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醉茶说天下  
东西南北,斧钺钩叉,中外古今,煎炒烹炸  
        http://blog.creaders.net/u/855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习近平是不是二郎神? 2017-05-21 17:53:29

最近在考证一个问题,即“习近平是不是二郎神?”

您别笑,我可是认真的。

事情缘起于习近平先生对他当年插队生活的回忆。1968年,不到16岁的的习近平到陕西省延川县文安驿公社梁家河大队插队落户。他在梁家河生活7年多,当上了党支部书记,最后于1975年经“推荐”进入清华大学,成为化工系的一名“工农兵学员”。在回忆当年的插队生活时,习近平说:“我几乎那一年365天没有歇着,除了生病。下雨刮风我在窑洞里跟他们铡草,晚上跟着看牲口,然后跟他们去放羊,什么活都干,因为我那个时候扛200斤麦子,十里山路我不换肩。”

初闻此言时,很是为习先生当年的艰苦奋斗精神感动了一阵子。然而那200斤麦子却始终让人耿耿于怀,因为对于十五六岁的孩子来说,那实在是太重了。当今16岁中国少年的体重平均为50-60公斤,即100-120市斤,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青少年的体重可能还要低。换句话说,要肩负两倍于自己体重的一大口袋麦子走十里山路还不换肩,壮劳力都做不到,少年习近平却做到了,如果他不是二郎神,谁是?

据几个北京知青回忆,当年他们在场院上也扛过麦包。小麦收割后,要经过脱粒、扬场、装储、磨面等多道工序,才能成为做馒头的白面。知青初来乍到,正要表现自己,于是抢着去干最苦的活儿——“上跳”。所谓“上跳”,就是扛着装小麦的麻袋走过十米来长的“跳板”,把麦子倒进麦囤。当年的麻袋可装180斤,但“上跳”时一般只装百斤左右。太重了就走不动,还有掉下来的危险。这么短的一段路,知青们走几趟就要累趴下,比起习先生扛200斤麦子走十里山路的神力,实在是天差地别了。

还有这换肩问题,看来也是区分凡人与神人的重要标志。我十几岁在外乡漂泊时,曾经干过挑水的活儿。两个水桶装满,大概也有七八十斤。刚干这活儿时,把右肩压得又红又肿,不得不学会换肩。两手牵住水桶提梁,牵动扁担经颈后滑到左肩,右肩便可轻松一会儿,走一段路再换回来。几百米的路上,至少换肩两三次,所以只能做凡人。反观习近平,扛200斤走十里山路而不换肩,真神人也!

其实习先生的“神”,不仅体现在力大无穷像二郎神,更是由于他无所不通,无所不能,远非一般凡夫俗子可及。特别是在他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以后,他的神通与日俱增,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不仅精通文史哲,还能把数理化原理应用到政治和经济上,创造了很多金石良言。例如:要宣传“正能量”呀,要争取“最大公约数”呀,两国关系要增强“作用力”、减少“反作用力”啦,如果牛顿先生再世,恐怕也要自愧不如。习先生的神通, 令人不禁想起钱钟书《围城》中写的那位高校长:

“高松年身为校长,对学校里三院十系的学问,样样都通—这个通就像‘火车畅通’,‘肠胃通顺’的‘通’,几句门面话从耳朵里进去直通到嘴里出来,一点不在脑子里停留。今天政治学会开成立会,恭请演讲,他会畅论国际关系,把法西斯主义跟共产主义比较, 归根结底是中国现行的政制最好。明天文学研究会举行联欢会,他训话里除掉说诗歌是‘民族的灵魂’,文学是‘心理建设的工具’以外,还要勉励在坐诸位做‘印度的泰戈尔,英国的莎士比亚,法国的—呃—法国的—罗素……,德国的歌德,美国的—美国的文学家太多了。’后天物理学会迎新会上,他那时候没有原子弹可讲,只可以呼唤几声相对论,害得隔了大海洋的爱因斯坦右耳朵发烧,连打喷嚏。此外他还会跟军事教官闲谈,说一两个‘他妈的’!那教官惊喜得刮目相看,引为同道。”

