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无人驾驶车祸时,谁该死?西方哲学,儒释道能解答? 2017-12-01 22:04:09

万维最近气氛很好,兔子博发表一个关于否定中国文化的系列,从哲学角度以理性的方式展开他的理论体系,并引出他的“绝对的绝对”的绝学。中军博用系统的中西哲学知识和素养分析并提出自然性需要从世界性中获得真实,还有其他几位博主对哲学的本体论和认识论展开讨论,这种讨论,几乎是穷尽这个领域的各种观点,并且讨论的深度还是让人,至少是让我有时跟不上,尤其是“道”,我恨不能重新变成孩子,努力学好古文,好好研究一番。可惜,过去多年我对课堂书本上的东西,越来越不愿意相信,起码不会是固执的坚信。


我对西方哲学的主要兴趣是其中的伦理和道德部分,ethics和Morality。也就是解决我个人生活中常常的困惑:What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这方面当代哲学家,Bernard Williams提出问题,Derek Parfit最全面得试图从普遍和功利各个角度来诠释ethics和Morality,及他所谓的从不同的山坡爬向同一个顶峰。但是还是没有明确可以让所有人接受的结论。哲学其他方面的内容,读了一些以后我就觉得几乎都是工具,极端的说就是思辨,狡辩,诡辩的工具。我认为源头在伦理和道德,伦理和道德的观点不能统一一致,不同观点决定人们包括智者们自然会选择使用上述三辩的工具,网上的争论如此。这也在东西方过去的两百年完全得到验证,否则不会有希特勒,马克思和中国特色。


我从小接受中国大陆的教育,三十年前来美国学习,获得计算和工程学位,并且在美国的电信和IT行业工作,可以说是衣食无忧,但是我的mind和我的reality始终还是不协调的。我女儿以前问我一个问题“Dad,when did you start realizing you use imagination to lessen your pain?",我的回答是“when I started reading philosophy”,哈哈!我个人认为,人的mind和其处在的reality如果出现了很大的gap,一种很好的缓解方式就是读哲学书,研究研究why。读了好多西方哲学,对why这个问题还是不能释然。好多年一直是在美国工作,物质生活的无忧没有减轻mind的pain。我想主要是由于我从小是在国内长大受教育的,10多年前当我第一次读到Ayn Rand的时候,似乎忽然开朗。Ayn Rand 1905年在俄罗斯出生,26年移民美国,她受了共产主义的教育,提出了她的哲学观点Objectivism,尽管是极端的,也是不完美的体系,但是却深深的打动了我。感兴趣的网友可以Google她。我这里不想讨论任何哲学观点,只是想问个问题,西方哲学和中国的儒释道对人类的帮助在哪里?我想我小时也是受共产主义教育的,恐怕是这个原因,对Ayn Rand的哲学有些感同身受,其他哲学大家们的东西,我不能体会他们的处境,说不出什么why。这几年有幸出差,尤其是东南亚和印度,每个月都要回国内一趟,加上以前在欧洲的长短期停留,我的观察让我感到人类文明处在一个转折点,我叫新的周期。描述我的观察可能需要写太长太长了,我问两个问题,邀请感兴趣的读者,来回答,尤其是从哲学角度来回答:

1,在印度和孟加拉,我看到成群的人的异常贫穷状态,空气和水污滥严重,几年了没有改变。而在美国人们却把大量的资源投入到AI和机器学习中,并描述一个又一个美好的未来世界。 why,不是说人人生来平等吗?为什么不能平衡点资源过去?

2. 两辆无人驾驶车相撞出车祸时,谁该死?


我认为哲学作为课堂书本学说是一回事,用来否定文化或者引导出绝对真理,实在是不敢苟同。哲学如果不能帮助人类解决诸如我上面提出的问题,那么就像西方启蒙后哲学领域那么发达还是出现了两次世界大战一样,世界大战以后还会来的。我认为西方哲学就是一个工具,不能与时俱进的话,它就是个古董,考古价值而已,中国的儒释道不会死,不仅有考古价值,而且还一直并且会继续帮助世界十几亿人在delusional状态下自作自受,因为中国少了一个启蒙周期。我来做个假设:人类的种族观和价值观决定人是个选边站的动物。如果这个假设是成立的,那么所谓的"绝对”只在每个人的脑中,而只有上帝才是评判者。哲学和儒释道存在在当中而已,它们对我来说,能减少我的pain就行了,我没法要求别人,因为我不是他或者她的pain的承载者。每一个个人要对自己的living负责,这就是Ayn Rand 的Objectivism给我最大的帮助。


浏览(1111) (5) 评论(6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敬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0 16:15:20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敬丘 留言时间:2017-12-09 21:51:35

敬丘博好,

谢谢你对我女儿的赞扬。你儿子肯定会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尽管每个人的人生道路都不会是平坦的,我只祝愿他安全,健康,其他随意。但愿以后能有机会跟他cross pathes。哈哈!

祝全家节日快乐!

回复 | 0
作者:敬丘 留言时间:2017-12-09 20:18:34

远博好!

很深奥的文章!!!前几天已看到,没时间留言。不好意思!

远博的教育方法很值得提倡,女儿三年半换了三个专业,而远博尊重孩子的选择,没把你的价值观加给她,这和很多华人的父母很不一样。你女儿好优秀啊!还经常和你探讨哲学的问题。

不管是中国的文化还是西方的哲学,我认为都有其精华,而且不同的年龄对他们的理解也不一样。我以前很喜欢孔子的思想,而现在我更喜欢庄子的逍遥和老子的无为。

远博一直很关心我的儿子,向远博汇报一下,他暑假在北大当交换生,明年一月又去英国当交换生,今年还在Samsung做了Co-op几个月,也算比较乖的孩子。

圣诞新年将至,祝远博全家圣诞,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7 09:07:20

"-----这样的讨论我认为很好。大多数当代西方哲学家,诸如丹尼尔丹尼特,乔姆斯基,约翰罗尔,约翰瑟尔,都主张“存理性,去信仰。”但是如果仔细观察,您会发现,他们的主张其实是限于facts。对于normative范畴,他们一般是不接触的。唯一的一个例外是道金斯,他经常主动介入宗教的公共争论。虽然这一点我并不完全赞同。但是道金斯的关于“自私”的论点我是赞同的。自私的基因存在于物种的目的当中。而个体是通过本能来实现物种的自私的。这个本能便是利他。我认为,本能和faith之间没有本质的区别。本能是无意识的faith。而宗教是有意识的faith。

