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格致夫的博客
  格物致知,嗯,挺爱干的活儿!
网络日志正文
如何纪念刘晓波 被永恒的偶像? 2017-07-13 09:34:06

格致夫:如何纪念刘晓波  被永恒的偶像?


刚刚看到消息,闻名世界的中国著名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几小时前走完了他61年不平凡的人生之路!


在这个特殊时刻,除了不可或缺的哀思,除了无需成本的颂扬,如果不对“刘晓波”这三个字诉诸于情绪化表达,而是仍不放弃客观和冷静,那么,讨人嫌或许就是难免的——至少对某些情绪主导者而言。


但无论如何,在笔者看来,对刘晓波先生最大的尊敬之一,某过于说真话!说真话正是刘晓波之所以是刘晓波,之所以是中国最著名异见人士,之所以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关键原因!


对这一点,刘博士本人曾有一个表述:“我在国外很深的一点体会是,想做一个真实的人,上天给了你不同于别人的天赋,你能把它贯彻到底。这就是一个彻底的人。做这种人不仅在中国,就是在西方一样需要勇气和智慧,人类的不少弱点是共同的,只不过中国人把它发展到他妈的没法再“操蛋”的地步。” 


因此,如果有人不想让弘扬刘晓波精神,向刘晓波学习……诸如此类的良好愿望变成一句空话,就对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从说真话开始吧。


全面肯定一个人,将其偶像化,无异于另一种高级黑!对刘晓波先生最好的纪念方式之一,莫过于不受情绪左右,一分为二地看待这位中国最著名异见人士的精神遗产。下面仅列举刘晓波博士最著名的几个观点。

—— 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今天这样,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

—— 不论在国内外,真正像样的只是极少数,所以我说大学毕业生有95%的废物,硕士毕业生有97%。博士毕业生有98%、99%的废物。

—— 语言如果可以过关,中国会和我根本没有关系。我最大的悲哀就是因为语言的局限性,还不得不为中国说话,我是在与一个非常愚昧、非常庸俗的东西对话,这种对话只会使自己的水平越来越低。

—— 传统文化只是提供了一个否定的基础和起点,不是继承和承袭的基础。我认为孔子是个庸才,孟子比他有智慧,他承认的天才是庄子,从哲学上说,孔子什么都不是,孔子的学说是一种入世的为政治服务的学说,汉代把它变为统治工具,它的生命到汉代就该死亡了,奇怪的是这么多年还没有死亡!

—— 全盘西化就是人化、现代化。选择西化就是要过人的生活,西化与中国制度的区别就是人与非人的区别,换言之,要过人的生活就要选择全盘西化,没有和稀泥及调和的余地。

—— 我要引用马克思《共产党宣言》里的一句话:“工人没有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所没有的东西。”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就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孝子孙,且以此为荣。


对于刘博士诸如此类的很多观点,在此不作任何评论。何况,在未来几天,会有潮水般的纪念与评论文字!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笔者只想提醒另一个冷静思路,并表达个人的一个态度。


刘博士写于2009年底的法庭陈述,应该是他被世人知悉的最后完整表述,足以代表其真实本意(尚有异议),值得重温。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所有监控过我,捉捕过我、审讯过我的警察,起诉过我的检察官,判决过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敌人。虽然我无法接受你们的监控、逮捕、起诉和判决,但我尊重你的职业与人格,包括现在代表控方起诉我的张荣革和潘雪晴两位检察官。在12月3日两位对我的询问中,我能感到你们的尊重和诚意。

“因为,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

“众所周知,是改革开放带来了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在我看来,改革开放始于放弃毛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执政方针。转而致力于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放弃“斗争哲学”的过程也是逐步淡化敌人意识、消除仇恨心理的过程,是一个挤掉浸入人性之中的“狼奶”的过程。正是这一进程,为改革开放提供了一个宽松的国内外环境,为恢复人与人之间的互爱,为不同利益不同价值的和平共处提供了柔软的人性土壤,从而为国人的创造力之迸发和爱心之恢复提供了符合人性的激励。可以说,对外放弃“反帝反修”,对内放弃“阶级斗争”,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得以持续至今的基本前提。经济走向市场,文化趋于多元,秩序逐渐法治,皆受益于“敌人意识”的淡化。即使在进步最为缓慢的政治领域,敌人意识的淡化也让政权对社会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扩大的包容性,对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对八九运动的定性也由“动暴乱”改为“政治风波”。敌人意识的淡化让政权逐步接受了人权的普世性,1998年,中国政府向世界做出签署联合国的两大国际人权公约的承诺,标志着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2004年,全国人大修宪首次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与此同时,现政权又提出“以人为本”、“创建和谐社会”,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


最后,无论我们对刘晓波先生的观点和思想有怎样的认识和看法,都不影响他成为闻名世界的一个偶像!一个被中国政府努力“塑造了30年,又被世界在5年前加冕至永恒的偶像!


浏览(3927) (23) 评论(12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17-07-18 10:02:13
08宪章的作者 看到了77 宪章的作用,想要效仿, 目的是明确的。但坐牢后,又说是因言获罪。觉得少了些敢作敢当的气概。

回复 | 1
作者:司马懿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07-16 16:05:57

不比急躁,不要以网争为目的。看来你与格博没有基本不同,你觉得他用词伤美国民主的面子了?

回复 | 1
作者:司马懿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6 16:03:58

观点不同,正常讨论,怎么是胡搅。你胡乱翻译,强词夺理,替心虚的阿妞狡辩,又说格博如何如何,真是同另一位pia 博有一比。

我是不认为那位女士的话可以推出希特勒无需负主要责任,可以其为元首这点来辩论。但德国政府及公民需整体负责是合理的,从此入手,希特勒不过一个人,没有国家机器,干不了什么。当然不符合英美当时的舆论导向。古德里安将军是我尊敬的军人,同意对他的处理。不过因他的能量,客观上创造了党卫军作恶的条件,责任是巨大的。但惩罚一个人要尊重历史,且看到人的局限。而且德国国防军大大削弱苏共红军,是对世界文明的贡献!

阿妞最荒唐的,是在引用德女士话前面的,对刘晓波要不论对错,真是左翼邪恶的暴露!这样的阿妞无疑是有害的!

回复 | 1
作者:BFTS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6 14:38:44

》格博啊,你有没有问问那个呆呆,弄清楚第一口吃的是人奶还是牛奶啊?拿不出证据出来那是不是表明没有吃啊?

咱们有人想把这事弄的水落石出的清楚吗?咱是觉得肯定吃了其中的一种,当然还有可能吃的是羊奶,只是绝对不可能吃的是干饭,你说是不是啊?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6 14:27:53

【格致夫博座幡然悔悟,已经意识到他的逻辑推演,推歪了,跑偏了,推不下去,不成立,死路一条,最后阶段,已然再也不提了!! 而转移了焦点,转移了视线,转移了话题,转移了方向,改口反问其它问题 1、2、3 ......】

我已发了新博文《从“误读平庸之恶”到博友们人性的弱点》,该篇就是对围绕“平庸之恶”展开的那些或有意义、或浪费时间的激烈争论的一个概述和总答复。也是针对你这些杜撰的梦呓,让你自打嘴巴的一篇!

欢迎任何有诚意的讨论和批评!你Pascal是出镜的重点对象。如果你是个正人君子,不是令人鄙视的小人,就引述该文中的任何具体观点反驳!别总弄一大堆四六不靠的垃圾话绕圈子,浪费空间,浪费时间,影响其他博友阅读。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6 14:15:55

你Pascal的荒谬在这里就不一一指出了。现在又开始捏造我的说法!我的所有言论都在这里(也包括阿妞那边),请你找出我在何处说过你重复了三次的这句话:

“ 犹太人阿伦特女士的这一句话里,不是要让德国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的人,来负责德意志第三帝国三军统帅阿道夫元首的大部分战争罪责吗?”

做人不能当小人,不能不地道到凭空捏造!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6 11:49:32

》Pascal座啊,咱也来说两句,你们现在的争论已经远离了原来的主题啦!

咱的跟进不是非常的及时,看看这里热闹,才进来看看热闹的。以咱的理解,格座说的话应该是属于“反诘”的口气,反诘阿妞的说法。并不是格座的正真要说明的问题或是论点。现在的讨论的问题有点好像是在转移到另外的更重要的问题上去了,不是先设定的主题啦!看看咱的这个理解对不对?

》不知道Pascal座,看到咱的这个帖子没有?再贴一次,请参考。现在讨论的这个问题,得需要有人重新的列出论点,有不同的意见可以再讨论!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6 11:26:41

司马懿博座啊,非常诚恳地跟你说,无理搅和很不好的正是你自己!

这个灰色版面上黑色字体所有留言,历历在目,走过路过、没有错过的万维每一位看官,皆看在眼里,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关键是推出犹太人受迫害要德国人民付大部分责任又如何?从此女士论点看,得到这样结论是应当的,我也以为是合理的。” 这句话文字本身,非常正确!但是,你对话的对象,你给搞反啦,司马懿博座!

应该说给格致夫博座对象。后者在所有留言、回复中,从头至尾,一直激愤地争辩说,“ 犹太人阿伦特女士的这一句话里,不是要让德国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的人,来负责德意志第三帝国三军统帅阿道夫元首的大部分战争罪责吗?”

你说“ 犹太人受迫害要德国人民付大部分责任”, 正确! 格座却说,“ 犹太人阿伦特女士的这一句话里,不是要让德国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的人,来负责德意志第三帝国三军统帅阿道夫元首本人的大部分战争罪责吗”, 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这不是满拧吗?

Repeat again: 一个是“犹太人受迫害要德国人民付大部分责任”;

一个是“犹太人阿伦特女士的这一句话里,不是要让德国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的人,来负责德意志第三帝国三军统帅阿道夫元首的大部分战争罪责吗?”

重要的谬论,要重复三遍! 现在,已经有三遍了。

元首负元首的战争罪责,元帅负元帅的战争罪责,将军负将军的战争罪责,军、师、旅、团、营、连、排、班长,根据不同军衔级别、性质、祸害程度不同,分别要负不同的战争罪责,同样的准则,民兵、地方民间武装、平民百姓要负他们各自应负的战争期间行恶的罪责。

二战期间,或者说后期,英美苏盟军在战争紧张时期,如果俘虏了党卫军官兵们,很多时候,一个不留,全部就地击毙!原因极为极为简单,杀人、放火、残害平民、无恶不作的,绝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德国国防军所为,而正是党卫军的战争恶行!!!

