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CheckInStation的博客  
人生成长除了学习新东西外,还需要思考和交流。  
我的网络日志
侄子签证 2017-07-10 00:06:12

从早上开始就在想侄子签证会不会过的事情。我计算着,他9:15的面试时间,那么美西时间晚上七点八点应该就知道过还是没过。

侄子今年11岁,过来美国读小学。其实他自己不想过来,但是父母亲(我弟弟弟媳)硬是觉得美国教育好,而且更想让我来承担这个教育小孩子的责任,所以好几年前就开始念叨送儿子来美国读书的事情。我爸妈也是以下辈为重,支持我弟弟的看法。我怎么看呢?我并不觉得美国教育比中国好,只能说更轻松,但是我知道我和我老公做为父母比起我弟弟弟媳更尽责。我从小就被我妈洗脑,觉得自己做姐姐的,应该多照顾弟弟。然而我弟弟在十几岁的时候,受社会风气的影响,跟黑帮混到一起,耽误了学业。到了现在虽然因为娶得不错小日子过的还行,有房有车,其实是一事无成。他年纪轻轻就有了儿子,虽然迅速结束了他的混混沌沌的生活和促成了他的婚姻,但是他对待儿子的粗暴简单的教育方式我不敢苟同。可是我也不能责怪他太多,因为他从小就是那样被我妈打大的。要怪我只能怪我妈,我能怪我妈吗?所以我一直认为我和我老公能带给侄子更多正面的影响,前提当然是他自己愿意过来,愿意被我们管教。

但是我老公,典型的ABC,根本不能理解世界上还有父母亲不愿意和自己小孩子在一起,而把他送到万里之外。我跟他讲这在中国很正常,父母为了小孩上一个更好的学校,将自己小孩送到外地或者亲戚家。我记得初中的时候,我们家就陆陆续续的借住了三四个小孩,都不是近亲,只是我爸村子里同姓的而已。我老公更加不想承担这个重大的责任,不光是吃和住,还有接送,每天的家庭作业,学业进度以及课外兴趣爱好。如果他抵触我们的管教,那我们也是徒费功劳。我老公也担心有这样一个外人,会改变我们家的环境,也会影响两个女儿的成长。

我当然同意我老公的这些看法和担心,我也担心。但是我是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认定了的事情,一定要试过了,挫折了,失败了,才甘心的人。况且我爸妈也答应了,过来帮忙。所以还是要做。

去年夏天本来想邀请弟弟一家来美国玩,侄子在这边上一个暑假的英语学习班。结果不懂现在的签证趋势,不知道旅游签证比探亲签证更好过。他们被据了。连续签了两次都被据了。白花了几万块钱。

今年直接给侄子联系了一个私立学校,开了一个I20表,让他过来。9:15的签证,10:30的时候弟弟给我打电话,说还有一个SEVIS钱没有交,今天面试不了。他们必须先交SEVIS的两百美元,再重新预约面试。我听了都蒙了,我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SEVIS钱,真的是这样吗?给弟媳(她带侄子去北京面试的)打了电话,确认了。我立刻在网上搜索,果然如此。2014年国会通过的一个新规定,让所有到美国的国际学生交200美元来帮助SEVIS这个管理系统。我再去美国大使馆网站,看签证的网页,看学生签证的网页,看签证指南,看必须要的材料,没有一个地方提到SEVIS钱!!!我真是气的发狂,可是又无处发泄!这么官僚的系统!我又气自己,每次做准备工作都不够多,导致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哎,气的现在还睡不着觉,起来写博客。只能安慰自己“好事多磨”。



浏览(969) (0) 评论(3)
发表评论
节约能源个人指导 2017-07-03 17:02:41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关心全球变暖,气候变化这个话题。所以这次我们来谈谈个人怎么节约能源,以下是我的tips:(有些也许很私人,很好笑,不过为了体现我的决心,我是豁出去了。)

  1. Turn off lights/water sink when leaving the room(即时关灯关水龙头);

  2. Buy local and seasonal food and goods(买当地当时季节的物品和食品);

  3. Try reuse goods, let it be paper, clothes or anything(尽量重复利用各种物品,像纸和衣服);

  4. Embrace the sharing culture and used items, particularly used books, used kids clothes, toys, furniture and borrowing books from library(不介意和人分享物品,不介意旧货,像书,小孩衣服,玩具,家具以及从图书馆借书);

