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liveinfrance  
角色在变换中,岁月在流逝中,生活在进行中......  
我的网络日志
我的大学(三) 2018-02-18 05:26:05

上外的学风很正,校内女生比例远高于男生,有些年可达到80%女生,20%男生,因此一对一对的恋人没有其他大学多,男少女多的现实也使得很多女生能够静下心来,专注学业。

学校规定学生必须在一周五天内有至少三个早晨于7点15分至7点45分间在学校大操场签到,并作为体育成绩的一部分,名为晨练。对于大多数跑不快,跳不高的学生来说这一成绩至关重要。但是签到后,真正晨练的学生少之又少。大多数同学的作息时间是这样的:早上6点30分起床,洗漱一番,听6点45分的美国之音(VOA)的Special English慢速英语新闻。7点节目结束,从生活区出发去学校,路上顺带买早餐。7点15分在操场签到,然后去教室吃早餐并早自习。

学习外语是一个循序渐进,细水长流,日积月累的过程,且需要听说读写齐头并进,操场是学生练习听说的首选之地。上外早上8点前的大操场自成一景。不管是学英语,还是德语,法语,意大利语或是日语等,早上人手一部袖珍短波收音机,连着耳机,天线拉得长长的,专心致志地收听敌台,且互不干扰。这时的敌台节目多是正常语速的早新闻,不管听得懂听不懂,认真听了再说,至少可以练语感,在日复一日的坚持下,听懂的百分比会越来越高。收听敌台最大的烦恼是杂音,敌台都是通过短波传送,而且是从境外直接传来未经内容审查的,于是有关部门就千方百计地用杂音来干扰,我们听的人必须要有过滤器般的耳朵,精神高度集中,把杂音略去,专注于内容,这样的练习使我们人人于四年后练就了一付顺风耳,对声音极敏感。练习发音和朗读背诵则可以在校园里任何不影响他人的地方,树丛中,花坛里,教学楼后等都是可选之处。我选择面壁,在教学楼外找一个僻静之处,面壁练习。面壁的好处是:面对一堵墙,不会分心;我不见人,人不见我,不会不好意思;朗读时若发音不准,我也看不到人家笑我……

精修听力需要一个“Walkman”和一付耳机。对学英语的低年级学生来说,当时用的最多的教材是“Step by Step”共四册及磁带。我一句不漏地用一年半时间把四册书全部习完,包括所有练习,书末所附的小说。这样的正规出版物没有杂音,我们就需要把每个词都听清楚,没听清楚就倒带,再听一遍甚至几遍,直到听清楚为止……

以上练习都是课外练习。我们语言类的正规专业课程有:精读,泛读,速读,语音,口语,听力,翻译和写作等。精读就是需要细到研究每个词的英语阅读;泛读是长至一部短篇小说,泛泛而读,阅其大概即可;速读是只看重点,快速看完,我们看的时候,老师都会掐表的,精确到几分几秒。语音主要是矫正发音,练习朗读,我们的语音老师据说是全上海说英国音说得最标准的,可是由于形象不好,不能去上海英语台,年龄大了又是单身,出国被无数次拒签,她在我校的出版社录过很多教学磁带,我印象最深的是她让我们练英语绕口令,对我的口语提升帮助极大,听说她的父母也是上外的教授,若干年后她也终于如愿出国。

系里尽量给我们每学期换一次专业课的老师,因为每个老师的风格,经历,教学方法和口音都不一样,如此我们可以尽量多的接触到英语学习的方方面面。当时出国热方兴未艾,上海浦东的开发如火如荼,年轻老师纷纷跳槽,系里就延请上外已退休的老教授们回来为我们授课。这些上了年纪的老教授们都是解放前上海各名校毕业的精英,学富五车还敬业,有这样的良师,我们何其幸哉!

