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里人的博客  
ńぇǎ  
我的网络日志
致林郑月娥的公开信 2019-06-21 19:42:16

2019 6 20

 

林女士,我本来并不关心你,尽管我家四人,其中三人是香港人,与你的家庭结构有相似的地方,但是,我特别声明一点:我本人没有香港的长期居留权。

这次香港的‘反送中’,我的立场在街头,假如,我在香港,我一定会在街上,在游行的队伍中,可惜,因个人原因,成了旁观者。

在我看,你这次捅了马蜂窝,香港的问题由来已久,97年之后,香港越来越好了吗?我每年都会多次到港,每次都不想久留,20年来,总的感觉是越来月不舒服了,可又说不清楚为什么,找不到这种感觉的原因,这也是我多年来没有申请香港长期居留的原因之一。

香港几任特首,从董建华先生、曾荫权先生、梁振英,再到你,前后四任没有哪一个是舒服的。

各有各的原因,实际上原因出于一辙,只是没有人道破而已:特首是被夹在自由与极权,法制与专制之中的那个人。

你也不会例外,‘反送中’只是香港人民多年以来的积怨被引爆而已,怪不得别人,只怪你自己见识不足,‘朋友’太阴损,在合法性不足时,能维持现状已是幸事,否则,动辄则咎,咎由自取。

请多读书,读好书,按书单读!

2019612日游行之后,有消息指,你的家庭成员均持大英帝国的护照,对照我的情况,我不觉得惊讶,但是我查看了一下香港基本法,基本法在第四十四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由年满四十周岁,在香港通常居住连续满二十年并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

http://www.gov.cn/test/2005-07/29/content_18298.htm

根据基本法规定特首任职需要:‘满40岁’、‘在香港通常居住连续满二十年并在外国无居留权’,满‘40岁’我相信,你一定不是那个‘台湾出生的香港小姑娘’,但是‘无外国居留权’则成疑了,这个问题,在2017 3 26BBC也曾以《新闻人物:香港第一位女特首林郑月娥》报导过,文章指出:英文名Carrie的林郑月娥1957年出生于香港的一个基层家庭,有四名手足。她与丈夫林兆波结婚32年,林兆波是剑桥大学数学博士,他们的长子林节思在北京工作,次子林约希在剑桥大学就读中。林郑月娥的丈夫、儿子皆有英国国籍。

、、、

、、、

在我看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如我本人,一家四口,唯我非香港人,尽管,我可以以家庭团聚的理由随时拿到香港的长期居留权,因为不喜欢香港的日趋没落,实际上,我怕您的橡皮子弹,也更怕你‘我们没有橡皮子弹!’。

这些都是小事,为了证明你的执政资格,麻烦你站出来对这大家澄清一下:“我本人没有外国的长期居留权!”

否则,久留无益,请速以私人理由辞去特首一职,别搞得退了休以后都不敢上街,到餐厅吃饭都要戴着墨镜与口罩。

林女士,请站出来,向香港人民声明,你本人没有外国的长期留权。

顺便提一下,你的命运不会比梁振英更好,黄鼠狼下仔子,一窝不如一窝。

最后,请允许我向您致以孔三妈的问候!



浏览(3304) (13) 评论(1)
发表评论
Hello!----旧文重发,以纪念6.4三十周年 2019-06-05 22:30:26

2017 5 19

                            

Hello, it's me

我想知道,你在那边还好吗?

我一个人独踯广场,这里曾有你的欢笑与希望。

 

Hello, can you hear me

广场上重温往日的梦,

我们曾经年轻,幻想着自由,

我已经忘了那是什么样的感受,在我们脚前,这个世界崩塌了,

我们是如此的幻灭,如此的落魄欲绝,

瞬间,你离开我去远方,去远方,

 

我千万次呼唤你的名字,

想知道你的伤口还痛吗?

我的心却一直在流血,多么想陪你同行,而不再是那个满脸泪下的逃兵,

对不起,为了我的曾经,对不起!

对不起,未与你同行,

 

我希望你很好,

一个人独醉在广场

满颊的泪任由风干,

我千万次呼唤你,想要对你说,

对不起,为了我的曾经;

 

朋友,干了这杯酒!

