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散鹤的博客  
野说杂谈  
        http://blog.creaders.net/u/779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zt:习近平不接朴槿惠电话那个事应该是真的 2017-03-12 07:59:58

这个是韩国媒体去年刚宣布部署萨德的时候报道的,说朴槿惠要求和习近平通话。但是中国方面定的时间拖到很多天之后而且在半夜12点(韩国时间凌晨1点),很不合外交常规。

当然未必是习近平本人拒绝接电话,也可能是中国外交部的人出了问题,但从韩国方面看,是一样的。

换你是朴槿惠,一个女的,激愤之下,估计也会部署萨德,或者干类似的表明态度的事情。

难道当时对韩国冷淡的时候,中国没料到韩国会报复?当时北朝鲜爆炸了氢弹,中国对南朝鲜不仅连个主动安抚都没有,而且拒绝通话,外交太失败了。

这个冷淡对待韩国的说法对tg的打击是沉重的,太不可思议了,太小儿科了,难怪人家部署萨德。但是这么长时间,tg从来没有澄清,看来应该是真的。

北朝鲜的核武器比萨德对中国的危害大得多。中国当初搞核武器的时候放在了沙漠戈壁滩地区,远离人烟,就是万一出了事故,也没什么影响。北朝鲜放在了离中国10公里地区,出了事情,对俄国没什么影响,而吉林靠近边境那一片没法住了,更别说粮食没人吃了。到时候中国自己会有大批难民。居然有吉林的抵制乐天,他们在朝鲜爆炸核武器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踊跃?

中国外交部整天说的不干涉朝鲜内政,性质和这个差不多:邻居在我们家隔壁非法开设制造鞭炮的作坊,时刻有爆炸着火的危险。我们家长说那是邻居家的私事,不要干扰人家。



浏览(93) (4) 评论(1)
发表评论
ZT:奥巴健保,剪不断,理还乱 2017-03-10 06:57:45

奥巴健保的根本是一项全民大福利,福利这东西由政府 给出去之后,几乎很难收回;而且奥巴健保是极左和 progressive 最终实现 “万年”执政的最有效的手段。

奥巴健保首先宣扬的是coverage,至于cost 和合不合常理及现实,没关系;为了达到全民coverage,里边的条款非常crazy,除了强制保险/罚款,到男子被逼买妇科专用保险,还有反过来的,不胜枚举,连老克都说 “the craziest thingever”。

为什么呢,因为极左/progressive的终极目的是 “国有单一健保制度”,倒时候,选民的生命线 牢牢 攥到 国家手里,选民只有选哪个承诺保障维护这个“国有单一健保制度”的政党,那么为什么奥巴健保宣扬的 全民 coverage 会最终 转化为 “国有单一健保制度” 呢,这就是归于两个常识的原则 :1,救急不救穷; 2,可怜之人往往有可恨之处(绝对 大于 50%)。

奥巴健保实行起来,私有化的保险公司先大赚;因为很简单,他们的保险产品 被 政府强制 民众购买,这生意太好做了,不但强制购买,还得被逼买你不想要的。比如你只想买 iphone,现在是 你买iphone 就必须买它的一切配件,无论你喜欢或愿意。所以,保险公司为了这单大生意,也前期投入很多,也赚了钱,看看医疗保险公司的 股票。

但结症在这里:有大概10%或更多左右的人不用掏一分钱,但一样享用iphone和所有配件,而且这些人不但 享用,还天天“狠用”,现在这些原来没有医保的 人,有点小病就去看,因为反正账单有人 付,和乐而不为。

还有,医疗行业也发现是个好生意,不知你们注意到没有,你们的周围突然增开很多ER,不是费用低的 urgent care,是 ER。ER 的收费 一般是 其它的 几倍,到几十倍,原因是 ER 根本目的是救急的,所以必须 24 h open,基于这个 特殊性,行业 允许多收费来补偿。

