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玉米穗的博客  
随便吧,瞎写写  
我的网络日志
复旦那里老光景——河流铁道田地和工会大操场(中) 2018-11-10 12:23:52

复旦西面围墙外的河对岸那时是一条窄而长的泥路。最窄的地方两人并排走都觉得局促。路东面是那条河,西面紧挨路边拉着铁丝网,铁丝网里面从前听说是解放军的打靶场,但我从未看到里面有荷枪实弹的解放军,好像也没有听到过枪声。小时候隔着铁丝网曾经看到过里面有猪圈,也看到过穿着绿色卫生衫挽起袖子腰上系着围裙的解放军饲养员在那里给拱来拱去发着“哼哼”声的猪们喂饲料。但后来那猪圈变成了废弃的残垣断壁,猪大概也都变成了一块块给人大快朵颐的红烧肉,那里面变成了一片荒凉不见人影的空地,地面凹凸不平,长满高高低低的荒草,我日后去圆明园游玩时还曾不期然倏忽联想到那里的景象。

那条河边小路平日里人迹稀少,十分幽静。江南雨水多,雨天沿着小路走,听着头顶上雨水淅淅沥沥落在伞面上,边呼吸着清新湿润空气里的负氧离子,边一路看密集的雨线在河面上击出许许多多的小圈,是颇让人流连和怀念的情景。

但天黑之后那小路就很阴森恐怖,两里来长的一条路黑魆魆的只有一两盏昏暗路灯,相隔很远吊在铁丝网边上的木电线杆上。我读小学时曾有一次天黑后从那里走过的经历,夜色笼罩之中远看那昏黄路灯好像一簇鬼火。一路没有行人,从铁丝网边荒草里发出的虫鸣声与河边蛙叫声此起彼伏。我一路加紧脚步连走带跑,心脏仿佛要从嗓子里跳出来,“咚咚咚咚”听得见自己心跳声,感觉那路漫长无际没完没了。

后来那小路上还出过一次人命。大约七十年代前期一个女聋哑人在那河边小路上遇上歹徒被杀害了。被杀害的女子与我住在同一个复旦家属宿舍里,儿时在宿舍里经常遇见。邻居们听说她被害都十分震惊。那段时间那个女子的脸庞常在眼前出现,活生生一个人,年纪轻轻忽然就没有了,而且是那样毫无预兆地死于非命,那事儿对于儿时自己内心的冲击是难以忘记的。

河边小路在河道沿着复旦后墙转弯处分叉,一条沿河通向国定路桥那里去;另一条继续向前延伸,小路尽头是一条铁路,铁路前面是一个重型起重机厂的围墙。那条铁路东西向,向西通到江湾那里去,向东通往五角场方向。虽说地处偏僻貌不惊人,但据说那条铁路是中国最早的铁路(大概是淞沪铁路之一段),英国人修的。偶尔有拖着长长一溜货车厢的列车在上面缓缓驶过,有时也有喷着白色蒸汽的火车头鸣着汽笛单独行驶。但大多时候没有火车,两条铁轨静静地从两边延伸到远方。我对于那铁路最早的记忆是儿时有一回随父亲去江湾,回家时就是顺着那铁路走的。父亲和我踩着铁轨中间的枕木往回走,太阳从背后将一大一小两个背影投射在前面铁道上,父亲将手背到背后走,我学样也将手背到背后。父亲便笑说:小孩子老嘎(老气横秋意思)。那时我应该还未上小学,可是那情景却记得格外真切。后来上小学时我自己也去过铁路那里不少回。那时候一度小伙伴们搜集儿卵石玩,大家伙儿都只找到些小而丑陋的儿卵石。我却知道铁轨那里从铺垫铁轨的石子里能找到大个儿的儿卵石。我从那里捡了不少带回去,小伙伴们看到我的儿卵石不仅块大而且形状圆润光滑,垂涎欲滴,紧缠着追问哪里找到的,那使本人颇觉得意。

