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空因的博客  
已出版小说《Sun Grass》《Goobie & Dream-walker》和多本双语诗集  
我的网络日志
防御新冠肺炎的最佳武器 2020-04-16 22:42:48

防御新冠肺炎的最佳武器

/空因

 

戴口罩,常用肥皂洗手,酒精消毒,保持社交距离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在防疫期间能够用上的武器。但我觉得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武器 那就是你的意念。

新冠病毒可怕吗?的确可怕。但是你不能因为它面目可憎杀伤力无穷,就时时刻刻去焦虑着它,关注着它,畏惧着它。总是将意念集中在一个负面的东西上,这是非常消耗能量的。用中医的理论来说,多思就伤脾,多忧就伤肺,多恐就伤肾。心肝脾肺肾,一不小心就伤了三个,如此一来,是不是免疫力就变得低下了呢?免疫力一低,你拿什么来抵挡病菌?

日本著名实业家、哲学家稻盛和夫曾讲过一则有关他自己的故事。他小的时候,住在他家的小叔得了肺结核。那时肺结核几乎是不治之症。稻盛非常害怕被病菌感染,每次经过小叔的房门口时,总是紧紧地捏住鼻子,不敢呼吸。他的父亲悉心照顾着稻盛的小叔,忙不过来时,稻盛的哥哥也去帮忙。好笑的是,最后稻盛的父亲和哥哥都安然无恙,反倒是对肺结核怀着深深恐惧、时时刻意躲避的稻盛,不幸被感染上了。这段经验对稻盛是一个极大的启发,他从此开始深刻思考人生,逐渐意识到意念对人的巨大影响,忍不住发出感叹:“消极思考的内心吸引消极的现实”。他不断成熟的智慧让他最终变成了今天东方家喻户晓的灵性导师。

从稻盛和夫的这个小故事我们能学到什么呢?

最重要的就是不惧。正视现实当然是对的,但这并不代表你得一天24小时都把能量关注在你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上面。正如英国哲学家乔·赫伯特所说的:“恐惧对人的伤害比疾病更严重。” 美国政治家罗斯福也说:“我们惟一应该惧怕的东西就是恐惧自身。”

一个人如果过于畏惧,成了“杯弓蛇影”或者“惊弓之鸟”了,那么他就很可能变得不那么冷静,不那么客观,不那么理性了,他的判断力也会因此而受到影响。

另外,单是不惧还不够,我们还要学会化解这个畏惧的能量,让它变得积极向上起来。我们应该知道,能量是具有信息性的。只要人还在呼吸,那么我们就在跟外界进行着能量交换。而这个能量是以信息波的形式辐射的。你的心专注于什么,那么你就可能被什么样的能量波所辐射。就如你听收音机,你调到某个频道,就会收到那个频道的节目。你如果不想被那个节目所影响,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调到那个频道。

大鼠疫期间,牛顿说:“那段日子是我发明的巅峰时期,我对数学与哲学的深度关注是空前绝后的。”莎士比亚一生经历过不止一次瘟疫,但他的《李尔王》(King Lear)、《马克白》(Macbeth)与《安东尼与克丽奥佩脱拉》(Antony and Cleopatra)都是他在逃避瘟疫期间所完成。鼠疫曾夺去米兰人口的三分之一,身为米兰公民的达芬奇那时专注的不是恐惧死亡,而是在思考着米兰的城市建设,如何让这个城市的布局变得更加合理,让居民们能够更加充分地利用狭窄的空间而生活得更加健康、洁净。难道这些人不曾畏惧瘟疫不曾热爱生命吗?我想,珍惜生命应该是人的本性,他们之所以成为伟人,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恐惧,而是因为他们洞晓了如何将恐惧化为正面能量的秘密。

你说,这都是历史上老掉牙的事了。那么我们就说一个最近的:兰里市一个92岁的老人在防疫期间自己缝制口罩,并将口罩装在篮子里,从阳台上吊下来让人取走去卖,然后将卖口罩所得之钱全捐给了慈善机关。你说,有谁比一个年迈龙钟的老人更有理由畏惧瘟疫呢?但这个老人她不但选择了无惧,而且将畏惧的情感化为了坚强、勇敢和慈悲,这对周围的人又是多么大的鞭策呢?