现在是,这些突然有医保的,经常去ER,保险就的付大账单。

这时候 保险公司发现,想象的生意慢慢 更本不是那么回事,虽然 可以 轻松从 90%的 客户赚钱,但那10% 的人 一会儿就挥霍了。保险公司的选择就是 回头给那90% 加价码,或者索性 推出市场。如果 奥巴健保不被管控,最终,由于保险公司受不了 那一些 小部分客户的 滥用,只有求助于 国家接管,因为国家做事情 几乎可以 不顾 成本,慢慢演化为“国有单一健保制度”。


1,政治上,民主党 /媒体 会无所不用企及在 PR 上 宣传,GOP 他们不照顾穷人,他们可以很容易找到 某个 decent 的穷人,因为新政策而失去健保,还可能丢了命。

2,因为前期保险公司 投入巨大,为了生意也贷款不少,以为赚钱了还上,现在要是一下子完全取消 奥巴健保,那一些保险公司很可能吃不消。可能 是 雪上加霜,给已经 很困难的健保市场 更混乱。倒时候选民更会怨气多多,因为变得更坏Trump 前段时间 会见了 各个保险头头,回头说了,健保市场很复杂。因为这些人跟trump 诉苦很多,trump 生意人,也知道 国家一个 坏政策 给商业造成的后果。另外,保险业也是为了自己,私心是有的,他们的 lobby 能力也很强大。这也不能怪他们,奥巴健保出来,只有傻子才不去利用。

3,技术上,全面去掉 奥巴 条款,需要新立法,这个 就需要国会 60 votes,民主党一定会 filibuster。几乎没有通过的可能。现在这个 是 budget 预算里,只需要51vote,GOP 自己就能够。

最后,现实是,trump/GOP 他们不行动,奥巴care 会怨声载道,尤其hurt 自己的 选民,违背当初的承诺;要是 完全安 保守派的 改,在现实,一样会 怨声载道,也许更worse,民主党杯葛,很可能胎死腹中。

所以 GOP 建制派这边搞了一个这么东西出来,实际上是 留下 奥巴健保,但在管控上变换手段。HHS 新任director 就变成主要操盘手,现在看来,Trump 自己面多这么多现实 也倾向于这个 妥协/暂缓管控 法案。

但这里边就是 一个 信任问题,GOP 建制派到底是 有多真心 搞他们所说的 phase 2,3,还是想 移民问题上 最后和民主党“媾和”,因为这里边有 背后金主等等因素。


所以,还得看trump 的,他也知道他的大部分政治生命也在里边,就看他如何监控GOP建制派,如何说服右派选民暂时先妥协 等等。

说到根本是:奥巴 搞了一个这么东西,体积庞大,牵扯到社会,经济,政治各个方面,非常非常棘手。

这就是 搞乱一个东西 很容易,但修复起来 就 没那么简单,尤其是不在没办法 在变好之前能够忍受 变坏的情况下





浏览(49) (2) 评论(2)
发表评论
zt:奥巴马颠覆美政府?“窃听门”水实在太深了 2017-03-07 14:31:26

【文/专栏作者 陈力简】

特朗普作为一个“改革者”入主白宫注定了美国接下来的八年不会平静,用一个成语来形容美国政坛,那就是鸡飞狗跳。

特朗普先发难奥巴马

3月4日,本来是个平静的周末,很多美国人在清晨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习惯早起的特朗普总统连续发推特,指控前总统奥巴马在大选期间窃听特朗普竞选总部和竞选团队骨干。

这个事情如果真如特朗普所说,可以说是现任总统针对候选人的监听行为,比大名鼎鼎的水门事件性质要严重很多。原因就是破坏了美国政治规则,动用行政权力来影响大选。当然这样大的黑锅,奥巴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背的,于是奥巴马新闻发言人在两小时以后迅速做出如下的书面回应。