安兰德的问题,与伯纳德的问题是类似的。无论是存在主义还是自由至上主义,都无条件否定了faith是道德的本质特征。存在主义一旦走到这一步,也就自动否定了另外一个事实存在。没有normative的faith,社会便会崩溃。"

我也觉得这样的讨论蛮好。我学英文里一个经常让我感叹的词ought,我认为这并不是绝对的指向对和错,而是一种选择,我想也就是你说的normative的faith,而不全是理性的产物。比如二战中硫磺岛战役,美军指挥官战后寻找日军指挥官栗林忠道的尸体很久,想表达敬意,美军死了那么多人啊,这不是理性,而是一种faith。我认为人应该有faith,无意识有意识都可以,只要对死亡的态度是坦然的,人就会做人ought to做的事。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07 06:13:59

【你批判中国人的功利和不理性的猴性,得出的。你一直提倡理性,Ayn Rand是提倡理性的极端者,她认为人不该有faith。所有的纯理性主义者,很自然会是倾向自由至上的。】

-----这样的讨论我认为很好。大多数当代西方哲学家,诸如丹尼尔丹尼特,乔姆斯基,约翰罗尔,约翰瑟尔,都主张“存理性,去信仰。”但是如果仔细观察,您会发现,他们的主张其实是限于facts。对于normative范畴,他们一般是不接触的。唯一的一个例外是道金斯,他经常主动介入宗教的公共争论。虽然这一点我并不完全赞同。但是道金斯的关于“自私”的论点我是赞同的。自私的基因存在于物种的目的当中。而个体是通过本能来实现物种的自私的。这个本能便是利他。我认为,本能和faith之间没有本质的区别。本能是无意识的faith。而宗教是有意识的faith。

安兰德的问题,与伯纳德的问题是类似的。无论是存在主义还是自由至上主义,都无条件否定了faith是道德的本质特征。存在主义一旦走到这一步,也就自动否定了另外一个事实存在。没有normative的faith,社会便会崩溃。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6 17:01:46

再补充一些。说到“what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我想我需要解释一下。以前我说你是2 faces,不是因为我了解你这个人,而是我个人的一个认知系统的输出,你的文章和观点作为输入,你批判中国人的功利和不理性的猴性,得出的。你一直提倡理性,Ayn Rand是提倡理性的极端者,她认为人不该有faith。所有的纯理性主义者,很自然会是倾向自由至上的。但是你常常又表现出你讨厌自由至上,那么这其实就展露出一种内在的矛盾。所以我指出那是2 faces。就像我指出的公正,勇敢,正义不是理性的产物,显然你崇尚这些的话,说明你是个有faith的人,理性是你的工具。如果是这样,我觉得需要向你道个歉,不该说你2 faces。后来跟那位格致夫博的互动,让我感到,那位可是n faces。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6 16:48:15

"---- 我的这句话会让很多人产生误解。达尔文进化论隐含了物种存在的目的性。这个目的性就是物种延续。物种的目的性,体现在两个本能(instincts)上。一个是性欲意识,另一个是无贪意识。从这一点上说,人类是所有物种当中,唯一一个失去了一个目的本能的物种。所以,中国古圣贤的抑制人欲思想,就是企图拾回失去了的生命本能,找回生命的真实目的。"

再说两句。以前国内一部电视连续剧“康熙”,陈道明演的,里面的主题曲里的一句“我真的再想活500年”,当我听那时,说实话,感到肉麻。你说的人欲跟人们宣扬的寻找生命的意义,建功立业,流芳百世是不是一回事?资本主义里的两极分化和马克思宣扬的解放全人类,不都是人欲?至少资本主义证明可以把大饼做大,有基础抑制一些原始的人欲。但是所谓生命的意义这个命题又如何能跟人欲切割呢?我信仰加缪的荒诞论,其主旨是生命是没有意义的,这又带来了同样的问题,既然生命是没有意义的,那么人该怎样活着呢?这就引出伦理和道德“what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自由自在,种族和价值观?加缪认为人或者应该创造意义。但是什么是要创造的意义呢?说到生命的意义跟本体的关系,我的问题是本体知道人的存在吗?如果本体是无情的,不知道人的存在,人们对自然的好奇和想知道“世界是怎么回事”只是单相思的话,很长时间后,人对生命的意义的追求就越来越只限在人与人的层面了。我非常怀疑这就是中国历史文化中为什么会注重集体和人际关系关系的根本原因,也就是对大自然的恐惧,对各种神的猜测和敬畏,没法获得上述的互动使得人们感到不安全,相信迷信,干脆focus于人之间。人对死亡的恐惧,要寻求生命的意义,光宗耀祖和流芳百世,很自然就形成了中国历来的文化特征。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7-12-06 10:33:57

有些人的痛苦在于“世界为什么是这样的”,另一些人则是“人怎样做才是正确的”。 西方人从旧约时代就把这两个问题统一起来看了,而中国的先贤大多数绕开了(gross over)前一个问题,直接关注后一个问题,也就是在自然界之外,在人群中间寻找后一问题的答案。…………

知道《天问》吗?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6 07:06:11

"我认为,人欲最多属于人类的本能,但不是所有生命的本能。人欲虽然是不可灭的,但却是可抑的,而且是该抑的。"

嘎博这句话,让我觉得以前对你有些误解,哈哈。我认为你说出了人和动物的真正的区别。不知你记得不,我曾经写过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就是,动物不会感到自己在未来某一天会死亡的,而人不是,人对死亡的恐惧在婴儿期过后就越来越明显和意识的。所以我才对中军说过,“所有都是对待死亡的态度问题,这决定了人在活着的时候的行为,进而形成不同的群体文化”。这也是我为什么认定中国文化的问题是中国人好死不如赖活的态度的大流行导致的。 像我在前面的留言,极端自我和无我,我认为都是极端理性的结果,为此我不认为极端理性会是唯一的一条路,因为它完全可能带来极端自我和自私的。公正,勇敢,正义不是理性的产物,所以,有了这些认知,你说怎么办?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6 04:42:56