总而言之,心性如果总是处于一种恐慌状态,这对人的健康一定是有损害的。《道德经》说,“万物以气相射”。你想想,如果大家射出来的气都是恐慌焦虑之气,那么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消极的信息场。你如果时时刻刻跟它紧密连接在一起,它会对你的身心又有多大的干扰呢?

当我们不能选择环境的时候,万幸的是,我们总可以选择我们的思维意识。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应有一颗自由的不受拘禁的心。



浏览(75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众志成城:抗疫期间海外中医能够做的 2020-04-01 12:19:11

众志成城:抗疫期间海外中医能够做的

/空因

 

2019年底,新冠肺炎病毒就以汹汹之势肆虐中国大陆,然而,中国的疫情还未完全扫清,现在它的风暴又势卷全球,令得世界各地皆人心惶惶。作为一个海外中医,我们现在能够做什么呢?

在知道能够做什么之前,我们首先得明白我们不能做什么。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的法律制度、道德守则和实践标准,作为当地的一个临床中医,熟悉它们应该是非常必要的。因此,作为一个在加拿大中医领域工作的人,我们也至少应该知道这三点:1)政府没有批准中医中药针灸介入抗疫行动。2)中医管理局强烈建议中医从业人员现在停止诊所工作。3)严格禁止任何非公共卫生以及传染病专家尝试治疗新冠肺炎病患。

医师不能够看病,无异于被缴械的士兵,但缴械不等于投降,作为一名治疗者,即使没有良好的从业环境,依然不能放弃患者,因为——医者父母心。那么,在这个看似十分严酷的大环境下,我们作为海外中医从业人员,到底能够做些什么呢?我们真的就只有进退维谷、束手就困吗?

我觉得答案是:不!我们依然有许多工作可以做。

首先,我们可以“不惊不惧”。虽然目前我们无法通过医学手段帮助众人,但如果我们以沉着冷静的态度生活,就能给身边的海外华人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让大家在风浪中看到我们这叶平稳的小舟,看到希望,看到安心。

”即使明天是世界末日,今夜,清风明月下,仍要在园中种满莲花!”

在这样风刀霜剑岌岌可危的大环境中,我们依然可以从容不迫、泰然自若。天塌下来我也不怕。

当然,面对普通人的焦虑、恐慌和心浮气躁,我们应当抱有理解和体谅,因为他们毕竟没有如我们一样,接受过中医学知识的熏陶,不知道如何利用它来沉心静气,自我修养。

比如,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读过《黄帝内经》,受过“恬淡虚无”、“正气内存”、“心安而不惧”、“恐则气下”这样的正规教育。又如,有人没有听过老子的谆谆教诲:“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再如,也有人没有聆听过庄子的耳语:“聚则为生,散则为死,若死生为徒,吾又何患!”

可对于我们这种在中医领域供职的人,早就接触过这方面的智慧,深受过这方面的熏陶。当周围的人表现得焦躁不安、魂飞胆破时我们可以始终抱元守一、心神俱定;当别人在人云亦云随风而靡之时,我们坚持独立思考绝不跟风;当别人在怨声载道甚至怒发冲冠时,我们温柔敦厚、循循善诱,我们是不是在给他们树立一个好的典范呢?

