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醉茶说天下  
东西南北,斧钺钩叉,中外古今,煎炒烹炸  
        http://blog.creaders.net/u/855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纽约上东城 2020-01-17 12:34:40

“纽约上东城”指的是纽约曼哈顿东部的一个区域。上个世纪初的中国留学生给美国很多地方起了中文名字,“纽约上东城”大概也是他们的杰作之一。不过这个名字起得还算中规中矩,基本符合英文地名“Upper East Side”的原义,而有些名字就显得有些高深莫测了。例如“晨边高”,你知道是什么地方吗?其实说穿了并不神秘:“晨边高”的英文地名是“Morningside Heights”,哥伦比亚大学的主校园即在此处。起名的这位取了“morning”的“晨”,“side”的“边”,还有“heights”的“高”,于是便有了“晨边高”,真是个怪才。

纽约上东城位于中央公园和东河之间,南起东59街,北至东96街,是纽约最富裕的地区。这里的家庭中位年收入超过13万美元,几百万、上千万美元的房产比比皆是。这里有第五大道(Fifth Avenue)名扬遐迩的博物馆区(Museum Mile),其中有享誉世界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en Museum of Art)、造型奇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heim Museum),还有犹太博物馆、纽约市博物馆等,令艺术和历史爱好者流连忘返。这里还有康乃尔大学医学院和洛克菲勒大学等著名院校,有代表美国一流医疗水平的医学中心如New York–Presbyterian Hospital和Memorial Slone Kettering Cancer Center等。

上东城是许多名人居住的地方,其中有洛克菲勒家族、麦当娜、川普之女伊万卡夫妇等。宋美龄曾在上东城的寓所居住十年,并在此庆祝了她的100岁生日。上东城的商业很发达,位于东59街和Lexington Ave的Bloomingdales是纽约最出名的百货公司之一。每逢圣诞假期,这里五光十色充满节日喜庆气氛的橱窗总能吸引人们驻足观赏。在公园大道和第二大道之间的东86街,是上东城的重要商业中心,这里不仅有Barns and Noble、Best Buy、Victoria's Secret、Banana Republic等连锁店,还有很多颇具特色的食品店。

喜欢德国香肠的人千万不要错过位于东86街和第二大道的Schaller & Weber,那里的熟肉制品好吃极了,如knackwurst、wieners、leberkase等。好吃的东西自然贵,例如一磅猪头肉(headcheese)就要价$10.99。不过这猪头肉是将猪舌等碎肉连同含胶质的浓汤灌入肠衣后熏制而成,切成薄片可见碎肉悬浮于透明的胶冻之中,有几分象镇江肴肉,而不是北京猪头肉那种耳朵舌头猪脸等等乱七八糟的一堆。这样的headcheese,胶冻入口即化,碎肉鲜嫩清香,下酒送饭皆宜,老饕不可不尝。

Lexington Ave近79街处有一家叫Remond的法国餐馆,法国朋友说很正宗(authentic),我去吃了一次果然不错:菜式多样而口味醇厚,饭后的甜点尤其精致,而价钱也不是特别昂贵。纽约市每年二月份都有“餐馆周”,各大餐馆降价迎客,就是纽约客大快朵颐的好时机。我和同事们也曾结伙去过几次Remond,吃完没有一个人不叫好。只是可惜Remond后来关掉了,好在还有其他餐馆可去,但心中总觉得Remond最地道,大概是因为先入为主吧。

上东城的北端是东96街,那里有一座巨大的清真寺,如逢礼拜可见大量头戴白帽的穆斯林信众。再往北走就是东哈莱姆区,居民以拉丁裔移民为主,生活远不如上东城富裕。看来96街就是一条贫富分界线。刚到纽约时有人警告我:在中央公园行走,从96街往南很安全,往北则要避免。有一次,我和同事在公园里从96街走到59街,也就是上东城的南北全长。时值春暖花开,公园里姹紫嫣红煞是好看。因为我们走的路线离第五大道很近,同事建议我们一路数数有多少辆日本车。我开玩笑说:还是数skinhead(光头)吧。同事大摇其头。

