人们享有言论自由,一旦人们享有言论自由,知识分子就会说话。就会出现很多公知。公知是社会正义的保障。公知是社会良心。这一点恰恰是关键。为什么这样说?

        我提出一个西方学者(当然也包括中国学者)从未提出过的一个观点。我在我自己写的书Language and  State: An Inquiry Into the Progress of Civilization, Revised Edition2017年在美国出版)(此书中文名:语言与国家:一个有关文明进步的研究)里面专门系统研究政治家和知识分子的语言通讯的特点和结构,指出政治家只能从事短距离语言通讯,而知识分子总是进行长距离语言通讯。这是人类建设文明社会和国家的结构特征。只要文明社会和国家存在,你无法改变它。具体而言,所有的知识分子(或文人)都进行长距离语言通讯。要说明这个情况,还是让我举例说明。还是具体描述比较可行。一位诗人写诗歌干什么?他要抒发自己的感情。也想借此表示自己对大千世界和人生处世的感悟。但是,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诗人写诗的时候会选择那些优美词汇,会注意押韵和排句。每一首优美的诗歌里面都杂糅着一些艺术成分,提供一种美感。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只能从社会学的角度上解释诗歌。人类原本生活在原始社会里。社会里的人口有限,人与人之间具有直接的血缘关系。自从使用语言以来,人类开发媒介,扩大共同体规模。人与人之间的血缘关系淡化。人与人关系疏远,成为陌生人。但是,为了维系社会的统一,人与人之间需要交流。为了强化交流,特别是感情交流,人类利用媒介。美学表达方式就是这样一种媒介,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互动。这是我本人的美学发生学理论。中国古代的作品《礼记乐记》里说,舞动其容也,歌咏其声也,诗言其志也。诗歌代表一个长距离语言通讯过程。所以,我们今天的人还在读唐诗宋词。推而广之,历史学家、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包括音乐家)、宗教人士和法学家都在进行长距离语言通讯。人类社会的文明其实都是知识分子创造的。

         于是,我们能看到另一个现象。由于知识分子能进行长距离语言通讯,他们能对社会问题发表看法。由于他们不能强迫社会接受自己的观点,如果他们想让自己的作品受到社会的欢迎,能够赢得尽可能多的读者或观众的话,如果他们想让自己的思想影响社会的话,他们就一定要尽可能尊重、靠近和满足社会最大多数人的价值判断。否则,就会被社会厌恶和排斥。举例而言,一位作家写作品一定会多少有一些有关人类社会善恶的判断和伸张正义的内容,如惩恶扬善的内容。这样才会受到社会的欢迎。这样才会在知识分子与民众之间产生共鸣。这样,他们追求最大多数人的最大的善是不可避免的。他们也不能欺骗社会。历史上,所有的知识分子都不会骗人。意大利哲学家倍内德托克罗齐就说,没有哪个艺术家不在自己的创作过程中注入自己的真实的情感,没有哪个文学家不在自己创造的作品中吐露自己发自内心的真实体验。如果他们骗人,那一定在生活中与他们的事业无关的情况下发生这样的事。但是,从事他们自己的职业的过程中,他们不会通过自己的作品来欺骗社会。我们可以设想,如果知识分子在创造自己的作品的时候骗人,那就毫无意义。但是,他们在自己的作品中总是表现积极生活态度,做有益于社会的事,他们会得到社会的褒扬。所以,知识分子成为社会的良心。知识分子有全局观念。知识分子通常不会代表一部分人反对另外一部分人,除非他们有了政治动机。但是,一旦知识分子有了政治动机,他就不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而成为政治家。

