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格致夫的博客
  第一是客观,第二是客观,第三还是客观,然后才有资格主观。
网络日志正文
再谈周立波案 程序正义是有钱人游戏? 2018-06-10 07:57:45

再谈周立波案 程序正义是有钱人的游戏?

文:格致夫


日前,笔者发文《周立波被判无罪 堪称教科书级案例》。出乎意料的是,在国内天涯“国际观察”论坛引发强烈反响和热议,短短几天,评论数达1800余条,点击浏览数则超过11万。


应该说,这些评论中不乏真知灼见,包括不少颇具参考价值的资料、数据和法律知识。当然,其中也夹杂很多没有价值的、重复性的发泄和吐槽。而从大量评论中暴露出来的国人法治观念之弱,即使已有这方面思想准备,仍令人跌破眼镜。


本篇除介绍该案披露的一些最新信息,主要围绕网友评论中几个典型问题再做一些探讨。


(一)事件本身的蹊跷与奥妙


周案的基本情况和特点前文已有阐述,但随着更多细节爆出,此案本身的蹊跷与奥妙值得首先概述一下。


检方的表现令人疑惑

2017年1月19日凌晨,警方拦下周的车子时,副驾驶侧坐着麻省理工学院学者唐某。而警方也是两位警员一起出警。在辩方第三任律师提出搜查存在程序瑕疵后,控方居然没有传唤唐某和另一警员到庭作证。一刘姓华裔律师对此有个形象比喻:足球场上,明知对方(辩方)要攻球门,而检方居然放弃守门!哪有不被对方攻破球门的道理?

按出庭警员的说法,他们拦停周“S形行进”且打手机的车子后,发现可疑的手枪套,于是提出搜查车子,并由唐某充当翻译,获得周本人点头同意。而周在庭审中否认警员这一说法,表示自己不懂英语,更未同意警察搜查车和个人箱包。按常理,检方传唤唐某和另一警员到庭,即可获得更多信息。检方却未能这么做。

而据媒体消息,唐某已于去年7月底海归中国。传唤他出庭也就不太现实。至于为何没有传唤另一位警员出庭,或许是因为搭档的证词没有太多价值?


其它疑点

还有一种说法提供了更多想象空间:周立波驾车遭人举报后,纽约警方才到场拦下周的车。而这个神秘的“举报人”一直驾车尾随周的车。有人认为,这就是破绽!

而媒体挖出周第三任律师斯卡林的背景,亦颇引人注目。此君乃当地赫赫有名的大律师,有“被告最后希望”之誉。他早年是检察官出身,其父是警察,其女儿、女婿目前也都是检察官。斯卡林与警察圈也很熟,他曾为多名警察出庭辩护。这位大神对法庭的影响力,读者可以自己判断。


周立波的说法

周亲口告诉媒体:接下来我会把和这件事有关的、史上最卑鄙的中国律师慢慢和大家说,引以为戒。

—— 如果别人害你,你会睚眦必报,还是宽容?不该宽容!中国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哼,不要跟这种人一般计较”。不对!我是一个很计较的人。

—— 案子背后的故事要比大家看到的精彩地多得多得多!峰回路转、光怪陆离、十恶不赦都有,对我而言,也许故事刚刚开始。

—— 枪和毒,公诉人、法官都证明和周立波没有关系,但是枪和毒怎么到周立波包里的?请听下回分解。周用这样的口吻吊大家的胃口。


(二)程序正义、程序合法与实体正义的纠结


有网友认为:程序不是人,不存在程序正义与否之说,只有程序合法与否之别。很遗憾,这是概念不清。下面就首先探讨一下这几个概念。


根据笔者理解,程序正义的要件有二:1)法定程序内容公正、与国于民有利;2)执法过程严格遵守程序。而程序合法的要件只有一个:执法者严格按照程序执行,而与法定程序内容是否公正、合理无关。


