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醉茶说天下  
东西南北,斧钺钩叉,中外古今,煎炒烹炸  
        http://blog.creaders.net/u/855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谣言止于智者 2016-12-31 07:09:55

“猫眼看人”的名人贾冀豫日前发出一个题为《凯迪里肯定有领美元的》的帖子。帖子中说:“前几天曝光出一条新闻,指特朗普即将停止向海外负责颜色革命的团伙输送资金。并明确表示,资金关停时间在11月15日,正式终止‘一切联邦财政开支的民主款项’。”在贾先生之前,也有几位“反美”斗士贴出这条“新闻”并为之兴奋莫名。

且不论“凯迪”有没有人领美元,这条“新闻”本身就是谣言。稍有一点美国总统大选和权力交接常识的人就可以看出,其破绽就在“11月15日”。虽然川普已在11月8日胜选,但真正接任总统职务是在明年1月20日,怎么可能下令在11月15日关停“一切联邦财政开支的民主款项”呢?我们常说“谣言止于智者”,但像这样低劣的谣言,只要有些常识就可以识破,说“谣言止于知者”恐怕也不为过吧?

可惜,传谣者和很多网友都相信这条谣言,还煞有介事地讨论,令人忍俊不禁。又岂止是这些网友,很多支持川普的华人朋友不是也对贬“希”(希拉里)扬“川”(川普)的谣言深信不疑,到处传播吗?例如,一条在万维网上被支持川普的网友反复张贴的消息说,川普不仅赢了选举人票,还赢了普选票。这也是一条相当拙劣的谣言,因为只要你只要上网查一查就可以得知真相。下面列举几个网站报道的普选票结果(截至12月15日):

纽约时报:希拉里得到65,818,318张普选票(48.1%),川普得到62,958,211张普选票(46.0%)(http://www.nytimes.com/elections/results/president)

Fox News:  希拉里得到62,521,739张普选票,川普得到61,195,258张普选票(注:Fox News在12月15日前即已停止更新结果;http://www.foxnews.com/politics/elections/2016/presidential-election-headquarters)

The Cook Political Report:  希拉里得到65,844,610张普选票(48.2%),川普得到62,979,636张普选票(46.1%)(http://cookpolitical.com/story/10174)

上面三家网站中,纽约时报倾向于自由派,Fox News则倾向于保守派,而The Cook Political Report是无党派政治网站,报道的选举结果以准确及时而为人称道。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按照Fox News的报道,希拉里赢得的普选票也要超过川普一百三十余万张(1,326,481)。而按照The Cook Political Report,希拉里的普选票超过川普二百八十余万张(2,864,974),得票率(48.2%)高于川普(46.1%)2.1个百分点,和选前民调(希拉里以3%领先)接近。(根据50个州加上华盛顿特区最终认定结果,希拉里得票数为65,844,954,川普得票数为62,979,879;希拉里领先川普28,65,075票。见http://www.cnn.com/2016/12/21/politics/donald-trump-hillary-clinton-popular-vote-final-count/)

根据上面任何一家网站的结果,都得不出“川普赢了普选票”的结论。所以,根本不需要是“智者”,只要手勤一点上网查查,就可以揭破谣言。可是有些朋友就是不做,宁可相信社交媒体上满天飞的谣言,结果就难免被有心人拿来当枪使。

美国是“阴谋论”的老家,从阿波罗登月到最近的911事件,都被多心的人们一遍又一遍地“分析”,期望找出背后的“阴谋”来。这次大选也不例外。与共和党候选人川普相比,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似乎更加“阴险”,因为关于她“涉案”的“阴谋”传闻要比对手多得多。例如,万维就有网友传播希拉里“电邮门”的知情人和调查者离奇死亡的消息,而且死亡者越来越多。这显然是暗示希拉里为了掩盖罪恶而“杀人灭口”,然而细想一下就知其荒唐:两军对阵,你做主将的不去和敌将争斗,却专挑小卒,有何用处啊?

