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梦境甜甜的博客  
穿越梦境,穿越人生;笑看世间百态,淡待悲欢离合。  
        http://blog.creaders.net/u/781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屈国娇:郭文贵诈骗阿布扎比15亿美元(视频) 2017-09-22 00:58:44

  屈国姣是郭文贵团队的核心成员之一,2014年6月被派到香港工作,负责郭文贵香港公司和BVI(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的日常管理和转款,是郭文贵控制的香港公司——香港国际基金投资有限公司的负责人。

  屈国娇说:“这几年我发现郭文贵在国外的花费都是骗阿布扎比的钱,虽然郭文贵的香港和BVI公司有一百多家,但这些公司都没有实际业务,成立就是为了融资转款。”

  屈国娇说,2014年12月份,阿布扎比转给郭文贵15亿美元,然后郭文贵将其中转入国内11亿多美元,剩下的钱用于郭文贵买游艇买豪宅等个人使用。郭文贵诈骗行为被阿布扎比发现之后,又拿其国内被冻结的资产做抵押,再次欺骗阿布扎比。此前,《财新周刊》曾报道,为展开海外运作,郭文贵先后在香港、英国、加拿大、美国和英属维尔京群岛(BVI)、开曼群岛等成立了近百家公司,其资金流转、股权安排相当繁复。




浏览(3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曲龙曾遭郭文贵构陷获刑15年 2017-09-20 04:12:24

  财新记者获悉,9月12日,河北高院派员专程赴辽宁大连,在大连看守所简易法庭对在押的曲龙进行了再审宣判。

  河北高院审理认为,河北承德两级法院的原裁判认定曲龙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北京政泉置业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政泉公司)股权及四套房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检察机关有关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检察意见以及曲龙和其辩护人有关曲龙不构成职务侵占罪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河北省高院最终判决:撤销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承刑终字第00099号刑事裁定和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2)围刑初字第24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曲龙无罪。

  曲龙为北京中垠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中垠公司)实际控制人,与郭文贵原本是多年合作伙伴,曾担任政泉控股执行董事,后因生意纠纷两人发生冲突。曲龙从2010年开始举报,称郭文贵勾结时任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和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人,以违法违规方式收购民族证券。

  就在郭文贵顺利办理民族证券控股权受让手续的前一日,2011年3月31日,河北省承德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持枪”为由,到北京将曲龙带走。曲龙称抓捕他的执行人员为安全部某处处长高辉、河北承德市公安局警察以及郭文贵手下的保安等相关人员,共计10余人。

  2012年,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和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和二审以职务侵占8.55亿元,判处曲龙15年有期徒刑。之后,曲龙及其家属曾多方申诉,但一直受阻。

  2015年1月及2016年4月,深度参与曲龙案的马建和张越先后遭到调查,尤其是主管河北省政法工作的张越落马后,曲龙案申诉迎来转机。2017年“两会”期间,有全国人大代表将曲龙案材料提交至最高人民法院。其后,最高法方面开始在河北复查该案。7月,河北省高院受理曲龙的申诉申请。8月,河北高院决定再审曲龙职务侵占案。

  随着曲龙职务侵占一案的再审及改判,权力猎手郭文贵利用马建掌握的安全部门特殊权力和张越掌握的河北政法力量介入财富争夺,狐假虎威、虎狐勾结,对竞争对手或合作伙伴进行豪夺与构陷的故事得以曝光。

  合伙人反目

  曲龙和郭文贵曾经是“不分彼此的兄弟”。据财新记者之前的调查,郭、曲两人相识于1998年前后,郭文贵到国外避事期间,其宝马汽车由侄子放在曲龙的汽车修理厂中修理,两年间欠下曲龙巨额修车款。郭文贵回国后一次性结清欠款,两人由此关系密切起来。

