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玉米穗的博客  
随便吧,瞎写写  
我的网络日志
关于《挪威的森林》和村上春树(续) 2017-10-17 12:11:45

另一点感触较深的是日本人的情感表达方式。日本人性格内向,内心敏感情感丰富,但不习惯似乎也很不屑于用语言表达。他们表达情感的方式比较含蓄曲折,彼此心照不宣,但很少人会甜言蜜语或花言巧语。书中绿与她父亲的关系是很明显的例子。她父亲用经营小书店的辛苦钱支付昂贵学费将绿送去私立女校(高中)读书,为女儿幸福着想的用心显而易见,但他不了解绿在私立女校的感受,那里是有钱人家子女就读的地方,绿在那里因出身低微而自卑压抑孤独,她含糊其辞刻意向同学隐瞒父亲的职业,在女校读书期间丝毫没有幸福可言。绿与父母的关系缺少交流与和睦,她母亲死后,父亲因悲伤过度失态出言伤害到她,使她难以释怀。绿感受不到父亲对她的爱,至少从语言上感受不到。但她父亲并非不爱她。他父亲在医院里弥留之际对病床边上陪伴他的渡边说了:“上野,车票,绿,拜托”几个词,渡边答应着,但不解其意。后来向绿求证,原来绿小时候曾经两度离家出走跑去福岛姑妈家,他父亲知道后去上野车站买了新干线车票去接她回家。绿记得回家路上父亲一反常态对她说了许多自己幼年时候的事情,还买了便当给她吃。父女俩极其难得的边吃边聊的景象绿依然记得,她父亲也一直没忘。当她父亲生命行将结束,意识已不很清晰时,仍念念不忘拜托渡边去上野买车票接绿回家,他以为渡边是绿的男朋友,但其实那时渡边还只是绿的普通朋友。

当我读到小说里上述内容时,想起以前读过的一篇高仓健怀念儿时的一个女老师的散文。高仓健那时心里很喜欢那个漂亮又亲切的女老师,总想引起她的注意。有一次似乎是得了急病,那个女老师非常着急地将他抱起送去医务室,高仓健说他那时觉得无比幸福希望永远病着就那样躺在老师的怀里。可是后来那个老师要结婚了,穿着很漂亮的和服问她喜欢的学生高仓健:好看吗?高仓健脱口而出:难看死了。并且难以抑制地对那老师口出恶言,使她伤心地边哭边转身离去。那事高仓健记了一辈子。高仓健后来在银幕上的角色其实基本都是本色出演,他寡言少语,但内心并不冷漠。向高仓健那样的性格一辈子大概也憋不出一句“爱你一万年”那样的话来,但其实他心里的爱比起所谓“爱你一万年”来并不短斤缺两。不习惯不喜欢将内心的情感用露骨的字眼挂在嘴边大概是许多日本人共有的性格特征吧。

村上春树的叙事风格颇有特点。他擅长人物对话,《挪威的森林》里有大量传神的人物对话,引人入胜。读时感觉好像独自坐在咖啡馆里打发时间时,不期然被邻桌的对话所吸引,听得入神忘乎所以。由那些对话可以分明感觉人物性格和心理活动,我觉得村上氏写人物对白的本领是毫不逊色于戏剧名家的。此外他叙事不煽情,摈弃夸张的渲染,即便叙述KIZIKI的死亡和渡边内心受到的冲击,也都是一种近乎漠然的平淡口吻。这种叙事风格让人想起海明威。海明威的写作风格也是竭力避免煽情的,他有意砍去带有情感色彩的所有形容词,其结果反而更加使人印象深刻。村上春树在这一点上与海明威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海明威小说里的人物多是那种所谓硬汉,只在美国西部片里看得到的那号人物,村上春树的人物就是平常生活里随处可见的普通人。

