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我认为的中国和美国西方的本质不同。 2019-11-17 05:41:03

在过去的几十年,世界上,我去过的那么多国家,中国国内,一直有很多人问我美国西方和中国本质上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太多的从中国出来移民美国或者西方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家的华人有着太多不同的答案。首先我想申明我无意支持或者否定别人的那些答案,我想,我能够从中国出来,在美国读书,工作,然后决定移民美国,我个人甚至决定去中国化,对我个人来说,这个过程是我个人的人生选择,我感到我个人对美国西方跟中国的本质能够感悟出的不同,是我个人最大的财富和精神上的享受。这种享受常常来自于我自己的感叹:我是个幸运的人,还能选择过这样的生活,完成我希望的我的人生进程。我想写这篇,作为分享,也许有网友跟我是类似的,也许有一,两个网友跟我是非常相似的,那样,就是锦上添花了。


很小的时候,在中国,父母对做人的严格要求和国家政治制度在人的社会生活中的展现,让我很早就感受秩序order是最重要的。幸福和愉悦的感受来自于order下的人际关系和活动。我是六十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的高峰和林彪事件,发生在我上小学之前,但是到如今我还是记得我崇拜喜欢的小学一年级女老师被斗,被画成蛇贴在墙上羞辱的情景。虽然我记得那时那样的order,我不能感到愉悦,但是我记得那时还是跟着大家一起,接受学校的安排,不久后对新来的老师也开始喜欢了。我想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发现了自己的反叛,order并不能自动给我带来幸福和愉悦的感受,我自己有着某种自己的触动的东西,后来我把这些我自己有触动的东西叫做我个人的价值value。一直到我来美国之前,简单的说,我个人的价值value跟我所处在的环境的秩序order是不匹配,甚至是矛盾重重的。我的选择是出国,我不会轻易改变我的价值value,也不可能改变那个秩序order,解决办法就是断开这两者间的联系,寻找一种新的平衡和匹配。


好,现在我来回答我认为的中国和美国西方本质的不同,当然是对我个人来说的本质不同。在美国的几十年,我深深感到,我自己的价值value是自由的空间,任我自己演变,而美国这个国家和社会,虽然是有秩序和order,但是我的个人价值value从来不需被美国这个国家和社会的秩序order绑架束缚,东南西北,上中下左右,我可以选择。我拿什么来选择呢?读书,学习,获得专业知识,工作获得专业技能和经验,跟各种文化背景,不同政治观点的人交往,这些使得我形成自己的系统,然后我按照自己的系统而生活着。我所有的文章,观点,风格,习惯都是我自己个人系统的产物,我经常跟朋友和家人说:the world according to me。也许简单来说,这就是自由的含义,但是我不能这样的简单化,因为有很多人对自由的理解和推导会得出,我这样的,如果没有党的领导和教育,肯定会是个罪犯,或者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事实是,我认为我完全称得上,各方面,我是个很不错的人,这个不用多说。只是,我想问一下:那些强烈感到需要党的领导和教育,需要5000年辉煌在脑子里的人,是不是本能的害怕,没有了党的教育领导和5000年的辉煌,自己就不知道怎么使用自由了?就会是罪犯或者自私自利的人了呢?这个现象,我从目前在美国定居的很多华人那里经常观察到,这个万维网恐怕也不少。


我想我上面描述的是我的关于美国西方和中国最本质不同的答案。但是似乎还是简单化了一些,我来做些展开。在我的工作和金融投资的经历中,我最在乎的是自己能够建立自己的系统,虽然这个系统要符合和匹配我自己的情感,智商,处理社会人际关系的方法,但是我的目的是获得持久的幸福和愉悦的感觉和感受。比如我是做信息和数据管理的,目前在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方面做好几个项目。这些项目和我要设计的复杂系统必须得有一个或者几个原理和原则,比如数学和物理公式,暂且把这些原理和原则当作order,这个order必须是符合自然法则的。如果没有这个order,那我的设计就出了问题。也许我的某个主意起初让我感到幸福和愉悦,但是我的这种幸福和愉悦感要持久的来源还是在于符合和匹配自然法则,比如我的主意很棒,结果不符合某个数学公式,我就会是很沮丧的,幸福和愉悦的感受根本就没有了。


