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醉茶说天下  
东西南北,斧钺钩叉,中外古今,煎炒烹炸  
        http://blog.creaders.net/u/855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蕃茄酱事件 2018-07-17 16:32:45



莫斯科电视台正在播放苏共总书记的讲演。

扎哈罗夫:电视里整天都是总书记那张浮肿的老脸,烦死了!下次他再露面,我要抹他一脸番茄酱!

妻子:败家鬼!他那张脸有番茄酱值钱么?再说,你把电视涂得乱七八糟,谁擦啊?老娘可不干!

扎哈罗夫:……



午夜时分,响起了猛烈的拍门声。

克格勃:开门!这里是伊万诺夫的家么?

扎哈罗夫:(如释重负)伊万诺夫住在隔壁,同志!

克格勃(破门而入):那么你就是扎哈罗夫了?跟我们走吧。

扎哈罗夫:为什么?

克格勃:因为你的邻居伊万诺夫举报你攻击国家领导人!



政治局开会讨论番茄酱事件。

宣传部长:这是侮辱人民领袖的严重罪行,一定是西方反苏势力策划的!

部长会议主席:也许只是个疯子,送到精神病院查查算了,不必小题大作。

总书记:Nie(不)!不是疯子!他为什么要拿番茄酱抹我而不抹你呢?还不是冲着我这个核心来的?我们必须以牙还牙,坚决反击!

部长会议主席:出镜率越高,风险越大。

最高苏维埃主席:我们这就立法,严惩攻击国家领导人的罪犯!

总书记:很好。为了不给番茄酱分子作案机会,我将降低出镜率。宣传部发个指示,就说我一贯反对个人崇拜,要求媒体少宣传个人。还有,通知商业部门立即停止出售番茄酱!



总书记视察集体农庄,在养猪场照了一张相。《真理报》总编看着照片发了愁。

总编:上边指示少宣传个人,这照片的说明怎么写?总不能像过去那样写什么“总书记视察养猪场,人欢猪叫喜迎伟大领袖”吧?

编辑甲:可以写“总书记和猪在一起”。

总编:说我们党的领袖“和猪在一起”,太不尊重了。

编辑乙:那就写“和总书记在一起的猪”。

总编:这样一来,猪就成了主体,不妥不妥!

第二天报纸上,这张照片下的说明是:“右起第三位是总书记同志。”



N年之后,古拉格群岛的一间牢房中,三个犯人谈到自己为什么入狱。

扎哈罗夫:因为我反对前总书记。

伊万诺夫:因为我拥护前总书记。

前总书记(悲愤地):因为我就是前总书记!


































































浏览(900)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国”原来没那么“厉害”? 2018-06-30 18:17:18

按:


今转发科技日报总编刘亚东先生最近一段讲演的视频,我以为很值得一看。在一片“厉害了我的国”的喧嚣中,刘先生冷静客观地分析了中国科技水平的现状,指出了中国和美国在科技方面的巨大差距,说明“我的国”其实并不那么“厉害”,甚至受制于人。他说:“只有认识差距,才能弥补差距,否则我们的中国梦可能永远是中国梦”,很有道理。关于中国在核心技术方面落后的原因,刘先生指出了三条:


1. 缺乏科学的武装,阻碍了技术发展进步;

2. 缺乏“工匠精神”,轻视操作,轻视实践;

3. 缺乏持之以恒的情怀,科技界浮躁、浮夸已成瘟疫。


刘先生还批驳了“新四大发明”、“弯道超车”等时髦说法,指出在很多核心技术方面,中国与美国的差距不是缩小而是扩大。在当前这种好大喜功的环境里,刘先生讲这些话是难能可贵的。