         当然,仅仅是这一点看法还是不够的。我们还没有认识到位。按照我的研究,知识分子进行长距离语言通讯。进行语言通讯的距离越长,其内容越容易暴露。如此,他们表露的心声一定是公开的,不是暗藏的,不是可以隐瞒的。一旦他们的想法在社会上公开,他们的想法就要受到公众的检验。如果他们的想法不符合公众的价值观,他们就没有市场。同时,所有的知识分子都希望自己的表达、看法和理念被社会接受,被最大多数人接受。而公众是支持正义的。就是说,在公众舆论场,公众不会是邪恶的,除非公众受到操纵。为什么这样说,我借用了德国哲学家康德的一个小小的发现:决策程序公开情况下,就实现正义。反之,如果一部分人将决策过程隐瞒起来,黑箱操作,就没有正义。为什么这样说呢?康德借用了卢梭的一个看法:人民是不会腐败的。为何人民是不会腐败的?卢梭没有解释。我的看法是,如果人民中间的每个人都有发言权,任何一个利益分配方案都不能牺牲任何一个个人的利益。只要能通过,就是符合正义,因为能形成共同利益。英国哲学家和法学家边沁的观点其实也能成为对卢梭的那个看法的解释。边沁说,在选举的时候,如果每个选民都极端自私,不考虑他人利益或公共利益,每个人的私利都会与其他人的私利冲突,于是,就不会被其他人接受。于是,每个自私的人的建议或看法就不会被通过。只有既兼顾私人利益和公共利益的建议会被通过,或者所有无私的建议会被通过,这就是正义。同理,知识分子发表有关社会的意见的时候,他们都处于一个公开程序之内,并且其意见要能被所有人接受。于是,知识分子发表的意见都会迎合公意。虽然知识分子内部也有不同看法,这样的看法要被社会大众接受,也要互相妥协,最后趋于符合大众的意见和价值判断。

        所以,在民主制度下,保证人民的利益不被侵犯的最后屏障是知识分子,不是政治家。政治家不能进行长距离语言通讯。政治家可能进行幕后交易。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在民主制下,当选的政治家代表人民,他们就是人民的利益的保证人。人们希望如此,但他们不是人民利益的最后保障。中国人民将政治家当作自己的大救星是搞错了对象。就像我以前说的,政治家具有双重人格。他们既是一个私人,也是一个公共人。他们来自自己的家庭,有家庭利益。他们来自某个社会阶级,有阶级背景。有阶级利益。于是,国家领导人行使国家的权力的时候处在利益冲突之中。例如,美国总统既要为全体美国人民服务,也要为他自己代表的政党及其支持者服务,二者互相冲突。例如,美国总统特朗普要为美国人民服务。但是,他也要顾及他自己的政党共和党的利益。共和党的利益不完全等同于全体美国人民的利益。所以,就会发生他要国会拨款建墙而国会不同意的事情。在中国也一样。中国的国家主席既要为全体中国人民服务,也要为他代表的共产党服务。共产党的利益与中国的利益并不总是一致。有的人认为,只要找到了能拯救民众于水火的弥赛亚式的救世主或大救星就永世幸福了,那实在是一个错误的看法。在西方文明国家内,政党也处于利益冲突之中。政党互斗常见。早期西方国家的政治人物都反对政党政治,认为政党互斗和分赃是社会的阴暗面。美国的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在其退休告别演说中,就告诫美国人民不能搞政党政治。认为政党竞争会撕裂国家。他的看法也是对的。我们现在的人对华盛顿的那个想法不以为然,原因是认为政党竞争能防止一党独大和专权,是权力制衡的一个环节。这个看法也不错。但是,没有理由认为华盛顿的看法不合理。但是,有一点是华盛顿没有看到的。他的那个盲点与马克思的那个盲点一样,就是没有看到知识分子对人类政治生活的监察角色。只要有言论自由,知识分子就会讲话。知识分子必须迎合人民的需要才能讲话,于是,知识分子就不能谋取私利。所以,西方民主制度之所以可行,就是有知识分子从事监察活动。而知识分子实际上要代表人民行使其非正式职权。所以,民主制度才可行。所以,那个民主制度实现人类社会的正义。

         我们可以引申一点谈。中国的首席政府理论大师王沪宁先生曾经写过一本书《美国反对美国》,就是揭露美国政坛内部各种政治势力恶斗。他不从权力制衡防止权力腐败的角度谈这个问题。由于这个说法比较刁钻,人们一时也没有办法否认美国政坛有派系恶斗。政党政治就会有较力。谁也无法否认。当然,这就是美国民主制度不完美的地方。但是,王沪宁没有看到,美国的知识分子享有言论自由。这是关键一点。由于美国人民享有言论自由,知识分子能就公共议题发表意见。他们发表意见就制约了政治家和政党。他们让一种正义的舆论压力存在,结果,政治家和掌权者不敢越过雷池一步。所以,美国的民主制度基本上没有问题。