此外,小学四五年级时,还去铁轨那里捡过废钢铁。当初捡废钢铁也是一项广泛开展的运动,属于备战备荒为人民之一环。自从苏联老大哥变成“苏修”之后,中苏关系恶化,还在乌苏里江珍宝岛那里打了几仗。为了防备苏修侵略,准备世界大战,为了“高筑墙广积粮不称霸”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当时一方面到处挖战壕,一方面大捡废钢铁。复旦大学里那时就修了不少战壕,比《地道战》里的地道更考究,是浇注了水泥的,顶上有盖板。复旦小学和复旦家属宿舍里的却很简陋,就是在泥地上挖出一条条沟,挖出的泥土垒在沟边上。挖完之后苏修老也不来进攻,那些战壕废弃不用,时间长了积了膝盖深的雨水,冬天上面还如乌苏里江似地结了一层冰。再有就是捡废钢铁,老师动员我们说:多捡到一块废钢铁就能多造出一颗射向苏修的子弹。于是大家为了多造子弹到处寻找废钢铁,但僧多粥少,很快就捡不到了。可是有一回发现那条铁路边却沿着铁轨堆放了许多废钢铁,估计是列车拉来将那里作为临时堆放地的。那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从那里捡走——“挪走”可能更准确——的废钢铁大概能造出一百颗子弹吧。

80年代时去单位上班,数年之中几乎每日经过上述河边小路和铁轨。那时河水泛黑已远不如儿时看到的清爽,河里已无法行船。退潮时河道变得十分狭窄,两边露出很多黑色的淤泥。8384年时复旦西北角外的河道那里曾被疏浚过一次,河岸斜坡上铺设了一些大石块,面貌改善不少。但不久又疏于管理,石块的缝隙之间长出野草,到后来更有野火烧不尽的势头了。小路分叉处那里,夹在铁路与复旦后墙外的河道之间是一片田地,春天开满黄灿灿的油菜花煞是好看。我从那里经过时数次看到年轻男女坐在那里搂搂抱抱谈情说爱。八十年代时上海对于恋爱男女而言是个尴尬而不方便的时代,那时住房局促狭窄,在家没有单独相处的空间,外面除了电影院也无太多地方可去。人民公园虹口公园之类总是人满为患,每一株小树后面都被恋爱男女占领,地上铺张报纸或手绢席地而坐,情到深处情不自禁相拥想抱,背对外面无视来来往往的行人。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之下,上述河边油菜地对于热恋男女而言实可算是难得的理想清净之地,即便不似莫言的红高粱地般可以肆无忌惮忘乎所以,相拥想抱互表爱慕之情是没有什么大碍的吧。(待续)



浏览(556) (4) 评论(4)
发表评论
复旦那里老光景——河流田地铁道和工会大操场 2018-11-05 12:30:23

位于邯郸路的复旦大学那里以前曾有一条河,那河挺长,不知源于何处,小时候听大人们说是通向苏州河后又流入黄浦江去的。从前的复旦校园若从空中俯视大概近似于一个长方形,面南坐北,校门冲着邯郸路,东边围墙外面是国定路,西边围墙外就紧邻着那条河。那河是从五角场那里流淌过来的,穿过国定路桥沿着复旦校园背面绕到西北角后又紧贴复旦校园西面围墙走,由北向南到了邯郸路便告别复旦,一路穿过四平路,宁国北路(现在的黄兴路)后继续流向远处。当初邯郸路复旦西南角那里有个邯郸路桥就是跨越那条河的,桥边还有个黑色的大粗铁管子,直径总有一米左右吧,与桥平行架在河上,两头埋入河边泥土里,有时看到半大不小的孩子在那铁管子上走过来走过去,走时两手从身体两侧平伸开来好像一个行走的十字架,小心翼翼不使自己掉到河里去。四平路和宁国北路上也都有桥,摸样与邯郸路桥如出一辙。四平路桥的东边是空四军大院,西边是同济新村和同济大学。

那条河我们原以为是条无名河,但有个哥们比较博学,告诉我们那河叫做走马塘河,而且走马塘名字大有来头,据说是来自于南宋抗金名将韩世忠,说是遥想九百年前南宋时韩将军足迹踏遍大江南北,一度也曾在这条河附近驻扎,当时因为他经常骑着马儿在河边溜达,后来人们就管那河叫走马塘了。这事儿听着有点扯,反正没人穿越时光返回九百年前去向韩将军一探真假。不过我查看上海地图,走马塘的名字倒是真没错的,只是上诉从前绕着复旦走的那一段地图上已查不到,因为那一段的河道早已被填平不复存在了。

