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慌兮兮  
老娘舅的山海经  
我的网络日志
非也录:马缨花儿开 (2) 2017-01-17 14:28:36

非也录:马缨花儿开 (2)


自我们两人一起苏州游后,此次去酉阳是章力和我的第二次结伴出游。火车一路西行,窗外月色朦胧。餐车内的食客们开始离开了,而我们的谈性还正浓,无意回铺睡觉,于是继续坐在那里拉呱呱,渐渐地我的眼前出现了年轻时的章靖。

 

章靖,是章力的父亲,一个儒雅的浙江汉族书生,幼时读过村里的私塾,后来又进了新式学堂。中日战争爆发时章靖正好在国民政府的盐务局里工作,随政府一起撤退到了四川重庆。那时的国民政府仍特设有盐务局,因盐巴自汉武帝时起始终是样禁榷物品,朝廷/政府控制垄断盐巴的收购和销售,税很重,是朝廷/政府的一项重要的财政来源。那时的盐巴比黄金还贵,盖因人无黄金可活,而人无盐巴则不可活。故拿住了盐巴就是一把捏住了人民的命根子,让民间难以积累财富,无力与朝廷/政府抗衡作对。

 

章靖到重庆后的任务是去各地收购盐巴并负责调度官盐的运输,乌江边的酉阳龚滩自然是章靖足迹的必到之地,因龚滩乃是个用钞票堆出来的码头镇。龚摊自古以来就是川黔湘鄂的客货中转站,自贡出的井盐自然也要在这里易手。民国时的龚滩除了有十余家大的盐号外,还有几十乃至上百家打擦边球的小盐号存在,即那个时期的“资本主义小尾巴”,小盐号打的擦边球就是私盐。章靖还有一重重要的身份是人们所不知道的,就是:章靖是中共地下党员。受党的委托,章靖往延安运私盐,解决部分八路军官兵的吃盐问题。除盐行外,民国时期这里还有多家的油行、粮行及山货行等等等,人来人往,三教九流,消息很多。章靖在收购盐巴的同时也收集情报,向中共地下党领导要人汇报。

  

就在龚滩,山间铃响马帮来里的章靖即章力的父亲遇到了章力的母亲郭丽华。章母郭丽华是土家族人,她的父亲是当地的一个土司,掌控着他辖区内的政治和盐巴。郭丽华在家行老大,既是长女又是郭土司唯一的女儿,深得宠爱,还有让郭土司喜悦的是她为家里连续带来了八个旺盛的弟弟。郭丽华的父母虽是土家族人,但也认同当时汉族人的教育制度,所以郭大小姐自小就是个认真读书的人,相片中的她透视了那教育修养和气质。我很喜欢和欣赏郭丽华那一贯的冷静的气质和详和的神态,几十年不变,正是她的神情说出了她的独特。遗像中的郭丽华,虽然服饰由旗袍换成了朴素的大襟褂子,但照片中的她仍然还是那个样,她的神情仍然是那么地闲定,她的眼光仍然是那么地从容。看着郭丽华的照片我感到一股莫名的交通:章家姆妈,我知道你的,我知道你要告诉我什么,我知道的,让我来说你想说的故事。


Image result for 龚滩古镇

今日龚滩









浏览(334) (2) 评论(9)
发表评论
鱼慌社小故事:来伯伯的肉满寺 (4完) 2017-01-09 14:24:54

鱼慌社小故事:来伯伯的肉满寺 (4完)


“真的?”涂阿姨听得入境了。

 

来伯伯又接着说:白姥姥的老公自己也开了一家私窑砖瓦厂,晚上就到我们厂里买通保安,拉两卡车的砖瓦回去当自家厂的东西卖。格两夫妻是一对的三只手贼骨精。

 

涂阿姨有很强的党性意识:“这个事情犯法的。你们厂里就没有人发觉砖瓦少了?”

