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里人的博客  
ńぇǎ  
我的网络日志
密码结构设计 2018-01-14 23:03:13

2017 1

加密的算法有多种,从结构上看,只有两类:换位与替换,换位的经典体现为‘斯巴达密码棒’;替换则体现‘凯撒密码’,后续的发展几乎都在‘替换’的这种方式上,所有的加密算法都是在替换方式上的运算,恩格码机就是凯撒密码的物理实现。

   image.png   image.png                                                

凯撒密码可以从结构上抽象为: En(X)=(X+n),mod(26),此后所有的密码算法都是其凯撒变种及演化,如每个字符采用不同的位移量n,因此而演化了密钥的算法,由密钥确定字符的位移量,人们探索的只是不同的算法F,字符集没有任何的改变。

 

这两类加密方式:换位与替换,在‘换位’思路上的密码进化似乎停止了,没有看到更多的进展。两类密码结构,两种不同的思路。

 

19411122日,數學家艾德里安·艾伯特博士根據希爾的方法揭示出了所有替換式密碼的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無論它們在設計細節上多麼的不同,其實質都對應著一組方程變換,正是這組變換決定了密碼系統的Sigma陣列。只要搞清一套密碼的方程體系,就能恢復出Sigma陣列,而這就等於實質上複製出了一台同樣的密碼機器。---引自《密码传奇,九》,古哥古点,附件1,这意味着,所有的替换算法都有机会被破解,也迫使的加密者寻求更为难以解破的密钥,如,两个大素数相乘,但是,本质依旧没有改变,因此,它们的风险依旧,一旦攻破算法,比如,找到加密算法中那两个足够大的质数,那么解密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我注意到艾德里安·艾伯特博士所‘揭示出了所有替換式密碼的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無論它們在設計細節上多麼的不同,其實質都對應著一組方程變換,正是這組變換決定了密碼系統的Sigma陣列’---艾伯特,这里,有一个前提,艾伯特并没有特别指出:‘运算在一个特定的、有限的字符集内’,所以,艾伯特应更为严紧地表达为:“特定的、有限的字符集内,替換式密碼的一個共同特點、、、、”。

从结构上看,这似乎是必然的,有限的字符集,有规律的、有限的运算一定会产生一个有限的结果,从哲学层面考虑凡存在,必有限,剩下的只是如何揭示其有限了。

因此,打破加密过程中的有限性是生成不可破解的密码的前提,这也正好验证了不重复的密码才是真正不可解破的密码的经验陈述,因为,不重复彻底打破了任何比对的可能性。

 

沿着斯巴达密码的思路,位移,以‘令人人都感到奇怪的是’短句在P1p2yyxx格式下编辑了一段密码:

00051314-00160402-00822011-16971504-00121903-00080801-01022012-01392103-00120301-00141910

p1yyp2xx格式下其编码为:

00130514-00041602-00208211-16159704-00191203-00080801-01200212-01213903-00031201-00191410

其他的编码格式也可依次变换,读到这样一段数字串何人可解其意?在上面的短句中有‘人人’两个字,但是,它们的编码是不同的,在凯撒密码的算法中,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凯撒运算En(X)=(X+n),mod(26),变换关系是一一对应的,是唯一的,因此,‘人’,或者‘Anyone,经凯撒算法之后编码是唯一的,历史上的破解者也正是通过比对已经破解的密文与未解密文的代码从而找到编码规则的。

    在使用中,两个数字之间的横线是不会有的,我在这里这样写,仅仅是为了阅读的方便。

我相信无人可解,即便他猜到了我的编码格式,除非他得到了我的密码蓝本《晚清七十年》的电子文本,该书共有498143个字符:

image.png

由此文本,再依据编码结构,译出上面的数字串就非难事了,把它交给电脑,伸一个懒腰的时间,你的电脑就会让你读到译文。

假如我们把此算法从结构上做抽象,斯巴达算法对单一字符的运算可以表达为:En(X)=F(X, {Character Set}),对全文则等价为:Cipher=FPaper,{Character Set}),有趣!看着眼熟吗?En(X)=(X+n),mod(26),它的逻辑表达式本质上与凯撒密码一样!所不同的是算法F与字符集(Character),因此,我们只需要把算法F定义为凯撒运算:En(X)Dn(X),把字符集定义为英语的26个字母,则,斯巴达算法包涵了凯撒运算,甚至我们可以把凯撒运算作为斯巴达算法的特例。

