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里人的博客  
ńぇǎ  
我的网络日志
历史的逻辑 2019-04-02 23:01:59

2019 4 2

‘人民创造历史’这是一句奉承话,别当真,历史中有‘人民’的作用,如:法国大革命,但是,客观地讲,历史是没有其成员偏好的,历史是由事件推动的,这个事件,可能是人民,也可能是是孤立的少数人,甚至是孤立的个人;纵观历史,它是由一连串的事件构成的,彼此之间并非孤立,总会看到一些逻辑上的关联,唯物者与唯心者,如同两个摸象的瞎子,虽然都摸到了,却离真象(像)有距离。

我在这里借用费雪(Lrving Fisher)的一句名言“收入是一连串事件”,来表达我的历史观:现实只是一连串的事件的结果,未来则是第N+2个事件。

历史是客观的,但是,‘心’却是它的起点。

我们简短地回顾一下历史事件。

4世纪一直到15世纪统治商业结点一直被掌控在威尼斯人手中,节点直接的商业往来有两条途径,陆路与沿印度海的海上驿站:

 image.png

十五世纪以前的贸易路线

威尼斯商人只是在各口岸上收售货物,当时的货物以需以干、小、高价值为特征,运输的风险都需要贩卖者自行承担。

从公元前直到15世纪,商业的往来一直是以自发、个体(包括小群体)为特征的,直到15世纪下半叶葡萄牙人的介入,航海,成为了国家行为,贸易的主角发生了变化,1487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迪亚士受葡萄牙国王若昂二世委托出发寻找非洲大陆的最南端,从此,葡萄牙人绕过了好望角开始进入印度洋了,贸易往来也开始变得血腥了。

葡萄牙人的海上探索源自若昂一世和他的儿子“航海者亨利”,1415年,若昂一世和亨利王子亲自率领一支由19000名陆军、1700名海军和200艘战舰组成的庞大军队,攻占了非洲西北角的重要城市休达(今塞卜拉泰),此事件被认为是葡萄牙海上扩张政策的正式起点。在若昂一世的支持和鼓励下,亨利王子创办了航海学校,网罗了欧洲各国的航海人才(以意大利最多),为葡萄牙培养了大批熟练的航海者,并修建海港,改进海船,将航海探险事业坚决进行下去。

1420年,葡萄牙人发现(对欧洲人而言,是“发现”)了马德拉群岛,1431年,发现了亚速尔群岛,成为大西洋航行的重要补给基地。到1433年若昂去世之时,葡萄牙航海事业正在步入繁荣期,已见到了海权时代的曙光。他的后继者继续努力,于是有了1488年迪亚士到达好望角,1498年达·迦马到达印度等一系列壮举。

若昂一世对海洋的渴望源自于葡萄牙对资源的需求,此时,全部的贸易节点都控制在威尼斯商人的手中,因为没有保鲜的方法,所有的食物需要腌制,腌制需要香料,香料来自印度,而印度对葡萄牙而言还只是一个遥远的传说,陆路运输因为跨度大,规模小,成本高,变得难为,因此,葡萄牙人希望找到通往印度财富的海上通道:更高效与更安全。

14世纪40年流行欧洲的“黑死病”,一方面,减少了香料的货源,另一方面加剧了欧洲对香料的需求,因为,很多医生用香料治疗黑死病,这就更刺激了葡萄牙人对香料的渴望。

葡萄牙人的海上探险使得起子公元前的,自发的民间贸易行为转为政府行为,所以,贸易的规模与成员构成上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之上。

葡萄牙贸易优势仅维持不长的时间,到大约到1525年,在印度洋上,有两个新的,国家级的对手出现了:荷兰及英国,最终,英国以海上的军事优势把葡萄牙及荷兰的商业力量驱除出了印度洋,并在印度建立了东印度公司,东印度公司它被英王被授予了近乎于国家的行政全权力,有权利组建军队与警察,印度也从此走上了通往殖民地轨道,最终,成了英国的殖民地。

从这个角度看来,印度香料而成为殖民地,其道理就如同女性因其功能而被强奸一样的清楚。

从上面的过程看,葡萄牙国王若昂一世是大航海时代的发源端;一连串的事件:香料、国王、航海、火炮,使印度成为了英国的殖民地。

 

我们再来解读一下一战。

从现在的资料看,一战起自普林西普一只小手枪的几粒子弹,勃朗宁M1910型自动手枪的七粒子弹:

     image.png

1914628日塞尔维亚族学生普林西普在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开枪打死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普林西普是青年波斯尼亚成员,这个组织目标是南斯拉夫的统一和从奥匈帝国统治下独立出来。萨拉热窝暗杀事件引起一系列强烈反应,最终演变成全面战争。奥匈帝国发出通牒,要求塞尔维亚采取行动惩罚肇事者,当奥匈帝国认为塞尔维亚没有做到时,就进而对塞尔维亚宣战。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AC%AC%E4%B8%80%E6%AC%A1%E4%B8%96%E7%95%8C%E5%A4%A7%E6%88%98#%E6%A5%B5%E7%AB%AF%E6%B0%91%E6%97%8F%E4%B8%BB%E7%BE%A9

