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毕汝谐的博客  
一个真正的右派分子!  
        http://blog.creaders.net/u/865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2019-06-16 22:41:07




骇世惊俗、举世无双的毕汝谐式的长篇按语 : 


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六百诗(6X100),终于结束了。

昔有百日维新,今有百日赋诗。

小时候,我读唐诗三百首、学唱外国民歌二百首,觉得 三百首、二百首真是好多好多呀 ;没成想,老了老了,

一出手就是六百首,比三百首加二百首还多呢。 

百日以来,我已经习惯每天食三餐赋六诗这样一种非常特殊的生活方式;今后光吃饭不写诗,一下子还不适应呢。  

在先,嘎出言不逊,肆行叫骂,我很生气,决定还以颜色;一开始,我心急火燎地对 嘎进行人身攻击,骂嘎是犬是鳖是蟾蜍是蜈蚣是蝎子是壁虎,嘲笑嘎的东北籍贯(甚至给嘎太太取名嘎翠花);这当然是很浅薄的,就像小时候,如果我恨谁,就用粉笔在墙上写条口号“某某某是大王八”一样。

最初的激愤过后,我渐而陷入严肃的哲思:嘎到底是谁?我和嘎究竟是什么关系?

结论:嘎庸才是毕天才在人世间的命中注定的伴生物;嘎庸才(兼恶贼贵人二者于一身!)偶然地、必然地、适时而又适地地出现了!

借用贺敬之“雷锋之歌”咏及雷锋出现的诗句——

像朝阳升起

一样的合理,

像婴儿落地

一样的合情!

步克母亲问:这个嘎是谁?你这么恨他!

我笑道:我之所以煽动对嘎的刻骨仇恨,是为了激活想象力、联想力以及随机应变的急智,此乃借贼搬家之妙计也。

毕天才永远无法确知 嘎庸才的庐山真面目,反之亦然。 

我认为毕汝谐是小而又小的天才,赋诗六百首(6X100!了得!)是天才的正常发挥(诗思奔涌,毕汝谐俨若趵突泉!);而嘎认为毕汝谐是精神病人是蠢货是老不死,其狗屁诗一文不值。

我在诗中自称太岁,而嘎认为我是太碎;我不禁失笑:竖子有眼不识泰山!毕汝谐乃当世之锦马超也!

面对玉麒麟,嘎庸才直犯嘀咕:这头牛咋跟俺东北那疙瘩的群牛不一样呢?

判天才为精神病人与判精神病人为天才,二者皆庸才也。

嘎我各执一词,留待后人评判。

嗟乎,灭嘎与无法灭嘎,只不过是悲剧人生的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并无本质的区别;而毕汝谐只能无望而又无奈地选择其一。

这就是生命的永恒困境。  

故而,数百幅残酷吊诡、波澜起伏的政治、军事斗争的工笔画卷,于嘎我之间次第展开,取代了孩子气的轻狂谩骂。 

反嘎是一场西西弗斯之战。

然而,我还是要知其不可而为之,对嘎一矢一剑,一计一策,认真不苟,皆有收获;尽人事,听天命。

没有黑,就无所谓没有白;没有嘎庸才,就无所谓毕天才。

反嘎自人身攻击始,进而将嘎提升为战术对手乃至战略对手;最后,嘎于我甚至等同于整个客观世界。

辩证法是颠扑不灭的。

如此,我一边听柴可夫斯基悲怆交响曲一边写反嘎诗篇,以期保持对于不可知命运的苍凉、悲苦的敬畏之心。

毕汝谐无论翻多少跟头,也逃不出命运之网!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五十八 


千年成败俱尘土,

杀嘎嘎杀无胜负,

悲剧人生早注定,

不可妄称大丈夫。


注:千年成败俱尘土引自文天祥 金陵驿二首  


毕汝谐身上的某些潜质,非逢遇特定贵人不可能焕发出来。 

年轻时,我有这样一件浪漫、香艳的趣事(诚然,毕汝谐的趣事往往是举世无双、独一无二的):

一次,我对某情人道:我得天独厚,潘驴邓小闲齐备,性技巧炉火纯青(去医院看病要挂号,和毕汝谐上床也要挂号);熟能生巧,我能够一心二用,一边做爱一边思考严肃的问题,并行不悖。

她说我是吹牛皮;两人话赶话说僵了(这回我和嘎也是话赶话说僵了),她找来一些二元一次方程题,当场测试;于是,我一边做爱一边

解题,硬是好事双成!

事后,我笑道:谢谢你对我的激励,没有你,我永远不可能知道自己竟然是性爱阿贝尔(阿贝尔是挪威数学天才,不仅才华惊世,而且美风仪,系我年轻时的偶像;另一位法国数学天才迦罗华也很了不起,但是长相不行,我不喜欢)!

妙哉嘎贵人,以东北人特有的勤劳勇敢的憨劲(用东北话说就是傻狍子),成全了我的原本不敢奢望的诗人梦!乌拉!

没有嘎贵人,我永远不可能知道自己竟然是6X100的马拉松诗人! 

