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书生意气  
名师大将莫自劳,千军万马避白袍  
我的网络日志
警惕Hernandez“以退为进”的缓兵之计! 2014-03-18 12:03:53

就在我们正准备和SCA5长期斗争下去时,就在我们橙县准备和民主党进行第一次接触时(指Sharon Quirk-Silva),就在我们的PAC(即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正准备正式成立的时候,SCA5突然间就在317日下午被众议院议长John Perez打回了参议院 (1)。在参议院民主党已暂时丢掉绝对多数的今天,这相当于是将SCA5今年打入了冷宫。这真是大家都没有预料到的好结果!难道天上会自动掉馅饼儿?难道“扫帚未到,灰尘会自己跑掉”?

我仔细读了几遍SacBee Capitol Alert的关于PerezSCA5送回Senate的报道 (2),微信上转发的PerezHernandez的成立Joint Commission来听证SCA5的两个新闻发布,以及媒体对Hernandez的采访 (3),有以下几点观察,和大家分享探讨:

  1. John Perez依然坚定地认为Prop 209降低了校园中的多样化(“decreased the diversity on a variety of campuses”,详见Capitol Alert文章 (2)中的video);
  2. 注意John Perez的措辞,他关注的是“best policy outcomes”,而不是“best policy”;
  3. Ed Hernandez已成立了参众两院(”bicameral”)的联合委员会(”Joint Commissions”),将在全州范围内举行听证会(“holding hearings up and down state”),“将在事实的基础上进行讨论,并充分听取专家们对于我们公立大学面临的多元化的挑战”(原文是“we felt it was necessary to have a discussion based on facts and take the time to hear from experts on the challenges our public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face with regards to diversity, as well as the implications for California’s workforce and our overall competitiveness in a global economy.”);
  4. 如果SCA5再继续强行推动下去,将动摇民主党在华裔商界的募款基础

这说明三点,一是John Perez考虑到自己将要竞选State Controller  (4),不愿在自己最后的任期内 (5) 接手这个烫手的山芋,成为亚裔的攻击对象;二是Hernandez也希望能进一步整合支持推翻Prop 209的力量,待2016总统大选年,凭借到时拉丁裔的较高投票率,再卷土重来 (3)。三是Hernandez可能感到了来自各个选区自己民主党内的压力。

 

基于此,我认为PerezHernandez此次同意将SCA5打回参议院,并同时成立联合委员会举行听证的权谋规划是:

  1. 以退为进  通过法律手段来提高墨裔在公立高校的比例是Hernandez根深蒂固的追求,也是他及其铁杆盟友长期战略的一部分,不会轻易放弃。而且在UCLAUC Berkeley不乏Prop 209的反对者。此举不过是Hernandez将其拳头先收回去,以便将来在联合听证会上收集了所谓专家的证据后,能再将修改后的SCA5或其变种(SCA6?)更稳、准、狠地打出来
  2. 降低中期选举在摇摆区(如65区)丢掉席位的风险,尽量确保其绝对多数(Super Majority)的地位;

(注:当然不排除他们有更深的谋算)

 

如此看来,SCA5还迟早会回来,而且一旦卷土重来,其势头必定更加猛烈!但这次将SCA5打回参院,为我们赢得了大概一年的时间。我们当前的应对策略应为:

  1. 以我为主,能战方能言和!在当前我们还远远没有建立起我族群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力量的前提下,我们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应抓紧时间按原定计划推动自己的参政议政体系的建设!我们此刻绝不能松懈,更不能停止我们刚刚开始的PAC创建之路。相反,应抓紧时间建立和完善PAC的各项功能(如宣传片制作、能有效动员广大华人进行选民登记、积累举办town hall meeting的经验、积累募款经验等等),以应对将来更艰苦的战斗;
  2. 可利用这暂时的胜利举办庆祝活动,借此推动广大华人参政意识,并从中招募更多的志愿人员从事各自PAC的基础设施的建设
  3. 抓紧在各地建立基层组织,并通过其和各级民选官员建立联系,在了解其立场的同时表达我族裔的核心利益和政治诉求,抓紧熟悉沟通管道。寻机举办合乎时宜的town hall积累华裔参政经验,并在基层建立华裔团体的政治影响力
  4. 我们应尽快和John Perez建立接触,沟通双方的政治诉求和利益需要。只要Perez在竞选加州审计长的道路上需要亚裔的支持,就是我们向其施加影响的机会。我们对此要珍惜,不应错过!
  5. 积极组团参与社会公益活动,特别是对弱势团体的扶植活动。但应坚持“授之鱼,不若授之以渔”的底线,只有这样,才能促进社会各阶层的共同发展!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我们应继续团结起来,反对任何形式的试图通过所谓的“多数人暴力”来危害美国长远竞争力的提案或竞选人。

