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里人的博客  
ńぇǎ  
我的网络日志
再论武汉病毒 2020-03-27 19:08:12

2020 3 27

我称之为‘武汉病毒’,川普称之为‘中国病毒’,民间也很多人建议使用‘中共病毒’,甚至在白宫网站,We are People上发起了情愿签名: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lets-start-calling-novel-coronavirus-ccp-virus

如果按贪书记的命名:Convid-9,我不知道该如何读它,我非专业人士,更合理地按发源地称之:武汉病毒,但是我绝没有歧视任何人的意思,就如同:中东呼吸综合征一样,它只是一个易于理解的名称,至于名称背后的故事是我们一起完成的,你联想到了什么是因为你的感受,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

武汉病毒在去年底发现时,如果按照李文亮医生的警示,大约控制人数不会超过百人,不至于演化为一个全球事件,很遗憾,李文亮医生被训诫了,也殉职了。

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在福克斯新闻发表文章指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传播是由于中共政府管理混乱、官员腐败和撒谎成性造成的。

------我赞同这样的观点。

的确,他们因一己之利贻害全球,我相信,当疫情平稳之后会被追责的,据美国副检察总长罗森(Jeffrey Rosen24日在给联邦执法机构与检察官的备忘录中表明,武汉病毒符合“生物制剂”的法定定义,适用美国对恐怖定义的相关法规。

那么,武汉病毒可以逃过被追索吗?那些冤死的亡灵会饶过他们吗?我们这些幸存者会放弃问责吗?假如,你不想成为‘下一个’,最好站出来,让肇事者付出代价,以警示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明确地告诉他们:为恶者必惩之!

‘武汉病毒’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病毒呢?我不是专业人士,难以回答,但是,我们可以看一下它的病例特征:腹泻,高烧,严重肺炎及病人的免疫力被全面摧毁。

关于它的治疗,消炎药是不可少的,除此之外还有:疟疾药,艾滋病药,及球蛋白。

武汉病毒它是在可漂浮的Sars冠状病毒上嫁接了艾滋病毒,也许,还有疟疾病毒,借助Sars冠状病毒通过空气传播艾滋病毒(及疟疾病毒?),要知道,我们对Sars冠状病毒及艾滋病毒至今没有有效的防治手段。

我们人类到底做了什么样的恶,才需受如此之虐罚?

我虽非专业人士,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无法解读病毒,从根本上讲,宇宙中最根本的法则是条件反射,我们的所见,皆因条件反射而呈现。

病毒也不例外,任何一个病毒都是其约束环境的产物,如:Sars,果子狸(蝙蝠)+=Sars,艾滋病源于不洁的性行为、、、

那么,是什么样的环境催生了武汉病毒?有人跟果子狸性交了吗?我看不会,因为物理条件不允许,那么,这两种病毒是如何在同一个环境下结合的呢?

Sars之后,我们的实验室分离了它的病毒,并保留了下来,同样,艾滋病,们的实验室分离出来了它的病毒;就是说,这两种病毒,在实验室的环境下都客观存在了,只是需要一个魔鬼为它们举行一场婚礼,这个,在技术上并不复杂,大学生都可以完成,只是一个体力活,唯需要敢想,敢干!但,这已经远离了科学的初衷,治病救人,成了造病害人。

此举需要一个动力,它源于动机。

大约在1997年前后,我读过一本名为《超限战》的小册子,是放在洗手间里读的,感悟到,未来的进攻是全方位的,‘超限’,超过的是什么限制?空间、时间,甚至可以没有道德底线,也许,有人会不理解如何超越‘时间’,这个不难,就是撒谎与欺骗,从而超越历史与现在,直接到达其梦境:谁控制过去谁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谁就控制过去---奥威尔。

奥威尔这个老狐狸,并没有把话讲明白,实际上他是有意地没有讲明白:谁控制现在谁就控制过去,谁控制过去谁就控制未来,因此,控制了现在就可以控制未来!