中国诗歌三千年,不乏高产诗人如乾隆、陆游等,动辄赋诗数百首,然题材杂芜 ,不能统一;而 毕汝谐的六百首诗指向一致,绝无二者!

数奇葩诗缘,嘎我为三千年来绝无仅有之一例,堪称史无前例!

嘎我就这样共同创造了历史。这也是一项吉尼斯纪录。

我竭诚欢迎一切非谩骂的批评;开明网友认为我的诗是顺口溜,为此,我在每首诗开篇都引用一句古圣先贤的诗词,增添书卷气,显摆俺(我很斯文,从不用俺字;这回与嘎厮混,不幸被他传染了)肚子里有点文化水儿,博览群书;并借以堵塞开明网友之口。


六百首诗杀气腾腾、刀光剑影,则另有其因:

我有一个朋友是夜总会老板;1997年,他用西瓜长刀刺死一名打架肇事的福建帮派青年(26岁),大陪审团裁定系正当防卫,免予起诉。

我对他道:我真羡慕你呀,杀了人过了瘾,还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咱们都是站着撒尿的男人,我也想在不承担法律责任的前提下

杀个人过过瘾!

他说:第一刀我用尽全力刺穿他的腹部,一团血雾扑面而来,弄得我差点睁不开眼睛!

我亢奋地欢呼起来:  太棒了!大丈夫当如是也!

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 ,虽不能至, 然心向往之! 

毛泽东轻视不能带兵的高干,毕汝谐轻视不能动武的男人。

事实上,天才与野蛮往往密不可分。

据木心大师考证,华格纳曾经举棋不定:当强盗还是当作曲家?

青年毛泽东曰: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我们不可因人废言。

毛泽东是巨无霸型的不世天才,而 毕汝谐是微若芥豆的迷你天才;他们并非人才,更不是芸芸众生;而且,他们都酷爱美食与美色;毛泽东拥国鼎,毕汝谐具才貌,于情场各施所长,体现了所向披靡的王者风范。

顺便提一下,在一个家庭内,人才往往对天才怀有刻骨的妒恨。

我的两个同父同母的姐姐(高级知识分子、博士),一心置我于死地而后快。

无独有偶,我的老哥们韩念文(围棋手,常年陪万里等元老对弈)是大军阀韩复榘之嫡孙,其同父同母的胞兄韩念国系数学天才(当年,

中国数学界轰动一时:大老粗韩复榘之孙竟然是天才!),两人势同水火。

 而且,人才对天才的迫害,往往较群氓对天才的迫害更残酷!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赋诗六百首,使我得以成百次地完成在生活中无法完成的杀人心愿(毛泽东是杀人魔王,无数冤魂令其笔锋独具不可企及的雄霸之气;普通作家谁有毛泽东左手杀人右手赋诗这样的写作底蕴?天差地别!);作品是作家焦虑情绪的最佳载体。

真正的诗人柳亚子吟哦骇世惊俗、举世无双的诗句:大儿斯大林,小儿毛泽东。

毕汝谐较柳亚子,小巫见大巫。

  

此事已矣,来者可期。

下一位嘎贵人,您在何处?

今生今世,我还等得到您吗?

世上有探雷器,缘何没有探嘎器?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  


从此江山是故人 ,

噶贼已死绝红尘,

盖棺情形冷眼看,

罪恶昭著太岁惩。

 

注:从此江山是故人引自张耒 发安化回望黄州山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六 


并刀昨夜匣中鸣,

似为噶贼道不平,

矫枉过正寻常事,

或许个中有冤情?


注:并刀昨夜匣中鸣引自陈子龙渡易水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九十七 


岭云含雨只空还,

擒嘎为国除大患,

不能叙功反论罪,

我是当今袁崇焕。


注:岭云含雨只空还引自韩琦北塘避暑


毕汝谐 回击嘎拉之五百九十八 


千年成败俱尘土 ,

擒嘎竟是空辛苦,

兵凶战危我无惧,

 庙堂罹罪心欲哭。


千年成败俱尘土引自文天祥金陵驿二首


毕汝谐 回击嘎拉之五百九十九 


酒阑何物醒魂梦,

噶贼首级怒目睁,

死于我手他不服,

万般皆是天注定。


注:酒阑何物醒魂梦引自韩琦北塘避暑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六百(终)  


更换新名嘎拉杆,
太岁赖尔入云端,
三千年来创记录,
他日请君享羹餐。


附:


编外诗致嘎网友求和 


系船最好夕阳时,

避开冷月与烈日,

求和噶君亦同理,

闲话家常太岁至。


注:系船最好夕阳时引自陆游晚泊松滋渡口二首  



























































浏览(442) (25) 评论(10)
发表评论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 2019-06-16 13:12:24



按:2019年3月19日,嘎哭着喊着央我给他写六百首诗,我根本不好意思拒绝!

嘎也罢,哈也罢,今后千万不敢乱讲话!