反过来再看看将领们,其中闪电战之父古德里安,停战后被捕,不久即被释放,得以居家完成撰写战争回忆录巨著,算是已经负责、承担了他将军/元帅应该承担的责任。为什么没说罪责呢? 因为纽伦堡审判的,是犯有战争罪行的将领,其中级别高的当属空军元帅赫尔曼·戈林。

格致夫博座幡然悔悟,已经意识到他的逻辑推演,推歪了,跑偏了,推不下去,不成立,死路一条,最后阶段,已然再也不提了!! 而转移了焦点,转移了视线,转移了话题,转移了方向,改口反问其它问题 1、2、3 ......

请司座将光标从下往上缓慢移动,把下面的留言文字,看清楚了,看明白了,看懂了,整清爽了,再议。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7-07-16 05:48:11

算了,反正你也不想搞清楚。

回复 | 0
作者:司马懿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5 22:29:00

P博你死死在用词上无理搅和很不好!关键是推出犹太受迫害要德国人民付大部分责任又如何?从此女士论点看,得到这样结论是应当的,我也以为是合理的。希特勒负领导责任,六百万人死,他一人不可能干成的。当然受害者要找最高领袖算账可以理解,可犹太人并未放过执行者,可见他们是实在明理的,不受文宣左右。我是佩服的。中国人没有看到当时全体日本人应负侵华战争大部责任无疑是愚蠢的。我指当时,不是现在。

回复 | 1
作者:司马懿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07-15 22:16:33

牧人博,反对或支持对伊战争是每个人的自由,根据情况改变也是正常。所以不明白你同格博争什么?的确是没找到化武,难道不清楚吗?你要的美国政府实实在在的自责宣言是没有的,间接的有,已经很清楚了。

回复 | 2
作者:BFTS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07-15 19:14:52

》木雕雕傻大木啊,你傻里吧唧,说什么胡话!谈政治你谈不出个一二三,不过你木呆呆撒谎倒是很不错滴。你除了木讷讷,哼几句骂人的鸟语,你还有什么本事?你的本事哪一个共产党中宣部的人能比得过你!?

你相信美好,你相信撒谎的的美好,是不是?你还相信什么什么美好,造谣的美好,是不是?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5 19:01:48

看来除了浓痰你确实没货了。

你跟浓痰玩儿吧!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07-15 18:37:52

对于现在讨论的问题,牧人说了两点,结果是,俺的回答都让他哑口无言。但他又不甘心,还要抓一根救命稻草!于是,就只好翻腾那些没人还有兴趣的陈芝麻烂谷子了!嘿嘿~

回复 | 1
作者:BFTS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5 16:47:23

》格博啊,

你看这个放羊官儿,他可以和你耍无赖,不仅无知无畏,还没有脸皮。这样的人,你和他争论什么观点,你几乎没有任何胜算的可能。

咱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粘着你谈这个无聊的问题,和现在要讨论的问题有什么任何关联?他自己不去管他自己编造的撒的弥天大谎,造谣的事!被别人点了筋,硬是能够挺着不改谣言,还不断的站起来挑别人的事,不可理喻啊!

你格博是不是可以问他出生后,吃的第一口奶是人奶、牛奶、还是羊奶?我们大家都会知道那个事情以前发生过。但是,他要是拿不出证据出来,那就是没有吃过,是不是这个理?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5 16:34:21

【人们常说,You ask me, me ask who. 去到这位女士提出这一名句的专著里找答案,看看它的上下文出处,看看这位女士为什么非要揭露大多数人心理阴暗、龌龊、歹毒的痛点、G点,惹得这么多人不痛快】

尽管不情愿,你最终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也不知道答案!这一点还是应该肯定。那么问题自然就来了:

你自己并不清楚,那么,凭啥反对我的推论呢?是为了献媚阿妞而反对?因为迷信名人名言而反对?你不必回答,这些都不重要了,我不再需要你的答案。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5 15:45:29

你先把 “事后五角大楼和美国政府已经承认这一点”的证据贴出来吧。

回复 | 0
作者:Pascal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5 14:08:30

与时俱进啊,格座,有样学样,也学会了青筋暴突、脖子一梗。然后的话,实在没有意思再重复。

“ 那也得回答两个基本问题 ”,好好好。走过路过的万维列位,一眼就识别出来了:哦,这不是格座再给帕斯卡尔座 ------ 做局、设计、下套、挖坑吗?

此话怎讲? 两个问题,你没法双双做出 Negative 的回答呀。你一说 Yeah,可就掉坑里了,格座后面三七二十一个问题就来了,能把你生生活埋呀!

你说说看,大周末的,这是为何许的呢。逝去近42年的德裔美国女士造孽啊,搅得人家心绪不宁的。阿妞不是阿伦特女士的发言人、其著作研究学者,帕座更不是,万维在座的,不会有一位是。

所以,人们常说,You ask me, me ask who. 去到这位女士提出这一名句的专著里找答案,看看它的上下文出处,看看这位女士为什么非要揭露大多数人心理阴暗、龌龊、歹毒的痛点、G点,惹得这么多人不痛快:

The Life of the Mind 全本 PDF

https://readinggroupcork.files.wordpress.com/2012/07/hannah-arendt-the-life-of-the-mind.pdf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5 13:55:53
回复 Pascal
【Lapidarium.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done in this world is not done by people who choose to be evil. It arises from not thinking.】
见过没任何水平又爱胡搅蛮缠的,但你是特例!你大段引述作者这些英文内容,除了暴露你已经理屈词穷,也根本帮不了你和阿妞任何忙。你在任何继续狡辩前,都绕不过早就提出的这两个基本问题:
** 除了孩子和弱智,会有人从来不知道选择行善或者从恶吗?!
** 而且正是这些人犯下了大多数罪恶?!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07-15 13:51:35

》放羊的啊,鉴于你这次没有提咱的网名谩骂咱,可以认为是一个进步。咱真心的希望你讨论政治问题的时候,要有一点点基本的NORM。不要意见不合就用开骂的手法。

再说你要是用骂人的手法你也占不到什么便宜的,咱回敬你的言辞多得很,都是现成的!这里你也删不了帖子,建议你还是理性一些,好不好?!

另外希望你的把里根总统第二年把鸡蛋皮的增加达到江CORE,12%的数据改一改。这样咱们可以看看你是一个有错必改的人,继续挺着不更改原始的不实数据,让人觉得你根本就不是一个认真的人。你说话的可信度让人感到怀疑,你要是没有一个认真的态度,那谈其他的问题还有什么意义。链接再贴一次!

http://blog.creaders.net/u/5714/201603/251065.html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07-15 13:45:14

你 闲人一大把年纪了,我都懒得让你在众人面前出丑。你咋非要学牧人,还有用胡搅蛮缠展览其低劣水平的Pascal ,睁着抢着让我来打脸呢?你们都是受虐狂倾向?

回复 | 1
作者:BFTS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5 13:36:29

》Pascal座啊,咱也来说两句,你们现在的争论已经远离了原来的主题啦!

咱的跟进不是非常的及时,看看这里热闹,才进来看看热闹的。以咱的理解,格座说的话应该是属于“反诘”的口气,反诘阿妞的说法。并不是格座的正真要说明的问题或是论点。现在的讨论的问题有点好像是在转移到另外的更重要的问题上去了,不是先设定的主题啦!看看咱的这个理解对不对?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07-15 13:33:58

你这是第二次无端骂BFTS“浓痰”!你牧人能讲点起码的道理吗?

刚才问你关于国会报告两个版本的简单问题你回答不了;

此前关于所谓唯物辩证法把人变傻的问题,你也是哑口无言;

还有附和阿妞反对在盖棺定论的时刻对刘晓波一分为二客观评价的问题,你同样无言以对!你又有什么呢?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7-07-15 13:15:23

牧人两年前在《问格致夫博主一个问题》已经阐明对伊战的看法:

“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入侵伊拉克是个错误,但是这个错误决定是因为不正确的情报造成的、是美国情报系统的失败;在当时的情况下,很多人支持入侵伊拉克,…。”

关于牧人是不是“维护对伊拉克的战争”,你自己决定吧。

全文见 http://blog.creaders.net/u/5714/201505/219112.html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5 13:15:01
回复 Pascal
【机器翻译,谁都知道,压根儿就是逗你玩儿的,】
指出你机器翻译的谬论站不住脚,就想把说出来的话吞回去?把自己捞救命稻草说成玩笑!还好意思梗着脖子硬撑?
现在又想绕来绕去继续狡辩?那也得回答两个基本问题:
** 除了孩子和弱智,会有人从来不知道选择行善或者从恶吗?!
** 而且正是这些人犯下了大多数罪恶?!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5 13:08:00

你算了吧,除了那口浓痰,你还有什么?

回复 | 1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07-15 13:04:03
格副书记,不是我批评你,一个党的副书记,不用党章、党纪做武器,自己东拼西凑的跟捡破烂、收垃圾似滴,弄了一堆“理论”,到处招摇撞骗、招摇过市……一会儿妄议中央,一会儿又妄议郭文贵,招来众人唾骂,实在给我党丢脸,再这样下去,该下课了。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5 12:52:42

司马懿博座的话,很诚恳。下面这话说得多好:

“ 这位德裔女士的话,是指出了事实,德国的问题不是推到希特勒一个人就可以的。每个人都有行恶的能力,”

接下来的话,就开始混淆起来了。司座不会有闲暇从最初留言阅起,后期插进来,或许不明事情是怎样开端的。

如果顺着司座上面的思路走下去,这位享年69岁、故去已近42年、德裔美国政治理论家、犹太人阿伦特女士这句名言里,也没有一词一字、一丝一毫“既然德国的问题不是推到希特勒一个人就可以的。每个人都有行恶的能力,”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行恶的事实,那也绝没有德意志第三帝国三军统帅阿道夫元首的大部分罪恶、罪孽、罪责,应该由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的人负责的逻辑推演能够成立!!

起因其实很简单,很简单:格致夫博座,一时恍惚间,“ most evil is done by those ...”看走了眼,脑子里走偏了,搭错了筋,一下子想到“这不是在说,我的元首的大部分罪恶,应该由 ...... 负责吗?”越想越有气!越想越觉得发现了震惊世界的大荒谬、大歪理!陡然激愤起来 ......

不妨望一眼,Pascal博第一次致格致夫博留言的开场白,看看双方是怎么说起来的:

格座:

【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 Hannah Arendt 】

简直令人震惊!按这个逻辑,纳粹第三帝国的 evil,主要不是由希特勒负责!而是“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该负责?!这就是阿妞想要告诉大家的结论?