忘掉那远方的寂静,一醉到天尽头,

那里无拘无束不再是一种奢求,

我流浪天涯,只是为了追随你的欢笑、你的希望,

只是为了赶上你的脚步,

流浪远方。

 

Hello, it's meCan you hear me

一个人独醉广场,回味青春,

这里有我们的梦想和希望,

一个人漫步广场,

我爱的人,他们从这里走向远方,

 

Hello,朋友,请跟我来,

我们在此举杯,一醉到天亮,

这里是我们的广场,

这里是我们的土地,

这里是我们梦开始的地方,

追随我们远去的爱与梦想,

不再是那个流泪的逃兵,

 

前面的路也许荆棘,换我满身的伤痕,

我的心从此不再流血,不再会伤痛,从此坚韧,

家乡的风雨伴随我成长,

磨难使人更坚强,

追随你的脚步,

那里是我的梦乡,

告别衰老的爹娘,寻梦远方,

寻梦远方。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

我们曾在此守望星空,

弹着吉他,唱出心中的梦想,

一直到天亮,

这里是我们的广场,

这里是我们的土地

这里是我们梦开始的地方。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当女神重临大地,我们再欢聚广场,

请带一束美丽的马蹄莲,

这是自由的花朵,

为自由飞翔远方,

从此不再能有人挡住我们的步伐,

我们在花丛中安详。

 

 

啊,朋友,请别为我哭泣!

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当女神重临大地,我们欢聚广场,

《自由颂》,一醉到天荒。



浏览(37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自信与无知 2019-05-26 20:41:11

                         2019 5 26

最近,有一个叫庞青年的人叫红了中国的大疆南北:2019523日,《南阳日报》刊发文章“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据《南阳日报》报道,“522日上午,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到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办公时,为氢能源汽车项目取得的最新成果点赞。市委副书记、市长霍好胜参加现场办公。”

张文深,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C%A0%E6%96%87%E6%B7%B1

197910月,在郑州师专(今郑州师范学院)物理专业学习。

、、、

、、、

、、、201612月,任中共南阳市委书记。

 

炫点在于师范(中专)大学,物理专业,在职烟酒生,工作经历我们可以一眼带过,不必太认真,最后的职务是现任中共南阳市委书记。

他因522日的现场办公会驰名于大江南北,我猜,这不是他想要的,本来只是想领导班子参观一下,集体做出一个补贴决定,‘配套40亿人民币’!事后案发的话,有案可查,是‘集体决策’的,却不想《南阳日报》帮了倒忙。

南阳班子,不是南洋班子,没有留过洋,懂物理的人不多,我看是没有,为首者只是一个中专物理师范的毕业生,只是教中学物理的,很无聊!

张书记,无知,却很是自信,承若‘配套40亿人民币’!事实上,自信者通常是因无知而无畏,成正比,越无知却越自信,你见过巴菲特炫富吗?炫富的只会是两种人,一是真的穷,二是小人乍富,总之,缺钱的炫财,嫖客炫妓,无知者背书单。

说多了,我们言归正传,南阳,傻子多,骗子不够用,但是,一份《南阳日报》就改变了势力对比,让骗子曝光了,骗子的法术罩不住了,成了靶子,似乎,只要是学过大学物理的人都有异议,当然,不含师范中专。

张书记,名,文深,理不通,让惯骗给耍了,不过这也并不是坏事,反倒可以就舍身救主。

习兄,大智若愚,经常有些小节如:‘两百斤不换肩’、‘人均八千万美元’、‘萨格王’、‘瞻仰老人’、‘精甚细腻’、左手礼、、、不一而足了,我猜测,大智者仍将现‘愚’,再说,现在的问题就是智叟太多了,当个精甚、细腻愚公也没什么不好,至少,美国人现在就很发愁。

言归正传,棒青年的水汽车漏招太多了,陈书记应主动请习兄检阅,再现场戳穿他,方显愚公大智,以正不良之词。

我不是学物理的,却熟悉逻辑与数学,逻辑推理的是方向,数学证明的是细节,魔鬼通常藏在细节里,逻辑与数学可以帮助我们找到魔鬼并让它晒晒太阳。

我知道,魔鬼是阴生物种,阳光会让它睁不开眼睛的。

数学有一种方法叫反正法。

我们先面对事实:

棒青年的汽车加水之后开动了,但是,尾气排放管道有些小问题,氢气燃烧后没有排放出矿泉水来,我精甚细腻地怀疑棒青年,没有分清矿泉水与蒸馏水的区别,不过,这都是小节,反正,氢燃烧后没有水蒸气,做到了真正的‘零排放’!