我们还知道,习近平酷爱读书。根据习先生开出的书单,他阅读过的绝大部分书籍都是属于“封资修”的“毒草”,在文革时代是要烧掉的。也真难为他,虽然吃下这许多“毒草”,说出话来并没有满嘴喷毒,而句句都是字正腔圆的马列主义“正能量”。这样百毒不侵,恰恰也证明习先生有着凡人不具备的金刚不坏之身。总之,种种迹象都在暗示,习先生是一位下凡的神祗。

然而正当我为这一发现兴奋不已,准备搜集更多资料进一步考证时,一条网上旧闻却令我大为扫兴。事情是这样的:2013年1月,一个收废品的人发现了知青习近平交公粮的收据。其时也,习先生初登大宝,海内外对其寄以厚望者不计其数,这些收据如同“圣迹”般引起轰动,也就不足为怪。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些收据竟然在四年之后戳破了习近平的神话,令我的考证几乎前功尽弃。

2013012802031349225450.jpg


原来,这些收据是延川县文安驿粮油购销站的“收购单”,共五张。其中三张盖有公章,两张没有,交售者都是“习近平”。没有公章的不好取信,这里就说说盖了公章的吧。这三张收购单显示,习近平向该粮站分别交售了净重59斤的“高良(粱)”(5.19元)、净重53斤的小麦(7.15元)和净重5斤的小麻(1元)。请注意:文安驿位于梁家河村(习近平插队处)西北5公里处,与习近平所说的“十里山路”相符。然而不相符的是麦包的重量,包括麻袋(5斤)也不过58斤,离“200斤”还远着哩。不过我注意到,高粱和小麦都是同一天,即1972年12月30日交售的,习近平会不会左肩扛小麦,右肩驮高粱,一起送到文安驿呢?可是即使如此,这两个粮包总重也只有122斤,还有78斤没有着落呢。

这几张收据是真的吗?我们知道,收据可以伪造,照片也可以修改,网上的东西不可轻信。然而这个发现是经过中国官方媒体大肆宣扬的,难道官方也靠不住么?如果这些收据是真的,那么“我那个时候扛200斤麦子,十里山路我不换肩”就成了一句谎言。或曰习近平并非故意撒谎,而是记忆有误。可是53斤和200斤毕竟相差太多,连小学生都不可能分不清,遑论一位博士呢?身为最高领导,出言不慎是大忌。即便习先生真是神祗,也不该以信口开河的“大嘴巴”形象示人吧?

看来,习近平不可能是二郎神了,这不免令人沮丧。然而。不是二郎神,还可能是其他神仙。我们应该百折不挠,继续考证才是。特别是那个“二”字,与习先生的性格实在是太贴切了,轻易放弃了实在可惜。


























浏览(1282) (10) 评论(5)
发表评论
郭文贵“爆料”的闹剧 2017-05-07 17:17:08

现居海外的中国商人郭文贵最近很红,因为他在不断地“爆料”。先是在明镜,后来是美国之音,“爆料”内容也从副部级官员一举上升到中共最高领导人。美国之音中文部为郭的“爆料”提供了迄今最有影响力的媒体平台,不仅派出6人专业团队前往郭住处采访,还在几天前即公告天下:将在4月19日对郭文贵进行三小时专访直播。

就在直播之前,中国方面宣布郭文贵已遭国际刑警组织通缉。此外,中国有关部门还直接与美国之音交涉表示对直播不满。与此同时,国内网络上出现指责郭是劣迹斑斑违法商人的文章和视频,以此暗示郭的“爆料”不可信。中方如此对待此事,并非是什么强烈反应,而是一以贯之的做法。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还听不得别人说一点坏话,还要千方百计地堵人家的嘴,结果是越抹越黑,办成了蠢事。最可笑的是搞舆论监控的同志们,人家漫天撒出屎盔子尿盆子,他们非要抓一个给首长扣上,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哪一头儿的。