  5. If you have to buy a book, buy electronic version(如果你实在要买书,尽量买电子书);

  6. Try cotton diaper(用棉的尿布);

  7. Try carpool app: Uber Pool and commute carpool app: Scoop, Waze(和人一起坐车上下班);

  8. Compost left-over food, grow worms and use it as fertilizer(剩饭剩菜放到一个盒子里,养虫子,做肥料);

  9. Organize and retire clothes often, either donating or giving out to friends(经常收拾整理衣服,要么捐献或者给朋友).

  10. Grow chickens to get eggs and eat left-over food(养鸡生蛋,吃剩饭剩菜);

  11. Take shower only every other day(两天洗一次澡足够);

  12. Stop flushing toilet every time, especially when it is liquid(如果是在家,尿尿完无需每次冲水);

  13. Install solar panel(装太阳能板);

  14. Buy electric car(买电动车);

  15. Set house temperature low in general in the winter, 20C in the day and 16C at night(尽量冬天少用暖气,夏天少用空调).



浏览(325)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湘湘语录 2017-07-03 16:36:12

湘湘现在两岁十个月。我从她两个多月开始准备找工作,七个月开始全职工作,所以没有写过她。今天得了个空闲,连忙补一下。

比起姐姐来,湘湘说话比较晚。十一个月的时候湘湘叫“爸爸”和“姐姐”,而第一次叫妈妈是十三个月,有一次从农贸市场买菜回来的车上。

十四个月,我们一说“转转转”,她自己就开始转圈圈。我们说“跳舞”,她就会左右摆动开始跳舞。

一岁半的时候,她的词汇量急剧增加,可能因为有个姐姐的原因。她看见猴子会说“唧唧叫”,来模仿猴子的声音。她比较挑食,所以Brenda阿姨经常用葡萄干拌饭让她多吃点。结果她一看见葡萄干,就会很兴奋的举起食指说“one”, 意思是说“我要一个葡萄干”。她开始认识几个字母,像O和A。可是她经常搞不清楚A和4,看见4也会说“Apple”。她很独立,经常很急的说“自己,自己”来拒绝帮忙。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她都喜欢玩扣安全带的游戏。她爬上她的boost chair,然后开始系安全带。系上了后,就做手势说“还要”,让我过来将安全带解开。她喜欢练习穿鞋子,只要一注意到谁要出去,管她是爸爸妈妈还是姐姐,她一定也会跟着跑到门口,开始穿自己的鞋子。

一岁九个月的时候,她可以说整个句子。她开始关心大家的行踪。她经常问“妈妈在哪里”,“爸爸在哪里”和“姐姐在哪里”这些问题。最好玩的是,我们坐车出门,如果指着车外什么东西,她经常会因为反应比较慢而错过的时候,她就会先奶声奶气的问“在哪里?”然后很失望的说,“没看见。”

一岁十个月的时候,她开始问“为什么”。她会问“这是什么声音?”她也很关心妈妈的一言一行和妈妈的穿着打扮。“妈妈你为什么笑”,“妈妈,你穿的什么衣服”以及“妈妈,你这是什么裙子”。

一岁十一个月的时候,她说“都看不叫什么颜色了”,来形容黑暗。她经常说“我最喜欢妈妈了”来宣称她对我的爱。有天凌晨三点,我起夜也顺便给她们两个把尿。将睡意蒙蒙的湘湘放在小马桶上坐着,看着她的小脑袋懒懒的搭在我的胳膊上,我以为她睡的香呢。结果她突然说,“我最喜欢妈妈了”,把我吓了一跳。但是我的心里却是暖洋洋的。

两岁一个月的时候,她学会找各种借口,喜欢和我们辩论。好好的坐在餐桌上吃东西,她突然要下来,问她为什么。她说“我要下来因为我已经吃饱了”。如果有什么东西我让她不要碰,她就很镇定的说“我就是看看”。有一次,她走到坐在高凳上的爸爸旁边,说“爸爸,你下来,我要坐在这个凳子上“。