  2005年左右,郭文贵的盘古大观建设急需资金,曲龙帮助郭文贵在湖南融资1亿多元,但郭迟迟还不上欠款,2005年3月,曲龙被以涉嫌合同诈骗由湖南公安刑事拘留,2005年6月逮捕,后经家人多方筹措,在支付了一定款项后,于2005年9月取保候审。曲龙家属告诉财新记者,曲被抓后,郭文贵即出国躲避,待曲龙取保后才回国,并多番安慰曲龙,“许诺两人以后均分公司利润,因此合作继续了下去”。

  郭文贵在2006年6月扳倒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后,自觉不方便再出面运营盘古大观等项目,便让曲龙出头帮忙操办盘古大观项目和政泉公司,以盘古大观为主。2008年5月,曲龙被任命为政泉公司的执行董事,代行董事长的权力,年底分红不低于500万元。

  2008年,天津环渤海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环渤海)的一次内部纷争让郭文贵乘机而入。郭文贵以“捞人”的角色介入,却最终登堂入室,通过隐秘操作获取了天津环渤海下属天津华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华泰)的所有权,并从中套现4亿元现金,以及一系列的其他资产。但介入天津华泰事件,也最终导致了郭文贵与好兄弟曲龙反目成仇。(详见财新网报道《权力猎手郭文贵》

  据财新网此前的报道,天津环渤海董事、天津华泰时任董事长赵云安因内部纠纷被举报,遭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挪用资金罪抓获。赵云安家属通过关系找到了郭文贵。

  2017年6月公布的中纪委副局级纪律检查员孟会青的判决文书显示,郭文贵联系了孟会青,孟会青找到天津市公安局和天津市检察院相关人员,帮助赵云安销案。(详见《收受郭文贵等人贿赂 中央纪委副局“内鬼”孟会青被判十二年》

  据财新网之前的调查,承德市公安局2011年4月—11月对郭文贵、虞晓峰、赵云安等人的数份询问笔录显示,赵云安取保候审后,为表感谢,同意由郭文贵下属的政泉置业收购赵克安旗下北京和达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和达创新)的所有股份,主要资产是其控股的天津华泰,股票套现加现金资产约4亿元,还有一些其他债权和固定资产。

  据郭文贵2011年在承德市公安局所做的笔录显示,当时刚和北京保利终止合作,政泉公司处于交接过渡期,不方便接收和达创新,所以安排曲龙和郭文贵的投资顾问郭汉桥代持,等到弄清和达创新的资产、政泉置业完成过渡的时候,两人须再将和达创新的股份转回政泉置业。此外,因债务纠纷发生诉讼,政泉置业的账户被冻结,无法直接转账。郭文贵分得的天津华泰账上4亿元现金也转至曲龙的中垠公司走账,再以政泉公司出具支付令的形式,将钱直接划拨到政泉指定的债权单位。

  但在转走天津华泰4亿元现金后,天津华泰的归属权导致了郭曲双方决裂。

  在笔录中,郭文贵指责曲龙利用担任政泉置业执行董事的便利条件,通过伪造签名、制造虚假股权转让协议、变更公司名称地址等方式,将和达创新和天津华泰占为己有,并更名为源润控股;曲龙矢口否认,称和达创新和天津华泰是因为郭文贵无法支付对价款而转让给他,并且要求郭文贵归还天津华泰的4亿元现金。

  此后双方公开决裂。2010年,曲龙向国家安全部纪委、中央纪委实名举报郭文贵收购民族证券过程中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问题,并接受了媒体采访。曲龙在日后的举报信中表示,实名举报之后,“郭文贵却在第一时间致电我,明确告知其完全知晓我实名举报之事,恐吓我‘你敢告我,找死,倒数时日吧!’这一不合常规的情况,令我极端震惊。”

  2011年3月31日,曲龙驾驶的轿车在北京东四环的颂江南大酒楼窑洼湖店院内遭多车围堵,曲龙被砸开车窗后带走。据曲龙家属介绍,经警方和其调查,执行人员为安全部某处处长高辉、河北承德市公安局以及郭文贵手下等相关人员,共计10余人,以“涉嫌非法持枪”将曲龙带至承德市公安局。

