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一塵的博客  
個人和朋友們的作品  
        http://blog.creaders.net/u/840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哈尔滨: 失落的优雅 2018-05-30 14:00:55


哈尔滨: 失落的优雅(《中国周刊》10月刊 城记)

2013-10-20   吴琼 中国周刊


教堂.jpg


每一个来到哈尔滨的人,都要到这个城市最负盛名的中央大街上走一走,否则就好似没有到过哈尔滨一般。

也许有人留意到,与中央大街交汇的一条小街上,有一个小小的西餐厅,也兼作咖啡馆,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外国名字—露西亚。它座落在一座有百年历史的俄式建筑里,这个建筑的主体在中央大街上,而西餐厅开门在侧翼。

拉 开露西亚对扇的墨绿色木门,高高的举架下几张小桌,铺着淡雅的花格桌布,还有花灯、大气的窗和欧式的窗帘。倚在墙角的是一架立式老钢琴,散发着久远的年代 气息,一旁的小柜子里摆着几台小巧而精致的老相机,和几样欧式的小玩意。在简单的小装饰之外,最惹眼的是墙上悬挂的一位优雅的俄罗斯女士单人或与家人们合 影的黑白照片。

照片上这位优雅的女士,就是这所房子曾经的主人尼娜,全名叫作达维坚果·尼娜·阿法纳西耶夫娜。

三岁时,尼娜随父母来到哈尔滨。尼娜曾在道里秋林公司做过会计,也曾在哈工大图书馆做过俄文图书管理员,她不会说汉语,是一位像普通中国人一样正常生活、可始终保持着俄罗斯传统的俄侨。

尼娜于20019月去世,她一生以一种平和的心态,活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上,从生,到走,竟是九十一年。

房子的新主人保留着她家里的一些老物件。从这些老物件里,人们仍然可以看到当年尼娜优雅而和谐的生活。这所房子和里面旧式的装修、物件告诉人们,哈尔滨这座充满欧洲风味的城市是怎样出现的,曾经生活过什么样的人,以及这些人在这座城市里曾经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 1 -

象尼娜一样——在哈尔滨生活的俄罗斯人曾经很多,在最高峰的1922年曾经达到15.5万人。

他们都是随着中东铁路的修建而来到哈尔滨这个遥远的地方的。

哈尔滨原本只是松花江边上的一个小渔村,也有人叫它晒网场,这是在1898年以前。1898年是一个分水岭,在这一年在东北的土地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它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走向。

这一年,由俄国人投资的中东铁路在中国东北境内开始修建了,这条铁路以满洲里和绥芬河为两个端点,以现在的哈尔滨为中心枢钮,一条支线则从哈尔滨通到大连。

1903年,中东铁路全线竣工通车。从此,西方文化沿着中东铁路源源不断流入东北,哈尔滨作为中东铁路干线与南部支线的交汇点和铁路附属地,开始全面向现代化转型,并迅速成为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尼娜的父母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到了中国。尼娜的出生地横道河子现在是一个小镇,距哈尔滨二百公里左右,曾是中东铁路的一个枢纽站,至今仍保留着中东铁路时的站台、机车库和站外的俄式、日式建筑。

通过中东铁路,大批的俄国人和其他国家的移民相继进入哈尔滨。从19071943年,先后有二十几个国家在哈尔滨设立了领事馆,有近四十个国家和地区的商人、资本家到哈尔滨经商办企业。因此,在很短的时间内,几乎包括欧洲所有国家以及美国、加拿大、日本、印度、阿富汗等国的几十万人涌进哈尔滨。

在今天看来,他们是异乡客,而对当年的他们来说,他们是城市的主人。他们和其他的外侨一起建立了哈尔滨这座城市。在1922年之前的许多年里,哈尔滨外国侨民人口数量超过总人口的二分之一。

从这一点上来说,当年的哈尔滨当然是一个国际化的都市,并且是一个以西方文化为主导的城市。

01.中央大街.jpg

中 东铁路的修建引来大批外国人的同时,也引来了大批的中国外乡人,另外还有闯关东来的一批关里人(指老家在长城以南的那些地方逃荒而来的人)。直到今天,打 听一下我身边的任何一个朋友,你的老家是哪里,大多说出来的都是河北、山东,或河南,在现在的哈尔滨,追溯到上两代,你几乎找不到一个本地人。

