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里人的博客  
ńぇǎ  
我的网络日志
董小姐可能的結果 2018-07-17 10:45:44

2018 7 17

    董瓊瑤小姐7月4日上海潑墨隨後被管控,引起了全球關心人權人士的關注。面對一個極權政權我們很難按常理推知其結局。

納粹時期,蘇菲和他的哥哥在墨尼黑大學散播反納粹傳單被殺害,有趣的是,這件事,他的哥哥是主導,可是輿論上似乎只記住了蘇菲,包括我,甚至不知道他哥哥的名字。

    這次,習修憲,倒行逆施,偽人大代表全票通過,然而,除了當局,無人叫好,那些偽代表,也許,心有不快,卻絕不敢按下反對票,甚至連棄權都都沒有勇氣。

董小姐一瓶墨水澆醒了習的帝王夢,現在,他連像都不敢懸掛了,掛像之處需要設崗,否則,會被墨汁洗面。

    7.4號之後,引發一場政局危機,政變傳聞不絕,《人民日報》也一改常態,不在頭版拍馬屁了,據說,退休高官聯名簽署要求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要起風了。

   ‘事之難易,不在大小,勿在知時’---《呂氏春秋,首時》;多行不義,必自斃,這些古老的訓令有了新的註解,董小姐一瓶墨水,衝塌了習近平的龍床。

    千萬億的維穩開支,武裝的牙齒的軍隊、武警,及,滿街的小腳憲兵隊,却抵擋不住董小姐一瓶墨水!

   我樂見其成,但是,我很擔心他們會如何處理董小姐,在民主社會,潑墨,是言論自由的範圍,潑完了墨,你可以大大方方地到慶豐包子鋪裡吃包子,然后,约几个闺蜜去看《邪不压正》的首场演出,可對董小姐而言則不同了,需要準備幾件換洗衣服跟他們到不知名的地點住幾天了。

   董小姐何罪?董小姐沒有罪,道行逆施,路人皆可誅之!憲法中,儘管是城下之盟,不是也沒有敢取消‘言論自由‘的約定嗎?人民有表達意見的權利。

   憲法中已經取消了勞動教養,取消了‘反革命罪’,治其罪出師無名,但是,欲加其罪,何患無名。

   破壞公物,似乎這也只能是罰款了事;‘攻擊黨國領導人’,但是,似乎,憲法中並沒有不許塗墨黨國領導人的相關條款,可能習先生,再次修憲了,修憲之後再定罪吧。

   前蘇聯,有很多政治異見人士被定為精神病而被迫接受治療的。

   當局,在缺失法律依據的條件下,很可能會重回此道,通過精神鑑定把董小姐列為精神病,不做法律追究,而監控在精神病院中,橫路井二,以不知名的藥物對董小姐進行精神毀滅。

   我們沒有辦法制止他們的行為,但是,我想,我們需要對這樣的可能性高度地關注,律師介入設法營救董小姐。


后记:

    習兄,平心靜氣地講,董小姐有任何大家不願意見到的結果你都難逃干係,你的信譽已經如此之不堪了,何必呢?

    大事化小,寧事息人,不如開明些。

    廣告是海航的,不如讓海航他們自己處理,董小姐破壞了海航的廣告,海航報警,警察介入,海航提出起訴,法院判決董小姐經濟賠償,置於多少都無所謂,反正,海航不是你的。

這樣,政治問題經濟化,大事化小,放董小姐一馬,把經濟賠償放在那裡,以儆效尤。

   别管真的、假的,这样做至少看上去还是在‘依法治国’的轨道上。




浏览(3815) (37) 评论(5)
发表评论
也许,需要管好那头猪了 2018-07-13 23:55:58

2018 7 13

    

今天是7月13日,晓波先生的忌日,一杯酒,一炳烛,一天的沉默不语,不是不想说,实在是无语,好在刘霞女士到了德国,算是一点安慰。

几个月前,看到人民日报的评论,附件,义正词严地奉劝美方悬崖勒马,我很不以为然,说真的,我很愿意,看到我们狠狠地揍美国一顿,打赢了,中国赚回五十个省,所有的官员都可以委以重托,他们移民也不需要办理了,直接过去接管就行了;打输了,也无所谓,中国托管给美国,贪官污吏全部在新闻监督的视野之下,言论自由重归人民,妖怪不上墙。

我在这里遇到了一个有趣的小子,Winston Smith,经常发几张图:

他话虽不多,一图直抵内核。

  美国是否悬崖勒马,我们管不了,但是,也许,我们该管管这头猪了,别让他跑得太远。

  2018 7 13 酒醉人心,请勿对号入座。


后记:

  ‘摸着石头过河’&‘黑猫、白猫能抓的钱就是好猫’,把我们带进了改革的深水区;‘一路一带’,左右一看,步子都迈不出去。

  假如,我们不想被淹死的话,就需要管好那只猪,别让祂疯跑,我们也别傻跟着,给自己留一条出路。


附件:《人民日报钟声:奉劝美方悬崖勒马!》

http://china.chinadaily.com.cn/2018-03/24/content_35909582.htm

来源:人民日报 2018-03-24 09:13:43






浏览(2526) (95) 评论(6)
发表评论
再談王健之死 2018-07-13 15:25:13

2018 7 13

  2018 7 6 ,我在上一篇稿件《死亡设计》中探討了王健自殺的可能性,的確,王健假如不死的話,他被雙規是不可避免的,從海航的諸多收購交易看,其胞弟王偉牽扯其中,海航的幾項收購都是王偉先行購入,然後再被海航收購,所持項目不過年吧,王健的盜倉行為非常明顯,我猜,陳峰也好不到哪裡去,王健盜王健的,陳峰偷陳峰的,大家彼此心知肚明,劃定一個大致的界限即可。

  這種監守自盜的行為,無論放在哪裡都是很難被接受的,但是,大股東,GuanJun先生却啞忍了,為什麼?因為Mr.G還需要他們配合,但是,在2017,6月,股東們簽署故身轉讓協議之後,從利益上,他們都可以離場了,可以帶一些錢離開,但是,離開時需要保持沉默。

  所以,Mr.G默認了王健與陳峰的監守自盜,只需其保持沉默。

  保持沉默,最好的方式,在生前講清楚厲害之後死亡,所以,王健可以選擇自殺。

  但是,那是在資訊不全的情況下的推測,從近日陸續報道的情況看,王健也很難避免他殺。

疑點有四:

  1、初期的報導是‘王健與家人同遊’, ‘摔下之後稱腳痛’,此後這倆則說法均被證實是胡說八道;

  2、同行者均消失,沒有目擊者證詞;

  3、從一張照片看,王健身穿風衣倒地,蹬墙照相,有辱斯文,穿着風衣衝上牆,更有違常識。

  4、今日,又有王健的法國友人,Daniel Vial先生稱:“天气很好,美景让人屏住呼吸。嗜好攀登的王健,要求他的‘助手’帮他一下,爬上一米多高的矮墙,拍一张面对美丽的博尼约(Bonnieux)小村的全景照”。

  此為胡說八道,教堂位於博尼约(Bonnieux)小村的最高點,無論站在教堂的哪一面的外牆上,拍到的只能是周邊的環山,圖片來自google earth:

Daniel Vial先生稱:“拍一张面对美丽的博尼约(Bonnieux)小村的全景照”,這不是扯淡嗎?

   這是一樁命案,在沒有結案以前,目擊者可以保持沉默,但應不會消失,我希望,法國警方知道這幾位證人何在,只是需要保持沉默,但是,這樣的情況下,Daniel Vial為何又可以振振有詞地胡說八道呢?

  諸多不實之處,只能說明有人在試圖隱瞞事情的真相,所以,我們就很難排除王健死於他殺的可能性。

  王健走了,陈峰呢?

  请小心心脏病突发吧,也可能是车祸。


附件:陪伴王健最后日子的好友透露其生前愿望

http://news.creaders.net/china/2018/07/13/1972761.html




浏览(450)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死亡设计 2018-07-06 21:12:59

2018 7 6

   历史上有几个著名的自杀事件。

   隆美尔,是自杀的,但是他自杀是被设计的,尽管设计很糟,也是设计的,他的身后,希特勒为他举办了隆重的国葬,他的自杀是为了德国的荣誉,确切的说是希特勒荣誉,因为希特勒在面子上接受不了一个背叛的元帅。

   凯撒,是被刺杀的,但是,据后来资料披露,凯撒是自杀的,而且是他自己设计的自杀。

他在生前已经知道有人要刺杀他,而他却解散了自己的卫队,并如期去元老院开会,无所顾忌的行走在大街上,在需要起立向元老院致敬的时候,他却傲慢的坐在椅子上,故意地激怒他的反对者,最后,凶手们一人一刀刺杀了凯撒。