 

Legend:

(1)  SCA5 Bill Status (as of 2014-03-18) http://leginfo.legislature.ca.gov/faces/billNavClient.xhtml?bill_id=201320140SCA5;

(2)  Sacramento Bee, 2014-03-17, “John A. Pérez halts effort to overturn California's Prop. 209”;

(3)  89.3 KPCC – Southern California Public Radio, 2014-03-17, “Affirmative action bill SCA 5 'dead for the year'”;

(4)  LA Times, 2013-10-09, “Assembly Speaker John A. Pérez announces bid for state controller”;

(5)  Sacramento Bee, 2014-03-17, “It's official: Toni Atkins elected speaker of California Assembly”.


——狼崽


浏览(148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3月9日南加州反SCA5联盟论坛暨动员大会纪实 2014-03-18 12:01:46

(事先声明一下,以下是根据记忆写的,某些地方如哪句话是谁说的等有可能不是100%的准确。如果哪位有录像,请放到YouTube上去,好供大家参考。)


39日星期天下午,数百多来自南加州各地城市华人团体代表、民选官员及竞选人、以及华人群众及家属云集南加州位于City of IndustryPacific Palms Resort,参加了由加州栋梁基金和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参议员夏乐柏 (Bob Huff)及夫人何美湄女士发起的反SCA5联盟论坛暨动员大会。

 

我们家大女儿正好这星期放春假回家,还带回了大学同寝室的室友,于是就全家出动,一起去参加大会。

 

大会由Lincoln Club San Gabriel Valley Chapter 主席何美湄女士主持。大会特邀主席台嘉宾有:加州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参议员夏乐柏 Bob Huff个人网页),首倡大学录取不考虑肤色的民权领袖Ward Connerly介绍),26区共和党众议员Connie ConwayUCLA法学院教授民主党人Richard Sander个人网页)。其他特邀发言嘉宾包括周边城市的一些市长、教委委员、众议员席位竞选人、各界团体及个人代表等。何美湄女士首先向大家介绍了主席台各位嘉宾的背景,然后由Bob Huff参议员向大家介绍SCA5提案的目前的状况。他指出,目前SCA5提案已和参议院没有任何关系了,一切将取决于州众议院  (State Assembly),其中,众议院议长民主党议员John Perez将起决定性作用,因为他可以通过民主党所控制的Rules Committee来决定将SCA5提交哪些委员会审核,也可以决定越过委员会审核这一步骤,直接将该提案交付众议院表决。另外,由于州参议院中两位民主党参议员,一名正在被被FBI调查,另一名被起诉,而遭暂时停职,民主党已在州参议院中失去了2/3的所谓的“超级多数 (Super Majority)”,民主党控制的州众议院一定不会将该提案修改后再送回州参议员重新投票,因为那样SCA5肯定无法再在州参议院通过。民主党现在所谋划的,应该不但是如何使SCA5顺利通过众议院,更重要的是争取在之后的公投中通过。从最近民主党的一些声明和动作来看,他们的最终目的应该是在2016年总统选举年将此提案顺带提交全民公决,因为总统选举年的选民投票率 (voter turn-out) 要大于今年的中期选举的投票率,在加州,这无疑对民主党是有利的。所以最近民主党才放出风声,说他们会考虑延迟针对SCA5的投票。Bob Huff还指出,根据他的从政经验,到目前为止某些民主党众议员所发表的所谓的声明中,号称“does not support the bill in its current form”(注:来自Monterey ParkEd Chau),或“does not support the bill at current time”(注:来自FullertonSharon Quirk-Silva),根本都是在玩文字游戏,都是在试图掩盖他们的2016年总统大选年一举通过SCA5的真实意图,同时也是他们的缓兵之计,试图以此缓解华裔团体对其党议员的压力,降低其在那些和共和党势均力敌的摇摆区(比如Fullerton的第65区)输掉2014年中期选举的风险。Bob Huff认为,除非这些民主党议员声明反对任何形式的此类法案against the bill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否则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以下图片是主席台嘉宾(图片的网址为http://i61.tinypic.com/awqnuc.jpg):