斯巴达算法与凯撒运算具有相同的逻辑结构:Cipher=F(Character Set),凯撒运算在某个级别上的可重复性总是存在的,只是如何找到的问题,凯撒算法的风险来自与它封闭的字符集,‘凡存在,必有限’,而斯巴达算法的字符集是开放的,尽管运算(F)有限,但在开放的字符集上,它仍可以生成不重复,一次性的密码,使试图破解者无从下手,更无法试图以矩阵解读,因为它打碎了生成矩阵的前提:有限字符集。

因此,我的结论是,在凯撒算法思路上设计加密算法,F,在斯巴达算法的思路上,选择可变的,具有很大空间的开放字符集,由此生成具有更高可靠性的密文,並可以由此生成民用的,幾乎不可破解的通用加密算法。

在‘加密解密’的博弈中最后的赢家是谁?我认为是加密方,加密与解密双方地位不对称,因为解密方很被动,加密方可以以很方便的手段更改运算法则,几乎不需耗费时间,而解密方则处于被动地位,一个算法,解密者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而且,加密方的算法几乎是无尽的。

 

 

 



浏览(30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ZT:我卖掉北京500万的房产,在老家生活的这两年 2018-01-14 14:03:02

http://inews.ifeng.com/55114502/news.shtml?from=timeline&back=&back&back

2018-01-14 17:09 财经大字报综合

 

相信很多人都曾有和我一样的想法——把北上广深的房产卖了,拿着数百万巨款,再去三四线城市甚至是农村买个房子,做一个世外之人,潇洒、悠然地度过余生。

然而,绝大数人对此只是想想,并不敢真正付诸于行动。但,我是个例外,因为我是个有魄力的人。

 

1

大学毕业后,我在北京的一家国企工作多年,并有幸拿到了北京的户口。2005年,看到有朋友开始买房,于是我也鬼使神差地在北京西南三环买了一套商品房。当时房价是4000多一平米,我买了一套116平米的3居,房价高达40多万。这在当时对我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因为我的工资也不过4000元。但我说过,我是个有魄力的人。

拿着家里的资助和自己多年攒下的几万块钱,首付了15万,贷款25万,10年期,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买下来了。

于是,5年后,我还清了房贷。10年后的2016年初,我以495万的价格把房子卖了。

至于卖房的原因,一是当时工作上的不如意;二是家里年迈的老人身体不好,需要照顾;三是老家亲戚朋友的各种劝说;而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判断,北京房价已到顶,随时可能崩盘。于是,我以惊人的魄力把它卖了,同时也辞去了北京的工作。

手握500万巨款,像打完胜仗的将军一样凯旋,回到生我养我的老家——一个十八线农村。

于是,花了30多万,迅速把自家的破房推倒,重盖了一个三层小洋楼,给父母住。自己又花了40多万,在市中心里买了一套120平米的大三居。加上装修、买车,以及“借”给亲戚朋友、父母兄弟姐妹的赞助费,手里还剩个300来万,分别存了定期、余额宝,还买了理财和保险,坐收利息。

