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玉米穗的博客  
随便吧,瞎写写  
我的网络日志
松田优作之死及其死前绝作 (东京往事) 2017-03-19 06:20:19

1989年(平成元年)11月,日本性格演员松田优作因膀胱癌去世,当时日本各家电视媒体对此事有大量报道,其情形令人印象深刻。松田优作是深受日本人喜爱的个性派演员,死时刚刚年届四十,英年早逝,民间痛惜声一片。我在电视里看到许多年轻粉丝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其伤心欲绝情形宛如痛失亲人。影视界的许多著名演员出席他的葬礼,面对电视媒体大家脸上阴云密布,沉默寡言。曾在电影《追捕》里扮演矢村警长的演员原田芳雄是松田优作的生前至交,他在葬礼上脸色阴沉凝重地说出的一番话让人动容,他仿佛是在对松田优作说话,他说:优作,你没有死,你只是太累了,去天国稍事休息。你先去一步,请在那里等我,我们一定会在那里再相会。

松田优作的名字在那之前我是否知道,不很确定。但他主演的电影《人证》,我在去日本之前,在中国时看过。他在那部电影里扮演对涉嫌杀害亲生儿子的女嫌疑犯八杉恭子穷追猛打紧咬不放的愤世嫉俗的刑警栋居。那个栋居双眉紧锁不苟言笑,其冷峻形象使人难忘。松田优作身材高大,长手长脚,是日本人里少见的九等身。他是柔道高手,也擅长拳击,在电影《人证》中有一个镜头是他在美国酒馆中与几个寻衅黑人斗殴,其出拳之迅猛凶狠表情之咄咄逼人给人印象十分深刻。我看那个镜头时的印象仿佛演员不是在演戏,而是真在与人斗殴格斗,这或许与他演戏的投入不无关系。后来看了许多有关他生平事迹介绍和回忆的文章,据说他本人的性格与那电影里栋居的性格特征颇有相似之处,演绎栋居多少有些本色出演的味道。

001457.81209430.jpg

                 《人证》中的栋居刑警

松田优作死后的一段时间里,为缅怀纪念他,日本各大电视台频繁播映他生前主演的电影电视节目,我看了其中一些,如他早期主演的电影《苏醒的金狼》,《游戏系列》《侦探故事》等都是那时候看的。那些电影仿佛是为他量身定做的,电影故事未必十分出色,但作为演员的松田优作的确很有特色和魅力。他出演的角色常常是杀手或刑警之类的所谓硬汉角色,日语里也把这类角色叫做“狼一匹”,意思是独来独往的狼,孤独冷酷敏捷机警凶悍是这类角色给人的基本印象。而这些印象与他本人的性格似乎也有若干重叠之处。

生活中的松田优作据说性格刚勇强悍好斗,然而对于友情十分珍惜,是极重义气之人。他的性格与他的身世似乎不无关联。他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旅居日本的韩国人。松田优作是他父亲与婚外韩国女子生下的私生子,这件事给少年时的松田优作留下的心理阴影和压力不难想见。他从小随其母亲生活,那时他的名字叫做金优作,身份是在日韩国人,松田优作是他日后成为电影演员后的名字。他母亲在他年少时曾将他送往美国留学,希望他将来能够成为一名律师。但他未能如母亲愿,回国后成了一名演员,从此金优作便成了松田优作。松田优作初步成名后,花了很大力气改变国籍成为日本人,因为日本是所谓单一民族,松田优作认为只有更改国籍成为日本人,才能真正得到日本观众的认可,不至因为他的韩国身份而失望。

松田优作演戏刻苦投入,由于他形象俊朗个性鲜明,很快在影视界崭露头角。他有几件轶事在业界广为人知:一是他与原田芳雄的关系。松田优作比原田芳雄年轻若干岁,他视原田芳雄为兄长,对原田芳雄的演戏风格十分推崇。他早期演戏从台词的念法到表情动作都曾经刻意模仿原田芳雄,但后来他的演技日臻成熟,形成个人风格,名气影响后来居上超越了原田芳雄,自己也成了许多后辈演员竞相模仿的对象。二是他曾经想投到日本电影巨匠黑泽明门下做弟子,在黑泽明家里坐等三日却终于未得黑泽明出来相见,并且还被赶了出来,松田优作撂下狠话说:我竟毕生之力定要让他看到我功成名就,但我绝不出演他的电影。

