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格致夫的博客
  第一是客观,第二是客观,第三还是客观,然后才有资格主观。
网络日志正文
议一议 时髦的网络新词那些事儿 2018-05-21 07:23:52

议一议 时髦的网络新词那些事儿

文:格致夫


自互联网普及以来,网络语汇即呈别开生面、争奇斗艳的奇异景象。从故意使用错别字的谐谑表达,到颠覆传统语法的奇葩句式;从洋文与中文混搭,到英文缩略语畅通无阻;从令人无奈的火星文,到各种新奇、时髦的网络新创语汇。有着数千年传承与演化史,一直呈四平八稳之态的汉语言文字,正在经受闻所未闻的空前“摧残”与挑战!


对此几近失控的网络文化现象,特别是层出不穷的网络新创语汇,人们的态度也是褒贬不一,有人赞成,有人反对。就是高大上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亦有“纡尊降贵”者对其果敢发声,提出不见得受人待见的意见和建议。而辞书修订者每每为是否收入某些个网络新词而纠结、争议,甚至伤透脑筋。任何语言文字,除了担当交流主体工具这个重大角色,毕竟还是民族文化传承的基本媒介和核心内容,可谓兹事体大,不可小觑。


在笔者看来,总体而言毋容置疑,理应肯定新锐网络语汇对古老汉语言文字展开挑战!这是任何一种语言文字保持生命力、自行更新、紧跟时代一同演进必不可少的部分。但与此同时,对于那些明显具有负面作用的网络新词,亦应拒绝。


桀骜不驯语言“异化”乱象


凡是上网的人,应该都会注意到网文中司空见惯的错别字现象。如最最最常用字“的、地、得”不分,“做、作”不辨等可悲现象。有网友“我思故我在”在留言中分享了这样一个事例。上海某高校出版社编审,在校正译著时,曾无奈地对他说起,上面统一规定:“的、地”均可用“的”,“做、作”均可用“作”,等等。这是一位出版社专业工作者提供的信息,既令人意外,又让人无语。


这就难怪这类错用现象随处可见。这里仅举刚看到的一个例子:网易新闻一篇篇幅不长的文章《章泽天哭晕 京东另一半是刘强东儿子的?》,其中至少有如下几个别字句子。

—— 看的出年轻时候的刘强东……【应为看得出】。

—— 在采访中刘强东真情流露的称……【真情流露地】

—— 看的出,刘强东在提及儿子的时候……【再次写错了看得出】


而很多成语,更是错别字的“重灾区”。网上有人居然列出了608个成语中的错别字!限于篇幅,这里不具体举例,仅插入一张来自网络的成语和词汇错别字示例图。

48881376292592.gif


而在网络对话中,故意使用错别字问题也相当普遍。如“葱白”(崇拜)、"大虾”(大侠)、“涨姿势”(长知识)、“人参公鸡”(人身攻击)、举个“栗子”(例子)、“湿人”(诗人)、“油菜花”(有才华)、“…滴”(的)等,诸如此类,显然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语言文字的规范使用。


网络新词何以沦陷于AC之间?


网络时代之前,除了污言秽语的脏骂语汇,在正常表达中,涉及AC之间的唯一词汇,就是欺负不会说话的牛,而创造了“牛B”这个词。但该词起码是褒义的。牛们即使会说话,除了小心眼的公牛可能愤愤不平,母牛们应该没啥好抱怨的,暗中感到自豪,也保不定。而这唯一的AC之间词,除了文学作品为刻画人物形象的鲜活和对话的逼真需要,极少有人赫然在文章中使用,大多省略为不那么刺耳、刺眼的一个单字词“牛”,一种兼顾与妥协的表达则使用牛叉、牛X。


而网络时代之后,不仅原有的污言秽语毫无顾忌地变成文字进入网络,还新造出一些更加露骨的污秽词汇,污染着网络环境。如:屌丝、撕B、装B、傻B、逗B、懵B、B格、B脸、然并卵,等等。


尤其是撕B这个词,使用之广令人咋舌!居然赫然出现于颇为正规的个别网媒文章中!亦有女性网友不惧使用这个词。我不确定会不会有人讥讽我食古不化,跟不上时代。但在我看来,就是真要渲染一种激烈对垒的暴虐氛围,为啥不可以用撕脸、撕嘴来描述?干嘛非要跟大腿之间过不去?