其次,我们应该坚决响应政府的号召,并积极劝告身边的人遵守规定。

目前,政府对民众最大的要求就是保持社交距离,减少外出次数。我们可以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周围的人,保持社交距离并不代表百无聊赖、无所事事。独处也有独处的乐处。我们可以用突然多出来的闲暇做许许多多有意思的事情,比如:看书、写作、进修线上继续教育课程,参加线上学术会议、研读医案、静坐、站桩、做义工、通过电话email给朋友们做健康顾问、安抚人心等等。

最后,也是我们最应该做的,采取各种合法而且有效的办法帮助患者。

例如,我们现在不能直接进行医疗服务,但可以用力所能及的方式向我们的患者表现我们的爱心和关心。

我们可以给他们打打电话,问问他们最近怎么样,向他们解释一下保持社交距离的重要性,或者跟他们分享一下养生之道。如果有患者出现了除新冠肺炎外的其他病症,我们可以通过电话给他们提供一些可以自我治疗的中医方法:穴位按摩、拍打、食疗……这些都是我们中医知识中的瑰宝,我们的一句话,也许就能缓解患者的锥心之苦。

总而言之,作为一名海外中医,即使是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也应该不怨、不弃,一边加强自身修养,一边积极以各种方式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说到这里,我就不得不提到,做一个中医必须得保有的充分的耐心。

虽然目前还没被当地的主流医学所接纳所拥抱,我们在理解政府、尊重政府规定的同时,照样可以不卑不亢,微谏不倦,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大丈夫永远能屈能伸。比如,我们一方面可以积极参加呼吁政府准许中医加入抗击疫情医疗活动的请愿行动,另一方面,我们得充分理解这一点:我们现在并不是在中国,要让所有的世界人民都认同中医治疗也许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与其把自己看成被拒绝被冷落的人,还不如坚信这一点:越是美丽的,越值得等待,越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耐心可以表现在我们对中医的未来持有坚定的信心上。中国大陆的这次抗疫,中医功不可没,向世人展示了它令人瞩目的光辉。除了中药,中国抗疫专家也特别肯定了太极拳,八段锦等传统武术方式对加强患者体质、加快康复的作用。

如果大陆的病患们可以在抗疫病房和方舱里练八段锦来加强体能、增强抗疫力,为什么我们这些崇尚“上工治未病”的中医们不可以支持周围的人去做一些积极的事情来加强防御疾病的信心呢?中国的传染科专家和许多从新冠肺炎恢复的病人们不都反复强调免疫力才是应对新冠肺炎的最佳防预武器吗?中医的治病本质不就是平衡阴阳?用现代的话来说,岂不就是教人提高免疫力?这些令人鼓舞的消息应该让我们眉飞色舞才是啊。你想想,当西医的杀毒疗法已经无法对付病魔,当群医无策、山穷水尽之际,难道他们不会在公众的压力之下最终求助于其它自然疗法吗?

耐心也可表现在不跟风、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上。不人云亦云,我思故我在,只要还能思考,恐惧就不能完全控制一个人。这也就是我们中医常常说的“思胜恐”。境况越是险恶,我们越要保持镇定。当各种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像雪片一样纷纷飞来时,我们保持冷静的分析能力,不去追随那些耸人听闻的传言;坚决不传播、不转发任何不可靠的信息,对自己讲的每一句话负责,每一个行为担当。有些人内心充满了忧虑、恐惧、不安,稍稍听到什么风吹草动就大惊失色、奔走相告,这样很容易迷惑大众,增加人们的压力,引起不必要的焦虑,让本来就如惊恐之鸟的人变得更加无所适从。

当有人因为恐慌而大肆囤积物品时,我们可以处变不惊,沉着应对,不盲目跟从大众。《道德经》不也教导我们要“静胜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吗?当有人将大包大包的厕所手纸放进购物车时,我曾听到一个西人说:“这简直发疯了。厕所纸本来就是加拿大国产的,我们什么时候也不会短缺它啊。” 我当时想的就是,就算缺了它又怎样呢?作为一个中医,难道我们受过的训练不曾要求我们要善于变通(resourceful)吗?没有了荆芥,难道就不会用防风代替?中脘不让扎,难道不可以扎足三里?同理如此,当日常生活中缺少了什么,说化腐朽为神奇也许有些夸张,但难道我们就不会用自己的机智去试图找出应对的方法,而非得被某个物质所限制,所束缚?否则的话,这跟古人所嘲笑的刻舟求剑,胶柱鼓瑟又有什么区别?