就是这个回应,引来了无数的解读,基调很清楚,那就是奥巴马政府否认授权窃听了特朗普竞选总部。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看出了问题,那就是奥巴马发言人没有否认窃听的存在,而是否认前总统曾经授权窃听。而且,这条信息还立刻把公众的注意力引向了当时美国的司法部。

当时的司法部长林奇(Loretta Lynch)就是在亚利桑那凤凰城机场密会克林顿的那位。当时司法部正在调查希拉里使用私人服务器的丑闻,这次密会被新闻界曝光以后,引来了无数骂声。

就这样一位有过“前科”的司法部长,在看到奥巴马上面声明以后,立刻就沉不住气了,在youtube上发布了如下的视频。在这个仅有51秒的视频中号召更多的游行,流血甚至死亡("Need more marching, blood, death on streets")

保守的共和党群情激愤

现在轮到美国人民情绪不稳定了。著名的保守派电台主持人列文(Mark Levin)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的时候就拿出了厚厚一叠来自媒体的报道来作为佐证,呼吁国会对奥巴马这种破坏政治规则,滥用行政权力的行为进行深入调查,并且暗示要奥巴马等责任人因为这件事而坐牢。

其实这已经是列文在一星期中第二次发出这样的呼吁了。下面就是列文提供的材料清单:

1. June 2016: FISA request. 2016年六月,奥巴马政府根据外国政府监控法案(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申请监听特朗普大厦,被联邦法官驳回。后修改继续提交,再次被驳回。

2. October: FISA request. 2016年十月,奥巴马政府提交了另一份监控申请,并更换了审理这些申请的法官,这次申请被批准。

3. January: Obama expands NSA sharing. 在奥巴马卸任以前几天,奥巴马批准国家安全局把截获的信息完全和另外十七家情报机构共享。

4. January: Times report. 时代周刊报道联邦调查局(FBI)、中央情报局 (CIA)、 国家安全局 (NSA) and 财政部(Treasury Department)联合调查特朗普和俄国生意,空手而归。

5. February: Mike Flynn scandal. 二月,福林将军因为没有完全准确向副总统彭斯汇报自己和俄国大使的会谈内容,被迫要求辞职。这引起了特朗普的警觉。

6. March: Washington Post targets Jeff Sessions. 当特朗普通过第一次国情咨文获得广泛支持的同时,华盛顿邮报职责司法部长塞申斯密会俄国大使两次。这种信息都是绝密信息却被新闻界捕捉到。让特朗普非常恼火,开始严查内鬼。

前任司法部长穆凯西(Michael Bernard Mukasey)也在美国广播公司采访中谈到窃听门,怀疑奥巴马政府的确有不光彩的行为。其实道理很简单,要获取FISA法庭的批准,必须要有司法部甚至总统授权,也就是说,奥巴马可以让林奇帮他做监听特朗普大厦的事情而自己却不批准提交这项申请。

因此,列文甚至用政变(coup)这个词来形容奥巴马颠覆特朗普政府的努力。美国国会重量级议员纷纷表态要严查窃听门事件。在沉寂了一天以后,特朗普要求国会特别委员会来调查这个堪比水门事件的丑闻。


原文图文并茂。推荐阅读。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7/03/07/6078453.html


浏览(48) (3) 评论(0)
发表评论
zt:“通俄门”最终会通向哪里? 2017-03-06 15:10:53

编者按:这是韩连潮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川普总统执政蜜月随着其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弗林将军的被迫辞职而提前结束。然而由所谓“通俄门”事件引发的争斗还远未收场,其过程和结果或将影响美国的权力平衡和未来的外交政策。

最近,因被揭在竞选期间两次与俄罗斯驻美大使会晤,司法部长塞申斯不得不表示回避美国执法当局就俄罗斯被控插手2016年美国大选一事的调查,而川普总统前两天爆出奥巴马政府竞选期间在川普大楼电话上安装窃听器的丑闻,更让“通俄门”成为美国政治和政策之争的漩涡中心。

