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里人的博客  
ńぇǎ  
网络日志正文
谁是黄燕玲? 2020-02-15 15:10:12

2020 2 15

武汉瘟疫的起因与源头至今未明,网上有多种流传,石女一下子成了知名科学家,不过,这个名声有点臭,有趣的是,自己臭却让令别人“闭上你们的臭嘴”,石女先放她一码,飞不出高粱地。

我们来看一下0号病原。

关于0号病原应该不难找到,被隐身了。他们可以把我们当盲人,瞎子摸象,谁都不知道象为何物,而隐瞒一时,但是,那是古代,现在有一种东西叫网络,只要每个瞎子客观地陈述所摸到的,借助网络,瞎子们可以做出完整的,象的拼图,而无需顾及这支象有多大!

在微信上看到一个图片:

 

0.jpg

真假难辩,但逻辑很清楚,我无需多说,它清楚地解释了0号感染者与一号感染者及其后续过程。

今天,我读到新京报就此传言对石女及研究员陈全姣的采访,附件,附件显示,据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于2011114日的《2012年度引荐免试硕士钻研生拟登科名单公示》显示,黄艳玲系西南交大引荐的学术性硕士。

而‘215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钻研所研员石正丽、流感病毒尝试室研员陈全姣求证,两人均默示,对病毒所能否有一位名叫黄艳玲的女钻研生其实不把握,但可以担保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传染新冠肺炎。’

2012年到武研究所的研究生,当记者向石女与陈全姣求证时‘两人均默示’并表示‘可以担保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传染新冠肺炎’。

从上面的图片中得知P4P3的关系,P3是负责检验的,所有的检验设备在P3实验室,但是,从P4实验室里出来的样品需要运输至P3实验室,问题就出在这个环节上,至于1号病人是如何染毒的他自己最清楚,我想,武汉的殡仪馆也不会仅他一例,用不了多久就会爆出名字来。

回到这次采访,12年来的研究生,从P4P3负责运输样本,而石正丽、陈全姣‘两人均默示’,‘默示’用在这里很有趣,是‘默认’还是‘沉默’,没有说清楚,但是,关于这个采访我也看到了其他的表述,《网传武汉病毒所一研究生系零号病人 石正丽:无一人感染》:

、、、215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两人均表示,对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但可以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

      ------http://www.bjnews.com.cn/news/2020/02/16/690141.html

对于黄艳玲被这两位表述为‘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这如何让人相信呢?12年被推荐来的研究生,近八年了,仿佛是透明的。

黄燕铃:http://159.226.126.127:8082/web/17190/20

image.png

我相信,记者在问道黄艳玲这个名字时,她们都沉默了,随后把话题岔开了:‘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沉默,我理解为默认,默认了病毒研究所里有一位名为黄艳玲的女生,至于石正丽所保证的‘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我就不敢下结论了,‘目前’这两个字也颇有些华春莹的风采,可以相信是一句实话‘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可是,从逻辑上我无法判断再此之前是否曾经发生过呢?‘目前’与‘到目前为止’是有区别的。

我相信的她一定是党员,入党宣过誓,尽管我无法确定她宣誓时是用右手还是用左手,但是,宣誓一定的:为共产主义奋斗-----通常,这是一句不靠谱的谎言,累死你也到不了共产主义!

言归正传,谁是黄燕玲?她在病毒所吗?她是0号感染者吗?

这些问题我们都不确定,所以有多个版本的猜测,官称之为谣言,想打碎这些谣言不难,只需尸整理,哦,写错了,是应为石正丽,证实一下,黄艳玲女士是我所里的研究生,假如,她人在人间的话,让她出来到街上散散步,假如,她不在人间,请只需说明她不是死于实验室即可,比如,得了急性前列腺癌症,抢救无效、、、而不是从人间蒸发病黄艳玲。

根据目前的情况看,从逻辑上判断,关于黄艳玲传说是真实的,她就是0号感染者,至于一号感染者则是另外的一个故事了。

石正丽,我们素不相识,无宿怨,奉劝你一句,自己在尚可以选择的时候,赶快选择一个下场,该退场了,否则,将不由自主。

 

补充,我想起另外一个故事:

8946之后CCTV播放了了一个会议画面,主讲人有三个:袁木,张工与北京市委秘书长袁立本,前两个人,我就不说了,讲一下袁立本,他在发言时语言含混,始终不敢面对镜头,小动作很多,不时地东摸西碰的,表现得很心虚。


后记:

我看到网上有辟谣的文章,据称是黄燕玲女士的导师危宏平先生声称‘刚与黄燕玲通过电话’,我信了,你懂的!

但是危宏平,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D%B1%E5%AE%8F%E5%B9%B3,研究专业是:研究方向

主要从事病原诊断学与分子传感器的研究。

目前研究方向有重要细菌和病毒的基因突变与功能(如耐药性)分析新方法与技术,现场及多重、快速、高灵敏传染病检测新技术

合成微生物学与分子生物传感器的研究三个方向。

那么,黄燕玲是学什么的我们也应清楚些了吧,负责样本检验,接触P4的样本也是必然之事了。

想证明,很容易,请黄燕玲证明自己活着,我公开道歉!

下图是武研所216日的声明:

 

1 (1).png

据说这是2018年新年的照片:

 

1 (2).jpg

可以给我们一个清楚的解释吗?!



