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格致夫的博客
  第一是客观,第二是客观,第三还是客观,然后才有资格主观。
网络日志正文
武汉抗疫贻误战机 真相浮出水面! 2020-02-28 08:45:14

武汉抗疫贻误战机 真相与责任浮出水面

文:格致夫


公元2019年岁末爆发于武汉,肆虐全中国的新冠肺炎,正在成为蔓延全球的一场特大瘟疫灾难!

武汉抗疫之战初期贻误了最佳战机,已经是一个各方公认的事实。

从钟南山院士为代表的专家学者,到公众的一般认知,从武汉市和湖北省主要官员的表态,到习一尊在中共常委会上关于“应对不足”的说法,亦包括湖北省和武汉市主要官员,以及当地卫健委官员被迅速撤换,无不反映武汉抗疫存在拖延而导致疫情恶化问题。

假如武汉能够提前两、三周采取果断隔离、筛查“四类人员”等举措,禁止大量民众聚集性活动,敦促民众外出必须佩戴口罩,武汉应该可以避免全城封闭等绝对化举措(或许需要封闭个别小区域),这样至少可避免全国性停工一个月以上时间。仅直接经济损失即可挽回超过10万亿人民币(中国GDP约100万亿)!

maxresdefault.jpg


对于这一代价极其惨重的贻误,一段时间以来,海内外除了诟病和不满,还出现诸多猜测和流言,令人莫衷一是。官方、官媒对此虽有零星披露,但基本属于讳莫如深,欲言又止的尴尬状态。

“中共政权贯于愚弄百姓,他们会隐瞒一切真相!”“官方通报的疫情数据再加个零才可能是真的!”如果带着这类极端化思维定式看待,当然不可能有疫情真相这回事!

好在并非所有人都是屁股决定脑袋的喷子,理性思维尊重事实与证据,信仰科学与客观精神。

由此出发,也就不难理解:这场瘟疫灾难既存在有限隐瞒(数据)的主观需求和条件——爆发期避免引发公众恐慌,更具有完全公开真相的客观需要与动机——不限于病毒学与流行病学的科学需要,在某种意义上,公众必须了解真相已经成为一种“普世价值”!

那么,抗疫延误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公众有可能知道真相吗?

现在可以有把握地讲,已经出现两个获取真相碎片的可靠来源:一是专家学者们必须以真实数据支撑的学术论文,二是武汉“地方派”与国家专家组“权威派”甩锅暗战中所爆出的真材实料。

本篇正是通过汇集、拼接、复原这些点点滴滴的真实碎片,以期疫情延误真相这幅基本完整的图景能够浮出水面。


(一)初期防疫的茫然无知与对病毒结构的专业认知

据抢先发表于《柳叶刀》的相关专家论文披露, 2019年12月1日,武汉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出现症状,一周后开始发病,就医。12月10日,另有3人发病,其中出现首个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的患者。

12月下旬,网上开始流传武汉市卫健委的一份内部文件,首次提到“不明原因肺炎”。引发公众对SARS病毒的猜测和恐惧。

1_130F15303_0.jpg


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听同事说,急诊科隔离了7名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SARS病人。他便在同学群里发了这一消息。后又解释说:“SARS的表述不太准确,应该是冠状病毒,具体分型还有待确认”,让大家加强防范,并强调不要外传。他后来的遭遇大家都知道了。

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派遣首批专家组抵武汉,展开相关检测核实工作。同日,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武汉市发生多起呼吸性感染病例,病毒来源不明。 

也是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武汉卫健委发布通报称:"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并指出:“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但据国家CDC(疾控中心)、湖北省CDC等专家于1月29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论文披露,根据回溯性分析,以发病日统计,2019年12月31日前已经有104人感染,15人死亡。此事引发民众对“CDC隐瞒”的强烈不满和声讨。

这里需要替CDC澄清一点:首先,数据是根据“回溯性分析”,也就是说,这104位感染者中有相当部分是在12月31日之后才出现明显症状,然后去医院就诊被发现的,也就不可能出现在12月31日或之前的通报中!其次,在初期阶段,就是CDC的权威专家也对新病毒的危险性不了解。而最重要的一点是,CDC的名称“疾控中心”就表明了其天职,他们不存在主观故意隐瞒的客观性动机!如果说CDC有错误,主要在于他们没能及时发现病毒人传人的危险性,也包括忙于发表论文获得科研成果,对于武汉抗击疫情存在一定忽视。 