        还需要补充一点。知识分子从事的那个具有本体论结构特征的语言通讯是人类社会民主制的天然保障。知识分子从来都是单独行动。知识分子没有集体行动。正如匈牙利的学者卡尔曼海姆在其作品《意识形态与乌托邦》一书中所言,知识分子创造思想的过程都是独自的思考,不可能有知识分子相约一起来思考一个问题。个人认为,这个看法是对的。我们还可以进一步思考。这不代表是集思广益。但是,他们个人的行动也是社会的思考,也是社会的一部分。反之,从事简单劳动的人适合集体行动。例如,在工厂里从事体力劳动的产业工人阶级往往从事同样的重复劳动,人们的社会地位相同,朝夕相处,彼此之间会产生阶级感情和意识。所以,马克思说工人阶级具有组织性和纪律性。农民也有类似特征。农民耕田从事同样的劳动,彼此会视为同样的人。也可能采取集体行动。所以,历史上农民会集体造反。工人阶级会集体罢工等。但是,民主制度的最佳运行要求国家的公民采取单独行动,而不是集体行动。例如,举行自由选举时,每个选民都是独自思考,做出决定,不能互相串联,互相组成一个集团。也就是边沁解释的,当每个选民独自提出自己的主张的时候,只有符合公意和公共利益的建议才能被社会或国家接受。但是,如果选举时人们互相串通起来,就可能谋取一部分人的利益,就没有全局观念。政党政治就有这个危害。但是,由于有主持正义的知识分子监督,政党政治受到监察而不至于走偏太多。就是说,那些文化程度较低的工人和农民也想发挥自己的最大能量,以便于在利益分配过程中不吃亏。他们的专长是采取集体行动。就是说,社会底层的人民要发挥自己的能量,往往需要发挥自己人多势众的优势。他们需要采取集体行动才能奏效。一旦采取集体行动,就要有人指挥,指挥者就会施加影响力,操纵民众,出现民粹政治。指挥者会声称,你看,我受到那么多的人民的支持,我有民意支持。文革时期,毛泽东发动红卫兵造反的一个意图就是向刘少奇证明,你在党内机关里拥有较多支持者,我在人民中间有更多支持者。我能动员人民群众砸烂你的党政机关。当时就有一个口号:踢开党委闹革命。但其实,这是非正义,就是说,一旦民众被操纵,通常只是国家中的一部分人被操纵,追求局部利益,而不是全局利益。同时,指挥者,实际就是操纵民意的独裁者,会采取措施不让知识分子讲话。会堵知识分子的嘴。因为一旦知识分子讲话,知识分子会主持正义,监察政治家。所以,政治家一定会动员底层的乌合之众来打击和围剿知识分子。拿破仑在法国主政时,就是这样不让知识分子讲话。拿破仑关闭了法国的所有报馆,只允许4家报馆经营,全是政府喉舌。希特勒在德国掌权时,他委任一位宣传部长叫戈倍尔。戈倍尔博士每天早上都要将报社和广播电台的负责人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开会,告诉他们哪些事件可以报道,哪些不能报道。在斯大林领导的苏联和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都有类似情况,就是要将知识分子控制起来。有时,统治者还试图消灭知识分子。或者,将知识分子送去劳改。在社会舆论上打击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成为臭老九。大老粗成为社会英雄。

        总之,不管在哪个国家里,只要知识分子能畅所欲言,就有言论自由,有言论自由,就有自由选举制,也有司法独立。这就是最理想的人类政治制度。就是民主制。西方国家的民主制本身有缺陷是事实,但是,它也有补救机制。正是这个补救机制保证这个制度可行。在中国,虽然统治阶层说,领导者有民意基础,但那个民意是被操纵的民意,是在谋求局部利益,而非全局利益,所以,是不公正的。一个关键的保障不存在,就是知识分子的社会监察权旁落。于是,那就不是真正民主制。衡量一个政治制度是否是民主制的关键一点就是看知识分子是否能畅所欲言,有社会监察权。掌权者操纵底层人民搞民粹主义被以色列的政治学家塔尔蒙称为极权主义民主。其实,那不是真正的民主。理由就是,被操纵的底层人民仅代表一个国家的局部利益,一部分被他们斗争的对象的利益被忽视和牺牲。由于存在利益冲突,政治家仍然在谋求一部分人的利益,而不是全体人民的利益,至少不能保证总是这样,而知识分子在一个给定的语言通讯结构中必然坚持国家的大局视野主持公平和正义。于是,真正的民主制只需要一条:知识分子能自由地、公开地发表自己的看法。只要有这一条,没有民主制也会形成民主制。归根结底,知识分子是民主制度的最后保证人。如果人民希望自由和民主,他们的希望最终来自知识分子,而不是政治领导人或政党。虽然政治领导人和政党仍然会发挥作用,但他们必须在知识分子的影响和指导下工作才是最理想状态。只有形成这样一个政治生态,才会有真正的民主制。

