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平的博客  
六六毕业附中, 六八崇明务农。 七七大学圆梦, 八九次年楼空。  
        http://blog.creaders.net/u/831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三个谎言 2020-04-05 23:59:07

2020年3月10日,白宫请愿站(“WE the PEOPLE”)出现了署名B.Z.的关于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可见下面网址: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petition-information-fort-detrick-1

其后,世界著名网站《环球网》立即跟进,进行了转载。

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3xNQH4KWfKa

https://3w.huanqiu.com/a/c36dc8/3xNQH4KWfKa?agt=8

image.png

image.png


随后,世界各地的新闻、报刊、网站纷纷转载,掀起了一股狂风巨浪。查查这两个“‘引人注目的’事件”:请愿信的出现,是“当地时间3月10日”,而《环球网》的转载,是“2020-03-11,15:04”。如果换算成美国东部时间,应该是“2020-03-11,2:04”,离请愿信的出现,也就几个小时。按照请愿信的逻辑,两个‘引人注目的’事件”不是无关的。确切些说,B.Z.和《环球网》根本就是串通一气,更有可能的是,B.Z.就是《环球网》中的人。有关方面需要调查B.Z.是何许人,又是如何和《环球网》勾搭。有关方面不调查的话,媒体、记者、网民应该进行调查。

本文说说“请愿信”中的三个谎言。

·2019年8月,一场大规模的“流感”造成(美国)10000多人死亡;

这是请愿信编造出来的一个谎言。下面是 FEB 3 2020,11:20的CNBC新闻

https://www.cnbc.com/2020/02/03/the-flu-has-already-killed-10000-across-us-as-world-frets-over-coronavirus.html

其中说到:

image.png

At least 19 million people have come down with the flu in the U.S. with 180,000 ending up in the hospital, according to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The flu season, which started in September and can run until May, is currently at its peak and poses a greater health threat to the U.S. than the new coronavirus, physicians say. 

上面两段文字的中文意思是:

仅这个流感季节在美国就使至少1900万人患病,并导致10,000人死亡和18万住院治疗。

根据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美国至少有1900万人感染了流感,其中18万人最终住院。 医生说,从9月开始的流感季节可以持续到5月,目前正处于高峰,对美国的健康威胁要比新的冠状病毒更大。

我们看看下面BBC中文网发表于2020年 2月 13日的新闻,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1485377

流感和新冠病毒疫情:人们担心的是什么

2019年9月流感季开始后,美国已有1900万人感染,18万人住院,1万人死亡。另外,欧洲、中国大陆、日本及台湾等亦均有流感疫情。

因流感病毒不断变化,每年都可能会出现新的流感病毒。季节性流感通常10月和11月开始,可能会持续到5月底,至于美国的流感高峰期则是在12月至2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月初在记者会上表示,国家媒体智库、专家学者都对一些国家采取的过度限制措施的不利影响表示担忧。并称,美流感已致1900万人感染,1万多人死亡,比例高于中国疫情。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2020年2月3日和2月5日两次提到美国流感,引用了上面数据。可参见下面网址:

https://www.fmprc.gov.cn/web/fyrbt_673021/t1739521.shtml

2020年2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网上例行记者会

实际上,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近日报告,美国2019-2020年流感季已经导致1900万人感染,至少1万人死亡。

http://newyork.china-consulate.org/chn/fyrth/t1740789.htm

2020年2月5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网上例行记者会

根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当季流感已导致1900万人被感染,1万多人死亡。

比较一下就知道,华春莹的数据是有来源的。而“请愿信”中数据不错,但为了把“美国流感”和这次疫情联系起来,偷天换日,把“美国2019-2020年流感季”搬到了“2019年8月”。这种做法,极其下流而肮脏。笔者很想问问B.Z.,你知道什么是“美国2019-2020年流感季”么? “2019年8月,一场大规模的“流感”造成(美国)10000多人死亡;”华春莹不知道?你比华春莹还知道得多?

为了看看流感对人类的影响,我们可以看下面网页。

image.png

下面网页给出了一些数字:

https://www.health.com/condition/cold-flu-sinus/how-many-people-die-of-the-flu-every-year

This year's flu season is shaping up to be possibly less severe than the 2017-2018 season, when 61,000 deaths were linked to the virus. However, it could equal or surpass the 2018-2019 season's 34,200 flu-related deaths. 

Overall, the CDC estimates that 12,000 and 61,000 deaths annually since 2010 can be blamed on the flu. Globally,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estimates that the flu kills 290,000 to 650,000 people per year. 

中文意思如下:

今年的流感季节可能比2017-2018流感季节严重程度更低,当时61,000例死亡与该病毒有关。 但是,它可能等于或超过2018-2019年度与流感相关的34,200例死亡。

总体而言,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估计,自2010年以来,每年可造成12,000和61,000人死亡。 在世界范围内,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流感每年造成290,000至650,000人死亡。

可以看到,美国的2019-2020流感季节的流感并无异常之处。请愿信利用人们对流感数据的无知,抛出了一个10000多人死亡”。如果“10000多人死亡”是‘引人注目的’事件”,那么,“8.8万”“超额死亡”算不算“‘引人注目的’事件”?为了耸人听闻,把一个季,流感季,压缩成一个月。当然,请愿信最卑鄙的是,把流感季的事搬到了8月。所以,请愿信所说,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2019年10月,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201-全球流行病演习;

请愿信所说的“中央情报局副局长”。说的是Avril Haines。201-全球流行病演习”的网站给出了她的简历:

http://www.centerforhealthsecurity.org/event201/players/haines.html

Avril Haines is a Senior Research Scholar at Columbia University; a Senior Fellow at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Applied Physics Laboratory; a member of the National Commission on Military, National, and Public Service; and a principal at WestExec Advisors.

During the last administration, Dr. Haines served as 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and Principal Deputy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She also served as the Deputy Director of th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and Legal Adviser to th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Dr. Haines received her bachelor’s degree in physic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and a law degree from Georgetown University Law Center. She serves on a number of boards and advisory groups, including the 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s Bio Advisory Group, the Board of Trustees for the Vodafone Foundation, and the Refugees International Advisory Council.