201107201119175833.jpg

                 原田芳雄扮演的矢村警长

松田优作死前出演的最后一部电影是美日合拍的电影《黑雨》(《BLACK RIAN》),那部电影是他的绝作,不仅在日本电影史上拥有一席之地,当时在美国也广受称赞和好评,通过《黑雨》,松田优作在好莱坞也声名鹊起,美国不少制片商向他发出邀请,大牌影星罗伯特迪内罗原本已订好与他合演电影,但可惜松田优作那时已走到生命尽头,终于无法如愿。

images.jpg

                     《黑雨》电影海报

《黑雨》是美日合拍的警匪片,由当时美日的一线大牌明星迈克尔道格拉斯,安迪加西亚(《教父》三的主演),高仓健,松田优作等人联合主演,片中还汇集了一批日本的资深演员出演各类配角。故事情节大约是说日本黑道亡命徒佐藤在美国犯下杀人抢劫罪被美国警察迈克尔道格拉斯和安迪加西亚当场逮捕后引渡日本,可是到达日本后被黑道匪徒冒充警方抢先带走,迈克尔和安迪发现上当后,留在日本与日本刑警高仓健携手合作试图再次将佐藤绳之以法。期间美国警察安迪被佐藤杀害,迈克尔含悲忍痛与高仓健历尽艰难之后终于摧毁黑道势力,并再次将佐藤捉拿归案。松田优作在片中扮演黑道亡命徒佐藤,他出演那部电影时已确知自己身患膀胱癌来日无多,但他拒绝延命治疗和措施,对剧组严格保密自己的病情,全力以赴完成了他的绝作。我看《黑雨》里松田优作的表演时,有一种不寒而栗被深深震撼的感觉。他在那部电影里具有一种压倒一切的气势,虽然迈克尔道格拉斯,安迪加西亚,高仓健都是气场宏大极具存在感的绝佳演员,但在那部电影里气势都无法与松田优作争锋。松田优作不是用一个演员的演技在诠释那个人物,而是用自己来日无多的生命借那个人物做最后的一搏。分不清他在那部电影里的许多表情态度动作是片中角色佐藤的还是松田优作自己的,但那些表情态度和动作让人看了之后刻骨铭心难以忘记。

松田优作的死和他对于死亡所抱的态度使我联想到日本人所喜欢的樱花:樱花在盛放之后,一夜之间凋谢;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但其曾经呈现出的绝美状态长留人心,使人难以忘怀。松田优作在日本就如李小龙在世界众多粉丝心目中一样早已成为一个不朽的传奇,他的表演风格被后辈演员模仿,银幕形象被制成游戏人物,各种有关他的书籍音像在他逝去近三十年后依然大有市场,深受欢迎。

松田优作死时,留下两个年幼的儿子和一个幼女。当初,他的遗孀牵着两个幼子的手出席他葬礼的相片看着使人颇感唏嘘,然而如今他的两个儿子已经长大成人,并且子承父业,成了日本年青一代很有成就和名气的电影演员。

20091014151912.57645295.jpg

                 葬礼时的遗孀和两个年幼儿子

松田优作的生前挚友原田芳雄于2011年同样身患癌症与世长辞。原田芳雄死前一周坐在轮椅上坚持让其女儿将他推到会场出席他最后的电影作品的上映式,当时他骨瘦如柴,极其虚弱,已经无法说话。

53363335.jpg

会场全体起立拍手欢呼向他致以敬意,其情形感人至深。一周后原田芳雄死去,松田优作的儿子松田龙平为其抬棺。据原田芳雄儿子事后叙述,原田芳雄在最后的日子里,曾经两次说到梦见松田优作来接他了。想起多年前原田芳雄在松田优作葬礼上所说的那番话,如今果然兑现诺言:两个生死之交的男人分别多年之后又再聚于天国他乡了吧。(待续)