 

如果有读者对本人的独特民主理论感兴趣,欢迎阅读以下一本书:

Language and State: An Inquiry into the Progress of Civilization, Revised Edition  作者 Xing Yu

出版商: Hamilton Books  出版年代:2017  506

读这本书能让读者痛哭流涕。能让读者获得精神解放。更多的是,能让读者获得从来就不知道的知识。绝对没有夸张。

 

 

浏览(1816) (31) 评论(7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菲_兄 留言时间:2019-02-07 17:07:50

太罗嗦。看了几段还没见内容,只好放弃。

回复 | 1
作者:achedanv2 留言时间:2019-02-06 21:09:26

过年好!楼主谈的很好。

在俺看来,谈民主制无需去“引经据典”,从不远的历史与现实就不难读出一二。从管理学的角度说,民主制有利于集中多数智慧做出最有利于多数人的决策;它也是避免和解决冲突的一种有效机制。从社会学的角度说,民主制可能让所有社会成员表达意志提供平台和机会;协调和平衡不同群体的利益诉求。从政治学的角度说,民主制让人民当家做主,把权力与资本都关进牢笼里,达成人类永久和平、安宁、和谐的美好愿景。

遗憾的是,书上对民主制的所有美好描述在历史与现实中都没有实现过。究其根源,人性恶首当其冲。因为人性恶,民主制被作为工具或武器使用,凸显的无不是智慧的人是如何发挥其人性之恶的特质。在西方,民主制被资本集团作为强制人民给其授权的仪式,旨在永葆其私有资产,更作为其国际竞争的武器之一。在发展中国家,被安装了民主制的国家更是将其作为统治人民的堂而皇之的工具,成了少数家族合法占有人民资产的分赃制度,除了少数西方刻意打造的迷你型样板国家,其它绝大多数国家基本上都陷入失败国家的境地。那些没有被安装民主制的国家则无一例外地成为了西方国家攻击的对象。民主制,本来一个可能描绘美好世界的制度,愣是成了一个被西方随意玩弄的小丑,很是悲剧。

在民主制成为一种宗教或信仰的这个丑陋的世界里,保持对民主制的清醒认识非常有必要。

回复 | 0
作者:寡人 留言时间:2019-02-06 19:51:22

嘎子的原话:“如果把西方社会的自由比作一个像中国的那种下饺子式的公共游泳池的话,之所以自由至上主义者(libertarianist)会认为管理员以及游泳池的一些强迫性的规则其实是不需要的,。。。”

2017-12-06 05:07:35

http://blog.creaders.net/u/4437/201712/309395.html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02-06 18:35:06

[如果不被万维革命群众鄙视一把,我都不好意思做人。]......

》嘎子啊,最近一段时间你都躲那里去啦,到处看都不到你的踪影!原来你在这里,呵呵。我一般是不会进这个地方的。

老实话,寡人同学现在有非常大的进步。起码我们有时可以享受交叉的战壕,对黄川粉进行有策应的攻击了。说咱们的川大爷是DDT,太有意思啦!你就不要老是提以前的事了,好不好。难道你有我受到寡人同学的严格要求的力度高吗?要团结寡人同学对付黄川粉才是正理,其他的小节就不要太在意啦。不要把寡人同学又弄成了原来的模样,那个非常不好,呵呵,你看看如何?