更正:【 物种的目的性,体现在两个本能(instincts)上。一个是性欲意识,另一个是无贪意识。。。】

改为:物种的目的性,体现在两个本能(instincts)上。一个是性欲本能,另一个是无贪无私本能。。。。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6 04:34:23

【我认为,人欲最多属于人类的本能,但不是所有生命的本能。人欲虽然是不可灭的,但却是可抑的,而且是该抑的。】

---- 我的这句话会让很多人产生误解。达尔文进化论隐含了物种存在的目的性。这个目的性就是物种延续。物种的目的性,体现在两个本能(instincts)上。一个是性欲意识,另一个是无贪意识。从这一点上说,人类是所有物种当中,唯一一个失去了一个目的本能的物种。所以,中国古圣贤的抑制人欲思想,就是企图拾回失去了的生命本能,找回生命的真实目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06 04:16:21

【但是这幅和群体规则肯定是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甚至甚至生命为最终结果的,那么是什么来决定这一部分被牺牲的人是该被牺牲呢?这是我的第二个问题。嘎博可否花些时间解释你对第二个问题的答案?第二个问题康德的普适性如何能体现?谢谢!】

----文明世界的经济总量,客观上还不容许他们在世界范围内搞高福利。不仅如此,自由至上主义者连自己国家的福利都反对,何谈支援亚非拉?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是,物质丰富对人类文明的作用其实是非常有限的。如果把物质条件比作河,那么人的贪欲就如同船,二者是水涨船高的关系。贪婪不仅抹杀了周口店的山洞与北京两居室之间的区别。同时,贪婪所导致的自然冷漠,也给北京副市长清理低端人口起到了壮胆作用。是贪婪让人类永远活在生存的边界线上。

西方哲学是从物质世界的角度,来考察人的问题的。中国传统哲学则是直接从人出发的。我认为从人道人是更有道理的。对于人欲,中国的圣贤们早已有所认识。例如朱熹主张“存天理,灭人欲。”这句话彻底惹恼了圣贤的后人们。结果经常被后人们劈头盖脸一顿乱棍。与朱熹相比,王阳明的“知行合一”思想则更据当代西方哲学的经验主义味道。孔夫子的中庸思想,对人欲则是持一种现实主义态度。

我认为,人欲最多属于人类的本能,但不是所有生命的本能。人欲虽然是不可灭的,但却是可抑的,而且是该抑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7-12-04 18:43:58

“西方人从旧约时代就把这两个问题统一起来看了,而中国的先贤大多数绕开了(gross over)前一个问题,直接关注后一个问题,也就是在自然界之外,在人群中间寻找后一问题的答案。这一捷径应该说还是很成功的,直到研究透了第一个问题的西方人用坚船利炮把中国人打趴下了,国人才不得不正视第一个问题。在这个意义上说,兔子有几分道理。”

还是想再说两句:先秦后中国人的先贤们为什么没对“世界为什么这样”深入呢?我理解道怀是在做这个嫁接工作,干脆从先秦越过后来的两千年来看,为此我很赞赏的。不过道还的任务不容易啊。另外我发现智商极高的人总会是表现出“智力”上的懒惰倾向,这一点中军就很棒,他那么深厚的知识底蕴,mind还是那么adaptive。兔子博的绝学也许是对的,但是兔子博很明显表现出我说的这种“懒惰”状态。智商可以绝对,但是what matters对每个人来说不是绝对一致的的,这不是读不读某本书的问题。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7-12-04 18:09:30

西方人会为伽利略平反,中国人绝对不会质疑诸葛亮借东风。两者说表现的对各自:what matters to them。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7-12-04 17:48:17

安博好,

你的总结很到位。英文里有个词matter ,on what matters对我有帮助也带来pain。我想,人活着基本上是都被困扰在选择what matters这个层面。

回复 | 0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7-12-04 15:32:04

前天早上码了一长段,结果发的时候丢掉了,一直没有时间重码,希望这次还能记全。

同意远方和女儿的对话,即读哲学或者探究哲学的主要动力是减轻心灵的痛苦(lessen pain),但不同的人感到的pain并不一样,有些人的痛苦在于“世界为什么是这样的”,另一些人则是“人怎样做才是正确的”。 西方人从旧约时代就把这两个问题统一起来看了,而中国的先贤大多数绕开了(gross over)前一个问题,直接关注后一个问题,也就是在自然界之外,在人群中间寻找后一问题的答案。这一捷径应该说还是很成功的,直到研究透了第一个问题的西方人用坚船利炮把中国人打趴下了,国人才不得不正视第一个问题。在这个意义上说,兔子有几分道理。

另一方面,先贤们绕开了第一个问题,但并没有忽略它的存在,所以中军和道还的评论都是很有意义的。兔子的说法就像是说没有量子物理就没有物理学一样。

具体到你这里提的无人驾驶车祸难题,如果以上两个问题的答案能够统一,也就是自然界和人能统一,那么原则上就能找到一个客观正确的答案。如果两者不能统一,人只能在人群中找答案,则没有绝对正确的解。只能是相对优化的解。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04 06:41:26

"庄子说衣服鞋子舒适了,就感不到其存在。思维也是如此。我建议你可先存着这个想法,或许某天会遇到。"

好,听你的,道还博,获益匪浅!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04 06:26:41

呵呵,把荒诞当成荒谬,大概是我主观的潜意识这样认为,但道理是一样的,可能性无穷。anyway,“知不知,上”,只能凭借“我不能(未能)感受的”。正是【能感受的】造成不能疏离。我在我的书里,举了个例子,看花,远看,近看,解析来看都不成,只有最后那个眼前“恍”然一刻,才算是真正的看,呵呵,这个荒诞么?庄子说衣服鞋子舒适了,就感不到其存在。思维也是如此。我建议你可先存着这个想法,或许某天会遇到。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03 23:09:04

“远方好,

赞同你说的“哲学如果不能帮助人类解决诸如我上面提出的问题,那么就像西方启蒙后哲学领域那么发达还是出现了两次世界大战一样,世界大战以后还会来的。我认为西方哲学就是一个工具,不能与时俱进的话,它就是个古董,考古价值而已“,希望哲学能走进日常的生活。”

