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law5678的博客  
云淡风轻 日出日落  
        http://blog.creaders.net/u/820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红楼梦》哪个章节最适合入教材 2014-06-02 18:56:25

《红楼梦》哪个章节最适合入教材

 

 

《红楼梦》理应节选入中学语文教材,但实际情况是有些年代选了,有些年代又没有选;而且即便是选了,也是东扯西拉,很不规范,很不如人意。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发现无论是专家学者还是中学教师以及学生,都对此议论纷纷,因此提出来说说。

 

经典名著节选入教材,当然一是要适合中学生的教育情况,二是要能体现作品的思想艺术精华。有些经典作品就选得很好。比如《三国演义》把“蒋干中计”一节选入,就通过赤壁大战中曹操和孙刘对垒、周瑜巧施离间计的生动情节,很好了代表了小说展现英雄人物形象的艺术特色。那里面周瑜酒醉舞剑放歌的精彩细节深深地刻在了一代又一代学子的记忆里,从而对《三国演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又如《水浒传》节选了“林冲风雪山神庙”, 在大雪纷飞中戴着破毡帽、枪挑着酒葫芦的林冲的形象就让学生对水浒英雄深深着迷。还有《西游记》节选“孙悟空大闹天宫”,那一节被绑在柱头上的孙悟空呼风唤雨的文字真是精彩极了,让学生乐得咋咋咂嘴、手足舞蹈。《儒林外史》选了《范进中举》,从此谁人不知范进,那个不晓《儒林外史》。

 

然而《红楼梦》入选的情况就有些糟糕。且不说1957年到文革中有十多年完全没有入选,也不说文革中因为毛泽东评论说《红楼梦》是讲阶级斗争的,就把第四回“葫芦僧判断葫芦案”(或将“护官符”作课文题目)选入 成为相当一段时间里的“传统教材”,这是多么的不合理;就拿历来入选过的和现在入选的“林黛玉进贾府”、“刘姥姥—进荣国府”、“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林黛玉之死”、“宝玉挨打”、“香菱学诗”、“抄检大观园”等等,其实都不是最恰当的。

 

据网上资料,台湾现行教材中, 高中《国文》第二册有“刘姥姥”一课,香港现行教材中,高中《中国文学》第三册选了“接外孙贾母惜孤女”为课文而新加坡华语学校所使用的中学华文课本中则初、高中均选,初中有“贾母宴请刘姥姥”一课,高中有“晴雯撕扇”一课等等,我认为也都不算最佳选择。

 

要论入选的标准,用极左的所谓“封资修”和“阶级斗争”观点来衡量当然应该抛弃,但很重要的一点还得考虑能否代表《红楼梦》的思想艺术特色,而且最好是采用曹雪芹本人的文字。“林黛玉之死”、“抄检大观园”显然是属于高鹗的续作,所以我认为不大合适。“林黛玉进贾府”、“刘姥姥—进荣国府”,虽然能展现荣国府的荣华富贵和许多人物性格形象;“大观园试才题对额”、“宝玉挨打”、“香菱学诗”,“晴雯撕扇”虽然是曹雪芹的文字,也比较干净,有红楼的味道,但都不能体现《红楼梦》的基本思想主题。

 

《红楼梦》的基本思想主题到底是什么?有的说是反封建,有的说是大文化百科,有道理,但大而不当。具体点说,多数读者所感受到的,最明显的,应该还是宝黛爱情。只有宝黛的故事才最能代表《红楼梦》,才最能让学生知道《红楼梦》,这是显而易见的。然而上述所有选节恰恰都回避了这个主题,那怎么能代表《红楼梦》的思想艺术特色呢?不能代表《红楼梦》的思想艺术特色,怎么能算是最合适的节选呢?

 

也许有一种考虑是对初高中学生不适合涉及爱情的内容,我认为这个问题也要适当对待。中学生早恋当然不宜刺激,但采取完全封闭隔绝避而不谈的办法也是不可取的,正确的态度应该是正面引导,掌握好分寸。如果破除了保守观念,《红楼梦》中也不是没有适当的文字可供选择。

 

比如《红楼梦》32回中的一节(据说五十年代曾经节选过的),内容是描写处于初恋状态的宝黛富有戏剧性地表白爱情,他们的心理和话语行为既有反封建意识,又不失纯真,很能代表《红楼梦》的思想艺术特色,也比较适合高中学生阅读。我认为这一节应该是最适宜节选入中学教材的,建议今后的教材加以采用。

 