 

Ward Connerly先生是1996年加州通过的禁止一切形式歧视的法案Proposition 209的发起人。他在发言中指出,他做了12年的UC  Regent 的“牢房 (Prison)”(作者注:Connerly1993-2005曾担任了12年的加大校董即UC Regent),亲眼目睹了加大行政管理人员 (“UC administrators”) 不遗余力地违反现有法律(即1996年通过的Proposition 209),在招生过程中强行塞入种族因素的各种行为。如果SCA5不幸被通过,将使这种行为合法化 (“Officiated”)可以想象,到时UC各校区按种族比例而不按学习成绩的招生行为会变得更加严重,学生录取质量将下降,亚裔学生的入学比例将受到巨大的影响。Connerly先生的讲话,进一步验证了我在《用心险恶的加州宪法修正案第5号提案 (SCA5)》(见文学城MITBBS)中所表达的担心,SCA5一旦通过,加州民主党一定会得陇望蜀,通过其基于人口数量优势所掌握的优势公权力,进一步影响加州公校的管理层组成,从而达到其压缩亚裔特别是华裔目前通过勤奋学习所占有的高等教育资源的比例

 

UCLA法学院教授Richard Sander发言时说,他本人是民主党人,SCA5要在加州公校系统废除Prop 209,但他认为Proposition 209不但没有伤害到反而是帮助了入学比例偏低的少数民族 (“Under-Represented Minorities (URM)”)(作者注:加州的URM不包括亚裔)。Sander教授(个人网页)早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于1988年取得法学博士学位,1990年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学霸一位啊!)。他曾专门就Prop 209URM在加大各校区的录取和分布所做的研究,并发表过相应的文章(见The Atlantic文章)。他指出,在1996Prop 209成为法律之前,所谓的“mismatch”问题导致非裔及墨裔学生一半以上集中在UC BerkeleyUCLA这两个校区。所谓的“mismatch”,是指由于过于倾向照顾某一群体,反而客观上导致被照顾群体不是受益而是受到伤害。Prop 209后,虽然非、墨裔学生在UC BerkeleyUCLA的比例下降,但在其它校区的总体分布更加均匀。而且因为被录取的学生水平和录取学校的更相近,非、墨裔学生在各校区整体的毕业率至90年代中期至现在几乎翻倍。他的看法是,Prop 209禁止各校区在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强迫学校管理层去寻找其它方法去实施提高URM群体入学率的方法。我认为,这涉及各个族群的文化理念,改变起来谈何容易,岂是一个UC系统就可以搞掂的?!这可能也是为什么UC的管理层总是在阳奉阴违地应付Prop 209的一个原因吧。

 

主席台嘉宾发言后,是观众提问及其他特邀嘉宾的发言。来自橙县团体的DennisSander教授问到,最近UCLAChancellor 即校长Gene Block最近给全校学生发了一封信,表达其公开支持SCA5和反对Prop 209的立场,这是他个人的立场还是学校的立场?Sander教授回答说,这应该是他个人的立场,应该不代表学校board的立场。Dennis又问,那他以这种方式把个人的立场向全校学生宣扬,合适吗?对于这一点,Sander教授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Gene Block是他“boss’s boss’s boss”。我想其意是不言而喻的,即Sander教授不愿意公开直接反对某个校领导,而且这种行为现在是无人能管的。在当今Prop 209仍然生效的前提下,学习管理层这帮人都敢这样肆无忌惮地藐视法律,可以想象,将来如果SCA5通过后,那更将是怎样一幅悲惨的情形!

