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去中国化-兼谈"一代人的痛“ 2020-04-19 23:14:27

疫情lockdown,有遗憾,不能去中国看父母,不能实施我通常的出差旅行计划。也有很多收获。 其中一个收获,可以多点时间上网,写万维博客。


最近跟多个万维网友的互动,包括跟几位所谓“对头”的互动, 让我又能清晰一些久有的困惑。 这期间有两个问题,或者说两个方向,让我在思维和思想上越来越清晰。 一个是西方哲学和女性的关系。 我认为这方面也许是接下来的人类文明在思想层面最重要的课题。 女性代表人类的一半, 我认为原有的西方启蒙理性,是以男性为主体,打破宗教黑暗的一个进程, 进而带来科学的发展。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女权运动开启的是一个新的时代,但是美国西方在哲学和思想层面是滞后的,我跟一些人聊,玩笑说,Men are finished, women just started. 这个方向的内容太广泛,以后再慢慢聊。 今天想聊聊另一个方向,knowledge知识。 特别是knowledge和believing系统的关系。 我发现去中国化在这个方向上也是很有讨论意义的。


一方面来自于我个人的经历和观察思考,一方面是我对哲学人文的研读包括和一些学者专家的讨论, 我发现一个很多思想者洞察出的认知的确是成立的,是一个事实。 那就是现实中绝大多数人在面对复杂的信息输入时,倾向选择相信或者不信,有些甚至很绝对。很少人是习惯于learn。比如我自己,自动选择不信。还好,还保留learn。这个learn不仅仅是学习的意思,也包含critical thinking模式的知晓驱动,或者说,let it burn for a while,and get the bottom of it。以前甚至还接受做决定时战略延迟的培训。我认为信息时代流行阴谋论,这并不奇怪。我写过多次,information campaign的实施是无所不在的。我属于坚持以下观点的人:市场经济社会环境中的人, 大脑需要匹配市场的本质规律,那就是speculation。有组织的阴谋论除外,我是完全支持个人大脑的speculation的,我自己天生也是这样的。 那么,这跟去中国化有什么关系呢?我认为关系很大。


我刚来美国时遇到很多同袍,大家一样,完全是处在learning mode支配下,因为要生存下去,后来生存问题解决了,很多变成行业的专家,有些也发财了,当老板的不少。 我发现绝大多数在思想层面就滑入believe和disbelieve二元了。后来我跟很多美国人聊这个现象,得出一个小结,那是因为智商无法转换到transcendental的原因。很多人说中国人没有信仰,那是太简单的结论。 为什么没有信仰呢? 外国人有信仰的真的是信仰吗? 我认为,不见得。我举个例子来具体说说。就好比在天空,一层厚厚的云彩,或许也很好看,但是越过这层,那是完全不同的景象,一个人的智力需要一定的程度,到了那个程度,区别就是云彩下的玩耍还是云彩上的自在。 也就是说精神层面是不是局限的。transcendental这个概念是中国文化里没有的。 越不过那厚厚的云彩,智力,甚至很多超高智商,怎么办? 用到哪里呢? 多半是云彩下的算计。


我认为生存的不容易,以及生存没问题后对历史不容易的记忆是造成intellectual laziness的很大原因,这样的记忆通过外加的宣传信息辅助支撑,就形成那厚厚的云彩层。 生存没有问题了,思想不能与时俱进,还是不忘阶级仇。后来我想牛顿第一定律,惯性,也就是脑子里的那个大东西固化吧。比如万维这里的几位,西岸,格致夫,华山 a.k.a peter98, 等等,我看不出这几位现在在美国生存还有问题,也许吧,我认为不会是生存问题。是不是怕黄皮肤在美国有一天生存又艰难了?可能是,生存艰难的记忆,不忘阶级仇的思维固化。 延伸一下,恐怕不仅仅是为他们个人,他们还要代理代表整个华人和中国人族群,为了整个族群以后不挨饿而选择believe或者disbelieve,似乎是脑子固化不再learn了,智力自动转换成算计和粉红弯弯绕了。我建议他们想想刚来美国解决生存问题时,思维方式是believe还是learning?那时粉红弯弯绕believe能让他们生存的好吗?现在生存没问题了,思想上居然是粉红弯弯绕了。 在那层厚厚的云彩下面玩耍,却不知云彩层上面的广阔无限和自在。 我想通过万维这几位脑子里大东西的固化,可以做出一个判断,中国人的没有信仰,本质上还是生存问题和生存困难的记忆造成。 中共的邪恶是在于始终不断的在中国人的脑子里灌注和拉长这种生存困难的记忆。 中国人不仅仅还是一直承受为生存担忧的心理折磨,更要紧的是那层云彩上面的自在,连梦中恐怕都不会出现。


