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万维博客是不是快成爱国老小粉红的集结地? 2020-02-07 23:59:50

偶然看到刘仲敬的这个视频,听听真是洞见。





言论自由真的是宝贵的。历史的路径来说,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的那些绝大多数红卫兵的命运还是上山下线,而上世纪三十年代投奔延安后被活埋是类似的。我认为上帝给人自由意志,也就不会给人明确的结果,不同的德行决定向下走很容易。以此短文悼念李文亮医生的不幸去世。

浏览(1395) (17) 评论(12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贪官太多 留言时间:2020-02-14 14:20:24

请大家多看CCAV的节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EGPhLNmnwY

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4 13:47:38

哈哈,春天快来了,cycle does work!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2-14 13:22:53

呵呵, 诗云: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多年老梅皮如铁,春来新发一两枝。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4 10:10:10

看来道兄也有nihilism element。有意思也是让我深感欣慰的是我和道兄聊这些,可以无限制的展开,但是我们比较清醒,人不能救人,我的instant messaging的自述是:I can only do with what I have. 万维的自述是: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主管思辨给我带来的享受,有时这种享受是Indescrible,跟道兄聊天就是这样的感受。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2-14 09:49:52

这一百年的中国人好像都有个去改变世界的情节,跟老美比起来,特别明显。老美在说don't tell me what to do的时候,也不太爱教训人。中国人却教育人民的贼心不死。老美工作就是工作,只有个人意义,生存兴趣什么的,中国人总要找个社会意义。像我以前说的,政治家的工作是解决 problem,革命家的工作是解决掉the ones causing problem. 这一百年的中国人都是革命家式的政治家。所以我十多年前就想明白了,我之所学与这些人不同,我不要救人,也不要教人,我只守着庄子所讲的这团火,观察problem前世今生。后世像我一样曾深度迷茫的人,希望他们在贼光中自救的时候能找到我的书,这本书就有意义了。就像庄子对我的意义。没有迷茫就不需要,matrix电影里,很多人需要知道身处matrix么?不需要,而且这样可能更快乐些。这就是我对现实的态度。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4 08:34:27

也许在我的认知结构中还保留一些meaningless, 存在主义,nihilism的东西,越是认识到理性的边界,我越是无法完全扔掉这些东西,八,九十年我是那么存在主义过来的,只是成家有了孩子后开始改变。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现实主义者,Noboday knows for sure!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4 08:20:44

因为我相信上帝或者simulation design,对高人,仙人只是看电影欣赏,现实当中不以为然。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4 08:18:33

你的书我看了,不过不能深入,所以我也只能从我得角度散打。总能找到新视角,不过我还是那是高档club的活动。老兄,几千年了,事实是没有什么用。牵起来也许是会有用的,但是也许还是高档club的overthinking活动。你说的全真七子在我看来就是这样的。不能浸透到critical mass是不行的。我始终在想一个问题,我认为中共里面的人是很聪明的,基本上积聚了中国人的精华,为什么就没人重视历史,比如学学全真七子呢?一个原因是受西方的影响甚至干涉,但是我以为更确切是缺了你说的那根线,在现实中串不起来。全镇七子对西方反而是有用的,至少是补充给他们一个新视角。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4 07:43:11

我常想象,西方哲学的起源是一群人,中国也是,但方式不同,西方哲学家如江南七怪,各有才能,不能合作,互相抵触;而中国诸子如全真七子,虽开发不同领域,但属于一个系统。诸子学的威力因此而来,即便出来个康德这样的欧阳锋,也可拿下。有人讲西方人看东西是一点透视,而中国人则没有透视,这当然是愚蠢的;有人解释说中国人是散点透视,这也是我一开始认为的;现在我意识到,这些散的点,中间是有联系的,他们组成一个体;而这个体在思维驱动下,可以动,与一点透视的僵死不同。这样看理性的线性思维,按照有的哲学叠屋架床堆砌的体系,就很容易找到新视角。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2-14 07:09:26

【我不认为团体层面会有什么真正的仁和义,mutation而已,唯一是个人层面能best effort,这也是我对国学的保留。】你如果有时间,可以看看我的那本书,那里对诸层次的关系有详细讨论。如果说理性是线性的话,这种层次系统是个立体。你觉得我能在国学找到insight,其实不是的,是思维的动不同。我看西方的东西,也是一样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4 00:37:20