4月19日,直播采访如期进行。我对郭文贵“爆料”毫无兴趣,根本没有在线上实时观看。因为,看了一点此人在明镜的“爆料”后,感觉其信口开河,逻辑混乱,无法让人信服。事后方知,美国之音直播采访在1小时19分钟后被突然叫停,引起一片哗然。几天各方神圣对停播事件议论纷纷, 发表了很多高见,可以归纳为下列几种观点:

一,美国政府下令美国之音停播:川普当局为换取中国在朝核问题上的合作,不能容忍郭文贵在美国之音对中国领导高层的“爆料”,于是在郭文贵“爆料”到最高领导人时悍然下令停播。

二,中国政府“下令”美国之音停播:中方虽然不能直接给美国之音下令,但可以通过召见美国之音负责人而施压,或者指示它在美国之音或其上级机构内的“代理人”停止直播。

三,美国之音内部问题造成停播:美国之音中文部在采访郭文贵一事上操作违规或沟通有误,导致美国之音高层领导叫停直播。

究竟哪一种观点更接近事实真相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不得不浪费一点时间,看了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事后播出的一小时版本。不出所料,郭的所谓“爆料”,仍然给我一种“信口开河,逻辑混乱,无法让人信服”的印象。而所谓傅正华要郭调查王岐山亲属经济活动的“猛料”,恰恰是是“爆料”中最大的破绽。

习近平作为中国最高领导者,如果他想调查某人,自然会有亲信的专业人士用专业手段秘密去做。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怎么可能交给一个逃亡4年、毫无专业手段且以信口开河闻名的商人去做呢?如果爆料者是傅政华、王立军这样的高层情治官员,那才有戏可看,只是恐怕他们已经没有这种机会了。

最奇怪的是采访者龚小夏博士(美国之音中文部普通话组负责人)一再重复的“免责声明”,即美国之音无法核实郭的“爆料”内容;希望被爆料者和中国政府方面对爆料内容证实或反驳。这就给人一个印象,美国之音自己根本不知道郭说的是真是假。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直播?如果“爆料人”有精神病,说出“我是玉皇大帝的女婿”之类的疯话来,你们丢不丢人啊?

一个严肃认真的新闻媒体在拿到“独家”新闻时,都要经过两个以上独立来源的核实。当年《华盛顿邮报》等报道水门事件,以及最近《纽约时报》等对中国高官经济问题的调查,无不经过这样的过程。对郭的“爆料”,最稳妥的做法应该是录像而不是直播,然后核实多少就播出多少。如果好大喜功,急于求成,甚至对媒体公器私用,那么不仅违背新闻操守,还会传播谣言,给媒体和自己带来无法弥补的损失。当年西德《明星》杂志“爆料”伪造的“希特勒日记”的教训,值得每个媒体人谨记。

所以,正是这个“免责声明”,让我感觉这次停播事件是美国之音内部的问题造成的,而不是由于中美两国政府的命令或压力。现在,美国之音已经对有关采访人员采取了停职留薪措施并对事件开展调查。根据双方(美国之音领导层和采访人员)的声明和其他来源的消息,事件经过可能是这样的:(1)龚小夏为首的采访团队拟定3小时采访计划,但在直播问题上与高层有分歧;(2)高层发现郭的“爆料”无法核实且越说越离谱,便毅然叫停直播 ; (3)采访人员认为领导层屈服于中方而“压制新闻自由”,于是愤而抗议。这当然只是我的猜测,至于真相如何,还要看调查结果。无论如何,这次停播事件确实暴露了美国之音内部管理混乱、上下沟通不畅的严重问题。像这样“鬼画符”似的“爆料”,1分钟的直播都不应该安排,更不要说事先大肆宣传,给人当枪使了。

那么,究竟郭文贵有没有“料”?可能有一点,但是不会多,更不可能有什么“核爆级”的。根据现有材料,郭的靠山是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在这个级别上得不到多少核心领导层的机密,也不可能向郭这样的人和盘托出。随着马建的落马和郭的出逃,郭手里还会有多少“料”呢?当然,不排除某些人为了权力斗争的需要继续给他喂“料”。但是以郭的体制外身份,通过他“爆料”最终能取信于人吗?