举例来说:审讯嫌疑人的程序内容包括禁止刑讯逼供,就是符合正义性的一条;相反,假如审讯程序容许或默认刑讯逼供,侵犯嫌疑人的基本权益和尊严,就不符合程序内容的正义性条件。


程序正义与程序合法的区别:程序是否合法,仅仅是执法层面的问题,而程序是否正义,同时还涉及程序立法层面是否确当。换句话说,程序正义比程序合法的条件更高。程序合法是程序正义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而程序正义是程序合法的充要条件。严格遵循内容非公正的程序,仍属程序合法,但不属于程序正义。而警察搜查周立波车子的程序被认定违法,也就失去了程序正义。


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关系:程序正义作为一种手段,是为实体正义服务的。没有程序正义,实体正义也就失去了保障。把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对立,认为保障了程序正义,就丢掉了实体正义,这一思维方式是错误的。作为一种高水平法治目标追求,总体而言,程序正义将有助于实体正义的实现,而非相反。


例如,中国式高考这种对任何背景考生一视同仁的公平竞争模式,就是一种程序正义的选拔机制,它是实体正义(择优录取)的最佳保障,至少目前没有更好的模式。


确立程序违法取证无效的原则,是维护程序正义从而保障实体正义的基础。假如容许采信这类证据,等于鼓励执法者用非法手段获取证据,这是贻害无穷的,刑讯逼供、造假证,作伪证,都是其可能恶果。另外,不可仅看一个案件中实体正义是否得到伸张,应该综合衡量对整个法治体系和对社会整体的影响。


有人认为,在周案中,程序正义大过了实体正义,或者是把程序正义等同于实体正义了。这同样是一种误解。周被释放,不意味着他有罪或无罪,只是法庭未判他有罪,案子终结而已。这也是“疑罪从无”原则的体现。你可以理解为,在这个特殊案件中,实体正义没有得到伸张(未找出犯罪者)。这是为捍卫程序正义而付出的必要社会成本。


就整个社会而言,这类成本毕竟占极少部分,周立波案、辛普森案等,均属罕见特例。而在一个理想的高水平法治社会(美国也没有达到),捍卫程序正义带来的收益将是巨大的——包括保障绝大多数嫌疑人的权益利与尊严,尤其是保障实体正义的伸张!这个账需要算清。


(三)程序正义是有钱人玩儿的游戏?


在1800余条评论中,有太多评论认为,周案不是什么程序正义,而是金钱的胜利!有位网友说得很典型:在美国,只要你有钱,请得起每小时5万美钞的律师,那就啥事都不是事,杀人放火都是小case。另一位怼道:如果警察执法过程没问题,每小时5亿美钞的律师能帮他脱罪吗?


不能说,金钱对本案结局没有影响。无论中国、美国,有钱就是好办事儿(有程度不同),这是客观现实。但因此就得出极端结论:有钱就能摆平任何案子。无论能举出多少个金钱发挥作用的现实案例,都是站不住脚的。


更具体一些讲,因为目前美国的法治体系也仍然差强人意,没有完善到同时保证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的水平,才会出现周案中请高水平大律师就能搞定程序瑕疵的结局。


而作为教科书级案例,当然需要有先进性和超前性。如果是目前已通行的东西,教科书引用的意义反而降低了。程序正义即使在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也没有被充分认识和接受,正好反映了其先进性!


但不能据此认为,程序正义只是有钱人玩儿的特权游戏,普通百姓无法受益。捍卫程序正义的法理,是法治进步的正确方向,哪怕今天还有很多差强人意之处。但随着法制体系的完善与法治水平的提高,程序正义保障实体正义的效果将更加显著,金钱的影响亦将逐步下降,而非相反。


一个合理的预期是,在法治水平达到更高阶段后,公检法和整个律师队伍都能更熟练地认识程序正义的方方面面,从而让绝大多数嫌疑人都可望获得程序正义的“红利”,而不只是有钱人。到那时,金钱将与程序正义没有直接关系。


换个角度看,法律的要务,除了惩恶扬善,还在于调整政府与个人之间的权益平衡。法律理应成为保护弱势个体免受强大公权力伤害的保护神。美国人对此的理解应该说比国人更到位,尽管我也不认同以此为理由捍卫拥枪权。这是理念层面的认识问题。不能只用狭隘的眼光看个别有钱人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更要看普通人是不是也受到了更多的保护!


