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猪八戒的黑板报  
热诚关爱每一份友谊,沐浴轻松网络世界  
        http://blog.creaders.net/u/765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老子《道德经》第七十章 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 2018-08-09 12:18:39

老子《道德经》第七十章  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

天下莫能知,莫能行。

言有宗,事有君,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

知我者希,则我者贵。

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


主旨:本章虽然不到50个字,但所传达的信息可以说巨大,信息级别极其核心。2500年前从老子口中说出来的话,在老子五百年之后,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原话,又从一个叫耶稣的人口里说了出来。仅从这个简单的50个字里面,已经足以让进入道里边的人得胜有余了。

首先,概括了道的特征是属灵。处在形而上的空间里。道理极其简单明了,但信之不易。像“起初,神创造天地。” 就是这么简单明了,就是绝大部分的人不能信。但能信的人有福了。

其次,讲道的来源。“言有宗,事有君”。这个源就是那宗,那君。关键仍然是先信,再认识这个源。也是说来容易行出来难。

再次,讲了道这么难以明了的原因:因为你们不认识道源,不认识差我来的那位,所以不明白我的话,不认识我。

又讲了这个道对世人的价值在哪里。毕竟道不是一个大众流行级别的信息。很少有人能明白。能与这个道认识相交的,道便赏赐他们权柄与丰富。并且可以做道的儿子,住在道里面。

那么生活中,道有可能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道就像一条破旧的麻袋,里面却是价值连城的珠宝。

想要吗?那我们就一道来叩门寻找。通过本篇,你可能获得从道而来的光,寻得宝藏。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

这一句话说的是大道易简,明了且易守。

“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不仅不用花钱,连门都不必出,就能够明白道并与之沟通。容易不容易呢?新约对人的要求极简单,只要做到“爱神爱人”就可以了。先爱神,你便从神得亮光,得力量,再爱其他人便水到渠成。你会一点负担都没有,想不爱人都难。因为神用爱把你充满了,你的爱满溢四溅,不仅恨不起来,不爱都没办法。

天下莫能知,莫能行。

如此简单,世人竟不能明白,更行不出来 。

老子自信肯定的口气,看来不是出自人之口,应该是道本身的叹息。这句话也显示出老子不是第一次传道,而是传了许久了。而相信的聊聊,才会这么说。所以《道德经》的不同版本,可能就是不同时期的经文稿。还是那句话,“起初,神创造天地。” 让人相信都那么难,毕竟天地的创造在许多许多年之前。地球上大概没有人曾经历过,你又让人怎么去相信呢?如何又能证明这是正确的呢?

答:你用脑,眼,耳等有形感觉器官已经不行了。人除非得到一个特殊的感受器,否则就不能看见并接受。这个感受器官是心,当道住进你心里的时候,你就能看得见,听得明《道德经》在说什么了。

言有宗,事有君,

犹太版道德经中的耶稣说的更明白: “因为我没有凭着自己 讲,惟有差我来的父已经给我命令,叫我说甚麽,讲甚麽。”耶稣又说:“ 我對你們所說的話, 不是憑著自己說的,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父做他自己的事。”

这个宗,这个君就是耶稣称为父的上帝。上帝的灵在耶稣里面说话行事。老子的角色就是那个为道所用的传道者的角色。诚如老子说:“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老子不是道,但为道所用。

而耶稣就不同了,虽然耶稣也在传道,但耶稣本身就是那道。形象比喻,老子是火炉的散热片,近之可以取暖;但耶稣就是炉中的炭火,近之也可以取暖,却也是那热的本源。也如耶稣自己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约翰福音记载:“太初有道, 道与神同在, 道就是神。 这道太初与神同在。 万物是藉着他造的; 凡被造的, 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 不仅说出了道与神的关系,也说了道是万物之母。

耶稣称在他里面的道为父,老子也称道为天地之母。因为没有道不仅没有我们,连我们的父母也不会有。我们的父母在生我们之前,连男孩女孩都不知道,但道精准地给我们的DNA排序。说‘道通过我们的父母生了我们’,似乎更贴切。