最窝火的还是苦苦等在网上的“吃瓜群众”们。好不容易有个排解海外枯燥生活的直播“爆料”,竟然生生让美国之音给掐断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不少朋友一跳三尺高,有发声明的,有抓“特务”的,有呼吁郭文贵加入民运的,连朝核问题都联系上了,何必呢?真想看“爆料”,为什么非要看郭文贵的不可?网上不是有马建交代与郭文贵关系的视频吗?看看那里描述的官商勾结和政府部门的腐败,还不触目惊心么?再看看近年落马的包括政治局常委、军委副主席在内的大批官员和将军(这些不同级别的官员足够组建另一套党政军系统了),就知道中国体制造成的腐败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还用得着“爆料”么?

闹剧该收场了。





























浏览(5411) (19) 评论(15)
发表评论
川普百日 2017-04-28 19:22:51

川普先生担任美国总统已经99天,明天是星期六,看来其“百日新政”是注定要以“乏善可陈”四个字而载入史册了。这和民调结果颇为一致:川普成为近来11任总统中同期民众支持率最低的一位,只有百分之四十几(其他十人都超过百分之五十)。长期以来,评价新任总统执政的第一个100天已是美国的政治传统,以此一窥新总统的执政水平和应变能力。然而川普对此似乎嗤之以鼻,几天前就嘲笑人们关注“百日新政”是“ridiculous”,大概是忘了他在竞选期间,曾在Gettysburg满怀憧憬地宣布上任百日内要做成的诸多事情。现在检视一下,退出TPP、废止奥巴马当局环保规则等少数几件事算是做成了,而其他方面除了闷棍以外几乎一无所获。挨闷棍对川普这样刚愎自用特立独行的人来说,当然不是一种愉快的经历。然而, 如果他能够接受教训,学会协商和妥协,那就不仅是他个人之福,美国和世界也将因此而受益。

川普挨的第一记闷棍是“旅行限令”(也就是俗称的“muslin ban”)被联邦法官叫停。川普上任伊始,就以保卫国家安全的名义,迫不及待发布行政命令,立即暂停七个穆斯林国家的旅客入境美国并搁置接受叙利亚难民的计划。这一禁令仅实施一周就造成巨大混乱,终被联邦法官以违宪为由叫停。川普对“所谓法官”( “so-called judge”)极为不满,责令司法部立即上诉,却遭联邦上诉法庭驳回。川普不屈不挠,随即推出“旅行限令”第二版。承蒙他宽大,将反恐盟友伊拉克从七国名单中移除,还对若干条文作了修改。不料这第二版比第一版还要短命,尚未生效即被联邦法官叫停,呜呼哀哉了。我们知道,本世纪以来发生在美国的恐袭事件,没有一件是那七个国家的公民做的,而没在禁令上的沙特阿拉伯却出了多名制造911事件的恐怖分子。川普为什么要厚此薄彼,难道真是因为在沙特有家族利益不成?

不认输的川普当然不会就此罢休,他早就扬言“法庭上见”,所以这个案子很可能打到最高法院去。由于他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获得参院批准,此案胜诉的机会增大。提名大法官成功是川普“百日新政”中不多的亮点之一,然而这个亮点来得也不甚光彩。由于无法获得60%以上的多数来通过大法官任命,参院共和党人悍然改变议事规则,以简单多数来批准任命,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其实共和党不可能永远执政,他们将来必然会“木匠带枷,自作自受”,受到自己制定的新规的惩罚。

川普挨的第二记闷棍是他主导的健保法案在众院投票前夭折。这个法案即“American Health Care Act(AHCA)”(俗称为“TrumpCare”),旨在废除和取代“Affordable Healthcare Act(ACA)”,即“ObamaCare”。目前美国有超过2千万人购买了ACA,其中很多人是低收入的川普支持者。一旦它被废除而没有更好的替代方案,必然引起大规模民怨,这是任何政治家都不愿看到的。新的法案保留了ObamaCare中若干政策,取消了政府强制民众购买医保的做法,改为用减税优惠(tax credit)的方法鼓励民众购买保险,既不可能解决保险费用上涨的问题,更不是像川普吹嘘的那样给“全民”提供保险,反而可能造成更多的美国人没有保险。这样一个折衷的法案在众院共和党人中就遇到了麻烦,左派认为它会使更多的人失去保险,而极右的“自由党团”则批评法案中有太多的社会主义成分。尽管川普在国会进行游说甚至威胁,仍然不能说服“自由党团”的人支持该法案,这实际上也颠覆了他自诩的“谈判高手”(deal maker)的形象。这一法案最终无法获得多数众议员支持,不得不在投票前夕紧急撤案。