一战,德国成为战败国,1918年的巴黎和会,把战败后的德国逼入了绝境,于是我们看到了希特勒,读到了《我的奋斗》,二战中德国的,几乎所有的,政治决策的基础想法我们几乎都可以在这本书中找到,可惜,当时的西方政治家没有几个人拿这本书当回事。

于是,我们见到了二战,二战之后,我们看到了东西方世界的分裂,《北大西洋公约》与华沙条约组织的对立。

这一切都源自于德国的解放路径,苏军解放的地区,均建立了亲苏的政权,西方解放的地区建立了以西方体系为基础的政权,不用说,他们一定是亲西方的政权。

而这条‘解放的路径’却是在二战结束前,194524日至211日雅尔塔会议决定的。

二战结束之后,由于宗主国势弱,各殖民地也纷纷开始了独立运动,在1947年印度独立才成为现实,还有法国、荷兰等国的多个殖民地。

普林西晋----一战----巴黎和会---希特勒----二战----雅尔塔会议----冷战-----社会主义阵营的诞生及殖民地独立。

中国共产党能成功地取得政权也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完成的,前苏联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我们甚至可以断言,假如没有约瑟夫的扶持,中共是难以执政的,也因此,为日后的中苏关系紧张埋下了种子。

中共,他的几任最高领导人都是苏联指定的,向中发、王明、陈独秀、毛泽东,所以,苏联视其为玩偶,傀儡政权,1953年赫鲁晓夫到访中国,毛泽东高兴地对他讲:“那你们就到各地去走走看看,随你们的便,愿意去哪都可以,就像在你们自己家里一样。”,哪里有一点主人的样子,一副奴才的面孔。

1958731日,赫鲁晓夫又一次来到北京希望在中国沿海建立长波电台和两国建立共同核潜艇舰队。毛泽东很恼火,严辞拒绝,而苏联视中国为其政治走狗,对中共任何忤逆都难以下咽,这次,赫鲁晓夫的到访成了灾难的开端。

于是,苏联撤出其在中国的专家,中苏关系全面恶化,我国的经济也因此,及集体化、大炼钢铁的多方作用下呈现出败迹,以致出现了全国范围的饥馑状态,1958年之后,全国普遍的谎言,经济状况不明,经济问题,也必将引发争端,特别是在高层干部中的争端,因此,1963年毛泽东组织了全面的四清运动,初是“清工分,清账目,清财物,清仓库”,这本是极为正常的逻辑结果,但是,被毛泽东政治化了,扩大为“大四清”,即“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

因为,毛泽东感觉大全旁落,经济问题丛生,再持续下去的话,他的下台就是早晚的事了,我猜,1962年夏,毛泽东与刘少奇在中南海游泳池边的对话让毛产生了危机感:

“你急什么?压不住阵脚了?为什么不顶住?”,“三面红旗也否了,地也分了,你顶不住?我死了以后怎么办!”;

刘少奇说:“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

毛泽东从此开始变得担心了,他没有了安全感,因为他的副手试图向他问罪了,经济问题开始演变成了政治问题,再追究下去,是需要有人承担责任的,所以,毛泽东在1963年开始了他的四清。

四清分化了最高领导层,很快就演变成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所有的当权派都被打倒,要知道,这些所谓的‘当权派’都是49年取得政权之后的行政队伍,是直接接受刘少奇、周恩来指示的干部队伍,绝大多数都是任命书都是周恩来签发的,局以上干部都是的国务院任命的,而文革,被打倒的恰是这帮人马,文革中任命的干部都是毛泽东的人,从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军管会,到王洪文之流,各单位的行政权已经全部被军管会接手了,留下来的旧的行政官员,只能配合军管会的管理,既有的行政体制完全被敲碎了,我记得,当时,在京的计委、经委,只剩下百余人,国家统计局仅剩26人,名称也改为计划组、经济组及统计组,全国,从生产单位到行政管理,最牛逼的是军代表,一臂号令天下,而命令却出自毛泽东:毛泽东----林彪----上尉连长。

为什么如此?更多的人只是看到了乱象,却乱象无解,即便有解也多是肤浅不堪,事详而理缺。

所有的症结在于起子1950625日开始的朝鲜战争,这一天,北韩的军队跨越了联合国安理会确定的北纬38°和平线。

按照常理,1949年后,我国的内战刚刚结束,理应休养生息,把工作重点转为疗愈创伤,恢复经济,但是,在苏联的背后唆使下,毛泽东以志愿军的身份参战,‘志愿军’,这简直是胡说八道!中国,没有自由意志何来的志愿军?任由他说吧!