应该指出的是,很多网上流传的假新闻并非捕风捉影以讹传讹,而是有心人无中生有批量制造的。例如,一条“离奇死亡”的假新闻,就是百分之百的谣言。这条题为“FBI Agent Suspected In Hillary Email Leaks Found Dead In Apparent Murder-Suicide”的假新闻,竟然在Facebook上获得50万次分享,可见其传播之广。在技术专家的帮助下,NPR记者Laura Sydell找到了这条谣言的源头—Jestin Coler,并对其进行了采访(http://www.npr.org/sections/alltechconsidered/2016/11/23/503146770/npr-finds-the-head-of-a-covert-fake-news-operation-in-the-suburbs)。

这位Coler先生是2013年进入假新闻行业的。据他自己讲,他的初衷是编造一些假新闻供右翼分子使用,然后再揭露后者信谣传谣,让他们出丑。然而他的事业越做越大,旗下有数家假新闻网站和二十几名写手(那条“离奇死亡”的假新闻即是其中一名写手的“杰作”),他本人每月广告收入即达1-3万美元。有趣的是,Coler发现,川普的支持者们更容易上这些假新闻的当,可能与他们不相信主流媒体有关。Coler也曾编造过有利于自由派的假新闻,然而后者往往对之嗤之以鼻,不予置信。

Coler认为,大选受很多因素影响,假新闻泛滥并不足以改变选情。然而,有一条假新闻却使川普过渡团队的一名成员丢了工作。这条谣言说,华盛顿一家名叫“Comet Ping Pong”的匹萨店是希拉里领导的儿童色奴集团的黑窝点。这条谣言在中英文社交媒体上广为传播,很多人信以为真,连川普选定的国家安全顾问Michael Flynn将军和他在川普过渡团队工作的儿子(Michael Flynn Jr)都在推特上转发。后来事情有了新发展:一条北卡大汉跑到现场去“解救孩子”,在店里开了一枪,引起有关方面重视,才终结了这条谣言。事发之后,Flynn老将军缄口不言,少将军却继续发推传播,结果被川普过渡团队除名(http://www.latimes.com/nation/politics/trailguide/la-na-trailguide-updates-son-of-incoming-national-security-1481071957-htmlstory.html)。

虽然说“谣言止于智者”,但这并不意味着造谣和传谣者都是愚不可及。当川普的竞选顾问被追问为何在竞选活动中传播有关希拉里的谣言时,她回答说:只要能伤害希拉里就好。请看,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这样的“智慧”已经快赶上希特勒和戈培尔了。

2017年就要到来了。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我们都做多读、多看、勤思考的智者和知者,不再为谣言所困扰。





























浏览(905) (2) 评论(6)
发表评论
从林彪的“处女证明”说起 2016-12-14 16:34:05

高伐林先生在他的博文《从当今美国假新闻联想到中国严慰冰案》中转载了余汝信先生《从王光美谈严慰冰案说起》一文。余文指出,“有关林彪对陆、严及有关匿名信一案所涉的讲话、批示、甚至什么‘处女证明’等等,传闻甚广,不一而足。但从未见到中央正式文件有所提及或引述,故而,皆可视之为街谈巷议,不足为凭。”然而这一结论并不正确, 因为林彪为叶群写“处女证明”并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传阅之事乃是史实。高先生也在自己的文章文中指出,余文“对某些史实真伪的鉴定,也失于轻率——例如在1966年5月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林彪是否拿出了夫人的‘处女证明’一事。”

曾参加政治局五月会议的李雪峰,目睹了“处女证明”的闹剧。李雪峰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华北局第一书记,他在《我所知道的“文革”发动内情》(发表于《百年潮》1998年第4期;后编入季羡林主编的《我们都经历过的日子》一书(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写道:

“5月11日下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由刘少奇主持,少奇、小平、总理等都坐在主席台上,毛主席仍在外地没有回来参加。

“我坐在第一排,对着主席台的左手。我的左边是聂荣臻,右边是彭真。我走进去,坐下看见桌子上放一张文件,字有核桃大,我拿起来看是林彪的手书,未能看得很清楚,大致是说他证明叶群和她结婚时是纯洁的处女之类的话,说严慰冰的揭发信全系造谣。

“彭真已经知道是我接他的工作,他交代我去后应注意的事。他站在那里俯身对我说:‘你去了之后,,,,,,’刚开始讲,听见有人在后面拿着什么材料念。彭真一听就火了,态度激昂,回过身朝后面大声说:‘谁是第一个喊叫万岁的!’证明历史上是他先喊主席‘万岁’的。坐主席台上的少奇马上制止,吵架就停了。