一个总统如果能通过立法而不是临时的行政命令来推行自己的政治理念,那才是真正的成功。因此,健保法案对川普来说是志在必得。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在共和党人做总统并在国会占多数时仍不能通过,是不是暗示川普和共和党治国无能啊?与健保法案相比,川普的税法改革遇到的挑战将更大,影响将更深远。白宫对此只有提纲而无具体方案,是不能让人信服的。例如有官员说,报税表将会简化得就像一张明信片大小,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嘛。

川普挨的最大闷棍,恐怕就是“通俄”指控了。美国安全机构一直指控俄国试图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以帮助川普获胜。川普入主白宫以来,他的竞选团队要员(包括现任司法部长Sessions和川普的女婿Kushner等)不断被揭露在竞选期间与俄国方面接触,川普的国家安全顾问Michael Flynn更是因为“通俄”丑闻而在上任24天后被迫辞职。目前美国有三个机构(FBI和众院及参院调查委员会)在对川普“通俄”问题进行调查,调查的重点是川普及其团队是否与俄国方面在大选中“协调行动”。记得大选期间,川普的竞选经理曾说:希拉里被FBI两次调查,能没有问题吗?没成想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川普有问题了。更严重的是,一旦发现川普及其团队与俄方协调行动,那就有treason(叛国)嫌疑,麻烦就大啦。事实上,这“通俄”指控已经成为高悬川普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使他不敢采取任何亲俄政策。

在内政方面连挨闷棍的川普,在外交方面倒是爆了个冷门,在会见习近平当天下令向叙利亚政府军的机场发射了59枚战斧导弹。据说,这是总统看了叙利亚的毒气受害者的照片后大怒而下令的。根据维基百科,叙利亚政府军、反政府武装和ISIS都有施放毒气的不光彩纪录,不知川普在下令之前知道谁是凶手么?如果一生气就扔导弹,那是不是真如一些人所指出的,川普是一个“一条推特就可能激怒”的不稳定的人?这样的人掌控核按钮是不是很危险?在奥巴马执政后期,川普曾预言奥巴马为了化解国内压力,将会对外国用兵。如今他对叙利亚抡“战斧”、对朝鲜放狠话,是不是也是为了同样的目的?可惜当国际警察并不能解决国内的问题,还会加大国家的经济负担,更违背了川普对选民作出的“美国优先”的许诺。川普当局曾为今年2月份全国新添23万个工作而自豪不已,以为这是新政府的大政绩。可是3月份仅增添9万8千个工作,可见使经济持续增长不是那么容易。

杂七杂八写了一堆,作为对川普总统“百日新政”的一点纪念。顺便说一下,美国之音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也对川普的“百日新政”进行了讨论。在其他嘉宾都对川普有褒有贬时,那位担任“亚裔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执行主席的华人嘉宾却一直在唱赞歌,甚至说出川普“打天下有一套”,“坐天下也有一套”这样的昏话来,真是笑煞人也。不知支持川普的华人朋友是不是都这样想?不要忘了,你们选出总统来,是要他为你们好好做事,不是为了把他当皇上拜的。俗话说“入乡随俗”,来到美国这么多年,封建文化熏陶出来的皇民思维也该扔掉了吧?















