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毕汝谐的博客  
一个真正的右派分子!  
        http://blog.creaders.net/u/865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19-02-16 06:14:17


2019年2月16日按:

前几年,尚无N种风险,尚无黑天鹅灰犀牛等;习近平的新年献词,屡屡言及要让中国人民过上美好生活;我毫不怀疑这是他的真心话。

然而,习氏美好生活无非是物质上的甲乙丙丁,绝不包括思想、言论自由,更不必说其他政治权利了。

习氏美好生活的最高标本就是大熊猫——有一只算一只,无论长幼雄雌,均享受国宝待遇;而13亿中国人能够享受国宝待遇的,仅钱钟书、袁隆平等寥寥数人耳!  

我想当至微至低的人而不想当享受国宝待遇的大熊猫。

三十四年去矣,我依然鼓呼:自由,你好!

   2007年按:当年,为了追求创作自由,我放弃了相对优渥的生活条件及数以百计的情人(年纪大了,越发认识到这是极其宝贵的人生财富!),远托异国.

   1985年2月16日,上海虹桥机场.我注视着行李箱(内有许多犯禁的手稿,后来全数在海外发表了)顺利通过检查,不禁冷冷一笑:几十年来,当局在文艺界错抓了多少右派分子!今天,却放跑了一个真正的右派分子!
   本文是我出国后发表的第一篇文章(笔名李浮)----1985年4月2日发表于台湾中央日报副刊;之后,我用笔名臧鸣仁(藏名人之谐音也)在中央日报副刊发表“关于大陆”系列短篇小说,轰动一时;随即结集成书,于台湾出版.
   其时,中央日报负责人怂恿我去台湾当反共义士,以便与胡娜访台形成呼应;我婉言谢绝:“我既然离开中国,就不打算回去了,哪怕是去台湾!”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走出纽约肯尼迪机场,我忍不住道出一句:“自由,你好!”
   对于有幸脱离中国大陆的我,[自由]实在是久违的字眼.
   当初,我也曾有过自由的时光---在襁褓之中,自由地挥臂蹬腿;在母亲怀内,自由地吸吮乳汁……然而,当我稍谙人事之后,便失去了自由.
   千种百种宣传机器向我灌输:共产主义是天堂,是仙境……
   软的硬的许多手段迫我膜拜:毛泽东是圣人,是真神……
   当文化大革命兴起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当文化大革命失败以后,他们告诉我:“你们要以邓小平著作为武器,彻底否定文革!”
   当我想哭泣的时候,我必须嬉笑;
   当我想欢笑的时候,我必须锁眉;
   当我想放谈的时候,我必须沉默;
   而当我想缄口的时候,却又奉命加入嘈杂的合唱:“四个坚持……”
   所幸,这一切都一去不返!仰望星条旗,脚踩美利坚大地,我无畏地大呼:“自由,你好!”






















浏览(13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 2019-02-15 07:43:45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最近,周永康儿媳为其正在服刑的丈夫鸣冤,引人关注。

笔者由此想到:此刻身居秦城的周前常委永康君,如果当初利用出国访问之机叛逃,又当如何?

前有车,后有辙;抗战时期,张国焘利用祭黄帝陵之机,一头钻进蒋鼎文的汽车,叛逃了!  

在这里,笔者无意进行伦理道德层次的探讨,而是做一次马基雅维利式的沙盘推演。

2012年,周永康以戴罪之身出访新加波、阿富汗、土库曼斯坦;其时,康熙政变之说甚嚣尘上,而达摩克利斯剑高悬头顶的周永康全程

无所作为,白白开了一回洋荤,实在是一等一的老实疙瘩。

假如周永康叛逃,奥巴马希拉里固然软弱短视,却断无闭门不纳之理;九一三事件,林彪副统帅是从一个共产国家叛逃至另一个共产国家(未遂);而周永康是以常委之尊,从共产国家叛逃至自由世界(既遂),堪称史无前例!


假如周永康叛逃,等于平白送给习近平一个无价的政治大礼;习近平进行选择性反腐,真实意图在于打击政治异己分子,名不正言不顺;而周永康叛逃事件使习近平得以甩开名不副实的反腐遮羞布,简省清点赃款等等繁琐手续,大刀阔斧地进行一步到位的政治清洗。

试想,上台伊始的习近平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发动“清算周永康(在逃)、薄熙来(在押)叛国集团”的肃反运动,广设罗网,肆意株连,万马齐喑、定于一尊的政治新局于焉开创!

就技术层面而言,周永康年轻时当过地质尖兵,有这样的身体底子,脚底抹油并非难事;退一万步说,即便周永康的随行警卫人员察觉其有异动,也不可能擅自干掉叛党叛国的周永康;这不符合中共的高级首长保卫条例,警卫人员不能干涉首长的行动;遍观中共党史,有警卫人员图财打死首长的恶例(如皖南事件的项英),却未闻有警卫人员打死变节首长的前例也。

  

性格决定命运;出身寒微的理工男周永康,毕竟不谙党内高层斗争之凶险;幻想邓江胡立下的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可以保护自己平安着陆。

殊不知,在红二代心目中,这些父辈对中共建政无尺寸之功的工农子弟,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外秧子,弃之如履也。

世人只知文革期间有所谓红五类(工人、贫下中农、革命干部、革命军人、革命烈士)子弟,却不知文革期间还有所谓红三类(革命干部、革命军人、革命烈士)子弟也。

假如周永康叛逃,习近平必定礼送其子媳等出国,如同昔日毛泽东礼送张国焘妻儿离开边区。如此,则周氏父子免遭牢狱之灾,全身而退,颐养天年。

甚至,只要周永康秘密承诺不像王明那样搞中共非常委员会、不像王明那样化名马马维奇写作反动文章(这两项皆非周永康所长,乐得束手无为),则周永康留在大陆的重器、美人等等也可以悉数归队;总之,主动权握在周永康手里。

