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格致夫的博客
  第一是客观,第二是客观,第三还是客观,然后才有资格主观。
网络日志正文
从北大校长念白字到误用“携夫人” 2018-05-06 08:47:36

从北大校长念白字到误用“携夫人

文:格致夫



5月4日,北京大学举行120周年校庆纪念大会。网络流传一段视频,在大会致辞中,北大校长林建华出现口误:把“鸿鹄(honghu)”念成“鸿hao”。北大可谓中国最牛的大学,特别是文科类执中国大学之牛耳。堂堂北大校长,不清楚算不上很生僻的“鸿鹄”的读音,难免令人失望。


好在这位校长很快发了一封公开信给学子们。他写道:"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


这位校长是化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还简要提到,他文革期间没有机会接受良好的基础教育。显然,文革被耽误,理科出身,都不是念白字的理由。在如此隆重的场合演讲,理应事先做好功课。但这位校长能够迅速出来道歉,其态度和担当还是值得肯定。


而更糟糕的问题还不在于念白字,其大会演讲和该道歉信中还有一个令人无法接受的观点:“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 


非常令人遗憾,不客气地讲,林校长的这番说辞是极其荒谬的。任何一个社会,最应该高举并捍卫质疑精神大旗的地方就是大学和研究机构!除了教书育人,探索未知,澄清疑惑,揭露谬误,也是大学的本分。显然,这些使命都离不开质疑精神。


而北大校长念白字这个事件,亦令笔者想到目前媒体(特别是网媒)文章中司空见惯的错别字现象。如最常用字“的、地、得”不分,“做、作”不辨等可悲现象。至于网络对话中,故意使用错别字问题尤其普遍。如“葱白”(崇拜)、"大虾”(大侠)、“涨姿势”(长知识)、“人参公鸡”(人身攻击)、“湿人”(诗人)、“油菜花”(有才华)等,诸如此类,显然不利于语言文字的规范使用。还有一种现象是,制造出一些污言秽语类的新网络词,污染着汉语言文字的纯洁性。如:屌丝、撕X、装X、逗X、X格、碧莲、然并卵,等等。


当然,网络语言也不可一概否定。有些新创表达内容健康,或鲜活生动,或形象逼真,或新颖别致,或精炼到位,在语言文字的自然筛选与淘汰过程中,应该能够流行下去。例如:高大上、活久见、颜值、小鲜肉、键盘侠、不要不要的、萌萌哒、么么哒、嘴炮、女汉子、喜大普奔、细思极恐、分分钟、脑补、脑洞、捧杀、躺枪、逆袭、打酱油、囧,等等。这些词汇和表达,增强并丰富了汉语言文字本身的表达力,词典等工具书应予收录。


“携夫人”与“偕夫人”,究竟何者正确?


“xié夫人”访问、出行,是一个惯用表达法。但近年来,却出现“携夫人”和“偕夫人”两者混乱使用现象。下面是最权威的官方媒体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新闻中的几个实例。

—— 人民日报(2018年4月27日)一则新闻中写道:金正恩将携夫人李雪主参加在韩方“和平之家”举行的晚宴。

—— 新华社(2018年4月2日)一条新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1日偕夫人李雪主在东平壤大剧院观看了访朝韩国艺术团在平壤的演出。

—— 新华网(2017年9月3日)一条新闻标题是:特朗普携夫人再抵得州飓风避难中心。而正文中却是“特朗普偕同夫人由华府郊区安德鲁空军基地出发,前往休斯敦。”

—— 人民网(2015年3月10日)一则新闻的标题和正文中均有这个表述:李昌钰携夫人宋妙娟回乡省亲。

—— 新华网(2014年4月21日)转发中国日报网站的图片报道时,标题是:金正恩携夫人李雪主观看演出。


在网络时代之前,“偕夫人”几乎是新闻中的一个标准表达,不曾有“携夫人”之说。进入网络时代之后,混乱使用现象逐渐严重起来。尤其是近年来,后者大有代前者之势。使用拼音输入法,键入这三个字的拼音,出现在第一选项的就是“携夫人”,而非“偕夫人”!那么,两者中究竟哪一个是更规范、更合理的用法呢?