村上春树的俏皮话也是挺有特色的。《挪威的森林里》对那个结巴的从小喜欢研究地图的室友的描述,轻描淡写却传神而幽默。戏谑他看着床头墙上挂着的阿姆斯特丹的运河相片自慰的玩笑让人发噱。还有渡边关于升旗的议论也挺有意思,他每日看早上升旗晚上降旗自寻原因而不得其解,认为晚上国家也没有消失,为何要降旗,而且夜里工作的国民大有人在,降旗岂非对他们不公等等,诸如此类的议论让人留有印象。

村上春树的其他小说我没有读过,鉴于之前读“枪版”的教训,打算有机会还是买原版读。我读过他一些随笔,都说文如其人,我由他随笔中得到的印象,觉得仿佛与《挪威的森林》里那个渡边多有相似之处。他写随笔选材真是随意,身边随便什么芝麻绿豆信手拈来就是一篇。减肥理发听音乐看电影说方言穿西装喝酒戒烟读书写字跑马拉松等等都是他随笔的话题。但没有心灵鸡汤没有正能量,没有忧国忧民没有日本梦。好像也没有什么高深莫测的人生哲理之类。倒是时不时有些俏皮话,看了让人会心一笑。比如:通往肥胖的道路是平坦的,而减肥之路是崎岖的。比如:人可以从任何地方学到东西,即使那地方是大学课堂,应该也没什么不妥。只是,我本身不大中意学校那种地方。尤其是早稻田大学虽然上了七年之久,但东西则什么也没学到。说起在早稻田大学得到的东西,只是现在的老婆,问题是找到老婆并不足以证明早稻田大学作为教育机构的出类拔萃。等等。村上春树在随笔里提到他不喜欢交际应酬,情愿逗猫休闲。有人传闻他有自闭症,他郑重其事地声明他没有。但他的确不喜欢受打扰,偶尔去酒吧喝酒,有女孩去陪他说话,他如坐针毡,边不知所云地应酬边在心里想如果有本教人编织的杂志之类的给她看使她闭上嘴该多好啊。

拉拉杂杂扯了许多,还是回到本文开头诺贝尔文学奖的话题。大江健三郎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得奖之后,除了极少几个之外,几乎都再未能写出好作品。他认为与其关心得奖与否不如将心思放在如何写好下一部作品上。我猜村上春树对于诺贝尔奖的态度大概也是如此。对于一个知名度远在许多诺贝尔奖得主之上,即便在本领域之外也广为人知,其作品也在世界各地拥有众多读者的作家而言,诺贝尔奖的意义至多也就是个象征罢了。许多日本人或许会急切希望村上得奖,给日本带去第三次诺贝尔文学奖的荣誉,但村上春树本人恐怕并不那么望眼欲穿吧。



浏览(725) (1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挪威的森林》 2017-10-12 11:56:38

《挪威的森林》被归类于青春爱情小说一类,讲述一个叫做渡边的大学生与直子和绿两个年轻姑娘之间的爱情往事。书名咋一看有点奇怪,“挪威的森林”本是甲壳虫乐队的一首歌曲,村上春树大概觉得那首歌曲的情调和氛围与书中渡边对于青春爱情的感受相契合,故而沿用此名的吧。此外小说开篇写到渡边在飞机上听到《挪威的森林》的乐曲,由此陷入沉思,引起对多年前爱情往事的回忆。还有书中人物玲子(直子的室友)也喜欢演奏《挪威的森林》,这些也都与书名相呼应。

小说以第一人称写就(村上春树似乎对第一人称写法情有独钟,也十分驾轻就熟)。日本有一类小说叫做“私小说”,就是主要以个人生活经历或情感经历为题材的小说,夏目漱石森鸥外还有诺贝尔奖得主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等著名作家都擅长这类小说。村上春树似乎也不例外。他说他的《挪威的森林》是在国外旅游兼休假时一气呵成写就的,写成之后如释重负,感觉终于对亏欠已久的旧友有一个交代。虽说有点语焉不详,但让人联想小说中的渡边与村上春树本人大概多有相似之处。书中时或借渡边之口发的一些议论或感想在村上春树的随笔中也能看到,说俏皮话的口气也很相像。

