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毕汝谐的博客  
一个真正的右派分子!  
        http://blog.creaders.net/u/865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父与子(中英解决香港问题期间的一桩花事) 毕汝谐 2019-09-03 11:24:34


父与子(中英解决香港问题期间的一桩花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19年按:

近日,国际社会呼吁北京尊重中英联合声明。

当年,中英解决香港问题期间,报房胡同35号大使楼发生了一桩花事;出国后,我据此素材创作电视文学剧本“父与子”,连载于美国中国之春杂志1988年7月号至9月号(笔名心宇)。

基于作家特有的敏感,在剧本里,,我通过描写这桩争风吃醋的花事,表达一种政治上的深切忧虑:由擅长权机、并无诚信的中方谈判者参与谋定的中英联合声明,很可能沦为一纸空文。当时,我的一位王姓女朋友讥笑我是杞人忧天。

岁月流逝;而今,香港风暴证明毕汝谐的这一不详预感具有前瞻性!

毕汝谐用以想事的方法与任何人都不一样。

电视文学剧本“父与子”系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又一个铁证。

2007年按:

香港回归十周年,我特找出发表于1988年7月"中国之春"杂志的旧作"父与子(电视文学剧本)"(笔名心宇);这个剧本是根据英国女王伊利莎白访华期间,发生在北京大使楼里的一个真实事件创作的.所谓子,便是我的一个酒肉朋友. 兹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网众参考(全文较长,分几次推出).
   插一句题外话:外交部长李肇星夫人秦晓梅,当年是大使楼里公认的第一丑女;然而,她却嫁得最好!
    父与子 (电视文学剧本、上) 心宇(毕汝谐)
   北京城鸟瞰.
    镜头有些轻狂地摇下―――
 