我跟一些老美朋友,包括纯基督徒经常聊中国的问题。我分享,中国人不缺智商,甚至平均智商占优,中国人生存现实和生存困难记忆 因此不缺勤劳和努力。缺的是精神上的transcendent。我们看看万维这里的西岸,格致夫,华山,算是华人在美国的精英,智商智力基本是用在狡诈上,那层厚厚的云彩下面玩耍,但愿这次病毒事件能打破一点。


刚刚读到”我们这一代人的痛“,我感到不痛不痒。归于教育不够带来的痛很滑稽,你可以不接受啊,自学啊。我不认为西岸,格致夫,华山等等几位这代人能感到什么痛,有的话,也都是美帝国主义带来的。是什么样的教育或者缺乏教育让这三代表的这代人感到痛呢? 而且还是生活在美国的痛。我说,NO,是那个大东西在脑子里固化,不learn带来的虚幻无尽的痛。





浏览(1856) (22) 评论(8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hapoi 留言时间:2020-04-27 11:20:55

中国其他地方只是龙门阵变种,都是没有底座的展示,只能是实用,包括享受嘴硬的爽。

回复 | 0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20-04-27 11:20:43

四川龙门阵的特点就是生动活泼地造谣,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体制内的周小平与海外反动派的陈破空都是这个龙门阵手法。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hapoi 留言时间:2020-04-27 11:19:13

哈哈,这个故事很好。完全验证,要么遵循传统,要么信上帝,open可以,解构就得当心。我觉得美国西方的解构也会把底座搞塌掉。四川历史上原住人口几次遭到清洗,那还有传统,龙门阵就不奇怪了。

回复 | 0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20-04-27 11:15:15

讲讲朱德,我研究朱德和彭德怀毛泽东比较亲密,和其他四川高官并不太亲密。我有一个朋友的父亲,多年前跟我讲了一件事情,1950年代,他父亲还是四川某县的县长,一天朱德视察四川,在这个县的火车站下车散步,他父亲准备了几天的报告,准备汇报工作,见到朱德后,朱德只问他这个车站周围有多少颗树。朋友以此和他父亲判断朱德是个无能之辈。在我看来,朱德在表现一个实事求是的事实考验,对西方人非常容易回答的问题,中国的下级官员会狼狈不堪,这也是多年以后他几乎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告诉他儿子。华国锋政变后朱德家也只是说朱德死前去人民大会堂后感冒这些事实,联想是他人的问题。一个这么实在的人,让毛泽东放松了对其他四川龙门阵人物的警惕。邓小平基本上也是谎言张口就来,幸亏他话不太多。话多的陈破空就麻烦了。美国之音都深受四川龙门阵的影响。

回复 | 0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20-04-27 10:56:52

那么大跃进时站在麦堆上的邓小平杨尚昆他们是否在全国范围地推行产生与四川某地红星公社的亩产万斤粮食的龙门阵呢?你说到龙门阵的魅力,对我虽然不存在,但对中国人民是显而易见的,其实毛泽东那么长期被新学洗礼的讲究逻辑推理的人都有迷惑,当然,毛泽东用了那么多具有四川龙门阵文化背景的人,很大程度是因为有一个完全没有一点龙门阵意识的四川人朱德。这影响了他的判断。