故事的大致情节如下:渡边的好友KIZIKI十七岁时自杀了,他自杀前常带着与他青梅竹马的女友直子与渡边一起喝酒玩耍聊天。KIZIKI死后,渡边在电车上偶遇直子,KIZIKI的死使他们两人都受到震动并共同感受到KIZIKI走后留下的空虚和寂寞,于是两人开始定期约会。在直子二十岁生日的晚上,两人第一次发生了亲密关系。可是之后直子就不告而辞行踪不明了。渡边找不到直子,但一直往她老家写信寻找她并向她倾述衷肠,希望她能回信。在直子下落不明的这段时间里,渡边认识了主动来与他搭讪的大学里一同听课的女学生绿。绿性格活泼十分可爱,尽管她有男朋友,但她喜欢渡边,为他的性格所吸引。渡边与绿成了好朋友,经常相处,还陪绿去医院看望住在医院里的绿的频临死亡的父亲。同时渡边继续给直子写信,几个月后终于等到了直子的回信,原来直子正住在远离都市尘嚣的某处僻静深山里的疗养院里疗养,她患有忧郁症,但经过几个月的疗养情况似有好转。渡边跷课并请假暂停临时工,买了新干线车票兴冲冲路远迢迢去看望直子。在疗养院里,他认识了直子的室友,一个叫做玲子的优雅的女钢琴教师。玲子与直子通病相怜,友谊深厚,在渡边探望直子的短暂期间,三人相处十分愉快。渡边与直子确认了恋爱关系,热切期望直子早日恢复健康后能回到东京与他共同生活。渡边回到东京后,继续与绿保持友谊,同时借房准备与直子共同生活。可是直子的健康时好时坏,一直未能出院。玲子时常代替直子回信给渡边报告直子的健康状况。期间绿的父亲过世,绿与男朋友分手。绿因为渡边在与她相处时时常处于心不在焉状态而终于生气离开不再与渡边往来。渡边发现一旦失去绿后自己无比空虚寂寞,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绿。渡边打电话写信给绿,力求解释并挽回绿。几个月后绿终于回心转意回到渡边身边。渡边告诉绿他需要时间了断一些事情,希望绿能够理解并等待他。这时玲子来信告知渡边:直子因为一直无法恢复健康,终于放弃希望自我了断,跑去森林里上吊自杀了。渡边悲痛欲绝,告诉绿他需要独自离开东京一段时间,之后,一人漂泊于各地企图麻木自己减轻悲痛。大约一个月后渡边重新回到东京,他给绿打电话,希望能够与绿相濡以沫。故事到此结束。