Pascal: With all due respect, 格致夫博座,纯粹从文字字面定义而言,有个词叫做 “扭曲” (没说“歪曲” 啊)或者说是 “转移话题”,用在这里,很是恰如其分。因为,顺着格致夫博的理解、给出的反唇相讥结论,美国著名政治理论家的原文,不得不改为: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ought to be / is supposed to be held accountable for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Hannah Arendt】

而 ...is done 的含义,仅仅为 ... is executed / put into effect / carried out /

implemented / performed 执行,而已。

无需赘言,曼施坦因、隆美尔、戈林、古德里安的闪电战,拿下大半个欧洲、

大片苏联疆土、毒死六百万犹太人的所有德国国防军、党卫军执行人员队伍

中,有阿道夫的半个身影吗?后者,只是签发命令的最高统帅,哪里用得着屈

尊身段下到连队去“carry out”,“execute”," performe" 自己的军令?

大眼有神地看着人家明明白白写的是“做成”、“执行”,却开口就说“承担责任”云云,这是哪儿跟哪儿呢? With all due respect, 这其中的逻辑才艺,才是令人震惊不已!这难道是博座想要广告天下的?

有一部书的名称为:

Hitler's Willing Executioners: Ordinary Germans and the Holocaust

所以,执行命令的,哪怕是几百万、几千万之众,按照级别、性质、危害程度不同,有对奉命行事者的不同的谴责、自省、惩处;颁布、下达命令的,同样,按照级别、性质、危害程度不同,有对下达命令者的不同的刑事惩处。一切一切,层次分明,各负其责,简单又明了。

哪里来的 “ 不认为“好”人可以干坏事” 呢? 整个二战期间,整个德国8000万人口,“ 每个人都有行恶的能力,”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行恶的事实! 那,阿伦特的这一句话中,也没有丝毫“8000万帝国人口一概坏到应该承当我的元首大部分罪孽地步的任何明示、暗示、转意、演绎!

哪里扯到英美苏盟军、英美苏同盟国国家大众人民,都是好人,eh?!

后来,格座扯出的一切、一切、一切,都是在转移这个大意失荆州的窘迫和尴尬的焦点,转移话题,转移方向,转移丢面,自找突围口,自找台阶下。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07-15 12:37:14

Typo改错:

里根第二年把咱们美国的‘鸡蛋皮’扩增了12%、达到江core的水准造谣的帖子,到现在都不改过来,又不提供根据的也秀秀?

顺便把连接也贴上来:

http://blog.creaders.net/u/5714/201603/251065.html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07-15 12:30:56

[两年多了,楼主还在浓痰BFTS的助力下苦苦寻找“白宫和五角大楼通过捏造的假证据栽赃伊拉克研制核武、化武” 以及 “事后五角大楼和美国政府已经承认这一点”,呵呵]

》放羊的啊,你怎么到了这么的下三流的水准了啊,这可是你先骂人的啊,咱希望你能够改正错误,这次咱不回应你骂人的话。

你要是还提这事的话,咱是不是就要考虑把你以前的帖子给重新贴出来啦,让你献丑!

里根第二年不咱美国的鸡蛋皮扩增了12%、达到江core的水准造谣的帖子,到现在都不改过来,又不提供根据的也秀秀?

你谈政治,你为什么要造谣说谎话啊。那你说滴别的话是不是都是随口打哇哇,不需要任何根据就可以胡说的啊!?

回复 | 0
作者:Pascal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5 11:51:07

你看看你,回复 这鸡蛋真难吃 的逻辑推演,又来了!

机器翻译,谁都知道,压根儿就是逗你玩儿的,放在你嘴里,摇身一变,成了 “ 等于承认” 的推演,还接着往下扯呀,拽的。

出口旁人“死不认错” 的,正是说话人他自己!

回到一开始:一个这么浅显、直白的句子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让你逻辑推演成了 “ 这不是在说第三帝国阿道夫元首大部分罪恶,应该由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的人 负责吗?” 的混蛋逻辑。 重复说过无数遍了: 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倒是从中宣部五毛初级培训教材回复“这鸡蛋真难吃”的41个逻辑推演反问句中,找到了答案!!

执行命令的,哪怕是几百万、几千万之众,按照级别、性质、危害程度不同,有对奉命行事的不同的谴责、自省、惩处;颁布、下达命令的,同样,按照级别、性质、危害程度不同,有对下达命令的不同的刑事惩处。

回复 | 0
作者:司马懿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07-15 11:15:15

牧人博,要有尊重事实的勇气。不要因为萨达姆是独裁就一定维护对伊拉克的战争。作为美国公民,我对布十未解决阿富汗问题就对伊动武是有疑问的。但总统决定后,我是支持的。但战后,及奥八马推阿拉伯民主是完全天真错误的!民主制度套到伊斯兰教上是失败,灾难!没有找到化武是事实,政府认错不会,不必赤裸裸,可以理解。有疑问可以讨论,但不是纠结用词语气。回头看,对伊动武,及阿拉伯之春是错误的,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安全,对中东人也没有好处,对以色列也是增加了威胁!

回复 | 3
作者:司马懿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5 11:02:44

P博,你在一句简单的话翻译上的无理搅三分,是没有人支持的。连阿妞都是万维“普世”党红卫兵无理搅三分的受害者。这位德裔女士的话,是指出了事实,德国的问题不是推到希特勒一个人就可以的。每个人都有行恶的能力,英美不过是胜利者,不是文宣里的圣人。说到底,左左的问题是以人分好坏,不认为“好”人可以干坏事。所以阿妞和你可以既反共,又用共党一套对付异见者!

回复 | 2
作者:格致夫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07-15 10:55:22

【这个国会调查搞了两次,第一次的结论你自然也是选择看不见的。】

请你牧人回答两个简单问题:如果第一次调查的结论正确无误,为啥还要进行第二次调查?任何文件,如果出现前后两个版本,以哪个为准?你有起码的逻辑思考能力吗?

本来就不想理会你那些根本站不住脚的陈芝麻烂谷子纠缠,一没兴趣,二是愿意给你留点面子。但你偏要凑上来,对不起,打脸都是你自找的!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5 10:44:04

垃圾回复就不值得提了,继续看你死不认错的谬论:

【试验翻回去的是一整句,你扯什么单词?回不去的句子,证明其中的含义,翻歪了,跑偏了。让谷歌一秒钟做一个实验:……】

按你对翻译的这种奇葩认知和逻辑,就等于承认:机器翻译的才是正确的?!机器翻译才是最有水平的?!还有比这更幼稚、更愚蠢的狡辩吗?

你咋不敢回答我的问题:机器翻译,"蝴蝶梦"能回到Rebecca吗?“乱世佳人”能回到Gone with the Wind?“银河”能回到The Milky Way?

这些词汇即使放在句子里,就该愚蠢地直译(如“牛奶路”)吗?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5 10:09:42

你的“两党联合委员会”有一个共和党议员签字么?同一个“两党联合委员会”的共和党议员的声明你选择看不见么?

这个国会调查搞了两次,第一次的结论你自然也是选择看不见的。

况且,即使这个民主党议员搞得“调查”也没有赤裸裸地说“白宫和五角大楼通过捏造的假证据栽赃伊拉克研制核武、化武” 。

还有,你声称 “事后五角大楼和美国政府已经承认这一点”;看来你找到证据了,请贴出来。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5 09:55:35

格致夫博座,学术起来了,好好好。这里有一堆诠释,慢慢看去吧。自己有质疑,有意见,有抵触,有愤怒,有情绪,不碍事,自己找出处,找原文,找释疑,找答案,找平衡。

Lapidarium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done in this world is not done by people who choose to be evil. It arises from not thinking.

— Hannah Arendt, German American political theorist and philosopher (1906-1975), paraphrased by Damon Horowitz in Damon Horowitz calls for a “moral operating system”, [12:15] TED

(original: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 The Life of the Mind (1978): “Thinking”)

Image result for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Topic number: 2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Hannah Arendt,

The Life of the Mind (1978)

http://www.academia.edu/4628676/Un-Thinking_Reflections_on_Arendts_Banality_of_Evil_

One day, their neighbor had left. The house next door was empty all of a sudden and it did not take along time until they saw it being offered at an auction in the city. They told their children that theneighbors were only taking a longer vacation, that the neighbor kids were probably doing alright; thiswas Germany after all. But this talk could not hide their feeling from themselves that their neighborshad, in fact, become victims of the “final solution” to the “Jewish question.” Sometimes they were alittle sad about the loss, since the neighbors had always been nice people. Most of the time, it wasaccepted as a sad necessity, which, unfortunately, had to be a part of the Fuehrer’s plan. Finally, therewere others, often young and thirsty for a meaningful life, who decided to participate actively – to killtheir neighbors in the name of “the people.”The Christian opposition against the Nazi regime met in secret and was in despair about the “Evil”unfolding around them. They believed in “the Evil” as a thing existing independent of human actions,with its own being, and to some, Adolf Hitler was an incarnation of “the Devil.” After the war, theHolocaust was interpreted along these lines by many believing Christians, often neglecting to payattention, at least in retro-perspective, to their own guilt of pious inaction. Others went further intheir interpretation of the events, which left the “civilized” world shocked about the potential of industrialized and perfected mass-murder, i.e. the backside of its own potential to technological“progress.” In the tradition of Marquis de Sade, some saw the Holocaust as an expression of the factthat the ultimate basis of existence is not a set of eternally “good” ideas but instead the sheermetaphysical “Evil,” which breaks through into the tangible world when human beings start to act.Jean Améry, himself a survivor of the Holocaust, argued that National Socialist murderers took part inthe Holocaust because of their secret and hidden desire to “nullify the world” as such.The German-American political theorist Hannah Arendt rejected these approaches drastically. In the1960s, she was sent to Jerusalem to report on the process against Adolf Eichmann, one of theexecuting heads of the genocide against the Jews. The essay Arendt published about Eichmann hadthe title “The Banality of Evil,” which summarizes her view that “Evil” is nothing we should be “afraid”of, since it does not exist prior or outside of human existence or moral evaluations, which makes itbanal at last. Instead of presenting other metaphysical interpretations of an “Evil” breaking through,Arendt wrote about Eichmann’s “outrageous stupidity.” This point of view is further elaborated on inthe quote taken from her 1978 work

回复 | 0
作者:Pascal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5 09:50:35

英文里一句俚语,管这称之为:There you go again.

试验翻回去的是一整句,你扯什么单词?回不去的句子,证明其中的含义,翻歪了,跑偏了。捎带脚,把人家的译文,也试着翻回去:

“不幸的是,大多数的邪恶是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的人所

为。”

让谷歌一秒钟做一个实验:

“可悲的真相是:大多数的罪恶是那些对善恶总是无所适从的人们所犯下的。”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of the guilt is committed by those who do not know anything about good and evil.