  所以,凯撒不是被刺杀而是自杀,他心甘赴死。

   这只是历史上两个著名的自杀事件。

我再来談一下王建之死。

   王健,我高度怀疑他是自杀的,而且是被设计的自杀,他自己也接受這樣的安排。

从王建生前的经历看,他完全有资格被双规,多年来围绕海航做老鼠公司,让他弟弟在海航外面工作,大举借贷,2017年7月16号,在郭文贵爆料之后,海航的股东们都签署了一个股权协议,注名了股东离职或者故身之后要把股份捐给海航基金。

同时,2017 7 18,纽约时报以《Behind a Chinese Powerhouse, a Web of Family Financial Ties》,https://www.nytimes.com/2017/07/18/business/dealbook/hna-debt-deal-hainan-airlines.html?rref=collection%2Ftimestopic%2FChina,为题,报道了海航的寄生公司,王健弟弟,陈峰的家人均在其列,大口大口地吸吮着海航的血,海航,高杠杆借贷,我猜测,这些寄生公司不会这样傻。

   2018年4月12,王建在生前,接受了一次采访,这是他的第一次接受采访,也是最后一次,这项专访是在海南省海口市海航总部大楼30楼会议室进行,激动地感叹说:“做企业很难,好也不行,坏也不行。好,有人来抢你,坏,有人害你。如果别有用心的人来害你、抢你。你给不给?你告诉我怎么办?”

   2018年2月,王健在集团内部一次讲话中,将海航在海外的经济活动和投资,形容是“党中央的战略”和“党总书记的大政方针”。

   2018年6月20日,王健率海航集团20多名高管到有中共红色基地——延安朝拜,并扮红军、唱红歌。

   有一个定律,叫‘张雪忠定律’:“如果一个人忽然开始高调爱国,那么,他不是准备做见不得人的事,就是已经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我看,王健就是如此,他已经做了坏事,而且是作恶多端,我注意到王健和陈峰,两人都皈依佛教,这本无可厚非,但是,人通常是在受了大刺激之后,寻求内心的平静,或者有一种深深的不安,皈依佛教,希望解脱,我猜,王建与陈峰,都是内心难静,希望借佛解脱,但是,他们是骗子、是窃贼,披着袈裟的窃贼。 

   我可以做这样的设想,王建的生前被约谈,他有几个选项,可以选择双规,也可以选择死亡,权衡之后,他选择死亡了。

  因此,他设计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意外失足。

  设想一下,一个斯文的人,试图在旅游点上,爬到一面墙,站在墙头照相,这似乎不是一个文明的做法,第一次没有上去,第二次助跑才上去,但是,这一次却翻到墙外,15米;王健的选择时间,是特别的,7月3号,时间的解读是,死于七三:死于岐山,日期的选择说明了,他虽然接受这样的安排,却心有不甘。

   他的死,他生前所做的恶行将不予追究或者会从宽处理,这是他的解脱,也是他家人解脱,我猜测,王健生前一定对家庭财务做了安排,并且,他对阿维尼翁的地形是熟悉的,不是第一次到访此地,

  这些,现在只是猜测,合理的猜测,他与陈峰的所为,罪该如此,他们的身上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比如:海航是谁的?国家如此扶持的企业,如何就悄然转到了海外私人基金的手中,其中必定有诈。


后记:

  近日又看了些相关的报道,感到还有一种可能:

  王健,就是去自杀的,同行者直接目睹了全部经过,但是,他们因某种原因而统一了对外的口径,否则,为何一张照片都见不到,至少,应有他在别处的‘最后一张照片’。

   王健走了,陈峰阳寿几何?

                                        2018 7 8




浏览(7798) (172) 评论(6)
发表评论
瞧,那个人 2018-07-03 14:58:04

2018 7 3


IMG_20180227_170456.jpg

他是一个巨人,

200麦子上肩就走,

十里不换肩,

仿佛无其不能;


他是一个巨人,

仰不见顶,

脚印遍布祖国大地

空气了弥漫着他的气息,

仿佛刚刚从你身边走过,

引人遐思,不敢妄为。


他,这也能干,

他,那也能干,

唯,两事不可:

他,这也不能干,

他,那也不能干;


瞧啊,那个巨人,

他无处不在,

却也无处可见,

他是你们创造的神话,

可是,神死了,

死于,1989年6月4日,

他,现在,只是我们的噪音。







浏览(1377) (3)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23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