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

只是你们不了解那宗,不认识那君,所以你们也就不能明白我说的话,也就不认识我。

不,表达否定的意思。不我知,就是不能明白我的道,或不认识我。耶稣说:“他们这样行,是因未曾认识父,也未曾认识我。”也就是说,当一个人把道源否定之后,他就否定了从这个源所出的道。认识道,也就认识了道源。认识了道源,也可以认识道。

而道本身像一个人一样,是活的。他可以选择进入你心,或不进去。他如果不进去的话,那你可能一句都听不进去。对你来说道就是不着边际的话。

但不要灰心,耶稣又说:“因为凡祈求的,就得到,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 既然道许诺如是,我们虚心祈求,叩门不止,就必定能得到他。道是信实的,依着道的许诺向他求,就可得着。

旧约中道藉先知耶利米说:“我要赐他们认识我的心, 知道我是耶和华。 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我要作他们的神, 因为他们要一心归向我。”道的意思很明显,谁想要一心归向他,道就赐谁认识道的心。

鉴于此,咱们表态也毫不含糊:我们坚决归向道!坚决!坚决!

知我者希,则我者贵。

能够认识我所传的道的人很少。那认识道并遵道而行的,道必赐给他尊贵荣耀。道能给予的,是你没见过,没想过的。远美过你在世上所追求的。

耶稣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 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又说:“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 這人就是愛我的; 愛我的必蒙我父愛他, 我也要愛他, 並且要向他顯現。” 道一但向谁显现,谁就会明白并得力。

的确,信且遵道而行的,仅这些好处已远超世人所思所想。再具体一点,耶酥又说:“  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而且要做比這些更大的事。”  

耶稣做过什么呢?创造天地众星时,耶稣固然亲力而为。在地球上他让死人复活,海浪平息,影响世界走向及结局...。希望那些对国家民族心中有负担的人,能因出自道的话得着亮光。

从肉眼上看,完全与耶稣合一的人,他对世界国家民族的影响可能大于2000年前耶稣所做的。但这绝不是当下人的能力及功劳,乃是住在该人里面的耶稣的功劳。不是你在做,而是里面的耶稣做。又一次印证了“无为而无不为”的真理。人能虚己承道,让住在里面的道去做,还有什么事办不到呢?但要虚己到如刍狗的级别。要让我们的每一言每一行均出自道,而非肉体的我。

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

圣人心在天域,超然物外。低调内秀固然是他们的特征。更重要的是,每一个圣人都是一个不起眼的,却是上接于天,能量巨大的加油站,聚宝盆。最好最宝贵的礼物,上帝偏偏使用平凡廉价的包装。

在耶稣那个时代,他教导门徒也是这个原则。行了奇事,不要门徒张扬。用五饼二鱼喂饱5000人之后,百姓追着他拥戴他当王。但耶稣断然拒绝了。他不是不爱百姓,但他知道用追求“长期饭票”的方法,是追求不到天国的。耶稣期望百姓能用心灵诚实去寻找真道。希望百姓穿过世俗的物质诱惑,去寻得那上好的家乡——天国。

我们寻道时可要看仔细了,抓住“叩门,就给他开门”的应许,竭力寻求,叩门不止。务要得道进入。俺要得不了道,天国里谁也别想睡觉。

历史上中国人得道者很少,主要是不得其门而入。当你谦卑地敞开自己的心,呼求耶稣进入你的心时,他就会进入。有了属灵的耶稣进入你的心里,你就得道了。当你与这个道频繁互动,尊道并按照道的要求去行,道便会向你显现。赐你智慧与能力。这个宝藏咱也就有分了。