两岁三个月,我看见姐姐班上的墙壁上写着,姐姐长大了要成为公主。于是我回家问湘湘,她长大了要成为什么。湘湘眼睛也不眨的说,“姐姐”。

从两岁三个月开始,湘湘上学了,和姐姐一个学校,不同的班。她不喜欢上学,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停止每天早上哭泣。如果我问她今天在学校怎么样,她会说“今天我都快哭了。”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想妈妈”。这个理由由此变得根深蒂固。如今她一看见别的小朋友哭,她就会说,“那个小朋友哭是因为他想妈妈”。

两岁四个月,我从一个妈妈朋友那里学会教小孩子扔火球表达对别人的愤怒,无需诉诸武力。也就是说,如果妞妞湘湘生对方的气了,或者生爸爸妈妈的气了,她们可以大声的piuuuu(模拟火球爆炸的声音)我们。这样她们可以发泄她们的愤怒,却又不能用武力伤害别人。几个月后,妞妞有次在吃晚饭的时候说她们班上有个小男孩那天咬了别的小孩子。湘湘听了这个故事,很生气的说”我要去姐姐班上,piuuuu那个小男孩“。



浏览(336) (1) 评论(0)
发表评论
2016,你选谁? 2016-10-02 22:32:45

最近我的脸书帖子很热闹,只因为我贴了绿党Jill Stein的竞选纲要。令我失望的是,他(她)们没有讨论Jill的纲要议题,他们只是要告诉我“你在浪费你的选票”。

Focus on the Issue (注重议题):

这和Bernie Sanders的全民医保,免费公立大学和联邦最低工资$15一小时不是很像吗?而且她比Bernie更和平,减少50%的军费开支。


Waste my vote (浪费我的选票)?

我的朋友中有少数希拉里的支持者,他们不希望选票外流;更多的人讨厌希拉里,可是他们更害怕Trump,都一致认为当务之急是要把Trump击败。就连一个平常说话很温柔很少发表自己意见的白人女孩也这么说“I have so many memories of george w coming in to power, all the hurt that did our country, the economic meltdown, iraq. we need a multi-party system, but i don't think this is the way to do it, too risky. i would organize and advocate for a multi party system, but for the purposes of the election which is happening in this two party system, i will be voting for hillary.”(我有太多有关乔治布什当权后,给这个国家带来灾难的记忆:经济萧条,伊拉克等等。我们需要一个多党派的系统, 但是我不觉得这是正确的方法,太冒险了。我会组织和支持多党派的系统,但是就现在这个竞选,我会选希拉里。)

我理解他们的观点,但是我从来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只想做我认为是对的事情,不管这件事情会不会成功,会不会给我带来现实上的好处,包括政治。尽管Bernie Sanders最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赢,我伤心,我失落,但是我更骄傲我曾经那么热情的支持过他:从一月底到6月中旬长达五个月的primary,我不停的给Bernie捐款,输的时候士气低迷的时候我捐的更多;我这么一个有两个小孩的工作妈妈周末还是腾出时间给他摆桌子,打电话,甚至带着全家给他敲门拉选票。

投票给希拉里,我真的下不了这个手。她离我的”good enough“政治家差的太远了,她跟华尔街金融行业走的太近,她有太多的富人寡头捐款,说明她不会真的代表99%的利益;她敢拒绝私人监狱行业的捐款,却不敢拒绝石油化工行业的捐款,说明她不会花太多心思在绿色新能源行业上。而我最关心的议题就是”贫富差距和环境保护“。我老公说“政治家就是政治家,你不要太认真了。”我偏不,我知道这个国家很多职业都有自己的职业道德,像护士,医生,心理咨询师等等,为什么负责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我们却容忍他(她)们欺骗,腐败和无能呢?

当然以上只是我的个人偏见,我还是好奇别人,尤其是像我这样的进步左派,会选谁呢?

JIll Stein,绿党2016总统候选人

“。。。 All the reasons you were told you had to vote for the lesser evil—because you didn’t want the massive Wall Street bailouts, the offshoring of our jobs, the meltdown of the climate, the endless expanding wars, the attack on immigrants—all that, we’ve gotten by the droves, because we allowed ourselves to be silenced. You know, silence is not what democracy needs. Right now we have an election where even the supporters of Hillary Clinton, the majority don’t support Hillary, they just oppose Donald Trump. And the majority of Donald Trump supporters don’t support him, they just oppose Hillary. And the majority are clamoring for another independent or several independent candidates and an independent party, and feel that they are being terribly misserved and mistreated by the current politics. So to further silence our voices is exactly the wrong thing to do. 。。。So you can’t get where you want to go through the lesser evil. At the end of the day, you’ve got to stand up.”