苏联有苏联的打算,毛泽东有毛泽东的算盘,理解韩战,必须理解毛泽东,毛泽东熟读历史,精通帝王驭术。

毛泽东以四野的班底为基础组建‘志愿军’,却受命于彭德怀指挥,彭德怀因此离开了其所帅一野部队,此举,林彪也被剥夺了四野的指挥权,西北王离了属地;而四野,又有很多的国民党的旧军人,他们来源于俘虏或者起义部队,被称之为‘解放战士’,朝鲜战场,这部人肉搅碎机,正好可以将他们粉碎,所以,国际社会看到的是‘毛泽东不怕死的战士’,可是,国际社会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背后有一只督战队。

毛泽东的算盘打的很精,一场战争可以解除掉两个元帅的兵权,还制造了他们之间彼此的,潜在的矛盾,顺便消化一些原国民党旧部。

林彪的本钱,彭德怀用,林彪会看得顺眼吗?林彪在行政上势弱,与彭德怀的明争暗斗只能求助于毛泽东了,所以,林彪顺理成章地成了毛泽东的暗器。

毛泽东的算盘打得精,却也有失算,一个不起眼的失算,让毛岸英上战场镀金,毛岸英死于战场: 

C6N6J9TU6R2E0001.jpg

这位倚车而立的是联合国军的飞行员,波兰裔,南非籍的空军中校,名叫:G.B. Lipawsky,他在19501125日星期六早晨九时许 驾驶编号 312 P-51型轰炸机于朝鲜大榆洞投下两枚凝固汽油弹,当时,战果不清,对他而言,只是一次例行的执行任务。

这两颗汽油弹,断了毛泽东家天下的梦想,否则,历史就是另外一副面孔了。

我们看一下毛岸英的简历:

留学苏联,参加过中国土改,帮驴抗过米,附件1,管理过大型工厂:一机床,上过朝鲜战场,毛泽东的大儿子,多么具有优势的政治履历啊!

假如,他从战场回来的话,在基层稍顿,转入部委,不消几年,作为毛泽东的助手参与国家的管理是非常顺理成章的,林彪事件也许就没有发生的机会,毛泽东也可以多存活几年。

毛岸英,生于19221024日,假如,在80年前后接班的话,年方58岁,对一个国家领导人而言,这是一个合理的年龄(华国锋,1921216日),恰如蒋经国。

再假设,毛岸英55前后生子,那么,历练之后,现在的年龄应与习近平相仿,习近平生于1953年。

我们,很可能就是今天的北韩。

但是,假如毛岸英荣归的话,在某种程度上参与政府的行政工作,毛泽东也许就会以相对平稳的手段处理他的政治对手,刘少奇的故事也许会有很大的不同。

然而,毛泽东无后,毛在文化大革命的做法完全是一派政治流氓的气势:“老子什么都豁得出来!”,为什么?因为他无后,没有血统的继承人,也正是因此,在文革后期,毛远新才成了毛泽东的联络员,成了东北王。

文革中期,1971年。毛遠新(左)30歲就當上瀋陽軍區政委。司令員陳錫聯(右)視他如太上皇:

      image.png

言归正传,假如,毛岸英没有死,毛泽东后继有人可依的话,刘少奇的命运也许会好些,文革也不一定会发生,并且如此的惨烈,林彪事件也就没有条件发生。

可惜,毛岸英死于G.B. Lipawsky中校扔下的燃烧弹,也有传言,是他无畏美国空袭,在品尝早餐的煎鸡蛋,不过,后一种观点被定义为‘历史虚无主义’,我只是在这里客观地陈述一下,让大家对‘历史虚无主义’有一个浅显的认知,无论如何,毛岸英的去世改变了中国的政治历程。

 

我国与美国的建交源于中苏的紧张关系:“远交近攻”。

1960年中苏两党关系破裂后,边境形势随之紧张,冲突时有发生,双方都指责对方挑衅,但基本都是属于打架范畴的非武装冲突。直至196932日发生在珍宝岛的战斗,这是一次有预谋的伏击,中国边境的守军先打响了第一枪,击毙了名为伊万斯特列尔尼科夫的“瘸子上尉”,附件2

随后,事情变得失控了,苏联集结重兵,超过50个师,配备了最先进的武器,其中包括核导弹和战术核弹头。苏联还制定了对中国进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的计划,目标是中国的重要军事基地──酒泉、西昌导弹发射基地,罗布泊核试验基地,以及北京、长春、鞍山等重要工业城市。索尔兹伯里后来在《中苏战争》写道:“苏军的作战设想,是通过核攻击使



浏览(1066) (9) 评论(12)
发表评论
研究法西斯 2019-03-20 18:55:20

2019 3 20

         

54d5ff02jw1dyubndcnt1j.jpg

Fascio Littorio

  这是法西斯典型的标志物,它起源与古罗马,古罗马的共和国,不再有王,也没有独裁者,执政官负责管理国家事务执政官履行职责的时候穿着暗红边的紫袍子,坐在象牙宝座上,由仪仗队护送着。执政官外出的时候,带着12名侍卫官。其中一位侍卫官肩上扛着一束笞棒,fascio littorio,如,上图,中间插着一把斧子,象征着国家最高长官的最高权力。这种象征着最高暴力和权力的标志帮,