近日,钟南山院士就CDC现象也坦率发表了自己的意见:CDC特殊地位并没有得到足够重视。“我发现的短板是,新冠肺炎12月31日就已经明确,1月3日已经分离出病毒毒株,1月7日给了联合国,但我们仍然没有发布。我们CDC的地位太低了,这是一个技术部门。CDC的特殊地位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要一级一级上报。”

“我们专家组在新闻媒体上表示‘人传人’是1月20号。CDC向地方政府上报后由地方政府决定如何处置。如果以后还是这样的话,以后可能还会出现这样严重的情况。包括李文亮医生也很早就发出了这件事。这个改变是非常需要的。”

2020年1月2日,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获得了病毒全基因组序列,证实是一种全新的冠状病毒。

两天后,CDC成功研制出灵敏度显著提高的高特异性PCR检测试剂。

1月5日,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分离出新型冠状病毒。两天后确认这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类似SARS,属于冠状病毒家族。

1月8日,国家卫健委派遣第二批专家组赴武汉调查。

1月11日,受国家卫健委指派,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了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同日,复旦大学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向外界公布了病毒基因序列。

至此,应该说,中国在疫情技术层面的工作没有问题。WHO甚至无保留地称赞中国迅速锁定病毒,并很快公布了基因图谱。


(二)“无所作为”的两批赴武汉国家专家组

对于卫健委委派的第一批赴武汉专家组(据说有8到9位院士)的所作所为,网上有诸多诟病。一个主要说法是,他们的主要心思并不在武汉控制疫情上,而是带走了病毒样本,拿到分析结果,就分头抢着在国际专业期刊上发论文去了。据不完全统计,短短一个月内,他们在自然、科学、柳叶刀上共发表8篇论文。

此外,站在武汉和湖北省地方立场的微词还包括,这些国家级权威排斥地方专家和一线医生这些首先发现病毒者!

据称,至1月中旬,武汉市的医生发现疫情严重失控,又不能也不敢挑战权威专家关于病毒没有人传人的结论。于是,以金银潭医生为首,联合协和,同济几个医院的医生写了一篇41例病例分析论文,在柳叶刀以最快速度发表,论文确认人传人。以期引起高层重视,推翻CDC结论。应该说,这是武汉地方派打得一个漂亮翻身仗。

值得注意的是,1月29日,科技部官网发布称,科技部近日下发通知,要求各有关攻关项目承担单位及其科研人员勇挑重担、敢于担当,把研究精力全部投入到各项攻关任务上来,把论文写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把研究成果应用到战胜疫情中。这无疑是科技部(应该奉上方旨意)对包括国家专家组在内的学者专家们抢着发论文提出的批评。

至此,武汉“地方派”在与专家“权威派”的暗战中似乎占了上风,至少在公众、特别是网民眼里,专家们的表现乏善可陈,而武汉一线医生们更值得同情和尊敬。

而话说回来,虽然在科学层面上已经认清这是一种全新病毒,但对其感染性、致命性仍然没有什么认识。官方做出任何决策也就缺乏依据!这是国家卫健委分别于12月31日和1月8日连续派出两批专家赴武汉的主要原因。

但令人遗憾的是,连续两个专家组的结论都明显有问题,尤其未明确提及病毒会“人传人”!1月4日,第一批专家表示:“从目前看,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1月10日,第二批专家组成员对媒体表示,按病人病情及扩散情况,整体疫情“可防可控”。

很显然,这些结论,无论对决策者,还是对公众而言,都足以形成误导和麻痹大意!后来的疫情大爆发,不仅仅是打脸两批专家的小问题,而是客观上成为疫情防控延误的重大因素之一!

人们不禁要问,这两个专家组在武汉究竟干了什么?作为国家级的大牛专家,为何就得不出符合事实的正确结论呢?