 

那河是什么时候填平的,不得而知。记得2002年回上海探亲时去复旦时那河就已经没有了。如今那河也就只在相关人们的记忆里了吧。我读小学时有时会去那河边玩,80年代初去单位上班,每日也经过复旦校园西面围墙外的那一段。小时候记得那河水是黄而略微泛绿的,涨潮时河面增高并宽出不少。偶尔有平底船顺流南去,撑船人的长竹竿可以撑到河岸边;船儿悄无声息在水面上缓缓滑行,过桥时船上的人须得猫腰蹲下,不然脑袋过不了桥。从与邯郸路平行而相隔不远的政肃路的土路往西走,过了菜场走到头就是那条河。那里有个旧木桥,桥扶手上绿漆斑驳陆离,桥面上有一条条拇指粗细的缝隙,从中可见桥下流水。我当初过那桥时会想起看过的一本连环画叫做《箭杆河边》,里面有个地主坏分子佟善田企图锯断桥下木柱搞破坏,想到《箭杆河边》就会不由自主看看那桥下的木柱有没有被锯过的痕迹。桥对面那时有个小村落叫做鱼塘湾,那名字听着有点诗情画意,但看着很像旧社会,里面不规则地排布着不少简陋小平房,房子周围有半人高的篱笆,是树枝细竹之类编成的。鱼塘湾显得有点神秘,我不记得见过那里面的居民,但复旦小学里有一对相貌毫无相似之处的双胞胎兄弟据说是来自那里的。从鱼塘湾至四平路那一段两岸高起,形成夹着河道的两条细长泥路。河东边是许多农田,西边也有农田,隔着农田不远处可见同济大学围墙。那一段的河里稀稀落落有些黄色芦苇,风吹过时摇头晃脑哗哗作响,沙家浜的新四军伤病员在里面是无法藏身的。河边有时有仨俩垂钓者钓鱼,身旁放个竹篓子,钓到的鱼儿丢在篓子里,刚丢进篓子时那些鱼儿拼命甩打尾巴,片刻精疲力竭后就老实不动弹了。

但我对那河最熟悉的还是绕着复旦校园走的那一段。读小学时经常想去复旦校园里玩,那时候复旦门卫看得紧,不让小孩随便进校。想进校园需要大人陪伴,或者就是凭票去校内大礼堂看电影。有时年龄稍大的孩子会带着我们往里硬冲,将自己变成梅西脚下的足球,出其不意破门而入。门卫多是年近半百的半老头,一不留神被小孩冲破防线,倒也并不追赶,用手指着骂骂咧咧:小赤佬,叫文攻武卫把你们捉起来。但门卫里也有让人生畏的,比如有个叫做唐镇宝的五大三粗声如洪钟,人如其名颇有镇校之宝的威风。他远远看到我们在校门口外探头探脑徘徊不去就洞察了我们的诡计,却故意装作漫不经心背对我们,当我们以为机会来临向里冲时,唐镇宝却以与其块头极不相称的敏捷身手几个箭步冲将过来,于是便会有人被那大块头老鹰叼小鸡似地一把揪住,捉到门卫室里去了。正面硬冲由于唐镇宝同志的镇守而风险大增,后来我们便采取迂回战术,就是沿复旦西面围墙外的那段河边绕到复旦侧后方去。复旦沿河西面的围墙那时是竹篱笆做成的,虽然篱笆扎得紧,无奈人比狗聪明,不知什么人在不止一处篱笆下面的泥土上挖出一个个的坑,从那些坑里钻过篱笆,扑去身上粘上的泥土,就可以毫无风险地在复旦校园里随意溜达了。(待续)



浏览(1497) (17) 评论(5)
发表评论
说说三船敏郎和黑泽明(下) 2018-10-29 13:11:04

无论在日本还是在国际上,黑泽明和三船敏郎这两个名字总是相连接的。从1948年至1965年他们两人密切合作创作出了多部电影杰作,其中《罗生门》《七武士》《用心棒》《红胡子》等片蜚声国际,获得多项国际电影节大奖,不仅为日本电影在世界影坛赢得巨大声誉,而且对美意法等国许多日后的著名国际大导演产生了深刻持久的影响。

