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休里的博客  
不是专家,只是钻家  
        http://blog.creaders.net/u/756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交际花 2017-08-30 22:12:05

“交际花”意指那些活动在社交场合的美女,职责是为了买卖双方顺利交易而联络感情。交际花带贬义,褒义是公关小姐。大学里专门设有公关这门学科,主修心理学。公关是市场经济代表作,计划经济不需要公关。我第一次见到“交际花”这个名称是在文革时期的一张大字报上,大字报是批判文章的代名词,通常用白纸黑字书写,不同于喜庆时用的红纸金字。那时我认为交际花像妓女一样,靠出卖肉体灵魂生活。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家隔壁住着一位单身女性,叫黄英红。我那时小,记不得谁先搬来,总之经常搬家,即使在本单位也经常换房。她进出都要经过我家门口,每次都会朝我家撇一眼,因为我家的房门白天一直是开着的,见到我时会微笑一下,很甜。


去她房间时,黄阿姨会给我看她的相册。儿童时的照片,读书时的照片,大多已泛黄。最好看的是那张放大了的半身婚纱照,上了色的。黄阿姨烫着卷发,披着雪白的纱巾,旁边那位公子哥式的人物想必是他的丈夫,我不敢问。


她性格开朗,走路时步伐快,像阵风似的飘来飘去。喜欢穿旗袍高跟鞋,远远就听到那鞋钉发出的声响。爱打扮,近四十的她看上去不足三十。我不知她在学校里担任什么职务,总之不是教师。父亲最佩服的人是校长张天荣,一位近六十岁的老头,早年留学于日本。那时干部的办公椅是藤椅,他却爱坐木板凳,睡木板床。


六十年代初,父亲所在的学校里经常举办舞会,晚上老师与学生一起在礼堂里跳交际舞。我们一伙小孩子听到音乐声就跑去看,总是站在乐队的旁边看他们演奏,那时认识了贝斯提琴,小号和踏板鼓。黄阿姨自然是舞池里最活跃的一个,不仅自己跳,还要教别人。探戈,华尔茨旋起来像花瓣一样美,她的出现是个亮点。


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中国的政治运动总是一个接着一个的从未间断过,斗这斗那的穷折腾,下了班还要开会学习,整天忙忙碌碌的。听父亲解释:人不能闲着,闲着就会干坏事。


文革初期是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禁止烫发,不许蓄长辫,不准穿奇装异服,红卫兵在街上宣传移风易俗,见到姑娘的长辫子和裙子就剪。从那时起,我再没有听到那熟悉的哒哒声,没见过在大腿间飘逸的旗袍和那瞬间甜蜜的微笑了。黄阿姨改穿列宁装和解放鞋,在我看来,她还是那么端庄秀丽。


父亲是第一批被揪出来的牛鬼蛇神。他是个书呆子,从不过问政治,作风严谨,得罪了不少学生。当看到学生贴他的大字报时,他觉得冤枉,竟然找他们理论。我祖父是官僚地主,父亲是旧职员,按当时的规定,家庭成分要追溯到祖宗三代,所以我的家庭出身也是“官僚地主”,尽管我还是个孩子。那阵子,凡是出身不好的都被揪出来批斗。说实在的,连那些校领导革命老干部都挨斗了,你算老几?不过我父亲算幸运的,没挨多少斗。当时红卫兵需要大量传单,我父亲的楷体字写得好,他们就找父亲刻钢板(用蜡纸铺在钢板上刻字),没日没夜的刻写,作为将功赎罪的表现吧。


黄阿姨也挨斗了,罪名是资本家小姐,舞女交际花,姘头,国民党特务。黄阿姨经常被提审,一天夜里她又挨斗了,回来时衣衫不整,头发凌乱。那天夜里,我隐隐约约听到她的哭声。


那时比她痛苦的人多得去啦,楼上的赵处长被剃了牛鬼蛇神的发型,跟鬼似的,第二天擅自剃了个光头。气得红卫兵要命:居然敢对抗革命运动!把墨汁浇在他的光头上,命令他在操场上作狗爬,杀一儆百。赵处长是南下干部,北方人脾气犟,几次想死被妻子拦下:“自杀是对抗革命运动,不能死啊!”时任校长白云昆是个佩手枪的干部,同样被斗得半死。能活下来真不容易。