预告:六百首诗结束时,将有骇世惊俗、举世无双的毕汝谐式的长篇按语(洋洋数千字),敬请关注。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八十九  


未满百年均是客,

噶贼已死我尚活,

他自安享无忧梦,

太岁领教妒恨火。


注:未满百年均是客引自陆游晚泊松滋渡口二首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九十 

 

断烟残月共苍苍,

噶贼灵位已安放,

太岁漏夜潜至此,

焚香酹酒话家常。


注:断烟残月共苍苍引自赵嘏宿楚国寺有怀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九十 一 


勉从虎穴暂栖身,

当今天子是昏君,

太岁噶贼一勺烩,

同为仕途沦落人。


注:勉从虎穴暂栖身引自罗贯中三国演义诗词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九十 二 


怜君何事到天涯,

万里追捕国贼嘎,

相距永远差一步,

可闻可见不可抓。


注:怜君何事到天涯引自刘长卿长沙过贾谊宅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九十 三 


梦回寒月照人孤,  

噶贼确知已病故,

太岁怅然失知音,

谁能与我论兵书?


注:梦回寒月照人孤引自文天祥金陵驿二首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九十 四 

   

莫避北风京洛尘,

可叹噶贼不识人,

太岁造次世俗圈,

天才疑似精神病。


注:莫避北风京洛尘引自张耒发安化回望黄州山


2019年6月19日











































浏览(353) (15) 评论(1)
发表评论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 2019-06-15 16:51:23





按:2019年3月19日,嘎哭着喊着央我给他写六百首诗,我根本不好意思拒绝!

嘎也罢,哈也罢,今后千万不敢乱讲话!

预告:六百首诗结束时,将有骇世惊俗、举世无双的毕汝谐式的长篇按语(洋洋数千字),敬请关注。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八十三  


天涯住稳归心懒,

剿噶战事已平淡,

势均力敌无胜败,

相互诋毁重宣传。  



注:天涯住稳归心懒引自引自陆游南定楼遇急雨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八十四 


白发将军亦壮哉,

成功成仁雄心在,

征剿噶贼偶失手,

日式剖腹竟自裁。


注:白发将军亦壮哉引自陆游 闻武均州报已复西京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八十五 


风动衰荷寂寞香,

太岁凝视嘎遗像,

人间若有两条路,

何必决死分短长?


注:风动衰荷寂寞香引自赵嘏宿楚国寺有怀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八十六 


马上欲去还回头,

我儿牵缰不松手,

征嘎危急面佯笑,

汩汩热泪心里流。


注:马上欲去还回头引自赵嘏过喷玉泉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八十七 


花落猿啼又一年,

太岁噶贼暗勾连,

隔三差五冷枪炮,

虚应战事各保全。


注:花落猿啼又一年引自赵嘏 忆山阳二首其一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八十八 


我自匆忙天未许,

剿嘎终奏凯旋曲,

郁郁寡欢无笑颜,

满朝文武都是敌。


注:我自匆忙天未许引自刘过念奴娇留别辛稼轩


2019年6月18日






































浏览(732) (21) 评论(3)
发表评论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 2019-06-14 15:36:56


按:2019年3月19日,嘎哭着喊着央我给他写六百首诗,我根本不好意思拒绝!

嘎也罢,哈也罢,今后千万不敢乱讲话!

预告:六百首诗结束时,将有骇世惊俗、举世无双的毕汝谐式的长篇按语(洋洋数千字),敬请关注。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七十七  


每向梦中还说梦,

举世无双擒嘎功,

醒来方知全乌有,

枕单被薄三更冷。


注:每向梦中还说梦引自贺铸木兰花清琴再鼓求凰弄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七十八 


飞云当面舞龙蛇,

擒得噶贼杀无赦,

一旦移送中纪委,

岐山作业阴谋多。


注:飞云当面舞龙蛇引自秦观好事近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七十九 


漠漠轻寒上小楼,

脚步迟疑迈又收,

此是噶贼软禁处,

见与不见两犯愁。


注:漠漠轻寒上小楼引自秦观浣溪沙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八十 


涧水东流复向西,

噶贼今日竟逆袭,

官复原职气焰重,

太岁避之为大吉。


注:涧水东流复向西引自李华春行即兴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八十 一 


今日龙钟人共老,

太岁噶贼不年少,

你争我斗早歇手,

九十莫把百步笑。

 

注:今日龙钟人共老引自刘长卿江州重别薛六柳八二员外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八十 二  


公子为赢停驷马,

请君出山刺狂嘎,

金瓜击顶致其死,

一夫猝亡安天下。


注:公子为赢停驷马引自王维夷门歌  


2019年6月17日








































浏览(826) (23) 评论(3)
发表评论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2019-06-14 03:52:38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1975年那个不平凡的夏天,我从牛棚回到家里;爸爸终日与我形影不离,我很诧异。
爸爸说:“当初,翦伯赞夫妇已经解放了,发了毛主席像章,却又突然双双自尽了!这是个教训。”
当时,我嫌爸爸多事;而今,却感到一阵阵撕心裂腑之痛——

父爱深如许!








浏览(913) (3)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28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