浏览(880) (5) 评论(0)
发表评论
当年轰动一时的诱拐杀害幼女事件及其他(东京往事) 2017-03-12 07:25:37

本人在日期间,日本社会上曾发生过不少具有影响的事件或事情,虽然这些事情与本人毫无干系,但有些事情给本人印象较深,在此略述一二。

首先说说当年轰动一时的宫崎勤诱拐杀害幼女事件。事情的大致经过如下:88年至89年之间的一段时间,与东京都相邻的埼玉县某市接连发生四起幼女被诱拐杀害的事件,被害幼女年龄在4岁至七岁之间,期间还曾有被害人的遗骨被装在纸箱中置放于被害者的家门口。凶手的残忍和嚣张震惊日本社会,警察一时破案无功,媒体对于该事件的报道连篇累牍,弄得案件发生地人心惶惶。当时有犯罪心理学家和所谓著名推理小说作家撰文或直接在电视媒体上现身说法,分析推理罪犯的犯罪心理,揣测罪犯的可能身份和特征,但这些专家和小说家的专业分析于案件的侦破并无实际帮助,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凶犯居然主动投书给报社(忘了是读卖新闻还是朝日新闻)扰乱视听,挑战社会。凶犯在投书中自称是一个失去生育能力的妇女,生活失意,对社会和他人绝望因而产生对社会实行报复的念头云云。投书在报上全文刊登并附有凶犯投稿手书的影印件,于是专家又通过笔迹鉴定分析凶犯的性别教育程度等等,寻找可能的线索,但仍然不得要领。后来凶犯胆大妄为,居然在风声鹤唳之中再次顶风作案,当凶犯以拍照为名试图再次诱拐某幼女时,正巧被幼女父亲撞见,上前盘问,凶犯慌张,行为蹊跷诡异,遂被幼女父亲缠住并报警,警察赶到将该行为诡异者带回警察署盘问,结果意外破获上诉案件,原来此人正是连环诱拐杀害幼女的凶犯,名字叫做宫崎勤。

案件侦破后,真相大白于天下,凶犯宫崎勤并非如投书所称是什么失去生育功能的妇女,而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御宅族”,也就是我们今天常说的宅男。此“御宅族”十分变态,警察在其住宅中搜出色情录像带六千余部,其中包含大量儿童色情录像和漫画,还有他自制的他凌辱杀害被他诱拐的幼女过程的录像。宫崎勤双手有残疾,有强烈自卑感和恋童癖,性格极其内向而扭曲。专家对其精神鉴定结果否定其有精神疾病,认为他有能力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但他的不少行为的确让人匪夷所思,比如他自称与他的爷爷感情最好,但他爷爷死后,他居然吃了他爷爷的部分骨灰,另外他父亲在他的案件侦破之后,深感无颜面对世人,因而投河自杀,宫崎勤被告知之后对其父亲因他而死完全无动于衷,甚至声称觉得很痛快,其冷血程度让人叹为观止。此外上述他在案件侦破之前给报社的投书,其动机目的也使人觉得奇怪反常。宫崎勤一直未曾对自己所犯罪行表示悔意,也不曾对被他所害幼女的家庭表示歉意,他并且自称是一个好人。但这个“好人”在经过近二十年的审判关押之后,最终于20086月在东京监狱被执行了死刑。

宫崎勤事件当时在日本社会引起很大震动,后续影响也难以消弭。事件之后,所谓的“御宅族”很受社会诟病,成人录像制造业,尤其是涉及儿童色情的影像和漫画作品受到抗议和限制,但社会上也有争论和异议,认为不能简单将宫崎勤事件与“御宅族”及色情业挂钩等等。

此事件给本人印象很深,除了罪犯犯罪性质的残忍变态之外,当时还有如下两点感想:其一是觉得日本的犯罪心理学家和推理小说家大多是纸上谈兵的空谈家,除了会胡编乱诌离奇故事之外,并无什么实际本领。他们在案件告破之前在电视和媒体上做了种种分析和推测,说的头头是道,仿佛一切了然,诸事都不出他们所料,然而真相大白之后,回头再看,南辕北辙,全是“一派胡言”。这事已经过去了许多年,有意思的是许多年后,我在看到中国的军事专家张召忠将军等人在电视上对一些中外大事做出各种引人入胜的分析推测的时候,居然不期然会想起那些日本犯罪心理学家和推理小说家当年所做的各种分析和推测来。

