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墨汐  
last minute  
我的网络日志
网传李美歌结婚的内幕 2017-05-15 18:18:54
浏览(3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美国《弗雷斯诺蜂报》:神韵不仅仅是舞蹈表演 2017-03-23 01:32:50
浏览(7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傅政华负责中国两会安保 2017-03-14 07:12:16
浏览(116) (0) 评论(1)
发表评论
媒体评郭文贵“丛林智慧”:把水搅混 模糊真相 2017-03-08 17:43:02

 郭文贵,这个原本对很多人显得陌生的名字,这几天频频抢下舆论空间的“头条”。财新等几家媒体连续跟进报道,提及其扳倒刘志华,组织“盘古会”等很多让人震惊的内幕。正当人们好奇新闻“主角”郭文贵会有何反应之时,他的反击更令人目瞪口呆。

  郭文贵把矛头对准了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在他提出的要胡舒立回应的几个问题中,最狗血、被传播最多的,是说她是李友的情人并育有一私生子,还给出了所谓私生子的身份证号码。可只要稍加核实就发现其中的荒唐——按照身份证号码所显示的出生年月,是2002年6月20日,但网上可以查询到胡舒立2002年6月4日还公开出席一个新闻发布会。

  对于私生子问题,郭文贵在接受香港某媒体采访,又点评说“这里面有很多内幕,是外间看不见的,很多东西都是假的。”这种含糊其辞的说法,没有拿出任何过硬的证据。可就是这莫须有的指证,已经在微博、微信等平台广为传播。对于无法梳理清楚事件脉络的局外人而言,这似乎已经造成一种假象,事件复杂,报道也复杂,夹杂其中的都是利益和恩怨,真相则愈发扑朔迷离。

  人们对媒体报道的期待之一,是揭开迷雾,还原真相。但郭文贵的这封信,客观上是将水搅得更浑,让人莫衷一是。

  关于郭文贵的传奇,最近有多家媒体报道。从可信度来说,显然比郭文贵的单方发言更可靠。如果郭对于报道有不满,有证据证明报道扭曲了真相,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如果不愿走法律程序,通过自己信任的媒体平台,直接发布证据也无不可。但现在选择的方式,看似提出的都是问题,但起到的效果则是向胡舒立个人“泼脏水”。这样的“对话”方式,实在不够光明磊落。

  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江雨有则微博发言,值得人们反思:

  “人至贱则无敌,说的是一旦发起无底线攻击,从会计角度看得远大于失,杀伤力很大。某国外大学,女学生求改分数不成,诬告教授性骚扰。大学成立专门委员会调查半年,证明教授无辜,但此后多年该教授在校园仍被指指点点,说曾性骚扰女生被调查过。今日郭文贵以下三路狠攻胡舒立,其事仿佛。一叹!”

  如果看过几家媒体对郭文贵的报道,会发现这些年他的传奇之路,可谓一路丛林厮杀,他所累积的“生存智慧”是什么,很耐人寻味。这不是郭文贵第一次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不久前方正证券和政泉控股的纠葛,也被各种似是而非的信息搅得一团乱麻。在混沌的信息之中,郭文贵维持着神秘面纱全身而退。这一次好像相似的剧情重演,只不过他PK的对象换成了媒体。

  屡有案例证明,当牵涉其中的官员或商人,也有不愿被公众看清的“真相”时,把水搅混,在灰色地带求生,就成一种高明的“丛林智慧”。当真相被模糊或被掩盖,判断是非就变得难如登天。郭文贵的反击,是不是这种“智慧”的本能反应,这一次的效果又将如何,只能拭目以待。

  财新传媒的最新声明称,“已采取相关措施,固定造谣者与传谣者涉嫌犯罪的相关证据,并向警方报案,将依法追究造谣、传谣者的法律责任”。郭文贵有他的人生观和行事方式,我们无法理解也难以改变。但在莫须有的指证面前,我们至少可以努力去做一个理性的观察者,而不是被利用的“看客”。



浏览(5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揭秘“谢阳遭酷刑”真相(转) 2017-03-01 17:54:48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2016年10月起,一系列有关“律师谢阳在监视居住期间遭酷刑”的文章被西方媒体炒作,并在网络流传。《环球时报》记者近日从湖南省人民检察院获悉,所谓“谢阳遭遇酷刑”一事并非真实,相关文章系此前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犯罪而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江天勇所策划。在接受采访时,江天勇向记者表示,当时捏造此事就是为了“迎合西方媒体的口味”来抹黑中国政府和司法机关。