浏览(803) (4) 评论(2)
发表评论
我的CD情结(之七):革命第二步 2017-04-09 10:33:21

上回说到,我在音响系统里加了一个新的功放来单独驱动主音箱,结果极大地改善了音质,使我的音响革命顺利地走出了第一步。此时,我的音响系统必须兼顾音乐和家庭影院的需要,其中听音乐占80%,看电影(包括芭蕾、歌剧等)占20%。原来的receiver在作为新功放的前置的同时,仍然要驱动中央声道和两个环绕声声道。如此的模式,在看电影时也有不俗的表现。借新功放之力,通过主音箱放出的各种音效更为逼真,例如爆炸声低沉而震撼,飞机尖啸声锐利而恐怖,等等。

人总是得陇望蜀,所以“知足者常乐”真是一种很难修到的境界。新功放带给我的惊喜逐渐变成一种疑问:如果对系统中的其他成分更新换代,音质会不会更好呢?路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口吃,先把那台10多岁的DVD/CD player换了如何?其实那台SONY机器真的很不坏,我当年选中它是因为其兼容性,除了DVD和CD之外,还可以播放SACD和VCD。我用这台机器播放过全部CD收藏,还看了不少国产的京剧VCD碟子。在那个年代,我的屋里一会儿传出贝多芬“命运”交响曲的辉煌音响,一会儿又是“劝千岁杀字休出口”的皮黄唱腔,好不热闹。然而这机器既不能播放Blu-ray disc,也无法经HDMI传播SACD的高保真数字信号,显然已经落后于时代。

鉴于预算和空间限制,我首先想的是买一台高质量的 “universal player”,即可以播放Blu-ray、Blu-ray 3D、DVD、DVD audio、CD和SACD的多用机,以取代这台老SONY和一台入门级Blu-ray disc player。不过做多用机的厂家不多,可供选择的型号有限。经过阅读专业音响杂志和论坛的评论,我选择了一款OPPO牌的多用机。

这款机器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重,这意味着大功率电源和结实的整体结构,是个好兆头。在使用中发现,它最大优点是video processing。播放高清video(如Blu-ray、stream)时,色彩鲜艳逼真,对比度、清晰度、3D等都表现不俗,还可将DVD的480p信号转化成1080p乃至4K信号,以至于有几个月的时间,我一直沉湎于Blu-ray 3D 影片(如Avatar、Gravity、Life of Pi等)中而不能自拔,真是有点玩物丧志了。

当然我的主要兴趣还是在听音乐。通过试听SACD和CD,感觉这台OPPO的音质确实优于那台老索尼,例如克莱伯(Carlos Kleiber)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奏的贝多芬第五、第七交响曲的SACD,音响层次丰富,低音尤善,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顺便说一下,OPPO就是那家总部在东莞的欧珀公司。我们都知道它的手机是华为、小米的竞争对手,其实它的中高档音响产品在欧美比手机名气大得多,深受专业人士和发烧友的追捧。可见,中国品牌既不要盲目自大,也不应妄自菲薄,只要踏踏实实做出好东西来,自然就有市场。


1491759030248317.jpg


当年我听SACD时,需要由播放机的D/A converter将SACD的数字信号转化为模拟信号经多声道输出至那台老reseiver。在这样的条件下,OPPO player播放SACD的音质优于老SONY,显然是因为它有更优秀的D/A converter。其实OPPO还可以通过HDMI接口传送DSD信号,而借助前置(preamp)或receiver的D/A converter将其转化为模拟信号。这样,一根HDMI线就可以传送SACD的多声道高保真数字信号,可省去多条analog线缆的麻烦。然而那老receiver既没有HDMI接口,更不能处理DSD,显然无法承担这一任务。这就让我萌生了添置一台新前置(preamp)或receiver的念头。这台设备必须有多个HDMI接口,可处理DSD以及最新影音信号,以兼顾听音乐和看电影的需要。正好Marantz刚刚推出的一款新前置完全满足这些条件,专业评价也很高,我便毫不犹豫地买了。店里的伙计问:你为什么只买前置?你不知道还需要功放才能带动喇叭吗?哼,小看人!