《挪威的森林》我读过两遍。第一遍是读的中文翻译本,那个翻得不太好,读的时候有点像看“枪版”电影(用摄像机偷拍电影后上传网上的那种)的感觉,后来去日本时买了日文原版的读,觉得好很多。由此认识到翻译文学作品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我读此书后印象最深的是人与人之间的隔膜或者说疏离感,除了自己谁都难以真正进入他人的内心世界。从内心世界来说,人即封闭又孤独,有时对于自己的情感和意识脉络也未必了了,更不用说深入体会或者领会他人。举例来说,书中渡边与KIZIKI是最好的朋友,后者与女朋友直子约会都时常要叫上他一起。可是KIZIKI自杀,渡边完全没有预感,对他自杀的动机,渡边也不甚了了。KIZIKI自杀前一天去找渡边一起打撞球,除了玩笑话说得不似平常多和打球时对输赢结果显得比较认真之外,渡边丝毫感觉不到他有什么异常。然而第二天KIZIKI就自杀了,将自己关在汽车里,关紧车窗堵死排气管闷死的。没有遗书,没有给女朋友直子和最要好的朋友渡边留下片言只语,就这样不告而永别了。车前窗的雨刷上还夹着一张加油站的收据单。KIZIKI死时十七岁,他的死给活着的同样年轻的渡边和直子留下难以名状的震撼和彷徨。渡边虽然原本常与KIZIKI和直子一起玩耍,但他其实与直子是有距离的,三人相处时偶尔KIZIKI离开一会儿他都会沉默无语不知与直子说什么好。KIZIKI死后,他与直子走到一起,大概也是KIZIKI的死给他们两人的心灵留下的共同的震动彷徨和空虚的结果吧。渡边总是不由自主地会想到KIZIKI的生前种种,想到他的死,试图理解死亡的意义。但除了总结出KIZIKI永远停留在十七岁,而他和直子还在十八,十九,二十地继续往前走外,也没有其他结果。从直子与渡边的交往过程也能感受到上述疏离感。直子曾经对渡边说希望他永远记住她,永远不要忘记她。他们两个在直子二十岁生日的晚上发生了亲密关系,之后直子就突然消失了。也是不告而辞。渡边对于直子消失的原因也是摸不到头脑的,他到处找她,给她写信,几个月之后才得到回信知道她在疗养院里。渡边去疗养院看她时,他们做过深谈。直子向渡边告白她的内心挣扎和彷徨,说她与KIZIKI青梅竹马从小就亲密无间,可是两人却一直无法顺利发生性关系。她一直以为是自己生理问题导致的,可是她生日那天晚上与渡边却很顺利而且享受到鱼水之欢。那件事使她心里五味杂陈十分难受,她试图了解其中的缘由,但结果也是不得其解。直子最后的结局是步了KIZIKI的后尘,与KIZIKI一样自杀了。也没有给渡边留下告别的遗书。从前的三个经常相处玩耍的好朋友结果就只剩下了渡边了。

人内心的隔膜和难以沟通从绿与她父亲的关系上也能感受到。绿的母亲病逝,她的父亲极其悲伤痛苦,对绿和她的姐姐说,我情愿你们死了也不愿意你妈死了。那话伤害绿很深,使她难以释怀。她虽然尽义务在父亲住院时定期去医院看望照顾父亲,但内心对于父亲非常疏离。父亲死后绿也感受不到特别悲痛的。

书中还写到一个东大学生永泽也给人同样感觉。那个永泽出身官宦人家,自己本身也脑子好学业优秀,他性格高傲目中无人。崇拜永泽的女孩很多,永泽逢场作戏,玩弄女孩但从不付诸情感。即使对于他承认的唯一女友,也不肯做出对于将来的承诺。最后他的女友也是自杀的。此外还有渡边日常与人的交往,比如因生理需求寻找女孩交往,去情人旅馆共渡夜晚后,次日感觉到的空虚和无聊,凡此种种都使人感觉到人内心的孤独和隔膜。

日本其实有不少作家都会触及到人内心孤独的主题。比如写推理小说的森村诚一就在他的小说里发过议论说(大意):向东京那样的大都市,看着人海茫茫熙熙攘攘,其实每个人都如置身孤岛一样孤独隔膜,哪个人哪天突然消失,与某个人某日来到东京汇入人流一样,谁都不知道也不会在意的。《挪威的森里》使我感受到的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更具体更深刻,因而更加难忘。(待续)



浏览(1232) (14) 评论(0)
发表评论
村上春树与诺贝尔文学奖及其它 2017-10-09 11:55:09

本届诺贝尔文学奖结果公布,得奖者为日裔英籍作家石黑一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再次与诺贝尔文学奖失之交臂,尽管他的知名度远在石黑一雄之上。作品的影响力和流传广度恐怕也更胜一筹。获奖结果公布之前,村上春树依然如前几届一样,被认为是最热门的可能获奖者人选,但结果仍然只是一场玩笑(当然只是对于村上春树而言)。村上春树与诺贝尔文学奖的关系好像两条平行线:虽然并不渐行渐远,却总是近在眼前而无相交之时。许多人将这种情况戏谑为“陪跑”——每次他的名字都会在候选者名单之中出现,但每次奖都轮不到他,他好像从前美国总统小布什的保镖,总统晨练跑步时紧随身边陪着跑跑而已。