总结:道虽易简易行,但没有道这个灵对你光照,你就很难明白。没有道的内住,你很难去行。《道德经》中的道可不是老子自己的发明与感慨,而是根源于天。当人们看不见《道德经》是天赐绝对真理时,他们就自绝于这个至宝的道。能认识道的人很少很少,凡认识道并能守道的,道便赐他们智慧,权柄与荣耀。

而道作为天与人的接驳口——中保,就成了我们登天回天家的路。当我们诚心去寻求道并追求道的圣洁 时,道也乐意亲近我们。道盼望接我们进入他的家,并在我们内心与我们同住。我们的心便成了道的圣殿。道在我里面,我也活出来了道的公义与大能。





浏览(174) (0) 评论(3)
发表评论
老子《道德经》第69章 抗兵相加哀者胜—军事篇之二 2018-08-09 12:16:43

老子《道德经》第69章  抗兵相加哀者胜—军事篇之二


用兵有言: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是谓行无行;攘无臂;扔无敌;执无兵。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故抗兵相加,哀者胜矣。


主旨: 如河上公言,“用兵当承天而后动”,天即道。道既是天下的主人,同样也是战争中的主导者。本篇中的主与客,主要是指道为主,我为客。而与对手的关系放后面。我们凡事随道而行,尊道为大。要从交战双方主客的框架里跳出来。


河上公的意思是先承天,然后再行动。也就是说看道的旨意和命令,然后遵命而行。忌讳的就是我们骄傲,凭血气而抢到道了前面去。


犹太版道德经中说,耶和华是元帅,我们要跟进,不要抢先自己做元帅。而把道—-耶和华,当成作战的武器与工具。恰恰相反,道是元帅,我们是工具。


因为道的公义性,他永远站在合道的,正义的一方。战前要仔细向道求证,自己是不是站在道的一边,不然的话打了半天才发现,道在对手那里,岂不悲惨?


犹太版道德经记载:“約書亞靠近耶利哥的時候,舉目觀看,不料,有一個人手裡有拔出來的刀,對面站立。約書亞到他那裡,問他說:「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 他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做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就俯伏在地下拜,說:「我主有什麼話吩咐僕人?」 耶和華軍隊的元帥對約書亞說:「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的地方是聖的。」約書亞就照著行了。”


约书亚明白之后立即从元帅位置后退归队,听耶和华派来的元帅之命。我们看到作为摩西的继承人约书亚,战前仍要求问上帝的意思,避免站到上帝的对立面上。我们从约书亚的不确定提问方式看,上帝有可能站在你的对头一边。如果你的对头是合道的正义方。而从上帝而来的那提刀使者,回答更不含糊。上帝在战争中处主人的位置,即元帅。你们交战双方可以站在道的一边,而不是道被你们用作工具。


这就是《道德经》用兵的大前提:顺道者昌,逆道者亡。天道无亲,常与有道者伍。


用兵有言: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


老子提合道的用兵原则是:我们不敢在战争上做主人,而是尊道为大,让道来主导,我们做道的跟随者。既然是跟随,就不能跑的道的前面去“进寸”,而是“退尺”行在道的后面。这一句话敲定了战争中我方当守的角色。唯道的马首是瞻,跟在后面。


南北战争中,林肯曾拒绝为一场战斗的得胜祷告,他的解释是:“我所关心的并不是神是否站在我们这一边,我最关心的是,我们是否站在神那边,因为只有神才是那带领者,只有他才是永远正确的。” 我们看,也只有尊道为大的人才说得出这样的话。


是谓行无行;攘无臂;扔无敌;执无兵。


既然道是战争中的主人,而且永远代表正义方,如果我们尊道为大的话,那就只剩下无条件跟从的份了。

所以我们行道所行;

紧紧抓住道的手臂不放;

去攻击道的敌人;

我们所借用的力量也是出于道。


无,即无形的道。扔无敌——我们攻击的是道的敌人,却不一定是我们的对手。如果道的敌人在我们的心里,我们仍要攻击。这里的攻击就是属灵的征战,用作为圣灵的道去攻击我们内心的恶魔,贪欲,骄傲等,以净化我们的心灵,寻求与道为一。这个借用圣灵去征战,就是—-执无兵。