中文意思如下:

艾薇儿·海恩斯(Avril Haines)是哥伦比亚大学的高级研究学者。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资深研究员;全国军事,国家和公共服务委员会委员;以及WestExec Advisors的负责人。

在上一届政府任职期间,海恩斯博士曾担任总统助理和首席副国家安全顾问。她还曾担任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法律顾问。

Haines博士拥有芝加哥大学的物理学学士学位和乔治敦大学法律中心的法律学位。她曾在多个委员会和咨询小组任职,包括核威胁倡议的生物咨询小组,沃达丰基金会董事会和难民国际咨询委员会。

可见,“201-全球流行病演习”是一个光明正大的演习,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Avril Haines参加这一个演习,也是光明正大的。

请愿信为了把一个光明正大的演习说成是阴谋,进行了履历造假。比较一下网站的介绍和请愿信所说,可以看到,请愿信中,漏掉了“曾担任”三个字。查一查,Haines当“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时间是August 9, 2013 – January 10, 2015。请愿信不会把奥巴马和川普混为一谈吧?不会把胡锦涛和习近平混为一谈吧?为什么请愿信会把“曾担任”漏掉,只能是出于一种卑鄙的目的。

“201-全球流行病演习”共有15个模拟者和130个听众,网站给出了15个模拟者的照片和简历。在4X4的照片中,Avril Haines占据的位置是第2行第3列,是一个中心位置。请愿信怀疑Avril Haines“参与下组织”也是有理由的,尽管网页上说了组织者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世界经济论坛,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可是在另一个中心位置,第2行第2列是鼎鼎大名的高福院士。看看下面两件事:“2019年10月,高福参加了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的201-全球流行病演习;”,“2019年11月,中国发现不明原因肺炎;”这两件事太有关了,要不要白宫调查一下?

image.png 


·2020年3月,有关德特里克堡关闭的大量英语新闻报道被删除,显示“404未找到”;

这又是请愿信的一个卑鄙的谎言。笔者搜索了网上“information of Fort Detrick”,可以搜索到很多信息,没有一个 “404 not found”。参见下面网页:

https://www.fredericknewspost.com/news/health/effect-of-usamriid-shutdown-on-research-at-fort-detrick-unclear/article_336431c4-9b69-5f7c-9c49-8eb0c396c44b.html

Effect of USAMRIID shutdown on research at Fort Detrick unclear

USAMRIID(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停工对德里特里克堡研究的影响尚不清楚

其中说到:

 USAMRIID is working to meet benchmarks set by the CDC and the Army so that it can begin research again, but it is unclear how long that will take.

USAMRIID正在努力满足CDC和陆军设定的基准,以便它可以再次开始研究,但是尚不清楚需要多长时间。

https://www.fredericknewspost.com/news/health/usamriid-working-to-restart-operations-at-fort-detrick/article_4ff77952-36b8-5959-8955-4fb27d22f41d.html

USAMRIID working to restart operations at Fort Detrick

USAMRIID正在努力恢复在德里特里克堡的运营

https://www.nytimes.com/2019/08/05/health/germs-fort-detrick-biohazard.html

Deadly Germ Research Is Shut Down at Army Lab Over Safety Concerns

Problems with disposal of dangerous materials led the government to suspend research at the military’s leading biodefense center.

致命的细菌研究因安全问题而被陆军实验室关闭

危险材料处置方面的问题导致政府暂停了在军方领先的生物防御中心的研究。

https://www.fredericknewspost.com/news/health/cdc-inspection-at-fort-detrick-s-usamriid-underscores-need-for/article_4b0f91bd-82b0-5558-a09e-7ded55775fd6.html

CDC inspection at Fort Detrick's USAMRIID underscores need for regulations at other labs

Fort Detrick的USAMRIID进行的CDC检查强调了其他实验室对法规的要求

https://www.fredericknewspost.com/news/politics_and_government/military/fort-detrick-laboratory-restored-to-full-operations-after-being-shut-down-by-cdc/article_fcee204f-1493-52fb-ba9b-f80cb00da727.html

Fort Detrick laboratory restored to full operations after being shut down by CDC

被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关闭后,德里特里克堡实验室恢复了全面运转

https://homelandprepnews.com/stories/46681-maryland-lawmakers-applaud-cdcs-decision-to-reopen-fort-detrick-facility/

以上所举,只是一部分网页,读者可以自己去搜索,看会不会出现“404 not found”。

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请愿信必须给出证据,如果请愿信给不出,《环球网》有义务帮助请愿信提供证据。你不提供证据,叫别人怎么调查?调查什么?这就像大街上一个叫花子大叫:“他偷了我的东西。你们要帮助我,你们要调查他。”但是他有什么东西被偷了?他不说。这样的人,到底是该相信他还是怀疑他?到底是无赖还是骗子?每个读者都会作出自己的判断。我们来看个例子。

网络上有篇文章新冠肺炎零号患者竟然是军运会美方女选手特朗普表示绝不解释!》

http://tangboke.cn/post/2756.html)。文章都是胡说八道,要知道他是如何胡说八道,只要看看下面的截屏就知道了:

image.png

 

尽管胡说八道,他有一个好处,就是给出证据,是对是错,你可以循着他给出的证据去核实。见下面截屏:

image.png

笔者搜查了文中所说的三个“无法访问”的网站,发现三篇文章都正常存在。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health/2019/08/23/first-death-reported-vaping-related-lung-illness-officials-say/

August 23, 2019 at 4:13 p.m. EDT

The de



浏览(188)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白宫请愿站(三) 2020-04-01 02:09:54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白宫请愿站(三)

一、引言

有一个人,他/她的名字缩写是B.Z.。我不知道他/她是谁,不知道/她的民族,不知道他/她的国籍,不知道他/她是居住在地球的东方还是西方,不知道他/她的皮肤是白,是黑,还是黄。唯一知道的,是他/她的名字缩写是B.Z.,甚至不知道这是真名缩写还是假名缩写。