善于变通代表我们行事不死守形式,不过于偏激。我们身在北美,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我们的居住比起其它国家的人分散不少,因为我们幸运地被树木和公园所环抱。所以,即算我们保持社交隔离,并不等于我们非得把自己整日困在家中,我们总可以找机会去亲近山野林间啊。你说,如果人人都这么想怎么办,那不又成了人群聚集了吗?这个担心是多余的。你想想,如果你开车来到一个公园,看到那里已经有两个人在惬意徜徉了,难道你不可以再稍微开远一点,找个没人的地方与大自然浑然一体?人是活的呀。

有个朋友告诉我为了响应政府的号召他已经闭门不出好几个星期了。这让我吃了一惊。政府说保持社交距离,并不说我们非得自我隔离。保持社交距离是说我们要避免人群聚集,不需要出门时就不出门,如果外出时保持与他人大约2米的距离,除此之外,我们还是可以到外面散步、遛狗,或到超市买菜,非得去上班的依然可以去上班的呀。

如果把保持社交距离完全看成了自我隔离,那么这种极端的自闭方式到底可以保持多久呢?如果抗疫需要六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难道你就六个月甚至更久足不出户?就算你能够坚持下去,自愿把自己当成一个囚犯一样整日锁在家里,从长远来讲,这对你的身心健康又有多大的损害?连犯人都需要放风呢。

另外,如果你一天到晚宅在家里,你又错过了多少美丽的风景?你知道樱花已经开了吗?你看到昨晚夜空中那颗硕大的星星吗?你看到小道上父亲带着才三岁左右的女儿在跑步,他们一边跑一边咯咯笑着吗?你看到大雨中一个年老的妇女困难地弯下腰将地上的垃圾一点点捡起来丢进她的袋子吗?你看到老人院紧闭的门前一个妇女颤抖着声音对着一扇半开的窗户大喊:“爸爸,我爱你”吗?你看到一个老人久久站在窗前就为了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路过,为了朝她挥挥手吗?

这么多触人心弦的场面都被你错过了,对不对?这都是我在小区散步时亲眼所看到的情景哦。而我并没有犯规呀,我跟我碰到的这些可爱的让我感动得流泪的人至少保持了五米的距离。

试问,如果你相信保护你的仅仅是口罩、手套、酒精、未来的疫苗,而对自己的生命潜能毫无认识,你还算一个合格的中医吗?就算我们有了症状,就算我们不幸感染了这个恶疾,在积极治疗的同时,我们也要告诉自己:我的生命深处本身就有一种大药,它神奇的力量可以帮助我自愈、自救。任何时候我都不会让自己惊慌失措、焦头烂额。同样,当我们治疗病人时,除了用针和药,更重要的是激发病人内在的生命力和自我疗愈的力量,让他们知道真正的治疗者其实是他们自己,作为一个中医师,我们不过是辅佐他的人。

说了这么多,我要强调的一点就是,无论我们的信仰是什么,我们要相信:上天既然允许这个瘟疫发生,也必定有能力让它结束。结束,只是迟早的事。话说回来,如果这个新冠病毒最终转成了像流感病毒那样,铁定了要与人类长期共存,那么,除了不断提高我们的正气,加强我们的抗菌能力,学会跟这个顽固的病毒周旋之外,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黄帝内经》说:“苍天之气,清静则志意治,顺上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作为一个在中医领域的工作者,我们更要懂得在困境中以不变应万变,时时保护自己的正气,处处方寸不乱、神形归一,不烦躁,不焦虑,不恐慌,随时准备伸出自己的双手去帮助周围的人渡过难关。