这台新前置可以同时操作11个channels,然而我只有那台入门级的功放(125W X 2),显然不够用,再说我还想试试功率更大的功放。于是乎,购买新的功放就成为当务之急。然而功放这玩意儿也不是省油的灯,功率越大、channel越多就越贵。预算本来就有限,而我的牙医正在鼓动我去植牙,那可是个昂贵的活儿。所以问题的本质就是:最终谁将得到这台新功放?是我,还是牙医?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我决定先把功放留给自己,植牙等一年再说。当那台200W X 5、重70多磅的新功放被UPS的彪形大汉运来时,我的音响革命总算又绕过了一个激流险滩。

我用前置加新功放驱动两个主音箱、一个中央音箱和两个环绕声音箱,这样功放的5个channels全部用上了,而前置还有6个空闲channels,只好留待将来发展。至此,那台老receiver也就光荣退休了。小心翼翼地把各条导线接好后,我便一屁股坐进沙发,开始试听CD。先听的是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七交响曲(“列宁格勒”),由贾维(Neeme Jarvi)指挥苏格兰国家乐团演奏。这个全新的separate系统(universal player + preamp + amplifier)进一步发掘了主音箱的潜能,使这张CD的音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特别是第一乐章里由小鼓引领、代表战争降临的12次旋律重复中,各组乐器不仅音色清晰可人,而且有很强的空间感。这样的试听经验,是那套旧系统不能提供的。


1491758265348814.jpg


不料试听了一些CD和SACD以后,我又不知足了。这要怪那台OPPO多用机。它有一个功能,是在听音乐时可选择断掉与video有关的电路,防止它对audio部分产生干扰,从而提高音乐播放的质量。这一功能使我想到:与其用OPPO不断在audio与video之间做选择,还不如干脆买一台高质量的CD播放机专司音乐,让OPPO只管video好了。这念头当然很好,只是又要掏钱。看来我的音响革命第二步比第一步难走得多,总是“老革命遇到新问题”,而解决每一个新问题都得花大钱,简直就是无底洞。如果这样搞下去,红旗还能打多久啊?



















浏览(443) (2) 评论(0)
发表评论
谣言止于智者 2016-12-31 07:09:55

“猫眼看人”的名人贾冀豫日前发出一个题为《凯迪里肯定有领美元的》的帖子。帖子中说:“前几天曝光出一条新闻,指特朗普即将停止向海外负责颜色革命的团伙输送资金。并明确表示,资金关停时间在11月15日,正式终止‘一切联邦财政开支的民主款项’。”在贾先生之前,也有几位“反美”斗士贴出这条“新闻”并为之兴奋莫名。

且不论“凯迪”有没有人领美元,这条“新闻”本身就是谣言。稍有一点美国总统大选和权力交接常识的人就可以看出,其破绽就在“11月15日”。虽然川普已在11月8日胜选,但真正接任总统职务是在明年1月20日,怎么可能下令在11月15日关停“一切联邦财政开支的民主款项”呢?我们常说“谣言止于智者”,但像这样低劣的谣言,只要有些常识就可以识破,说“谣言止于知者”恐怕也不为过吧?

可惜,传谣者和很多网友都相信这条谣言,还煞有介事地讨论,令人忍俊不禁。又岂止是这些网友,很多支持川普的华人朋友不是也对贬“希”(希拉里)扬“川”(川普)的谣言深信不疑,到处传播吗?例如,一条在万维网上被支持川普的网友反复张贴的消息说,川普不仅赢了选举人票,还赢了普选票。这也是一条相当拙劣的谣言,因为只要你只要上网查一查就可以得知真相。下面列举几个网站报道的普选票结果(截至12月15日):

纽约时报:希拉里得到65,818,318张普选票(48.1%),川普得到62,958,211张普选票(46.0%)(http://www.nytimes.com/elections/results/president)

Fox News:  希拉里得到62,521,739张普选票,川普得到61,195,258张普选票(注:Fox News在12月15日前即已停止更新结果;http://www.foxnews.com/politics/elections/2016/presidential-election-headquarters)

The Cook Political Report:  希拉里得到65,844,610张普选票(48.2%),川普得到62,979,636张普选票(46.1%)(http://cookpolitical.com/story/10174)