“此时,当我拿起来看林彪的手书,还未看明白,就听见聂帅拿着林彪的手书,生气地冲着主席台上的人说:‘发这个做啥?收回!’这等于是给主席台上提意见。

“这事和政治局有没关系,这种事还发文件,丢人!可笑!这个文件是针对陆定一和他夫人严慰冰的。这么严肃的会,发这种文件,真让人啼笑皆非!很快文件就收回了。”

从李雪峰的回忆,我们可以看到:林彪写的“处女证明”确实在1966年5月11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传阅过,还引起了聂荣臻的抗议。

虽然李雪峰的回忆没有提供这个“处女证明”的细节,而是说“未能看得很清楚”。然而,一篇发表在中共“人民网”文史频道,题为《林彪为老婆叶群辟谣:“处女证明”闹出政治笑柄》的文章(http://history.people.com.cn/GB/205396/17357881.html),似乎提供了更多的细节。这篇文章摘自顾保孜的《中南海人物春秋》(中共党史出版社2009年版)。文章介绍了严慰冰案的来龙去脉,但是把陆定一夫妇在文革中的牢狱之灾简单地归因于林彪叶群的“憎恨”,对事情的起因—严慰冰匿名信—却没有任何批评。文章说,林彪亲笔写了《一份庄严声明》,这份声明的复印件在5月20日政治局会议上发给每一位与会者。声明的全文如下:

“我证明

(一)叶群和我结婚时是纯洁的处女,婚后一贯正派;

(二)叶群与王实味根本没有恋爱过;

(三)老虎、豆豆是我与叶群的亲生子女;

(四)严慰冰的反革命信,所谈的一切全属造谣。

林彪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四日”

这份声明,显然就是李雪峰回忆中提到的那份林彪手书,然而其在政治局会议上传阅的日期却与李雪峰的回忆不同。李说是在5月11日,此文却说是5月20日,差了九天。究竟哪个日子是准确的?恐怕只能等到将来有关会议记录解密后才能确定了。

有人可能会问:林彪的“处女证明”是五十年前的陈糠烂谷子了,现在重提还有必要吗?我看还是有必要的。“处女证明”的意义并不在于叶群是不是处女,而是告诉我们,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并不是什么道德清高的圣人,而只是和你我一样的凡夫俗子。50年前如此,50年后也仍然如此。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关愚谦先生在他的回忆录《浪:一个“叛国者”的人生传奇》(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版)中披露的刘少奇的一件往事。关先生是高干子弟,曾在“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简称“和大”)工作,1968年因避祸文革而持外宾护照逃出中国,现居德国。关先生回忆说:

“一九六三年冬天,刘少奇接见一个非洲代表团。我随同‘和大’秘书长早早赶到了人民大会堂,外宾则在宾馆等待消息。预定接见的时间已过,刘少奇还没有来。大家都很心焦。忽然,红色电话机响了,警卫拿起电话说了一声‘是’,立即放下电话对我们说:‘刘少奇同志动身了。’大家都立起身来,前往大门口迎接。因为,从中南海到大会堂,近在咫尺,说话就到。

“刘少奇从红旗轿车里被扶下来了。他身穿貂皮大衣,慢慢走进大会堂前厅。他把两手向后一伸,随从人员就立即上前,为他脱去大衣。然后,他缓步走向接见厅,边走边对旁边的人用湖南口音问:‘今天来的是什么外宾啊?’我们立刻走上前去介绍情况。刘少奇坐下以后,呷了一口茶。他刚一抬手伸出食指和中指,站在后面的随从人员就立刻递上一支熊猫牌香烟。接着,刘少奇说:‘请他们来吧。’”

刘先生在文革中遭迫害而死,其情也惨。然而看他这般派头,似乎也没有展现“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风采,倒像一位养尊处优的富家翁。所以,我们实在没有理由对得居高位的人崇拜得五体投地,连他们的子女都要捧上天,那样也太瞧不起自己了。











































浏览(925) (2) 评论(1)
发表评论
路遇“反华势力” 2016-11-20 08:47:45

中国官方宣传机构经常告诫国民:国际“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所以要提高警惕。这好像是自己吓唬自己,因为坏人总是欺软怕硬的,跟一个人口第一、GDP第二的核大国打仗,不是吃饱了撑的吗?不过话也要两说着,“敌对势力”虽然不敢跟中国干,欺负在海外的中国人总有可能吧?