  郭文贵假证构陷曲龙

  在2012年围场法院和承德中院一、二审判决中,均认定曲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其在政泉公司任执行董事的便利条件,将本人及郭汉桥代政泉公司持有的股权,通过伪造签名、制造虚假股权转让协议、变更公司的名称和地址等手段据为己有,拒不归还,并将政泉公司所有的四套房产利用职权,据为己有,其行为侵犯了公司的财产所有权,构成职务侵占罪。

  但河北高院的重审推翻了这一认定。河北高院认为,原审判定曲龙利用职务便利,侵占政泉公司股权及四套房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河北高院表示,原判认定曲龙为政泉公司代持的关键证据,是政泉公司2008年7月8日《关于收购天津华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权及相关授权事宜》的备忘录,但该备忘录未有相应的董事会决议作出佐证,亦与证人谢民(郭文贵的律师)证实郭文贵于2008年7月10日才初步决定收购和达创新全部股权的证言相矛盾,该备忘录真实性存疑。

  河北高院还认为,郭文贵虽系政泉公司实际控制人,但并非法人代表,亦非公司董事、股东,其在法律地位上无法代表政泉公司,现有证据不能证实系政泉公司委托曲龙、郭汉桥代持和达创新股份。从经过本院庭审质证认证的证据来看,被告人曲龙供述及证人赵云安、虞晓峰(郭文贵公司副总裁)、谢民、郭汉桥的证言,均证实系郭文贵个人收购和达创新进而控股天津华泰。因此,对检察机关及辩护人有关曲龙系为郭文贵个人代持,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主体条件的检察、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这就意味着,曲龙一案使用的“职务侵占罪”这一罪名并不适用。

  曲龙是否擅自转让股份?河北高院认为,郭文贵、郭汉桥等证人在原审时均证实,系曲龙通过伪造签名、制造虚假股权转让协议将郭汉桥在和达创新的股份过户到曲龙名下,但郭汉桥在此次再审中的证言发生了变化,他证实其代持的股份转让到曲龙名下,是“按照郭文贵的要求做的”,他听曲龙说郭文贵让其将股份转让给曲龙,并认为曲龙就代表郭文贵;2008年年底时他也与郭文贵确认过股权转让一事,郭文贵说他知道其将股份转给曲龙的事情,是他安排曲龙这么做的。

  另外一方面,河北高院态度审慎,认为曲龙辩护人所提的和达创新的股权系二次转让给曲龙的主张,也“没有相关证据支持”。

  河北高院表示,经查,原审中郭文贵证称曲龙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将和达创新的股权变更到自己名下进而侵吞天津华泰股权,但曲龙辩称和达创新股权系因郭文贵使用华泰四亿元资金后为逃避责任才将公司转给他的,证人赵云安证实其公司系郭文贵收购,不是由曲龙收购,但后来郭文贵与曲龙如何商量的就不知道了。辩护人关于和达创新股权二次转让给曲龙的主张没有相关证据支持,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值得注意的是,河北高院认定,在原审中部分证人受郭文贵指使做了伪证。河北高院称,在曲龙非法占有四套房产的方面,证人邱逸清(郭文贵公司销售经理)、吕涛(郭文贵公司副总裁)在原审及本院再审时均出具过证言,但经本院开庭审理质证确认的证言,与原审认定的证言发生较大变化,二人在再审期间均证实该四套房产变更到曲龙名下是经郭文贵同意的。邱逸清证实,如果没有郭文贵的同意,曲龙不能获得公司房产,公司的工作流程也不允许,并承认在承德公安局侦查曲龙职务侵占一案中,他按照吕涛的指示做了虚假证言,吕涛也证实郭文贵指使其做假证的相关情况。

  张越马建深度参与

  除在认定的犯罪事实方面,河北省高院的再审显示,曲龙遭到了郭文贵等的构陷。而且曲龙职务侵占一案,在程序上也存在无法掩盖的违法办案问题,马建、张越等郭文贵攫财同盟高官鞍前马后、深度参与。