编造文章通过境外媒体“连载”炒作

湖南某律师事务所律师谢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扰乱法庭秩序罪,于2015年7月11日被长沙市公安局依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并在2016年1月9日被依法执行逮捕。江天勇在受访时透露,谢阳因涉嫌违法犯罪被采取强制措施后,他觉得有了新的炒作点,要不惜一切代价给公安机关施压,就迫不及待地找到一些涉案律师的家属,通过他们找到谢阳的妻子陈某,并鼓动陈某捏造事实在网上发表文章,引发关注。2016年9月间,基于律师和家属都未见到谢阳这一情况,江对陈某称“现在公安机关不准会见,谢阳肯定是遭遇了酷刑,公安机关宁愿承受‘不准会见’的压力,才不敢让家属会见,还不知道被整得怎么样了。”

《环球时报》记者查阅《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发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在侦查期间辩护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侦查机关许可”。

“其实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我自己知道,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侦查阶段是可以不准会见的,但我没说出来。”江天勇透露。

江天勇原系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但在2009年因违规被北京市司法局依法吊销律师执业资格。2016年11月21日,江天勇因冒用他人身份证件乘坐高铁,被铁路公安机关依法行政拘留。公安机关对其进行安全检查时,发现其随身携带有7台手机、11张手机卡和7张银行卡等物品。后经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江天勇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江天勇告诉记者,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世锋等人涉嫌严重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抓获后,自感处境不妙,便立即停掉了手中工作,开始四处串联,煽动涉案律师家属到处举牌滋事,并组织境外媒体采访。

“这些被判刑律师的家属是我整个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平时的炒作需要家属参与,为了拉拢谢阳妻子,让她听我指挥,我必须抓住她的心理。”江天勇这样谈及为何凭空捏造并向谢阳家属灌输“遭遇酷刑”的想法,在他看来,这些律师家属只是棋子。

 

江天勇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等他感觉“工作做得差不多了”,就要陈某将其编造的“谢阳遭遇酷刑”的情况以文章形式写出来,再由自己加以润色,并通过一些有境外媒体、外国驻华使领馆人士的微信群向外界发布。“为了编造谢阳遭遇酷刑,写出来让人信服,我给她出主意该怎样写:比如个别办案人员因熬夜会抽烟解困,可以编造办案人员‘烟熏谢阳’;再比如谢阳之前因代理经济纠纷案件被当事方殴打,右腿骨折,我就说可以想象审讯人员对他伤腿进行折磨。”

在对一副图片的处理上,江天勇建议陈某“把谢阳的图像占一半,另外文字占一半。‘谢阳跑到窗户那儿喊’的部分,把长句分成短句,因为长句子读起来不符合那种紧急的情形。”

从2016年10月11日到11月15日,江天勇策划的文章被分割成4篇发布,在被问到为何这样做时,江天勇表示“我非常清楚对事件的炒作,要有一个持续发力的过程,一次性发出去了,还有好多人没看到风波就过去了,只有连载才能达到炒作目的。”

记者了解到,2016年1月5日,即谢阳被正式逮捕前4天,谢阳的妻子陈某曾给办案单位写来一封感谢信:“感谢你们这半年来对谢阳的照顾,你们给谢阳买药治腿,还将书籍、衣物转交给他,使他不至于太空寂。”同时,信中还提到“非常感谢你们对谢阳的人性化管理,谢阳给我写的信里传达了他在里边的安全与舒适。”

谢阳在侦查期间并未与外界接触,本案进入诉讼阶段后,谢阳与代理律师进行了会见。记者了解到,在谢阳羁押期间,司法机关曾拟安排谢阳妻子与其会见,但江天勇唯恐两人见面将使谢阳的思想发生转变,打乱其计划,便极力劝说陈不要去,陈完全听从了江天勇的摆布。截至目前,谢阳与陈某从未进行过会见。

针对江天勇等人编造的“酷刑”一说,记者也采访了犯罪嫌疑人谢阳,他告诉记者,2017年1月,律师曾在会见中将境外媒体的相关报道情况告诉了他。记者注意到,律师会见谢阳后,再次在网络上抛出一份所谓的“律师会见谢阳笔录曝光”一和二,这些“笔录”和此前境外媒体炒作的、由江天勇炮制的谢阳遭遇酷刑的内容如出一辙。