信不信由你,我在纽约就碰到过气势汹汹的“反华势力”!

那天上午我去曼哈顿的上东城(Upper East Side)办事,走到一个僻静的街角时,冷不防路边闪出一条大汉来。此人身着花格衬衫牛仔裤,一张苍白的瘦脸上闪烁着一对游移不定的蓝眼珠儿。他鬼鬼祟祟地在我身后四五米处跟着走,令我心中顿生疑窦。

突然,他在后面开骂了:“Chinese mafia(中国黑手党)!”

我向四周看看,除了我和他以外没有任何人。那么,他是在骂我了?

我的感情受到了严重伤害:我招你惹你了,你要这样骂我?恼怒之余倒也好奇,他为什么不骂我“中国佬”而是要骂我“黑手党”呢?难道我面相凶恶像黑道人物?嘿!这不明摆着是欺负中国人吗?

于是我回头,向他投去愤怒的一瞥,以示抗议。

不料,他不但不收敛,反而向我逼近,每走一步,就骂一句“Chinese mafia”。这时,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群半大孩子。他们跟在大汉后面嘻嘻哈哈地笑着喊:“Chinese mafia!  Chinese mafia!”

我明白了,这是一次有预谋、有组织的“反华大合唱”!大汉是这股“反华势力”的头子,而那些小屁孩就是他的帮凶。

面对强敌,我毫无惧色,头脑很清醒。毛主席说过,“帝国主义者如此欺负我们,这是需要认真对付的。我们不仅要有强大的正规军,我们还要大办民兵师。”虽然此时我既没有正规军也没有民兵师,但是,我有正气,坚信邪不压正!

我冷静地分析了双方态势。俗话说,擒贼先擒王。这个“王”,就是大汉。如果打掉了他的嚣张气焰,那些小屁孩必然成为惊弓之鸟,一哄而散。

主意拿定,我转过身迎着大汉走去,脸上挂着轻蔑的微笑。那厮一怔,不由得倒退了几步。于是,我向他行了一个“中指礼”,还送上一条“法克魷”。

大汉大概没有想到,我这个“中国黑手党”如此厉害。他愣在那里哑口无言,那帮小屁孩也不敢再鼓噪。过了一会儿,他才缓过劲来,于是投桃报李,跺着脚大骂。那些不堪入耳的脏话,这里也不好一一展览。可是骂归骂,他再也不敢向我接近。大约是看到我比他高,也比他壮,他不想和我“切磋武艺”。

我微微一笑,转身就走。大汉像追情人一样,骂骂咧咧地跟着我走了一个街区,直到车来人往的通衢大道才悻悻遁去。

我把这件事告诉同事们,他们异口同声地说:你碰上疯子了。































浏览(2453) (5) 评论(0)
发表评论
衷心感谢为川普助选的华人朋友 2016-11-14 08:09:17

亲爱的朋友们:

在吃瓜群众疑惑的围观中,你们以坚定的信念和不懈的努力为川普先生助选,终于迎来了他老人家大获全胜的一天!美国人民赢了!你们赢了!你们用你们的智慧和汗水,迎来了了伟大的川普时代,历史将永远铭记你们的功劳!我愿借此机会,向你们致以热烈的祝贺和亲切的慰问!同志们辛苦了!

除了祝贺和慰问,我还想向你们表示诚挚的谢意。我刚刚听说,不仅你们的飞机满天飞,你们的大客车也遍地跑,把宾州兰卡斯特郡与世无争的阿米士人(Amish)都拉出来投票,为川普先生夺取宾州奠定了胜利的基础!你们和千千万万美国劳动人民的选票,组成了一片靓丽的七彩祥云,川普先生驾着祥云进入白宫,即将打碎那个旧体制,用推特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想一想川普时代将带给华人同胞的各种利好,怎能不对你们为他老人家的成功助选感恩戴德?