浏览(1258) (6) 评论(3)
发表评论
为什么要纪念“六四”? 2018-06-04 16:23:36

按:下面是我在牧羊人兄的大作《纪念还是忘却,这是一个问题》后对几个评论的评论,现根据网友建议收进博客备考。



我家离六三之夜解放军进城的一条主要街道大约百米左右。当晚家中只有两位老人,在枪声中倍受惊吓。天亮后发现,不远处的一座居民楼墙上布满弹孔,人们纷纷拿出捡到的子弹壳给路人看,说是解放军进城时开枪打的!我不敢想象,如果这些子弹射进窗口怎么办?如果再射得远些,射进我家伤了老人怎么办?不管中共及其走卒用多少冠冕堂皇的理由为镇压辩护,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弹孔,不会忘记当年中共是怎样与市民为敌的。

如果一个家庭有小孩子哭闹,做爷爷的哄不好,就挥刀斩之,这样伤天理、灭人伦的爷爷是不是应该受到世人谴责?那天夜里,就有那么几个七老八十的领导人为了权力,夺去了成百上千的本民族优秀青年(包括学生和军警)的生命。邓小平自称是“中国人民的儿子”,言不由衷啊。

有人说什么中国的经济发展,证明了六四镇压的正确。难道为了经济发展就要杀人?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希特勒杀犹太人、杀异见者也是合理了,因为第三帝国的经济起飞了么!请问这些朋友:如果将来经济出现问题,是不是又要靠杀人来振兴经济?如果拿你们和家人的生命来换取经济发展,你们愿意吗?

六四不会被忘记,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六四的噩梦在中共领导人的头脑中萦绕不去,以至于他们每年一到这个时刻就诚惶诚恐如临大敌,不断通过禁言、封网等行为来提醒民众不要忘记六四。在国内网站不仅不能出现“六四”二字,连“535”、“88”都要屏蔽,令人想起阿Q的癞疮疤,“光”也忌,“亮”也忌。越是这样,就越说明自己理亏心虚,会使更多的有心人去一探究竟。



有的朋友强调“为发展经济而杀人”和“为保障发展经济而杀人”的不同,其实并不能否定“为了经济而杀人”吧?经济改革既然是为了利国利民,为什么要靠杀人来保障?这说得通吗?

因为近日较忙,不能对朋友的论点一一作答,仅就纪念六四之事谈点看法。六四难以忘怀,不是功利主义的考虑,而是基本良知的问题。且不论六四的起因、过程如何,也不论参与者犯错多少,中共动用野战军杀害和平抗议的本国人民就是反人性、反文明的大罪恶,理应得到世人谴责。

不排除有人利用纪念六四为自己谋利,但更多的人纪念六四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想在这里举两个例子:

一个是曾任哈佛大学生物化学系主任的王倬教授。六四惨案发生后,王教授立即宣布停止与中国学术机构的一切交流。他说:这不是为了政治,而是为了良心。王教授的这一决定坚持至今。

另一个例子是几位女同胞。她们每年都会在华盛顿纪念碑下举办纪念活动,向中国游客介绍六四。举办者说:我是母亲,我不能让我的子女生活在恐惧之下。她们也坚持至今。

这些人,是值得我们敬佩的。






















浏览(1070) (33) 评论(48)
发表评论
你,您,您们 (北京记事之九) 2018-05-26 06:54:17

最近在YouTube上看了几集《茶馆》,是央视在老舍的话剧原作基础上添枝加叶搞出来的39集电视连续剧。把两小时的话剧拉长到30小时,这种做法很难说是“忠实于原著”,而且技术上也相当困难。不过从该剧的头几集看, 剧情基本在老舍话剧的框架内进行,演员也演得不错,如饰演掌柜王利发的陈宝国(曾主演电视剧《大宅门》)、演常四爷的周里京(曾在电视剧《新星》中扮演红二代县委书记)、演松二爷的石小满(1964年儿童电影《小铃铛》主演)、演慈禧太后(电视剧添加的人物)的吕中(曾在电视剧《走向共和》中饰演慈禧)和演特务宋恩子的梁天(曾主演电影《顽主》)等。