口语老师从大二开始就是外教,我的口语老师是一个苏格兰老太太,Betty Bar,她出生于租界时期的上海,她父亲是解放前复旦大学的英语教授。解放后,她们一家去了香港,文革结束后,她一得到机会就回上海,来到上外几十年如一日地教书,她无儿无女,就是爱上海,爱中国,鼓励她的每一个学生开口说英语,从来不嫌弃任何人的发音,在她的课上,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自信地畅所欲言。毕业后,我的一个同学回校办事,无意间听到她用流利的汉语与他人交流!原来她会说流利的汉语和广东话,可是她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说过一句。更厉害的是只要是她的学生,她都能叫出名字,我们的中文名,这是连中国老师都做不到的,而她还是一个外国人!由于她在海外英语教学上的突出贡献,她于九零年代得到英国女王授勋,实至名归,我纳闷为什么这么好的一个外国友人没有被授予上海市荣誉市民?她在课上给我们讲做人,讲做事,用她简单朴素的方式,将心比心,以身作则地教导我们,我终身受益。她说她的愿望就是我们哪天说起她,会说到她教会我们怎样“to be a man or to be a woman”,因为有一次她在上海碰到她父亲原来在上海的学生,那位学生就是那样赞扬她的父亲的。她对金钱无所求,业余时间帮我们组织英语角,英语俱乐部等,而我们的中国老师们则忙着到处兼职赚外快,忙的不亦乐乎!中外有别,由此可见一斑。

翻译和写作课不难,在我们的阅读量达到一定的层次后,翻译和写作也就自然而然地水到渠成了。在练习翻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中文水平的不足。很多时候,我意会了英文意思,却找不到合适的中文词来表达,翻译即要准确,又要达到语言上的优美精致,由此可见为何那些大翻译家都是学贯中西,在中西文上都造诣极深的大家了!今天对于英文或法文作品,我更愿意读原版,因为某些作品的翻译简直是惨不忍睹,翻译的“再创作”实在是对原著的亵渎!像傅雷这样认真严谨治学的翻译家已不复存在了!

在课外阅读作品的挑选上,我选择从中英文对照的外国名著开始。尽量只看英文部分,不看中文部分,实在看不懂了,再瞄一眼。这些外国名著的简写本是一些外语学院的老教授改写的,用词简洁,易懂,不仅对阅读,对我们的写作也极有帮助。慢慢地过渡到原版的短篇小说,如美国的“读者文摘”这样的月刊,再后来就可以读原版的小说了。我读的多是自己感兴趣的当代英美畅销作家作品,语言通俗易懂,内容又引人入胜。喜欢一个作家就把图书馆所有能借到的他的作品借来看,完全是自觉自愿的,大家都这样。

在这样的强化训练下,我们在大二结束时都能顺利通过英语非专业六级和专业四级的考试,真正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我的英语水平和两年前入校时相比也已然有天壤之别,判若两人了。

 

 

 



浏览(1288) (2) 评论(1)
发表评论
上海故事(下) 2018-02-17 05:25:57

 

1964年的春天我到傅家房子后面一个人喜的女同学家里开小按照老几个人一起做作),那个候的284安定坊真安静啊小洋房之密不透微雨绿得透出油来忽然来植物的气息介于香与不香之。涂柏油的笆被开白花的枝蔓弯了竹梢整条弄堂寂静无人。但是知道就在白花的后面傅雷在喘息两年后便自我了断。

 

近年来我在欧洲的多地方看到这样同类的弄堂我似乎回到了早年的江路愚园路。偶尔车经过旧地我真不敢回望已魄散的老屋。只有匆匆逃

 

愚园路往西一点点1088103我想讲讲顾她的名气远远大于今的李云迪、郎朗。她也是自我了断死的日期是196721日。

 

下文不重复关于批斗、耳光、开煤气的事情也不她父高地押于青海些网上都可以到。

 

我只自己和高地偶尔的一次和俄斯老太太克拉夫琴科的一次以及我弟弟看到的最后的

 

家和家深交傅雷为顾过钢琴老傅雷夫的死肯定给顾家三人的死做了榜和暗示。

 

1967131我的一个小朋友小燕因追逐打突然捂着腿高叫痛煞了的小朋友装腔小燕的叫越来越厉害送到愚园路749弄的原区中心医院才知道骨折了。打石膏、校正等事折到半夜我弟弟和阿尼定居纽约两个十来的少年陪着。

 

凌晨三点左右护车而来抬下来三付担架兮兮的帆布担架就放在急室的地上的中心医院急室就是老洋房的客天冷了放一个煤的炉子取暖皮烟道在天花板下半圈。担架上两女一男气息全无。阿尼从小就小提琴是交响所以知道音界的多事情阿尼那年16出了就睡在担架上。旁的大人也在议论。弟弟回起来面孔雪雪白头发蹋了地上。片刻医生写好死亡三付担架就由工推到太平去了。就是在公面前的最后一次露面。接下来的事情道里回三具尸体匆匆就骨灰都没有留下来。三个人是妈妈秦慎、弟弟握奇和