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


取祸之道就是轻敌冒进,如果你紧跟着道这个元帅征战,就很难有机会轻敌。一旦出现轻敌,就是你骄傲,凭血气跑到了道的前面。就可能偏离道的旨意,而发生离道悖逆的行为,则“几丧吾宝”。宝,就是道。


故抗兵相若,哀者胜矣。


显性实力相近的两军争战,谁哀告耶和华,谁合于道,谁就得胜。


毕竟,战争的胜负取决于道。在这个层面看,并无偶然可言。见有形而不见无形,会有许多偶然。能把视角放在道上,前因后果都清楚了。合道的胜,因为道那无形的手,可以挫败任何强权。谁可以与那个摘北极星如摘桃子一般的道比肌肉呢?所以“哀告道者胜”是必然。


总结:道是天下主人,在战争中仍然是主人,是元帅。我们是跟随者,不要抢着作主人。我们要用道的大能,去攻击道所厌恶的敌人。警醒的是,这个敌人可能在我们心里。如果是,要照样攻击。我们是寻求在灵层面与道合一,而不是姑息来自世俗的不合道义的属世的利益。当然,不是要自杀,而是要以道的公义圣洁去净化我们的心灵,达到与道更密切,更合一的地步。如此行,我们就能在所有的征战中获胜。


(May 16,2018. Tim’s of Sutton Ontario)






























浏览(14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老子《道德经》第68章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战争篇1 2018-08-09 12:14:07

老子《道德经》第68章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战争篇1)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

善胜敌者不与;善用人者为之下。

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

是谓配天,古之极。


主旨:本章与下一章都是重点讲战争的。出自《道德经》的战争篇章,就一定要放带道的视角,道的大框架下去解读 。

首先天下的主人是道,道是天下的创造者,法律制定者。也是维护者,执法者。战争这样的大事岂能与道没有关系?

显性的战争是属灵争战的延续,从看不见的形而上,延续到了世俗的形而下。也就是说,灵界处理好了,显性征战是可以得胜,或避免的。之所以有伤亡战争,不是因为道无能为力,而是人心机巧奸恶,被属世肉体的骄傲,贪欲所辖制,被魔鬼邪恶势力所利用,是离道悖逆的恶果。邪恶势力可能是敌方,也可能在自己心里。在道里面,敌人如果在你心里,但表现出来的是有形的你挨打失败。

其次,道是公义的。天网恢恢,奖善惩恶,没有差错。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如能行道上,自然被道支持,护佑。悖逆而行,则失败发生于战争之前。

所以,如想当常胜君王,尊道进道是关键。诚如犹太版道德经云:“耶和华使人得胜不是用刀用枪,因为战争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作为与道为一的耶和华,是公义与真理的化身。谁行公义真理,他就判谁是得胜方。

权柄实力可以除掉敌人;

恩慈真理,可以除掉人的敌意。

如果把人对你的敌意去除之后,哪里还有你的敌人呢?而恩慈真理的实质就是道。只有与道相合,你才能化敌为友,得胜于战争之先。

一如河上公云:“善以道胜敌者,附近以仁,来远以德,不与敌争,而敌自服也。” 与道相通,人的仁德才有不竭的供应。化天下者,必须要有道的大爱。没有与道相联,便无从谈起了。

道理懂了,接下来是如何进道的问题。从为什么,到怎么办,是老子《道德经》的目的。

还有一种敌人是道的敌人,就是魔鬼。仅这样说可能太抽象,无法辨别是不是来自魔鬼。当你发现一些罪案从头到尾没有受益人时,就要考虑魔鬼。比如,以损人不利己的破坏为乐,如杀人,伤害人为乐等,这些人也不是受宜方,不仅被社会摒弃,也随时可能有牢狱之灾。这里那唯一受益方就是魔鬼。魔鬼就是要破坏道了工作。对付魔鬼更是非道不能战胜。法律刑法解决不了,魔鬼在暗处使坏(灵层面),法律在明处杀这些被魔鬼利用的人。杀犯人再多,也伤害不到邪灵魔鬼。这就必须要用属灵的道去施治了,要用道在人心层面施治。