但从中国历史上智者们没有解答诸葛亮借东风是真是假,我是有点倾向兔子博的中国文化不行,中国没哲学的结论。西方对地球是不是平的这个问题的认真就很不一样。问题是兔子博自己再延续这个不行,如果他不回答这个问题的话,只是他自己不知道,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03 23:05:13

“事实上,东西思想很多,但在从古代到近代的“黑暗”,在时代和程度只有量的差别,欧洲美洲史很多令人不忍卒读,残酷有甚于中国史的地方不少。远看起来很美,是因为知识贫乏,很多对中国文化的批评源自于此。

人是会犯错误的,也一定会,机器不会。但人有梦想猜想,或者可同称为delusion,机器不会。在未来与人工智能的较量上,有delusion的可能,或者是人的唯一机会。老子说,“知不知,上”。如何去知不知?呵呵,世界并不荒谬,只是可能性被低估了。”

我对中西文明和文化,能判断的是我能感受的,记载的历史在我看来多半是被人abuse的。在生活中,我是尽可能不用自己的价值观看人的,包括对自己的孩子。但是我的preference却还是在那,没办法,只能真实一点。我女儿问我,why you give me your genes?我的回答是:我没有其他办法。It is what it is。老子说,“知不知,上”引用的太好了,我去上高山,下大海,敬畏的还是这个本体。就像我在中军那边的留言,回答本体知不知道我们的存在恐怕比哲学和绝学要有用的多。我有一点跟道还商榷,我以为世界不荒缪,但是是荒诞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03 22:52:36

“远方,

个人思想是个choice,符合老庄孔子的思想。孔子的言行,不为己甚,不强求他人与自己完全一致。这很模糊,难以掌握,但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孔子讲子贡好议论人,说我就没这个功夫,并不要求子贡shut up。葬颜回,孔子说,他们(其他弟子)要那样,不是我的主意,但也终究按照其他弟子的主意办了。孔子是个言行合一的了不起的人物,罕见。”

道还好,看来用加缪的noblity的标准,孔子生活中也是表现作出profound indifference.孔子是高贵的智者。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2-03 22:48:25

“那么就不难理解“无我”的概念让人失去自我感知的价值,因为不在关心自我价值,这大概是钻研佛教难于进入到这个境界的原因。

类似这种问题其实在我们这个年龄可能是很容易就发生的,养儿育女的意义是什么?个人价值的体现是什么?如何对待职场上或者生活里的矛盾和冲突。。。都是会在某一个事件突然意识到很想弄清楚的,毕竟四十多岁后进入所谓不惑的时期,是需要有一个closure的。

否则我感觉会有一种恐惧感,觉得白活了几十年了。当然,这是我自己的看法。

大概是年轻的时候在心理学上涉及的缘故,弄清这些内容不是非常难的事情,不需要是否与什么理论趋同,但需要能自洽。而这其实是个形成哲学思想的过程。如今大概不再有哲学体系的概念,但哲学思想和思维是客观存在所需要的,能想清楚不仅对个人的mind有好处,也对实际中对任何事物的本质和可能影响的认知有极大的帮助作用。

挺喜欢你这个话题,在这里谈论哲学的人不少,但我感觉是还在纠结于“世界是什么”的档次,过于注意古人对这个问题的观点和看法,不过就是还在解释他人的观点。其实现代人早就过了这个阶段。”

继续回复西岸的评论。我认为“无我”和“极端自我”都是人的极端理性导致的,也就是智商高到极致的体现。我可不可以这么来看,“无我”只是人对自身的渺小的一种理性思考到极致的状态。极端自我是人的极端理性在test人自身的底线。两者都是人对死亡的态度决定的。我始终认为,人的价值观中的种族性成分不足以解释所有,而人对死亡的态度恐怕是其价值观的关键决定因素。我从尼采的will to power,will to truth,最终是will to death的系列中也获得很多启发的。智商越高,就对truth越感兴趣,种族性的干涉成分就越低。问题是智商越高对truth的要求就更高,也就是自己的will对truth也同时在起作用,我经常看到高智商人之间的争辩,他们基本是用他们的will借助上述我说的哲学三辩工具时,我就笑了。哲学如果落入这种境地,我实在是不敢恭维啊。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2-03 20:41:55

加缪有句话:“Real nobility is based on scorn, courage, and profound indifference.”

道怀博引用的“仁者静”和他的疏离才能自在,都给我启发。如果我们care too much about others, that means we

want somthing from others。如果我们care too much about自己,that means we want too much from self。

尤其是我们在表现我们的勇气的时候,在愤世嫉俗批判,嘲笑别人的时候,在帮助和施舍给被人自己感动自己的时候,

我们不能表现过分的care。否则我们的care对别人和对自己都是累赘。不会是对整体最好的帮助,

就像我们无法想象一个永远不死的father,我们自己也是要死的。

这恐怕也是我为什么不能支持民主党,progressive的本质原因。

你是研究心理学的,相信你能理解的,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2-03 20:34:38

"其实关于类似自由,意识,上帝等概念的认知,因为小老大最近在研究世界几大宗教的关系和区别的缘故(我感觉这丫头没准会被封为梵提冈骑士,但不知道有无女骑士这个概念),跑来讨论过不少。

这些概念都是人们在生活中直接就用的,一般不专门琢磨,但在一个具体的环境下,这些内容其实是有不同的解释的,因为对人的影响是不同的。比如佛教的“无我”的概念,对于任何一个人的影响,和对任何一个社会的影响是什么?这是很有趣的问题。我给她的解释是,这种概念被人们称之为“出世”,就是因为对于具体的个人来讲,达到无我境界意味着其价值可以说是没有了,因为人的价值是通过“被需求”来体现的,而这个价值是对自己的感觉而言,不是社会对你的看法,这是个哲学思维的结果。"