我想处理人际关系也是一样的,只不过我的幸福和愉悦感要持久的来源在于我跟我互动交往的人有共同遵守的法则,也可以叫做共同认可的价值value。进一步来说,我可以是自由的,但是我的言行如果不能匹配于我做的事情需要遵守的自然法则和我交往的人所共同遵守的人际交往的法则,我的自由就失去了给我带来幸福和愉悦持久感觉和感受的作用,那样我的自由,我的价值value就不能给我带来持久的幸福的感觉和感受。我知道有很多人是一根筋到底就是只喜欢自己的自由和自己的价值的,我个人不能同意的,也许这样的人也是最愿意接受党的领导和教育包括时不时参考脑子里5000年辉煌的,那样也许也是可以有持久的幸福和愉悦的感觉和感受的。


上面说到工作和人际,再说说我的自由和系统在金融投资上的应用。比如在金融界有句非常著名的话:don't fight the fed.这也可以是被当成投资的order,政府似乎是把这跟自然法则当成一样的规定。我呢,问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能fight the fed呢?fed面向大众的所有信息不就是要大众相信fed所说的一切吗?为什么fed要让大众相信fed所说的一切呢?其实很简单,看看fed的历史,几乎都是在控制,炒作和欺骗。把fed换成党也成立的。这就给我出了一个难题,我的自由,我的情感,我的智商,也就是我的系统是不是一定要遵循这个don't fight the fed的order呢?这个难题比工作困难多了,工作面对的是自然法则。也比人际关系困难的多,人际关系可以物以类聚。我的自由顿时出现了非常困难的选择,我得经常调整我的系统,经常要open来处理自己的每一个投资组合。可喜的是,这个世界上,投资领域有很多类似我这样的人,不甘心自己的自由和自己的智商知识被操控,而美国西方,虽然越来越走向大政府和向党学习的极端操控方向,但是信息还是相对公开,让自由和智商知识还是有巨大的操作空间。我在金融投资上面,那个不能fight the fed的order,让我很不爽的order,但是我还是能有自己的自由和系统,从而让我获得自己所要的幸福和愉悦的持久感觉和感受。也许这类似中国十四亿人中某些对党的order的感受。


好,说完金融,最后来说说政治。政治层面,我越来越悲观,川普的上台,让我感到,那个我一直崇尚的美国西方的政治和社会order出了大问题,其中我最在乎的法治也受到了空前的挑战,甚至破坏。我写过很多博文了,这里不再赘述,我感到接下来的混乱,会是对所有在美国的人的自由的挑战。举个例子,我跟金融界的人聊,屯一些黄金来对付接下来的国家债务泡沫的刺破,但是有些有识之士指出,按照现在这样政府和fed操控金融的趋势,继续借债是肯定的,结果是泡沫刺破的时候就是chaos大混乱,那时国家可以没收私人的黄金,历史上很多国家政府就那么干的。


美国接下来的演变是不是也会把所有的order都打乱,形成一段时期的重组和建立一个新的order呢?我个人是不愿看到那样的场景,那样的局面,太多的普通人会遭殃的。


好,我想,上面,我基本回答了美国西方和中国的本质不同。简单小结一下:中国是个需要人们相信党和政府,而且是一直要相信的国家和社会。其中的前提是:党是自然法则,是社会人际关系原则的制定者。党自己的幸福和愉悦的持久感觉和感受是先要存在的。人们要么是不需要幸福愉悦的持久感觉和感受,要么是得到党的照顾。党是中国人获得幸福和愉悦的order,为此个人的价值value是要无条件服从和匹配的。有的就像对待don't fight the fed的order,赌赌也是可以的。