其二是觉得“御宅族”的生活方式对于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和成长实在是弊多利少。日本人大多性格内向封闭,不善交流,性格上与喜欢称兄道弟显得掏心掏肺的中国人很不一样。日本人虽然表面彬彬有礼,相互客气,但彼此内心相对隔膜孤寂,加上性格敏感细腻,有事多藏在心中,天长日久势必觉得压抑沉闷,若遇上性格极端之人做出使常人难以理解的极端之事来似乎也在情理之中。我在不少日本小说中读到反映日本人内心深处疏离感和孤寂感的描述,其中有说到生活在像东京那样的世界大都市之中,尽管每天摩肩擦踵于人海之中,彼此却极感冷漠,毫不相干,其中如果任何一个个体突然消失都不会有人觉察到,更不会有人为其消失而悲伤遗憾。孤独的“御宅族”唯有从游戏动漫等虚幻世界中寻找精神安慰和寄托,而其结果则使得他们愈发远离真实社会。我觉得“御宅族”的产生既与日本人相对内向不喜与人交流的性格有关,大概也是现代社会高度发展之下的必然产物。二三十年前,我在日本时,日本已经是高速经济发展末期,那时候中国经济尚未突飞猛进,“御宅族”之类的说法也没怎么听到过,如今随着经济崛起,中国也早已经宅男宅女遍地,前几年在国内教书时,每每看到学生聚会时,相聚而坐,却各自无言低头沉浸于手机游戏或微信之中的情景,想来中国现在“御宅族”群体之大也已经蔚然大观了吧。(待续)



浏览(1650) (5) 评论(0)
发表评论
东京外大的中日韩同学 (东京往事) 2017-03-05 08:22:04

我进外大那年是平成2年(九零年),如前所述,我们那年的留学生有29名,大多来自韩国和中国上海,其余有数人来自台湾马来西亚新西兰等地。大学里的同学所选课程各异,除了最初两年大家在一起上一些必修的日文课以外,彼此并无很多接触。学校为留学生辟出一间大教室置放储物柜兼做休息室,那房间位于教学楼一楼的一个角落,里面有些黑暗凌乱,空气里充溢着烟味,有点乌烟瘴气。休息室的桌子上经常放有台湾报纸,竖排版,头版醒目位置总有李总统登辉先生如何如何的标题。时或虽有前辈的留学生在那里三五成群地闲聊,但大多进出往来于那里的留学生只是去储物柜取放什物而已。

同届留学生里韩国人有十来位,大多日语程度相当不错,有一位原来还是韩国某大学日文系的教师。据说韩文与日文语法多有相似之处,可能还有历史上韩国曾经沦为日本殖民地的原因,韩国人学日语似乎比较轻车熟路,不过开口说话时仿佛总有明显的韩国口音。但班里一位叫做李泰虎的韩国同学是个例外,他是我们那一届留学生里日语最好的。李君原是汉城大学日文系的学生,读到四年级临近毕业时,又跑来东京外大留学。此君日语词汇量极大,有一回漥田教授从《雪国》里随意挑出一百个词汇考我们读音,班里同学大多都在七八十分之间,上九十分的只有李君一人,而且是九十九分。漥田教授很少表扬学生,那一回在班上却禁不住对李君大加赞赏,说他的日语水平在日本学生之上。李君学语言有天分,他的口语也极好,完全没有韩国口音。他那时在日语之外,兼修中文,发音也很自然漂亮。班里的中国同学知道李君在修中文,时或会用中文同他贫两句。有一次,一位上海同学问他知不知道“阿乌驴”,那是一句上海方言的骂人话,意思类似于“傻逼”,李君自然不解其意,但他大概从那同学脸上的坏笑读出不是好话,目光在那位同学脸上停留片刻之后,不紧不慢字正腔圆吐出一句:闭上你的狗嘴。我们在边上的同学都哈哈大笑。