“不幸的是,大多数的邪恶是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的人所

为。”

"Unfortunately, most of the evil is those who have never decided whether they are good or evil

for. "

回复 | 0
作者:Pascal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5 09:46:35

回复格座问题 1、2、3:

请移动光标,在下面长长留言 “ 中宣部五毛初级培训教材 ” 41个从 A 到 Z 绝妙逻辑推演回复中找答案!

Repeat: 自己有质疑,有意见,有抵触,有愤怒,有情绪,不碍事,自己找出处,找原文,找释疑,找答案,找平衡。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5 09:06:30

再看你Pascal献媚阿妞的丑态:

【阿妞思想重要长文详尽阐述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看不

懂, eh?】

你也敢说“阿妞思想重要长文详尽阐述”这种假话?你不清楚阿妞那篇是怎么回事?

阿妞大部分内容都是复制“悟空孙”的评论长文!却不注明,误导读者以为是她本人撰写。含糊地感谢你提供资料,加深了误导。而你Pascal最初在我的园子里犯同样错误!未说明照搬“悟空孙”的文章!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5 08:27:26

【见识一下,这个翻译是从哪里来的:

“不幸的是,大多数的邪恶是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的人所

为。”】

还在说假话!悟空孙文中的这个翻译把is done译成“所为”,而你Pascal前面的幼稚翻译是让人笑掉大牙的“执行的”!这是一回事吗?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07-15 08:17:45

你牧人睁着眼睛说瞎话!两年来,不时提起此事的正是你自己。

而你在此事上就一笑话!美国国会两党联合委员会有明确结论:小布什政府利用虚假证据发动了伊拉克战争!有正义感的美国人都不屑于替小布什开脱。当年派兵参与的英国首相布莱尔也公开承认了错误,而你牧人居然腆着脸为不肯认错的小布什辩解!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5 07:35:46

再看你关于我翻译的说法:【“可悲的真相是:大多数的罪恶是那些对善恶总是无所适从的人们所犯下的。”

广而告之列位万维看官,做一个试验: 把上述格博这句中文,拿给你能接触

到的任何、任何从来没有见过、从未听说过英文原文的人,让他们把它翻译成

英文,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吧? 试试看,诸位看官,回得去吗?你不是跳脚痛斥阿伦特吗?跟人家犹太女士扯得着什么中文翻译吗? 】

高水平的中文翻译都能回到英文??

"蝴蝶梦"能回到Rebecca吗?“乱世佳人”能回到Gone with the Wind?

按你对翻译的这种幼稚理解,“银河”只能翻译成“牛奶路”,才能回到The Milky Way!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5 07:34:57

又是一堆废话,却始终不敢回答我前面提出的主要问题!再看你新的谬论:

1)作者656页的一本书就是真理?就能吓唬人?希特勒的《我的奋斗》720页(德文版),你敢说是对的?这就是你Pascal可怜的逻辑?

2)我也不相信该书是为纳粹辩护,但出版后,引起“激烈的声讨和批判,阿伦特被指责为纳粹辩护,对犹太人缺乏同情心,甚至有人痛斥阿伦特是“德国的婊子”,许多昔日的好友毅然和阿伦特决裂,一生不再来往。”这些现象能说作者至少在某些表述上没有问题吗?

3)“阿伦特不是在简单地描述一个法律案件,她的观点或许不符合当时甚至现在的法理,但是她的哲学思想却是划时代的。”

评论者这个概括已经很清楚:她贡献了哲学思想,但不符合法理!而这正是我质疑阿妞孤零零引用她那个论断的关键所在!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7-07-15 06:46:23

其实,从Pascal第一个回复,就看出他的虚伪和恶意滋事心态,但我还是愿意给他留面子,而不戳破。而之后,此人总是抓不住关键,讲不清简单的道理,每次都靠一大堆四六不靠的垃圾话硬撑着胡搅蛮缠,足见其水平很差。我也就没必要对这种客气了。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5 06:07:08

两年多了,楼主还在浓痰BFTS的助力下苦苦寻找“白宫和五角大楼通过捏造的假证据栽赃伊拉克研制核武、化武” 以及 “事后五角大楼和美国政府已经承认这一点”,呵呵

回复 | 0
作者:Pascal 回复 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7-07-15 00:47:49

哦,这还有一位呢。格博,amnesia 又犯了,另说。见识一下,这个翻译是从哪里来的:

“不幸的是,大多数的邪恶是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的人所

为。”(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http://hx.cnd.org/2014/02/06/%E6%82%9F%E7%A9%BA%E5%AD%99%EF%BC%9A%E5%B9%B3%E5%BA%B8%E7%9A%84%E7%BD%AA%E6%81%B6%E4%B8%8E%E8%A2%AB%E8%AF%AF%E8%AF%BB%E7%9A%84%E6%B1%89%E5%A8%9C%E2%80%A2%E9%98%BF%E4%BC%A6%E7%89%B9/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5 00:36:24

格座口干舌燥、恼羞成怒,自知理屈词穷,瞎摸合眼地满世界丢人现眼,说着说着,自己就犯起混来了。第一次留言就提到:

Hitler's Willing Executioners: Ordinary Germans and the Holocaust Paperback – January 28, 1997

作者用 656 页的巨著篇幅,解说什么叫: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说这话的本人,更是撰写一部专著,详细阐述:

The Life of the Mind Paperback – 1978 by Hannah Arendt

中文翻译,那是第一次留言中转贴过来的!!Amnesia 又犯了,转脸儿就忘,

啥都记不住,什么脑子哈?! 这位博,什么什么什么都看不懂,记不住,还在

这扯、狡、拽!

听不懂什么叫命令执行人员,什么叫下达命令人员,看不懂什么叫各负其责!

让绝大多数执行人员------好几百万当兵的,去承担最高统帅一人颁布命令之

责?这就是你自己逻辑推演、拧巴出来的混蛋逻辑?! 自己跳坑里,打死也

爬不上来了? 自以为,可逮着一个第三帝国元首死党的现行,可以找盟军指

挥部去邀功领赏。

你说你,这么死心塌地、胡搅蛮缠、口沫横飞、一脑门子青筋暴突地痛骂人家

美国著名政治理论家阿伦特女士的一句大白话、大真话、大实话,到哪儿去领

赏钱呢? 跟你衣食住行、居家过日子,有几毛钱的关系呢,eh ?!!

这位博,这么简简单单一句话,引发对原创人这么大的仇视愤怒疯狂,何不如

找来两本书,通读一遍,再著书立说、满天下地痛批一番,也好靠拢组织、表

达忠心、扬名遐迩。

阿妞思想重要长文详尽阐述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看不

懂, eh?

“可悲的真相是:大多数的罪恶是那些对善恶总是无所适从的人们所犯下的。”

广而告之列位万维看官,做一个试验: 把上述格博这句中文,拿给你能接触

到的任何、任何从来没有见过、从未听说过英文原文的人,让他们把它翻译成

英文,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吧? 试试看,诸位看官,回得去吗?

你不是跳脚痛斥阿伦特吗?跟人家犹太女士扯得着什么中文翻译吗? 什么“犯

下”、“无所适从”,自鸣得意,大言不惭。

回复 | 1
作者:司马懿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4 22:52:20

P博的翻译之低能是明显的,阿妞本人也不敢支持这样的胡说吧。不过这无理搅三分的劲头倒是似曾相识,在华左里也是低级打手,牛二的层次。

回复 | 3
作者: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4 22:44:52
【“不幸的是,大多数的邪恶是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的人所执行的。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1)你Pascal多余的废话不值得提,上面这翻译就太幼稚!“邪恶是……的人所执行的”!常能听到“犯下”罪恶,但谁听过“邪恶”是“执行的”?这就是你Pascal的中文理解力!
随便给你翻译一下:
“可悲的真相是:大多数的罪恶是那些对善恶总是无所适从的人们所犯下的。”
2)别给我扯什么名人名言,你和阿妞也就是人云亦云、生搬硬套、鹦鹉学舌而已!此话从内容到逻辑,都存在明显的问题!请你俩正面回答下面的问题:
** 除了孩子和弱智,会有人从来不知道该行善,还是作恶吗?!
** 而且是这些人犯下了大多数的罪恶?!
按这种荒谬的论断和逻辑,自然就可以得出更加荒谬的结论:整个第三帝国的邪恶的第一责任人就不是希特勒!而是那些从来不知道该行善、还是作恶的人们!因为是他们要对大多数邪恶负责!
这不是混蛋逻辑是啥?你Pascal从开始就在说一大堆的废话,极少说在点子上,更没讲清一条道理,或形成说得通的反驳,更别提你可怜的翻译能力。这样的讨论,更多的只是浪费时间。
回复 | 1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4 19:49:26

唉,你看看你,早说过,掉进自己双手深挖的坑里,爬呀、爬不上来。这不,又把自己黄土埋了半截:

Amnesia 老毛病又犯啦! 忘了你开始说了些什么?不是怒斥人家美国著名政治理论家阿伦特女士,让命令执行人员承担下达命令的元首战争罪恶吗?就这么一句话

“不幸的是,大多数的邪恶是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的人所执行的。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愣是活生生“逻辑推演”成了犹太女政治理论家,在为元首开罪。阿妞文中说得多好!

" 而对这样一个“职业性犯罪”的人的审判,无论怎样惩罚,每一个当时社会里的人,除了挺身反抗者,都不能说自己无辜。这种邪恶,弥漫到了整个社会,几乎无人有罪恶感,反而多的是邪恶极权灌输诱导的正义感使命感责任感。"

" 这场实验表明,只要条件合适,人人都是“潜在的艾希曼”。"

执行的,有对执行的谴责、惩处、自省;下令的,有对下令的惩处。

既是批判美国女侠,你跟人家扯什么中文翻译,有个毛用,eh? 自己把自己绕进坑里,浑然无知无觉,还在这儿扯呀,狡呀,拽呀的。什么犯下不犯下,不都是你自己编呀、造的。

苏联电影《复活》开始不久有一个场景,牢房中的一个女孩被喊去过堂,身旁一位久经世面的老婆婆道:

“ 姑娘,咬住自己的话,别改嘴!”