  据曲龙的代理律师穆峰介绍,承德市公安局2009年以涉私藏枪支罪立案,由于没有报案材料、案件来源和指定管辖函,涉及违法立案;2011年3月31日,曲龙被抓捕,而刑拘证显示时间为2011年3月29日,这也是违法的;2011年5月6日,承德市人民检察院对曲龙进行批捕,而此时,最高检的指定管辖函尚未作出;通过阅卷,律师还发现承德市公安局在侦查期间多次外提曲龙进行询问,而询问证人也没有在规定场所进行。

  吊诡的是,以“涉嫌非法持枪”被抓捕的曲龙,在承德市公安局的询问时,却并未过多被问及涉枪问题。曲龙及穆峰告诉财新记者,承德市公安局办理案件过程中,一直将重心集中在天津华泰股权问题上。

  河北高院的判决也证实了这一点。在判决书中,河北高院表示,曲龙一案案发过程不自然。从本案的侦破及揭发情况来看,2009年10月15日,曲龙因涉嫌私藏枪支被承德市公安局立案侦查。2011年4月1日曲龙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但卷中讯问笔录显示侦查机关从未问过曲龙持枪事实,卷中亦没有曲龙非法持有枪支罪的任何事实及证据。

  该案的管辖权也引发质疑。据财新记者此前的调查,早在郭文贵和曲龙因天津华泰股权等问题闹翻后,郭文贵就开始着手对曲龙的打击,郭文贵安排手下人连续举报曲龙涉嫌商业欺诈。

  曲龙回忆称,在和郭文贵闹翻后,北京市公安局、内蒙古公安厅、天津市公安局、郑州市公安局、首都机场公安局、海关总署缉私局等多个单位曾收到对他的举报信,这些单位也对此进行了核查,但并不能落实,因此未予立案。

  但河北承德警方却早在2009年就对曲龙进行了立案侦查。2017年4月,一段时长大约20分钟的公开视频流传网络。在视频中,马建自述了其以国家安全部的名义,如何为郭文贵解决与合作伙伴曲龙的纠纷等问题。

  马建在视频中陈述,北京市公安局以此事是经济纠纷为由两次拒绝立案。此后,经马建安排,由安全部出面协调北京市公安局,对“曲龙敲诈案”进行查处。在安全部协调北京市局未果后,时为河北省政法委书记的张越,安排河北省承德警方开始对曲龙立案侦查。在此过程中,马建多次派人以安全部名义去河北或发函,表示郭文贵是安全部门的工作关系,督促承德方面加快办案。

  此外,公安部指定管辖前,承德警方等办案机关并没有对曲龙一案的侦查权。河北高院表示,在本案中,曲龙的户籍地、公司注册地、犯罪行为发生地及结果地均不在承德,承德市公安局对本案并无管辖权,其管辖权来源于公安部2011年4月14日的《关于同意你省公安机关继续办理曲龙涉嫌经济犯罪案件的通知》,在公安部下发该通知指定管辖之前承德市公安局即开始侦查取证,该阶段的侦查取证程序没有合法依据。

  该案中的刑讯逼供也令人震惊。曲龙告诉财新记者,其首次被外提至

浏览(1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女助理:盼郭文貴獸行受懲 情緒瀕崩潰 父母怕接境外電話 2017-09-18 04:17:33

流亡富商郭文貴涉嫌強姦女助理案有新細節披露,內地警方消息人士對本報透露,女事主X因在被強姦後連續服食「事後丸」致身體機能紊亂,精神也處於崩潰邊緣,多次萌生自殺念頭,她的父母也經常會接到來電為美國或香港的電話,但因害怕郭文貴而不敢接聽。警方引述X說「希望他(郭文貴)能夠為他作出的這些獸行得到相應的懲罰。」