320.jpg


 

拍摄于1950年的《罗生门》是最早受到国际瞩目的名片。该电影根据日本名作家芥川龙之介的同名小说和另一部短篇小说改编而成,讲述一个武士夫妇遭遇劫匪,妻子被奸武士被杀的故事。该片的匠心独运之处在于并非以强奸和杀人事件本身为重心,而是通过事件当事人和目击者对于事件所做出的相互矛盾的证言和叙述揭示出还原历史真相的困难。人由于自己的利益牵扯其中在叙述某事件时总会有所选择地隐瞒甚至歪曲事情的真像,从而使得事情真像扑朔迷离无法水落石出。这部电影最初在日本国内上映时,并未引起太大反响,但在国际上引起了轰动,是最早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和奥斯卡奖的日本电影。电影的摄影也很有特色,黑泽明一反常态有意使用了许多直接对着太阳拍摄的大逆光镜头,被评价为黑白片划时代的美到极致的镜头。三船敏郎在片中扮演主角劫匪,身上充满男人野性之美,据说三船敏郎为表现在山林中跳跃奔跑的敏捷身手,反复观摩揣摩豹子奔跑时候的姿势,加以模仿,表演时其雄姿使人叹为观止。此外,《罗生门》电影上映后,“罗生门”一词便成了一个使用率很高的专有名词,用以形容那些当事人各说各话使得真像无法水落石出的现象。

1954年拍摄的《七武士》和1961年拍摄的《用心棒》(保镖意思)同样是两部不朽的名作。前者赢得了威尼斯银狮奖,后者为三船敏郎赢得了首座威尼斯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之后的《红胡子》又再次使他获得了同样大奖。《七武士》讲述七个武士受农民委托帮助农民保卫村庄与前来抢劫的匪帮殊死作战的故事。虽然打败了匪帮但大多数武士在战斗中战死,影片结尾时是战死武士的几把武士刀插在坟墓上指向天空的镜头。在拍摄影片中战斗场面时黑泽明动用数台摄影机从不同角度同时拍摄,之后剪辑出效果震撼的战斗场景。三船敏郎在片中主演武士之一,那个角色原本并非真正的武士,但极其向往成为武士,性格外向,人物生动,与三船敏郎扮演的其他武士形象反差颇大。

mifune001.JPG


《用心棒》也是关于武士的故事,讲述一个浪人武士到某地后发现两帮黑势力互相争斗搞得当地百姓民不聊生,遂用计挑动他们火拼,最后自己再亲自出场将他们全部消灭掉,使百姓得以安生的故事。三船敏郎在该片中扮演的浪人武士桑畑三十郎,身手矫捷武艺高强,给人印象十分深刻。尤其是他在片中的刀法让人津津乐道了许多年。黑泽明说洗印胶片时发现片上完全看不见刀,只隐隐有白光,连接起来放映才看出三船敏郎手里握着的刀。从前表现武士内容的日本电影里常有所谓“杀阵”的场面,“杀阵”其实就是剑斗,一个高手与另一个高手过招,或与一帮杀手打斗。以往电影里的“杀阵”场景多是用的舞台剧表演方式,显得夸张而虚假。黑泽明改变传统的“杀阵”表现方法,摒弃所有中看不中用的漂亮花招,一刀致命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效果真实而震撼。他的这种表现方法大受推崇,据李小龙传记里记载李小龙从前最爱看的就是黑泽明三船敏郎的武士电影。《七武士》《用心棒》在国际影坛上刮起旋风,前者直接被改编为美国版电影《THE MAGNIFICENT SEVEN》,由查尔斯布朗森杰姆斯考帮等一帮好莱坞硬汉明星出演,后者被意大利导演搬去制作成意大利西部片《荒野大镖客》,由当时尚未成名的美国演员克林顿伊斯伍德主演。《荒野大镖客》放映后也成为不朽的世界名片,而克林顿伊斯伍德则因此片一跃成为国际大明星。