再换一个视角,在收入合法的前提下,有钱人享受更高水平的各方面服务,包括诉讼案中的优质法律服务,也是社会公平、社会正义的体现之一,而非相反。尤其有助于促进每个社会成员发奋图强,以及整个社会的发展与进步。一些人受过往观念和怀旧情绪的支配,动辄流露出“打土豪、分田地”的绝对平均主义心态,并不健康。中国前30年和许多社会主义国家几十年的实践已经无可辩驳地验证了这一结论。


有位网友举了一个例子:这就好比高考,有学霸考了700分,进入清华享受中国最高水平的教育资源。但有考70分者却愤愤不平地抱怨,绝大多数人只能享受很低水平的教育!这究竟怪谁呢?难道如文革电影中靠手上的老茧进大学,才是公平?才是正义?


浏览(2525) (3) 评论(4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6-14 12:28:16

这位网友的例子好像不太对头,更恰当的比喻是:两个人都考了700分,只有一个名额,清华大学说:你们都来说一下录取你们的理由吧,于是那个有钱的请了清华前校友、著名律师陈XX和李X,那个没钱的自己出面。。。

回复 | 2
作者:无云夜空 留言时间:2018-06-11 13:12:41

如果不考虑法律,而仅仅考虑道德,周立波也没什么大错。纽约这么危险的地方车里放把枪也是自卫的需要,吸毒纯是个人行为,只要不是毒后驾驶和别人无关。更重要的周是成功专业人士,没有不良记录。人之常情有时候会影响法官的职业判断。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6-11 09:40:46

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分清。

1)你说是因为北京与地方阅卷打分存在相反倾向性问题,才出现录取分数线差异,而非地域歧视。同为地方,各高校在不同省份的分数线也有明显差别,你的理由就讲不通了。另外,像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还有照顾性降低分数录取。而无论降低或提高录取分数线,肯定都有其理由,但你不能否认这类程序规定都存在公正(正义性)与否的问题。这就是程序的正义性问题。

2)你举出清华在浙江录取线的具体处理程序,或任何一所大学在任何地方的调档程序规则,也包括各地方招生办的投档程序,其中有一个核心规矩是贯彻始终的,那就是基本原则:都以高考分数为核心衡量标准,这就是中国高校招生程序的最主要的正义性所在。所以,基本程序是什么,是保障程序正义与否的基础!而不是不重要。

3)当你谈到清华在浙江招生的具体操作的时候,招生程序正义问题又可能转变为实体正义问题。例如,当考生和家长因未被清华录取而提起诉讼的时候。

4)在当下社会,金钱对审判结果的影响,正文和回复中都已经有明确表述,不存在异义。

回复 | 0
作者:西岸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8-06-11 07:19:44

问题是学校对高考成绩的不同看待的原因不是因为地域歧视,而是因为各地评卷的方式不同而导致的分数水分很大。

我父亲负责过至少两次清华在江浙沿海地区的招生,他的解释是学校的规定是先把这些地区的考分压一百,如果还高于清华的录取线才调档进入录取程序。

原因是地方省份对高考评分这件事是省教育部门负责,而大城市里一般是区教育部门负责,而不是市。而升学率是这些部门的政绩表现,那么提高升学率的方式不过就是两种,第一是提高打分,第二是压低竞争对手的分显得自己高就是了。而上面的两种体制上的差别就导致地方省靠提高打分提高,而城市区里靠压低其他区的考分,比如北京西城与海淀从来都是互相判卷,只有压低对方分数才能提高自己的分数。

这就是所谓的程序内容上的猫腻,大家都是有同样的评分程序,但怎么评是另一回事。这是很可以联系你这里的美国法律程序问题的,不在于程序是什么,而在用具体的表现程序的内容是什么。

而这个就与你有多大的法律资源直接有关了,也就是与你有多少钱有关。

有钱并不能保证你一定被判无罪,但能增大机会,没钱你就没有这种机会。

回复 | 3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8-06-11 06:23:40

看看,就是如此简单的一个问题,还非要一次又一次狡辩。

苹果和桌子就没什么可比的吗?