警方消息人士指出,出生於1989年、現年28歲的X,2013年入職郭文貴旗下的北京盤古氏投資有限公司,起初做英文助理,不久後被調到郭旗下另一間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的人力資源部負責招聘和培訓工作。2014年X到美國隨郭出差,她對警方稱,4月下旬在郭的紐約公寓中第一次見到郭文貴,便被直問是否有男朋友及上一次性關係是什麼時候。消息表示,2015年9月1日,X在公寓中首次遭到郭意圖強暴,她激烈反抗說「我還是處女,你不能這樣」,郭笑稱「沒想到」。此後郭找各種機會侵犯X,從2015年11月起,郭在倫敦公寓曾4次以工作名義強制X口交,警方引述X稱,「他握着生殖器摩擦我的下體,但沒插入。他拽着我的頭髮(把生殖器)塞進我的嘴裏。我當時哭着哀求他,但是他完全不理會。」X指郭文貴力氣非常大,每次被性侵後她都會渾身痛幾日。

稱郭毆船長威脅釘牌勿提告

警方指,郭文貴曾多次宣稱只有霸佔了女人的身體,才能霸佔女人的心,才能放心把工作交給她。X稱,2016年4月6日,郭文貴乘坐私人遊艇去巴哈馬度假,X醉酒後遭郭半夜潛入房強暴。「我當時喝到了完全沒有力氣,我喊他下去,但是郭文貴還是強姦了我。他過程很快,提完褲子走了。」X指,當晚郭文貴還毆打遊艇的外籍船長致其血流披面,一名40多歲的女船員乳頭被郭文貴咬傷。X稱,起初外籍船長和女船員還想告郭文貴,但被郭反指是船員在酒食中動了手腳導致行為失控,又稱會請最好的律師打官司吊銷船長執照,壓下事件。

在2016年8月11日和19日,郭文貴被指在倫敦的員工房間中兩度強姦X。X稱這兩次郭文貴都有在體內射精,她短時間內連吃了兩次「事後丸」,接下來3個月內未有月事,身體完全處於紊亂狀態。X指,她在一年多的時間內多次被郭文貴侵犯,精神處於崩潰邊緣,多次萌生自殺念頭。警方稱,X目前情緒仍反覆不定,家中父母也經常會接到顯示為美國或香港的來電,「只是他們都不敢接,他們認為那一定是郭文貴授意人打來的。」

知與高官相熟 怯郭勢力不報警

X向警方指出,第一次被強姦後就多次想報警,但忌憚對方勢力一直沒付諸行動。警方稱,X曾為郭文貴與前英國首相貝理雅的會面翻譯,知道二人過從甚密,一旦打官司也可傾巨資請律師,「他是一個我無法想像得到的強大勢力,無法想像他能採用什麼手段對付我。我不敢貿然採取反抗他的行動。」她還知道郭文貴和已落馬的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關係密切,直到7月份馬建案件開庭,她才敢報案。X說,「希望他(郭文貴)能夠為他作出的這些獸行得到相應的懲罰。」X還向警方表示,郭文貴旗下公司經常出示虛假文件,方便員工辦理簽證赴英美等地。警方稱,會將線索交給相關國家處理。














浏览(3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郭文贵在纽约再被告 前员工指其强奸 2017-09-13 06:14:02

    流亡美国的大陆富豪郭文贵再次成为被告,被控在海外对下属女员工限制人身自由并多次强奸。原告方提出七项民事指控,要求经济赔偿总计1.4亿美元。

  根据起诉书,现年28岁的中国大陆女性居民马蕊(Rui Ma)在纽约州纽约县最高法院提出起诉,称郭文贵在过去几年中多次对其强奸,因此控告被告——郭文贵和其实际控制的“金泉(纽约)有限公司”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七项罪名,要求法院裁定被告对给原告造成的精神伤害和性侵犯做出补偿,每项罪名经济赔偿不低于2000万美元(其中六项罪名指向郭文贵本人,一项罪名指向金泉公司)。9月11日,《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以“性奴案(sex slave)”为题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报道;此后,《纽约每日新闻》(New York Daily News)也刊出报道。