谢谢西岸的跟进,我很喜欢你的这个评论,想用几个评论来讨论。

与你类似,我女儿经常挑战我,帮我很多。她明年大学毕业,现在已有很好的job offer,但是她的大学经历跟很多学生是非常不同的,三年半换了三个专业,第一年学化学工程,第二年改到生物科学,第三年居然改成economics和history,她改成学economics后,我告诉她,我看过统计,billionare里最多的专业是economics,哈哈!我反思自己,认为做的不同的就是,她的过程我没有过分“care”,没把她的事当我的事,没把我的价值观加给她。这恐怕也是我受Ayn Rand的影响,我的共产主义和中国文化教育的反向矫枉过正吧。我想人人都是想尝试“无我”的,在我看来从某种程度上说,Ayn Rand的self interest和佛教的“无我”都是人以自己单独的个体的极端理性化的表现,只是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我更喜欢用“transcendent”来理解这种表现。在生活中,通俗的说就体现在对自己和别人的need的indifferent。其实这是一种高贵,我向往的,但是恐怕一辈子也达不到。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03 17:47:41

远方好,

赞同你说的“哲学如果不能帮助人类解决诸如我上面提出的问题,那么就像西方启蒙后哲学领域那么发达还是出现了两次世界大战一样,世界大战以后还会来的。我认为西方哲学就是一个工具,不能与时俱进的话,它就是个古董,考古价值而已“,希望哲学能走进日常的生活。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2-03 08:34:11

西岸好,

无我的解脱,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剥洋葱,一种是破茧。达到前者的多,后者的少。在closure时,想要白活,不留碳足迹,也不留心理足迹(让人相忘),其实还挺难的。也是达到前者的多,后者的少。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03 07:08:37

远方,

个人思想是个choice,符合老庄孔子的思想。孔子的言行,不为己甚,不强求他人与自己完全一致。这很模糊,难以掌握,但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孔子讲子贡好议论人,说我就没这个功夫,并不要求子贡shut up。葬颜回,孔子说,他们(其他弟子)要那样,不是我的主意,但也终究按照其他弟子的主意办了。孔子是个言行合一的了不起的人物,罕见。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03 06:48:36

呵呵,这是讨论的是理解的问题,不是解决的问题呀前者为体,只论有何内容结构,后者是用。从体来讲,孔孟对人的世界的理解,在最低程度上,可看成提供了个人理解的可行的思路,给一个人自己的思想行为的圆洽提供一个可能。比重新发明轮子和拿来轮子容易。在用这一方面,孔孟拿后来的人是没办法的。我很早就说,思想不解决任何问题,总要人来解决。这个人解决的人,一要有对思想工具和现实有真正的独立的理解,二要在正确的时间地点以正确的身份出现。这是两个小概率事件。(认为可以大批造这样的人的观点,是全无对人性的常识的。)所以系统按照自身运行。这就是老庄的社会整体观范围的东西。

事实上,东西思想很多,但在从古代到近代的“黑暗”,在时代和程度只有量的差别,欧洲美洲史很多令人不忍卒读,残酷有甚于中国史的地方不少。远看起来很美,是因为知识贫乏,很多对中国文化的批评源自于此。

人是会犯错误的,也一定会,机器不会。但人有梦想猜想,或者可同称为delusion,机器不会。在未来与人工智能的较量上,有delusion的可能,或者是人的唯一机会。老子说,“知不知,上”。如何去知不知?呵呵,世界并不荒谬,只是可能性被低估了。

回复 | 0
作者:西岸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02 21:33:43

其实关于类似自由,意识,上帝等概念的认知,因为小老大最近在研究世界几大宗教的关系和区别的缘故(我感觉这丫头没准会被封为梵提冈骑士,但不知道有无女骑士这个概念),跑来讨论过不少。

这些概念都是人们在生活中直接就用的,一般不专门琢磨,但在一个具体的环境下,这些内容其实是有不同的解释的,因为对人的影响是不同的。比如佛教的“无我”的概念,对于任何一个人的影响,和对任何一个社会的影响是什么?这是很有趣的问题。我给她的解释是,这种概念被人们称之为“出世”,就是因为对于具体的个人来讲,达到无我境界意味着其价值可以说是没有了,因为人的价值是通过“被需求”来体现的,而这个价值是对自己的感觉而言,不是社会对你的看法,这是个哲学思维的结果。

那么就不难理解“无我”的概念让人失去自我感知的价值,因为不在关心自我价值,这大概是钻研佛教难于进入到这个境界的原因。

类似这种问题其实在我们这个年龄可能是很容易就发生的,养儿育女的意义是什么?个人价值的体现是什么?如何对待职场上或者生活里的矛盾和冲突。。。都是会在某一个事件突然意识到很想弄清楚的,毕竟四十多岁后进入所谓不惑的时期,是需要有一个closure的。

否则我感觉会有一种恐惧感,觉得白活了几十年了。当然,这是我自己的看法。

大概是年轻的时候在心理学上涉及的缘故,弄清这些内容不是非常难的事情,不需要是否与什么理论趋同,但需要能自洽。而这其实是个形成哲学思想的过程。如今大概不再有哲学体系的概念,但哲学思想和思维是客观存在所需要的,能想清楚不仅对个人的mind有好处,也对实际中对任何事物的本质和可能影响的认知有极大的帮助作用。

挺喜欢你这个话题,在这里谈论哲学的人不少,但我感觉是还在纠结于“世界是什么”的档次,过于注意古人对这个问题的观点和看法,不过就是还在解释他人的观点。其实现代人早就过了这个阶段。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02 21:22:15

“远方好,你实际上提出了三个问题。Ayn Rand是个问题,但这个问题是可以取消掉的。”

我还是感谢Ayn Rand帮我这个在共产主义教育下成长的孩子的mind能跳出来的。我在美国的经历让我没法认可Ayn Rand的纯rational模式。我的mind pain也就来源于这个gap。所以我倾向上帝决定论,但是又不能无视科学,尤其我是学理工的。崇尚自由的同时,我也是困惑和惶恐的。在此引用一下加缪的一段话:I would rather live my life as if there is a God and die to find out there isn't, than live as if there isn't and to die to find out that there is.