曼哈顿单行道多,信号灯多,行人多,横冲直撞的Taxi多,令很多居民不愿意开车上路。其实,只要弄清街道走向和交通规则,在曼哈顿开车是很有趣味的。以上东城为例,我开车一般都走南北向的单行大道(avenue),例如南行的第二大道,北行的第三大道和Madison Avenue。纵然有那么多交叉路口,你只要保持大约30 mph的车速,就可以一路绿灯走到底,爽不爽啊?不过这一招儿在南行的第五大道就不灵,那里博物馆多,导致车多人多,从早到晚经常塞成一片,能把人急死。

现在说说公园大道(Park Avenue)。在很多美国人的心中,Park Avenue是富贵的象征。连卡通片《Tom and Jerry》里的那一对猫鼠冤家都要住在公园大道“半号”(1/2 Park Avenue),可见那是一种荣耀。当然也有不开眼的,例如有人到公园大道的诊所看次病也要炫耀一番,就显得很可笑。须知即使那里的富人上档次,医生则未必。纽约最好的医生是在那些顶尖的医学中心里,资源在那儿摆着呢。

公园大道是双向的,南北方向的道路中间有约十米宽的隔离带,上面种着灌木与花草。大道两边绿树成荫,映衬着很多有百年历史但维护良好的“战前”(pre-war)楼房。这类楼房的楼层不多,但层高远高于现代楼房。古色古香的楼门之外,常常见到衣冠楚楚的门卫(doorman)。公园大道虽好,开车左转却不易,盖因你要等两次绿灯。先是在公园大道绿灯时左转到横街上,而这时横街上正是红灯,所以你不能直眉瞪眼地开进去,而是要在马路中间隔离带的缺口上等绿灯。

在上东城的大街上,人们来去匆匆,好像要赶飞机的样子,没有人主动和你打招呼。然而当你拦住一位问路时,总会得到耐心的帮助,使你感到一丝温暖。走进这里的商店,店员很热情地跟你打招呼,但又不会死缠着你推销他的宝货,这样的商店就让人舒服。一次和一个女同事路过Schaller & Weber时进去看看,店员寒暄几句,就从柜台里捡几块好肉让那blonde品尝。这种独特的推销方式令我既羡且妒,真想问一声“为何不让洒家?”还有一次,眼镜的螺丝钉失落了,我走进86街一家小小的眼镜店求助。柜上的老先生颤巍巍地接过眼镜,找出合适的螺丝钉拧上去,再用一块绒布将眼镜擦拭干净,然后再颤巍巍地把眼镜还给我,前后不过十分钟。当我要付钱时,他坚决不收,连说“It's free!”

几年前的一个夜晚,一位住在上东城的同事开party。当时房门大开,音乐声、谈笑声、大概还有食物的香气竟然招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客人一进门,大家都吃了一惊。那不是别人,而是住在同一座楼里的伍迪·艾伦(Woody Allen)。这位集编、导、演于一身的电影大咖不请自来,难道是要“体验生活”?大概是头一次参加科学家的party,此公眉头紧锁,显得满腹狐疑。他不断地追问主人:你们是研究什么的?为什么要研究这个?怎么研究?于是他成了当晚的明星,真是喧宾夺主。























浏览(1020) (13) 评论(0)
发表评论
蔡英文是“假博士”吗——驳“丝丝”网友 2020-01-16 15:53:09

“丝丝”网友早些时候发了一篇题为《假博士,草包英文(BBC专访)》的博文。根据视频中蔡英文的某个发音问题,而断定蔡英文是“假博士”。例如她在评论区里说:


pian-2.jpg


pian-1.jpg


我不同意她的这种说法,在她的博文后发表了如下评论:

蔡的母校-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已经发表声明证实蔡的博士学位,要尊重事实。蔡是法学博士,不是英国语言文学博士,个别字发音不准有什么奇怪啊?据此就说她是假博士、是人品问题,太过分了。反对蔡的政治立场没问题,但如果靠谣言来进行人身攻击,就是人品问题了。LSE的声明如下:


LSE statement on PhD of Dr. Tsai Ing-wen

LSE has received a number of queries regarding the academic status of our alumna, Dr Tsai Ing-wen, President of Taiwan.