黑泽明除了上述几部影片之外,还有《乱》《影子武士》《战国英豪》《红胡子》《蜘蛛巢城》等多部名片,获取各种国际电影节大奖无数,他在晚年并被授予奥斯卡金像奖终身成就奖。他在日本有“电影天皇”之称呼,可谓名实相符。黑泽明拍摄影片要求之严格态度之严谨在业界是有名的。他拍片时即便是镜头拍不到地方的道具也必须完全按照他的要求准备和置放,丝毫马虎不得;对于演员的要求更几近苛求,据主演《影子武士》的日本另一位著名演员仲代达矢回忆,当初他在《七武士》中客串一个无名武士,台词没有一句,挎把武士刀在镜头前一晃而过,黑泽明说他走路不像武士,要他反复练习几十遍,重拍几次才通过。日本著名演员松田优做(《人证》主演)仰慕黑泽明,想入黑泽明门下成为其弟子,去黑泽明家等了三天,不得要领,最后还被黑泽明赶走,松田优做大为恼怒,撂下狠话:此生尽毕生之力定要成名,而成名之后绝不出演黑泽明的电影。对演员苛求如此的黑泽明唯有对三船敏郎无比信任,他说日本演员理解消化导演意图通常都慢,唯有三船敏郎反应极快,说一遍就领会,拍片大多一次就过关。他经常让三船敏郎表演时自由发挥,对其表演效果大为赞赏。三船敏郎拍片之前总是做大量准备,笔记本中工工整整写满笔记,他笔记中的不少方案被黑泽明采用,用以充实原计划。黑泽明说他对日本演员很少有中意的,只有三船敏郎是“一见钟情”的,他在很多场合说他所获得的荣誉和多项国际大奖里有一半应该属于三船敏郎。三船敏郎后来因为《用心棒》而初次得到威尼斯最佳男主角奖时,黑泽明说:原本一直说我的奖一半应该归于三船敏郎君,现在不需要了,他自己也得了大奖。但在拍片时也有过一次彼此剑拔弩张的经历,在派《蜘蛛巢城》时,有一个镜头是三船敏郎被万箭穿身射死,当时为了追求真实效果,黑泽明下令使用真箭发射,使得三船敏郎勃然大怒,吼道:你是要杀死我吗!

1264541410.jpg


如常言所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1965年黑泽明和三船敏郎合作完成最后一部《红胡子》后,未再有过合作作品。坊间对此有过种种议论并对两人关系多有猜测。两人从未给予回应,但其实黑泽明与三船敏郎即使结束合作之后,亲密友谊一直保持终生。

黑泽明与三船敏郎的合作结束后,又拍过一些片子,作品不多,影响也不如前。高仓健曾经感慨说黑泽明晚年没有佳作是因为离开了三船敏郎,可见电影是需要合作才能成功的。

三船敏郎除了与黑泽明合作之外,与日本其他各大导演也多有合作,并有很多佳作。他中后期在《山本五十六》《日本最长一日》《日本海大海战》《吟公主》《二百三高地》等电影中出演的山本五十六,陆军阿南惟几大将,东乡平八郎,丰臣秀吉以及明治天皇等历史上的大人物都给人印象深刻,非常成功。三船敏郎不怒而威的气质十分适合于扮演大人物。三船敏郎与国外明星也合作过一些影片,其中与美国影星查尔斯布朗森法国影星阿兰德龙合作的《红太阳》成为一时话题。推崇三船敏郎的国际影星众多,马龙白兰度,阿兰德龙,罗伯特德尼罗,克林顿伊斯伍德都是他的粉丝。

1997年底,三船敏郎因身体机能不全在东京某医院辞世,黑泽明悼念他说:三船敏郎君(年长者对年少者常用的称呼),与你相识,与你合作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次年,黑泽明也离世。两人相互成就创造的电影传奇就此彻底落下帷幕,但他们的作品和有关他们两人的各种传奇故事依然在人世间广为流传。(完)






