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慌兮兮  
老娘舅的山海经  
我的网络日志
女王来哉 2017-07-10 22:05:01

女王来哉

 

201771日,女王伊丽莎白陛下与夫婿虞山公爵来纽约州大石县视察工作并庆祝钻石连理60年记。陪同女王出行的还有王储宇政王子与美舟王妃,莓莓公主与夫婿阿里山公爵冠人,还有如早晨8点钟太阳的迈克王子、克里斯多夫王子、爱丽丝公主、美地城公主。

 

当日的天气非常适宜,蓝天白云,和风煦煦。大石县的人民怀着喜悦的心情早早地来到县衙门外等候迎接女王陛下和王室人员的到来,下午下了场阵雨,但民众不愿离开去避雨,拳拳之心,莺莺可鉴。4点钟刚一敲过,女王陛下车队到,此时雨立即停了,空气清新,天上飘着吉祥的云彩,金色的太阳光芒万丈,真是女王到来喜洋洋。大石县人民齐声高呼“女王万岁!”迈克王子在钢琴上弹奏了《主佑女王》。所有的人正式进入县衙门。

 

女王随行人员中有一位穿橘黄色衣服的人比较引人注目,再一看,原来是定海男爵周波波,是王室的专职摄影师。凡是拍得好的王室照片,必定出自周波波之手。他拉了一卡车的摄影器材,花样经很透。更有凌空小飞机,专司空中拍照,不遗漏女王陛下视察的每一秒钟精彩。当然小飞机的另一功能是监视衙门内外的安全,防止阶级敌人搞破坏活动。

 

人们不禁要问了:“周波波本事真有介好啊?”对了,照片是真赞的,但台前导演、幕后剪辑是由贤内助男爵夫人担任的,所以事事就圆满了, 因她本人就拥有并监管几家美术电影制片厂。老娘舅就说过:学拍照是千万不能去乡镇婚纱照相馆实习的。

 

正说话时,室内照片拍好了,要移至室外了,此时室外的光线正适合拍照,大家换了行头,重新来过。虞山公爵也换去了严肃的白衬衫,穿上了粉红色的马球衫,匹配粉红的钻石婚。这时,女王陛下由机要秘书兼贴身护士慌女士陪同走下台阶,全场立即响起雷声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夹了无数的咔嚓咔嚓咔嚓拍照声。这里需要提一下,周波波的千金不喜欢拍照,所以多数时间在屋里, 与大家若即若离。

 

拍完照片,众人回屋,精彩的晚宴在等着大家享用。这次晚宴是由县衙门总管家唐女士操持,菜色花样繁多而惊艳。只有人们想不到的,没有唐女士不会做的。高级牛排由王储宇政王子亲自主烤,青烟缕缕,肉香扑鼻,即便是锡安山上敬畏夜壶花的烤肉,也不过如此耳耳。因为王储的烤肉技术是由美舟王妃传授的。就在宇政王子烤肉时,众人先物色了一下自己的意中菜,免得到辰光糊涂了啥西要吃,啥西嫑吃。

 

虞山公爵胃口很好,吃得很专心致志,一口都不肯少吃,还要再添?!呵。还有那个慌女士,也是一口都不少吃,吃得肚皮滚圆。女王陛下就经常批评她:“嫩每趟讲要少吃,但每趟都弗少吃。呵呵。”慌女士只好辩解道:“御厨的饭菜太好吃,哪能办?”

 

饭后有各种水果,各种冰淇淋,还有庆祝钻石年的蛋糕。蛋糕上的蜡烛火由女王陛下和虞山公爵一起吹灭。随后大家唱起了:“钻石婚好钻石婚好,钻石婚就是好就是好!再过60年,偶妮偶妮,偶妮还相会。

 

女王陛下说:“时间不早了,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吧。”在女王车队离开县衙门后,众人陆续散去,回家打呼噜。


2017-7-9




浏览(232) (1) 评论(2)
发表评论
勃客林的岛 2017-06-10 16:55:37

勃客林的岛

2017-6-10

 

很多年前,我在院子里碰到正在遛狗的邻居鲍威尔太太,她和我说:“有空来我家喝个下午茶。”“好的,鲍威尔太太。”于是我们约定了时间。

 