上面三家网站中,纽约时报倾向于自由派,Fox News则倾向于保守派,而The Cook Political Report是无党派政治网站,报道的选举结果以准确及时而为人称道。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按照Fox News的报道,希拉里赢得的普选票也要超过川普一百三十余万张(1,326,481)。而按照The Cook Political Report,希拉里的普选票超过川普二百八十余万张(2,864,974),得票率(48.2%)高于川普(46.1%)2.1个百分点,和选前民调(希拉里以3%领先)接近。(根据50个州加上华盛顿特区最终认定结果,希拉里得票数为65,844,954,川普得票数为62,979,879;希拉里领先川普28,65,075票。见http://www.cnn.com/2016/12/21/politics/donald-trump-hillary-clinton-popular-vote-final-count/)

根据上面任何一家网站的结果,都得不出“川普赢了普选票”的结论。所以,根本不需要是“智者”,只要手勤一点上网查查,就可以揭破谣言。可是有些朋友就是不做,宁可相信社交媒体上满天飞的谣言,结果就难免被有心人拿来当枪使。

美国是“阴谋论”的老家,从阿波罗登月到最近的911事件,都被多心的人们一遍又一遍地“分析”,期望找出背后的“阴谋”来。这次大选也不例外。与共和党候选人川普相比,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似乎更加“阴险”,因为关于她“涉案”的“阴谋”传闻要比对手多得多。例如,万维就有网友传播希拉里“电邮门”的知情人和调查者离奇死亡的消息,而且死亡者越来越多。这显然是暗示希拉里为了掩盖罪恶而“杀人灭口”,然而细想一下就知其荒唐:两军对阵,你做主将的不去和敌将争斗,却专挑小卒,有何用处啊?

应该指出的是,很多网上流传的假新闻并非捕风捉影以讹传讹,而是有心人无中生有批量制造的。例如,一条“离奇死亡”的假新闻,就是百分之百的谣言。这条题为“FBI Agent Suspected In Hillary Email Leaks Found Dead In Apparent Murder-Suicide”的假新闻,竟然在Facebook上获得50万次分享,可见其传播之广。在技术专家的帮助下,NPR记者Laura Sydell找到了这条谣言的源头—Jestin Coler,并对其进行了采访(http://www.npr.org/sections/alltechconsidered/2016/11/23/503146770/npr-finds-the-head-of-a-covert-fake-news-operation-in-the-suburbs)。

这位Coler先生是2013年进入假新闻行业的。据他自己讲,他的初衷是编造一些假新闻供右翼分子使用,然后再揭露后者信谣传谣,让他们出丑。然而他的事业越做越大,旗下有数家假新闻网站和二十几名写手(那条“离奇死亡”的假新闻即是其中一名写手的“杰作”),他本人每月广告收入即达1-3万美元。有趣的是,Coler发现,川普的支持者们更容易上这些假新闻的当,可能与他们不相信主流媒体有关。Coler也曾编造过有利于自由派的假新闻,然而后者往往对之嗤之以鼻,不予置信。

Coler认为,大选受很多因素影响,假新闻泛滥并不足以改变选情。然而,有一条假新闻却使川普过渡团队的一名成员丢了工作。这条谣言说,华盛顿一家名叫“Comet Ping Pong”的匹萨店是希拉里领导的儿童色奴集团的黑窝点。这条谣言在中英文社交媒体上广为传播,很多人信以为真,连川普选定的国家安全顾问Michael Flynn将军和他在川普过渡团队工作的儿子(Michael Flynn Jr)都在推特上转发。后来事情有了新发展:一条北卡大汉跑到现场去“解救孩子”,在店里开了一枪,引起有关方面重视,才终结了这条谣言。事发之后,Flynn老将军缄口不言,少将军却继续发推传播,结果被川普过渡团队除名(http://www.latimes.com/nation/politics/trailguide/la-na-trailguide-updates-son-of-incoming-national-security-1481071957-htmlstory.html)。

虽然说“谣言止于智者”,但这并不意味着造谣和传谣者都是愚不可及。当川普的竞选顾问被追问为何在竞选活动中传播有关希拉里的谣言时,她回答说:只要能伤害希拉里就好。请看,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这样的“智慧”已经快赶上希特勒和戈培尔了。

2017年就要到来了。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我们都做多读、多看、勤思考的智者和知者,不再为谣言所困扰。





























浏览(1044) (2) 评论(7)
发表评论
总共有8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