 

来自橙县的Flora问到,当前我们应采取什么样的战略来打败SCA5Bob Huff参议员说,当前最实际的做法,是大家发动起来,直接联系自己选区的众议员,告诉他们你的诉求,要求他们明确表示不支持任何形式的SCA5,即“against the bill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同时,在那些摇摆区,支持共和党的竞选人(如65区的Young Kim挑战现任的Sharon Quirk-Silva48区的Joe Gardner57区的Rita Topalian等)在此次中期选举中挑战并战胜现任民主党议员,以此来向加州的民主党领袖施压。Connerly建议说,你们应重点向那些亚裔议员施压,要他们声明反对任何以种族作为大学入学标准的提案形式(作者注:49Monterey ParkEd Chau19San FranciscoPhil Tang28CampbellPaul Fong 66 TorranceAl Muratsuchi9SacramentoRichard Pan等)。

 

最近宣布竞选65区(Fullerton, Cypress, Buena Park, La Palma, Stanton)的共和党竞选人Young Kim女士(竞选网站)也登台演讲,表达其强烈反对SCA5的立场。Kim女士看起来精干、沉稳,演讲起来也是条例清晰。她的对手是现任民主党议员Sharon Quirk-SilvaQuirk-Silva最近发表了一个声明(press release),在先含蓄宣扬了民主党就此事的理念后,声称”does not support the bill at this time”。我上星期曾给她办公室打电话索取该press release,对方把我的email留下后说会给我发一份,结果到现在也没有收到任何信息。而且直到今天为止,该press release也没有放到Quirk –Silva的官网上去(网址)。这一切都说明,Sharon Quirk-Silva完全是在忽悠我们,根本没有诚意,也绝对就不会给SCA5投反对票!我们橙县的团体要保持对其的高压,不能允许她这样侮辱我们的智商!同时以实际行动支持Young Kim的竞选。以下照片中的是Young Kim(图片网址为http://i59.tinypic.com/2yy76uf.jpg


来自UC Irvine的数学系赵宏凯教授(学校网页)也作为VIP嘉宾用英语做了精彩的发言。赵教授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系,在UCLA取得的博士学位。他不但是一位优秀的学者,也是一位优秀的足球运动员,球场上的作风泼辣果断。他的发言也和他的球风一样,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他说,每次他教第一堂Calculus的课时,都会告诉他的学生,要想在他的课上得到好的成绩,“You have to earn it!”。他还说,如果将来招生时要考虑肤色,那是不是我给学生打分也要按肤色?这番睿智的讽刺赢得了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以下照片是赵宏凯教授在演讲(图片网址http://i59.tinypic.com/20ucp5u.jpg):


 

昨天大会中最感人的一幕,是来自橙县Northwood High School的高中生Alex ZhangCrystal Chu两人发表的联合演讲!他们俩人在演讲中讲到,美国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她坚信个人的成就没有上限;不管你是从南方的边界过来,还是来自太平洋的另一面,你都应该可以尽情地去追求自己的梦想;真正的美国人,是不会以人口的多寡来评判人的。瞧着他们两个稚气未脱但神情坚定的面庞,我想,在场的美妈帅爸们肯定在想,一定要为他们的未来抗争,也一定在为我们华裔在美国争取公平正义的事业后继有人感到按耐不住激动和自豪。在这里也顺便赞一把Alex的父亲“老二”和Crystal的母亲Michelle,培养出这么优秀勇敢的孩子。以下是Alex ZhangCrystal Chu联合演讲的照片(图片的网址为http://i61.tinypic.com/2gxe651.jpg

 