要弄清这个问题,首先需要明确“携”与“偕”的异同。

携—— 动词:带着、带领;拉着(手)。 如,携手同行。

偕—— 副词:一起、共同。 如,白头偕老。

 

“携”作为动词,宣示的是动作,其对象既可以是物,如“携款潜逃”;也可以是人,如“扶老携幼”。用于人时,且含有主人、长辈带着家眷、晚辈幼小之意。 

而“偕”是一个副词:专用于人,不可用于物。传达的是一同。如“偕同”、“偕老”、“偕行”。


而两者间更关键的区别在于,“携”字对象是人时,强调主从关系!虽然不能指责该用法宣示不平等,但隐含着这类意味,也是无法否认的。而“偕”字则强调彼此之间的平等融洽,更能体现现代文明社会的平等观念。


就文字特点而言,“偕夫人”属书面语中的正式、文雅表达。“偕”字本来就属文言词的现代沿用。在这个意义上,“携”字本身反而没有多少文雅气息。特别是考虑到其不平等意味的时候,“携夫人”就有些不伦不类了。


此外,口语和通俗表述中一般不用“偕夫人”这种文绉绉的表达。例如,央视新闻主播海霞,在播报新华社2018年4月2日那则新闻时,就将“偕夫人”在口播中改为“与夫人”。


总之,虽然仅仅就语义和逻辑而言,“携夫人”这个说法不能算错误,但在更严格的层面上,从庄重、文雅和现代平等观念的角度出发,只能用“偕夫人”。尤其如新华社和《人民日报》,这类代表国家的权威官方媒体,出现“携夫人”这种表述,还是不应该的。只要国家级最权威媒体做好规范使用语言文字的表率,地方和民间文字表达中,这类不规范、不合理现象就会逐步减少。


浏览(14281) (27) 评论(6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格致夫 回复 sbrenew 留言时间:2018-05-13 18:43:24

你的这个态度值得肯定。不全是你的错。我刚才用百度搜索了一下。除了我自己发在天涯的,还有另外两个网站“转载”,但故意改了我的笔名。

另外有一点也不能怪你,是我自己疏忽了。这篇文字在这里首次发出是5月5日,一天后做了重要修改,又重发,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这就造成国内那篇首发时间比这篇还早。

这里首发那篇我已删除内容,并隐藏。好在最初的8条评论与回复还在。下面这个截图可以证明原文首发于5月5日。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8-05-13 18:38:52

回复 | 0
作者:sbrenew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8-05-13 17:50:48

那我向你道歉啦

回复 | 0
作者:谁想找抽1 留言时间:2018-05-13 15:50:07

博主文章指出了我党治下的当今中国现象:1)糟蹋传统文化已成常态。2)当官的强词夺理死不认错。3)对知识的尊重是以政治挂帅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sbrenew 留言时间:2018-05-13 15:25:24

百度上你搜索到的那篇,也是本人发在国内的。

如果你真怀疑抄袭,只要看看发布时间,国内发出的比本篇晚一天,也该得出相反的结论:是国内“抄袭”了本人的嘛!

你再看看国内作者的头像,是不是与这里的一模一样?哪有这么笨的抄袭者,连头像都抄袭?!

真服了你们这些人!

回复 | 0
作者:sbrenew 留言时间:2018-05-13 13:04:43

这文章百度上有啊 不是抄袭吗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achedanv2 留言时间:2018-05-13 12:19:19

谢谢支持!

关于“携夫人”这个以讹传讹的用法,多年前就注意到了。只是乱用词的现象已经见怪不怪了,也就一直没想作为一个问题提出来讨论。

这次碰巧发生北大校长念白字事件,又看到国家最权威媒体也在滥用“携夫人”,于是才有了此文。

关于北大校长这事儿,我也不赞同揪住不放。他能道歉也就够了。至于要他辞职,就更有些矫情了。

回复 | 0
作者:tree123456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8-05-13 11:37:21

【抱歉,以下“真不要脸” 指万维某些网管】

你没有任何理由,无缘无故地在这里骂网管就有理了??下面的删除。

=====================

谢天谢地,你帮我删除了. 要不然不知情者以为本人恶意刷屏, 一条评论刷两次. 其实本人眼看成功提交一次,再回头,没了,被盗了, 于是再成功发一次, 再回头,前后两次都出来了. 玩什么把戏?

这就是本人的 “任何理由”,也是本身的 “有缘有故” 。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18-05-13 10:43:01

【“分分钟”可不是网络造出来的新词,这个词在上网聊天之前就早已流行于香港的广州话中。】

没错!这个用法确实不是新造,是来自广东一代。只是网络时代才得以广泛传播、流行。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金陵梦回 留言时间:2018-05-13 10:37:51

【偕,怎么会是副词呢!如果是副词,偕夫人,与子偕老,不都无法解释。明摆着,偕,与也!偕夫人,与夫人一起;与子偕老,与其一起老去。是什么词,不是明显的吗!但明显不是副词。很是副词。】