我猜,这就是‘永不动摇’的秘诀吧,奥威尔当然不敢说明白了!

《超限战》,超越一切限制,无需顾及军事、法律与道德,这是一种极为不负责任的战争形式,也许,战争本身就无需负责,错了!任何一次战争都必须有人负责,如:纽伦堡审判,战争结束后,战争之前与过程中的哪些有违法律与道德的行为都将受到清算,现代社会尤其如此。

也许,《超限战》,可以超越一切限制,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多行不义必自毙,人在做,天在看,我可说的是真的,精准打击,斩首,有如:苏莱曼尼!

我想,任何一个独裁者都会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苏莱曼尼。

精准打击,斩首,是自古以来战争的最高境界,最为高效地结束战争的手段,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假如在二战中,盟军有精准打击的手段,那么,二战的代价就会少很多。

回到武汉病毒,从201912起,武汉病毒已经传播到了世界上180多个国家与地区,所到之处恣意肆虐,学校停课,商业停止,社会活动受到极大的困扰,造成世界经济停摆,武汉病毒无差别地攻击我们每一个人,且,尚无药可仪,仿若世界遭遇了一次生化武器的攻击。

我相信,武汉病毒,一定会被追究的,我们也一定将搞清楚武汉病毒的来龙去脉,责任人一定会被追究,将被起诉,这是对人类的犯罪行为,他们将面临一个高昂的代价。

魔鬼为Sars与艾滋病毒举行了婚礼,两个恶魔的合体横扫了全球,我们的生活受到了干扰,截至到2020 3 22 全球感染人数已达322826人,死亡病例13831人,这是一笔血债:

http://www.rfi.fr/cn/%E5%9B%BD%E9%99%85/20200322-%E5%85%A8%E7%90%83%E7%96%AB%E6%83%85%E6%81%B6%E5%8C%96-%E7%A1%AE%E8%AF%8A%E8%B6%85%E8%BF%8732%E4%B8%87-%E6%AD%BB%E4%BA%A1%E7%A0%B41-3%E4%B8%87,目前,受感染与死亡人数仍在增加。

从技术角度讲,把艾滋病毒嫁接到Sars上确实是一个可行的设计,却很邪恶,超越了法律与道德的底线,背离了科学的目的:解决问题而非制造灾难,造福人类,而非加害于人。

这是为什么?出于什么样的动机方可以设计如此的病毒!

这是信仰的不同,理想的冲突,价值观的撞击,两种不同的信仰,不同的价值观,在经济物质上的相互往来,但是,双方都怀着一颗杀死对方的心。

自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实行经济开放政策之后,西方社会开始逐渐地接受中国了,试图逐渐地、温和地等待中国中产阶级的兴起,逐渐地改变中国,甚至,在一段时间里已经忘记有中共这个下意识的对立者了;当1992年苏共解体之后,以中共为代表的社会主义阵营,中共首当其冲,西方各国也暗暗地期待着中共下台,中共也成了西方各国的潜在的、首要敌人。

2012年以来,西方各国逐渐开始对中国的中产阶级的兴起感到失望,中国的企业家们在酒席上与中共官员们吃吃喝喝,在自己的企业里建立党支部,设立政府的影子工会,稍有不从,企业就面临被吞并、解体的风险,所以,中国的中产阶级都已经沦落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成为中共官员怀里可爱的小猫。

中产阶级的兴起可以改变社会,西方社会对此失望至极,中国的企业家面临的是一个蛮横不讲理,罔顾法律的政府,他们,不得不如此,苟延残喘。

不过,物极必反,这个武汉病毒,打碎了所有的平衡,中国内部的,中国与世界各国的,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纵观世界历史,每次大流行之后,都会有政权殉葬。

