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里人的博客  
ńぇǎ  
我的网络日志
从《手机》谈起 2018-06-20 10:36:15

2018 6 20

   自上个月下旬,大约是5月2几日,范冰冰领了一个“国家精神造就奖”,崔先生怒了,在其微信中评论到:“一个真敢发,一个真敢领”,引起一场悍然大波,其过程有目共睹,我就不复述了。

   一个商业机构,有什么资格评发“国家精神造就奖”,所发对象还是一个社会的负资产,看上去就很别扭,就像是给潘金莲立了贞节牌坊,拧巴!

   这事就这这样,看看笑话算了。

   但是引得我这两天做饭时断断续续的重温了一下电视剧《手机》。

   《手机》里在尾部说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手机里面有一个情节五位小姐竞选与严守一搭档的节目主持人,选拔被操控,社会义愤填膺的,暗箱、威逼、利益,良知与真相都在此纠结在一起了。

   酒店老板要把他的才技稍逊的女儿捧上位,却遇上严守一良知觉醒,最后被人以俾劣的手段相逼,无耐离开,‘有一说一’节目也从此消失。

   一个非份之想,一个私心,毁了一个节目的未来,故事似乎到此也就打住了,严守一离开,小人未果。

   但是,对比一下我们的干部选拔体制,说是选拔,哪个不是内定的,美名其曰‘民主集中制’,而我们却平静的出奇,不知道是因为傻,还是因为无知,在我看都是一回事,似乎,培养干部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我们觉得心安理得,从来也没有试图了解过真相。

   1985年前后,搞的那批所谓的‘第三梯队’这么多年下来,结果如何,有人回访总结过吗?

似乎没有,但是,有些人我们还是可以了解的,‘第三梯队’最大的成就莫过于习近平了。

   而习近平,确是非常有代表性的,有针对性的干部选拔。

   他大学一毕业就被安排到了军委给耿飙当秘书,其后,去了河北正定县做副县长因进省常委未果,在1985年,平级调至厦门做副市长,在此位置上,借道董文华结识了彭丽媛。

而其档案却直接由中组部管理,想想看,有哪几个副县长可以跨省调动,这本身就很不正常。

有趣的是,他的第一份职业就是军人,却在去年的阅兵典礼上搞了一个大家都看不懂的左手敬礼,以前的兵是怎么当的,你随变找一个幼儿园的孩子,让他敬一个礼看一看。

   习近平、薄熙来、邓普方、邓榕的升迁之途本身就是腐败,而我们却习已为常。

   积恶成习啊!‘民主集中制’,仅此一条,就足以把我们带到沟里去,民主是形式,集中才是根本所以造就了我们的干部体制的溜须拍马,唯上为途。

   所以,我们现在的职务犯罪通常是窝案,一个案件一窝官员。

   ‘民主集中制’,腐败的温床,上面爬满了蛆,有趣的是,我们却不是因此而缺失了一個节目,反而是多了很多的故事与有趣的戲。

   几年前,有一张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谭笑笑,汶川地震,胡温到当地,谭力接机,跟在他们屁股后面一脸的媚笑:

b74396c74bab214f3e891fdf10d06d2a.jpg

20160118053751846.jpg


   后来,我注意到,此非个案,带有很大的普遍性,但凡官员汇聚,最高阶的官员一副‘天下老子第一’的态势,而低级官员则皆一副唯唯诺诺的奴才嘴脸,无人格,像是被豢养的家犬:

Redocn_2012071411283651.jpg

   社会精英的胜出应是通过社会竞争,而且,是“突然死亡”法,一旦,失误,即刻落马,而非姑息养奸,带病提拔。

  在西方社会,一个行政官员,假如有点把柄被媒体抓到的话,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美国的将军带着情妇坐飞机,下了飞机就下台;而我们,歌星上了专机,下去就‘送’少将。

哼着小曲就当了将军,少见!

再有,在西方国家,社会人物一旦发生学历掺水,最终的解决都是辞职,如:雅虎公司执行长汤普森学历造假被辞退,这说明当事人良知尚存,社会零宽容,而我们则不同了,更有甚者,天津市的诸位官员,没有谁的学历是真实的。

   天津,只是冰山一角,比他们官大的大有人在,如:韩正,就是在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学科”负责人刘美珣的指导下完成他题为:《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博士论文的。

有些搞笑,我却笑不出来。

   昨天,看到,《手机2》开拍,附件,冯小刚,火上浇油,不怵!