咬吧,你就。

回复 | 0
作者:wxwx 留言时间:2017-07-14 19:23:45

鲁迅:战士和苍蝇

Schopenhauer说过这样的话:要估定人的伟大,则精神上的大和体格上的大,那法则完全相反。后者距离愈远即愈小,前者却见得愈大。

正因为近则愈小,而且愈看见缺点和创伤,所以他就和我们一样,不是神道,不是妖怪,不是异兽。他仍然是人,不过如此。但也惟其如此,所以他是伟大的人。

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战死了,不再来挥去他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

的确的,谁也没有发见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

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

去罢,苍蝇们!虽然生着翅子,还能营营,总不会超过战士的。你们这些虫豸们!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4 18:47:31

【你就是中文再怎么 “犯下”,英文文字原意,也还是一说再说的内涵!】

从这句话,就表明你没弄懂翻译的真谛。

最有影响的翻译标准是信、达、雅。

而翻译的基本流派分为直译和意译两类。即使直译,在不改变原意的前提下,也允许一定程度的灵活选择用词,以符合“达”的标准。而意译就有更大的自由度。

而你罗列了do的36个含义,居然没发现,do就是commit的同义词!后者原意就是“犯下”,在“罪恶”是宾语的情况下,do翻译成“犯下”,完全没有问题。

你对翻译的理解,还差得太远。

回复 | 0
作者:Pascal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4 17:35:14

我说格座啊,你我都歇歇吧。码字码得太多了,这其中的革命道理,白呼得太长太长了。

愣是要拿中文文字,革他娘的英文文字的命,真是有早年中国工农苏维埃红军 “打土豪、分田地、睡他妈的地主小老婆” 的英勇气概!

你就是中文再怎么 “犯下”,英文文字原意,也还是一说再说的内涵!

哪里还是誓死捍卫什么“犯下”,分明是捍卫被当众一语道破的窘迫和尴尬。

这大周末的,为何许的呢?

该吃吃,该喝喝,啥事儿别往心里搁! 文贵说得多好!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4 16:36:27

哈哈哈哈!你Pascal很有水平、很有喜感啊!你的水平居然奇葩到相信别人弄不懂do这个最基本动词的含义!但很遗憾!这恰恰暴露了一个人浅薄到只能用这种三岁小儿的“我知道你不知道”来显摆自己!

也没有任何一个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会有如此荒谬的表演:居然列出词典上do的36个含义来限定翻译用词!我不清楚这是书呆子的愚蠢呢?还是对英汉翻译灵活性的无知呢?

人人都清楚,在汉语中,如果宾语是罪恶、罪行,习惯搭配的谓语动词是“犯(下)”。你Pascal根本找不到理由为何“evil is done”不能翻译成“犯下罪恶”。

你竟然列出do的36个含义,试图证明之!但你显然忘了:英文中,与“犯(下)”贴切的对应动词有常用的commit,而commit的同义词之一就是do这个多义词!commit是“犯(下)”之意,其同义词do为何不能译成“犯(下)”???

不只是do这个多义词,英文中绝大多数词汇都可以不受基本词义限制,进行灵活翻译。而如果按你do只能有36个含义的奇葩思维,银河(The Milky Way)就只能翻译成“牛奶路”!对翻译理解之死板、滑稽,由此可见一斑!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4 15:14:53

格致夫博座,一个大意失荆州,一句直白得不能再直白、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简短得不能再简短的英文名人名句:

Related image

看走了眼,一时兴起,劈头盖脸就给引用这一句名言的阿妞博座扣上了“ 难道应该由不知好歹犯下罪恶人,承担第三帝国阿道夫元首战争罪孽大部分责任吗??!” 的三尺高帽 ......

梦境醒来是早晨的第二天,博座学术雅兴大发,开始着手川普同志个人私藏英文语汇200词中、最最最浅显易懂动词 ------- do, did, done 的最新定义原始创造:

你一直在纠结这个动词“犯下”(done)与我回复中的“负责”不是一回事,我很意外你的理解力:谁“犯下”的罪恶,就该谁为其“负责”,并接受法律的制裁!这有异议吗?

列位看官,格致夫博座这是在实践乔治·奥威尔同志《1984》书中党国世界里的 Newspeak 吗?

“Newspeak is the language of Oceania, a fictional totalitarian state ruled by the Party, who created the language to meet the ideological requirements of English Socialism (Ingsoc).[1] In George Orwell's world of Nineteen Eighty-Four. ”

请博座端详仔细、数数清楚,do,did,done,doing 的36个定义里,哪一个是“犯下”,eh ??

do

verb (used with object), present singular 1st person do, 2nd do or

(Archaic) doest or dost, 3rd does or (Archaic) doeth or doth, present

plural do; past singular 1st person did, 2nd did or (Archaic) didst, 3rd

did, past plural did; past participle done; present participle doing.

1.

to perform (an act, duty, role, etc.):

Do nothing until you hear the bell.

2.

to execute (a piece or amount of work):

to do a hauling job.

3.

to accomplish; finish; complete:

He has already done his homework.

Explore Dictionary.com

4.

to put forth; exert:

Do your best.

5.

to be the cause of (good, harm, credit, etc.); bring about; effect.

6.

to render, give, or pay (homage, justice, etc.).

7.

to deal with, fix, clean, arrange, move, etc., (anything) as the case may require:

to do the dishes.

4.

to put forth; exert:

Do your best.

5.

to be the cause of (good, harm, credit, etc.); bring about; effect.

6.

to render, give, or pay (homage, justice, etc.).

7.

to deal with, fix, clean, arrange, move, etc., (anything) as the case may require:

to do the dishes.

8.

to travel; traverse:

We did 30 miles today.

9.

to serve; suffice for:

This will do us for the present.

10.

to condone or approve, as by custom or practice:

That sort of thing simply isn't done.

11.

to travel at the rate of (a specified speed):

He was doing 80 when they arrested him.

12.

to make or prepare:

I'll do the salad.

13.

to serve (a term of time) in prison, or, sometimes, in office.

14.

to create, form, or bring into being:

She does wonderful oil portraits.

15.

to translate into or change the form or language of:

MGM did the book into a movie.

16.

to study or work at or in the field of:

I have to do my math tonight.

17.

to explore or travel through as a sightseer:

They did Greece in three weeks.

18.

(used with a pronoun, as it or that, or with a general noun, as thing, that refers to a previously mentioned action):

You were supposed to write thank-you letters; do it before tomorrow, please.

19.

Informal. to wear out; exhaust; tire:

That last set of tennis did me.

20.

Informal. to cheat, trick, or take advantage of:

That crooked dealer did him for $500 at poker.

21.

Informal. to attend or participate in:

Let's do lunch next week.

22.

Slang. to use (a drug or drugs), especially habitually:

The police report said he was doing cocaine.

23.

Slang. to rob; steal from:

The law got him for doing a lot of banks.

24.

Slang: Vulgar. to have sex with.

25.

Informal. (usually in the negative) to act in accordance with expectations associated with (something specified):

Just ignore her insults—she doesn’t do polite.

26.

to act or conduct oneself; be in action; behave.

27.

to proceed:

to do wisely.

28.

to get along; fare; manage:

to do without an automobile.

29.

to be in health, as specified:

Mother and child are doing fine.

30.

to serve or be satisfactory, as for the purpose; be enough; suffice:

Will this do?

31.

to finish or be finished.

32.

to happen; take place; transpire:

What's doing at the office?

33.

(used as a substitute to avoid repetition of a verb or full verb expression):

I think as you do.

34.

(used in interrogative, negative, and inverted constructions):

Do you like music? I don't care. Seldom do we witness such catastrophes.

35.

Archaic. (used in imperatives with you or thou expressed; and occasionally as a metric filler in verse):

Do thou hasten to the king's side. The wind did blow, the rain did fall.

36.

(used to lend emphasis to a principal verb):

Do visit us!

格致夫博座,要自从盘古开天地,于2017年7月14日法国国庆纪念日,开创第 37 个 do 的定义,载入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 The Dictionary by Merriam-Webster , 以造福 76亿世界人民 ??

perpetrate / commit 才是你的 "犯下":

[pur-pi-treyt]

verb (used with object), perpetrated, perpetrating.

1.

to commit:

to perpetrate a crime.

2.

to present, execute, or do in a poor or tasteless manner:

Who perpetrated this so-called comedy?

博座不但看不懂浅显单词、单句,还时不时地犯下 amnesia,白板黑字看过,扭脸儿就忘!只得一次、再次重复:

... is done ... 这里的被动语态 done , 如果替换的话,只能是 executed / put into effect / carried out / performed, 哪里来的什么

犯下,eh?!

阿妞孤零零地引用了这个论断,没有任何限定前提!自然也应该适用于整个纳粹德国时期(此话本来就是探讨该段历史时提出)。那么,整体来看第三帝国的most evil,按该论断的逻辑,就该是“people who never make up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所犯下!而非希特勒所为!

一根儿筋的博座,掉进用自己双手挖的深坑里,再也爬呀、爬不出来了:

无需赘言,曼施坦因、隆美尔、戈林、古德里安的闪电战,拿下大半个欧洲、大片苏联疆土、毒死六百万犹太人的所有德国国防军、党卫军执行人员队伍中,有阿道夫的半个身影吗?后者,只是签发命令的最高统帅,哪里用得着屈尊身段下到连队去“carry out”,“execute”," performe" 自己的军令。大眼有神地看着人家明明白白写的是“做成”、“执行”,却开口就说“承担责任”云云,这是哪儿跟哪儿呢? With all due respect, 这其中的逻辑才艺,才是令人震惊不已!这难道是博座想要广告天下的?

既然如此,要为这most evil负责(接受法律制裁)的也就不是希特勒了?!按阿妞这句孤零零的引用,这简直就是混蛋逻辑!

With all due respect, 格致夫博座,纯粹从文字字面定义而言,有

个词叫做 “扭曲” (没说“歪曲” 啊)或者说是 “转移话题”,用在这

里,很是恰如其分。因为,顺着格致夫博的理解、给出的反唇相讥结

论,美国著名政治理论家的原文,不得不改为: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ought to be / is supposed to be held

accountable for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 Hannah Arendt】

而 ...is done 的含义,仅仅为 ... is executed / put into effect / carried

out / performed 执行,而已。

川普总统式的超浅显英文短句看不懂,恼羞成怒,张口骂起阿妞博座混蛋逻辑来,活脱脱一个街头小痞子!