Joshua Holland,曾是绿党成员,现为Working Family Party成员,

in https://www.thenation.com/article/your-vote-for-jill-stein-is-a-wasted-vote/

“Many Greens think that their vote isn’t wasted because it sends a powerful “message” to Washington. But why would anyone in power pay attention to the 0.36 percent of the popular vote that Jill Stein won in 2012, when 42 percent of eligible voters just stayed home? Political parties are merely vessels. The Green Party provides a forum to demonstrate ideological purity and contempt for “the system.” But the Democratic Party is a center of real power in this country. For all its flaws, and for all the work still to be done, it offers a viable means of advancing progressive goals. One can’t say the same of the perpetually dysfunctional and often self-marginalizing Greens.”


Kashama Sawant, 西雅图城市委员会委员,Socialist Alternative成员

https://www.thenation.com/article/dont-waste-your-vote-on-the-corporate-agenda-vote-for-jill-stein-and-the-greens/

“Many progressives will vote for Clinton in spite of their opposition to her politics, simply to prevent Trump from setting foot in the White House. I understand their desire to see him defeated, but even more important is beginning the process—too long delayed—of building an alternative to the pro-capitalist parties monopolizing US politics.

Stein’s campaign is an opportunity to rally support for what is widely wanted and needed: radical change. Even a few million people voting for her would be a powerful expression of the changing political landscape. It would be a down payment for a whole new kind of politics in the years ahead, and a new party based on social movements and ordinary people—a party of, by, and for the 99 percent.”

Noam Chomsky,麻省理工大学著名的语言学家,政治异见分子

"In the primaries, I would prefer Bernie Sanders," Chomsky says. "If Clinton is nominated and it comes to a choice between Clinton and Trump, in a swing state, a state where it’s going to matter which way you vote, I would vote against Trump, and by elementary arithmetic, that means you hold your nose and you vote Democrat. I don’t think there’s any other rational choice."

所以说我住在加州,投给Jill Stein也算是理性选择啰?我真是松了一口气。






浏览(513) (1) 评论(0)
发表评论
给Sanders竞选的那些日子 2016-08-07 21:37:33

从七月12日Sanders公开支持Clinton那天算起,到如今快一个月了。一直想写篇文章给自己这段给Sanders竞选的日子画个句号,今天算是找到机会了。

(一)

前两天跟老公的两个朋友吃晚饭,其中一个说,“我想不到你在政治上这么活跃”,他是指我在facebook上发表的有关Sanders的新闻和活动。我想了想,回顾了自己的人生,觉得也对也不对。虽然我从来都不是社群团队的活跃分子,虽然我从来都没有参与过任何政治活动,可是我的性格从来就是会给人打抱不平,我的政治立场从一树立就是站在弱势群体的那边。

环境保护一直是我关心的议题。在美国十几年,一直不理解和生气的就是为什么美国还有这么多人(包括著名政治家:Senate Environmental Committee参议院环境组织主席James Inhoffe和保守派媒体Fox)否认气候变化的存在。这些人和媒体,他们也许因为他们的政治党派,或者他们的经济收入来自于否认气候变化的存在,或者他们的国家地位来自于疯狂抢夺全世界的资源,他们就能藐视所有的科学依据,否认它的存在?!我可以理解沉默的大多数民众,我们因为觉得一个人势单力薄,因为不知道能做什么,因为是别人的责任,所以我们把头扭过去,假装气候变化不存在。但是我也绝对不原谅新闻媒体的避而不谈!即使是所谓“中立”的CNN也避而不谈全世界一些极端气候和气候变化的联系(比如说2015年二月的新闻分析发现,CNN石化企业有关的广告时间是23.5分钟,而提及气候变化的时间是5分钟,*)我不甘心这样一个“天下太平”的现实,宁愿做那个皇帝新衣里的那个小孩子,经常会在我的facebook上贴一些有关气候变化的新闻。你要问我回应怎样,我只能苦笑着说“不怎么样。”我的气候变化的帖子经常无人理会,好的时候能有两个like,远远不如我的baby照片受欢迎。

