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两由之的博客  
花开花谢两由之-----鲁迅  
        http://blog.creaders.net/u/727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沁园春】 自寿 2017-11-17 13:10:25

风雨飘摇,跌宕起伏,五十八年。
记灾时荒日,饮风餐露;
寒窑昏烛,上学无钱。
富贵未来,少年已老, 常把乡思别恨牵。
甚堪喜,有亲人记挂,祝福连连。
 
吉辰心事难全。只道是,垂成在老天。
看一眉似黛,行过东陌,
无人随我,烂醉西阡。
影里雄鹰,画中老鹤,不为风流只羡仙。
吾慰矣,仍神清气爽,腿利牙坚。











浏览(37) (3) 评论(0)
发表评论
【闲人赋】 2017-10-25 12:38:02

 

我本闲人,不计成败得失,不管花开花谢,是曰两由之。

既为闲人,是需豁达,是需善良。

日享良善之福,即使遇人不淑,其人亦有可谅可宽之处;

若我心本良善,由此推己及人,世人之心亦皆良善才是。

生而不易,勿怪勿嗔,今生何忧何虑之有;

死而无憾,无怨无悔,何妨他人评长论短。

管他世态炎凉,作愚人,蠢人,笨人,非大智若愚;

随分人情厚薄,但痴笑,痴癫,痴顽,非大功若拙。

老病亲情,是伴人灯火;功名权势,乃过眼烟云。

日日心平且静,年年身正且安。

坐拥万贯家财,须防盗匪贼寇,心神不宁;

怀抱绝色佳人,难免肝衰肾亏,坐卧不安。

世事纷争,有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家父有训,随他南瓜做瓢,冬瓜做煎。

日食龙虾,不如青椒炒肉二两;

夜饮茅台,难比绿茶泡水一壶。

物欲横流,岂得看风轻云淡;

欲望膨胀,安能赏花好月圆。

自古帝王将相,享齐天洪福,几多劳心费神,呕心呖血,其可怜处,不足为外人道;

从来草野匹夫,安一世清贫,只需寡欲调息,朝花夕拾,其悠然处,无须被世人知。

静如青山古柏,

动似闲云野鹤。

卿本闲人,勿存韬略,勿尚纷争;

卿本闲人,勿感大悲,勿要大喜。

独处静室,诗一首,词一曲,烟一支;

时邀高朋,茶一壶,酒一杯,饭一碗。

洗半身的凡俗,沁满屋的清香,

去一生的欲念,享一世的平和。

人生快哉!

 

释文珦云:

不求富贵不嫌贫,天地悠悠任此身。

飞步任教趋要路,好怀到底属閒人。

自归白屋交游远,认得青山面目真。

平地退藏知是宝,太行从古有摧轮。





浏览(56) (4) 评论(0)
发表评论
【沁园春】 有感于飓风 Irma 2017-09-10 05:43:47

【沁园春】 有感于飓风 Irma

 

怒吼连天,

狂涛砸地,

鬼怕神惊。

看三围堤树,

拦腰折损;

百年豪宅,

顷刻斜倾。

度假湖滨,

休闲圣地,

烟没灰飞散八溟。

所经处,

是疮痍满目,

百废难兴。

 

缘何灾祸横行?

忽又听秋窗风雨声。

是人间多怨,

化成怒吼;

古今有恨,

又作长鸣。

怎盼媧皇,

何求精卫,

世道原来是狰狞。

人尤是,

那无锚舟楫,

长海飘零。



浏览(72) (3) 评论(2)
发表评论
【挽歌】 2017-07-13 20:15:48

【挽歌】

 

就这样吧

身体

回归到大海

大海有多么宽广

 

就这样吧

灵魂

飞升到天国

天国没有哀伤

 

突破重围

爆裂回肠

去呀

携一路

雷鸣闪电

敲击锈蚀的铁窗

 

北斗

不会寂灭

纵然

头颅破碎

血液凝滞

夏日的夜空

是谁的足迹

划成一道光芒

 

无需写

无需唱

 



浏览(175) (6) 评论(1)
发表评论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肝癌 (纯粹医学,无关政治) 2017-06-30 09:20:57

刘晓波先生因为患晚期肝癌保外就医,国内外舆论一遍哗然,并且几乎是一边倒。 本人对于民运对于六四对于政治不感兴趣,只想站在医生的角度,谈谈是否有必要去国外治疗。


刘先生的病让我想起我挚友余先生。他是清华高才,上大学时发现乙肝阳性, 一直不能有效控制。两年前的感恩节,余先生携太太去大峡谷旅游,回来后觉得疲劳,食欲不振。后来去医院检查,发现有一个4X6 厘米的肝癌。发现后不到一周,出现了食道大出血,用了三腔二囊管压迫止血。不到一月,病情急转直下,出现严重腹水,低蛋白血症。我们通过北美医生群,找到美国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会诊的结论是,肝癌大于四厘米,就不能进行切除和肝移植。然后立即由熟人介绍到 Georgetown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Cancer Immunotherpy Center,医生的结论是,病人 出现黄疸,而且肝炎病毒活跃,不适合PD-1免疫治疗。后来在家里调养,终究不能控制病情发展,在确诊到病故,只有三月时间。


对于肝癌的治疗,目前无非是单纯肿瘤切除 (小肿瘤),肝移植,化疗,介入疗法,免疫治疗。如果刘先生肿瘤大于4厘米,没有重要器官转移,严重腹水和黄疸,国外政府和医院愿意冒风险,会考虑肝移植。刘先生乙肝阳性三十多年,和我朋友差不多。如果病毒任然活跃,免疫治疗也依然就无法进行。如果出现多发性转移,或者有严重腹水,低蛋白血症和黄疸,消瘦,即便出国治疗,怕是有来无回,也不会有一家医院愿意承担这个风险。


我不是癌症专科医生,不敢贸然说肝癌病人该如何治疗,或预测肝癌病人的生存时间。我只是从我朋友的实例中感到,晚期肝癌的治疗选择真的不多。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折腾都会加速病情,这一点政府说的是真。其实政府能够公布刘先生的病情,包括肿瘤大小,转移情况,有无腹水,这样可以平息一些闹闹嚷嚷。


最后, 祝刘先生早日康复。    







浏览(2061) (9) 评论(15)
发表评论
总共有39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