上海同学里最熟的是D君,另外有位X君也印象较深。D君原本在上海时是学日语的,他自觉日语不错,上日语课时常常心不在焉。我们那时语言学概论是大课,两个班级一起上,D君与我都坐在大教室里的最后一排。那门课比较无聊沉闷,老师一直在上面写黑板,下面学生各做各事打发时间,有翻看不相干闲书杂志的,有伏在课桌上打瞌睡的,有呆望窗外灵魂出窍的,还有专心致志刻图章的。D君与我用以打发时间的方法是下象棋。记不清是谁想到的那点子,总之自从某次上课D君带了一副象棋来教室,我俩躲在最后一排,将棋盘置放在课桌下面长条椅上,隔着棋盘你来我往,我俩便开启了贯穿整个学期语言学概论课的楚汉之争。D君棋艺平常,但他下棋瘾大,而且十分在意输赢,他下不过我,连下连输,输了脸上阴云密布,一声不吭,但他装的满不在乎,只是缠着再下,不肯罢休。有时我心猿意马,不留神让他得了便宜,在局面上占据优势,那时他便露出志在必得的神情,说:这次完了,你输定了。可是我定定神,紧走几步,每次都会扭转乾坤,使他在大好形势之下,功亏一篑痛失江山。那时他仿佛痛不欲生,将一肚子的懊恼沮丧一览无余统统写在脸上。我其实那时对象棋久已失去兴趣,更不在乎输赢,与D君下棋纯为打发无聊的上课时间。但每次看到D君输棋后气急败坏的摸样,都无端感觉快乐无比。想起从前所受的教育说:不要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觉得有点对不住D君,但看他输棋后的懊丧摸样,要不快乐也非易事。

X君也是上海人。他从前毕业于上海文学院的图书馆系,但他自称毕业于复旦大学。上海文学院刚建校时,曾叫做复旦分校,除此之外与复旦大学并没有什么干系。X君认祖归宗,凭那点干系自称是复旦毕业的。X君经常与D君在一起,他比较自信,时常以玩笑口吻嘲笑D君,D君反唇相讥,但D君不似X君伶牙俐齿,两人争论起来,D君总是处于下风,反击无力,只好以冷嘲热讽外加几声冷笑回敬。X君的老婆是下围棋的,那时正在准备考日本棋院做专业棋手。X君说他每日回家都帮他老婆一起复盘研究棋局,D君听了不以为然,说:你老婆研究棋局有你什么事情?你那么厉害的话,自己怎么不去考棋院?X君抢白他少见多怪懂个屁,说:没见过许多教练自己从不上场竞技吗?D君与我上课下象棋时,X君常在边上看,他时常边看边说D君是臭棋篓子,看到D君将占优势的好棋下输时,X君边笑边摇头,嘴里说:又输了,又输了。高,实在是高。X君的火上浇油使得原本就已懊丧不已的D君几乎恼羞成怒,说道:你就会在边上瞎起劲,有本事你来下呀。X君说:你棋那么臭还想同我下?!告诉你,胡荣华是我朋友,以前胡荣华想赢我都要费点力气呢。D君说:你就说胡荣华下不过你不就好了吗?

然而后来有一次X君栽在了D君手里,使得D君扬眉吐气了好一阵。那次是D君邀X君去学校体育馆打乒乓球。X君嘲笑D君什么都要玩,什么都玩不好。D君说:打乒乓,你未必打得过我。X君听了,眉毛扬起,高声叫道:侬帮帮忙噢,跟你说,我以前打乒乓时候,俞长春都打不过我,俞长春晓得吧俞长春?D君说他不晓得,我告诉他俞长春是从前庄则栋那个时期的国家队队员,打弧圈球的。X君说:就是,我的弧圈球就是俞长春教的。D君说:好嘛,那就领教一下你的弧圈球吧。X君说要么打个赌,谁输谁付十万日元。D君不敢赌,但坚持要与X君较量。我们一帮同学在边上起哄,撺掇他两个一较高低,X君推脱不过,果然与D君比试,没想到五局三胜,X君被D君直落三局,打得一败涂地。D君赢后,要X君付十万日元,X君说,谁让你刚才不敢赌呢?现在还有脸要钱,你这种人一看就是没有魄力的。但那以后每当X君奚落D君时,D君便叫他不要忘记俞长春,“俞长春”成了X君落在D君手里的话柄。

