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中国政治述评  
一个不带立场的政治观察员、学者对中国时事政治的即兴点评  
        http://blog.creaders.net/u/864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香港人,真有勇气当烈士吗? 2019-11-15 17:31:21

又到周末了。四中全会闭幕后,每个周末都有人揣测,这个周末中共会不会对香港动手啊?我都被问烦了,直接怼了句:中共要动手,不必等周末,不过,香港人有勇气当烈士吗?

香港从来就不是一座政治城市,因为英政府从来就没有给香港留政治活动的空间。我经常用香港举例来说明民主和自由的可分离性,以及民主、自由、法治间的相互关系,因为香港典型的就是一个自由和法治的社会,没有过民主,所以健康的社会,民主可以缺,自由和法治不可以。

你要给我说住在笼屋里的香港人忽然有了不民主毋宁死的英雄气慨,我只能说骗鬼。香港问题闹到今天这个地步,纯粹就是中共涉港部门利益化,怕香港不稳,一再惯着所谓民主派胡闹所致。我多次讲过,香港这个地方肯定是要反共的,不是人民要反共,是反共分子要反共。中共给人捏住了“一国两制”的睾丸,不敢大动作压制反共,利益集团(在中共内部都是寨主级别的人物)压住不准对香港有大动作,都是香港局面完全失控的重要原因。所以香港这一场乱,是中共自找的。

现在的所谓反对派,吃准了中共投鼠忌器,怕在香港动武导致经济寒冬,所以肆无忌惮,何况是用炮灰的性命当赌注,也敢下大注。这都是对中共的行事风格缺乏了解,或者说对中共无知。以目前中美关系的现状,已经是谷底,还能坏到哪里去?中国的经济,早就入了冬,还能糟到哪里去?还在中美贸易战刚揭幕的时候我就说过,这回中美闹掰,完全是重演60年前中苏闹掰的剧本,接下来肯定是三年困难时期。我的预言从来不会错。这个关口用经济来要挟中共不仅是打错了算盘,简直还是神助攻,中共刚好用上回把三面红旗的后果记到苏联逼债账上的故技,把这次经济的崩溃记到乱港分子导致国际封锁的账上。你用炮灰当赌注,他用15亿人当赌注,谁的注大?

有人喜欢用30年前的天安门事件来类比目前的香港局面。我说你傻不傻啊。天安门事件的参加者以大学生为主体,都是社会精英,是一群有信仰的人,香港这帮黑衣人算什么?天之骄子的北大学生,尚且被当作炮灰,一群住在笼屋里的难民后代,充什么大头蒜?要说这帮人是鼠辈,那真是一点儿也不夸张,别看他们对警察一副舍生忘死的雄样,到了驻军门口,激光笔刚刚才晃一下,马上就被高音喇叭“后果自负”吓得落荒而逃。翻译成街头的切口就是“你再照一下试试?”结果这帮在警察面前扔燃烧瓶的家伙也不敢“试试就试试”。熊样。

我说过,香港的活力来自于自由和法治,中共接管香港以来,虽然反建制的一派不断挑事,香港的自由其实并没受到显著压制,相反,法治倒是被示威者践踏了。四年前我就警告过反建制派不要赌太大,所谓“港独”根本就是一个笑话,拉点反共的基本盘,然后让中共来安抚你捞点好处得了。这么闹下去,最好的局面是香港变臭港,最坏的局面是习近平楞劲上来,十万武警过来一扫帚打扫得干干净净。习近平毛主席语录滚瓜烂熟,“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不需要我背给他听。别用什么血流成河来吓唬人,以香港人的尿性,个位数的代价就可以把局面控制下来。那时候,自由是肯定没有了,司法系统肯定连锅端。中共最让人恐怖的不是不民主,而是不讲道理,目无法律,香港人不要作死啊。



浏览(961) (7) 评论(9)
发表评论
让香港进入无政府状态是彻底解决香港问题的不二选择 2019-11-12 12:31:56

香港骚乱已经五个多月了,反对派用尽一切手段要逼中共开枪,因为中共一开枪,就会把中国经济彻底打入寒冬,共产党要维持统治就会面临严峻挑战,也许真的就垮掉了。不过这回中共学乖了,按照我三年前给他们定制的“降级对待、冷处理,让特区政府在法治的框架内解决问题”的策略,一直到现在都保持着高度克制。

