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玉米穗的博客  
随便吧,瞎写写  
我的网络日志
2020春节窝在家里神游 2020-01-23 11:44:49

转眼又到春节了。今年春节也没啥特别的,猪年鼠年鸡年狗年,啥子年的春节对本人而言都一样。
事实上我早已对春节麻木不仁没有感觉了。87年是我在国内过的最后一个春节,那两三年的春节晚会很热闹,红红火火。费翔好像唱了个“冬天里的一把火”,顿时让自己火遍了大江南北。马季说了个“宇宙牌香烟”,没几天宇宙牌香烟真的在市场上出现了。再早两年香港小个子张敏敏穿身中山装唱了个“我的中国心”,也是立马红的一塌糊涂,我去外地游玩时火车上都听得游客哼唱“长江黄河在我心里重千斤”。屈指算来那都是30几年前的事了,如今马季早已驾鹤西去——他的儿子马东子承父业已经成长为一个著名主持人。张敏敏身体膨胀一圈变成一个慈祥矮胖大叔,很少出来唱歌了,只有费翔还在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最近似乎正在出演殷纣王?
87
年我去了日本,开始每到春节还总有些怀念从前国内过年氛围,时间长了,竟也就慢慢淡薄了,逐渐春节不春节的似乎与自己没啥关系了似的。倒是来加拿大后,这里的唐人街每到春节总有华人游行,锣鼓喧天舞着狮子,沿街围满了观看的人墙,别有一番风味。还有这里的政客,市长甚至省长春节时常会出现在华人堆里,现学现卖洋腔洋调地来一句“恭喜发财”,两手抱拳作揖与大家互动,他们周围倒并不见前呼后拥的保镖,派头与国内大人物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年轻时喜欢到处跑跑看看,那时国内交通远不如眼下发达便利,但年轻就不在乎那些,踩个自行车就能一路从上海到宁波沈家门普陀山,玩得兴致勃勃忘乎所以。随着年龄增长,那到处瞎跑瞎转悠的热情渐渐淡去,现在是一动不如一静,情愿呆在家里发呆神游了。从前学英语新概念,有篇课文说有个钓鱼的老坐在小船上钓鱼,却除了破皮鞋之类的垃圾从来没有鱼儿上钩,人们嘲笑他瞎费劲,他却说他其实享受的就是坐在船上无所事事灵魂出窍(enjoy doing nothing at all)。我现在似乎也是这种状态了吧。坐在家里上上网看看微信,有朋友熟人出外游玩发文发相片,我便一边啜着热茶,一边欣赏一下图文,随之神游,忽东忽西,忽国内或国外,忽云雾缭绕的深山之中,忽一望无垠的大海之上,漫无边际让魂灵随意飘荡,感觉省心省力省钱而其乐无穷。
今年2020年春节本人哪儿都不去,依然打算窝在家里神游。







浏览(399) (1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上海弄堂邻居(一) 2020-01-21 09:18:55

上海苏州河现在整治得很好,河面宽阔,河水泛绿清清爽爽没有一点垃圾漂浮水面。时或来往船只在河上穿行,穿过横跨于河上的桥梁驶入或驶离黄浦江去。靠近福建北路那里沿北岸的高档住宅区,高楼大厦周围树木成荫,绿色地带的草坪修葺考究,这里那里小亭子点缀其中,环境漂亮而舒适。这一带现如今今非昔比,天翻地覆,完全没有了从前的旧模样儿。

从前那里完全是另一种景象,那景象直到九十年代末几十年里并无改变。当初苏州河水浑浊是黑黄色的,泛着浓厚的淤泥腥臭味儿,退潮时河边露出些许黑泥,黑泥上这里那里鼓起水泡,像螃蟹嘴里吐出的泡沫,涨大了自行破裂。福建路浙江路那一带的河里边上经常停泊着木船,歪七竖八,使得那一段的河道变得狭窄局促。船民以船为家,常见到那些船上有妇女生炉子做饭,在河中涮拖把拖拭船舷,小孩子在船篷里钻出钻进,夏天时大男人们赤膊坐在船头或船舷啃西瓜,啃完将瓜皮随手抛入河中,再取一瓣接着啃。那时的河里总有许多瓜皮之类的垃圾浮在黑色水面上随波荡漾上下漂浮。