我希望能既西方的崇尚自由,又能遵循中国的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死后可以有个好的交代。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02 20:50:06

“这个问题属于义的问题。孟子的义,是以仁为准则的权宜衡量。孩子将掉到井里,孟子说人都会有悚惧(怕救人时自己掉下去)和恻隐(怕孩子掉下去)。这种时刻,不容推理,只见人的平生素养,难以强求。所以孟子讲养气,不是什么抽象的东西,只是讲(对未知)要自我有所准备,讲如何准备而已,只给出了解决的办法。对此闻所未闻,完全不知所养的人,采取何种行动,只有天知道。而强求人去舍己救人,有人则先事决定不去救,这又是老子说的反之动了。”

感谢道还跟进,你把中国文化里孔孟的仁义诠释到精致啊。为啥中国历史还是那么多残忍呢?我有个解释,就是反向的矫枉过正,所谓被骗第一次是你傻,被骗第二次是我傻,generational被骗的结果吧?

相对于中国文化,我是崇尚西方文化的,尽管对现在的后现代和启蒙的疲劳状带来的reality有些惶恐,但是跟所有否定中国文化的人的不同,我不会责怪中国文化本身。就好比一个公司的规则好不好,主要是执行的人好不好。对此我对中国历史上的绝大多数精英们是不屑的,因为很少有noble,they care too much for me to doubt their credibility. 观察的一点角度就是这些精英们说的是孔子的“静”,干的是美国的“动”,但愿我对你的“静和动”的理解是准确的, 谢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02 20:35:47

"所以利仁是正面阐述:智者知道仁中包含了真正的利益,智者也会因此采取仁。我在前面博文约略提到,美国“知者利仁”的特点很明显。这个特点即是,利益的考虑总是在里面,时隐时显著。这可从美国历史中的一些例子窥到。孔子又说,“知者动,仁者静”。美国人有时会援助,有时不会,是“动”的。"

道还好,

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控制的“仁者静”和美国的“动”都是可以的,没有绝对非要哪一种?如果我的这理解成立的话,那么我的第一个印度和孟加拉穷人生活问题的reality是正常的了,或者说他们得自作自受。这其实也符合西方启蒙后的历史的,法国大革命提出“博爱,自由,平等”是理想,有句话说没法实现的理想就是妄想,delusion。孔子和法国人可能有点delusional,抱歉,没有对智者的不敬。谢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2-02 20:20:54

“总体来讲,人类思维最大的麻烦在于选择,life is about choices,这句话本身是对人类特有的能力,imagination,的一个非常精确的描述,即这个概念所导致的能力,也是烦恼,而这两者的并存是不可避免的,否则就失去了这个东西。

而认识这个角度,是个哲学思维的概念。哲学的认知不能降低人类因为选择而带来的麻烦,但能降低因此而可能带来的痛苦,因为你知道你的选择是个更可能自洽的逻辑结果。从这个角度讲,哲学增强甚至完善人类逻辑思维的知识集合,使得人类逻辑能力更强。”

仔细读了西岸博的评论,我怎么感觉西岸博比我更崇尚自由呢?哈哈。“life is about choices” 说的太好了。我曾经写过博文论述连上帝也是让人自己选择的,否则按照god的power他完全可以让所有的人进天堂或者下地狱的。难道god也在选择? 关于上帝,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每个人是不是愿意有个永远不死的父亲,让我们崇拜和敬仰,我们的父亲需要给我们多少的爱才能让我们保持那种状态?关于自由,人连自己的意识是从哪儿来的,怎么回事都还是不知道的,不同的价值观怎么能去除?所以同意你的观点,哲学增强甚至完善人类逻辑思维的知识集合,使得人类逻辑能力更强,但是还是工具,每个人可以选择用的,不是吗?谢谢!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02 19:17:33

第二个问题,我理解这个问题是问:这里的死亡既无过失,又不是上帝的旨意,谁当死?如果这个理解对的话,这是个bug,当然是出bug者的罪责。有一个更复杂的提法。这个问题是现实的,也有人研究过。有报道说,有人用如下场景问卷调查:当无人驾驶车前有障碍(停不住),不转弯导致乘客死亡,而转弯必定会导致乘客无恙而路边多人死亡。这一场景,车商应如何设定?被调查的美国人大多数(八成或更高)选择自我牺牲。但问卷者,将场景设为不是被调查人的本人,而是其配偶孩子情人为乘客。这个结果就变得没那么好了。我不记得详情如何,这篇文章(英文的)可以搜索得到。这个问题是个眼前的问题了。所贵有甚于生者?那是什么?以何为准则?这是逻辑可以推定的么,可能吗?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先秦思想对此类问题另有分类。这个问题属于义的问题。孟子的义,是以仁为准则的权宜衡量。孩子将掉到井里,孟子说人都会有悚惧(怕救人时自己掉下去)和恻隐(怕孩子掉下去)。这种时刻,不容推理,只见人的平生素养,难以强求。所以孟子讲养气,不是什么抽象的东西,只是讲(对未知)要自我有所准备,讲如何准备而已,只给出了解决的办法。对此闻所未闻,完全不知所养的人,采取何种行动,只有天知道。而强求人去舍己救人,有人则先事决定不去救,这又是老子说的反之动了。

回复 | 0
作者: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02 19:17:19

远方好,你实际上提出了三个问题。Ayn Rand是个问题,但这个问题是可以取消掉的。

下面第一个问题,在中国思想里,属于仁的问题。仁即是以人为人。如何以人为人,孔子不为己甚,没有列出一二三四,只是说“己达而达人”,在于学人自己达到的程度。正如“人生而平等”,平等是平均,均等,还是公平哪个意思?(google equality equity liberation,图片)孔子说,“仁者安仁,知(智)者利仁”。孔子不认为仁有任何问题,不认为真正的仁会被人用作工具去渔利,那些私利只能是不仁。孔子也不反智。所以利仁是正面阐述:智者知道仁中包含了真正的利益,智者也会因此采取仁。我在前面博文约略提到,美国“知者利仁”的特点很明显。这个特点即是,利益的考虑总是在里面,时隐时显著。这可从美国历史中的一些例子窥到。孔子又说,“知者动,仁者静”。美国人有时会援助,有时不会,是“动”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7-12-02 15:18:38

“完全同意孤独的结论。”

双不博,谢谢理解!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悟性随行 留言时间:2017-12-02 15:18:00

“在无人驾驶汽车的设计制造过程中,会遇到紧急交通意外情况的应对处理,恐怕也是模仿人的行为,安全第一,以损失最小为原则。但这是比较高的要求了。”

