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胡亥的博客  
蔽月轻云回雪风。惊鸿翩做婉游龙。万山绿簇一枝红。窈窕常遭秋意妒,娉婷总被袖谗工。红梅傲雪更娇容。  
        http://blog.creaders.net/u/889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习近平权力真空,江泽民仍掌8341 2018-07-17 13:29:13

    长期以来,中共文宣部门对习近平绝对权力的极尽夸大和渲染,高调宣传,长年持续,如水银泻地,无所不在,已经到了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的地步。其目的一方面满足习近平本人好大喜功的性格喜好,产生唯我独尊的错觉,另一方面,给无辜的海内外民众洗脑,释放烟幕弹,使人们在纷纭复杂的政局中,做出错误判断,以瞒天过海,掩盖其真实内幕。近几天,中共高层发生政变的传闻甚嚣尘上,迹象越来越明显。但海外学术舆论界一直缩手缩脚,犹豫不决,不敢做出政变的结论。究其原因,不外是所有人都判断习近平已掌握无以复加的最高绝对权力,特别是掌握了核心军权,号令全党、全军,具有了一举消灭任何异己,甚至包括铲除中共退休元老的绝对压倒性实力,认为任何针对习近平的政变企图都不可能成功。(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发)

    爆料大亨郭文贵几次谈到,习近平只掌握33%的权力,说“习近平主席已经被盗国贼设计的一整套计划彻底困住“,无法自拔,无力回天。暗示习近平逐步暗淡的政治前途,很可能走上穷途末路,与历史上胡耀邦、赵紫阳同样下场。对这些谈话,很少人听明白,多认为郭是故弄玄虚,不可理喻。

    郭文贵做出习近平权力有限的结论,固然与他了解中共内幕的情况有关。但是我认为,这种判断,其最主要最基本依据不需来源于最高机密,其实就包含在十九大体制本身公开的人事安排,透露给外界的信息之中,人们如果用心揣摩这些蛛丝马迹,去除冠冕堂皇的表面文章,深入进去仔细分析,就会发现种种问题,促使我们得出与官媒相反的结论。那就是在十九大后,江泽民逐渐向习近平移交了政法、金融、外交等根本权力的过程中,布下了很多暗桩,如金融、纪检、外交等要害,仍然由老人的传承者王岐山掌握;上海帮头号大将韩正扼住国务院财经咽喉,架空李克强,防范习近平;文宣部门由双面间谍式的人物王沪宁控制;前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以国安委副主任身份暗中操控政法系统的半壁河山……。习近平处置国政,管理这些要害领域,所直接面对的党国重臣,没一个是自己最亲信的人,而都是与上海帮、江系势力有着极深历史渊源的江派,都是太上皇多年培植的亲信死士。(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发)

    习近平自己嫡系的之江新军,由于年龄资历等原因,基本处于二线或者边远地区,远离核心决策层,如黄坤明、蔡奇、李强、陈敏尔、李希等。栗战书虽是常委,但局限于人大清水衙门,没有实际政务,位高权轻;刘鹤号称懂经济,但行辈甚低,且多年游离于金融核心层之外,人脉不足,实际经验不多,纸上谈兵,必然与现实管理体制脱节,根本无法介入金融决策圈;陈希虽然担任中组部长,掌握人权,由习近平直管,但是所任免对象多为省部级,长远来讲重要,但对目前政局影响力有限;公安部长赵克志位置关键,但被孟建柱的心腹亲信环绕左右,处境十分微妙,说话未必管用……。从党政方面,习近平的亲信乍一瞧似乎都在关键高位,但力量分散,上下脱节,缺乏呼应,不能形成合力,看起来蔚为壮观,实际却为一盘散沙,主人有难的关键时刻,谁也帮不上大忙,基本上一群乌合之众。

    习近平执政几年来在军队中下了很大功夫,他从严治党的同时,在军内也实施了声势浩大的军中反腐,打老虎、拍苍蝇,改革军事管理体制,提拔年轻将领,雷厉风行,令人侧目。这一点中外学术舆论界基本上观点一致,均认为习近平已抓牢了军中大权,从而巩固了自己中共第一人的绝对领导地位,具有了中共党政军根本大权,成为继毛泽东之后真正的一代独裁者,是超过江胡,甚至超越邓小平,成为了历史上少有的权力最大的党国领袖。但是我认为,这种观点是不了解中共的历史和现状,缺乏对中共邓小平以来,老人垂帘听政实际控制党和国家现状的认知,缺乏对中共现行体制的了解和研究,接受官媒洗脑,做出与事实相反判断的必然结果。(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发)

