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玉米穗的博客  
随便吧,瞎写写  
我的网络日志
说说金庸武侠小说和臭豆腐 2020-01-15 15:21:02

武侠小说和臭豆腐看似风牛马不相及,却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喜欢的人喜欢的无以复加,讨厌的人讨厌的一塌糊涂。
臭豆腐在不同地方有不同品种,王致和乳制臭豆腐源远流长很有名,不过在上海通常是油炸臭豆腐。无论是乳制臭豆腐或油炸臭豆腐都是“臭不可闻”,很远就能闻到那个味儿。然而很多人喜欢吃,据说好吃就好吃在那个“臭”,如果不“臭”,就没有了“神韵”,寡然无味了。但对于讨厌臭豆腐的人而言,那个无法体会,那个“臭”味闻闻就能使胃里倒海翻江食欲顿失,莫说吃了。我是吃不来臭豆腐的,但朋友里很有几个臭豆腐“党”。有一回一同吃饭,他们叫了臭豆腐来,那味道熏得我几乎要涕泗横流,一个朋友劝我吃一点尝尝味道,说: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吃吃看嘛。我说臭豆腐的味道不吃就能闻到。他说:这你就不懂了,臭豆腐是闻着臭,吃着香。好吃就好吃在那个“臭”。他力邀我尝一块,盛情难却我勉力为之试了试,结果差点吐出来。虽然一口吐掉了那块臭豆腐,但那晚上胃口大倒,再不想吃什么东西了。但我的那帮哥们,吃完了最初叫来的臭豆腐,尚且意犹未尽,后来又追加叫来了两三份。
爱之者爱,厌之者厌。在这一点上武侠小说与臭豆腐颇有几分相似。小说种类繁多,武侠小说是其中一种。小说有写的好坏之分,但在种类或题材上应无高低之分。有意思的是武侠小说褒贬意见分歧之大在其他种类小说中十分罕见。金庸可以算作武侠小说的代表人物,他的武侠小说粉丝不仅遍及大江南北,而且遍布世界各地华人世界。金庸不仅是北京大学的名誉博士,而且他的武侠小说还成了一门研究课目。那个很有名的北大教授孔庆东就是金庸武侠小说专家,著有专门论述金庸小说的专著,全方位论述金庸武侠小说的思想性艺术性人物语言等等。然而另一方面对金大侠不以为然把他武侠小说贬得一钱不值的也大有人在。比如王朔就把金庸归类于“港台四大俗”之一,对其武侠小说极尽嘲笑讽刺挖苦之能事,王朔的评论尽管遭到众多金庸粉丝的愤怒声讨和抨击,但获得的支持和共鸣也是丝毫不占下风的。
我个人不是金粉,也不喜欢其他任何武侠小说。我周围的邻居朋友甚至家人里不乏金粉,很早以前就常有朋友推荐我读金庸梁羽生等的武侠小说,告诉我好看的不得了,一定要读。我曾经试着读了读,却读不下去,觉得整个就是胡编乱造想入非非,读不了几章就半途而废了。朋友们觉得不可思议,那么好的东西怎么会读不下去?我也觉得不可理解,这种胡乱编造杜撰的东西有啥好看的?为了理解金庸武侠小说究竟好在哪里,我特地去读了孔庆东的金庸小说研究专著,结果毫无帮助,连孔庆东的那本专著也觉得味同嚼蜡无法卒读——孔庆东的其他文章其实写得不错,尤其是研究鲁迅的。后来我便明白一个道理,其实就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个人口味不同。就如臭豆腐一样,说一千道一万,爱吃的人就是觉得好吃,不爱吃的人就是觉得难吃。爱吃的人说好吃就好吃在那个“臭”,不爱吃的人觉得“臭”就是臭,绝无好吃之理。
武侠小说粉丝与武侠小说“喷子”如果想要争论武侠小说的好坏,就如臭豆腐“党”与非臭豆腐“党”争论臭豆腐到底好吃与否一样,是白费力气毫无结果和必要。好像现在常说的“鸡与鸭讲”一样,永远各说各话,没有交集。不过“鸡”有“鸡”要说的,“鸭”有“鸭”要说的。鸡鸭若都有话憋不住要说,最好鸡找鸡,鸭找鸭去说,如此不会无事生非,就可以天下大吉了。