所以要提到他/她,是因为他/她于2020年3月10日白宫请愿站(“WEthePEOPLE”)发起了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可见下面网址: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petition-information-fort-detrick-1

其后,世界著名网站《环球网》立即跟进,2020-03-1115:04进行了转载。如果换算成美国东部时间,应该是“2020-03-112:04”,离请愿信的出现,也就几个小时

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3xNQH4KWfKa(观察)

https://3w.huanqiu.com/a/c36dc8/3xNQH4KWfKa?agt=8

《环球网》在转载中说:不过,截至发稿,该请愿贴只有88人签名,距离白宫回应门槛(自发起30天内收集到超过10万个签名)尚远。感觉上,《环球网》所说,表示出一种遗憾。不过,虽然白宫不一定回应,请愿信可是众所周知了。88个网站转载,不止吧?多少人读过请愿信?10万后面加两个恐怕还不止。其实,B.Z.早就知道,要白宫回应是不可能的,原因并不是白宫不肯回应,而是这个门槛达不到。到3月28日,签名的人数达到1542,能跨过这个门槛么?

image.png

《环球网》是希望白宫回应的,很多人都希望白宫能回应,不过看来他们的希望要落空了。有的网页说:“美国人民正在等待白宫的真相回应,全世界也在等待这个世纪可能都难以实现的愿望。”希望是好的,对象却是搞错了。也许,白宫已经准备好了回应,正在等着B.Z.跨过这个门槛。你不能阿狗阿猫提一个请愿我就给你一个回应吧。B.Z.没有朱建华的本事,跨不过这个门槛,怪谁?所以,应该做的,是帮助B.Z.提高跳高的能力。其实,《环球网》是一个很好的教练,可惜它不肯尽力,人们也只能够饮恨了。

白宫没能回应,是有点遗憾的,虽然对B.Z.来说,目的是达到了,可问题没解决。笔者受请愿信的启发,看了一些资料,自认可以给B.Z.解疑。便写了一篇文章。这里是文章的第三部分。其余部分,将陆续发布。如果《环球网》愿意转载,尽管转去,笔者放弃版权。当然,如果《环球网》愿意装作没看见,笔者也不会强求,更不会去发起一个请愿,要求《环球网》回应。

二、演习的时间点

请愿书中中说:“201910月,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了201-全球流行病演习”。

这是请愿书中最为可笑的一个问题。这样的问题都提得出来,真是把自己的脸都丢光了。好在B.Z.也没有脸,也无所谓丢不丢。

笔者去了“201-全球流行病演习”网站:

http://www.centerforhealthsecurity.org/event201/about

请愿信中说:

10/2019,theUnitedStatesorganizedEvent201-AGlobalPandemicExercisewiththeparticipationoftheDeputyDirectorofCIA;

2019年10月,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了活动201-全球流行病演习;

请愿信中没有说的是,这不是一个美国关起门来搞的演习,而是一个国际性的演习,说起来,说是“会议”更为恰当。读者中有谁看到过有全世界各国各地的人参加的演习么?美国中央情报局搞阴谋,搞阴谋之前,先组织一个全球性的演习,广而告之,让大家知道,早作准备。不知道到底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傻还是B.Z.傻。

网站给出了演习时间:

When/where

Friday,October18,2019
8:45a.m.–12:30p.m.
ThePierrehotel
NewYork,NY

B.Z.看来,《环球网》看来,四个小时不到的演习,就足以搞一个阴谋了。这个问题放到最后再说。先说说“201演习”的目的,网站介绍:

Purpose

In recent years, the world has seen a growing number of epidemic events, amounting to approximately 200 events annually. These events are increasing, and they are disruptive to health, economies, and society. Managing these events already strains global capacity, even absent a pandemic threat. Experts agree that it is only a matter of time before one of these epidemics becomes global—a pandemic with potentially catastrophic consequences. A severe pandemic, which becomes “Event 201,” would require reliable cooperation among several industries, national governments, and key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目的

近年来,全世界的流行病事件越来越多,每年约有200起。这些事件正在增加,并且对健康,经济和社会造成破坏。处理这些事件已经使全球能力紧张,甚至没有大流行威胁。专家们同意,这些流行病之一成为全球流行只是时间问题,这种流行病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一场严重的流行病(称为“ 201事件”)将需要多个行业,各国政府和主要国际机构之间的可靠合作。

笔者在这里看不到什么阴谋,各位读者不知看到了没有?不过,B.Z.看到了,《环球网》看到了,看到了什么呢?看到了“2019年10月”,这就是阴谋。

B.Z.说:“2019年10月,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了201-全球流行病演了不习”。B.Z.没有说是哪一天。确切些说,这是10月18日,也就是武汉军运会开幕的一天。同一天,这未免太巧了吧。是不是201演习”和武汉军运会串通好的?这个问题,值得化一番功夫。这么巧的事,为什么B.Z.没看到,不放上?B.Z.看到了“2019年11月,中国发现不明原因肺炎”,却没有看到“10月18日中国武汉军运会的开幕式”,为什么?是眼睛瞎了么?不清楚,要请B.Z.自己澄清,或者《环球网》代答。其实,答案很简单,B.Z.不愿意读者把“201演习”和武汉军运会联系起来,否则的话,说不定就翻船了。

三、演习的场景

再来看看,“201演习”做了些什么。

The Event 201 scenario

Event 201 simulates an outbreak of a novel zoonotic coronavirus transmitted from bats to pigs to people that eventually becomes efficiently transmissible from person to person, leading to a severe pandemic. The pathogen and the disease it causes are modeled largely on SARS, but it is more transmissible in the community setting by people with mild symptoms.