 

来伯伯:“啥个犯法不犯法的。不过后来造房子用水泥预制板了,用不着砖瓦了,白姥姥的老公就马上死掉了,老公一死白姥姥就去卖皮肉了。再后来么我们砖瓦厂也倒灶了。反正是净寺重新开放后,稀奇古怪的事情就一直不断,天上落两滴毛毛雨,我窝里就有倒灌水,还有大晴天我窝里都会有水进来。格水哪里来的?奇怪呢。但是呢,只要吕洞宾到我窝里来吃酒,就一定没有倒灌水。还有只要隔壁邻居家的小孙女儿小青在家门口玩,我窝里也不会有倒灌水。”

 

涂阿姨看了一眼那块电子表:“你快点说快点说!赶快简单说说!查牧师马上要来了!你说不光就明朝再来说。”

 

来伯伯:“后来就造雷峰塔了,吕洞宾告诉我说雷峰塔造好后,净寺里有个和尚调到城里去当了佛教协会的主席,坐办公室了,不在净寺里蹲坑了。雷峰塔起了后我窝里就再没有过倒灌水,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时堂子里飘来了“我爱我家”的歌,善男信女们也跟着哼哼唧唧了起来,个个神情甚是陶醉像是吃了鸦片膏,哦,原来是查牧师到。涂阿姨对来伯伯说:“你赶快嫑再说了。你赶快走赶快走,你给我赶快走!”

 

来伯伯哭哭啼啼道:“我不认识回家的路了。还有那块饼儿你还没给我寻出来呢。”

 

涂阿姨说:“饼儿明朝再说。”

 

来伯伯坚持道:“你要帮我寻出来啊!许仙爸爸明朝就要回来了。”

 

涂阿姨:“取鱼爸爸明朝不会回来的。”

 

来伯伯:“你不是说许仙爸爸明朝要回来了?”

 

涂阿姨:“嚎臊嚎臊(赶快赶快),你嚎臊从这里的后门出去。嫑让查牧师看到你在这里。”

 

来伯伯懵懵懂懂地从盐光堂的后门来到解放路上,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这时正好小青从补习班放学路过,看见了来伯伯,就上前问:“来爷爷你在这里做啥?”

 

来伯伯说:“我在阉光堂里寻我的老婆。没寻着,不晓得她到哪里去了。”

 

小青过去拉住了来伯伯的手:“来爷爷,我们一起回家吧。”






浏览(45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非也录:马缨花儿开 (1) 2017-01-07 17:41:09

非也录:马缨花儿开 (1)

 

2017

  

傍晚时分,我和我的高中同学章力一同踏上了西行的列车,我们的目的地是四川省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是章力同学母亲的故乡,也正是五柳先生笔下的桃花源所在地。

 

上车后,我们仍然沉浸在兴奋中,去酉阳探秘我们已经计划了很久,今天终于成行。我与章力同学一直是好朋友,一直保持有联系。但最近几年间由于各种原因我们失联了,不成想的是数月前的一个早晨,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线的那头在问早安“你过得猫拧?”啊,原来是章力!一起去酉阳,这样就不猫拧了。

 

我们去了餐车,那里地方较宽敞,大声说话也无碍,而且我们还可以吃那想念了很久的餐车饭,找回记忆中那飘着猪油香的美味。我们坐定点菜后,章力打开手机:“看!这是我舅舅找到的照片。”那是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的人物是年轻时的章力父母,还有她的大哥和大姐。

 

我没见过章力的母亲本人,只见过她的遗像,但我和章力的几十年缘分却是来自她的母亲,全是她母亲的在天之灵一手牵连的。刚进高中没几天,我班上转学来了一位外校女生,她中等个子却身材奇好,轻盈的体态有着漂亮的骨骼,长比例的四肢上有一颗难能可贵的小头。不过章力的好身材我也是后来才注意到的,她那时天天穿条大军裤,脚蹬松紧鞋,美好的身材被隐藏了。我校对面是省医科大学的附属教学医院,是我省的顶级医院。章力的母亲那时正好在那里住院,所以章力为了照顾她的母亲就转学来我们中学就读。非常不幸的是,那个学期还没有结束,章力的母亲在医院里过世了。我感觉我和她的距离一下子近了很多,我的父母也常对我说:“叫你那个同学来玩。”章力同学是唯一一位由我父母出面邀请来我家玩的同学,而且我父母也同意她可以在我家过夜。我们一起吃饭,一搭儿拉呱呱。高中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寒假,我们一起去在苏州的我外公外婆家过寒假。章力的父亲给了她50元钱:“好好玩!”章力同学至今一直感激她父亲的关爱表示,因她父亲拿出50元钱让她好好玩是她想不到的事。我们搭乘了夜班京杭运河轮船去苏州,并把我们的脚踏车也随船托运。第二天一早到苏州时,外公外婆已用过早餐,见我们到来,我外婆马上去街上给我们买了8只鲜肉汤团,一人吃4只。那时还没有旅游书,我外公就给我们开了一张单子,列出我们必须去游览的景点,每天晚上告诉我们第二天去哪里玩,并介绍那里的人文历史,需要在那里看些什么。