浏览(640) (7) 评论(1)
发表评论
蔡英文轻松连任,台湾越走越远 2020-01-11 13:45:35

台湾大选结果出来了,蔡英文高票连任,毫无悬念。800多万选票,得票史上最高,韩国瑜即便把屡战屡败的宋楚瑜那六十万票一并算上还差了近两百万票,可谓一败涂地。
这么大的差距显然不是仅仅凭借豢养一批“网军”造谣生事抹黑墨红对手就能造成的。蔡英文上届总统任内政绩乏善可陈,社会上怨声载道,以至一年多前县市长选举,民进党惨败,国民党乘势攻城略地赢得大部县市长席位,尤其是高雄市长宝座被韩国瑜虎口拔牙夺取,顺势掀起一股寒流,看似势不可挡,如今看来不过是“回光返照”,一年左右的时间潮涌潮退,打回原地。
这一年多来民进党执政并无改进,他们的选举策略也基本老一套,除了抹黑抹红对手以外,就是坚决反对“一国两制”,区隔对抗大陆,选前不久民进党利用立法院席位多数优势强行通过“反渗透法”,在岛内引起轩然大波,被国民党批为是绿色恐怖不得人心,可是那800多万选票证明此举在岛内不仅并非不得人心,反而可能“深入人心”,至少是得到了800以上的“人心”。
蔡英文上一届任内,大陆从经济上外交上对之施以压力,台湾外交国越来越少,日益孤家寡人。大陆一直说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在打压民进党同时也对民间和其他政党伸出橄榄枝,可是效果甚微,民进党在岛内不仅不孤立,反而势力越来越大,政权越来越稳固,从这次大选结果看“寄希望于台湾人民”是靠不住的,“台湾人民”会让“大陆人民”的希望成为泡影。这次大选结果说明:台湾人即便经济不振甚至倒退,即便区区几个芝麻绿豆的外交国被大陆分化瓦解纷纷改换门庭弃“岛”而去,也不想同你大陆“血浓于水”,他们要的是:你是你,我是我。蔡英文民进党的大胜说明台湾大部民意并非被民进党绑架,而是心甘情愿地认同民进党的“国家定位”政策,正在与大陆背道而驰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浏览(2402) (34) 评论(35)
发表评论
《大明风华》王学圻的明成祖演绝了 2020-01-09 15:44:25
最近在看电视剧《大明风华》,已经看了二十多集,感觉不错,演员演得好,尤其是老演员王学圻,把明成祖朱棣一角刻画得入木三分,演绝了。《大明风华》主角是朱亚文和汤唯,前者出演明宣宗朱瞻基,后者演朱瞻基的皇妃。朱亚文汤唯都是很好的演员,我最初是因为这俩演员去看这戏的。刚看了一两集时觉得有些戏说,与真实历史差异大,想放弃不看的——我通常不看戏说历史的电视剧,觉得胡编乱造哗众取宠意思不大,但看着看着却被吸引了。但我得说被吸引的最大原因是老演员王学圻。王学圻饰演明成祖朱棣。朱棣这个皇帝雄才大略而心狠手辣,给人印象有乃父明太祖朱元璋之风,而青出于蓝胜于蓝。他诛方孝孺十族,其残酷凶横在中国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他创下的业绩也使他足以置身屈指可数的伟大帝王之列。明史里的朱棣是一代雄主,高大威猛可畏,但内心世界难以窥见。《大明风华》里王学圻在原汁原味还原朱棣一代雄主威严风貌的同时,很成功巧妙地刻画出其内心柔软的一面,尤其是篡逆皇位在他心里留下的抹不掉的阴影——他努力建功立业其实也有弥补其大逆不道篡夺大位的用意。王学圻在《大明风华》里的朱棣不是主角,但其分量给人的印象力压剧中所有角色。他的演技炉火纯青,许多戏让人完全忘记是在看剧,而被其感染打动,感觉剧中王学圻正是明史里走出来的活脱脱的明成祖。
国内电视剧历史剧占不小比重,皇帝在各类历史剧中频繁出现,时常与观众见面,以至于还出现了不少所谓皇帝专业户,如唐国强陈道明陈宝国张铁林张国立等人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这朝那朝的“皇帝”。这些“皇帝”良莠不齐,就我本人观感而言,比较好的是陈宝国的汉武帝和嘉靖皇帝,另外焦晃在《雍正王朝》里的康熙也不错。比较差劲搞笑的是张铁林的“皇帝”,只会混在一帮小姑娘(格格)和公子哥里咋咋呼呼大呼小叫。唐国强陈道明张国立原本演技不差,但他们的皇帝也总有装腔作势端着拿着的感觉。相比之下王学圻的明成祖另辟蹊径,演得自然深刻有说服力感染力,十分难能可贵。
王学圻是老演员,功力深厚,他早期演过许多小角色,有的出场很少,三五镜头,却就能给人留下印象,比如《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他演夏雨的父亲,寥寥几个镜头几句话就把一个军人严格简单又稍显粗暴的教育子女的风格表现得活灵活现。还有他在《天地英雄》里饰演的反派,那部电影里大腕云集,有姜文还有日本中生代演员中井一贵,相比之下王学圻的存在感力压姜文中井一贵。他的演技厚积薄发,后来成为陈凯歌中意的“御用”演员,他的大器晚成,如今初次试演皇帝就能无出其右,绝不是偶然的。
中国有不少如王学圻这样的好演员,低调不张扬,演戏兢兢业业,厚积薄发,一旦遇到好剧本便能奉献出使人过目难忘的经典角色。是值得赞赏的。