苹果和桌子都可以是商品,是商品就有价格。苹果和桌子的价格是否随行就市、是否合理等,也不能比较吗?

讨论问题应该有起码的坦诚,一时错了,就承认,这没什么。问题是很多人就是不愿认错,弄出各种站不住脚的理由狡辩。

网友举出高考高分者进清华享受一流教育资源这个例子,就是一个很通俗易懂的类比,这与有钱人花高价请高水平律师享受高水平法律服务有相似性。可有人偏要从不可比的方面去狡辩。这就很没意思了。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8-06-10 13:42:42

本来苹果和桌子没什么可比的,所以说将法制与教育商业化,改变原有性质,使之同类化,才可以比较。

关于法律、程序、审判,确实与非律没什么可讨论的,只是我今天闲大了,白白。

回复 | 2
作者:格致夫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6-10 13:31:39

【至于中国考大学的例子,分数并不是绝对指标,因为对分数的解释权不同,解释权在各招生大学。这就使得考分是个相对的概念,不是绝对的标准。而这样对待考分不是没有原因的。也就是实际上并不是程序正义的性质。】

1)文中引用那位网友的举例类比,人家是指高考过程可以类比为一种正义的程序,而非此后高校的选拔过程!

2)即使按你的表述,把中国大学这种录取过程作为程序讨论,为啥又不是程序正义性质?你是说,其中不存在正义与否问题?地域歧视难道不是一种非正义性的做法吗?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8-06-10 13:21:18

【钱权结合,违法哪条法律?权力不能为资本服务?还是资本不能为权力服务?你关于这个概念有什么特殊定义?】

如果你连这样的问题都不明白,抱歉,我没法跟你讨论。

至于我“文章中肯定了钱对审判结果的合法影响”,那是针对花高价聘请高水平律师而言的,你能说那不合法吗?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8-06-10 13:17:12