最后再说一下日本人同学,外大替每个留学生配备了一名tutor(辅导员),帮助留学生解答疑难提高日语。tutor是由日本人学生担任的。我最初的tutor是个小女生,叫鬼头,鬼头桑二十岁不到,我觉得她所知不多,于我没有太大帮助,便去留学生科要求换一个高年级的男学生。于是我的tutor就换成了田中君。田中君是俄语科的学生,比我高两届,那时已读三年级。他是校划船队的主力队员,身材高大十分结实。我那时学日语很卖力,常将收音机里的新闻广播和电视里的各类节目录音之后,一字一句全部听写出来,有的地方语速太快听不明白,就找田中君帮我听。一段时间田中君隔三差五帮我干那件单调无聊的事情,所费时间颇多,却从无怨言,使我对他颇为感激。后来我们成了朋友,我邀请他去家里吃饭聊天,田中君告诉我他来自九州某地渔村,少年时的梦想是做渔民出海,他说他一闻到渔港海风里特有的海腥味就觉得亲切开心愉快。我觉得日本少年与中国少年所想所感似乎颇有差异,似乎没有什么“大志”,但给人印象十分淳朴。我问他为什么不读英文,却学俄语。他说他觉得英文学了很多年了,想换一门新的语言学。我问他毕业后还想回渔村去吗?他憨厚地笑笑说:不了。他说他打算日后考公务员,可能的话想考外交官。田中君是非常优秀的学生,学校很多教师都认识他。他做我的tutor一年左右,对我帮助颇大,后来与他失去了联系,但他给我留下印象颇深,想起他也觉得很亲切的。(待续)



浏览(658) (6) 评论(1)
发表评论
没有好领导,哪有蔺相如的“完璧归赵”? 2017-02-28 12:10:06

史记里完璧归赵的故事十分精彩动人。简而言之,那故事是这样的:战国时期赵惠文王得到了一块宝玉和氏璧,爱不释手,可是秦国国王秦昭王提出要以十五座城池交换和氏璧,赵惠文王担心秦王有诈,将和氏璧据为己有后拒付城池,想要拒绝他,但又害怕国力强大的秦国以此为借口攻打赵国,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他的宦官头目缪贤向他推荐自己的门客蔺相如,说他有智慧,能够解决这个难题。赵惠文王于是召见蔺相如前来商谈,蔺相如说:如果赵王拒绝秦王,理亏在于赵国;而如果赵王将和氏璧献于秦王,秦王拒绝交割城池,则是秦王失信于天下。所以建议赵王答应秦王要求,让他将和氏璧带去秦国示于秦王,他担保如果秦王拒绝遵守诺言交割城池,则他会将和氏璧物归原主带回赵国。赵王与蔺相如一番交谈之后,感觉对方见识卓越,有谋有勇,遂委派其携带宝玉出使秦国,结果蔺相如果然不辱使命,在秦国与秦昭王一番斗智斗勇之后,完璧归赵。

蔺相如在秦国是如何与秦王斗智斗勇完成使命的,史记里有生动详细描述,此处不做赘述。总而言之从结果看“完璧归赵”既使得赵国保住了和氏璧,又没有给秦国留下进攻赵国的口实,所以对赵国而言蔺相如完璧归赵可谓厥功至伟。不过细想之下,虽说完璧归赵的功臣非蔺相如莫属,但其实赵惠文王也功不可没,而且他的功劳并不逊色于蔺相如之功的。

赵惠文王的功绩在于识人和用人,他不仅辨识出蔺相如是人才,而且敢于冒险启用这个人才。这不是寻常君王做得到的。战国时代尔虞我诈成风,类似苏秦张仪等诸多说客策士们为寻找建功立业青史留名的机会奔走来往于各国诸侯之间,这些人有奶便是娘,对于某国之某王并无忠诚之心可言,设想万一蔺相如也是唯利是图之辈,和氏璧到手,转身将之作为觐见之礼献给秦王,凭那价值连城的大礼,外加他本人的才识谋略,要在秦国谋得高官厚禄应该不是问题。而对于赵惠文王来说一旦看走眼,所任非人,则不仅鸡飞蛋打丢失和氏璧,而且必然成为天下笑柄。相比而言:如果当初答应秦王要求直接把和氏璧送给秦王,若秦王失信于天下, 不回赠城池,至少赵国还在道义上占据上风,其结果岂非还好些?而且,蔺相如原本不过区区一个宦官令的门客,名不见经传,虽说出谋划策言之成理,之前并未有过什么让人刮目相看的事迹,仅凭一次面试,一番交谈,赵惠文王便断定其为人才,而且对其诚信也毫不怀疑,敢于冒险将价值连城的和氏璧托付给他,如此想来,赵惠文王的识人眼光和用人不疑的胆略实在非同凡响。兴许有人会说赵惠文王使用蔺相如也不过犹如押宝,结果偶然押中了,便有了完璧归赵。但事实上赵惠文王押宝押对并非一次,赵国之后出现的另一位名将赵奢也是被他慧眼识英雄发掘出来,并使之功成名就的。可见押宝押对并非偶然,在识人用人这一点上赵惠文王的本领是非常高超的。赵惠文王死后,太子赵孝成王继位,他看中并使用了名将赵奢的儿子,那个纸上谈兵的赵括,结果导致赵国在与秦国交战之中大败,四十万兵士遭活埋,赵国元气大伤,从此一蹶不振。赵孝成王的所用非人也从反面衬托出其父赵惠文王识人用人眼光的精准和老道。