回复 | 0
作者:万古刀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7-07-14 13:38:29

不错,在处理刘晓波 出国治病这件事上,习的水平都赶不上北朝鲜的金三胖,确实体现了习愚蠢和蛮横的特征。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4 11:49:51

同意格博的分析,习是处理欠妥,水平不够,新式大老粗一个。 周围的人也没敢去提醒他,大概他也是点不醒的。

至于你列举的深层原因,广大吃瓜群众也不会那么去想的,得我们去帮他挖掘理由,这本身就不自然。 其实在党内也是如此,本来他就没什么威信,全靠文宣吹出来的,这次包子又露了馅,恐怕只有给人看笑话的份了。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叶岛 留言时间:2017-07-14 11:40:25

如果是没有习的访港庆祝20年回归,那还好一些,虽然也会被联系到,但程度还没那么强烈吧? 既然已经在重大节庆日里出头露面了,又是在自由的香港,很多人都追着问,问他放不放刘小波? 显然把这个问题已经放到习的头上了,在这种情况下应付几句也好,打打太极拳也好,毕竟你是政治人物,怎么可以对人民的呼声装听不到呢? 在香港人看来,在台湾人看来,在世界其他国家的吃瓜群众看来,你装听不见就是无视一个病重垂死人的苦难,这就已经超出了人性的底线,你是个什么玩意儿世人也就认识得清楚无误了,平日里的那些文宣忽悠也都是白做了。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秋念11 留言时间:2017-07-14 11:24:31

秋念兄,有时候还是要买帐的,有时候买帐会受益,不买帐会受损。

据说习从小比较内向,见到人话不多,叫声“叔叔阿姨“就没话了,他爹娘为他没少操心。

长大了也是如此,不会察颜观色,也不会应酬,死人头一个,还是性格太内向,所以对于外界的反应他很少去想,只是一味的认死理,觉得自己是在坚持自己的原则,再加上文化程度有限,所以这次铸成大错,害死刘小波的黑锅,恐怕他要背一辈子了,这不是自找的吗? 本来这事跟他没多大关系,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呢? 现在被坐实了罪名,是不是智商不够,象个傻冒?

有些精明人自己做了坏事还能找个替罪羊,把自己开脱得干干净净,这就是打磨出来的手腕,习在这方面太差劲,比金三胖都不如。

回复 | 0
作者:叶岛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7-07-14 11:12:23

更大的可能是:习没有用时间考虑刘晓波的去留问题,对习来说这事情不重要,无所谓。

回复 | 0
作者:司马懿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4 10:53:33

格博说得有理,但是无论阿妞还是P博都实在是白左一类,这些人是讲斗争而不是讲道理,逻辑的。与左左讲道理是浪费时间的。P博明显是来斗争的,这些人反共而最像共党,是同共党一样的邪教徒!

回复 | 3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07-14 09:18:10

反习王,你是急先锋,习王的选择性反腐,锦衣卫行动已经让你的利益集团胆战心惊了,大量的腐败分子在蒙冤受屈。你不糊旧报纸套脑袋上回国抗议天理不容啊!你如果还不抓紧,监狱里关的可就不仅是博输记等,而是你的七大姑八大姨了!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7-07-14 09:09:53

嗯,刘晓波最终未被允许到国外就医,确实令人意外。即使从中共当局的利益出发,也挺难让人理解。

在我们这些局外人看来,让刘晓波夫妇出国,中共等于甩掉了一个包袱,避免了国内外的谴责。或许,他们有更深层的考量吧。

应该不是担心刘晓波夫妇去国外发声。因为无论他们控诉什么,都不会太令人意外。无论如何,也不会比死在国内背上害死刘晓波的恶名更甚!

如果非要作个无根据的猜测,或许是担忧刘晓波被永恒吧。试想,假如刘病逝海外,其遗体安葬地就会成为一个永恒的象征!海内外的民运、及其他异见人士就可以充分利用这个“实物”象征,发挥其无限的精神激励价值!那将是中共不愿面对、又无能为力的一个永远的污点存在于海外,无法磨灭!

回复 | 0
作者:秋念11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7-07-14 08:55:26

不买账更好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7-07-14 08:39:27

--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7-07-14 08:39:16

这里各种政治观点都有,争论也比较激烈,我就不介入争论了,这里来补充一个视角,用超善恶的观点来审视一下刘小波事件对当事人的得失。

对刘小波事件的处理上,可以看出政治水平的高低,可以比较一下中国和朝鲜这两个决策人的政治素质:对于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和刘小波,都是两国当局要杀害的人,但金三胖的处理水平比习胖要技高一筹,金三胖是放人,让人死在美国,体现了金三胖的精明和灵活性,习胖是抵死不放人,让人被囚死在中国沈阳,这体现出了习胖在本质上的愚蠢和蛮横,在处理手法上高下立判。

觉得这习胖不适合搞政治,政治艺术是一半实一半虚的艺术,邀买名声对任何政治人物都是必修课,以此观之这习胖还没入门呢。不管怎么说刘也是和平奖的主,对于这个光环世界各国的吃瓜群众都很买账,所以各国的政治人物都必须顺应这一点,以给自己加分。 即便狂傲如希特勒,也不会顶着这股民意的逆流上,也得把这股劲让过去,对和平奖得主表示出一定的尊重来,是个人都懂这一点道理,何况是精明的希特勒呢?

习胖这次做法太瓷实,连一点借口,一点腾挪的余地都没有,全世界吃瓜群众的反作用力,都将打在这个蠢货身上,他爹习仲勋要是地下有知,恐怕都得从死人被气活过来不可。 习的蠢行,也必将给我党带来不必要的,巨大的负面影响。 习的下台,恐怕也是迟早的事了。 呵呵!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07-14 07:28:11

你两位也是不打不成交嘛!呵呵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4 07:25:53

1)【“整个第三帝国罪恶,谁是主要负责人” ?Repeat: 哪儿跟哪儿啊?

这不是 make it up out of thin air 无中生有、自说自话、所问非所说嘛?】

你有起码的逻辑能力吗?关于事件A的论断,其逻辑推演可以运用到事件B、C、D……如果推演到其它事件不成立,论断就不成立!这有异议吗?

我只是把那个论断的逻辑推演到整个第三帝国的罪恶,究竟该谁负主要责任(接受制裁),何错之有?你就理解不了了?你敢说这个推演与那个论断无关?

2)【哪里有一字一词、一丝一毫 “那哑巴腰里也没见别着个喇叭”式的 “罪魁不是阿道夫” 的逻辑隐匿在里边呢? 非要把自攒的伪命题、伪逻辑、

伪结论扭曲成 ---- 为元首开脱战争罪恶,博座就幸福滴抢占上了道德

制高点、傲视群氓啦?】

再次暴露了你可怜的理解力,扣帽子的功夫倒是很突出!为希特勒“开脱战争罪恶”,恰恰是你和阿妞津津乐道的那个论断的必然逻辑推演!

如果你还觉得委屈,少扯一大堆没用的废话,请针对我这两个回复中的几点反驳,我可以奉陪。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4 06:59:07

你原意耍嘴皮子,请便!问题是,你扯了这么多,甚至把阿妞的回复全重复一遍,有用的在哪儿呢?能解决你们的逻辑困境吗?

1)【你再怎么说,全句的关键动词是 done ! done ! done !】

你一直在纠结这个动词“犯下”(done)与我回复中的“负责”不是一回事,我很意外你的理解力:谁“犯下”的罪恶,就该谁为其“负责”,并接受法律的制裁!这有异议吗?

2)【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阿妞孤零零地引用了这个论断,没有任何限定前提!自然也应该适用于整个纳粹德国时期(此话本来就是探讨该段历史时提出)。那么,整体来看第三帝国的most evil,按该论断的逻辑,就该是“people who never make up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所犯下!而非希特勒所为!

既然如此,要为这most evil负责(接受法律制裁)的也就不是希特勒了?!按阿妞这句孤零零的引用,这简直就是混蛋逻辑!

你Pascal从前一个回复就在耍小聪明,我只是愿意为你留面子,不戳破。你马上就来劲了!但你前后扯了这么多,哪句在点子上?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07-14 04:59:07

蛾子,不是你提醒,还真把你忘了,你是比这儿所有人更有资格去示威抗争的主儿了。咱已经提到,阿妞有一定的耽心,会被中国政府拒签签证,而且在国内的行动会受一定的限制。但你不同,你是中共良民,行动自由,同时又是习大“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的鼓吹者,王公公反腐防腐的受益人,老年性痴呆后救济金的期盼人员。刘晓波的命运与这个制度的好坏对你本人与子孙后代关系极大(除非你已经把妻儿老小交给毛利人打理)。你要不到中国去自由发声,天理难容。

至于薄西王,咱不太替他担心,他也活到68了,人生七十古来稀。听说也被肝癌,但是早期,挺过七十就够本了(刘晓波没达标)。还得感谢诺贝尔委员们没相中他,给他下套捧杀他,所以再活几年还是有把握的。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他要是过世,自有大连,重庆的人民纪念,大连,重庆的山水建设作证,不像刘晓波留下的只有几页西方宣言的复印稿,那是没法相比的。

刘晓波之死,也给蛾子出了难题。习王政权被称之为谋杀刘的主要凶手,而蛾子对此一直态度嗳昧,不敢表态。这两者之间的取舍,蛾子确实需要想好了,不能一时冲动,人云亦云。别人说什么问题不大,顶多一时探亲访友回不去,而蛾子你是要在那儿养老送终,弄个死后不得安宁,这代价可是永世的。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3 23:39:16

谢谢博座劳神耗时码字回复。发现博座字里行间反映出来的 a train of

thought / a thread of thought or a line of reasoning 十分地 appealing:

你说,村东头来了个喇嘛,喇嘛手里拎着五斤挞嘛,博座呢,看见了

文字,听见了你说,然后,一脸严肃反问道:

我怎么没见村西头来了个哑巴?那哑巴腰里也没见别着个喇叭呢??

阿妞博座说的是:

在刘晓波去世时,有良知的人们关注的,不是刘晓波言论的正确与错

误,而是一个政权的邪恶,一个书生的残弱。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Hannah Arendt

之前呢,妞妞说:

当然是以贵国法律为准绳!刘晓波因言获罪,因坐牢而获诺奖。现在

成为了死在牢里的第二个诺奖得主,成为第一个因关死在监狱并无法

领取诺奖的得主。那个党国因此打败希特勒,创造了世界纪录。

随便你怎么去一分为二吧,历史会把这两个党国合二为一的(最后这

半句,石破天惊,震天撼地!)。

综上所述,哪一段、哪一行、哪一字,谁在扯什么村西头来了个哑巴

式的 “整个第三帝国罪恶,谁是主要负责人” ?Repeat: 哪儿跟哪儿啊?

这不是 make it up out of thin air 无中生有、自说自话、所问非所说嘛?

请不妨再细细端详看一遍:

“不幸的是,大多数的邪恶, 是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

的人所执行的 / 所做的。”

哪里有一字一词、一丝一毫 “那哑巴腰里也没见别着个喇叭”式的 “罪

魁不是阿道夫” 的逻辑隐匿在里边呢? 非要把自攒的伪命题、伪逻辑、

伪结论扭曲成 ------- 为元首开脱战争罪恶,博座就幸福滴抢占上了道德

制高点、傲视群氓啦?