(二)

时间快转到2015年11月,我正处于个人情绪的低潮期,大约有一个月了。我自从好多年以前深度抑郁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低潮一下。此时我已经在Bernie Sanders上的邮件单上,每周会定期的收到他的信。他的竞选方案让我感觉面目一新,而且深深认同。这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即使人均收入($3800)也比欧盟人均收入(Euro 1500)高上许多,可是人民的幸福程度根本不如欧洲人民(注:本人曾在奥地利生活工作过一年半,对于他们的免费高等教育,全民保险和简单的税收系统有一定的经历和了解),为什么呢?我觉得关键是美国的医疗教育体制和人均收入的差距,而这个差距从1970年代开始就在变大,即使是2008那样的金融危机+所谓“进步”的民主党也没能扭转这个趋势。所以没有什么比这些方案更抓住我的心了?

  • Single Payer Health Insurance 全民保险

  • $15 per hour minimum wage 十五块一小时的最低工资

  • Free public college tuition 免费公立大学

当然我不会忘了查一下他的有关气候变化的政策,

  • Tax on carbon pollution, repealing fossil fuel subsidies and making massive investments in energy efficiency and clean, sustainable energy such as wind and solar power. 增加排碳税,去除对石化产业的补助,增加对高效可持续发展的能源的投资

(三)

我决定做点什么。一想到自己能在关心的问题上终于做点事情我就不再抑郁了。

但是做什么呢。

一个很直接的方式就是加入Bernie Sanders的网站https://berniesanders.com做志愿者,看看上面有什么活动。我立刻就注册了一个在Palo Alto星期六农贸市场的摆桌子(tabling)的活动。可是我不满足,首先palo alto离我家还是有点远;其次如果人家能在PA的农贸市场摆桌子,那我也可以在我的城市的农贸市场摆桌子呀。我们San Mateo的农贸市场在湾区比起来规模算是挺大的,摆起桌子来应该影响力不小吧?我想试试,可是不很清楚应该准备一些什么材料,怎样摆桌子。我给PA的摆桌子的人打电话问他怎么开始的。他告诉我他是附近一个小型草根组织Silicon Valley For Bernie (https://www.facebook.com/SiliconValleyForBernie/)的成员,摆桌子的材料(传单,小卡片,Bernie扣,Bernie车贴纸,Bernie院标)都由这个组织提供,得到的捐款也再回收到这个组织。我连忙加入了这个组织,电邮了他们负责人,希望得到一些材料。我同时也在nextdoor上发帖子,说我是新手,对竞选一点不懂,但是很有热情;我问有没有志同道合的人跟我一起给Bernie摆桌子。居然回应不少。有四五个人立刻加入了我;有一个妈妈推荐了还在上高中的儿子;有一个人回信说她的背伤了,不能够加入我,但是感激我做的事情,信的末尾还加了一个签名,“feel the bern!”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样表达对bernie支持的方式,很是新鲜。

SV4B的负责人Margaret当天晚上给我打电话,先闲聊了一下,然后问我为什么要给Bernie做志愿者。我讲了一下自己对贫富不均和环境保护的关心和热情,觉得bernie很能代表我。她又追着问为什么我对贫富不均这么热心,还模仿sterotype的共和党人的口吻说,“每个人有自己的命运,穷有穷命,富有富命,别人的命运关我屁事?”我深呼吸一口气说,”我知道,很多人都说,跟你的命运抗争,还说只要你勤奋,命运一定不会亏待你。可是这个命运的不公从人一出生就有了,而小宝宝能怎么跟命运抗争?如果你从一出生就饿一顿饱一顿,或者营养不良(尽是垃圾食物),缺少父母或者照顾者的细心呵护和管教,缺少教育至上的环境,甚至更糟糕,家庭环境充满了暴力和毒品,你怎么跟命运斗争?像这样传代的贫穷(generational poverty)只能由系统来解决,包括政府,社会和社区。“Margaret终于满意了,结束了长达40分钟的谈话。我想了想,怎么回事?我刚才通过她的考试了?

浏览(522) (3) 评论(7)
发表评论
总共有2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