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里人的博客  
ńぇǎ  
我的网络日志
武汉的3小时解封令与救市 2020-02-26 08:05:57

2020 2 26

 

2020224日上午1130分,武汉官方微博发布了第十七号《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关于加强进出武汉市车辆和人员管理的通告》。通告规定:滞留在汉外地人员可以出城,但要坚持错峰出城、分批实施,适时安全有序原则。

但是,3小时之后被宣布命令无效,由一个副市长承担责任‘17号文件是由武汉市一名副市长擅自签发的,未经指挥部研究和主要领导同意’,这在行政上是不合逻辑的,这个副市长只是个背锅小喽喽,背后的原因不详,恰如附件文章中指出的原因,是应勇但被习给否定了,最后由一个副市长承担责任,但不会被追究,就糊弄过去了。

我在微信上看到另外的一种说法:

 

微信图片_20200226053332.jpg

这样的动机我们也没有办法证实与排除,但是,作为一种可能是存在的,我们永远没有办法想象领导们到底有多么的聪明!如同匪夷所思的“桂民海自愿回国并恢复中国国籍”。

正月初八,股市如常开市,而此刻全国停摆,按照正常的逻辑判断,企业停工,只有支出没有收入,其利润一定是负值,那么对股价的影响一定是负面的,但是,很奇怪,24日,中央政府却划拨1.2万亿救市,企业停摆你救的是哪一个市呢?钱根本就到不了实体中!

这就好像我们踩下离合器之后猛加油门,响动大却开不走,别有用心!

 

g.jpg

用心何在?国家的钱进去,基金及‘有官人士’的钱出来,暗度陈仓。

有时候觉得他们蠢,在国际问题上站队从来都没有站对过,从海尔塞拉西一世皇帝开始,霍查、齐奥赛斯库、南联盟、苏联、卡扎菲、萨达姆、金三胖,哪里黑站往哪里站,在国际交锋中也更是从来都没有沾过便宜,打肿脸充胖子,签署边界条约,出卖国土,谁谈抓谁!而在牵扯到私人利益时,内部玩玩老百姓却很在行,他们聪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如同戏妾,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顺便提醒一下,空转的股价,还会暴跌下来的,大家可以借鉴一下2003年非典时期的走势,时间上不会超过6个月。


 

 

 

武汉解封闹剧揭秘 一个马屁掀起中南海惊涛骇浪

http://news.creaders.net/china/2020/02/25/2194713.html




浏览(783) (10) 评论(1)
发表评论
论 趋 势 2020-02-24 13:54:40

2020 2 24

   

趋势,几乎是人人都可以感受到,通常是一种对某种事物的、直观的判断,至于为何如此很少有人能讲的清楚,几乎是人人心中有笔下无的状态。

从逻辑上看,趋势是某种事物从A状态到X状态的准确的、预先判断出来的路径,它是从AX的过程。

问题是我们如何能预先判断出这个过程呢?

当事物处在某个状态下,如:A,它有多种潜在的演化路径可以选择BC、、、X、、、Z,哪一种路线是现实的,一般情况下我们难以预知,通常,我们是以统计推断的方法判断未来,统计与建立模型,问题是它要积累很多的案例才可以取得统计推断足以得出结论的数据,况且,还受我们认知所限,如:建模所设定的前提假设。

最为直观的模板是马克思主义,我们在上面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也浪费了太多的社会资源,很多人至今执迷,却不悟。

马克思预言了社会发展的未来,但是现实似乎不是这样的,我们现在观察到的是社会主义国家趋于没落的现实,殊不知,1945年之后,从一个仅有的苏联衍生出来了28个社会主义国家。

更具体些,科学进步的趋势在于定量,经济学已经从定性转为了量化研究,衍生出来了数量经济学,而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却至今无法建立一个有效的经济模型,为什么?因为它的逻辑错了,错的非常彻底,没有一个数量经济学的模型是建立在马克思的理论假设之上的。