回复 | 0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20-04-27 10:48:14

另一个故事是我们一群同事在四川大学培训,宿舍隔壁有一个数学系的四川人,是同事的老乡,他过来聊天,说得非常离谱,什么自己家是千万富翁(万元户的年代),北影著名女演员要和他谈朋友,他一个1米5左右,来自川东县城,其貌不扬,过于离谱,大家都不说话,他老乡稍微接话,我简直就有点气愤了。过后我想和他老乡交流一下看法,但他基本就是中性地避免评论,而上海人同事就说吹牛两字,不再多说。我当时疑惑于一个很不容易考上大学的时代的一个名牌大学的学生一本正经地吹牛,大家无动于衷。后来,四川同事把这归类在龙门阵里。

回复 | 0
作者:hapoi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4-27 10:34:32

首先,我们把龙门阵的定义大概说一下。是四川地方的聊天,原始定义指的是一种匪夷所思的故事,后来似乎指的是不着边际的闲聊。因为没有公认的准确定义,我就以事例来谈谈。多年前,我和一群四川同事聊天,他们的说法太离谱,与我产生争论,一对多,但很快我把大家逼到辩论失败状态,一位坐在办公桌前认真工作的老同志,走过来对我说,大家在摆龙门阵,你不能认真,哪怕大家说月亮明天落下,你也应该附和。我当时觉得他是好心告诫我为人处事的窍门,多年后我反思起来认为,如果龙门阵是如相声一样的调侃,或开心地乱弹琴,那么但是的问题在于他们摆龙门阵过于一本正经才造成我的争论性介入。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hapoi 留言时间:2020-04-27 02:55:29

如果不把那个大东西扔掉,那就会是说不清,这也是我的最根本的认知。但是一尖锐,就说不下去了。比如你提出的四川龙门阵,其实只要深入进去,就能解释一切。但是这个龙门阵带来的好处,你却是没法抵挡。我总是感到在最高价值层面的混,是根本的问题。好或者坏的讨论是个无底洞。比如我再三说明价值是先验,不是比烂,但是在中华文化圈,很少会有听众和共鸣的。这个层面的思辨是中国历史鲜有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hapoi 留言时间:2020-04-27 02:48:28

非常棒。困难是中国文化延伸出来的讨论和辩论最后基本就是混,非常困难就一个概念和一个定义深入。包括假,也只有你我为数不多的几个网友有兴趣深入。我把这种现象归于中国没有文化底座,是一个虚的大东西,被人们用来当面子。思想思维上早就不存在继承,方法上是解构和实用主义。

回复 | 0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20-04-27 01:10:22

我还是觉得你对问题或思考的表述有点复杂化。我对中国的真正批判注意是“虚假”这个基本起点,而在思考分析方面对中国的批判主要在于扭曲“定义”,过于搅合不同类的东西。关于“假”已经和你讨论过了。而扭曲定义方面我似乎和别人的留言中多次说过,如果定义出了问题,整个中文世界的讨论都出问题,社会智力的浪费就是无底洞,比如“民主”,定义就是选举领导人或政治代理人,而中文基本把民主国家的制度,现象,经济,法律,自由都搅入,整个定义扭曲,争论,探讨都变得无效状态。另外我觉得不应该把信仰,科学,社会,文明,习俗等等不同归类的东西搅合起来说,因为分类就是因为在最基础的设定中就有完整成立的逻辑基础,所以西方人不太挑战归类,除非就是要挑战某种归类的整体,比如信仰,对整个信仰体系的挑战,或不相信科学等等,这是你要警惕的,跨类是费神并不易被认可的,这个对西方精英不成问题,而华人倒是容易产生疑惑。

回复 | 0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20-04-27 01:09:16

我还是觉得你对问题或思考的表述有点复杂化。我对中国的真正批判注意是“虚假”这个基本起点,而在思考分析方面对中国的批判主要在于扭曲“定义”,过于搅合不同类的东西。关于“假”已经和你讨论过了。而扭曲定义方面我似乎和别人的留言中多次说过,如果定义出了问题,整个中文世界的讨论都出问题,社会智力的浪费就是无底洞,比如“民主”,定义就是选举领导人或政治代理人,而中文基本把民主国家的制度,现象,经济,法律,自由都搅入,整个定义扭曲,争论,探讨都变得无效状态。另外我觉得不应该把信仰,科学,社会,文明,习俗等等不同归类的东西搅合起来说,因为分类就是因为在最基础的设定中就有完整成立的逻辑基础,所以西方人不太挑战归类,除非就是要挑战某种归类的整体,比如信仰,对整个信仰体系的挑战,或不相信科学等等,这是你要警惕的,跨类是费神并不易被认可的,这个对西方精英不成问题,而华人倒是容易产生疑惑。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4-22 15:28:32