The disease starts in pig farms in Brazil, quietly and slowly at first, but then it starts to spread more rapidly in healthcare settings. When it starts to spread efficiently from person to person in the low-income, densely packed neighborhoods of some of the megacities in South America, the epidemic explodes. It is first exported by air travel to Portugal,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and then to many other countries. Although at first some countries are able to control it, it continues to spread and be reintroduced, and eventually no country can maintain control.

There is no possibility of a vaccine being available in the first year. There is a fictional antiviral drug that can help the sick but not significantly limit spread of the disease.

Since the whole human population is susceptible, during the initial months of the pandemic, the cumulative number of cases increases exponentially, doubling every week. And as the cases and deaths accumulate, the economic and societal consequences become increasingly severe.

The scenario ends at the 18-month point, with 65 million deaths. The pandemic is beginning to slow due to the decreasing number of susceptible people. The pandemic will continue at some rate until there is an effective vaccine or until 80-90 % of the global population has been exposed. From that point on, it is likely to be an endemic childhood disease.

 

事件201场景

事件201模拟了从蝙蝠到猪再到人的新型人畜共患冠状病毒的爆发,该病毒最终在人与人之间有效传播,导致严重的大流行。病原体及其引起的疾病很大程度上以SARS为模型,但在社区环境中,症状较轻的人更容易传播。

该病最初在巴西的养猪场开始,缓慢而缓慢地传播,但随后在医疗机构中开始迅速传播。当它开始在南美一些大城市的低收入,人口稠密的社区中在人与人之间有效传播时,该流行病便爆发了。它首先通过航空旅行出口到葡萄牙,美国和中国,然后再出口到许多其他国家。尽管起初有些国家可以控制它,但它继续传播并重新引入,最终没有一个国家可以保持控制。

第一年不可能提供疫苗。有一种虚构的抗病毒药物可以帮助病人,但不能显着限制疾病的传播。

由于整个人口都是易感人群,因此在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中,累计病例数成倍增加,每周增加一倍。随着案件和死亡人数的增加,经济和社会后果变得越来越严重。

该情景18个月时结束,有6500万人死亡。由于易感人群的减少,大流行开始放缓。大流行将以一定的速度持续下去,直到有有效的疫苗或全球80-90%的人口暴露为止。从那时起,它很可能是儿童流行病。

读者在这里看到了什么阴谋么?笔者看不到,不但看不到,而且认为,这是一个极有意义的演习,它对人类疫情的大爆发提出了预警。“在18个月时结束,有6500万人死亡。”这是多么伟大的预言。可是,B.Z.看到了阴谋,《环球网》看到了阴谋。不管人数多少,不管时间长短,在“大瘟疫”这点上一致,这就是阴谋。为什么呢?因为B.Z.不知道什么是科学。气象预报说明天要下雨,明天果然下雨,B.Z.说这里有阴谋。一个傻子朝前奔去,前面有一个坑,一个小孩说:你不要往前奔了,要跌到坑里去了。傻子不听,果然跌近了坑里。B.Z.说,两个事件排一下,你说他会掉到坑里,然后他果然掉进坑里,这不是你的阴谋么?

笔者看到的是科学,B.Z.看到的是阴谋。笔者说,这个预言太伟大了,为什么人们不听?这样的预言公众太需要了。B.Z.说,你为什么有这样正确的预言?这里面肯定有阴谋。所以,千万别作预言,万万别作正确的预言。

笔者认为,对于这样一个国际性的“演习”,哪一个国家能够从中吸取到教训,哪一个国家就可以在这次疫情大爆发中“独善其身”。可惜的是,没有一个国家把它当回事。

四、演习的参加者

我们再来看看,会议有哪一些参加者。会议共有15个模拟者和130个听众。网站上有15个模拟者的照片、简历、介绍。下面是八个模拟者的照片。其中的一个华裔面孔,想必不用介绍,这就是这次疫情中鼎鼎大名的高福。

image.png

下面是演习的录像中高福的镜头。

image.png

GeorgeGaoChinaCDC

image.png

高福在讲话

真是没想到,高福居然和美国的中央情报局副局长一起参与演习,连照片都要并排而列。只是,B.Z.现在是人长大了,要是回到50年前,福恐怕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你想想看。B.Z.带头,后面跟着一群环球而立的人,你还有活路么?

五、演习的组织者

201演习是谁组织的?网页上写得很清楚的是三个组织: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World Economic ForumBill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世界经济论坛,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

不过B.Z.对他们不感兴趣,他们身上没有B.Z.所需要的东西。B.Z.看到的是“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参与”。说实话,B.Z.屁话连篇,这一句倒也不是瞎说。这就是高福旁边的那个女人。和高福一样,这个网站给出了她的介绍,她的名字叫Avril Haines

Avril Haines is a Senior Research Scholar at Columbia University; a Senior Fellow at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Applied Physics Laboratory; a member of the National Commission on Military, National, and Public Service; and a principal at WestExec Advisors.

During the last administration, Dr. Haines served as 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and Principal Deputy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She also served as the Deputy Director of th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and Legal Adviser to th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Dr. Haines received her bachelor’s degree in physic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and a law degree from Georgetown University Law Center. She serves on a number of boards and advisory groups, including the 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s Bio Advisory Group, the Board of Trustees for the Vodafone Foundation, and the Refugees International Advisory Council.