浏览(544) (6) 评论(0)
发表评论
年末说说扔弃废物的冲动和阻碍 2019-12-31 13:25:23

2019最后一日了,除旧迎新之际,说说扔弃废物的事儿。 

 

我常常会有扔弃废物的冲动。当我一人闲坐在家无所事事时,环顾房间就会寻思哪些废物是我可以将之提溜出去扔进垃圾箱的。家里废物很多。壁橱里,橱柜里,箱子里都有。
 

有必要定义一下什么是废物,废物就是无用之物。照我看来无论这东西贵贱新旧好坏,放在那里没有用场,徒然占据空间,就是废物。应该拿走,扔进垃圾箱去。从这个定义出发,家里符合废物条件的东西有许多,比如壁橱里不再穿用的衣物鞋子,不再使用的各类书包背包手提包,多余的雨伞,从未戴过的帽子,离开学校后从未再打开读过一行字的积了许多灰尘的教科书和学习笔记,还有大小不一的塑料盒纸板箱,磨损了的旧箱子,多余的锅碗瓢盆壶等等,以我之见,都在废物之列,应该丢弃。然而实际上,那些个废物并不能按照我的意思统统被扔掉。不是我不想扔,是老婆不让扔。

在废物的认知问题上,老婆与我有差异。尽管对于废物的定义——无用之物,我俩取得了高度共识。但问题是在哪些可算是无用之物的关键点上,我们难以达成共识。我觉得长期不用或从未用过的,就证明是无用之物。但她说长期不用不等于永远不用,从未用过不等于将来不用,你怎么知道有一天我又要用到它们呢。万一哪天我想用的时候,没有,你再去买新的吗?就是去买,也来不及云云。我无话可说。她又说:你看你书架上那些书,很多你根本没读过,读过的也没见你再读,你怎么不扔掉呢?我觉得自己理亏,有点己所不欲施加于人的味道。但仔细想想我的那些书与上述那些“废物”还是不能划等号的。因为尽管那些书有许多我确实没有读过,但我却清楚地记得那些书在书架上所处的位置,所以即便它们被移动过,我也立即会察觉,可见那些书在本人心里还是有位置的。而上述那些废物,其实老婆根本想不起它们的存在,可见在她心里并没有那些废物的位置。此外我已读完的书,如果觉得是烂书,无论作者是谁,也是扔进垃圾箱去的。