它是用来处人以死刑的一种刑具。倘若有人犯了严重罪行,执政官便声若洪钟地宣判:“用‘法西斯’对他处以死刑。”侍卫官立即从肩上解开笞棒束——“法西斯”,狠狠地抽打罪人,直到把他打得皮开肉绽时,再拉他跪在地上,从“法西斯”中抽出斧头,当场砍下他的头颅。

这就是法西斯的起源,它出于人们对于秩序的追求与维护,执行人则是执政官。

秩序是每一个社会都需要的,维护它则是一件必然之事了,大家各忙各的事情,对于集体秩序的维护则是执政官的事情了----设计的很好,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然而,历史给了我们清晰的答案。

我有时候会静静的自问‘法西斯离我们有多远?在这么多教训之后还会再来吗?’。

二战结束近85年了,希特勒死了,但是法西斯并没有绝迹,我们看到了苏联,北韩与眼前的中共,他们都在试图维护着某种秩序,称之为‘理想’也好,名之为‘梦’也罢,总之是‘执政官’心中的秩序,忤逆者轻则在CCTV上鞭笞,重则入狱棒刑,令执政官感到绝望的人都被推出午门砍了头。

法西斯,就在我们身边,在我们触手可及之处。

最近,我观察到一个自发的社会团体的演化过程,我明白了,法西斯就在我们的体内,是一直存在那里的,只是没有被激活而已。

它如癌细胞一样,存在我们的体内,当免疫细胞被屏蔽之后,癌细胞就会扩散,直到杀死它所的寄生主体。

与癌细胞不同的是,法西斯在其扩展的过程中也会有分歧,让人困扰的是,法西斯在分裂之后通常会变得更法西斯,更加的独裁与更不可遏,每一次分歧之后,法西斯变得更强大,因此它而注定了法西斯的死亡是无法自我救赎的。

  我猜想,这也是名叫法西斯的这种癌症杀死它所寄生主体的必然途径,与癌症的自然过程有所不同。

法西斯,有下面的四个条件:

1、  一个执政者的理想;

2、  某种程度的集体主义;

3、  权威;

4、  个人作为其中某一部分时可以得到某种满足,精神的,或者物质的,甚至,两者。

 

古罗马看起来不错的设计,引出了问题:

执政官的某种,尽管不切实际的,但是仍可称之为为理想的东西被强加于社会,执政者具有某种超凡的控制力,如:《假如斯大林拥有一部智能手机》,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90319/internet-technology-stalin-dictators/

监控无处不在,就像奥威尔所描述的那样“老大哥在看着你!”,忤逆者,轻则鞭笞,重则棒刑,或者推出午门斩首,活着的都变成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顶多喝多了的时候骂一句娘,还需顾及一下是谁听到了这句叫骂:窝囊!

执政官及其爪牙在行政时都得到了满足感,精神的,或者物质的,现实是名利双收。

问题出在哪里了?非结构的均衡! 

执政官有某种被称之为理想的东西,尽管不切实际,但无人有能力拒绝,试图拒绝者被鞭笞、棒刑或砍头三者必居其一,以高压维系这个‘理想’,被称之为:维稳。

这是一部只有油门没有刹车的汽车,结构严重失衡,也许,我不担心它跑得太快,也不担心它走错了方向,我喜欢在车上睡觉,我更担心的是它刹不住车,睡着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理想被高压维系,生活被扭曲,异议者被挤压-----这就是法西斯的癌细胞。

怎么办?答案已在问题之中!

癌症的产生是因为抑癌基因变异,免疫T细胞被麻痹,所以癌症才会扩散;‘理想被高压维系,异议者被挤压’,这就是‘抑癌基因变异,免疫T细胞被麻痹’!

让理想回归自然,与生活同一,让异见分子充分地表达他们的个人意见,很遗憾,在很多的情况下我们做不到,可能碍于面子,更可能因为压力,在压力下个人利益的选择。

当理想被强制,异见分子被挤压,不用再犹豫:法西斯来了!

对于法西斯,像癌症一样,我们似乎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有重新唤醒免疫T细胞,在同一平台,如:依法治国,上拼刺刀:人民代表直选,让理想回归自然,以自由意志反抗任何形式的权威,督察执政官,法外无人。




浏览(1599) (16) 评论(9)
发表评论
事实与推理 2019-03-10 13:03:28

2019 2 20

最近我注意到一个现象,同样的一组事实依据,同样的推理逻辑却得出彼此背道相驰的结论,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成语“疑邻窃斧”的故事了。

为什么?从道理上讲,相同的基础事实,相同的逻辑过程应该得出相同的结论才对嘛,而事实却非如此,而且,从来都是如此的。

鲁迅在他的短篇小说《孔乙己》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从“疑邻窃斧”到小说《孔乙己》,基础事实清楚,推理过程也不复杂,但是,得出的结论却显的有些怪:邻人疑盗;‘窃’不为‘偷’!

我们的推理过程从理论上可以做如下的描述:

结论=逻辑(Σ基础事实)

因此,从表达式上看,相同的基础事实,相同的逻辑过程,结论是必然相同的。

很可惜,相同的基础事实,相同的逻辑过程,我们看到的、更多的,却是不同的结论!