大前提大纲有了,我们再逐句朝下看。

善为士者不武;

尊道为大的君王不尚武。

虽说是士多指元帅将军,但没有那国的元帅将军有发动战争的权力。所以这里的士指君王。善,尊道即为善。道是那宇宙间唯一可称为善者。如道的化身耶稣说:“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

老子想说的是:尚武尚强不足以卫国。

战争的问题,可以不用战争的方式去解决。战争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说政治外交解决,仍流于肤浅。要在道的原则下去解决,在形而上的层次找原因,战争可能是有罪当罚。

善战者不怒;

战与不战,判断有属道的标准,也可能会有道的实时指导。但要避免因属肉体的情绪,个人好恶,骄傲嫉妒等触发战争。“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 要勒住自己的心,闭严自己的嘴。被他人言语激怒,就是被恶胜过了。

善胜敌者不与;

能不能战胜对方,决定因素不是我方 vs 对方,而是我方 vs 道。与对方力量比较,不是致胜决定性因素。我们与道的关系才是决定因素。想常胜的话,眼光盯紧道,而不是对手。不与,就是不与对手争高下。因为裁判员是道,要以道的比赛规则行事才能赢。

要坚决与悖逆道的一方划清界线,就是不从他们的计谋,不以他们的逻辑,不要他们的利益,不为对方同化。我们是唯道是从。这个裁判员是会下手击打有罪方的,不是甩手不管。

善用人者为之下,

在道的原则下借力,要虚己谦下。对人要如此,对道更是如此。你如果凭自己的力量并骄傲,你就离道了。离道判道,再强大也会给道击溃。毕竟,道在哪方,哪一方胜。面对大道,我们永远是跟随者。当人有轻逆之心时,离滑铁卢就不远了。

许多的时候,敌人魔鬼不在对手那里,而在自己心里。要时常来到道面前,以求道的帮助矫正。否则自己可能就被邪恶势力利用,成了道击打的对象,那就没有胜算的可能了。汉文帝的老师河上公说:“善以道战者,禁邪于胸心。”很大部分的情况恶在己心。可见尊道并与道合一,在战争方面的重要性。自己合道,战争次数先少了一半。如果对方处在邪恶势力的位置上,那他就是道的敌人,自己找死。

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

既然战争开打,不争也得争了。这里的不争之德有两层意思。一是不要因为自己的贪心,而争形而下的物质财富。这是道恨恶的。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不要与道相争。不要与道争先,不要与道争功。尊道顺道,做个顺服的跟随着,于己于国都是最佳状态。

而“用人之力”主要说的也是借用道的力量。谦下顺服于道,自有道帮我们征战。君王在道中,则民力为君所用。君王悖道,则天下皆敌。

是谓配天,古之极。

这就是合道,是人君能做到的正确极限了。从创世以来合道就是最正确的选择,是百姓及人君的蓬勃生路。

这一句话是点题,人君面对战争或潜在战争,能做到的最好的就是“配天”,也就是合于道。古之极,就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好选择了。

总结:战争的根源是背离了大道。远离大道时,人心会被贪欲,骄傲驱使,,容易被灵界邪恶势力把你当作工具利用。当我方合道顺道时,邪恶势力是不可能战胜我们的。毕竟天下是道的天下。天下的战争也不是世俗之人能力范围内的事。一只麻雀落在地上都要有道的许可,战争的胜负道更会精准公平掌控。

所以,世俗君王争的是自己合于道,而不是霸道。


(May 15,2018. Tim’s of Sutton Ontario)






浏览(17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老子《道德经》第67章 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2018-08-09 12:12:02