首先,我要感谢你们让华人再次享有“中国佬(Chink)”这个光荣称号。随着川普的胜利,种族歧视事件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例如白人追着黑人叫“你哥(nigger)”,要他去摘棉花;白人女孩在寝室里筑“墙”隔离拉丁裔室友;白人学生要求有色人种乘客坐到公交车的后部去;拉丁裔孩子被白人同学打伤等等。起初以为受害者都是那些抢了华裔藤校名额的少数族裔,后来才发现,白人并没有因为你们支持川普而对华人优礼有加。在洛杉矶,两个白人川粉向一位华裔妇女头上砸鸡蛋,高喊“斜眼母狗滚回Chink town”;也是在加州,几个白人对一位买酒的华裔说:“Chink滚出美国!纯粹的美国终于要回来了!”还有一位亚裔人士在加油站被白人大吼Chink滚回中国去,其实他根本不是华人...... 这样的事件还有许多,你们高等华人可以假装看不见,我们升斗小民却不能。川普已经告诉美国人民,中国抢了他们的饭碗。“愤怒的白人”虽然不能直接惩罚中国,但是可以直接惩罚我们。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将戴着“Chink”这顶帽子在恐惧和忧虑中度日,直至我们滚回中国的那一天。朋友们,为了这份大礼,我能不感谢你们吗?

其次,我要感谢你们让我大开眼界,尽情欣赏三K党的精彩表演。我在儿时看过批判美国种族歧视的纪录片,那些戴着锥形头套燃烧十字架的蒙面凶徒,曾经多次出现在我的噩梦中。随着年纪渐长,我相信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那个臭名昭著的种族主义组织早已消亡,我也没有机会机会观看他们那套神秘而恐怖的仪式了。幸亏有这次大选,让我知道了三K党并未绝迹。他们“擦干了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体”,在川普先生种族主义言论的鼓舞下,他们又继续战斗了!三K党的首领和党报几次表达对川普的的赞赏和支持,电视和网络上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锥形头套和燃烧着的十字架,令人大开眼界。现在,你们终于帮助川普先生赢得大选,三K党将于12月在北卡举行庆祝游行,那将是一场扣人心弦的盛大精彩演出!朋友们,不管你们是否打着“Chinese Americans for Trump”的大旗去北卡共襄盛举,我也要为这场演出感谢你们!

第三,我要代表中国,感谢你们让更多的留学生返回祖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请不要急着指责我是代表狂,朋友们,你们确实为祖国做了一件大好事!正如你们所知,川普在竞选中曾多次表示,在当选后取消H1B签证,这意味着成千上万中国留学生将不能沿着H1B-绿卡的路线实现居留美国的梦想。既然难以留下,大多数人只能选择放弃汽车洋房还有高薪而毅然海归,中国可因此得到一大批急需的青年才俊而避免人才流失的悲剧。如今你们把川普送进白宫,H1B的死期也就不远了,中国不感谢你们感谢谁呀?记得物理学家彭桓武先生学成归国时说:留学生回国是不需要理由的,而留下才需要理由。固然留学生回国才是真正的爱国,但我们也不能指望人人有彭先生那样的觉悟。如今你们找了各种理由留下来变成美国人,却堵了后来者的路,也太不够意思了,让那些跟着你们起哄的学生、博士后们情何以堪?他们难道不应该感谢你们吗?

第四,我要代表美国,感谢你们堵上了中国老人来美国吃福利的大门。既然我已经代表了中国一把,那就索性再代表美国一回。你们应该知道,川普先生不仅要驱逐非法移民,还要对合法移民的数量大加限制。他不仅要大量减少每年批准绿卡的数量,甚至考虑在一段时间内停发绿卡。这不仅使H1B持有者望卡兴叹,更阻碍了美国公民的亲属移民美国,而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想到美国吃福利养老的中国老人。谁都知道,近几年大量中国老人纷纷涌入美国的养老院,抢占本应属于美国老人的福利资源。朋友们,这些中国老人属不属于你们憎恶的那类吃福利的懒人啊?如今川普总统来了,绿卡没有了,少数族裔懒人侵占白人福利的漏洞就要堵上了,美国当然要感谢你们!