就这样,我梦想中的赛神仙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2

帮老人治好病,参加各种朋友聚会、各种胡吃海塞,还去视察了一下别的国家,就这样快乐地度过了大半年的时间。这半年真的很快乐,毫无压力。

时间一晃,一年过去了。2016年底的时候,我卖出的房子已经涨到了870万,涨了近400万。

这开始让我有了些许的不爽。

伴随着心态的改变,我也开始对自己的生活多了几分厌倦。

北京的朋友圈逐渐消失了,身边的朋友虽然多了,但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

我似乎融入不了这种天天打麻将、说话跟吵架一样、一下雨就满脚泥泞、一进村充满各种肥料气息的生活。

不对啊!这,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神仙生活。

去镇上最大的超市买点东西,发现无论什么都比北京贵。一瓶2L的大可乐,一般都在8-9块钱,而北京我记得也就5块多一瓶,贵的时候不过6块钱。

然而最让我无法容忍的是,贵也就算了,但买到的东西一不留神就是山寨货。比如“OO糖”、“漂柔洗发水”、“美地电风扇”,还有“旺好牛奶”。

想去上班,才发现这里根本找不到适合我的企业,甚至这里根本就没有互联网行业。

 

3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一份跟互联网沾边的工作,进了公司做了几天才知道,竟然让我做网管。我一个高级架构工程师,拿着2000块钱的工资也就算了,还要做网管,还要修电脑?法克!

我们这里市区最繁华的地方,也就相当于北京的城乡结合部,甚至还不如。

想约朋友去咖啡厅坐坐,抱歉,没有!想去吃个海底捞、绿茶、呷哺呷哺?没有。就连想去吃一次垃圾食品肯德基和麦当劳,这个倒是有,只不过名字是二合一的“麦肯基”。

你可以想象,一个在北京生活了10多年的外地人,回到自己的家乡后,各种不适应的窘态吗?

就这样混混沌沌的,虽然身揣300万巨款,虽然利息都足够我们一家人的疯狂花销,然而,我却觉得自己废了。我看不到未来,我的未来也许就是这样——拿着钱,等死。

一个人的精神垮了,万事都变得不顺。

老人的病情再一次加重,治疗、抢救先后花了几十万,但还是没有抢救过来。

后事之后,我再一次以我的魄力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杀回北京。

 4

北京这个城市,让无数北漂一族痛并快乐着。

三分之一的工资交给了房东,紧张的工作压得人透不过气,从地铁上小跑着的人群可以感受到这里生活节奏的快速。但是,说起在北京工作,相信大多数人的心里还是带着几份自豪的。

这里有着全国最高的工资,有着数不清的工作机会,有着最好的商业、医疗、教育资源,有着我的那一群狐朋狗友。

再次回到北京,回到了我之前住过的小区,我的眼睛有点模糊了。一切虽然都是那么熟悉,但我的家已经不属于我,我再也回不去了。

这时,与我当初相同户型的房价已经是900多万了,我要感谢317新政、感谢限购政策,要不是317,现在房价一定过千万。

然而这900万,相对于我兜里的300万来说,仍然是遥不可及。由于之前在北京有过贷款记录,现在我再购房只能算是二套,首付要60%。对,是540万,还差200多万的缺口。

我实在不想租房,而且有了之前的经历,我已认定,我的后半生一定会在北京度过。

5

于是,我七拼八凑到了350万,付了首付,在同小区又买了一套近600万的小两居,70多平米。

3个月后,我终于搬进了新家,虽然比之前小了些,但是我觉得很踏实,也很满足。

很幸运,我两年前离开的那家公司,经同事推荐,又一次收留了我。

我的工作回来了,我的朋友圈回来了,我的生活也回来了,我的呷哺呷哺、我的绿茶、我的麦当劳肯德基,我终于又恢复了两年前的生活。

现在,就连老板冲我发脾气臭骂我时的样子,我都觉得是那么的帅。

如今,我的最大梦想就是——努力工作,争取在我退休之前,把房子换回同小区116平米的三居。







浏览(462) (4) 评论(0)
发表评论
从‘中朝密件’谈起 2018-01-12 23:11:36

2018 1 12

 