面对事实,因此,我们可以假定:水驱动了汽车。

所以,让它开,让它飞奔吧,跑个千、八百的!直到水耗尽,然后,再往水箱里加燃料,让它开回来。

如果,它做到了,可以证明,没错,它是一部水车!否则,谈谈吧!

我们还是从事实出发,汽车加水开动,没有排水,那么,它很可能根本就不损耗水,车子是电动的,是用充电电池驱动的,加水只是骗子不甚高明的障眼法,只是,师范物理学没有讲到而已。

在师范物理学的范畴内,骗子很是自信,

陈书记安排一下,舍身救主,让习兄戳穿他,以正视听,露露脸。

 

顺便提一下,有认识棒青年的朋友带个话:把排放的‘矿泉水’接入水箱,水的损耗将大为减少,也许,水车可以做到加满水行万里路,甚至有机会永动。

不过,我希望棒青年蒙到款之后可以分我一杯羹。

我以对称理论研究过八卦,顺便给棒青年和陈文深算了一挂,他们要挂!先挂的是棒青年,陈文深也将成为纪检委的菜,背后还连着一串王八蛋。

我理不强,文也不深,收笔时却蹦出来了葛优在《让子弹飞》里的台词:“简直就是土匪,土匪都不如,还说让百姓念你们好,就一句话,恶心,钱肯定是挣不着了,恶心、恶心~恶心哪~恶心。”



浏览(1721) (6) 评论(1)
发表评论
历史的逻辑 2019-04-02 23:01:59

2019 4 2

‘人民创造历史’这是一句奉承话,别当真,历史中有‘人民’的作用,如:法国大革命,但是,客观地讲,历史是没有其成员偏好的,历史是由事件推动的,这个事件,可能是人民,也可能是是孤立的少数人,甚至是孤立的个人;纵观历史,它是由一连串的事件构成的,彼此之间并非孤立,总会看到一些逻辑上的关联,唯物者与唯心者,如同两个摸象的瞎子,虽然都摸到了,却离真象(像)有距离。

我在这里借用费雪(Lrving Fisher)的一句名言“收入是一连串事件”,来表达我的历史观:现实只是一连串的事件的结果,未来则是第N+2个事件。

历史是客观的,但是,‘心’却是它的起点。

我们简短地回顾一下历史事件。

4世纪一直到15世纪统治商业结点一直被掌控在威尼斯人手中,节点直接的商业往来有两条途径,陆路与沿印度海的海上驿站:

 image.png

十五世纪以前的贸易路线

威尼斯商人只是在各口岸上收售货物,当时的货物以需以干、小、高价值为特征,运输的风险都需要贩卖者自行承担。

从公元前直到15世纪,商业的往来一直是以自发、个体(包括小群体)为特征的,直到15世纪下半叶葡萄牙人的介入,航海,成为了国家行为,贸易的主角发生了变化,1487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迪亚士受葡萄牙国王若昂二世委托出发寻找非洲大陆的最南端,从此,葡萄牙人绕过了好望角开始进入印度洋了,贸易往来也开始变得血腥了。

葡萄牙人的海上探索源自若昂一世和他的儿子“航海者亨利”,1415年,若昂一世和亨利王子亲自率领一支由19000名陆军、1700名海军和200艘战舰组成的庞大军队,攻占了非洲西北角的重要城市休达(今塞卜拉泰),此事件被认为是葡萄牙海上扩张政策的正式起点。在若昂一世的支持和鼓励下,亨利王子创办了航海学校,网罗了欧洲各国的航海人才(以意大利最多),为葡萄牙培养了大批熟练的航海者,并修建海港,改进海船,将航海探险事业坚决进行下去。