国人或许可以自豪的事情之一是,在网络语汇对生殖器的偏爱上也能大致体现男女平等!在离不开AC之间的同时,还发明了“屌丝”、“然并卵”之类的网络新词。虽然操英文的洋人们在用脏字上与我们比,一点也不逊色,男性总是开口F字,闭口比地球小得多的那一对,但绝少有人动辄拿女人生殖器开腔润嗓。这或许也是他们尊重女性的一个小方面吧。一句话,中文网络新词对大腿之间零部件——造物主的神来之笔——的钟情与偏爱,已经堪比某些原始部落的生殖器崇拜了!


为语言文字的规范发展而“战斗”?


上述乱象真的可以不管,或者没法儿管吗?笔者不这么认为。此事第一责任人理应是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而中国特色的“最成功”网络管理方式非发明敏感词莫属!这个大家都懂。假如以国家语委、国家网信办等权力部门文件的方式把撕逼、撕B、B脸之类十分出格的污秽词汇设为敏感词,治理这类网络污染还会无能为力吗?


家有关部门理应对网络语汇乱象有所作为,这是问题的一方面。但另一方面,公权力亦不可走过头。


正如本文开头所明确的态度,对待网络语汇,大可不必一概否定。有些新创语汇含义正面,或鲜活生动,或形象逼真,或新颖别致,或精炼到位,在语言文字的自然筛选与净化过程中,应该能够流行下去。例如:高大上、羡慕嫉妒恨、活久见、颜值、小鲜肉、键盘侠、宅男、宅女、富二代、高富帅、白富美、萌萌哒、么么哒、不要不要的、嘴炮、女汉子、喜大普奔、细思极恐、脑补、脑洞、捧杀、秒杀、秒懂、给力、吐槽、槽点、躺枪、逆袭、打酱油、囧,等等。这些词汇和表达,丰富、增强了汉语言文字本身的表现力,为汉语的与时俱进和强大生命力做出了贡献。词典等工具书没有理由不予收录。


这就很明确,对于层出不穷的正面或负面网络新创语汇,我们固然可以有“爱憎分明”的态度和主张,那么,应该对语言文字的发展、演化进行过多人为干预吗?笔者的看法是不能!


语言文字是鲜活的,有生命的。它遵循自身的规律创新、淘汰和进化。随着现实世界的不断发展,古汉语和很大比例的古汉字早已退出日常交流舞台。《康熙字典》收录汉字4.7万,今天看来,大多是几乎不用的废字,常用汉字不过千余而已。而另一方面,新创词汇、外来词汇和语汇则源源不断地涌现。从进化的意义上看,现实语言文字的演化是桀骜不驯,无视权威的,不受任何既成教条和框框的约束,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唯一的例外是臣服于社会现实生态。这些特征是由语言文字的进化具有无意识性、自发性、偶然性和非规律性所决定的。


尽管国家语委、网信办、教育部、新闻出版部门等都有责任成为语言文字的“保护神”,但即是这些权力和权威部门,面对语言文字的自身演化和淘汰,也基本无能为力!公权力不作为属于失职、渎职,但乱作为、过度作为同样要不得!而公众所能做的就更有限。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不存在大张旗鼓地为语言文字的规范发展与演化而“战斗”的问题。这一点也理应明确。


浏览(1631) (2) 评论(1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BFTS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5-23 13:14:49

[油腻老头自有油腻理儿。用井冈山人的话说,您是文明的lotion。万维人不喜欢沾lotion,但是俺喜欢。跟您腻糊浑身爽快。]

》格博形容你的非常的形象,你只要是跟不上了,你就会转移视线。在和你说一遍,那里是安博说的延水“宝塔山”不是井冈山。已经是长征以后的事了。上海的影星蓝平都已经归顺了“宝塔山”,你是什么大腕?难道不敢过去对付咱。还要让咱不辞辛劳的过来对付你,胆小鬼一个!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8-05-23 08:19:26