 

F201006071421111502645169.jpg

   毛主席视察南泥湾炮兵团---宋承志,附件1

这张照片摄于19431026日毛主席视察南泥湾炮兵团,有谁知道毛的右下兜里鼓鼓的东西是什么吗?是半只那报纸包着的烧鸡!附件1,最高长官视察,请客,吃好点,无可厚非,但是,把剩下的半只烧鸡打包放在最高长官的上衣口袋里就有些不齿了,虽然延安生活物资短缺,但此举也必沦为笑谈。

陈云在回答干部关于毛泽东吃鸡的有关问题时说到:“是的,毛主席总有鸡吃,这不是毛主席愿意的。毛主席希望和我们大家过一样的生活,但是同志们想想,毛主席的健康对中国革命多么重要!所以,毛主席不愿吃鸡,党中央的命令一定要毛主席吃鸡。和我们每一个革命同志一样,毛主席吃鸡也是一种革命任务。”,附件2

生活艰苦,领导人吃好点,似乎不为过,但是,中央有命令让毛泽东吃鸡吗?至今为止,除了陈云之外没有见到第二份证词,所以,中央的命令是陈云杜撰的,是谎言。

而毛泽东吃鸡,却被王实味,《野百合花》,描述为‘衣分三色,食分五等’,王实味并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陈云的‘革命鸡’让他官运亨通,王实味的客观陈述却换得人头落地。

差别在与立场,陈云与王实味看到的基础事实都差不多,因立场不同,视角有差,得出的结论却截然不同。

因此,在基础的事实之外,还需要加一个‘方向盘’:立场。

因此,推理的过程应为:结论=立场(逻辑(Σ基础事实)),逻辑,是立场下的逻辑,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同样的基础事实,同样的逻辑过程,因立场不同,得出的结论截然不同。

在自然科学中,结论=立场(逻辑(Σ基础事实)),我们的立场基本上是同一的,所以,同样的基础事实,同样的逻辑过程,得出的结论通常是一样的,当结论不同时,大多数的情况下是因为逻辑过程有异,我们把在自然科学中的经验推广到社会科学邻域中了,却忽略了逻辑使用者的个人立场,这个‘立场’却是推理过程中的方向盘,它下意识地影响了推理的结果,如:陈云与王实味。

这个‘立场’就是我们所说的三观,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存在,却很难说的清楚,三观不合一定是政见不一,互不为信,难以共处,轻则回避,重则便是政敌,演变为无处不在的冲突,以致某一方动了杀机,试图一劳永逸。

当我们身处同样的物质环境,Σ基础事实,而立场有异时,可以相安无事吗?

在某些条件下我们可以相安无事,比如,大家共同划定一些界限,如,法规,法律,并遵守它们;此前提一旦被破坏,冲突变不可避免,解决冲突有多种途径,回到法律框架内,或者,一劳永逸!

如:希特勒。

希特勒还会再来吗?我们怎么办?

 

 

附件1《毛主席视察南泥湾炮兵团》---宋承志

http://military.people.com.cn/GB/8221/51757/181363/185227/11804574.html

 

附件2《陈云:毛泽东吃鸡是革命任务》

https://news.qq.com/a/20120207/001044.htm



浏览(814)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村庄与命运 2019-01-29 07:22:38

2019 1 20

 

《小村之恋》

           在夢裡,

彎彎的小河

青青的山岡

依偎著小村莊

藍藍的天空

陣陣的花香

怎不叫人為你嚮往

問故鄉

問故鄉別來是否無恙

我時常時常地想念你

我願意 我願意

回到你身旁

回到你身旁

美麗的村莊

美麗的風光

你常出現我的夢鄉

、、、

、、、

-----这是邓丽君歌曲,如诗如画,曾经风靡内地,而现实却没有这般的诗情画意,很骨感。

纵观中国经济的历程,我清晰地看到几个在我国经济、政治历程中绕不过去的村寨,现在,时过境迁,我是依旧地“常時常地想念你”,故园,浮生如梦。

大寨,小靳庄,小岗村,大邱庄,华西村,现在在名单中需要加上汕尾的东洲村,顺着这六个村寨的脉络我们就可以更好地理解中国的经济历程与为了可能的趋势。

我们从村庄谈起。

村庄的形成起自自然,首先是基于血亲的家族,进而发展为种姓、种族的集合,从家族到种姓、种族的成长过程通常是以安全为目的,在自给自足的原始经济模式下,生理的需求尚在其次,村寨之间彼此以社交、结盟的方式形成一个较大的、松散的社会团体,以抵御外族入侵,它被马斯洛描述为‘社交需求’,不过,马斯洛是在个人的层面上使用这个概念的,罗马及欧洲的城邦都是在这样的思路与需求下形成的。

顺便提一下,在群体的层面上,我们只有生理的、安全的及社交需求,但是,所有的需求都是以满足生理为目标的,安全,是为了保障生理需求,社交,比如,谈判,也许是为了安全,但从根本上讲仍是为了群体的生理需求。