可是再往后看,就越来越别扭了。虽然故事主线没变,但凭空加了许多人物和情节。例如,过分渲染“西山游击队”的作用,把王掌柜、常四爷、秦二爷的儿子和庞太监的养子都变成了地下党,连松二爷的女儿和唱数来宝的乞丐大傻杨都成了地下党的外围,就荒唐得可笑。其实这“西山游击队”是老舍先生的灾星。老舍在“解放”前写的小说《四世同堂》中提及“西山游击队”并视其为民族希望,“解放”后更是自称“歌德派”,为下山进了城的“大王”们写下多少歌功颂德的文字。谁知这“西山游击队”厉害得要命,比《茶馆》里的那些反面人物绑在一块儿还厉害,不仅逼得老舍投湖自沉,还使几千万国人死于非命,由此也可见“盼救星”的代价有多沉重。

电视剧《茶馆》中另一件让人别扭的事儿是动不动就说“您们”,连北京出生的陈宝国都不能免俗,而这是一个错误的说法。

北京人使用“您”的称呼,对“老家儿”(父母)、长辈和老师是表示尊敬;对朋友是友爱,对上司、官人是敬畏;对一般人是客气和尊重,所谓“礼多人不怪”也。新式家庭里的孩子对父母直接以“你”相称,胡同里的人家听了就要皱眉头,说这孩子没大没小不懂规矩。讲究礼数的人家,不仅当着长辈的面要称“您” ,背后提起他们来也不说“他”,而是用“怹(tan1)”这样的尊称来代替,例如说“怹老人家最近有点儿缺觉”。这种老式家庭,如果看到美国人对父母直呼其名,如汤姆、苏珊之类,鼻子是一定要气歪的。“大王”的家庭则是另类。“衙内”们从小就在深宅大院里养尊处优,受不到多少北京平民文化的影响,所以也并不用“您”和“怹”来称呼他们的“老家儿”。例如某领导的子女,提起父亲就说“首长”,提起母亲就叫“主任”,也是一奇。

“您”虽然动听,却没有复数形式,不可乱说。在北京话里,“您”只能称呼个人,多了就只能说“你们”而不能说“您们”。如果觉得不够尊重,可以说“您几位”。例如饭馆伙计(俗称“跑堂儿的”)招呼客人,要说“您二位来啦?里边儿请!”如果说成“您们来了”,那他一定是“北漂”。顺便说一下,旧时饭馆伙计见到熟客,经常会说“二爷您来了”。这不是因为他知道客人在家排行老二,而只是一种客套。不过,《茶馆》里的秦二爷大名“秦仲义”,叫“二爷”还是很贴切的。奇怪的是,伙计从来不叫客人“大爷”,也许是出于某种忌讳?再说说小孩儿。胡同里的孩子到别人家串门儿,见了人家的“老家儿”都是一口一个“您”,没有说“您们”的。小孩儿打架,吃了亏的常常跑到胜利者的家门口哭诉:“管你们家小四儿不管啦?”这里也不说“您们”,最多说“您家”。可是在电视剧《茶馆》里,王掌柜对前来勒索的特务宋恩子和吴祥子却一再说“您们”,根本就不是老北京的味儿,真是别扭死了。

老舍是在旗的(即满人)老北京人,他的《茶馆》原作中根本没有“您们”这样的低级错误。毛病应该是出在电视剧的编剧身上。编剧乱写,演员则照本宣科,作为顾问的老舍之子也没有感觉,于是“您们”就泛滥了。应该指出的是,“您们”不仅见于影视作品,也常见于平民百姓对领导的上书中,显示出对权力的敬畏,实在毫无必要。其实对那些官儿们,用“你们”来称呼,以示人格的平等,就够了。权力的傲慢,不会因为称“您”就有所消减。近年来常有百姓对官员下跪的事情发生,这样就能解决问题吗?