   现在要死人了,当崔先生拉开他自己的抽屉时,有些人会变得赤条条的。

   演出开始了,看热闹的永远不怕事大。

   顺便说一下,我们的政协委员,人民代表,也都是‘民主集中制’的产物。

   这个社会更好吗?----王蒙。

附件:《手机2》北京山村续拍 不见范冰冰踪迹

http://news./china/news/2018-06-19/60065492.html

2018-06-19 20:34:11 





浏览(1548) (95) 评论(0)
发表评论
从缝裤子聊起 2018-06-07 23:22:35

2018 6 7

  一条名牌西裤,今天穿着运动,动作大了点,裆开了,不小心露出了底裤,没办法,赶快用手机查‘缝裤子’,不巧,没带眼睛,拼音连打进去之后给我显示让我哭笑不得:冯裤子!

这手机,也太TMD的紧跟形势了吧?我只是想缝一下裤裆,别露底!

既然,冯裤子不请自来,那就说两句。

崔先生怒怼范小姐,都是因你而起,点燃了大家的欲火,看笑话的不怕事大,大家都憋屈坏了,需要找个乐。

冯裤子,名字不好听,地位还是很江湖的,文化圈的一霸,基本上是大小通吃,还是什么委员,哦,对了,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灰里透红。

从崔先生的谈话看,冯裤子的底比我的更难堪,至少:

1、  生活淫乱;

2、  涉嫌欺诈投资人;

3、  逃税及协助他人逃税;

冯裤子,说说清楚吧,你是如何混进政协的?在政协中,你们讨论的是玩女人与逃税吗?

说实话,我早就看你不顺眼,拍的片子太铜臭。



浏览(30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ZT:《如何判断一个王朝将要挂了》,辛可 2018-06-07 17:00:21

https://mp.weixin.qq.com/s/oY83eENrlG9SYMTtI5nAEA

虎归山  鲁迅民魂  2017-07-11

 

 

我今天不想再捅别人的G点,而是跟大家讨论一个严肃的问题,王朝的临界点。因为常收到喜欢历史的读者来信,问我如何判断一个王朝将要挂了?毫不夸张地说,对这个问题,我真还有点研究。

 

大概是前年吧,受高歌兄怂恿,我准备写本历史书,叫《一个王朝的艰难死亡》,后因身体缘故半途而废。为此我认真研究了从先秦至今,各个王朝的死相死因。虽然各有各的死法,但大同小异,没多少新意。简言之,无外乎被奴才弄死、被奴隶弄死、被外人弄死等三种。

 

需要强调的是,本文讨论的并非王朝的转折点,而是临界点,这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是由盛转衰的节点,后者是无药可救马上要挂了。以明为例,转折点在万历年间,临界点是李自成等叛乱;以清为例,转折点在乾隆后期,临界点是立宪梦碎,如此等等。

 

讲故事是《百家讲坛》诸大师的营生,比如王朝的各种奇幻死法,对此我毫无兴趣。我所关注的,是如何把握王朝的临界点,判断它是否将土崩瓦解、寿终正寝。如果不下点功夫,我们很容易被表面现象迷惑。哪个王朝不在将死之前夜,依然花天酒地、歌舞升平?谁料想转眼间楼塌了,傻逼了,呜呼哀哉了。

 

要判断一个王朝是不是快要挂了,有三个关键点可资参考:

 

1、我不怕你了。】

 

2、我不信你了。

 

3、我无所谓了。】

 

诸位知道,历史上的专制政权靠三样东西来维系:恐惧、谎言以及实施恐惧与谎言的官僚集团。没有这三样宝贝,它一天都存在不下去。自先秦以来,数千年王朝兴衰,莫不如此。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讲,国家就是暴力机器,至少在专制社会,这个判断非常恰当。

 

统治者莫不是以暴力夺取政权,继而以暴力维持政权。陆贾给刘三讲,天下马上得之,岂可马上治之?听着似乎很靠谱,可考察历代政治,对黔首布衣,哪一个不是马上用皮鞭治之乎?所谓马下治之,不过是挂起儒家的遮羞布,与精英集团分赃,一起盘剥、整治老百姓罢了。

 

既然国家是暴力机器,那就无理可讲,老百姓时刻生活在或明或暗的恐惧之中,噤如寒蝉,苟且偷生,任何反抗都会遭受万劫不复的命运。就算睡了你的老婆、割了你的牛牛、要了你的命,也只有“谢主隆恩、奴才该死”的份。

 

除了恐惧,另一工具就是制造形形色色的谎言,其目的不过是为专制统治提供合法性解释罢了。或扬言受命于天,或是人民的选择、历史的选择,总而言之,他们所拥有的权力神圣不可侵犯。 他们用各种虚假的故事粉饰自己,糊弄天下人相信:偶是诚心诚意为百姓服务、生活在偶的统治下是如何幸福云云。就算有不少仙女饿死,似乎也不影响这个故事的高大上。 谎言的另一种形式就是操弄民族主义,刻意制造某些看似青面獠牙的外部敌人。

 