1)关于“偕”字是副词及其“一起、一同”的释义,你有疑问,请查字典。把“偕”字的含义理解为“与”,明显错了。

2)这个文言词翻译为现代汉语“与……一起”是对的,前面已经提供翻译例句。但这里的“与”是“和”之意,是根据现代汉语的需要,补充进去的连词,不是“偕”字本意。另外,“与”字还可以是介词、动词,都不是“偕”字所具有的含义。

3)关于“携夫人”是否可用,正文和前面的回复已经有足够多讨论,不重复。你想质疑,可以针对那些讨论中的观点展开。重复已经讨论过的东西就没必要了。

回复 | 0
作者:achedanv2 留言时间:2018-05-13 09:17:36

支持老格规范中文文字使用的严谨精神。

如果一个非文字专业人士,尤其是有地位或名望的人,说了白字该怎么对待他或她?指出并纠正就可以了,横加嘲讽或指责就过了乃至是邪恶了。中国如果这点宽容心都没有,那是在朝不幸的方向发展。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tree123456 留言时间:2018-05-13 09:13:26

【抱歉,以下“真不要脸” 指万维某些网管】

你没有任何理由,无缘无故地在这里骂网管就有理了??下面的删除。

回复 | 0
作者:金陵梦回 留言时间:2018-05-13 09:05:47

既然“携”的动作的对象是人的时候,有主从关系的意味,那么在外交场合,用携夫人就再恰当不过了。第一夫人是民间给总统夫人的荣誉头衔。所以,这时候就不能以夫妻平等的概念来思考。在这种外交场合,被邀请的是国家元首,第一夫人随访时一种荣誉和外交礼仪。过去,朴槿惠随她爸爸出访,用“携”不是也很恰当吗!

偕,怎么会是副词呢!如果是副词,偕夫人,与子偕老,不都无法解释。明摆着,偕,与也!偕夫人,与夫人一起;与子偕老,与其一起老去。是什么词,不是明显的吗!但明显不是副词。很是副词。

回复 | 0
作者:tree123456 留言时间:2018-05-13 08:43:16

抱歉,以下“真不要脸” 指万维某些网管

回复 | 0
作者:tree123456 留言时间:2018-05-13 08:18:18

而更糟糕的问题还不在于念白字,其大会演讲和该道歉信中还有一个令人无法接受的观点:“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

非常令人遗憾,不客气地讲,林校长的这番说辞是极其荒谬的。

============================

1。根据原文上下文,发言稿愿意是: 避开吹毛求痴和传统和教条的束缚,以全新姿态去“应对新技术时代,需要我们创造更多的新思想、新文化、前沿科学和未来技术”

2。“‘焦虑与质疑’是人类进步革新的前提”这是一条理想世界环境条件下的真里.

而“焦虑与质疑不能创造价值”当今疯狂军备竞赛和唯利是图,危机四伏的世界现实的一部分。

众所周知,我们目前面临的世界远不理想.在一个国家国民尚在“焦虑与质疑”过程中,也许整个国家已经被航母轰炸机移为平地!!已经被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债务危机,经济危机,泡沫危机葬送了!!(当然这属于极端的例子,然而类似极端在今天的世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所以,我们看问题一定要全面,而非片面,孤立的.读文章演讲,要看上下文,而非断章取义。在能搞懂别人具体所指。

回复 | 0
作者:老张 留言时间:2018-05-13 07:51:54

“分分钟”可不是网络造出来的新词,这个词在上网聊天之前就早已流行于香港的广州话中。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失忆中国 留言时间:2018-05-11 05:42:32

“偕”字是一个文言词,沿用至今。“偕夫人”属古文用法,含义是“与夫人一起”,不是语法错误。

回复 | 0
作者:失忆中国 留言时间:2018-05-10 21:23:05

既然“偕”是副词,“偕夫人”不就是语法错误吗?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8-05-10 18:21:13

如果非要论证“携夫人”也可以用,倒是有一个思路,就是从语言自然演化的视角解读。语言是活的,是不断演进的。某些词汇的含义和用法就存在“漂移”形象。“携夫人”也存在这种可能吧。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8-05-08 21:11:29

文以载道。两个字都可以用,但表达出来的信息不一样。再考究,就是观念不同了,不是汉语问题。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8-05-08 19:51:09

谢谢评论!