   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
    片名: 父与子
   镜头离开天安门广场,随着以下画面叠现演职员表……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王府井大街……
   北京市百货大楼……
   首都剧场……
   接着是邻近的报房胡同……一幢米色大楼报房胡同三五号的门牌……定格.
    演职员表到此而止.
    画外音(一个青年男子沉郁地):您知道北京市报房胡同三十五号吗?文革之前,这里是中国外交界精英荟萃之地.俗称“大使楼”。
   “在这幢宿舍里――
    “级别最高者是曾任驻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大使的许建国(行政四级)……
   “级别最低者是门房工潘大爷(级别不详)……
   “最享盛名者是大外交家乔冠华……
   “最不幸者是我的父亲……
    “因为他有一个逆子――我.”
   一、
   大使楼某层阳台.
    父与子---
   父头发花白,仪表堂堂.他正在修剪月季花卉……
   子与父相貌酷似,年轻潇洒而又带着公子哥儿的散漫.他坐在软椅上,漫不经心地翻着一本英文书……
   父:“……明天,E国女王将来华进行正式国事访问……”
   子:“知道,人民日报发表消息了.”
   父(语气里稍稍带出一点骄矜):“中央决定,我也参加正式谈判……”
   子(略感惊讶):“你?你是离休干部……”
   父挺直腰杆:“女王来华解决H港问题……我是首任驻E国大使;解放前,在H港搞过多年地下工作.因此,中央……”
   子玩世不恭地:“好爸爸,祝贺你――东山再起啦……”
   父无可奈何地一笑,重又执起剪刀……
   二、
   一组新闻照片――
    E国女王走出机舱.
    中国国家元首、国务院总理、外交部长趋前迎接女王陛下……
   中外记者纷纷拍照……
   冠盖云集,父也在其中――以其优雅的外交家的风度格外引人注目……
   三、
   黄昏.王府井街头.
    子颠着足跟走过来.他神态闲散,目无定睛……不过,如果注意一下,就会发现他的目光始终盯在那些年轻漂亮的姑娘身上.
    子随着人流进入百货大楼……走近妇女美容化妆品柜台.
    子东张西望,看人不看货……
   拥挤的顾客中,有一位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个俊俏单薄的姑娘,身着有些小家子气的粗布连衣裙,隆起的胸前别着北京财贸学院的校徽.
    子不动声色地凑上去.
    姑娘:“售货员同志,密娜宝护肤系列用品多少钱?”
   售货员:“一百七十五块六毛五。”
   姑娘:“又涨价了!”想了想,狠下心来,“我买一盒化淡妆用的护肤霜。”
   售货员:“要买就买一整套,一百七十五块六毛五!”
   姑娘:“上个月我还单买了一瓶护肤霜。”
   售货员恼了:“上个月是上个月!我说过了,不单卖!”
   子捉住这个机会,挺身而出:“售货员同志,你怎么用这种态度对待顾客?!......”
   售货员不甘示弱地:“你是什么人?关你什么事?!......”
   子以右手两根指头探入衣袋,将一个红皮工作证抛在柜台上---整个动作潇洒、随便,充满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售货员打开工作证,态度软了下来:“啊,您是……新华社记者?”
   子倨傲地:“你是不是想在报纸上出出风头,让十亿人民都知道有你这麽个售货员?......”
   若干顾客饶有兴趣地拢过来,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售货员转向姑娘,陪起笑容:“姑娘,您要化淡妆用的护肤霜?每瓶十一块……”
   姑娘气冲冲地:“我不买了!”愤然离去.
    四、
   姑娘疾步走出百货大楼,放慢了脚步,向小贩买了一支冰棍.
    子出现在她面前,和蔼地:“消消气吧,同学。”
   姑娘掩饰不住对这位英俊男子的兴趣:“啊,谢谢你。”
   子:“你是财贸学院的?几年级?”
   姑娘:“二年级。”
   子:“尊姓大名?”
   姑娘:“李梅。你是新华社的?”
   子故作平淡地:“新华社的。我家就在附近报房胡同三十五号……”
   李梅睁大眼睛:“大使楼?”
   子无所谓地一挥手:“大使楼。这几天,老头子陪着E国女王到处逛,苦差事呀。”
   李梅羡慕地:“哦,我知道了,你是……”
   子漫不经心地:“老头子不在,家里空荡荡的,没意思.要不要到我那里坐坐?......”
   李梅流露出一种渴望见世面的好奇心:“嗯,行。”
   五、
   他们仿佛老朋友一般折回报房胡同卅五号那个令人敬畏之地……
   子:“如今流行早恋,你大概早就有男朋友了吧?”
   李梅:“别提多倒霉了!我上高中那年交了朋友,是同桌;结果我考上大学他没考上,在首钢当个普普通通的炉前工;我想把他蹬了另找,又有点舍不得,就先维持着。你呢?”
   子以那种看破红尘者特有的口吻道:“也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李梅嬉笑着:“怎么讲?”
   子:“说有,一大把;说没有,连个影子都没有。”
   李梅瞟着对方:“那你到底跟谁好呀?”
   子耸耸肩膀:“跟谁都好,跟谁都不好……到了。”
   门牌:报房胡同卅五号。
   六、
   李梅落座于豪华的、摆满了舶来品的客厅里。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她用不断说话的办法掩饰内心的兴奋和局促。
   李梅:“……今天心情不对头,逛逛王府井;本来我那位要陪我来,我没理他……那个售货员真可气,目中无人!幸亏你把他镇住了,真精彩!......”
   子:“新华社这块牌子,走遍天下,通行无阻!”子含笑注视着李梅--业已到手的猎物, 又顺手打开电视机……
   出现在二十四寸彩色电视机荧屏上的是E国女王参观颐和园、万里长城的新闻记录片--
   E国女王所到之处,左右均有父那风度高雅的身影……
   李梅贪婪地盯着荧屏,闭上嘴巴了---有一种攀龙附凤的热望……
   子及时捉住这一机会,伸手相邀:“要不要到我的卧房参观一下?”
   李梅求之不得:“看看就看看……”
   七、
   他俩并坐在一张阔大的沙发床上.卧房凌乱不堪,犹如鸡栏、狗窝、猪圈。
   子:“交个露水朋友,怎么样?”
   李梅怯声地:“我听你的。”
   子并不急于动手:“如果不同意,我就送你回家;不要事情一过又反悔……楼上张大使的儿子被判了四年徒刑,强奸罪.其实,都是人家主动送上门来的,风头上被抓了典型,冤枉呐。”
   李梅嗫嚅着:“我……喜欢你。”
   子得意地:“我问你:从百货大楼到双人床有多远?......”
   李梅含羞不语。
   子:“仅仅一步。”
   子从从容容地熄了电灯.
    室内一片黑暗.
    八、
   翌晨.
    他们相拥着睡在双人床上.
    李梅首先醒来,看看手表:“哦,我该回学校了,上午有课。”
   她用力推推子。
   子睡意未消:“要走了?用点东西吧,饼干、蛋糕在食橱里……”
   李梅又摇摇子:“喂,醒醒……跟你说件事情……”
   子睁开双眼:“什么事情?”
   李梅意在言外地:“那套密娜宝护肤系列用品,我真喜欢,可惜太贵了,一套一百七十五块六毛五……”
   子会意地、又含着蔑意地微微一笑;他伸手床头柜取出一个手套,从中抽出两张面值为五十元的外汇券……然后,又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邓小平文选》,将外汇券插在其中,斯斯文文地递给李梅……
   李梅快活地接了过来……
   子又从手袋里取出一个酱色封面的通信簿:“把你的名字、电话写在上面.有时间再约你……”
   李梅打开通讯簿,惊呼:“这么多女人的名字电话?!......你到底的有多少女朋友?!”
   子由于钱已出手,而有些不客气:“告诉过你了--说有,一大把;说没有,连个影子也没有……”
   李梅酸酸地:“那你到底跟谁好呀?”
   子倨傲地:“告诉过你了,跟谁都好,跟谁都不好……请吧,我还要再睡一会儿。”
   李梅写毕,将酱色封面的通讯簿甩在床头,然后嘟着嘴离去。
   特写:酱色封面的通讯簿。
   九、
   当日。黄昏王府井街头。
   子颠着足跟走过来,他神态闲散,目无定睛……不过,如果注意一下,就会发现他的目光始终盯在那些年轻漂亮的姑娘身上。
   一切悉如昨日。
   子随着人流进入百货大楼,走近妇女美容化妆柜台.子东张西望.看人不看货……
   拥挤的顾客中,有一位俏丽的少妇引起他的注意,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凑上去。
   少妇点数着手上的几张大票小票,自言自语:“怎么搞的,还差四块钱……”
   子热情地:“同志,你好像没带够钱?......”
   少妇犹豫着“嗯”了一声。
   子慷慨地:“我替你垫上,以后你方便的时候,再还给我.我在新华社工作。”
   少妇眼睛一亮:“新华社?”
   子出示证件:“我是记者。”
   镜头拉开远处另一柜台前,站立着两个人――李梅及其男友.
    李梅将子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身为过来人,她心如明镜……
   李梅切齿地:“大鲁,看见那边那个高个子男的没有?......他是流氓!他在大街上劫过我,要跟我交朋友……我没理他!”
   大鲁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闻言大怒:“嘿,撞到老子的枪口上了!揍他!......”李梅棋高一着:“别急,我盯着他,你去打电话把你那帮狐朋狗友都招上!......”
   大鲁衔命而去……