1420年,葡萄牙人发现(对欧洲人而言,是“发现”)了马德拉群岛,1431年,发现了亚速尔群岛,成为大西洋航行的重要补给基地。到1433年若昂去世之时,葡萄牙航海事业正在步入繁荣期,已见到了海权时代的曙光。他的后继者继续努力,于是有了1488年迪亚士到达好望角,1498年达·迦马到达印度等一系列壮举。

若昂一世对海洋的渴望源自于葡萄牙对资源的需求,此时,全部的贸易节点都控制在威尼斯商人的手中,因为没有保鲜的方法,所有的食物需要腌制,腌制需要香料,香料来自印度,而印度对葡萄牙而言还只是一个遥远的传说,陆路运输因为跨度大,规模小,成本高,变得难为,因此,葡萄牙人希望找到通往印度财富的海上通道:更高效与更安全。

14世纪40年流行欧洲的“黑死病”,一方面,减少了香料的货源,另一方面加剧了欧洲对香料的需求,因为,很多医生用香料治疗黑死病,这就更刺激了葡萄牙人对香料的渴望。

葡萄牙人的海上探险使得起子公元前的,自发的民间贸易行为转为政府行为,所以,贸易的规模与成员构成上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之上。

葡萄牙贸易优势仅维持不长的时间,到大约到1525年,在印度洋上,有两个新的,国家级的对手出现了:荷兰及英国,最终,英国以海上的军事优势把葡萄牙及荷兰的商业力量驱除出了印度洋,并在印度建立了东印度公司,东印度公司它被英王被授予了近乎于国家的行政全权力,有权利组建军队与警察,印度也从此走上了通往殖民地轨道,最终,成了英国的殖民地。

从这个角度看来,印度香料而成为殖民地,其道理就如同女性因其功能而被强奸一样的清楚。

从上面的过程看,葡萄牙国王若昂一世是大航海时代的发源端;一连串的事件:香料、国王、航海、火炮,使印度成为了英国的殖民地。

 

我们再来解读一下一战。

从现在的资料看,一战起自普林西普一只小手枪的几粒子弹,勃朗宁M1910型自动手枪的七粒子弹:

     image.png

1914628日塞尔维亚族学生普林西普在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开枪打死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普林西普是青年波斯尼亚成员,这个组织目标是南斯拉夫的统一和从奥匈帝国统治下独立出来。萨拉热窝暗杀事件引起一系列强烈反应,最终演变成全面战争。奥匈帝国发出通牒,要求塞尔维亚采取行动惩罚肇事者,当奥匈帝国认为塞尔维亚没有做到时,就进而对塞尔维亚宣战。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AC%AC%E4%B8%80%E6%AC%A1%E4%B8%96%E7%95%8C%E5%A4%A7%E6%88%98#%E6%A5%B5%E7%AB%AF%E6%B0%91%E6%97%8F%E4%B8%BB%E7%BE%A9

一战,德国成为战败国,1918年的巴黎和会,把战败后的德国逼入了绝境,于是我们看到了希特勒,读到了《我的奋斗》,二战中德国的,几乎所有的,政治决策的基础想法我们几乎都可以在这本书中找到,可惜,当时的西方政治家没有几个人拿这本书当回事。

于是,我们见到了二战,二战之后,我们看到了东西方世界的分裂,《北大西洋公约》与华沙条约组织的对立。

这一切都源自于德国的解放路径,苏军解放的地区,均建立了亲苏的政权,西方解放的地区建立了以西方体系为基础的政权,不用说,他们一定是亲西方的政权。

而这条‘解放的路径’却是在二战结束前,194524日至211日雅尔塔会议决定的。

二战结束之后,由于宗主国势弱,各殖民地也纷纷开始了独立运动,在1947年印度独立才成为现实,还有法国、荷兰等国的多个殖民地。

普林西晋----一战----巴黎和会---希特勒----二战----雅尔塔会议----冷战-----社会主义阵营的诞生及殖民地独立。

中国共产党能成功地取得政权也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完成的,前苏联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我们甚至可以断言,假如没有约瑟夫的扶持,中共是难以执政的,也因此,为日后的中苏关系紧张埋下了种子。

中共,他的几任最高领导人都是苏联指定的,向中发、王明、陈独秀、毛泽东,所以,苏联视其为玩偶,傀儡政权,1953年赫鲁晓夫到访中国,毛泽东高兴地对他讲:“那你们就到各地去走走看看,随你们的便,愿意去哪都可以,就像在你们自己家里一样。”,哪里有一点主人的样子,一副奴才的面孔。

