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穿墙屁  
屁能穿墙,字必透纸.  
        http://blog.creaders.net/u/7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恭送雁翎 2006-11-06 20:34:07
恭送雁翎



雁翎 同志,

听说你的几篇大作即将出版发行,真是个好消息啊, 特别对于我而言! 自从来到文学城,小老儿就是姑娘您最忠实的读者。您的文章描写细腻,感情真挚。由文及人,自然也认为您也有着高飞的美丽灵魂。您的[花样年华] 博克也因此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大作的出版,也算世俗社会对网络空间的承认,实至名归了。可喜可贺! 但在这千人诺诺的时刻,屁爷却有几句“谔谔”。

也许是因为马上要作“名人” ,您的脾气也骤然大了起来。在五味斋对一个刚上网写作的女孩子破口大骂。在没有一丝理由的情况下,平地一声雷,指责人家虽然是学文科的,但文字却糟糕的无人看,而且诅咒她在文字上永远没有前途。。。。

你、墩子和我都是为人母、作人父的人。应该都知道关爱晚辈、提携后进是我们生活良知的一部分。您既然已经是大作家了,却又怎么反其道而攻之呢?在这网络空间里谈写作,又有什么比骂对方“你写的是狗屎” 更恶毒呢? 凡是玩文字的,都知道“文无第一” 。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的长出,每一篇文章也都有其短处。如果您觉得她写得不好,可以直接提出来讨论,可以教育她,指导她,但怎么可以谩骂甚至是诅咒呢?而且,您的意见并不一定正确,也不能代表其它人。比如,屁爷就觉得她写得很好。而且网上很多人都觉得写得好:女孩子的博克没有在文学城的博克书架上,更不如贵博克,被放置在显眼位置,却开门不到一个月,点击超过20000。这网上芸芸众生烦琐重复的CLICK,虽不比您大作家的判断来得干脆,但却应该更准确些吧?你用纯粹自己的好恶去凶歹毒的打击一个刚试着写作的女孩子,是不是有些过火呢?又到底是何居心呢?

您自己后来说,“打击那个女孩子,让她回到现实生活中去找男友”!  这样的理由,愚蠢的屁爷实在是体会不到啊,更不敢苟同。您若真的想帮助她,为什么不和大胖球一样,直接明了的劝说她。而使用这种根本没有其间无任何关系的游说之术?如果您的高论能成立的话,那是不是让世界上所有结婚的女人,都应该被坏蛋强奸一次,然后她们才能体会家庭、丈夫的关爱呢?

大作家的头颅,自然是平常人想破脑袋也搞不懂的。但您后来的行为,就更让人掉眼镜了:上星期六,你在网上叫嚣着,要和人家女孩单挑---“掐架” , 就是俩人一对一的在网上发帖子谩骂!一个写那么浪漫文章的女作家,现实生活居然贫乏到在网上邀骂的地步?实在是可悲呵!在一群想看女人打架的无聊男人的吼叫、怂恿声中,女孩子在五味斋公开表示“就让她胜利吧!我不在乎,只要和平、安静就好。”

屁爷很为女孩子的话欣慰,于是觉得这无聊的事情也该告一段落。谁知,第2天你又寻衅闹事,如泼妇般破口大骂,把女孩子文章里面提到的东西都抖出来,指责她是“生了俩孩子的二婚” ,所以精神有问题! 您 缺德么?不错,在这种情况下,女孩子是回击了,说你是黄脸皮的老太婆,嫉妒年轻人。但这种苍白无力的回击,显然不能伤您的皮毛。反而成了您继续进攻的冲锋号角。今天早晨,您又跑到屁爷博克留言簿里,翻出该女孩子给屁爷的留言,张贴在五味斋。让你的几个随从、粉丝嘲弄女孩子的帖子。既然你这样闹个没完,事情还是说清楚的好,屁爷把那个留言贴在下面:

玉清清 82 留言于: 2006-10-29 13:57:56
我在五味的马甲被封了,封的是电脑地址。再册新的也没有!
我没有任何过激的言语,我死的冤枉!!
你高兴了吧!你整日说我是五味第一才女,结果现在所有的女网友没有一个站出来替我说话的! 唉! 把五味留给那些个老女人吧!!

不错,屁爷也认为这女孩子有些过激,甚至称她的这些话滑稽可笑也不过分。但请您再看一看女孩子这篇留言的上贴时间。那是在您第一次公开羞辱她之后!一个女孩子受了委屈,发一些牢骚,说几句过头的话,难道不是人之常情么?