我多次说过,中共的港澳台部门是个政治机关,蠢到极点,根本不具备解决具体问题的能力。香港的动荡,起于”二十三条“立法。一个正常的人想不通为什么愚蠢的涉港部门会干这种没事找事的蠢事。你要一国两制,又要整个反革命罪来吓唬人。当然你要立法也可以啊,反正中共随时可以把党的意志通过立法变成国家意志,但是人家一闹,你又说算了。这下好,本来政治冷感的香港,通过这一次实践,变成一座政治城市了。显然,香港的政治化,最先直接受到挑战的就是一国两制。

香港和其它地方都不一样。中共也许不在乎把台湾打成废墟,但是对香港还是有顾忌的。中共的权贵和香港有太深的利益关系,各大家族深耕香港,他们是真的不想香港乱,所以对香港问题的态度优柔寡断,完全没有不怕刺刀见红的勇猛。子虚乌有的港独能够在几年内成气候,和这种优柔寡断有直接关系。习近平只不过是新贵,香港水太深,处理不了香港问题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香港就成了一个燃烧着的煤球,谁都不敢去碰。用中共的套话讲,解决香港问题,只能寄希望于香港人民了。

怎样寄希望于香港人民?就是政府彻底退出对抗,任由反对派去闹腾。他要瘫痪交通公交就停开,他要砸店铺就让他去砸,反正香港人民都不愿意看到警察镇压示威。可以学美国,让香港变成深夜的纽瓦克,直到香港人民愿意把自己的儿子叫回家,愿意自己拿出武器赶跑砸他们家铺子、烧他们车子的示威者,直到他们对警察开枪拍手称快为止。



浏览(249) (0) 评论(1)
发表评论
香港将会向何处去? 2019-11-03 13:02:53

香港“反送中”以来,局面越来越难以控制,有朋友要我谈谈看法。我说我的看法在上一次“占中”运动就已经发表过了,没什么新看法。

香港“回归”以来,泛民和中央的对抗就没有停止过。“一国两制”跟中共宪法许诺给人民的各项权利一样,本来就是写给外国人看的,用来表示中国是一个文明的现代国家,没有实质的意义。和内地不同的是,内地人知道宪法上的权利不过是魔术师手里的鸽子,没人会认真,认真的人会自找霉头,而香港有一批人却偏要认真,尽管他们也知道“一国两制”是说着好好玩的。

香港会成为反共的前沿阵地,中共高层哪里会事先不能预见,只不过他们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管制能力。中共历来以其“治理能力”自豪,甚至推出了“中国经验”,其实大家知道奉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中共哪有什么治理能力,只有压制能力罢了。内地的事好办 ,中共在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所以国庆阅兵也可以当着全世界用党旗引领国旗,香港的时就要复杂点,毕竟国外势力在哪里明摆着。有国外势力撑腰,香港的反对派当然有恃无恐,对抗性越来越强。

香港问题的复杂性还在于,中共内部也有着各种势力参杂期间,而且每种势力背后都有切实的利益集团,涉港的部门可能是中共业务系统里面最多的。各种势力都在香港深耕,有千丝万缕的社会关系和利益关系。这些势力的掌门在党内都是寨主级别的人物,习近平也未必动得了他们,你看中央机构改革,军队、宣传系统都动了,而港澳台系统稳如磐石,叠床架屋的机构一动不动。

内外都有掣肘,香港问题成为中共头疼的问题就顺理成章了。但是中国的政法系统被习近平连锅端了之后,政法新军都是仰习近平鼻息不敢说半个不字的,习近平其实算是新贵,和香港没什么利益瓜葛,不满于香港的杂音,要出重手整治,所以就有了“送中”和“反送中”的冲突。

其实把香港的暴动完全归于“送中”,也是错的,实质就是反对派借题发挥,中共就是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反对派也是要滋事的,这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因为中共必须作“民主”的姿态,这就无法不让反对派要假戏真唱。而香港对于中共太重要,中共也投鼠忌器,不敢动作太大,这就使香港问题成为一道无解的方程,只能放在那里不处理,“相信后人比我们更聪明”,留给后人去解决。