常年“陪跑”想必不是有趣的事情,即使对喜欢跑马拉松的村上春树而言大概也是一样。不过他好像更烦的是那些苍蝇似的记者,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没头没脑地问点类似“这次又是陪跑,有何感想?”之类的“马鹿”问题。村上春树抱怨说他都不知道对那些记者说什么好。

我猜村上春树其实对于诺贝尔文学奖本身恐怕未必那么在意。他对于得奖与否的态度也许是:得到了,锦上添花固然好;得不到也无妨。至少不会垂头丧气茶饭不思。只要那些烦人的记者不去打扰他,让他得以清静,能够随心所欲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比如跑跑马拉松,编编1Q84之类的,想必他就满足了吧。

村上春树是高产作家,小说写了一大堆,还有好几本随笔集和游记集。他的生活与一般的小说家也就是我们说的作家很不一样,写作之外喜欢跑马拉松。他多年独自跑,每星期跑上百公里,积累到现在他的两条腿所跑过的距离足以绕地球一圈,别人对他的这个自讨苦吃的嗜好觉得不可思议,他却乐在其中。世界各国举办的马拉松公开赛,他差不多都会去参加,当然不是为名次,就是所谓重在参与,去“陪跑”而已。为了“陪跑”一场马拉松,特地自掏腰包买了飞机票满世界转悠,大汗淋漓精疲力竭地跑完之后再搭飞机飞回日本,有这等兴致或胃口的小说家大概全世界也就他村上春树一人而已吧。他写过一本关于跑马拉松的随笔集,叫做《跑马拉松时我都想什么》,里面叙述了不少有关他跑马拉松的趣事。我有印象的是他对自己作为一个跑者的评价:他认为自己不是一个优秀的竞跑者,但是一个做事有始终,不半途而废,能够坚持到底的跑者。他说他并不喜欢从事直接对抗性的运动,而喜欢与自己潜在能力较劲的运动。这大概是他选择马拉松的原因。他说身体的机能也好,肌肉也好,都是能偷懒则偷懒的“连中”(伙计或家伙的意思),如果你迁就它们,则它们就一味堕落下去,不会有丝毫的内疚,也不会有幡然觉悟的那一天。可是你用意志逼迫它就范,让它跑马拉松,开始它会用肌肉酸痛,步履沉重等来抵抗你的意志,但你坚持不懈,它就向你低头,听你使唤,让你得心应手地驱使着跑马拉松了。他还提到他死后的墓碑上要刻上的名称不是小说家,而是“一个跑者”。这些给我留下较深的印象,而他在花费大量时间跑马拉松之外,居然还能连绵不断地写出那么多小说来,其精力之充沛,创作力之旺盛,也是委实让人佩服又不可思议的。

村上春树成为小说家的经纬也与众不同颇具特色。他当初大学读的是早稻田,那是日本的一流大学。不过他说他在早稻田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唯一的收获是找到他老婆,而“问题是找到老婆并不足以证明早稻田大学作为教育机构的出类拔萃”。大学毕业后他开了个酒吧,据说生意还不错。客人在酒吧里喝酒聊天时,他隔着柜台静静观察客人,听他们聊天,他说那对他后来创作小说颇有帮助。酒吧开了几年之后,有一次他去河岸散步,明媚阳光之下看到远处有大人正与孩子练习扔接棒球,他在那里出神地看了良久,看孩子和大人在一扔一接之间的互动,孩子的雀跃,大人的欢笑,笑声与叫声间或远远地传到他耳中,然后他突然心一动,对自己说:我要写小说。从此便开始了小说创作。那一年他29岁。