所以说,哈尔滨是一个移民城市,这决定了这个城市的移民文化特性。

俄侨文化、犹太文化等外来文化与关内移民的中原文化相结合,使得哈尔滨人的性格里既有做人做事的勤恳朴实特征,又有内心世界的优雅浪漫情怀。

在这其中,对哈尔滨人民影响最大的当然是在哈人口最多的俄国人(民间称其为老毛子)。他们的生活和饮食习惯、包括他们的语言都在哈尔滨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对当年的哈尔滨人来说,他们就是最熟悉的、最普通的街坊邻居。

夏 夜的松花江畔,时时流淌着手风琴和小提琴的合鸣,人们随着琴声翩然起舞、和着琴声和舞步引吭高歌的,常是遛弯路过此处的俄罗斯的马达姆(音译,女士、夫人 之意),她们也许不会中文,但曲调是她们再熟悉不过的。拉琴的多是六七十岁以上的长者,拉的是他们年轻时的曲子,比如《卡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之 类的经典歌曲。

母亲有一位最要好的从小到现在一直交往的女同学,就是二毛子(中俄混血)。一辈子做船员的姥爷在世时也会说简单的俄语,我们常说的布拉吉(连衣裙)、为的罗(一种上粗下窄的水桶)、苏伯汤(红菜汤)也都是从俄语音译而来。

此外,哈尔滨驰名全国的大列巴、红肠、格瓦斯就是地地道道的俄罗斯风味,现在已经热卖到南方市场的哈尔滨秋林公司出品的“格瓦斯”饮料,曾经就是汽水的代名词。“秋林公司”的前身,是由俄国人秋林于1900年成立的“秋林洋行”。

而这些并不像某些伪民俗的旅游区仅在景点里才出售的东西,它们是哈尔滨人的日常饮食,融入了哈尔滨人的生活。

 

- 2 -

曾经应邀与一个摄影班的同学们做交流,其间聊到令自己印象最深的一张照片。

无论自研习摄影之后自己摄了多少张照片,无论网上书上学习了大师们的多少图片,但若有人正式地问我,留给你印象最深的是哪张照片?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是我很小的时候在江畔餐厅前面拍的那张。

那是一张方底片的120相机拍摄洗印的黑白小照片。

当时正是七十年代的初期,一两岁的我,穿着小小的革命装,戴着小小的革命帽,手垂下来,腿微屈,刚好拄到餐厅前花圃的低矮的木栅栏上,背后是大大的砖木的洋式餐厅。

照片是怎么拍的已经全然不记得了,毕竟那时太小,但以后多次看过这张照片,记住了自己小时候可爱的样子和后面那个“大大”的洋餐厅。

这个“大大”的洋餐厅其实并不大,只不过和一两岁的孩子小小的身躯比起来当然是宏伟壮观的。

洋餐厅至今还在,一座独层建筑,是江畔的重要一景,从有我这张照片至今未曾有过改变。也许在我的照片摄下之前几十年也未变过,至少从我查到的历史照片中看是这样。

也看过其他朋友家里的老照片,也曾在旧市上收过一些老照片,在这些哈尔滨人的老照片里发现,江畔餐厅不仅仅我一个人的记忆,而是哈尔滨整整一个代人的记忆。

近几年来,当我开始关注我所生活的城市的历史、关注承载了城市历史的老建筑时才了解到,保存在一代人记忆中的江畔餐厅建成于1937年,是由日本建筑师大谷周造设计的俄罗斯式风格的建筑。

日本人设计俄式建筑,听起来似乎很稀奇,其实一点都不奇怪。在始建之初的哈尔滨,不仅有日本人建造的俄式建筑,还有俄罗斯建筑师设计中国传统建筑风格的建筑,比如哈尔滨最有名的省重点高中三中(现哈尔滨第三中学),就是是由俄罗斯建筑师斯维利多夫设计的。

“混搭”既是建筑师高水平的体现,也是城市文化融合的表现。

各国侨民的不同文化,使得哈尔滨的建筑风格也相应地呈现出多元化。既有传统的俄罗斯建筑、犹太建筑、日本近代建筑、中国传统建筑,又有前卫的新艺术运动建筑、折衷主义建筑。

在中央大街步行街,就矗立着数十座造型别致、匠心独具的巴洛克、新艺术运动、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这条街是哈尔滨最洋气、最大气的街道。你或许没有去过莫斯科、没有去过维也纳、罗马、希腊、巴黎,但只要你在中央大街走一走,就尽可以完全领略这些城市的建筑风采。