赵惠文王另外还有一个让人十分欣赏和钦佩的品行,就是虽然身为君王,却十分厚道低调,甘为绿叶隐身幕后,成就属下功名,而不掠人之美。试想如果赵惠文王是个好大喜功之徒,则即使完璧归赵的具体执行人是蔺相如,凭借君王至高无上的权威和身份,他也完全可以以“英明领袖”或“总设计师”或什么什么“核心”之类的名义,轻而易举地将主要功劳记在自己名下的吧。倘若那样,历史也可以用另一种方法记载:大书特书赵惠文王识人用人的英明和雄才大略,而蔺相如赵奢等人则可以作为衬托赵惠文王的次要人物,他们功绩也可以草草一笔带过的吧。

 蔺相如凭借司马迁记载的完璧归赵而千古留名,他固然不是浪得虚名,有勇有谋有胆有识,是他成就功名的基础,但同时能够遇上像赵惠文王那样既能够识才用才,又心胸宽厚成人之美的贤明君主也是至关重要的。若非识才用才之主,则蔺相如根本没有完璧归赵的机会;若非心胸宽厚之主,则即使完璧归赵,那功劳主要也是主子的。



浏览(397) (4) 评论(0)
发表评论
东京外大的教授和老师续二(东京往事) 2017-02-20 13:09:28

漥田先生和小衫先生之外,还有两位教授是松田先生和国松先生。松田先生教我们语言学概论。我原以为自己会喜欢那门课的,然而听了一两次就听不进去了。松田先生“讷于言敏于行”,上课主要抄黑板,教室里的黑板可以上下升降,写满一块黑板向上一推,另一块干净的黑板便电梯似的降落下来,先生便又在那上面奋笔疾书,画上最新最美的符号。语言学概论不知为什么弄得好像微积分,黑板上老是出现一些似曾相识却又莫名其妙的数学公式,公式里那个人仰马翻的“M”不消说,还有那个下面单腿金鸡独立,上面身子微微前倾的“B”家表亲,尽管只有一条腿,仿佛也经常在“语言学”公式里招摇过市抛头露面。先生在反复升降的黑板上擦了写,写了擦,等他终于消停下来,一面扑打身上的粉笔灰,一面转过身来面对下面的学生时,下课铃声也就分秒可待了。

国松先生上课的风格则恰好相反:从头讲到尾,没有什么笔记。他教我们日本文学,除了偶尔回身在黑板上哗哗哗很潦草地写上一两个作家或作品的名字,很少背对学生。国松先生语速快,常人说一句话的功夫,他能说上一句半。但他口齿清楚,课也讲得风趣,上他课时感觉时间很快。国松先生上课常将下面说得笑声一片,偶尔他自己也会被下面学生逗乐。有一次他说到一个作家(似乎是尾崎红叶?),生性风流倜傥,作品也不乏浪漫,但那作家短命,只活了三十多岁,下面有学生一本正经地问他那作家是不是“过劳死”,引得全班哄堂大笑,国松先生也忍俊不禁,呵呵直乐。国松先生似乎经常参加校外的社会活动,我曾在东京北区举办的外国人日语演讲比赛大会上看到他做评讲人,评讲得奖者的演讲稿。许多年后在上海新世界日语学校的宣传手册里还曾看到他的名字在顾问名单之中。