这次,也不会例外,多行不义必自毙-----很遗憾,小学生不一定能理解这个道理。



浏览(1353) (32) 评论(3)
发表评论
ZT:任志强,被剥光了衣服,也要当皇帝,小丑! 2020-03-27 17:07:32

三月 06, 2020

218日落笔了“记忆与反思”,本想就此罢手了,尤其是不愿再碰触219日的伤疤。

四年前的219日,我在转发“央视姓党”的微博照片时,加上了“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的一段评论,于是引发了“十日文革“式的全网大批判和留党察看一年的党的组织纪律的处分!因此,每年的219日我都坚决的放下手中的笔,以守护曾经的这一天。

但此次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恰恰验证了“当媒体都姓党”时,“人民就被抛弃”了的现实。没有了媒体代表人民利益去公告事实的真相,剩下的就是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结果。

几天之后媒体上、网络上疯传着223日中央召开全国上下约17万人参加的大会,被称为中国历史上参加人数最多的中央大会。且远胜于当年七千人的庐山会议的规模,有着比七千人大会更重要的现实意义,也被称为是一次伟大的会议。

网上许多人在用各种方式吹嘘和吹捧这次大会的伟大意义,并且格外的强调这次会议中最重要的党的主席的长篇讲话,是一个鼓舞人心、英明正确的战略部署,为世界指明了防治疫情的方向,号召用举国体制的力量,应对大考,战胜疫情,并取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胜利。“体现了”党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一时之间,举国上下都在为伟大领袖的讲话而欢呼雀跃,似乎中国又进入了那个曾经伟大的大跃进时代,又进入了四处红旗飘舞,高举红宝书,三呼领袖“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时代。更有许多人在从各个角度解释自己从223日讲话中发现的精华,以为中国又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我也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讲话分为一、二、三、四和最后,我也来个一、二、三、四和最后吧!

一、 第一部分是“关于前一段疫情防治工作”

这里讲的是表彰自己的伟大成绩,包括17日的批示。“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要有正确的战略策略,要靠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举国体制的医疗物资和生活用品的保供和维护社会稳定、防止社会失序,以及加强宣传教育和舆论引导。总之都是一尊亲自靠“巨大政治勇气”做出的决策和亲自指挥而取得的重大成绩。

网上有位名为李锦的专家,出版过国企政策的书籍多本,被媒体誉为“我国国企政策与新闻第一解读人”。专门写了篇《“17万人大会”的抗疫历史传奇》的长文,将历史上的“七千人大会”与“17万人大会”并列称为党史上空前的事情,必将载入史册。对此次会议大肆吹捧,已到了无耻之极了!

中国历史上的“七千人大会”可谓是党内执政的一次危机,并提出了“不怕批评,敢于接受批评,敢于自我批评”的信息。对“反右倾”和“大跃进”及瞒产、瞒报等问题进行了批判和对真相的追查,最终刘少奇用“三七”开承认了七分人祸的错误。毛则在大会上终于作了检讨:“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我不是要别人推卸责任,其他一些同志也有责任,但是第一个负责的应当是我”,同时也做了自我批评,事后还做了一些平反的工作,这才让危机渡过了。

这次的大会,也许同样面临的是党内执政的危机,但人们没有看到大会上有批评的意见,没有对事实真相的追究与批露,没有查清疫情暴发的原因,更没有人检讨责任和承担责任。却在试图用各种伟大的成绩掩盖事实的真相,好像这个疫情是从17日的批示才开始。那么去年12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没有及时公布信息?为什么会发生11日中央电视台追究8名谣言者的新闻?为什么会有13日的训诫?为什么会有13日对美国通报的疫情信息?为什么不提17日之前已发生的各种危机?为什么17日的批示未向社会公布?至今也未公布!为什么17日之后还会召开了各种聚集性的全国大会?为什么还出境访问?为什么在云南敲鼓庆春节?……

这所有只用17日和120日来试图终止与斩断国民与社会对疫情发生原因和扩散原因的追究。不再提为何没有及时公布疫情等等的原由,正是掌握权力者不想承担任何责任,也拒绝社会追究这些责任。只想用伟大成绩来为自己遮羞,同时动用各种党所控制的媒体,用所谓的宣传教育和舆论引导,规范和完善信息发布机制,宣传党中央的决策部署,迷人感人的事迹,引导舆论的正能量等方式坚决堵住各种追查事实真相的言论。坚决堵住追究造成这次疫情责任的言论,坚决不承认吹哨人的作用,不承认体制与决策无能的事实!