老子《道德经》第67章 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天下皆谓我道大,似不肖。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细也夫!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主旨:本章讲道的特征。讲人面对道的宏大与不可把握的情况之下,如何去回应。

架构上看,前三句讲了道的至大,人不可能完全把握,不可能识透。因为道是宇宙的创造者,小小宇宙一隅我们尚不能识透,更何况他们的创造者呢。但接下来说,虽然道的大,道的深,远超过我们的思考上限,但还是有章可循的。如果道是没有生命的大自然,那就只能靠人类的科技进步了。可喜的是道有生命,道时刻关注他创造的人类,并通过先知降经引导,且供应养育着人类。道也要启示人类去认识道自己。所以有了老子的《道德经》和犹太版道德经。


在这个道与人的框架章节里,老子说的“三宝”必定有着非同寻常的含义。应该有着基石的地位,类似于“十戒”在犹太版道德经中的地位。这“慈,俭和不敢为天下先”究竟隐藏着什么重大意义?让我们走近老子《道德经》的六十七章去看看。


天下皆谓我道大,似不肖。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细也夫!

天下的人都说我传的道太大,太玄,似乎无法把握。因为道实在太大了,所以感觉无法把握。如果可以把握的话,时间一久道也就不再神秘,不再大了。

因为道属灵的特性,弥于宇宙,贯于万物。天是他的座位,地是他的脚蹬。道大有能力,可创造天地万有。说有,万物就产生;说无,万物就消亡。虽远在天边,却能察见每一个人的细微动作。道对每一个人的记录,从人在娘胎里就开始了。我们的DNA排序不也是出自道之手吗?所以说人寻找道是无法下手,找不到的,只可以是道来找人。当人能进入道中,不是说人多牛,找到了道,而是说幸运被道得着。类似,母亲把婴孩放在上万人的闹市上,母婴的重逢肯定是母亲主动找孩子,而不是婴孩有本领把母亲找到。

如果我们渴望道,该怎么办呢?学婴孩,我们向上帝哭喊,让道来找我们。


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我这里有自道而来的三个宝贝,你们要领受他们,并永远持有他们。第一是“爱”;第二是要单单仰望道,不可淫于物。第三是完全顺服于道,不要自作主张,不要行于道之外,或行于道之先。就是要学会跟从。

慈,就是爱,这是道最根本的要求。如果不与道相联,世人是不可能行出来的。因为爱是物质的,是很容易消耗用尽的。所以世俗之爱就是等价交换。世人如果付出了爱而得不到回报,就会变得苦毒刻薄。小范围交换尚可,但面对天下人,要付出爱可就难了。你就是浑身是铁,又能捻几根针?把爱当成态度的话,就眼瞎不能见真理了。

可喜的是道的本质是爱,一旦你能与道相联,从你而出的爱将如江河涌流,永不枯竭。耶稣说,谁能接受道“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就是这个意思.

仅从这一点看,要面对天下人,先要与天下的主人——道合一。不然的话累死也不行。

“俭”说的是圣人对物与道的态度。这个物就是被造的有形的世界,道是希望从天而来,做客旅于地的,仍然要回天家的人,对于身外之物来说,能够养生即可,不可奢华,不可沉湎其中.

道拣选的人是属于道的,与世俗分别出来,而单单归道拥有,就叫分别为圣。这个“俭”字就要求:由天差派来的人,在信仰上要单单仰望大道,不可流于人造的偶像或邪灵,在物质需要上有最低的标准就可以了。

俭的反面就是被物缠绕,求肉体享受奢华,而轻视了更重要的内在,即灵的层面。甚至瞎了眼,硬了心,对道呼唤不能回应。把道混于被造物而找不到回天家的路。而天上是永生,地上是死。这三宝,就如同父母对将要出远门的孩子的谆谆教导。