村上春树最初写小说是利用夜里酒吧关门之后的时间,深更半夜写上两三个小时。他后来在随笔里提到他那时就在厨房的桌子上写,写前先削好几只铅笔放在桌旁,笔头不得太尖,要磨得稍圆。然后点上一支烟,在夜深人静之中信马由缰。写完之后桌上烟缸里便塞满了烟头。由于时间限制,无法一气呵成,只能断断续续地写,这导致他最初文章的段落衔接有时显得不很连贯,文字的氛围也随写时的心绪稍有差异,后来有许多评论文章认为那是村上春树写作的一个显著风格特点,以为他是刻意为之,村上春树说他看了哑然失笑,说那不过是他那时没有整段时间可以写作而至的结果。村上春树于深更半夜之中断续写出的第一本小说叫《且听风吟》,投稿后直接给他赢来了一个新人奖和一片赞誉声。之后他一发不可收拾马不停蹄写了一长串长篇小说,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那部著名的《挪威的森林》。(待续)



浏览(1243) (1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肥胖 2017-10-01 12:47:37

喜欢肥胖的人并不多,但肥胖人的队伍却在不断壮大。以前觉得胖子同中国人好像没有多大关系的,尤其是小孩子。比如我读小学时,全校几百人的学生里,基本都是细细的“绿豆芽”,撩起衣服,身体两侧一条条的肋骨隐然可见,那时叫做“搓衣板”。倒也有两三个所谓的胖子,还被取了外号唤作“某大胖”之类,但其实那胖也就是勉强淹没“搓衣板”程度,以现在目光审视属于标准身材,至多也就是不瘦而已。与如今那些脑后见腮,腰圆背厚,动辄气喘吁吁身上肥肉来回晃荡的小胖子们相比实在是愧对“大胖”之称呼的。

许多人说肥胖是基因遗传,或许不无道理。比如你看蒋家和毛家,不仅政治上“汉贼不两立”,看看两家后代,基因仿佛也大不相同。瘦子基因的蒋家出不了毛新宇那样肥胖的孙子或曾孙。吃而不胖是基因的功劳,应当感谢父母。我亲戚里也有那么一位,178公分的身高,体重常年都在55公斤左右。买条皮带不额外钻出三两个洞眼来系紧,他的裤子就不求上进老往下出溜。他吃饭从无顾忌,敞开肚子(我觉得他没有肚子)随便吃,几十年来也未见他胖过,杵在那里如同一根竹竿。他老婆却相反,年轻时与他一样瘦,现在却日渐圆浑。他老婆说自己现在吃饭如鸡啄米数着饭粒吃,时不时还去广场跳大妈舞,这才维持住体重。但与她天生不上膘的老公相比,还是重几斤;而她身高才及他肩膀。他老婆抱怨说老天不公平,她忍饥挨饿还动辄体重超标,她老公却即便胡吃海喝也不必担心多长半斤肉。其实那与老天有何相干?要怪只能怪基因。人是生而不平等的,就像有人树个小目标就能挣它一个亿,有人累死累活一辈子也永远达不成那个小目标一样,在肥或不肥的问题上,也是同理。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没有吃而不肥的基因,我觉得如果真想拒绝肥胖,也不是什么难事。至少比起“挣它一个亿”的“小目标”,我以为是容易得太多了。无非就是管住嘴,少吃些,使摄入的能量不超过身体所需要的量,如此而已。再膨胀的发酵粉没有面粉给它也无从膨胀。从前物质匮乏,吃肉吃糖都得凭票限量供应——与如今以待价而沽为目的的苹果牌手机的限量销售可不是一回事,那时就只有“绿豆芽”,人到中年也没有肚子,无需跑去广场跳大妈舞的。如今生活富裕了,要啥有啥,“舌尖上的中国”了,嘴一放松,“绿豆芽”摇身一变就脑满肠肥了。所以,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在嘴。