1958731日,赫鲁晓夫又一次来到北京希望在中国沿海建立长波电台和两国建立共同核潜艇舰队。毛泽东很恼火,严辞拒绝,而苏联视中国为其政治走狗,对中共任何忤逆都难以下咽,这次,赫鲁晓夫的到访成了灾难的开端。

于是,苏联撤出其在中国的专家,中苏关系全面恶化,我国的经济也因此,及集体化、大炼钢铁的多方作用下呈现出败迹,以致出现了全国范围的饥馑状态,1958年之后,全国普遍的谎言,经济状况不明,经济问题,也必将引发争端,特别是在高层干部中的争端,因此,1963年毛泽东组织了全面的四清运动,初是“清工分,清账目,清财物,清仓库”,这本是极为正常的逻辑结果,但是,被毛泽东政治化了,扩大为“大四清”,即“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

因为,毛泽东感觉大全旁落,经济问题丛生,再持续下去的话,他的下台就是早晚的事了,我猜,1962年夏,毛泽东与刘少奇在中南海游泳池边的对话让毛产生了危机感:

“你急什么?压不住阵脚了?为什么不顶住?”,“三面红旗也否了,地也分了,你顶不住?我死了以后怎么办!”;

刘少奇说:“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

毛泽东从此开始变得担心了,他没有了安全感,因为他的副手试图向他问罪了,经济问题开始演变成了政治问题,再追究下去,是需要有人承担责任的,所以,毛泽东在1963年开始了他的四清。

四清分化了最高领导层,很快就演变成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所有的当权派都被打倒,要知道,这些所谓的‘当权派’都是49年取得政权之后的行政队伍,是直接接受刘少奇、周恩来指示的干部队伍,绝大多数都是任命书都是周恩来签发的,局以上干部都是的国务院任命的,而文革,被打倒的恰是这帮人马,文革中任命的干部都是毛泽东的人,从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军管会,到王洪文之流,各单位的行政权已经全部被军管会接手了,留下来的旧的行政官员,只能配合军管会的管理,既有的行政体制完全被敲碎了,我记得,当时,在京的计委、经委,只剩下百余人,国家统计局仅剩26人,名称也改为计划组、经济组及统计组,全国,从生产单位到行政管理,最牛逼的是军代表,一臂号令天下,而命令却出自毛泽东:毛泽东----林彪----上尉连长。

为什么如此?更多的人只是看到了乱象,却乱象无解,即便有解也多是肤浅不堪,事详而理缺。

所有的症结在于起子1950625日开始的朝鲜战争,这一天,北韩的军队跨越了联合国安理会确定的北纬38°和平线。

按照常理,1949年后,我国的内战刚刚结束,理应休养生息,把工作重点转为疗愈创伤,恢复经济,但是,在苏联的背后唆使下,毛泽东以志愿军的身份参战,‘志愿军’,这简直是胡说八道!中国,没有自由意志何来的志愿军?任由他说吧!

苏联有苏联的打算,毛泽东有毛泽东的算盘,理解韩战,必须理解毛泽东,毛泽东熟读历史,精通帝王驭术。

毛泽东以四野的班底为基础组建‘志愿军’,却受命于彭德怀指挥,彭德怀因此离开了其所帅一野部队,此举,林彪也被剥夺了四野的指挥权,西北王离了属地;而四野,又有很多的国民党的旧军人,他们来源于俘虏或者起义部队,被称之为‘解放战士’,朝鲜战场,这部人肉搅碎机,正好可以将他们粉碎,所以,国际社会看到的是‘毛泽东不怕死的战士’,可是,国际社会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背后有一只督战队。

毛泽东的算盘打的很精,一场战争可以解除掉两个元帅的兵权,还制造了他们之间彼此的,潜在的矛盾,顺便消化一些原国民党旧部。

林彪的本钱,彭德怀用,林彪会看得顺眼吗?林彪在行政上势弱,与彭德怀的明争暗斗只能求助于毛泽东了,所以,林彪顺理成章地成了毛泽东的暗器。

毛泽东的算盘打得精,却也有失算,一个不起眼的失算,让毛岸英上战场镀金,毛岸英死于战场: 