    十、
   子和少妇仿佛老朋友一般折回报房胡同三十五号这个令人敬畏之地……
   子:“……除了丈夫,你还有几个男朋友?”
   少妇妖治地咯咯一笑……
   子随随便便地:“再加上我一个,怎么样?”又是不加思索的套话,“把我加在你的生活里,肯定要比不做这种添加好得多……”
   少妇驯服地回给他一个媚眼……
   子耸耸肩膀:“妙极了……到了。”
   门牌:报房胡同三十五号。
   十一、
   少妇落座于豪华的、摆满了舶来品的大客厅里。显然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她用沉默的微笑来掩释内心的兴奋和局促。
   子伸出手拍拍少妇的肩膀:“……今晚你可以不回家,是吗?”
   少妇低声:“孩子送姥姥家了,他爸爸去深圳出差,明天回来……”
   子脸上浮出一种将鱼钓到手后可以随意处置的满足感:“交个露水朋友,怎么样?”
   少妇怯声地:“我听你的。”
   十二、
   在李梅引领下,大鲁等七、八条粗糙汉子进入报房胡同三十五号……
   李梅脸色悻悻然,脚下生风……
   她揿响子家的门铃。
   十三、
   正与少妇打



































































































































































浏览(38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饥饿能够把大家闺秀变成女扒手! 毕汝谐(纽约 2019-08-25 11:11:55

按:

中美贸易战陡然升级,笔者产生一种不祥之感:仅仅暌违几十年的大饥饿,也许又要回来了。

饥饿很可怕,饥饿能够把大家闺秀变成女扒手!