学校停课闹革命,牛鬼蛇神们每天的工作是洗厕所,扫大街,修剪树枝。午休时要站在校门口“亮相”,让路人认识这些反动派。大热天,父亲穿着厚厚的棉袄,挂着沉重的木板牌子晒太阳。汗水从额头直往下淌,像蒸桑拿一样,回到家时,棉袄已被汗水浸透。久而久之,棉袄散发出难闻的汗骚味。


那阵子,黄阿姨和父亲一起劳动,父亲拉着板车,她在后面推。她憔悴了许多,已失去了以往的风采。父亲更消瘦,浮肿的脸皮塌了下来,隆起的啤酒肚子也不见了。不知怎的,远远见到他俩时我就会避开,怕玩伴鄙视我。一天父亲责备我:“你躲什么?惹得黄阿姨笑我。”我心里不服:“我只是躲,可姐姐还贴你的大字报呢,也没见你吭一声。”子女要旗帜鲜明地与牛鬼蛇神父母划清界限,红卫兵要我写揭发父亲的反革命罪行,我写了,但没有贴出去。


一天下午,黄阿姨突然兴高采烈地对我说:“我解放了,你爸爸也解放了,一会儿就回来。”


好久没见黄阿姨笑了,我虽对自由的概念不是那么清楚,但已感觉到她的幸福和满足。


我赶紧跑到每天早晚挨训的那个房间看父亲,见他们几个牛鬼蛇神站在一排,工宣队的同志最后庄严宣布:“你们解放了,是毛主席解救了你们,要感谢党和毛主席。”


“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牛鬼蛇神们激动得热泪盈眶。


几天后,我接到了奔赴农村的通知,忙着凭上山下乡的证明购买日用必需品。那时什么都要凭票供应,连毛巾,脸盆,饭盒,热水瓶也属于战备物资。接着就到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去了,那几天就像做梦一样。


母亲在外单位工作,她晚父亲一个多月被解放,后来都下放到清江农村插队落户。“去哪都行,不能再挨斗了。”他们说。不知是高兴,幸运自己脱离苦海;还是悲伤,像逃难一样落魄。


打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黄阿姨,也许回上海去了。假如她还活着,应该有八十好几了。


春天,我家园子里的郁金香盛开,有一束紫色的花朵特别醒目。我从未种过紫色的郁金香,难道是花种变异?紫色,多么独特的颜色啊!使我记起那身在大腿间飘逸的紫色旗袍,以及那双哒哒作响的高跟鞋。


P4070140.JPG


“我解放了,你爸爸也解放了,一会儿就回来。”


“你们解放了,是毛主席解救了你们,要感谢党和毛主席。”


“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亲切,威严,激动。那情景仿佛遥远,又似昨天。


“该给韭菜浇水啦,好些天没下雨,这鬼天气!”我心里骂道。


(完)


2017-06-21


按:《交际花》是我两个月前在知青微信圈里发表的一篇短文,按例我每周三晚(北京时间)会给同学们讲故事,他们也爱读。尽管如此,彼此之间的观点还是有较大的出入,这代人有强烈的失落感,怀念毛泽东时代,不满改革开放,明显犯了斯特哥尔摩综合征。


于是我发表了一篇随感《浅谈斯特哥尔摩综合征》,考虑到朋友面子,同时加了故事《交际花》,其实都是一码事,但故事比说教更能使人接受。


交际花结尾有段重复章节,有意突出施虐者的奸诈和受害者无知,无奈,以及斯特哥尔摩综合征状。最后一句的意思是“无论以前曾发生过什么,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同时唤醒读者。