目的有二:一是转移老百姓对他们的不满,借机化解统治危机、掏空百姓腰包,有些人恶意操弄爱国主义,其居心也不过如此;二是恐吓老百姓——没有我的庇护,国将不国,你们会成为卑贱的亡国奴。  因为天天洗、年年洗,甚至从娃娃抓起,很多人的脑子被洗成了浆糊,真信以为然,任由他们奴役。就算是被强奸或轮奸,也坚定地认为对方不是普通的嫖客,而是柳下惠。

 

要做到这两点,就需要一个具有凝聚力的官僚集团。因为奴役、盘剥老百姓符合他们的共同利益,而且成本很低,他们便沆瀣一气,把恐惧与谎言进行到底。所谓凝聚力,事实上就是黑社会的玩法,人人不干净、人人利益均沾,只能同呼吸共命运,从而产生强大的战斗力。他们相信,只要保住这个政权,老百姓就是他们廉价的奴仆,取之不尽的财富之源。

 

如果这种游戏能持续玩下去,那就不存在王朝的更替。事实绝非如此,如《儒林外史》中所言,“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放眼神州,到处都是王朝的坟墓。根本原因就是,这三样法宝玩一段时间便不灵了,就算还没死,但已经收到了医生最后的判决书。

 

【何谓我不怕你了?】

 

在专制政治下,老百姓对衙门总是充满恐惧,嘴上说是爱,其实只有害怕,因为得罪了形形色色的老爷,时刻都会大祸临头,只好无原则地忍耐、装腔作势地爱,如蝼蚁般苟且度日。但总有一天,这种恐惧心理会发生改变——不管你看上去如何牛逼,老子不怕你了!原因有二:

 

一是你欺负我太久了,我已走投无路,所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混到如此地步,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夏民高呼“时日曷丧,吾与汝偕亡”,老马讲“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有锁链”,如此而已,大不了同归于尽!二是老百姓发现,你没有自己吹嘘的英明神武,也不过是酒囊饭袋,装腔作势、外强中干而已。鞭子还是鞭子,但肾衰成这样,又能吓唬谁呢?我(老百姓)一味地怂,你非但没有怜悯之心,还变本加厉地欺负我,老子现在不尿你了,你倒怂了!

 

【何谓我不信你了?】

 

靠谎言维系的政权类似建构在流沙上的大厦,看着挺唬人,但经不起折腾便会土崩瓦解。戈培尔宣扬“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但这些邪恶的真理总会被揭穿,那一天就是制造谎言者的祭日。因为夜再黑,总有天亮的时候;一个人睡得再深,总会醒来,除非他是植物人或天生的受虐狂。

 

老百姓之所以不信你了,原因同样有二:

 

一是通过各种途径,他逐渐看穿你编造的一个个谎言,特别是在相对开放的社会,谎言的保质期非常之低。即便如挤牙膏一般,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麻醉药不会永远有效。有些人企图用暴力或编造新的谎言继续糊弄老百姓,比如大兴文字狱,但临床效果很差,或者说只会让更多的人觉醒,对撒谎者充满更深的憎恨。

 

二是你承诺的没有兑现。你总是标榜自己如何亲民爱民,行的是王道仁政,列出一堆清单,开出一堆支票,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可事实正好相反,你并没有兑现承诺,而是以人民的名义中饱私囊,把人民洗劫一空。普通人对形而上学的理论不感兴趣,但对个人利益很敏感,一次次玩这种把戏,他们总会认识到,你根本就是个骗子。

 

毫无信用的人或团伙,何以得人心治天下?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大家熟知吧。为了肚脐眼下那点破事,一次次愚弄天下人,结果如何呢?“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呜呼哀哉!这种办法连三岁的孩子都骗不下去,何况成人乎?

 

就算有一天某些人良心发现,真心为老百姓好,可彼此之间已没有起码的信任,他们也不领你的情,认为你不过是变着戏法使坏。没有天下人的信任,类似发展经济搞建设等等问题,就不用谈了。人心尽失、物议滔滔,就算阁下长着三头六臂、会七十二变,迟了,于事无补了。

 

【何谓我无所谓了?】

 

这自然跟老百姓无关,特指官僚集团。起初的凝聚力没了,人心乱了,干部不好带了,树虽未倒,猢狲们各怀鬼胎,准备散伙了。一个王朝到了临界点,必然是这种状况。为何?既然老百姓不怕了、不信了,自己心里很明白,干这营生为千夫所指,职业荣誉感也就荡然无存。连起码的职业荣誉感都没有了,何有自信、信仰可言,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此其一。

 

其二是他们比谁都清楚,这个王朝虽看上去依然很美很性感,但已经阴阳两衰、千疮百孔,仅靠廉价的春药和鸦片苟延残喘,完蛋不过是时间问题。庙堂之上、江湖之间,前途一片迷茫,何有动力或凝聚力可言?大家只好蝇营狗苟,一边装腔作势唱唱高调,一边抓紧转移搜刮来的金银细软,随时准备跑路。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官僚集团的不作为。崇祯一朝,换了一堆宰相,大概比我换内裤还勤,是崇祯帝好这一口吗,当然不是,因为换了谁都是混日子、不作为,如此而已。连袁崇焕这般人物,但求“聊慰上意”,吹嘘五年可平辽东,拿关乎社稷存亡的大事当儿戏,这是什么心态?崇祯内心的悲凉,可想而知,大明朝岂有不死的道理?