我不认为团体层面会有什么真正的仁和义,mutation而已,唯一是个人层面能best effort,这也是我对国学的保留。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4 00:35:18

我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定论,任何一个个人,不会对人类带来什么了不起的危害,一个团体就不一样,所以我不会支持团体比个人更优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4 00:31:33

这就是理性的边界。我感到老兄是在尝试用理性来诠释sense。教授那个问题没有答案,我个人更看重仁,我说过in general,我是个indifferent的人, 义这个东西似乎注重knowledge,mutation like crazy, 也是power和control的justification。如果我饿了,只要是真饿,不是算计,那么这不需要区分是sense还是knowledge,同样不饿的人是真不饿,也是不可区分,适合宜不与否,就是社会范畴,又会回到个体和团体的关系和矛盾。我的倾向是个体优先,否则没有safe guard。统治者当然不这么看,这也是自由民主的来源。一个动态平衡是reality,问题是个体也好,团体也好,都不适应动态的东西,就像人们对数学指数层面上的变化会不知所措,prefer线性的东西。这又要提到男女的不同,男人倾向dominate而compete,也许是因为想多占女性,而女性的本性是caring,not fueling from dominance。这也是knowledge和sense各自driven的不同,没有同一性。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3 23:31:55

这里面还有其他三个层次,我在前本书里讲了。应用在饿上,更普遍讲,对一个人来说,而不是对具体的我来讲,是真的sense,还是人为认为用吃饭可以对付这个sense的knowledge,是生理上胃真的空了,还是感觉?sense和knowledge一致么?这个sense在何种程度,可以决定是饿,达到knowledge的地步?

回复 | 0
作者: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3 23:11:53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2-13 23:11:37

对女性问题不再行。还是回到国学框架,同时对付男女和【sense和knowledge】的问题的框架。人首先是人,人与人之间要仁,即互以为对等的人;然后人分为男女,男人与女人之间有个适宜,义的意义是适宜。这就回到了匡廓图的框架。仁是底线,是广泛的;义提供了变化的空间,这种变化往往是具体的。用比喻来说,男人与女人用绳子连起来,这个绳子是仁,而绳子的松紧则是义,不同一对男女以不同的张力平衡。在【sense和knowledge】上,knowledge是广泛的,到了午饭时间,人都会饿,这是仁的层次的问题;但是sense是具体的,这个人不饿,那个人快饿死了,这是义层次的问题,具体的。

再举个例子。网上谣传哈佛教授讲的工人与电车,工人可以控制失控的电车直走还是拐到另一条轨道上去,并假设两条轨道上有不同的人,让学生决定。在仁的层次上,问题可以这样提出:一边是人,一边是狗;或两边都是不认识的人。对任何人来说,这两种都是一个可决定,一个不可确定。在义的层次上,问题可以具体提出:是女人,熟人,朋友,情人,孩子。结果会根据回答的人不同,他们各自根据的是义。

在仁的层次上,对问题的回答,只有是和不是;而义,则是适宜与不适宜。这两种不能混在一起讲。不知道你那个教授是否弄清楚了这两类。难养,是个对状态的抱怨,不决定具体对待方式,有人因为难更殷勤,有人更冷淡,哪来的固化?夫子如果说,不难养也,问题一样多。呵呵。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3 20:22:30

近生娇,远生怨,这是我的体会,不认同难养的固化论。sense driven距离和空间是个最大的因素。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3 20:05:41

黑格尔强调的思想和思维方式就是理性了,终结了,人类剩下的只是如何获得knowledge,也许他是对的。他的这个判断现在看来带来了很多问题,尤其是美国西方administrative deep state的逐渐壮大,power和control加narrative空前大流行实在是这种knowledge driven的必然产物。很多人不能理解自由和民主选票机制在knowledge driven的主流思想,同时在现实中有人类一半女性参与和大量男性的sense driven的条件下,民主是异化的。因为现在who owns knowledge who wins,因而power和control。这也是美国西方精英主流是不反中共的,google, Microsoft, Facebook,华尔街银行家们, 等等非常乐意跟中共合作,因为彼此在power和control,也就是knowledge ownership上是一致的。但是大众mass怎么获得knowledge呢?经济上有trickle down, 在我看来knowledge层面也是一样。这种机制对付男性mass绰绰有余,对付女性,就不好说了,所以我判断以后美国的选举,谁得罪女性,谁就别想赢。Men are finished, women just started, 所以那么多人认为川普肯定会连任,我呢跟16年不一样,今年大学要看女性选民了,川普不见得能赢。聊到女性,就扯开了,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peter98 留言时间:2020-02-13 19:45:28