但这种遮羞式的宣传,大约只能欺骗那些愿意被你欺骗的人,却无法欺骗那些只相信事实与真相的人。

无论目前的防控取得了多大的成绩,都无法挽回那些失去了的生命和失去了欢乐的节日,失去了亲人的破碎家庭。也无法挽回因疫情而造成的重大经济损失和家庭对幸福生活的追求!

满篇的讲话中根本不提造成疫情的原因,不提疫情扩大化的失控原因,全社会没有看到“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的情况。同时不提党的领导的统一体制之下的弊病;不提谁应对疫情的扩大化承担责任;更不会检查和检讨自去年12月以来出现各种问题的原因和责任。历史上的皇帝尚有“罪己诏”,七千人大会尚有检讨、自我批评和认错,但这伟大的“十七万人”的大会,却只有表扬和功劳,并无原因、真相与责任。

这哪里是“七千人大会”啊,这只能是天安门上招手接见红卫兵啊!

不提原因、真相与责任的自我表彰,都是些傻瓜也知道的“马后炮”。伟大与英明正确的战略策略,本应都是防御疫情发生和扩大的工作,但却都发生在钟教授的严重警告之后,而非发生在钟教授的呐喊之前。这也敢称是英明?也敢自吹为成绩?也敢自吹是“及时制定和打响了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明明是在事后不得不进行的各种挽救,是在补漏洞、堵窟窿,却被吹成了“该出手时,必须出手”,真是不知天下还有“无耻”二字了!

皇帝可以骗自己是穿了衣服了,但连孩子们都知道皇帝是光着屁股的,那些不敢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人,都知道什么是穿着新衣,什么是没穿衣服。齐奥塞斯库以为人民仍然会相信他的谎言欺骗时,却不知道船已调头了!

二、 关于当前加强疫情防控重点

这段讲话的核心大约在“对借机恶意攻击的舆论坚决依法制止”上!

疫情防控的部署是在告诉社会,目前的情况全党、全国都纳入了一体,是在同一条船上。将疫情发生的原因和责任下放到各级政府的头上,告诉全党和社会,必须团结一致,共同努力去取得胜利。取得的所有成绩都是我领导的,没我你们都不行。如果不能取得全面胜利,则我死就会中国共产党死,中国共产党死,中国也就死了!

因此必须保住湖北、保住武汉、保住北京,用举国体制支援重疫灾区,并切实维护社会稳定。尤其是防控的重点要提高新闻舆论工作的有效性。让全国人民都知道,做好防控工作,没有我不行,没有党不行,没有统一指挥不行,没有所有人共同为维护核心的努力不行。

皇权意识的传统是国为君天下,臣为君命,故同船同命。没有了君,就没有了国,也就不会有臣的地位与权力了。因此只能是同船同命运,要先共同保住这条船,保住这个君,才能保住臣与民。

当一个现代的国家中,民为天下之主时,则并非是同船同命的概念,也并非都与执政党和执政党的领袖同命运。如果是个民主制的国家,民主制度可以选择谁当船长,也可罢免和撤换船长。同样不但可以撤换船长,还可以撤换整个管理体系中的大副和水手们。