悟性博好,

这篇是我对兔子博绝学的感想,我用这个无人驾驶的例子是想说明我对哲学的要求。因为人们谈哲学的时候,总是想达成权威状态,过分强调理性和逻辑来指导。很多人没有自己的亲身体验,提着嗓子狂喊“平等,自由,博爱”。不幸的是人本质上还是由自己的种族观,价值观来选边站的,这里面何来绝对?谢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7-12-02 15:15:34

“西岸说的在理。我知道我的回答与孤独博问题的原意并不相合。孤独博问的是哲学或伦理甚至法律问题,而我回答的是真实世界问题。”

我那这个无人驾驶的例子是想说明我对哲学的要求。因为人们谈哲学的时候,总是想达成权威状态,过分强调理性和逻辑来指导。很多人没有自己的亲身体验,提着嗓子狂喊“平等,自由,博爱”。不幸的是人本质上还是由自己的种族观,价值观来选边站的,这里面何来绝对?谢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2-02 15:09:46

Wow,看来西岸博在这个问题上跟我观点很接近,而且看这个问题的角度也很广。我刚来美国第一年研究生课选了一门美国反垄断法的建立的历史和ATT breakup中的应用,那时就感触很多。像Google,Facebook,腾讯的微信,等等,他们难道是完全公正的在传送信息?没有他们的价值观的作用?上次Google一个被解雇的质疑左的工程师就是一个例子。哲学不能解决这类问题的话,对人类的帮助就大打折扣了,更不用谈什么绝对的绝对,哲学不能无视心理学和脑科学方面的发展并与时俱进,否则就是我说的三辩工具。绝对是有的,那是上帝,人没必要做god's work。谢谢!

回复 | 0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7-12-02 13:29:23

完全同意孤独的结论。

回复 | 0
作者:双不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2-02 13:16:58

西岸说的在理。我知道我的回答与孤独博问题的原意并不相合。孤独博问的是哲学或伦理甚至法律问题,而我回答的是真实世界问题。

满足我的要求对自驾程序比满足孤独博的自驾程序简单的多,不需要把哲学伦理或法律编进程序。实际上只要自驾设计的好,孤独博的问题不会发生。

回复 | 0
作者:悟性随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02 10:53:46

在无人驾驶汽车的设计制造过程中,会遇到紧急交通意外情况的应对处理,恐怕也是模仿人的行为,安全第一,以损失最小为原则。但这是比较高的要求了。

回复 | 0
作者:西岸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7-12-02 10:34:37

你是没有理解这个这个问题的实质,这并不是关于车子的质量的问题,而是关于无人车在这种情况下如何选择的问题。

在人控制的情况下,选择权是明确的,在人。而且往往也是会有不同选择,因为人是具有不同的判断能力和价值观,而人也因此而承担责任。

而无人车的情况就很不同了,在如今的智能技术下,还不可能做到真正的自主选择,那么就是根据某一个具体的人的价值观来设计无人车的选择,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很复杂了。

凭什么用这个人的价值观来决定所有无人车在这种情况下的选择方式?

和谁对结果承担责任,是不是所有这种无人车因为这种情况出了事故,产生了法律纠纷,处理时这个个人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这显然是涉及法律的问题,也是涉及道德伦理的问题,因为法律不过就是道德的底线,而且这类选择设计价值观。但如何看待这种问题,和解决这种问题,首先是个发现解决方法具有合理性的问题,因此就是个方式方法的问题,就落入了哲学思维的范畴。

所谓现代哲学,最大的意义在于帮助人们认识事物,和形成最合理可行的对待事物的方式,包括价值观等道德伦理内容的形成。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2-02 10:30:06

羊上树,狗钉掌,秃子装和尚,婊子假从良。

回复 | 0
作者:悟性随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02 10:19:33

无人驾驶车是交通工具,不是武器,本身没有决定人生死的功能,但是有保障交通安全的要求。如果车的制造者在设计与制造过程中,忽视交通安全,要承担法律责任。在伦理道德上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是吧。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7-12-02 10:15:30

简单讲,道德伦理不属于哲学的范畴,尽管任何事情都是可以与哲学沾边。

道德伦理一类的文化内容更多是基于成本计算,从社会成本最低的角度来达到维持社会的目的,所以才有了不同涉及价值观的文化现象。

比如关于无人车车祸的问题,一个目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当无法避免事故,不得不在撞人还是撞车之间选择的时候,是撞人还是撞车?

无人车的选择是撞人,因为对无人车本身的损失最小,但整体可能导致的对人的伤害却最大,即被撞的人很可能死亡,而两车相撞,未必死人。

而这种选择在目前技术下显然是人为定义的,而不是无人车自己的选择。

整体来讲,这里有很多关于哲学的讨论,但基本都是落入了所谓的"学习的陷阱",即从来没有脱离学习的过程,永远处于学习的阶段,但学习是手段,不是目的。

哲学的两个基本问题,第一个如今已经不是问题,即关于世界(包括事物)是什么。因为这是在宗教与科学的争议过程中产生的辩论,在今天的世界里,宗教与科学的胜负早就不再有疑惑,现代心理学解释可宗教的存在意义和其内容的合理性。

因而哲学更多是偏重第二个基本问题,应该如何做,所以现在一般不再说哲学思想或哲学体系这些词汇,而是说哲学思维,即哲学直接用在认识问题的性质和特点和寻找解决方法上。

那么类似imagination与pain的问题就很容易理解和解释,感到pain是因为你care,为什么care?就不难解释了。

总体来讲,人类思维最大的麻烦在于选择,life is about choices,这句话本身是对人类特有的能力,imagination,的一个非常精确的描述,即这个概念所导致的能力,也是烦恼,而这两者的并存是不可避免的,否则就失去了这个东西。

而认识这个角度,是个哲学思维的概念。哲学的认知不能降低人类因为选择而带来的麻烦,但能降低因此而可能带来的痛苦,因为你知道你的选择是个更可能自洽的逻辑结果。从这个角度讲,哲学增强甚至完善人类逻辑思维的知识集合,使得人类逻辑能力更强。

回复 | 0
作者:双不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02 09:43:13

《解释一下,如果两个人各自坐在自己的无人驾驶的车里,出车祸时,谁来决定谁该死呢?》

这不是谁决定的事,而是谁的车更好。没死的车会大卖。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7-12-02 07:19:02

“但商人要卖车,卖给谁?