我按时来到了鲍太太的家,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她的家,虽然邻居多年。室内很干净整洁,一尘不染。我知道鲍太太是爱尔兰人后裔,她们的习惯就是特别爱干净,没事就是整理家。不整干净了,她们的生活就是不完整的,若有所失。鲍太太随即煮了红茶,摆上饼干、点心,我们就坐。鲍太太八十几岁,脑筋很清楚,反应很敏捷。她的眼睛是爱尔兰人特有的浅灰蓝色,脸上皱纹很多,但身材却奇好,她穿着红高跟鞋遛狗时屁股一扭一扭,那小蜂腰身材分明就是个二十岁的少女。“我要去荷兰了,所以请你过来喝次茶。”鲍太太说道。我心里一惊,不知如何回答。我知道她先生已故世多年了。沉默良久,鲍太太说“喝茶吧。”

 

我问:“鲍太太,你看着很好,很健旺。你觉得现在有做那决定的必要吗?”

 

“是的。”鲍太太答道:“我已到了生命的终点,多一年少一年于我并不是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脑子还很清醒,可以做决定。等你到了我这个你年纪你就会明白死亡其实并不那么可怕,但痛苦的是死亡的过程,所以要趁我还好的时候做这个决定。你还年轻,不太明白这些事,你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是的,鲍太太,我很明白。但我却不能支持你,也不能反对你。密执安州那位医生被起诉谋杀。。。”

 

“所以我要去荷兰,这事在那里是合法的。我最近常想起小时候骑马的情景,我还能骑光背马呢。你不知道那有多快活啊,那么的无拘无束,我想我生命的终结也该是那样。”窗口射进的傍晚光辉照进她浅灰蓝色的眼睛,令她的眼睛看起来是沉静的无色。

 

“你需要什么吗?”鲍太太问道。“有什么我可以送你的?你喜欢什么就拿走吧,算是我送你的礼物。”

 

我答道:“我不需要什么。你就是最好的礼物,我会记住你的。”

 

数月后,我看到鲍太太的房子闲置待售,但她已经不在那里居住了。

 

数年后,我在梦里见到了鲍太太,在一艘摆渡轮上,我忽然看到了鲍太太,她穿着一身白衣裳在那里坐着。我想和她说话打招呼,但中间隔着很多人就是过不去。我看到鲍太太的嘴唇动着,而我听不到她的声音。后来天蒙蒙亮的时候,半睡半醒中我看到了勃客林的岛,大约知道了鲍太太要告诉我的故事。

 

沉静的水面上只有一条小船,正驶向前面的一座小岛。天地间很静寂,像是黎明前,只有船桨划破水面的声响。小船上有一个划桨人奋力划船,一位站着的白衣使者,还有一只白色的包裹,我知道鲍太太一定就在那只白包裹里。小岛是座悬崖峭壁的石头岛,门前种有诸多的柏树,另外还有一只在那里停放的白色的包裹。岛上有些石头建筑依山而建,嵌有窄小的窗子。

 

小船终于停靠在小岛前面,绑好船缆后,划桨人与白衣使者将白色包裹移至另一只白包裹旁。白衣使者诵念了一段“遗忘了的宗教”,然后手在包裹上轻点了一下,进入小岛建筑物的门这时开了。进去后,暗黑的一个大厅里空无一物,有几支燃着的火把。划桨人没有进来。白衣使者的脸掩在斗蓬帽子里,看不太清。

 

白色的包裹停放在大厅的中央,看白衣使者的口型像是用希腊文在念“以天父的名祝福你安息。”白包裹向前隐去,一道白光闪过。当大厅里重新恢复黑暗时白色包裹不见了。


Image result for bocklin isle of the dead




浏览(50) (1) 评论(0)
发表评论
阿慌寻根记 2017-05-08 19:27:10

阿慌寻根记


2017-5-8

 

小时候常听我祖父说故乡就是五柳先生笔下的桃花源。我觉得他是对的,因故乡是每个人心里一块很神圣的桃花地,虽很可能不是五柳先生所言之地。但我的故乡在哪里呢?先人们离开家乡年代久远,除了祖父回过乡里一次,送他的祖父的棺材回故里落葬,谁也没去过自己的故土,也不太知道其确切的地理位置,只知道在苏州香山慌家村。