《环球时报》记者还就“酷刑”一事向谢阳的狱友求证,狱友叶某表示,与谢阳同时被羁押期间,并未听他说过“遭酷刑”,“相反,他总向我们炫耀,当时每天都有专人给他炒三四个菜,想吃就吃、想睡就睡。”

检察官:曾做实验验证“酷刑”为谎言

江天勇编造的“酷刑”有四种:“被疲劳审讯”、“被烟熏”“以前受伤的腿被折磨”、“被殴打得半夜叫救护车”。近日,湖南省人民检察院针对“谢阳遭酷刑”的问题形成了调查报告,报告认定,谢阳及其律师反映的“在侦查和审查起诉期间,办案机关侵犯其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利”不属实。

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局独立调查组成员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该调查报告是独立、真实、客观的,“我们跟办案民警、陪护人员、检察干警等十多人进行了谈话和调查,并对舆情中反映的细节进行了实验,我们只对事实负责。”

以网上流传谢阳遭“吊吊椅酷刑”为例,谢阳称“他们大约弄了四五个塑料椅套在一起,比较高,我坐在上边脚够不着地,双脚就这样吊着。”对此,《环球时报》获悉,调查组专门请了省检察院技术处的工作人员进行现场实验,“将四五个塑料凳子叠起来,安排一个比谢阳还矮5cm的工作人员来坐,发现他的双脚都能踩在地上,这说明谢阳在说谎。”

而所谓“遭殴打”的实际情况是,2015年10月23日晚8时许,谢阳自称不适并情绪激动,值班民警通知驻地医生后,经检查体征并无异常。为妥善起见,民警还是拨打了120,急救人员再次检查亦未发现其身体异常。《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24日凌晨3时许,值班民警再次来到谢阳房间查看情况,谢阳当时状态良好,并对自己之前的过激行为表示歉意。

湖南省人民检察院一名人民监督员也对调查报告进行了审查,他告诉《环球时报》,“通过与调查笔录相印证,我认为调查报告的描述和结论是客观的。”

策划人承认勾结境外炒作“酷刑”谣言抹黑中国

狱友伍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谢阳本人很狂妄,“他曾说他们有一大群人,接每一项‘业务’就有人给两万块资金,甚至还说有奥巴马希拉里支持。他告诉我们,他去哪个法院,法院就要关门。”

记者了解到,谢阳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曾在长沙市雨花区法院代理一起拆迁诉讼时,曾组织他人哄闹法庭,持续三个多小时,导致庭审无法进行,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

狱友提到的“接受资金”的细节也并非空穴来风,“谢阳遭酷刑”的文章发出后,西方媒体进行大肆炒作,一些所谓“国际人权组织”也发表声明进行呼应。策划者江天勇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称,为了取得谢阳妻子的信任,他曾表示自己身上有很多“资源”,微信群里有很多境外媒体、外国驻华使领馆的人权官员以及职业访民,可以利用这些“资源”炒作来给中国政府施压。

江天勇称,除了《谢阳被酷刑一、二、三、四》,谢阳妻子陈某发的文章还有诸如《谢阳妻子陈某致中国律师的声明》、《我们的美丽,是你意想不到的》、《709大抓捕一周年家属联合声明》等,他表示,这些文章由陈某写初稿,再由自己修改润色后,先通过微信群和电报发给境外媒体记者炒作,然后再在国内进行传播。“我还将杜撰的文章发给了境外‘民运’人士,她称可以将这情况交给欧洲人权委员会,因为西方对中国‘人权’、‘酷刑’很感兴趣,这些都他们被视为珍宝,他们喜欢利用这方面的负面新闻对中国进行施压,丑化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类似的信息说什么他们都信,更何况是中国人写的呢?”

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江天勇承认,这些文章包含了很多捏造、歪曲事实和抹黑、中国政府和司法机关形象的内容,通过炒作,“达到了给公安机关施压,攻击、抹黑了中国政府的目的,我愿意认罪悔过。”

在采访中,江天勇表达了对谢阳的愧疚,“如果不是我阻拦了谢阳妻子去劝说谢阳的机会,也许他不会成为现在这样。”

“在此我也想对外面还在跟我走相同路的朋友,律师同行,赶紧改弦更张,不要走到我这个程度,现在停止放下,为时未晚,一定要从我身上吸取教训。”同时,江天勇还提到他的妻子,“希望她不要被外国人利用,安心等待我回归。”

浏览(9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