我个人是不愿意那样失去自己选择order的自由的。因为我的价值value决定我崇尚的order。现在的美国让我感到不同的个人自由驱动的太多不同的个人价值value,这些价值正在失去排序,也就是说这些不同的价值value带来了对共同要遵守的order的不认可或者不匹配。我想没有共同要遵守的order,一个社会里的人们整体不会有幸福愉悦的持久感觉和感受。中国由中共实施的order,如果中国十四亿人都愿意共同遵守,那么十四亿人是能感受到幸福和愉悦的,我想中共是想长久这么下去的,所以尽有而有的控制。十四亿人能不能长久感到幸福和愉悦,我不知道,十四亿人的个人价值value的作用是不是该有,是不是能匹配中共这样的order,我也不知道。所谓叫装睡的人醒没有意义。我个人一直感到幸运,我来美国的几十年里,我不用装睡。但是呢,接下来,我不知道怎么应付美国无order的那段时光,也许是我对幸福和愉悦的持久有点贪了。




浏览(3838) (17) 评论(28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风潇潇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27 04:24:37

Oct 2 2019年10月29日,文章《加拿大原外长弗里兰德说:自由民主制正在“被愤怒的民粹政客劫持”》Chrystia Freeland: Liberal democracies are being "hijacked by angry populist politicians:我认为我们确实需要认真对待整个自由民主思想所面临的威胁,这个威胁不仅仅是来自独裁政权试图破坏自由民主,相反,是来自自由民主制内部,怀疑正在蔓延,自由民主制已经完全分化,变成了敌对的甚至是交战状态,无法互相交流,以及被愤怒的民粹主义政治家劫持。

这种问题存在于令人不愉快的自由民主国家,其细节也许不同,但主要情节相同。中产阶级已经被掏空,有很多人感到被剥夺了选举权,被剥夺了财产,甚至切断了国家的运作。这部分人成为不负责任的政治家的帮手,他们互相勾结,将挫败感激化为炽热的民粹主义愤怒。

可见,不但是学者弗朗西斯·福山,理性的民治政治家已经洞察民主的致命伤。既然,民主政权被民主阉割去势是生于娘胎。那么,为什么民主社会看上去却很繁荣。我的一个爱尔兰裔加拿大朋友解释说:谢谢英国人在200年前建立了法律体系,更要谢谢以前无所顾忌的杀戮和掠夺。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26 16:04:12

无人反对自由民主极其人性化,但其社会效果却极其无人性:

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弗朗西斯·福山因著作《历史之终结与最后一人》1992而一举成名。称自由民主和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及其生活方式将成为最后的政府的形式。

然而,2014年10月10日,福山再文《美国衰落,政治失调的根源》,鉴于美国两党恶斗瘫痪政府,美国衰落,只有死路一条。

2019年5月12日; 加拿大商业委员会主席戈尔迪·海德发文《我们的政治正遭受分析瘫痪和行动的幻想》:政治的钟摆已经被甩到了一个极端,政客们对批评的渴望超过了对创造的渴望。我们的程序设置智障,少数人可以有效地阻碍多数人认可的倡议;重要的项目,计划和政策由此被延迟,直到支持者放弃继续推进的努力。

2012年6月9日《三条战线同决战 马英九发威》:20年来,台湾政治的最大麻烦是:进程缓慢。每一重大决策、重大立法,都在政治对抗中拖延,5年、10年,如证所税、油电价问题,一拖20年以上,司空见贯。20年,一个新生儿将大学毕业,服役、投票。结果,问题还在争议,还在卡住。争来争去,都是为获选从政。选举有输赢,但台湾只有输,没有赢。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回复 风潇潇 留言时间:2019-11-26 06:28:44