凡是用“xié夫人”这个文绉绉的表达,都是用于相当庄重的场合,尤其是领导人国际交往等,民间使用极为罕见。而报道这类场合的新闻,重点强调是领导人与夫人一同出现这个事实,而不是强调彼此间的主从或动作,用‘偕’字这个副词表达为“偕夫人”,正是此意。而‘携’字是动词,用“携夫人”渲染出较强的主从关系,就不合适了。

另外,如前面回复中提到的,“携夫人”两个词一俗一雅不协调,有点像上身西装,下身大裤衩。而“偕夫人”中两个都是雅词,或者“携妻”(民间非庄重场合)中两个都是俗词,就都能一致起来了。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我思故我在 留言时间:2018-05-08 19:30:23

关于“首尔”这个翻译,只听说韩国人对“汉城”这个译法提出异议,感觉如一座中国城市的名字,于是就改了。至于是中国人,还是韩国人,提出“首尔”这个译法,就不清楚了。总之,韩国人对此感到满意,也就行了。

回复 | 1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8-05-08 14:55:34

基本赞同格博主的观点。

唯有一处存疑。博主还是没有明白‘携’与‘偕’的用法。在下觉得还是看语境。同样是带着媳妇去参加一个活动,若是总统带着媳妇出访,后者无疑是随从, 虽非是现代意识之下的地位低微,不担当主要职责却是真的。这种场合应该是‘携’。若是参加同僚聚会、家庭活动,以夫妻的平等身份出现,那就不能‘携’了,用‘偕’更为符合现代的人伦关系。但是若放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年代,也还只能是‘携’。

一点浅见。

回复 | 1
作者:我思故我在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8-05-08 14:40:47

谢谢格先生的迅速作复和关于"首尔"的翻译。依鄙人之孔见,外文地名翻译或按中国原称(如海参崴、旧金山)、或按本国发音而巧妙音译。首尔是从英语转译而来,不伦不类。我曾在Seoul机场咨询过几位服务人员,韩语怎样发,听起来类似普通话中的“操瑞“ 而且重音在cao上,的确很难听。难道这是中文译成首尔的原因?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红米不是手机 留言时间:2018-05-08 11:20:58

【林所说的“焦虑和质疑”是有特指的,是指在新技术高速发展,社会高速转变情况下,人们不适应所产生焦虑,以及由此产生的对新技术和社会变革的怀疑,甚至对人类未来的怀疑。林认为这种焦虑和质疑(我认为用怀疑更好)不能产生价值,需要坚定信心,直面现实,直面未来。林并未一般性地否定质疑,更没有反对学术研究中的质疑。】

他这里的特指本身就站不住脚。对新技术和社会变革的质疑并非普遍现象,只是极少数人对极少问题存在疑虑。校长不可以偏概全。这是问题之一。

更重要的一点是,这类疑虑或质疑是完全正常的,或许也是合理的。老话讲,有一利必有一弊。对新生事物负面的部分进行质疑是完全必要的,而且将有利于新生事物的健康发展。这是问题之二。

第三,在科学的意义上,任何人都没有权力规定什么可以质疑,什么不可以质疑。因为这种规定本身就值得质疑。

而在校庆大会场合,提出如此高度个人化的观点,也是不合适的。在道歉信中,再次强调一个有争议的观点,尤其不明智,难免给人留下狡辩的印象。

回复 | 3
作者:红米不是手机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8-05-08 10:43:36

如果读了原文还会误解,我觉得就不是林的问题了。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我思故我在 留言时间:2018-05-08 10:32:00

【上海交大出版社编审在校正译著时,曾无奈地对我说:上面统一规定“的、地”均可用“的”,“做、作”均可用“作”等等。更可笑的是:先人雅译的“公斤”、“公里”等居然被强迫改成“千克”、“千米”(我猜想国家文字改革机构的这名专家一定以为他最懂英文)。还有大家熟悉的“汉城”早已改为“首尔”...... 】

谢谢你的评论和分享信息!

出版社专业工作者提供的这个信息令人相当意外,也很让人无语。

关于度量衡基本单位名称,中国是积极采用国际单位制的国家,你提到的公斤、公里等就是采用国际单位制后命名的。再进一步改为千克、千米等,确实有些多此一举了。

想想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居然至今不肯采用国际单位制,死抱住英制不放,英国则采取双轨制,英制与国际单位制同时有效。

关于“首尔”这个翻译,倒是应韩国政府要求改了。韩国人对汉城的翻译有意见。

回复 | 2
作者:格致夫 回复 红米不是手机 留言时间:2018-05-08 10:26:45

无论他的本意为何,他的那个表述是确实有问题的。作为郑重场合的一个论述,应该严谨,加上必要的限制条件,就不会让读者误解了。

回复 | 1
作者:红米不是手机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8-05-08 10:21:46

你仍然认为,林是一般性地反对任何质疑?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红米不是手机 留言时间:2018-05-08 09:02:07

谢谢贴出详细信息!

也去看了林校长的演讲文。他所有相关论述,都不足以得出这个结论:“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

即使考虑其上下文,这个结论仍然是立不住的。除非他对“焦虑与质疑”加上明确具体的限制。遗憾地是,他没有这样做。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