 

缘分,乃缘分也,是缘分把我们两个毫无相似之处的人牵手到一起。章力同学会唱歌跳舞会朗诵还喜欢政治经济学,而我则很黄包车。我们两人从血型到性格,从外表到穿衣风格是风马牛地截然相反,但,我们两人在一起特别能互补各自的优缺点,特别有默契感,而且有一致的兴趣爱好,有一致的审美情趣和眼光。然而我和章力同学却还有诸多想不到的对立面,如我们的高中班主任黄康义老师和我特别地不对付,多次在课堂上对我开腔,他说我是一只资产阶级寄生虫;而我则认为黄康义老师是一根无产阶级恶屌丝。但章力同学却又与黄康义班主任有点啥亲戚关系。


 IMG_0385[1].JPG

章力的父母及大哥和大姐






浏览(610) (1) 评论(2)
发表评论
阿舅要弹三弦琴:良民罗连卓 2017-01-05 19:54:52

阿舅要弹三弦琴:良民罗连卓

 

2017-1-5

 

罗连卓是个孤儿,其爹娘去海宁观潮时,因要抢拍大潮镜头而站在风口浪尖上,很不幸地双双被潮水卷走。罗连卓那时还太小,爹娘去观潮时没有带他一起去,故捡了一条命,之后他就跟着奶奶过日子,但后来他奶奶也去世了,这下,他彻底地成了孤儿。

 

靠着希望工程和社会上一些热心肠人的接济,罗连卓勉强能上学和吃饭。转眼念到了初中一年级,罗连卓长成了一个标准的杭城美少年,隔壁的楼妈妈说“你去教堂里听听道理,可以得永生。”就这样罗连卓去了盐光堂。堂子里的主持查牧师见他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肌肤细腻如羊脂玉,因还没发身,声音纤细,甚是让人怜爱,就安排他去唱诗班里唱女声部。每当罗连卓发出那美妙的天簌之音时,堂子里坐着的爷叔大妈们就按奈不住地激动,纷纷赞道:“我亲爱的小鲜肉,感谢主。”每次罗连卓去收善款,他口袋里的善款一定是最多的。只要他走到人跟前,善男信女们就纷纷慷慨解囊,善款放进口袋时还在罗连卓的手上拍一记,嘴里喃喃道:“我的小鲜肉哦”,眼光久久地不能从罗连卓的身上移开。查牧师见他能收那么多钱,所以每次一定派罗连卓去收款。

 

每次礼拜结束后,罗连卓身边就拥了很多人,和他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并在他露出的脸上和手上捏一下。这时堂子里的保安兼会计陈世美一定来解围“你们好黯淡(安逸)了,嫑欺负罗连卓,他是我的人!” 堂子里的人都称陈世美为“陈书记”,但没人知道那书记称呼的来由,没有人考证过,反正陈世美是长得人高马大,孔武有力,下过乡,参过军,还去过北京呢,是见多识广的人嘞,在小城人的眼里他就是西奈山上的摩西。

 

岁月如流,罗连卓也快20岁了。因经济的原因,罗连卓没有去考大学,而是初中毕业后就跟了一位师傅学修电视机和各种电器,现在可以自食其力了。盐光堂里的礼拜,罗连卓还是每次必去的。但渐渐地,盐光堂里起了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有人说看见陈书记拉着罗连卓的手同进同出如老鹰伴鸽子,还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信徒说她肚子的孩子是罗连卓的孩子,还有人说看见过罗连卓和谁谁谁互通的情书。。。查牧师觉得这些流言蜚语会给盐光堂带来负能量,直接影响到人们的捐款,减少教堂的收入,就把罗连卓叫来盘问:“那些闲言碎语里说的事是真的吗?你要和我实话实说。”