为了说明问题,我把这段文字名为《宝黛诉衷情》抄录于后,大家看怎么样。

 

 

宝黛诉衷情

 

林黛玉知道史湘云在这里,宝玉又赶来,一定说麒麟的原故。因此心下忖度着,近日宝玉弄来的外传野史,多半才子佳人都因小巧玩物上撮合,或有鸳鸯,或有凤凰,或玉环金珮,或鲛帕鸾绦,皆由小物而遂终身。今忽见宝玉亦有麒麟,便恐借此生隙,同史湘云也做出那些风流佳事来。因而悄悄走来,见机行事,以察二人之意。不想刚走来,正听见史湘云说经济一事,宝玉又说:“林妹妹不说这样混帐话,若说这话,我也和他生分了。”林黛玉听了这话,不觉又喜又惊,又悲又叹。所喜者,果然自己眼力不错,素日认他是个知己,果然是个知己;所惊者,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我,其亲热厚密,竟不避嫌疑;所叹者,你既为我之知己,自然我亦可为你之知己矣,既你我为知己,则又何必有金玉之论哉;既有金玉之论,亦该你我有之,则又何必来一宝钗哉!所悲者,父母早逝,虽有铭心刻骨之言,无人为我主张。况近日每觉神思恍惚,病已渐成,医者更云气弱血亏,恐致劳怯之症。你我虽为知己,但恐自不能久待;你纵为我知己,奈我薄命何!想到此间,不禁滚下泪来。待进去相见,自觉无味,便一面拭泪,一面抽身回去了。

 

这里宝玉忙忙的穿了衣裳出来,忽见林黛玉在前面慢慢的走着,似有拭泪之状,便忙赶上来,笑道:“妹妹往那里去?怎么又哭了?又是谁得罪了你?”林黛玉回头见是宝玉,便勉强笑道:“好好的,我何曾哭了。”宝玉笑道:“你瞧瞧,眼睛上的泪珠儿未干,还撒谎呢。”一面说,一面禁不住抬起手来替他拭泪。林黛玉忙向后退了几步,说道:“你又要死了!作什么这么动手动脚的!”宝玉笑道:“说话忘了情,不觉的动了手,也就顾不的死活。”林黛玉道:“你死了倒不值什么,只是丢下了什么金,又是什么麒麟,可怎么样呢?”一句话又把宝玉说急了,赶上来问道:“你还说这话,到底是咒我还是气我呢?”林黛玉见问,方想起前日的事来,遂自悔自己又说造次了,忙笑道:“你别着急,我原说错了。这有什么的,筋都暴起来,急的一脸汗。”一面说,一面禁不住近前伸手替他拭面上的汗。宝玉瞅了半天,方说道“你放心”三个字。林黛玉听了,怔了半天,方说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不明白这话。你倒说说怎么放心不放心?”宝玉叹了一口气,问道:“你果不明白这话?难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错了?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就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林黛玉道:“果然我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话。”宝玉点头叹道:“好妹妹,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林黛玉听了这话,如轰雷掣电,细细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竟有万句言语,满心要说,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却怔怔的望着他。此时宝玉心中也有万句言语,不知从那一句上说起,却也怔怔的望着黛玉。两个人怔了半天,林黛玉只咳了一声,两眼不觉滚下泪来,回身便要走。宝玉忙上前拉住,说道:“好妹妹,且略站住,我说一句话再走。”林黛玉一面拭泪,一面将手推开,说道:“有什么可说的。你的话我早知道了!”口里说着,却头也不回竟去了。

 

宝玉站着,只管发起呆来。原来方才出来慌忙,不曾带得扇子,袭人怕他热,忙拿了扇子赶来送与他,忽抬头见了林黛玉和他站着。一时黛玉走了,他还站着不动,因而赶上来说道:“你也不带了扇子去,亏我看见,赶了送来。”宝玉出了神,见袭人和他说话,并未看出是何人来,便一把拉住,说道:“好妹妹,我的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死也甘心!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掩着。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袭人听了这话,吓得魄消魂散,只叫“神天菩萨,坑死我了!”便推他道:“这是那里的话!敢是中了邪?还不快去?”宝玉一时醒过来,方知是袭人送扇子来,羞的满面紫涨,夺了扇子,便忙忙的抽身跑了。

浏览(30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中国社会为什么不接纳同性恋及其他——《被尊重的榴莲》 2014-06-02 18:52:52

