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里人的博客  
ńぇǎ  
我的网络日志
条件反射的逻辑模型 2018-08-07 18:30:02

2018 8 7

 

我们先从一次有趣的聚会说起。

上个周末,84日,约了两个朋友相聚,我们在其中一位朋友的家里,在后花园中品茶、饮酒。

我的这位朋友给我讲了他的故事:他是从事住房出租管理的,他自己有几栋物业,他是如何赶走不良租客的。

被他驱赶的租客有毒犯,瘾君子,黑帮分子,及品性不良者。

我很好奇他的经历,因为我知道,在加拿大租客是受法律保护的,很难清理,房东们都为此哀叹。

他对我说,他不怕有问题,有弱点的租客反倒容易管理,他接手的都是有问题的物业,接手后重新装修,改造环境,公共场所加装监控,租客重新签约,以条约约束租客,违约租客发警告信,违法情况通知警察。

以条约约束租客,再坏的租客,假如遵守条约的话,他也是好租客了,无须清理,假如违约,先警告,警告累积到一定量后劝离,听起来很不容易,而他都做到了!以理相劝,再给出一些搬离优惠,那些屡受警告的租客最终都会选择离开。

我的朋友的思路恰似当年朱利安尼1994年当选纽约市长的行事:改造时代广场,通过多年的努力,将曾经一个脏乱差的色情和贩毒中心改造成一个光鲜的旅游景点。

以前的时代广场,一到了晚上,就到处看到色情店铺里闪烁的霓虹灯,进出的男人们很多都西服革履, 走过街角的时候,很多站在那里黑人的毒贩嘴里重复说着smokesmoke 来吸引卖毒品人的注意。一旦有生意,他们就会和卖主躲到已经关门的黑暗的店铺门口或者楼道口进行交易。

朱利安尼开始清理时代广场的毒贩和色情店铺,引进像迪士尼这样的大型娱乐公司进驻时代广场,带动纽约旅游经济热潮。

他们的共同的法则是:以条款制约,‘良币取缔劣币’。

从逻辑上看,其目标是良好的社会生态,那么改变其约束条件,社会生态就会发生相应的改变,依据其反应再做微调,社会生态就会逐步地向约束条件所驱使的方向发展。

我朋友管理的社区与朱利安尼治理下的纽约都是例子,为规模有所不同。

 

我一直关注条件反射,受此启发,试图找到条件反射的逻辑模型,所寻未果,具象的多,抽象的见不到。

因此,我试图构建从逻辑上理解条件反射:



 

这个图,结构上很简单,可以描述的故事却不少。

受约束主体的输入端是N个约束条件,经过约束主体之后产生行为(条件)反射。

受约束主体可以是有生命,会思考的动物,也可以是不会思考的植物,更为广义地讲,没有生命的物体会遵循条件反射的过程,如:杯子滑落后摔碎了。

我们先基于会思考的受约束的主体进行思考。

受约束主体,本身通常是自在的,‘他’具有‘他’的物质基础,如:肢体;‘他’有基于其自身经验的文化考量,包括:道德、直观经验、文化背景、学习、逻辑分析、、、相对于外部N个约束条件‘他’内在的条件较为固化,也更有历史,通常是在外部约束条件没有出现以前就已经存在了,‘他’的所有行为反应是在这组自身条件的约束下形成的。

我们可以把受约束主体视为一个黑箱,输入端为N个约束条件,输出为行为反射,这是一个理论上可以观察的结果。

之所以称为‘理论上可观察’是因为对与受约束主体的行为反射的观测,有时,甚至通常,会超越我们观察的时间区间,如:一个人幼儿时期的经历很可能在他成年以后的某个外部条件刺激下,做出某些行为反射。

把受约束主体视为一个黑箱,改变输入端的某个,或者,某几个条件,观测输出为行为反射,然后做微调对比,这样可以使受约束主体的行为朝向预期。

我曾养过一只黑背,名为:黑虎,祂很温顺,但是,见到穿制服的就怒不可遏,即便是主人朋友,我很好奇祂为何如此?找不到解答,我猜与祂的童年经历相关,也许,被‘城管’过,狗才咬狗(^_*)。

人更是如此,观察超越区间,但却不是不可理喻。

如,邓小平的64暴行就是生硬地搬抄了1956年苏联对匈牙利事件处理手段,当时他正陪同刘少奇访问苏联,在那里他们作为中国的政府代表,参与、旁听了赫鲁晓夫政府的整个决策过程。

我们最反感的莫过于道德沦丧和贪官污吏了,深问一句,它们是如何形成的?