即使是现代的中国也同样,可以没有一尊,也可以没有执政党,但绝不能没有人民的权利和利益的保障。

这次疫情中可以看到的现实是,党在维护党的利益,官在维护官的利益,君则只是在维护一尊的核心地位与利益。正是这种体制造成了,只听君命而不顾民情的情况。当疫情已经发生时,却不敢在没有君令的情况下,向民众公布疫情。不敢公布事实与真相,反而用抓批“谣言”的方式,限制和阻止真相的传播,才造成了不可控制的传播。

此时所有人并非站在一条船上,各自严守着各自的利益,却将一国之民抛弃于后。但当疫情发展到失控时,皇帝却变成了英明的指挥与部署者,让全党全国都被捆绑于这个指挥和部署的船上,成为了必须和只能为皇帝承担责任的人。皇帝可以随意的撤换任何不为维护皇权而献身的臣子,也可以用同船同命的方式要求所有人为了党的利益去打好这场保卫战,迎接此次大考。

如果没有上命之错,又何来危机与大考?既然党中央已对疫情形势有了准确的判断,既然亲自指挥已采取了有力有效的举措,既然各项工作部署都是及时的,那么为什么会有疫情全国性、全球性的传播呢?这些并非事前、事中的举措与预防,而是造成了事后的补救。当疫情失控的大量传播时,也才出现了危机。如果是事前的预防,又何来的大考?

当前的所有举措都是在失了先机的情况之下的补救,是在掩盖与纠正错误的不得已和不得不采取的措施。全世界都知道如能提前预告与预防就不会有武汉500万人的流动,不会有武汉各种的聚会,不会有几十万人的密切接触,不会有几万人的确诊,也不会有几千人的死亡和全国不得不居家隔离的春节,更不会有不能营业与开工的各种经济损失了!

防控的重点不是在那些具体的工作上,而在于不改变这种体制上的弊病,则无论用什么样的举国体制,能解决了此次的疫情问题,也还会再出现下一次的灾难。十七年前的教训,并没有让这个体制发生彻底的改变,也才有了今天的疫情再次暴发。此次不解决根子上的问题,下次也一定会再出现更大的灾难。

疫情发生的原因也许尚未查清,但疫情出现之后,未能及时让国民知情,则在于“上无令则下不行”。同时也在于“媒体姓党”,没有了新闻和言论的自由,如今又加了个“对借机恶毒攻击”要严惩的罪名!

真相并不会造成社会秩序的不稳定,反到是没有真相才会造成社会的混乱。

当问题已经出现,社会要求查明真相时,执政党却将所有人的命运试图用捆在一条船上的方式,让所有人都共同努力来救这条船。并试图用同为一条船而堵住要查明真相、追究罪首责任的那股力量的嘴,试用用以法制止借机恶毒攻击来扼杀可能对圣君不利的言行。

即使是同在一条船上,各级的责任也各有不同。船长本就应承担船长的责任,这是大副及水手们无法替代的。想用同船一体的概念掩盖船长应承担的责任则是幕后的真实目的。

“同舟共济”是当今必须共同努力解决疫情的必要,但却不能用此来掩盖船长的责任。

三、 关于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

新中国执政党的文化是习惯于将两种完全对立的情况统一于一个命题之下。如宪法中的“人民民主专政”,“民主”与“专政”本是完全对立的两种体制,却能合并为一个特殊的无法合理解释的词。在汉语词典中的解释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它担负民主革命的任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它实质是无产阶级专政,此时已经没有了民主而只剩下专政了!

中央的文件中经常可以看到的是“既◊◊◊◊,又◊◊◊◊”的用语,每当“既”和“又”连在一起时的两个定义通常是相对的,这大约就是一种两面开刀的艺术。

讲话的前者是强调防控的重点,后者则是强调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工作,于是就有了既要重点防控疫情,又要抓好经济发展工作的部署与安排。

如果一个民主制的国家,信息是完全开放与公开的,经济是由市场化的方式自我调节的,那么任何时候与任何情况之下,这个小政府都无法用非市场化的手段去调控经济与人们自由选择的生活方式。即使是在疫情有危险的情况下,政府可以提出对疫情防控的要求,却无需为人民选择的市场行为提出限制。

但在一个专政的国家,一个非市场化的国家中,极权的宏观政策调控则成为市场经济的障碍。这个统一指挥的调控中,既包括了要服从于疫情防控的一切严格的要求,同时又要精准复工,却又难以获取疫情防控的真实信息,还要由企业承担重点防控的疫情控制,要保证不发生病情的出现,这就更难上加难了。疫情并不能将企业家们变成神仙!