大会中另一个感人的一幕是Zig同学在会场边,一手举一个标语牌,坚持了两个多小时。我们其他开始和他一起举标语牌的同仁,双手举一个标语牌,只举了30多分钟就累了撤了,而Zig同学以精瘦的身材,却是一手各举一个,举了两个多小时,一直坚持到最后,这需要多么大的毅力!事后大家在微信群里赞扬他说,台上讲话的人不停地在变,唯一不变的就是我们的ZigZig回答说,“一定要支持站下去,让Ed Hernandez知道我们的毅力”!Zig是我们南加当之无愧的“举牌哥”!另外,昨天会场中的越语、韩语标语牌,也是Zig动员他老爸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其实从Zig身上,也反映出我们这次反SCA5运动乃至今后华人参政运动所需具备的精神和毅力 这是场持久战,我们会疲惫,会懈怠,但最后还是一定要向Zig同学举牌那样,坚持下去!以下是南加“举牌哥”的英姿(图片的网址为http://i58.tinypic.com/qoit61.jpg):

 

散会后,我的大女儿对我说,真想不到你们对政治这么投入。我说,知道为什么吗?我不想你们的孩子或你们的孩子的孩子将来谈论起我们这一代的时候质问,你们那一代当年又有钱又有智慧,为什么不抗争?!从而导致我们要面临这不平等的待遇?!我们不愿我们将来在你们及后代们的眼中,就是一群聪明富裕的任人宰割的羔羊!所以我们这一代的应该负起的责任,一定不能找借口推给后代来承担。不能让我们的后代评价我们,就像历史上的花蕊夫人评价后蜀军民那样,“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人是男儿”。宁愿站着死,也不能跪着生!

 

附:

1.       对大家今后召集类似集会的建议:

1)      在大型的会议中心举办类似的活动,最好能从停车场就开始放置指示标志,以方便参加者更容易地找到开会地点;

2)      会场分发的各种flyer应尽量附上二维码,连接到网站的电子版上去。因为参会者都会有手机,扫描一下就可以了。事后找起来也方便;以下图片是一个二维码在传单中的应用样本(图片的网址为:http://i61.tinypic.com/4tpkt1.png

3)      会场布置:可事先订制些professionally made的标语牌,在各类做标志(Signs)的商家都可以做。另外,最好能做





浏览(53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美国政治捐款全攻略 2014-03-05 07:07:04

随着SCA5斗争的深入,进一步引发了华裔的参政热情。但光有热情还是远远不够的,很快大家就发现,我们对美国政治的运作方式仍然是一无所知。比如说捐款吧,现在就开始有人问往哪里捐?绿卡或H1B可以捐款吗?有自己开公司的,想通过公司来捐,也想动员自己公司的员工来捐,可怎么做才符合法律?而对各地华人维权活动的组织者来说,也开始考虑按美国政治游戏规则建立长效的参政议政模式和组织形态,其中重要的组织形式之一就是如何建立合法有效的政治捐款募捐体系,因为打仗是要花钱的!


下面是在网上汇集的一些关于如何在美国进行政治捐款的信息。事先声明一下,以下内容经相关领域的律师审核,只是基于个人的理解,供大家以个人名义捐款或有关团体搭建募捐组织构架时参考。


一、捐款资格:

1.       自然人 (Individual) (1)

o   美国公民或绿卡持有者可以个人名义向竞选人、PAC捐款。捐款金额有限制,具体限制第二条(给Super PAC的捐款没有金额限制,即unlimited);

2.       公司 (Corporation) (1)

o   在美国注册的公司,但非公民或绿卡的外国人则不能以任何形式参与政治捐款的决策或是直接提供政治捐款,也就是说,如果美国公司的高管是L1H1B签证,仍不能以任何形式参与公司政治捐款的决策过程,而且个人也不能直接捐款;

o   外国公司在美国注册的分公司,但前提条件是外国母公司不能向美国子公司提供政治捐款,而且外国人(非公民或绿卡)不能以任何形式参与政治捐款的决策或是直接提供政治捐款(同上)。

注:在联邦层面,公司不能直接向竞选人捐款;在州的层面,公司可以直接向竞选人捐款。但无论是联邦还是州,公司都可向PAC501(c)组织捐款(详情见下)