从河南路向西到福建路到浙江路沿苏州河北岸的路坑坑洼洼,路面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破损之处,路边是些旧仓库,常有一捆捆生了锈的长铁条堆放路边。那条路不是主要干道,公交车不通行,但时有小型卡车或出租车之类机动车辆抄近路来往驶过。机动车辆在行驶着的自行车中间歪歪扭扭颠簸穿行,雨天时,车轮碾过地面破损处的积水坑将污水带起,飞溅到边上骑自行车人身上,便会惹来一串怒骂:寻死啊!眼珠子瞎掉啦!死不掉的!

我家当初就住苏州河北岸福建北路那一片。那一带人们当初称之为“老闸桥”。福建路是一条南北向的长马路,以苏州河为界,河北岸这段是福建北路,向北一直延伸到塘沽路那里去;河南岸是福建中路,穿过北京路南京路延安东路后就是福建南路。福建中路到福建南路有公交车通行(当初14路无轨电车就沿那条路行驶),福建中路靠近南京路那一段路边住户商店混杂,行人自行车公交车熙熙攘攘;一桥之隔北岸则纯是居民区域,马路狭窄,不走公交车。路边夹道两排黑瓦木房,结构大致相同,二层楼高,二层都是窗子,红漆剥落的窗框高而窄,窗子是向外推的,窗外有简陋的晒衣架,几根长竹竿横架其上,天好时各家各户将被子被单之类晒在窗外,走在路上一眼望去花花绿绿的被子被单遮天蔽日好似万国国旗,虽有些不伦不类却很蔚为壮观。

那一带的房子里都没有厕所,那时家家户户使用红漆马桶方便,早上将马桶排在门外路边,等待粪车来清空屎尿。福建北路靠苏州河边有一公共厕所,解大号处是一条沟,没有门板遮挡。男人常去那里方便,记得有次在那里小解,一大胖男子气喘吁吁尿流湍急,砸的小便池劈啪作响,边上并排撒尿的两个十来岁的小赤佬相互挤眉弄眼做鬼脸,忽然开口唱道: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大胖仔急流泄尽,条件反射身体一激灵,手把家什抖动几下,横眉怒目丢下一句:小赤佬要吃生活(找揍)对吧?摇晃身体扬长而去。

我家窗口下面路边那时常有人打牌,那些打牌的都是街坊邻居,他们的子女多是我的中小学同学。那几个打牌的围成一圈坐在小竹椅上,嘴上叼着烟,乜着眼,吆五喝六声中夹杂着“啪,啪”将牌甩在小桌上的声响。那些人的身后常围着一圈观战的,多数也是脸熟的附近住户,偶尔也有来往经过的行人驻足观战,观战者时而出谋划策点评一二时而扼腕叹息,打牌的听了不耐烦,抢白道:侬来三(你行),侬来打好伐?那些人打牌瘾大,通常都是持久战,中午前后开始没有几个小时不到日落天黑不收兵。

阿訇通常是站在人群里观战的,时不时发点事后诸葛亮的评论,一边嘴里啧啧做声一边摇头晃脑表示对那些人出臭牌的不以为然。那些人烦他也激他:那么侬来试试看呀。但他不掺和,他说那些人没档次,他不屑与他们为伍。可是后来阿訇进了局子(公安局),放出来后的那段时间他很失落,便也经常混杂其中吆五喝六大打其牌。