嘴这东西狡猾的很。它知道自己的角色无可替代,人一得靠它进食维持生命,二得靠它说话传递思想,它若撂挑子不好好干,人就无法好好做人。所以,它便有恃无恐,利用垄断人体“海关”的机会,时不时假公济私吞进许多“油水”,以解“舌尖”之馋,其结果不仅直接导致胃肠等后勤部们的超负荷运转,更使“绿豆芽”日渐式微,肥胖蔚然成风。现在市场上有很多减肥产品,五花八门的减肥茶;这里那里的减肥瑜伽教室;层出不穷的减肥书籍;教人如何瘦腿减肚子。其实“舌尖”问题不解决,什么产品或方法都不管用;不对嘴严加看管,减肥就是扯淡。嘴就像会利用权力中饱私囊的贪官污吏一样,需要有个纪检书记严格监督,将其饕餮无厌的贪吃私欲关进笼子里,使它不能假公济私胡吃海喝。要让嘴也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崇高信念,一切只为人的健康着想,而不是老惦记着如何满足自己“舌尖上”的馋欲。若能如此,人自然肥不到哪里去的吧。

前几年在国内时,记得曾与朋友议论过肥胖问题。当时说到倘若没有吃而不肥的基因,在“吃”或“肥”之间做何选择的话题。大家罗列“肥”的弊端,认为主要一是使人臃肿猥琐影响形象气质,二是可能增加“三高”风险,导致健康亮起红灯。有人补充一点说肥胖之后小便时低头看不见小弟弟——女同志自然没有此项后顾之忧,但我想即便看不见,也不至于尿到小便池外,所以此项可以忽略不计。尽管有这些弊端,多数人仍然表示要毫不犹豫选择满足口腹之欲。理由是短促人生如果连口舌之享受都放弃,实在枉来人世走一遭。况且身在“舌尖上的中国”,岂有不“吃”之理。至于上述有关“肥”的弊端,虽是不易避免的代价,但与“吃”所带来的幸福与满足相比,弊小利大,是可以接受和忍受的。我觉得他们所说不无道理,不过我本人并非“吃”族之一员。我因为向来口味清淡,消受不了“舌尖上”的荤腥油腻。此外,我也拒绝肥胖,原因主要并非上述各点,而是觉得太累太沉重。“三高”到底是何滋味,我不了解,肥胖带来的沉重却不难想象。设想背负几十斤米,无时无刻,无论吃饭睡觉站立行走读书写字约会逛街购物,甚至做爱造人都不得放下,那样的生活在我看来未免太累太沉重。而背“肉”不会比背“米”更轻松吧。

去年回国时与几个儿时同学一起吃饭,发现其中一人明显瘦削不少。询问之下告诉我,他之前有一次忽发心脏病被紧急送到医院,后来被搭桥置放了两根还是三根心脏支架。他之前相当肥胖,属于“不吃枉来人世”族之一员,他说那次犯病他惊回首发现离死亡三尺三,从此放弃“舌尖上”的享受,严格控制口腹之欲,并且还开始去健身房。他撸起衣袖弯曲手臂向我展示他的肱二头肌,说是去健身房锻炼的成果。他说他体重减轻了四十磅,感觉身轻如燕。这验证了我对于肥胖所带来的沉重感的推向,同时也说明只要管住嘴,拒绝肥胖也只是一个“小目标”而已。



浏览(1129) (8) 评论(2)
发表评论
扔弃废物的冲动和阻碍 2017-09-19 14:51:55

我常常会有扔弃废物的冲动。当我一人闲坐在家无所事事时,环顾房间就会寻思哪些废物是我可以将之提溜出去扔进垃圾箱的。家里废物很多。壁橱里,橱柜里,箱子里都有。

有必要定义一下什么是废物,废物就是无用之物。照我看来无论这东西贵贱新旧好坏,放在那里没有用场,徒然占据空间,就是废物。应该拿走,扔进垃圾箱去。从这个定义出发,家里符合废物条件的东西有许多,比如壁橱里不再穿用的衣物鞋子,不再使用的各类书包背包手提包,多余的雨伞,从未戴过的帽子,离开学校后从未再打开读过一行字的积了许多灰尘的教科书和学习笔记,还有大小不一的塑料盒纸板箱,磨损了的旧箱子,多余的锅碗瓢盆壶等等,以我之见,都在废物之列,应该丢弃。然而实际上,那些个废物并不能按照我的意思统统被扔掉。不是我不想扔,是老婆不让扔。