We can be clear the records of LSE and of the University of London - the degree awarding body at the time - confirm that Dr Tsai was correctly awarded a PhD in Law in 1984.

All degrees from that period were awarded via the University of London and the thesis would have been sent first to their Senate House Library.   

The Senate House Library records confirm that a copy was received and sent by them to the Institute of Advanced Legal Studies (IALS). There is a listing of Dr Tsai’s thesis ‘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 actions’ in the IALS index document “Legal Research in the United Kingdom 1905-1984”, which was published in 1985.

Dr Tsai recently provided the LSE Library with a facsimile of a personal copy of the thesis, 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 actions which is available to view in the Library Reading Room. We understand Dr Tsai has also provided a digital version of her personal copy to the National Central Library of Taiwan.


链接:http://www.lse.ac.uk/News/Latest-news-from-LSE/2019/j-October-2019/LSE-statement-on-PhD-of-Dr-Tsai-Ing-wen


就是这样一段评论,引起“丝丝”的大“反击”,先是一连几段情绪激烈的评论(各位自己去看吧,挺有意思的),后来大概是越说越气,干脆把我的评论删除并将我拉黑,再接着批判。当然这也不是她对我特别照顾,其他认真批评她的网友,似乎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例如那位经常批评“老海黄”的网友,前些天还称她“丝丝妹”的,也因一言不和被删贴封嘴,于是“丝丝”雄文后的评论区里只见革命大批判,而被批判者连分辨的机会都没有啦。


“丝丝”网友大概忘了,我们不能在你的博客里和你探讨,总还有自己发文的机会,把是非曲直交由大家去判断,挺好的。现在就让我们就事论事,谈谈蔡的博士学位,好不好?蔡的母校已经证明她确实在那里获得博士学位,这件事情就已经没有什么可争论的了。你可以说蔡的水平差,但你不能说蔡是“假博士”,还那样说就是继续传播谣言。你传播谣言的文章还不止这一篇,那篇所谓“哈梅内伊逃离伊朗”的博文也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我从来没有删改过网友的评论,也没有拉黑过任何人。我欢迎“丝丝”来此评论,我不一定同意你的观点,但我一定确保你发言的权利。




















浏览(1958) (30) 评论(135)
发表评论
中东吃紧,疣猪上天 2020-01-15 12:47:26

1579114216359706.png


那天早上,我象往常一样观察那些爱看汽车拐弯的鸽子,突然一阵引擎轰鸣,头上掠过两架粗胖的军机。疣猪!我大吃一惊。那些鸽子也大吃一惊,“扑啦啦”一声飞得无影无踪。


“疣猪”是A-10攻击机的绰号。根据维基百科的介绍,A-10由Fairchild Republic制造,1972年首飞,到1984年为止,共生产了716架。很多疣猪经过升级改造,至今仍在服役。由于A-10的主要任务是对地攻击,需要超低空飞行的灵活性,并减少被地面炮火击毁的危险,人们为它设计了强固的机身结构、钛装甲保护的驾驶舱、置于机体中部的油箱、两套相同的液压操作系统和备用的手动系统、两台大推力涡扇发动机,还有宽平的主翼。这样的设计造成了它粗胖的体型,在空中很容易识别。


在兼顾气动外形的条件下,军机是可以设计得很美的,例如俄罗斯的苏-35。RC(遥控)航模爱好者如果能拥有一架以涡扇发动机驱动的苏-35模型机,虽然造价不菲,飞起来却是很风光的。再看看A-10,就很难使人想到“美”了:短机身、平直翼、双垂直尾翼前方一对大得不成比例的发动机,好像一双惊讶的大眼睛。这样不讨好的外形加上低航速,飞行员们起初很不待见,便给A-10起了“疣猪”(warhog)这个诨号。


然而“丑”并不意味着“差”。猪八戒曾经自我评价说,“老猪丑虽丑,却有些用处”。这话在A-10身上也适用。美国空军曾经想淘汰疣猪,而以武装直升机和A-16(基于F-16战斗机)取而代之,但疣猪以其在战斗中的优异表现,证明其对地攻击的独特角色难以取代,军方不得不将其服役期延至2028年。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120架疣猪大显身手,不仅摧毁了伊拉克军队900余辆坦克、1200余门大炮和2000余辆军车,还首开空战记录,击落两架直升飞机。疣猪自己仅损失4架。这样的战果,不可谓不辉煌了。