 

我一直想要找到那块被称为故乡的地方,但又无从找起,知道就近在咫尺,却又找不到。我先从大地址问人,凡是遇到苏州人,我都会问一声“你知道香山在哪里吗?”绝大多数人都说不知道,间或有人告诉我在灵岩山那里,再具体的别人就说不上了。直到约20年前的一天,一位前上海昆剧团的当家花旦说她以前巡回演出时去过或路过那里,香山在木渎附近,她确实是帮我缩小了搜查范围。

 

原先回国,我都是在家陪伴父母,没有时间去进一步地探索。后来父母故世后,我有时间去查找香山了,也是得益于互联网和谷歌地图的出现,我知道谷歌地图可以显示每一个村落。就这样我还查了几年呢,当然我不是每天去查地图,而是想起来就去查一查。我一小块一小块地在谷歌地图上以木渎为中心去查找,放大倍数太少,那块地方可能就看不到,但放大倍数太大,查起来又很费时。某天晚上,我忽然在地图上看到“慌舍”二字,在太湖之滨,我知道这一次故乡离我近了,我的呼唤终于被先人们听到了。我接着还查了从苏州城里搭几路公共汽车去那里。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在去苏州前,我与我的三堂哥通了次电话,因我的堂侄女告诉我他已去过那里寻访,所以我想听听他得到了些什么信息。三堂哥告诉我他是根据我大伯父日记里记的蛛丝马迹去查找,半年前他骑了自行车去过那里走访两次,找到了香山街道办事处,但户籍警告诉他“慌舍”那里只有三户人家姓慌,而且还是外来散户。上方山的祖坟地已经没有了,那里成了花圃。他还说他在我大伯父的日记里看到家族的祠堂叫“双桂堂”,但在解放初祠堂作了小学。我直觉是他没找到太有用的信息,既然地图上有慌舍,还有过祠堂,那在村里肯定不是一个小姓,怎么可能只有三家外来散户?我想是他说着北京话,当地人不怎么听得懂,阻碍了交流,就把他敷衍掉了。

 

我带着我祖父写的家谱复印件去了苏州,心想这次一定能看到宗谱了,把断线的风筝接上。我住在小阿姨(母亲的小妹)家,我表妹说香山附近一带她比较熟,她在那里有业务,经常往那里跑。周末由我表妹开车去香山寻根,我一路“目送归鸿,手挥五弦”地走近故乡。找到了街道办事处,在一个小区的大门口。保安问我们有什么事,我们说是来寻根的,想见街道主任。我想这答词听来一定很突兀,寻根这种事不常发生吧?保安查看了我表妹的工作证良民证等等,然后给慌舍大队长打电话。挂了电话,保安说你们去见大队长吧,并把住址给了我们(在同一个小区内)。

 

那个小区很大,有100-200栋联栋房,或许更多。楼房有三层高,一楼好像不住人,是车库。楼梯很多,上去出了楼梯就左右各一户人家。我们敲开了大队长的家门,那时约11点半钟。客厅里有两张拼一起的八仙桌,桌上摆了满满的菜,围坐了十多个男人在喝酒。香烟老酒,烟雾腾腾。我透过烟雾看到一位身高1米九几的天然领袖,我以为他是大队长。但旁边来了位身高180的人,说“我是大队长,慌建设。那位是我们的村支书是书记。”我们握手。两位都约莫四十岁出头的样子,相貌身材堂堂,都穿着雪白的衬衫。

 

大队长让我们坐沙发那里,还沏了茶。言归正传,我们说我们是来寻根的。我和大队长说:“我们同姓,是同宗的人。”我们再次热烈握手。然后大队长告诉我:慌舍那个村庄没有了,现在是“太湖湿地国家公园”的一部分。村里的人都搬来这个小区住了,现在村里还有一百多个姓慌的人。

 

我问:“我能不能看看宗谱?我把家谱带来了,我知道我高祖父的名字,他的名字是在宗谱上的。”

 