前几天,网上流传一份关于美国传媒刊登了一份疑似中共中办的有关中朝核武秘密交易的“绝密”文件,引来诸多猜疑,中国政府指文件是假冒伪劣,后被聪明人指出此文出自郭文贵的团队,似乎郭文贵趁黑在鬼子和伪军之间扔了颗手榴弹,整个一个电影场景。

被质疑的有:文件编号及抄送单位,与此同时,海外推特上也有人发文称文件造假,包括文件中出现将〝军事对峙〞写成〝军事对持〞的文字错误。

我可以说明的是在办公厅的行文上以‘No’行文有先例可查,至于抄送单位,则是受文件发放范围所限。

所以,前两项质疑‘文件编号及抄送单位’无法说明文件的真伪。

最有趣的是在海外twitter上推出的文字错误了。

前不久,举证郭文贵所持文件为假冒的理由是郭文贵展示的文件没有条码,所以为假。

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我不知道大家设想过没有,假如,加在每份文件的条码唯一,指定接收人,那么,郭文贵展示的文件体现条码的话,那么,谁泄密猜都不用猜。

但是,郭文贵的文件没有条码,我猜他是故意掩盖了,即便有,也可能引为显示所限,看不清楚,故,审查内鬼仍有障碍。

我们顺着条码唯一的思路换一种做法,在需要加密的文件上,每一份都有一个独特的错误,比如,错一个字,或者,一个标点符号,那么,根据面世的文件,设计者就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泄密的那个人了。

因此,我猜测,这份‘朝鲜密件’的错别字已经注定了谁是泄密者,很可惜,这只是一个技术上的猜测,无从证实。

一个猜测而已。



浏览(2145) (5) 评论(3)
发表评论
"『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 2018-01-12 07:59:44

----癡人说夢

2018 1 12

 

 "『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聽起來很威風,也很美,可是,有違常識。

  “老虎要露头就打”,前提是你已经确认了老虎何在,提前设伏;“打飞蝇”却非一般人可为,也许偶然可以蒙上一个,苍蝇大多数在房间里,办公室里‘打飞机’或许可期,‘打飞蝇’却不可为期,通常他们的门口写着金光闪闪的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而想穿越那道大门,门都没有,卫兵们荷枪实弹。

我一直以来都觉得奇怪,古话讲‘上梁不正下梁歪’可是江泽民的班底,从将军到干部,基本上该抓的都抓了,但是,江泽民却安享颐年,猎人,可以给我们一个解释吗?

老老虎,贾庆林的故事、‘红楼旧梦’我就不多说了,你比我明白。

王岐山,从郭文贵实名举报看,证据不少,有说法吗?中国梦,梦见猪了!

再说说苍蝇,举国上下何处不飞鹰,哦,写错了,是蝇!

我们的衣食住行,何处无蝇?我想我的说法不为过吧,自2012年以来,老虎还是老虎,苍蝇还是苍蝇,不同的是,老虎,也许只是换一个名字,苍蝇该怎么飞,依旧怎么飞。

 

打虎灭蝇,是你的丰功伟绩,可是那一只老虎、苍蝇不是你们养的?

党已非党,此党与父辈之党,仅同名而已。

事实上,您的美梦成真也并非难事,唯需限制中宣部的权利,仅限于党的宣传事宜即可,‘把权力还给人民’,‘把权力还给人民’似乎有些不入耳,换一个说法:把新闻还给新闻,令老虎、苍蝇无处藏身。

   难吗?不难!却难于实现,所以,“『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痴人梦说,对着媒体信口乱喷,还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附件:习近平强调 老虎露头就打

http://news.creaders.net/china/2018/01/12/1911618.html

 | 2018-01-12 00:44:27  明报







浏览(88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ZT:敦促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先生辞职书开放签名网站 2017-12-15 21:58:39

签名网站首页(签名链接在游览器底部):https://qm2017.github.io/

签名图片版:https://qm2017.github.io/cq-resignation.png

签名pdf版:https://qm2017.github.io/cq-resignation.pdf





浏览(1023)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1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