日前,《财经》记者专访了一位第二批专家组成员。这位专家要求匿名,但不反对《财经》点明其第二批专家组成员的身份。看过这篇专访立刻就会明白,这是暗战中暂时处于下风的“权威派”对武汉“地方派”进行反击的节奏!下面是这个专访的一些重点和要点。

——专家组不掌握真实情况?专家:“没有告诉我们实情,从现在真实的情况看来,他在说谎。”
 ——武汉方面有没有把当时已经掌握的信息完整地告诉专家组?专家:他们根本不合作,这是最主要的问题。
 ——那你们后来放弃调查了?专家:不是我们放弃,是不让你管,当时要求属地管理。我们去了以后,就接到指示,大概内容是:属地管理,地方为主,专家组是帮忙的。
——武汉方面听取了你们的建议和意见吗?专家:我们专家组一致的意见是,疑似的、确诊的都要报出来,我们临走前都说好了。但是第二天见报只是确诊41例。

——为何没有发现“人传人”?专家:只要医务人员感染,一定是“人传人”,而且说明病毒传染性还非常强,因为医务人员一般和病人没有特别密切的接触。但是,我们并不掌握传播链及医护感染案例,所以就没法得出“人传人”的结论。

——武汉方面提供的资料里,难道没有医护人员是否被感染的信息吗?专家:没有。后来根据媒体报道,其实那时候已经发生了医务人员感染的案例。同济医院急诊科医生陆俊是2020年1月5日发病的,1月10日住院,1月17日转诊至金银潭医院。我们是1月10日以后去的同济医院,当时得到的答复是没有医务人员感染。

我们特别关心有没有医护人员感染,每去一个地方都要问。我们听说(医护感染)消息,就联系院方,因为不知道具体是哪个医生,联系完了人家不跟你说,不跟你说实话。我们也没办法,因为很明确是属地管理。我们接到的这个指示是地方为主,国家专家组帮忙、指导、辅助。我们一直怀疑有“人传人”,但就是没有证据。

——你认为他们为什么要隐瞒信息?这位专家拒绝猜测原因。但他提到一件事:当时我们讨论的时候,我们让他如实报。但卫健委的领导当场就说了,“你们是不是怀疑我瞒报啊?”他公开反问我们,专家组的都在场。现在这个人已经被免职了。(注:2月10日,湖北省委常委会决定:免去张晋的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书记职务;免去刘英姿的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职务;上述两职务,由新到任的湖北省委常委王贺胜担任。)

——《财经》:相比“人传人”的问题,当时第二批专家组得出的“可防可控”结论引起了更大争议。专家:当时专家组掌握的情况确实是可防可控。41个病人你说可防不可防,可控不可控?主要的问题不是说可防可控的问题,这个病现在看肯定是可防可控。你们(记者)把这个要写清楚:就是可防可控,不是说让它不防不控。到今天我们防住了吗?控住了吗?问题是让你防,让你控,你不防不控,那是谁的责任?所有的病如果不防不控它能控制住吗?不防不控是今天造成的这个恶果,而不是说可防和可控这个观念造成的。

从这篇专访的出台时机看,为国家专家组澄清,同时坐实武汉和湖北省相关官员失职、排斥国家专家组,被罢官合理等用意也是十分明显的。当然,这位专家反映的诸多情况应该也是事实。但是,需要考虑到一个客观理由——第一批专家给当地官员和一线医生留下的印象不佳,从而对第二批专家亦有抵触和防备之心,也是不奇怪的。而换个角度看,即使当地官员有抵触,作为国家级权威专家,也不足以成为得出不当结论的借口!


(三)“心真大”的武汉市和湖北省官员们的表现

根据武汉后来的通报,早在2019年12月8日,华南海鲜市场就发现一例新冠肺炎患者,如果在其后一周内关闭该市场,并隔离病人、可疑病例和接触者,疫情绝不可能发展到现在的严重程度。事实是,一直拖延至2020年1月1日才关闭该市场。在这20天中,很可能又有不少市民被感染,以致错失了防控的最佳时机。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自1月12日至1月17日,武汉通报中竟无新增病例!在此期间,武汉市和湖北省“两会”分别于1月上旬和中旬如期举行。省市两级“两会”,实到代表总数达2369人,且会期均长达四、五天。代表们都是来自不同地方,特别是省级代表更是来自全省所有县市,没有发生聚集性感染,实属万幸。

而直至1月15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知识问答》中,关于人传人的表述仍然模凌两可:“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于是,1月18日,武汉百步亭社区4万多个家庭参加的“万家宴”照常举行!

rdn_52e2744e428a4.jpg


1月21日晚,在习一尊和李中堂于前一天做出全力防疫和救治患者的批示后,仍在武汉举行了湖北省春节团拜晚会文艺演出,省委书记和省长等出席,据称有小演员带病演出!