1.. 弗朗西斯·福山 对自由民主从希望到失望

http://blog.creaders.net/u/5904/201910/358195.html

2.. 印度,被愚昧绑架 永远赶不上中国

http://blog.creaders.net/u/5904/201911/359612.html

3.. 日本社会治安好 感谢黑社会组织的合法化

http://blog.creaders.net/u/5904/201910/358922.html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留言时间:2019-11-25 18:16:57
浏览(3771)(17)评论(281)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回复 风潇潇 留言时间:2019-11-25 10:11:12

2019年10月15日,我写过《民主培育人形秃鹫 唯恐天下不乱 不流血》,指出: 如果忽视了人类的本性,任何高尚的社会治理的设想,都注定失败。

1962年,詹姆斯·沃森博士因论文DNA分子的双螺旋结构获得了诺贝尔奖,该论文旨在从遗传学层面探索人类的生命。在当今世界,詹姆斯·沃森博士是最了解人类本性的人。他说,我们的所有社会政策的制定,都是基于所有人的智力水平与我们的相同,可是,所有的实验结果都证明,这是错误的。

2019年1月15日,有报道《DNA之父说他仍然相信种族与智商之间的联系,他的实验室剥夺了他的学术头衔》 看过报道,感觉对西方文明的悲哀,作为DNA之父,说出自己的学术观点,无论对与错,都不应该受到处罚。可见,美国的言论自由是有选择性的,只有他们喜欢才能自由,不喜欢坚决打压。

尝试得出自己的结论,会迫使您更加深入的阅读,由此,您的观点,会得到更多的赞同,少有批评。针对不同观点,您不是反思,而是谈什么有人试图控制你dominate。

您必须认清一个事实,西方选举民主的后果是智障者的独裁,中国独裁政治的后果是高智商者的民主。这一切都是源自对人性本质的认知,中国约在600BC秦穆公时,就认识到这一点,而西方至今执迷不悟。

回复 | 1
作者:风潇潇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25 10:10:33

风萧萧回答 远方的孤独2019-11-24 02:01:02的留言 享受孤独。

我看过您2019年9月13日的文章美国西方的民主选举和中国的专制的比较http://blog.creaders.net/u/8555/201909/356736.html 和读者留言。

总的感觉是,您十分善于观察和思考,这是您最出色的地方,是很多人不具备的。以您的学识水平,您能够弥补自己最大的不足,那就是,被表面现象困扰、理不出头绪。您的文章,由始至终,都处于纠结不休状态,得不出自己的结论。任何文章都应该有个结论,摆明自己的观点,无论对与错。

总体而言,您关注的都属于社会治理范畴,更多的是意识形态问题,也有经济问题。

社会是由人组成的,一切社会问题都是人为。既然涉及人,就要对人类的本性有清醒认知,人类存在智力的差异,民主的悲哀在于以任何人都可以参加竞选为荣,好的设计,造成邪恶的结果,很多当选者,把国家机器拎在手里当锤子,满世界找钉子。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留言时间:2019-11-25 02:31:11

作者:风潇潇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24 03:17:04

从现在始,人类社会将从9/11的恶化,进入另一个恶化状态:人工智能将令更多的人失去工作,那些自我为傲的、被民主和自由绑架的、多元文化的移民国家,将进入无法居住状态。看看最新报道,这事儿,让人将让好人防不胜防。现在的欧洲和北美,还有安全感吗?

17日,在美国加州Fremont,一对中国夫妇在Costco遭到一名歹徒持枪抢劫,所有的现金、银行卡,手机全部被掳走!事后没过几分钟,这对中国夫妇的银行卡被歹徒刷暴走3000刀!