 

罗连卓眼里含着泪花,连连摇头道:“当然是没有的事,绝对没有。”

 

几经审问,罗连卓都说是没有的事,查牧师也没问出更多的啥来,但盐光堂里的捐款日益减少,口袋有干瘪的倾向。最后,查牧师就对罗连卓说:“你不要再来盐光堂了。”

 

就在罗连卓离开盐光堂后不久,有个中年男人来盐光堂里大吵大闹,拳打脚踢,说她老婆最近生的第三胎小毛头和他长得一点都不像,非但不像他,还活脱脱地像极了堂子里的陈世美。那个男人说他经常要出差,他一出差,他老婆就日日夜夜地泡在盐光堂里。查牧师觉得这件事情闹大了,就叫陈世美去做亲子鉴定,澄清妖言。陈世美不去。于是查牧师就在公安局的指导下收集了陈世美用过的杯子,交给了。。。后来人们传说的版本是:亲子鉴定的结果基因记号是对上号了,与陈世美的一式一样。但公安局又说那仅仅是个概率问题,按杭州城里的人口比例来推测,有那个基因记号的人会有一千多个人,所以也不能十二分地确定那个小毛头一定就是陈世美的种子。

 

那个生小毛头的女人姓贾,名美丽,她爹爹贾老头是修卖折叠伞的,所以她从小邻居们都叫她贾阳伞。贾阳伞是计生政策时生的独生女,贾老头家的门板房子倒也蛮宽敞,所以贾阳伞结婚后,自己的小家庭就安在爹爹家里,把自己的房子出租去收房租。

 

毛头儿事件闹出来后,贾老头就问女儿:“那个毛头儿到底是哪个的伢儿?”贾阳伞一口咬定:“是罗连卓的伢儿。”贾老头就跑到盐光堂里大吵大闹,拳打脚踢:“你们教堂里介个放羊的?啊?!把罗连卓给我交出来!”

 

查牧师说:“哪个罗连卓?我们这里没有叫罗连卓的人。你说的人我们不认识的。”贾老头这时还要大吵大闹,拳打脚踢,查牧师喊:“保安。”陈世美来了,将贾老头一把拖出盐光堂去,朝贾老头的脸上重重地打了好几个拳脚,贾老头只好捂着已肿得如猪头般的脸回家去了。

 

光阴似箭,又过了一年多。那天晚上,贾记阳伞铺隔壁的赵老头在家吃香烟(抽烟),但赵老头吃香烟吃到一半睡着了,起了火。那一带的房子都是老式木板房子,而且贾老头家里还有那么多的阳伞,火势一下子就窜了上去。熊熊的大火蔓延着,吸引了很多的人来观望火烧,人们坚信观火烧是件一辈子都难得一遇的事情,好看啊,太好看了。人们看到赵老头逃出来了,贾老头逃出来了,贾阳伞也逃出来了。。。贾阳伞的老公正在外地出差,不在家。这时听到贾阳伞喊:“毛头儿呢?我的毛头儿呢???我的毛头儿还在房间里睡觉呢!!!”

 

观火群众中有好心人已打了110 但救火车到现在还没来。贾阳伞要冲进去救小宝宝,但几次都被贾老头拦住了:“火太大,危险!房子马上要塌了!”这时贾阳伞几乎要疯掉了,贾老头在那里骂骂咧咧着。。。陈世美也来了,一看那火势,止步了。这时,有一个人高喊一声:“主啊,保佑我!”就冲进了火海。这时人们看清了,冲进去的人正是罗连卓,火光中的他仍然是那么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肌肤细腻如羊脂玉。这时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道:“格伢儿一定是他的!不是亲爹介大的火哪个会进去救伢儿啊?他们自家家里人都没人进去救伢儿呢。到底是父子情深亲骨肉啊!”

 

刹那间,人声又鼎沸了,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啊!快看快看!”只见罗连卓怀里抱着小毛头,披头散发地在往外冲来。就在这时,房梁断了,房子顷刻塌了,顿时就不见了罗连卓的身影。人群“啊?!”地一声后,安静了,安静了。。。这时有个东西滚落了出来,正好落在贾阳伞的脚边,贾阳伞抱起来一看,正是自己的小毛头,还毫发无损,贾阳伞口里不禁念叨:“感谢主!”