虽然我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处理家中废物,但我还是瞒着老婆悄悄地逐渐地丢掉了一些,结果她毫无察觉。这验证了我上述结论:老婆其实根本不记得那些废物的存在。我觉得那些无用之物对于老婆而言,大概与从前的后宫三千佳丽对于皇帝的价值是一样的。其实如果没有那些被阉割了的太监们打点管理张罗,众多佳丽里跑出去几个找相好幽会,皇帝哪里知道?皇帝不急太监急,太监看管之下,佳丽们既无机会与他人结秦晋之好,又少有机会得到皇帝宠幸,有名无实空耗一生。

在废物问题上我还想起小时候与母亲的分歧。那时候吃剩下的饭菜,没有冰箱收藏,留过夜可能会馊掉,她总是扒拉扒拉分到我们兄弟碗里要我们吃掉。可是我们肚子已饱,不想再吃。我说:吃不下了,倒掉算了嘛。母亲觉得我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斥责我说:你到大方唻!这是粮食,倒掉?!讲得出!你不觉得浪费,暴殄天物呀。可我觉得吃饭是身体需要,当我吃饱了,不想再吃,却仍然硬往胃里塞,是将胃等同于垃圾桶。对剩饭而言去往已然拥挤不堪的胃里丝毫不见得比去垃圾桶里能够享受更多的舒适和荣誉,而对于吃饱了的胃而言,塞进更多的饭菜,除了使得胃器官本身超负荷运转之外,还连累整个人都不舒服。实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尽管如此,我那时大多还是硬吃下去的。虽然胃里心里都不舒服。

我以前觉得与母亲在剩饭也即废物问题上的分歧是源于代沟,后来在废物的认知问题上发现与老婆也颇不相同。于是,我确定这不是代沟。现在我倒是比较相信这种差异可能来自于性别,男女思考问题的方式角度不同,大概就导致了对废物认知的不同吧。

在废物认知和处理问题上与老婆的差异使我得到了两点认识:其一,在同一问题上,要想取得共识,是很不容易的。夫妻二人之间都会鸡同鸭讲,各说各话,何况人多嘴杂的大千世界?可见建设和谐社会实在是任重而道远。其二是说归说,做归做,只要不当面忤逆老婆的意志,自作主张悄悄地逐渐地处理一些废物,还是切实可行的。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是这样来的吧。




浏览(996) (11) 评论(10)
发表评论
人群里捅出的黑拳和网上的下三烂谣言 2019-12-27 12:26:01

许多年前,有一年夏天去青岛旅游,住在一个小学校里。那学校利用暑假把教室当旅馆用,在教室里打了若干通铺,如兵营似的,我们就睡在那里的通铺上。有一天夜里,忽然听到外面凄厉的女人叫骂声,接着一阵骚动,许多人都跑了出去。我也跑出去看究竟。原来是一个女的上厕所时发现有男人偷窥,大声呼喊。那个男的发现大事不好,掉头就跑,但没能跑掉,一会儿就被一群人揪着,推搡着,逮回来了,大家伙儿将他团团围住,里三匝外三匝,把那家伙吓得浑身发抖,不住求饶。被偷看的那个女人气急败坏,一边用山东话痛斥那个男人是变态,一边抡圆了胳膊甩给那男的一个大耳刮子。那男的“啊呀”一声,身体一矮,用手捂脸说:别打我,求求大姐,别打我。他不讨饶还好,一讨饶,顿时招来一顿拳脚交加。但这顿拳脚交加不是来自那个“大姐”,而是来自周围的人群。也看不清是谁的拳,谁的脚,反正从黑压压的人群里忽然就捅出来了七手八脚。有的拳脚不小心误落到前面围观者的身上,引来不满的叫骂。但收获拳脚最多的自然还是那个倒霉蛋,被打得抱头蹲在地上缩成一团。