上月,一名女汉子在大多旺市Costco门口的停车场与另一名男子发生争执(希望不是抢车位啊),男子随即掏刀对该名女子一顿狂捅数刀,女生应声倒下,血流满地。事件发生后该Costco暂停营业。截止到发稿前,该名女子正在多伦多怡陶碧谷一家医院接受治疗。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回复 风潇潇 留言时间:2019-11-24 18:24:20

去年,有报道,在英国,私有化也没有取得预想的结果,又玩不转了,工党又一次提出国有化。

2016年2月12日,文章How did Britain fall out of love with privatisation:私有化本来可以减轻纳税人的负担,并迫使这些部门变得更有效率,为客户创造更好的价值。但是从长期来看,很明显私人服务并没有带来好的价值。在英国35分钟行程的火车月票是358英镑,意大利37英镑,西班牙56英镑,德国95英镑。这些国家,绝大多数铁路仍处于公共控制之下。

如果,这次真的实现国有化,那么英国就是从私有化-国有化-私有化-再国有化。英国经济这张饼,被掂来掂去的两面烙,总是半生不熟,难以下咽。作为民主胡闹主导的私欲驱动的自由市场经济,没有更好的办法。就是亚当斯密和凯恩斯都复活,也没治。

中国保持30%以上的国有经济,国家投资基础设施建设,虽然在具体项目上,无法回收成本,但是,从推动区域经济的整体发展上,收获更多。国家投资沙漠治理,资助贫困地区的人民易地搬迁,.....; 中国的做法最理性。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回复 青灯法师 留言时间:2019-11-24 18:23:53

风潇潇留言青灯法师的文章谈一谈贫富差距与一个国家的发展速度问题2019-11-23 07:35:08

http://blog.creaders.net/u/11263/201812/338378.html

好文,此文是这个博客里少有的理性人的理性思维。

谈论此话题,首先要清楚两极分化是个假命题。富人的钱,多用于组织社会化大生产,创造就业和税收,生产资料不是生活消耗品,实际上是在被社会成员共享。如此看,富人没有应该被仇视的富,穷人没有应该被怨妇式儿抱怨的穷。

社会两极分化,贫富不公,这个假命题,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2013年6月25日,我曾经写过文章 My view on Entrepreneur and Enterprise inspired by Peter Shoore,特别谈论这个问题。

马克思提出共产主义的设想,不完全在于今天的贫富不公,而是,在工业革命早期,劳工不但得不到应得的报酬,而且,大量工伤死亡。实际上,资本主义国家,能达到今天的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二战以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都进行了大规模的国有化,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公有制,工会无休止的胡闹,造成社会生产效率低下,经济恶化,近乎崩溃。所以,英国撒切尔执政期间,联合美国总统里根,大规模私有化。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回复 青灯法师 留言时间:2019-11-24 08:46:30

哦,那是我在六四不久所填的词,是采用苏东坡的大江东去那首词的平仄调式所写。当时给我自己提出的挑战是,每个单句的末尾要采用与苏东坡原词一样的字,这样一来这首词作起来就很有意思了。……

卖弄。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回复 青灯法师 留言时间:2019-11-24 06:38:42

风萧萧回答 青灯法师 2019-11-24 06:01:17的回复:“哦,那是我在六四不久所填的词,是采用苏东坡的大江东去那首词的平仄调式所写。当时给我自己提出的挑战是,每个单句的末尾要采用与苏东坡原词一样的字,这样一来这首词作起来就很有意思了。近年来由于记忆力在减退,怕把它忘了,所以就上载到博客里,每读到它,都能想起往日的青春岁月。”

风萧萧的回答:从您的文章看,我断定您是理性的人,现在,您已经理解,6.4,那是没有办法的做法,如果按着那些自由斗士的意愿行事儿,中国现在就会处于战乱状态,百姓永无宁日。西方鼓吹的自由,只能让智障自由,好人失去自由。

当年,面对众多逃港的人,很多人建议严惩。邓小平说:我们必须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的生活。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说:是我们对不起你们,没能让你们过上好生活。

搜索一下,周朝礼乐、家谱和诸侯国的成因,秦穆公,秦孝公,孔子,庄子,吴起, 商鞅,李斯和董仲舒等,就会理解中国社会治理的逐渐理性化的过度。

下面是我在2013年1月25日在网易博客的胡邹:

我慕风 --- 说给博友风的影子

风无踪,何来影?风在荒谬世界隐身活。

我慕风,虽无踪,却有智,活个洒洒脱脱。

高兴时,温柔送暖,玉门杨柳吐新绿。

愤怒时,狂吼发威,摧枯拉朽换世容。

我慕风,何时我也这样活!