回复 | 0
作者:寡人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02-06 13:03:05

思想能当饭吃吗?几钱一斤?有赚五毛来得实惠吗?嘎子退休后赚点五毛零花钱,倒也过得滋润。论思想,你的水平与猪狗难分伯仲。我猜去年或今年该是你的本命年,因为你像狗一样奴颜卑膝,摇尾乞怜,像猪一样贪婪而愚蠢。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是属蛇的,眼镜蛇,响尾蛇,。。。我怕怕的。

我早就知道你的哲学底子很差,除了从维基里学点皮毛,你没有任何真货。而且连初中生的逻辑常识你都不具备。看你一张嘴,就冒出“libertarinist”,我惊掉下巴,就知道你是个故弄玄虚的哲学骗子。谢不谢我这个一字之师?

回复 | 3
作者:寡人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02-06 13:02:47

你小子确实病得不轻,赶紧去吃药吧。“把私人电邮群里的内容,发给别人”这个谎言,你在右撇子的博客下已经玩过一次了,我当时让你拿证据,你小子就溜了。这样的谎言,你还想重复多少次?在万维我干的最傻的一件事就是将我的邮箱给了你,感觉像吞下一只苍蝇,追悔莫及,太恶心了。有个王八蛋、狗杂种还从香港骇客进入我的账户。这个畜生是谁,我也能大体猜个八九不离十,太卑劣了。嘎溜子你记住: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回复 | 3
作者:天雅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02-06 10:21:56
回错人了。是回法师的。
回复 | 0
作者:天雅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02-06 10:21:05
呀。二战时,是谁让美国输出的? 美国人民只想管好自己就可以了。可是欧洲的邱吉尔不干,中国的老蒋不干,非把美国拖进去不可。战后,没有美国,那来70年的太平世界。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寡人 留言时间:2019-02-06 07:04:17

论词汇量,DDG也许的确够得上万维丘吉尔。但是丘吉尔的令人尊敬的地方是思想,而不是词汇。论思想,您的水平跟猴子没啥区别。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寡人 留言时间:2019-02-06 06:57:38

【我何时装孙子了,说出来让我听听?整天像个怨妇、疯狗一样到处乱咬,乱喷,诽谤他人,只会增加大家对你的鄙视。】

--- 如果不被万维革命群众鄙视一把,我都不好意思做人。到现在为止,某些万维革命群众仍然认为自己是正义之师,我认为是精神病的表现。像什么“破罐子破摔”了,做人是否应当要点老脸?记住,在我心目中,你们永远是一群土匪。把私人电邮群里的内容,发给别人,这种小人我永远鄙视。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青灯法师 留言时间:2019-02-06 06:30:17

【讲得是海盗团伙内部往往是非常民主的。】

--- 说的好。文化有一个进化过程。在人类文明的现阶段,民主的确不能强行输出。例如,美国人可以按照“让美国伟大”的逻辑修大墙。内部可以打,可以闹,都是有道理的。但是一旦强行输出,一定以土匪的方式。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9-02-06 05:07:05

撇子, “为祖国奋斗”和“为人民服务”都有明确利益观念, 有特定的服务群体,所以不是扯蛋, Trump的实现美国的伟大复兴和习胖子的中华复兴也有明确的服务对象, 所以不是扯蛋, 你用说是扯蛋是因为你性意识混乱,把脚丫子当蛋扯。 博主说文人知识分子没有特定的服务对象, 这是骗人的,或者是自欺欺人, 是扯蛋。

回复 | 0
作者:青灯法师 留言时间:2019-02-05 19:49:00

我认为人类社会引用民主选举制来管理自身,一定是为了一个其他的目的,一定是民主制能给我们社会带来什么好处。换句话说,民主是手段,不是目的。那么问题来了,目的是什么呢?如果我们知道了目的,那么我们就可以在目的层面上,把民主与其他制度进行比较,从而看出哪种制度会给这种目的带来更多的好处?

为了看清楚民主能够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好处,我们来看下面一个例子,就是一伙海盗。以前我看过一个视频,讲得是海盗团伙内部往往是非常民主的。当然我们可以不信那个视频,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讨论这个话题。我们不妨就假设有一伙海盗内部实行了民主制度后,看看这个民主制度能给这个海盗团伙带来什么好处?