浏览(1102) (19) 评论(2)
发表评论
说说三船敏郎和黑泽明(上) 2018-10-26 13:07:00

之前提起过最喜欢的日本演员是三船敏郎和高仓健。高仓健因为一部《追捕》而在中国家喻户晓。三船敏郎则不为很多中国人所熟悉。因为除了在其中客串一个次要角色的《人证》之外,三船敏郎的主要电影作品基本未曾在中国公开上映过。但三船敏郎实实在在是日本电影史上最负盛名的演员,在世界影坛也享有崇高的声望和地位。

800px-Toshiro_Mifune_1954_Scan10003_160913.jpg


三船敏郎个人经历丰富,颇具个性和传奇色彩。他于1920年出生于中国青岛,20岁之前生活成长于东北大连,按常理推测大概懂得中文——如同在台湾成长的金城武那样,但未见过有他懂中文的报道和影像记录。三船敏郎父亲经营照相馆,三船敏郎帮助父亲照料生意过程中掌握了摄影技术。二十岁时他被征兵入伍,初次回到日本本土,得益于摄影技术和特长他被分到某陆军航空队中服役,担任空中摄影侦查员。日本军队等级森严,长官打骂士兵家常便饭,三船敏郎经打,几巴掌扇过去不为所动,长官为此恼羞成怒,将他脸打到变形。三船敏郎看到长官欺负其他士兵时会抱打不平,一把扯掉自己肩章,对长官吼道,你有本事也把肩章扯掉跟我对打试试。由于性格桀骜不驯对长官不敬,三船敏郎到退役为止一直只是一个大头兵(上等兵)。他在退役之前曾在神风特攻队基地担任过少年兵的教官,眼见着自己教过的少年兵一个个有去无回死在南海战场上。他在送那些少年兵们上战场前一日亲手做日本料理给他们吃,告诉他们:最后的时刻没有什么难为情的,可以大声叫“妈妈”。战后他回忆这些往事,潸然泪下,说自己在军队中的六年宛如噩梦,那场战争是毫无益处的杀戮。

三船敏郎成为演员既有偶然性其经过也有点戏剧性。战后他从老家秋田县去东京谋生活。他从前在军队时的一个前辈在电影厂担任摄影,三船敏郎打算投靠那人谋一份摄影助理工作,但阴差阳错他的申请工作表被送到了应聘演员类别。当时摄影部门人满为患,那个前辈劝他索性先去应聘演员,说凭三船敏郎的俊朗外形无疑会被录取。但三船敏郎对做演员十分抵触,说男人靠一张脸吃饭算怎么回事——这一点与高仓健不谋而合,有意思的是这两个入行时都对演员行业大不以为然的男人入行后却成为了日本最伟大的电影演员。那个前辈说演员录取之后可以再想法调去摄影部门。这样三船敏郎才勉强前往参加演员选拔面试。面试时一个面试官发出指令要他表演笑,三船敏郎一脸不屑,说:又没啥好笑的事,笑不出。当时的几个面试官都认为此人态度蛮横粗野,以性格不够沉稳为理由要将他淘汰掉。然而恰巧当时日本最著名的女演员高峰秀子在场看见了三船敏郎,对三船敏郎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气息印象极为深刻。高峰秀子转而去将三船敏郎的信息告诉了因拍摄影片而未出席演员选拔面试的导演黑泽明,黑泽明跑去看到了三船敏郎,立即本能地感到“这家伙非同一般”,而另一位大导演山本嘉次郎也与黑泽明同感。但当时的审查委员会成员是由导演等电影制作的专家和工会成员共同组成的,人数各占其半,由于多数人要淘汰三船敏郎,使得黑泽明大为不满,抗议说在选拔演员方面专家的导演与一窍不通的门外汉一人一票荒谬绝伦。最后是由担任审查委员会主任的山本嘉次郎导演力排众议拍板说:如果此人录取后不堪重用,一切责任由我承担。如此三船敏郎才勉强合格进入了电影演员行业。

黑泽明在邂逅三船敏郎当时还算不上是举足轻重的大导演,他原本是山本嘉次郎导演的助手,后来写过几个颇受好评的剧本,拍过一部得奖的《姿三四郎》,自他慧眼识得三船敏郎后,事业突飞猛进,他与三船敏郎组合,成为黄金搭档,两人合作拍摄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杰作,其中《罗生门》《用心棒》《七武士》《红胡子》等更成为蜚声国际的电影经典之作。