3.       501(c)(4) 非营利组织 (Non-Profit Organization,简称NPO) (2)

o   这类NPO通常是“civic leagues and other corporations operated exclusively for the promotion of "social welfare"”;

o   可以参与政治活动,可以直接或间接地支持或反对某个竞选人,也可以表达某项政治诉求,比如说,宣传SCA5的危害及其违宪之处。但投入政治活动的资金需缴税,捐款者的捐款不可以抵税;

o   不需要公布捐款人的信息。实际上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这类NPO被大量地运用于政治领域。

4.       527 非营利组织(3)

o   这类NPO通常是“is created primarily to influence the selection, nomination, election, appointment or defeat of candidates to federal, state or local public office.”,但“they do NOT "expressly advocate" for the election or defeat of a candidate or party.”;

o   捐款者向这类组织的所有捐款都可以抵税。

5.       政治行动委员会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简称PAC) (4):个人或公司可以通过成立:

o   普通PAC来向竞选人捐款,但向这类PAC的捐款,以及该PAC向竞选人捐款,都会有金额的限制(具体见下面第二条介绍);

o   Super PAC”来发动宣传攻势,来表示支持或反对某个竞选人。但Super PAC不能和竞选人及其竞选团队有任何方式的协调。任何满足上述123的自然人、公司及PAC都可向Super PAC捐款,而且没有金额的限制 (unlimited)Super PAC需定期报告捐款人捐款的详细信息。

注:PAC成立时可选择成为501(c)(4) NPO,或527 NPO,两种选择各有利弊,501(c)(4)不是所有的捐款都可以抵税,但无需暴露捐款人身份;而给527组织的捐款则可以100%免税,但必须定期报告捐款人的信息。


Legend:

(1)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 – Foreign Nationals: http://www.fec.gov/pages/brochures/foreign.shtml#PAC_Contributions

(2) 501(c) Organization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501%28c%29_organization#501.28c.29.284.29

(3) 527 Organization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527_group

(4)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Political_action_committee#cite_note-39


二、捐款金额限制:


因为政治捐款不但受联邦法而且还受各个州的法律约束,所以按捐款对象分为联邦和州两个层次。


1.          对竞选联邦职位的竞选人,直接政治捐款的上限分别为(5)

See image: http://i58.tinypic.com/2ns037b.png  


摘要:

·         个人 2013-2014年度,可给每个竞选人$2,600/election cycle。因为每个竞选人每个选举年面临两个选举周期 (election cycles):一个是初选 (primary campaign),另一个是普选 (general election),所以个人每个竞选年总共可给每个竞选人捐$5,200/election year,但个人当年捐款总数不能超过$48,600

·         公司:联邦竞选法严禁公司直接向联邦职位竞选人捐款。公司只能通过以下方式支持竞选人:

o   通过公司自己成立的PAC来向竞选人捐款:公司的PAC只能从公司管理人员和股票持有人及其家属中间募款,公司不允许直接向公司的PAC中注资;

o   Super PAC捐款,然后由Super PAC出面来支持或反对某个或某些竞选人。公司可捐款给Super PAC的金额不限。但Super PAC不允许和竞选人直接协调竞选战略等。关于Super PAC,下面有专门的阐述;

·         普通PAC

o   普通PAC只能给单个竞选人$2,600/election cycle/candidate,即$5,200/election year/candidate

o   但如果是支持5个以上的竞选人,则普通PAC可捐款的额度为$5,000/election cycle/candidate,即$10,000/election year/candidate

o   个人可向普通PAC捐款的金额为$5,000/calendar year

2.          加州公职的竞选人,直接政治捐款的上限为(6) (7)

See images: http://i62.tinypic.com/2dkikxv.png  


See images: http://i57.tinypic.com/rkrb49.png

 

See images: http://i62.tinypic.com/tamuyp.png  

摘要:

·         个人:2013-2014年度:

o   州长竞选人:$27,200/election cycle/candidate$54,400/election year/candidate

o   其它公职(不含参众议员):$6,800/election cycle /candidate$13,600/election year/candidate

o   参、众议员:$4,100/ election cycle /candidate$8,200/ election year /candidate

·         公司:可以直接向州竞选人捐款,可捐款的额度和个人可捐款的额度相同,见上;