习兄曾讲‘把权力关进笼子’,我信了,很配合地信了,为什么呢?我是被骗大的,不由得我不信。

从小,老师就在课堂上严肃地告诉我们:“你们以后是共产主义地接班人,因为,在坐的,你们的父辈为新中国打过仗,流过血,还有的家庭为她失去了亲人,这个班你们不接,谁接?”

我很感动地听着,真的下决心好好学习,可惜,记性不好,第三天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长大了,真的想接班时,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这个共产主义,你要先拿在手里再传给我啊!我多看了一眼,发现,他们手里除了唯有一柄权杖,上面雕刻着:‘党的领导地位不可动摇’之外,什么都没有,这权柄也像皇权的传承一样,从红一代传到了红二,别说,还真是个‘二’,不是继子,更不是冒牌的!

话说远了,回到正题:‘把权力关进笼子’。

权力是受约束主体,里面是黑箱操作,如何运作外界一概不知,但,我们可以从行为反应的现象上做出判断:贪官污吏不绝,案子没有最大,只有更大,社会群体事件也是如此,可以断定:‘把权力关进笼子’是一个美丽的谎言,关在笼子里的是我们!

我们就像野生动物园中的动物,权贵们被关在笼子里,四处消散地游荡,肆意非为,我们像猎物一样,人家想看就看两眼,搂这情妇指指点点的闲聊着,看上那只动物举枪便打,不肖一刻,我们就成了人家的盘中餐,我们自己却傻笑着,就像岳敏君的雕像,还有几分得意:“老子挨的这枪,厉害了!”。

从拓扑学的角度看,从传统动物园变为野生动物园,只是一个小小的数学游戏,不幸的是,老大哥虽不学无术,却无师自通地学会拓扑的空间变换。

‘把权力关进笼子’,讲的不错,但是,笼子的诸多约束条件是什么?你拿什么构筑笼子的栏杆?‘党的领导地位不可动摇’?司法、行政、武警、军队、都在保障着‘党的领导地位不可动摇’,贪官污吏借此横向霸道,欺行霸市,司法、行政、武警、军队助纣为虐,言论自由受到打压,个人的合法行为收到制约,而你却告诉我‘这是依法治国’,‘把权力关进笼子’。

“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王勇平;

“你懂的!”----吕新华。

 

上个世纪末,那个继子很困惑苏联是如何解体的,我相信,他现迷胡着呢,只是不再操心此事了。

苏联解体多少专家学者试图搞明白,但仍似懂非懂,方有男儿叹曰:“最后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一个党就没了。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过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大有‘天塌下来我顶着的英雄气概’。

我相信,尽管他背了不少的书名,但是一定没有学到过《吕氏春秋•首时》:事之难易,不在小大,务在知时。

即便学到了,也很可能沦落为:“轻关易道,通商宽衣”,毕竟,文言文对小学生而言,有点难,不是仅站着撒尿就可以理解的东西。

苏联的解体在他的原罪,在于合法性。

现代政治研究表明,一个政权能有效地生存必须具备一定的合法性,当合法性低于某个水平之后,政权将出现危机,它只有两条出路:重组或者倒台,实际上它们是一回事,所不同的是社会强度。

苏联的原罪是共产主义,为了维护共产主义理论与实践,苏联的司法、行政、警察、军队都在为之服务,公民的任何非共产主义思想与行为都收到制约与打压。其过程在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所写的《古拉格群岛》,安妮·阿普尔鲍姆(Anne Applebaum)所著《古拉格:一部历史》中可以详细地读到,但我相信,我们能读到的仍是冰山一角。