 

关于危宏平我再说几句:到昨天为止,外界几乎没有人知道你就是黄燕玲的指导老师,你是自己跳出来为黄艳玲作证的,我希望你是自愿的,所言是真实的,但是,从各方情况来看,你似乎撒了谎,你可以保持沉默,但是,如果撒谎的话,将是你的道德污点,擦不掉的,在这个时间里,在这样的情况下撒谎,也将很难被社会原谅,你也许有孩子与家人,孩子会怎么看你呢?

当然,没有孩子的话,便无需为此担忧了。



 

 

 

附件:网传武汉病毒所一钻研生系零号病人 石正丽回应

https://www.hotbak.net/key/%E7%BD%91%E4%BC%A0%E6%AD%A6%E6%B1%89%E7%97%85%E6%AF%92%E6%89%80%E7%A0%94%E7%A9%B6%E7%94%9F%E7%B3%BB%E9%9B%B6%E5%8F%B7%E7%97%85%E4%BA%BA%E7%9F%B3%E6%AD%A3%E4%B8%BD%E6%97%A0%E4%BA%BA%E6%84%9F%E6%9F%93.html


浏览(21883) (36) 评论(1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我爱纽约 留言时间:2020-02-21 14:56:34

对于黄艳玲被这两位表述为‘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这如何让人相信呢?12年被推荐来的研究生,近八年了,仿佛是透明的。......................这两个研究员又不是管HR的。如果这个黄艳玲不曾是她们组的成员,回答不清楚不是很正常吗?她们怎么可能熟悉病毒所的每一个研究生, 还是八年前的人。

回复 | 0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留言时间:2020-02-20 12:11:14

根据有关资料,黄燕玲好像属p3研究所配合p4搞检测的。

是否有这样一种可能:黄知道了不该知道的计划和事情,于是被感染成为计划的一部分;stone记的故事原本就是有人编出来骗病毒所的同事的?这就跟郭文贵所说的惊天内幕相吻合了。

回复 | 0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留言时间:2020-02-20 01:51:14

金银潭医院的吴文娟医生在答BBC记者的提问时,暴露了一个关键:

记者问她,该医院收治的第一个患者是在哪里被什么人或东西感染时,她含糊其辞。已经两个多月,而且,那位老患者行动不便,接触的人和物有限,应该很容易查出相关感染源吧?

记者问她是否与p4病毒所有关,她没有否认(出于良心?),当然,也不敢直言真相,只好含糊其辞......

回复 | 0
作者:山里人 回复 谁胜负 留言时间:2020-02-18 22:23:21

你可以用事实说服我,在没有事实一前,一切怀疑都是合理的,而非造谣,更与政治正确无关,有多少事实,说多少话。

回复 | 1
作者:tickers 留言时间:2020-02-18 12:58:36

0号病人的问题已经提出,博主的质疑是有道理的。为什么病毒所回避问题?为什么说黄2015年毕业后没有回过病毒所?为什么不让黄出来辟谣?

回复 | 2
作者:谁胜负 留言时间:2020-02-17 12:47:41

不要以为自己政治正确,目的正确就可以造谣。P3泄露事故是一段拙劣的谣言。

回复 | 2
作者:山里人 回复 pzzdm 留言时间:2020-02-16 18:42:59

专家,您好:

希望你不是石女一样的专家,我只想问:“谁是黄燕玲?”,一个普通人的问题!

回复 | 1
作者:pzzdm 留言时间:2020-02-16 18:02:16

不好意思哦,以专业的角度评论一下。如果真的是打翻了样品造成病毒感染,也要等几天之后发病后才会死。又不是氰化钾,怎么可能 立刻就挂?造谣的人其实不懂生物和医学。这个冠状病毒致命的主要原因是引起身体的过度免疫反应,即最近经常听到的炎症风暴。就算有大量的病毒一次性侵入身体,引起免疫反应最快也是几天后的事情。免疫系统反应没有那么快。再说,大量病毒一次性侵入,和少量病毒侵入,其实没有太大区别。顶多就是潜伏期短一点。从比方说14天变成5天。

希望造谣的人能有点文化知识,科学知识。造谣也造得像一点比较有说服力。另外有人信这种谣言也说明这些传谣的文化水平太低。

回复 | 1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0-02-16 13:27:20

非常时期,人家首先考虑的是自保的万全之策,是可以理解的。

回复 | 0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02-16 03:33:09

五毒所那两位女士回答得真是滴水不漏,不愧是科学家,却回避问题,罔顾其他,偷换时间和概念;她们现在作为一个利益团体的零件,只能跟着循环,一个个都变得有魔性没人性。

回复 | 6
作者:山里人 回复 左腾右腾 留言时间:2020-02-16 02:15:23

呵呵

回复 | 0
作者:山里人 回复 peter98 留言时间:2020-02-16 02:14:17

不是我引錯了,是你看錯了。

回复 | 2
作者:左腾右腾 留言时间:2020-02-15 21:28:29

病毒感染死在实验室?编故事麻烦专业一点,病毒感染有死得这么快吗?

病毒样品运输包装根本没有什么上下之分,开启样品也会在专门的golve box 进行。

回复 | 3
作者:阿鼻地狱 留言时间:2020-02-15 21:17:01

很好。

回复 | 1
作者:peter98 留言时间:2020-02-15 19:11:17
现在谈8964的故事,是不是引错了?三十年了,哭也有,叫也有,就是没翻转过身。拿64来比喻武汉病毒,岂不是说,指望瘟疫得利的人起码又要失望三十年。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