点燃“通俄门”火药桶的是去年大选后作为川普过渡团队的弗林与俄国驻美大使斯利亚在12月29日(奥巴马宣布对俄制裁的当天)的一通电话。据称,弗林与俄大使讨论了奥巴马总统因俄国利用网络黑客干涉美国大选即将实施的制裁。电话被美情报部门录音。此事被人向媒体披露,弗林开始一再否认,副总统彭斯也为其公开辩护。后来,弗林承认无意中没有向彭斯讲述全部情况,在各方的压力下,川普以他失去信任为由要求其辞职。

我不相信阴谋论,也不是川普的粉丝,但认为导致弗林下台的 “通俄门”事件的确蹊跷诡秘,值得跟踪分析。

我认为,从目前披露的事实来看,华盛顿似乎有个民主党的影子政府,他们与共和党建制派中反俄势力结为联盟,企图从内部搞垮川普政府,改变川普亲俄的外交政策。他们中有人真诚地相信川普上台是俄国干涉的结果,窃取了本应属于希拉里•克林顿的总统之职,将给美国民主带来最大威胁,川普亲俄的外交政策也会损害美国根本利益。不过,为维护自己和官僚独立王国的权力和利益而参与倒弗的也大有人在。

我们知道弗林与俄国大使通话及其内容均属美国核心机密,知道这一信息都是奥巴马政府的高级官员,他们有责任保守秘密,任何形式泄露这些秘密都违法美国法律,要受到罚款和监禁的惩罚。

我所看到的资料显示,早在川普接手白宫之前,一名奥巴马政府高官就向《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伊格纳图斯透露了弗林29日与俄大使的电话沟通的情况。伊格纳图斯1月12日发文质疑和指责弗林破坏了美国对俄制裁措施。次日,3名未透露姓名的奥巴马政府高官向路透社泄露更为详细的机密信息,披露弗林在29日当天和基斯利亚打了5通电话。

令人颇为疑惑的是,奥巴马交班的前一天(1月19日),他召集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中情局局长布伦南和代理司法部长伊茨、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等人讨论所谓的通俄门事件。据称会议的议题是决定应否警告川普团队,科米以会影响正在进行的调查为由而不赞成通报。问题是为什么要瞒着第二天就成为总统的川普?川普作为行政首脑有权了解所有信息,包括正在调查的案件。

泄密并未到此为止,川普风光接班第三天,未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再次向《华尔街邮报》通风报信,称美国反间机构正在调查国家安全顾问与俄罗斯官员之间的通话。白宫的新闻发言人继续否认弗林电话,直到1月26日,司法部的伊茨正式警示白宫,称弗林在与俄大使电话问题上的言行不一可能被他国政府要挟。几天后,川普因伊茨拒绝在联邦法庭为其入境禁令抗辩而解除了她的职位。2月13日,《华盛顿邮报》立即报道了她警告白宫的高度机密信息。此前《华盛顿邮报》还透露,有9名现任和前任政府官员先后向其泄密。

国会民主党议员借此机会发难,强烈要求川普解除弗林的职位,并向国会共和党施加压力,坚持成立两党和独立委员会立案调查通俄门事件。川普不得已于本月13日将弗林解职。

无独有偶,政府官员不仅泄露弗林的信息,连川普总统与墨西哥总统和澳大利亚总理的谈话全文记录等其他绝密信息也被他们向媒体公布。

由此可见,无论弗林的做法是否合法,这样多的政府官员集体向媒体向泄密事件前所未有。他们的泄密行动似乎是有组织、按计划一步步实施的。不管这些泄密官员的初衷好坏,他们的做法违反了美国法律,背离了政府官员宣誓要尽职捍卫的原则,必须予以追究。