骂人是不足取的,那是实证的脏。我对左右不care,对抱团取暖更是远离。一个个人发疯的可能性很低,一个群体group导致其中有人发疯的可能性几乎是常态。还是享受孤独。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3 19:42:09

我曾经跟几个哲学家们聊一些关于truth的话题。记得我在几十年前我美国大学里第一趟哲学科,教授就问一个问题,华氏30度冷不冷,有的同学说冷,有的说不冷。另外有一天我跟道兄在一起,我说我饿了,我的这个饿时knowledge呢还是我的sense?有人说两者都有。女性的sense和knowledge很多时候是混的。而西方哲学和其他的思想,基本上deal的是所谓knowledge empiricalism, 或者经验和实用主义经常是不被主流哲学当成思想认知上有什么重要性,所以女性的遭遇就一直会那样。西方对思想和传统的解构带来科学的高度发达,同时自由民主选票机制不可避免的在解构流程中把女性推到了前台。我想这种progressive是必然的,对美国和西方,尤其是欧洲,where does the progressivism stop会是根本的问题。如果将来似乎不能stop,那么knowledge就会占上风。谁拥有knowledge呢?power和control,information campaign.18年美国K大法官提名听证过程,给了我实实在在的感受,wow,this is what is coming up. 中国在思想层面的解构有,但是很短暂,毛泽东就想搞搞,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跟法国后现代思潮, 美国妇女解放运动同时发生,在我看来不是偶然的。美国西方是回不到那以前,很多人认为中国会回到文革,甚至以前,i say no, 动物会回到以前,人不会,区别就是knowledge和sense的区别。最好的状况是knowledge和sense共存并行,我饿了既是knowledge也是sense,男女之间的良性互动恐怕也是平衡knowledge和sense。问题是这个世界太多男人是sense driven,而不是很多的女性是knowledge craving,we will see what will be coming up.

回复 | 0
作者:peter98 留言时间:2020-02-13 15:55:07
女性也要分类,什么人骂得,什么人骂不得,咱喷子心里都有一本明细账,这就不用讨论什么心理学了,所谓科学,真理遇到网络警官绕到走,这才造就万维右派的天堂。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2-13 13:33:51

我对跟女性打交道不在行。所以要避开这个领域,虽然很重要。夫子说难养。难养,不是说一般性的女人,那些不需要你养,而是指自己供养的亲近的那些,可能是妾,丫头一类的。我认为这里的原因是:她们是独特的,在平等之上(马克吐温的摩门教故事很有意思),她们还要特别,不要与别人相同,黛玉就看不起谁都有的那些礼物,爱情也是如此。你总提起她的特别的地方,她就觉得secure而理性;不提起,只是泛泛地说她特别,就娇纵了,有真有假,希望你能找到她那个真的特别。这不难养么?夫子不知道有几个妾和丫头,他老人家每天哪有心思对付,他抱怨可以理解。现代人没结婚的大概认同夫子的说法,结了婚的就不能提这个了。有些美国人认为老婆是朋友一样的,是错的。

中国至少到唐代,没有特别的反女性的说法,因为有个仁横在那里,只要儒家在,她至少是个人,不是牲口;为人母之后更厉害,如贾母。后面就差多了。现在中国人对黑人,女人,穷人大多是势利的歧视,不能形成个高大上的学术歧视,也是因为残存的仁。有些南方白人却歧视得正义凛然。以前一个朋友说起自己的父兄是这类的,对她的堕落行径很无奈,大概是那种怎么就染上毒瘾了一类的。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2-13 12:39:36

Image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3 10:35:20

是的。心理学的发达能够帮助女性一点,但是哲学实在是跟不上,心理学的“用”就缺了你说的“体”。尼采应该活100岁,翻个倍,就好了。荣格受尼采的启发是很大的。如果没有自由民主的选票机制,女性就会被永远不重视。这在中国非常明显,这也是我对国学的一个侧面认知。equality是理想主义的“执着”,问题是理想主义者多半是extroversion,这就麻烦了,实际上是在create hell给自己和其他人。 我跟progressive理想主义者聊天就问一个简单的问题:where and when do you stop?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2-13 10:13:50