 

我掂量自己的关注和在粉郎朗李云迪的关注没有本的区别。

 

1989暮秋到年迈的高地。他已八十高他活下来是因他一直因潘年案在服刑因前躲过。孤老子已没有人。和我一起去老人的有同事王美女定居巴黎),是通一个叫蔡蓉曾的女子找到高地的。

 

愚园路的房子早就成七十二家房客高地落政策后被聘市政府参事虽是闲职他有格。他年候是19蔡廷的参一度蒋介石也器重他他与潘年等从甚密。高地移居在离愚园路不的兴国路412303与兴国宾馆是在老洋房之的空地上建的工房式多火柴盒与兴国路的格有点不合。

 

推门入的我就到一股强烈的猫尿味我怕美女同事做出掩鼻状刺激老人家什么事都没有生。屋子里养了一群猫高地手里抱着一个。他好高的个子很瘦属于小一类灰色中式棉老人皮肤白。高地目光柔和话语清晰口音的上海。事先和美女商量好不任何痛苦的话题权当陪老人说说话。那天阳光很好的水泥地上白白的耀眼房子等于没有装修但很整洁。一架旧老人是女儿用有一些旧琴也是归还来的九牛一毛的几照片放在玻璃子里。最有价的是一具石膏手模裂了是肖邦翻制下来的政府拷给顾的。

 

们谈下来知道老人在政府里一份薪水看病都没有问题那位蔡蓉曾女士是心人帮助老人关心食起居。老人的愿望是在此婴纪念室保存圣全部文物。我想在是太陋了一点留下的西也非常有限。我陪老人坐了走他送我们顾的盒一套两盒女儿演奏的肖邦、李斯特作品若干。

 

走出老住地美女他家里几只猫了

 

没注意。美女瞪大眼睛三只

 

199010我收到高地去世原因是肺癌.

 

什么要写些不愉快的事情呢生愚园路上冤魂多的感。我想有些事情确是非常偶然的在中国、在上海、在一条街上、在一个时间段里一下子死掉一批人不是天灾不是瘟疫不是异族入侵而且都是横死太偶然了。

 

里面有些人真是国宝不可能像造汽把他造出来几乎是上帝故意安排在我人的典范。而因暴戾、我粗鄙、我们轻信、我一念真理这样着极大的冤屈着奇耻大辱望和决离我而去。我写的些人算是知名人物另有一些人很平常也在时间段里匆忙束自己的生命没有任何可文字的。愚园路608弄有我的朋友出色的牙医世家的一眼看到面阳台上老太婆跳下去那一年他十起老太婆着地的声音就像砂落在水泥地上出的响声。一直印在他的子里也印在我的子里无法剔除。

 

 

我真的不想议论我喜细节的再和表

 

我和儿子去的遭遇。希望他权力、一致、粹能够有所警惕。他反感的不是故事而是我的叙述又要些没的事情了。

 

的故事基本完了我弟弟回196721日凌晨所那个男的抬来的右手不合常理地前伸很触目。天很冷没多久人就呈僵硬状那年29

 

1990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到了俄斯老太太克拉夫琴科她是昆的老50年代两个学生就住在老太太的家里学琴琴。我到汾阳路音学院的家楼里找她家楼就是校园北面的一旧洋房穿自行在一片缺少打理的植物后面找到入口。中家恢复往来学院将位与中国琴教育关系密切的老太太来。她和画上典型的俄斯老太太没有区别微胖头银发大花巾披肩谈话很愉快她喜中国学琴的小孩子程来辅导。最后老太太落眼泪而哭得十分她拿出一本相册很多和她在一起的照片有些在琴旁有些在花园里有在演出有不少和昆一起的三人照。的死她是在文革重修旧好后才知道的她失去了女儿。她以想象盈瘦弱的纪轻轻的走掉了。

 

 

此文系转贴



浏览(681) (6) 评论(0)
发表评论
上海故事(中) 2018-02-17 05:20:14

 