我相信,很多人至今仍以为地球上有一个地方叫:古拉格。

不,古拉格不是一个地名,它是一个行政机构,类似于我们的劳改与监狱系统。

但凡有违共产主义信仰的公民都可能是古拉格的合格居民,古拉格是共产主义信仰精神疗养院。

据维基1950年國家人口列表蘇聯人口為:179,570,837

https://zh.wikipedia.org/wiki/1950%E5%B9%B4%E5%9C%8B%E5%AE%B6%E4%BA%BA%E5%8F%A3%E5%88%97%E8%A1%A8

又据,《古拉格:一部历史》,P635,前苏联先后有1700--1800万人先后进入古拉格系统‘疗养’。

1950年的人口统计只能作为一个近似值,中位数,以此为据,可以推算出,受古拉格迫害的比例接近:10%,即:110,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比例,只有两级!

我不知道苏联政府算过帐没有,一个人的亲密结构是14,当你打压、制裁某一个人时,意味着你对另外的四个人产生了直接的影响;然后再由此扩散出去,每一级都是四倍的放大,但是,三级之后影响渐微。

所以,打压一个公民,其影响范围是141664,似乎影响可控,也的确如此,初期,的确是影响可控,别人,畏惧你,躲着你,但是,当苏联政权打击的人员累计增加时,几乎每一个人的身边都有一个三级之内的直接对象时,事件就开始发生质的变化了,人们变得讨厌你,讨厌之后就是:去他妈的,让它滚吧!

多行不义,必自毙,所以,苏联倒了。

古拉格,是苏联政权合法性的泄气伐,泄了气的苏联,无论哪个站着的都抗不住,“事之难易,不在小大,务在知时”。

实际时,苏联有两个泄气伐:古拉格与制度腐败,只是两者相比,古拉格的口径更大些。

我们的劳改体系虽然没有古拉格这样疯狂,但是,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端一杯热茶,静静地想一想,中国地域之广,人口之众,但是,自1949年以来,有哪一个家庭可以幸免于难,躲过了,三反五反,躲过了大越进,躲过了反右,你躲得过文革吗?躲过了初一,有十五!

连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周恩来、、、他们自己都躲不了,更何况其他人了,所以,这个政权的合法性还有多少?

眼下,习兄的情况比前苏联更不妙,苏联时期,没有互联网,经济上也不是像现在这样开放,封锁起来也相对容易些,现在不同了,治理一个人,瞬间可以传播到全世界,互联网,把‘老大哥在看着你’,变成了‘我们在看着你!’。

苏联的两个泄气伐我们哪个也不缺,却也有少许的不同,我们的‘制度腐败’的口径似乎更大些,此起彼伏的社会群体事件和满街的访民,那一个事件的背后不是制度腐败、权力欺压。

2010年起自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就是这个模型很好的注解。

突尼斯政权长期缺乏必要的合法性,其合法性一直处于临界状态,政权过渡地依赖暴力。1217日,一名26歲青年穆罕默德·布瓦吉吉自焚触发了临界状态,他的自焚借助互联网传播到了全世界:‘我们在看着你!’,‘老子受够了!’,‘滚!’,于是,突尼斯革命开始了,并蔓延。

突尼斯革命,也会想病毒一样的潜伏下来,当,条件具备时,我们就会遇到它。

多行不义,必自毙,顺便提醒一下,那些贪官污吏是最希望杀死债权人的。

苏联,垮了,我们呢?明天会更好吗?

我们的明天一定会更好!这可不是阿Q式的自我安慰,动物趋光,人心向善,到今天的伊拉克与叙利亚去看一看就会相信。

但是,千万别在新闻联播、《人民日报》或者《环球时报》上解读伊拉克与叙利亚,会误导你的。





浏览(603) (4) 评论(4)
发表评论
你信的与你懂得 2018-08-05 22:11:39


毛泽东: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王勇平: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邓小平: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

               王勇平: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江泽民:三个代表

               王勇平: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胡说:执政为民

               王勇平: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习近平:中国伟大的复兴之梦

               王勇平: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傻祖康:中国人权至少比美国好五倍!

周小平: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胡鞍钢:中国已经全面超越美国

                吕新华:你懂的!