·         普通PAC

o   普通PAC可以直接向州竞选人捐款,可捐款的额度和个人可捐款的额度相同,见上;

o   个人和公司可以向普通PAC捐款,捐款额上限为$6,800/year(7)

3.          Super PAC

因为Super PAC不是也不能直接给竞选人捐款,而只能以独立运作的方式发动宣传攻势,支持或反对某个竞选人,所以美最高法院认为向Super PAC捐款,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因而向其捐款,没有任何金额的限制。另外,Super PAC也不允许和所支持的竞选人进行任何形式上的协调。

看过《House of Cards》的人可能还记得,Raymond Tusk,也就是美国总统的密友,通过他所控制的赌场,向共和党的Super PAC捐献了$25 million的资金,用来播放针对Underwood和总统的负面广告。但因为赌场来的钱是那个中国太子党Xander Fan的团体故意输钱贡献的,所以触犯了洗钱(Money Laundry)及接受外国政治献金的两项法律。

4.          501(c)(4) 527 NPO

个人或公司向501(c)527这类的非营利组织捐款没有限制,但非营利组织向竞选人捐款则受前述条件的限制。非营利组织向其它非营利组织如Super PAC捐款则没有限制。


Legend:

(5) 资料来源:Federal Election Committee - http://www.fec.gov/pages/brochures/contriblimits.shtml

 (6) 资料来源:National Conference of State Legislatures - http://www.ncsl.org/research/elections-and-campaigns/state-limits-on-contributions-to-candidates.aspx

(7) 资料来源:California Fair Political Practices Commission - http://www.fppc.ca.gov/bulletin/007-Dec-2012StateContributionLimitsChart.pdf


三、注意事项:

 1.       不能通过别人(也称作proxy)来捐款。这就意味着我们不能先将捐款交到一个自然人手中,然后在由这个自然人以自己的名义将捐款捐给某个机构或竞选人。H1B的捐款通过绿卡或公民来捐出去也是不允许的;

2.       我们通常知道的非营利组织是501(c)(3),虽然和501(c)(4)只有一字之差,但501(c)(3)组织是不能从事任何的政治活动的。


四、华人政治团体应建立怎样的募款组织架构:

 有人会问基于上述各项规定,我们新组建的华人政治团体应该建立怎样的募款组织架构呢?我觉得每一个地区性的政治团体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建立以下一个或多个组织机构:

 1.       成立一个普通PAC,可直接给竞选人捐款:将其注册成527非营利组织(这样可使捐款人的捐款免税)。然后可吸收成员的政治捐款,并将募集来的款项在竞选时直接捐给自己支持的竞选人。联邦层面,个人可向普通PAC每年捐$5,000;加州层面,个人及公司可向普通PAC每年捐$6,800

2.       如果资金来源充裕,可另外再成立一个“Super PAC”:将其注册成527非营利组织。因向Super PAC捐款没有上限,而且527非营利组织类别又能使捐款人的捐款免税,这样就可以通过Super PAC来募集大数额的捐款。然后团体自己再决定如何发动宣传攻势,以试图影响选情。这样也可以保持自己团体的独立性,在美国两党政治中成为一股举足轻重的力量;

3.       如果有个别大的捐款人不愿意暴露身份,可再成立一个Super PAC,并将其注册成501(c)(4)类的非营利组织。


最后我想再多说几句,华人富裕了而不参政,就迟早会沦为任人宰割的羔羊!在这一点上, SCA5给我们敲响了最好的警钟!我们华人整体上一定要努力改变不捐款不参政的习惯。纵观中国古代历史,每当战乱,总有富豪不是抱着万贯家财饿死,就是沦为乱军掠夺的对象,但也总有豪强们(如曹操、张飞等),散尽家财也要建立自己的枪杆子。为什么?因为只有有了枪杆子,才能捍卫自己的利益,才能积聚更多的财富,才能最终实现自己的政治诉求。在当前,我们就是要在美国建立我们自己的“枪杆子”,也就是我们自己的政治力量。舍不得家财,迟早会像三国时的曹爽,想做个富家翁,到头来也只是一场空。













浏览(150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