江苏路285弄像英文字母L,长的一竖通向江苏路和愚园路,短的一横通向镇宁路。长短线条的交叉处就是28号,张爱玲的后妈、吴征一家就曾经在此居住。木兄拍的一张照片,将弄堂的短线条全部收于镜中,尽头正对28号,那种宁静和安逸,仿佛按动了Replay键,突然回到从前。不少人来寻踪,拍张爱玲相关的画面,包括淳子的《张爱玲地图》,这些描述285弄的文字和照片大都隔靴搔痒,不得要领。

档案记载一排小洋房建于192550年代非常偏僻附近有大空地到中西女中市三女中),有人种菜甚至有人养羊。因是一条死弄堂洋房的笆非常低矮也没有人跨越送牛奶的人只需把奶瓶放在花园外陌生人除了花匠、邮递、送虫的下人几乎看不到。周有数株大桑桑子紫得又大又甜。在桑底下眼看到派出所的人用子将一条蛇抓走了。

 

28号数30323436就五个门牌号。居民除了像张爱玲后、吴征奶奶以外住着本家、教、中学校、新闻记者等等。

 

50年代中期一将弄堂最后一堵刮倒那半夜我印象深刻如山崩地裂夹着一声巨响房子也抖起来。第二天我看到后门以外一地碎仿佛大幕拉开看到的是我并不熟悉的景。后面的人住得这样这样有草的房子。那些人探着到花园洋房弄堂来望。以后的孩子有些成我的同学。

 

58年的弄堂有些不舅公着一帮子人来拆所有建筑上的门、窗上的、我家的大落地窗的移门几个大都扛不气瓶好不容易拆下来。据是拿到上厂去炼钢我只知道上厂是在很的地方。

 

弄堂里的空地上不知道那里来的人也开始炼钢挖一个坑砌什么高炉就在花园洋房旁生火穷烧后来停了一堆乱不了了之。每家献一种粉就是将沙锅捣成粉末交到舅公那里去是国家炼钢要的。

 

后来我大了才明白摸奶乳房的舅公是可以和响号召的舅公融一体的。其舅公所干的一切是不拿一分的。

 

 

最近愚园路江热闹啊。热闹得有皇之感不停蹄。

 

当年的热闹是一的。炼钢的事没就没了花园洋房周开始建工厂我一直不清楚柯施之类花园洋房是否有着强烈的仇恨心理。工厂就盖在花园洋房旁着家里的客堂搪瓷厂的烟囱在你家的上天天撒着煤粉。不是一幅漫画也不是大浦某个地方60年代愚园路上海西区最最上流社会的社区生的事情。

 

285弄弄口正着安定坊安定坊弄口一是大翻家傅雷的家是基督教惠慕堂床搬教堂里行戳天戳地。我的同学就是牧的儿子,(离特务还差一点点得他一直很自卑从来没有开心

 

傅雷家和惠慕堂之间还有一很小的理我班上一个女生头发黄黄有点养不良的娟就住在里面。有一天娟被派出所叫去回来以后所有女生都用非常异的眼睛看她有些暗暗的在传话。原来娟投靠的是他的那个剃起了没有育的小姑娘的而且弄得蛮的。派出所小姑娘去指果那个剃匠判了刑。娟没有多久就学了。

 

 

60年代初期285弄面目已一天世界拆光了。破汽放在弄堂里机油流得一地弄堂露天露地成汽修厂安定坊也堆电动机。洋房的汽车间没有汽起了生产组老阿姨在里面糊盒。路上拉劳动车女人到花园洋房弄堂来找小便的地方就往绿化后面一蹲。近省份的民开始来弄堂要。后来粮食供现问题副食品也出问题家家在花园里种菜养。以前的太太谈谈麻将台上的手气在开口拿屋里的出蛋了伐上开始宣山芋的大米不能全要部分成山芋。弄堂开始堆山芋一麻袋一麻袋里的猫狗”“小宝去偷笔刀削皮大口大口地嚼很自得。成年后两人成为职三只手先后判刑。

 

我一直以某些人花园洋房和南京路是极端立的。当年有一非常出名的照片反复刊队军人推着一从国店门口走意欲何当然大有深意。不是本雅明影的断所可以解从消逝的西中看到一种新的美。代商文明和曾是灯绿的地方冲撞暗示人欲的最后的一次就要山雨欲来。

 