    邓小平给中共留下来大量政治遗产,许多涉及垂帘听政的惯例、潜规则秘而不宣,但在中共高层一直被奉为规臬,成为江泽民长期垂帘听政,操控大政于密室的有力借口、合法依据。其中最主要潜规则就是,独裁老人把京畿控制权与解放军的军事领导权分割开来,太上皇在必要时可以放弃国家军队的军事指挥权,但是要毕生掌握对北京的军事控制权,这项现行体制中最根本权力,一抓到底,至死方休。这个首都地区的军事控制权,行使这个权力的单位,就是中央警卫局。

    中央警卫局的职能,既有站岗放哨,宿卫宫禁,拱卫京师安全秩序的军事功能;同时又行使给党内高级干部派出警卫服务人员,并监视其行踪,防止政治串联突发事件的维稳功能,属于太上皇私人的厂卫情报机构。体制上中央警卫局既不属中央政治局领导,也不隶属于中央军委,只听从领导人个人的指挥。这和来源于中央军委会的一般意义上的“军权”是两回事,明显是两个概念,分别为两套不同的系统。(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发)

    在毛、邓时代,以及邓死后江泽民在台上的执政时期,虽然中央警卫局和军委是两个系统,但由于上述领导人都身兼军委主席,同时掌握中央警卫局,各种权力集于一身,区别不明显,不存在两权分离现象。但是,江退休以后,胡锦涛、习近平相继接班,接任军委主席职务,从此就出现了首都军事控制权和一般军权的两张皮的现象,构成了中共新时代特有的政治风景线。(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发)

    按中共的制度,北京及周边地区有三种军事力量,它们是:

    第一,中央警卫局以10-15万精锐铁甲御林军的实力,人数众多,装备精良,依托于中南海、大会堂等坚固大型建筑及城内任何有利地形,管理使用遍布城内,直达城外军事要地堡垒的地下交通网络,掌握庞大战略资源,秉承太上皇意志,自主调动,可随意伸展收缩防区,必要时接管城内一切建筑、单位,逮捕任何人员,具有无上特权,不受任何限制,身负执行首都防务使命,保卫领导安全,控制首都政治秩序的天字号任务,是京畿地区主导军事力量。

    第二,城区内武警治安部队,属于军事化的轻武装警察部队,处理民间治安事务,保卫民用设施,人数少、装备简陋,且行动范围受到极其严格限制,未经命令不许离开自己的营地和驻在场所。

    第三,市区外围的卫戍部队,是枪口对外的守卫部队,驻守北京远郊区县。卫戍部队任务不在市区,而是时刻警惕外围军事团体或任何武装进入北京;紧急时刻,扼守进京桥梁要道及枢纽,防范北京以外军事力量进入;卫戍部队的存在,是防止外部力量介入北京市区,确保中央警卫局对北京的绝对控制;除非领袖召唤,任何情况下,卫戍部队都绝对不许进入城内。(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发)

    在中共的特殊军事管理体制下,首都是军事禁区,上述提及的三种军事单位驻防北京,构成铜打铁铸的防御体系。外省驻军或叛乱头领,想武力干预京师政治,“挟一旅之师,进京勤王”的构想早已过时,理论上可以设想一下,但在实际上一丝一毫的可能性都没有。因为任何试图进入北京的军事力量,必然首先遭受外围卫戍区精锐部队的重装拦截,殊死抵抗;反叛部队即使用尽各种手段,突破防线,打开缺口,也会旷日持久,失去战机,造成政变流产,难逃失败命运。退一万步讲,即便有人把几十万陆军调入北京,面对藏身于坚固掩体之内,以逸待劳、神出鬼没的十几万警卫局内卫勇士,无疑杯水车薪,顶多控制几条街道,而想抓捕江泽民等最高领导,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8341掌握的北京地下铁路公路交通网,四通八达,暗道密布,机关重重,何止几千公里;领导人居住地,是最高秘密,谁也不知道他睡在什么地方;在事变之初,就会从地道逃出北京,脱离险境,然后调动全国兵力,反过来镇压叛乱。(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发)

    这三种军事力量以中央警卫部队为主导,构成了防卫京畿地区的基本的三层军事防卫体系。他们不相统属,各有分工,各负其责,彼此监视,互相制约,分别对最高领导人负责,是中共最高领导人控制政治局势,掌控根本大权的最终手段;身为中共领导人,只有掌握了中央警卫局,才能掌握中共真正的最高权力,成为中共名副其实的最高领导人。而江泽民之所以能够长期垂帘听政,幕后操纵一切,保持太上皇地位长久不变,最终靠的也正是这个杀手锏。