It occurred to me all of a sudden that 突然突然意识到,后来的一切

偏差,原来,一切源于博座大意了,疏忽了,轻敌了,撇上一眼: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 Hannah Arendt

以为看懂了,以为抓住了全句的内在逻辑,实际上,第一时间压根儿

什么、什么、什么都没有看明白,看偏了,走样了。

你再怎么说,全句的关键动词是 done ! done ! done ! 明明意识到戳

中了要害,还要梗着个脖子,口儿 ---- 正得很: 别跟我扯什么动词。

回复 | 1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07-13 22:41:37

薄输记要是去世了,万维估计也只有你伤心了。

你怎么不弄张旧报纸胡你脑袋上,去秦城监狱外面静坐片刻?难道你对薄输记就没有一点点真情?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3 22:23:32

不好意思,打字太快, 俺把banality of evil 打错字了。Pascal做了很好的订正与说明。这个话题俺得专门来一篇。 现在先喝杯咖啡。

至于香椿树扯什么红二代,他是把韭菜长到椿树上去了。我有过一个名篇,《红二代的可爱可笑与可怕》,他当香椿炒鸡蛋吃了。 格博不妨搜索一下自己看看。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3 21:52:35

【With all due respect, 格致夫博座,纯粹从文字字面定义而言,有个词叫做 “扭曲” (没说“歪曲” 啊)或者说是 “转移话题”,用在这里,很是恰如其分。】

Pascal博太客气,谢谢你的详细评论!

我那句话强调的是整个第三帝国的罪恶,谁是主要责任人问题,不是具体哪项罪行,该谁负直接责任问题。在这个意义上,纳粹帝国的整体罪恶,得出主要责任人不是希特勒的结论,是不是令人震惊呢?

并且我在那句话前面也已申明:只是按照阿妞引用那句话的逻辑,而非整个内容。至于具体某个动词,更不是要引用的东西!

遗憾的是,你这里的引申举例,也变成了你所言的“扭曲”。

关于后面的文章,尚未来得及拜读,容后再议。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7-07-13 21:26:09

【对于阿妞等不自觉的左翼激进的确需要提醒】

关于阿妞的真实派别,这还真是一个问题,不清楚她是否愿意接受你这个定位。呵呵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7-07-13 21:22:05

【官二代是妞自己说的, 你不要扇人家的嘴巴说妞吹牛。】

哦,真有此事?抱歉,我完全不知。阿妞可否澄清一下?

回复 | 1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7-13 21:00:40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Hannah Arendt】

简直令人震惊!按这个逻辑,纳粹第三帝国的 evil,主要不是由希特勒负责!而是“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该负责?!这就是阿妞想要告诉大家的结论?

With all due respect, 格致夫博座,纯粹从文字字面定义而言,有

个词叫做 “扭曲” (没说“歪曲” 啊)或者说是 “转移话题”,用在这

里,很是恰如其分。因为,顺着格致夫博的理解、给出的反唇相讥结

论,美国著名政治理论家的原文,不得不改为: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ought to

be / is supposed to be held accountable for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Hannah Arendt】

而 ...is done 的含义,仅仅为 ... is executed / put into effect /

carried out / performed 执行,而已。

无需赘言,曼施坦因、隆美尔、戈林、古德里安的闪电战,拿下大半个欧洲、

大片苏联疆土、毒死六百万犹太人的所有德国国防军、党卫军执行人员队伍

中,有阿道夫的半个身影吗?后者,只是签发命令的最高统帅,哪里用得着屈

尊身段下到连队去“carry out”,“execute”," performe" 自己的军令。

大眼有神地看着人家明明白白写的是“做成”、“执行”,却开口就说“承担

责任”云云,这是哪儿跟哪儿呢? With all due respect, 这其中的逻辑才

艺,才是令人震惊不已!这难道是博座想要广告天下的?

有一部书的名称为:

Hitler's Willing Executioners: Ordinary Germans and the Holocaust

Willing Executioners by Daniel Goldhagen (cover).jpg

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美国著名政治理论家。阿伦特是原籍德国的犹太人,师从哲学大师海德格尔。

1961年,阿伦特受《纽约客》委托,前往耶路撒冷采访纳粹战犯,“最终方案”的主要负责人,“死刑执行者”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的审判,并于1963年出版了《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关于平庸的罪恶的报告》。本书一经问世,立刻引起世界性的轰动。

其实,说“轰动”不如说激烈的声讨和批判,阿伦特被指责为纳粹辩护,对犹太人缺乏同情心,甚至有人痛斥阿伦特是“德国的婊子”,许多昔日的好友毅然和阿伦特决裂,一生不再来往。

阿伦特被误读了。根本的原因是,阿伦特没有以记者的身份采访审判,而是以一个学者的眼光,忽略了自身的犹太裔身份,站在人性的高度用哲学的语言剖析了纳粹的罪恶。阿伦特的报告并没有局限在这一次审判,更没有局限在艾希曼一个人身上,阿伦特着眼于整个人类,提出了“Banality of Evil”这个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概念。因此,阿伦特不是在简单地描述一个法律案件,她的观点或许不符合当时甚至现在的法理,但是她的哲学思想却是划时代的,以至于当今仍然无人能超越,更有不少人甚至无法理解。

本文将试图从“平庸的罪恶”这个概念出发,尝试着阐述一下阿伦特的基本哲学和社会政治理念,同时结合中国的现实,就几个常常引起争论的话题和大家一起探讨。

1. 什么是“Banality of Evil”?

许多西方的哲学概念一经翻译成中文,原来的哲学意味就丧失了。比如《生命不可承受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用“生命”来替换“Being”这个概念,就将一部哲学思考变成了二流的言情小说。

“Banality of Evil”的中文翻译是“平庸的罪恶”,但我认为并不准确。“banal”一词具有“缺乏创造力,无趣,乏味”的意思,其同义词有“trite, hackneyed, ordinary, common, conventional, stereotyped, unoriginal, uninteresting, dull, trivial等;而“Evil”则是“恶”,但是“恶”并不自动成为“罪”。

“Banality of Evil”是指恶中包含了“平庸”、“普通”的属性,Banality是描述的主体,而不是Evil(对比“the color of the car”,是车的颜色,而不是颜色的车)。难怪许多相关的汉语文章中都将原文误引成“Evil of Banality”(包括何清涟的《文革的双重性:国家之罪与平庸之恶》)

故此,要正确理解阿伦特的原意,必须将banality of evil与康德所描述的“极端罪恶”(Radical Evil)加以区别,行极端罪恶的“希特勒”们,在人类历史上并不多见,而世界上每时每刻所呈现的恶行,都是“平凡”、“普通”的人所行的“平庸之罪”,罪恶被“平庸化”了。著名心理学家利弗敦(Robert Jay Lifton)说过:“行恶是人类的潜能”。

为了方便叙述,本文沿用“平庸的罪恶”一词。

2. 罪恶为何“平庸”?

阿伦特在《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书中极为冷静地对整个审判过程做出了描述,她的冷静几乎达到了冷酷,她丝毫没有因自己的犹太人身份而对纳粹迫害犹太人提出控诉,相反,阿伦特根本否认纳粹之所以受到审判,是因为他们迫害犹太人,而是纳粹犯下了反全人类的罪恶。

阿伦特之所以受到攻击,主要是出于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阿伦特认为艾希曼不像以色列法庭指控的那样是一个堕落的施虐狂,是参与迫害犹太人的蓄意策划者和组织者,而是作为纳粹这部庞大机器的一个部分,是“时代风暴中的一片叶子”,他“平庸无奇”,“毫无特色”,艾希曼只是机械地接受命令的军官,他不是魔鬼,而是一个“小丑”,故此,艾希曼的行为就是“平庸之恶”。(Despite all the efforts of the prosecution, everybody could see that this man was not a “monster”, but it was difficult indeed not to suspect that he was a clown. )

第二,以色列动用特工将艾希曼等前纳粹军官秘密从阿根廷绑架回以色列受审,违背国际法,践踏了他国的主权。而这些人所犯的是“反人道罪”,不是“反犹太人罪”,所以耶路撒冷法庭不具备审判资格。

第三,耶路撒冷的审判不是出于正义,而是一场犹太人的控诉会,自始至终是犹太人在复仇,是以色列政府在为自己的犹太复国主义寻求理论支持并占据巴以冲突的道德制高点。

第四,也是最受犹太人责诟的就是,阿伦特指责“犹太居民委员会”(Judenrat)与纳粹串通一气谋杀自己人。正是这些犹太人的领袖,将自己的同胞召集在一起,没收他们的财产,将他们送上死亡列车。这些犹太领导是“整个悲剧中最黑暗的一幕”。

然而,阿伦特丝毫没有为纳粹的罪行做任何辩解,她虽然认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潜在的艾希曼,但是阿伦特以这段话结束了整个报告:“政坛不是幼儿园,政治中的服从与支持是同一个概念。正是因为你(指艾希曼)支持并执行了这样的政策,不愿意和犹太人和其他种族的人一起住在这个星球上——似乎你和你的上司有权决定谁可以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认为人类中没有一个成员愿意和你分享这个星球。这就是你必须被绞死的理由,唯一的理由!”( For politics is not like the nursery; in politics obedience and support are the same. And just as you supported and carried out a policy of not wanting to share the earth with the Jewish people and the people of a number of other nations — as though you and your superiors had any right to determine who should and who should not inhabit the world — we find that no one, that is, no member of the human race, can be expected to want to share the earth with you. This is the reason, and the only reason, you must hang.)

尽管如此,阿伦特仍然被她的同胞所唾弃,犹太团体号召人们在赎罪日谴责她,甚至悬赏学者从她的书里鸡蛋里挑骨头,借以攻击阿伦特。

3.阿伦特错了吗?