饥饿能够把大家闺秀变成女扒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的发小S女士,出身名门;其家族俊彦辈出,兼及政界、学界、实业界。

1967年文革最混乱的阶段,S之父(曾任朱德的政治秘书)死于非命;S与其闺蜜X(其父是国务院某部代部长、中将军衔)竟然断炊了;这两个十三、四岁的花季少女饿得受不了了,商量来商量去,决定坚决不卖身,而是当扒手,到公共汽车上偷钱包!当佛姑!

按照当年北京江湖的黑话,男性扒手叫佛爷,女性扒手叫佛姑。

多年以后,S向我透露这一段奇葩的人生经历——

S:我和X都知道,男人的饭不容易吃;你认识K吧?

我:认识呀,她爸爸是国务院某部部长、六十一个大叛徒之一。

S:你认识L吧?

我:认识呀,L是北师大的中国芬兰混血儿,不是好鸟。

S:K每次一见到L就说:快请客,快请客,我都素昏了!结果吃着吃着,就上床了!

我:上床并不是罪恶呀。

S:我知道上床不是罪恶;可是,为了吃饭跟不喜欢的男人上床,恶心!我们宁可自力更生!

我:偷钱包,我听着都害怕;怎么下手呀?

S:那年月,大家的服装千篇一律,钱包要么放在胸前的口袋,黑话叫天窗;要么放在屁股口袋,黑话叫屁兜;一般就这两个地方。

我:万一炸(失手)了怎么办呀?

S:炸了就炸了呗;大不了进局子或者进少管所(犯罪少年管教所);进去了就有饭吃,外面没饭吃。

我:你们干这事能够糊口吗?

S:能。每天总能弄一两个钱包,黑话叫出货,够吃饭就行了。我们也认识了一些男流氓,黑话叫晃儿;他们都是底层人,从来没接触过我们这样的上层人,

只要给他们一个微笑,他们就受宠若惊,心甘情愿地掩护我们下手。

我:这真是不可思议。

S:没什么不可思议,饥饿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师;饿得受不了了,啥都会了,无师自通!转过年来,给所谓可教育好的子女落实政策,每人每月发12块生活费;可不能小看这12块钱,有饭吃了,谁还愿意当佛姑呀。

我:你们能够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也算不容易。

我们久久无语。








浏览(527) (4) 评论(1)
发表评论
秦朝英少将,来世你我同台竞美! 毕汝谐(纽约 2019-08-21 08:57:40



秦朝英少将,来世你我同台竞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这个早上,得友人来信:有一事相告,当年你与徐公孰美的秦超英因病于8月9日去世,享年68岁。秦超英与我同岁,闻之心惊。人生如梦,转眼便是百年。百年后众人皆为尘灰,呜呼!

我为之黯然神伤;与徐公孰美系战国策邹忌讽齐王纳谏的著名典故;遥想当年,秦川的三公子秦朝英(原名超英,乳名三毛;后为了抹去大跃进痕迹,超英变朝英),原是我结对打乒乓球的发小;他学徐寅生左推右攻,我手执大刀,是匈牙利名将别尔切克的削中反攻的路数,那年月,大刀稀少,我与超英一攻一守,堪称绝配。

世人皆知少女有竞美之心,却罕知少男亦如此;进入青春期后,我和超英都认为自己是本大院第一美男子(群众则普遍偏向于我),于是乎,我与超英倏尔成为吴越,彼此敌意很深,竟至三十几年不交一言(比中美隔绝的时间还长呢)。

虽然迎面相逢不相语,我与超英却密切关注对方的动向:他曾对本楼史大东说起我的起居规律及对应的衣冠鞋袜等等,了如指掌;而我得知他在男5中是篮球好手,便积极锻炼壶铃(北京人讲话:炼块儿)以求平衡;超英不断地在背后说我的坏话,而我只是淡淡一笑,借以表现第一美男子对第二美男子的宽容大度。

异性的爱慕和同性的妒恨伴随我成长。

进入新世纪,本大院的发小恢复了联系;知识分子干部的子女就是聪明,同学少年都不贱;经济学界著名才俊皮声浩(其夫人为中国驻非洲某国大使)是发小聚会的牵头人,他打电话到纽约,我们欢喜地聊天,无所不谈。

皮声浩带点讨好意味地告诉我:超英的形象不行了,胖得跟班禅差不多了!