在美国西方不用藏。多走走,多动动,跟不同的人聊聊。我曾经听讲英国王室喜欢打猎,恐怕就是“劲”不藏。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4-22 10:31:08

呵呵,我的“劲”藏起来了,还没化掉。老庄不赞同。但是孟子说,无害。孟子《公孙丑上》讲养气,气就是那个“劲”,你带着我们讨论的问题去读这一章,就发现他是蛮厉害的,大关节清清楚楚。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4-22 09:42:11

哈哈。我还是重复一下以前跟老兄分享的加缪关于nobility的定义:

Real nobility is based on scorn, courage and

profound indifference. 人们评价鲁迅,老先生不缺scorn, courage,缺的是indifference,更谈不上profound。 你老兄让我感觉noble气,而我最喜欢的是indiffence。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4-22 09:17:13

一曲之士,古已有之。现代社会分工明确,赖以生存的机制非常狭窄,这样的人通常很自豪地自称职业化。思想也很容易进到这个模式,不出来。我周围很多人是这样,我认为他们是没想法,他们觉得我不追求出人头地才是没想法。牟宗三曾经讲过,有的人这个有了,那个有了,那个心还是不定,这种人很难办。呵呵呵,他说的是你我这种。他们好办,将来或者有问题,但我们每一步都难办。你看贾宝玉,曹雪芹为什么写他,他最难办。难办的人太多,频道跳了,却不知道如何跳是好,社会就乱套了。所以我觉得live with it,先解决自己的问题。先达到“我正常”。前几年,交了个朋友,商人学术圈的,很大岁数又去读个艺术学位,见多识广。点头之交多年,几乎没交集,互认为没想法,后来偶然谈过一次,还谈得来,就经常来往。熟了后,他有次说,别人都有一股“劲”,你没有,来美之后就跟你聊天觉得轻松,一天比几个月说得多。他太太说,他有了个朋友,脾气和状态都好多了。就是说,人性局限在一曲、多曲里,是紧绷的,需要释放。这似乎就是你讲的致命问题。但像我这个朋友这样的,那股“劲”很大,还是不随便释放为好。呵呵。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4-22 00:17:24

道兄,我再说几句。 听听你的见解。 经常看到很多人给自己定一个label, 华人,白人,黑人,然后再这个基础上,又分左派华人,右派华人, 然后再继续分,华人gay,再继续分左派华人gay高收入,还可以继续细分下去。 我想上帝是非常失望的,这类给自己label的人越来越缩小, 这些人意识会变成怎样的习惯呢? 是不是只能operate在自己的那个频道上,他们的现实? 我认为这是当今美国西方非常致命的问题。 你怎么看?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0-04-22 00:06:03

如果你活一生,不能做你自己,你是不会自在的。 其它各种心理症状倒是会很多。中国人当中太多了。你也不会体会真真的learn。 这也是我不看好人工智能的人性化,只是owning工具。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0-04-21 23:59:19

well,【人工智能】。觉得现在的“记忆体”说法不令我信服。我对记忆有自己的“理论”,呵呵,将来会写。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0-04-21 23:57:25

一个人的learning是不能depend on others, 否则不是你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0-04-21 23:56:01

我再举个例子。我刚从学校出来工作时,在大群体面前,上台演讲总是心慌慌的,后来接受一些training,想想根本的原因:原来并不是我天生怯场,而是我怕别人怎么想。 这个认知,让我忽然明白了, 原来是I can't let go what others think. 你看,我的不喜欢比是怎么出来的,重在实践。 The world according to me, that is my life, 所以我一直开始表明我是主观的,享受主观思辩。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0-04-21 23:50:42