不敢为天下先,

不要行在道的前面,也不可为了彰显自己,而在世人面前出风头。这句话的旨意是,告诫人要懂得顺服跟从,不要自作主张行在道之外,道之前,是对有道之人说的。

道在人心中之后,里面便会有道的声音与属肉体属世界的声音,当人为世俗肉体驱使时,就可能忽略道的声音,而凭血气行事。就可能不再紧跟大道,而是自行其是,行在道的命令之外。

当人惯常自行其是,知道有道却硬着心忽略时,道将缄默不言。而该人几乎是必死之路。犹太版道德经中,当扫罗王轻视上帝,独断专行,先知记载说,“那时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 当扫罗背上帝弃绝,被敌人杀死,尸体钉在了城墙上。我们能体会到:在父亲角色的道,面对亲情与公义时,何等地挣扎与痛苦不堪。因为他拣选了扫罗,又不得不杀他。


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

慈爱便能勇猛无敌。超然世俗,单单仰望道时,道便扩广你的影响力,扩广疆域。能顺服跟从大道时,就会被道使用,可参与管理道的产业——天下。

当明白道的本质是爱,是爱的根源。所以当人仁慈厚爱,便是与道联合紧密的标志。当道在人心中协助抗击外敌时,其勇与大能无可比拟。当人注重内心的道,而非身外之物时,将成为道合用的器皿。你的灵魂境界首先高远,然后是你的事业与疆域高远。当人能凡事征求道的意见,紧紧跟从,而不离道抢先时,道将降之以大任。

上帝拣选大卫王时说:“我寻得耶西的儿子大卫,他是合我心意的人,凡事要遵行我的旨意。” 就是说大卫在上帝面前“不敢为天下先”,不敢逞能先跑,而是唯道是从。


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

如今世人不追求慈爱,而是尚武争斗。舍弃了单单仰望大道,而走向所谓的“信仰多元化”。不能够超然物外,并使自己分别于物,且归道为圣。而是追求奢华,把被造物作为自己的目标。舍弃了顺服跟从道,而是行于道外,跑在道之先。这是一个背道取死之路啊。

《道德经》成书年代,与《孙子兵法》成书年代大至相诺。大道已隐去,与爱的源头断绝。各诸侯国尚勇争强。让我们引以为豪的“百家争鸣”,应当是“舍俭且广”的一个反面例证。道是宇宙间的光与真理,具有唯一性。百家学说虽热闹非凡,却没有人能够明白道的本意。百家属人本,没有人能明白神本的《道德经》。百家虽多,也不过是瞎子摸象。既不能给那个社会带来正效应,也于大道无补。老子在第81章中说,“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 可理解为对于道外百家的态度,即“舍俭且广”。

既然大家不明白大道,眼中无道,也就没有先听道而后行的自觉性。骄傲的世人却是争强好胜,行于道之外,行在道之先,即“舍后且先”。既然不在道上,衰亡也就没了悬念——死矣!


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老子在这里强调,慈是三宝中的重中之重,只要有慈爱,就会战必胜,守必固。更强调天要救谁,赐之以慈即可。

慈爱是众德之首,犹太版道德经表达了完全一样的意思。当道的化身——耶稣来到人间,把所有律法也是简化成了一个“爱”字,即爱神爱人。因为神或道是爱的源头,是必须先爱的,然后才有能力去爱他人。耶稣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

总结:本章说的“慈,俭,不敢为天下先”这三宝,是老子《道德经》的基石。这三宝在《道德经》里的地位,相当于“十戒”在犹太版道德经中的地位。值得强调一下的是,慈是双向的,先爱道,再爱人。俭字的意义,更注重道的至高性,唯一性和排他性。相当于“除了我(耶和华)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












浏览(14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老子《道德经》第六十六章 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2018-07-17 12:35:58


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是以圣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主旨:对于君王来讲,对道要有顺服的态度,对百姓要有谦下的态度。对道无我的顺服,才可以成为圣人,也才会被道护佑引领,才配得君位。对百姓尊重谦下不争利,并待之以道,授之以道,百姓方能乐推而不厌。