当我们把目光聚焦到这个小的人类社区内之后,我们会推理得出,由于实行了民主制,其分赃的时候应该是比较公平合理的,不然不合理分赃会导致海盗团伙头目下台,因为是民主选举出来的嘛。所以民主能给这个小小社区里的各个成员带来公平,这是它的优点。但它能够解决这个社区之外的公平性问题吗?

如果我们把目光范围再扩大一点,扩大到既包含这个海盗团伙,还有一个附近的渔村,我们的价值观就会告诉我们,海盗团伙抢夺附近渔民财富的行为,并不能因为由于海盗团伙实行民主了,多数海盗成员投票之后的决定,而变得“绝对”合理了。

所以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个社区里多数人的决策,只能带来这个社区内部的公平,但不能保证其正确性与合理性。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2-04 16:16:03

香椿树同志去哪里了?您的理论可是有严重的政治后果的!特别是这句话:“如果把狗性理解成无私,这个观点才能成立“。中国可是充满着无私的共产党员,特别是中南海的党国领导们,更是为祖国无私奉献!如果您再不出来澄清您的理论,中南海可要变成狗窝了!

回复 | 1
作者:寡人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02-04 12:20:42

“谁指控谁举证举证”何时成了郭文贵和袁红冰的专利?你如果将它说成我从希特勒那里学来的岂不是效果更佳?嘎子你还是不够机灵啊。噶郎才尽,尚能喷否?“谁指控谁举证举证”只是一个通俗的提法,意思是写文章时,作者的论点必须有足够、可靠的事实支持,否则就是胡说八道、瞎蒙。不错,马克思是死了,但它的理论还在苟延残喘,余毒还在害人。你这个大活人如果智力正常,就应该想到这个问题:他的理论靠谱吗?如果不靠谱,就应该将它像垃圾一样扔掉。

我何时装孙子了,说出来让我听听?整天像个怨妇、疯狗一样到处乱咬,乱喷,诽谤他人,只会增加大家对你的鄙视。当然,你完全有破罐子破摔,豁出去做五毛,视他人的鄙视如无物的自由。我很骄傲,我是万维上最早识破你,知道你是个下三滥、五毛的人。坦白地告诉你,你的任何花招、恶意,不管你如何精心掩盖、策划,在我面前都是透明的。你接着玩,接着骂。

回复 | 6
作者:右撇子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2-04 11:52:21

香椿树博的理论其实还可以扯出更多的蛋,例如,中共的三个代表理论应该是更臭的蛋,甚至中共的老祖宗,马恩列斯,哪个不是扯蛋?

至于谁是狗?那就更多了,八宝山革命公墓可能要改成狗幕了!

回复 | 7
作者:swgr 留言时间:2019-02-04 11:49:54

看得出来楼主是认真动了脑筋写的。但是问题也与大多数楼下评论者一样,就是有一个先验的理念,然后试图千方百计证明这种理念,而不是力图修正这种理念中的不完善。思想家首要的是有批判精神,不只是针对社会的成见,也包括了解自身的无知。苏格拉底说他比别人聪明的地方就是了解自己的无知。古希腊的先贤对于民主、法制和愚昧的结合是批判的,因为这个直接导致了苏格拉底之死。

按“知识分子的良心”,俞先生应该认真听取反对意见,从思辨中中发现自己理论的不足,进而修正。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2-04 11:32:44

{【文化人因为其职业而大公无私】这绝对是扯蛋, 职业文化人靠这个东西吃饭, 大公无私是不可能滴, 只不过自己的利益和自己服务的对象利益一致, 所以自觉一点而已。 鲁迅说文人都是狗, 这一点不错。 胡适是权贵的狗, 鲁迅是底层百姓的狗。 如果把狗性理解成无私,这个观点才能成立。}

按照香椿树博的理论,本人作这样的推论应该没有问题吧?

“为祖国奋斗”绝对是扯蛋,“为人民服务”更是扯蛋的扯蛋。中华复兴的口号也是绝对的扯蛋,“中国梦”更是扯蛋中的扯蛋,习大大是在为中华复兴而奋斗应该算是扯蛋中的绝对扯蛋!

我这样推论有问题吗?欢迎指正并祝新春快乐!