        我们来到了一个没有尊重的时代。

        很多人喜欢把理解挂在嘴边,显得自己善体他人,温柔贤德。而其实文化和道德的高点从来都应该是尊重。

        回国的日子久了,就会被这种没有尊重的社会弄到胆寒的程度。

        我想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尊重的定义是什么。都不知道尊重到底饱含着多深的人文力量。

        看一本书上说,巴黎在二十世纪初,有一个女画家,特别娇媚,特别柔弱。当时有人不喜欢她,有人喜欢她,但是大家都尊重她。

        同时还有一个在码头做工的,我们今日大概叫屌丝的男人,也是个画家,有人喜欢他,有人不喜欢他,但是大家都尊重他。

        他们如此不同,在个人性别意识上也不算成功,但是大家都觉得他们代表了不同的美学。没有孰优孰劣的区别。

 

 

        我在法国待了几年,法国菜很难吃,人很懒,看个病有的时候要预约两个月,kfc离市区太远。但是我是在那里,感受到了尊重的意义。

        同性恋可以在街上手拉手,彼此交换一个吻。

        七十岁的老奶奶可以穿着粉红色香奈儿套装,涂着大红色的嘴唇,穿着亮闪闪的中跟鞋。

        你可以穿得特别邋遢,身上写着解放法国,头发用羊毛线编成一坨坨,看起来脏兮兮的,耳洞用专门的环子弄成瓶盖大。

        你可以喂冰淇淋给你的狗吃,或者和你的狗分着吃。

        没有人会特别看你。

        想象一下在中国,如果你做上述的事情,众人侧目,有人掏出手机拍照,PO到微博,然后年纪大的劝诫你不要这样,还有人嘲笑老奶奶穿这样“为老不尊”“老花痴”,如果你是GAY,会有脑残妹子对着你窃窃私语说好萌,再有中老年人鄙视和怒斥。

        这样的事情,在古文里叫做“十目所视十手所指”。意思是说,不用说话,只是十只眼睛看着你,十个手指指着你,你就死了。

        中国人,从来都容不下出格。这个格子跟牢一样。

        所有网站都在说女孩子要怎么样,男孩子要怎么样,你要怎么样才是个男人,女人一辈子要用三双红皮鞋。

        如果你三十岁没有定职,如果你二十大几没有成家,如果你是同性恋,如果你不想结婚,如果你婚后不想要孩子,如果你所爱的人家里赤贫条件不好爸爸妈妈说不定还坐过牢……所有人都会议论你,对,也许不是嘲笑只是亲戚所谓的“关怀”。

        你不能和别人不一样,他们一定要“关心”你到把你“扶上正途”。

        十目所视十手所指,议论,藏着最可怕最恶毒的力量。

 

 

        我之前去法国朋友家过圣诞。她的大哥35岁了,没有女朋友,没有固定工作,自己和几个哥们做一个并不出名的地下乐队。回家来过圣诞节的时候有一天一整天都不见了。吃饭的时候我就问他去哪里了。他的母亲笑眯眯地说,在工作室那边做笛子呢。 我说什么笛子? 她说他路上捡了一根铁管,所以回来做笛子。

        我希望大家心平气和地想一想,如果你的家庭里面有一个男人,35岁了,没有存款,没有固定工作,自己玩乐队,没有女朋友,回家和亲戚们过年,这儿还有客人呢,他是长子,竟然不招呼不帮忙,自己路上捡了一根棍子就回去研究怎么做乐器,你3岁还是35岁?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有没有规矩?

        我之后仔细地想过在法国朋友家,那个暖和的中午,那个母亲温柔微笑着毫不在意地陈述的样子。

        后来我试探性的私下问我朋友,我说你大哥这样的情况,家里人不会说什么吗?

        她很惊奇地看着我:为什么要说?

        他们根本就没有概念,怎么样才是对的,不对的就要掰直。

        我突然想,我认识了一个伟大的母亲。她平等地尊重和养育了5个子女,而不在他们身上倾泻自己的倒影,把他们当成完全的个体,而不是家庭的附属。

        她不会去扯着嗓子喊儿子回来招呼客人,不会和客人唠叨谴责自己儿子怎么这么大不结婚不找正式工作。她不发表看法,只是陈述。也许她心里会有点担心,但是她不会议论,不会去和外人抱怨。

        也许我们中国人总会觉得他们亲情凉薄,好像亲戚都不关注别人的样子。因为我们搞错了,关注,并不是关心。

        存在即合理,不需要议论。

        只需要尊重就好了。

 

 