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要有这个坚定的信心:中医的复兴是必然的,我们就是促进它在海外振兴的继承人。只要我们用心去做我们该做的事,总有一天中医会在世界各地得到应有的信任和尊重,中医必定将与现代文明高度同步。如果作为一个中医师,你对这都没有信心,又怎能让你的患者对中医有信心对你的治疗有信心?如果你连自己的心神都散乱不已,又如何去帮助别人固护他的精气神?所以,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应该坚信这一点:中医是世界文明的瑰宝,它对人类的身心健康起着不可估量的积极的作用,从前、现在、将来,都是如此。

We Are All In This Together:

What Oversea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ractitioners Can Do During Trying Times

(by Kongyin)

At the end of 2019, COVID-19 was already raging in mainland China. Today the epidemic in China has not been completely cleared, and now its storm is sweeping globally, leaving people trembling all over the world. As an overseas practitioner in the field of TCM, what can we do?

Before we know what we can do, we must first understand what we must not do. Every country has its own laws, ethics and practice standards. As a practitioner, we must become familiar with them. Therefore, in Canada, we should know at least these three main points: 1) The government has not approved the interven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or acupuncture to help fight the epidemic. 2) Authorities strongly recommend ceasing all close contact practice. 3) Registrants should not make a claim surrounding prevention or treatment of COVID-19 as they are not public health or infectious disease experts.

A trained practitioner not allowed to see patients is like disarming a soldier; nevertheless, being disarmed is not necessarily synonymous with surrender. As a practitioner, if seeing patients is not allowed at this moment, it does not mean we have to abandon our patients all together, for the old Chinese saying rings in our mind: “A healer heals with a compassionate heart”.  In this seemingly harsh environment, what can we do then? Are we really left in a helpless and hopeless dilemma?

I think the answer is: No! We still have a lot of work to do.

First, we can be calm and fearless. Unable to help patients the way we normally w

浏览(165)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我真正需要的 2020-03-30 08:12:28

我真正需要的

/空因

 

我需要保护我的银行卡

我需要刚出笼的馒头,香喷喷的肉汤

我需要穿体现我风格的衣裳

我需要一辆像样的车子

我需要社交和朋友

我需要旅游、增长见闻

我需要工作,但更需要伸懒腰

我需要躺在你的怀里

有时候,还需要跟你吵架

 

我需要戴口罩,最好外科医用的那种

我需要洗手,每次至少二十秒

我需要消毒,70%酒精喷雾

我需要降温,痛痛快快地咳嗽

我需要打针和吃药

我需要止痛我需要呼吸机

我需要和蔼的医生和一个帮我擦拭的护士

这么多天了,我依然还需要跟你隔离

 

现在

我累了

除了安安静静地睡觉

我什么都不需要

不,我还需要

在夜幕最后一次垂落之前

我需要一只手帮我拉开窗帘

让我再看一眼

窗外日夜徘徊不肯离去的你

 

What I Need Most

By Kong Yin

 

I need to protect my bank card,

I need steaming bread and savory broth,

I need clothes matching my style,

I need a decent car, parties and   friends.

I need vacations and novel   experiences,

I need to work, but also to stretch   myself;

I need to lie in your arms

and sometimes I need to argue.

 

I need to wear a mask, preferably N95,

I need to wash my hands, for at least   20 seconds,

I need to disinfect, 70% alcohol   spray;

I need a productive cough, and   something to reduce my fever;

I need painkillers and a ventilator;

I need an amiable doctor, a nurse who   cleanses me.

After all these days, I’m still   isolated from you.

 

And now

I'm tired;

besides deep slumber

I need nothing.

Ah, no! Just before my last dusk falls

I still need a kind soul to open the   curtains

allowing me one last glimpse of you;

day and night pacing outside, refusing   to leave.