回复 | 2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02-04 11:05:58

【文化人因为其职业而大公无私】这绝对是扯蛋, 职业文化人靠这个东西吃饭, 大公无私是不可能滴, 只不过自己的利益和自己服务的对象利益一致, 所以自觉一点而已。

鲁迅说文人都是狗, 这一点不错。 胡适是权贵的狗, 鲁迅是底层百姓的狗。 如果把狗性理解成无私,这个观点才能成立。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02-04 09:26:03

我在两本书里都写了关于人类语言通讯的结构的研究。例如,关于国家的精神构造就采用了这种结构分类学。国家的精神主要的构造物是历史、哲学、文艺、宗教和法律。这五种形态分别有五种不同的结构。历史=提供信息的语言结构;哲学=解释的语言结构;文艺=表示态度的语言结构;宗教=做出承诺的语言结构;法律=发布命令的语言结构。人类最初使用语言的时候,会与他们的行为关联,结果发展出这样的语言通讯结构。这种语言通讯结构成为一个国家或民族的精神的基础。这是借用了西方人的分类学研究方法的结果。我在两本书里都系统描述了这些结构。一个是构造了社会;另一个是构造了国家。完全是我独自开发出来的。是一个发现。一直以来,很多人研究文艺与政治的关系、法律与政治的关系,或者宗教与政治的关系等,但从来没有开发出系统理论。从我的书里看,就已形成系统理论。

民国时期有一位国学家叫熊十力。他也研究过国家精神。没有看见他展现任何分类学。分类学研究能成体系。中国的传统思维没有分类学,也就是没有科学。所以,研究就不给力。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无云夜空 留言时间:2019-02-04 08:54:16

政治家只是在他的有生之年行使权力。死后,就不起作用了。知识分子在死后可能还在起作用。知识分子要让自己世世代代发挥影响力,只能让自己的作品符合社会的期待。社会作为一个整体是倾向正义的。比如,社会里的道德观念一般都趋向于正义。

不管什么人,只要行使公共权力,就会有双重人格,既要为公服务,也可能考虑自己所属的那个小集团,如某个教派或某个政党或某个阶级或某个地区或某个行业。

举例而言,历史学家写历史书,传播一种历史意识,这个历史意识与人们的政治意识不同。历史学家会要求政治家展现历史责任感,就在施加一种历史意识的压力。比如,考虑千秋万代的需要等。有人被抓到法庭上接受审判,他会说,历史将宣判我无罪。这就是一种历史意识。还有,有的人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也是一种历史意识。还有很多事例。历史学家与政治家的看法不同,只要历史学家没有被操控或胁迫。

以此类推,神学家、法学家、哲学家、文学家等的看法也与政治家的看法不同。一般而言,这些文化人因为其职业而大公无私。他们代表一种文明的力量。所以,这些人应该是最进步的人群。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02-04 08:16:00

忘了一个人。牧人排第五。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寡人 留言时间:2019-02-04 08:06:57

【谁指控,谁举证,我觉得在这里应该拿出证据的是马克思而不是他的反驳者。马克思能拿出确凿的证据吗?我看他绝对不能。马克思关注社会公平,这可能是他的学术仅有的一点价值,也是少数西方学者不愿彻底抛弃他的学说的原因。但马克思学说整体而言已经破产,这反过来说明,他的学说在事实的收集,论证的逻辑上一定存在巨大的瑕疵、跳跃】

--- 我发现,万维的一个最大特征是装孙子的太多。第一孙子是烂人,排第二的是拍地大妈特有理,寡人第三,老度第四。就这么定了。

寡人从郭文贵和袁红冰那里学到了“谁指控谁举证举证”一说,结果就用到了死人身上。这是何等的脑残。不仅马克思不能举证,亚里士多德,柏拉图,苏格拉底,没有一个人能举证。因为他们不能举证,所有活人就可以胡说八道。

回复 | 2
作者:太山 回复 寡人 留言时间:2019-02-04 08:03:19

民主其实是个过程,先得有形式,然后慢慢才可能越来越真实。。。。

========================

所以,“形式民主”本质上,就是[真实民主] 尚未实现以前的伪劣民主,或不真实的一种“民主替代品”对吧?

那么,既然如此,你的具体条件使你只能用一种你的替代品,我的具体条件决定,我也应该有我的替代品. 因为你我条件不同, 所以,替代品也不同.你没有资格将你的替代品强加给我, 不是吗?