很遗憾!没有任何人进行类比,会愚蠢倒拿两者不同性质的方面对比,而都会选择具有相似性的方面进行对比。

何况,那位网友类比的东西,不是按照你的意思来!人家对比是:高考成绩突出者被清华录取,享受到一流的教育资源,就类似于富人花钱获得一流的法律服务资源。

这个对比有问题吗?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8-06-10 13:10:24

你说不能类比的理由又是啥?

~~~

已经说过,法制就是伸张公平正义的手段,在性质上,法制与教育不能类比。

除非你将法制与教育都变成business,它们就可以类比了。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achedanv2 留言时间:2018-06-10 13:10:09

【程序是正义的这个结论本身就是不正义的,因为它根本与正义无缘。】

呵呵,先说一点,你这句话本身就没头没脑,漏洞太大!

请你说说,如果审讯程序中有一条:禁止刑讯逼供。这条是不是正义的?你能说程序与正义无缘?

【堪称完美也就是作为正义化身的法律体系并不存在。】

绝对化从来站不住脚!现实社会的任何“上层建筑”,当然不存在完美的东西。这还需要说吗?

你这种钻牛角尖的东西,意义何在?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8-06-10 13:00:32

你文章中不是肯定了钱对审判结果的合法影响?

钱权结合,违法哪条法律?权力不能为资本服务?还是资本不能为权力服务?你关于这个概念有什么特殊定义?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8-06-10 13:00:10

【中国式高考对任何背景考生一视同仁是一种程序正义的选拔机制???那么美国的爬藤的程序是否正义???】

这正是本文没有拿美国大学录取程序进行类比的原因!

美国每所大学都有自己不同的具体录取程序和标准,其中有些甚至涉嫌种族歧视!哪有什么程序正义可言?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8-06-10 12:55:16

【其实,法制就是伸张公平正义的手段,与教育不能类比。】

既然是类比,显然就是不同类别的对比,不同类的对比,就只能是道理相通部分的对比。

你说不能类比的理由又是啥?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8-06-10 12:52:04

谈钱权结合不存在合法化,语境是指利用金钱和权利影响审判结果方面。

你现在扯什么总统选举,那是完全不同的话题了。

就是总统选举筹款,也没听说过能定义为“钱权结合”吧?

如果你要说,当上总统有权回报,在理论上同样是不合法的。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6-10 12:41:11

无需从哲学思维出发,就目前的一般现实而言,金钱对诉讼案件的结果有影响,都是显而易见的,也没人会去否认这一点。

本文讨论程序正义的部分,不涉及非程序性的实质内容的讨论。

同时,文中有一个展望,在法治进入高水平阶段后,程序正义在普众层面也已经深入人心,更不必提专业工作者。到那时,类似于周立波案这种搜查程序瑕疵,就不需要多高水平的大律师才能发现,而是任何律师都可以提出。在那样的阶段,金钱对程序正义之类瑕疵的影响(不包括其它方面),就会大大降低。同时,也可以合理推测,到了那个阶段,程序正义瑕疵也会大大降低。

当然,对于海洋法系的英美国家,判例犹如海洋,即使到了那个阶段,高水平的律师也依然是优质法律服务资源,对程序正义之外的很多方面,金钱的影响依然难以排除。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8-06-10 12:27:28

【昂贵的高水平律师与便宜的低水平律师,得到审判结果截然不同,你认为是否是钱决定法律结果?】

其实,本文中对这类问题已有讨论。

你表述为“钱决定法律结果”是不恰当的(具体见正文),而文中也未否认金钱对案子的审判结果有影响。

回复 | 0
作者:achedanv2 留言时间:2018-06-10 12:25:27

程序是正义的这个结论本身就是不正义的,因为它根本与正义无缘。

法律是人类文明很有趣的一个重要方面,堪称完美也就是作为正义化身的法律体系并不存在。英米法系有其长,历史上是为了巩固王权,近代演变成私有制的捍卫者,虽然其效果不错,把王权和资本特权照顾地很好,但俺看不出它哪里代表着正义。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8-06-10 12:25:17

------这个话题仅仅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笑资料,不值得花这么多时间来讨论。

------程序正义无可厚非,但是正义的程序是从哪里来的?

------中国式高考对任何背景考生一视同仁是一种程序正义的选拔机制???那么美国的爬藤的程序是否正义???

------说一句难听点的,万维网上十个人中间九个半都不知道美国爬藤的内部的正真的程序是什么?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8-06-10 12:21:09

也无论是国内、国外,钱权结合不存在合法化。

~~~

你是说有钱人都没权,还是掌权的都是穷人。

钱权没关系,选总统为嘛花好几亿?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6-10 12:19:27

你提出的两点,属于客观现实。但不清楚你不同意本文的哪条结论。

“金钱导致法庭资源的不同”,不正好类似于中国高考分数突出者享受到了清华的优质教育资源吗?你能说这是不合理、不合法吗?或者存在其它诟病理由,例如,不是平均主义、大锅饭?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6-10 12:10:23

其实,法制就是伸张公平正义的手段,与教育不能类比。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log_in 留言时间:2018-06-10 12:09:38

【法官,检察官这些人,不论是来自任命还是选举,他们的收入来源是税收,所以代表的应该是一种社会公正;而律师是商业社会的产物,他们干事就是做生意。法官和律师一起参与案子,其实质是把社会公正和生意混在一起玩,想想其实挺可笑的。】