你可能击中疣猪,但并不意味着一定能击落它。在过去的战争中,曾有疣猪被击毁一个发动机并且掉了半个机翼后,仍然歪歪扭扭飞回基地的纪录,可见其生存能力的强悍。


对地面敌军来说,疣猪就是最坏的噩梦。疣猪装备有GAU-8/A “复仇者” 30毫米自动机炮,每分钟可以发射3900发,是现代军机中火力最强大的机炮,一旦开始扫射,地面上不论人还是装备,都会在一阵火光中灰飞烟灭。其次是AGM-65“小牛”空地导弹,是打击坦克的利器,海湾战争中伊军很多T-72坦克即丧于“小牛”之手。除了这两样以外,疣猪携带的GPS导航、激光制导的精确炸弹也很难防备。


两架疣猪不慌不忙地向东南方向飞去,终于消失在视野之外。我松了一口气,正要走我的路,突然头顶上又嗡嗡作响,阿也!又是两架疣猪!等到这两架悠哉悠哉地飞过去,后面又来了两架,,,,,, 几分钟的时间里,竟然有8架疣猪飞过,整整两个中队。


我知道,寒舍东南五英里处,有一个很大的空军基地。我经常看见高速战斗机在蓝天中划下一道道白色的云迹,忍不住猜想那是F-22还是F-35。可是谁能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这么多疣猪,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疣猪包围了。


被疣猪包围了倒也不可怕,平民中知道疣猪厉害的人不多,就是知道了也不会担心疣猪会“突突”自己的人民。然而,这样的事情一定不会发生么?虽然美国对政治权力有制衡机制,军人也会抵制反人民的的命令,但是看到总统的崇拜者为他的“霹雳手段”欢呼时,我仍然不免有一种忧虑。


我很想知道,对于某些跪惯了的华人朋友来说,崇拜总统与崇拜皇上有很大的区别么?那些对总统的肉麻吹捧,简直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这究竟是出于真心、为了私利,还是存心要“捧杀”呀?好在我自己从来不崇拜任何人,不管你是总统、主席还是名教授。我只看你说得对不对,行事端不端,如此而已。


中东形势吃紧以来,基地军机的训练强度似乎也加大了。除了满天飞舞的疣猪以外,天空中战斗机留下的云迹也明显增多了。如果说过去犹如一朵兰花开放,如今则是兰花漫天了。一旦开战,这里的疣猪会不会飞到中东去大展神威?不要太迷信“斩首”的威力。“斩首”的成功取决于内线、情报、空天监视、精确打击力量的完美配合,成功的几率并不高。若想征服一个国家,非出动地面部队不可。如此,疣猪便是必不可少的空中支援力量。


正沉思间,又听到一阵轰鸣,那是4架F-16战斗机编队从低空呼啸而过。编队很威武,让人对美国强大的军力肃然起敬,但也有一种强大的震慑力压向心头。但愿人类不再靠战争解决问题,则天下幸甚!







































浏览(840) (6) 评论(0)
发表评论
创世纪(插图一尊版) 2020-01-07 10:11:14

1.  起初 一尊创造天地。

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 一尊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3.  一尊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4.  一尊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5.  一尊称光为党,称暗为敌对势力。有党,有敌对势力,这是头一日。

6.  一尊说,诸能量之间要有真理部,将能量分为正负。

7.  一尊就造出真理部,将真理部定为负的能量、真理部定为正的能量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

8.  一尊称党为天。有党,有敌对势力,是第二日。
 
9.  一尊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10.  一尊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梁家河。 一尊看着是好的。

11.  一尊说,地要发生青苗,和结种子的麦子,并装麦子的麻袋,各从其类,教堂都挂我的像。事就这样成了。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苗,和结种子的麦子,各从其类,并装麦子的麻袋,各从其类,教堂都挂一尊的像。 一尊看着是好的。