表面上傅家的花园里月季花芬芳吐是傅雷煮字生涯里最最衷的事情。其傅雷的家已经风乘出国琴比逃脱了是弄堂里常被议论的事情。

 

傅雷是196693日和太太朱馥梅一道自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所以是没有忘

 

285弄口在造新的地傅雷的房子就在再拆的就要到它了今天它在。

 

以前我有一个同事女的叫秦向明就住在傅雷的房子里她家里是人。文革地出门的人家房子空关的家属住傅家类似。我乘机去看看厨房5-6家人家在用有点乱也看得出以前傅家是体面的留下的料理台、煤气灶老式的很硬扎。每的门都高很高很厚的深色门套。楼梯沿壁上去扶手是大料硬木壁板。

 

就是个楼梯196693日早晨保姆周菊娣走上踏步去三楼先生的卧室搞推开门周菊娣呆住了傅雷在床上没有任何气息朱梅馥用白被将自己吊在窗的横杠上。消息出去籍警察左安民赶来现书台上有一个包裹折起的地方用火漆封固非常重其事上面附有一张纸写着此包由朱人秀会同法院开拆。傅、朱朱人秀是朱梅馥的哥哥。经过包裹被打开里面有几个装着、物的信封以及一封写清晰的遗书遗书在一些地方但不相比《傅雷家影响小得多。除了表示自己并不反党自己多余以外谴责自己教育出一个叛徒。指傅出国未最多像王治郅吧

 

有两点是提到保姆的旧挂表一只旧小女表一只保姆周菊娣。 600元存张给周菊娣期生活。她是劳动人民一生孤苦不愿她无故受累。

 

一个小信封装有现钞53.50傅雷写明的火葬

 

那天我正好15我要我母那天我是怎么在想不起来。

 

92妇临走的那天朱梅馥阿姨菊娣衣物箱都被封了我没有替的衣服你到老周煦良我借身干的来。她不要自己死得太看。

 

据法医分析朱梅馥比傅雷晚走两小她看先生服毒后慢慢剪开被打好用棉花胎好方凳怕一脚登开弄出就走了。

 

之前的遭遇多人大致相同批、斗、侮辱、抄家花园里的月季花被根拔掉。

 

57年的傅雷已一次生活。他表示小儿子傅敏老早走人了。

 

傅雷是泰斗应该像菩供起来的呀

 

看《.克里斯多夫》的于他笔下的真勇主又怕正了弄堂对过一个从未面的少年人生的看法包括成、友、异性、死亡。

 

 

我本来想再写写弄堂里一些没的人关于4000美金藏在壁炉烟道里后来又自己人揭出来的事情在小菜偷猪被人挂着猪经历些都没有服我将思路从一件事情上移开搞傅雷冲在前面了后的。大模的抄家、批斗肯定是有人则连最起的交通工具也没有。

 

我突然想到一个人——戴厚英。我在此声明我没有戴厚英迫害了她从安徽村到上海是作炮培养的从反右开始资产阶级权威开炮。她肯定看到写七八糟的的人住在洋房里和她老家的景有着极强烈的反差。差异可以激起有力的想和冲想和冲予正感的什么都会生。我是可怜戴厚英的戴厚英的可怜超一切作家傅雷。戴厚英在文革为闻组组她居然上了”。

 

1971年初捷开煤气自戴厚英突然成了弄堂里的人。1996825戴厚英在上海弄堂寓所被年她的与身体被利刃分离。她的侄女也一同被害。我相信那个下来的年人看到了弄堂的生活看到了戴厚英有着远远多于他想象的只有一点而已),机。

 


此文系转贴




浏览(707) (2) 评论(0)
发表评论
上海故事(上) 2018-02-17 04:44:39

 

285弄的门牌是算在江路上的。老底子条弄堂绿茵婆娑庭院深深。1959把弄堂最末的一堵刮倒以后后面的一条江北棚棚弄堂就突然和花园洋房鼻碰鼻。从此285弄就没有什么好日子大大小小被折磨了很多次。

 

28528号有两个人近来常常会被提起一个是吴征一个是子静。

 

吴征就是杨澜的老公媒体上到他是一只婆子面孔倒梳油八字胡增加了他的商气。

 