族群,种族再延伸下去便是国家,以社交的方式,通过条约,协议等方式构建国家,国家,看起来神秘,实际上在村落、城邦时已经隐含其中了,产生于族群、种族生理与安全的需求。

因此,国家的作用也就清晰可见了:取得生存资源与维护安全,国家的其他功能均衍生于此,而决无例外。

‘村子’大了,群体与个体特征体现在国家事物中的不同层面上,此刻,政治粉末登场。

何为‘政治’?有很多的解读,我认为最为清晰的注解应为:众人之事为‘政’,众人之管为‘治’。

村子大了,多了,众人之管呈现出来了:政治。

政治,因众而生,因此,政治也应为‘众’之利益的表达与体现,从任何角度看,独裁绝不是一个好的政治体系,尽管它经常被产生;政治从其生成看,最好的体系应是民主的架构,把‘众人之治’交由一人,结构不对称,‘众人之政’就一定会面临极大的风险,此人的私立如何制约?他的观点非众人之见怎么办?

很遗憾,在独裁的政体中,这样的事情是一定要出现的,只是时间与大小的问题,而尴尬的是,一旦我们赋权与独裁者,权力就很难收回,独裁的统治方式通常会在政体内延续一段时间。

关于独裁体的收场我们有很多案例可循,希特勒,皮诺切特,萨达姆,佛朗哥,蒋介石,苏联及宗主国退出殖民地的各国,现在,委内瑞拉的马杜罗又加了进来,让村民们感到兴奋而老大哥却一脸的惊悚,不用太在意,权当早春的预演吧,也许,在这个名单中,10—15年的时间,我们很快就会见到的熟悉的老朋友-----需另文再论,假如我有兴趣的话。

回到我的主题,国家起自村寨,还有一类国家来自于殖民,如:澳大利亚、美国,我们从村寨可以解读到的东西比我们想象的更多,1949年之后的中国经济,政治发展脉络可以从几个村庄解读出来。

村寨,从社会学角度看是一个经济、政治的混合体,是一种社会的组织结构,既然是一种社会结构也就一定有它特有的、结构性的功能。

在远古时期,农民生活自给自足,此时的村寨功能是经济的,或者说是生理的,当出现外部压力时,村寨会在压力之下体现出防卫的属性,即安全的,村寨彼此进而构成联盟,城邦,国家由此而生,因此,村寨的功能也转化为国家的功能:经济与安全的。

老子在《道德经》第十七章: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太上,下知有之、、、“我自然。”,这是老子眼中的最高政治境界:下知有之,却浑然不觉,老百姓们行事自然,太上无为而治,而非三天两文地折磨百姓,喊着‘提高防控能力’,有‘政’无‘治’才是最为完美的政治,老百姓依照直觉,常识道德,法规、法律行事,在制度体系内无需旁顾。

现在,我们回顾一下中国的这六小村寨:大寨,小靳庄,小岗村,大邱庄,华西村,东洲村。

大寨

大寨的名称是因为北宋时,宋军在此驻兵抗击辽兵,因此得名。全村共有160多户人家510口人。村东西长约两公里,南北宽约一公里,总面积约为1.88平方公里,海拔为1162.6米。全村共有七百多亩地,但被山梁、沟壑分割成四千八百多块,恶劣的地形俗称“七沟八梁一面坡”。全年无霜期只有五个多月,十年九旱,平均亩产只有七八十斤,自然环境非常恶劣。

1946年成立了互助组,1952年陈永贵担任大寨村的党支部书记。1953年办起了农业生产合作社,1958年又率先成立了人民公社。这一期间在陈永贵的带领下,大寨人从山下担土到山上,造起了旱涝保收的人工梯田,平均个劳动力搬运土石方作业量达1000多立方米,担土80多万担;每人每年担石头880多担,担粪、担庄稼十万斤。1964210日,《人民日报》刊登了新华社记者的通讯报道《大寨之路》,介绍了大寨村的先进事迹,并配发社论《用革命精神建设山区的好榜样》,号召中国人民学习大寨的战天斗地的精神,中国大陆掀起了学习大寨热。

-----引自:维基

大寨,延续的是苏联集体农庄的道路,它的自然坏境恶劣,七百多亩地,但被山梁、沟壑分割成四千八百多块,恶劣的地形俗称“七沟八梁一面坡”,在亩产恒定的条件下,为了增加收益,唯一的出路是平整土地,这是一种极为自然的想法与做法,凭直觉行事,是一个人对环境的‘条件反射’,业绩突出,引起了省领导的重视,1963年毛泽东发布的一项指示“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人民解放军”,1964年被记者写在了人民日报上,被推广至全国,陈永贵也因此而越升为主管农业的副总理。

中国经济改革之后,大寨,基本上就销声匿迹了,陈永贵也下去了,按部长级待遇,在北京苜蓿地的22号楼安排了一所公寓,但是,他似乎更喜欢呆在大寨。

 

小靳庄

小靳庄,完全是政治的产物,因农民会唱样板戏,搞诗歌大赛而闻明,被江青看上了成为了意识形态中的先进村,跟政治走地太近,它很短寿,那几个当事人,下场也没有太好。

农民为政治唱戏,能唱多久呢?