  代表原告的律师Lisa Solbakken是纽约律师事务所Arkin Solbakken LLP的两位合伙人之一。她曾被《超级律师》(Super Lawyers)杂志评为“2016年纽约最佳律师”。

  律师在起诉书中称,马蕊为郭文贵中国公司的一名雇员,在郭文贵逃美后(2015年初)被要求到纽约出差,时间为一周。但此后原告在将近三年后才回到中国,其间在郭文贵的纽约和伦敦住所被多次强奸。

  到达纽约后,马蕊被告知她成为郭文贵的私人助理。此后她陪同被告前往多个国家,包括英国和巴哈马。郭文贵恐吓称,她如果回到中国大陆就会被捕入狱。

  起诉书称,马蕊进入美国的那一刻起,就几乎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郭文贵没收了马蕊护照,并控制她与外界沟通的渠道和频率,未经允许不能使用电话或电脑。郭文贵还取得了马蕊Facebook和其他社交应用的账号和密码,并检查马蕊的网页浏览记录。几年里,马蕊只有经过允许才可与她的父母通电话,此外不能再与任何亲朋进行联系。

  马蕊被控制人身自由后与外界基本失去联系,直到后来想到办法,趁郭文贵不备注册并使用交友软件,向外界传递自己的处境情况。后来这一秘密被郭文贵的亲信发现,郭文贵开始对其加倍看守,并威胁伤害马蕊本人和家人。

  起诉书称,郭文贵对马蕊首次施暴是在其纽约住所、在2015年初以6800万美元购入的第五大道第781号。在其公寓的“影音室”中,郭文贵欲实施强奸未果,马蕊挣脱。但其后郭文贵命令马蕊与其饮酒,而后闯入马蕊寝室将其强奸。后来,郭文贵又在其伦敦住所再次强奸马蕊。至此原告身心受到巨大伤害,开始出现抑郁,但也坚定了出逃的决心。在伦敦期间,马蕊终于寻机离开郭文贵住所,进入中国驻英国大使馆。

  根据起诉书,马蕊在逃出郭文贵控制后,在中国为准备支持对郭文贵的刑事指控,已经写了几份书面证词,也已将物证提交至司法部门。

  马蕊案曝光后,郭文贵曾在推特上公布马蕊的照片和家庭住址,并对马蕊进行人身攻击,但并没有就案件所涉事实予以正面回应。此后,马蕊的父母在国内多次被骚扰。

  “被告逃离中国、在美国居住,是为了使他自己的非人道、极端恶劣的行为不受惩罚,”控方律师Solbakken在接受《纽约邮报》采访时表示,“但我们的法院有权让他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她在起诉书中强调,近年来郭文贵在媒体上营造其“政治异见人士”的形象只是烟雾弹(smokescreen),实际是为了恐吓包括原告在内的下属和身边的其他人。“郭文贵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却还没有为他以前的、在自己国家已经做过的事负责。”

  郭文贵在9月6日向美国移民局提出政治庇护申请。而在此前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他回应国际刑警对他发出“红色通缉令”时称,“我现在是美国居民,持有中东国家三个国家的护照,欧洲多个国家的护照,大概有11本护照,将近有28年没有用过中国护照。”

  在申请政治庇护后,郭仍坚持自己为“美国居民”。事实上,这里的“美国居民”唯一的合理解释是按照美国国税总局的“实质居住法则”,即任何在美国居留一定时期的外国公民都需申报乃至纳税,他们被称为“居住外国人”(resident alien)。“一定时期”是指本纳税年度内连续居住超过31天,或过去三年中总计居住超过183天。这一定义与签证或移民身份无关。

  有报道称,郭文贵目前所持的商务旅行(B1/B2)签证有效期到10月。他的移民律师、华盛顿Clark Hill律师事务的拉格兰德(Thomas Ragland)对财新记者证实,郭文贵目前持有的是“有效的非移民签证”。他在申请庇护的过程中,还可以申请其他类型的签证。