我知道,要改变他们是不易的,但影响力绝对有。


附:《浅谈斯特哥尔摩综合症》


人类为什么可以主宰地球?因为智力发达。智力可以借助其它的事物来扭转自身不足的劣势,例如利用杠杆原理轻松翘起岩石,将几十吨的物体送上太空等。人类可以驯化动物,再凶猛的动物也被驯服供人类使用,驯化牛为我们耕作,驯化马为我们代步,驯化禽畜供我们食用等。在地球上,几乎没有什么动物可以威胁到人类的安全。相反,随着人口增长,自然资源逐渐匮乏,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威胁到其它生物生存。更严重的是,人不仅可以驯服动物,人还可以驯服自己的同类,控制其思想,使其服从于自己。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通常,较智慧的人(精英)统治较愚蠢的人(文盲),精英可以治国,文盲则不能。不排除短期内文盲统治精英的现象,如文革时期,知识分子纷纷被打倒或靠边站,一会儿军管,一会儿工管,旧的党政机关取消,成立了各级革命委员会,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按朝代变更的时刻表来看,动荡时期持续的时间极短,如同一场暴风雨,瞬间过后恢复以往的平静,换来几百年社会安宁。文革之后,恢复了以前的管理编制,社会精英始终占主导地位。


控制人的思想有许多方法,最有成效的应属“斯特哥尔摩综合症”。“斯特哥尔摩综合症”之说来自一个真实的劫持人质事件:


1973年8月23日,瑞典斯德哥尔摩的某家银行里闯进两个全副武装的绑匪,先是一阵狂扫乱射,然后将几名银行职员挟持为人质,并将他们扣押在银行的地下保管库里。匪徒提出的条件是,释放在押的同伙,保证他们安全出境,否则将人质逐个处死。


经过六天的营救,警方设法打通了保管库,用催泪瓦斯将人质和劫匪驱赶出来,狙击手同时作好了危急情况下击毙劫匪的准备。然而,离开保管库后,几名人质反而将劫持者掩护起来,保护他不受警方的伤害,此后甚至拒绝提供不利于绑匪的证词。更为离奇的是,其中一名女人质还由此爱上了一名劫持者,等他获释后就要嫁给他。


无独有偶,六年前(2011年),河南洛阳发生了一起震惊世界的“性奴案”,有一个青年李浩,在自挖的地下室内先后禁锢了六位失足少女,期间两女子被杀害后就地掩埋,案发后四人获救。


民警在对被解救女孩询问时发现,她们对被囚禁期间的描述反映出,李浩对女子照顾有加。直至见到民警之前,这些女子甚至忘记了恨。最让民警们不能理解是,被解救女子中,竟然有人在民警调查过程试图袒护李浩。


2014年1月21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罪犯李浩在河南省洛阳市被依法执行死刑,这个人间恶魔死有余辜。奇怪的是,四位被解救的,几年来过着非人生活的,受尽恶魔的精神和肉体折磨的可怜少女也分别被判了刑,其中段某某被判了三年,姜某某,张某某和李某某被判缓刑。


暂且不去讨论受害人被判刑的奇事,单说受害人同情和袒护加害人的做法难以理解。这种病态心理在现代心理学中被称为“斯特哥尔摩综合症”,很明显,这四位受害人是该病的典型症状,证明加害人对受害人成功洗脑。


人性所承受的恐惧是有限度的,当你遇上了一个凶狂的杀手,随时都有失去生命的危险,你就会把自己的生命付托给这个凶徒。久而久之,凶徒给你吃一口饭、喝一口水,你都会觉得是恐怖分子对你的慈悲。这种心理逐渐转化为对他的感激,崇拜,依赖,甚至会反过来保护凶徒。


利用“斯特哥尔摩综合症”本是驯服动物的惯用手法,鞭打体罚加上食品引诱,使它听从主人的指令。说到底,斯特哥尔摩综合症患者所表现的是懦弱心理,奴性心理,等级心理,自私心理。自己的东西被他人占有,反认为自己占了他的,只有给予,不敢索求,这是十分可悲的。


一只鱼鹰,辛苦了一天,为主子抓了很多鱼,主子则在船仺里睡大觉。回巢时主子给了它一条小鱼,鱼鹰高兴得呱呱叫:“我的好主子,明天继续!”


2017-06-21


















































浏览(1554) (9) 评论(3)
发表评论
总共有8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