给你说段网上真实的故事,五味斋有个网友,叫老五道口,因为自己个子一米八,而且自己感觉身体上还有些肌肉,于是就洋洋自得,把自己的照片贴出来。屁爷开玩笑,随口说了一句“K!怎么腿这么短!” 。就因为这样一句话,老五道口直到现在还耿耿于怀。每次见到屁爷,都要旁敲侧击、冷嘲热讽的一下。老五道口是一个40多岁的老爷们儿,都这样容不下别人的指责,我们又能苛求一个花信之年的女孩子么?

就在您昨天咒骂那个女孩儿之后,那位可怜的女孩子在她的博克写了以下的字(再次提醒您注意发帖子的时间):

今日和网友掐架有感 2006-11-05 22:08:39

今日和一网友掐架后,我这样想:
人生的格局是自己设定和规划的。我反思自己,近来将自己生活的格局给规划的太狭隘了。
我很久没有去做义工,那是个体会付出就是分享快乐的过程,可以把自己的快乐分享给别人的同时,快乐也就增加了十分。我没有做!
我也有段时间没有再去读自己以前喜欢的国学了。
心浮气躁,流于事物的表面。这是个国学者的大忌!可是我近来犯了太多次!
一事不知,儒者之耻!
我知道的事情太少,祖师大论,没读过的太多!鸿篇巨制,没学习的太多!
心地之尘土不扫,何以修身齐家?!
悔之矣!
亡羊补牢!决心自己结网七日!专心在读经修心上!在兴致来时,也码码字!
跳脱出是非的圈子,让心平静下来!
一时是非输赢不是人生的全部!你明白的!
人生的路还长!
你的格局你决定!不要被人牵着鼻子走!要学习如如不动!
古代上将军有泰山崩于眼前而气定神闲!
吾差之远矣!
狂风暴雨来临正是练心时刻!
每天早起,让我把头抬起来,用笑脸迎向阳光。。。
人生有风雨就有阳光!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611&postID=4381

在女孩子宽容之心的光辉下,您10个小时之后的泼妇行为,彰显得是如此的黑暗和渺小。原来洒脱文章的后面,并不一定有美丽的灵魂!

象您这种大作家,自然是不屑来屁爷博克视察的,女孩那个许多天前的留言,你肯定不是自己亲眼看到,而是从好朋友山崖儿那里间接听来的,对不对?你们俩40、50岁的老娘们儿,闲着干点儿什么不好,居然在网络上也搞起这种背后捣诂是非,绕长舌、戳点别人脊梁骨的东西?难道更年期的快乐,就必须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么?

屁爷是个很卑微的人。在网上,对朋友的要求也更低:他可以是坏蛋,也可以是笨蛋,但却绝不能是欺负弱小的冷血动物、嚼舌头的无耻妇人。您是一个即将在公开刊物上发表文章的大作家,屁爷这种靠爬格子挣钱养家的小文人,自然是承受不起您这样伟大而崇高的朋友,所以特意写了上面的字,给您送行。

麻烦您抬一抬您的美臀,把屁爷博克朋友的座位空出来!

 

























浏览(667) (0) 评论(1)
发表评论
痛苦的分尸 2006-10-31 15:47:32

痛苦的分尸


穿墙屁




是周末,很好的阳光。

屁爷在网上已经待了很长时间,实在憋的难受。于是约了好友二瞒,一起去座落在五道口的五味斋吃饭。二瞒屁爷都爱好跳舞、唱歌,性格也都很开朗、外向,充满了爱心,属於阳光男孩那种。屁股后面都有好多女孩子追。由於性格相投,经历相似。我们俩人在一起有很多话说,是很投机的哥们儿。

五味斋在本地也算小有名气。做的饭菜,味道很纯正。大厨姓上官,是天津人,据说当年给刘青山做过饭的。饭馆的环境也不错,室内光线柔和,音乐缈缈;窗外则一片红色的枫树林,在秋高气爽的日子小酌几杯,应该是很有情调的。

屁爷踱到五味斋时,二瞒已经等在那里了,他仍旧穿着那件印着清华大学的老头衫,闷头喝着茶。从散发的香气判断,肯定是本地很有名的白茶。

“来了?” 缩在椅子上的二瞒轻微一抬头,有气无力的问道。

“来了!” 屁爷随手抓过一把椅子,塌着背、头前探着,坐到二瞒的对面。他们每次都是这样,对面而坐。“君子不党” 是他们的理由。

于是开始点菜。同以往一样,共同要了一瓶的五星二锅头、油炸花生米和凉拌芹菜。然后俩人各点一个,分食:二瞒喜欢“清蒸黑鱼” , 而且是放在搪瓷大碗里面的那种。屁爷则食素,只要来五味斋,每次都必吃沙锅豆腐。

菜都上齐,酒也干了三杯。俩人却仍一句话也没说,静静的面对面坐着。很酷!