浏览(23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三元稳态 2018-07-23 18:16:57

2018 7 22

    《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然而这却是对生命及社会过程的误解。

    人之初,有意识,无思想,所行、所为都是基于条件反射的自然过程,饿了想吃,困了想睡,想尿就尿,想拉就拉,把这样一个生命体设想为‘性本善’这不是自欺欺人嘛。

人之初,性趋利,至于善与恶是社会学的概念基于特定的文化、法律、道德空间,方有善与恶之分。

    鲁滨逊,一个人在岛上,无所谓何善,何恶,星期五带来了道德,星期五的到来鲁滨逊才需要有或善,或恶的考量,岛上的其他土著人的出现,他才需要在更大的范围内考量善与恶。

    我们一般的经验是有孩子的家庭是一个相对稳定的生活状态。

    没有孩子的家庭,会让人感到一些隐忧,夫妻作为整体是一个家庭,但这个家庭的共同利益较少,是基于个体利益的合作体,而个体利益很容易因环境而发生变化,外遇就是最具威胁的风险之一,还有些因观点不一时所产生的理念上的冲突,冲突的累积很容易导致分离。

而家庭中有了孩家庭利益的侧重点发生了偏移,孩子成为了夫妻利益的中心,妻子或者丈夫的个体利益退居其次,丈夫—妻子—孩子构成了稳定的生活状态。

   假如,因某种原因,无论好的,或者坏的,家庭的均衡状态将重新构建。

    这样的现象,在人类历史中经常,反复地出现,我们从古罗马谈起。

    公元前59年,凯撒当选为执政官,随即,他与庞贝、克拉苏结为同盟;期间的相互配合、相互利用与争夺纷纭,放置不述。

    在公元前53年,克拉苏死于美索不达米亚的卡雷(CARRHAE)战争,从此,三元平衡被打破了,转为了凯撒与庞贝的直接冲突,中间没有缓存地带。

    凯撒在公元前49年1月10夜率兵越过了鲁比肯河(RUBICON),从此罗马的内战开始了。

    在凯撒与庞贝的战争中取得了胜利,凯撒从逐步此走向了独裁统治,被任命人终身执政官;顺便提一下,习修宪之后,从法律角度看,他也成为了终身执政官。

    凯撒于公元前44年的3月15日在元老院被反独裁统治的元老合谋刺杀权力出现了暂短的不平衡。

    近代,也有研究表明,凯撒死于自杀,他绝望于自己的身体健康,无视刺杀风险的警告,放弃抵抗,在遇刺前解散了自己的西班牙卫队。

    无论如何,我是相信他死于自杀的,独裁,本身就是自杀,对现在而已更是如此。

    凯撒死后屋大维借凯撒生前遗嘱继承了其的权力,但是其力不足,很快,屋大维与安东尼及雷比达结成了新的政治同盟,公元前43年,大肆屠杀政敌,其中包括300名元老及2000骑士。

    公元前36年,雷必达一次错误的政治举动使屋大维终于找到了踢开雷必达的机会;雷必达被剥夺了军权和政权,只保留了最高祭司的宗教头衔,雷必达退出政界隐居。

    其后,在公元前33年—32年屋大维,奥古斯都,与安东尼的争端趋于白热化,于公元前31年直接转化为军事冲突,以屋大维的胜利告终。

   从此,罗马从共和制转变成为了帝制。

   似乎,罗马的政局取向稳定,但是这却是长期动荡的开端,帝制的专权注定了与其他社会阶层在利益上的、内在的冲突,一个好的帝王,能做到的仅仅是尽力地平衡各阶层的利益,延缓冲突。

   奥古斯都做到了,作为一位獨裁者统治罗马长达43年。他結束了一個世紀的內戰,使羅馬帝國进入了相当长一段和平、繁榮的辉煌时期,史稱羅馬和平。

   但是,一个封建帝国的和平能维系多久呢?不会太久,罗马帝国在奥古斯都之后一路向下,最后,在外部的压力下解体。

 