“你”的称呼不如“您”来得客气,然而在一般交往中最常用,也不算失礼。很熟的朋友之间往往互称“你”,如果哪天那位突然改“你”为“您”,那就显得生分,甚至是分手的前兆了。至于讲规矩礼数的老北京人,见谁都称“您”,朋友之间也不例外,《茶馆》里的松二爷就是一个典型。然而对晚辈就不能称“您”,不能乱了辈分儿。“您”虽然客气,但也可以用来表示讥讽或不满。一个人踩了别人的脚而浑然不觉,挨踩的那位觉着委屈,便会冒出一句“对不起,硌着您了”。这个“您”,就有一点讽刺的意味。有时听到美国人对别人怒气冲冲地喊“Thank you”,大概也是类似的意思。我和网友交流时,一般用“你”相称,一是打字简单一点,二是表示平等。只有在碰到蛮不讲理的浑人时,才会以“您”相称,表示一点不屑。不过这路网友油盐不进,不管你说什么,他都认为你处心积虑和他作对,哪里还听得出“你”和“您”的差别?















浏览(1802) (11) 评论(2)
发表评论
没有习近平,地球还会转吗? 2018-03-26 03:29:43

鲁迅的《立论》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家人家生了一个男孩,合家高兴透顶了。满月的时候,抱出来给客人看,——大概自然是想得一点好兆头。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感谢。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他于是收回几句恭维。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他于是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

“说要死的必然,说富贵的许谎。但说谎的得好报,说必然的遭打……”

鲁迅真是洞悉中国人心理的大师。看看官方对习进平先生的造神疯狂和拥戴者的谄媚之词,就可以知道我们这个民族百年来有多大长进。

“人生自古谁无死”,习近平先生将来也是要死的。如果他死了,中国怎么办?

很多人不管墙上挂的是灶王爷还是猪八戒,总觉得拜一拜心里才踏实。如果拜得神佛欢喜,给自己添福加禄岂不是好?人们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根本靠不住的“明君”和虚无缥缈的梦想上,最后总是要失望的。例如对习近平先生取消任期限制的丑恶行为就有一种一厢情愿的期待,以为他会健康长寿永远英明,为民谋利,为国造福,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这些人大概忘了习先生是怎样上台的。他是第三、第四代中共寡头商定的“接班人”,说得难听点就是“太后钦定”,既非民选甚至也算不上党选,他凭什么要代表民众的利益呀?再说,他会永远健康长寿么?他会永远只干好事不干坏事么?

如果哪天习近平“驾崩”了,现在拥戴他的那些“人民”将如何反应?据我看,抢天呼地如丧考妣甚至追随而去的少,立马拥戴“新君”、把屎盔子尿盆子都扣到习头上的多。没有独立人格、只顾眼前利益的“顺民”历来是专制独裁的社会基础,今天也不例外。

说一个刚满月的孩子将会死是残酷的,但对一个已经65岁的老人习先生来说,就不失为一个善意的提醒。中国的老人忌讳“死”字,很多人终生不立遗嘱,结果死后儿女为遗产打得跟血瓢似的,有什么好啊?官方和皇民辩解说,取消任期限制并不等于终身制,然而取消任期限制毕竟为终身制扫清了障碍。从现在开始,如果哪天习先生殁于任上,那就是事实上的终身制,千古骂名还逃得掉么?

除了不能永生,习先生也不可能“永远健康”,而是有病倒或者疯掉的可能。当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来华访问,习先生因为“腰疾”而不能会客,人们记忆犹新。记得有人写过一本叫做《病夫治国》的书,专讲历史上病态和失心疯领导人治国的灾难。如果在习近平时代的中国也发生这样的灾难,请问有什么办法禳解?