在建筑学家眼里,哈尔滨的中央大街是“一本浓缩的西方建筑史教科书”、“一部凝固的交响乐华丽乐章”、“一个精雕细琢的艺术长廊”。

 

- 3 -

哈尔滨是一座大气的城市,有着与生俱来的包容情怀。

20世纪初,哈尔滨容留了众多为躲避沙俄暴政而逃亡来哈的俄国侨民,和为躲避法西斯迫害而逃亡来哈的犹太人。

侨民是哈尔滨的“民”,哈尔滨是侨民的“家”,对于在哈生活过的侨民以及他们的后代来说,哈尔滨更是他们的“根”。

2004年,时任以色列副总理后为总理的奥尔默特首次访华。除北京外,哈尔滨是奥尔默特此次中国之行的唯一外地城市。奥尔默特不止一次地回忆,“我父亲在87岁高龄去世时,留给世界的最后遗言都是哈尔滨当地话。”“我父亲的心始终牵挂着中国,牵挂着他的第二故乡——哈尔滨。”

犹太公墓,自1903年下葬第一位哈尔滨犹太人开始,共有数千人长眠在这座中国东北城市。迄今,哈尔滨仍完整保存着588座犹太人墓葬。

奥尔默特的祖父约瑟夫·奥尔默特正是其中之一。1918年,约瑟夫夫妇带着儿子莫尔杰哈伊从俄国迁居中国。此后,他的后半生一直在哈尔滨度过,直至1941514日逝世。

奥尔默特的祖父母去世后,就安葬在哈尔滨近郊的这片“皇山墓地”,也是远东地区规模最大的犹太人公墓。

20世纪30年 代,奥尔默特的父亲回到以色列,与一个在哈尔滨相识,后在以色列再度相遇的犹太姑娘相恋结婚,她就是奥尔默特的母亲。奥尔默特说儿童时代,他经常听父母提 起哈尔滨。在家中,奥尔默特的父母常用汉语交谈。奥尔默特父亲去世时最后一句话说的是汉语。奥尔默特说虽然他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父亲将自己最后 的感情留在了中国,留在了哈尔滨。

奥尔默特说:“我是半个哈尔滨人!”

资料记载,哈尔滨犹太人最多时出现在1920年,高达两万人。

今天的哈尔滨,声名在外的中央大街、中央大街上的马迭尔宾馆、宾馆门口常年热销的马迭尔冰棍、冰棍店对面永远有人在排队等候购买的华梅西面包,早已成为哈尔滨最具异国情调的景色,而这百年传承的背后无一不有着犹太人的身影。

前段时间,与一位朋友去其当年的学校怀旧,就在哈尔滨的城郊,我猛然想起并提及几年前曾在此遍寻犹太人公墓不得,其中朋友的一位同学马上接话说:“你要找的是毛子坟吧?就在现在的皇山公墓里,是我们小时候常去瞎玩的地方”。

几日后,一次去公墓参加葬礼时,特地到公墓里单独辟出的“毛子坟”转了转,“毛子坟”共分为东正教教友墓、俄侨墓和犹太人公墓几部分,公墓总占地面积很大,其它的墓地都可以随意瞻仰,唯独“毛子坟”专门有保安守护,欲观瞻需到专门管理处登记方可。

     4.

对于哈尔滨来说,城市历史的变迁和文化的消散,始于外侨的离开。

以犹太人为例,1932年日本占领哈尔滨,犹太人受到排挤时至以色列建国,部分在哈尔滨的犹太人陆续迁往以色列以及美国、加拿大等地。到1953年末,哈尔滨的犹太人总数为450人,1959年又减为130人。

到“文革”前,哈尔滨犹太人随着人口急剧减少而进入尾声,曾经盛况一时的社区活动销声匿迹。1985年,生活在哈尔滨的最后一个犹太人阿哥列在养老院辞世。由此,“哈尔滨犹太人”仅作为一个特殊的历史概念留在了哈尔滨的记忆之中。

与此同时,俄侨也在消失。

2000727日,一位7岁时来到哈尔滨,在哈尔滨生活了81年的老俄侨米哈依尔·米哈依洛维奇·姆亚托夫(昵称米沙),在他居住的3平米的小屋内去世了。

半年过后,无国籍俄侨尤西科娃在东正教圣诞节前夜安详地合上了眼睛。此后,在哈的老俄侨只余下3人,其中一位便是尼娜。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由于我们所周知的历史原因,占外侨人数最多的苏俄侨民陆续离开,尼娜是为数不多的坚持在哈尔滨生活的俄侨。