 犹太人在二战中受尽了凌辱,他们伸张正义甚至复仇的心态都能得到理解。但是作为一个学者,阿伦特没有错,她之所以和大多数人不同,是阿伦特观察历史的视觉的角度和高度不同,阿伦特对历史事件的观察与分析之理性和尖锐,其态度之“冷酷”,正体现了一个严谨的学者的治学勇气。当普通大众在关注如何惩罚希尔曼本人的罪责的时候,阿伦特思考的是全人类(不仅仅是犹太人)如何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

从这个基本点出发,阿伦特从艾希曼身上看到了“平庸的罪恶”,正是由于罪恶的平庸性,恶行都会发生在每一个平凡的人身上。这个观点,被耶鲁大学所作的著名的心理学实验——米格兰姆实验——进一步证。普通的人,在接受了指令之后,可以以教师的身份对学生的错误采取极端的手法加以惩罚。

德国,是一个文化水准极高,各类“大师”层出不穷的国度,那里盛产哲学家、音乐家和文学家,所以纳粹军官们如同儒雅的学者,他们闲暇时朗诵歌德的诗歌,探讨康德哲学,甚至亲自弹奏贝多芬,然而一转脸,他们又可以面无表情地以极其残酷的手段杀害犹太同胞。

恶就是这样寄生在这些平凡的人之中,在阿伦特看来,恶是不须思考的(thoughtless),恶是人性中表面肤浅的东西,而善才是有深度的。一个人,往往出于“做好自己的工作”或“服从命令”或“得到他人的人可和赞赏”就会不知不觉中行恶,如果再加上“为国家和民族利益”“为正义”这样的道德信念,任何令人不齿的行为都可以在冠冕堂皇的面纱下大行其道。

日本法西斯侵略中国是为大和民族的利益,是为天皇而战,是为大东亚共荣,纳粹则是为了实现日耳曼民族的理想,建立一个“雅利安人的伊甸园”,所以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在杀人,只不过是为实现崇高理想扫除一切障碍。平庸的“无思维”正是产生这种理念的温床。

因此,阿伦特认为,对于一切邪恶的审判,必须以表现正义为基本原则,法庭大量展示犹太人所遭受的痛苦和耻辱,就将正义的审判注入了复仇这样一个陈旧的思维,于是历史将呈现一种循坏:纳粹迫害犹太人,以色列将七老八十的纳粹成员秘密抓捕、审判,怨怨相报,这种仇恨又难免转嫁给其他民族。阿伦特在报告一开始就指出,以色列总理本古立昂(Ben Gurion)在审判之前一再强调犹太民族所遭受的种种苦难,强调犹太人所面对的是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而以色列将艾希曼捉拿归案并绳之以法的原因之一就是“挖出其他纳粹,比如那些和纳粹有联系的阿拉伯领袖”。

不难看出,当今为何巴以冲突无解,加沙地带战火连绵硝烟不断,某一方总在叫嚣完全彻底消灭对方,犹太民族难道不应该从历史中吸取什么经验和教训吗?

阿伦特认为,在正义旗帜下的审判,应当有一个超越种族,超越地域,超越某一人群的普世标准,对于个人而言,不是因为他是什么人,而是因为他做了什么,是审判他的行为。换言之,我们关注的不应该是受害人,而是施害者的行为。如果审判仅仅针对个人而不是具体的行为,那么所谓的正义就是复仇。

4.“平庸之恶”来自何处?

阿伦特一再强调,艾希曼不是一个反犹太主义者,也不是一个精神上患有疾病的病人,他只不过是完成自己的工作,不但“服从命令”,而且“遵守法律”。

在阿伦特看来,绝大多数人是和艾希曼一样,“正常”得可怕的人,正是这种正常的服从命令的人,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什么的时候犯下了罪恶。阿伦特同时也指出,是纳粹的极权主义体制使得民众丧失了思考能力,是纳粹的极权让一个普通善良正常的人变成了一个残暴的人。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阿伦特的另一本著作《极权主义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这才是阿伦特研究的真正的领域,她对极权有着精辟的总结:意大利法西斯是国家主义的极权,而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则是为了国家的权力清除一切障碍。

由此看来,阿伦特探讨的“平庸之罪”是在极权这个前提之下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忽视,现代西方社会里,极权主义和民主政治是不可分割的两面体,所以平庸之罪并不是纳粹和共产主义所独有。这个问题后面将做进一步讨论。

阿伦特在书中有两句话值得思考:

“在暴政之下,行动远比思考来得容易。”(Under conditions of tyranny it is far easier to act than to think. )

“不幸的是,大多数的邪恶是那些从来没有决定自己是从善还是行恶的人所为。”(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

5.如何杜绝“平庸之恶”?

既然行恶的都是芸芸众生,那么如何才能杜绝“平庸之恶”?

阿伦特认为,人的“无思想”导致了对是非善恶的不分,所以人一定要能够思想,并建立完整的道德准则,因为道德是和政治紧密相关的。然而,阿伦特并没有更深一步阐述这个至关重要的部分,不过阿伦特为我们进一步思考人性的弱点搭建了一个巨大的平台。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3 20:41:51

官二代是妞自己说的, 你不要扇人家的嘴巴说妞吹牛。

回复 | 0
作者:秋念11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07-13 20:08:34

全跟风

回复 | 0
作者:秋念11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7-13 20:06:10

还是章比他可怜一百万倍。你们就是趁机炒,人血馒头,什么关心

回复 | 2
作者:guitarmanzw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7-13 20:00:23

一个造谣,一个传谣,都得坐牢!

不知道每年花多少钱养犯人?

回复 | 1
作者:司马懿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3 19:35:34

对于阿妞等不自觉的左翼激进的确需要提醒,“殖民三百年”反的应该是这种幼稚无知,以至共党得以在中华掌权!

回复 | 3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7-07-13 18:53:55

呵呵,司马博应该注意到文中用黑体强调的这句话:全面肯定一个人,将其偶像化,无异于另一种高级黑!

这个本意还算明确吧?

至于最后那两句话,理解为反话正说也好,无奈地指出无法避免的现实结局也罢,总之,它能引起一点警觉就好,从你的评论看,这样的目的似乎已经达到了。赞同你这句:“捧为圣人偶像,恰恰是刘先生反对的吧!”

回复 | 2
作者:司马懿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3 18:35:39

这种无论对错的言论及其危险,与共党的无识事实不是一样的吗?刘先生值得敬佩,但捧为圣人偶像,恰恰是刘先生反对的吧!

回复 | 4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07-13 18:26:08

刘晓波在89年民运期间,从美国返回中国参加,并且是最后离开天安门的四君子之一。这份勇气足以令很多所谓的民运人士汗颜是真的。

而王秉章返回中国搞地下组党活动,居然受到民运人士的谴责!这样的民运能有什么作为?对于嘴炮们,提希望都是奢侈!

回复 | 3
作者:格致夫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07-13 18:15:22

这位牧人的马列主义小手电筒照别人的时候,永远电力十足,要他们照自己的时候,总是没电!嘿嘿~

回复 | 2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07-13 18:04:37

---在刘晓波去世时,有良知的人们关注的,不是刘晓波言论的正确与错误,而是一个政权的邪恶,一个书生的残弱。

阿妞知道吗,空口喊口号那套不到白狼,那是虚弱的表现。你能实实在在做点事,讲点论点,找点论据,那才是本事。口号这玩意儿现在已经上不了台面,

两年前刘晓波还没得病时,你回国干啥去了,重走红军路,怎么就不想想到刘的监狱前哪怕象征性的静坐片刻,弄张标语缠在脑袋上示示威?咱注定你不仅过去不敢,将来也不敢,中共当局因此取谛你的签证,你可要比在刘的肖像前伤心一万倍。

假的就是假的,看看万维上匆匆忙忙拼凑出来的“悼念”文字,没有一点真情,都是应景之作,许多还是ZT,真情这玩意儿是无法ZT的。还是抓紧时间动点脑子写一篇自己的吧,如果你真有真情要表露。

回复 | 2
作者:格致夫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07-13 17:56:35

【有无良知,区别于此。】

这太有讽刺意味!你和阿妞们都是整天喊着要中共给人民言论自由的人,一遇到现实问题,却试图干涉他人在刘晓波去世一事上发表哪类言论!

回复 | 1
作者:BFTS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07-13 17:54:21

》放羊的啊,你说的话便宜得很呢!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有没有良知?你问问你自己你的良知在哪里?

共产党钳制言论的伎俩你是驾轻就熟,你容不得一点点和你的意见不同的声音。幸亏你手上没有一点点真正的权利,中国人要是在你的领导下,中国人只会比现在更惨,你说说是不是?

你造谣污蔑,说不负责任的话,你什么时候有过一丝的歉意的。你说什么东西好,不惜用造谣,说谎话的办法。哪一个共产党员能够和你一比。

如果刘晓波是你的囚徒,你是习胖的话,他很可能五年前就被你折磨弄死了,根本就等不到他能够得病,是不是?你说说你不会这样做的任何能够让人信服的理由出来?共产党身上的坏东西,你说说你缺哪一样?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07-13 17:45:28

【你对阿妞的回答是唯物辩证法把人变傻的典范!】

是吗?凭着唯物辩证法创立者的思想,曾经把半个世界变成红色!你能说他们都是变傻所为?毛泽东也是唯物辩证法的践行者,他也傻吗?你牧人敢说比毛聪明?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7-13 17:39:17

闪烁其辞、绕道而行,都不能帮你。你还没回答我给你提的几个问题呢!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7-13 17:28:10

有无良知,区别于此。

【在刘晓波去世时,有良知的人们关注的,不是刘晓波言论的正确与错误,而是一个政权的邪恶,一个书生的残弱。】

回复 | 2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3 17:26:51

你对阿妞的回答是唯物辩证法把人变傻的典范!

阿妞:【随便你怎么去一分为二吧,历史会把这两个党国合二为一的。】

【格博】 呵呵,那么,你是赞成全面肯定、一味吹捧一个人喽?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07-13 17:21:43

啊,汉那-阿伦特吓住你啦? The banity of evil. 研究一下吧。中国人懂这个的不到亿万分之一。如今的德国人有十分之一明白,包括东德人。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07-13 17:14:32

呵呵,你闲人总是习惯于喊革命口号!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7-13 16:52:45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Hannah Arendt】

简直令人震惊!按这个逻辑,纳粹第三帝国的evil,主要不是由希特负责!而是“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该负责?!这就是阿妞想要告诉大家的结论?

回复 | 2
作者:格致夫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7-13 16:43:35

很遗憾!且不说你的情绪化表达,请问阿妞:盖棺定论是什么意思?还有比这个时候客观地评价逝者更合适的时机吗?

换个角度看,在一个自由言论环境,有谁有权力规定大家发表什么样的言论吗?

只有满版都是千篇一律的颂扬文章才更可取吗?这不正是人们深恶痛绝的、缺乏言论自由环境的特色吗?

回复 | 4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7-13 16:19:35

在刘晓波去世时,有良知的人们关注的,不是刘晓波言论的正确与错误,而是一个政权的邪恶,一个书生的残弱。

The sad truth is that most evil is done by people who never make up their minds to be good or evil......Hannah Arendt

回复 | 6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