“大哥现在忙什么?” 二瞒终于想打破沉默。

“也没什么,随便翻了翻[云笈七鉴] 。” 屁爷似乎随口说。

“噢。” 二瞒有些失落。

屁爷嘴角轻轻一挑,有一丝不易察觉、鄙夷的笑,“同时,我也在温习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些历史。”

“东周列国最有意思,中国的历史只有那段才是最有意思的!由于分裂,人们可以自由的流浪做官,这里不行,就可以那里。不用仰人鼻息,受TMD小人气!很是爽的!” 二瞒突然兴奋起来,大声说着。似乎在为能理解屁爷而欢欣鼓舞。

这时,屁爷正从沙锅里轻轻捞起一大块儿豆腐,小心翼翼的往嘴里送,二瞒的惊叫却让手一哆嗦,把豆腐夹成两半,掉落在桌子上。一点汤汁溅在那仅穿了俩星期的洁白衬衫上。屁爷於是有些不高兴,回答很简短却很肯定,“是的。对人民幸福而言,分裂的中国远比统一的中国好。”

“没错!百家争鸣的战国时代,多么有生机啊!后来被秦始皇搞的死气沉沉,没有一点儿思想的火花!” 二瞒越说越激动了,端起大碗,狠狠的在大碗边上嗦了一口,浓厚的黑鱼汤顺着喉咙流下,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轨迹。然后他把屁股抬起,脚跟竖立,蹲在椅子上,右手挥舞着,“凡是搞统一的,都没有好下场。秦始皇搞统一就仅搞了20年,然后就子孙遭屠戮,王朝灰飞烟灭了么!”

“啊…..”屁爷灌了一大口白酒,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气神安定后,拿起筷子,指点着二瞒,“其实,带头搞统一的,下场固然悲惨,但那些搞统一的走狗,下场却更可耻。比如商鞅,本来是弱小魏国的臣,为了迎合主子,他就讲民族自治。后来失宠,就叛变跑到强大的秦国,为新主子作鹰犬,竭尽全力的搞起统一来。祸害百姓啊!结果怎么样?这小子被他自己的主子秦王五牛分尸啦!”

屁爷又猛灌一口,似乎情绪也高涨起来,身子更前伸了些,声音压得很低沉,“兄弟,这可是五牛分尸啊,可比那五马分尸残酷多了!”

“噢?WHY?” 二瞒把刚咬了半口的黑鱼,又回浸到大碗里,呼啦啦的在汤里转圈儿涮着。瞪大眼睛注视着屁爷

“你想啊,马跑得多快啊!被五马分尸的犯人,一秒钟就脑袋、四肢分家,被撕裂成六块儿了,痛苦时间很短。而那拉破车的老牛,走得贼慢呵!当年屁爷赶牛车去五里屯赶早集,半夜就得出发!估计商鞅那老小子,至少被五头老牛拽了2时辰才隔P。搞统一的人,惨啊!”

“不对,牛也可以跑得很快的。比如田单用火牛阵大破燕军。如果牛那么慢,乐毅高兴的吃BBQ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复丢70城?” 二瞒似乎找到了屁爷言语的漏洞,得意洋洋的辩解到。

“那是因为牛尾巴被点着了发疯啊。有个成语叫“火烧眉毛” ,就是形容眉毛烧着时,人们上窜下跳的急切心情。无甚用处的眉毛着火都这样。如果是J 8毛,当然要更丧心病狂的猛折腾了!牛尾巴被点火,一个道理么!”

二瞒无法反驳,却仍不服气。哼哼着把杯中酒一口喝尽,呛得咳嗽不停,耗费两大块黑鱼才止住。扭过头去,一双发红的眼睛,不眨的注视窗外的红树林,胸部起伏着,过了一小会儿,嘴里开始小声嘟囔起来,“J 8可以性交,尾巴却只能甩苍蝇,J 8毛当然不是尾巴毛。”

屁爷为自己的知识广博而沾沾自喜,一点儿也不睬二瞒的失落和强辨。手抓起两颗花生米,完美的抛进嘴里,有滋味的咀嚼着,不紧不慢的说下去,“其实,五牛分尸也不是最残酷的。中世纪的北欧,由于没有马和牛,当地人是用五狗分尸的。狗虽然跑得不慢,但因为狗的力气小,一个人被扯开,不是以时辰计算,而是得需要好几天的功夫。为了让犯人不至于在行刑时饿死,甚至要给犯人喂饭,以延长他受痛苦的时间。”

二瞒似乎又回过神来,端起他的宝贝大碗,摇着头否定,“不不不,我认为最残酷的是老鼠分尸。大跃进时,东北人把地主崽子剥光衣服,捆住手脚,浇上2两香油。放到一间空屋子里。那时候,人都没的吃,老鼠更是饿得抓狂。闻到香味,成群结队的老鼠,满大街的跑来。不到天亮,那地主崽子就被啃的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