尤其令人无法理解的是,直至1月24日,在全国多个省级政府已经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应急响应后,湖北这个疫情爆发地才由两天前公布的二级响应调升为一级。

1月27日,武汉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采访虽承认“有信息披露不及时的一面”,但同时申明:“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信息之后,需要获得授权之后才能披露”。其甩锅中央的勇气倒是可嘉!


(四)钟南山院士发挥的独特作用

国家卫健委无疑要考虑赴武汉专家组轮换的需要,或许还有对前两批专家语焉不详的考察结论不满意的因素,1月19日,卫健委又委派由钟南山院士领衔的高级别专家组(第三批)赴武汉指导调研疫情防控工作。

d02.jpg


1月18日傍晚,84岁的钟老先生从广州奔赴武汉。这里需要补齐的一块拼图是,人们有理由相信,这位老人在此次临危受命前后已经把新冠病毒人传人的结论及抗击疫情的个人见解在国家卫健委官员与之沟通时做了陈述。而卫健委官员当然不敢怠慢,迅速报告给了中央决策层,从而成为此次疫情防控的关键转折点!

1月20日,习近平、李克强分别对武汉疫情作出批示,要求全力做好防控和救治,与世卫组织和外界保持密切沟通,防止疫情扩散。

同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公告,宣布经国务院批准,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纳入乙类传染病,但按甲类防控——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甲类传染病仅包括鼠疫和霍乱。

当晚,钟南山接受央视《新闻1+1》直播连线采访时明确说:新冠病毒“肯定有人传人现象”,并披露武汉已有14名医护人员被感染。

同日,武汉市卫健委一次性更新18、19日两天的数据称:共新增136名确诊患者。截至1月20日24时,武汉市累计报告感染病例258例,死亡3人。 

自1月21日起,国家卫健委开始每天通报全国疫情数据。截至21日24时,已经收到国内13省(区、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440例,死亡9例。

1月23日,武汉发布了“封城”消息,震惊中外。一天后,“封城”数量增至13个,涉及至少3600万民众。但武汉市市长周先旺于1月26日透露:因春节和疫情的影响,已有500万人先期离开,武汉尚有900万人。

1月23至25日,广东,浙江等22个省级地方政府启动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应急响应。

1月27日,总理李克强视察武汉。官方公布,截至当日,确诊病例2835例,死亡81例。

1月28日,钟南山告诉记者:疫情1周或10天左右达到高峰,不会大规模增加了。

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此次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无必要限制国际人员流动。

1月31日,CDC预防控制所研制出新型冠状病毒核酸等温扩增快速检测试剂盒。

据官方通报,截至2月2日24时,累计确诊病例17205例,死亡361例,重症2296例。

2月3日至8日,紧急建造的武汉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 以及改建的武昌“方舱医院”相继交付使用,全国驰援武汉的上万医护人员和其它资源陆续到位,武汉医疗资源无法应对疫情爆发的局面得到很大改观。

a09.jpg


2月11日,官方数据显示,中国累计确诊病例44730人,死亡人数增加到1114人,单日死亡病例首次过百。而对比CDC权威论文披露的数据,截至2月11日,累计确诊病例44672人,死亡1023人。两者基本相同。

值得一提的是,2月13日,湖北省通报了14840新增确诊病例!激增的原因是诊断标准改变,将13332个临床诊断病例,即CT检查结果显示有肺炎影像者划归确诊类别,尽管这些病患尚未通过核酸检测确定是否感染新冠病毒。

同日,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被免职,由现任上海市长应勇接替;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亦遭撤换,由原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任。

这一专门针对湖北地区的确诊标准临时改变(一周后取消),似乎为湖北省和武汉市负责官员被罢官创造了一种追责氛围!