再退一步,即使习先生不病也不疯,以他那“二”的个性,哪天犯起浑来,命令解放军对维权民众“格杀勿论”,谁能阻止他?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军中从去年就已开始所谓“三个一切”的宣传工作:“一切重大事项由习主席决定、一切工作对习主席负责、一切行动听习主席指挥”,还有什么“三个凡是”:“凡是习主席提倡的坚决响应,凡是习主席决定的坚决执行,凡是习主席禁止的坚决不做”!在愚民的欢呼声中,习主席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在瞄准了,你怎么知道他只打别人而不打你呀?

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把一切权力集中到这个人手中,对中国实在是巨大的现实危险。一个“明君”可能在一个时期内做点好事,给您碗里添一块肉;然而他也可能变成“暴君”,让您家里少一口人。多一块肉好,还是少一口人好?这个不难判定吧?一个国家和民族要想长治久安,就不能奢望“明君”做好事,而是要在体制上防止“暴君”做坏事。对民选的总统尚且要像防贼一样去监督,何况是强奸民意的“人民领袖”?皇帝尚且有谏官,现在有什么?铺天盖地的“顺天时报”!毛主席晚年个人独裁统治带来的巨大灾难,中国人这么快就忘记了?当习先生黄袍加身,登上权力的最高峰时,中国对他却没有任何监督、制衡和纠错的机制,这不是作死么?

在总结终身制和个人独裁历史教训的基础上将国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写进1982年宪法,代表着中国的进步,也符合世界潮流。尽管囿于历史条件,对党的总书记和军委主席未能明确规定任期限制,但这两者实际上也比照国家主席任期的规定每两届一换,从而保证了过去20年党政军最高权力的两次和平交接。如果保持这种进步的趋势,在党章和宪法中明确规定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任期本是水到渠成的事,如今却被习近平为私利而破坏。所谓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是为了保证总书记、军委主席、国家主席“三位一体”领导体制的稳定的说法,不过是为习先生开历史倒车的苍白诡辩。其实给总书记和军委主席加上与国家主席相同的任期限制,同样可以保证三者任期一致,更符合中共“在宪法范围内活动”的宣示,还可避免终身制和个人独裁的危险。为什么不往前走,非要倒退?

毛泽东在1966年说过,当年搞一线二线、让刘少奇当国家主席,是为了在他去“见马克思”时,不致在全国引起太大的震动。他想到了死,也作了应变的安排,虽然后来放翻了刘先生,但毕竟显得英明而有远见。我们还知道,袁世凯称帝前,面对参政院的“总推戴书”谦让道:“尚望国民代表大会总代表等熟筹审虑,另行推戴,以固国基。” 无独有偶,当年刘备登基接受玉玺前,也曾对群臣谦让道:“备无才德,请择有才德者受之”。毛、袁、刘都是枭雄,表面的谦让反映了他们的自信。习先生既非枭雄也无自信,所以不但不谦让,还要投自己一票,这“吃相”也未免太难看了点儿。

然而习先生还是“智者千虑,终有一失”。宪法里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缺位的时候,由副主席继任主席的职位”。在取消任期限制之后,这一条就为副主席接替主席提供了不是五年十年而是终生的机会。虽然刚刚“选”出的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先生比习近平主席年长五岁,但谁又能保证王先生一定要在习先生之前驾鹤西去呢?习先生要独裁,必得大权独揽而不许分权,他的那些“小组长”头衔就说明了这一点。只是如此一来,习先生不得不事必躬亲,日理万机,还要时时提防觊觎大位的“两面人”,每天都累得半死,岂能久乎?假如哪一天习先生不幸崩殂,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王先生继登大宝,不仅“三位一体”立即崩塌,习先生的“宏图大业”也顿成泡影,成了“为他人作嫁衣裳”,空落得千古骂名。

有人说:中共的宪法本是一纸空文,他们“赵家”“修宪”,你们激动什么?让习近平折腾去,早点把中共折腾垮了,岂不更好?说这话的人真是糊涂到家了。须知习近平这次“修宪”可不是把宪法当成废纸,而是要把宪法打造成维护“朕即是党”、“朕即是国”的恶法,来全面取缔人们的批评和反抗。“党领导一切”入宪,而习先生是党的领袖、国家主席,批评习就会被提升到反对国家和宪法的吓人高度。过去喊声“习包子”判两年,“修宪”以后弄不好就得来十年。面对这种让独裁者罗织罪名践踏公民权利的恶法,不反对行吗?