吴征小名叫东东候很乖得好是教管得也。吴征爸爸年是个头发天然卷皮肤白皙像他奶奶。东东长得像妈妈东东有一个伯伯弄堂里小孩子有点怕他他有候会很奇怪地线杆子站几个小下大雨都直直的站在那里。但从来不打人人。 

吴征一家住三楼子静住一楼偏西一小 

子静被媒体提起是因他的姐姐张爱玲。子静就是他姐姐笔下的包弟弟一个瘦老 

285弄全部是独立的花园洋房。双号从236再加394143三个号。文革抄家几乎只只门牌号翻箱倒39号有两家的批斗印象深刻一个是旧上海警察局吾的秘小学同班女同学的爸爸洋瓶底眼斗的得像只脖子上挂枪枪那些迹斑斑的西是从院子里挖出来的。另外一个是先生我母亲这样称呼他抽雪茄居做衣服就在花园洋房客先生量、裁两个白的老婆婆踏缝纫机。斗先生两个老婆婆是陪斗站在方凳上作投降状一个老太身体有疾一只手掮不起来。原来她是一先生的大小老婆。 

九十年代弄堂已一天东东着一年女子回家弄堂里的人不大在意后来想起来那个腔老好的女子就是杨澜

 

 

杨澜第一次到吴征家里去的张爱玲的弟弟子静刚刚得楼下的居住权。 

张爱玲把弟弟描述成一个加重了他的向。 

子静一直在郊区的中学教英文退休后没有方向一直也没有女人。后来有心人张爱玲后身后的这间十平方多一点点的房子他栖身。本来的玻璃窗都用糊了起来一只古董的黑白电视子静一件灰灰中式棉抄着一只空瓶到弄堂口小店一瓶低价的葡萄酒。 

迷来瞻仰28有些台湾由圈内人恍恍惚惚的285有什么灵异出眼前除了老洋房的骨架一派衰。那些人多多少少子静一些得好一点。 

28幢房子在285弄里有点不合流其它小洋房细节可以略一二28号就平多。方方正正没有什么凹凸三楼是吴征家的。房子最早的主人是上海大亨虞洽卿后来美国人开私人医院40年代陆续有人搬来。其中包括张爱玲的父和后 

都叫老太太姑姑张爱玲将后描述成一个恶妇她的文字力量太大无以辩驳。其姑姑是一个非常高雅的老太太她用高雅一无力。姑姑极有面容端庄皮肤是那种几代人好日子累下来的白皙。孤身一人却把日子稳稳当当。和居合用一个保姆冲冲水瓶磨磨芝麻粉。她很喜弄堂里乖的小孩把他叫来吃蜜糖果冲芝麻糊。我在信箱的玻璃小窗口看到一封她的信写着用蕃收我很纳闷女人怎么有这样的名字。那是寄商店寄来的某件裘皮大衣已出手。 

知道张爱玲和姑姑的关系是交关年以后的事了。她已不在人世了。

 




有一次在朋友家的上遇到杨澜 

得吴征格小名伐”

杨澜不假思索回答东东!”

“小辰光我一直捋伊” 

“是伐和所有正宗上海小姑娘一杨澜音拖得长长上收 

大概就两三次我有一点点夸 

文革一开始285弄立刻涌劳动人民。房子有的在汽车间里。

从那候起258的速度加快了。张爱玲的后——姑姑的院子28号也开始搬搬出来的比走的都要

姑姑的身体也衰弱下去家具也越来越少。她一直是靠持。早先姑姑的房家私都是吃价的老、照相架子都精致美盛芝麻糊的碗羹都要新天地几条横路。有候抄家物商店都消化不掉姑姑的西也三 

再后来在弄堂里碰到姑姑我不敢她了她已半盲五官都走位了眼睛上敷着怪怪的西用一点点余光看人。手里的士滴克依然是老。她叫了我的小名不得姑姑了。

“姑姑你好” 

“好不了了好不了了。姑姑标标准准的北京非常不是那种胡同串子的京腔偶尔几分州音。她走路的姿像一只断脚蟹也没有人扶着。 

她死在86后来才知道姑姑的父宝琦做民国外交部理。她嫁給张爱玲的父廷重时已30不育。廷重当时还19金元券候听了蒋国的交出硬通金属果一路下来到住28528几乎光光了。

28号的这间房子里三个人张爱玲拉爸爸张爱玲拉后张爱玲拉弟弟。

 

 