13.  有党,有敌对势力,是第三日。

14.  一尊说,天上要有党,可以发文件,作记录,定法令,节日,刑期。

15.  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这样成了。

16.  于是 一尊造了两个大光,大的是党,小的是法。又造众摄像头。

17.  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18.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一尊看着是好的。

19.  有党,有敌对势力,是第四日。

20.  一尊说,梁家河要多多滋生各样有理想的知青,要有导弹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

21.  一尊就造出航母和水中所航行各样有武器的舰艇,各从其类。又造出各样导弹,各从其类。 一尊看着是好的。

22.  一尊就赐福给这一切,说,制造繁多,充满海中的水。坦克也要多生在地上。

23.  有党,有敌对势力,是第五日。

24.  一尊说,地要生出人民来,各从其类。富豪,中产,底层,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

25.  于是一尊造出富豪,各从其类。中产,各从其类。地上一切底层贱民,各从其类。 一尊看着是好的。

26.  一尊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党员,使他们管理海里的舰队,空中的导弹,地上的权贵,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底层贱民。

27.  一尊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党员,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28.  一尊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计划生育,领导一切,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舰队,空中的导弹,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29.  一尊说,看哪,我将一个核心、两个维护、三个转变、四个自信、五个现代化、七个不讲、通商宽衣、萨格尔王,全赐给你们作精神食粮。

30.  至于地上的富豪和中产,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贱民,我将青草赐给它们作食物。事就这样成了。

31.  一尊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有党,有敌对势力,是第六日。

1578413349258896.jpg


B6crMAg.jpg


































































浏览(278) (5) 评论(1)
发表评论
暖水瓶与工农兵大学生 2020-01-03 11:59:44

暖水瓶又叫保温瓶或暖瓶,在北京叫做暖壶,曾是家庭和办公室的必备用品。暖水瓶分内胆和外壳两部分。内胆是镀银的双层玻璃瓶,层间的空气被抽去,因此可以长期保暖;外壳则有竹、铁、铝、塑料等多种。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两个外壳印有牡丹花的新暖瓶就是一分厚重的结婚贺礼。在当代,老式竹壳的暖水瓶已不多见,却有了很多新花式,但基本结构并没有变。北方苦寒,顶着寒风回到家,打开暖水瓶沏一杯茶,那就是神仙的感觉了。

可能很多人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暖水瓶,也有着不小的学问。南京大学物理系的一位老先生告诉我一件奇事:文革后期,他在课堂上问了学生一个问题:一个暖水瓶里装满了热水,打开瓶塞倒出一杯水,然后再把瓶塞盖上,瓶塞常常会“蓬”地一声跳出来,这是为什么?

全班学生面面相觑,竟然没有一个人回答得出来。这位老师痛心地说:“同学们,你们可是物理系的学生啊!”

是的,这确实让人痛心。运用中学物理知识就可以回答的问题,为什么当年物理专业的大学生却答不出来?有两个名词也许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件怪事。这两个词,一个是“文化大革命”,另一个是“工农兵学员”。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始于1966年,是年大学停止招生搞“教育革命”,一停就是四年。1968年,毛泽东发表了“七二一指示”:“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走上海机床厂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到学校学几年以后,又回到生产实践中去。”“奉旨出朝,地动山摇”,于是各地工厂一窝蜂办起了“七二一大学”,有的一直延续到改革开放时期。有人申请出国留学,其英文简历上赫然把“Qieryi (“七二一”的汉语拼音)University”列为正式学历,不明真相的洋人就认了。

然而,“工农速成班”式的“七二一大学”是培养不出现代科技人材的。从1970年开始,大学开始按照“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的方针逐渐恢复招生。学生来自工厂、农村、部队、机关等,史称“工农兵学员”。对学生的第一要求是政治思想好,其文化水平却参差不齐。仅以学生中的下乡知青为例,其真实水平就有小学、初中和高中之分,更不要说那些识字不多的劳动模范了。很多学生学习大学课程实在困难,学校只能降低标准,因材施教。加上学制只有二至三年,还要参加政治学习和“学工、学农、学军”的活动,如此培养的“大学生”,水平可想而知,物理系学生不懂物理也就不足为奇了。