阿訇是我家同一门洞里的邻居,那时三十七八岁,我们叫他阿訇哥哥。他老婆婚后没几年跟人私奔了,留下个儿子跟他过,那时已经十几岁。阿訇妈是个小脚老太太,我们那里老老少少都称之为姨姆。姨姆身体肥胖走路摇摇晃晃,跟阿訇爷俩祖孙三代住一块儿。阿訇曾经得意一时,文革时当过造反派小头头,做过工宣队。他年轻时相貌堂堂,浓眉大眼宽脸膛,姨姆经常将阿訇年轻时的相片翻出来给我们看,说是同赵丹一模一样。但那时阿訇体型已经走形,日益向他妈看齐,变成了一个松松垮垮的白胖子。文革一结束阿訇就好运不再,回到车间里去干活,他老婆也另攀新枝与他离婚了。

姨姆经常说阿訇那个私奔走了的前妻坏话,说她是个骚货,还没结婚就跑来家里找阿訇睡觉。说是穿个三角裤在屋里晃来晃去勾引阿訇,全不在乎她这个当妈的就在一板之隔的阁楼里。完事了裤子都不穿,两腿叉开大模大样四仰八叉在床上,“没看到过那么不要面孔的女人”,她说。阿訇婚后与他老婆吵架是日课,关起门来,吵架声震得过道里木板墙索索颤动。时或还大打出手,隔门听得屋里“叮铃哐啷”摔碎碗盘热水瓶之类东西的声音。然后门突然猛地拉开,他老婆披头散发一脸怒容满面鼻涕眼泪夺门而出,将门在身后“砰”地用力关上,将阿訇“侬有种走了就不要回来”的声音关在门内。他老婆果真有种,走了之后就不回来了,连儿子也没要。

阿訇没了老婆很寂寞很烦躁,他经常揍他儿子。但他说他不稀罕那只(个)女人(他前妻),据他说他前妻要他将老娘(姨姆)赶走,说:有她无我,有我无她;要娘还是要老婆,阿訇你看着办吧。阿訇是孝子,毫不犹豫选择了“要娘”,他说娘只有一个,老婆没了可以再讨。但是他老婆出走之后阿訇至死再没有讨过老婆。(待续)