(五)不是结论的结论

通过疫情发生以来一系列重要事件和事实,应该不难得出的基本认识至少包括:

1)疫情发生之初,武汉市和湖北省地方政府的茫然应对虽然没有大问题,但出于维稳思维,隐瞒疫情的问题是存在的,处理8位所谓的“传谣者”就是例证。而此后仍然没有采取果断措施,全力防控疫情蔓延,则不可原谅。至于有关官员和医院抵触赴武汉的第二批国家专家组,虽情有可原(有第一批专家的不当行为在先),但负面影响也是客观存在的。

2)CDC和两个赴武汉国家专家组虽然做了大量工作,甚至存在出力不讨好和被冤枉现象,但核心问题是未能尽早发现新冠病毒人传人的危险性,导致地方和中央两级决策层均缺乏采取果断、严厉防控举措的依据,贻误抗疫之战的最佳战机的责任也是无法推卸的。

3)导致抗疫举措延误也确实存在其它主、客观原因。正如中科院院士陈国强等人指出,疫情暴发后,流程尚不清晰,而疾控部门由于短时间研发生产的检测试剂质量“良莠不齐”,样本采集标准化程度不高等问题难以将检测权限下放。在这个过程中,双方的沟通与协商机制在早期不够健全,影响病毒感染者的早期筛查和确诊,成为延误诊断的“堰塞湖”。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首席流行病学家曾光表示:“是公共卫生系统出问题了。不是流行学调查没调查好,也不是病毒不该研究,也不是不该发论文。这些信息都报上去了,怎么及时转化成防控行动?现在的新冠疫情防控,还不是一个应急的战时体制,就像打仗,有情报部、参谋部、司令部,情报信息迅速到参谋部去研判,参谋部给出建议以后,司令部马上就拍板,应该是这么一个体制。”


浏览(4458) (6) 评论(11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格致夫 留言时间:2020-03-21 15:14:22

健康时报报道,1月17日,国家和省市专家对武汉全市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筛查的、各医院发热门诊发现并收治的不明原因肺炎部分病例,进行综合研判,新认定感染病例17例。截至1月17日24时,当时武汉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62例。然而接下来两天:1月18日新认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59例,1月19日新认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77例,两天共新确诊病例136例。1月21日,武汉市发布通报,当时共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感染,另有1名疑似病例。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留言时间:2020-03-06 11:07:52

治疗新冠状病毒肺炎,10 - 20毫升 5%醋,500毫升水稀释口服,马上清水漱口,4 - 5次/天,3克维生素C, 6次/天。再加片剂中药最好,譬如,六味地黄丸,黄芪片,复方丹参片,等等,都会有效。 醋也可以在皮肤涂抹,通过透皮吸收,见效更快,效果更好。

食用醋、维生素和中药能快速治愈2019新冠状病毒肺炎

http://www.kwcg.ca/bbs/home.php?mod=space&uid=61910&do=blog&id=12233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留言时间:2020-03-06 11:06:58

无论如何,救命要紧, 闲扯淡没用。

WHO and some medical experts are in acting as the Killer aid of SARS-CoV-2

http://www.kwcg.ca/bbs/home.php?mod=space&uid=61910&do=blog&quickforward=1&id=12489

回复 | 0
作者:naiyinxue 留言时间:2020-03-02 17:27:49

其实应该是这么一个体制:每一级组织和官员都要对自己的职责负责,对自己所管辖的人和物负责。而不是眼睛向上,揣测上峰的意图,报喜不报忧,对自己的仕途负责。

回复 | 5
作者:thesunlover 留言时间:2020-03-02 09:47:53

CCP has been repeatedly proving itself to be the veritable representative of Satan in today's world.

回复 | 5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20-03-01 16:46:41

武汉官府第一周行动十分迅速, 这其中包括召唤中央专家组。所以说武汉官僚无能懒惰不重视都不合情理

公众舆论中被痛骂的延迟前后加起来也就5-10天时间。 这段时间内第二专家组的组长被感染, 可见其松懈气氛和松懈程度。

管秩很阴暗, 实在懒得再谈他。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土_琵_琶 留言时间:2020-03-01 15:46:00

“1月24日,说人传人,以其引起高层重视”, 的确太牵强, 翻身仗恐怕是血馒头。

因为1月20日钟南山就已经强调人传人, 1月23日似乎已经封城了。

抢论文的确有点不像话。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北京土话3 留言时间:2020-03-01 15:41:54

[过去从未发表过关于病毒的文章]挺逗的, 谁过去发表过关于病毒的文章? 蒋的文章来自于中科院的论文。 学术论文当然严谨,可惜普通读者读起来费劲。 我对比过复旦张叫兽的评论(不是论文), 那才叫胡说八道的政治口号。

回复 | 1
作者:老张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20-03-01 15:38:30