2006922日,在哈尔滨的最后一位老俄侨叶伏罗西尼娅·安德烈耶夫娜·尼基伏洛娃离开人世,享年96岁,她的遗体安葬在哈尔滨皇山公墓俄侨墓地。至此,哈尔滨俄侨的历史宣告结束。

与不可避免的侨民的离去一同出现的,还有哈尔滨优雅的不断消失。

今天到哈尔滨旅游的人有两个必去之处,一个是索菲亚教堂、一个是中央大街。它们是哈尔滨历史、建筑和风情的代表。

索菲亚教堂现在已经不再行使一个教堂的功用,这座远东最大的东正教堂已经成为哈尔滨的建筑艺术博物馆,内部有哈尔滨一些有识之士提供的珍贵的历史图片和资料,展现哈尔滨百年历史,带你步入百年老街、老屋,在老照片中体味城市的历史文脉,风土人情和各式特色建筑的旧日风景。

作家阿城说:“一座没有钟声的城市,是一座没有灵魂的城市。”

在索菲亚教堂的钟楼上,有一口钟是从哈尔滨曾经规模最大、最有名的教堂——圣·尼古拉大教堂(建成于1900年,哈尔滨的老人都叫它“喇嘛台”)拆除后移过来的。

曾经,我又不得不用“曾经”这两个字,因为它确实存在于“曾经”,而不是当今。

当初,随着圣·尼古拉教堂的钟声响起,大大小小几十座教堂的钟声也随着响遍全城,钟声涤荡着信徒们的心灵,他们随着钟声忏悔、祈祷,这是一幅多么动人的景象。

可惜在1966年 文革初始,这座教堂即被红卫兵小将们拆除。据说拆除时小将们费了好大的劲,因为太结实





浏览(1673)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家丑不可外扬,祸害了多少人? 2018-04-03 18:08:12

转发:

家丑不可外扬,祸害了多少人?

作者:若荷清寒

当某国家级报社公开指责某明星炒作事件,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唯恐天下不知,把家丑放到如此巨大的舆论场中并持续发酵,形成了强大的关注度效应。这种违逆中国传统道德,利用家丑来造影响的行为,真是毁人三观

其实,群众的眼睛才是雪亮的。

不排除有炒作的嫌疑,那么为什么那么多人知道有炒作,还去围观?难道不也是说明,大家都在关心法律的公允性吗?明星离婚本身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关键点不在于对象是谁,而在于很多网友对婚内出轨,转移财产愤愤不平。

拿着家丑不可外扬的思想约束别人,非要等到出了人命才大肆报道,可知多少人还在忍气吞声着,遭家暴敢怒不敢言。就拿今天的新闻,女律师遭家暴被砍一事来说,身为律师还在遭受家暴的迫害,那么其他普通人遭受家暴如何呢?

有时候,你对恶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而这个恶人,并不是特指谁,记得鲁迅说过,礼教吃人。多少人秉着家丑不可外扬的道德观,在家庭中忍辱负重,委曲求全?难道就应该歌颂和赞扬那些善良隐忍的人?萧红也曾经说过,逆来的,顺受了。顺来的事情,却一辈子也没有。

我身边真实地发生着某些事。我有一个阿姨,本来一家人幸福美满。可是呢,由于儿子在上学期间跟同学打架坏了脑子。当他发作时,家人都不得安宁,他甚至会拿刀砍母亲。因为几次家暴的原因,他和妻子离婚了。但我阿姨不离不弃,一直在照顾他。甚至照顾他的孩子。

因为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连他的父亲都害怕待在家里。果不出意料,老公在外面包养了小三,还有了孩子。后来,由于生意失败,还欠了一屁股债。这些债该怎么办呢?还是我阿姨揽着,她在人前一直都很好强,从来不吭声,但是,谁知道,她背后受到了多少委屈?自己一个人受苦受难,另一半逍遥自在。这就是家丑不可外扬的悲剧。

更不用说,我们村里谁谁谁经常家暴。我只是好奇,那些说舍不得孩子,还在忍受着家暴的人,他们是怎么想的?前几天也有个网友咨询我,说她舍不得孩子,想要离婚,因为家暴。当然,我劝她赶紧离婚。

如果真的为孩子着想,那么就应该果断离。孩子虽然年龄小,但他们很敏感,看到父亲欺负母亲时,又会怎么想呢?他们长大后,会不会恐惧婚姻?甚至还会有人觉得,因为自己的存在给母亲带来了不幸。一个幸福的家庭才会让孩子健康成长。而不是一个长期生活在暴力、恐惧的家庭,试想,一个家暴的男人会有多爱自己的孩子?