 

小岗村,

1978年,十八位农民以“托孤”的方式,冒着极大的风险,立下生死状,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按下了红手印,

凤阳县小岗村原来是一个只有二十户农民的小村子、穷村子。1979年初穷得难以开锅的农民,为了填饱肚子,私下商议分田到户,当年就立竿见影,粮食增产,此事万里上报到了邓小平并给予肯定与支持,指示在全国推广,从而使毛泽东所搞的人民公社被彻底废除。

根据邓小平的思想,废除人民公社实行分田到户是迟早的事,小岗村只是一个突破口。如果没有小岗村,也一定会找出别的什么村来充当这个典型。在安徽省就有比小岗村更早搞分田到户的村子,只不过小岗村的材料报得早,写得好,所以有幸被选中了时机创造了“小岗精神”。

而实际上,刘吉《农村包产到户》这样写道:搞分田到戶是在1961年困難時期,天災人禍導致農村餓死大量人口。在這種嚴峻的形勢下,包產到戶作為一種補救措施又在農村流行開來,並且得到了劉少奇、鄧小平、田家英等人的支持。鄧小平著名的“貓論”就是在這個時候說的。但是毛澤東大怒。他在19628月政治局會議上,針對劉少奇等人憤怒地說:“一搞包產到戶,一搞單干,半年時間就看出農村階級分化很厲害……”“這股風從何而來?”毛澤東自問自答,“來自黨內。”他進一步說,“黨內有些人變壞了,貪污腐化,搞小老婆,搞單干,招牌還是共產黨,而且是支部書記。”他說:“包產到戶是方向的問題”,並由此演繹出他那著名的論斷:“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

----http://book.people.com.cn/BIG5/69399/107423/166039/9856916.html

‘分田到戶’作为应急的经济手段在1961年就已经试行过了,在19213月列宁为了自救,调动农民的积极性,保障供应也施事过类似的经济政策,史称:新经济政策,我想,中共的干部们,作为徒子不会不知道,所以,‘分田到戶’并非新东西,邓小平只需把1961年的历史的卷宗拿出弹去浮尘,修改一下发布的时间,照葫芦画瓢即可,他的上面也不再会有人指手画脚的了,时机,造就了小岗村,更造就了邓小平。

只是,这次,‘分田到戶’打开了,就无法再关上了。

世间对这次‘分田到戶’一片美誉,而事实这只是他们的自救,丢弃包袱,让百姓自生自灭,目前的国企对私营企业的掠夺使我不得不做这样的猜测。

不过,很抱歉,闻到自由味道的人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人心不古!

大邱庄

我不多非笔墨了,请参见大邱庄词条: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4%A9%E4%B8%8B%E7%AC%AC%E4%B8%80%E5%BA%84/9345685

大邱庄,起子经济改革初期,原材料短缺的能人经济时代,民办重工业,它的起步甚至比大规模的经济改革还快了一个节拍,始自1976年,四人帮刚刚落台,当时的社会经济环境是全面短缺,从生活物资到生产物资,没有计划指标,你几乎买不到任何东西,企业改制,激发了人员活力,大邱庄的产能刚好回避了计划经济的指标控制,所以它的产品畅销全国。

很可惜,禹作敏的“大邱庄神话”使得他本人迷失了自我的定位,在结识邓千金之后,就更不认识自己了,导致在1993年,禹作敏因窝藏、妨碍公务、行贿、非法拘禁等罪名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从“神坛”落入监狱,大邱庄神话形从此破灭,经济发展也日趋没落,禹作敏,为大邱庄烙下了一个时代的印记。

有趣的是大邱庄的能人经济起点,假如,村里人称“刘万能”的能人刘万明所擅长的是另外一种技能,我猜,大邱庄也许就会是另外一个发展方向了。

 

华西村

关于华西村,则是另外的一个故事了: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D%8E%E8%A5%BF%E6%96%B0%E5%B8%82%E6%9D%91

华西新市村原称华西村,是隶属于江苏省江阴市华士镇的一个行政村,被认为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一面旗帜”,有“天下第一村”、“华夏第一村”的美誉。原村党委书记为吴仁宝,现任村党委书记为吴仁宝的四儿子吴协恩。

它有着非常清晰的两个纬度:经济与政治,它政治含义似乎远远大于他的经济意义。

从政治角度看它更像是一个王国:吴国,又混合了集体农庄的色彩,富裕,至少曾经富裕,但人治、集权、违法纠缠其中。

经济上,成为典型之后,骑虎难下,经济上无以为继时靠大规模的政策性的银行贷款维持,华西村的负债规模对外界成谜,我个人很担心他的坏账规模,它的不良资产太多了,远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美。

吴家王朝,政治骗子而已,它会死的很难看。

 

东洲村,维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9C%E6%B4%B2%E4%BA%8B%E4%BB%B6,附件,