艾薇儿·海恩斯(Avril Haines)是哥伦比亚大学的高级研究





浏览(15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关闭 2020-03-27 00:27:37

2020年3月10日,在白宫请愿站(“我们人民”)上出现了一条关于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可见下面网址: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petition-information-fort-detrick-1

请愿信一出,《环球网》以“有人在白宫网站发起请愿:公布美最大化武基地关闭‘真正原因’,澄清是否存在病毒泄漏”为题,率先转载。它的转载时间是2020-03-1115:04”,如果换算成美国东部时间,应该是“2020-03-112:04”,离请愿信的出现,至多也就是一天多一点。可参见下面网页:

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3xNQH4KWfKa

https://3w.huanqiu.com/a/c36dc8/3xNQH4KWfKa?agt=8

紧跟着《环球网》,世界各地的网站纷纷转载,形成了一边倒。其实,中国的国内也有不同的声音。这些不同的声音在什么地方?在一个《知乎》网站,更确切些,是在这个网站的一个网页上。据网站介绍:“知乎的初衷是帮助人们更好的分享彼此的知识、经验和见解。在知乎,我们鼓励用户创造有价值的内容。”笔者赞同网站的介绍,网站上的讨论各呈己见,观点各异,正方反方,推理演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应该说还是实行了多话齐放,多家争鸣。考虑到现在的大环境,确实是难能可贵。笔者感觉,如果要全面地了解国内人们的想法,《知乎》恐怕是唯一的网站。尤其是关于这封请愿信的讨论《美国最大化学武器基地德特里克堡的关闭真的和新冠肺炎病毒有关吗?》参见下面网页: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8974170

这个网页上最早的贴,估计应该是2020—03-13。笔者以为,这些观点,比较全面地反映了国内关于这个问题的不同观点。为了能够帮助人们全面了解国内人们的想法,避免对国内舆论的偏见,笔者整理出了其中的一些观点,以飨读者。

一个观点:
这几天,美国的疑似零号病人MaatjeBenassi的事情,已经被传得很广了,相信大家也看了,但我想给很多人泼一盆冷水,在现阶段,仅仅是这样的一段非专业人士的视频,它只有宣传作用,引导更多的人把焦点转移到美国国内以及那个被关闭的德里特里克堡美国陆军生化实验室。

在国际政治领域,是不可能采信这样的一段视频作为任何依据的。

一个观点:

科学上讲,个人感觉大概率无关。但是舆论上可以给川普泼脏水,毕竟川普天天骂我们,我们也可以说病毒是川普造出来肃清政敌的。舆论战是为了忽悠别人以及施压,科学是为了更好的发展自己,科学和舆论这两条腿缺一不可。

以下是个人分析,观点不同可以提,直接开噴的拉黑。

1.如果真的在2019年8月之前就泄露了这个病毒,美国爆发的真的太晚了,中国就算11月开始的话,到2月初三个月的时间已经大爆发了,美国不可能比中国早三个月还爆发的晚这么多。

2.如果说美国地广人稀传播不开的话,那美国现在就不会有大爆发,美股也不大天熔断,如果当时美国采取了措施防止疫情传播的话,那不可能没人知情,而且当时控制的住现在也应该控制得住。

3.电子烟肺炎在2018年2月份的时候就有科学家研究过,说多起电子烟引发的肺炎。至于CT的磨玻璃影像,很多病都会这样,所以确诊以核酸检测为主,临床诊断为辅,引入临床诊断后当时的核减大家还记得吧,就是因为误诊造成的。

4.如果美国早就爆发开了,那么国内病例不可能只和武汉有关,北上广和美国的交流密切的多。

5.有没有可能病毒在美国传播的几个月没有致死性,到了中国变异了呢?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可能性实在太小了。而且致死性越弱传播能力越强,那美国应该有一堆人已经被感染一次体内产生抗体了,哪怕病毒变异后再传回回去也会有很多人可以免疫病毒。现在做的疫苗刺突蛋白S做抗原,目前没发现变异过,刺突蛋白S端合ACE2然后进入人体细胞。

6.至于流感,美国流感感染3400w人,死亡2w,死亡率才0.059%,和新冠的死亡率差距太大了啊,而且美国每年好像流感都会死不少人,不过后期的流感患者中很有可能有被感染新冠的人。

一个观点:

这虽然是我个人的经历想法,也许也是应对美方那些无赖之人的做法。先躲,但现在躲不了了,再沉默,发现对面变本加厉,那好,你们不是喜欢胡乱猜测,喜欢胡搅蛮缠,喜欢阴谋论,喜欢搞诬陷推卸责任吗,来啊,谁怕谁,互相伤害啊?至于打,别想了,现实不允许。

关于这个问题,我的结论是,无关,但不代表我们不可以说有关。反正美方又没拿出证据说无关,而且肯定也不敢拿出证据来。既然如此,那就别怪这个被利用起来了,既可以呼应国内舆论需求,也能给那些推诿扯皮的人喂一颗老鼠屎。

所以,应该把这个传开,不但在中国传,更要在欧美传,在非洲传,在全世界传开。

一个观点:

看这个说法还以为这个基地和周围的社区是个“生化危机”现场呢,我随手google了一下FortDetricklabshutdown然后就有原因了啊,去年夏天的时候CDC做安全检查的时候发现了实验室的污水排放系统不符合标准然后就叫停整改(具体不合格内容包括不符合当地程序,没有定期更新人员的资质证书)而造成这不合格的原因是2018年爆发了洪水,然后就升级了一下这方面的应对措施结果,搞复杂了反而没能符合基本要求。

具体的新闻报道可以看这个https://www.fredericknewspost.com/news/health/fort-detrick-lab-shut-down-after-failed-safety-inspection-all/article_767f3459-59c2-510f-9067-bb215db4396d.html

然后11月整改完就重新开张了,今年2月份CDC又来复查,通过了检查

FtDetrick的指挥官在给五角大楼做报告时还说“Therewasneveranydangerofrisktothecommunity,orbreakingthecontainmentwhichiswhatthelabsarefor,”

说英文报道全删光的是欺负人不会用搜索引擎看不懂英文吗?

顺便我还发现了一个关于这个请愿的英文报道,里面逐条反驳了这个情愿。

https://www.cnsnews.com/article/international/patrick-goodenough/still-promoting-covid-19-conspiracy-theories-chinese-state这个是链接

8月份哪里来的流感能死10000人?流感季节是秋天开始,到次年的1,2月份达到高潮。今年1月份CDC的报告中2019-2020年季度的流感死亡数总共是6千6百,如果去年8月份就死够了1万人,缺的人数小编来补?