    上个世纪初,中国帝制被推翻之后,社会矛盾很快转变为外来侵略,日本从关外入侵,中国全面抗战爆发,形成了:蒋介石---日本 ---毛泽东的三权并争。

    据史料记载,毛泽东多次在接待日本官员的场合表示“感谢日本侵华”,例如:1956年,毛泽东在与访华的日本前陆军中将远藤三郎谈话时说:“你们也是我们的先生,我们要感谢你们。正是你们打了这一仗,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们。”

    这是最为正面的报道,事实上毛泽东想表达的意思是‘没有日本入侵就没有新中国!’,在日本全面进攻中国之后毛泽东才在延安得以喘息之机,韬光养晦,之至苏联出兵解决了东北的关东军才在东北与国民党开始了全面的内战。

    苏联打败了关东军之后,蒋介石---日本---毛泽东之间的三元平衡被打碎,东北出现了权力真空,中共与国民政府的政治纠纷从此开始,很快转入了军事冲突。

   这里,我们抛开细节,可以清楚地看到三元结构的平衡与转换。三元体系,以公平为目标的三元体系,失去一方之后,会很快地转为两元竞争,一方取得胜利之后,原来的三元均衡转化为一元,在政治上通常被解读为:独裁。

    事实上,也是如此,三元平衡之后是一个暂短的二元竞争,两元的竞争,很难有公平可言,多数情况下是以一方的失败而告终的,在此之后则是一元;政治上通常是独裁的开始,以为这与社会其他阶层内在的利益冲突的开始。

  也许,我们可以把三元结构看作是一个结果,是一个长期混沌的进化结果,经过长期的混沌之后达到三元结构,如不打碎的话,此三元结构则一直维持,打碎之后,通过二元过渡到达一元集权,在此之后,则转化为一元与其他构成的全面的、内在的利益冲突,也为‘任何长度的周期’,‘任何长度的周期’的此消彼长,逐步地会趋于周期三,毕竟,我们在生活中见到的更多的是秩序而非混乱,秩序产生于混乱,如:古罗马从部落到帝国的演变,我们所见,更多的是‘从无序到有序’,的演进,也许,从理性角度看,其原因是我们更倾向接受‘有秩序’的事物,因此,符合逻辑地我们可以假设事物的演进过程是:

       "无序----有序----有序的破缺-----无序"的循环往复

   也许,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将有一为数学家论证从混沌到有序的逻辑过程,现在,这个过程只是一个猜测。

   在上个世纪,美---苏---中,全方位地合作与对抗,对抗是主旋律,构建了全球范围内的三元平衡,照此逻辑,在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应发生与中国的全面对抗,但是却没有,我们侥幸地躲过了这种可能,因为,海灣戰爭缓冲了美国对中国的对抗,海湾战争之后,IS崛起,又使得美国难以转身,中国侥幸获得了近30年的发展机会。

   现在,全球范围内,除了中国,美国的对手似乎进攻乏力,中国问题也就凸显出来了。

   中国的好日子结束了,我们内部一元独大,‘党的领导地位不可动摇’,习成了终身执政官,老大哥与社会各阶层利益全面冲突,难于调和。

   内忧外患,暴风雨就要来了,坐稳了吧,动荡就要开始了。



浏览(107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董小姐可能的結果 2018-07-17 10:45:44

2018 7 17

    董瓊瑤小姐7月4日上海潑墨隨後被管控,引起了全球關心人權人士的關注。面對一個極權政權我們很難按常理推知其結局。

納粹時期,蘇菲和他的哥哥在墨尼黑大學散播反納粹傳單被殺害,有趣的是,這件事,他的哥哥是主導,可是輿論上似乎只記住了蘇菲,包括我,甚至不知道他哥哥的名字。

    這次,習修憲,倒行逆施,偽人大代表全票通過,然而,除了當局,無人叫好,那些偽代表,也許,心有不快,卻絕不敢按下反對票,甚至連棄權都都沒有勇氣。

董小姐一瓶墨水澆醒了習的帝王夢,現在,他連像都不敢懸掛了,掛像之處需要設崗,否則,會被墨汁洗面。

    7.4號之後,引發一場政局危機,政變傳聞不絕,《人民日報》也一改常態,不在頭版拍馬屁了,據說,退休高官聯名簽署要求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要起風了。

   ‘事之難易,不在大小,勿在知時’---《呂氏春秋,首時》;多行不義,必自斃,這些古老的訓令有了新的註解,董小姐一瓶墨水,衝塌了習近平的龍床。

    千萬億的維穩開支,武裝的牙齒的軍隊、武警,及,滿街的小腳憲兵隊,却抵擋不住董小姐一瓶墨水!