外界知之不多,我之所以知道它是因一次出差,当时正赶上2005年末的东洲村事发,我开了一辆京牌车辆去汕尾,在收费口被拦截严查,我很生气,态度很差,几乎与军警冲突,到了汕尾之后了解到了事情的起端。

汕尾建电厂,征用东洲村滩头地,村干部出卖村民利益与地方官员,开发方合谋贪污,村民先是正当途径反映情况未果,7个月后,也就是2005年的12月演变为街头抗议,随后是镇压与封锁。

后来,东洲村的消息陆续有知,镇压村民,判刑,政府有限地妥协,民主选举村干部,后来,大约2009年前后,东洲村再度事发,又是镇压、封锁消息、这次,有东洲村的人员流亡海外。

但是,由于消息封锁,中国内地及境外对此事了解得非常有限,几乎没有任何反响。

抛开时间、地点,这个过程涵盖了我国90%以上的群体事件的框架结构。

东洲村的逻辑是国有经济对民生罔顾法律的强取豪夺,并由此引发社会灾难,灾难降临后政府立场偏袒,司法不公,贪赃枉法,欺压民众,欺骗社会,向世界封锁消息------这不就是我们的现实生活吗?‘你所有的,千万别让老大哥看上!’。

因为法律缺席,在强权面前,我们没有谁是安全的!

我国的村寨,大寨、小靳庄、小岗村、大邱庄、华西村及东洲村,把他们连为一线,这就是我们的经济发展历程,我们的个人生活历程,村寨,经济、政治的混合体,经济自由所占的比重稍多些时,我们的个人感受会舒服些,政治所占的比重越高,我们就越不自在,小靳庄是一个典型案例,农民唱戏,能唱多久?!

7个村寨的最终归属是东洲村,东洲村就是我们的缩影。

‘他’的利益不可动摇,能动的,必须动的唯有是我们了,‘他’满足之后,我们只有逆来顺受,稍有不满便成了‘慰问’的对象,不好意思,我的意思是维稳!

而‘他’,无处不在,却也无处可见,‘他’已为利益集团所绑架,成了私人利的代言人,公权、公义、公利皆被私人

浏览(80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旧文;“我爹的苹果树” 2019-01-24 19:06:58

2010-5-23

    很久以前,当我爹还年轻的时候,我爹,在我家里,对,我家的院子里,种了棵苹果树,希望我们从此走向平安、富足。

    我爹已入暮年,每日安乐地在这棵树下乘享阴凉,欣赏着这棵树,却也无奈。

    原指望着它可硕果累累,果实个个香甜,儿孙们可嬉戏于树下,遮风避雨,饿可果腹,不曾想,一辈子的辛劳只换得姑且乘凉。果不饱腹。

    满树的硕果,果香,蛆先尝,辘辘的饥儿伸手取下的却常常是一个苦果,光鲜的表面粉红里透着诱人的香,一口咬下去很可能见到数只蛆,也许还有几条只剩了半个身体,嘴里的苹果,咽难,吐亦难;小心、艰难地咬下去,越见果心日见烂心,要是你哪一天享用到一个没有蛆的苹果,够你癫狂三天的。

    一眼望去,满树的硕果,却难以让儿孙安身立命。

    陪着爹乘凉,就也多看了它几眼。

    当好果子成了另类之后,我就很少敢碰它了,只是在树下躲个阴凉,陪爹闲聊家常,无论我们如何打药,如何浇水,如何剪枝,它总是给我的是恶果,甚至,它常常会不经意地落下几颗石果,打得我满身的伤痛,碍于爹的心情,强忍着痛,压着火,嘴里蹦出的却是‘它真可爱’、‘真好玩!’之类无关痛痒的词语。

我很怀疑,莫非我家的土地就只能长这东西?还是当年我爹拿错了种子?或是‘被卖假种子的人给忽悠了?’,爹健在,却也不好多问,生怕惹得老人不开心,反正我们也不吃它,说它漂亮就好了,至少大家都没被晒到,太阳底下的日子可不好过哦,你没有见到饥肠辘辘、黑枯的农民吗?你不知道还有更多的人连烂苹果都吃不到吗?他们,即便咬到了蛆体也权当吃肉了,‘躲在树下乘凉’,想都不敢想。

   爹在这棵树下惯了,安然,若不然,我会换一棵果树,即便小些,很可能还会没有果子,但一定不会有虫子,果子也早晚会有的。

    陪着爹闲聊,我却暗忖,我爹百年之后这棵果树会有怎么样的命运?我会与这棵树分离,也许我会搬家,也许树会搬家,但我猜,搬家的一定是树,它因我而生,它也会因我儿女而亡,省得我的儿女像我一样,饱受伤痛,昧着良知讲话。

我将拿它点燃我的壁炉,儿孙们围坐在炉前,在熊熊的烈火前,咏读着春天的童话,伴我们渡过严冬;我会为我的儿女种下一棵橄榄树,当白鸽落在枝头,我们将在树下欢歌尽舞,我也一定要烂醉在橄榄树下一次,谁都别劝我:‘我没醉!’,让我痛痛快快地酣醉一次,我们压抑得太久!



浏览(1886)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4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