一个观点:

我想针对一下某些宣传[犹太阴谋论]的回答。

首先不排除新冠病毒与该实验室有联系,但其次,讨论一个事件是否为阴谋,应该从利益层面观察。

种族灭绝这种事对谁有什么好处??地球跟火星最大的区别就是地球上有人,只有人才能创造价值,通过劳动实现一个熵减的过程!火星资源少吗?人能对着一堆矿石傻笑吗?哦,就因为我自视高等种族,所以要让干活的人统统死光,然后我亲自下场干活?

照目前这个科技水平,“人”将长期充当地球最重要的资源,从来只听过抢占资源,还没听过要毁灭资源的!

资本离了市场能活吗?市场离了消费能活吗?谁在消费?是地球上的几十亿人!没人消费了就没人生产,没人生产还怎么剥削?不剥削怎么体现自身的段位?这是一个大鱼吃小鱼的生态圈,没了小鱼你让大鱼直接吃臭泥吗?换言之,大鱼都吃臭泥了它还叫哪门子的大鱼。。

当今世界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居然还有人相信各种某某组织的什么阴谋论!所谓“民粹主义”、“种族主义”并非真的要证明自身种族如何优越,而只是一种维护或争取利益的手段罢了。。。纳粹德国是因为自我优越才搞纳粹的么?不是,因果关系不成立,希特勒搞那一套是因为战后德国穷得叮当响,各人心里不满意,于是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抢大户罢了。。。

就事论事,到目前为止,此次新冠疫情给欧美带来的灾难要大于东亚,如果它真是针对不同人种基因缺陷而研制的病毒,那可以说十分失败。

再者,rna病毒它就是不稳定啊!谁设计武器不首先考虑安全性?哪门子战争不优先杀伤青壮年而专门针对老弱病?

总而言之,我不认为这是个如何成熟的阴谋,即便最终查证确实与该实验室有关,那也更大概率是操作失误。凡事往最坏了想是没错,可也不至于自己编故事吓自己吧。。

一个观点:

肯定没关系

如果你说普京突然公开指出,人家老KGB了,我倒是信。不过就Wearethepeople上请愿指出啊,美国人民反智是有传统的,911可以是假的,登月可以是假的,甚至疫苗都可以是政府的手段,信他干嘛。

不过这种谣言作为敲打美国政府和军方的手段,倒是挺不错的。确实很荒谬,但是人家美国人民爱听,我们算老几?

一个观点:

10月18号左右军运会开幕式,美军运动员参加了入场仪式,美军运动员从美国搭飞机过来,沿途都飞机密闭空间没有人戴口罩的,不知道要传染多少人,这些人再转机转地铁再传染n多人。美军运动员到武汉最迟21号,大都会提前到达适应环境场地,潜伏期14天均值,从10月21号到11月2号应该有不少其他运动员在被传染,因为都没有戴口罩,还有不少武汉的接待人员也要被传染并在11月2号左右发病,并开始在回家的武汉地铁上大量传播,因为11月地铁上都没有戴口罩,然后地铁上有不少是去火车站和天河机场的乘客,也有人被传染,然后通过火车和飞机开始传播,因为11月高铁和飞机上的人都没有戴口罩,11月中旬应该开始大量病发,因为大部分潜伏期就不到7天。幸好军运会不是12月召开,幸好去年11月12月的美国的南北有不戴口罩的加拿大和墨西哥国民,幸好美帝去年没有像现在这样封锁美加和美墨边境,否则美帝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不过这不妨碍还是有一大半中国人相信这个病毒是美军运动员传来的谎言,就让中美民众彼此仇恨吧,也许主导这一切乱局的幕后者觉得这样带着仇恨打起仗来才能更火爆和热烈吧。昨晚小区群里有两个大嫂看见我回复的这个论点,不讲道理,直接开怼,说我不是中国人,好在今天知乎热榜有一个相关问题的高赞回答有答案。我就跟这嫂子说,就事论事,不要搞人身攻击,然后她就又潜水了。都2020了,全世界就某郭和朝鲜还再搞挑动民族仇恨的wenxuan策略,有意思吗?人家小日本都在武汉最困难的时候送口罩过来了,难道非要再走二战之前德国日本为了转移1929经济危机导致的国内矛盾而挑动民族仇恨的老路吗

一个观点:

不管是不是都要有关,都要指责一下美国。别人已经把屎盆子扣到你的头上了,你不把他摁进化粪池里淹死,难道还要给他擦手?

一个观点:

现在有一种说法是新冠病毒是被德特里克堡研究出,由美国人带到武汉并开始传播。

当第一次看到这说法和新闻的时候吓了我一跳。小小的爱国心完全紧绷了起来!这简直是开战前兆啊!先投生化武器制造混乱,再从各个方面打压我国。如果是真的话,对兔子来说简直是异常凶险!

但经过冷静思考后,我认为新冠病毒是不是美国研发的不清楚,但肯定不是美国有意扩散的。

理由是:如果病毒是美国研究出并当作生化武器扩散的话,自己也应该很完善的对抗病毒手段,包括生物和国策上。但美国并没有完善的对抗病毒手段。病毒爆发后,自己都要自身难保了。你说整一个生化武器,自己差点命都被玩完了,这不是制杖吗?

我们假设说这个病毒是美国研究出并用来当作生化武器来对付兔子。在研究出病毒并准备投放扩散时美国至少需要做出以下几点准备:

1.研究病毒的同时,也研究出对付病毒有效的疫苗或药物以应对病毒沾到自己的可能。但现在来看,美国并没有。

2.即使决定在没有有效疫苗或药物的情况下,就准备在他国扩散。那么应该提早1个月随便找个借口封国了。因为美国并不知道传播后是否全世界都会被感染。美国提前不知道我们的对应策略,意思是如果在中国投放,我们很有把病毒带向全世界的。没药物还不封国,等着自己被传染吗?