你要谈的是实话还是空话?”

解释一下,如果两个人各自坐在自己的无人驾驶的车里,出车祸时,谁来决定谁该死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2 07:14:22

另外我思考过,因为我小时候受的事中共的教育,对西方启蒙过程没有经历,没有那种自由,博爱,平等在幼小心灵上就开始的熏陶。我发现中共教育出来的人,要么特别相信自由,博爱,平等,要不持怀疑,如Ayn Rand那样干脆矫枉过正。我想我是属于后者,但是我深感人类的苦难,并对此深深的同情,所以在我的博文的最后,我提到我不会要求别人的。谢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7-12-02 07:09:08

“但商人要卖车,卖给谁?

你要谈的是实话还是空话?”

显然你没有好好读我的博文,建议看看我给其他网友评论的留言和讨论吧,谢谢!

回复 | 0
作者:双不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02 07:04:33

《你不买车就没事了。谢谢!》

但商人要卖车,卖给谁?

你要谈的是实话还是空话?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2 07:04:08

----- 说实话,我并不太讨厌尼采等存在主义的坚持者。但是我对安兰德的讨厌却是发自内心的。无论存在主义多么正确。它也只能代表部分个人的立场。就像丛林主义一样,都禁不起康德普适性原则的检验。如果人人都玩存在主义,那么整个社会就会崩溃。这是一个事实。很多人,尤其是中国人对这一点很不服气。认为打破现有规矩重新来,他们有可能会赢。其实刚好相反,他们输的会更惨。

道理其实特简单。一切有意义的社会道德,都必须建立在群体的平均道德水平基础上,而不是个别精英的道德水平基础上。例如,如果把一个人放在亚马逊丛林之中,任何道德约束都是荒谬的。这个人可以放开了做任何事情。他想杀人却没人可杀。他想走路随便踩别人的脚,却没得踩。换言之,道德不是个人的觉悟问题,而是人与人之间的冲突问题。虽然远方可以做到走路不睬别人的脚,不但却等于说人人都能做到不睬您的脚。主义至上主义者的“自发秩序”的想法,绝对是一个伪问题。

嘎博是在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我理解Ayn Rand和自由至上主义者是极端的,我也理解政府和群体规则的作用,我当然理解法律的作用。但是这幅和群体规则肯定是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甚至甚至生命为最终结果的,那么是什么来决定这一部分被牺牲的人是该被牺牲呢?这是我的第二个问题。嘎博可否花些时间解释你对第二个问题的答案?第二个问题康德的普适性如何能体现?谢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7-12-02 06:57:40

双不博好,

你不买车就没事了。谢谢!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2 06:47:10

【我对西方哲学的主要兴趣是其中的伦理和道德部分,ethics和Morality。也就是解决我个人生活中常常的困惑:What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这方面当代哲学家,Bernard Williams提出问题,Derek Parfit最全面得试图从普遍和功利各个角度来诠释ethics和Morality,及他所谓的从不同的山坡爬向同一个顶峰。】

----- 说实话,我并不太讨厌尼采等存在主义的坚持者。但是我对安兰德的讨厌却是发自内心的。无论存在主义多么正确。它也只能代表部分个人的立场。就像丛林主义一样,都禁不起康德普适性原则的检验。如果人人都玩存在主义,那么整个社会就会崩溃。这是一个事实。很多人,尤其是中国人对这一点很不服气。认为打破现有规矩重新来,他们有可能会赢。其实刚好相反,他们输的会更惨。

道理其实特简单。一切有意义的社会道德,都必须建立在群体的平均道德水平基础上,而不是个别精英的道德水平基础上。例如,如果把一个人放在亚马逊丛林之中,任何道德约束都是荒谬的。这个人可以放开了做任何事情。他想杀人却没人可杀。他想走路随便踩别人的脚,却没得踩。换言之,道德不是个人的觉悟问题,而是人与人之间的冲突问题。虽然远方可以做到走路不睬别人的脚,不但却等于说人人都能做到不睬您的脚。主义至上主义者的“自发秩序”的想法,绝对是一个伪问题。

回复 | 0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7-12-02 06:37:17

这个问题与哲学无关,甚至与伦理无关,是个市场问题。作为行人我当然希望我的安全被充分保护,但我不买车。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悟性随行 留言时间:2017-12-02 04:54:55

补充一下,因为是无人驾驶,人在其中有什么罪呢?比如天灾,保险公司赔偿,但是无人驾驶是由电脑程序指挥的,可以责怪写程序的人或者就当成天灾?这些我认为不是法律问题,是伦理和道德问题,也就是what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 你看哲学爱好者们讲理性和逻辑,有人提出绝对,但是逻辑上有悖论啊,怎么能绝对呢?这个无人驾驶车祸谁该死的问题,理性和逻辑怎么能回答?谢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悟性随行 留言时间:2017-12-02 04:30:37

“法律更贴近生活,像生与死这样的事情是生活中重要的事情,需要明确的界定标准,注重的是证据,并不需要复杂的哲学判断。”

你说的对,但是什么标准,怎么来定明确的标准呢?要讲理对吧,问题是人有不同的价值观来衡量,无人驾驶车的程序由谁写?这个人可以决定车祸时谁得死?我认为这是个哲学上的伦理和道德的问题。谢谢!

回复 | 0
作者:悟性随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02 04:13:09

远方博好,

法律更贴近生活,像生与死这样的事情是生活中重要的事情,需要明确的界定标准,注重的是证据,并不需要复杂的哲学判断。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悟性随行 留言时间:2017-12-02 02:29:24

悟性博好,

我问这个问题是希望哲学中的理性和逻辑,伦理和道德能够对人类有帮助,而不是仅仅被用来思辨,诡辩和狡辩,哈哈。至于法律,怎么来立这个法,基于什么法理呢?谢谢!

回复 | 0
作者:悟性随行 留言时间:2017-12-02 00:50:27

博主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正常来说,好像除了法律,谁也不能决定别人的生死,否则就与法律相悖。

回复 | 0
作者:悟性随行 留言时间:2017-12-02 00:50:17

博主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正常来说,好像除了法律,谁也不能决定别人的生死,否则就与法律相悖。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