在废物的认知问题上,老婆与我有差异。尽管对于废物的定义——无用之物,我俩取得了高度共识。但问题是在哪些可算是无用之物的关键点上,我们难以达成共识。我觉得长期不用或从未用过的,就证明是无用之物。但她说长期不用不等于永远不用,从未用过不等于将来不用,你怎么知道有一天我又要用到它们呢。万一哪天我想用的时候,没有,你再去买新的吗?就是去买,也来不及云云。我无话可说。她又说:你看你书架上那些书,很多你根本没读过,读过的也没见你再读,你怎么不扔掉呢?我觉得自己理亏,有点己所不欲施加于人的味道。但仔细想想我的那些书与上述那些“废物”还是不能划等号的。因为尽管那些书有许多我确实没有读过,但我却清楚地记得那些书在书架上所处的位置,所以即便它们被移动过,我也立即会察觉,可见那些书在本人心里还是有位置的。而上述那些废物,其实老婆根本想不起它们的存在,可见在她心里并没有那些废物的位置。此外我已读完的书,如果觉得是烂书,无论作者是谁,也是扔进垃圾箱去的。

虽然我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处理家中废物,但我还是瞒着老婆悄悄地逐渐地丢掉了一些,结果她毫无察觉。这验证了我上述结论:老婆其实根本不记得那些废物的存在。我觉得那些无用之物对于老婆而言,大概与从前的后宫三千佳丽对于皇帝的价值是一样的。其实如果没有那些被阉割了的太监们打点管理张罗,众多佳丽里跑出去几个找相好幽会,皇帝哪里知道?皇帝不急太监急,太监看管之下,佳丽们既无机会与他人结秦晋之好,又少有机会得到皇帝宠幸,有名无实空耗一生。

在废物问题上我还想起小时候与母亲的分歧。那时候吃剩下的饭菜,没有冰箱收藏,留过夜可能会馊掉,她总是扒拉扒拉分到我们兄弟碗里要我们吃掉。可是我们肚子已饱,不想再吃。我说:吃不下了,倒掉算了嘛。母亲觉得我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斥责我说:你到大方唻!这是粮食,倒掉?!讲得出!你不觉得浪费,暴殄天物呀。可我觉得吃饭是身体需要,当我吃饱了,不想再吃,却仍然硬往胃里塞,是将胃等同于垃圾桶。对剩饭而言去往已然拥挤不堪的胃里丝毫不见得比去垃圾桶里能够享受更多的舒适和荣誉,而对于吃饱了的胃而言,塞进更多的饭菜,除了使得胃器官本身超负荷运转之外,还连累整个人都不舒服。实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尽管如此,我那时大多还是硬吃下去的。虽然胃里心里都不舒服。

我以前觉得与母亲在剩饭也即废物问题上的分歧是源于代沟,后来在废物的认知问题上发现与老婆也颇不相同。于是,我确定这不是代沟。现在我倒是比较相信这种差异可能来自于性别,男女思考问题的方式角度不同,大概就导致了对废物认知的不同吧。

在废物认知和处理问题上与老婆的差异使我得到了两点认识:其一,在同一问题上,要想取得共识,是很不容易的。夫妻二人之间都会鸡同鸭讲,各说各话,何况人多嘴杂的大千世界?可见建设和谐社会实在是任重而道远。其二是说归说,做归做,只要不当面忤逆老婆的意志,自作主张悄悄地逐渐地处理一些废物,还是切实可行的。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是这样来的吧。



浏览(1589) (6)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1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