谨此,真诚谢谢您的真诚相待。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11-24 06:11:58

美国副总统彭斯:对于中国人来说,自由依然是遥不可及的一场梦。

国务卿蓬配奥:中国共产党流氓政权绑架中国,要胁、威胁世界。

川普政府重塑美中关系、重建美中经贸关系,重定美中贸易规则。

回复 | 0
作者:青灯法师 回复 风潇潇 留言时间:2019-11-24 06:01:17

哦,那是我在六四不久所填的词,是采用苏东坡的大江东去那首词的平仄调式所写。当时给我自己提出的挑战是,每个单句的末尾要采用与苏东坡原词一样的字,这样一来这首词作起来就很有意思了。

近年来由于记忆力在减退,怕把它忘了,所以就上载到博客里,每读到它,都能想起往日的青春岁月。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11-24 04:42:45

疯嚣哮终于脱光了。

【中国进入装好人、装孙子时期】,不过好人、孙子很难装耶。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24 03:17:04

回答孤独先生的两个留言:2019-11-24 01:37:11和2019-11-24 02:01:02。

终究是个理性的人,开始上道了,进入理性思维了。社会治理的根本在两点:动物和Order.

看看近来温哥华的枪击案,那里还美丽适居吗!事实证明,您所欣赏的自由的结果,是让脑残者自由,让像您这样理性的人失去自由 - 即使给您一把枪,您会去枪击吗?肯定不会,因为您会顾忌到后果,不完全是为他人,而是为您自己。那些刑事犯,都是源自脑残,无法判断自己行为的后果。

从现在始,人类社会将从9/11的恶化,进入另一个恶化状态:人工智能将令更多的人失去工作,那些自我为傲的、被民主和自由绑架的、多元文化的移民国家,将进入无法居住状态。以美国为例,现在即使禁枪,也无法避免枪击事件的发生。越来越频繁的恐怖事件,令人们生活在恐惧之中。

长时间民主和自由的驯化,已经把年轻一代彻底非人性化。一个由没有对政府和社会公德敬畏的国民组成的社会,将不适合您这样的理性思维者生活。

您所说的主义,都是来自不断杀戮的兽性非人类文明、从基因层面扭曲的人捏造的“大东西”,西方的很多意识形态,都是荒谬的,因为忽视“动物和Order”。尤其是 Universalism 和 Fundamentalism, 把任何非人性的思想都披上人性的外衣。这两个主意-iam是其它-isms的亲爹。您就是它们的受害者。被虚假的自由愚弄和绑架,进入亦幻亦真的恍惚状态 - 自诩为孤独。

我说您“开始上道”的另一个“大东西”,是您提到尼采。尼采是西方少有的理性思想家: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

谢谢孤独先生,您也诱我进行更多的有意义的思考。

无论您怎样看自己的祖国,但是,您应该意识到,没有强大的母国做靠山,一个人,无论溜到哪儿,都是三孙子。

而您推崇的民主和自由,我也100%的支持,但是,现实残酷,总是要消灭人类的美好的愿望。为了自己的祖国,我们必须放弃被愚昧推崇的民主和自由。选择理性的人整治那些非理性的人,保证祖国的强大。

记住,中国人 - 李光耀曾经说过,中国在朝鲜打过几次胜仗之后,欧洲人一改以前对他的蔑视,开始对他毕恭毕敬。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24 02:01:02

尼采:Liberalism is the transformation of mankind into cattle.

我的理解:自由不能是主义,主义暗示人们都要那样,身体都要那样,意识都要那样,结果呢,都是那样,就不再是自由了,就是cattle了。

加缪的这句:Don't walk behind me; I may not lead. Don't walk in front of me; I may not follow. Just walk beside me and be my friend.