疫情是一种关系人情、生命和难以防控的风险。企业经营同样是有各种风险的,也涉及员工、股东和上下游等。在完全市场化的情况下,企业家会在这两种不同的风险中做合理的评估和防预的对策,并做出适当的选择。

但非市场的情况下,则难以进行合理的安排。也许上下游并不能因疫情和各种规定给以配合,也许你的生产复工也因各种规定而无法满足上下游的要求。尤其是当政治排在第一位时,任何人都不再以市场的需求和信息做出判断而只能服从于政治的责任。又有谁敢跨越雷池呢?在这种连完全复

浏览(597) (2) 评论(0)
发表评论
ZT:白宫请愿网站发动连署:改称中共病毒 2020-03-26 20:31:17

鏈接地址: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lets-start-calling-novel-coronavirus-ccp-virus



浏览(162) (5) 评论(0)
发表评论
這滿地沉默的手機是原因還是結果?! 2020-03-21 13:32:51

EQ3xG3PVAAA7CBs.jpg



浏览(251) (4) 评论(3)
发表评论
ZT:记者微信曝光湖北“零增长”背后的惊人真相!愿悲剧不要 2020-03-21 12:38:46

2020 3 21

额的个神  今天

 

湖北连续两天实现“零增长”,疫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让大家都松了口气。也有一些网友,在朋友圈发帖,提点问题,以引起重视,防止反弹。小编确认了这段文字的真实性,特地发布于下。

 

黎明之眼

徐丽 - 黎明之眼 电影主题曲

 

湖北的疫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连续两天实现零增长,真是让每个人都松了口气。但是,在形势一片大好的同时,也要给你注入一剂醒脑剂。

 

有的时候,你从媒体上能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真相,或者他们并没有把事情的全部,告诉给你。

 

记者亲身经历

 

以下这段文字,是湖北一位主流媒体记者的亲身经历:《我最难忘的一天》。就在湖北宣布连续两日“零增长”的时候,他把自己319日从凌晨到晚上,经历的3位患者入院救治的经过,写成了真实的文字,发布在朋友群。

 

看看他最难忘的一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最难忘的一天

 

昨天(319日)凌晨三点,先去湖北省人民医院的,是放鹰台社区里的一家三口。爹爹婆婆确诊入院(首诊省人民医院东院),姑娘疑似方舱,都治愈隔离回家后2-3天,婆婆又出现症状。

 

武昌区几家定点医院不收(可能怕影响数据,算一个新增),120凌晨3点把他们一家三口送省人民本部就走了。

 

省人民医院已经不是定点医院,拒收,在发热门诊僵持着。再打120,此后120也不理他们了。

 

下午3点,我们送完组织回社区,听到社区已经没办法了。我私下找省人民医院唐其柱院长协调,电话打了,微信发了,也没得到及时回应,只好跟格格一起赶到省人民医院本部,患者一家三口已经在那里僵持了13个小时,近乎崩溃。

 

发热门诊医生说,婆婆CT症状比第一次就诊时还严重。但他那里不是定点医院,不能收。

 

再打唐其柱院长电话通了,协调的120也及时赶到了,唐院长答应东院接受,120就送他们去东院。

 

救护车在前面跑,我们不放心东院情况,也在后面跟车赶到东院。

 

在东院门口,被东湖高新区驻守的干部拦在医院外,说武昌区的只能到武昌区医院发热门诊,不能跨区到高新区发热门诊来。等协调半天才放我们进省人民东院。

 