不过反对派不给中共留时间,非得逼中共摊牌。反对派有炮灰,借别人的本钱下注,输打赢要,多大的注都敢下,当然这其实也是跟中共学,中共算是作法自毙。目前的情况和30年前的天安门事件刚好掉了头,89年是反对派没想到中共会开枪,现在是反对派逼中共开枪,历来不怕“刺刀见红”的中共被逼到墙角,也算是让人开了眼界。

回到正题,香港问题究竟咋办呢?目前中共还是执行的上次“占中”事件时我给他们定下的策略,以静制动,让香港变臭港。香港变了臭港,是反对派和香港人结仇;镇压,是中共和香港人结仇,何必。所以香港问题会这样拖下去,中共会和反对派打消耗战,直到耗尽反对派的气力和香港人的耐心。

香港的活力和繁荣来自于自由和法治,中共剥夺了香港的自由,反对派践踏了香港的法治,香港是不可逆地要走向衰败了,东方明珠要蒙尘,已经是宿命。可怜的香港人。



浏览(496) (9) 评论(2)
发表评论
再来闲说王沪宁:是师爷不是帝师 2018-08-16 14:24:47

中美关税大战以来,海外中文网站纷纷关心起王沪宁来,有人说他应该对中共误判特朗普负责,有人说他掌控的宣传系统要对挑动美国的神经负责,还有人兴冲冲地揣测王沪宁会作为贸易战的牺牲品,甚至煞有介事编出王沪宁已经失宠的“核爆”。我要说的是,这些人想多了,王沪宁和中美之间的关税大战无关,更不会因此被用来当做牺牲品。共产党历来伟光正,习主席英明睿智几百年未见的统帅,怎么会犯错——被妖言迷惑也是错,所以王沪宁铁定没事。北戴河王沪宁没去看望专家,是因为他不分管组织工作;近段时间没在媒体露面,是因为没有需要他露面的场合。不懂中共的政治规矩,瞎猜只会被打脸。不过很多所谓的“中共政治问题专家”并不在乎被打脸,他们其实跟中共的宣传部门是一路货,都是以煽动、抹黑对手为己任的。

我在上一篇关于王沪宁的文章中说过,认为王沪宁是习近平背后“扯袖子、咬耳朵”的高参,是高看了王沪宁,或者低看了习近平。王沪宁这个上山下乡的逃兵、一天基层工作经验都没有的秀才,在曾经“扛两百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的习近平眼里,就是一个废物。而且中共的干部政策,历来讲究的是“宰相必起于州郡,猛将必发于卒伍”,培养干部苗子的第一步,就是下放到县市“挂职”实习,习近平本人也是这么走过来的。王沪宁以复旦大学法学院院长的身份直入中直机关,从江泽民起就没有放他到地方“挂职”,说明其实江泽民也b;不把他当回事,没有要重用他的意思,只不过看重他会包装“理论”的本事,留他在身边当师爷罢了。后来的胡锦涛是个佛系领导人,反正萧规曹随,不嫌王沪宁是先帝旧臣,人事一概照旧,王沪宁也不在乎“贰臣”名分、不谋封疆伟业,继续干师爷行当。到了习近平,他身边有的是三老四少出主意,自己当年也是个写“之江新语”豆腐块文章的高产写手,并不把王沪宁当回事,但是这个人已经到了这个位置,还真不好安置,好在他看王沪宁的“不争”是优点,刘云山让他头疼,王沪宁不会,所以王沪宁顺势就上了位。王沪宁上位名正言顺,各系人马都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好说,习近平多了一个打酱油的人帮他卡位,算是意外收获,所以习近平和王沪宁,内在没什么共同语言,实质没什么利益关联,就是东家和师爷的关系。所谓“三代帝师”之说,明显溢美,也只当是个特征概括而已。

当然既然身处高位,王沪宁不可能一点影响力没有,作为“班子成员”,习近平还是要和他单独谈话,就国家大事听取他的意见。王沪宁会在哪些方面影响到习近平?不多,两个:一是称帝,二是要当世界领袖。