“宗谱没有了。”人高马大的是书记说,“文革时宗谱就毁掉了。”我心里咯噔一下,风筝又断线了。

 

慌大队长又接着说,他只知道四代以内的事,都一直居住在那里,再以前的事他就不知道了,据说祖先可能是从河南来的。我问他是什么时候南迁的,他说不知道,只是听说。我审视着慌大队长脸上的特征,看有没有中原人的痕迹。他是瘦脸,细高挺的鼻子带一点点鹰钩,眼睛是浅棕色,肤色也较浅。我和他说,春秋时这里是“慌国”,后来被吴国灭掉了,成了吴王的采邑。吴国被越国灭掉后,吴国子民们姓慌姓吴。河南和山西各有一支慌姓,但我不知道与苏州的一支是不是同宗。全国70%的慌姓集中在苏沪地区,而衣冠南渡也大致止于苏南地区。

 

说了半天,我也没有比我三堂哥得到更多的信息,但我算是找到了同宗的人。我原以为只要我踏进慌家村,就会看见满眼的本家乡亲,但我去晚了。时代进步了,村庄就消失了,空留了一个美丽的桃花源传说和几页文字。别人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不知道,我实在是答不上来。

 

这时屋子里的人邀我们一起吃饭喝酒,我们说走了,不吃了,下回再来吃。推让了几次,我们下得楼来。不少乡亲们送我们到楼下,大家互留电话号码。慌大队长说他也有个侄女在美国留学。有个人酒喝多了,满脸通红,握着我们的手不肯放,说“有空常下来看看。”还坚持要送我们去公共汽车站。后来表妹只好说我们是开车来的。

 

  出来后开车没几分钟我们就到了邓尉“香雪海”,没想到“冷香吹不断,知近虎山桥”会离得这么近,原来竟是在这里?离开香雪海后又开车几分钟到了光福镇,我们在那里吃船菜,点有“太湖三白”(白鱼,白虾,绵长鱼)。为了忘却的纪念,三白知否?




浏览(465) (1) 评论(6)
发表评论
春日钓台行 2017-03-15 14:53:41

春日钓台行


2017-3-14

 

二十一年前(1996年)的四月中旬,去了一趟浙江省桐庐县富春江边的严子陵钓台。我早先就听说那里世外桃源般的美,心里也很是惦记着要去,但却始终没有去过。或许是觉得离得近,任何时候都可以去,也就任何时候都未成行。那年的春天我终于是去了那里亲眼目睹其美景。

 

是日早晨,天阴欲雨,我们来到了长途汽车站。去桐庐县城的车很多,每半小时发一趟车,路程约2小时。车出城后一路向西南行,途中穿过富阳县。车行不多久就下起了毛毛雨,一路上的景色很美,山林树木和田里的农作物在毛毛雨中显得很滋润,透着湿露中的昂扬。早季水稻已经插了秧,细嫩的秧苗在水田里楚楚地立着,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地开着让人不能忘怀的黄花,还有树枝呈鱼骨状的杉树,远处的山峦在蒙蒙烟雨中若隐若现。我想我确实是看到了南梁吴均眼中的“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


blob.png

油菜花和杉树

 

到达桐庐县城时,毛毛雨已转成了小雨,我们也从长途大巴上下来换乘了当地的中巴,约二十来里路半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了严子陵钓台。严子陵名光,东汉余姚人,是光武帝的朋友,因不愿出仕,故来这里隐居,耕钓以终,享年八十。钓台就在富春江边,粉墙黛瓦,桃花几株,青山拥蓝水。严子陵一生淡泊名利,想来他在江边垂钓时用的是太公望的无饵直勾。面朝富春江的石牌楼,古朴典雅,正额由赵朴初书,背额是沙孟海写。穿过石牌楼,拾级而上,严先生祠堂及几条联通的厢廊里云集了历代名人留下的诗文石碑。名人众多,数说不尽,记得有一块碑是陈果夫的墨迹,书法很精湛。由此想起陈果夫还是一位美食家,锅巴鸡丝虾仁汤就是他写的方子,亦是对近代饮食史的一大贡献。不是他是否地下有灵,得知这菜如今是各家餐馆的招牌常菜。整个钓台区很清幽,鲜见遊人,用郁达夫的话说,就是“沉浸着太古的静,死灭的静”,或些许荒草,些许山风,些许雨丝,徒增几分“他乡日暮”的气氛。