进医院才知道,120把一家三口丢到东院发热门诊。发热门诊以没有接到通知为由拒收。再次跟发热门诊医生沟通。病人一家开始情绪不稳定了,又不断安慰他们。

 

紧急联系唐其柱院长电话没接,再跟医生、门诊主任反复协调,给他们看我给唐院长发的微信,最后,门诊主任同意婆婆不办门诊挂号(减少一个发热门诊记录),直接收治入院。

 

暂时没有症状的爹爹和姑娘,在发热门诊挂号,晚上11点做核酸检测。为保证他们能够回来,又协调社区晚上派车接他们父女。

 

一趟走下来,感慨颇深。

 

新冠肺炎患者回家复发入院难的情况,已经不是一例两例。昨晚又跟省卫健委在省指挥部同学联系,反映要赶紧完善收治流程,否则,社区内一不小心还会发生聚集性感染,特别是大家都有放松警惕的情况下,会出大事。

 

这个记者难忘的一天,透露出以下几点信息:

 

1、目前,武汉有些医院已经不愿意接收病人,或者不愿意接收跨区的病人,导致患者无法入院接受检测。原因,是为了保住自己医院的数字。

 

2、有些出院的病人,回家后再次感染。这样的患者有多少?目前官方没有公布,也没有准确数据。复阳的情况,之前曾经被钟南山等专家多次提起,复阳率一度在14%左右,甚至有些医院的复阳率,达到20%以上。为了数据零增长,复阳率在近一周多,不再被媒体提及。

 

3、此前有媒体和医生质疑,“零增长”的背后,是为了让大家赶紧复工,是“政治压力下的零增长”。是否真的如此?网友普遍感觉,既然武汉的疫情已经控制下来,但官方对外的口径依然是“形势严峻”。这让网友很困惑:严峻在哪里?有难言之隐不方便说出口?”

 

在上述网友发帖的同时,朋友圈还传来一些不一样的声音。比如下面这两个截图,就说明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可能还比较多。

 

两张图片透露的信息

 

01

第一张截图

微信图片_20200321103014.jpg


 

武汉韩家墩街综合社区320日发布紧急通知,内容如下:

 

重要通知


 

昨晚丽水康城校区又有新增病例,再次提醒居民少出门,少聚会,勤洗手,戴口罩,减少购物,减少外出,继续坚持,坚持再坚持。

 

根据通知分析:19日晚上,武汉新增了病例。但病例并没有被统计进319日和320日的数据中,因为19日和20日,官方数据均是零增长。

 

02

第二张聊天记录截图

 

微信图片_20200321103024.jpg

 

网友@XX  319日下午5:43分发帖:同济医院(注:指华中科大同济医院)昨天确诊了100多例,铁路医院确诊一例。区长在医院陪了一晚上,不让报,报上去就下课。

 

网友@XXXX 跟帖:为了复工,今天归零就是扯淡。武汉人们造业,上面一走,下面作妖。

 

这样的聊天记录和截图,其实很多人都有,很多人都保存在自己的手机里。从上面两个截图,可以得出以下信息:

 

“在319日,至少华中科大同济医院、铁路医院、韩家墩街所属社区,发现了肺炎患者。但是,19日和20日的统计数据,是零增长。”

为什么官方统计是零增长,网友却说还有新增?两者对数字的感受不一样?

 

这可能有三种解释:一是这些新发现的患者没有被确诊,或者连疑似患者都不是,不能被统计进数据;二是发帖的网友和街道社区在撒谎;三,是官方数据在撒谎。

 

民间的声音也是一种声音,你应该耐心地听听。特别是华中科大同济医院在19日确诊100多例,跟零增长的数据相比,反差如此之大。

 

官方应该出面做出解释: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网友是造谣,请官方出面辟谣。

 

不要让悲剧,继续重演!

 





浏览(13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7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