060828381f30e924d82512d64c086e061c95f750.jpg


与三船敏郎一样,黑泽明的早年经历也颇具传奇色彩。他比三船敏郎年长十岁,出生于1910年。黑泽明的祖上是“士族”,也就是武士,他后来的电影作品许多都是描写武士的,不知与他的武士家庭出身是否有关。黑泽明儿童时代性格较弱,爱哭,常受欺负。小学三年时有一次他在绘画课上画的图画受到班里同学嘲笑使他很受打击,然而当时的绘画老师立川精治却当众表扬他的画有个性画得好。那使得幼小黑泽明感激涕零,以后一直都把立川精治老师称为“生涯的恩师”。由于受到老师的鼓励,黑泽明从此爱上了绘画,其他各门功课成绩也大有进步,他后来在父亲和哥哥的建议和指导下又练习剑道,身体强健性格意志也都变得坚强起来。

读中学时黑泽明读了很多俄国文学,受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等人影响颇深,他一边继续练习绘画,同时也尝试写作,他的作文在校刊上发表,被老师称赞为创刊以来的杰作。

中学毕业后,黑泽明立志要成为画家,他进绘画学校学习西洋画,他加入过日本无产阶级美术家协会,他的绘画作品曾被选入日本二科展和第二届“无产阶级美术大展”,1930时他征兵身体检查合格,但因为他父亲是军人和兄长做骑兵时负伤而被免除兵役。

1936年黑泽明在报纸上看到电影制作所招聘导演助理的广告,前往应聘,在淘汰率一百比一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进入电影行业。入行后最初给上述大导演山本嘉次郎做助理导演,后在山本嘉次郎导演的建议之下创作若干剧本。1943年执导电影《姿三四郎》,获得新人导演奖。1946年在上述招聘演员过程中,一眼看出三船敏郎的非凡气质,力劝担任审查委员会主任的山本嘉次郎导演力排众议破格将已被淘汰的三船敏郎录取为演员,从此开始了黑泽明与三船敏郎多年的合作,创造出了日本电影史上的一个绚丽传奇。(待续)





浏览(1388) (26) 评论(0)
发表评论
说说二战时美国最能打的442团 2018-10-16 15:06:46

如果问二战时美国哪支部队最能打?很多人一定会举出442团。这确是一支经打的队伍,能攻能守,玩命死磕,勇于牺牲,立下无数战功,赢得极大荣誉和美国民众的普遍尊敬。

442团声名远扬,当然是因为战绩卓著彪炳史册,但还有一点使它显得格外引人瞩目的是,这支部队除了极少几位白人军官之外清一色是由日裔美国人组成的,也就是说是由二战时来自美国交战国的日本侨民的后裔组成的,这个事实给这支部队涂上了一层不同寻常的色彩,使之更有戏剧性和传奇色彩。

一九四一年日本攻击珍珠港后,美国对日宣战,居住在美国的日侨处于一种极为尴尬的境地,他们无可避免地受到美国政府的猜忌,十多万日本侨民被迫离开家园,被送进了集中营。由于被归类为敌国侨民,对国家的忠诚度受到怀疑,日裔美籍男子实际被取消了成为美国军人的资格,但到了19432月情况有了改变,美国政府推翻了之前不许日裔美国人入伍的决定,批准组建一个以日裔美国人为主的战斗单位,这个日裔美籍战斗单位就是442团。