 

综上所述,当一个专制王朝沦落到老百姓不怕了、不信了,大小官员成天混日子、随时准备跑路的时候,必然是覆水难收,到了临界点。 

 

这并不意味着老百姓彻底觉悟了,会自发起来抗争,事实上大部分人永远都是看客,最多就是跟着起哄而已。历史的经验是,如果大部分人对一个王朝表示不满甚至绝望,其中一部分人有改变现状的愿望(未必会行动),只要很少的一部分人采取行动,任何一个王朝必将在劫难逃。至于一小撮冥顽不化的奴才、只会捧戏子斗蛐蛐的八旗子弟,何足道哉!

 

所谓人民创造了历史,不是人民真正觉悟了起来抗争,而是人民的不满、绝望与冷漠为少数人的表演创造了舞台。人类的历史莫不如此。事实上当李自成们起兵叛乱时,并没有得到多少百姓的支持。在他们看来,李自成也好、大明朝廷也罢,没一个好东西,农工学商个个做壁上观,权当看一出狗咬狗的闹剧。

 

简言之,真正把崇祯帝送上歪脖子树的,不是李自成、多尔衮,而是亿万民众的不满、绝望与冷漠,他们真的受够了,就等着你倒霉!即便换个主子又如何,坏到这种地步也就到头了。  建立王朝何其艰难,多少人抛头颅撒热血、横死法场,但王朝垮塌,不过是瞬间的事。

 

但凡到了临界点,任何一个小火苗,都会让看似巍峨的大厦片刻化为灰烬。谁能想到,一个陕北小邮差造反,竟然颠覆了大明王朝,几个小青年在武昌城放了几枪,大清帝国刹那间土崩瓦解?不可一世的大明铁骑、牛逼烘烘的八旗子弟,都到哪里去了?

 

但愿我这篇小文,对研究历史的朋友有所帮助。如果你问我,到了临界点,还有没有灵丹妙药起死回生,很抱歉,我只是个江湖郎中,对此束手无策。倘若你实在不甘心,可去协和医院挂个专家号,看他们有没有好办法。




浏览(4357) (57) 评论(8)
发表评论
戏骗子 2018-06-05 19:08:51

2018 6 5

    在温华人常接到骗子的电话,自称是领事馆通知,今天我又接到了来自领事馆的最后通牒,‘吓死宝宝了’,唯乖乖地配合,我告诉他,我叫‘王野业’、、、。

骗子们的角色多变,先后换了四个人,历时2个多小时,我也先后当了四次‘WANG YEYE’,,这四个孙子,从领事馆职员到上海公安局警官,再到领导,最后转到了检察院,中国政府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亲民了,效率高得来我都得时刻想着对方是谁,否则,会前言不搭后语,我都开始担心我会说穿了帮。

三个单位轮换着最后落到了上海市检察院,问了我邮箱,从邮箱里给我发来了如下的拘捕令:

From: 孫謙 <a15814707635@gmail.com>
Date: 2018-06-05 14:22 GMT-07:00
Subject: wang


1111.jpg



 

再次‘吓死宝宝了!’

这帮孙子,要发你也冒充一个@shanghai.gov.cn的后缀嘛,你们什么时候见过政府部门用Gmai.com信箱办公的?

真抓狂,这几个孙子,喝酒、吃肉咋就不长脑子呢?

最后,还没完呢,但是,我倒真是没时间,也没耐心了,需要去接孩子,就告诉他们:“SB,王爷爷没时间哄你们完了!”








浏览(1371) (6) 评论(2)
发表评论
转贴:德国的二手车的故事 2018-05-31 15:31:56

60多年前,从毛子那里淘到一辆仿冒德国汽车,全车已经快散架了,但还不肯换辆新车,甚至不肯换发动机,也不换刹车。

车上的乘客们还天真地以为只要换个驾驶员就好了。

厉害的是这辆破车最近又涂上了一身红漆之后竟然开上高速公路! 要命的是,这个破车驾驶员一边开车还一边做梦! 更要命的是,他丫的竟然把车开上了高速公路的逆行车道!

霸道的司机还不准乘客打开窗子看看外面,让乘客和他一起在破车里做梦,告知梦醒时分就到了一个不可描述的好地方。



浏览(358)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2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