当断不断,周永康痛失叛逃良机,致周氏父子双获重刑(周永康无期、其子18年);活该周君永康在秦城数馒头数到死了。  

 









浏览(419) (3) 评论(0)
发表评论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 作家 纽约 2019-02-14 06:53:46


2019年2月按:

1997年2月,笔者应媒体友人之邀,就邓小平之死发表了独一无二的见解。

毕汝谐用以想事的方法与任何人都不一样,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邓小平逝世,海内外同声哀悼。友人自远方来电:“你是一个很独特的人,能否对此发表一点与众不同的意见?”
   我答说:“能。”
   邓公逝世之前半个月,秦基伟上将病故。遥想十三年前,共和国为三十五周年大庆举行阅兵仪式。邓公为军委主席,秦上将为阅兵总指挥,两人同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人物;对答如仪,声若宏钟,一前一后,检阅雄师;长安街上,彩旗如云,大道两旁,精兵如雨……可谓威风八面!
   十三年弹指一挥间,两人一前一后,走在黄泉路上。

   人生人死,如出一辙。
   黄泉路,那是怎样的一条路?较之长安街——神州第一街!——如何?是否平坦?是否宽阔?是否静穆?是否漫长?
   可有林彪父子的小舰队设伏?
   可有江青一伙的工人民兵出没?
   不怕的,不怕的。秦上将军一马当先,邓公不惧!
   小平,走好!
    
    一九九七年二月于纽约

















浏览(59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02-12 10:29:04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最近,几个欧洲小国拿中国间谍说事,波兰、比利时、立陶宛大嗡大轰,唯恐天下不知!

对此,北京鼠目寸光,就事论事,反唇相讥。

笔者无从判断中国间谍说之真伪;然笔者确凿断定:这是国际社会世态炎凉的风向标;这是波兰、比利时、立陶宛旗帜鲜明的政治表态——站在美国一边而非站在中国一边。

国际社会和世俗社会一样,老大的权势具有延伸性;1949年后北京一面倒亲苏,故与苏联的一众卫星国友善;却因此与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隔绝,仅与英国、荷兰保持代办级外交关系。

毛泽东与苏联翻脸后,即与苏联的一众卫星国决裂;同时与美帝苏修为敌的北京在国际社会空前孤立,北京外交部内部有言: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只剩下西哈努克殿下!

其时,北京与台北的体量不可同日而语,然由于台北是美国之友而北京是美国之敌,北京只有数十邦交国,台北却有一百多邦交国;尼克松访华后,北京与美国化敌为友,北京的体量优势立竿见影得以彰显,国际社会立时出现雪崩般承认北京弃绝台北的不可逆转的势头;而后,邓小平访美及惩越战争使北京成为史上第一个亲美的共产国家,从而获得国际社会爱屋及乌的普遍青睐。

再后,北京鼓吹中美国、夫妻论,使得北京像月亮一样反射美国之光,久而久之,北京便误以为这是自身之光了!

40年来,美国就像一个原本稳坐钓鱼船的渔翁,反复抛撒香饵,以求北京入彀,却不料北京吞食香饵自肥,迅速由鱼苗变为鲨鱼乃至鲸鱼,且赤裸裸地表露不乏倾舟之志;渔翁没奈何只得以投枪取代香饵,而北京竟然不堪一击!

国际社会和世俗社会一样,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从笑脸相迎到横眉冷对,变脸只在一瞬间! 

假以时日,将会有更多国家像波兰、比利时、立陶宛这样选边站队;毕竟,世上大多数中小国家都是墙头草,随美国之风而起舞;又臭又硬的反美茅房砖屈指可数。




浏览(1798) (26) 评论(1)
发表评论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2019-02-10 07:07:53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近来,网上屡见老知青关于五十年前上山下乡的回忆文章,打肿脸充胖子者居多。

 五十年前,兴起上山下乡动员高潮,跟旧社会抓壮丁差不多;旧社会抓壮丁只抓男人,而上山下乡则是男女一起抓,借用一句北京土话来说:盖不吝!

我是独生子,父母不忍送我吃苦,就老着面皮将我藏在报房胡同35号大使楼一位故交家里。

当时,全北京只有两个地方不查户口,一是中南海,一是大使楼。

我住的人家在一号门,乔冠华家住在二号门;出来进去,一天看见乔冠华好几次;当时,乔冠华正主持中苏边界谈判,每天早上,都看见他坐在

大门口的椅子上,一边看文件,一边等车来接他。 

那时候,乔冠华的原配龚澎还活着,时至今日,我依然清楚地记得龚澎死的那天的情景:龚澎是得脑瘤死的,终年52岁;龚澎是白天死的,当天晚上,

乔冠华在白石桥体育馆主持一个欢迎外国篮球队的仪式;我去了白石桥体育馆,顾不上看球,光看乔冠华了;这时,新华社尚未播发龚澎的死讯,

但是大使楼里的人都知道了;乔冠华仍然保持他那招牌式的笑容,谈笑风生,若无其事;我不禁暗忖:哦,外交家就像演员一样,一旦走上舞台,

根本没有权利暴露内心的真实感情。

几个月后,上山下乡动员高潮过去了,我悄然回到家里;没人搭理我了,借用 一句北京土话来说: 不扽我这根弦!

上山下乡真的很可怕——男孩失去了健康,女孩失去了贞操,罪莫大焉! 




浏览(574) (5)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5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