我的理解:享受孤独。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24 01:37:11

感谢各位。以前在博文和留言里,我指出人跟动物有个共同点,都是想dominate对手。人用的很多方法也是动物类似的。不同的是,人会照镜子,精神上叫transcendent. 其中一个具体的应用就是你要dominate对手,就要自动想到对手也是要dominate你的。中国文化这种照镜子功能还缺很多,因为专制鼎盛。我描述过我遇到三种人,一种是我要学习的,一种是互相要dominate,旗鼓相当,然后各自选择妥协,第三种是不值得,我不应该计较的。我认为如果人们都这样,人类会长久和平而不需要杀戮的。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23 20:00:35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19-11-23 18:15:43

非常欣慰,你就是我在博文中说的让我感到锦上添花的网友,让我感到I am alone, but not lonely。也是我不放弃写中文博客的动力。

----

应该谢谢AYA_先生哈,留言奖赏孤独先生,令他感到非常欣慰。他闲得实在是无聊,随手抛出一块废砖头,引来脏砖头一大堆,夹杂几块好砖头,收获还可以哈。

回复 | 5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19-11-23 18:15:43

非常欣慰,你就是我在博文中说的让我感到锦上添花的网友,让我感到I am alone, but not lonely。也是我不放弃写中文博客的动力。

回复 | 0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19-11-23 13:07:12

博客多产令人羡慕,进来有许多有关美中两国新闻值得深思,这篇博客试图解释藏在背后深层世界观,社会与个人价值方面差异所起作用,只是世俗看客几乎不会思考那么深刻而已,即便有人愿意深思,也许时常出于理不断思还乱状态,不得要领随之放弃多。

价值冲突是历史上所有人类灾难的总祸根,也许你不想,无论宗教战争,世界大战,东西冷战还是区域冲突,都有它的身影。价值的形成原因很复杂长远,有些来自历史,文化,有的来自个人经历,还有来自生存环境铸造,无论你说是信仰还是洗脑,个人还是群体经历,只要是个人亲身经历,有感情纽带,就会烙下印记,也许要跟随去坟墓,这就是为什么这类冲突主观上无解,客观上必然遵从一个基本自然生存法则:丛林法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一点我倒同意偶尔站在价值对立面许多看客的观点,只是他们不认为这是自然界(具体说动物界)客观规律,而是一种人意识里的”强权法则“, 所以必须加以贬责和改变(就像人要站在地球上把自己拎起来一样固执)!

虽然博文观点引领,看客回帖,争执,申辩确令文中观点逐步清理,思路更为清晰,这也是一花引来玩花开。这也是博客本身挑起的意义讨论,道理越变越明嘛!第一个回帖论道群养与圈养的确,比喻形象也部分揭示价值形成层面一个基本原因。人群一般不可能脱离自己身存环境而形成个人价值系统,除非少数头脑开放,博览群书,思维强大的那些人可以升华到更普适一般人类认识系统层面,或被称为思想家,哲学家,人类头脑的那些人。不过很多人可以理解这些博学深刻思想,并且摒弃自己意识到那些偏狭并固执的部分,无限接近更普适的价值体系。

至于争论具体细节对错,准确与否,已经不管重要,最重要的核心是你是否可以摈除成见,随时准备承认被证实新价值任何部分以至于整个新系统。这个世界上最愚蠢就是固执己见,许多人终生难于摆脱之。。。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留言时间:2019-11-23 09:39:07

孤独先生,青灯法师请您看《六四感怀》

http://blog.creaders.net/u/11263/201606/259274.html

硝烟西去,炮声尽,掩出伟大人物。长安路边,到处是,铁血钢枪断壁。大地掏空,山移彼岸,谁顾他家雪?汗水作画,重塑一批鬼杰。翻开历史卷年,吏治失久了,旧疾重发。南国香巾,回眸间,圣教礼仪飞灭。故地神游,蒋公讥笑我,徒生华发。百年旧梦,又起一轮新月?