既然结局都这样,那么再婚也不会比这个更差。有人说,女人离异了,再婚不容易。那么就先让自己经济独立。我也看过很多重组家庭,单亲家庭出生的孩子,他们勇敢积极,敢于与自己的生活抗争。

既然生活中那么多不幸,那么就更应该好好争取幸福。当看到自己的亲人一直委曲求全,自己会怎么想?这个已经不是道德的问题?有些道德的藩篱,都是自添烦恼的枷锁。

道德是什么东西?龙川芥之介这么说,支配我们的道德是被资本主义毒化了的封建时代的道德,除受害者以外,我们几乎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不妨说,强者蹂躏道德,弱者则又受道德的爱抚,遭受道德迫害的,通常是介于强弱之间者。


   (   完 )






浏览(31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家丑不可外扬”,是一个家庭不幸的根源 2014-10-16 19:39:13

家丑不可外扬,是一个家庭不幸的根源

2017-04-04 21:14 婚恋

去他的家丑吧!早日终结不幸的生活,努力追求新的人生意义。说到底,你的幸福比父母虚荣的家丑重要一百倍!

作者:李清浅

昨天我听说了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故事。

邻居表姐的老公非常爱喝酒,经常喝得醉醺醺回家,其实性质已经类似于酗酒了。

有一次,他又喝醉了,表姐很生气,就抱怨了几句,结果他一挥手就打了表姐一个耳光。

表姐怔愣了几秒钟,反手推了姐夫一把,结果竟被姐夫拽住头发往墙上磕去,磕得鼻青脸肿,表姐见状不妙,抱起孩子连夜逃到了娘家。

表姐原本就经常为了醉酒这件事和姐夫吵架,这次还挨了打,表姐痛下决心不和他过了。

结果邻居的姑姑,也就是表姐的妈妈坚决反对他们离婚。

妈妈的态度是:哪能为了一点小事离婚,能过还是要过。表姐觉得打人并不是小事,反驳说她怎么知道下次还会不会被家暴。妈妈继续劝她,喝酒了嘛,头脑不清醒,再者说,家丑不可外扬。

因为父母百般阻挠,表姐于是选择了原谅,结果事隔不久,她就遭遇了第二次家暴,这次姐夫不但打断了她一根肋骨,还踹了孩子一脚。

这次表姐无论如何都要离婚,没想到的是,父母竟然还反对,他们建议和姐夫的父母沟通一下,让他们劝劝儿子戒酒,还说了就没事了。

表姐冷冷地看着自己的父母,问道:我真是你们亲生的吗?如果是,我都被打了两次,你们还劝我忍?他喝酒不是一两天,也不是一两个月了,能戒早就戒了。你们是怕我离婚连累你们,还是觉得我离婚很丢人?

邻居和我解释,姑姑的确感觉离婚会被邻居笑话,姑姑一向主张家丑不可外扬,还说夫妻之间哪有不吵架的。

我叹口气说:表姐和姐夫已经不是吵架那么简单了吧,酗酒、家暴都是很严重的问题,恐怕很多女人都不能容忍吧?

邻居说,谁说不是呢,我姑姑这个人也真是,什么家丑不可外扬,糊涂。

她说完,我怔了一下,我觉得这不是糊涂,这是愚蠢。

愚蠢的父母,真的会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想法,把儿女推向苦难的深渊,《半生缘》里顾曼桢的妈妈就是如此。

电视剧《半生缘》中,曼桢的父亲早亡,为了养活一家人,曼桢的姐姐曼璐无奈选择做舞女谋生。

随着年老色衰,曼璐走了嫁做商人妇这条道路,结婚对象是祝鸿才,婚后祝鸿才发达了,逐渐对曼璐态度恶劣,曼璐早年流过产,不能生育,一直深感遗憾。这时曼璐发现祝鸿才对妹妹曼桢有兴趣,为了挽留丈夫的心,便假装病危,骗妹妹来家里,然后设计让鸿才强奸了曼桢。性格刚烈的曼桢誓死反抗,曼璐便把妹妹软禁了起来。