我最开始的推理是,准备发论文必定有部分内容不公开,否则会被别人抢先发表。网上说教授们没有隐瞒,没对上级隐瞒对同行很可能会压下一些东西不说。所以说教授们没有因为发论文耽误疫情的即时上报,我持保留态度,至少有部分内容会对同行保密一段时间比如两周。疫情研究不同与其它研究,它的时效性对公众利益远远大于个人在杂志发表的利益,个人利益在特定时期必须服从公众利益。我想这也是为什么科技部最近出台了有SCI论,不唯SCI的指导性文件。

这么大的疫情出来,鬼都知道抢到样本和统计资料就等于发了顶尖医学杂志,这是很多科学家梦寐以求的“天赐良机”。管轶去武汉固然有捞金之嫌,但是他毕竟在禽流感和非典研究和疫情预防和控制积累了经验并做出了贡献,但结果是无功而返。如果抛弃个人的荣誉之争,这么多的科学家坐下来研究如何对抗新冠肺,结果可能比现在要好。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土_琵_琶 留言时间:2020-03-01 15:20:50

谢谢你的中肯评论!

1)那一段内容前面加了“据称”,就是因为引用的这段没有查另外的来源核实。另外,自北京的医生和教授应该也属于一线做具体工作的,他们不属于国家专家组权威派也是合理的吧?

2)文中已经明确提到隐瞒疫情问题,但考虑到有些说法证据不够坚实,后来修改掉几点对比和评论。海外这种以个别现象当样本的推测结论,同样存在这个问题,我是不倾向于采信的。

回复 | 0
作者:土_琵_琶 留言时间:2020-03-01 14:12:36

两点评论

1. “据称,至1月中旬,武汉市的医生发现疫情严重失控,又不能也不敢挑战权威专家关于病毒没有人传人的结论。于是,以金银潭医生为首,联合协和,同济几个医院的医生写了一篇41例病例分析论文,在柳叶刀以最快速度发表,论文确认人传人。以期引起高层重视,推翻CDC结论。应该说,这是武汉地方派打得一个漂亮翻身仗。”

我查了一下,此文发表于1月24日,参考文献里最迟的在20日以后。和1月中旬有一个相当大的时间差。而且文章虽然以金银潭医院院长领衔,有不少来自北京的医生和教授参加,说是“武汉地方派打的一个漂亮翻身仗”似乎有点勉强。

2. 第三个专家组的国际因素。2020年1月17日,英国帝国理工学院Neil Ferguson教授的团队,用三名走出武汉的“外国人”在他国被验出染病这个事实,估算出在2020年1月12日武汉应有冠状病毒感染人数1,723人。为当时中国官方公布的41人染病的42倍。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北京土话3 留言时间:2020-03-01 12:42:27

我通过对比原论文,对“蒋校长”那篇文章的评论是:

1)“粗略与原论文对比,就不难发现,作者“蒋校长”对原论文谨慎的观点和结论加入不少个人的大胆发挥。呈现出来的观点和结论虽然不一定错,但严谨性还是有一定降低。”

2)“值得一提的是,(原论文)作者并未否认其它排序的可能性。”

3)原论文中“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是,A组的“祖代”病毒H13、H14、H15均来自深圳的一组家庭患者,他们有武汉旅行史,且有理由认为他们在武汉期间感染,可问题是:武汉获得的所有样本中携带的病毒没有一种在A组出现!且仅有一种出现在B组(H3)。如果假定深圳家庭在武汉期间是感染的这个H3,然后演变为H15(也就不可能在武汉传播,或未能取到样),这就出现另一个问题:演变后的H15应该比H3更新,而不是相反!”

仅凭这三条,就足以说明,我并没有肯定蒋的文章!而原论文的结论就严谨得多,根本就没说病毒的源头来自美国。

哪来的“把鸡毛当成了令箭”?你所谓“客观一钱不值”的论断不正是在说你自己吗?