    所以我们可以看出,习近平掌控军权,号令陆海空三军,这是一项伟大的权力,奠定了其第五代领导人的基础。但即使这样,这个陆海空三军对外可以颐指气使,对内,大统帅习近平如果欲凭借军队颠覆中共元老政治,改变中共路径,从军事上解决党内问题,还是力不从心,做不到的事!因为从常识上讲,命令南海舰队去南海巡弋,宣示武力,可以吓尿东南亚,惊呆美国;成都军区的动向,直接影响新德里的最高决策......。但是这些很难改变北京的政治局势,不可能成为影响中共高层博弈的根本性因素。(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发)

    中央警卫局长期以来,是在江泽民贴身警卫的由喜贵上将领导之下。由喜贵1994年成为中央警卫局局长,这是在邓小平逝世前,但中办副主任一职仍由前任老局长、邓小平侍卫杨德中担任,所以邓小平在世期间,杨掌握警卫局实权,由喜贵虽为局长,但只做技术层面工作,大事还是要听杨德中的招呼。直到1998年,邓小平逝世一年后,杨德中退休,由喜贵真除中办副主任,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央警卫局当家人。

    2007年由喜贵满68岁,按规定已到退休年龄,副局长曹清接任局长,由喜贵担任中央警卫局第一书记。警卫局老人都知道,曹清是由喜贵老部下,为人懦弱老实,不善交际,当局长就是个名义,事无大小,还是由喜贵说了算。这种曹清-由喜贵共管,实际上还是由喜贵大权在握的局面直到2015年3月,由喜贵召开会议,突然宣布曹清免职,任北京军区副政委,命令即刻生效。当时曹清听到宣布后,连办公室都不让进,马上被车送到北京军区任新职。随即由喜贵宣布副局长王少军少将接替,成为新任的中央警卫局长。据知情人介绍,王少军也和曹清一样,长期在警卫局工作,也是由喜贵的忠实部下,老实本分的人。很明显,中央警卫局王少军-由喜贵的新体制,与以前一样,王少军是傀儡,由喜贵仍然掌握实权,独断专行,而且由于王少军是更年轻的局长,比曹清资历更浅,对老同志更尊敬,由喜贵干事的顾忌更少,行使职权更加顺畅。

    对于2015年3月中央警卫局换局长的新闻,曾被海外某组织爆炒,把江泽民、由喜贵更换警卫局内的傀儡,进一步加强控制的行动,极尽渲染,添枝加叶,演义成张又侠率38军接管警卫局,习近平大战江泽民的惊险故事。这个荒唐说法被广为流传,海外人士深信不疑,时常拿出来作为习近平掌握中央警卫局指挥权的直接证据,让人忍俊不禁,笑掉大牙。(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发)

    到目前为止,除了上述所谓张又侠带38军接管警卫局这一造假新闻外,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习近平已经掌握了警卫局。局长王少军一直在警卫局工作,他后来担任习近平的卫士长,完全是由喜贵指派,就和曹清被指派为胡锦涛的卫士长一样,都是身不由己,奉命行事,并非与领导人存在任何历史渊源,因而不能把王少军界定为习近平的亲信。而且即使他是习近平的心腹亲信,也没有什么用,因为王少军局长并不是警卫局的最高领导,他必须听从由喜贵的指挥和命令。(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发)

    最关键一点,自习近平上台后,到目前为止,中共媒体从来没有提过警卫局的归属,对于其是否归习近平领导,以及如江泽民一样,习近平春节时与警卫局战士共度除夕夜等类似消息,也是没有任何记载,空白一片,连暗示都没有。而习如果掌握了警卫局,没有任何理由秘而不宣。天下人都知道,掌握中央警卫局,昭示权力已到高峰,是真正的皇帝,这对于喜欢集权,唯恐权力不大的习近平,是求之不得的事,唯恐人家不知道,必然狂欢庆祝,大肆宣传,让天下尽人皆知,共同感受皇权的无远弗届;而不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信息藏着掖着,不加报道,黑不提白不提。但事实是中共媒体对此一直讳莫如深,习近平与警卫局两个词从来没有在一起的时候,了解中共文宣习惯的人都知道,不说这个事,不提习近平和警卫局的事,说明习近平还没得手,最好不提这个茬儿,多说不但没用,反而弄巧成拙;黑不提白不提,说明保持原状,没有改变,意味着和以前一样,中央警卫局还是近80岁的由喜贵当家,老爷子仍然坐在警卫局第一把交椅上发号施令,他老人家六亲不认,只听江泽民的话,为江家看家护院至死不渝。(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发)


浏览(10920) (4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