浏览(881) (29) 评论(2)
发表评论
说说金庸武侠小说和臭豆腐 2020-01-15 15:21:02

武侠小说和臭豆腐看似风牛马不相及,却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喜欢的人喜欢的无以复加,讨厌的人讨厌的一塌糊涂。
臭豆腐在不同地方有不同品种,王致和乳制臭豆腐源远流长很有名,不过在上海通常是油炸臭豆腐。无论是乳制臭豆腐或油炸臭豆腐都是“臭不可闻”,很远就能闻到那个味儿。然而很多人喜欢吃,据说好吃就好吃在那个“臭”,如果不“臭”,就没有了“神韵”,寡然无味了。但对于讨厌臭豆腐的人而言,那个无法体会,那个“臭”味闻闻就能使胃里倒海翻江食欲顿失,莫说吃了。我是吃不来臭豆腐的,但朋友里很有几个臭豆腐“党”。有一回一同吃饭,他们叫了臭豆腐来,那味道熏得我几乎要涕泗横流,一个朋友劝我吃一点尝尝味道,说: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吃吃看嘛。我说臭豆腐的味道不吃就能闻到。他说:这你就不懂了,臭豆腐是闻着臭,吃着香。好吃就好吃在那个“臭”。他力邀我尝一块,盛情难却我勉力为之试了试,结果差点吐出来。虽然一口吐掉了那块臭豆腐,但那晚上胃口大倒,再不想吃什么东西了。但我的那帮哥们,吃完了最初叫来的臭豆腐,尚且意犹未尽,后来又追加叫来了两三份。
爱之者爱,厌之者厌。在这一点上武侠小说与臭豆腐颇有几分相似。小说种类繁多,武侠小说是其中一种。小说有写的好坏之分,但在种类或题材上应无高低之分。有意思的是武侠小说褒贬意见分歧之大在其他种类小说中十分罕见。金庸可以算作武侠小说的代表人物,他的武侠小说粉丝不仅遍及大江南北,而且遍布世界各地华人世界。金庸不仅是北京大学的名誉博士,而且他的武侠小说还成了一门研究课目。那个很有名的北大教授孔庆东就是金庸武侠小说专家,著有专门论述金庸小说的专著,全方位论述金庸武侠小说的思想性艺术性人物语言等等。然而另一方面对金大侠不以为然把他武侠小说贬得一钱不值的也大有人在。比如王朔就把金庸归类于“港台四大俗”之一,对其武侠小说极尽嘲笑讽刺挖苦之能事,王朔的评论尽管遭到众多金庸粉丝的愤怒声讨和抨击,但获得的支持和共鸣也是丝毫不占下风的。
我个人不是金粉,也不喜欢其他任何武侠小说。我周围的邻居朋友甚至家人里不乏金粉,很早以前就常有朋友推荐我读金庸梁羽生等的武侠小说,告诉我好看的不得了,一定要读。我曾经试着读了读,却读不下去,觉得整个就是胡编乱造想入非非,读不了几章就半途而废了。朋友们觉得不可思议,那么好的东西怎么会读不下去?我也觉得不可理解,这种胡乱编造杜撰的东西有啥好看的?为了理解金庸武侠小说究竟好在哪里,我特地去读了孔庆东的金庸小说研究专著,结果毫无帮助,连孔庆东的那本专著也觉得味同嚼蜡无法卒读——孔庆东的其他文章其实写得不错,尤其是研究鲁迅的。后来我便明白一个道理,其实就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个人口味不同。就如臭豆腐一样,说一千道一万,爱吃的人就是觉得好吃,不爱吃的人就是觉得难吃。爱吃的人说好吃就好吃在那个“臭”,不爱吃的人觉得“臭”就是臭,绝无好吃之理。
武侠小说粉丝与武侠小说“喷子”如果想要争论武侠小说的好坏,就如臭豆腐“党”与非臭豆腐“党”争论臭豆腐到底好吃与否一样,是白费力气毫无结果和必要。好像现在常说的“鸡与鸭讲”一样,永远各说各话,没有交集。不过“鸡”有“鸡”要说的,“鸭”有“鸭”要说的。鸡鸭若都有话憋不住要说,最好鸡找鸡,鸭找鸭去说,如此不会无事生非,就可以天下大吉了。