        再说一个故事。我们班上有个女孩子,和我关系很好。有一天她跟我说,“你知道吗?C君是个GAY。”C君是班上的一个男孩子,和我们关系都比较和睦。听到这个女孩子这么说,我就问:“你怎么知道?”女孩子说,“他昨天和我出去吃饭的时候告诉我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XX是GAY的唯一判断条件,应该是他自己告诉了我们,我们的反应只应该是:哦。是吗。

        不必其他。

        我希望大家再去思考一下,如果是你们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大家能读到多少信息量。在国内我经常听到女孩子说“XXX一看就是个基佬”“长这样肯定是基佬”“XX之前和一个男人关系超好的,是不是GAY啊。”我们喜欢自己在心里,给别人挖好一个坟,然后放上棺材,别人还好好地活着,我们就自己盖棺了。

        因为要下一个定论。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社会会是这样。

 

        也许我不走出去,也许我不从事艺术类的行业,我一辈子大概也只是痛苦地去埋怨而想不清楚。

        可是看清楚了,又突然觉得,一个不尊重的社会是多么可怕。

        个人的存在是不合理的,只有当你符合社会规范的时候才合理。

        大家都喜欢异性,你就不能喜欢同性,否则就要议论你。

        大家老太婆都穿得行将就木,你就不能穿得很FASHION,否则就要议论你。

        大家30岁孩子都5岁了,你就不能30岁还不结婚,否则就要议论你。

        你的闺蜜找了个高帅富,你就不能找个屌丝,否则就要议论你。

        大家结婚都是男方买房,你是个男人要结婚了买不起房,那就要议论你。

        议论你了,如果你反驳了,那么他们会告诉你:

        一,亲戚:我们这是关心你啊,换别人谁说啊?

        二,路人:只是猜测,没有恶意啊。

        三,父母:你这样让我们怎么办啊,你看看别人!

        这个社会,其实在吃人。

        把人身上独特的部分都吃完,剩下了统一的存在。

        每个人,都在或多或少的做着刽子手。

        尊重这个东西。我们缺得太多。

 

 

        前一阵子给国内一家蛮大的服装杂志写稿。说起要做专栏。我强调的理念是个人形象主义。也就是不跟风,找准自己适合的路数,搞清自己的气场,不盲从,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我也愿意帮助我的读者去找到他们自己的风格。

        编辑就和我说,你这样不行。我问为什么。

        她说我们国内大家都跟风,你这样搞,和我们杂志理念相悖了。如果大家都有自己的风格,不议论他人,不盲从,把大家的口味都养独立了,那请问,我们杂志还靠什么吃饭?

        后来我拒绝了这个专栏的继续。

 

        我一己之力,也许只能做到这样。社会的人心缺漏太多。我现在能做的,也许只有自己坚持这条道路。

        我一直是个离经叛道的人。在国外的几年,被自由之风吹拂很多,心越来越坚固了。我觉得人的心,要越来越坚固,却不要坚硬。

        人要时常动心,不一定动容。

 

 

 

        微博和网上有很多人很关注我的性别。差不多讨论了六年,每天都要收到10条私信问你是男是女,你喜欢男的还是喜欢女的。激越起来就要说“你老实说不就行了吗”“你为啥不公开告诉我们”。

        我记得5年前,当别人问我的时候我都会直接回答。然后下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你一定是同性恋吧。”

        我当时只是觉得恶心和烦闷,却不会想到尊重尊严的缺失。

        到现在一晃过去很多年,我一直在和这种力量对抗。为什么我一定要公示,为什么我一定要按照一个性别体系的事情去做自己。为什么女人就不能自立自强霸气一点,为什么男人就不能喜欢粉红色的东西?发一张照片,女性化一点就要议论“你好娘”“你果然是个妹子”,发一张男性化一点的,就是“老师果然是真汉子”“女生才不会这么霸气。”

        我们生而无法选择性别,但是我想,我们可以选择自己活着的方式。

        “女人都怎么怎么”“是男人就怎么怎么”,是我最厌弃的句子。

        如果你是女人,你长这样,肯定是T。

        如果你是男人,你长这样,肯定是GAY。

        总之,你肯定是同性恋。

        世界上的99.9%的人民群众,都会去关注“你到底是不是同性恋”“你到底是男是女”

        而其实最关键的是:这些事情,和你有关吗?

        你为什么要对他人的生存方式置喙?

        你拥有那个资格吗?

        说到底有那个必要吗?

 

        你尊重了吗?