”你承认这一点就好。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从不质疑你的价值观。仅仅发对你故作理性,推理出各种不着边际的结论。“

这个我也说过多次。 人的大脑最需要匹配现实的是speculation。否则 never learn。 人有自己的价值观,即便很少是先验的,但是那是抽象的,最高价值层的善恶分明是绝对的。但是在现实中,尤其像我这样的现实主义,选择自动不相信信息的泛滥的人,我得大脑必须匹配我得认知。现实中,你选择相信,似乎匹配你的价值观,但是你却浪费了你的大脑的很多功能,也就是说你可能不再learn了,以为你的价值观就是现实了,这就是我一直说的那个大东西的作用。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0-04-21 23:42:03

重在实践,思想,宗教,对我还是工具。这个我已经多次说明了。 我就是一个不喜欢比的人。 所以不能同意你的认知。并不是说谁是对的,谁是错的,你也不要这么想,非要搞出,你是对的我是错的。我不是这样的思维。我还相信平行宇宙理论呢,这个不知你是否了解。网上交流,我是乐于被质疑的,你看,骂我的人也有好几位。 我举个例子,你开车,你是driver,不用看别人怎么开,更不要听坐在后座的指挥。 当然你完全可能会开进死胡同,so what? you learn。先验和后天,都是你自己的。 也是你唯一的财富。 define your own identity, never let others define you,tthat way, 你不会有生存问题的, 也会自在。我几乎从好多角度来说我的感想, 也只是有话要说而已。

回复 | 0
作者:白草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4-21 23:40:00

曾经看到过一个关于记忆的纪录片。DEJA VU的一个合理解释是就是记忆错位,刚发生的事,在头脑中被拷贝到长期记忆体里又反馈回来。在人工智能里很好实现这种反馈。

回复 | 0
作者:白草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4-21 23:34:41

“人的价值观当然是先验的, 否则就是算计."

你承认这一点就好。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从不质疑你的价值观。仅仅发对你故作理性,推理出各种不着边际的结论。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0-04-21 23:32:47

我不是说了我有私死角吗? 你对我这种结论不成立。 我只是不同意你的那个层。

回复 | 0
作者:白草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4-21 23:29:32

康德尼采八十年代在大陆都火过。我也略有所读。不觉得他们比道教的哲学理念高明。你宁愿估计别人不懂,也不想考虑另一种可能性,其实抽象思维是极其简单的,自然科学家永远有新的复杂的研究目标,哲学家没有。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何华 留言时间:2020-04-21 23:27:20

I hope so,谢谢!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4-21 23:26:45

梦是很有意思的,我在我正在写的书里,有一段讨论。庄子说,至人无梦。但他做梦很多,连自己变蝴蝶都梦到了,天知道不那么特殊的梦,他做了多少。呵呵。

回复 | 0
作者:何华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4-21 23:25:42

疫情会完的,还是有很多机会。

"远方的孤独:

lockdown,有遗憾,不能去中国看父母,不能实施我通常的出差旅行计划。也有很多收获。 其中一个收获,可以多点时间上网,写万维博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04-21 23:23:19

多说几句跟孩子们的愉悦。他们不光锐利,而且prove康德的先验认知。 我不认为normal中国家庭,那种教育方式会让父母发现孩子们的先验。还是那个大东西。 既然那个大东西对孩子们来说也是先验,为什么不能让孩子们自己流露出他们自己的先验呢? 我认为创新就是这么来的,这在中国人群体里很难想象。 另外,我跟我太太很早就达成共识,我们自己并不是孩子的唯一的创造者, we don't own them, 只是给了他们physical body和基因. 其实在具体的生活实践中,我遇到多很多decent people, 互动中发现,尤其是左派朋友,他们总是表达,反歧视,讲平等,但是在他们自己的生活实践中,却是act owning their children。 我就在想,这些人的平等理念,或者要解放奴隶,帮助弱者的行为,恐怕能从他们对自己的孩子那样,是owning。 者个简单的生活观察,让我非常清楚,政治和学界自由主义或者共产主义口号的purpose。 Owning。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