这事给我印象很深,后来还时常会想起。我寻思那个“大姐”甩那个大耳刮子倒也情有可原,毕竟是当事者,被那家伙恶心了一下,心里窝囊冒火,甩大耳刮子解解气也是人之常情。但我觉得比较有趣的是从周围人群里七手八脚捅出来的黑拳脚。那些个打黑拳踹黑脚的围观者又没有被偷窥(都是些男人,也没人要“窥”),哪里来的那么大火气,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却莫名其妙非得对那家伙拳脚相加。也许有人会说,那个家伙变态,活该挨揍。所以对其拳脚相加也是该出手时就出手,可算是见义勇为的行为,好歹让那家伙长点记性接受教训。但我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虽说那家伙活该为其“变态”行为而接受惩罚,但那惩罚自可以也应该由执法机关去执行。至于那些个围观者捅出来的拳脚,我不相信其用意是见义勇为,我倒觉得更像是一种浑水摸鱼趁火打劫,目的就是趁机打人。打人是违法行为,把人打坏了要承担后果。可是躲在人群里七手八脚地打黑拳踹黑脚却很安全,就算把人打伤了打残了,也搞不清谁是具体的施暴者。对人施加暴力又不必承担后果,干违法之事而无需担心受到惩罚,何况还有似乎堂而皇之的理由——打的是活该挨揍之人,所以何乐而不为?不打白不打。恐怕这才是那些打黑拳踹黑脚的围观者的真实想法。他们的黑拳黑脚与见义勇为不相干,即使遇上清白的无辜者,只要有机会,不必承担后果,躲在人群里,没有暴露身份的危险,这些围观者定然是心安理得黑拳照打不误的。真正见义勇为的人,我相信不会干那种躲在人群里打黑拳的勾当;而躲在人群里打黑拳的人,我怀疑也不会见义勇为。敢做不敢当,没有承担后果的胆量,没有堂堂正正地做事的胆量,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指望他会见义勇为呢?

类似于躲在人群里打黑拳的事情,不仅在现实社会里看得到,在网络虚拟世界里更是随时随处可见。弄个不三不四的假名,反正没人知道是何方人士,身居何处,不必担心“言责”,无需承担后果,万一苗头不对,还可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换个假名字,所以尽可以口无遮拦。人身攻击,污言秽语,怎么下作怎么说;造谣诅咒,怎么刻毒怎么来。辱骂女人时,夹带着意淫;攻击男人时,捎带上爹娘。他们所不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老老实实地说几句干干净净的人话。

记得前两三年一则关于马云全家罹患绝症的消息纷纷扬扬传得到处都是,后来证实显然是谣言。但那谣言出自何方神圣却不得而知。我总好奇并尝试揣测那不知隐身于何处的谣言原创者的心思和动机,想必是对马云心怀不满:也许是嫉妒马云的成就,也许是看不惯马云的张扬,或许买了几件淘宝的假货,或许只是不喜欢马云的外星人摸样,但想必不会有类似于杀父夺妻的血海深仇(至今尚未听说过马云有命案在身,也没听说他有过黄世仁霸占喜儿之类的恶霸行为),何至于就要造出那么刻毒的谣言,不仅诅咒本人,而且连老婆孩子也不放过。这类谣言创作者的想象力和创作能量的确惊人,但其用意和心思实在不是本人所能窥见的。

鲁迅先生生前对当时社会里的麻木无聊的看客深恶痛绝,写了许多文字鞭挞他们。他要是活到今天,会很欣慰地看到,如今的看客(观众朋友)已经大有长进,既不麻木,更不无聊。他们学会了积极参与:在现实生活里躲在人群里打黑拳;在虚拟世界里顶着假名玩下三烂。



浏览(726) (21)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36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7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