 

 

        我并不希望任何人把我当女人看待,也不希望任何人把我当男人看待。我希望他们把我当成一个独立的人去看待。我从小学了很多,古书一读很多年,我一直接受的都是老庄思想,个人的存在永远凌驾于社会的规范。

        我厌弃很多社会公理。

        我厌弃很多女人应该怎么样,男人应该怎么样的公理。

        一个人,重要的不是性别,而是TA到底为社会做了什么,影响了什么,留下了什么,TA对自己的事业负责了吗?认真了吗?TA有没有好好地去对待亲人爱人?TA的品性和教养怎么样?

        喜欢可爱的东西,和性别无关,男女都可以去喜欢,为什么男人就不能喜欢可爱少女蕾丝?喜欢了就一定要被说成GAY?

    &

浏览(65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魏世杰微型科幻小说: 《吻》 2014-06-02 18:43:17

飞船在黑漆漆的宇宙之海里漂流。
不对吧!宇宙不是空的吗?星球之间难道不是近似真空的吗,何来的宇宙之海?
请原谅,这是作者的杜撰。然而这杜撰也并非空穴来风。其一,从近代物理学的角度看来,真空并非一无所有,而是充满了物质,只不过平时处于隐藏状态,看不见而已;其二,茫茫太空,虽然没有汹涌的波涛,肆虐的台风,暗礁、险滩,但是,却有与之类似的东西,其凶险的程度,比大海有过之而无不及。
闲话少说。这艘飞船已经完成了使命,正在返回的途中。
“啊,看到地球了!”机械师白杨弯着腰,像只龙虾俯在天文望远镜上。他的一声喊叫让大家欢呼起来。所谓“大家”,不过是三个人。另外两个,指令长雪松和随船女医生云杉。
雪松的神情非常疲惫,本来瘦削的面庞更憔悴不堪了,像一块离开树干的松树皮。他似乎松了一口气,在电脑前面捣鼓了一番后,投给云杉一个很勉强的微笑,说:“我要睡觉了,你们不要打搅我。”
云杉看了他一眼,回报了一个微笑:“明白!”
“我睡觉之后,指令长由白杨代理!”雪松又说。
云杉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条令不是有规定吗?”
雪松似乎还想说什么,云杉“飘”到了他的身边,把他推到舱壁上,关切地为他系好安全带,还帮他松开了领扣,轻轻拍拍他的头,说:“快睡吧!”
雪松闭上了眼睛。
雪松并没有入睡。他在执行那个深藏在自己心底的、酝酿已久的计划之前,必须理清思绪,不能遗漏任何细节。
那块石头并不大,像一个核桃,但却准确地击中了飞船。
雪松和这种石头是有缘分的,小时候打群架,头上曾中过很多“弹”,都是核桃大的石头,他却毫发无损。雪松有时甚至突发奇想,如果他早一点把脑袋伸到舱外挨“弹”,也许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那块石头造成的损害,有些是可以修复的,有些则是无法修复的,譬如,宇航员用来维持生命的氧气,一旦泄露到太空中去,就不可能再捕捉回来了。
计算表明,飞船的氧气已经不能保障3个人的需要。当然,这个信息只有指令长一个人知道。
对此,他酝酿了一个计划——目的当然是减少氧气的消耗。计划何时实施,却颇费踌躇。过早或过晚,都可能带来灾难。地球还很遥远,在天文望远镜里不过是一个小黑点,但就像航海家看到了港湾的灯塔一样。无可置疑的是:地球确实临近了。是时候了!
“云杉,你过来一下!”雪松说。
“什么事?”云杉“飘”了过来,要知道,人在天空中行走是没有重量的。
“我,我想吻你一下。”雪松脸色发红,像初恋的少年,深情地看着云杉的脸。
“为什么?”云杉扬起了眉毛:“条令上可没有这一条。”
“这是我临时加上的一条,你可以拒绝。”
云杉脸红了。她环顾了一下:白杨已经睡了,包括导航仪在内的所有仪器,都进入了自动状态。
“我同意!”云杉突然抱住了雪松的脖子。
雪松激动地浑身颤栗,热泪盈眶。他想抱住云杉,却把失重状态的云杉推到了空中。那姿态似乎是杂技团的“空中倒立”。
雪松解开安全带,飘到空中去抓云杉的手。一向灵活的雪松今天显得格外笨拙。
两个人在空中飘来飘去,好不容易才抱到了一起。
雪松发现,当他吻她的时候,她已经泪流满面。
雪松和云杉是在飞船发射前不久才认识的。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家庭背景,不同的爱好和性格,使他们曾经“暗斗”了好一阵子,然而,曾几何时,“暗斗”却被“暗恋”取而代之。
飞船机械师白杨是这种“暗恋”的最大受害者。试想,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突然变成了不受欢迎的“电灯泡”,怎能不感到尴尬和恼火?他甚至下了决心,回地球后就立刻向宇航局建议,在飞船上设立隐秘的“情侣间”,如果宇航局对他的建议置若罔闻(根据以往经验,这是很可能的),并且下次航行还有这种潜在的“危险性”,他是宁死也不会再进舱的了。
可目前没有办法解决尴尬。
白杨并没有睡着。
“好家伙,这个吻可真长啊!”他从眯起的眼缝中,看到了他们亲密无间的姿态,心底涌起了一股热流,同时发出一声感叹。
他闭上了眼睛。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云杉在推他。
“醒一醒,该你值班了。”
雪松把安全带系好,也没有马上睡觉,尽管他感到非常疲倦。他的目光跟随着云杉一起在舱内移动。云杉涌动的泪水中,似乎隐藏着什么心事。
也许她觉察到了什么?
他看到云杉把白杨唤醒,他看到云杉和白杨有条不紊地进行换班的交接,他看到云杉来到了他的身边,从容不迫地靠近舱壁,仔细地系好了安全带,然后闭上了眼睛……他转过脸,看到她长长的睫毛上依然挂着一滴泪珠。
“必须立即实施计划!”
雪松又等了一会,直到听到了云杉微微的鼾声。
他轻轻戴上了封闭式头盔,然后从头盔领口的缝隙摸出一粒药来。这是一种安眠药。因为在缝隙里隐藏了很久了,药的表面已经有些粗糙和变色了。他把药放进嘴里,勉强吞了下去。
他把氧气控制开关的刻度盘指针调整到“2”,然后按下了关闭按钮。
这个动作意味着,2小时后,当他处于深睡眠状态的时候,头盔内的氧气供应将被无情地切断,他将结束自己的人生之旅。
“永别了,战友!”雪松看了看白杨,那龙虾般的背影使他万分惆怅。
“永别了,亲爱的!”雪松没有勇气再看云杉一眼,就闭上了眼睛。
雪松这次真的睡了,不能睡了多少时间。他是被白杨推醒的。他奇怪地发现,自己戴在头上的头盔不见了。
“指令长,出事了!”
“什么事!”雪松立刻睁大了眼睛。
“云杉她,她去了!”白杨的眼里含着泪水。
雪松看到云杉安详地躺在那里,手脚已经冰凉。她的头上戴着正是雪松的那顶头盔。雪松在她随身的小笔记本上,发现了一段娟秀的文字:
“亲爱的,你准备牺牲,我也一样,可你没有看出来。男人总是粗心的。