最后,我要感谢你们向我展现你们的崇高信仰和圣洁心灵。我知道,为川普助选的华人朋友们中有很多“虔诚的”基督徒。在我的心目中,基督徒是充满爱心的一群。神为了爱我们,让自己的亲生儿子为我们牺牲,我相信基督徒们也会追随耶稣的榜样,为人间的自由平等献出大爱。可是很不幸,你们在这次大选中的言行却颠覆了我对基督徒的美好印象。你们歧视非裔、拉丁裔等少数族裔;你们对穆斯林满怀仇恨;你们甚至对不同意你们的同胞恶语相加、视如仇敌。你们哪里有爱?分明是在煽动仇恨嘛。难道神就是这样教导你们的么?我不知道,这究竟是真正的Christian faith,还是你们走火入魔上了邪道儿?朋友们,你们的圣洁心灵让我对你们的教会敬而远之,谢谢你们!

亲爱的朋友们,我有些累了,今天就暂时感谢到这里吧。我相信,随着川普总统百日新政的展开,我一定还有更多的机会感谢你们。不过感谢之余,我也很为你们担心,因为在白人种族主义者眼里,你们和你们的子女也是Chink,也是要滚回中国去的,那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不知你们有何法术禳解此难?莫非白爷打了你们的左脸,你们就把右脸凑上去?



















浏览(8615) (92) 评论(95)
发表评论
皇上竞选美国总统 2016-11-12 05:54:11

“皇上要竞选美国总统了!”我在睡梦中被人推醒。

“快去快去!”那人继续叫喊。我睁开眼,看到床边站着一个精瘦的老头子,皮笑肉不笑地望着我。

“啊呀!”我惊叫一声:“你不是大老王吗?我可不是贵党党员,你叫我去哪里?”

大老王说:“又不是要双规你,怕什么?告诉你,皇上礼贤下士,想听听你对他参选美国总统的意见呢。”

什么?皇上想当美国总统?这都哪儿跟哪儿呀?

大老王不由分说,逼着我穿衣戴帽,然后把我推上一辆黑色轿车,疾驰而去。

不移时,车子停在一座宫殿之前。我抬头看去,宫门上挂着一块匾,好像是“提头来见”四个字。

大老王推着我往里走,我便看到坐在巨大写字台后面的皇上了。

皇上穿着灰不灰、蓝不蓝的龙袍,好像就是阅兵时穿的那一件。引人注目的是,他身上斜披着一条大红绶带,上面绣着“核心”两个金字。

写字台上有一盘热气腾腾的包子,皇上甩开腮帮子,一口一个吃得正欢。

看见我进来,皇上放下筷子,隔着桌子伸出一只手:

“啊,你来了。”

我很不情愿地握住那只胖胖的手。听说有个洪荒少女握过这只手后幸福得死去活来,发誓从此不再洗手,我却恨不得立刻洗手—因为那上面沾了包子油汁。

“坐吧。”皇上指着写字台对面一张木椅。大老王对我微微一笑,径自走了。

皇上坐在对面,眯着细长的眼睛打量了我足有三分钟,方才开口说话:

“今天召见你,是因为看到你的《皇上郁闷,太后吉祥》,虽然语多狂悖,对朕大不敬,但毕竟有些独特见解。朕想当美国总统久矣,如何在美国竞选,你有什么建议?”

我想了一下,回答说:“大王,首先要有一个竞选口号。”

我故意把“大”字说成“代”,皇上却不以为忤,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这读音意味着什么。

皇上从写字台上拿起一张纸扬了一下,得意地说:“竞选口号吗?朕早就写好了,叫做‘煤克、阿买瑞卡、憋特否、阿根’!”

我没有听懂,请他再说一遍。

皇上不屑地说:“你在美国混了那么多年,怎么英语听力这么差?”他把那张纸递给我,那上面写着:

“Make America beautiful again!”

“大王,为什么要让美国再次美丽起来?”

皇上回答说:“有一首美国民歌叫《美丽的亚美利加》,皇后也会唱。可是你看看,现在的美国还美丽吗?

“美国的基础设施破烂不堪,哪里像个世界第一强国的样子?这不仅伤害了美国人民的感情,也伤害了朕的感情!上次朕巡视华府,就是因为道路太差不能快行,才被刁民拦了銮驾!还有纽约那些破破烂烂的楼房,哪里有现代化都市的样子?

“朕要把美国所有陈旧建筑都拆掉盖摩天大楼,把所有的公路改成高速公路,在所有河流上建起新式大桥,让天朝高铁延伸到美国任何一个角落!用不了三年,美国就会再次美丽起来,美国人民就会心花怒放,永远拥护朕的领导,你说是不是?”