读过两本尼采传,其中一本说是脑的感染,很含混。尼采是得到了自由否定的,但他的思维还是只有体的匣子,对用的认识还很模糊。

你说的女性的被忽视,或者成分少,是非常有见地的。尼采说的奴隶意识,一个例子就是女性以为像个男性那样工作和被对待就算免除压迫了。但并非如此,女性需要争取到自己的一半空间,不是对等,而是独特的空间。现在美国文化在向着这个方向走。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3 10:09:23

感性和理性为了实惠,我是理解的,每个人都会经历,但是推崇实证的恶,这是我认为的脏。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3 10:07:21

No, no佛法,可以业余,世界需要研究女性大师,玩笑了。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3 10:02:09

我想我能理解你为什么说要去火星。这个世界实在boring。但我不想去再新开一个apps,而要从matrix里退出来。现在仍跟着老庄向形而下看,差不多了,就得转身了,大概去修佛法。一般信众认为佛家boring,但有点儿修行的都知道思维之外的凶险不下于去火星,也是要用命去搏的。

你读不懂文言,是个遗憾。但你立足于英文,算是好的。从新文化到文化大革命就要这样的效果,从割断人与传统的联系,到割断人与文化的联系。这里很多博主以为,新文化和文化大革命是反传统的,但其实是反文化的。这些精英很可悲。大多数人没有任何联系,就陷入语境的陷阱。 他们的语言工具箱里没有能逃出陷阱的工具,能逃出陷阱的设计,用语言工具箱里的东西一搭起来,就自带缺陷不能用。所谓粉红,很多人是在语境陷阱里,相比起来一盘散沙不可怕。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3 10:00:29

尼采最后疯了,很多记载,不好求证,但是现在有一个人,Jordan Peterson,加拿大的心理学家,对尼采的研究可谓非常深刻了,JP现在也出现了健康问题,一直处在depression和anxiety中,去年差点死亡。我对JP的跟踪和研究比较深,我发现他的研究成果对男性,尤其时青年人很有用,我认为JP时目前最受欢迎的帮助青年男性的思想家。但是他在跟人辩论女性的作用时遭到多方的打击,我想JP可能非常的想努力研究出对女性的辅导成果,extremely overthinking,这一点他就不如法国那些哲学家大师了。萨特,加缪和六七十年代那几位后现代哲学大师,都是乱性的,也许研究女性thinking是不管用,而JP可能是这方面没想开,或者其他原因。我说这些是想说,women just started,men finished,至少是这个cycle。用这个思路理解《廊桥遗梦》中的那位女士,我忽然开朗,那位女士neurotic很强,也是introversion,她最后的选择make perfect sense,所谓keep it to herself。其实人keep it to self这个问题是个新课题,because 是delusion还是illusion?not sure, better keep it to self。 还是重复一下我前面的回复里提到的,neurotic+extroversion, boy, all hell break loose. 这个“用”的问题,在我看来无解,写这个程序的非地球人是不会把mutation的这个精妙给放进去的,这也可以说明边界的存在。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2-13 09:47:00

关于哲学,尤其是西方哲学,我觉我跟道还博认知非常接近了,这是我很欣慰的事,原因是老兄是从国学中延伸出这种认知,当然也结合老兄的“用”以及对“用”的非常深度的思考和博彩关联。我呢,就是散打,我们都看到了西方哲学的limit,我把这种limit看作边界,理性的边界。有这样的认知的人不多,也许人们需要理性而获得更多的实惠,我看道兄不是,我也不是,衣食无忧的条件下,会选择性的“用”。我不是很认同Matrix里展现的那个simulation idea,那只是初显的。我认为这个simulation不是地球上的人能够搞出来的,这其实也是联系到了地球上的人的“用”,实际上和逻辑上这是相通的,哥德尔的不完备法则就是点中这一点,而地球人不懂怎么测量子,也许永远都是测不准,因为那是个superposition的概率问题,也就是地球人一参与结果就不可确定了。这样理解simulation要比Matrix远远超出。我有时思考,西方哲学的那些大家们其实时知道这个边界的,更不用说像尼采这样早就洞察出。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