我笑答:很好很好,我的形象也不行了,再也飘不起来了!

经皮声浩搭线,我打越洋电话给超英,话茬从打乒乓球开始——

超英: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北京举行,咱们一下子变成了狂热的乒乓迷!

我笑道:那年,你我加上邓英淘(邓力群之子),代表学校参加东城区小学生男子团体赛;咱们仨穿戴光鲜,体体面面;第一轮遭遇土鳖学校东板桥小学的三个市民子弟,他们仨衣着破旧,面有菜色;那是三年困难时期,他们半饥半饱;可是,咱们仨一交手就被他们仨打得落花流水,沦为鸭蛋部队!

我们哈哈大笑,三十几年的芥蒂,于多少有些做作的笑声中冰释了。

我们小心翼翼地交谈;虽然隔绝三十几年,但是,我们都知道对方大致的人生轨迹,为什么?彼此心照不宣。

我们共同回避昔年交恶的那个原因——当年认为至关重要,而今却觉得很无聊!

我恭维道:令尊举办寿宴,贵客盈门,高朋满座,连大名鼎鼎的张玉凤女士也来了!张玉凤女士深居简出,没有大面子请不动她。

超英平平淡淡地道:没什么,没什么。

——几个月后,秦川病逝;我打越洋电话道:胡锦涛出席令尊的遗体告别仪式,备极哀荣。

超英依然平平淡淡地道:没什么,没什么。

事后,我的前妻问我:三十几年不说话,为什么呀?

我笑说:我们争夺一顶无冕皇冠——本大院第一美男子。

我的前妻嘲笑道:你们是男子汉,可怜你们这点儿出息呀。

那时,超英主编《战略与管理》双月刊,该刊被国际社会誉为东方的《外交事务》;其高级顾问包括袁宝华、杜润生等中共高干、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日本前首相羽田孜、意大利前总理德米凯利斯等人;瞧瞧这浩大的阵势,牛!

超英毕竟是超英,胆大包天;2004年,天津社会科学院某研究员在该杂志发表题为“以新视角审视朝鲜问题与东北亚形势”的文章,尖锐批评朝鲜的内外政策。文章指出:朝鲜置本国人民生死于不顾而执意发展核武器及远程战略武器﹐令人民生活苦不堪言;为了维护家族世袭统治,朝鲜当局大搞极左政治与政治迫害﹐对中国以往的政治支援与经济援助毫无感激之情;朝鲜置国际社会一片反对声于不顾,肆意妄为﹐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对国际社会的蔑视和挑衅﹐是对日韩两国的实际威胁﹐也是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潜在威胁﹐是破坏东北亚局势的不稳定因素﹐必须加以坚决反对,等等。

文章刊出后﹐朝鲜劳动党和政府高层分别向中共和北京政府的相关单位提出强烈抗议﹐北京高层十分紧张;又恰逢朝鲜表示退出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的意图﹐为了稳住朝鲜﹐北京当局决定给《战略与管理》双月刊以最严厉处分﹐立即停刊和解散。 胡锦涛还特派主管宣传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前往平壤,就这篇文章表示歉意。

我闻讯拍案叫好:超英毕竟是超英,擅长大板扣杀,一下子闹出国际响动!大丈夫当如是也!

我打越洋电话道:坚决支持你的正义行动!最近,我在美国世界日报发文抨击金正日,连带把胡锦涛也捎了进去!

我的未曾出口的心里话是:你在钓鱼台国宾馆吃盛宴,我在自己家吃家常饭;但是,我有思想、言论以及免于恐惧的自由,而你却没有!