“嗯,这个很有些意思。东北人是TMD比较黑!当年林彪围长春。看来还是下手轻了。应该把Y东北人全饿死!” 屁爷吃了条芹菜,泯口酒,咋么着嘴,摇晃着脑袋。

二瞒似乎因为屁爷的表扬而很兴奋,端起大碗,猛喝一口黑鱼汤。“大哥说的对!。我虽然是东北人,但也很讨厌俺们那疙瘩,这也是我为什么来美国的原因啊!唉…..” ,说完后,二瞒就把头低下去,埋在裤裆里。

“兄弟不必太在意自己的东北出身。其实,所有的中国人都让人讨厌!大哥我现在看到黄皮的人,就想踹他们两脚!” 屁爷轻声安慰几句,话回正题,“你知道万蚁分尸么?”

“当然,就是让蚂蚁吃人么?” 二瞒马上痛苦中恢复过来,斗鸡似的回答。

“知道具体操作方式么?怎么才能让蚂蚁吃人啊?” 屁爷象悔人不倦的大学教授,问道。

“。。。” 二瞒似乎被将了军,诺诺的回答不上来。

“这事儿发生在五胡乱华时期,是北魏皇帝拓跋宏发明的。先把大活人的躯体放在糖罐子里闷上三天,头却留在外面,让人看管着,防止其自杀。三天后,将糖取出、放入白米,加水。下面上大火,蒸个半熟。这时的罪犯肉身,既有糖的甜,又有米的香。半死不活的扔到蚂蚁窝上,蚂蚁立刻蜂拥而至,疯狂吃咬。据说,吃过这人肉叉烧包的蚂蚁,可以长得大如兔子!”

二瞒手抓了一大把的花生,全部放到嘴里,然后在裤子上把油擦干,又抓了一把,让盘子里剩下的,只是些花生皮了。他嘴猛嚼了两下,冲着屁爷翻白一下眼睛,

“说到典故,我认为最残忍的分尸是蚊子分尸。当年张献中乱蜀时,有一种刑法,叫“小剥皮” 。大哥知道不?”

屁爷点头,正准备说话。二瞒却不停得说下去,

“这小剥皮,就是把人的后背上的皮从中间起,剥裂成两半,下剥至尻尾,上则至肩,最后仅留肩上皮连着,将剥落的背皮掀过,反披到胸前。彻底暴露背部的新肉。然后将罪犯放到杜甫草堂边的树林里。里面无数黑蚊立刻覆上,此时犯人,神志清楚,四肢可动,忍不住疼痛,自然会挥舞胳膊驱赶蚊子,但结果却是让外面的饿蚊子有机会进来。往复几次,一会儿的功夫,人的血就会被吸干,干巴得如同一个木乃伊。”

二瞒很为自己的丰富知识自豪,把手里的花生都丢进大碗,顺手捞起最后一块儿黑鱼,放到嘴里大嚼着。站起身来,手拍着桌子,如总结似的说,“大哥,这才是真惨!”

屁爷也很快把沙锅的豆腐吃个底朝天,但似乎仍意尤未尽。端着沙锅的下部,目不转睛的盯着,好像在仔细研究它的纹理。

“你看,这沙锅和你的那个大碗,都本来是一砣泥巴,但经过巧匠的高温处理,就成了人们吃肉喝汤的容器。万一打碎了,就又成了泥土,回归本色,多么美妙的循环啊。”

屁爷更换话题,似乎让二瞒感觉到对方已经认输了。脸上于是很有得色,“那是自然了,这叫RECYCLING,是环保科学发展的最高阶段嘛!”

“所以说,我认为最厉害的分尸不是万蚊分尸,也不是小剥皮的蚊子分尸,而是屎克螂分尸。先把人扔到猪圈里熏俩月,然后捆住手脚,丢进农田里。由于人身上洋溢的屎臭,屎克螂会蜂拥而来,如同MUMMY里面的可怕小东西,它们会穿透皮肤、钻进心肺,把人很快尸解完毕。然后这些可爱的小生物会一丝不苟的把剩余残渣带到地下。等事情结束时,地面上除了几堆松软的土,没有任何一丝分尸的血痕。”

屁爷眼睛温柔地注视着沙锅,把它轻轻放在桌面上。

。。。

“大哥,我们走吧?今儿这酒喝得痛快!”

“喝得潇洒啊,兄弟,走!

轰轰轰

我们是开路先锋!”


俩人出了门,又沐浴在灿烂的午后中。

脱着长长身影的,是两个阳光男孩!




仅以此文献给正厌食的文学城第一美女天寺姑娘 愿她读后胃口大开,胡吃海塞,貌比玉环



















浏览(958) (1) 评论(2)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