现实中,只有两种人可以成为马克思主义者,要么智力有缺陷,要么是骗子。

回到我们的主题,以统计推断判断趋势受事物发展的所在阶段限制,使得我们难以看到事物的全貌,还有一种更为可靠的趋势判断:逻辑&定性。

任何一个事物绝非独立存在的,它一定会受到一组外部的约束条件,趋势就在其中,该事物对这组约束条件所做出的行为反应、演化即为趋势;简单地讲,问题的解决就是趋势。

事实上,它存在在于一个开放系统中,但凡开放系统一定是耗散结构,耗散结构是需要输入负熵来维系的,确定负熵,观察负熵的输入就可清晰地推断该事物的走向。

回顾我们的历史,66—70年我们是何等的悲伤与绝望,生活已经远离平衡态了,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希望,现在看来,作为文革的主宰者,意图维系文革的进程是何等的困难,首先是人员上无以维系,二是自身年迈,文革走不下了,但是也找不到途径改善,林彪事件成了拐点,生活从此开始向正常的模式回归,解放老干部,行政体系重建。

顺便提一句,林彪事件是我们的拐点,从林彪事件开始我们的生活开始回归正常,才会有邓小平开始的经济改革,我想,邓小平是赶上的,没有他,也会有别人搞改革,‘改革’是一个高调的政治名词,实际上很简单,就是我们的生活向正常化回归,人类的正常化;事实上,如果不是邓小平,我们很可能不会有8964,邓小平直接照搬了苏联镇压匈牙利的模板,1956年,邓小平随刘少奇访问苏联,全程经历了苏联对匈牙利决策形成的过程。

再谈一下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武汉肺炎,武汉肺炎的传播需要在开放的系统下,环境变得封闭,肺炎的流传也一定会使之收敛,最终消失。

面临如此的灾难,怎么办?在此况之下,买针对武汉肺炎的医药股,沽空大盘,买GILD,MRNA,UVXY,YANG,及黄金现货

这就是趋势,问题与解决。

武汉肺炎打乱了我们的生活,但是,我们的生活一定将回归于正常状态的,经济突然坍塌一下也有好处,我们可以借此清楚地观察到生活,经济,政治,文化与社会生态多方面的结构与结构的底线。

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自己穿了多少衣服,才能彼此看清楚。

还有,那部被修改的宪法,人的寿命有限,能力会衰减,此消彼长,‘不换肩’肯定是不行的,扛不住的,将有人帮你换换肩,修改的宪法,迟早会被修理回来,同样,我们也像借助病毒一样,观察到了政治结构的底线,当我们再重新修订宪法的时候,就会防范可能的漏洞,因为我们已经有了该病毒的免疫,病毒,只是我们苦涩的历史构成,一切都会过去的。

简言之,我们可以用两种方法找到趋势:

1、  统计推断

2、  逻辑,问题即解决。

所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可惜,有些人注定见不到春天了,春天对他们而言,意味着死亡,如,阿拉伯之春。

 

 



浏览(299)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小丑 2020-02-22 09:51:49

2020 2 22

 

早些年时曾听到刘德华唱的《小丑》,当时没有太多的感觉,后来才理解到,那是他自己的成长感悟:

、、、

启幕时欢乐送到你眼前

落幕时孤独留给自己

是多少磨炼 和多少眼泪

才能够站在这里

失败的痛苦 成功的鼓励

有谁知道 这是多少岁月的累积

小丑 小丑

、、、

    刘德华,已经很成功了,但是在内心了他却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把欢乐带给大家的小丑。

这是一个有些令人感到诧异的认知,一般而言,小丑在马戏团里,通常是曲目转换时填空的,他们通常是以尽可能滑稽的方式登场与下台,中间穿插着各种不连贯的搞笑言行。

小丑,小丑,一言难尽的小丑,在换场时,在舞台上跳,通常,会有些搞笑的言行:

“十里路,两百斤,不换届”----无法相信与想象;

“人均8000万美元”----同上;

“每天游一万米” “哦!”,----吓坏了奥巴马;

他,站在舞台上大手地向台下甩出别人的钞票;

“我亲自领导和指挥的”----你是说C-19吗?很厉害!

、、、

、、、

小丑出场了,要换节目了。

只是,这个小丑如何下场呢?同其他的小丑一样,他也将以最滑稽的、让人无法预想的方式退场。





浏览(177) (6) 评论(1)
发表评论
关于明斯基模型的补充说明 2020-02-20 14:16:14

2020 2 20

 

 

很早以前我就对明斯基模型感到兴趣,可是总觉得理解不透,持续地解读,终于,可以自信地讲,理解它了!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海曼 明斯基Hyman Minsky1986年出版《Stabilizing and Unstable Economy》一书,深入分析了经济泡沫发生的一般模型,大致可分五个时期:

错位----繁荣期----亢奋----获利----恶性抛售

Displacement----boom----euphoria----profit-taking----panic

首先,明斯基模型是正确的,但它不完整,只描述了中间过程,一个完整的经济过程被掐头去尾了,所以我们理解起来就颇费周折,有时甚至感到很困惑。

明斯基模型:错位----繁荣期----亢奋----获利----恶性抛售,所描的是一个在特定经济环境下的一般过程,他所举之例均有其特定的、外在的约束条件,如2008年的雷曼事件。

事实是,雷曼事件只是那个临界点,它首先打碎了自身的经济平衡,进而打碎了一系列的经济平衡,引发了连锁反应,使得整个经济体被打破了平衡诱发了经济坍塌。

回到明斯基模型,‘错位’是什么?直观地理解它不难,却很模糊,任何一个经济体都不是独立存在的,它的存在是基于与其他经济体的相互关系,在结构上构成了某种平衡,‘错位’是指的这个经济体发生了某种变迁,即:先用的结构平衡发生了迁移,平衡被打破,初期,这个被打碎的平衡影响尚可控,因为任何一个经济结构都会有可以微调的空间;这个‘错位’,也即‘被打破的平衡’被推向了繁荣,把结构的平衡推向临界状态;亢奋,逼近结构平衡的极限位置;‘获利及恶性抛售’则以彻底的行为方式摧毁了系统的结构平衡。

写道这里,我建议大家看一下《Balance Goddess》,太阳马戏团的节目,也许对平衡会有新的认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LROG7uppps

当‘获利及恶性抛售’发生之后,系统结构的平衡被以最为彻底的方式粉碎,感觉上就如同世界末日一般,但是,系统结构的平衡将被重新构建,当人们在最为绝望的时刻,系统的结构重新稳定下来,平衡被重新构建,重新构筑的平衡,在体量上将远小于最初的平衡,并在此基础上开始一轮新的循环。

因此,概括地讲,完整的明斯基模型应该是这样的过程:

平衡----错位----繁荣期----亢奋----获利----恶性抛售----重构平衡

与传统的明斯基模型不同的是,结构起自平衡,坍塌后收缩为一种新的结构平衡。

我想,有了这个补充之后,明斯基模型就完整了。

就我们的眼前讲,基于此模型,我也相信,疫情会过去,平衡被重建,问题是有些人是过不去的。



浏览(415) (2) 评论(0)
发表评论
谁是黄燕玲? 2020-02-15 15:10:12

2020 2 15

武汉瘟疫的起因与源头至今未明,网上有多种流传,石女一下子成了知名科学家,不过,这个名声有点臭,有趣的是,自己臭却让令别人“闭上你们的臭嘴”,石女先放她一码,飞不出高粱地。

我们来看一下号病原。

关于号病原应该不难找到,被隐身了。他们可以把我们当盲人,瞎子摸象,谁都不知道象为何物,而隐瞒一时,但是,那是古代,现在有一种东西叫网络,只要每个瞎子客观地陈述所摸到的,借助网络,瞎子们可以做出完整的,象的拼图,而无需顾及这支象有多大!

在微信上看到一个图片:

 

0.jpg

真假难辩,但逻辑很清楚,我无需多说,它清楚地解释了号感染者与一号感染者及其后续过程。

今天,我读到新京报就此传言对石女及研究员陈全姣的采访,附件,附件显示,据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于2011114日的《2012年度引荐免试硕士钻研生拟登科名单公示》显示,黄艳玲系西南交大引荐的学术性硕士。

而‘215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钻研所研员石正丽、流感病毒尝试室研员陈全姣求证,两人均默示,对病毒所能否有一位名叫黄艳玲的女钻研生其实不把握,但可以担保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传染新冠肺炎。’

2012年到武研究所的研究生,当记者向石女与陈全姣求证时‘两人均默示’并表示‘可以担保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传染新冠肺炎’。

从上面的图片中得知P4P3的关系,P3是负责检验的,所有的检验设备在P3实验室,但是,从P4实验室里出来的样品需要运输至P3实验室,问题就出在这个环节上,至于1号病人是如何染毒的他自己最清楚,我想,武汉的殡仪馆也不会仅他一例,用不了多久就会爆出名字来。

回到这次采访,12年来的研究生,从P4P3负责运输样本,而石正丽、陈全姣‘两人均默示’,‘默示’用在这里很有趣,是‘默认’还是‘沉默’,没有说清楚,但是,关于这个采访我也看到了其他的表述,《网传武汉病毒所一研究生系零号病人 石正丽:无一人感染》:

、、、215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两人均表示,对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但可以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

      ------http://www.bjnews.com.cn/news/2020/02/16/690141.html

对于黄艳玲被这两位表述为‘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这如何让人相信呢?12年被推荐来的研究生,近八年了,仿佛是透明的。

黄燕铃:http://159.226.126.127:8082/web/17190/20

image.png

我相信,记者在问道黄艳玲这个名字时,她们都沉默了,随后把话题岔开了:‘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沉默,我理解为默认,默认了病毒研究所里有一位名为黄艳玲的女生,至于石正丽所保证的‘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我就不敢下结论了,‘目前’这两个字也颇有些华春莹的风采,可以相信是一句实话‘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可是,从逻辑上我无法判断再此之前是否曾经发生过呢?‘目前’与‘到目前为止’是有区别的。

我相信的她一定是党员,入党宣过誓,尽管我无法确定她宣誓时是用右手还是用左手,但是,宣誓一定的:为共产主义奋斗-----通常,这是一句不靠谱的谎言,累死你也到不了共产主义!

言归正传,谁是黄燕玲?她在病毒所吗?她是号感染者吗?

这些问题我们都不确定,所以有多个版本的猜测,官称之为谣言,想打碎这些谣言不难,只需尸整理,哦,写错了,是应为石正丽,证实一下,黄艳玲女士是我所里的研究生,假如,她人在人间的话,让她出来到街上散散步,假如,她不在人间,请只需说明她不是死于实验室即可,比如,得了急性前列腺癌症,抢救无效、、、而不是从人间蒸发病黄艳玲。

根据目前的情况看,从逻辑上判断,关于黄艳玲传说是真实的,她就是号感染者,至于一号感染者则是另外的一个故事了。

石正丽,我们素不相识,无宿怨,奉劝你一句,自己在尚可以选择的时候,赶快选择一个下场,该退场了,否则,将不由自主。

 

补充,我想起另外一个故事:

8946之后CCTV播放了了一个会议画面,主讲人有三个:袁木,张工与北京市委秘书长袁立本,前两个人,我就不说了,讲一下袁立本,他在发言时语言含混,始终不敢面对镜头,小动作很多,不时地东摸西碰的,表现得很心虚。


后记:

我看到网上有辟谣的文章,据称是黄燕玲女士的导师危宏平先生声称‘刚与黄燕玲通过电话’,我信了,你懂的!

但是危宏平,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D%B1%E5%AE%8F%E5%B9%B3,研究专业是:研究方向

主要从事病原诊断学与分子传感器的研究。

目前研究方向有重要细菌和病毒的基因突变与功能(如耐药性)分析新方法与技术,现场及多重、快速、高灵敏传染病检测新技术

合成微生物学与分子生物传感器的研究三个方向。

那么,黄燕玲是学什么的我们也应清楚些了吧,负责样本检验,接触P4的样本也是必然之事了。

想证明,很容易,请黄燕玲证明自己活着,我公开道歉!

下图是武研所216日的声明:

 

1 (1).png

据说这是2018年新年的照片:

 

1 (2).jpg

可以给我们一个清楚的解释吗?!



 

关于危宏平我再说几句:到昨天为止,外界几乎没有人知道你就是黄燕玲的指导老师,你是自己跳出来为黄艳玲作证的,我希望你是自愿的,所言是真实的,但是,从各方情况来看,你似乎撒了谎,你可以保持沉默,但是,如果撒谎的话,将是你的道德污点,擦不掉的,在这个时间里,在这样的情况下撒谎,也将很难被社会原谅,你也许有孩子与家人,孩子会怎么看你呢?

当然,没有孩子的话,便无需为此担忧了。



 

 

 

附件:网传武汉病毒所一钻研生系零号病人 石正丽回应

https://www.hotbak.net/key/%E7%BD%91%E4%BC%A0%E6%AD%A6%E6%B1%89%E7%97%85%E6%AF%92%E6%89%80%E7%A0%94%E7%A9%B6%E7%94%9F%E7%B3%BB%E9%9B%B6%E5%8F%B7%E7%97%85%E4%BA%BA%E7%9F%B3%E6%AD%A3%E4%B8%BD%E6%97%A0%E4%BA%BA%E6%84%9F%E6%9F%93.html








浏览(23542) (36) 评论(15)
发表评论
总共有26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