“不争之争”不是态度,而是一种素质,是道本身的要求。其中没有丝毫谋略的意味。当人完全顺服于道之后,不争之争将是一种属天层次的自然流露。


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


江海因为最低,故能容最丰富的水,而达到最深。最根本的是能守低,是他成为百谷之王的原因。海倒空自己则可以被水充满,人能倒空自己,则可以被道充满。“倒空”一词大有深意。可以把自己倒空到完全无我的地步,那时便是凡事道做主,而自己仅仅是一个容器。容器价值表现就是里面的水,即里面的道。所以人虽虚己如刍狗,价值聊聊,但里面是创造天地万物的道,价值无限,虽刍狗却能行大事。


倒空这个过程,就是对自己损之又损的过程。犹太版道德经干脆说:把肉体的老我钉在十字架上,以道镇之,确保老我死亡。随之而来的就是基督的灵内住,也就是道内住。从而我将不再是我,而是道的化身——基督。也就是人谦下之后被道充满,而表现出来的,是道的智慧与能力。


所以谦下有两个层次。上对道谦下无我,则被道充满,被道使用。下对众人百姓谦下,持有服侍之心,是道的要求。对人如不能谦下,道也将离开你。


是以圣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


“上民”讲的是处高位治理天下;“先民”讲的是处前以引领天下,作倡导,先导,领头羊。


有道君王,或圣人的处上,本是秉道而来,是奉上苍之命来引领服侍百姓。本不是为了彰显自己,渔利百姓。圣人能先民,有先民的资格与能力。必是因着道,从形而上看问题。故圣人的视野是道的视野,而不是形而下的功名利禄。


在这个道的背景之下,圣人在高位能够做到对百姓:言语上尊重不欺,行为上处后而不争利。行事以道为准则。


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


所以,圣人处君位时百姓得帮助。前面有圣人带领,因为方向正确,行在道中,是处于一个无往而不胜的状态,是一个得胜的生命。更不用说圣人去与世俗争利了。这样的君王必是人神共推的理想人选。


道要培养君王,会把他们的视野从世俗拉到天上。世俗的功名利禄对他们而言,没有什么吸引力。道会把世俗看重的东西,从他们身上,心上全然剥去。诚如犹太版道德经中:“耶和华对亚伦说,你在以色列人的境内,不可有产业,在他们中间也不可有分。我就是你的分,是你的产业。” 这可是那位造天造地的道说的,必有巨大的能力蕴藏其中。因此圣人对自己的要求不是快乐(happy),而是圣洁(holly)。这个圣洁就是自己全然归道拥有,是道手中的工具。当一个人如此要求自己时,道会找你。


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从上文一路走过来分析,圣人难以与世俗的人相争,功名利禄只是他们的累赘。正如雄鹰不与燕雀争一枝,争一虫。外形都是人,但灵魂确定他们的生命全然的不同。虽然圣人不与世俗争什么,但天下是道所有,道把圣人从天下拉到天上。所以圣人的份,天下之人也是无法企及的。这里不争之争说的是天道,与技巧谋略毫不相干。谋略的层次远在大道之下。


圣人的“不争”不同于软弱,因为大道的圣洁公义,决定了圣人必须以守圣洁,行公义作为行事准则,他们也必不能容许污秽罪恶的肆虐。把在位圣人当成老好人,和事佬的想法,肯定是天方夜谭。他们是持有来自道的权柄,必将以公义,圣洁为目标,治理社会。“因为他是神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地佩剑。”


总结:不争之争是道的常德。先求道,而后有不争之德。把你的心灵浸在大道之中,大道将使之圣洁,使之辽阔能容。当道对一个人如此炼净的时候,他将会圣化归道。他的就位得天下,也将是从天上而来。那种把不争之争当谋略技巧去学的人,白白浪费了光阴。当你以“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信念读书时,道与国均将与你无缘。你把被造物,有形的当成你的最高目标,那形而上你连见连明白的缘分也没有。























浏览(159)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8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