我读过超英“论国家利益——生存与发展需求”等几篇文章;超英论述的国家利益,从结构来说是统治集团利益、民族利益和某些人民利益的总和;而从区域强国到超级大国,应该是几代人为之努力的方向;中国通过综合国力的提高,加强对自身和外部资源的控制力,应该是比建设小康社会更重要的追求目标。

作为右派作家,我对此无法苟同;但是,我无意与之争辩;人各有志,人各有命;让我们沿着不同道路走向火葬场吧。


2015年,解放军建军88周年;秦朝英少将与原海军副司令员丁一平组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乒乓球邀请赛,六十多名高干参加了比赛。

我莞尔一笑,暗忖:超英呀,你我论政治观点分左右,论社会身份为官民;你我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这是李玉和的一句著名台词);今生今世,不可能同台打乒乓球,希望来世你我同台竞美吧!

据传,超英最后的遗言是:不要举行追悼会,就当我出差了。

潇洒之极!

豁达之极!

08年皮声浩出差了(他给自己拟了悼词,把自己说得比胡温更伟大),12年邓英淘出差了(其夫人在葬礼上哭诉:你答应要和我白头到老,你说话不算话),19年超英出差了;我打了个寒颤(炎夏时节的寒颤!):何年何月,轮到我出差?可是,我真的不想出差呀,能够多活一天,就是多活两个半晌!
















浏览(397) (3) 评论(12)
发表评论
深圳陈兵就是不想真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19-08-19 07:11:28


深圳陈兵就是不想真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962年夏,蒋介石扬言反攻大陆;中南海反应激烈,笔者至今记得其中有“蒋介石的兵已经是胡子兵”这样的句子,掷地有声!

笔者的发小范希周(曾任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所长);1962年夏,其父范式人为福建省委第二书记,仅次于第一书记叶飞。

据范希周透露:1962年夏,福建经济凋敝,民心涣散,委实不宜交战;惟其如此,福建前线的解放军宣传机器进行饱和战争动员,军车疾驰于公路,征兵站敲锣打鼓,一派与老蒋死磕的架势。

如果想真打,是另外一个路数:1950年秋,解放军着北朝鲜军服潜入北朝鲜;美国佬直到抓了俘虏,才知道中国兵来了!


附:

习近平色厉胆薄,不可能血腥镇压香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事态日益严重,关于习近平敢不敢血腥镇压香港的评议,洋洋乎盈耳。 

笔者给出的答案是:不敢。       

近年来,世人津津乐道青年习近平在梁家河扛200斤麦子走山路,却不提其曾经担任循规蹈矩的大队长;大队长是全大队的当家人,春耕秋收,了然于心;党支书可以耍嘴皮子,大队长一手托着男女老少的饭碗,丝毫马虎不得。

几十年来,习近平作为第三梯队中德才貌毫不出众的一员,始终保持着循规蹈矩的大队长作风,谨小慎微,不敢造次;习近平初到上海主政,坚决搬出豪宅,称:还是给老红军吧,或者当儿童之家。

没有谁是天生的心狠手辣的强人;想当年,青年邓小平初上战阵,参加百色暴动,脚底抹油开溜,于文革中被扣上逃兵帽子;而邓小平此后久历戎行,杀伐决断,终于陶炼为杀人不眨眼(83年严打滥杀坏人、六四滥杀良民)的军人政治家。

反观习近平前半生未经铁血考验;只不过沿循官僚层级,一步一个脚印地往上爬;习近平登基实属偶然,带有抽中政治彩票的离奇色彩;习近平根本不具备实施血腥镇压的钢铁手腕,要求其于老迈之年豁出去豪赌一把,委实不合乎正常的性格逻辑!

心理学告诉我们:人们往往对自身缺乏的东西格外垂青;习近平登基后,在镜头前戴拳套比划、踢足球卖弄;17年夏,与印度对持洞朗时厉声恐吓却又自行退缩; 今年5月,孟浪表态对中美贸易战承担全责在先匿身高层集体于后;直至最近以过于夸张的高调,为六四屠夫李鹏吊丧;在在表现出一种缺乏男子气概而又特别渴望表现男子气概的阢陧情愫。这种人往往是只会狂吠却不会咬人的狗。

特别要郑重指出的是:论反腐烈度,习近平也不及他的几位前任;毛泽东杀刘青山张子善、江泽民杀胡长清成克杰王怀忠、胡锦涛杀郑筱萸;而习近平轰轰烈烈反贪数年,至今尚无一名省部级大员授首!死刑作为法律上的极刑,具有不可替代的震慑威力,手起刀落,明正典刑;而习近平始终吝于使用,双手坚决不肯沾血!