得逞之后,鸿才问曼璐接下来该怎么办:老把她锁在屋里也不是事,早晚你妈要来问我们要人。曼璐说了这么一句话:那倒不怕她,我妈是最容易对付的。

怎么容易对付呢?曼璐的妈妈顾太太来后,曼璐推说祝鸿才喝多了,不小心走进了曼桢的房间才发生这种事。起初老太太很生气,急得眼睛都直了:鸿才呢,我去跟他拼命去!可一听说鸿才愿意娶妹妹,顾太太马上淡定了很多。

虽然知道让曼桢就此嫁了祝鸿才,一定不愿意,但老太太以为,事到如今只好委曲求全了。这也算无办法中的一个办法。什么叫没办法,既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只好认命。

后来顾太太得知曼桢闹得很厉害,要报警,更是大惊失色:哎呀,这孩子就是这样不懂事,这种事怎么能嚷嚷出去,自己也没脸哪。

这一刻,顾太太担心的不是女儿受了侮辱与伤害有多么难过,而是不要丢脸。因为顾太太心中,家丑不可外扬才是最重要的。

回家后,顾太太见到了曼桢的男友沈世钧,她本来想和他商量一下怎么办,猛又觉得如果告诉他,年轻人都是意气用事的,势必要惊官动府,闹得不可收拾。要是给他知道曼桢现在这桩事情,他能说一点都不在乎吗?到了儿也不知道他们还结得成结不成婚,倒先把鸿才这头的事情打散了,反而两头落空。

在顾太太狭隘的世界观里,女儿受了玷污,未婚夫一定会嫌弃,嫁给祝鸿才至少有个下家,可是嫁给一个强奸犯后会幸福吗,她是不会考虑的!遮住这家丑才是她要考虑的首要问题。因为老太太错误的决定,曼桢生生被囚禁了近一年才逃脱。

何其愚蠢,何其愚昧!!你觉得顾太太会这样想这样做,是因为自身时代的局限吗?

不好意思,以为家丑不可外扬的父母,即使到了今天,依然大有人在。

 

一个学医的朋友在妇产科上班,她告诉我,有一次,一个怀孕的年轻女孩儿独自来做流产手术,医院有规定,流产必须要家属签字才行,女孩儿问道,男朋友可以吗?朋友回答必须是法律意义上的家属,女孩哭着说:我妈妈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朋友说她绝对相信女孩儿并非妄言,她曾经见过一个妈妈,得知读高中的女儿不小心怀孕了,第一反应就是扇了女儿一个耳光,然后抬起脚来就要去踹女儿的肚子,同时骂道:我们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因为她觉得女儿怀孕是家丑,至于女儿怎么怀孕的,为什么怀孕,她并不关心。哪怕女儿是被强奸,是受害者,需要安慰和同情,她也不是很在意,反而只因家丑外扬而气得浑身发抖。

而认为离婚或被玷污是家丑,无法骨子里还抱着从一而终的思想,甚至把贞洁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500多年前,据说著名的清官海瑞,有一次,看见五岁的女儿在吃一个糕饼,就问糕饼是谁给她的。当得知是某仆人给的时,海瑞大怒,训斥女儿:女子哪能随便接受男仆的糕饼?你不是我的女儿!你如果能饿死,才算我的女儿!小女吓得啼哭不止,从此不喝也不吃,家里人怎么哄她劝她也没有用,七天之后终于饿死了。

我当时都震惊了。活生生把女儿逼死了,太惨无人道了吧?这真是亲爹吗?

的确,这和海瑞自然的局限性有关,因为他生活在那个封建礼教吃人的社会,我们当然无法要求一个原始人相信进化论。

可现今社会,依然有很多父母,用传统落后的思想钳制着儿女,面对儿女婚姻的不幸,甚至肉体、精神的不幸,非但不用心体谅,不同情,还以家丑不可外扬为名,劝其忍耐!!打掉了牙齿往肚里吞。一切都因为,在他们看来,家丑不可外扬!!

何为家丑?婚姻不幸,不是家丑,被玷污也不是家丑,做父母的,忽略儿女的痛苦,更关心自己的面子或者所谓的尊严,才是真正的家丑!这样的父母,只会加重儿女的不幸。

去他的家丑吧!早日终结不幸的生活,努力追求新的人生意义。说到底,你的幸福比父母虚荣的家丑重要一百倍!

  • 作者简介:李清浅,微博@清浅李。即使生活给了我一地鸡毛,我也要把它扎成漂亮的


   


浏览(54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2014-04-10 20:26:36

浏览(48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