3.即使没药物,不封国,最次最次也是要提前储备物资,各种物资包括医务、生活上的等等。但显然美国也没这么做。

综上所述,我认为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个病毒是不是美国研发的不知道,但肯定不是美国有意扩散的。

推断出这一点,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美国未来一定会对兔子动刀子,但现在还没有。

那么这条德特里克堡研究所新闻的的意义在哪里?我认为是我国关于“病毒起源地”舆论战的反击。

美国前几天还在说这是“中国病毒”并准备甩锅。中方用这条新闻反击。不能一直让美国在那口嗨啊!他们没凭没据的在那口嗨,我们这还是比较有根据的呢!

关于“病毒起源”:我认为可能未来几个月内并不能确定,但两国肯定还会对这个起源问题争个你来我往,毕竟这个大帽子谁都接不住。比较欣慰的是,目前看来我们的高层做的准备还比较充分!

另外,现在是2020年3月25号。美国已经向韩国提出物资援助请求了,同时对“中国病毒”改了口。意味着啥?马上要来求我们了!等着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观点:

是不是有关不重要,反正美国也不会承认,咱们也无从调查,重点是你胡搅蛮缠我也胡搅蛮缠,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要不然三人成虎,中国一直不说话,这锅一旦背上就卸不下来了,到最后就变成“西班牙流感”,真相再也无人关心了。本来国际社会就排挤中国,中国控制疫情说不人道,中国


浏览(262) (2) 评论(1)
发表评论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2020-03-23 11:01:50

作者林奇 林中奇潭


 

据说,美国某中文网站曾采访特朗普女儿伊万卡,说美国对中国展开贸易战,中国网友群情激昂,还有人高呼“打倒特朗普,活捉伊万卡”,你听后有什么感受?

伊万卡回答说:“我不认为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新政策是贸易战,如果的确往坏的方向发展,中国打败了美国,我可以搬到中国去住。问题是,中国需要加倍努力!就我了解,特朗普是打不败的。我期待着中国能好好教训他一次。”

这个新闻虽然有待进一步考证,但这个回答,可以说是如何应对记者提问的一个好教材。

很多人可能不会理解好在哪里。因为我们上至官员下至民众,相当一部分人并不知道政府与媒体之间关系的真正本质,不懂得什么是高水平回答。

公众人物应对媒体,是一种典型的公共关系活动,目的是树立形象,表明立场,化解矛盾等。它讲究既要使自己摆脱不利,又不能伤害对方。使双方的任何一方感到尴尬,都是失败的。

再看伊万卡的回答。她说我不认为是贸易战,这是淡化矛盾;如果中国打败了美国,我可以搬到中国去住,这是幽默解构;中国需要加倍努力,特朗普是打不败的,这是平淡中隐含强硬;我期待着中国能好好教训他一次,这是拿出做女儿的俏皮口吻,使气氛轻松。

一个“挑事儿”的提问,就这么轻巧而又不失原则立场地化解了。

而我们很多人,认为最好的回答是把对方怼回去,怼的越狠越过瘾。每当外交场合咄咄逼人的时候,总能引来一片欢呼。说他们火力全开,夸赞他们犀利,硬气,霸气,美其名曰“怒怼天团”,还为他们总结出很多所谓金句。

于是我们看到,别有用心,枉费心机,混淆视听,自作多情,无事生非,指手画脚,信口雌黄,但到黑白,痴心妄想,厚颜无耻,自不量力,悬崖勒马……这类生猛词语用得越来越频繁了。

这些气势如虹的成语不像是给外国是听的,因为他们对其“精彩”理解不了,倒像是给自己人看的。但外交发言是代表国家的形象,为了国家利益。需要有理有据,有礼有节,不卑不亢,严谨求实。不是给观众看的,尤其不是给自家观众看的表演。说句难听点的话,那些听了兴奋,对此喝彩的人,也都是这个国家里认知水平比较低的那些。他们的喝彩,有多大价值,有多少迎合的必要?

外交发言,不但要有理有据,有礼有节,还需要严密的逻辑性。不然就会遭人嘲讽,被人轻视,陷入尴尬和被动。

比如我们经常听到的奉劝对方“照照镜子”这句,就是典型的中国式吵架逻辑,而不是世界认同的形式逻辑。

你说我脸上有灰,你也有;既然你也有,你就没权利说我。显然这个“逻辑”是不符合逻辑的。被人批评,应看批评的对不对,如果不对,最好的反驳方式是指出对方错在哪里。指出对方也存在这种问题,说明不了自己没有问题,更说明不了对方没有批评的权利。再比如,中国什么样中国人最有发言权这种话,也是典型的不符合逻辑。

我一直希望咱们的发言人也经常“照照镜子”,别把庄重严肃的对外发言,变成泼妇吵架。可事与愿违,这种风格不但没有稍稍改变,而且还愈演愈烈了。

那句“9·11事件殷鉴不远美方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一出,立马升级了一个层次,说是恶毒,一点都不过分。如果你没觉得,那我们反过来,假如对方说“南京大屠杀殷鉴不远,中方可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你体会一下,什么感觉?

最近又有发言人在社交媒体上说“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一下捅了马蜂窝。

这种应该由科学家研究的问题,外交部发言人怎么可以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信口开河?本来世界各国都没有把目光集中到病毒来源于哪个国家问题上,结果激化了矛盾,生生把一个人类的公共卫生事件上升到了严重的国际政治冲突层面。

还有这句,也是近日的。“如果有人说中国制造有毒,那么请说这种话的人不要戴中国制造的口罩,不要穿中国生产的防护服,不要用中国出口的呼吸机……”

按这种说法,是不是也可以说如果你觉得奶粉里又三聚氰胺,你可以不喝;如果你觉得鸭蛋里有苏丹红,可以不吃?