习近平连罪大恶极的贪官都不敢杀,岂敢在香港屠城?

顺带说一句,赵紫阳六四拒绝血腥镇压,除了政治观念,亦是个人性格及半生履历使然;说句大白话:他不敢在北京屠城!

整整一年前,笔者悚然设问:一旦时局动荡,习近平敢不敢下令大屠杀?

而今,笔者以为,近平非小平,断然不敢在香港屠城!


附:

习近平敢不敢下令大屠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山雨欲来风满楼;中国社会积累经年的各种无解矛盾交集叠加,已经逐渐接近总爆发的临界点;笔者未雨绸缪,悚然设问:一旦时局动荡,习近平敢不敢下令大屠杀?
  
    在这里,大屠杀只是作为一种牧民的统治术提出来,就像探讨习近平敢不敢开飞机一样,无关伦理道德等等。
        
    
    回顾历史,大屠杀委实是打江山、保江山的不二法门。
  
    远看满清立国:几十万女真人通过一系列大屠杀——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苏州之屠、南昌之屠、赣州之屠、江阴之屠、昆山之屠、嘉兴之屠、海宁之屠、济南之屠、舟山之屠、金华之屠、厦门之屠、潮州之屠,沅江之屠、湘潭之屠、南雄之屠、泾县之屠、大同之屠等等,杀得上亿汉人丧胆,蓄辫易服,甘当顺民!
    
        
    近看邓小平六四大屠杀:传说邓小平曾经放言“杀20万人保20年江山”;事实是杀人远远不及20万人,保江山已然不止20年!
   
    欺善怕恶、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人性的黑暗面。
  
    清廷初立,颁布剃发令,遭到汉人广泛的抵制;清廷继而严令“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效果立竿见影!
  
   
    同样,六四之前是六一儿童节;当局打出悲情牌,唆使儿童苦苦哀求“大哥哥大姐姐们,请你们离开广场,让我们在广场过节吧”;儿童苦求,置之不理;坦克驾到,悉数撤离!
   
    
    
    在日常生活中,勤能补拙;在政治生活中,毒能补拙。古往今来,许多平庸的统治者理国乏术,只因杀人如草不闻声,亦能长治久安。
      
        
    文革期间,林彪有句名言:政权是镇压之权。
  
    而今,中国一党独大,中南海一人独大;习近平长缨在手,掌握镇压之权。
     
    
    马基雅维利有此名言:君王为民众所爱戴,不如为民众所畏惧;後者可以操之在君主自己 。
  
    如果习近平敢于下令大屠杀,尚有希望实现其皇帝梦;否则,皇帝梦只能是一场黄粱梦。
(2018/08/11 发表) 















































浏览(531) (1) 评论(3)
发表评论
八一八意味着港人将开始和平理性抗争的持久战 毕汝谐 2019-08-18 16:09:37



八一八意味着港人将开始和平理性抗争的持久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9年8月18日,在全世界屏息注视下,港人完成流水式和平大游行,对立双方相安无事。


六四前夕,北京市民大规模堵截军车,实为中共长期进行所谓军民鱼水情的洗脑所致;这种无视国家镇压机器的可怖性的幼稚、撒娇的行为,是基于北京市民的想当然的算计:既然日本人进入北平没有屠城,那么共产党也绝不可能屠城(莫不成共产党坏过日本人?);既然毛泽东四人帮镇压四五运动没有开枪,那么邓小平也绝不可能开枪(莫不成邓小平狠过毛泽东四人帮?);结果,共产党硬是坏过日本人,邓小平硬是狠过毛泽东四人帮!


有此前车之鉴,香港人民看到深圳陈兵的严酷事实,即明白日本人占据香港没有屠城,绝不代表共产党也不可能屠城;故而,港人两个月来的亢奋激情有所收敛,某些激进勇武的热血青年因之循规蹈矩;经此一事,笔者估计短期内对立双方已然形成心照不宣的默契,只要不出现新的刺激性因素,当可相安无事。


然而,造成此次政治风潮的根本原因尚在,港人将开始和平理性抗争的持久战,令北京头痛不已。











浏览(444) (2)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29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