C6N6J9TU6R2E0001.jpg

这位倚车而立的是联合国军的飞行员,波兰裔,南非籍的空军中校,名叫:G.B. Lipawsky,他在19501125日星期六早晨九时许 驾驶编号 312 P-51型轰炸机于朝鲜大榆洞投下两枚凝固汽油弹,当时,战果不清,对他而言,只是一次例行的执行任务。

这两颗汽油弹,断了毛泽东家天下的梦想,否则,历史就是另外一副面孔了。

我们看一下毛岸英的简历:

留学苏联,参加过中国土改,帮驴抗过米,附件1,管理过大型工厂:一机床,上过朝鲜战场,毛泽东的大儿子,多么具有优势的政治履历啊!

假如,他从战场回来的话,在基层稍顿,转入部委,不消几年,作为毛泽东的助手参与国家的管理是非常顺理成章的,林彪事件也许就没有发生的机会,毛泽东也可以多存活几年。

毛岸英,生于19221024日,假如,在80年前后接班的话,年方58岁,对一个国家领导人而言,这是一个合理的年龄(华国锋,1921216日),恰如蒋经国。

再假设,毛岸英55前后生子,那么,历练之后,现在的年龄应与习近平相仿,习近平生于1953年。

我们,很可能就是今天的北韩。

但是,假如毛岸英荣归的话,在某种程度上参与政府的行政工作,毛泽东也许就会以相对平稳的手段处理他的政治对手,刘少奇的故事也许会有很大的不同。

然而,毛泽东无后,毛在文化大革命的做法完全是一派政治流氓的气势:“老子什么都豁得出来!”,为什么?因为他无后,没有血统的继承人,也正是因此,在文革后期,毛远新才成了毛泽东的联络员,成了东北王。

文革中期,1971年。毛遠新(左)30歲就當上瀋陽軍區政委。司令員陳錫聯(右)視他如太上皇:

      image.png

言归正传,假如,毛岸英没有死,毛泽东后继有人可依的话,刘少奇的命运也许会好些,文革也不一定会发生,并且如此的惨烈,林彪事件也就没有条件发生。

可惜,毛岸英死于G.B. Lipawsky中校扔下的燃烧弹,也有传言,是他无畏美国空袭,在品尝早餐的煎鸡蛋,不过,后一种观点被定义为‘历史虚无主义’,我只是在这里客观地陈述一下,让大家对‘历史虚无主义’有一个浅显的认知,无论如何,毛岸英的去世改变了中国的政治历程。

 

我国与美国的建交源于中苏的紧张关系:“远交近攻”。

1960年中苏两党关系破裂后,边境形势随之紧张,冲突时有发生,双方都指责对方挑衅,但基本都是属于打架范畴的非武装冲突。直至196932日发生在珍宝岛的战斗,这是一次有预谋的伏击,中国边境的守军先打响了第一枪,击毙了名为伊万斯特列尔尼科夫的“瘸子上尉”,附件2

随后,事情变得失控了,苏联集结重兵,超过50个师,配备了最先进的武器,其中包括核导弹和战术核弹头。苏联还制定了对中国进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的计划,目标是中国的重要军事基地──酒泉、西昌导弹发射基地,罗布泊核试验基地,以及北京、长春、鞍山等重要工业城市。索尔兹伯里后来在《中苏战争》写道:“苏军的作战设想,是通过核攻击使



浏览(1178) (9) 评论(12)
发表评论
研究法西斯 2019-03-20 18:55:20

2019 3 20

         

54d5ff02jw1dyubndcnt1j.jpg

Fascio Littorio

  这是法西斯典型的标志物,它起源与古罗马,古罗马的共和国,不再有王,也没有独裁者,执政官负责管理国家事务执政官履行职责的时候穿着暗红边的紫袍子,坐在象牙宝座上,由仪仗队护送着。执政官外出的时候,带着12名侍卫官。其中一位侍卫官肩上扛着一束笞棒,fascio littorio,如,上图,中间插着一把斧子,象征着国家最高长官的最高权力。这种象征着最高暴力和权力的标志帮,