这倒是一个很不错的视角。但凡是公诉类打官司,这个事情就是个体与公权力之间的较量。假如不容许律师这种商业性质法律服务的介入,完全依赖公权力提供免费律师服务,又如何能保障个体权益?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另外,有偿服务的律师制度,也是遏制强大的公权力滥用,保护弱势的个体权益的一个方面。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8-06-10 12:00:27

【国内与国外很大区别是钱权结合合法化还是非法化,相信中国会逐步学会西方这一套。至于如何如何合法化,还真是需要专业知识与社会经验、人脉。】

无论过去、现在、将来,也无论是国内、国外,钱权结合不存在合法化。而只能是非法的。至于律师提供法律服务,中国也已经合法了。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6-10 11:46:29

从哲学思维的角度讲金钱在美国法律上起的作用是很容易理解的,就是资源占有率不同的问题。而不论什么事情,占有更多资源事情成功的机率就大,这是非常容易解释的。

换个角度奖,程序正义仅仅是个词汇和概念,在具体的案子里是靠什么内容表现的才是关键。在OJ的案子里是警察的证据不可靠,在周的案子里是警察获得证据的方式不合法,而在周早期的辩护中显然这事情没有作为程序的内容考虑,OJ的早期辩护也没有从相应的角度。这些显然直接于律师的水平有关。

至于中国考大学的例子,分数并不是绝对指标,因为对分数的解释权不同,解释权在各招生大学。这就使得考分是个相对的概念,不是绝对的标准。而这样对待考分不是没有原因的。

也就是实际上并不是程序正义的性质。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6-10 11:25:42

不能同意你这里的结论,基于两个现实问题。

第一就是金钱导致法庭资源的不同,有钱请得起好律师,和专业的调查人员,尤其是专家证人,显然比那种只能靠public defender辩护的更具有法庭进程和官司方向上的控制权,OJ的案子是典型,警察的种族歧视言论,不是随便什么律师有能力发现的,没有李昌钰这个档次的专业人员的作证,有多少人会怀疑LA警方实验室的混乱?而提出试戴手套这件最大颠覆了案子的要求,律师没有绝对的把握知道一定不符合OJ的手是不会要求或者同意的,这就需要某种目测专家的建议。。。在周的案子里,找到电话公司的记录,不是能随便做到的。

第二,理论上法庭的控制权在法官,但美国法律体系是源于英国的common law体系,不是大陆法系那种可以刑事类推,而是案例作为接受法律的基础,即使法官也不得不接受。那么能利用案例来使得案子发展有利于自己就是利用法律的关键,而这不仅需要熟悉历史上的案例,更需要能联系起来,这是好律师于一般律师最大的区别之处,而你能雇佣什么律师,显然是钱的问题。

回复 | 2
作者:安文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8-06-10 11:14:35

昂贵的高水平律师与便宜的低水平律师,得到审判结果截然不同,你认为是否是钱决定法律结果?

回复 | 1
作者:log_in 留言时间:2018-06-10 11:11:47

无论说的多么漂亮,解释的多么合理,我们的司法体系(不是转指美国),在逻辑上就有让人发笑的地方。法官,检察官这些人,不论是来自任命还是选举,他们的收入来源是税收,所以代表的应该是一种社会公正;而律师是商业社会的产物,他们干事就是做生意。法官和律师一起参与案子,其实质是把社会公正和生意混在一起玩,想想其实挺可笑的。

回复 | 5
作者:安文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8-06-10 11:10:51

国内与国外很大区别是钱权结合合法化还是非法化,相信中国会逐步学会西方这一套。至于如何如何合法化,还真是需要专业知识与社会经验、人脉。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8-06-10 11:09:00

你误解了那位网友的本意。那个类比的结论很清楚:收入合法的有钱人花大价钱聘请高水平的律师,享受高水平的法律服务,是正当合法的,不该诟病这一点。

至于金钱对本案的影响,我在文中已经有讨论,不重复。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