张爱玲的父廷重死在这间隐约有一点印象。

 

那是1957年某日的人突然神色怪异小孩子在姑姑家的玻璃窗下在前面的人死掉了死掉了。又有人死人衣裳了屋里来声音肚皮里西吐出来。安静了一突然只听得大脚娘姨拍手拍脚大叫起来升天了升天了廷重的确气了。

 

《色.戒》拍竣张爱玲家庭的年往事大概也会被人起来讲讲

 

大脚娘姨是湖州人用篦子沾水髻梳得溜光她得虫病一条腿很粗人家不敢当面叫她大脚只是暗叫。后来收尸的三摩托开来斗真像棺材小孩子越怕越要看。一个从来没有一分霍掉许许多多的人这样走掉了。大脚一直在哭哭唱唱好像是完成式。

 

大脚的另外一家住二楼都叫家的老舅公。舅公非常喳喳呼呼算是居民小。有候会指责谁家的阴塞住了家的厨房有螂屎。

 

28号人家不少舅公住在吴征家和姑姑家中。他雇了大脚当娘姨大脚帮姑姑做算是兼

 

28有一个奶不得家雇的胖胖下女人。一天舅公站在洗衣服的奶后面伸手摸她的乳房令小孩子看不懂的是种下作坯居然是非常陶醉的子。一直到20我才明白奶妈为什么这样陶醉。

 

吴征尚未出世更大的事件也尚未降

 

文革一来285弄不少人家被地出门混乱开始了愚园路一带传多名人自的消息。突然有一天传说东东的奶奶自我心里咯噔一下。那时东东的奶奶尚在中年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不高鼻梁生挺皮肤白皙说话轻气。好像听一直在医院上班又听是吃来沙尔的。

 

后来居回忆说东东的奶奶早就有思想准走之前一家一家人家去关照以后借打不要客气来就是了。当有私人的人家不多吴家有挂在二楼通向三楼的楼梯口。

 

 

果你在到江路靠近愚园路去找285先看到的是两2线站出口就在园脚下才能找到弄堂入口。园是开商和权力机的杰作借修地之名一下子将30年代留下的五、六组连体别墅和多独立大洋房拆得精光。

 

四十年前街道另一市三女中的小姐们转眼翻英姿红卫就在如今园门口冲2852号门牌里一资产老夫妻当吓坍晚上便一命呼。

 

大字开始刷上轧姘头走私黄金写的人都像包打听东东奶奶的大字28号花园里所用字眼尽管者看得多了也不得特别但是于当事人特别是有教养体面的致人死地。

 

在想起来些大字并非红卫兵所许许多多的所材料肯定是成年人抛出来的。像东东奶奶度矜持见过市面的女人不定位里有几个妒忌者、吃豆腐不着者或是当年低别的仇富者乘机以革命的名敲你一

 

东东奶奶是196885日走的。死前被人隔离毒打是岳阳医院的革委会造反派弄她。晚非常克制一点静都看不出来。

 

为领死人的事是生的后弄堂的水井里也跳下去一个人第二天打水的人吊桶老是沉不下去才看到了尸首跳下去的是沈家阿伯宁路的一人家。他怎么跑到里来死的我一直不明白是周唯一能够找得到的开着的水井。后弄堂自影《51号兵站》里扮演黄元楠是黄胡子北方壮常看到他拿着钢钟子到弄堂口生煎几乎隔天就去。后来再没有看到生煎他自了。

 

关于东东奶奶的经历了快三十年吴征出名以后料才知道的。

 

东东奶奶叫爱伦30年代沪上名医妙成的妻子州人。育一子名之光就是后来把国画人物画出外光派效果的广州美院副院。六十年代的作品《女工》蜚声画

 

1935爱伦妙成有隙遂与知名大律声即吴征的爷爷留法法学博士。当年他与人谈话两个小可得一根金条两件小案可得一。与上海各种力都有交往帮中共廖承志、陈赓等都办过案子暗中与周恩来交往繁。

 

声与爱伦育有三子其中一即吴立——吴征的父。吴立与民国名人邵洵美之女邵阳吴征母

 

据《吴声博士》介汪精早就赏识声的外交才能加上他又是当上海紫的大律了壮大声决定邀吴声任汪政权的外交次。而吴声得到国民党秘密指令决定潜入汪政权的中枢。

 