回复 | 0
作者:北京土话3 留言时间:2020-03-01 11:44:40

蒋校长是某个网站创始人。过去从未发表过关于病毒的文章。国内好几个有研究病毒背景的专家明确指出没有证据说明病毒的源头是米国。可惜本人不会转发。蒋的文章逻辑上漏洞百出,是一篇政治文章而不是学术文章。博主居然把鸡毛当成了令箭。博主的政治立场和小龙鱼基本一样。你的三个客观一钱不值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20-03-01 09:45:22

【武汉的松懈可能是第一专家组误判引起的。 贪婪抢论文而不关心疾病第一造成武汉学界和官僚反感, 同时也给他们安全的假象。】

嗯,这个判断应该反映了实情。尽管对于1月上、中旬隐瞒疫情这个客观事实的具体原委尚不能下结论。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20-03-01 07:57:01

我怀疑武汉当地叫兽与官僚勾结, 在认为疫情不严重的松懈状态下,对第二批专家封锁消息, 为本地叫兽写论文争取时间。 当然,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证据, 但这是唯一能够从心理学和功利原理上能解释通的假设。

武汉的松懈可能是第一专家组误判引起的。 贪婪抢论文而不关心疾病第一造成武汉学界和官僚反感, 同时也给他们安全的假象。

当然,第二专家组无能也是一方面,但是, 我觉得第二专家组最大的问题是缺少果断的担当。 可防可控简直就是混蛋的官场语言,绝不会错的。 可防可控是中央统帅的话, 怎么能是参谋的话, 决策者需要的是怎样防,花多大代来控。 具体就说封城吗?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20-02-29 21:43:15

如果那位“蒋校长”阐释的那篇论文本身的研究方法和结论都没有问题,对于寻找新冠病毒源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启发!

除了进一步证实这种全新病毒不可能是人工制造,更为病毒的源头并非来自中国从严谨的科学层面提供了令人信服的可能性。而这与阴谋论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无独有偶,钟南山院士这两天也表示,疫情虽然爆发在中国,但不能排除病毒源头来自国外的可能性!(大意)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20-02-29 21:30:29

【中科院的这个研究似乎证实第二代和第三代病毒出现在美国,爷爷,老爸和孙子齐全, 而中国只有第三代病毒,有孙子没爷爷,老爹也找不到,不可能是病毒的最初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JW_46Zgr5U14FLVI34STqw】

去看了你和小鱼推荐的这篇文章。该文是对中科院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上的一篇学术论文(尚未经同行专家评议)进行阐释。

粗略与原论文对比,就不难发现,作者“蒋校长”对原论文谨慎的观点和结论加入不少个人的大胆发挥。呈现出来的观点和结论虽然不一定错,但严谨性还是有一定降低。

论文对从全球获得的93个测定样本中发现的58种病毒提出了可能的世代排序,即按照由老到新顺序为A组——》B组——》C组(还包括D和E两组)。

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并未否认其它排序的可能性。

这里一个核心问题是,每种病毒新老程度的鉴别技术其可靠性究竟有多高?这个问题有待同行专家们的评议。

其中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是,A组的“祖代”病毒H13、H14、H15均来自深圳的一组家庭患者,他们有武汉旅行史,且有理由认为他们在武汉期间感染,可问题是:武汉获得的所有样本中携带的病毒没有一种在A组出现!且仅有一种出现在B组(H3)。如果假定深圳家庭在武汉期间是感染的这个H3,然后演变为H15(也就不可能在武汉传播,或未能取到样),这就出现另一个问题:演变后的H15应该比H3更新,而不是相反!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20-02-29 20:16:32

【和为贵。都坚持自己的观点,包容一下对方与自己不同的想法,此乃民主真谛。】

这点说得很对!

可问题是,我压根儿就没对他关于习近平错误的观点说过不字,而只是从澄清基本事实的层面提出了具体疑问,他就来这套了。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0-02-29 20:08:49

【我就该老老实实的任你二人造谣、误解,甚至羞辱?】

我还就不信这邪了!来来来,请你给大家说说:

哪条是给你造谣?哪条是误解你?哪条是羞辱你?哪条是刻意曲解?哪条是欺负你?

1)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对你的观点“习近平最早走的两步,有严重的性质问题。”说一个不字!这是不是事实?

2)你至今还矢口否认自己说过习近平打电话,我早就列出了你的原话:“习近平的确实在第一时间给美国打电话”,你还能否认吗?

3)华春莹说:自1月3日至23日武汉封城(20天里)中美通话30次。而你硬说在1月6日政治局开会之前,就给美方打了30个电话!你能说得通吗?甭管电话是谁打的,我说你的说法出入太大,错了吗?