442团被送到欧洲战场,参加了包括意大利,法国南部和德国在内的多场战斗。起初这支部队不受待见,尽管部队成立时,罗斯福总统曾经说过:“美国精神不会,也从不考虑一个人的种族或血统”,但要真正赢得尊重和荣誉就必须用战绩证明自己。442团曾在意大利战场与德国山地部队在山丘地带展开持续两个月之久的拉锯战,最后成功将德国人驱赶到了亚诺河以北。让德国人对这群小个子兵的战斗力刮目相看。在法国东部作战时,为了拯救被大批德国人包围的200名德克萨斯步兵,442团伤亡了近700名士兵。每拯救一个德克萨斯步兵442团就付出了三条生命的代价。他们因此赢得了“德克萨斯拯救者”的称号。1945年四月在意大利战场,442团受命进攻德军的哥特防线,这条防线之前已经足足阻挡住了盟军六个月的进攻。442团士兵呼喊着“万岁”发起其他美军不敢尝试的自杀式冲锋(很像后来日本的“神风敢死队”),结果不到一天他们就渗透了德军的防线,之后三个礼拜中,把德国人一路驱赶到了波河流域,442团的不怕牺牲玩命死磕使得他们的上司第五军长官克拉克将军看得目瞪口呆。到了5月初,德军终于缴械投降,面对着打败他们的身材矮小体格瘦弱的黄脸孔日裔美国兵,德国人一脸疑惑却输得心悦诚服。值得一提的是在进攻哥特防线的战斗中,442团有一位叫做宗森贞雄的一等兵为了拯救战友而主动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宗森贞雄当时孤身一人逼近德军掩体,用手榴弹摧毁了两个机枪火力点,当他向己方阵地后撤时,一枚手榴弹落进了他身旁的一个弹坑里,宗森贞雄的两位战友正隐藏在那个弹坑内,宗森贞雄扑向即将爆炸的手榴弹用自己的生命挽救了战友。他的勇敢和自我牺牲赢得了美国人的极大尊敬,美国军方向他追授了最高奖励——荣誉勋章。

二战结束后,442团因为战绩卓著被选派参加1946年独立日的阅兵仪式,美国总统杜鲁门充满感慨和赞叹地对他们说:你们不仅仅要和残酷的敌人作战,还要面对友军的歧视,然而你们战胜了这一切。442团是二战时美国部队伤亡率最高的部队,组建之初,部队人员约4000名,因伤亡率巨大,至二战结束补充人员的数量是原人数的2倍半,二战期间在该团队服役过的士兵总数达到14000人。巨大的伤亡率反映出这支部队不怕牺牲死磕硬打的战斗风格,也为这支部队赢得了极大的荣誉和美国民众普遍的尊敬。这支部队是赢得各种嘉奖和奖章最多的部队,获得9千多枚紫星勋章,八次美国总统部队嘉许奖,21位成员获得二战荣誉勋章。

442团的经历使我想起三国时庞德征战蜀国关羽的事迹。庞德原是马超的副将,勇猛善战。马超投奔刘备时,庞德没有跟随,后来投奔了刘备的敌人曹操。曹操派于禁为大将征战关羽时,庞德自告奋勇为副将,可是于禁和曹操都怀疑他的忠诚度,怕他因过去的主人马超之故而心猿意马首鼠两端。庞德为了表示誓与关羽死磕到底的决心打造了棺材带往军中。曹操深受感动遂派他担任副将出征。结果庞德果然骁勇异常与关羽死磕到底。不仅用毒箭射伤了关羽,遭水淹被擒之后也绝不投降大骂关羽不屈而死,而那个主将于禁却屈膝投降了关羽。庞德死后受到曹魏极大的尊敬,一直到曹丕称帝还对他念念不忘称赞有加。庞德之所以能焕发出超人的勇气,与他不受信任的处境不无关系,人在逆境之中要么沉沦,要么奋起。一旦奋起,其迸发出的勇气和力量往往超乎寻常让人瞠目结舌。庞德如此,442团的日裔美国兵也一样,为了证明自己与其它族裔美国人一样忠诚于国家,他们将因受歧视而积攒的憋屈统统转化为怒火和力量,投向战场上的敌人。这样的士兵视荣誉更高于生命,不怕牺牲死拼到底是难以阻挡和战胜的。

442团用他们勇于牺牲勇敢作战的精神证明了自己对于国家的忠诚,赢得了国家和国民的信任和尊敬。日裔美国人如今在美国普遍受到尊敬大概与当年的442团不无关系。而即使在日本本国,提到当年交战国的日裔442团也是充满敬意和骄傲的。当然,有一点美国军方当年做得聪明而地道,就是避免将442团派往东方战场与日本军直接作战,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浏览(2746) (39) 评论(5)
发表评论
总共有28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