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木屋的博客  
小酒庄走出的故事是我一生的天方夜谭  
网络日志正文
静静地碾磨岁月《二十四》哪吒 2018-09-14 11:50:34

静静地碾磨岁月《二十四》哪吒

 

     《哪吒闹海》是一部上海电影厂拍摄的美术动画片,解放后出生的孩子都会看过,所以那个“闹”字会刻在小小的心灵上,配合理解新中国是闹革命成功的。有位发小比较懂我,他说我踩着风火轮过一生,估计他想说“哪吒”两个字,但拼不出来,其实我也拼了好长时间才找对字。我们这个岁数了,每个人都不容易,一个个长长的故事,都是好莱坞大片,自己就是最好的演员。

 

     我的吹牛最近得到大家的共识,说老潘除了种菜,把时间都花在网上吹牛上。实际上我的吹牛是真功夫,是哪吒踩风火轮,遇到提问不加思索如水银一样从脑中泄出。有人问我,网上出现《空三十四师的高干子弟》一文,真的假的?我说是真的,我当时在那里踩过风火轮,与我看到的情况完全吻合,与南苑机场一墙之隔的空一所也是一样的情况。那时那些红二代基本素质很好,只是大部分不适应空军科研飞行工作,与工农子弟有了矛盾多数人也不会处理。这种情况怎么办呢,三十四师可以借着林彪事件搞清理整顿,空一所则显得温和开通。

 

     我没有走关系到了空一所,只是领导间互相介绍情况,当时还看不出在打我的牌。领导分配给我最差的住房,北面冬天很冷没有阳光。我第一年的工作是,教英语,教检索,给空军专业会议写纪要,准备陪领导出国考察,年底之前写出一篇有分量的外军分析学术论文,审核通过后参加空军理论研讨会。前几个工作都好办,但后一个实在难办,在赶我上架,当时国内只有几本外军原版杂志,美国军方的卫星文献对话系统远在南昌,什么时候开机还不知道。

 

     研究室主任在给我交代工作的时候,在座的专家一个一个都闷着头不出声,大家都不表态,小潘能不能胜任?难度如何,如何下手。前几天我改写了一首《相同岁月》的诗:大学毕业到空一所结婚生子,实际上太轻描淡写了,换一个人会踌躇到崩溃。我的第一篇文章安排在西安空工,我要带未婚妻见一下老父母,直接领导也要来家里看看,那天我用香油炒菜,老母亲说,香油是一滴香。我宣读的时候杨为民来了,后来他的铜像立在北航,院长苏恩泽也来了,可能他们会后会有些交流。一年以后,空一所的红二代和工农驸马二代全部转业,都分配了非常好的工作。空军谭副司令的儿子也是那时转业的,没有欢送会,我负责送行,他给我中华烟抽,我问,咱倆在一个研究组怎么没有见过你。

 

     我在网上吹牛,但从不与人争论,因为没有必要了,哪吒从小闹海,我们都闹到现在了,还有必要与人争高下吗,我喜欢网上五花八门被提问,我快速回答,但这样的机会实在不多。前几天一个保险群的老板找到我,老潘过来一下,问问题的很多,你面子大,帮着解释一下,我一下心花怒放,就着保险问题开抡:大家以后有问题可以直接先问我,一般的咨询,我可以从个人财力,等等吧,提出建议,相当于帮助理财。

 

     我开始接着侃:每个保险公司的工作重点保险内容不同,比如说,Allstate主要是车辆保险和公司批准的业务,比如房屋,在美国付完全款前,房子还是银行的,银行会要求买保险。在买保险的时候,条款会写得特别清楚,基本上也是银行的要求。一旦发生事故保险公司会派人来检查解决,多数情况下会通情达理,买保险的时候也会讲明,但是保险索赔有个下限,低于下限保险公司不赔偿,比如,约定是五百美元以上赔偿,如果修理费是四百八十美元,保险公司就不赔了。保险公司赔偿三年以后险费会大幅提高。记住,保险公司主要是保大险,烧了房子,一般小小的如水管爆裂,没有多少钱的事自己就搞定了,如果房子因此毁掉了,要索赔。比如说有人点火烧房子,警察说至少要十个小时才能把房子烧掉,如果水管爆裂把房子毁掉也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还有房客的生命安全是保险的重要项目,一旦发生死亡,房主没有能力处理。大家记住我的金玉良言:保险是保生命,已经超出个人的偿付极限。这些是我在空一所工作时学到的。

 

     现在同我对话的大部分都比我岁数要小得多,还有一些刚刚赶上末班车用电脑的老人,这些老人喜欢胡扯乱打一嘴不服气的样子,年轻人喜欢问滑稽问题意在把我难倒,这不又中在我的枪口上,我这些年没干别的,就是学习。有个人问我恐龙为什么会灭绝?我没有任何思索就回答:恐龙太能吃了。后来仔细一想还真对,恐龙那么大的骨架子,绝对爱吃,吃了就会走不动,就在原地饿死了。人类也是一样,想进化想发展就是敢闯敢跑敢迁徙,老话是呆在家里饿着不如外面走走。

 

      最后一个问题问得很绝:老潘,有人说宗教重要,也有人说哲学重要,到底它们之间是个什么关系?我回答这个问题很快很明确,宗教和哲学对我来说都非常重要,是一家子,指导人生的不同时间和角度。打开我个人的小历史碰到好几次没有退路,这时我用的是红军长征精神,用的是摩西领以色列人出红海的宗教精神。但平常我用哲学数学思维,会用心看到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好与坏,我也会测试我的生存底部,不每天看高但要看到最低点在哪里。再讲得透彻一点,平常过日子喝啤酒,有大病了,吃药不管事,喝二锅头,威士忌。

 

 

     09/10/2018


浏览(3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