4)中美间通话30次,你如何知道都是中方给美方打电话?美方有太多理由想及时掌握中国疫情变化,为啥就没有美方给中方打电话的时候?

5)华春莹说,中美通话30次的内容是“沟通信息”。你怎么知道那是中方求美方帮忙?中方一直拒绝川普口中美国“最好的专家”来中国帮忙,与你的求人说不矛盾吗?

回复 | 0
作者:老张 留言时间:2020-02-29 17:54:28

和为贵。都坚持自己的观点,包容一下对方与自己不同的想法,此乃民主真谛。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0-02-29 17:16:58

还有,你从什么渠道获悉老习向美国求助了?这样的小概率事件或零概率事件也会发生?

不错,美国的民间和企业的帮助是有的,政府部门的帮助就别指望了。不就是应付个病毒感染?多大点事儿?况且具体的需求也不是美国人能帮得了的,更别说疫情一来是美国率先关领馆、辙侨民、断航班。就这样的国家,老习还打三十个电话求救?那不是死定了?

动点脑子吧。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0-02-29 17:07:23

呀!咋把二大爷也请出来了,真是不识逗啊!

不是我有意同你过不去,而是要澄清一下事实而已。就老习而言,见识他的风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能连着给美国打电话?还是一打就三十多个?还是要向美国人求助?这样子可不是一般的脑子进水了,这得水成什么样啊?所以必须得澄清一下。

俺地主愚钝,仅仅是能观棋不语,能看出来一些步数就行了,哪里还敢妄言棋者哪一步错了?还什么性质错误?太不知那啥高啥厚了。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20-02-29 14:56:41

回答你个头?

该说的都说了,你坚持刻意曲解,你要我怎么办?

撑死不来你这了。

习近平也不是你俩的二大爷,我说一句都不可?

我认为老习不该先向美国求助!

老习是政府首脑,这个责任应该他负!

我没说电话是老习打的!

这就是我的意思。

不再说了。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0-02-29 14:50:23

既然你认为是欺负人,那就请你回答我前面提出的几个问题吧。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0-02-29 14:35:08

我就该老老实实的任你二人造谣、误解,甚至羞辱?

否则就是计较?

岂有此理!

欺负人也不带这么玩的。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20-02-29 14:29:18

【我和地主也不会再计较。】

少来这套。

地主上来一个帖子就说我疯了,而后你把计较这顶帽子扣我头上?

你不计较?你若不计较,能有这番大战。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0-02-29 14:26:12

【中国给美国打电话在先,而政治局开会部署防御灾后,这就是问题。】

呵呵,按小鱼转述华春莹的说法,是在1月23日前(约20天)中美通话30次。这也就意味着,大部分电话是在政治局开会之后打的。甭管电话是谁打的,内容是啥,你坚持自己的说法没出入,还硬要说打30个电话在政治局开会之前,这能说通吗?

这个事情如果你是转述别人的说法,说一句没仔细看,也就完了。或者是自己记错了华春莹的说法,说声没记清也够了。我和地主也不会再计较。

但遗憾的是,你不但要一味辩解,还反过来找别人的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弄到这个地步,也就怪不得别人了。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20-02-29 14:06:06

【阴谋论也不是一点依据也没有,新冠病毒据说有五大变异株,中国从新冠肺的患者中只分离出2个株,而美国仅有的病例竟然5毒俱全。如果这个晚上传说是真的,那么新冠状病毒的起源还真可能是美国传出去的。】

嗯,最近确实在流传这个说法。

阴谋论这个事情,我是这么看的,凡是说病毒是人为制造(无论中、美),以及声言故意释放病毒的论调,都属于阴谋论。

但网上还有一类说法认为病毒是意外泄露或者并非故意地从其他国家传入中国,这里面已经没有阴谋的成分,自然也就不该归入阴谋论一类。其可能性也就无法否认。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20-02-29 13:51:07

【老格这篇文章写得很有份量。另外还有一个补充,抗疫是大事,让全国人民都回家过年也是大事。特别是在疫情监测数据尚不明了时,不可能不维持正常的社会运作。】

地主这个补充确实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团团圆圆好好过年,无疑是亿万中国人的正当愿望。中央和地方决策层存在迎合这一需要的主观动机也不奇怪。而这在客观上,就或多或少对抗疫决断形成掣肘。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20-02-29 13:46:15

洗不白了。

遇到个蠢人。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