我回答说:“这是个野心勃勃的计划,可是你的口号太像川普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他可能要指控你抄袭呢。”

“川普算什么玩意儿?”皇上冷笑着说,“朕一道旨意就能让他再也买不到我们的钢材,欧耶!”

我说:”就算川普不足为虑,那希拉里呢?她从政30多年,可谓老谋深算呀。”

“那个老太太吗?”皇上大笑起来,“记得上次她进京朝拜,朕推说腰疼硬是不见,她不是痛不欲生吗?哈哈哈!”

我苦笑道:“大王如此强悍,定然有人追随。只是要让美国人民信服,你还要经过党内初选,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走上来。”

“什么?”皇上显然不悦了。他指着身上的绶带叫道:“朕已经是核心,核心!你看不见吗?”

我坚持说:“还是要初选,哪怕走走形式。不然美国人不买账,说贵党连党内民主都没有,还会说你是独裁者。”

“好吧,”皇上叹了口气,“你说怎样选?”

“可以和各位军机大臣商议一下,请他们出来参加初选,比如李中堂、大老王、张议长、刘宣教司……”

我每说出一个名字,皇上的眉头便皱一下。

“还有吗?”他不耐烦地问。

“还应该请前朝老臣如朱中堂、温中堂等参选。如果太皇太后还硬朗,也要问问老人家的参选意愿。”

皇上忽地一下站起来,恶狠狠地瞪着我。

“还有吗?”

“还应该请隐居秦城的薄总督出山参选。这样可以显示大王胸怀宽大,正像太祖说的,团结反对过自己的人一起工作......”

“放屁!”皇上大吼,抓起一个包子向我砸过来:“他是钦犯,不能参选!”

我躲开包子的轰炸,朗声说道:“大王,贵党一向搞黑箱作业,江山坐了一个多甲子,行事仍然鬼鬼祟祟如地下党,徒惹天下人笑耳。允许各派人士参加初选,正是贵党展示民主开明、改变不良形象的绝好机会,不可不做。”

“好吧,”皇上愤愤地说,“可以让他参选,但不许参加辩论。他口才了得,朕却照着稿子都会念错,他若参加辩论,朕就出不了线了!”

我心里暗笑:也只好这样了。

皇上长出了一口气,坐下来继续发问:“除了初选之外,还有什么事情要做?”

“大王需要公示财产。”

“不行!”皇上斩钉截铁地说,“川普都不公布报税表,朕凭什么公示财产?咹?”

我回答道:“川普不公布报税表,结果被媒体和希拉里揪住不放,说他不交税、也没有慈善捐款,弄的狼狈不堪。再说,大王未登基前主政地方多年,民众想知道大王是否清廉,公示财产是最方便的办法,显示大王两袖清风,一心为国为民,何乐而不为?”

“如果是这样,”皇上说,“朕与财经顾问商议一下,胡乱公布一点财产就是了。还有什么?”

“川普、希拉里阵营和媒体会用显微镜检视大王过去和现在的一切,不可不防。”

“比方说?”

“比方说,大王在总督任上获得名校学位,相当于一个美国州长在任上获得哈佛学位,美国人会怀疑这后面有利益输送,也会怀疑你的诚信。”

我偷眼看去,皇上的胖脸开始发红。

“还有,他们会说大王在县令任上政绩平平,是何原因平步青云,步步高升?”

“还有呢?”皇上开始“呼哧呼哧”喘粗气。

“他们会调查大王家族的隐秘财产,包括长公主和驸马在海外的账户。”

“还有呢?”皇上又站起来了。

“他们将挖掘大王的罗曼史,还会问为什么把人家的书店一锅端了......”

“他妈的!”皇上的胖脸气得红里透亮,像个熟透的大苹果。他把桌上的盘子、筷子、茶杯、文件一股脑地向我砸来:“这他妈是选总统还是审犯人啊?老子不干了!来人啊!”

大老王从屏风后面转出来,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皇上。

皇上指着我说:“把这家伙拉到电视上认罪!”

大老王走过来,一把揪住我的衣领。我一边挣扎一边喊:

“士可杀不可辱!”

然后就醒了。



































































































































浏览(704) (5)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7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