浏览(132)(2)评论(1)

文章评论:风潇潇 留言 青灯法师 时间:2019-11-23 09:23:06

不要感慨空谈,应该提出您自己的治国方法?我敢保证,你也没辙。

玩耍民主较好的地区,人民的IQ水平在97上下(欧洲人,这种人不奸不傻)。IQ太高(中国115)和太低(印度94,非洲85)都不行。

看看民主后的台湾,重大事情争论不休,经济停滞不前,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李光耀是玩耍民主高手。鞭刑是制止脑残破坏社会环境的唯一可行的方法,打一次,终生不敢再犯。

不要骂文革,文革,就是文化大革命,避免了中国进入印度式儿的愚昧。

六四,本质上,是中国理性经济改革,为避免苏联式儿政治和经济崩溃带来的后果。价格双轨制,避免了完全市场化的灾难,但也带来了腐败。看看,那些六四精英,都逃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能够得到护照?

再看看现在的香港,是谁在捣鬼?

人类社会治理的难点,在于人的本性的巨大差异。MRI大脑扫描证明,杀手,反社会,学校欺凌,愚昧,都是大脑缺陷所致。也就是说,不是所有具有人类面孔的,都具有人的本性。

社会治理,就是选择(不是选举)大脑发育良好的人,压制那些愚昧者的行为。

举目世界,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现在,中国的方法是唯一可行的。

回复 | 1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11-23 09:22:21

列位,孔夫子他老人家说,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吹捧马克思、诅咒马克思;反毛頌毛、唱共反共……一丘之貉。

马列狗屎里吃不出黄金,骂共产党也骂不出花儿来。

中国特色中国人,逃不脱“斗争哲学”。这是中国不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根本原因。

老话,诸位上演的无非新版“狗打架鸡自掐”,又一个轮回而已。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23 08:46:32

作者:风潇潇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23 07:56:26

对不起呀,让您纠结不休哇。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风潇潇 留言时间:2019-11-23 08:02:56

我还真不是个纠结的人,好,i give you to say the last word, 不再回复,哈哈。

风潇潇 回复 远方的孤独

哈,哈哈哈,您这博客、您这说法,还有您这玩民猪的博友们的对话,真让我开心,总令我傻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留言时间:2019-11-23 08:14:46

孤独先生,忘记民猪吧,儿戏,太荒唐了。青灯法师请您看看,理性的人,应该思考什么问题和如何思考?

《谈一谈贫富差距与一个国家的发展速度问题》

http://blog.creaders.net/u/11263/201812/338378.html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19-11-23 08:08:29

正是。美国的问题是从Savage到文明过程中的困难。中国一直停在Savage, 狡辩而不改。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风潇潇 留言时间:2019-11-23 08:02:56

我还真不是个纠结的人,好,i give you to say the last word, 不再回复,哈哈。

回复 | 0
作者:frank_ly 留言时间:2019-11-23 07:59:21

本质区别之一:

两国都声明“法律下人人品等”,如果美国做到了70%,中国只做到了30%。

美国根本上是文明法治社会,法律高于一切,法大于权,中国根本上是封建专权社会,权力高于一切,权大于法。当然你能找到几个美国不光彩的例子或中国光彩的特例,但那没有统计意义。

回复 | 0
作者:风潇潇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11-23 07:56:26

对不起呀,让您纠结不休哇。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风潇潇 留言时间:2019-11-23 07:29:45

相信你不是读不懂我的回复和蒋博的评论,你载选对自己有利的,而且那么certain,这有点滑稽。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引用罗素的那段话?那段话针对的是你这样的,不要把头埋在沙里,这算什么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青灯法师 留言时间:2019-11-23 07:25:27

中国是大猩猩模式延伸,怎么都推导不出有什么优越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