  拉格兰德说,郭文贵的移民申请,是按照存在“迫害”的思路来推进,也就是要证明他是个“吹哨人”(whistleblower),一切针对他的刑事案件背后都有政治动机。不过,对申请人是否符合条件,移民局和法庭都有着严格的标准。

  一位关注郭文贵案件的律师称,寻求政治庇护,并不会阻止郭文贵在美国所涉其他案件的审理。换句话说,各个案件并行,互不影响也互不成为条件。■

  说明:财新与郭文贵目前正处于民事诉讼之中。2015年3月财新刊登调查报道《权力猎手郭文贵》,披露郭文贵与高官结盟、擅用公权力攫取私利的事实后,郭文贵多次造谣构陷财新及财新总编辑,财新于2015年4月及2017年4月分别在北京和纽约控告郭文贵诽谤、侵犯财新及财新总编辑的权利。



































浏览(2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郭文贵成长史 2017-09-04 05:10:20

郭文贵,生于19672月山东聊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在山东聊城莘县古城镇中学读初中。

据当时带过他的老师回忆,他的学习不是很差,而是根本就不学,到最后勉强算毕业。还有的老师干脆认为,他压根不是一个学生。

一学期的课,他几乎没上过几节,经常和一群人逃课、打架,甚至勾结一些社会人赌博,追女孩子耍。

他家里孩子多,母亲根本没有精力一个一个盯着学习,父亲又常年在外经商,为了全家的生计忙碌,郭文贵自小疏于管教。

成了名副其实野蛮生长的野孩子。自小深谙丛林法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虽小小年纪,却及其善于察言观色。

18岁,自己折腾到国企,虽没有什么文化,却靠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和果敢的做事能力,深得领导信任,很快就分担起重要工作。

资料显示,九十年代初,他曾经创办的河南大老板家具厂,实则是一家集体企业,被巧立名目之后归到他名下。

93年,家具厂拥有固定资产三百多万,职工六十多人,产值一千三百万。按常理来讲,这样的家底在九十年代初,已经算提前进入小康。

可郭文贵是什么人,生性好博,怎么会忍受就这样碌碌无为下去,一辈子只守着一个家具厂。绝无可能。

于是他开始拓展思路,涉入房地产行业。与香港爱莲有限公司合资成立郑州裕达置业,盖起号称中原第一高楼的裕达国贸大厦。

至此,郭文贵从河南起家,为日后进入更宏大的人脉世界,开启了崭新的一页。这些年,他开疆拓土的速度和依附的权贵网络,在网上都有详尽报道,这里就不一一赘述。

说说他年轻时因为犯事在美国躲避五年的故事吧。那是他进入国企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86年。

因为挪用一笔货款,给自己的另一个客户填补账面窟窿。本来根据商议好的时间内完成规定动作,就不至于被人发现。

可偏巧,这个客户果真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差点把郭文贵装进去。要不是从小练就的打不过就跑的路子,恐怕日后也不再会有祸国殃民的戏码了。

这才被迫逃到美国,开始重新打拚。

洗盘子、装圣诞老人、扛大包、发传单、送衣服等等。没有半点文化底子的他,也只能从事些糊口的杂活。

穷不怕,因为他穷过。唯独那颗永远不想安定的心,倒是为他自己寻找到一个机会。当时他在一家家具店打杂,老板是位华裔。

那时加拿大的木材多,家具店的进货渠道基本都来自邻国,由于进货渠道有限,很多款式没办法形成差异。

刚好郭文贵有个发小,曾经在国内做过家具。他就尝试向老板建议,可以考虑从国内进口家具,物美价廉,而且款式可以定制。

就这样,老板发现他头脑清楚,胆子也大,开始让他负责寻找国内适合的家具工厂。郭文贵就和发小联系,这么着才有了后来的河南起家故事。

人的本质是从小就被固化下来的,这一点在郭文贵身上可以鲜明地体现出来。只要有适合的土壤,他依然会重新崛起。

但在道德的道场里,他始终无法摆脱地痞流氓的习气,用下三滥的手段利用一切可以获得的资源,为自己谋利。



浏览(5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2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2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