 

这时救火车终于来了,消防员往火墟上浇水,火势大致是灭了,围观群众也开始有点散去了。贾阳伞突然想起了罗连卓,对消防员喊道:“同志同志,哥哥哥哥!罗连卓还在里面呢!赶快找!!!”后来罗连卓被找到了,但已气若游丝,美好的面庞已被烧得一点都认不出来了。

 

这时救护车也来了,把罗连卓送进了第一人民医院的急诊科,陈世美也随后到了那里。急诊科医生大声嚷嚷问:“谁是家属?!谁是家属?!要签字!”等了许久也没有人应声。陈世美走了过去:“我签字吧。”医生问:“你是她的什么人?你先去交钱再来签字。”

 

陈世美问:“要交多少钱?”

 

医生答:“你先去交个8000元再说。没有钱没有签字我们是不能抢救的。”

 

陈世美说:“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先少交点,明天再补,一定补上。行吗?你们先救人可以吗?

 

医生说:“你可以刷卡的。你快去交钱!

 

陈世美在收银处交了钱,回到急诊科来在家属同意书上签字。这时医生又问了:“你是她的什么人?”陈世美答道:“我什么人都不是,只是刚好路过那里。”这时陈世美看到那同意书上在罗连卓的性别一栏里写的是“女”,急忙问医生:“他怎么是女的?你们搞错人了吧?!”医生答道:“我们没有搞错,是女的,衣服我们已经剪开了。”说话的医生随手拿走了那份家属同意书:“你不是家属,不能签字。不过她根本没有存活的希望。”陈世美又问:“啊?救不活了?那我交的钱呢?能退吧?”那医生理都没理他,径自往里走去了。

 

来年春天,盐光堂里不知是谁又想起了罗连卓,就问:“罗连卓现在怎么样了?好久没有他的消息了。”有人答道:“她死了。”


又有人问:“真的?他是怎么死的?你肯定罗连卓死了?”

 

答曰:“不知道。”




浏览(250) (1) 评论(3)
发表评论
鱼慌社小故事:来伯伯的肉满寺 (3) 2017-01-04 21:03:28

鱼慌社小故事:来伯伯的肉满寺 (3)


涂阿姨催促来伯伯赶快接着往下讲:“你赶快说,等歇有人来了你再说这些就不好了,查牧师听到你说这些是肯定要骂你的。”

 

落日的余辉从窗子里射了进来,在来伯伯两只浑浊的死鱼样眼睛里泛照出了一丝光芒:“就在来年过盂兰盆会时砖瓦厂的工会组织我们去汤谷的大池里放生,我就拿了那只我养的巴西乌龟精去放生。那只乌龟精是我从小养大的,但一直关在玻璃缸里,我想想应该要积德,还是把它放了。到了汤谷,那棵扶桑大树下已经有不不少少(不老少)的人了,我看见吕洞宾也在那里。他看见我后就从胸袋里摸出那粒我吐出来的乌鸡白凤丸同我说‘给乌龟精放生吧。’我就把乌龟精放进大池里去,吕洞宾拿了那粒乌鸡白凤丸要去喂乌龟精。但哪里晓得啊,站在我旁边的超山白姥姥一记头窜了出去,一把抢走了那粒乌鸡白凤丸,马上一口吞了下去。格手脚太快了,唉哟,那个白姥姥还是我们厂里的同事唉,大家都认识的,她介个同我的乌龟精抢东西吃呢?”

 

来伯伯沉默了,似乎在努力回忆着什么。涂阿姨又催了:“你赶快说唉,我马上去要去给堂子里的人烧夜饭了。”

 

来伯伯说:“你先给我点水吃吃,我嘴巴干煞了。”涂阿姨这才给来伯伯倒了一杯白水。

 

来伯伯接过杯子喝了口水后,又接着往下说:“后来人家告诉我,我放掉的那只乌龟精没多少辰光就在大池里死掉了,好像是汰浴(洗澡)都没汰透就死掉了。还有人说那只乌龟精后来投胎做了人,做了和尚,就在寺。”




浏览(31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