它是用来处人以死刑的一种刑具。倘若有人犯了严重罪行,执政官便声若洪钟地宣判:“用‘法西斯’对他处以死刑。”侍卫官立即从肩上解开笞棒束——“法西斯”,狠狠地抽打罪人,直到把他打得皮开肉绽时,再拉他跪在地上,从“法西斯”中抽出斧头,当场砍下他的头颅。

这就是法西斯的起源,它出于人们对于秩序的追求与维护,执行人则是执政官。

秩序是每一个社会都需要的,维护它则是一件必然之事了,大家各忙各的事情,对于集体秩序的维护则是执政官的事情了----设计的很好,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然而,历史给了我们清晰的答案。

我有时候会静静的自问‘法西斯离我们有多远?在这么多教训之后还会再来吗?’。

二战结束近85年了,希特勒死了,但是法西斯并没有绝迹,我们看到了苏联,北韩与眼前的中共,他们都在试图维护着某种秩序,称之为‘理想’也好,名之为‘梦’也罢,总之是‘执政官’心中的秩序,忤逆者轻则在CCTV上鞭笞,重则入狱棒刑,令执政官感到绝望的人都被推出午门砍了头。

法西斯,就在我们身边,在我们触手可及之处。

最近,我观察到一个自发的社会团体的演化过程,我明白了,法西斯就在我们的体内,是一直存在那里的,只是没有被激活而已。

它如癌细胞一样,存在我们的体内,当免疫细胞被屏蔽之后,癌细胞就会扩散,直到杀死它所的寄生主体。

与癌细胞不同的是,法西斯在其扩展的过程中也会有分歧,让人困扰的是,法西斯在分裂之后通常会变得更法西斯,更加的独裁与更不可遏,每一次分歧之后,法西斯变得更强大,因此它而注定了法西斯的死亡是无法自我救赎的。

  我猜想,这也是名叫法西斯的这种癌症杀死它所寄生主体的必然途径,与癌症的自然过程有所不同。

法西斯,有下面的四个条件:

1、  一个执政者的理想;

2、  某种程度的集体主义;

3、  权威;

4、  个人作为其中某一部分时可以得到某种满足,精神的,或者物质的,甚至,两者。

 

古罗马看起来不错的设计,引出了问题:

执政官的某种,尽管不切实际的,但是仍可称之为为理想的东西被强加于社会,执政者具有某种超凡的控制力,如:《假如斯大林拥有一部智能手机》,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90319/internet-technology-stalin-dictators/

监控无处不在,就像奥威尔所描述的那样“老大哥在看着你!”,忤逆者,轻则鞭笞,重则棒刑,或者推出午门斩首,活着的都变成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顶多喝多了的时候骂一句娘,还需顾及一下是谁听到了这句叫骂:窝囊!

执政官及其爪牙在行政时都得到了满足感,精神的,或者物质的,现实是名利双收。

问题出在哪里了?非结构的均衡! 

执政官有某种被称之为理想的东西,尽管不切实际,但无人有能力拒绝,试图拒绝者被鞭笞、棒刑或砍头三者必居其一,以高压维系这个‘理想’,被称之为:维稳。

这是一部只有油门没有刹车的汽车,结构严重失衡,也许,我不担心它跑得太快,也不担心它走错了方向,我喜欢在车上睡觉,我更担心的是它刹不住车,睡着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理想被高压维系,生活被扭曲,异议者被挤压-----这就是法西斯的癌细胞。

怎么办?答案已在问题之中!

癌症的产生是因为抑癌基因变异,免疫T细胞被麻痹,所以癌症才会扩散;‘理想被高压维系,异议者被挤压’,这就是‘抑癌基因变异,免疫T细胞被麻痹’!

让理想回归自然,与生活同一,让异见分子充分地表达他们的个人意见,很遗憾,在很多的情况下我们做不到,可能碍于面子,更可能因为压力,在压力下个人利益的选择。

当理想被强制,异见分子被挤压,不用再犹豫:法西斯来了!

对于法西斯,像癌症一样,我们似乎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有重新唤醒免疫T细胞,在同一平台,如:依法治国,上拼刺刀:人民代表直选,让理想回归自然,以自由意志反抗任何形式的权威,督察执政官,法外无人。




浏览(1639) (16) 评论(9)
发表评论
总共有25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