以前一有泼妇骂街,就会有很多人围观。泼妇骂街的特点是不讲逻辑,只图痛快;没有底线,揭人伤疤;不顾形象,豁出脸皮;不分场合,人越多越来劲。围观者不是来鼓掌加油,更不是来观摩学习的,而是来起哄看热闹的。看看到底可以多不讲道理,看看能有什么雷人的词句出现,以供茶余饭后的当笑话讲。

但泼妇骂街毕竟是市井民间,不代表民族文化的主流,而且已经多年少有。民间少了,总不至于都进了庙堂。我们经常自诩中华民族自古就是礼仪之邦,尤其以前作为国家政府层面一直推崇遵章循礼,不知为什么对现代外交礼仪和规范却不以为然,经常由着性子来。

对此,我一位朋友的话让我顿开茅塞。他说:“怎么可以讲逻辑呢?讲逻辑那叫辩论,不叫吵架。”

原来是我一直弄错了性质,还真是吵架。

国歌里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现在危险不危险我不确定,但似乎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浏览(566) (41) 评论(2)
发表评论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2020-03-21 20:23:38


 image.png

  1918年,晋北爆发严重肺鼠疫。此次疫情源自内蒙古,后波及山西北、中部二十多县。1月1日,北京通告山西省府,内蒙绥远、五原、萨拉齐及包头镇等地发生肺疫。1月5号,山西督军兼省长阎锡山接到山西省内疫情报告。1月7日,时任总统段祺瑞作出批复,任命伍连德、陈祀邦、何守仁三人为检疫委员,负责防疫事务,调查处理山西大同一带疫情。

  1月5号,阎锡山接获疫情报告后,遂即公开讯息,着令山西各县迅速阻断交通,设立检疫站,严格检查疫症,要求各地官民加强消毒与隔离,掩埋疫毙者尸体。他借鉴1910年东北鼠疫经验,当机立断做出主要防治决定。阎锡山调用手下官员、军警,联合绅商协助警队消毒等事宜。同时授予医官权力,聘请数十位中外医师协助治疗和防疫。

  由北京派来的三位专业防疫委员商议后,设置了三道防御线:绥远为第一区,由伍连德负责;丰镇为第二区,由何守仁处理;大同为第三区,由陈祀邦担任。交通部命令京绥铁路管理局全力配合防疫,暂停相关铁路交通。

  阎锡山坐镇山西,治理晋地,其政经政策自成一体。他致力于经济建设,对外保境安民,对内自存自固。因瘟疫人命关天,他全力运作防疫系统,力主保全更多百姓的命。由中央分发文告,普及疫病流行及预防之知识。阎锡山以电报要求防疫最前线的县知事、县佐和警佐将疫病资讯各印二十多万张,务使传单送达每个村庄,并责成省、县、村级行政官员切实将疫情对各村落民众宣讲明白,让人民知道如何自我防范,避免染疫。这些政策,用今天的话讲,是由专业公共卫生官员负责区域防疫统筹,中央和地方配合,对民众完全公开疫情事实,尽量做到资讯透明。

  中央政府内务部派了一位美国医学博士杨怀德(Dr. W.Yeung)赶赴山西。阎锡山在这非常时刻,授以杨博士医务全权,并动员一切社会力量,一切人力资源,请在山西的各国医生和宗教界人士参与防疫和救治。他做出了许多决策,调动人力物资,施行有效的政令,迅速控制了疫情的蔓延。

  据《山西省疫事报告书》记载,阎锡山下令遮断疫区内外交通,展开整段铁、公路线的检疫工作,不仅停开前往疫区的火车,而且乘车前往非疫区的乘客也都要接受检查,认真防检客流与物流。对来自疫区的百姓,必须截留七日察看,先以石炭酸水对其消毒,为其更换新衣后,送入隔离所,每天由医士进行诊视。若无疫症则给证明放行,若出现疫症,则立即送入医院,并将病患所住的房屋重新消毒。

  当时阻断交通后,官方也同时施展救济。因山西疫情发生在寒冬,一旦阻断交通,官兵、商贾与百姓的生活供给就成了巨大难题,但不能因此导致无数工商百姓冻死和饿死,所以虽阻断交通,但仍行变通,“日常需求当然由公家接济”,并对外来商旅和工人提供食物(分付费和免费二种)。

  凡是流徙的贫民、老弱及乞丐,被检疫员截停后,暂居官府指定的收容所,免费由官方给付棉衣裤,以及早晚二餐饮食。如果一家连毙数口人,余者不能自谋生活,必须由地方官实施救济,则拨付公款作为补助,或发放粮米救济。负责运粮的马车和车夫都需要经过消毒,到指定地点发放粮米。

  对防疫人员、官员、各国派驻的医师、输送医疗物资的官兵、邮政信差等人,由总局发给通行证或临时放行证。即便持有通行证的人,也必须在消毒后进入防疫区。

  阎锡山作为山西督军兼省长,所率领的地方政府工作得力有效,措施采取得当。疫情从1月5日开始,蔓延70多天后,至3月19日全部肃清。

  此前,阎锡山曾于3月3日电呈内务部,请求北京政府抚恤因公病故的山西官立医院院长石亮熙。由于“防疫人员奖惩及恤金条例”尚未出台,暂时参照《警察和官吏恤金给与条例》,“给予一次恤金二百元,遗族恤金四年,年给一百元以资抚恤”。几天之后,内务部于3月8日颁布《防疫人员奖惩及恤金条例》,对防疫有功的相关人员颁发勋章、奖章,或特保实职、升阶。对现任职防疫人员和非现任职防疫人员,发放不同等额的抚恤金。

  肺疫平息后,阎锡山派人总结防疫工作,纂修了《山西省疫事报告书》,对消毒法、防疫措施、诊断标准、死亡情况、市场递接规则、防疫期间的电文法令等等都作了详细记载,甚至还制作尸检表统计疫毙者情况,也对各地人事安排绘制了详细的图表。报告书体例完备,内容详实,书中使用了大量真实照片、专业的疫情图片以及统计表,为后世防疫提供了极高的学术研究价值和防疫经验。

  在一百多年前的中国,尽管还没有现代化的通讯工具、检疫、医疗设备,但阎锡山率领的山西地方政府对防堵大规模疫情、解决疫灾的种种举措,均能有条不紊地进行。表现出的行政效率,堪为典范。




浏览(12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2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