有鉴于此,有关方面决定在招生时进行文化考核。不料考场里杀出一位“反潮流”的“白卷英雄”,考试被批为“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谁也不敢再搞,“推荐”就成了进入大学的唯一途径。这种做法弊病甚多,为“走后门”、搞特权提供了机会,很多高干子女受父母之荫进了大学,引起民间极大不满。当年南京大学哲学系有一位学员叫钟志民,是通过父辈关系入学的将门之子。经过一年多的学习,他深感民众对干部特权的反感,又在社会调查中看到农民的苦难,从而对自己“走后门”的行为深恶痛绝,毅然退学而去。钟先生不愧是条真汉子,我们应该记住他。

由于文化基础差,专业训练不足,很多工农兵学员毕业后不能胜任本专业工作,只能改行去做行政或其他工作。其实也不能苛责他们,是极左路线下的“政治正确”把他们领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艰辛之路。在那个年代,哪个青年不想有上学深造的机会?有幸进入大学的人,除了政治投机分子之外,多数人都是努力学习的,只是力不从心罢了。

过去科教界有个说法,就是中国自文革之后,科技人才有个“十年断层”。这几年“厉害国”吹得震天响,这个说法不提了。但是,这个断层是客观存在的。仅以大学生为例:其教育受到文革严重影响得就有1967-70届(时称“老大学生”),加上后来的工农兵大学生,整整十届。这还没有把大学停招四年(1966-1969年)造成的损失算进去。

我们知道,这个断层正发生在世界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时期,必然导致中国的科技发展的严重滞后。文革后中国出现不少作家、诗人和歌手,却独缺能够“接班”的青年科技人材,以致于那些文革前毕业的老助教、老讲师们不得不继续承担繁重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在贫困的生活条件下,他们中的很多人积劳成疾,英年早逝,令人不胜唏嘘。不仅是大学,全国中小学教育也被文革破坏,造成全国青少年事实上的失学,其后果又岂止于“十年断层”?从这个角度看,文革就是一场背弃文明、愚化子孙的民族自残运动。

如今,不少当年的工农兵大学生当了领导,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工系的习近平先生更是荣登大宝,成了“一尊”。作为曾经的受害者,本该深刻反思文革给中国带来的沉痛教训,避免这样的民族浩劫重演,可是一些人却声称“青春无悔”,对文革的极端行为甘之如饴,甚至用自己“艰苦奋斗”的“成功史”去淡化民族的苦难。习近平当局不仅鼓吹“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把教科书中的“十年浩劫”改为“艰辛探索”,更是采用文革手段打击异己、钳制言论、严控思想、大搞个人崇拜,而这些倒行逆施还得到不少人的欢呼与支持,令人不能不担心“第二次文革”灾难的降临。

还是回到暖水瓶的问题上来吧。瓶塞为什么会跳出来?不懂没有关系,学习一下弄懂了也就是了。怕就怕不懂装懂,还要到处炫耀自己的“才华”。习近平先生上台七年,最喜欢用数理名词去描述政治事务。什么“正能量”啦,“最大公约数”啦,“作用力反作用力”啦。然而细究一下,这些被很多人一再追捧的“金句”正好反映出习近平的文化水平有多低。如果说“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还可以看作蹩脚的类比,那么他的“减少两国关系发展的‘反作用力’”就是个无知的笑话。“最大公约数”是初一数学的内容,“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牛顿第三定律)则是初二物理教的。文革前上了初一的习近平学到了“最大公约数”而没有学到“牛顿第三定律”,却偏偏还要卖弄,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

不懂的东西可以补课、可以自学,四处卖弄自己不懂的东西则不仅贻笑大方,还会误国误民,很不好。一个人贵在谦逊好学,这远比一个博士学位更重要。想起罗马尼亚的一个政治笑话:齐奥塞斯库夫人埃列娜忘了带护照,她对海关官员说:“我是埃列娜博士。”官员问:“水的分子式是什么?”埃列娜答:“不知道。”官员说:“原来您真是埃列娜博士,请过关吧!”不知化工专业出身的习博士能不能写出乙醇(酒精)的分子式,或者回答一下这个有关暖水瓶的问题?



























浏览(1615) (26) 评论(15)
发表评论
总共有14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