浏览(43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实拍人体3D奇观【图】 2014-06-02 18:40:59

实拍人体3D奇观【图】子宫里的胎儿实拍人体3D奇观【图】肾脏

实拍人体3D奇观【图】颈部脊柱、神经实拍人体3D奇观【图】肋骨

实拍人体3D奇观【图】

细胞

实拍人体3D奇观【图】女性乳房、乳腺实拍人体3D奇观【图】蚊子在人体皮肤表面吸血实拍人体3D奇观【图】面部神经实拍人体3D奇观【图】下体神经分布

浏览(141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盘点全球最奇葩的睡床 2014-06-02 18:39:48

盘点全球最奇葩的睡床 最省空间:意大利米兰国际家具展上的“八卦”床。盘点全球最奇葩的睡床

 最有“文化”: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毕业展上,众人围观写满催眠故事的被子。盘点全球最奇葩的睡床 最享自然:这是一个完全透明、直径为180厘米的球形小屋,室内外都可以使用,可用于睡觉、休息、工作,甚至烹饪或者作为储藏室。趁着中午午休的时候补个养颜觉。盘点全球最奇葩的睡床 最佳“美味”:躺在舒适的“汉堡床”上,自己就是那美味的“肉”。盘点全球最奇葩的睡床

 最富幻想:荷兰Snurk公司设计出一系列创意十足的儿童羽绒被,其中一种印有真人大小的宇航服和头盔图案,让男孩们在梦中到天空遨游。盘点全球最奇葩的睡床 最具魔幻:该床仿佛悬浮于地板之上,颇具魔幻效果,实际它是靠磁力抵抗了重力。

浏览(25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2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