blob.png

严子陵钓台

 

blob.png

钓台区


出了钓台区,我们去乘坐了摩托艇,观看富春江及两岸景色。一路上“云山苍苍,江水泱泱”,两岸峰峦,洲上桃花。途中未见一遊人,仅偶有一叶小渔舟泛于水上,颇似鸟飞绝,人踪灭。我突然有时光倒流半个世纪的感觉,仿佛置身于一艘航行于富春江上的江山船上(一种客货同载的浙江大江船),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作什么?在船上迎朝旭,送夕阳,中间的时间么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富春江如果不是“唯一”,也会是“才”能买到鲜活鲥鱼的地方。坊间传说鲥鱼过了严子陵钓台之下,嘴唇上就点了一星胭脂红,配上那银白色的鱼鳞,美极了。所以吃鲥鱼时,我们都不舍得刮鱼孃孃的鱼鳞。不刮鱼鳞,放些姜酒盐清蒸,吃时蘸姜醋。我因同情鲥鱼孃孃的美丽被毁,故从来没吃过鲥鱼,现在提及她,是因为她道别了我们,绝迹了。船走一天,天黑时分,夜泊小镇,诸多船只聚一起过宿。淡云微月,或进港看社戏,或船棚蜡烛下听着水声汩汩,人语喁喁,偶有张岱出来说说徐霞客的故事。


blob.png

孤舟蓑笠翁


blob.png

雨中的富春江

 

从游玩摩托艇上下来,我们原路返回。回到杭州时华灯初上,我们去“奎元观”吃面,点了虾爆鳝面,双份浇头。但吃着似乎觉得没有像以前那样做得好吃。


虾爆鳝面


注:虾爆鳝面图是从网上下载。其它是我拍的胶卷照片。













浏览(672) (4) 评论(4)
发表评论
神奇的马路天使 2017-03-05 21:06:17

神奇的马路天使

2011-11-07


最近几年回国去上海,我最重大任务就是去淘淘上海手表,这是我的主要目的,也把上海之行推向高潮。

 

在投宿的客栈附近有个修表换电池的摊子,也有些旧表出售。摊主是山东师傅,是个很实在的人,很本分、很老实。我对他很有好感,知道他在卖我手表时没有蒙骗我。所以,我每次回去一定要去拜访他,买不买他的手表已是其次。

 

去年回去,在栈房里放下行李后,我就出门去他的摊子。到那里一看,哪里知道那里已是此地空余黄鹤楼 。那里附近有几条相似的小弄堂,我以为我找错弄堂了。见弄堂口坐着一位长者,我就问:

 

“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个修表摊头?阿是我走错弄堂了?”

 

“有的。搬走了。”

 

“啥辰光搬走的?”

 

“老早搬走了,快一年了。”

 

“搬到啥地方去了?”

 

“不晓得。”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男声:“江西路XX号。”

 

我回头一看,是个戴红袖标的长者,“江西路远不远?”

 

“远的。”

 

“在啥地方?”

 

“在外滩。”

 

这位长者和我说话时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一边说一边往前走,头也不回。我不知道他从哪里走来,也不知道他要到哪里去,但在那一刻,他确确实实地给我指点了迷津。在这之前我没见过那位长者,在这之后也没再见过他。

 

我搭差头车去了江西路,终于找到了山东师傅,原来师傅在那里开了家小店。能再次见到师傅,觉得很高兴,我迫不及待地说:“我差点找不到你了。”


“你来得太巧了!我回老家有十多天,刚下火车,店才开张一个钟头,你早来也没用,我不在。”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和他说了一遍,我们无不感叹那马路天使的及时出现,太神奇了。师傅给我看他从老家带回来的一些古旧物品,我看到其中有一枚毛像章,拿起来看了看。师傅说“这块像章送给你吧。”

 

然后,我在店里与师傅及几位表迷哇哈哇哈了两个钟头,道别时我们相约“明年再会”。














浏览(330) (3) 评论(24)
发表评论
总共有6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