战胜利后国民党枪毙公博后不分清皂白地将吴声投监狱。吴公一大群曾前呼后的仆人被遣散了爱伦则带着她与吴声所生的吴立峰、吴立、吴互三个男孩子用自己的在江了一幢上海人虞洽卿早年住的花园洋房与吴声脱离关系起自己的日子来。

 

后来我才明白当年的大字奸小老婆字眼即指此事。

 

关于吴声的晚年1989121190大寿寿堂寿宴于静安寺中包括上海市市汪道涵、中山先生的穗芬、法国上海事石巴和、法国外北京代表曼以及上海文化界一些知名人士。

 

几年前声逝世吴征与杨澜上刊登词简约无疾而


此文系转贴




浏览(1673) (7)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大学(二) 2018-02-14 10:14:54

大学生活从军训开始。军训有点辛苦,但我在初一,高一时已军训过了,所以挺习惯的。白天在烈日下走军步,晚上在宿舍里打牌,聊天,惬意得很。军训期间,英语系组织英语系和英语二系的新生进行一次英语水平考试,考试结果的前三十名学生可以跳半级,以后可以早半年本科毕业。跳级的都是那些上外附中,市三女中,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上海中学等名校毕业的学生。日语系,法语系,德语系等也有跳级考试,多是那些从初一就开始学该语言的外语附中的学生,他们有的直接跳到大三跟班上课,还能考全班第一。同时上外决定开办韩语系,由英语系牵头组织第一个班级,这个班级二十人,英韩双语并举,英语系的所有科目都要修,还要修韩语的科目。鉴于此学习难度,学校在英语系和二系征求学生自由报名,并依据英语水平考试的成绩择优录取,结果又是上述名校出来的学生入选。这些牛人据说都是背过英文字典的,我等碌碌无为之辈只能望洋兴叹,循规蹈矩地一步步来。

 

军训后,正式的学习开始了。每天六小时的英语学习把我搞的头昏脑胀。我是所有挑剩下来的学生中的后进学生,学起来很吃力,特别是英语口语,当时很多高中都有口语课程,我的高中没有,所以我即听不懂,又说不好。有时候说了半天,被老师损一句“你说的什么呀?我什么都听不懂。”同学们哄堂大笑,我无地自容(只有中国老师会说这样的话,我从来没有听到一个外教这么说,中国人的教养去哪儿了?说这话的老师还是教授职称呢!)。好在大二时我就适应了,口语也通过语音课英语绕口令的练习而突飞猛进。

 

大一下半年时,系主任告诉我们英语二系要改名为国际经济法学院,我们将是英语二系的最后一届学生。那时的我们已入校半年,深知英语只是一门工具,将来要找一个好的工作,还得要有一个专业,而这个带“国际”字眼的专业则是再好不过了。我们让班长去游说系主任,看我们这班学生能否转成国经法名下的学生,系主任让我们去跟国家教委申请。于是我们让班里书法最好的同学捉刀,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申请信,全班每个同学在信末签名,我们将信交给系主任,希望由系主任转呈国家教委。系主任一看此信,觉得这样的好事不能让大专班的一众关系户错过,灵机一动,叫大专班的班长依样画葫芦,也写这样的一封信,他将两封信连同他自己和上外校长的推荐信一并寄出。系主任本意只是想拍大专班某些家长的马屁,他应该不会想到在这件事上,他无心插柳柳成荫,我们本科班借了大专班的光,两班学生都被顺利批下来了。原来大专班里一个男生的阿姨是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人之一,在她的关怀下,申请当然如小菜一碟,我们摇身一变成了国际经济法学院的学生。英语系那些同学那时的羡慕妒忌恨无以言表,我们则庆幸讨了个巧,天上掉馅饼,就这么着有了个那么好的专业。第二年,国际经济法学院正式对外招生,录取线是位于上外国际金融后的上外第二高分数线,是我做梦都考不到的分数,而英语系的招生分数线最低,在上外各学院垫底。大专班的幸运在上外更是无出其右者,得益于此班的某些能够呼风唤雨的家长,他们在大二结束后,未经考试直升本科,并在四年后成功收获上外国际经济法学院法学学士学位,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中国的高等教育制度有时真如儿戏般!对于某些人来说,高考也不过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而已……



浏览(1795) (8)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3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