此外,我认为影子政府主导的一系列泄密活动已经造成负面后果,其严重程度还有待评估,但至少这些活动可能使得美国在俄国的情报资产受到重创。俄罗斯媒体1月26日报道称,俄国以叛国罪逮捕了联邦安全局网络情报部门信息安全中心主任米哈伊洛夫和另一名雇员,同时被捕的还有一位知名网络安全专家。美国媒体报道称俄国政府指控他们三人为美国充当特工,向美国提供了俄国黑客攻击的信息。

当然,弗林在此事的确有过失。他没有全面地向副总统以及白宫团队的其他人通报与俄大使电话的真实内容。川普自己也有责任,因为他知道内情后,仍然替弗林打掩护。不过,这是川普团队内部协调问题,并不违反法律。

左翼媒体指责弗林破坏了当政政府的外交政策,触犯了《罗根法》,这是很可笑的。我们知道《罗根法》是两百多年前联邦党人打击杰弗逊民主共和党制定的一项法律,早已被人遗忘。1798年,信奉和平主义的贵格教会成员、民主共和党人乔治•罗根为了终止美国和法国之间的短暂冲突,前往巴黎寻求和平,而当他回美时,发现联邦党人已经通过了一项法律将公民以私人身份所做的外交斡旋定为罪行。然而,该法律从1799年制定至今没有一人因违反此法而被追究过。

美国建国初期,由于历史的原因,对政治上不同意见的容忍度是比较低的。《罗根法》反映了当时的现实。而时过境迁,20世纪以来对宪法第一和第五修正案中言论自由的解释和保护,让这一法律违宪过时。尽管我们并不了解弗林与基斯利亚的电话内容,也不知道谁授权他电话联系,但是可以肯定,弗林不是纯粹的公民,他是以候任总统川普的国家安全顾问身份来活动的。与各国官员联系是他在过渡期的工作,即使他谈到川普政府将重新审视对俄制裁也是正常的,因为他将马上接手安全工作。新政府完全不必继续前政府的任何政策。过去里根团队在竞选期间据报曾与伊朗霍梅尼政权接触,谈判释放美国人质。奥巴马在其2008年竞选期间也曾周游列国,会见各国政要,与他们进行了改变包括“反恐战争”在内的布什政策的实质性讨论。

弗林与俄国大使电话沟通的直接结果是,俄国没有像惯常实行对等报复,避免了两国关系恶化的升级,为川普重新启动和改善美俄关系奠定了基础,应当说是件好事。弗林有三十多年的情报生涯,他不是傻瓜,知道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什么。

事实上,作为参议员的塞申斯同样可以会晤任何外交使节,讨论外交政策。况且民主党国会领袖们也曾多次与俄国领导人会晤。对此,川普总统在其推特多次发文指认。所以,我认为所谓通俄门和尼克松水门事件之间没有可比性,除非证明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川普和普京合谋干涉和影响选举,不过从目前情报部门的报告来看,并不存在这样的证据。相反,如果竞选期间奥巴马政府的确在川普的电话上安装窃听器,“通俄门”就可能演变成另一个水门事件。虽然,川普没有直接提出证据,我以为,他作为总统大概是不便透露情报来源。

我们知道,弗林在奥巴马政府期间被以管理不善为由被解除了国防情报局局长之职,转而投入川普竞选,赞同川普反华盛顿建制的“排干沼泽”政策,要下重手重组美国情报机构,包括中央情报局和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因而引发情报机构的官僚们的担忧。另外,美国情报部门和外交政策制定者,以及国会共和党建制内反俄势力长期以来将俄国作为美国安全的最大威胁,很难从其惯性思维中跳出来,故而成为民主党影子政府的同路人,积极参与倒弗活动,以便挫败川普的亲俄政策。

影子政府利用川普新手上路经验不足,违法泄密,成功倒弗,等于砍掉了川普的得力右膀,又成功地让司法部长回避对俄调查,不仅保住了自己的既得利益,减缓了美俄改善关系的势头,而且进一步增加了民众对川普执政合法性的质疑,让国会民主党在美国的权力游戏中得了重要的一分。