   我樂見其成,但是,我很擔心他們會如何處理董小姐,在民主社會,潑墨,是言論自由的範圍,潑完了墨,你可以大大方方地到慶豐包子鋪裡吃包子,然后,约几个闺蜜去看《邪不压正》的首场演出,可對董小姐而言則不同了,需要準備幾件換洗衣服跟他們到不知名的地點住幾天了。

   董小姐何罪?董小姐沒有罪,道行逆施,路人皆可誅之!憲法中,儘管是城下之盟,不是也沒有敢取消‘言論自由‘的約定嗎?人民有表達意見的權利。

   憲法中已經取消了勞動教養,取消了‘反革命罪’,治其罪出師無名,但是,欲加其罪,何患無名。

   破壞公物,似乎這也只能是罰款了事;‘攻擊黨國領導人’,但是,似乎,憲法中並沒有不許塗墨黨國領導人的相關條款,可能習先生,再次修憲了,修憲之後再定罪吧。

   前蘇聯,有很多政治異見人士被定為精神病而被迫接受治療的。

   當局,在缺失法律依據的條件下,很可能會重回此道,通過精神鑑定把董小姐列為精神病,不做法律追究,而監控在精神病院中,橫路井二,以不知名的藥物對董小姐進行精神毀滅。

   我們沒有辦法制止他們的行為,但是,我想,我們需要對這樣的可能性高度地關注,律師介入設法營救董小姐。


后记:

    習兄,平心靜氣地講,董小姐有任何大家不願意見到的結果你都難逃干係,你的信譽已經如此之不堪了,何必呢?

    大事化小,寧事息人,不如開明些。

    廣告是海航的,不如讓海航他們自己處理,董小姐破壞了海航的廣告,海航報警,警察介入,海航提出起訴,法院判決董小姐經濟賠償,置於多少都無所謂,反正,海航不是你的。

這樣,政治問題經濟化,大事化小,放董小姐一馬,把經濟賠償放在那裡,以儆效尤。

   别管真的、假的,这样做至少看上去还是在‘依法治国’的轨道上。




浏览(4073) (37) 评论(5)
发表评论
也许,需要管好那头猪了 2018-07-13 23:55:58

2018 7 13

    

今天是7月13日,晓波先生的忌日,一杯酒,一炳烛,一天的沉默不语,不是不想说,实在是无语,好在刘霞女士到了德国,算是一点安慰。

几个月前,看到人民日报的评论,附件,义正词严地奉劝美方悬崖勒马,我很不以为然,说真的,我很愿意,看到我们狠狠地揍美国一顿,打赢了,中国赚回五十个省,所有的官员都可以委以重托,他们移民也不需要办理了,直接过去接管就行了;打输了,也无所谓,中国托管给美国,贪官污吏全部在新闻监督的视野之下,言论自由重归人民,妖怪不上墙。

我在这里遇到了一个有趣的小子,Winston Smith,经常发几张图:

他话虽不多,一图直抵内核。

  美国是否悬崖勒马,我们管不了,但是,也许,我们该管管这头猪了,别让他跑得太远。

  2018 7 13 酒醉人心,请勿对号入座。


后记:

  ‘摸着石头过河’&‘黑猫、白猫能抓的钱就是好猫’,把我们带进了改革的深水区;‘一路一带’,左右一看,步子都迈不出去。

  假如,我们不想被淹死的话,就需要管好那只猪,别让祂疯跑,我们也别傻跟着,给自己留一条出路。


附件:《人民日报钟声:奉劝美方悬崖勒马!》

http://china.chinadaily.com.cn/2018-03/24/content_35909582.htm

来源:人民日报 2018-03-24 09:13:43






浏览(2562) (95) 评论(6)
发表评论
总共有23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