浏览(775) (11) 评论(1)
发表评论
蔡英文轻松连任,台湾越走越远 2020-01-11 13:45:35

台湾大选结果出来了,蔡英文高票连任,毫无悬念。800多万选票,得票史上最高,韩国瑜即便把屡战屡败的宋楚瑜那六十万票一并算上还差了近两百万票,可谓一败涂地。
这么大的差距显然不是仅仅凭借豢养一批“网军”造谣生事抹黑墨红对手就能造成的。蔡英文上届总统任内政绩乏善可陈,社会上怨声载道,以至一年多前县市长选举,民进党惨败,国民党乘势攻城略地赢得大部县市长席位,尤其是高雄市长宝座被韩国瑜虎口拔牙夺取,顺势掀起一股寒流,看似势不可挡,如今看来不过是“回光返照”,一年左右的时间潮涌潮退,打回原地。
这一年多来民进党执政并无改进,他们的选举策略也基本老一套,除了抹黑抹红对手以外,就是坚决反对“一国两制”,区隔对抗大陆,选前不久民进党利用立法院席位多数优势强行通过“反渗透法”,在岛内引起轩然大波,被国民党批为是绿色恐怖不得人心,可是那800多万选票证明此举在岛内不仅并非不得人心,反而可能“深入人心”,至少是得到了800以上的“人心”。
蔡英文上一届任内,大陆从经济上外交上对之施以压力,台湾外交国越来越少,日益孤家寡人。大陆一直说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在打压民进党同时也对民间和其他政党伸出橄榄枝,可是效果甚微,民进党在岛内不仅不孤立,反而势力越来越大,政权越来越稳固,从这次大选结果看“寄希望于台湾人民”是靠不住的,“台湾人民”会让“大陆人民”的希望成为泡影。这次大选结果说明:台湾人即便经济不振甚至倒退,即便区区几个芝麻绿豆的外交国被大陆分化瓦解纷纷改换门庭弃“岛”而去,也不想同你大陆“血浓于水”,他们要的是:你是你,我是我。蔡英文民进党的大胜说明台湾大部民意并非被民进党绑架,而是心甘情愿地认同民进党的“国家定位”政策,正在与大陆背道而驰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浏览(2451) (36) 评论(35)
发表评论
《大明风华》王学圻的明成祖演绝了 2020-01-09 15:44:25
最近在看电视剧《大明风华》,已经看了二十多集,感觉不错,演员演得好,尤其是老演员王学圻,把明成祖朱棣一角刻画得入木三分,演绝了。《大明风华》主角是朱亚文和汤唯,前者出演明宣宗朱瞻基,后者演朱瞻基的皇妃。朱亚文汤唯都是很好的演员,我最初是因为这俩演员去看这戏的。刚看了一两集时觉得有些戏说,与真实历史差异大,想放弃不看的——我通常不看戏说历史的电视剧,觉得胡编乱造哗众取宠意思不大,但看着看着却被吸引了。但我得说被吸引的最大原因是老演员王学圻。王学圻饰演明成祖朱棣。朱棣这个皇帝雄才大略而心狠手辣,给人印象有乃父明太祖朱元璋之风,而青出于蓝胜于蓝。他诛方孝孺十族,其残酷凶横在中国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他创下的业绩也使他足以置身屈指可数的伟大帝王之列。明史里的朱棣是一代雄主,高大威猛可畏,但内心世界难以窥见。《大明风华》里王学圻在原汁原味还原朱棣一代雄主威严风貌的同时,很成功巧妙地刻画出其内心柔软的一面,尤其是篡逆皇位在他心里留下的抹不掉的阴影——他努力建功立业其实也有弥补其大逆不道篡夺大位的用意。王学圻在《大明风华》里的朱棣不是主角,但其分量给人的印象力压剧中所有角色。他的演技炉火纯青,许多戏让人完全忘记是在看剧,而被其感染打动,感觉剧中王学圻正是明史里走出来的活脱脱的明成祖。
国内电视剧历史剧占不小比重,皇帝在各类历史剧中频繁出现,时常与观众见面,以至于还出现了不少所谓皇帝专业户,如唐国强陈道明陈宝国张铁林张国立等人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这朝那朝的“皇帝”。这些“皇帝”良莠不齐,就我本人观感而言,比较好的是陈宝国的汉武帝和嘉靖皇帝,另外焦晃在《雍正王朝》里的康熙也不错。比较差劲搞笑的是张铁林的“皇帝”,只会混在一帮小姑娘(格格)和公子哥里咋咋呼呼大呼小叫。唐国强陈道明张国立原本演技不差,但他们的皇帝也总有装腔作势端着拿着的感觉。相比之下王学圻的明成祖另辟蹊径,演得自然深刻有说服力感染力,十分难能可贵。
王学圻是老演员,功力深厚,他早期演过许多小角色,有的出场很少,三五镜头,却就能给人留下印象,比如《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他演夏雨的父亲,寥寥几个镜头几句话就把一个军人严格简单又稍显粗暴的教育子女的风格表现得活灵活现。还有他在《天地英雄》里饰演的反派,那部电影里大腕云集,有姜文还有日本中生代演员中井一贵,相比之下王学圻的存在感力压姜文中井一贵。他的演技厚积薄发,后来成为陈凯歌中意的“御用”演员,他的大器晚成,如今初次试演皇帝就能无出其右,绝不是偶然的。
中国有不少如王学圻这样的好演员,低调不张扬,演戏兢兢业业,厚积薄发,一旦遇到好剧本便能奉献出使人过目难忘的经典角色。是值得赞赏的。



浏览(557) (6)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6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7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