事实上,影子政府对川普政府的反对、抵制和破坏,并不限于情报部门,各个联邦机构似乎都有其成员积极活动。作为政府官员,你可以不赞同川普的政策及其执政理念,但应合法反对,而不能非法破坏。

毫无疑问,俄国对美国大选的干涉是违反国际法律规则的,侵害了美国民主,必须认真查清;然而,我以为影子政府对美国民主破坏性更大,我们必须对此保持高度警觉。

最后,没有人能肯定“通俄门”最终会通到何处,但种种事实表明,该事件水落石出之日,就是影子政府受审之时。



浏览(83) (4) 评论(3)
发表评论
zt: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 2017-02-27 13:25:14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二月十一日,美国上诉法院维持对特朗普“禁穆令”(即禁止七个穆斯林国家国民入境命令)的冻结,消息传出,“建制派”(包括左派“希粉”和共和党建制派)票友一片欢腾,以为这是“普世”人权的胜利,连篇累牍讨伐“禁穆令”的胡平先生也信信然,更有甚者,某海外何祚庥人物甚至将此上纲上线为“反独裁”(试问特朗普“独裁”什么了?犯法了?违宪了?无视法官令了?)的胜利。

其实这并非“人权”的胜利,因为一个国家的国民移民或入境另一个国家,并非“普世”人权,而是一种特许的权利,即:外国人的移民权和入境权,并非与生俱来的“天赋人权”,你必须经过别国政府许可,才能享有这等权利。

为什么会这样?根本原因,是迄今这地球上不存在超越国境的自由民主,任何自由民主,都是国境之内的自由民主,譬如:中国公民无法享受到日本的自由民主,法国公民也不可能享受美国公民的公民权。.

只要主权国家还在地球上存在,就没有超国境的“普世”人权, 任何国家都有权限制外国人移民、入境,以捍卫本国的国家、民族利益。

因此,外国人的移民权、入境权就象获取汽车驾照的权利一样,并非不可剥夺的“普世”人权。

特朗普旨在防范穆斯林恐怖分子的“禁穆令”,针对的是七个外国,因此,特朗普的“禁穆令”,根本没有侵犯“普世”人权,而完全是一个主权国家正常职权范围内的行为。

胡平反对“禁穆令”的诡辩文章,要害在于混淆“普世”人权和特权人权这两种不同的权利。

特朗普“禁穆令”的受阻,非但不是什么“普世”人权的胜利,反而反映出美国深刻的潜在危机:

即在以“解放底裤,取消边境”为代表的反传统“白左”势力的浸蚀下,美国的宪政体制在保卫国家利益、保障国家安全方面已经出现问题。因为人性的弱点,三权分立的体制,也难以抗衡“政治正确”的霸道话语权,这就是法官反对特朗普的深层次原因。

毫无疑问,三权分立的宪政体制,是人类有史以来防范暴政的最优体制,因它的权力制衡机制,但这一次的权力制衡,并不是对暴政的制约,而是对一个国家进行自我保护调整的掣肘。

这又将反过来威胁美国的宪政制度。

短期内美国能否重振,取决于领导人的眼光和决心,以特朗普的“人来疯”、愈难愈强特点来看,任满八年当无问题,潘斯能否当选是大问题,若潘斯能继任八年,且继续特朗普路线,美国尚且客观,但从长远来看仍不乐观:

因为“二战”后,在脱胎于马克思邪灵的SM思潮的长期浸淫下,美国社会的(以民主党为代表)已经“白左”到了反传统、反民族、反宗教的地步,再自由的国家,“解放”到这种地步,都会走向反面,最终就如同单方面优容毛共的蒋记民国一样,被极权势力所吞噬(欧洲不是已经差不多了?)。



浏览(56) (2)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5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