还有人说,如果习近平不是精明强干之人,如何能在短短五年内打败党内各派系而牢牢掌控最高权力,而达到比肩毛、邓的地位?这倒是个有趣的问题。据说习先生是个少有大志,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狠主儿,当年曾八次申请入团,十次申请入党,不达从政目的决不罢休。习先生从一个县委书记步步上升直至荣登大宝,除了家族荫庇之外,恐怕也和他会玩权术有关。

然而擅权者并不一定是治国之才,这从习先生的过往政绩便可看出。习先生任正定县委书记时,最大的成绩是计划生育,曾被《纽约时报》批评;官方则宣传说习“提高了民众收入”。问题是在改革开放初期,全国两千多个县,“提高民众收入”的少说也得一千多,习先生究竟突出在哪里?后来习进平在福建任职十七年、在浙江任职五年,除了在浙江任上获得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的个人成就外,政绩则平平。在习先生做“老大”的五年里,除了大张旗鼓选择性“反腐”的“政绩”之外,在其他方面也是乏善可陈。奇怪的是,习先生未当一把手前,在中枢与贪腐“大老虎”共事有年,为什么那时不拍案而起与其斗争,而是任凭腐败泛滥?这怎么也不能说是对党和国家负责任的态度吧?现在习先生“修宪”的丑剧给出了答案:先“韬晦”装傻子混上大位,然后通过选择性的“反腐”消灭政敌,为自己称孤道寡扫清道路。

从这几年习先生的言论、政绩、学识、修养和处事方式看,他缺乏文明国家正常领导的资质,倒是具备“坏皇帝”的所有特征。让如此志大才疏而刚愎自用的“国家掌舵者”来强行推行他虚妄的“顶层设计”,实在是中国的悲哀。另外,习先生的心理状态也值得我们注意。少年习近平是享受特权的高干子弟,只是由于父辈失势才落魄民间。适逢文革时期,他作为“黑崽子”而倍受歧视和虐待,其情也惨。如果他因此而落下心理疾患,不能从个人遭遇中去反思专制体制对国家和民族的戕害,而是力争出头后用文革那些残酷手段去对待别人,报复社会,那将是所有国人的灾难。

习近平如愿以偿黄袍加身,除了他的血统和权术,更重要的是因为中共已经孱弱不堪。几十年的一党专制造成政治上的绝对腐败,逆淘汰机制导致这个党后继乏人,只好一代代衰败下去。有能力的正直人士横遭排斥,媚上欺下的无学之辈升官晋爵。各级领导多是李鸿忠式的谗佞之徒,却再无彭德怀那样“为民鼓与呼”的铮铮男儿。长久以往,必然出现“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局面,为才德平庸的权术者提供了机会。

多年前毛泽东讲过一段话, 好像就是为今天妄自尊大的习先生量身定做的警告:“不要总是认为自己行,别人什么都不好,好像世界上没有了自己,地球就不转了,党就没有了。死了张屠夫,就吃带毛猪?什么人死了也不怕,什么人死了就有很大的损失?”北京人也有句俗话:“离了你这鸡蛋就做不成槽子糕(蛋糕)了?”这和毛主席的话是一个意思。我就不信,九千万党员、十几亿人民,就出不了真正德才兼备、胜过习先生十倍百倍的治国安邦之士?难道离了“习皇帝”这个臭鸡蛋,中国就不能进步了?



















































浏览(2629) (53) 评论(2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0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