习近平刚上台的时候,或者说第一届任期的前半段,走的是亲民路线。“两会”闭幕,习近平谦逊地等到李克强一起离场,曾让很多媒体交口称赞,习近平破天荒地挽着老婆到农村看望老乡,排队吃包子,容许媒体出现他的卡通形象,这些都让人耳目一新,以为中共领导人也重视个人形象包装了。可是后来画风变了,习近平突然变得英明伟大,除了出国访问还牵着老婆之外,原先的亲民形象一扫而空。这是什么原因?那就是王沪宁进言了,他认为中国需要威权领袖,“集体总统”各怀鬼胎,耽误事。王沪宁在89风波以后被上海帮看上,就是因为当时中国社科院被一帮自由派占据,垮掉了,所以需要他这个没有沾染自由化、内心推崇威权主义的上海人来挑理论大梁。习近平其实是个没主意,容易听信谗言的人,身居高位当然从感情上很容易接受威权主义的理论。在王沪宁看来,“美国反对美国”是体制上的弊端,像中共这样高度组织化的政党,当然不能走“中共反对中共”的危险道路,所谓“一锤定音,定于一尊”,虽然从栗战书口里说出,但是王沪宁的潜移默化不可低估。于是,修宪延长任期,学俄罗斯、德国,领导人干上二三十年更有利于国家稳定发展的理论立马成型。王沪宁这个师爷,出这个主意当然正合上意,理所当然被采纳并付诸实施。

至于中国突然厉害起来,要和美的分庭抗礼,则是习近平身边国防大学、清华大学一帮智库的主意,王沪宁充其量起到的只是方案的修饰完善作用。王沪宁虽然并不了解美国,但他在别人眼里还是美国和国际政治问题专家。美国没什么了不起,国内一盘散沙,政党互相拆台干不成大事,是王沪宁坚定的认识。中国应当和美国瓜分世界,形成中国领导“一带一路”的地缘格局,王沪宁也起到了重要的参谋作用。至于讲述中国故事、推广中国模式,虽然是清华大学一帮“鹰派”的鼓噪,也深合王沪宁的胃口,他掌控的宣传系统除了被动实现领袖意图意外,也有主动推广的动机。后来中美关税战开打,中共昏招迭出,进退失据,很明显是习近平已经把专业人士排除在外,由他领衔的外事委员会根据“智库”出的主意在瞎整。王沪宁不是外贸专业人士,也不分管这一块,外事有习近平亲自做主,他才懒得多嘴。所以把中美关税大战的帐记到王沪宁身上是不对的,如果说王沪宁要对此负什么责任,就是他的地缘政治格局理念促成了习近平要当世界领袖的雄心,如此而已。



浏览(3500) (15) 评论(10)
发表评论
闲言碎语漫谈王沪宁 2018-07-13 11:21:23

中美贸易战打响,中共对局势大失水准的误判和拙劣应对让人大跌眼镜。中共自改革开放以来,薅全世界羊毛得心应手,从无败绩,这次被特朗普搞得狼狈不堪,史所未有。眼下事务部门放风,坚决不背锅,导致对中共智库的质疑声四起,而“三朝帝师”王沪宁立刻也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其实,把王沪宁视为习近平背后“扯袖子、咬耳朵”的军师,那是高看了王沪宁,或者说低看了习近平。王沪宁在党内作为政治局常委、委员,书记处书记,一杆子下来,掌管的是党内事务系统,相当于地方上的专职副书记,但管事显然没有地方上的副书记具体,大约和秘书长或者军队里面的参谋长相近,对党务以外的事务性工作基本上不能过问,最多也就是在政治局会议或者政治局常委会上发表点意见。按习近平和王沪宁的风格,我们都可以猜到,王沪宁在会上肯定是不顾不问,不会主动揽事,何况对外贸易本来也不是王沪宁的专业,更不是他的分管领域,所以中美贸易战局势的演变,应该和王沪宁没什么关系。