 



浏览(400)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渺小,又被渺小所庇护 2020-03-29 09:15:29

渺小,又被渺小所庇护

/空因

 

病毒诞生前

他就是个渺小的人

他一无所有,也没有手机

他最喜欢的就是在森林里转悠

用他安静的眼珠

凝视滚动的露珠

 

有时他躲在野葡萄叶后面读书

他当然不知道

葡萄叶也读他

还有树上的青苔

它们寂寞时

也悄悄地把他翻阅过了

 

有些顽石

跟他混熟了

还给他看它们藏得严严实实的伤口

 

病毒呼哧呼哧追上来

露出雪白的牙齿,尖锐的指爪

慢慢接近他裸露的咽喉

他一动不动,等着

 

云在他的眼睛里游过来又游过去

没有一朵云,是不安的云

一只野蜂

把他的肩膀当成了枝头栖息着

他也不去更正它

 

病毒皱了皱眉头:

这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棵树啊?

 

一棵树!

许多渺小的声音扯粗了嗓门一齐喊

 

病毒跺跺脚

又急急忙忙往前冲了

 

Small, Sheltered by Smallness

By Kong Yin

 

Before the birth of the Virus,

he was already inconspicuous,

possessing nothing, not even a cell   phone,

days rambling among trees

gazing at dew rolling off petals

with his quiet eyes.

 

Sometimes hiding behind grape leaves

in wild vineyards, reading;

unaware he was in turn being read by leaves,

and flipped through

by lonesome tree moss.

 

Some eroded rocks

well acquainted,

showed him their secret wounds, long hidden.

 

Virus pounced towards him,

puffing and panting,

displaying bare fangs,

sharp claws

motioning at his exposed throat.

He awaits, motionless.

 

Distant clouds reflecting in his eyes

no fear clouding them.

A wasp perching on his shoulder,

mistaken for a branch.

He didn't correct the error.

 

The Virus frowned:

is this a person or a tree?

 

A tree!

In unison many small voices sang out.

 

Stamping her feet, the Virus

turned in defeat and dashed away.



浏览(250) (1) 评论(0)
发表评论
仅仅只戴口罩是不够的 2020-03-28 10:01:35

仅仅只戴口罩是不够的

/空因

 

仅仅只戴口罩是不够的

你得离人远一点

离手机远一点

离惊慌的眉头远一点

离硝烟弥漫的战场远一点

离那些只会生气整日觅食的狼群远一点

离那只让你绝望的秃鹰远一点

就是那只张开黑色的翅膀

把欲望之网撒在你身上的秃鹰

它不但摇落你树上的快乐之叶

还叫你把全世界的乌云都扛在肩上

 

仅仅只戴口罩是不够的

你得离那洒满露水的清晨近一点

离安静的夕阳和孤寂的星空近一点

离灵魂敞开的窗子近一点

离那些卑贱的好脾气的蚂蚁近一点

离哗啦啦的溪流和松涛声近一点

离那个一唱歌就走掉的孩童近一点

就是那个才六、七岁的孩童

肩上扛着一只蓝蜻蜓,咯咯笑着

将一颗不听话的松球

一路踢回家

 

A Mask Is Not Enough

By Kongyin

 

A mask is not enough;

You must stay away from people

from your phone,

from others’ panic brows,

from the battlefield charged with   smoke,

from angry wolves searching for prey;

from the vulture making you desperate.

Yes, the vulture

with huge dark wings

casting towards you his web of desire

knocking off every cheerful leaf of   your tree

burdening you with the murky clouds of   the whole world.

 

A mask is not enough

You have to come closer to dewy   mornings,

to quiet sunsets and lonesome starry   skies,

to the open window of your soul;

to those humble and humorous ants,

to gurgling streams and whispering pines;

to the child singing out of tune.

Yes, the child only six or seven years   old

giggling, kicking all the way home

his naughty pinecone,

a blue dragonfly on his shoulder.

 

 



浏览(1084) (5)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4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