副教授的沼田先生和佐久间先生,我也记忆犹新。沼田先生是女老师,教我们日本事情,她上课时通常坐在讲台后的椅子上,说话轻声细语有条不紊,给人印象十分“亚沙西意”(温柔和蔼)。我们班里那时有一个留级生,上课经常睡觉,间或还发出时高时低的鼾声,当他偶尔鼾声高过沼田先生的讲课声时,大家面面相觑,对其侧目而视,沼田先生停顿下来,笑笑,却并不将那留级生唤醒,待鼾声由高转低,进入平缓阶段,先生再重拾话头,继续讲课。我从沼田先生那里知道了日本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公害病“水俣病”,另外还记得她讲日本史时曾经说到日本史上发生的最大规模的“百姓一揆”(造反起义)有一万多人参加。先生口气似乎觉得那是很了不得的规模,我当时想:中国古代农民起义动辄规模上百万,万把人的“一揆”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但后来看到历史书里说,明朝嘉靖年间到中国沿海一带骚扰抢掠的倭寇,十几二十个人就能横行转战数千里,几千人的官军奈何他们不得,如此一想,便觉得万人规模的“一揆”所具备的破坏力大概的确是十分可观的了。

佐久间先生教我们音声学,那门课让我觉得受益不浅。先生说他听外国人说日语,一开口便如脑门上写着“外国人”三个字,很多他甚至能判别出来自哪里。而之所以那样,是因为不掌握日语高低音的变化规则。他的课对口语的提高帮助不小。佐久间先生的嗓音浑厚富有磁性,仿佛话剧演员。不知为什么他有时会让我想起日本演员仲代达矢,仲代达矢与三船敏郎一样都是演绎大导演黑泽明作品的老一辈著名演员,在日本负有盛名。有一次师生年末开联欢会时,我对先生说了上述印象,他似乎有点意外我知道仲代达矢,他告诉我仲代达矢主演的电影《切腹》是他极喜欢的电影,推荐我一看,说从那部电影可以了解什么是日本的武士道。佐久间先生上课时说到的一些题外话常使人觉得亲切,有些是许多人都有过的体验。比如他说他读小学时,觉得时间缓慢仿佛停止不前,每次放暑假,开头因为不必再每天去学校而高兴,可是很快便无聊,觉得时间悠长无尽,亟不可待盼望开学回学校了。然而成人之后时间便如白马过隙,没做什么,一年一年,时间就跑到身后去了。还有一次他问大家有没有曾经闪过念头要做一件大坏事,足以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坏事。他说他年轻时曾经闪过那样的念头,来世上一遭,即使做件大坏事,也比平平庸庸碌碌无为空打发时光好。佐久间先生最初给我们上课时曾经勉励班上两个因为程度略差而担心的小女生,说凭他多年教学的经验,最初落后的学生毕业时反而常常是名列前茅的,而那些开始领先的学生未必能将优势保持到毕业。结果那话真的一语中签:到毕业时那两个小女生里的一个继续读大学院,等她大学院毕业时,当初班里最强的一个同学仍然学部尚未毕业。

教我们写作的村尾先生那时候还是讲师,大约三十多岁。他教我们写作一定要遵循“起承转结”的作文规则。有学生提出异议说过于拘泥于作文的结构形式,会使文章显得千篇一律,缺少个性。村尾先生不予认同。日本人做事讲究规则,按部就班,不喜欢别出心裁,作文似乎也不列外。

外大那时最年轻的教师是望月先生,似乎未满三十岁,当时是助手(助教)。望月先生也是女老师,她是东京外大中文科毕业的,后来又去上海复旦大学留过学,中文相当不错。她上课能将中日两门语言进行比较,给人别开生面的印象。

2010年,我有学生去日本留学,报考东京外大,那时我在网上查阅外大日文科师资介绍。看到原来教我们作文的村尾先生已是当时的日文科头牌教授和系主任,原来的助手望月先生和另一名也曾经教过本人的早津先生也已经都是教授。而前述当初教过我的教授副教授的诸位先生的名字则已都不在名单之中了。(待续)



浏览(792) (10) 评论(7)
发表评论
总共有18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