我和王沪宁只有过两次交道,一次是他还在复旦大学当系主任的时候,一次是他已经到了中央政研室当主任。我感觉王沪宁是那种典型的上海小知识分子的作派,表情冷漠,沉默寡言,握手无力,互动敷衍。这种冷淡不是学者那种沉稳,而是心机很重那种阴森。而且这个人内心很傲慢,因为一般来讲,像王沪宁这种纯文科出身、资历很浅、履历简单的官员,在和理工科出身、有丰富业务工作经历的人打交道的时候,多少会有一种尊重,但是在王沪宁身上看不到他有丝毫敬畏的表现。我想这种傲慢应该和他的人生履历、学历缺陷所带来的自卑有深刻的关系。王沪宁当年为逃避上山下乡,从上海跑回山东老家,连高中都放弃了,后来以学徒工的身份,通过家庭的运作成了工农兵学员。这个事虽然在官方履历上回避了,但就和在美国逃避服兵役又竞选总统一样,是政敌可以用来攻击其人生的一大污点。习近平以他知青生涯自豪,“梁家河大学问”都成了显学,他对王沪宁这个上山下乡运动的逃兵,内心一定是很不以为然,所以不可能视他为知己,而王沪宁还要推动“梁家河大学问”的深化,也是非常尴尬的任务。

王沪宁的专业是政治学,这是一门死学科。借用《围城》中赵辛楣的说法,在我们这些工程师出身的人看来,就相当于什么都没学。一个文革中的初中生,加上一个相当于没专业的外语专业、一个大而无当的政治学专业,其知识体系的完整程度可想而知。我不搞政治学,所以王沪宁的书,我只是翻了翻他送我的那本《美国反对美国》。这是他在美国做完访问学者,用课题经费出版的一部札记类图书,谈不上学术性。但由于是札记,反而更能体现他的思想组织和文字表达能力。从这本书我感觉王沪宁是一个看事情很表面、很刻板的人。“美国反对美国”这个他自己为得意的充满辩证法的书名,刚好表达了他对多元化的无知和无感,他不认为“美国反对美国”是美国活力的机制保证,反而认为这是一种混乱,所以必然会被败给中共这样的高度组织化的政党。当然这本走马观花的作品,对美国的认识即使在现象层面都有许多错误,更别说深入到文化、传统的层面了。书是会上发的,搬了几次家,现在也不知哪儿去了。

复旦大学是中共建国以后从一个野鸡大学成长为江南名校的暴发户,毛泽东培植的学术打手。当年,复旦大学是批判《海瑞罢官》文章写作组的骨干力量,直接点燃了“文革”的导火索;“文革”当中,北有“梁效”,南有“罗思鼎”,简直就是毛泽东的代言人。复旦大学和中共政治有此渊源,政治学系当然足以雄霸一方。王沪宁虽然学养不咋样,但是内裤改乳罩,位置很重要,处在复旦大学政治学系主任这个位置上,就决定了他在政治学界有出头露面的许多机会,这就是他学问不咋样人却有名的原因。

那么学样平平的王沪宁为什么会成为“三代帝师”?难道真是中共党内无人,或者是学者不屑于和中共合污?都不是。王沪宁有他的强项,就是“造词”。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谈过,中共的历代领导人都很重视提炼自己的政治遗产,以便后人“断代”。毛主席说,“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这在中共是不能动摇的,那么领导人之间的思想怎么区别呢?造词!用不同的关键词来区分不同领导人的治国理念,给领导人莫名其妙的治理思路披上马列主义的理论外衣。从我跟王沪宁的接触,发现这个人最大的特点是造词的能力很强,他可以把一些很寻常的的想法“升华”为理论体系,把同一只的鸡蛋贴上不同的标签出售。一般的学者受制于学术思维框架,不擅长做这样的事,所以难出新意,而这刚好是王沪宁的强项。遗憾的是,王沪宁由于自身缺乏理论深度,其全部能耐仅限于整理包装,所以中共自胡锦涛以来口号层出不穷而理论日渐苍白,王沪宁其实要负很大责任。

中共近百年来,以幕僚而进常委的,王沪宁是陈伯达、曾庆红之后的第三人(张春桥、姚文元是打手不算幕僚)。曾庆红本来有“红色基因”,是合伙人身份,王沪宁不能引为同类,比较相似的就只有陈伯达了,而陈伯达因为称“天才”站错了队,被毛泽东遗弃,“批陈批孔”成为“批林批孔”的先声,下场凄惨,但愿王沪宁不要步其后尘。

 

 



浏览(14454) (164) 评论(15)
发表评论
总共有4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