【“文明的力量”对付反“文明的力量”才是最让人急得一团火儿的事。】

--- 油腻老头自有油腻理儿。用井冈山人的话说,您是文明的lotion。万维人不喜欢沾lotion,但是俺喜欢。跟您腻糊浑身爽快。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5-22 10:13:48

[假装矜持原本是女士的专利嘛。如今油腻老头也学的有模有样。很搞笑不是。既然心里急得一团火,那就别在这儿装蒜了。还不赶快回井冈山。]

》井冈山放假,咱有时间来对付你了!你又在万维这边兴风作浪,你老实几天,就忍不住了。只好请假过来伺候你。没有什么事比对付你还要“心里急得一团火”。对付你是第一优先,EB-1A。

什么事情有个轻重缓急,不能把你的事落下了。“文明的力量”对付反“文明的力量”才是最让人急得一团火儿的事。你只要用不文明的言辞对付咱,就是咱要对付你的理由!你说什么级别的话,现在咱也跟进!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8-05-22 08:55:09

【华时的领导非常的肯定的说咱是华时的“文明的力量”。咱其实在万维也是“文明的力量”】

--- 假装矜持原本是女士的专利嘛。如今油腻老头也学的有模有样。很搞笑不是。既然心里急得一团火,那就别在这儿装蒜了。还不赶快回井冈山。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5-22 08:04:14

》嘎子啊,不和你争不和你争。你当时不是光杆司令,你的说法要比咱有影响一些。所以就算是咱的首创,也可以归到你的头上。

告诉你生物医学知识里面,有一个叫黄嘌呤的和次黄嘌呤的,和生化代谢有关。拿来形容大家拿的和美国以外的川粉们,太给力了。

不过像老穆那样的川粉,不是他粉川。他支持川大爷的理由,是让咱美国垮。所以他的理念和咱是差不多。原因是咱在美国,不希望美国垮。

咱这几天自己把自己关“软禁”,不进华时发言。海哲受了冤枉,咱得表明咱的态度。华时的领导非常的肯定的说咱是华时的“文明的力量”。咱其实在万维也是“文明的力量”,像你们这些反“文明的力量”的力量,会不停的受到咱这个“文明的力量”的埋汰的。你们要是不动用下三滥的办法,你们是无法撼动咱的。

要说是“胡同串子”,你嘎子才满足这个条件。在那边看了不爽的东西,不敢去讨说法打回来,断章取义的把一些东西贴过。这才是胡同串子的行为!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8-05-22 06:06:14

【嘎子啊,“黄川粉”是你发明的,咱还觉得是咱的发明呢。】

---- 胡同串子跟我争知识产权来了?咱这人讲理。您说是您的,那就是您的吧。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8-05-22 05:32:44

【嘎子啊,“黄川粉”是你发明的,咱还觉得是咱的发明呢。】

---- 胡同串子跟我争知识产权来了?咱这人讲理。您说是您的,那就是您的吧。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5-21 18:43:05

[据说“黄川粉”一词是俺发明的。得罪老多人了。]

》嘎子啊,“黄川粉”是你发明的,咱还觉得是咱的发明呢。要不就是共同发明罢了。咱也不和你争这个发明的功。也许你当时不是光杆司令,说的话比咱要有分量一些的缘故吧。你得罪的人多,咱就把这个殊荣让给你吧!

咱觉得咱为了笑话那个"大家拿"的家伙和老马,咱最先说的“次黄川粉”,为了表示他们不能投票。同时看见他们在那里弄飞机打飞天广告,咱开始学着写打油诗,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回复 | 0
作者:Tomyhejj 留言时间:2018-05-21 17:14:56

非常同意你的意见,中国的汉语已经被中国人糟蹋地四不像了,可他们还自以为这是进步!我其实很讨厌打汉字,就是有时发出去以后,才发现用错字了。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5-21 10:01:50

“黄川粉”这个词在海外是有知名度了,但中国国内还没人知道,你还得继续努力才行,嘿嘿。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5-21 09:30:29

哈哈!申请专利吧。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5-21 08:03:04

据说“黄川粉”一词是俺发明的。得罪老多人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