“然后慢慢才可能越来越真实”?

多慢? 慢到什么程度才叫“正常的慢”或“不正常的慢”?究竟应该以哪个个国家的“慢”为“标准慢”?依据是什么?

如今世界,能有世界各国完全统一标准的慢吗?如果可能,那还何必慢呢? 直接世界都统一实现真实民主不结了!!!???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02-04 07:37:55

你说的对。水平高的作品,就是科学性、思想性和艺术性高的作品就是一种媒介。

=============

别尽玩虚的。

如今的世界,不缺,而且太不缺媒介,更不缺“作品”,而是缺“财富”,缺“资源”!

中美斗得你死我活,是斗贸易! 不是斗“作品”不是斗“媒介”!

换言之,不是媒介和作品导致了贸易冲突,而是贸易冲突各方,因力量的强弱之分而导致了媒介和作品的性质和差别!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19-02-04 07:21:48

-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寡人 留言时间:2019-02-04 07:18:51

民主其实是个过程,先得有形式,然后慢慢才可能越来越真实。假民主(如俄罗斯,新加坡)比真独裁(中国,朝鲜)要好得多。日本,韩国,台湾都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民主制度在逐步完善。

===================================

这就是个不会动大脑,光会动嘴皮,开口闭口只会“花卫兵”似骂街的典型.

什么是[假民主]? 假民主的标志是什么?

就是极少数人和国家,不择手段地占有,甚至武力控制着世界绝大部分财富资源,经济,金融,货币, 然后再冠冕堂皇地把[自由与民主]“免费”,甚至强制性,推销给全世界!!

人家的政府都没办法“主”,你叫人家老百姓“主”什么?

在相对的,实际上是残酷的,丛林法则尚未消失的客观现实世界,[民主](一词),犹如[健康],仅仅属于一个人类共同追求的 [绝对主观概念],因为它不涉及任何客观条件,所以,没有客观标准.也所以,单用[民主]或[健康]是不能裁判客观事物的是非正误的.

要裁判,就必须指定标准! 要标准,就必然涉及客观条件,包括能力,代价,手段,时间,空间因素。

请问,你所谓“民主”是以什么为标准,你这个标准的依据是什么?

换言之,维持你这[民主标准]所必须满足的经济条件,军事力量(丛林法则环境条件下的必须) ,经济代价,以及相应的具体手段,对于同时代的世界各国[普适]吗? [普世]吗? 可复制吗?

回复 | 0
作者:BigPPP 留言时间:2019-02-04 06:43:19

知识份子的定义就很有问题, 哪里有没有私心一心为公的雷锋式的知识份子, 即使是雷锋也是有私心的不是吗...

人本身的认知就是非常有限的充满偏见的, 民主的实质很大程度上就是社会精英人群对劳苦大众的忽悠,把各种名义上的决策权推给大众,实际上所有的选项都是精英提供的,自然维护了他们利益和提供这些利益的社会秩序. 

好的结果政客可以用来自吹自擂, 然而坏的决策是没有人为错误负责任,"大家的主意嘛..呵呵"   

回复 | 3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无云夜空 留言时间:2019-02-04 06:07:29

[知识分子宣扬普世价值,本质是为了作品获得更多的共鸣], 老俞可能是真为了获得共鸣, 他相信自己写的东西。 但是绝大多数拿稿费的职业文人都不是, 他们是为了谋生。 理工科的发议论谈民主是真心相信, 而文科像老俞这样的人并不多。

并且真理多数都是不受大众接受的, 不能产生共鸣反而会产生很多危险。 因为有良心的知识分子不会浪费时间重复已经被大众接受的东西。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 共鸣不会是媚或者卖吧?

回复 | 0
作者:无云夜空 留言时间:2019-02-03 23:37:15

赞成这样的观点:知识分子宣扬普世价值,本质是为了作品获得更多的共鸣,并且久远流传,知识分子的生活和理想并因此得以实现。不过,为什么政治家就没了这样的追求?尽管政治家为了短期的结果而可能妥协,难道就废除了自己的长期的理想和追求?这不会引起更多共鸣和久远的丰碑?逻辑上看政治家也有普世的道义责任和追求,只是现实和理想的距离较大,而因此政治艺术的高难也更能见从政者的高低。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